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乔鲁诺·乔巴拿

19437浏览    765参与
Deyip
上次一起的散片 dio 阿政...

上次一起的散片

dio 阿政

茸 三条

上次一起的散片

dio 阿政

茸 三条

鱼鸭子
这只茸可能要放到明年了

这只茸可能要放到明年了

这只茸可能要放到明年了

徐伦我老婆
一个小短漫 大意就是: 仗助:...

一个小短漫

大意就是:

仗助:乔鲁诺你也有耳钉啊

茸茸:是的

(被徐伦听到了)

(徐伦也想要一个耳钉)

(就向卖鱼强要)

(然后和仗助茸茸炫耀)

就是这样💦


一个小短漫

大意就是:

仗助:乔鲁诺你也有耳钉啊

茸茸:是的

(被徐伦听到了)

(徐伦也想要一个耳钉)

(就向卖鱼强要)

(然后和仗助茸茸炫耀)

就是这样💦


ST

茸茸

搜肠刮肚找出来的鱼 半年前摸的


备考中禁止画画🚫(不是高考

解禁倒计时11💀


茸茸

搜肠刮肚找出来的鱼 半年前摸的


备考中禁止画画🚫(不是高考

解禁倒计时11💀


雷鸟迹

茸茸们的神仙爱情(?)

奇妙的摸鱼增加了

茸茸们的神仙爱情(?)

奇妙的摸鱼增加了

芬梨

【茸徐】秘密

#现PA,无替身设定

#随手写了3K+,算是之前那篇《Baby Good Night》的剧情补充,没看过也没关系,不影响阅读

#这个还能被甁壁那我就真没办法了,我只是写了点小情侣吵架而已,饶了我吧

————————


“以后我不会再来罗马看你了。”


这句话被淋浴时的水声模糊了几个字节,乔鲁诺没有听明白,于是也没有急着接话。他关掉水,将莲蓬头挂回去,拉开浴室的玻璃门时,顺手抽了块白毛巾擦拭湿漉漉的长发。现在是凌晨一点十五分,据他所知,徐伦乘坐的客机是在傍晚时分降落的——他知道她要来,所以早早安排了部下守候在机场,一路上保持不被她发现的距离,确保她的安全。她似乎没有吃晚...

#现PA,无替身设定

#随手写了3K+,算是之前那篇《Baby Good Night》的剧情补充,没看过也没关系,不影响阅读

#这个还能被甁壁那我就真没办法了,我只是写了点小情侣吵架而已,饶了我吧

————————


“以后我不会再来罗马看你了。”

 

这句话被淋浴时的水声模糊了几个字节,乔鲁诺没有听明白,于是也没有急着接话。他关掉水,将莲蓬头挂回去,拉开浴室的玻璃门时,顺手抽了块白毛巾擦拭湿漉漉的长发。现在是凌晨一点十五分,据他所知,徐伦乘坐的客机是在傍晚时分降落的——他知道她要来,所以早早安排了部下守候在机场,一路上保持不被她发现的距离,确保她的安全。她似乎没有吃晚饭,可能是路程中吃过飞机餐的缘故,她下机之后,带着两人第一次见面时就在用的那个拉杆箱,直接到了他安排的住所,然后等着他,一直等到刚才。她当然已经整理好自己的琐事了,现在才会有为他递来浴袍的闲心。乔鲁诺从徐伦手里接过叠得四四方方十分规整的深色浴袍,一面抖落开穿上,一面问她:“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徐伦。”

 

“我说,我以后不会再来罗马看你了。”她的话音里没有什么情绪,平铺直叙地重复了一遍,乔鲁诺的脑子有些迟钝,他猜大概是这段时间没怎么好好睡觉的缘故,他停顿了三秒,也没想明白这句话有什么值得他留心的深意,他用同样平静的语气回道:“好,我知道了,你安心忙毕业的事就好,我会抽空去看你的。”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说的是,我不会再来罗马看你了,你也没必要深更半夜跑到美国去敲我家的门……”徐伦停下来咬了咬嘴唇,乔鲁诺目不转睛地看着她表情细微的变化,这才察觉她的绿眼睛里沉着一片冰冷冷的光,这些话显然不是玩笑:“过完今晚,我们分手吧,我不想继续下去了。”

 

他觉得头很痛。乔鲁诺知道人在特别疲倦的时候,耳朵上方的那一片肌肉会出现莫名的疼痛,他去看过医生,那都是认识徐伦之前的事了。他刚当上热情的老板,一大堆烂事等着他处理,包括为曾经并肩作战的好友们安排一场又一场的葬礼,某天的清晨,在结束一整夜不停歇的工作之后,他突然感觉左侧的脑袋痛到要炸开,原本打算在沙发上靠一会儿缓口气再出发去下一次会谈的地点,结果起身时不小心打翻了桌角的咖啡杯,这个声音引来门外福葛的注意,也是因为福葛,他才被迫推掉了一整天的安排,去看了医生。

 

一开始是疼痛科,然后是内科,后来离谱到要请脑科的医生来会诊,如果不是福葛和米斯达死死地把他按在椅子上,他已经甩袖离开了。最后他被转到了一个说不上名字的科室,医生指着白墙上他的检查片,说他的关节出了问题。乔鲁诺本来就头痛欲裂,听医生在那不近人情地说着复杂的医学术语,只觉得血压都在升高,许多杂乱的想法挤在脑袋里,疼痛愈发剧烈。

 

米斯达同样是一头雾水,只有福葛作为曾经的高材生,理顺了医生想表达的含义,他用手指在自己脸上比划,向他们两个解释道:“乔鲁诺的关节出了问题,颞下颌关节,我们脑袋上唯一的关节,就是把下巴挂起来的那个关节。医生说片子上可以看到乔鲁诺关节的磨损,虽然并不严重,但是关节的位置不对,每次张口说话,或者咀嚼食物的时候,两侧关节的运动是不对称的,加上最近精神压力比较大,或者其他的原因,综合在一起,于是表现为这么剧烈的头痛。”

 

米斯达还是没听懂,但是乔鲁诺明白了,只不过明白了也没用,后来的他并没有听医生和福葛的话,他根本没有时间做程序复杂的理疗,只会在头痛发作的少数时候睡个半天,用短暂的休息或者止疼药将那种难忍的疼痛强行压下去。徐伦知道他有这么个算不上大病的病,现在看乔鲁诺将左手举起来,握成拳头抵住头侧,瞬间就明白了乔鲁诺正在为自己的话感到头痛。她不自在地撇了撇嘴,但是眼神没有变,静静等着乔鲁诺接下来的话,他轻轻叹了口气,哪怕那叹息声细不可闻,徐伦还是从他胸廓的起伏上读了出来,他问她:“为什么要突然说这个?”

 

“突然?这是我第一次跟你提分手吗?”

 

“可能是吧,我不记得了。”

 

“这是第三次了。”

 

“是第几次不重要,告诉我为什么。”

 

“我不是在征求你的同意,也没有问你的意见,没必要向你解释那么多为什么。我是在告诉你,乔鲁诺·乔巴拿,我要分手,以后不会再跟你见面了。你只需要说‘我知道了’,其他的多一个字都是废话。”

 

她的话实在是不留情面,每一个字都长满了刺似的,让乔鲁诺感到无尽的疲惫——这个时候他该觉得愤怒才是,从来没有人敢在他面前这样说话,何况聊的不是黑白分明利害清晰的“生意”,而是“感情”。徐伦的说辞和态度都太过于不负责任,他没有感受到任何尊重。他该觉得愤怒,并且用什么方式告诉徐伦,她想的那些东西都不会实现,而且她要为不尊重他付出代价,她还是他的女友,以后不能再用同样的方式在他面前胡作非为。但乔鲁诺察觉不到愤怒或者其他相似的富有攻击性的情绪,他只感到了疲惫。疲惫是多么虚弱的情感,他是怎么容忍它和眼前这个人的?乔鲁诺最终还是选择了回避,他走到落地窗边,将两片窗帘拉得紧紧的,挡去先前她粗心大意留下的两指宽的缝隙。“睡觉吧。”他知道徐伦正盯着自己的一举一动,所以偏着脸不想和她有眼神交流:“非要说这个话题,那也等到明天再说,太晚了。”

 

“确实太晚了……我去年冬天就该开口的。”徐伦一面说,一面走到乔鲁诺跟前,握住他的手腕,将他往自己这边拽,换来乔鲁诺不耐烦的眼神。她心头的温度又降下来一些,哪怕她早已习惯他的这一种眼神,这样的对待,但她还能感觉到受伤。她的嘴可以把话说得很狠,可她并不是一个冷漠健忘的人,认认真真地跟一个人交往了几年时间,哪能那么轻易地将过往发生的一切都当做爱情电影里别人的故事呢?她只能逼自己维持坚决的表象,仰起头直视着他的蓝眼睛:“分手吧,我说真的。我们见面的时间太少了,你根本就没空管我过得如何,我也根本不了解你。我把我爸爸的事全部告诉了你,还带你去见过我妈妈,妈妈私下问你的那些问题,你是怎么回答的,她都告诉我了,那时候我真的很喜欢你很感谢你,我甚至还高兴到哭出来过,艾梅斯和F.F劝过我好几次,让我不要一时冲动嫁到意大利去,她们觉得那是玩笑话,但我从不觉得是……我把你看得有多重要,你根本就不在乎,我很想把你当做家人看待,可你呢,你永远不会那么做,我没有见过你的家人,不知道你每天忙都在忙些什么,你身边的人,我只认识米斯达和福葛,他们是你的心腹,尚且不会天天跟你一起,那天天跟你一起的人是谁呢?”

 

徐伦一口气说了好多话,情绪和语速一样失去控制,乔鲁诺的心情难免被带动,他沉默着听了好久,直到徐伦用质问的语气说出在他听来简直是无理取闹的说法,才心急地打断了她:“你最近也是太累了,毕业压力大我明白,有什么焦虑的事想倾诉可以好好跟我说,你这样没头没尾地发泄情绪,我只会觉得你想跟我吵架。”

 

“我两周前就毕业了。”她的话像一颗颗冰冷的图钉,准确无误地钉在已经千疮百孔的木板上:“我早知道你不在乎这些小事,所以没把毕业的照片发给你,反正你也不会看的。”徐伦咬牙切齿地骂了句脏话,声音却失去了原先的决绝,变得低沉忧郁起来:“以前我可是什么事都想着第一时间告诉你的,无论是和朋友们去了哪里聚会,还是替同学签到结果被老师抓包,哪怕走在路上,看到一个漂亮的孩子,一只可爱的野猫,一颗长得很奇怪的树,我都想马上停下来给你发消息,告诉你我在任何时候都有可能想到你。那时候我有多喜欢你,现在就有多讨厌你。”

 

“你别再说了。”

 

“那你呢,你有什么想说的?”

 

乔鲁诺又用沉默回应,她最讨厌的沉默。徐伦意识到这一次的挣扎又要无疾而终,眼神瞟到他浴袍的领口,有一边卷在了里面,乔鲁诺心不在焉,没有把它翻出来。她想要伸手为他整理,但很快又觉得这样的想法很贱,徐伦在心里骂自己,别再做没用的事了,这样苟延残喘地继续下去对于双方来说都是折磨,她觉得自己备受冷落,得不到恋爱时该有的最基本的关切,而乔鲁诺正好也嫌她贪得无厌,嫌她不懂示弱和体贴,嫌她烦,那干脆不要继续下去了,她大可以一走了之,留他清净。她从不知道乔鲁诺是这么优柔寡断的人。徐伦握紧了双拳,沉声说道:“我去客厅睡。”说完便要转身离开,这时候她听到乔鲁诺的脚步声,他在向她靠近,徐伦以为他会抱住她,或者至少拉住她的手,但他没有,挽留与求和只是她想象中的情节,不会发生。乔鲁诺越过停留在原地的她,走出房间时不忘带上门。“你睡这里。”他吝啬言语,只留下几个无情绪的字,然后顺着漆黑的楼梯走向楼下的客厅,徐伦静静地站在房间中央,直到乔鲁诺的脚步彻底听不到了,才苦涩地嗤笑了一声。

 

乔鲁诺摸黑去客厅西侧的吧台倒了一杯咖啡,咖啡机工作的声音停下后,深烘咖啡豆磨碎后的苦味幽幽地在空气中飘散开,他想要往杯子里加糖和奶球,可他已经连这点耐心都没有了。头侧的疼痛似乎从深部蔓延到了嗓子眼,有些不能示人的秘密在烧灼他的声带,像一把淬过火的刀从脖颈上划过,乔鲁诺把咖啡灌下去,几乎要听到金属遇水时呲呲的响声。他的头太痛了,他印象中这里并没有受过伤,被养父虐待殴打已经是很久远的回忆,但在这一刻,他竟觉得这股疼痛与当时挨打的疼痛有着类似之处。无论他怎么自欺欺人,假装云淡风轻,过往的一切也只是暂时被他藏匿了,它们永远不会退回到从未发生过那样,乔鲁诺很清楚,一旦发生什么令他介怀的事,阴暗的想法就会像春雨后的野草,疯狂地从残垣断壁之下生长出来……他想着徐伦今晚说的每一句话,想着她绿眼睛里冰冷的光芒,再一次按下了咖啡机的开关。


-


想了想,把评论区打开了,虽然大部分时间还是会收到“翻了求补”之类还不如没有的评论,但我真的不想承认自己是同人孤儿,唉

这篇的灵感来源是老生常谈的那一句——爱情里没有秘密。说这话的人既不懂秘密,也不懂爱情。

卷发版梅超风子
reference是溺水小刀...

reference是溺水小刀

颜色脏脏的😩

reference是溺水小刀

颜色脏脏的😩

祁安好

[jojo乙女]当你被小孩子叫阿姨

被叫阿姨什么的也太不正常了吧啊喂!

​内含1~5乔/花/露/卡

别问,问就是灵感来源于生活/哭泣

角色属于荒木,ooc属于我

没想沙雕,但是好像越到后面越不对劲?


乔纳森·乔斯达_


你要晕过去了


只见眼前的小男孩诚恳地望着你,指了指滚到你脚下的足球,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语哪里不对劲


“你还好吗?”身边的乔纳森轻轻问道,你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小朋友,”​你蹲下去与他平视,并指了指站在你身旁的乔纳森,问道,“我问你,如果是我旁边这位,你会怎么称呼?”


“哥哥。”​小男孩毫不犹豫地开口,你微笑着嘴角不停地抽搐


不行,忍不...

被叫阿姨什么的也太不正常了吧啊喂!

​内含1~5乔/花/露/卡

别问,问就是灵感来源于生活/哭泣

角色属于荒木,ooc属于我

没想沙雕,但是好像越到后面越不对劲?



乔纳森·乔斯达_


你要晕过去了


只见眼前的小男孩诚恳地望着你,指了指滚到你脚下的足球,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语哪里不对劲


“你还好吗?”身边的乔纳森轻轻问道,你深吸一口气控制住自己的情绪


“小朋友,”​你蹲下去与他平视,并指了指站在你身旁的乔纳森,问道,“我问你,如果是我旁边这位,你会怎么称呼?”


“哥哥。”​小男孩毫不犹豫地开口,你微笑着嘴角不停地抽搐


不行,忍不了了,明明你比乔纳森还小一岁来着


深知你脾气的乔纳森赶紧一脸严肃地把小男孩拉到了路边,在一旁和他讲了一堆“绅士在路上碰见女性就要叫女性们叫小姐或者女士否则就不绅士了”​之类的道理


绅士乔纳森,真好使!/大拇指


小男孩:我只是想要回我的足球而已为什么要听一个小时的绅士讲座?



乔瑟夫·乔斯达_


“Oh my god!”​他双手拖住脸颊两边,怪叫起来,惹得街上两边的人都看向你们,你握着冰激凌有些无语地看着他


​你这个当事人都还没生气呢,他倒先生起气来了?


“你怎么可以叫我的甜心‘阿姨’!”​他气愤地把一只手放在背后,一只手指着眼前被吓得一愣一愣的小男孩,“我家甜心明明那——么年轻,那——么可爱!有没有点眼力见的啊!”


“我……我……”​眼前四五岁左右的男孩被乔瑟夫的音量吓到了,双眼开始蓄满泪水,“我……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找妈妈……”


“好了好了乔瑟夫,”​你见乔瑟夫还想说什么,连忙制止了他,蹲下去轻声哄着小男孩,“人家又没犯什么大错。”


乔瑟夫看起来有点生气,你忙于哄小孩并没有注意到他的情绪,最后你给小男孩买了一个冰淇淋还帮他找到他妈妈后,小男孩开始改口管你一口一个“姐姐”把你叫得喜笑颜开


结果回家后乔瑟夫和你冷战了一个晚上


你:???wtf?​



空条承太郎_


只能说这个男人魅力太大了吗?你看着眼前六七岁左右挑衅地叫你“阿姨”​的小女孩,陷入了沉思


也对,自从你和承太郎在一起后,但凡你和他上街走在一块,他对女性的吸引力​都十分强大,大到六十几岁,小至三四岁——而且她们有个共同的特点,就是统一对你抱有敌意


你只是个弱小的女高中生,你不想掺和这些事,看着眼前又一个承太郎​招来的蝴蝶,你叹了口气


罢了,本宫乏了,不再愿与尔等斗智斗勇,这样会显得本宫很没面子的


“有什么事吗?”​你居高临下看着那位小女孩,虽然说你的身高在承太郎身边显得十分矮小,但是俯视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还是做得到的


你的好声好气​让女孩与承太郎都愣了一下,毕竟每次发生这种事承太郎还是很愿意看你是怎样维护自己的


“呀嘞呀嘞,”​他压了压帽檐,大手搭在你的肩上搂着你就要往回走,“走了,婆娘。”


“哎?”​你一愣,“可是这个小妹妹好像找我有事……”


“很明显她叫的不是你吧?”​承太郎顿了顿,“但凡有眼睛的都不会叫一个穿着高中制服的女生叫‘阿姨’,而且她的事关你什么事?走了,等等海洋馆的海豚表演结束了。”


虽然你很感动,但是你的重心似乎放错地方了​


“原来我在你心目中还比不上海豚表演吗空条承太郎?!!”​


小女孩:好歹也关注一下我啊喂???​



东方仗助_


你现在就是很气,非常生气​


你看着眼前笑到捧肚皮的男朋友,笑眯眯地偷偷放出了替身


今天下午和由花子出去玩的时候​,一对夫妇带着他们的儿子来问路,他们拖着行李箱,看起来像是外来游客,于是你好心地告诉了他们


他们非常感谢你,那位妈妈拉着​儿子想给你道谢


“快!赶快谢谢阿姨!”​


在儿子道完谢后,他们便提着行李箱隆隆地走了,你愣在了原地


似乎——好像有哪里不对劲?


​一旁的由花子气得头发都飘起来想给你报仇去,你赶紧拉住她示意她没事的,不就是被叫“阿姨”嘛,他们还给你道谢了呢


虽然这个谢你情愿他们别道


接着你哭唧唧地​回来想要男朋友的安慰和抱抱,结果这家伙在这里捧着肚子大笑???


不是我说你哦,东方仗助,连路过的亿泰看到这一幕都过来安慰我了,在这点我看你简直是连大聪明​都比不上


“你就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东方仗助?”​你的替身还没现形,你平静地给东方仗助抛出了最后一次机会


“啊……想说的啊……我想想,”​他好不容易停止了狂笑,坐直来上下打量着你,“不是我说耶,你这身衣服,还真有点像阿姨。”


硬 了,拳头硬 了​


“哎哎哎哎哎哎别打别打别打别打!哎哟!饶命啊啊哎哟哎哟——疯狂钻石!”​


东方仗助,再起不能​


乔鲁诺·乔巴拿_


他并没有料到这种情况


当他拿着你想吃的冰淇淋回到你坐着的长椅上时,你正在那里哭


“呜呜呜乔鲁诺!”​你看见他回来了,哭着向他伸出手示意他过来


“怎么了?”​他赶紧走过去,你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把他按在长椅上


“我就没受过这种委屈,”​你脸上还带着泪痕,用自认为恶狠狠的声音向他复述了一边事情的经过,“……被叫阿姨啊!被一个小女孩叫阿姨!怎么滴她是嫉妒我的美貌不成?但凡不是眼瞎的人都看得出来我是一个十六岁美少女啊?!”


“……她可能不是故意的,”​本来想安慰你几句的乔鲁诺因为你突然爆发出来的气势,又硬生生的把安慰的话语咽了回去,“小孩子,无心之失。”


“不行!”​你激动得一拍长椅,“教育要从娃娃抓起啊!这小孩从小就这样肯定是教育的缺失!不行,我们‘热情’就要为人民服务!把她找出来,乔鲁诺!以你BOSS的身份绝对做得到吧?!”


“可以是可以,但是……”​


“那就好!”​你满意地接过他手中快化了的冰激凌,“等我抓住她,我就要天天给她念《弟子规》《三字经》,还敢叫我阿姨?哼哼……”


乔鲁诺·乔巴拿,黑/帮‘热情’的BOSS,现在正在考虑把你放在他身边当助手是否合适



花京院典明_


你现在正坐在埃及返回日本的飞机上,太阳穴不停地​突突跳,旁边是在憋笑的花京院典明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你看见坐在你旁边隔着一个走道的小女孩很可爱,于是你便迅速与她搭上了话,还分给了她几颗你偷偷带上飞机的糖果


没想到那位小女孩如此懂得感恩,接过你的糖果非常感谢地大喊了一句“谢谢阿姨”​,声音大到整个飞机舱的人都听见了,你身边坐着的花京院典明“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现在心情非常不好,真的非常不好


“这也不能怪她,”​花京院拍了拍你的肩膀,“这五十天来你都没睡过几个好觉,你现在的脸色憔悴得和女鬼差不多。睡一觉?”


“不了,”​你面无表情地说,“气饱了,睡不着。”


“那……我给你表演一个特技?”​花京院愣了愣,说完拿了一颗扔樱桃进嘴里,“reoreoreoreoreo……”


看帅哥表演特技的确是一件蛮幸福的事情,但是这樱桃是哪来的啊,你记得飞机上没有买樱桃来着……难道是和你的糖果一样用替身偷偷带上来的吗?


不愧是你!花京院典明!



岸边露伴_


又是风和日丽的一天,你和岸边露伴正走在杜王町的街道上取材,突然一个少年从前边拐弯处冲了出来,不小心撞到了你


在匆忙说了一句“阿姨对不起”​后少年又跑远了,只剩下一脸懵逼的你和拿出画板的岸边露伴


他刚刚说了什么?他是不是叫你……阿姨了?​


气急败坏的你剁了剁右脚,这时岸边露伴发声了


“别动,”​他拿着画板对着你正在画着什么,“这个表情很好……嗯……这种惊讶和愤怒带着一点痴傻的表情很适合我新漫画里面那个傻子……”


“岸——边——露——伴——!”​你气急败坏地大吼道,“你女朋友被人叫‘阿姨’你就是这个反应?不应该做点别的吗?”


“也是。”​岸边露伴想了想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撑着下巴思考了一下,把你拉进旁边的小巷子


“天堂之门!”​


“嗯……在这里……”​他翻着你脸上的书页,“你说得对,还得看一看当事人的心情好积累素材……”


“岸边露伴我*你******”



卡兹_


今晚,你突然兴致勃勃地拉着卡兹说要出去看看沉睡了几千年后人类的世界是怎么样的,于是一脸不情愿的卡兹就就被你拉着一起换上对于人类来说没那么怪异的衣服出去了


人类的社会的确是进步得非常快,你拉着卡兹走在人类世界的街上,感叹道


“两位阿姨,”这时一声怯生生的声音从你们身后传来,你转过头去,是一位卖花的人类小男孩,他举起手中的花问着你们,“要买束花吗?”


卡兹的脸色瞬间变得很难看,你猜是因为那声“阿姨”的称呼,你回想起这几天一直在学习的人类新词汇,能够确定这个词到底是什么意思了


不过卡兹为什么要生气?你摸着下巴猜想,对了,柱之一族对性别和辈分非常重视,这样看来,这个人类小男孩是两个禁区都踩到了啊


性别的话,你看着旁边的卡兹,拿着布包着头发……这样看来除了身躯高大一点其他和人类的中年妇女其实没什么区别啊;阿姨的话,很明显把你们都叫小了,那要用什么人类的辈分词汇来称呼你们呢……对了!那个不就行了吗!男女都可以叫,而且还不会把你们叫小!


“小朋友,”你秉持着做好人的心态,笑着蹲下来揉了揉他的头,“不能叫我们阿姨噢。”


“那……那要叫什么啊?”他眨巴眨巴着眼睛望着你


“要叫祖宗。”





果然,还是沙雕适合我

真的,写到后面连我自己都忍不住了哈哈哈

求红心小蓝手!(。’▽’。)♡

如果你乐了,请就下评论吧!

小小迪

端午节限定小漫画(是补档)

很艹

慎入

无CP向

端午节限定小漫画(是补档)

很艹

慎入

无CP向

Amethyst Eddy Sile 🇫🇷
之前发过一次,但不知道为什么好...

之前发过一次,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没了

那就再把这张屑图发出来

我好屑啊

之前发过一次,但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没了

那就再把这张屑图发出来

我好屑啊

祁安好

[jojo乙女]第一次doi后的清晨①

被pb再次重发💔

我枯了

我太难了

②在这里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被pb再次重发💔

我枯了

我太难了

②在这里












 





连莲涟昼.

『茸布茸』梦的后遗症

“失去了爱人,你会感到寂寞吗。”他如是问。

有点刀的小屑文(高亮),ooc属于我,角色属于荒木老师!


[图片]非常感谢您能看到这里!!₍ᐢ⸝⸝› ̫ ‹⸝⸝ᐢ₎ノ♡


“失去了爱人,你会感到寂寞吗。”他如是问。

有点刀的小屑文(高亮),ooc属于我,角色属于荒木老师!


非常感谢您能看到这里!!₍ᐢ⸝⸝› ̫ ‹⸝⸝ᐢ₎ノ♡


无瞿


梅雨季
#JD

文可比梅雨季短多了…

半夜发帖罪大恶极




从上周开始就一直在下雨,弄的人心里烦闷的很。

迪奥靠着冰凉的窗户,盯着看楼下一个个彩色的伞顶出现又消失,他数了数,三把黑的,两把红的,四把蓝的,四个带花的。

没趣的瘪嘴,转过身,从桌下取出偷藏在那儿的酒,顺手拿过桌上乔纳森给的保温杯,解解渴。

迪奥所在的学校,为了不打扰老师工作,在办公室每个人都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隔间,捂得挺严实,整得像是关犯人的似得,不过倒是方便了老师们带些吃的喝的之类的小玩意儿进去,也就没人有怨言。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从另一栋教学楼回来的乔纳森身上挂着水滴,微笑着接过另一位老师递来的毛巾,道了谢,随即便去了更衣室。

迪奥放...


梅雨季
#JD

文可比梅雨季短多了…

半夜发帖罪大恶极





从上周开始就一直在下雨,弄的人心里烦闷的很。

迪奥靠着冰凉的窗户,盯着看楼下一个个彩色的伞顶出现又消失,他数了数,三把黑的,两把红的,四把蓝的,四个带花的。

没趣的瘪嘴,转过身,从桌下取出偷藏在那儿的酒,顺手拿过桌上乔纳森给的保温杯,解解渴。

迪奥所在的学校,为了不打扰老师工作,在办公室每个人都有一个不大不小的隔间,捂得挺严实,整得像是关犯人的似得,不过倒是方便了老师们带些吃的喝的之类的小玩意儿进去,也就没人有怨言。

办公室的门被推开,从另一栋教学楼回来的乔纳森身上挂着水滴,微笑着接过另一位老师递来的毛巾,道了谢,随即便去了更衣室。

迪奥放下保温杯,缓步走到门口,见到地上掉落的怀表,皱了眉头,询问了一圈,往更衣室走去。

推开了更衣室的门,往里走去,下着雨,屋里倒不至于闷热。

更衣室蛮大的,一个个柜子从两边排开,迷宫似得,迪奥一时间找不到乔纳森的方位,开口唤了他的名字,闷闷的声音传进迪奥的耳朵,仔细听着,找到了他。

乔纳森正脱着上衣,纽扣卡在锁骨上面,脱也不是穿也不是,尴尬的站在那儿。

迪奥嘲笑出声,伸手去拉住乔纳森乱动的手,解开了那颗纽扣,顺手将怀表塞进乔纳森怀里。

乔纳森深深地呼了一口气,感激的看着迪奥,迪奥咳了一声,转过头去,摆着手示意他赶紧换衣服。

迪奥没听到动静,屋子里静悄悄的,尽头有个窗户,开了条缝,外面雨淅沥沥的下着,呼呼往里吹着冷风,他打了个寒战,发尖颤抖着。

迪奥撇过眼,乔纳森湛蓝的眸子盯着他,迪奥慢悠悠的凑近,雨滴落在水塘,涟漪褪去后什么都没留下。

出了更衣室,两人沉默不语,走廊显得空荡荡的。

一双温热的手触碰过来,迪奥动了动冰凉的指尖,将手送入那个掌心。

“等下去吃饭?”
“嗯,饿了。”
“还去那家吗?”
“换换吧,隔壁那家毛血旺不错”
“噗”

乔纳森愣了一瞬,手放在唇边轻咳一声,没忍住笑了笑,迪奥不满的抬头去看他。

“笑什么?”
“还以为迪奥不会去小摊子吃东西”
“哼,你不知道的还多着”

乔纳森紧紧抓着他冰凉的手
“我会更加关注你的”
“……别说废话,我饿了”
“好”

明媚阳光飘飘忽忽又钻进这人冰凉的外壳,他忽然有点不自在,瘪瘪嘴,说不出什么。

“啊”

“怎么了吗?”乔纳森从自己的隔间探头出来,就看到迪奥有点纠结的站在那儿。

“你有带伞的对吧?”

“啊…唔…没有呢…”乔纳森抱歉的笑笑。

“说的也是,不然你刚才就不会去更衣室”

乔纳森四处看了看,目光落在数学老师隔间外面的挂钩上,那儿有一把印着橘子花纹的儿童伞,迪奥也看到了。

迪奥嫌恶的皱皱鼻子,眼神里充满着拒绝。

“我·迪·奥·绝·对·不·会·用·这·把·伞”

无奈乔纳森已经借来,无辜的眼睛盯着他,迪奥一时语塞,神色复杂的看着那把儿童伞。

远远的,迪奥看到数学老师骂骂咧咧的在雨中奔跑,嘴角抽了抽,抬眼看向一脸尴尬的乔纳森。

“唔,迪奥你还是什么都不要问的比较好”
看穿了迪奥想法似得,乔纳森握着伞把的手抖了抖。

雨滴不轻不重的打在透明的伞顶,滑落下来。

迪奥忽然低头闷声笑了笑,伸手拍了拍乔纳森的后背。

“没事”

“那…为什么要笑啊…”乔纳森尴尬的挠挠脸

“因为我突然觉得…”

迪奥停住了脚步,一双深红的眸子撞进了蔚蓝的大海,迪奥眼底带着连他自己都未曾察觉的温柔,也就,那一点点。

“我突然觉得,我也不够关注你”
乔纳森眸子亮了亮,一个温暖的笑容展现在迪奥面前,他有点窒息。

“啧…”

透明的伞掉落在脚边,两人紧紧相拥,双唇触碰的瞬间,雨落在两人发梢,肩头,却是打扰不到半分。

教室窗户上浮着一层雾,看不真切,但乔鲁诺一眼就认出了两人。

他敲打桌面的手指停了下来,静静地看着楼下的两人,直到纳兰伽跑过来。

“听福葛说乔斯达老师和布兰度老师私下关系还挺好的哎?乔鲁诺,你怎么看?”纳兰伽凑过来问他
乔鲁诺撇撇嘴,没说话。

纳兰伽看乔鲁诺没说话,也没自找没趣,有一下没一下的在数学作业上划着道子。

“你再划下去福葛又该找你麻烦了”

“哎哎哎,我才不怕他啊!再说了,我都送他东西了,该对我温柔点了啊!”纳兰迦炸毛的叫着

“是把印着橘子的儿童伞吗”乔鲁诺无奈的叩叩桌面
“呃,这,有什么不对吗…”

乔鲁诺瞥了眼窗外,楼下已经看不到两人的身影,耸耸肩,提起书包,不再多说什么。

“看来今天只能去你家凑合一晚上了”

“好耶!刚好阿帕基说晚上订披萨!”

纳兰伽一下子就忘了刚才的话题,随即又担心的问他

“但是,你父母那儿怎么办?”

“啊,不用管他们,反正至少今天晚上他们是不会发现我不见了。”

乔鲁诺头疼的叹气,抓着纳兰伽离开了。







木鱼丸子
不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大脑...

不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大脑和手不同步.......(´・ω・`)

不知道我都经历了什么...大脑和手不同步.......(´・ω・`)

Adrain永劫君
最 新 战 绩(bushi 本...

最 新 战 绩(bushi

本来是想正儿八经做筹码可是实在太 穷 了xxxx

这条章鱼怎么连灵魂都发霉了呢??(孩童的疑问

最 新 战 绩(bushi

本来是想正儿八经做筹码可是实在太 穷 了xxxx

这条章鱼怎么连灵魂都发霉了呢??(孩童的疑问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