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乔鲁诺乔巴拿

10.3万浏览    3566参与
小生梅森

【jojo全员】【沙雕向】我jo家大院岂是你们普通仙女随随便便能进的24

  jojo角色群像,主仗助茸茸视角,背景是魔法时尚世界!无剧情,无cp向;

  评论私信24h内上新/没有就开心地飞走啦的一只鸽梅森

  你们一定以为我今天要BB些什么吧!

  但是你们错了今天的傻森就是没有开始的逼逼叨!

  直接进入正题!

  “喂……不加拉提,你有没有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突然,乔鲁诺·乔巴拿问布加拉提,而后者还没有对此作出察觉。

  “怎么了,乔鲁诺?——是不是我还是不应该把仗助君的处理结果告诉你比较好?”

  “不,不是这样的,布加拉提!虽然我目前无法和你解释清楚,但是,果然有什么不对劲!”

  乔鲁诺·乔巴拿已经紧...

  jojo角色群像,主仗助茸茸视角,背景是魔法时尚世界!无剧情,无cp向;

  评论私信24h内上新/没有就开心地飞走啦的一只鸽梅森

  你们一定以为我今天要BB些什么吧!

  但是你们错了今天的傻森就是没有开始的逼逼叨!

  直接进入正题!

  “喂……不加拉提,你有没有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突然,乔鲁诺·乔巴拿问布加拉提,而后者还没有对此作出察觉。

  “怎么了,乔鲁诺?——是不是我还是不应该把仗助君的处理结果告诉你比较好?”

  “不,不是这样的,布加拉提!虽然我目前无法和你解释清楚,但是,果然有什么不对劲!”

  乔鲁诺·乔巴拿已经紧张地竖起了他的毛猫耳朵,一边四处张望,一边大喊道。布加拉提也摆好了布布立,两人一同认真检查附近的海域。

  “你感觉到有敌人靠近了吗?乔鲁诺?”

  “啊……我有些说不清楚……但是……”

  一颗冷汗从乔鲁诺·乔巴拿的额头上流了下来。

  “但是,我们船上是不是……少了一个人……”

  此语一出,布加拉提大惊失色。过了十来面,乔鲁诺·乔巴拿感觉到有只手和蔼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转过身来,布加拉提就认真地对他说。

  “乔鲁诺,我知道,我们处理掉仗助君对你来说,还是件难以接受的事情,你大可不必这样……”

  “不不不,不不不,不是的!不是的布加拉提!”

  乔鲁诺·乔巴拿快要疯了。他现在十分烦恼,如何向布加拉提解释他真的没对那个牛排头小子的死抱有任何感情。他确实感觉到了危机降临,但是这只是一种感觉。他要尽快把注意力集中过来,用事实改变现状。

  “不是的,布加拉提,是纳兰伽,是纳兰伽啊!布加拉提!刚刚你是不是还看到了纳兰伽?!”

  “什么?!纳兰伽?!”

  布加拉提说。

  “纳兰伽不是就在那儿,在阿帕基那里吗?怎么——”

  “不对!就是这里!我想说的就是这个啊!”

  乔鲁诺·乔巴拿大喊。

  “消失的人是纳兰伽!”

  到这个时候,乔鲁诺·乔巴拿的表现才引起了大家的注意。

  “怎么了,乔鲁诺,你刚刚在说纳兰伽吗?他刚刚说要去再拿一罐雪碧,所以……”

  福葛一边回应着乔鲁诺·乔巴拿,一边意识到事情有些不对。而一旁,米斯达立刻警惕起来。

  “不行!我们要快点找到纳兰伽!福葛,你去后面,阿帕基,麻烦你去一下船舱!完蛋完蛋完蛋!纳兰迦要是真的消失了,船上就剩下我们4个人了!”

  “原来你只是在紧张只有4个人了,是吗?!米斯达!”

  “福葛,福葛?!”

  正在大家迅速搜寻纳兰迦的时候,那种不安的感觉再次袭上乔鲁诺·乔巴拿的心头。在他的印象里,福葛绝对不是那种只会吐槽半句的人,于是他赶忙急匆匆地去到福葛搜寻的地方查找,果然,刚刚还在那里的福葛也突然消失了。

  “不好了,米斯达,福葛也消失了!”

  乔鲁诺·乔巴拿赶忙冲离他最近的米斯达大叫,但是没有人给他回应。等他抬头一看,不知什么时候,米斯达也消失了。

  这下子,就算是布加拉提,也显得有些慌乱了。他大声冲着即将去到船舱里的阿帕基说。

  “阿帕基!不要再离开我们了!我们快背对背地站在一起,这是替身攻击!”

  “什么,替身攻击?!”

  乔鲁诺·乔巴拿赶忙同布加拉提,阿帕基两人摆好姿势,一边摆,一边反应布加拉提刚刚说过的话。

  “难道说,在小精灵的世界里,除了我们之外,还有其他的替身使者?”

  “啊,是啊。因为替身使者是可以被制造出来的。”

  布加拉提同乔鲁诺·乔巴拿说道。

  “乔鲁诺,你们不是在杜王町的封印之湖里得到了一把金色的箭,因为那把金色的箭,从而变成替身使者的吗?既然你们能够通过那种方式得到灵魂的进化,那么其他人就可以。”

  “什么?!”

  “不仅仅是这样,在你看到我和布加拉提的时候,你也应该明白了,在我们的组织PASSION,有很多和我们一样的替身使者。”

  一边的阿帕基也说。

  “这就是为什么你们两个小鬼头被选中的原因啊,乔鲁诺!”

  “原来,原来是这样……”

   乔鲁诺·乔巴拿皱着眉头说。

  “原来小精灵法师的替身能力,不仅仅是他个人精神的证明,而且还能够利用他们的技能,进行战斗吗……”

  布加拉提说。

  “理解的很快嘛,乔鲁诺。作为一个新人替身使者,你已经了解的足够多了。”

  他一边说,一边摆了个布布立。

  “来吧,向我展示吧!新人!你刚刚获得的,为众人所不知的替身能力到底是什么?!让我们用它,一发来解决当下的困境!”

  “额……”

  乔鲁诺·乔巴拿终于被问到了最不想要被问到的问题。刚刚获得替身能力的他,并不知道能够把别的东西变成生物有什么样的作用。于是他陷入死机页面。一旁的阿帕基也着急地说道。

  “喂,新人,让你展示的时候你不要再谦虚了!现在我们在困境之中,你要负起责任来,好好地战斗啊!”

  布加拉提也说。

  “喂,乔鲁诺!快告诉我们你的替身能力,这样我们才能团结合作,打破僵局啊!”

  “我,我,我,我——”

  乔鲁诺·乔巴拿没有想到,他宏伟计划的第一步,就因为没有一个帅气的替身能力而休止了。在茶布二人的追问下,他感觉天旋地转,一不留神,就放弃了思考。

  “……我,我能变花花……”


蝶の毒

【茸徐】为 人 师 表 Part.18 番外 爸爸和妈妈的婚礼

空条承太郎不止一次觉得,空条乔伊生来就是克他的。


“你再说一次,JOJO。”


“我的梦想,是成为秧歌☆Star!”


小小的女孩子披着星星与海豚图案的床单,模拟风衣猎猎作响的特效,脚踩小皮靴,帅气的一撩披风满脸骄傲的宣布道。


瞪着眼前金发碧眼,活泼好动,容貌标致却长得一点也不像他和徐伦,反而和她的父亲乔鲁诺一模一样的5岁小萝卜头,空条承太郎的额角直跳。


“是谁教你的?”他咬牙切齿的问道,与孙女相同的翠绿色眼珠跳动着山雨欲来的怒火。


“是雷告诉我的,他说黑手党老大是全世界最酷的职业。”乔伊狡黠的转了转眼珠,毫无同伴爱的出卖了小伙伴。


“又是那个雷那个臭...


空条承太郎不止一次觉得,空条乔伊生来就是克他的。


“你再说一次,JOJO。”


“我的梦想,是成为秧歌☆Star!”


小小的女孩子披着星星与海豚图案的床单,模拟风衣猎猎作响的特效,脚踩小皮靴,帅气的一撩披风满脸骄傲的宣布道。


瞪着眼前金发碧眼,活泼好动,容貌标致却长得一点也不像他和徐伦,反而和她的父亲乔鲁诺一模一样的5岁小萝卜头,空条承太郎的额角直跳。


“是谁教你的?”他咬牙切齿的问道,与孙女相同的翠绿色眼珠跳动着山雨欲来的怒火。


“是雷告诉我的,他说黑手党老大是全世界最酷的职业。”乔伊狡黠的转了转眼珠,毫无同伴爱的出卖了小伙伴。


“又是那个雷那个臭小鬼,我不是告诉你不要和男孩子走太近吗,你是女孩子,要和女孩子一起玩!”


空条承太郎揪起空条乔伊后颈的衣领,忍无可忍的咆哮道。


如果海洋生物研究所的同事们看到平时高冷不苟言笑的空条博士,在孙女面前如此气急败坏,俨然一副爱唠叨的老家长模样,相信偷偷暗恋他的年轻女孩们一定会心碎一地。


“诶~~我才不要。”


空条乔伊皱起了眉,不满的嘟嘴抗议道:“女人太麻烦了,我才不要和她们一起玩。”


“???你才几岁?少学大人的口吻说话。”


“可是我说的是实话啊,每次和她们玩扮家家酒,她们都争着做我的新娘,然后就打起来了,我不想她们再为了我吵架了。”


“…………”


空条承太郎想起每次去幼儿园接孙女放学时,她的背后总是簇拥着一群花枝招展的小姑娘,满脸痴迷的追捧着她,小小年纪就显出了日后迷倒万千少女的花花公子(?)风范,不由嘴角抽了抽:


“……男孩子就不麻烦吗?”


“男孩子不一样,烦人我就揍他们一拳,女孩子又不能揍,太麻烦了。”


“……”


诡异的,空条承太郎觉得孙女说的很有道理。


“总而言之,你给我离那群臭小子远一点。”


“我才不要呢!”


空条乔伊努力在空中蹬了蹬腿,挣脱祖父的掌控,而后一溜烟儿跑到门后,扮了个鬼脸:


“祖父是大笨蛋!”


话音落,她便被身后另一个男人拎起来抱进了怀里。


“乔伊,你又欺负爸爸了。”


年轻英俊的爸爸将女儿小心的抱起来放在肩膀上,虽然口中说着斥责的话,嘴角却挂着宠溺的笑容,俨然是将空条乔伊宠成混世小魔王的罪魁祸首。


“爸爸,你回来啦!”


空条乔伊惊喜的一把环住乔鲁诺的脖子,赖在他怀里撒娇,与平时截然不同的乖巧模样狠狠刺痛了老祖父空条承太郎的玻璃心。


“呵呵,看来你最近的工作很顺利啊,乔鲁诺·乔巴拿。”


空条承太郎皮笑肉不笑的道。


是的,乔鲁诺还没有更改姓氏,准确的说,他和空条徐伦还没有结婚,依然维持着同居情侣关系,尽管他们已经有了孩子。


而这个孩子,还是在徐伦研究生毕业时,他们一时意乱情迷,忘记戴套时不小心怀上的。


空条承太郎刚刚得知徐伦怀孕的消息时,气的单枪匹马冲进热情组织,单方面把不敢还手的乔鲁诺揍的连连败退。逼的乔鲁诺不得不放弃了求婚计划,以躲避盛怒中的白金之星。


最后,徐伦犹豫再三生下了这个孩子,并给她取名空条乔伊,乔鲁诺原本想接手抚养女儿,但被强势的岳父一口回绝。仿佛是为了弥补徐伦遗憾的童年般,承太郎主动提出由他抚养孙女。


随后,徐伦便把刚出生的女儿丢给爸爸,跟着曾祖母去学习经营,准备继承乔斯达家族给女儿赚奶粉钱去了。


而乔鲁诺作为生身父亲,仅被允许定期探望女儿,毕竟没有结婚的男人没有权利夺走抚养权,老奸巨猾的老丈人承太郎巧妙的利用了这一点。


仿佛并未听出岳父的阴阳怪气,乔鲁诺好脾气的笑了笑:


“确实顺利了不少,以前忙的一个月只能见乔伊两次,现在终于能每星期都见到她了。幸好平时有爸爸照顾她。”


面对女婿的恭维,空条承太郎毫不买账,他凉飕飕的笑了笑,习惯性的摸兜想点根烟,却突然想起自从乔伊出生后,他就已经强迫自己戒烟了。


摸了个空的承太郎不动声色的假装将手揣衣兜里:“要和乔伊一起去接徐伦回家吗?快去快回。”


算了,一周只能见孙女一回的可怜人,他不和他计较,勉强放他们一家团聚吧。


乔鲁诺依言应下,抱着乔伊转身离开。空条承太郎望着父女俩的背影,不知不觉回想起了年轻时的自己和幼小的徐伦,心中刚刚升腾起某种莫名的情绪,便见空条乔伊忽然回过头,双手撑着嘴巴做了个呲牙咧嘴的难看表情。


空条承太郎:“…………”


感动去他妈。


一路上,空条乔伊叽叽喳喳的抱怨祖父的种种不是,虽然是控诉的语气,表情却是古灵精怪的,满脸恶作剧得逞的恶劣。


“祖父每天早上都给我梳难看的发型,穿没办法爬树的裙子,我只好偷偷剪掉了头发和裙子。”


“祖父一开始以为我被欺负了,跑去学校大闹了一场,丢脸死了。”


“虽然后来发现是我自己剪的,追着我满院子跑。”


“不过自从剪掉头发,帮班上的玛利亚救下树上的小猫咪后,好多女孩子都一直追着我要和我做朋友。”


“呐,爸爸,女生也可以和女生亲嘴吗?就像爸爸和妈妈那样。”


听到这里,原本一边开车,一边微笑着倾听女儿喋喋不休的抱怨的乔鲁诺,嘴角的笑容逐渐消失。


他猛地打了个方向盘,将车漂移到路旁的树荫下,随后转过身深吸一口气,将双手搭在女儿稚嫩的肩膀上,满脸严肃的道:


“——不可以,乔伊,女孩子和女孩子不可以亲嘴。”


空条乔伊茫然的眨巴着翡翠色的眸子,好奇的问道:“那男孩子和女孩子就可以吗?”这和祖父说的不一样!


“……男孩子更不可以。”


“爸爸,你好任性哦。”


“……听爸爸的,爸爸不会骗你的。”


“哦……好吧,不过我挺喜欢玛利亚亲我的,她又香又软,像妈妈经常给我吃的蛋糕一样。”


乔鲁诺闻言,差点握不住方向盘。


车子很快到达了目的地,停靠在了乔斯达不动产意大利分部的大厦楼下,作为徐伦未来继承的帝国之一。


此时,西装革履的徐伦正好拎着公文包,在一群下属的簇拥下从旋转阶梯上走下来,一眼便看到了乔鲁诺那辆拉风的红色玛莎拉蒂。


“妈妈!”


小乔伊迫不及待的在爸爸拉开车门后跳下车,扑进妈妈的怀抱。


“乔伊,你又变重了。”


徐伦笑着接住小炮弹似的冲进她怀里的女儿,将她抱起来亲了一口,在她充满奶香味的脸颊上留下一个大大的绿色唇印。


今年28岁的她身段已经彻底长开,浑身上下都透着成熟女人的妩媚,头发也不再编的花枝招展,而是简单的披散下来,只做了几缕绿色挑染,搭配一套简约风的珠宝首饰,化精致的职业妆,俨然是一位事业成功,意气风发的年轻妈妈。


这样的女人,自然到哪儿都是众星捧月,无论男女都为她神魂颠倒。


可惜,虽然她未婚,却有固定的同居男友,以及一位活泼可爱的小女儿。


此时,她那位传说中的男友不知道从哪儿变出来一束鲜艳的红玫瑰,捧着花微笑着迎接女朋友。


这是每个星期都会在公司门口上演的一幕,对此众人早已见怪不怪,纷纷感叹这位英俊的金发小白脸为了抓住女总裁的心,真是下足了苦功夫啊。


但是今天,似乎有所不同。


众目睽睽下,“英俊的金发小白脸”忽然单膝跪地,捧着搁置了5年的钻戒深情款款的道:


“和我结婚吧,徐伦。”


徐伦背后的员工们顿时嘴巴张成了“A”“O”型,什么情况?小白脸要上位了?


出人意料的,有不婚主义传言的女总裁抱着一脸懵懂的女儿,弯下腰接受了戒指,笑吟吟的说道:


“好。”


回家的路上,坐在副驾驶上的徐伦扭了一下身旁男友的大腿,不满道:


“我们现在这样不是挺好的,为什么要结婚?”


被狠狠扭了一下大腿肉的金发教授连眉头都未皱一下,勾唇笑着说了和5年前一模一样的话:


“——因为男人也需要安全感,宝贝。”


最近她身边频频出现的青年才俊让乔鲁诺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感。


“我也一样啊,你的身边每天都围绕着年轻漂亮的女大学生,我很没安全感。”徐伦反唇相讥道。


“既然如此,那我们……”


“所以我答应了。”


乔鲁诺眼前一亮,翡翠色的眸子像被星光点燃一般熠熠生辉。


夹在两人中间,对甜蜜的氛围恍若未觉的乔伊眨了眨和爸爸同款的翡翠色眼睛。


咦?爸爸和妈妈要结婚了吗?


总而言之,不管承太郎如何不情不愿,乔鲁诺和徐伦的婚礼依然如期举行。


两人都不是循规蹈矩,恪守传统的人,因此婚礼上除了邀请牧师和亲朋好友见证,其他一应布置完全按照徐伦的喜好进行。


当穿着一袭妖艳的黑色婚纱,拖着由无数黑蔷薇隽绣的曳地长裙的新娘;由黑着脸的承太郎交给另一位金发碧眼、将长发挽在脑后,穿戴一袭金丝边缕刻的纯白色燕尾服、圣洁的宛如天使般的新郎时;教堂里顿时传来此起彼伏的惊呼声,镁光灯将整个夜晚照的亮如白昼。


“我从地狱里爬出来玷❤污你啦,我亲爱的大天使教授。”


黑色婚纱的女恶魔邪恶的微笑,踮起脚尖捧着金发大天使的脸吻了上去。


“好了,现在我是你的人了,我们什么时候领证?”


在鲜花与掌声中,乔鲁诺悄悄咬着徐伦的耳朵询问道。


徐伦挑了挑眉,理了理耳鬓上的黑色蔷薇花,慢条斯理道:


“我只许诺了你一个婚礼,可没答应你注册。”


看着徐伦搂着自己的肩膀,抬头凝视自己的狡黠目光,乔鲁诺恍惚间想起自己几年前偶然在报纸上看到的一则新闻:


85岁夫妻同居60年未婚,丈夫第500次求婚失败。


乔鲁诺哀叹了一声,苦着脸道:


“饶了我吧,徐伦。”


台下簇拥的人群没有发觉二人的谈话,送上了真挚的祝福:


“祝贺你们,徐伦,乔鲁诺!”


望着台下熟悉的脸庞,特里休、米斯达、福葛、艾梅斯、天气预报、安娜苏……徐伦努力抑制住眼角沁出的泪花,举着鲜花微笑:


“谢谢你们!”


远远的看着女儿幸福的笑容,空条承太郎不自觉放缓了神色,举起打火机久违的点燃了一根烟。


裤脚突然被拉住了,空条承太郎低头一看,便见孙女乔伊眨巴着亮晶晶的眼睛看着自己,连忙掐灭了烟头。


“祖父,结婚都这么有趣吗,将来我也要结婚!”


金发碧眼的小姑娘穿着一身小小的黑色礼服,头顶两个小恶魔的角,一脸天真无邪的道。


承太郎闻言,抽了抽嘴角,拍了拍她金色的脑袋:


“想什么呢,你才5岁,考虑这件事还太早了。”


“不早啦!再过10年,我就能和玛利亚结婚了!”


“……?”


“不过我也想穿婚纱诶,怎么办……有了,到时候我穿黑色婚纱,玛利亚穿白色婚纱!”


承太郎忍无可忍,捂住了孙女喋喋不休的嘴。


“住口,你这个笨小鬼。”


空条承太郎欠徐伦一个童年,于是便赔给孙女乔伊一整个晚年。




[番外·完]


原野升起白色火焰

看!giogio!


我真的爱死乔鲁诺的粉金配色了,是少女的感觉没错

看!giogio!



我真的爱死乔鲁诺的粉金配色了,是少女的感觉没错

糊涂以及

【迪乔】电话☎️

35岁的老padre迪和35岁的老父亲乔

ooc警告

(很雷很没逻辑很奇怪的xp)

迪乔亲儿子茸


“喂,乔乔 咱们多久没见初流乃了?”


“嗯……迪奥,差不多有五个月了吧。茸茸平时也忙……”


“wryyyyy?都五个月了?不行,这周末定叫他回来看看。”


“迪奥,你不要为难乔鲁诺了,你也知道他很忙的。”


乔纳森撇撇嘴,“再说你叫了他也不回来啊,每次还都是我叫回来的。”


“乔——乔——”


“迪——奥——”


…………


两人打完架以后,迪奥坐在床边(?),思索着怎么才能...

35岁的老padre迪和35岁的老父亲乔

ooc警告

(很雷很没逻辑很奇怪的xp)

迪乔亲儿子茸








“喂,乔乔 咱们多久没见初流乃了?”



“嗯……迪奥,差不多有五个月了吧。茸茸平时也忙……”



“wryyyyy?都五个月了?不行,这周末定叫他回来看看。”



“迪奥,你不要为难乔鲁诺了,你也知道他很忙的。”


乔纳森撇撇嘴,“再说你叫了他也不回来啊,每次还都是我叫回来的。”



“乔——乔——”



“迪——奥——”




…………




两人打完架以后,迪奥坐在床边(?),思索着怎么才能把初流乃叫回来。



“对了!蠢乔乔,我有一个绝妙的好办法!”



“哦?”




……




“喂?初流乃?”迪奥打开扬声器



“是我,padre。”



“我……我告诉你一个……一个不好的消息……”



乔鲁诺看着一生要强的爸爸此时竟然开始哽咽,心中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继续配他演戏。



“啊?怎么了?padre!”



“初流乃,你妈……”



“Padre!你怎么能骂人呢?!”乔鲁诺早就对自己padre叫乔纳森父亲为妈妈感到不满意了。



“……不是的,初流乃,是你的妈妈……他……得病了!”


迪奥黑着脸看着一边偷笑的乔纳森一边对乔鲁诺说。



“啊?怎么了?乔纳森父亲怎么了?”



乔鲁诺一听是乔纳森父亲生病了,顿时紧张了。



“唉……是厌食症…”



“!!!”乔鲁诺立刻担心起来,在他第一中,乔纳森父亲的身体健康是最好的,怎么会……



“诶……你妈妈对食物提不起兴趣,有时感觉自己还有点想吃,但吃了几口就觉得胃部饱胀不适而中止进食。


大部分时间他见到食物就不想吃……


现在已经瘦了好多了……”迪奥用哭腔说着。



“!padre,你领父亲看医生了吗?”



乔鲁诺着急的问。



“嗯……看了……医生说……”



“说什么?”


乔鲁诺急的,真想把他padre顺着网线拉过来。



“嗯………康复的……的几……率……不是很大……所以你快回来吧……”



“!padre!父亲在你旁边吗?我想跟父亲说话!我这就订明天的机票!”



“在的……”迪奥一听初流乃要回来 笑着将话筒递给了一旁的乔纳森,“乔乔,你要想见到儿子,就得继续好好演哦~”



乔纳森抱着话筒欲哭无泪,埋怨自己当时脑子一热就同意了迪奥这个办法,太不绅士了!



“喂……是……是茸茸……吗?”乔纳森装出虚弱的声音。



“父亲!你怎么了?”乔鲁诺一听乔纳森父亲都过来了,心想这病一定是真的了,天啊!



“茸茸……我没事,我……就是有点……瘦了。没什么大碍……你不用担心我……”


迫于迪奥的yin威,乔纳森只得表现出自己很健康来暗示乔鲁诺自己没病,他实在不想用这种手段骗孩子回家。



“父亲!你得嗯……厌食症多久了?有什么症状吗?”



“茸茸……我……我就是……有点不香饭……”


乔纳森撇开话筒转头问迪奥:“迪奥,厌食症还有什么其他特征?”



“嗯……我搜搜……呕吐,减肥,对,减肥!你就说你减肥!”迪奥说道



“茸茸……我还……会……呕吐”



“父亲吃什么会吐?还是什么都不想吃?”



“……你padre做的饭”



“??您刚说什么?”



(迪奥:乔——乔——)



“啊啊啊……我……我说小面包……我一吃小面包就……吐”



“还有吗,父亲?”乔鲁诺的声音渐渐变得平静。



“还有茶……对……茶!”


乔纳森此时内心os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我该怎么回答呜呜呜呜迪奥太坑我一点也不绅士。



“咳咳咳,padre,我知道你在偷听。


父亲,你也不用演了,我爱你。


我说padre,这么个损招您是怎么想起来的,嗯?”


乔鲁诺乔巴拿在他padre的面前回复了教父的威严。



这个上调的嗯很有本迪奥的风范,不愧是本迪奥的甜甜圈。


迪奥怎么想着,且故作轻松的回:“你说什么呢?本迪奥是那种人吗?”



“Padre,你不是人。”



“……”



“承认吧,padre,别玩了。”



迪奥的“阴谋”被发现后,便黑着脸,将话筒递给乔纳森,自己置气的坐在一旁。



“嗯……茸茸,你是怎么知道的”乔纳森小心翼翼的问。



“父亲,我知道您是被威胁的,再说一遍,我永远爱你,起初我担心的真的要死……”



“对不起,茸茸,我也爱你。”



“父——”



“停停停,不要在这儿抒情了,你们当我这个爸不在呢?初流乃,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的?”



“Padre,很简单的,只需要找一个秘书翻翻你最近的朋友圈就行了。”



“不——————”迪奥一阵哀嚎。



“迪奥,你在朋友圈里发什么了?”不明真相的乔纳森疑惑的问。



“没什么,父亲,就是一张在您睡觉时padre咬你小腿时的自拍,您的小腿可是性……啊不可是很健康的呢,要不padre能玩那么开心啊。”


电话一边的乔鲁诺淡淡的说道。



“什么?迪——奥——”



“乔——乔——”



乔鲁诺听闻,心想:挂了挂了。




……



第二天,迪奥再次坐在床边思考着怎样才能让初流乃回来时,门铃响了。



迪奥赶紧wryyyyyy了一声,只听见门外也传来了wryyy的叫声。



迪奥立刻摇起还在床上睡懒觉的乔纳森:“乔乔,初流乃回来了!”





群活群活

关键词是【厌食症】

@🍷迪乔同人主页🍫 

辛苦啦




看我朴实无华的名字(笑)



小生梅森

【jojo全员】【沙雕向】我jo家大院岂是你们普通仙女随随便便能进的23

  jojo角色群像,主仗助茸茸视角,背景是魔法时尚世界!无剧情,无cp向;

  评论私信24h内上新/没有就开心地飞走啦的一只鸽梅森

  决定了以后就这样缩短篇幅之后全部丢到自动队列里

  是原创还是JOJO是随机的啦,不过能够确定的是每天晚上8:00会有一篇更新~

  简单的逼逼完之后,我们就继续开始

  等到阿帕基从船舱里来到甲板上的时候,恰逢米斯达,福葛还有纳兰迦围坐在一起吃零食,看杂志,而布加拉提和乔鲁诺·乔巴拿在不远处说话。他就悄咪咪地蹲到年轻人们的中央。

  “喂,小崽子们,都过来,我给你们说些事。”

  “说事,什么事?”

  纳兰迦往旁边挪了挪,...

  jojo角色群像,主仗助茸茸视角,背景是魔法时尚世界!无剧情,无cp向;

  评论私信24h内上新/没有就开心地飞走啦的一只鸽梅森

  决定了以后就这样缩短篇幅之后全部丢到自动队列里

  是原创还是JOJO是随机的啦,不过能够确定的是每天晚上8:00会有一篇更新~

  简单的逼逼完之后,我们就继续开始

  等到阿帕基从船舱里来到甲板上的时候,恰逢米斯达,福葛还有纳兰迦围坐在一起吃零食,看杂志,而布加拉提和乔鲁诺·乔巴拿在不远处说话。他就悄咪咪地蹲到年轻人们的中央。

  “喂,小崽子们,都过来,我给你们说些事。”

  “说事,什么事?”

  纳兰迦往旁边挪了挪,给阿帕基让一个位置出来。

  “好难得哦,阿帕基你竟然过来理我们,你就那么耐不住寂寞吗?”

  “什么?!”

  本来想装作一本正经,过来拉拢人员,联合对付乔鲁诺的阿帕基根本想象不到,他的目的这么快就被人看穿了,而且还是被队伍里看上去最迷迷糊糊的纳兰迦说穿了。不,这是意外,绝对是意外。于是他面不改色地继续说。

  “什么耐不住寂寞,纳兰迦,你最好把话说清楚,我可是要来找你们商量对策的。”

  纳兰迦听了这话就哈哈笑说。

  “哈哈哈对策,阿帕基你别逗了。不就是乔鲁诺吗,我觉得大可不必哦。”

  “什么?!”

  “说起来,阿帕基一直都对陌生人很警惕哦,每次队里来新人都是这个样子!”

  “米斯达怎么你也?”

  米斯达一旁哈哈哈地笑了起来。

  “好怀念啊,就好像当初看到我自己当初刚刚进队,被阿帕基修理一样的情景呢!”

  “你们两个——我还什么都没说,怎么就这样随便揣摩别人的想法啊……是吧,福葛?”

  阿帕基从不相信,自己引以为豪的隐藏情绪,竟然被队里的两个笨蛋队员看穿。现在,受过高等教育的福葛,俨然成为了他最后的希望。于是阿帕基带着热烈的目光狠狠地看向福葛。

  “是吧,福葛,他们两个好奇怪啊,怎么能跑题到那种地方去呢?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阿帕基先生……”

  温文尔雅的福葛带着一脸复杂的神情看向慌乱的阿帕基,犹豫了好几次才说出来。

  他说。

  “布加拉提先生不会不要你的,你放心就好了。”

  “不!不是这样!不!”

  今天的雷欧·阿帕基,也被同一个小队里这些智商忽高忽低的队友们弄到有些崩溃。在情绪恢复之前,他准备补个口红。在他补口红的时候,米斯达十分贴心地给他顺毛。

  “没事啦,阿帕基,你也知道布加拉提本身就是那种温柔过头的角色,如果他不是这样的话,我们这些人怎么可能还有这样一个安身之处呢?想想那个乔鲁诺,应该也有他说不出的苦衷吧,从今往后我们都是一家人啦,要团结互助才对。”

  “唔……这种话不要你说我也知道……”

  看着远方一团和和睦睦的情景,乔鲁诺·乔巴拿不禁心生疑惑。他身边的布加拉提看出他的想法,于是说。

  “虽然说是黑帮,但是我们这群人,也不是自己愿意,才走上这条道路的。这个世界还是一个冰冷无情的世界啊,同伴们的信任和友谊,才是我们战斗的法宝。”

  说完这些,他问乔鲁诺。

  “乔鲁诺,你不会因为我们看上去不像是黑帮,所以又开始犹豫了吧?”

  “不,怎么会呢,布加拉提先生。”

  乔鲁诺·乔巴拿表面上回答布加拉提,实际上,许许多多的疑团在他的心中涌出。他自小生长在荒木庄,他父亲统治的所有领域,包括几位核心管理层的叔叔,于他都不仅仅是见过,而且有密切的交往。因此,他有理由相信,整个荒木庄不说他知根知底,但是命脉也全都掌握在他的手中。但是,就在刚刚,眼前的这位布加拉提说,他服从的组织PASSION是荒木庄的一个分支,而且具有极大的势力,这全是他意料之外的事情。

  是谁,在暗中组织了自己的势力?他会不会背叛荒木庄?PASSION的实力和荒木庄的实力相比,到底哪一方更占优势?父亲对PASSION的存在是否知情?还是他授意为之?这一切的一切,对于乔鲁诺·乔巴拿来说,都是一个巨大的谜团。比起喜欢黑帮,加入黑帮,或者获得庇佑,通过考试来说,乔鲁诺·乔巴拿更在意的,果然还是荒木庄的存亡。这是他和东方仗助从根本上不同的地方。为了揭开这些谜团,加入布加拉提的小队,只是第一步。

  想起了东方仗助,他突然问布加拉提一句。

  “说起来,布加拉提先生,仗助先生拒绝加入,您是如何处理他的呢?”

  “啊,仗助君啊。”

  说起东方仗助,眼前的人也面露难色。但是他是那种不会对决定信任了的人有所隐瞒的角色,于是他诚实地告诉了他。

  “虽然说,我个人很喜欢仗助君的才华,以及他的秉性,但是我们的组织姑且还算是个秘密组织,我们的行踪一旦暴露,影响的可能是你我的性命——很遗憾,在不久之前,我已经授意阿帕基去了结他了。”

  “啊,这样啊。”

  乔鲁诺·乔巴拿对这个结果不置可否。他知道,布加拉提就是这样果断的男人。如果没有任用这样果断的部下,整个PASSION不会在荒木庄的眼皮底下发展那么多年,而从没有暴露。而关于东方仗助的死,乔鲁诺·乔巴拿内心实际上没有任何波澜。第一个进入他脑海的想法是他突然意识到,告诉他这个消息,或许是布加拉提对他的考验。

  他必须马上做点什么,才能让布加拉提觉得,他既有才华,还能够在他的掌控之中。

  


小飞uwu

Giorno

画师:

@神户初雪 

8er_hachikuji(ins)

luckyybreaker(ins)

lanhacy(ins)

均已授权

Giorno

画师:

@神户初雪 

8er_hachikuji(ins)

luckyybreaker(ins)

lanhacy(ins)

均已授权

车与发动机维修艺术

【茸老板】一次邂逅(13-14) 成年茸/站街老板

预警:看标题,嗲是多和休的妈,比较狗血,没必要觉着雷还要忍着阅读,说好,非要读也别骂我……


章节数少了,但是字数多了,谢谢大家等了十天


 @不做罗特希尔德了!  六千多字几乎是红师写的,我就是负责哔哔……


我今天哭着喊着要留言


预警:看标题,嗲是多和休的妈,比较狗血,没必要觉着雷还要忍着阅读,说好,非要读也别骂我……


章节数少了,但是字数多了,谢谢大家等了十天



 @不做罗特希尔德了!  六千多字几乎是红师写的,我就是负责哔哔……


我今天哭着喊着要留言


爬个墙

叶公好茸02

叶晓雪先是被丢到了语言学校去学意大利语,她在那里呆了三个月,学了基础日常用语,一些基础语法,然后就转进了当地的小学。


意大利的学校也是教英语的,所以叶晓雪在和老师同学沟通上并没有什么不畅,只是其他的课程还是用意大利语,于是她还需要在课后肝一肝,把上辈子的知识和现在课本上的各种名词对应起来。


就是被各种阴性词阳性词中性词搞到头秃,说老实话,学了意大利语之后,叶晓雪瞬间觉得以前学的英语弱爆了。


只是她在班级里被孤立了。


也不能说是那种恶意的孤立,就是觉得和她交流比较心累,如果是必要的交流的话,她的同学也不吝啬于和她对话,有时候...

叶晓雪先是被丢到了语言学校去学意大利语,她在那里呆了三个月,学了基础日常用语,一些基础语法,然后就转进了当地的小学。

 

意大利的学校也是教英语的,所以叶晓雪在和老师同学沟通上并没有什么不畅,只是其他的课程还是用意大利语,于是她还需要在课后肝一肝,把上辈子的知识和现在课本上的各种名词对应起来。

 

就是被各种阴性词阳性词中性词搞到头秃,说老实话,学了意大利语之后,叶晓雪瞬间觉得以前学的英语弱爆了。

 

只是她在班级里被孤立了。

 

也不能说是那种恶意的孤立,就是觉得和她交流比较心累,如果是必要的交流的话,她的同学也不吝啬于和她对话,有时候还会很热心帮她纠正错误的语法,甚至这些三年级的小屁孩对华国的数学教育产生了一些奇妙的误解与崇拜。

 

但是她没有建立那种称得上是朋友的关系,就是那种下了课就要迫不及待地一起去厕所顺便分享昨天晚上不小心踩到口香糖抠都抠不下的友谊。

 

第一是她的外表实在是和当地人相差太多,外加一口破碎的意大利语,很难和人展开话题打破隔阂;第二则是因为她是在三年级新加入的,同一个班的小学生们在两年中早就建立了各种各样的小团体,再强行加入一个陌生人很容易破坏他们原本稳定的关系;而第三个原因……

 

上辈子的叶晓雪都参加完高考快成年了,都说三年一代沟,她和这些小学生们中间隔了那么多天堑怎么做朋友啊!

 

——穿越之前唯一和小学生有的互动大概就是打王者X耀了……

 

总之,叶晓雪游离在整个班级之外,但是莫名地和所有的同班同学关系并不坏。

 

等等——现在小孩素质都那么高吗?居然连歧视都不搞?

 

叶晓雪这样想到,她上辈子的时候就听说就是因为小孩子太过纯粹,讨厌什么人都搞得很绝,手段也会变得没有底线,所谓天真的残忍就是形容这种情况。

 

不过她两辈子这方面的运气都很好,遇到的人都非常友善,她记得上辈子的初中有两年还被安排和校霸同桌过,总觉得校霸好像也没有传说中那么可怕,是个挺好相处的人。

 

大家都是好人呢~!

 

叶晓雪笑眯眯地抱着自然科学的课本下楼准备回家,就看到两个小萝卜头站在墙角,一个拽着被他们围在中间的孩子的衣领,另一个手指并拢向上摆出了祖传手势。

 

总觉得一场大战即将发生,叶晓雪内心作为一个即将成年的大人,自然是不憷这些小孩子之间的纷争,她扬声道:“你们,做什么?”

 

——我去,这口破烂的意语一点气势都没有!

 

即使叶晓雪觉得自己的口语烂到家了一点威慑力都没有,那两个围堵在墙角的小屁孩转头看了她一眼之后,还是哼了一声,丢下墙角的那个小孩跑了。

 

叶晓雪走过去,那个小孩留着锅盖头,从刚才开始就一直抓着自己书包的肩带,低着脑袋,一副消极抵抗的模样,等到她走近了,才抬起头向她看过来。

 

这小孩五官轮廓柔和,脸型比较圆,黑色的头发齐耳一刀切,穿着白色的T恤,背着红色肩带的书包。如果不看那双青绿色的眼睛,就外表而言比起当地人,看上去和叶晓雪更为相似。

 

大概是个混血儿吧?

 

比起上面那个念头,另一个经典形象更早的出现在了叶晓雪的脑海——

 

“Sa……Sakura Momoko?”


-----

没学过意大利语,大概搜了一下最表面的难点。

不给妹子替身了,给妹子开个金手指,她身上有一种莫名地气场,和谁都能相处融洽,导致她总觉得遇到的都是好人,世界上虽然有坏人有坏事发生但是和她距离都很遥远。

重看了一下茸茸小时候的样子,他背的红书包很像是日本小学生经典款。

说起蘑菇头,红书包的经典形象,在我心中就属樱桃小丸子啦哈哈哈哈不过其实茸茸的头发感觉更短一点

青蛙小腿腓腸肌➿
一个茸 帕金森复建01 手机版...

一个茸

帕金森复建01

手机版可能有色差。

就是粉色系的茸可能会变红啥的

骚度-1

一个茸

帕金森复建01

手机版可能有色差。

就是粉色系的茸可能会变红啥的

骚度-1

冬冷
算厚涂……吧 因为感觉大卫他越...

算厚涂……吧

因为感觉大卫他越看越像茸就有了这张图xx

bug挺多因为脖子太痛画不下去了,期末考完有空的话应该会继续画x

算厚涂……吧

因为感觉大卫他越看越像茸就有了这张图xx

bug挺多因为脖子太痛画不下去了,期末考完有空的话应该会继续画x

🐨三角年糕幽冥🐨

【cos征集】JOJO 国风

感谢安之老师@安之卡比 的独家授权(*^◯^*)

淘宝店铺:花猪居cos


这套真的太帅了 安之老师好厉害!

拍下意向金或者有意向的都可以加征集群1137250050

尺码表和分解图还没出来所以请进征集群蹲一蹲吧(≧∇≦*)


全款不包括鞋子,鞋子满30人开加购(*˘︶˘*)

意向金现在30抵50

拍过意向金一定要进群哦❤

单个角色30人成团


买家须知

成团后买家因自身原因跑单定金不退不换。

订制品不退换,买家提供错尺寸等主观因数造成的一切后果买家自理。

【cos征集】JOJO 国风

感谢安之老师@安之卡比 的独家授权(*^◯^*)

淘宝店铺:花猪居cos


这套真的太帅了 安之老师好厉害!

拍下意向金或者有意向的都可以加征集群1137250050

尺码表和分解图还没出来所以请进征集群蹲一蹲吧(≧∇≦*)


全款不包括鞋子,鞋子满30人开加购(*˘︶˘*)

意向金现在30抵50

拍过意向金一定要进群哦❤

单个角色30人成团


买家须知

成团后买家因自身原因跑单定金不退不换。

订制品不退换,买家提供错尺寸等主观因数造成的一切后果买家自理。

酱油丸子好吃不
企鹅的这个涂鸦功能有。好玩(本...

企鹅的这个涂鸦功能有。好玩(本来要把滑稽改成黄体的hhhhhh)

企鹅的这个涂鸦功能有。好玩(本来要把滑稽改成黄体的hhhhhh)

阿润阿润

“光刚好洒在他眼睛的下方,希望时间可以慢点流,让疲倦的教父可以多休息一会儿”

“光刚好洒在他眼睛的下方,希望时间可以慢点流,让疲倦的教父可以多休息一会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