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乙女18

306浏览    9参与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17 终章

千穗之章 04

明治时代终结的那年,父亲静静地与世长眠了。

父亲的去世就犹如巨星陨落一般,这也在告诉我们鬼族的时代即将过去。

和父亲一起统领着鬼之一族的八濑公主这么说着「或许我们只有百年的时间了。」,那副侧脸上露出空落落的神情。

八濑的公主没有成亲,当然,也没有孩子。也就是说,她将做为“八濑的公主”走完这一生。

八濑的公主也不再年轻,总有一天当她消逝时,哥哥就会统领起鬼族。

但是,在这里仅仅以“鬼”的身份生活下去已经是极限了。鬼的数量不断在减少,而人类又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我们之间的平衡完全的崩塌了,总有一天哥哥统领的这片土地会被人世间所吞没吧。

总有一天我们会为了在人世...

千穗之章 04

明治时代终结的那年,父亲静静地与世长眠了。

父亲的去世就犹如巨星陨落一般,这也在告诉我们鬼族的时代即将过去。

和父亲一起统领着鬼之一族的八濑公主这么说着「或许我们只有百年的时间了。」,那副侧脸上露出空落落的神情。

八濑的公主没有成亲,当然,也没有孩子。也就是说,她将做为“八濑的公主”走完这一生。

八濑的公主也不再年轻,总有一天当她消逝时,哥哥就会统领起鬼族。

但是,在这里仅仅以“鬼”的身份生活下去已经是极限了。鬼的数量不断在减少,而人类又拥有了强大的力量。我们之间的平衡完全的崩塌了,总有一天哥哥统领的这片土地会被人世间所吞没吧。

总有一天我们会为了在人世间活下去,而隐藏起自己“鬼”的身份。也许看不到这些的已经踏上冥途的父亲是很幸运的。

死去的人是再也回不来的,即便是鬼族的首领也是一样。

我们必须要开始为父亲的吊唁做准备了。不仅是哥哥,在人世间生活的千健也穿着丧服跑回了八濑。

在比叡山的山麓里,寂静的八濑之里每年都会下雪。只是,是不是要悼念父亲的原因,今年的雪一直持续不断,和村里的这些悲伤随着雪花埋葬起来。

大雪和寂静的黑影所包围的殡宫(棺材)寒气刺骨。在刺耳的寂静中,我和几个侍女在准备着葬礼。

看着已经年老的,仿佛小了一圈的父亲的样子,我有些寂寞的想着,一边为了给他换上寿衣而要脱下父亲的衣服时,从父亲怀里掉出一个荷包。

那是一个樱花色的荷包。

不管怎么说,父亲拿着这种太过可爱的东西,我惊讶地拿了起来,为了确认里面的东西打开了荷包。

躺在手心里的是用纸捻扎起来的一缕娇艳的黑发。

我虽然不知道这个是什么时候剪下来的,但是我马上就知道这个是母亲的头发。

手心里握着这缕头发,那遥远的母亲的回忆苏醒过来。虽然母亲的声音,样子已经变得模糊,但是,这确实是母亲的头发。

在阳光的照射下,和温柔的笑颜一起,闪闪发光的黑发。我想起了抱着母亲时,就会闻到一股温柔的幽香的味道。想起意想不到的过去,我胸口开始发热。

父亲是不是也是这么想的呢?是不是把这束头发当做母亲的回忆呢?

我看着安稳地沉睡着父亲的侧脸,将母亲的头发轻轻的放在双手放在胸前的父亲的手心下。

为了就这样一起埋葬起来。

希望这样母亲就可以一直陪在父亲的身边。

我不知道在我们出生之前发生了什么,我也不可能知道父亲和母亲的关系了。

只是父亲爱着我们,母亲也爱着我们。





然后我也确信父亲,爱着母亲。




全文完

——————————————

正如作者所说那样:千鹤和千景的故事始于非常危恶劣的关系,千景践踏着千鹤作为女性的人权、自尊,而千鹤又怎么会原谅这样的风间千景呢?但是最后我觉得两人的心底是有部分相通的。

千鹤信赖着那个做为父亲的风间,尊敬那个做为鬼族头领的风间,但是,最终只是做为一个男人的千景,千鹤有爱着他吗?谁都说不清。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 16

千穗之章 03

十九岁的那年,我要从八濑嫁到月岛去了。

樱花变成夜樱,八角堂后院垂着漂亮的藤花的那个晚春的傍晚,我穿着白无垢,来到父亲的房间来做最后一次问候。

做为“父亲”和“女儿”的最后交谈的这个日子,父亲的房间谁都没有守着。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天雾叔叔还是在远远的地方守候着。

这个美丽的春天的傍晚,我看着坐在面前的父亲。

我在西之里见到的那件白无垢已经燃烧殆尽,但是父亲好像特意从哪里准备了一件相似的白无垢。一件在顺滑的白色织布内绣满了展开翅膀的白鹤的白无垢。

我不知道为何父亲要特意准备一件和那件白无垢如此相似的衣服,是曾经从母亲那听到我说过想要穿那件衣服吗?还是出于对那...

千穗之章 03

十九岁的那年,我要从八濑嫁到月岛去了。

樱花变成夜樱,八角堂后院垂着漂亮的藤花的那个晚春的傍晚,我穿着白无垢,来到父亲的房间来做最后一次问候。

做为“父亲”和“女儿”的最后交谈的这个日子,父亲的房间谁都没有守着。只是为了以防万一,天雾叔叔还是在远远的地方守候着。

这个美丽的春天的傍晚,我看着坐在面前的父亲。

我在西之里见到的那件白无垢已经燃烧殆尽,但是父亲好像特意从哪里准备了一件相似的白无垢。一件在顺滑的白色织布内绣满了展开翅膀的白鹤的白无垢。

我不知道为何父亲要特意准备一件和那件白无垢如此相似的衣服,是曾经从母亲那听到我说过想要穿那件衣服吗?还是出于对那件谁都没有穿过就被燃烧殆尽的可惜吗?

虽然我不知原因,但我还是穿了。什么都没有说的,穿着白无垢,来到父亲面前。

看着穿着白无垢的我,父亲只是说了「很合你」这么一句话。

我不知道用平静的表情看着穿着白无垢的我的他,现在在想着什么。

只是,出嫁后,就不能和父亲这样轻松的交谈了。因此我问出了那个我从小时候起就一直很在意的问题。

「小时候,我在家里看到了一件和这个很相似的白无垢。是一件非常漂亮,织满了白鹤的衣服。虽然母亲说不知道.....」

「......」

「那件白无垢,是母亲的吧?」

「——谁知道呢?」

父亲说着微微眯起了眼睛。

离那个笑容很遥远的过去,我没能窥探出父亲和母亲之间的事情。

他们两人之间没有过交谈。这会是我和我要嫁的那个男鬼之间的那种男女之情吗?,但我也感觉不到他们之间那种夫妻的羁绊。

可是,两人之间有了联系。可那到底是什么我却不知道。小时候的我理解不了,如今母亲不在这里,我也无法再去确认。

但是我想,他们两个人之间确实联系在了一起。

我什么话都没有说,就这么看着父亲。父亲也这么看着我,终于笑了起来。

「如果你的母亲能看到你出嫁的样子,一定会很开心的。」

「是,这样呢。」

我开口,也微微笑起来。

「越是今日,越是让人不由的在想要是母亲还活着就好了。」

哥哥从小就被做为首领的继承人而养育着,今后也会一直支持着父亲。只是,千健去年说想要在人世间生活下去,离开了八濑之里。

以前的鬼族们就要到此为止了吧。只是,鬼族们做为鬼而生活也已经到极限了吧。八濑的公主也说离开垂暮的鬼之里也是没有办法的事啊,父亲也是什么话都没说,目送着千健离开。

然后,我也要离开父亲的身边了。

就像梳子会掉了一样,鬼族们也会消失,在这个时代的流沙中逐渐消失。

我不知晓秉持着鬼之一族荣耀的父亲,对于现在的这个现状是何想法。只是,父亲确实会感到焦躁了吧。

这个时候,我很希望母亲还在这。

虽然我不曾看过他们两个人之间像夫妻一样交谈的样子,但是,此时我希望母亲在这里。

能够因为父亲的寂寞而彼此相互靠近吗?在我们孩子的面前无法展示的真面目,能在母亲面前展现出来吗?——我就在出嫁这种无聊的时候想着。

想着父亲没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吗?时间就在我们两人无言中逼近了。在窄廊外守候的天雾叔叔告诉我们从月岛来的使者已经来了。出嫁的时候已经到了。

我不得不将手俯在地上,磕头向父亲感谢一直以来的养育之恩。

然后慢慢起身,准备离开房间,这时父亲在我身后叫住了我「千穗。」

我回头,带着怎么了的疑问,父亲一边带着温柔的微笑一边开口。

「你要幸福啊。」

这句祝福的话语让我胸口涌起热流。

“你要幸福啊”

这句话里,是在表明在父亲的身边曾有着不幸福的人,曾有过不幸福的女人。

比脑海里想的更早的,我开了口。

「在我的记忆里,母亲一直以来都是笑着的。」

也许是因为我突然说出了这样的话,父亲露出了不知所措的表情,可我没有管他,继续说着。

「如果是不幸福的人的话,我会看见那样的笑容吗?看见那样温柔的,好像很高兴的笑容吗?」

「——谁知道呢?」

父亲如此说着,静静微笑着。

又把我的话岔开了。我想从来没和父亲以如此近距离的说着话,就一口气把常年以来所想的话说了出来。

「我觉得,母亲她是幸福的。」

当然,我不知道真正是不是这样,谁也不知道已经去世的人的想法了。所以我当然也不知道母亲到底是何想法。

只是,我想对着从今以后一直要抱着这份孤独的父亲说些什么。

父亲一定很讨厌从自己孩子这里得到安慰吧。只是,我今天,已经是做为这个男人的“女儿”的最后一天,所以,做为女儿,同时,做为一名女鬼想对父亲说些话。

父亲因为我的话在想些什么,我并不知道,只是,父亲在那一瞬间,露出了寂寞的神情。

第一次见到父亲这样表情的我抽了口气,可父亲又马上恢复了以往那个父亲的表情。

然后,他只是低声笑了,说着「这样啊」这样一句话,目送着我离开。

——————————

下一章完结~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 14

千穗之章02(上)

新年伊始,花蕾开始发芽,再过段时间就会开的这个早春——虽然我后面才知道这在人类的农历中已经是明治十年,那一年的一月中旬,我和乡里的大家遭受到了人类的袭击。

小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是,从新年开始,家里那股紧迫感就加剧了,有能力的男鬼们都奔赴村子外面,我也注意到屋内的警卫也变得更加严厉了——我也慢慢注意到出去外面的男鬼们开始有几个人没有回来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呢?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听到了连绵不绝的轰鸣声当时我还以为是雷声,后来才听到那个声音是从地底下传来的。

我太害怕这种氛围了,死死的抱紧妈妈不放手。妈妈温柔地安慰着我「没关系的,还有父亲在,所以没关系...

千穗之章02(上)

新年伊始,花蕾开始发芽,再过段时间就会开的这个早春——虽然我后面才知道这在人类的农历中已经是明治十年,那一年的一月中旬,我和乡里的大家遭受到了人类的袭击。

小时候的我还不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只是,从新年开始,家里那股紧迫感就加剧了,有能力的男鬼们都奔赴村子外面,我也注意到屋内的警卫也变得更加严厉了——我也慢慢注意到出去外面的男鬼们开始有几个人没有回来了。

到底是什么时候呢?等我注意到的时候已经听到了连绵不绝的轰鸣声当时我还以为是雷声,后来才听到那个声音是从地底下传来的。

我太害怕这种氛围了,死死的抱紧妈妈不放手。妈妈温柔地安慰着我「没关系的,还有父亲在,所以没关系的哦。」

可是,母亲的安慰也是如此虚无,而那一天,终于到了。

明治十年的那个开年,人世间开始战火纷飞。

不,也许是因为新政府成立之初,那些没能解决掉的问题而引发的。就这样抱着内外兼具的危险因素而度过了这些年,终于,在某些因子的催化下而爆发了。

明治维新后,由于废刀令和废止俸禄的的原因,士族的不满逐渐变大。虽说时代已经变了,但就在这十年间,武士的特权被完全剥夺是完全不能接受的。特别是关系到还能不能生存下去的这种俸禄被剥夺的问题。

再来,是要努力建立新政府的西乡(注①),和近些年与这些政策完全相反的在鹿儿岛和下野活动。为了在鹿儿岛建立私立学校,而招募了对新政策不满的士族们。

当然,新政府把这些举动立为危险之举。这些年来,像佐贺之乱,神风连之乱等的士族们的叛乱不断发生,再加上有西乡这个男人,怎么可能无事发生。

如此考虑的新政府加强了对私立学校的监视,但实际上,私立学校的学生们也想拥立西乡而叛乱了。

在九州,人们拥立了以原萨摩武士为首的反叛军。

而知道鬼族之力的政府,也害怕西乡和父亲联合起来。

他们害怕着原本因为借助这份强大的力量,才能够成立今天的政府的鬼族之力。害怕这份力量被西乡军所夺取。

因此,他们打算在我们鬼族和西乡军联手之前消灭我们,好像东边的鬼族曾被德川幕府给歼灭过。

确实鬼族之力很强大。

但是,我们在枪和大炮的攻击面前很其实很无力的。为了守护村子,有能力的男鬼们都跑到村外去了。几乎所有的同胞都被大炮给击杀了。

还没来得及进行防守,我们就这么暴露在人类的攻击之下,最终整个村子都被袭击了。

像是要毁坏这个世界的地鸣声,和屋内弥漫着的火药味。

在这个夜里,我靠着母亲,一边祈祷着能早日回到那个安稳的,无忧无虑的日子。

然而我却闻到了一股股烧焦的臭味,听到了像悲鸣样的声音。这样的声音越变越大,不仅仅是我,兄长也察觉到了这一点,胆怯地倚靠在母亲旁边。

到底,村里发生了什么?和我一起玩的村里的小伙伴们还好吗?——我这么想着的时候,走廊上传来慌乱的脚步声。

我们抓紧了母亲的胳膊,这个时候,门被打开了。

那里站着被沙尘和血渍沾满一身的父亲。露出来的刀身上还滴滴答答的流着黑血。

从未见过的宛若鬼神的父亲让我抽了口气,他又用我从未听到过的怒气大喊道。

「快逃!这里已经无法呆下去了。」

父亲的话让母亲绷紧了脸,握紧了胸前的小太刀,一边抱起千健,一般催促着我们。

「乡里的人呢?」

「他们已经开始逃了。我们已经是最后了。快!」

我虽从紧迫的父亲和母亲的对话中听出来不寻常感,身子却动弹不得。

我就这样被父亲抱着,兄长被天雾叔叔拉着从家里逃了。我们和数个男鬼和佣人们,还有逃的比较晚的人们一起向山后面跑去。

以男鬼们为前导,我们逃在无路可走的路上。

我越过父亲的肩膀,向后看去,村子已经,在早春的这个夜晚,被红莲之炎的火焰包围起来。

耳边是络绎不绝的轰鸣声,我就这么看着村子里的房子崩塌瓦解。我的家也开始燃烧起烟雾,燃烧殆尽只是时间的问题。

看着自己所住的地方就这么烧着,无比的悲伤,也无比的恐惧。再也无法看下去的我闭上眼睛,紧紧抱着父亲。

想要斩断空气的声音就近在眼前。

我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爆破音和惊人的冲击力袭来,让我恐惧地全身立起鸡皮疙瘩。

轰鸣音、爆破的风声和怒喊的叫声「趴下!」如此在空气中交错。我害怕地紧紧搂着父亲,当地鸣样的声音静下来时,父亲却全身都在发抖,大声呼唤着母亲。

「千鹤!」

然后父亲把我交给一旁保护着兄长的天雾叔叔,焦急地向着母亲的方向跑去。母亲的身体应该是被几个男鬼保护着的吧。在重叠着的—— 被大炮中的子弹杀死的男鬼们的尸体下,母亲在那里。

「千鹤!」

父亲再次大声喊着母亲的名字。母亲微弱的动了动头,看向父亲,用烟熏样的手将自己身体下像着了火一样不断哭泣的千健拉了出来,然后将千健托付给想要拉起母亲身体的父亲的手腕里。

「千健...就..拜托你了...」

「你振作一点!」

「孩子们就...拜托...你了...」

「...我知道了。」

父亲这么说着,将羽衣脱下来包在母亲身上,然后将她抱起。

然后天雾叔叔抱起我和千健,另一个体格强壮的男鬼抱起哥哥,一口气逃离了这个地方。

奔跑的大家化身为鬼,像是要斩断风一样极速跑着。这个速度让我仔细看着,在流逝的景色中,说着一两句话的父亲和母亲。

他们现在在说什么我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表情我也不知道。

但是那两人,就像是被剪下来的画像一样美丽,他们之间被旁人难以入侵的空气包围着。

母亲就这样在父亲的怀里睡去。

☆☆☆☆☆☆☆☆☆

注①:西乡:指西乡隆盛,明治维新后发动反zf的武装叛乱


终于要完了🤧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13

千穗之章01

————————————

父亲很疼爱我们三个孩子。

特别是做为少数女鬼的我,父亲尤为宠爱我。

哥哥总有一天会做为一族的首领来统领一族,守护一族。因此父亲总是会很严格的对哥哥,但是做为女鬼的我,父亲却完全不是这个态度,他让我自由自在的长大。

也就由于我那婆婆妈妈的样子,总是让乳母们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总是苦口婆心地让我注意我的行为举止,「您是仅次于八濑公主的有格调的公主啊!」这么说着,但父亲就会说「就随她喜欢吧。」

会趁着工作的间隙带我出去游玩。以前我有些害怕骑马,父亲就会把脚步放缓,慢慢带着我骑,不知不觉我就喜欢上了郊游,父亲带着我的时候我就特别高兴。——对父亲说我想...

千穗之章01

————————————

父亲很疼爱我们三个孩子。

特别是做为少数女鬼的我,父亲尤为宠爱我。

哥哥总有一天会做为一族的首领来统领一族,守护一族。因此父亲总是会很严格的对哥哥,但是做为女鬼的我,父亲却完全不是这个态度,他让我自由自在的长大。

也就由于我那婆婆妈妈的样子,总是让乳母们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的,总是苦口婆心地让我注意我的行为举止,「您是仅次于八濑公主的有格调的公主啊!」这么说着,但父亲就会说「就随她喜欢吧。」

会趁着工作的间隙带我出去游玩。以前我有些害怕骑马,父亲就会把脚步放缓,慢慢带着我骑,不知不觉我就喜欢上了郊游,父亲带着我的时候我就特别高兴。——对父亲说我想一个人骑马时,父亲罕见的用严肃的神情训斥了我。

特别是在母亲怀着千健的时候,考虑到这个时候懒得陪我的妈妈,父亲就会带我到鬼之里那个一眼就看的到的高台上,拉拉杂杂地说着各种话。

记得那是在千健出生前的一个月,即将进入收割季节的鬼之里,一望无际的稻穗绵延不断,在夕阳下闪着耀眼的金黄色。

我被父亲抱着,看着微风吹过,稻穗编制而成金色的波浪,父亲低语着,

「统率着人类,在他们之上,最重要的不是权力,也不是武力。以前的人们明明都懂得这点,但还是有愚蠢的人类总是会马上忘掉这点。」

父亲好似在自言自语,然而当时年幼的我却并不懂这些话的意思。

但是那细微之处包含的意思我总觉得还是能明白的,我从金色的稻穗上看向父亲,那里是和稻穗一样在夕阳的照射下被映的像黄金一样熠熠生辉的父亲的头发。

「那么,到底什么才是必要的呢?」

我小声问着,父亲笑了笑。

「可以产出丰富的果实的知识和力量。如果没有富饶的丰收,不仅人世间,就连鬼族的世界也会消失不见。」

「丰收?」

「嗯。就如你的名字一样,丰收是最必要的。」

「我的名字吗?」

没想到会说到我,我瞪大眼睛看向父亲,父亲在温柔地微笑着。

「啊。你的名字带有丰收的果实,富饶的五谷之意。这也是一座美丽的灵峰山的名字。」

「...」

「古代的君主都有实际的名字。这也是站在最顶端的人到底要寻求什么的一个明明白白的证据。但如今的人类却忘记了这点。」

父亲这么说着,看了那被风吹着的稻穗一会儿,慢慢地看向我。

「你不需要像千真一样统领全族。只是,如果没有你的话,也就没有鬼族的繁荣。你可以生下孩子,抚养他长大——这是只有女鬼才能做到的事情。」

「女鬼...是像母亲那样吗?」

「——是啊。」

父亲边抚摸着我的头,边低声怜爱地编织着话语。那个时候的我很喜欢听父亲说话,特别喜欢听父亲讲关于我名字由来的东西。

我在鬼之里平静祥和,自由地生活着。

☆☆☆☆☆☆☆☆☆

做为首领,父亲的房间很大很大 

对于年幼的我来说,这种大房子,就是特别帅气的游乐场。只在父亲和母亲的房间里玩简直太浪费了。我和为了见习礼仪而寄宿在宅邸里的村里的孩子们一起在宅邸内跑着。

到底是什么时候的事呢?应该是和孩子们一起玩捉迷藏的那会儿吧。无论怎么都找不到他们的我,走到了宅邸内最深处的一间屋子。

从来都没有靠近过,面向着北边的一间房间。

那时我还想着那里面到底有什么呢?悄悄地打开了门,那里放着行李、衣柜、衣架等一些东西,应该是做为仓库的吧。

我没有想到挂着和服的衣架的后面还藏着东西,我扒开了重重叠叠好几层的艳丽的和服,往里面走去。

我不知道这些衣服是谁的,只是这些描绘着樱花、瞿麦、桔梗、枫叶、松枝和一些四季的花朵的无数件美丽的和服将我隐藏在阴影里。

在房间的最深处,阳光照射不到的黑暗最里面,挂着一件柔和的耀眼的白色的衣裳。

年幼的我马上就明白了,那是一件出嫁的新娘才能穿的白无垢。

在微暗的房间里,闪着白色光芒的衣服。明明没有颜色,却比那些鲜艳的衣服更加严肃、美丽,甚至超过了它们。

我看着这件像和服中的女王一样的白无垢,吞了吞口水,仔细看去,那上面袖满了无数只白鹤。这些白鹤绣的非常精致,就像要飞出来一样。

我悄悄地把这件白无垢取下来,摸着这件冰凉柔滑的手绢一样触感的衣服,不禁微笑起来,马上转身,出了房间。

然后告诉一起玩的小伙伴,我不玩捉迷藏了,就立马向母亲的房间跑去。

「妈妈!」

我这么叫着,一把抱着正在做针线活的妈妈的后背。母亲吓了一跳,回头瞪着我。

「我不是都告诉你好几次了吗?我做针线活的时候不可以抱我的哦。」

母亲说着,又返回针线活中。但是我现在可完全听不进母亲的教导。我已经忍不住想告诉母亲关于那件美丽的衣服的事情了。

「我在房子的最里面看见了一件白无垢。那个是母亲曾经穿过的那件吗?」

我的问话让母亲在拣膝盖上的碎屑的手顿了一顿,接着有些困惑似地笑了。

「不,我没有穿过。」

「那,到底是谁的衣服呢?」

我歪着头问着,我依旧记得那时候母亲只是回了我一个暧昧模糊的微笑,并没有正面回答我的问题。

「您没有见过吗?就是房子里最深处的那间屋子里的那件。」

「......」

「那间屋子里有好多好多衣服。那件纯白色的白无垢是里面最好看的。上面绣了好多鸟,是仙鹤哦。我前几天在画卷上看到过,父亲教过我,那是种会对好孩子很温柔的鸟。那上面画着好多和母亲名字一样的鸟哦。」

「——这样啊。」

「一定,很合母亲的。」

「.....」

「我也想穿那件衣服。我想出嫁那天,穿着那件白无垢。」

「父亲会为你的出嫁,好好的准备很多好看的新娘衣服的。」

母亲这么说着,微微一笑,抚摸着我散在她膝盖上的头发。

「你玩了什么啊?头发都被小树枝缠住了。」

真是啰嗦的母亲呢。我这么想着,母亲惊讶似地吸了口气,拿起梳子准备给我梳头。我咯咯笑起来,看着母亲。

「妈妈,给我绑个头发吧。我要那种可以穿着那件衣服合称的发型。」

「发型吗?那你可以坐着不要动,直到最后吗?」

「嗯!」

「那,我要开始给你梳了哦。」

母亲说着,从梳妆台那里拿了发绳和一瓶油。然后我们两个人并坐在廊间 母亲开始给我梳头发。

「扎完后我要去给父亲看看。给父亲看的话,他就会把院子里开着的花插到我的头发里哦。」

「这样啊。那会是很漂亮的簪子呢。」

母亲温柔地说着,给我扎着头发。我本来就不习惯一直坐着,眼看着母亲快要弄完头发,简直太开心了。

就在和母亲一起唱着歌谣的时候,母亲给我扎好了一个桃瓣的发型。我盯着镜子里那个还没有看习惯的自己,又马上跑到父亲的房间里去。

然后偷偷开了隔扇,向屋内瞟去,房间里正说着话的父亲和天雾叔叔马上就发现了我。

「非常合适哦。」

「啊,没错。只是,这样稍稍有点孤单呢。」

父亲微笑地说着,在庭院里折了一根腊梅的树枝,插到我的发间。

就好像用蜜蜡做出来的花簪一样。虽说是花簪,但不知是不是因为颜色的原因,那种颜色像大人的感觉,让我特别开心。我有点装作大人的样子看向父亲,父亲眯起眼睛微微笑了。

当然,这样漂亮的发簪是一定要告诉母亲的。我又马上跑回母亲房间内,就像在父亲那里一样站在母亲面前,然后母亲说。

「太好了呢。」

这样温柔地微笑着。然后再次做起针线活——为了在正月里我们穿着华服而缝着。

我看着母亲的侧脸,开始思考父亲和母亲的事情。

母亲是一个很温柔的人。

母亲在哥哥,我,还有刚出生不久的千健身上倾注了很深很深的爱,幼时的我就知道了。

但是,从什么时候起,我开始察觉到父亲和母亲之间那流动着的不可思议的空气的呢?当然,作为孩子的我们并不能很清楚的知道这点。

但是,那两个人总觉得和村里见过的夫妻有哪里不一样。虽然小时候的我并不能说清楚,那个时候我大概快5岁了。就算是这样的年纪,我也还是有点懂男女之间的那种「喜欢」,喜欢,就是想要结为夫妇。

(为什么他们都不和对方说话呢?)

有违和的原因是因为那个时候我注意到,我几乎没有见过这两个人说话。

(是吵架了吗?)

孩童时候的我单纯的想着。

那样的话为了他们和好,下次和母亲一起去赏花吧。冬天一过,庭院里的花就开了。春天花一开,我可以把花插【到母亲的头发里。

红色的花一定很映衬母亲的黑发。到那个时候,父亲一定会笑着说很合适。然后母亲也一定会回以微笑——我这样想着,从心底盼望着春天到来。

可是,我的愿望没能实现。

——————————

他是真的想要娶她为妻啊啊啊😭😭😭😭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12

千景之章06

Tnnd,到底哪里是屏蔽字嘛!

对不起我太菜了,我完全翻译不出这章千景对千鹤的情感转变😭

————————————

鬼之里到处都被失去一个小小的生命的阴霾所笼罩,就这样度过了夏天,迎来了冬天。

今年的冬天来的很早,因此寒意也更加严重。鬼之里在山里面,因此下雪对于鬼之里来说很稀少的。但今年,寒冷随着雪花一起降临鬼之里,整个鬼之里都变得一片雪白。

十二月末的一个深夜,被大雪掩埋,像是要把人冻住一样的冷气让人有些郁闷。我正在自己的房间内浏览着收到的书信,突然感觉到隔扇的对面有人的气息。我抬头望去,隔扇被打开的同时我听到有人在小声地叫着我「千景先生。」

「——怎么了?」...

千景之章06

Tnnd,到底哪里是屏蔽字嘛!

对不起我太菜了,我完全翻译不出这章千景对千鹤的情感转变😭

————————————

鬼之里到处都被失去一个小小的生命的阴霾所笼罩,就这样度过了夏天,迎来了冬天。

今年的冬天来的很早,因此寒意也更加严重。鬼之里在山里面,因此下雪对于鬼之里来说很稀少的。但今年,寒冷随着雪花一起降临鬼之里,整个鬼之里都变得一片雪白。

十二月末的一个深夜,被大雪掩埋,像是要把人冻住一样的冷气让人有些郁闷。我正在自己的房间内浏览着收到的书信,突然感觉到隔扇的对面有人的气息。我抬头望去,隔扇被打开的同时我听到有人在小声地叫着我「千景先生。」

「——怎么了?」

虽然我已经给了可以进来了的答复,但隔扇对面的那人却沉默着。我有些惊讶,又再次问了一遍「怎么了?」,之后门缓缓被拉开,我看到千鹤正跪在那里。

许久没有见过的千鹤穿着白色的衣服的样子,在黑夜里纤细而梦幻。这份幽艳让我眯起了眼睛,而后询问着这位到访之客的理由。

「怎么了?是千真他们出了什么事吗?」

千鹤会特意来我这里一定只会是为了孩子们。我今夜仍这么想着,然而千鹤只是什么话都没说,保持着俯首的姿态。这份沉默让我边讶异地眉间促在一起,边想着她低着头,是把手贴在榻榻米上了吧。

然后,耳边传来了让我怀疑的话语。

「请让我,怀孕吧。」

「——什么?」

我的声音是有些动摇吧,没有想到会从这女人的口中听到这样的话,我简直连做梦都想不到。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

为了确认刚听到的,我再一次问了她一遍,千鹤还是保持着俯首的姿势,重复了那句话。

「我,很想要个孩子。」

我只有哑言。

并不是能从这个女人口中,听到的愿望。她到底在说什么啊。在已经失去语言的我的面前,千鹤低着头,颤抖着声音吐露着自己的心声。

「我想着那个已经不在的孩子,想的快要发疯了。明明他已经不在了,出不来的奶水还是很涨。都还没有给那个孩子取名字,他就不在了,那么的可怜,那么的可怜......我明明还记得那个孩子的重量和温度,可他就这么不在了,那么的悲伤.....但这有什么不对的吗?做为一个母亲,我都还没有来得及为我的孩子做更多的事情,就这么不在了,不管那个地方,我都找不到他......」

千鹤这么说着,抬头看着我。

「我想要再一次,抱抱一个婴儿」

焦躁的脸庞,目光红红的,装满了哀愁。

「我想要再一次感受那份温暖,我想听宝宝因为想要喝奶而发出哇哇大叫的哭泣声,我想要再一次抱抱那个又小又可爱的婴儿。」

千鹤说完了话,又再一次低下了头。

「请给我一个,强壮的,不管发生什么,都能活下来的孩子吧。」

「——也就是说,你想要我的精【啊】子?」

「是。」

看着点头,没有一丝迷茫的千鹤,肚子里涌起一股没由来的情绪。像是愤怒,又像是憎恨,至今为止都不曾感受到的情绪喷涌而出。

这个女人是谁?这个女人到底是谁!?

我像是瞪着千鹤一样看着她,终于,用似哼鸣样的声音低声道。

「好啊。那你,过来这。」

下面走链接: 链接①

  或  链接② 

不知多少次往子宫里面注入精【啊】液,不知多少次迎来高【啊】潮。也不知道明确的时候了。冬天的黎明来的很晚,里面也还是一成不变的黑暗,没有声音。滴答滴答落下的汗水在冬天的冷空气里马上就变冰了,而我们两个人相互的零乱的气息还很炙热。不知迎来几次高【啊】潮的身体还在高涨,在身体彻底冷却之前还有时间。

只是体力确实到极限了,我喘着大气。这个时候,身下的千鹤突然闭上了眼睛。

什么话都没有说。

明明什么都没有,我却好似被吸引了般,将自己的唇与千鹤的唇重叠在一起。千鹤不仅没有拒绝我,还接受了我的吻。

虽说不知道已经将我们的身体重叠了多少次,可是亲吻却还是第一次。有些笨拙的我们互相吮吸着对方的嘴唇,怯生生地感受着唇的柔软。触碰到的对方的舌头热的惊人,一边困惑着,却一边与对方的舌头纠缠着。

第一次和千鹤交换的吻,甜美的让人心痛,胸口好似被人勒紧了一样。

「怎么了?你这是吹的什么风?」

千鹤并没有回应我的问题,只是呆呆地,用没有固定视线的眼睛看着我,终于情事的疲劳让她缓缓闭上眼睛,最后只听得到她浅浅的呼吸声。

刚才的妖艳已经消失殆尽,在我面前睡着的只是有着一脸稚气的表情的女人。是因为刘海贴在汗涔涔的额头前的缘故吗?我好像看着的是一个玩累了的天真无邪的孩子。

我一直盯着千鹤的睡颜,而后终于拿起一束艳丽的黑发——不是散发着神圣光辉的银发,而是会溶于这寂静的夜晚的黑发,将它缠绕至手指尖,轻轻地在那里落下一吻。

然后拥着千鹤,一觉睡至天明。

这是最后一次,抱千鹤了。

☆☆☆☆☆☆☆☆☆☆☆

那之后千鹤的月事就停了,已经怀上了孩子。然后经过了十个月零十天的那个秋天,她生下了一个男孩。

这个孩子特别的大,一生下来就响起了想让人躲避的格外大的哭声,这个声音就连离产室很远的我的房间这里都能听得到。

产婆用热水给他清洗,千鹤一抱起孩子,他就拼命地动着脑袋,寻找着乳【啊】头。当然在千鹤的帮助下,很快的找到地方,咕咚咕咚地吸起奶水来。

屋内的女人们都在感叹如此顽强的生命力,高兴有新生命的诞生。当然,千鹤也很高兴,即便生产后还是有些疲累,但是却从没放开过婴儿。

想让他强壮的健康的长大,为此,我给这孩子取名为千健(かずたけ)。

————————

千景之章 完

可以把最后一次和第一次做个对比,真的有很大的转变,千鹤第一次的主动,第一次亲吻,第一次相拥而眠,却是在这样的情境下。

我真的特别喜欢少爷这里吻上发丝的这个感觉,每次看到少爷这里爱而不知,又小心翼翼,格外温柔都特别想哭。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 11

千景之章05

和千鹤再度共枕的两个月后的那个夏天,千鹤停了月事,第三次怀孕让家里再次被喜悦包围。

虽然千真已经4岁,千穗也有1岁,但千鹤还是在亲自照料,而且今年的夏天,一直持续着这种热的让人发热的温度,这对于怀着身孕的千鹤来说还是挺辛苦的。

但是,就像跟怀着千真和千穗一样,我知道千鹤因为怀孕而难受地在孕吐。就这样过了半月,千鹤的身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改变,就像往常一样照顾孩子们。

我和其他人都认为因为是第三次怀孕,所以这样也还好。恐怕千鹤也是这样认为的,幸运的是孕吐比之前要减轻,所以还是过着和怀孕之前一样的生活。

一直持续着这么热乎乎的夏天终于结束了,天气也开始变得凉起来,红叶也开...

千景之章05

和千鹤再度共枕的两个月后的那个夏天,千鹤停了月事,第三次怀孕让家里再次被喜悦包围。

虽然千真已经4岁,千穗也有1岁,但千鹤还是在亲自照料,而且今年的夏天,一直持续着这种热的让人发热的温度,这对于怀着身孕的千鹤来说还是挺辛苦的。

但是,就像跟怀着千真和千穗一样,我知道千鹤因为怀孕而难受地在孕吐。就这样过了半月,千鹤的身子还是和以前一样没什么改变,就像往常一样照顾孩子们。

我和其他人都认为因为是第三次怀孕,所以这样也还好。恐怕千鹤也是这样认为的,幸运的是孕吐比之前要减轻,所以还是过着和怀孕之前一样的生活。

一直持续着这么热乎乎的夏天终于结束了,天气也开始变得凉起来,红叶也开始凋零,枯萎的枫叶覆盖满庭院,就这样秋天过去了,迎来了冬天。

然后新的一年到了,在拥有着两个年幼的孩子和怀着身孕的女鬼的院子里,我们迎来了不安静的春天。

快要临产的千鹤的肚子也变得大起来,就这样平稳的度过初夏的话,就能迎来孩子的出生。但是,就在离临产还有一个多月的那个三月,结束了。千鹤突然有了生产的迹象,屋内也喧闹起来。

虽然生千真的时候难产,但母子平安。而生千穗的时候意外的轻松。

就是这样的女人第三次怀了孕,大家都没有怎么在意,生产就这么突然的发生,产婆和屋内其他的女人的慌了神。

明明离生产还太早了啊。但是,一直在阵痛的千鹤还是没有把孩子生下来,就被推进产室,能不能生下来还是未知。

但是被推进产室还没有半日,千鹤就生下了一个小女孩。这个孩子虽然生下来的时候有小小的声音,但无论怎么看,她都不像还有生命迹象的样子。只因为她诞生的太过早,自己都还没有发育成熟。

生下来还有微弱的声音,现在已经消失了。被包起来还能小小动一下的手脚,现在也已经没有动了。

即便如此,千鹤自孩子生下来后,就马上抱着她,给她喂奶。然后一边抚摸着宝宝的身体,一边不断地喊着她,即便这个孩子再也没有气息。

这个孩子自生下来还没有经过一天的时间,就在千鹤的怀抱中结束掉了她短暂的生命。

千鹤深深地叹息,就这么一直抱着孩子哭泣着。

——————————

我觉得图片还是看起来太麻烦,待我去寻个新个阵地后再更下一章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 10

千景之章 04


无授权转载,侵删,练手,渣翻,日语渣,如果有看过这篇的姑娘,请不要客气的指点我的错误,感激不尽。

——————

作者:三条 p站id=1149799

是原田线be之后风间带着千鹤回鬼之里的故事。有重复描写的凌ru,然后最后包含着死亡neta的全篇r18。虽然是写风千,但全体黑暗,没有救赎。

——————


千鹤生千真的时候难产,但生千穗的时候意外的轻松。从阵痛开始只用了一天时间,千鹤就生下了千穗。

孩子一下子就生下来了,千鹤好像也挺吃惊的。不过也不是越轻松就越好,千鹤一把孩子生下来,就马上开始喂奶,跟千穗说话。

生千真难产的时候,孩子一...

千景之章 04


无授权转载,侵删,练手,渣翻,日语渣,如果有看过这篇的姑娘,请不要客气的指点我的错误,感激不尽。

——————

作者:三条 p站id=1149799

是原田线be之后风间带着千鹤回鬼之里的故事。有重复描写的凌ru,然后最后包含着死亡neta的全篇r18。虽然是写风千,但全体黑暗,没有救赎。

——————


千鹤生千真的时候难产,但生千穗的时候意外的轻松。从阵痛开始只用了一天时间,千鹤就生下了千穗。

孩子一下子就生下来了,千鹤好像也挺吃惊的。不过也不是越轻松就越好,千鹤一把孩子生下来,就马上开始喂奶,跟千穗说话。

生千真难产的时候,孩子一出生,千鹤就失去了意识昏睡了数日。不能像这回这样抱着生下来的我的孩子,不能给他喂奶。因此抱着可爱的千穗,她的喜悦也会更加强烈吧。

孩子生下来,屋内也喧闹起来。不仅产后护养之类的喜庆事,像孩子哭了,必须要给她喂奶之类的话也络绎不绝地传来。

即便如此还不到两个月就会笑的千穗只有那么可爱,与千真不一样的那种可爱。这可能就是独属于女孩子家的柔软吧。

千鹤也许也是这么想的,闲暇的时候就会用华丽的柔软的布料给千穗缝制衣物。还不能很好爬行的千穗,一看到羽织也会很高兴。

被千真和千穗包围的千鹤又再次成为了“母亲”。

☆☆☆☆☆☆☆

千穗诞生的一年后,春天结束,盛放千万朵的樱花也开始飘散,无数的花瓣覆盖在鬼之里。

我结束了头领的公务,走在回房的廊间上,突然听到很快乐的声音。

我抬起头,看到被茜色染红的庭院,樱花树下正站着千鹤。她抱着千穗,宠爱地看着捡起像雪一样飘舞的花瓣的千真。然后从千真那里接过一枚花瓣,交给千穗。

沐浴着灿烂的阳光,飞舞的花瓣也闪着金黄色。孩子们爽朗的声音在夕阳的天空下,在阳光中回响着。

我只是暂且站立于那,看着这美丽而又悠闲的场景。只是,在眩目的夕阳下,看着千鹤柔和微笑的千鹤的侧脸,脑海被无法言喻的猛烈的思想驱使着,可那到底是什么,我自己也不明白。

只是,今晚我想要抱这个女人,这个想法让我低声叫了下她的名字,「千鹤」。听到我的呼唤,千鹤吃惊的回头,瞬间变了脸色。我一边看着她有趣的脸色,一边开口。

「孩子们睡下之后,过来里间。」

千鹤瞬间就明白我在说什么。之前那种柔和的样子瞬间消失,用危险的表情盯着我。

我只是浅浅笑着,离开了这里。

那一天晚上,我待在里间特意准备好的被子上,等着千鹤过来。孩子们应该已经睡下了吧,都听不到他们的声音了。但即便如此,千鹤却还是没有来的迹象。

——那么,该怎么办呢?是要强行把她带到这里来,还是说等到明日,再次告诉她要过来这里呢?

我这么想的同时,隔扇轻轻地被推开了,看着披着和服的千鹤站在那里。

「你迟到了。」

没有想到千鹤会来,我稍稍吃了一惊。

「因为太晚了,我还以为你已经逃了。」

「——我又能逃到哪里去?」

「也是。」

我嗤笑一声。

这个女人,已经哪里都逃不了了。没有可以逃离的地方,她也应该不会扔下孩子不管就逃走。

我不过是嗤笑于好似可以自己自由的活动,却又没法自由活动的她罢了。动了下下巴,示意她来被子这里,然而她却没有动。

「怎么了?」

「——我不会再抵抗了。所以求你,不要再绑着我了。」

千鹤小声说着。这个请求倒让我歪头看她「哦?」

「我还以为你喜欢被绑着呢。」

「不是的!请你不要说那样的话!」

千鹤用夹杂着愤怒与侮蔑的眼神盯着我。她要是手里能拿着武器,会杀了我吧。我看着那样的她,莫名觉得很有趣。

「你不那么反抗,我也不会那么麻烦的把你绑起来的。」

「......」

「你到底要在那里站到多久?不想再被绑的话就快点过来。」

千鹤用像是看着脏东西的眼神看着我,又看了一眼被褥,终于慢慢走过来,背对着我,坐在被子上。然后解开衣服的腰带,衣服从肩膀缓缓滑露。



下文走链接:链接① (可直接观看)

:备份 (保存后镜像翻转,图片模糊请给我说一声。)


————————

这一章我觉得可以算是一个转折点吧,两个人之间的xing,不再是最初那种单纯的为了做而做,这章,这章少爷的心里有了更多的变化吧。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 09


千景之章03

先保存,再镜像——图片模糊的话说一声。


嫌麻烦的可直接点这:看我π_π 

无授权转载,侵删,练手,渣翻,日语渣,如果有看过这篇的姑娘,请不要客气的指点我的错误,感激不尽。

——————

作者:三条 p站id=1149799

是原田线be之后风间带着千鹤回鬼之里的故事。有重复描写的凌ru,然后最后包含着死亡neta的全篇r18。虽然是写风千,但全体黑暗,没有救赎。

——————

鬼之恋 09


千景之章03

先保存,再镜像——图片模糊的话说一声。


嫌麻烦的可直接点这:看我π_π 

无授权转载,侵删,练手,渣翻,日语渣,如果有看过这篇的姑娘,请不要客气的指点我的错误,感激不尽。

——————

作者:三条 p站id=1149799

是原田线be之后风间带着千鹤回鬼之里的故事。有重复描写的凌ru,然后最后包含着死亡neta的全篇r18。虽然是写风千,但全体黑暗,没有救赎。

——————

NO papapa,NO hahaha

鬼之恋08

千景之章 02

走链接

备份:Weibo (保存再镜像翻转)

千景之章 02

走链接

备份:Weibo (保存再镜像翻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