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乙香

80.9万浏览    1771参与
森罗X陶子
终于画了乙香纯爱组同框了——

终于画了乙香纯爱组同框了——

终于画了乙香纯爱组同框了——

纯爱百分百

【乙香】今夜在你梦里

一些烂饭,凑活凑活

有私设捏造

尽力还原原著性格了呜呜呜呜呜呜ooc请使劲冲我


乙骨忧太在蓝天白云下,在爱宕山上,身旁拥簇着海棠花,呼吸间萦绕着淡淡花香,突然间红裙女孩像是变法术般脸上带着笑容从海棠花中出现,她轻轻摘下一朵正开的鲜红娇艳的海棠花,别在耳后,年少的恋人早已出落高挑温和,女孩模样稚嫩,但一颦一笑间却带着蛊惑,好比她嘴下的痣。


头上带着海棠花的女孩冒冒失失的,牵着恋人厚实的手掌从山巅上一跃而下,乙骨忧太在那一刻闭上了眼睛,享受着和恋人在空中的下落。


脚下熟悉的感觉,像水泥公路,又像湿润的柏油公路,乙骨忧太再睁眼的时候,娇小的恋人正弯着暗绿的瞳孔笑吟吟的看着他...

一些烂饭,凑活凑活

有私设捏造

尽力还原原著性格了呜呜呜呜呜呜ooc请使劲冲我


乙骨忧太在蓝天白云下,在爱宕山上,身旁拥簇着海棠花,呼吸间萦绕着淡淡花香,突然间红裙女孩像是变法术般脸上带着笑容从海棠花中出现,她轻轻摘下一朵正开的鲜红娇艳的海棠花,别在耳后,年少的恋人早已出落高挑温和,女孩模样稚嫩,但一颦一笑间却带着蛊惑,好比她嘴下的痣。


头上带着海棠花的女孩冒冒失失的,牵着恋人厚实的手掌从山巅上一跃而下,乙骨忧太在那一刻闭上了眼睛,享受着和恋人在空中的下落。



脚下熟悉的感觉,像水泥公路,又像湿润的柏油公路,乙骨忧太再睁眼的时候,娇小的恋人正弯着暗绿的瞳孔笑吟吟的看着他,他才发现自己落到了水面上,下落触碰开的涟漪一圈一圈往外荡,但恋人仿佛悬空在水面,没惊起一丝水圈。


“忧太!我们一起去看烟花吧!”乙骨忧太的恋人祈本里香如是说道。


嗯,我们。


他还没来得及应声,祈本里香已经牢牢抓住他的手向着前跑,他一动身,惊动蓝天,搅乱白云。


他远远看见一个小木屋伫立在水面上,海棠树周围零零星星落着花朵,里香的目的地好像就是哪里,脚步轻快的少女一蹦一跳,拉着高出几倍的恋人,她嘴里哼着歌,旋律很熟悉,是忧太在医院经常听她唱起,哪怕离儿时的自己已经过去了十几年,他依然把这段旋律藏在脑海里,等待旧人唤醒。


几乎是一眨眼,刚刚蹦蹦跳跳哼歌的女孩此刻依偎在成熟的恋人身旁,他们一同抬头看见木制屋檐上悬挂着晶蓝色的风铃,下面吊着一张红色的长方形纸条,上面画着一个黑色的相合伞,伞下的名字似乎是主人认认真真一笔一划的写上去的,乙骨忧太没由来的眼睛湿润,干涩的喉咙带着沙哑的音质轻轻唤了声里香。


听起来就像马上要哭的样子,祈本里香伸手努力去勾恋人的脑瓜,对方一下会意俯身,祈本里香再次如愿以偿的摸上了恋人柔软的黑发,她看着乙骨忧太,四目相对,纤瘦的腿在空中荡啊荡。


“最喜欢忧太了!”


女孩的直球向来打得很快,乙骨忧太也毫不例外,这次听起来是真的要哭了。


“嗯!我也喜欢里香!也爱里香!”

   女孩瞬间满脸通红,像是冒着热气,乙骨忧太一笑,祈本里香更克制不住,嘴里不停念着最喜欢忧太,喜欢忧太,最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喜欢。


“里香,我好想你啊”年长的恋人突然像条狗狗蹭着爱人的手掌,祈本里香把手下滑,两只手堪堪虚抱住了爱人。


“我也一直很想念忧太!忧太要好好的生活,不可以让里香担心哦”


“嗯嗯嗯!绝对不会让里香担心的”顺着恋人的话走下去,乙骨忧太把头埋在恋人肩上闷闷的发声,握惯了刀柄磨出薄茧的双手轻轻抱住了他的宝物。



没抱多久,祈本里香像个泥鳅一样滑溜的逃出了乙骨忧太的怀抱,反而来到他身后用手挡住了他的双眼,再弯腰贴着乙骨忧太的耳朵说


“说好了要给忧太看烟花的,忧太不能悄悄睁眼哦”湿热的气息喷在耳廓,女孩乌顺的头发垂落几丝在恋人脸上带来微微的痒意。


乙骨忧太的脸上忽然红了起来,他却没有伸手抚掉发丝,任由女孩在一旁咬耳朵。


“忧太脸红啦?忧太真的是太可爱了!”


乙骨忧太绯红的脸因为恋人的话又红了一个度,“里香.....”原本漆黑的视线突然透出几分光亮,蝉在海棠树上此起彼伏的鸣叫,奏响夏日的乐章。


恋人的手一撤开,原本碧蓝通透的天空不知何时在蝉鸣中缀上万千星辰,墨兰的天空霎时绽放无数烟花,点点星光似乎垂落湖面又再次升空,红色的核心引爆的一瞬间无数粒子相撞,仿佛碰撞出一整个夏夜,爆炸声却极为默契,合着蝉鸣弹起里香来时哼着的歌曲,忽如一瞬春风来,海棠花卷着叶子连带原先别在她头上的海棠花一起洋洋洒洒的铺开在水面,木板。



祈本里香再次伸手环住乙骨忧太的脖子,黏糊的问他。



“忧太,好看吗?”


“只要有里香在,什么都是好看的”温和的少年带着不容置疑的坚定说出这句话,一瞬间湖面翻涌聚成水球调动了所有与他身后女孩相关的记忆。


“忧太真是太犯规了!”

这是最好的一次,女孩悄然垂泪,少年却不知不觉,突然絮絮叨叨的说起他的近况。


“嗯!忧太过的那么好,里香也就开心了!”乙骨忧太回头,突然身下木屋的地板消失他悬停在空中,恋人一瞬间长大,耳边别的海棠花不知道什么时候掉了,她来到乙骨忧太面前,眼带泪花,笑的甜蜜,就这么轻飘飘的凑近她容易害羞的恋人轻轻吻在他的唇。


脚下又有了实地,等乙骨忧太双腿完全站立时他发现他已经回到了爱宕山。


传说在爱宕山上会邂逅一辈子的恋人,乙骨忧太发现恋人正飘飘然向前离开,这一次没有再抓住他的手。


“忧太,再见啦,不准太早过来,多替里香看看外面的世界好吗?”



乙骨忧太依然没有回答的时间,他马上想伸手拉住前往彼岸的恋人,却扑了个空,他抓不到里香,惊恐睁开双眼的乙骨忧太保持着伸手的姿势,隐隐约约抓住了些什么,他摊开掌心,恋人梦里戴着的海棠花却出现在手里



昨天晚上没有关窗,早晨的风吹进窗户撩动窗帘带来一屋子的光影分明。



*一些碎碎念念

独眼猫说里香没有多少自主意识像是在梦里,那就请里香到忧太梦里做客吧


终于有标题了,泪目,俺写的不是很好欢迎妈咪们来捉虫来一起喜欢纯爱组吧呜呜呜呜呜呜呜*鸽鸽磕头


听了红豆的鬼畜《今夜我能不能到你梦里》和《人生苦短》十分纯爱

大概率.....会再写两章吧哈哈


哈哈。哈哈。Q.q

森罗X陶子

于是冒出三个骨子哥(???)


摸鱼草画。不要介意。

于是冒出三个骨子哥(???)


摸鱼草画。不要介意。

森罗X陶子
画了里香也少不了骨子哥。 纯爱...

画了里香也少不了骨子哥。

纯爱组我爱了——

画了里香也少不了骨子哥。

纯爱组我爱了——

森罗X陶子

两个版本里香。

纯爱好上头,爱了。

两个版本里香。

纯爱好上头,爱了。

咖啡因重症患者

来磕点纯爱,里香真的太可爱了!!

由于板子不在身边,指绘空窗期又太长了,所以画的可能有点粗糙。

来磕点纯爱,里香真的太可爱了!!

由于板子不在身边,指绘空窗期又太长了,所以画的可能有点粗糙。

Mmmmar
【授权转载】 twi:WAON...

【授权转载】

twi:WAON(@on_waon)

🈲未经授权二传二改商

【授权转载】

twi:WAON(@on_waon)

🈲未经授权二传二改商

Mmmmar

【授权汉化】

twi:橘宏季(@16_Tachibana)

pixiv:橘宏季(🆔76653506)

翻|GENE

嵌|matang

🚫二传二改商

请支持作者❤️ ​

【授权汉化】

twi:橘宏季(@16_Tachibana)

pixiv:橘宏季(🆔76653506)

翻|GENE

嵌|matang

🚫二传二改商

请支持作者❤️ ​

森罗X陶子
真是失礼啊,我们可是纯爱啊——...

"真是失礼啊,我们可是纯爱啊——"


乙香太好可了——

"真是失礼啊,我们可是纯爱啊——"




乙香太好可了——

Sikaaaaaaaaaaaaaa

玫瑰之吻

是圣诞节发来着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导致现在才发出来()(还是ooc了)

短,真的短。烂,也真的烂(大家看个乐就好)

——————————————————————

夕城有一种独特的玫瑰,每年的第一天便早早的结出了花苞,等待着相爱的人们将它唤醒。双方爱意越强烈,开出的玫瑰越多。玫瑰无论是否开放,都会在平安夜的第一声钟声响起时凋落,化作来年的养料……


“对了,还有这束来自以色列的绿玫瑰……”店员转身从背后的货架上取下一束玫瑰,“它也有一个美好的故事……”“呃,谢谢,不用麻烦……”黑发少年一边摆着手一边向后退去,“不用的,已经挑好了。"捧起放在店门口、早已预定好了的玫瑰,冲出了店门,...

是圣诞节发来着但是由于各种原因导致现在才发出来()(还是ooc了)

短,真的短。烂,也真的烂(大家看个乐就好)

——————————————————————

夕城有一种独特的玫瑰,每年的第一天便早早的结出了花苞,等待着相爱的人们将它唤醒。双方爱意越强烈,开出的玫瑰越多。玫瑰无论是否开放,都会在平安夜的第一声钟声响起时凋落,化作来年的养料……


“对了,还有这束来自以色列的绿玫瑰……”店员转身从背后的货架上取下一束玫瑰,“它也有一个美好的故事……”“呃,谢谢,不用麻烦……”黑发少年一边摆着手一边向后退去,“不用的,已经挑好了。"捧起放在店门口、早已预定好了的玫瑰,冲出了店门,左手中指上的戒指在阳光下一闪而过。


乙骨忧太怀抱着玫瑰,向一条小巷中奔去。

足够相爱才可是玫瑰开放……

“去试试吗?”一阵风刮过,将地上的积雪卷起些许,吹乱了少年的发丝。“试试嘛忧太”乙骨忧太侧过头将手中的玫瑰递去:“里香,怎么出来了。”像是早以预料一般。黑色的咒灵攀附在乙骨忧太的肩头,口中咀嚼着刚才的玫瑰:“想出来了所以就出来了嘛~”吐出的气息中夹杂着细小的花瓣碎片,庞大恐怖的黑色生物却用着十二三岁少女的声音说话:“来玩捉迷藏怎么样?”

不等少年回答,便跃上了一旁的屋顶,消失在视野中。

“真是……”乙骨忧太叹了口气,追了上去。


玫瑰园门口。

“就剩下这个玫瑰园没去了。”乙骨忧太鞠身扶膝,喘着气。

进入玫瑰园,却又是另一幅景象:被修剪得整整齐齐的花丛中间零散的立着一些人,看样子应该是情侣。一部分玫瑰在暖黄色灯光的照耀下开着米白色的花朵,而更多的却是紧闭着的花苞。

“里香?”站在入口处的少年仿佛在确认着什么,又抬起了左手,吻上了中指上的戒指。

刹那间,大片大片的玫瑰绽放在众人面前,不远处的一对情侣激动的拥抱着,却又意识到这并不是自己所唤醒的,于是又将不光投向了那名白衣黑裤的少年。

空中闪烁着细碎的光点,香气浓烈了起来。不远处的教堂传来了孩子们的歌声,合着新年的钟声一同奏响玫瑰凋零的乐章。

才开放不久的玫瑰化作粉尘,洒落在走道两旁的落叶堆里。看不见的咒灵穿梭在顶棚的灯架上,唱着不知名的曲子。


“最爱~乙骨~谁也不知道~谁也看不到~”

——————————————————————

(其实应该写成开头的绿玫瑰的……毕竟里香死得早()……但是那样的话又得推掉重写……但是又很舍不得这篇于是就没改(。)大家就将就着看看吧)

纯爱百分百

【乙香】无题

时间线有点混乱

短打

乙骨忧太 x 祈本里香

基本是祈本里香回忆录,有私设捏造注意

角色归属独眼猫,ooc归我。


女孩的童年是烧茄子,医院,和乙骨忧太。


祈本里香不喜欢奶奶烧的茄子可以称得上是作呕,但是她奶奶保持着对她的痛恨如果她什么都不吃那么就什么都别吃,被迫早熟的祈本里香已经学会不那么生涩的运用外貌获取大人们的“同情”


祈本里香六岁,不喜欢大人和奶奶烧的茄子。


祈本里香的房间不算小也不怎么单调,得益于祈本里香的改造,一个衣柜一个床,和一面小镜子,小小的窗户后来被女孩精心装上红色窗帘,床和衣柜中间是一个小书桌,镜子就在上面,最大...

时间线有点混乱

短打

乙骨忧太 x 祈本里香

基本是祈本里香回忆录,有私设捏造注意

角色归属独眼猫,ooc归我。



女孩的童年是烧茄子,医院,和乙骨忧太。




祈本里香不喜欢奶奶烧的茄子可以称得上是作呕,但是她奶奶保持着对她的痛恨如果她什么都不吃那么就什么都别吃,被迫早熟的祈本里香已经学会不那么生涩的运用外貌获取大人们的“同情”


祈本里香六岁,不喜欢大人和奶奶烧的茄子。


祈本里香的房间不算小也不怎么单调,得益于祈本里香的改造,一个衣柜一个床,和一面小镜子,小小的窗户后来被女孩精心装上红色窗帘,床和衣柜中间是一个小书桌,镜子就在上面,最大的一格抽屉被里香称其为储物柜,老旧发霉的木衣柜被移到木门旁边,冰凉的木质地板被里香铺上了一层小毯子,不能算是温馨但是有了人的温度的房间。


母亲在出生时不久就撤手人寰,父亲几近崩溃,在一个微凉的春雨天,腐烂很久的母亲被父亲带着她一起上了山,询问她要一起走吗,得到否定回答后怒扇了祈本里香一个巴掌,又哭着对她已经腐烂生蛆的母亲哭着说抱歉他不是有意要打她的,只是生气了,母亲一定被这种爱压的喘不过气来吧,祈本里香在角落缩成一团,胡乱的想最后的最后,祈本里香从惊恐到诡异的平静,目睹了爱的自私扭曲,产生了由血缘为枢纽的爱的本质,父亲和母亲携手坠崖,祈本里香获救。



本就对她冷的的奶奶得知父亲母亲双双失联后像是疯了一样歇斯底里的指控她,是恶毒的魔鬼,是上辈子的讨债人,是披着羊皮的恶狼。


她只需要面露惊恐的呆呆流下眼泪,周围人马上就会替她出头制止,连警察也蹲下身抱了抱她好像在安慰。


祈本里香,内心毫无波动。



如果祈本里香的童年除了这些以外还有什么,那就是医院,和乙骨忧太了



从山上回来后被安排在医院疗养,她一个人孤零零坐在病床上对着外面葱郁的樱花树发呆时,风吹动纱帘,也吹动女孩的秀发,她一转头就看见了她这辈子都不会忘记的存在,看见了她这辈子都不愿放下的人,看起来扎手其实软软的毛发,宛如碧潭般的瞳孔正目不转睛的盯着她看,好像有些寂寞的小孩独自拿着药水瓶颈,露出了一个相当灿烂的笑容,属于被爱着长大的孩子的笑容,祈本里香心里一瞬间说不出的羡慕,和莫名其妙的喜欢。


医院比家里压抑的气氛好了太多,她不想太早离开,总是赖着说还是不舒服,医生护士们总是由着她,或许不仅是因为家里,后面更大原因是那个男孩,乙骨忧太。


那是祈本里香最快乐的童年,不必再向大人讨好卖乖,也不必再听奶奶烦人的咒骂和难吃的烧茄子。


她只需要在医院休息,好心的年轻的护士小姐总会带来好吃的东西,有时候还会和她聊天,从来没有想过从她这里获得什么,就像忧太。


不过忧太悄悄的获得了一个东西,祈本里香的爱。


在祈本里香眼里,忧太是小小只的,看起来,是很脆弱的。祈本里香早早的成长也锻炼了她感受情感的能力,遭受肺炎折磨让她十分心疼她的忧太,所以她只要一有空就会偷偷跑到忧太病房,两个孩童终于在孩童的年纪露出了该有的笑容的活泼。

忧太经常带着她去玩,很多时候是忧太纵容着她,她好喜欢忧太从一开始就喜欢。



祈本里香最大胆的一件事,在奶奶外出的时候悄悄溜进父母房间偷出了属于母亲的戒指,仗着奶奶不会主动去看父母房间的东西,祈本里香几乎是一拿到就马上让原来的东西物归原样,再拿出戒指揣进口袋,带上一直积攒的零花钱,祈本里香在忧太生日的最后一天买到了她喜欢的颜色的盒子,接着虔诚的把戒指放了进去,等待明天的到来,丝绒材质的红礼盒静静的呆在女孩的储物箱。



她一大早就起了床,在衣柜里挑挑拣拣从洗的发旧的衣服里找出还算不错的红色长裙再穿上黑色小皮鞋,她对着镜子笑了一个。



“忧太和里香,以后要结婚”送出戒指后发自内心的想法毫无顾忌的袒露出来,她试探着男孩对她的喜欢,几乎是下一秒男孩笑着说“好,忧太和里香以后要永远在一起”


“忧太,最最最喜欢喜欢喜欢喜欢你了!!!”


“我也爱你!里香!”


永远,到底是多久?


祈本里香尚且不知。


在后来,她如愿以偿的跟忧太一起上学,即便是后来被奶奶发现戒指失踪后差点打死她,祈本里香依然觉得很好,有忧太就行了,她最喜欢忧太了。



这个世界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因为里香和忧太以后会永远在一起,小学的课桌上被刻上了好几把相合伞名字都是忧太跟里香。


爱上一个人很奇妙,理由没有逻辑,或许是一次意外拥抱,或许是忧太和里香相似的绿瞳,或许,是忧太与里香的互相喜欢拯救了对方。



永远?是多远?祈本里香无从考证,只是在一个平静的下午,她就停留在了原地。



女孩的童年结束了,第一次结束,六年后再次结束


但她永远爱着她的忧太。

纯爱百分百

【乙香】无题

乙骨忧太 x 祈本里香

有微凉私设

短打

可能会ooc谨慎。


少年不愿面对恋人灰白的照片,和冰冷的墓碑,愧于献上一只花。


祈本里香离开第一年,乙骨忧太第一次来到异国,他平静的接受着眼前的一切,好像没有什么变化,身边的人在他离开前有意无意希望他放下,五条悟老师更是很直接的说出“为什么不去那个地方见见她呢”他听到这话的时候内心涌起悲凉的洪流,温和的少年只是在夜深人静拉开窗帘一角,月色得以入户照出少年寂寞的影子,白天总是一副和蔼面孔好好先生的乙骨忧太,在夜晚为离去的爱人流了一整夜一整夜的泪,月辉偶尔轻轻的罩上一层微光,连同爱人的微笑在记忆里慢慢淹没。...

乙骨忧太 x 祈本里香

有微凉私设

短打

可能会ooc谨慎。




少年不愿面对恋人灰白的照片,和冰冷的墓碑,愧于献上一只花。


祈本里香离开第一年,乙骨忧太第一次来到异国,他平静的接受着眼前的一切,好像没有什么变化,身边的人在他离开前有意无意希望他放下,五条悟老师更是很直接的说出“为什么不去那个地方见见她呢”他听到这话的时候内心涌起悲凉的洪流,温和的少年只是在夜深人静拉开窗帘一角,月色得以入户照出少年寂寞的影子,白天总是一副和蔼面孔好好先生的乙骨忧太,在夜晚为离去的爱人流了一整夜一整夜的泪,月辉偶尔轻轻的罩上一层微光,连同爱人的微笑在记忆里慢慢淹没。



“喂乙骨,我说你啊,戒指都不合手了吧”米格尔在平平无奇秋季的早晨挑起这个话题,青少年抽条很快,仅仅大半年的时间,之前还勉强合手的戒指,现在已经勒着手指的肉泛红了,乙骨不得去在意一下被戒指勒红的手指“啊这个啊”乙骨忧太笑了笑“是妻子送的,不好摘下呢”米格尔完全不知道乙骨忧太的故事,他只知道五条悟说过好好跟着他就行了,出于成年人爱护幼崽的心态,他敏锐的感觉到乙骨的状态有些不稳定,“既然这样,那不如摘下来用绳子绑在脖子上吧,你妻子看到你的手指勒红变形还心疼的不得了吧”乙骨忧太呆呆的嗯了几声,他又想到里香送他戒指的时候了“再说了,这样下去戒指会烂掉的吧”米格尔咬了口三明治,伸手指了指那个样式极为单调的戒指,乙骨忧太才回神听到


【会坏掉的】



戒指会坏掉,记忆也会慢慢沉淀,乙骨忧太的眼泪猝不及防的掉了下来,冥冥中一股柔软蹭过他的脸,米格尔被乙骨忧太突如其来的泪水吓得一时间说不出什么话,连口中的三明治都忘记了咀嚼


“啊...抱歉”乙骨忧太情不自禁的落下了泪明显给面面前人带来了些惊吓,随后他擦掉眼泪笑着说“想起来一些事情,前辈请把今天的任务清单交给我吧”



下午四点,乙骨忧太执行第三项任务,【祓除沙园墓地的特级咒灵】由悔恨和不甘懊悔各种死前负面情绪产生的特级咒灵,带着死亡的压迫感盘旋在墓园之上,乙骨忧太远远见到这个咒灵,简直像被烧死淹死吊死的人所合成的东西,乙骨忧太下意识撇过头,他分明的绿瞳中咒灵丧失了半个脑袋,是像车祸一样。


他并不想回忆。



里香,要开始了”乙骨忧太穿过米格尔的帐,亲吻了挂在脖子上的戒指。


虽然名为死亡但是不想死亡的咒灵衍生出不少低级咒灵向着背刀的少年冲去,他只是抽出背后的太刀一挥竟灭了大半,始终不愿直视咒灵的乙骨忧太一瞬间想明白不过是咒灵,抬头一瞬间跳起挥刀向着支撑咒灵的根砍去,它原地腾起飘向少年后方,伸出变形的双手发出意义不明的哭叫聚成一股漩涡狠狠地向少年背后袭去,电花火石间少年空中侧身举刀回首劈去,诅咒尖叫着闪躲,下意识和习惯是不会骗人的,他再一次叫出了里香的名字,同时以此为名的复制品出现并呆愣的问出“怎么啦”一瞬间激动痛苦悲伤的心情复杂的揉在一起,他的太刀以此负上深厚咒力一击必杀!


“真的不想死啊”“好后悔好后悔”“只是想再见见他”

名为死亡的诅咒被祓除瞬间迸发的负面情绪如潮水卷来


好喜欢他,好想再他


乙骨忧太的眼睛瞬间睁大伸手去抓却只抓到缕黑烟。




战斗结束,帐被撤下,乙骨忧太静静的看着墓园中笑的恬静的女生,虽然照片灰白但是仍看得出来温柔的少女,不认识的名字却让他联想里香。




车祸发生后他无法接受,直到从血泊中出现一双手紧紧抓着他的腿,他才从浑身冰冷中反应过来,里香,不是在这吗,随后他被赶上来的大人抱走,里香也藏进影子里,从里香成为咒灵开始到结束的六年,他都没有去过里香肉体休息的地方,下葬的的时候他也不知道,家里人为了不刺激他偷偷埋葬在了一个地方。



他现在才想起来,好像从来没有为爱人献上一朵花,眼前少女的墓碑旁却有一朵娇艳欲滴的蔷薇花。


他愧于见爱人,以致为此不愿承认死亡不愿献上一束花。


森罗X陶子
整点纯爱,私心乙香。

整点纯爱,私心乙香。

整点纯爱,私心乙香。

废岛
纯爱战神是你吗(幻视)

纯爱战神是你吗(幻视)

纯爱战神是你吗(幻视)

阳光lemon

我抱着手机哭了半天,不要刀我!

我听说作者在采访里被问道,乙骨以后会不会喜欢别的女孩子的时候,说的是大概会有吧。

这是真的吗?我就想问问大家有真到的吗?我为乙香哭了一个下午了,现在想着乙骨可能会喜欢别人,特别焦灼,有人知道答案吗?

我听说作者在采访里被问道,乙骨以后会不会喜欢别的女孩子的时候,说的是大概会有吧。

这是真的吗?我就想问问大家有真到的吗?我为乙香哭了一个下午了,现在想着乙骨可能会喜欢别人,特别焦灼,有人知道答案吗?

云纤歌

【自汉化】咒术回战0 剧场版特典小册子

首页和目录

角色介绍 

访谈 

请告诉我!芥见老师 

特典漫画 

没汉化的5故事板和6简要回顾 故事板太草了 我能截出八百个表情包

这小册子实在是太厚了!孩子孤陋寡闻第一次见这么厚的特典!将近80页!!!跟同学一起@淋雨的风 汉化得人都快死了… 

还有!快去听ed逆梦——!超级无敌绝赞好评!!!KingGnu我滴超人乐队!听过的都说🔪(。 ́︿ ̀。)...


【自汉化】咒术回战0 剧场版特典小册子

首页和目录

角色介绍 

访谈 

请告诉我!芥见老师 

特典漫画 

没汉化的5故事板和6简要回顾 故事板太草了 我能截出八百个表情包

这小册子实在是太厚了!孩子孤陋寡闻第一次见这么厚的特典!将近80页!!!跟同学一起@淋雨的风 汉化得人都快死了… 

还有!快去听ed逆梦——!超级无敌绝赞好评!!!KingGnu我滴超人乐队!听过的都说🔪(。 ́︿ ̀。)


⚠️首发于贴吧和lof,仅供学习交流,严禁用于商业用途(´・_・`)不要二传二改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