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九公主

10360浏览    311参与
亓将离.

冥九‖驸马爷是个玩火的

少锦同人文  

冥火僧x九公主.(邪教慎入)

短篇,不知道有没有下一章,ooc属于我,垃圾文笔.


疫情期间在家没事干,刷国漫的时候看到了少年锦衣卫,一连刷完两季,感觉这冥九对好萌啊啊啊啊,可惜太冷了,自己割肉吧.


—————————————————————————


(1)


朱延婍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三盗的盛名,这几位一直都是官府通缉榜上的常客,尤其是那冥火僧,他不同于白衣如画仙人之姿的段云,也与那雌雄莫辨阴阳怪气的花道常毫不相似,这秃驴可实实在在的是个杀人如麻泯灭人性的主.


世人眼中的三盗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可朱延婍不这么觉得,谁能想到...

少锦同人文  

冥火僧x九公主.(邪教慎入)

短篇,不知道有没有下一章,ooc属于我,垃圾文笔.


疫情期间在家没事干,刷国漫的时候看到了少年锦衣卫,一连刷完两季,感觉这冥九对好萌啊啊啊啊,可惜太冷了,自己割肉吧.


—————————————————————————


(1)


朱延婍在很小的时候就听说过三盗的盛名,这几位一直都是官府通缉榜上的常客,尤其是那冥火僧,他不同于白衣如画仙人之姿的段云,也与那雌雄莫辨阴阳怪气的花道常毫不相似,这秃驴可实实在在的是个杀人如麻泯灭人性的主.


世人眼中的三盗作恶多端,人人得而诛之,可朱延婍不这么觉得,谁能想到金枝玉叶的九公主会羡慕这一位位梁上君子呢,她早就厌倦了这宫墙里的生活,皇宫于她而言不过是一座牢笼,憋的人难以呼吸,她着实的羡慕闲云野鹤般逍遥自在的生活.


九公主到底是孩童心性,她竟想逃离这座皇宫,可她又怎能逃出去呢,上有锦衣卫下有东西厂,她便是插了双翅膀或是习得通天本领,都能被南镇抚司的火铳打下来抓回去.


九公主是真真的羡慕那三盗,未曾想过有一天,她竟真的逃了出去.


阿九站立在房檐之上望着底下一袭紫衣的锦衣卫,还有些愣神,没怎么缓过来,阿九打量着她身侧的这位白衣段云,当真如凡间所讲的那般公子如玉,不染纤尘.


不得不说这段云还真是胆大包天,夜闯皇宫偷盗至宝,这可够他死上几回的了,株连九族都不为过,哦,虽然不知道段云有没有九族.


显然段公子今夜在南镇抚司手里没讨到好,想出宫门定是有些困难,阿九这时候理智断了弦,她想试试.


“你...你是何人.”


“草民段云.”


(2)


“大胆贼人——挟持公主可是死罪——”


阿九竟真的借着段云的手逃了出来,她瞧见了许多从未见识的事物,像个小孩一样,对这世界充满好奇,什么都想瞧瞧看看,见什么都觉得新鲜逗趣.


阿九坐在小河上边的石阶上,手中握着一根糖葫芦,一口一口的吃着,双腿轻快的在空中来回晃悠,看着河对街成双成对的夫妻,她突然想到了招选驸马一事.


她明年就要及笄了,皇兄却现在就要她物色驸马人选,可她觉得那些世家公子都过于庸俗,无才无华而且长得也不好,根本入不了她的眼.


要说有什么人能让九公主称赞一声,也只有那江湖中的那几位,想到这,阿九的眸子就盯上了段云.


段大哥人确实不错,武功高强,相貌英俊,心性高雅,为人善良正直,宛如一朵雪莲,真是应了那句公子世无双,可阿九总觉得段云过于虚幻,给人一种似有似无的感觉,他就像泡沫幻影一般,看不清也握不住,一点都不实在.


(3)


阿九脑袋迷迷糊糊的,恍惚间就感觉自己在云上飘着,伸手摸了摸,摸到的是又硬又粗糙的皮肤,就好像一只被拔了毛的老鸭子.


这下子阿九清醒了点,脑袋也没那么昏了,只感觉自己正被什么人扛在肩上走着,男人肩膀上的骨头膈的她肚子疼.


阿九瞪了瞪眼睛,使劲挣扎了起来,小手猫挠一样拍在男人的后背上,一双腿也用力瞪着,可惜这点力气对于这人来说就跟挠痒痒一样.


“大坏蛋你放开我!!”


“放开我!”


“你快放开我!”


发生什么来着,得好好想想.


段云带着九公主玩到了鬼街这儿,公主孩童心性,玩得开心吃的乐呵,就赖在鬼街不走了,这边正自在呢,也不知是何缘由,涌进来一批锦衣卫,一声声枪响,一下下刀子刺入皮肉的闷声,鬼街上染了一片血色,先前的人声鼎沸车水马龙不复存在.


九公主好像被吓到了,她自幼便是在宫中被娇生惯养的,是一朵被呵护在温室里的花朵,是精心照顾的金丝雀.她从未见过这般血腥的景象,也未曾见识过这丑陋的人间地狱.


阿九浑身颤抖着,最终还是救出了那卖丸子的老板,可先前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在她眼前逝去,她却什么都做不了.


“本宫玩累了,送本宫回去.”


“遵命.”


再之后呢,她就被一个凶神恶煞的和尚轻而易举的给掳了过来.


(4)


阿九一顿挣扎无果,索性就放弃了挣扎,解锁了话痨属性,胆子大的拿手指戳着和尚肩膀的肌肉,挺有弹性,蛮好玩的.


“大和尚,我好饿!”


“我渴了”


“你杀了那么多人,就不怕遭报应吗.”


“走了这么久了,你不累我还累呢,可怜我这弱女子.”


“和尚我都一晚上没喝水了”


其实阿九知道绑了自己的人是谁,三盗之一冥火僧,她曾经见过这人的画像,扛着她这么久了,要是想对她动手早就动手了,留着她肯定是还有用处的.


“哼,那就去前边喝口茶吧.”冥火僧放下阿九,女孩险些没站稳摔倒在地,好在她反应快,抓住僧人的手掌没倒下去.


冥火僧微微皱眉 抽回了手,没说什么.


阿九也没矫情,转身就往茶铺跑,看见桌子上趴着几个人,凑进了些准备求救.


“救——”求救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瞧见几人眼眶乌黑面色青紫.


嘶,前有狼后有虎,阿九怔了一下,之后利索的转身就往回跑,一下子就撞在了一堵肉墙上,男人比她高出一半身子,满满的都是压迫感.


“你这点花招还敢在佛爷面前耍.”


阿九看是冥火僧,一溜烟的就躲在这僧人身后,只漏出一双眼睛,小手紧紧的握着男人的大掌.


僧人脚步顿住了,女孩躲在他身后害怕的握着他的手掌,他心底突然腾起一种怪异的情绪,这是什么意思?他被一个小丫头调戏了?可笑!


“你和佛爷作此形态为何?”


阿九声音有些颤,腾出一只手指了指前边的几具尸体,“那里..好多死人.”


阿九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明明身边有着比那几具死尸更可怕的人存在,她却不怎么害怕,还有几分安全感.


冥火僧眯了眯眼睛,踢了踢倒在地上的具尸体.


死的没多久,但是一看就知道死前定是备受折磨,手段残忍.


“和尚要去哪里?”


身后突然传来声音,和尚拉着阿九转了身.


是段大哥!


“你是来劫人还是来劫天书的?”


“那又有何分别?”


阿九站在和尚身侧悄悄地握着小拳头,口中振振有词,“段大哥快救我...这和尚整天就知道跑跑跑,我都快累死了...”


和尚凉凉的瞟了阿九一眼,她捂嘴噤了声.


哼,凶什么凶.


阿九见两人怒气跋扈的样子,好像快要打起来了,阿九轻轻咬着下唇,悄悄的向旁边挪步,这时候不遛岂不是傻子?


“这就交给你了,佛爷带着人先走一步了.”


阿九顿住了脚步,见前方还有一道黑色的身影,这贼和尚还有同伙,要遭.


公主殿下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自己瞬间腾空,妈耶,她飞了.


“段大哥——”


“妖僧休走——”


可惜段云被眼前这女子死死缠着,追不上冥火僧的步伐,只望见两人越行越远,段云懊恼的叹了叹气.


“我不走了!累死我了!”


阿九狠狠的跺着脚,她都跟这和尚走了一个时辰了,也不知道要去哪,她都快累死了,更何况这还下着雨,虽然不大,但也是浇的人浑身难受,九公主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吃过这样的苦.


这姑奶奶闹了一路了,一直吵吵着累,冥火僧也被她闹得有些烦,他双手环胸,居高临下的看着九公主.


“不走就扔下你喂狼吧”


“我不管,我要你背着我走.”


僧人握了握拳,那人说要把九公主带过去,可没说要活的死的.


阿九撅着小嘴,一脸不满的瞪着眼前的和尚,空气中都弥漫着一股火药味.


“啊!——”


女孩一声尖叫,在林间远远的回荡着.


(5)


阿九手中拿着个大大的荷叶,高高的举在头顶,正坐在冥火僧的左肩上,九公主本就身材娇小,更何况这和尚远比常人身材高大,阿九坐在他肩上,就好像猫咪遇到老虎一般.


也不知道冥火僧带着肩上的小猫咪行了多远的路,雨也渐渐的停了.


阿九无聊的揪着荷叶,轻轻踢了踢和尚的胸膛.


“喂——”


“又想如何?”


“大和尚我饿了,我要吃东西.”


僧人冷哼一声,没理会她,可肩上的小姑娘又开始闹了,一会摸摸他的光头,一会动动他的佛珠.


“大和尚你头好圆啊.”


“这佛珠是什么做的呀,一股火药味呢.”


……


冥火僧停下了脚步,无可奈何的把目光望向远方正在觅食的小鹿.


这下好了,和尚左肩坐的是九公主,右肩扛的是梅花鹿.


又走了一段路,两人来到一座废弃的寺庙,寺庙旁边就是一条小河.


“大和尚,我身上脏死了,我要洗一洗!”


“你以为这是在皇宫?”


阿九委屈的吸了吸鼻子,眼睛水汪汪的,“我以前在皇宫的时候…皇兄可疼我了,我长这么大.......都没人欺负过我呜呜呜………”


冥火僧已经没脾气了,走到小河边给阿九放下,“只给你半个时辰.”


阿九搓了搓手,“你..你转过去,不许偷看!”


冥火僧鄙视的瞧了瞧阿九的胸部,“也没什么好看的.”


“你——”阿九发觉自己被鄙视了,可谁让她打不过这妖僧呢.


阿九脱下了衣服后泥鳅一样钻下水,一个转身发现那和尚去而复返站立在河边,手上还窜着火焰,她连忙把身子藏在水里.


冥火僧刚刚靠在一棵树边,背着小河,余光瞥见九公主换下的衣服湿漉漉的,想起之前九公主衣裳被雨水打湿后勾勒出的线条,眸子暗了暗.


“你..你干嘛.”


和尚闭着眼睛没看她,“衣服给你烘干了,佛爷在庙里等你,别耍那些花招,林子里晚上可都是狼.”


说完,和尚就迈着步子进了寺庙.


阿九嘟了嘟嘴,凑近河岸边,摸了摸自己的衣服,确实已经干了,还存着一丝温热.


她感觉和尚其实没那么坏.


(6)


庙内正中央的垫子上盘腿坐着一僧人,僧人手握佛珠,眉头微微皱着,嘴中念着些什么,习武之人耳力极佳,更何况是他这样的高手.


他听见女孩泼水在身上哗啦哗啦的流水声,还有她那欢快的笑声,他不知为何脑子里就闪过了女孩白哲如玉的肌肤,和她躲在自己身后可怜的模样,好像被他给欺负了一样.


那可怜的模样真的很想让人欺负她.


冥火僧不知今日为何心境如此浮躁,在这念了半天的佛经竟没半点用处,他丹田运转开始打坐练功.


将近一炷香的功夫,僧人突然睁开了眼,手掌捂住胸口,吐出一大口鲜血.


说起来真丢人,堂堂冥火僧竟然能被个还没及笄的小丫头扰的险些走火入魔,功力尽毁.


奶奶个熊.


阿九一回来就见那僧人盘坐在佛像前,背对着她,看不清神色,阿九瘪瘪嘴,随便的坐在了草席上.


“我饿了.”


“你旁边不就是头鹿吗.”


“本宫不爱吃鹿肉”,其实是她不会做.


和尚咬了咬牙,打鹿的时候怎么没见你说,存心惹他呢.


冥火僧也没管那么多,从腰间抽出个匕首处理了那鹿.


最后阿九含泪吃了小半只烤鹿肉.


晚间.


和尚依旧是面不改色的盘坐在佛前念经,一晚上没怎么动过.


阿九只觉得夜里的冷风刺骨,搓了搓肩膀,凑向冥火僧.


“大和尚,我好冷哦.”


冥火僧手掌一伸,就见从庙门口飞过来几块木头和树枝.


之后也不知道和尚怎么做的,指尖窜起火焰 点燃了木头.


“哇——好神奇!”阿九眨着大大的眼睛,眼中满是惊叹.


僧人轻哼一声,言语间都是他不自觉的得意,“这算什么,不过是些上不了台面的小招数.”


“切..”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火烧的太暖和了,阿九感觉到了几分睡意,没多久就在一旁的草席上沉沉睡去.


公主是个睡觉不老实的,翻来覆去的滚到了和尚身边,本来洗好的衣服又变得脏兮兮的.


和尚打坐完突然发现自己腿边躺着一团粉色,打眼瞧了瞧,这寺庙里也没别人,除了九公主还能是谁.


冥火僧难得的懂得了点怜香惜玉,单手搂起阿九,放倒在厚厚的草席上,刚要抽出手,就被阿九拽了下来,女孩迷迷糊糊的抓着和尚的手掌,总觉得脑袋底下空空的,皱着眉毛枕在了这粗糙的手掌上,小脸贴在上边,白哲细嫩的肌肤和这粗糙且满是伤疤的手掌格格不入.


大和尚僵住了,反应过来后一下子抽出了手掌.


“阿弥陀佛...”


(7)


房间内富丽堂皇,玉床上红帐围绕,两抹身影在床上翻云覆雨,女孩面色绯红,一声声娇吟格外动听,情到至深处,男人低吼一声,身下的小姑娘念出一个名字.


“大和尚~”似娇吟也似叹息.


冥火僧睁开双眼,从这荒唐的梦中惊醒,额上还有些许细汗,出生喘息着.


手掌抚上额头,用力拍了拍,而后起身对着佛像念了几句经文,平复了心情.


“罪过、罪过.”


真是荒唐,和尚这样想着.


阿九是被冷风吹醒的,好像掉进了寒冰地狱一样,浑身都冷冰冰的.


旁边的火堆早就灭的差不多了,只剩些许火星还顽强的闪着微光,阿九望了一圈,不见那和尚,起了身跑到庙门口四处望着.


天还没亮,一轮圆月还挂在上空,阿九听见远处传来一声声狼嚎,反射性的后退几步,心生恐惧,手掌哆哆嗦嗦的不知道放在哪.


“大和尚!!你跑哪去了!”


“大和尚!呜呜呜我好怕.”


阿九的声音都有些飘,想大声呼喊都喊不出来.


耳边又是几声狼嚎,阿九怕的不得了,虽说和尚也恐怖,但是他不吃人啊.


阿九这时候突然听见一阵哗啦啦的水声,看向出声的地方,隔着林子隐隐约约能瞧见个身影.


阿九宛如得救一般的跑了过去,边跑边喊着和尚的名字.


“大和尚!”


“大和尚!”


“大——”和尚两字还没喊出来,阿九愣住了,先前的恐惧一瞬间消失殆尽,楞楞的盯着前边的和尚.


只见一位身影靠坐在河中的石头边,听到身后的脚步声后,这人从河中站起,转身看向来人,阿九一眼望去的便是那精壮有力呈小麦色的胸膛,之后鬼使神差的视线缓缓下移,望向那处时是彻底的傻了.


果然,冥火僧不光是身高异于常人,连那处都与凡人不同大小.


“你..你耍流氓!”






若水君之

「少年锦衣卫」九公主和方雨亭,你最喜欢哪种风格的女子

若水君之

好久不追《少年锦衣卫》了(可能会有些错误,欢迎指出哦)一直想问各位朋友九公主朱延婍与锦衣卫方雨亭。这两位个性,脾气不同的女孩子,你更喜欢哪一位呢? 个人认为两人风格不同,我都喜欢,容貌上喜欢九公主,性格上喜欢侠骨柔情的方雨亭,那么接下来就看诸位读者的看法啦:

(一)娇艳欲滴,俏丽可爱的九公主。 

九公主,明英宗的女儿,现任皇帝明宪宗朱见深的妹妹。曾因天生异瞳惊吓得母妃将刚刚出生的她摔在地上,之后母妃对她也是不管不顾。一时间给九公主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不过九公主并没有因为这些事情变得郁郁寡欢,她还是一副喜欢恶作剧,微微毒舌,俏皮可爱的样子,她...

若水君之

好久不追《少年锦衣卫》了(可能会有些错误,欢迎指出哦)一直想问各位朋友九公主朱延婍与锦衣卫方雨亭。这两位个性,脾气不同的女孩子,你更喜欢哪一位呢? 个人认为两人风格不同,我都喜欢,容貌上喜欢九公主,性格上喜欢侠骨柔情的方雨亭,那么接下来就看诸位读者的看法啦:

(一)娇艳欲滴,俏丽可爱的九公主。 

九公主,明英宗的女儿,现任皇帝明宪宗朱见深的妹妹。曾因天生异瞳惊吓得母妃将刚刚出生的她摔在地上,之后母妃对她也是不管不顾。一时间给九公主造成了很大的心理阴影。 

不过九公主并没有因为这些事情变得郁郁寡欢,她还是一副喜欢恶作剧,微微毒舌,俏皮可爱的样子,她俏丽的姿容,也让看到她的观众一眼就爱上。 

她就像我们寻常见到的邻家小妹妹,俏丽中带着一些微微的毒舌。在剧集中,也透露出她是一个小吃货,曾在冥火僧绑走她时吃了一大桌的饭菜。还埋怨为什么不能打包。这食量让冥火僧都大吃一惊。她向冥火僧的解释是因为自己还在长个子所以才吃这么多。但是冥火僧并没有信。 

就是这样一位没有皇室的跋扈,希望过上自由自在生活的小公主,在出宫之前遇见段云,对三盗之一的段云一见倾心。之后段云和九公主的爱情之路虽然曲折,但是每一次发糖都很甜。也希望段云和九公主能够有一个好结局。 

你喜欢这样的九公主吗? 

 

(二)个性好强,身世成谜的方雨亭 

方雨亭,袁笑之的养女,与袁小棠是青梅竹马。经常女扮男装。身穿飞鱼服,身佩绣春刀,虽然是女子,却有着如同男子般的英雄气概和飒爽英姿。经常与袁小棠斗嘴。在一次次的拌嘴中两个人的感情逐步升温。 

随着剧情的不断发展,方雨亭的身世也不像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了。剧情显示,方雨亭应该叫傅雨亭,是忠臣之后,也是那位忠臣家族唯一幸存的女眷。当她得知身世的那一刻,就意味着背负血海深仇,她又应该如何面对这样残酷的事实?在事实的真真假假之间又应该如何选择?而她是否会在这阴谋中,保全自己的身家性命?而她和袁小棠的感情又会出现怎样的波折? 

这一切,都要看之后的剧情如何发展。 

后期方雨亭有穿着女装出现的剧照,但是相比之下还是喜欢方雨亭男装,因为一身飞鱼服的打扮,才符合她身上所具有的君子气。 

“一朝身着飞鱼服,一生皆佩绣春刀”方雨亭最后究竟会走上一条怎样的人生之路,让我们拭目以待。


津盐花生

试图用淘宝人生捏出九公主的感觉。。

试图用淘宝人生捏出九公主的感觉。。

nana
心中的九公主就是女鹅的样子!?...

心中的九公主就是女鹅的样子!
😘😘

心中的九公主就是女鹅的样子!
😘😘

朱延婍吧官博

2020朱延婍生贺图《春日宴》发布,祝阿九生日快乐!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
再拜陈三愿:
一愿你千岁
二愿你身常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
与你岁岁长相见

这个太过漫长的寒冬即将结束,春日将临。愿喜欢阿九的各位,新的一岁也无病无恙,家人安康。
更愿还有一天,锦衣重现,绣春刀出鞘,深宫中的公主,终究能与你们再度相见。

[图片]
[图片]
微博发布地址:网页链接

2020朱延婍生贺图《春日宴》发布,祝阿九生日快乐!
春日宴,绿酒一杯歌一遍。
再拜陈三愿:
一愿你千岁
二愿你身常健
三愿如同梁上燕
与你岁岁长相见

这个太过漫长的寒冬即将结束,春日将临。愿喜欢阿九的各位,新的一岁也无病无恙,家人安康。
更愿还有一天,锦衣重现,绣春刀出鞘,深宫中的公主,终究能与你们再度相见。



微博发布地址:网页链接

细雨湿流光

自制少年锦衣卫手机壁纸/锁屏×2,第一张好多人喜欢这个意境,索性就做成了手机壁纸;第二张九公主盛世美颜不多说

图上署名是我的百度贴吧ID前两个字的拼音fenglu

自制少年锦衣卫手机壁纸/锁屏×2,第一张好多人喜欢这个意境,索性就做成了手机壁纸;第二张九公主盛世美颜不多说

图上署名是我的百度贴吧ID前两个字的拼音fenglu

若水君之

「少锦段九向同人」何处·不相逢

文|若水君之(小小的一只君)


  你,从我不熟悉的地方来。



  初次见面,你就已经成功地吸引了我,不知是你的异瞳,还是你带来的,与深宫不一样的气息。


   你调皮地对我说:可不可以把我带出宫去?

   带你出宫,那实在是太容易了,就这样,我们一起走出深深的宫闱。在距离庙堂很远的江湖,相谈甚欢。


   若问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你的,也许,是带你出宫那一刻,也许,是和你一起放花灯的时候,也许,是和你说话的时候,你看着我眼睛的时候。太多太多太多次...

文|若水君之(小小的一只君)


  你,从我不熟悉的地方来。



  初次见面,你就已经成功地吸引了我,不知是你的异瞳,还是你带来的,与深宫不一样的气息。


   你调皮地对我说:可不可以把我带出宫去?

   带你出宫,那实在是太容易了,就这样,我们一起走出深深的宫闱。在距离庙堂很远的江湖,相谈甚欢。


   若问我是什么时候喜欢你的,也许,是带你出宫那一刻,也许,是和你一起放花灯的时候,也许,是和你说话的时候,你看着我眼睛的时候。太多太多太多次,我已经忘记了是什么时候,对你开始有了一点点非分之想。


可以用“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来形容吧。只可惜,我只能把握现在。不能够想到以后。



大家都说你的异瞳可以看的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也能看的到未来。可是,我宁愿不去看,因为,我已经预知到了我们的将来。


我是江湖浪子,而你是深宫中的公主,是皇上最宠爱的妹妹,我即使能够把你带出宫去,我能够有能力照顾你一辈子吗?即使我能够有能力,扫尽天下不平事,可是你的兄长又怎么会允许你和一个江湖浪子行走江湖,尝尽苦难?


所以,最明智的办法就是,放弃你,离开你,违背我的梦想,绕道而行,离你而去。

我将昏迷中的你送回皇宫,就这样忘记我吧。


我用飞一样的速度到屋檐上去,却追赶不上眼泪落下来的速度。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怨不知所踪,一笑而泯。”


我现在的忧愁和苦楚,只能用这句话来解释了吧。

天涯何处不相逢,未来,若有缘,江湖再见;若无缘,江湖不见。

相良小可爱

一朝春尽红颜老(段九)

  *be向 他人视角

  *私设向,不喜勿入

  戚承光视角:

  我奉召回京时,皇上告诉我只需救回被掠走的九公主,便可迎娶九公主,不必再戍守边关,留在京城做个驸马爷。

  我记得九公主不过是一个咿呀学语的奶娃娃,那时候我十岁,她才四岁,小手攥着我的衣角,嘴里嚼着桂花糕,把她那小腮帮鼓的圆圆的,说话奶声奶气,口齿不清的叫着我承光哥哥,还打了个小小的饱嗝。那时,我想,那么可爱聪颖的可人儿,必要一生平安顺遂,幸福美满,可是,我竟未料到,她会有如此短暂凄惨的一生,生命犹如脆弱的花朵,骤然凋落。

 

  我知道九公主...

  *be向 他人视角

  *私设向,不喜勿入

  戚承光视角:

  我奉召回京时,皇上告诉我只需救回被掠走的九公主,便可迎娶九公主,不必再戍守边关,留在京城做个驸马爷。

  我记得九公主不过是一个咿呀学语的奶娃娃,那时候我十岁,她才四岁,小手攥着我的衣角,嘴里嚼着桂花糕,把她那小腮帮鼓的圆圆的,说话奶声奶气,口齿不清的叫着我承光哥哥,还打了个小小的饱嗝。那时,我想,那么可爱聪颖的可人儿,必要一生平安顺遂,幸福美满,可是,我竟未料到,她会有如此短暂凄惨的一生,生命犹如脆弱的花朵,骤然凋落。

 

  我知道九公主是被一个江洋大盗掳走的,那盗贼名唤段云,我早有耳闻,但不过是个梁上君子罢,我当时只这样想。正当我领兵在京城四处寻找九公主下落之时,守城的士兵跑来说,九公主找到了。

 

  九公主是自己回来的。

 

  我还记得,九公主回宫后,于任何人都一言不发,我迎她入宫时,还看见她些许婴儿肥的脸颊挂着浅浅的泪痕,她嘴角微微打颤,似乎在隐忍着什么。

  皇上与她讲议亲之事,我看见她眼睛里的绝望和无奈,这不该是她该有的神色,这样万念俱灰的神情,就像是抱憾终身的老妇人,她不该是这样。

  就在皇上正欲下旨将九公主许婚给我之时,邻国的使臣来访,意求联姻,想要中原公主嫁与他国太子,配与太子,自然是要身份尊贵的嫡亲公主,可是与皇上一母同胞的嫡亲公主,只有九公主一位。

  皇上本要以已许九公主婚嫁之由,拒绝和亲请求,可九公主突然主动请求答应和亲,皇上自是舍不得,无奈九公主去意已决,又关乎两国交谊,只好依允。

  邻国太子亲自上京迎亲,九公主出嫁那天,京城挂满了红绸灯笼,街上人声鼎沸,热闹非凡。人人称赞这对金玉良缘,街坊间,充满欢声笑语。只有我看见,身披火红嫁衣的九公主,悄无声息的滴落一颗眼泪。

  邻国太子自是英武不凡,样貌英俊。

  九公主将手放在他的手心,牵着走出皇宫,皇上下令由我亲自护送婚车至关外,我发觉一路上似乎有人一直从京城跟到关外,那人,似是穿着一身白衣。

  关于白衣段云与九公主的江湖流言蜚语不少,我不知道九公主是如何毫发无损的被何人送回京城,被掠走的这段时间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为何记忆中活泼开朗的九公主变的沉默寡言,这期间有太多的为何,我已不知该如何思考。

  可是,如若两人真的能断绝一切,那便好了。

  

  花道常视角:

  “听闻九公主要出嫁了。”

  我看见了坐在我对面喝酒的男子举杯的手臂微微颤抖一下,他没有说任何话,也没有任何表情,就像此事完全与他无关。

   事实上,也的确与他无关。

   我们这些人,生来便是要在江湖浪迹一生,最后不得善终的。九公主身份尊贵,本与我们这些人毫无瓜葛。可是那天三盗入皇城寻宝,他便将这世上最尊贵的珍宝——九公主掠了出来。不过,入者迷,旁者清。谁能知,无意中,到底是偷了谁的心呢?

  我不是没劝过他管个屁的世俗礼制,进宫再将九公主掳出来。但他只是张开写着“本无心”的白扇,微微摇头道:“这世上,本无全事。”

  但是,看见心爱之人嫁与他人,真的可以不为所动吗?

  他仰头将酒一饮而尽,正欲起身,我拦住他道:“下月初七,邻国太子亲自上京迎亲,如若你愿,我可以帮你,我们二盗联手,胜算很大……”我话还未说完,他便摇头拒绝,他伏身行礼,语气平和道:“多谢花兄劳心,九公主之事,不必再提”转眼间,人影已无所踪。

  可是我知道他是在乎的,尽管他努力克制,但他的语气动作神情无一不出卖他急躁,悲伤的心情

  后来,初七那日,我站在人群中,看着婚车队伍浩浩荡荡,我看见婚车上帘下披着红盖头的九公主,我想,她那么娇弱的小女孩,此时,一定在偷偷的掉眼泪罢。

  无意间,我似乎看见一个白影,一直跟随着婚车。我摇头无奈叹息,罢,罢,这也许就是命罢。

  可如若,他们两的故事能就此戛然而止,那结局,是不是就不一样了?

  慕随之(邻国太子)视角:

  二十岁那年,我娶亲了。

  新娘是大明朝的唯一嫡亲公主,排名九,名唤朱延婍

 

  我曾想,那样养在深宫娇贵的人儿,是不是天真稚嫩,活泼动人 亦或是明媚傲人,娇俏可爱。

  我听去访国的使者说过,九公主绝世容颜,见之忘俗。我想,这样的佳人,我一定会好好对她,珍惜她,爱惜她。

  可是,她似乎眼中从未有过我。

  初见她时,她伸出小小的手放在我的掌心,她的手冷冷的,我触碰的瞬间,似乎有一种抗拒的感觉。

  我看见她红盖头下,毫无喜色的面庞。我以为她只是要嫁入他国,舍不得母国罢了。

 

  我这么以为着。

  洞房花烛,她一言不发,既不抗拒,也不接受,可是,我们还是圆了房。

  我只当这是她新婚的娇羞,无视她的冷淡,奉上最热情的心希望可以将她的冰雪融化。

  我向她的陪嫁侍女打听到,她出嫁前最喜放花灯。

  上元节那日,我特地带她出府,去江边放花灯。我将花灯递给她,她却站在那,不肯接过。

  她说她以往不懂事,爱放这些东西,如今已嫁作人妇,便不爱了。

 

  我对她的话有所怀疑,这与我听闻的她,相差甚远。

  以往我也疑惑过,听使臣说,九公主最是阳光明媚,活泼开朗,她的笑容就像是冬日的暖阳,可以融化一切冰雪,但与我面前的这位九公主,实在是判若两人

 

  但是我还是信了,夫妻间,有些事,终是不能太深究的。

  我极少穿白衣,但是有日想着新奇,特地换了一件白衣去寻她。

  我看见她神色惊异,执扇的手微微颤抖,眼中闪着泪光。

  我把所有的白衣全部烧毁,并向她允诺以后绝不再穿白衣。至于她为什么哭,我没有问。

  可是,我不问,并不代表我不知道。

  这世间,本有些事,虽未表于言,但表于心。

  就如我看见了上京迎亲那日,有一袭白衣的人,从京城跟了一路到边关,最后站在城墙杵立,直到城墙在我眼中渐行渐远,逐渐消失。

  我听闻九公主嫁与我之前,曾被一白衣盗贼掠走,最后被人发现在京城墙外,被送回宫。

  但是我从未提及过那日一路跟随的白衣男子,我知道有些事情在她心里,不可触碰。

  逐渐的,她不再沉默寡言,也会亲自为我整理衣裳,束上腰带,在我处理政事之时,为我送上一碗银耳羹。

  只是,她依旧不爱笑。

  后来,她病了,我为她请遍名医,熬了很多名贵汤药,可总不见效。

  我知道,这是心病。

  可她才十九岁啊,嫁给我不过才三个年头,就已经油尽灯枯。

  最后,临终前,我抱着她放了一回花灯,她看着花灯慢慢飘远,无力的抬起手抹去我抑制不住的泪水,气息微弱道:“对不起啊,随之,是我误了你……”

  我摇头,用力抱紧她,我看见她张口无声喊了几个字,便含着泪合上了眼。

  九公主殁了,大明皇上听闻这件噩耗,悲痛欲绝,连着一月都没上朝,我将她的棺椁亲自送回京城,送到了属于她的故乡。

  延婍……如果我能早点遇见你,我是不是,就可以得到你的心?

  我最终也不知道她临终前还心心念念的那个白衣人,有否来看她,回国后,母后为我另娶续弦,我再也没能到京城再看她一面。

  ——————————————————————

   

  一朝春去红颜老 花落人亡两不知

  他与她,初见时,也许,结局,早已谱好。

 

若水君之

「少锦段九向同人」九天咫尺飘曼云

文/若水君之(小小的一只君)


“流水下滩非有意,白云出岫本无心。”

——题记

“九天咫尺飘曼云,这个对子我从昨天就开始出了,今天,还没有人能够对的出来吗?”说书人捻了捻长长的山羊胡须“这个对子,貌似并不难对吧?”


  “是不难,可是你这个对子出的完全不符合常理啊,九天之上飘曼云倒还可以理解,可是你说咫尺之间飘曼云,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嘛。”说书人旁边有一文人反驳道。


  “我既然敢出这个对子,就说明,这个是可以做到的。”说书人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天际,那里,和楼宇的碧瓦飞甍相接的地方,就有一个人影,在默默注视着这一切,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文/若水君之(小小的一只君)


“流水下滩非有意,白云出岫本无心。”

——题记

“九天咫尺飘曼云,这个对子我从昨天就开始出了,今天,还没有人能够对的出来吗?”说书人捻了捻长长的山羊胡须“这个对子,貌似并不难对吧?”


  “是不难,可是你这个对子出的完全不符合常理啊,九天之上飘曼云倒还可以理解,可是你说咫尺之间飘曼云,这简直就是在开玩笑嘛。”说书人旁边有一文人反驳道。


  “我既然敢出这个对子,就说明,这个是可以做到的。”说书人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天际,那里,和楼宇的碧瓦飞甍相接的地方,就有一个人影,在默默注视着这一切,嘴角勾起一抹笑意。



  说书人就在这里摆了很多天的摊子,还是没有人能够对的上这个看似简单的对子。


  “段云,你还敢说你出的这个对子不复杂?”说书人忽然变了个脸,向着上面说道,眼神中带着一丝诡异。


  “对于你来说,当然复杂。”楼顶的那个身影飘飘飞下,真的就像是神仙一般“我已经想出了一个对子,只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佳对。”


   “说来听听无妨。”说书人为自己沏上了一杯浓茶,默默的听来人说。

“算了,还是不说了。”男子一袭白衣,翩然若龙,嘴角仍然带着神秘的微笑。


“最困难的就是和你共事,因为永远猜不透你的心。”那个说书人摘下脸上的装饰。

“和你共事不也一样,永远看不到你真实的面目,道爷”段云神神秘秘的说道。


的确,可以做到九天咫尺,来去无踪的“云”只有白衣段云。

  他虽然被称为“三盗”之一,却心存良善,在小女孩的糖葫芦被慌乱的人群挤掉之后,他还会再买一根糖葫芦给她。在花道常受到威胁之时,能第一时间救助花道常。但是,唯独对她,他不知道是怎样一种感情。


  她明眸皓齿,肤若凝脂。每天都有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她不喜欢安静,乐玩好玩,只因为那一天,他救了她,她便让自己带着她到宫外去玩。


九公主,朱延婍,如果她不是这个身份,自己还能挺喜欢她的,只是,他逍遥惯了,也偷盗惯了,朝廷,怎么会轻易放过他,又怎么能够把公主交给他,他只能把这份感情,深深的藏在心底,不予表露,他只是害怕,因为,一旦说出来,他会失去公主的!公主不会放弃她的锦衣玉食,更不会为了他一个浪子冒着生命危险私奔出宫!可是他越想放弃,九公主的影子在他的心中越是清晰。


  “诶诶诶,段云,白衣段云!九天咫尺飘曼云!”花道常的手在他眼前挥来挥去,“在想什么,我们要走了!冥火僧还在等着我们。”


  “既然如此”他意味深长的看了花道常一眼“走吧,留下也没有什么用处。”


对不起,九公主,这一次我要失约了。

你还是忘了我吧,虽然,我那么希望和你在一起。


“说着没有用处,却还在停留,又不是永远也不回来了。”花道常回头说道。

“还会回来?”段云虽然脸上没有变化,但是心里却是一阵惊喜。


“废话少说快走。”两人于隐蔽处飞身而去。

“九天咫尺飘曼云,四海潇湘凝银朱”

只要能够再回来见你,我段云,便是幸运的。

慕柒

一年前随意剪的一个视频,被我翻出来了,没想到居然还在,还以为删了,😂云九好磕。(。•ω•。)ノ♡

一年前随意剪的一个视频,被我翻出来了,没想到居然还在,还以为删了,😂云九好磕。(。•ω•。)ノ♡

蒙娜丽鲨鱼

【岐王李茂贞×九公主朱延婍】岐王殿下的小甜九 九珍果汁异瞳组 少锦不良人跨剧组拉郎


狗血剧情向👍🏻


b站高清链接https://b23.tv/av71639289



“后来 年纪轻轻却白发苍苍的帝王时常梦靥缠身


  梦里 他的小公主向他跑来 仿佛这天地间最活泼的小生灵 只是 他再也无法拥住她了


   这帝王宝座 确实太冷了些


   可他的太阳 已经永远陨落了”



最近考试忙 不包同人文售后啦

【岐王李茂贞×九公主朱延婍】岐王殿下的小甜九 九珍果汁异瞳组 少锦不良人跨剧组拉郎


狗血剧情向👍🏻


b站高清链接https://b23.tv/av71639289




“后来 年纪轻轻却白发苍苍的帝王时常梦靥缠身


  梦里 他的小公主向他跑来 仿佛这天地间最活泼的小生灵 只是 他再也无法拥住她了


   这帝王宝座 确实太冷了些


   可他的太阳 已经永远陨落了”




最近考试忙 不包同人文售后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