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九千秋

302浏览    11参与
金鳞

奇怪的邻居们13

  邃无端见到常宁,又惊又喜,三步并作两步就要去把常宁拉过来,就怕晚一秒都迟了。

  还没等邃无端碰到人,天上紫雷乍现直直落在常宁身上,人影顿时虚化。

  先天之人对自己的天命总有几分预感,圣司见此又怎会不知自己天命已至不容更改。

  “无端,罢了,万事不可强求。”圣司彼时已经全身经脉寸断,没有邃无端支撑勉力用剑支撑着才没倒下。

  临到头来,墨倾池想起他还没有去见见那人,总归是自己欠他的。

  “我…有一处欲往,陪我一程…好吗?”希望在眼前破碎,邃无端泪流满面。望着圣司他哭的像个孩子。可是他不能让圣司最后的愿望都不能实现,只得擦干眼泪背起圣司。

  随着那道闪电,天上不多时就下起...

  邃无端见到常宁,又惊又喜,三步并作两步就要去把常宁拉过来,就怕晚一秒都迟了。

  还没等邃无端碰到人,天上紫雷乍现直直落在常宁身上,人影顿时虚化。

  先天之人对自己的天命总有几分预感,圣司见此又怎会不知自己天命已至不容更改。

  “无端,罢了,万事不可强求。”圣司彼时已经全身经脉寸断,没有邃无端支撑勉力用剑支撑着才没倒下。

  临到头来,墨倾池想起他还没有去见见那人,总归是自己欠他的。

  “我…有一处欲往,陪我一程…好吗?”希望在眼前破碎,邃无端泪流满面。望着圣司他哭的像个孩子。可是他不能让圣司最后的愿望都不能实现,只得擦干眼泪背起圣司。

  随着那道闪电,天上不多时就下起蒙蒙细雨,湿透行人衣衫,也湿透圣司散落的三千白发。

  墨倾池倚靠在远沧溟冰冷的墓碑上,心里无比平静,雨水落在脸庞凉的就像要钻进人的五脏六腑。

  墨倾池看见无端又哭了,他最放心不下的便是他,无端向来心思纯粹叫他如何放心的走。

  “还以为你已经冷静下来了,别哭,这样叫人怎么放心走呢?”温柔又平静的语气就好像长辈临别时不放心的念叨,平白惹来无端止也止不住的哭。

  墨倾池无奈叹气只得安慰着“你也知道,其实我早倦了,对这尘世……”

  “倦了?那可不行你的债主还没同意呢!”清冷又带着怒意的声音打断两人之间悲伤的临别。

  一抹红线自圣司腕间连着来人的手腕,墨倾池沿着红线看去常宁就好像一道晨光闯了过来。恍惚间竟觉这红线莫不是月老随手布下的,不然为何见着脸上道道漆黑,浑身破破烂烂,口染朱红的常宁会怦然心动?

  若是有一人,跨越黑山白水,刀山火海向你奔来,此生也应当无憾。弥留之际,墨倾池看到了这样一人,就此沉沦,放任汹涌爱意缠身。

  常宁很生气,任谁刚刚踏出家门就被雷劈回去还差点被劈掉几百年修为都会生气。不就是不想让自己插手此间人既定的命数吗?常宁生来一身反骨,从不会顺天而为,任平生救得,墨倾池她也救得!

  红线牵引着常宁过来,一路上各种灾祸加身常宁不躲不避。身上法宝接连破碎,天道手段一下比一下狠,势必要把这篡改他人命运线的人吓退。

  常宁来的艰难,如今离墨倾池仅有一步之遥,天雷聚集起来堆积在上方,来势汹汹。

  墨倾池想劝常宁算了,两人不过泛泛之交哪用得着这般拼命。可看着一身狼狈的女子话到嘴边怎么也说不出,半生浮沉早是漠然世情,向道曲折但求一愿于心。毁誉无计,唯憾错失一命,幸望有偿,何妨尘泥掩身。如今有人拼却一身也要护他,墨倾池说不出伤人话语。

  “值得吗?”虚虚实实,从四面八方传来的声音,老的、少的、平和的、尖利的各种声音都在常宁耳边反复问,反复问。

  这一路幻象从未断过,可见天道决心。不过几面之交常宁不知道这样惹来天道值不值,可见着墨倾池,见着这些人因为所谓的什么天命离去,常宁不服。

  一如当年所有人都说成为鼎炉是她的命中注定。哪有什么命中注定,常宁不信,她父母不信,师傅也是不信的。所有人都在想尽办法为常宁逆天改命,挣得一线生机,她又为何不能用尽全力为身边人挣得一线生机?

  幻象破裂,常宁拉住了满身血尘的墨倾池。若无人救得你,我来救。

  常宁不是此方人,天道规则并不能完全束缚她,只能施以惩戒,若要取她性命却是不能了。

  若不是出于交易,祂恨不能立马把常宁踢走,踢的远远的再也不能回来了才好。想来常宁原本世界的天道一定是受够了才把人劈到祂这里来了。

  一息尚存,全身经脉寸断,倒还用不上回生丹。只是有些麻烦,常宁借着相握的手点点绿色荧光汇集融入墨倾池体内。常宁屏息静气引导着木灵气游走在墨倾池体内接续那些断裂的经脉。接续经脉的痛楚最开始还可以忍受,可随着体力流失,墨倾池不禁痛呼出声,身上说不清是太疼流出的冷汗还是雨水。

  “圣司”无端看着圣司疼得青筋鼓起,身体微颤,恨不能以身代之。

  “别分心,无端退远去护法,你在这儿他无法专心。”常宁说着,又加快速度。若不是过来时天道阻拦身上所有物品都丢出去挡劫了,哪会沦落到要用灵气治人的地步。

  “宁姑娘……”墨倾池握紧常宁的手,仿佛下一刻就要疼到断气。感受邃无端远去的气息,常宁知道再这样下去经脉接好了,人估计就凉了。说了声抱歉,倾身挨近墨倾池的脸。

  两人唇齿险险留出一指的距离,“今日无论你看到了什么,还请圣司保密。”

  这危险距离让墨倾池出现细微的挣扎,常宁反扣住他乱动的手,让人不在乱动后轻轻贴了上去。顿时天地间山川木灵气息匆匆往常宁体内而来,绿色荧光照的常宁不似真人好似山间摄魂夺魄的女妖。

  木灵气在常宁体内转化,再由常宁渡给墨倾池,充沛的生气在体内流转。墨倾池心思巨震。

  在这生气下,所有的痛苦皆消弭,身体仿若沉浸在温暖的泉水中,泉水冲刷让人骨头发酥。

  唇齿间忍不住发出舒适的声音,听的远处邃无端耳朵发红又退远了些。

  被扣住的手反客为主,随着气息交换,常宁一头青丝渐渐褪色最后定格于如雪般的白。两人发丝纠缠一时竟分不清是谁的。

  不知何时,覆在眼上的白绫散落,一边要落不落的挂在常宁耳边,眉间朱砂红似血。

  雨下得更急了。

  确定墨倾池不会有生命危险后常宁才退开,经脉也差不多接续完成,只差最后一点忽然颈间一疼,常宁软软倒下。

  露出夔禺疆高大的身影,幽界探子一直都关注着小灵峰动静,常宁过来动静也不小,只是夔禺疆来的特别快,结果还让他捡了个漏。

  “夔禺疆!”圣司提气欲攻,可后继无力。夔禺疆冷笑一声,一掌将墨倾池拍远。

  正准备一剑了结墨倾池被赶来的邃无端拦住。夔禺疆想到各方势力估计都在赶来,也不纠缠抱起常宁化光就跑。

  邃无端提剑欲追,可是想到圣司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

  这一纠结倒是让夔禺疆跑远了。

  九千秋远远地就看到夔禺疆抱了个人回来,下意识九千秋隐蔽身形跟了过去。

  只见夔禺疆把人放于王座上,随后整个魔把人罩住。从九千秋的角度看去只觉得夔禺疆仿佛在轻薄别人。

  九千秋:震惊我一千年,夔禺疆已经丧心病狂到这个地步了吗?

  思忖几番,九千秋提着白灯假装刚刚才来。

  夔禺疆立马就反应过来,宽大的披风一抖把人裹的严严实实。

  九千秋不动声色的看了一眼夔禺疆的披风,又注意到夔禺疆嘴角似乎——是血。

  他这是掳了人族来加餐?九千秋一边和夔禺疆周旋,一边头脑风暴。

  空气里隐约有着一股迷人的香味,勾的魔蠢蠢欲动,似乎……

  夔禺疆也感受到了,几句话把九千秋打发走后,高大王座上,魔按着手底下女子纤弱腰肢,尖锐獠牙破开女子细嫩的皮肉。

  吞咽着蕴含无比灵气的血液,夔禺疆的眼越来越红。

  去而复返的九千秋终于看清夔禺疆藏起来的东西,不,应该说是人。

  一头白发如雪,眉间朱砂似血,芙蓉面。可以看出是位人间少有的绝色。如今悄无声息的躺在王座上因着失血,原本红润嘴唇显得苍白。

  空气中让魔着迷的香味越发浓厚,夔禺疆此时就像一个低等的魔物,只余对血肉的渴望。

  可九千秋知道此时的夔禺疆任何人接近他都十分危险,他身上的功力在暴涨。

  事情发展的越发不可控,任由夔禺疆这样下去这女子多半会死,而夔禺疆会更难对付。

  不在迟疑,九千秋退出大殿直奔棋邪所在之地。

  

  

  

  

  

你快别笑了

天迹你不念自己的诗号就算了,居然还自己配旁白,还自带假声,看给我们仙蝶气的脑瓜子疼哈哈哈哈哈哈

  

——仙魔鏖封-第85话-精幽禁招终结者(上)

天迹你不念自己的诗号就算了,居然还自己配旁白,还自带假声,看给我们仙蝶气的脑瓜子疼哈哈哈哈哈哈

  

——仙魔鏖封-第85话-精幽禁招终结者(上)

何夜生光

52.死劫

  墨点心自小便专研术法之道,也就当初跟墨倾池闹别扭然后走上剑之一途,但除了剑以外根本不擅近战,此际帝龙胤被魙天下强行唤醒重回状态攻来,湛然留机亦在不知道哪里去的雨青霄手中,墨点心当即面色一变,试图与之拉开距离。

  江山画境之中,帝龙胤屏蔽五感,只凭战斗直觉,横扫画境之峰。

  在墨点心全心与帝龙胤对抗之际,欲娇娘也挣脱束缚,瞬息来到他身后,一掌击出。

  墨点心抬掌回防,拦下欲娇娘绝命攻势,此时帝龙胤也突破画境之峰来到他面前。他之前与其相斗甚久,元功已有不济之象,此刻行动又被欲娇娘所限,竟硬生生受了帝龙胤一斩。

  功力不济,与墨点心心神相连的江山画境轰然崩毁,帝龙胤与欲娇娘元神也...

  墨点心自小便专研术法之道,也就当初跟墨倾池闹别扭然后走上剑之一途,但除了剑以外根本不擅近战,此际帝龙胤被魙天下强行唤醒重回状态攻来,湛然留机亦在不知道哪里去的雨青霄手中,墨点心当即面色一变,试图与之拉开距离。

  江山画境之中,帝龙胤屏蔽五感,只凭战斗直觉,横扫画境之峰。

  在墨点心全心与帝龙胤对抗之际,欲娇娘也挣脱束缚,瞬息来到他身后,一掌击出。

  墨点心抬掌回防,拦下欲娇娘绝命攻势,此时帝龙胤也突破画境之峰来到他面前。他之前与其相斗甚久,元功已有不济之象,此刻行动又被欲娇娘所限,竟硬生生受了帝龙胤一斩。

  功力不济,与墨点心心神相连的江山画境轰然崩毁,帝龙胤与欲娇娘元神也已回归,墨点心却是后退数步,一口鲜血呕出。

  “江山!”见墨点心受创,御清绝当即挑弦一阻帝龙胤与欲娇娘,为墨点心再次拉开距离争取时间。

  “魙天下之前,还敢分神?你,当真狂妄!”魙天下亦趁机来到御清绝身后,御清绝猛然回神,再一挑弦,沛然真元直袭魙天下,虽照旧被魙天下一一接下,御清绝也得以再次退开。

  “你的朋友似乎坚持不了多久了。”死寂女神再度道。

  妙有生虽担心,仍强作镇定。毕竟自己一出意外,御清绝必会再度变为蒲剑俟树。

  一旦自己涉及那个战圈,不管是墨点心还是御清绝都会不免分神,魙天下定然看得出来他们对自己的在意。若是以自己为挟,情况只会更加不妙。

  而在另一边,雨青霄虽早察觉到幽冥双尊和八面鬼戎有意将他与九千秋带离战场,奈何对方攻势绵绵,雨青霄毕竟是以一敌二,纵使双剑在手,亦是一步一退,不知不觉身后已是蕴含诡异阴氛的鬼济河。

  就在此时,左将屹首、右将镰封与阴阳双使同时现身,将雨青霄与九千秋重重包围。

  两人面色终是一变,暗道必须尽快突围回归正面战场。

  “七绝纵横衍!”

  两人再度开阵,琴棋之阵骤现,压制鬼狱来人功体,同时也是给墨点心、御清绝等人放信。

  “不好,青霄他们有难!”墨点心对阵法最为熟悉,自然感应到法阵已在鬼狱境内,如此雨青霄与九千秋情况定然不会太妙。

  就在墨点心思索之间,身上再多了几道血痕。

  “小朋友,打架可不能分心哟~”欲娇娘话是如此,攻势丝毫不减,反而愈发毒辣。

  妙有生无奈一叹,如今墨点心、御清绝与他皆脱不开身,三大锋芒还在与三大战栗厮杀,便只能祈祷雨青霄与九千秋能安然无恙了。

  

  “看来今日或许真要葬身于此了。”雨青霄一展纵横棋袋,沉喝一声,“绝着八险・风云半步决!”

  七绝纵横衍之阵尚在,幽冥双尊一众顿陷奇异空间,只觉眼前有道蓝色丝线组成的棋盘,散发着不可测度的气息。

  “身在鬼狱境内,竟还能反过来压制吾等功体,你,必死!”除了八面鬼戎仍缠住九千秋外,其余人等尽皆围向雨青霄。

  雨青霄难敌众人,接连受创,后被幽尊一掌击中心口,直直坠入身后大河之中。

  “纵横子!”

  察觉河下有股莫名的危险气息,九千秋硬生生受了八面鬼戎一掌,借势一同跳入河中。

  “哈,进入鬼济河,他们必死无疑!”

  鬼济河下,雨青霄重伤意识模糊之间,只觉周身阴氛越来越浓,而后似有万鬼侵体,剧痛之下雨青霄得以恢复一丝清明,抬眼却只见九千秋向他游来。

  “走!”暂时顾不得他想,九千秋一把抓住雨青霄,也不顾雨青霄体内阴鬼亦侵入己身,连忙稳住心神向上游去。然而就在即将浮出水面之际,身后竟冒出一庞然大物,一口吞来。

  庞大吸力令九千秋身形一滞,竟慢慢倒向那奇异生物方向,心知情况危急,九千秋当即下定决心。

  九千秋眉眼间少有多余表情,但一若出现便相当容易解读,纵使雨青霄此际意识模糊,仍能猜到九千秋之想法,当即道:“不可!你将道机纵横交给江山……”

  雨青霄正欲松手,减轻九千秋负担,便听九千秋道:“你好友的剑,自该由你归还。”

  “多谢你这些年的陪伴,是你让吾学会了人类的感情。吾,很喜欢。吾本就是已死孤魂,你,不必伤神自责。”随即,九千秋调转身形,一掌击中雨青霄胸口,将其轰出鬼济河,自己却因这一掌加速后退,继而被追上来的厌火天獠一口吞没。

  “九千秋啊!”

  看着河中弥漫的血色,雨青霄心神俱震,随即口吐朱红,晕了过去。

  (未完待续……)

九千秋的死劫应验

他的死只有剑族、鬼族和四雅知晓,所以后面地茧无限假做九千秋身份卧底幽界时夔禺疆没有发觉不对

六杀魂本是已死之身,被地茧注魂才能存活,但也因此为地茧所控,前面白翼雪魂才一直想脱离控制

是纵横子教会九千秋人类的情感的,所以这事对纵横子打击挺大的

何夜生光

46.暗潮

  望着漫天红雪,雨青霄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是一灾刚消一灾又起啊。”

  “不然也不符这苦境之名。”九千秋淡淡道。

  “哈,你都会讲冷笑话了。”雨青霄解决掉拦路的这些魔族,笑道,“看来这些年的相处让你多了分人情味,不再冷冰冰地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不好吗?”

  “没有没有,挺好的。”雨青霄忙道。

  “为何要陪吾去启示圣国?”多年前九千秋曾拜托启示圣国的圣君士,如果苏妲回归就传信于他。

  如今就是收到了信,他这才转道前往启示圣国。没想原本一路向西的棋者竟也折返向东而行。

  “耶,只是顺路。吾有种吾所寻好友亦在东边的感觉。”雨青霄掩下眸中异色,笑道。

  他所言确实...

  望着漫天红雪,雨青霄忍不住叹了口气:“真是一灾刚消一灾又起啊。”

  “不然也不符这苦境之名。”九千秋淡淡道。

  “哈,你都会讲冷笑话了。”雨青霄解决掉拦路的这些魔族,笑道,“看来这些年的相处让你多了分人情味,不再冷冰冰地拒人于千里之外了。”

  “不好吗?”

  “没有没有,挺好的。”雨青霄忙道。

  “为何要陪吾去启示圣国?”多年前九千秋曾拜托启示圣国的圣君士,如果苏妲回归就传信于他。

  如今就是收到了信,他这才转道前往启示圣国。没想原本一路向西的棋者竟也折返向东而行。

  “耶,只是顺路。吾有种吾所寻好友亦在东边的感觉。”雨青霄掩下眸中异色,笑道。

  他所言确实不假。

  但九千秋的死劫也将至,这些年来他毕竟将九千秋当作了朋友,自然希望对方能脱出死劫。

  “这一路可不轻松。”九千秋淡淡道,“除了现在这些魔族,你没发觉还有另一股势力吗?”

  “吾没瞎,虽能毁其肉身,但其魂魄却会迅速飞离,无法擒获。若无人能控制,只怕又是一大祸害。”

  

  此时无人知晓的一座华美建筑之中,一个神秘的翩翩公子正放着风筝,但没入天际的线的另一端竟是空无一物、不见纸鸢,佳公子拉动筝线之时,天空也好像被拉动一般,发出阵阵雷霆。

  “公子。”

  忽有侍卫踏入,公子轻笑一声,将紫霄丝纶收入袖中。此时自有侍女恭敬地半跪着呈着托盘,公子一边细细地清洗着双手,一边问道:“匆匆,查得如何?”

  “如今帝弓虹正在玄真君胞弟玄凌苍手中。”

  “尘云少子?看来雨青霄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昔年夸幻之父被任涛涛杀死并斩落精灵三角后,并未真正消亡。经过这些年其魂体早已回归荒诞之始,后又赠予他异相大法使他这个恶名昭著的闹海凶物鼋无极脱胎成为如今的湛卢无方・圆公子,他为报答此恩自会为夸幻之父完成昔年未尽之事。

  “帝弓虹下落既已知晓,匆匆,你接下来的任务就是找出失踪多年的炼青冥・雨霖铃。”

  “是,公子。”

  

  而在德风古道,应无骞突然收到了一封信。

  “正御?”醉雨旸见应无骞面色有异,不免问道。

  “如今幽都为祸人间,有人提议聚集儒道释易四教联合其他各大门派组成同修会,共抗幽都,维护武林和平。”应无骞冷笑一声,“真是个不讨喜的活计。”

  应无骞所指之意醉雨旸再清楚不过。

  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若儒道释易四教同修,其内错综复杂的关系就会不可避免地显现出来。

  更别说是昔年三教圣剑被夺,嫌疑人为儒门德风古道的邃渊与席断虹;以及儒门当初与刚刚崛起的易天玄脉合作,连带三教根基被动摇,佛门或许不在意信徒流失,但道门有崇玉旨那个小人在,绝对会揪着这点不放。

  所以说儒门如今的定位相当尴尬。

  “圣司呢?”应无骞放下信件,敲着案几沉思道。

  “墨点心不在,圣司问过付清商墨点心去向后便未做停留直接离开了。”虽然德风古道内知晓墨点心与墨倾池兄弟关系之人不过一手之数,但墨倾池常年不归每次回来都只是看望墨点心这点倒是众人皆知。

  应无骞叹了口气,无奈道:“看来这个不讨喜的活计吾是逃脱不得了。”

  (未完待续……)

现在有两条线,在怒山协议之前万堺线不会太明显;另一条就是雨青霄口中的肉身可毁魂魄飞离的阎罗鬼狱。圆公子这条不算线,后面半章就讲完,主要解释为什么纵横子得到帝弓虹后会被夸幻之父的人千里追杀,同样有幻甲所铸虎尾春冰的雨霖铃却没有被发现直至古原争霸里纵横子找上巧天工夸幻之父才知道巧天工下落然后让解锋镝抓巧天工。

由于我前面的时间线bug,所以鬼狱这里也稍有改动。九天玄尊都死了,那尊佛我也设定这时候死了。后面收青随佛子和渡末莲他们的是尊佛的灵识。(时间线真的是动一发而牵全身orz)

何夜生光

35.仙蝶

  雨青霄本来一路向西,欲寻御清绝,顺便看看妙有生怎样了,不想惊起巨变,厉、魔、妖三族乱世,行程便耽搁了。

  看着苦境众生疲于奔命,稍有不慎便失去性命,雨青霄于心不忍,能帮则帮,沿途救治百姓。

  直到他遇到一个一点都不像魔族的魔族。

  “你是纵横子?”那人提着千秋灯,白发白衣,隐于漫天飞雪之中,与这纷纷扰扰的乱世格格不入。

  “正是雨青霄,阁下是?”

  “听说你棋占之术了得,特来请教。”

  “你这可不算回答吾的问题。”雨青霄暗自警惕,面上却笑道。

  “仙蝶・九千秋。”

  “那来下一盘棋可好?”见其不解,雨青霄解释道,“下过棋,你吾便是朋友,朋友之间相帮再正常不过...

  雨青霄本来一路向西,欲寻御清绝,顺便看看妙有生怎样了,不想惊起巨变,厉、魔、妖三族乱世,行程便耽搁了。

  看着苦境众生疲于奔命,稍有不慎便失去性命,雨青霄于心不忍,能帮则帮,沿途救治百姓。

  直到他遇到一个一点都不像魔族的魔族。

  “你是纵横子?”那人提着千秋灯,白发白衣,隐于漫天飞雪之中,与这纷纷扰扰的乱世格格不入。

  “正是雨青霄,阁下是?”

  “听说你棋占之术了得,特来请教。”

  “你这可不算回答吾的问题。”雨青霄暗自警惕,面上却笑道。

  “仙蝶・九千秋。”

  “那来下一盘棋可好?”见其不解,雨青霄解释道,“下过棋,你吾便是朋友,朋友之间相帮再正常不过。再者,棋占棋占,自然先棋再占。”

  于是两人就在这漫天飞雪中径直盘坐下来开始对弈。

  自称九千秋的魔族落子随性,并不介意子的得失。棋路看似淡然无争,却藏有几分冷冽与薄凉。

  由棋知性。

  “所以仙蝶找雨青霄,是为何故?”

  “听说你以棋与棋占闻名,故吾想请教阴魔琴去向,不知纵横子可知?”

  “一个好消息,一个坏消息。”待一局棋毕,雨青霄才道,“你要听吗?”

  “但说无妨。”

  “你要找的东西目前还在西武林,但你的死劫也在西武林,你——”雨青霄收好棋子与棋盘,负手而立,笑道,“敢去吗?”

  如今西武林已经沦陷,成为魔族领土,一片混乱,在这般情势下去找东西可不是易事。

  “有何不敢?”九千秋对此却是毫不在意。地茧无限的命令就是他的唯一准则。

  “如此,你吾同行如何?正巧吾也欲往西武林。”

  于是一人一魔就这样开始了西行之路。

  九千秋虽自称是魔,却一点都不像雨青霄曾见过的那些魔族。对方除了执着于找阴魔琴外,几乎没有任何在意的东西,可以说是真的无欲无求了。

  也许是九千秋太不像魔,又或者说是跟西城魔域的魔不是一派,途中他二人也遭到不少魔族来攻。

  雨青霄还是对九千秋这个魔有不少好感的,加之对方与自己一同救治百姓,他便将七绝纵横衍传给对方,让其与自己一并联手抗魔救人。

  “此阵不凡。”九千秋不免赞道。

  “这是吾早年与一好友合创,后经另一好友修改而成。集吾三人之力,自然不弱。他日有机会重逢,合该为你引荐。”雨青霄与御清绝合创七绝纵横衍的时候四雅才子还未正式会面,后来妙有生单方面扯的百年之期到了,四人第一次见面时墨点心一听说此事便自告奋勇为此阵改进增强威力。

  只是当初那般平静祥和的日子,不知何时才能再度出现。

  如今妙有生与御清绝消息全无,墨点心也正同正道诛魔,无暇他顾……

  所幸棋占显示三人皆无性命之虞。

  “那仙蝶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未完待续……)

我发现一般说是劫数的被提醒了还是避不过_(:з」∠)_

  

何夜生光

23.合作

  西城魔域的魔都不服白翼雪魂这个新王,虽然说新王与魔相武力值齐平,但终究少了民心。

  不过白翼雪魂对此一点也不在乎,反正他也不是正儿八经来当王的。

  白翼雪魂成为新王的第一天就把御清绝叫去了,直言道:“蒲剑俟树,咱们一起干掉魔相吧。”

  御清绝都惊了,话要不要说得这么直白?

  “别装了,你的眼神太清正,你早就醒了吧。你身上那道清气太过明显,你以为魔相会没有察觉?”白翼雪魂直接挑破了御清绝的伪装。

  “你有什么目的?”御清绝皱眉问道。

  “吾说了,干掉魔相,吾成为西城魔域的皇,这就是吾的目的。”

  御清绝自然不信。

  但御清绝还是选择了和白翼雪魂合作,他需要解除...

  西城魔域的魔都不服白翼雪魂这个新王,虽然说新王与魔相武力值齐平,但终究少了民心。

  不过白翼雪魂对此一点也不在乎,反正他也不是正儿八经来当王的。

  白翼雪魂成为新王的第一天就把御清绝叫去了,直言道:“蒲剑俟树,咱们一起干掉魔相吧。”

  御清绝都惊了,话要不要说得这么直白?

  “别装了,你的眼神太清正,你早就醒了吧。你身上那道清气太过明显,你以为魔相会没有察觉?”白翼雪魂直接挑破了御清绝的伪装。

  “你有什么目的?”御清绝皱眉问道。

  “吾说了,干掉魔相,吾成为西城魔域的皇,这就是吾的目的。”

  御清绝自然不信。

  但御清绝还是选择了和白翼雪魂合作,他需要解除蒲剑封云对自己的控制。这也是他蛰伏这么多年的原因。

  单以武力值来论,他早能一个人撩翻蒲剑封云,但就怕蒲剑封云在自己身上留了什么后手。

  虽与白翼雪魂合作,御清绝并未完全信任对方,也做好了随时抽身的准备,免得对方作死连累自己。

  白翼雪魂这人来历不明,目的不明,御清绝与他合作也只是籍其之手对蒲剑封云的一次试探。

  可以说蒲剑封云相当自负,既然明知他早已不是蒲剑俟树,却还是当作无事发生,甚至能让初来乍到的白翼雪魂担任新王。不是自大,便是真有能镇压他二人的自信。

  御清绝不会冒险。

  没过多久,白翼雪魂便再度挑战蒲剑封云,却以败北收场。

  这回御清绝懂了白翼雪魂的用意。白翼雪魂在给蒲剑封云释放自己冲动无谋的信号,实际上这个人相当冷静。

  他知道几分的冲动才恰到好处,不会令人生疑。

  白翼雪魂此人图谋不小。

  不过这都与御清绝无关。

  这些年来御清绝早在魔域发展了一批绝对忠诚于自己的亲信心腹,这也是他敢出手的本钱。

  “俟树,你以为你自由了?”面对他们的围杀,濒死的蒲剑封云再度露出了御清绝初见此人时的喋血笑容,“你永远,永远,都在吾的掌控之中。”

  御清绝突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不安。

  蒲剑封云死后白翼雪魂接管了西城魔域,成为了魔皇。而弦上魔圣蒲剑俟树之名也从此消失。

  恢复御清绝身份时白翼雪魂曾出手挽留:“留下来助吾。”

  御清绝毫不犹豫拒绝。

  “如今西城魔域尽在吾掌握,吾可以助你灭掉锱衣十三楼。”

  “妙有生的仇,吾御清绝会亲自去报,不必借你之手,告辞。”

  见御清绝态度坚决,白翼雪魂便不再说话。随后就传讯九千秋,告知对方自己这些年利用魔域势力查到的线索:

  当初取走月之崖阴魔琴的外境神女,极有可能与启示圣国的圣女苏妲有关。

  

        只是当九千秋赶去启示圣国,才知圣女苏妲外出游历,已有数年未归。

        线索全断。

        最后九千秋给启示圣国这一任的圣君士留了信,请其待苏妲回归便通知自己,圣君士欣然同意。

  (未完待续……)

西城魔域这边还有不少戏份,御清绝还要磨练_(:з」∠)_不擅长写计中计_(:з」∠)_蒲剑封云没凉_(:з」∠)_

御清绝和妙有生这边的线特别多特别杂,我感觉我要死了_(:з」∠)_

话说疏楼龙宿啥时候离开学海无涯开的儒门天下啊,万堺前还是万堺后啊,霹雳时间线太迷了,我也没看过老剧,一脸懵。

因为疏楼龙宿说过和御清绝有过一面之缘,我得提前设定好他俩啥时候见过_(:з」∠)_

何夜生光

21.魔皇

  白翼雪魂确实去了月之崖,在现场查探一番后便又离开了,却丝毫不像是要返回幽界的样子。

  “出来吧。”行至一处高峰,白翼雪魂蓦然停下脚步,对跟随自己许久的人道。

  “你要去哪里?”第六魂九千秋问道。

  “与你无关。”

  “你这是要公然违抗地茧的命令吗?”

  “你就是从未现过身的第六魂?”对于这个与自己极度相似的第六魂白翼雪魂没有一点好感,“地茧命吾查探阴魔琴下落,月之崖没有,吾自然要去其他地方找寻,怎算违令?”

  九千秋没有说话,只是继续跟着白翼雪魂。

  白翼雪魂一时也无法甩脱九千秋,便由了他去。只是两人追逐之际,蓦然发现下方有两队人马正在厮杀。

  一队是身着锱...

  白翼雪魂确实去了月之崖,在现场查探一番后便又离开了,却丝毫不像是要返回幽界的样子。

  “出来吧。”行至一处高峰,白翼雪魂蓦然停下脚步,对跟随自己许久的人道。

  “你要去哪里?”第六魂九千秋问道。

  “与你无关。”

  “你这是要公然违抗地茧的命令吗?”

  “你就是从未现过身的第六魂?”对于这个与自己极度相似的第六魂白翼雪魂没有一点好感,“地茧命吾查探阴魔琴下落,月之崖没有,吾自然要去其他地方找寻,怎算违令?”

  九千秋没有说话,只是继续跟着白翼雪魂。

  白翼雪魂一时也无法甩脱九千秋,便由了他去。只是两人追逐之际,蓦然发现下方有两队人马正在厮杀。

  一队是身着锱衣的人族,一队是气势汹汹的魔族。

  两人一眼便看出魔族为首者是魔化后的人类,而且对方身上似乎还有股违和的清气。

  突兀加入战场的九千秋与白翼雪魂使得双方人马都停下了动作。

  御清绝暗自警惕,担忧竺兰空心玉会生变故,不愿与这两人结怨,当即道:“这是西城魔域与锱衣十三楼的恩怨,还请两位离开。”

  “西城……魔域?”白翼雪魂轻噫一声,复而笑道,“正好,吾也是魔族。”

  说实话这突兀出现的两个白衣人并不像魔族,但说话的这位一运功御清绝便感受到了其体内的魔元。

  最后锱衣十三楼之人尽数毙命,御清绝不动声色地悄悄将竺兰空心玉拢入袖中,却故作翻找:“不在他们手上。”

  白翼雪魂似笑非笑,九千秋事不关己。

  白翼雪魂只提欲见魔域魔相,望代为引荐。御清绝自然应允,却不曾想对方居然那般胆大。

  “阁下既已见到吾,便直说来意。”蒲剑封云道。

  “听说西城魔域只有魔相,吾便斗胆一问,西城魔域可缺一位魔皇?”

  白翼雪魂话音一落,顿时满座哗然,就连九千秋也不明所以地看了他好几眼。

  蒲剑封云大笑道:“那便向魔域诸魔证明,你有成为皇的实力。”

  蒲剑封云与白翼雪魂当即约战,最后以平局结束。纵使白翼雪魂未胜,蒲剑封云依旧道:“吾欣赏你,报上姓名。”

  于是白翼雪魂成了西城魔域的新王。

  “你在搞什么?”九千秋不免问道。

  “这样才方便大肆搜寻阴魔琴的下落,你有异议?”白翼雪魂道,“还是,你以为吾有私心?”

  “便是有又如何?”未等九千秋答话,白翼雪魂又道,“第六魂,你真甘心……”

  白翼雪魂话未说全,但九千秋已经明了他的意思。“吾此生只忠于地茧。”

  “哈,道不同不相为谋。”白翼雪魂并不介意九千秋知晓自己已有反叛之心。“那个蒲剑俟树你怎么看?”

  “那股莫名清气吾不信魔相会没有察觉。你要做什么?”

  “自然是做西城魔域唯一的皇。”

  对于白翼雪魂的计划九千秋不加评价,只道:“吾没兴趣看你游戏,告辞。”

  “告诉吾你的名字,第六魂。”

  “仙蝶・九千秋。”

  (未完待续……)

九千秋接下来就开始寻找阴魔琴之旅了,而白翼雪魂就留在西城魔域琢磨着怎么篡位(bushi),蒲剑封云虽然号称是魔相,实际上跟魔皇没什么区别。御清绝身上的异样蒲剑封云早就察觉了,只不过一直放任罢了,因为他自信能掌控御清绝_(:з」∠)_

何夜生光

19.暗流

  “澄明无垢体,果真名不虚传。”秋卓雍华随意将妙有生掷在地上,餍足地感叹道。

  澄明无垢体可自纳天地灵气补足自身,这十年来他吸纳妙有生的元功为己用,足可抵从前百年修行,倒不枉他当初费力治好功体险些溃散的妙有生。

  “再如何有威名,也净不了楼主这颗肮脏的心啊。”妙有生捂着脖子,冷冷笑道,毫不示弱。

  “十年如一日,也难为你这般有骨气了。”秋卓雍华倒没有生气,反而笑道,“纵使你再愤恨,又能奈吾何?”

  妙有生冷哼一声。

  “你当初拼死保护的那个魔类,似乎并不感念你的恩情啊。这么多年了,也不见他有所反应。”

  “又与你何干?”

  对于妙有生的嘲讽秋卓雍华毫不在意,只道:...

  “澄明无垢体,果真名不虚传。”秋卓雍华随意将妙有生掷在地上,餍足地感叹道。

  澄明无垢体可自纳天地灵气补足自身,这十年来他吸纳妙有生的元功为己用,足可抵从前百年修行,倒不枉他当初费力治好功体险些溃散的妙有生。

  “再如何有威名,也净不了楼主这颗肮脏的心啊。”妙有生捂着脖子,冷冷笑道,毫不示弱。

  “十年如一日,也难为你这般有骨气了。”秋卓雍华倒没有生气,反而笑道,“纵使你再愤恨,又能奈吾何?”

  妙有生冷哼一声。

  “你当初拼死保护的那个魔类,似乎并不感念你的恩情啊。这么多年了,也不见他有所反应。”

  “又与你何干?”

  对于妙有生的嘲讽秋卓雍华毫不在意,只道:“当年本楼有不少人无故死在魔域手下,从此结了仇怨。几经调查,才知他们当初在陆山围杀琴中伏羲御清绝,之后参与者全部身死,御清绝也从此失踪。你说,他又和魔域有什么关系呢?”

  闻言,妙有生的面色终是一变。

  

  十年的时间已经足够蒲剑俟树寻回御清绝的记忆,但如今的御清绝早不是当初那个稚嫩的御清绝了。

  他还需要忍耐。

  一旦暴露连自身也保不住,更别提去锱衣十三楼营救妙有生了。

  怀中的玉佩依旧炽热,这代表着妙有生性命无虞。

  不能急。

  “俟树。”

  “魔相。”

  “近日锱衣十三楼在四处搜寻竺兰空心玉,你去看看他们是想做什么。若有机会,趁机毁了。”蒲剑封云吩咐道。

  “是。”

  竺兰空心玉,御清绝记得,妙有生曾跟自己提过。锱衣十三楼此次寻竺兰空心玉必定与妙有生有关。

  

  而在孤仞峰上,一银一白两道身影翩然而落,一者邪魅,一者神秘。

  “地茧,你去日之角的这些日子,万魔惊座出走幽界。”白翼雪魂幽然道。

  “无限不过是一介质子,纵使你说于吾听,吾又做得了什么?”地茧双目紧闭,声音婉转低回,“阳魔琴吾已取得,然而月之崖的阴魔琴为外境神女所取,目前下落不明。吾先回幽界,你且去月之崖查探可有蛛丝马迹。”

  “雪奴知晓。”

  漫天飞雪落下,白翼雪魂已不见踪影。

  “万魔惊座……天魔茧……”地茧幽幽一叹,“罢了,还是稳定幽界魔源为要。”

  “月之崖……外境神女……究竟是谁抢先一步……”地茧心念一动,又一道白色身影脱体而出。

  这是他六杀魂中最神秘的第六魂,此前从未示人。如今他需返回幽界弹奏阳魔琴稳定魔源与守护圣母,而白翼雪魂又隐隐有脱出控制之兆,调查外境神女与监视白翼雪魂一事只能让第六魂出手。

  “无限之前,唯见悲怜。”

  地茧手持阳魔琴,轻颂诗号,飘然离去。

  而第六魂持着千秋灯,漫天白羽飞落,声音清清冷冷:“霜天闻鹤唳,得乾坤清绝之气。晴空点仙蝶,识宇宙千代之机。”

  (未完待续……)

相关剧情:

①久远前地茧曾前往日之角取得阳魔琴,然而月之崖的阴魔琴为外境神女所取,下落不明,地茧派六杀魂中的白翼雪魂前往调查,此后白翼雪魂不知所踪。破邪传中白翼雪魂出场时已然脱离地茧控制。

②精幽大战后幽界到了衰弱期,天魔茧夔禺疆茧化,圣母将幽界封印到地下,地茧取得阳魔琴后日夜不停演奏稳定魔源。

③幽界衰弱期圣母主张安内,于是万魔惊座出走幽界,另创幽都称王,自号君临黑帝。后万堺同修会建立,进入万堺时期。

地茧六杀魂至今仍有一魂不明,我设定那一魂就是仙蝶・九千秋。(不是仙魔鏖锋的九千秋,那个时候真九千秋已经死了,是地茧诈死假扮的_(:з」∠)_)

仙魔鏖锋里纵横子引荐地茧假扮的九千秋入幽界时曾说九千秋与纵横子御清绝齐名,说明历史上真有这个人,不然以超神越鬼天下有双的名气还能齐名的是胡诌出来的,那不就露馅了吗_(:з」∠)_

虽然叫六色杀魂,但九千秋跟白翼雪魂一个色,不是说是“最特殊的一魂”吗哈哈哈_(:з」∠)_

九千秋会跟雨青霄搭上线_(:з」∠)_

再过几十年就要开启万堺时间线了_(:з」∠)_

萧简

人物顺序看标签

阳九昊与玄九阴两个人,如果不是旁白,我都没分清过这两人

—————分割线—————
阳九昊:剑影魔踪第4集

意琦行:刚出场

无故事的人:救下掉落的恶骨,意琦行出现

九千秋:一出场就打了人狂刀一拳的妹控

——————————————
前三个实际上上个月就弄好了一直躺在草稿箱里-_-||

之前都打算好了做CUT的了,但剪辑的软件一直没搞定,我电脑32位的安不了PR,想换系统呢,结果电脑就坏了。打算自己修一下,努力了一星期没成功我也就放弃了打算再买一个主机:(,就是不知道怎么买

人物顺序看标签

阳九昊与玄九阴两个人,如果不是旁白,我都没分清过这两人

—————分割线—————
阳九昊:剑影魔踪第4集

意琦行:刚出场

无故事的人:救下掉落的恶骨,意琦行出现

九千秋:一出场就打了人狂刀一拳的妹控

——————————————
前三个实际上上个月就弄好了一直躺在草稿箱里-_-||

之前都打算好了做CUT的了,但剪辑的软件一直没搞定,我电脑32位的安不了PR,想换系统呢,结果电脑就坏了。打算自己修一下,努力了一星期没成功我也就放弃了打算再买一个主机:(,就是不知道怎么买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