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九品芝麻官

2139浏览    28参与
银苏

官〔番外篇〕沙雕向

「联文」


本篇为番外与正文无关(我会说是因为我懒得码后续吗?)


某苏:嘿!hello,大家好!各位观众老爷们好!本人糖楸,江湖代号银苏(。・ω・。),这里是由宋先生的悦来客栈包先生的神秘秘方独家冠名的番外篇第一弹


某苏:先有请本期的两位嘉宾—宋世杰and包龙星,两位我就不多介绍了,不造的去看两人代表作《审死官》和《九品芝麻官》,本期节目还有两位神秘嘉宾ヽ(´▽`)/


某苏:好的,让我们进入正题:


        3

      ...

「联文」


本篇为番外与正文无关(我会说是因为我懒得码后续吗?)


某苏:嘿!hello,大家好!各位观众老爷们好!本人糖楸,江湖代号银苏(。・ω・。),这里是由宋先生的悦来客栈包先生的神秘秘方独家冠名的番外篇第一弹


某苏:先有请本期的两位嘉宾—宋世杰and包龙星,两位我就不多介绍了,不造的去看两人代表作《审死官》和《九品芝麻官》,本期节目还有两位神秘嘉宾ヽ(´▽`)/


某苏:好的,让我们进入正题:


        3

        2

        1

   action!


①论如何在喜欢的人面前介绍自己:

我们有幸请到宋老师来为我们做示范ヽ(・ω・ゞ)


小葵花妈妈课堂开课啦!

某苏:孩子咳嗽老不好,怎么办呢?

宋老师:多半是废了,扔了就好了



哔————



(不好意思,放错了,下面才是正片)


场景一:


一日清晨,宋老师在街上遇到了行踪诡异的包龙星,这宋老师心里自然乐开了花,稍稍整理了一下着装,便走过去搭讪。


“前面的兄台请留步,我看你如此面熟,你是不是…”(某苏:宋老师你好老套…)

“不,我不是!”包龙星吓的向后一跳,慌得一批,要是在大街上被认出来,他估计是无法活着回去了

“难道你不是…”宋世杰满头黑人问号(???)

“看飞碟!”包龙星伸手指向那遥远的天空(某苏:你那星星眼是什么鬼啦,做戏这么全的吗)

“哇,在哪里?”宋世杰努力地向天空张望但就是看不到不明飞行物。回头刚想询问一下对方时,却发现人早没影了……(某苏:我知道恋爱会使人降智,但还没见过像你这样直接弱智的)


场景二:


宋老师这次非常机智地直接上门…


“在下早就听闻包大人的名字,今儿特地登门拜访”(某杰:我可真是个小机灵)

“欧?小爷我这么出名吗?不知兄台怎么称呼”(某星:一定是因为小爷我玉树临风,风流倜傥,哈哈哈哈

“在下宋世杰,是个秀才”(某杰:划重点,在喜欢的人面前要矜持

“秀才?看来是个读书人,不知兄台在哪里办工?”(好奇)

“在下就是宋状师,帮人打官司的…”(某杰:他一定会大吃一惊的哈哈哈 某苏:对,你完了 某杰:???)


包龙星眉毛一皱,发现此事不简单,脸色慢慢地黑了下来


“大胆,你竟然擅闯公堂,来人把他关进大牢!”


旁边侍卫立马把手中的棍交叠成叉形架在了宋世杰的脖子上,我们可怜的宋状师就这样被打入了冷宫大牢


某星:幸亏我反应机智差点儿就被他的花言巧语给骗着了

某苏:包大人英明神武,可真是个小机灵鬼

某星:那是自然,也不看看小爷我是谁哈哈哈

某苏:但他好像是真心想跟你交朋友的(咱也不知道是哪种朋友,咱也不敢说,咱也不敢问)

某星:不不不,兄dei,你初入江湖,懂得的还是太少,像这种经常帮人打官司的秀才,不管他说什么都不要信他。不对,因该是不给他开口的机会在,在他开口前就把他做掉


眼前的少年清澈的眼眸里闪过一丝凶狠,眉头微微皱起,似是想到了什么不好的经历,紧锁的额头让人想要将它抚平。不禁让人心疼可怜的宋先生,您还是快点跑路吧,您追妻之路太难了。


牢里的宋世杰背后一冷,打了个喷嚏,谁在背后议论我。诶,一定是我太帅了,惹人嫉妒。


场景三:


天空霹雳一响,一位靓仔登场。


宋世杰惊恐地看着突然出现的穿着诡异的男人,一时间心中槽点很多。


观众朋友们没猜错,就是我们可爱的小师弟左颂星又穿越了(某苏:我会告诉你是我从陈小刀那里骗来的吗?背后一凉,总感觉陈兄会把我削成A)


左颂星询问了一下眼前人这个时代的事情,做为感谢便把自称是撩妹神器的某爽文送给了宋世杰。宋世杰便认为这一定那位世外高人看自己骨骼清奇,所以送给自己的秘籍。便闭关苦读了七七四十九天,终于练就了一双火眼眼睛,看透红尘,出家了


本文完


抱歉抱歉,打错了


是重新找到了信心,再出江湖(某杰:我看透了,去他的矜持,爱要大声吆喝出来

宋世杰立马跑到了包龙星家门口,把人给喊了出来


某杰:听说你很勇嘛

某星:我超勇的

某杰:是吗?

某星:杰哥不要啦,杰哥不要的啦



哔———



无意开车,放错了…下面才是:


宋世杰走上前去,用手指轻挑起包龙星的脸庞,拇指贴近脸颊若有若无地抚摸着“靓仔,我看上你了,做我的男朋友吧”包龙星一爪子胡到了宋世杰的脸上,宋世杰跌坐在地上,捂着脸,竟也不恼,轻笑一声“呵,小家伙,你已经成功地引起了我的注意”


“你竟敢调戏本官,来人,拖出去斩了!”


宋世杰卒,本文完


完结撒花🎉


某苏:这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攻虽然智商一直掉线,但痴心一片,一直追求着受,最后还为爱情献身。受还一直误会着攻,最后还亲手杀死了最爱自己的人。我已经被深深地虐到了,我不忍心再动笔虐星仔了

(某楸:滚,你就是懒得写)


场外:


某杰:为什么我智商一直掉线?

某苏:我想

某杰:我觉得可以给我俩加一些感情戏

某苏:不,我不要你觉得,我只要我觉得

某杰:我不演了

某苏:真不演了?

某杰:我就是从这里跳下去摔死,接不到戏饿死,我也不会再演了

某苏默默地拿起电话:喂,sunnny哥,把宋世杰的戏都停掉吧(某杰依然不为所动)另外,叫你们那组的尹天仇改天来试试戏,戏名叫《官》,对,有很多感情戏,让他准备一下。对了,告诉他剧组天天有饭盒,顿顿加鸡腿🍗

某苏挂了电话,看了一眼腿上的装饰物

某杰:这戏真香


小精分剧场:


某楸:这篇为什么没有感情戏?

某苏:因为正文没有

某楸:那这篇两人的关系是什么?

某苏:别问,问就是伟大的社会主义兄弟情

某楸:下次更文时间可否透露一下(小道消息了解一下)

某苏:这要看两位主角愿不愿意,或着尹先生有没有档期

番外第一弹正式完🎉

银苏

官〔一〕

  「联文」

脑洞产物,宋世杰×包龙星,星星水仙向


清晨的阳光伴随着鸟儿的鸣叫声,透过一方小窗稀稀散散的洒到一个男人的脸上,已上午几时了,男人竟还的躺在床上。说起那男人也有几分奇怪,头上带了一个大得有点搞怪的蝴蝶结,但配上那睡颜,却又显得几分可爱。这本是安静祥和的场面,但一声“十三叔!”打破了这片宁静。只见一个非常之猥琐(玩逃学威龙梗)的男人撞开了门冲了进来,吓得床上男人直接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


“十三叔啊,今天要审街头秦氏的岸子啊,所有人都准备好了,你怎么还在这呢?!”

“有没有搞错(鉴小乞儿里),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现在才...

  「联文」

脑洞产物,宋世杰×包龙星,星星水仙向

 

清晨的阳光伴随着鸟儿的鸣叫声,透过一方小窗稀稀散散的洒到一个男人的脸上,已上午几时了,男人竟还的躺在床上。说起那男人也有几分奇怪,头上带了一个大得有点搞怪的蝴蝶结,但配上那睡颜,却又显得几分可爱。这本是安静祥和的场面,但一声“十三叔!”打破了这片宁静。只见一个非常之猥琐(玩逃学威龙梗)的男人撞开了门冲了进来,吓得床上男人直接一个鲤鱼打挺从床上跳了下来。


“十三叔啊,今天要审街头秦氏的岸子啊,所有人都准备好了,你怎么还在这呢?!”

“有没有搞错(鉴小乞儿里),这么重要的事,你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我忘了嘛十三叔。”话说这男人语气竟有些委屈。


身上依然着着睡衣的男人无语地翻了个白眼,立刻换上官服向衙门奔去。


讲到这儿各位看官基本上也知道了这当官如此的懒散的,只有那街东的包龙星了,那猥琐至极的男人也应当是包有为本人了。我们再看一下街的另一头,一位秀才在街上遛着弯儿,忽然听见旁边两位妇女在谈论些什么。


“喂,你知道街西的宋世杰吗?”

“哎,你这真是在说笑,这县里谁不知道宋大人的名字呢?”


我什么时候这么出名了?这秀才想到。不错,这位秀才就是宋世杰本人。宋世杰一听她们在聊自己便也来了兴趣凑过去听。


“这宋大人啊,帮人打官司,赚了不少钱,人还长得那么帅,能嫁给他也真是有福气哟”

“喂,话虽这样说,你可知,前些日子,他老婆刚跟他离婚回娘家了!就因为这宋大人啊天天帮人打官司,给钱就办事,也不管事情的正邪,这不遭报应了嘛,他媳妇给他生了十三个崽,竟没有一个活下来,最后把老婆都气走了”

“但他媳妇也倒风光了一段时间”

“你不懂这女人的失娃之痛,怎是金钱可先比的,宋大人也难啊,官啊,两袖清风是真的贫,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就好头疼(逃3梅姐)”

“我看这宋世杰就是个贪图财物的小人罢了”


……


宋世杰听不下去了,头一伸凑了进去“两位夫人在聊什么啊,可否讲给在下听听”两位女子一看是正主,便立刻微微脸红掩面走开了,转眼隐进了人群中。

宋世杰扭过头,继续逛着,忽然闻到一股炸臭豆腐的香味,便寻着这味去了。走近那小摊一瞧这名字竟叫“油炸包龙星”,怎么瞅这“包龙星”也是一个人的名字,便来了好奇心。


“这油炸包龙星是怎么个说法?

”这位大神有所不知,这包龙星是臭名远扬,当然油炸包龙星了,这炸出来的豆腐才够臭,才正宗……”


宋世杰还没听完小哥的话,就被人挤了出去,可见这家小摊生意实在火红。宋世杰继续往前走了几步,看见人群围着一个说书先生,便挤过去凑热闹。


“这包龙星被五十个大汉围着强•女干了一百遍,一百遍哟”

“好!好啊!”宋世杰着实吓了一跳,被这重口故事给雷住了。

“他们还喂着他吃屎!他也乖乖地吃呀吃”

宋世杰实在是被雷地不行,揪着旁边一位大汉问道

“兄台,可否问下这包龙星到底是何许人也?”

“兄弟有所不知啊,这包龙星是这片一个芝麻小官,断案随意,惹民共愤啊,这人现在正在衙门里审秦氏,这秦氏估计要惨了”


宋世杰听到这里,不禁对这男的来了兴趣,这男人究竟是怎样判案才能引起如此大的民愤,便向衙门走去赶去围观,走至门,便看到那门匾上写着“清正廉洁”四个大字,只觉得好笑,笑着走了进去。

入眼便是一群看众,如果忽略他们脸上的表情,一切还算比较祥和,这大堂中央坐着的也必然是包龙星了。这包龙星五官清秀中带着一丝俊俏,配上昏昏欲睡的表情竟有些说不出的可爱。这与宋世杰想象中的凶神恶煞的大叔形象完全不一样,不禁盯着他看呆了。

而这边包龙星的内心是极为痛苦的,昨夜与包有为嗨到了半夜,完全忘了第二天还要上堂。这下可惨了,这种想睡又不能睡的感觉是最折磨人的了。看着眼前跪着的一排人,还有一直折磨着自己神经的哭啼声,包龙星只感觉这个世界离自己越来越远。终于,“咚”的一声,这位官员在所有人地注视下,脸砸向桌面睡着了。


“今天大人身体不适,下堂!”包有为扶着包龙星,叹了口气,拉着他回到了后面。


宋世杰看到这一场景,“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感觉这男人实在是可爱又有趣,便笑着回了家。正在座上闭目养神之时管家走了过来


“街头秦氏求见,现在正在外面跪着呢”

“快请她进来”


那女人走进来一见到宋世杰遍跪了下去。


“大人,我本是我家老爷的三姨太,平常也十分低调,但不想我生下个男儿后,正房林氏处处刁难我,这次竟污蔑我偷她与老爷的定情信物。大人,小女肯请大人为我做主啊”


宋世杰一听这是个与包龙星接触的好机会,便将眼前哭得梨花带雨的女子扶了起来。


“我仅力而为吧”


女子没想到宋世杰这么快就答应了,早就听闻宋状师能言善辩,但也只是给钱办事,本抱着试试的心态,竟成功了。想不到宋状师也是个会为正义执言的好人。

 

话说那边包龙星一回到屋内,便有客人在那等候了,这人面前摆满了白银,包龙星还没张嘴询问,这人便自报家门


“我乃林氏的父亲,广东大将军,这些银两大人拿去孝敬孝敬父母,百善孝为先嘛,大人作为官人应该懂得这些吧”


包龙星身体不由得一僵,头上直冒冷汗……

 

“那这案子,大人心里也数了吧”

慵生Yong·S.

论考试这个东西……

它简直不是个东西〒▽〒

论考试这个东西……

它简直不是个东西〒▽〒

云深步知处

这次去丹麦最重要的是,特意去见我的高中班主任!这久违的一面历时六年,下一次相聚也未知何时。同去的还有一个正在荷兰留学的高中同学,我们跨越半个地球聚首也实在难得。还得知了我大学里的朋友和我的这个高中同学成为了同学!这个世界有多小呢,小到六度人脉理论也许真的成立,这个世界也很大吧,大到过了这么多年我们才能够重逢。


刚才又看到一句话,“别隔着屏幕说想我,请努力来到我身边。” 穷极所思,可赴千里。🥂

这次去丹麦最重要的是,特意去见我的高中班主任!这久违的一面历时六年,下一次相聚也未知何时。同去的还有一个正在荷兰留学的高中同学,我们跨越半个地球聚首也实在难得。还得知了我大学里的朋友和我的这个高中同学成为了同学!这个世界有多小呢,小到六度人脉理论也许真的成立,这个世界也很大吧,大到过了这么多年我们才能够重逢。


刚才又看到一句话,“别隔着屏幕说想我,请努力来到我身边。” 穷极所思,可赴千里。🥂

醉鬼

站在板前,只拍照不扩列,心都碎

站在板前,只拍照不扩列,心都碎

吸星大法

【古风】恩客

「下」

入夜。

包龙星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男人野兽般地啃咬舔舐。男人的双手禁锢着他,让他无处可逃。身体被掠夺的窒息感掌控了他。天旋地转间,他的眼中恍然映出旧日相熟的房间摆设。是凤来楼。

一声惊雷起,瓢泼雨至。

明明已经有好久不做这个梦了。他的脸褪了血色,豆大的汗珠沿着他的下颌滑至脖颈停在凸显的锁骨和白皙的胸膛上。

他下床点燃了桌上的红烛。烛光映亮了一小块区域,他盯着那片光,稍稍安下心来。他实在不甘,甚至有些怨恨。他付出了多少才换来了今天的生活,但就要这样被人轻易毁掉了。

先帝驾崩,当年一干涉事官员也多被处刑,他本想着这事总不会再被人揭出来,总归是算漏了这么个人。那人的性子他多少了解些...

「下」

入夜。

包龙星动弹不得,只能任由男人野兽般地啃咬舔舐。男人的双手禁锢着他,让他无处可逃。身体被掠夺的窒息感掌控了他。天旋地转间,他的眼中恍然映出旧日相熟的房间摆设。是凤来楼。

一声惊雷起,瓢泼雨至。

明明已经有好久不做这个梦了。他的脸褪了血色,豆大的汗珠沿着他的下颌滑至脖颈停在凸显的锁骨和白皙的胸膛上。

他下床点燃了桌上的红烛。烛光映亮了一小块区域,他盯着那片光,稍稍安下心来。他实在不甘,甚至有些怨恨。他付出了多少才换来了今天的生活,但就要这样被人轻易毁掉了。

先帝驾崩,当年一干涉事官员也多被处刑,他本想着这事总不会再被人揭出来,总归是算漏了这么个人。那人的性子他多少了解些,不达目的誓不罢休。那些官员的残留党羽可全在暗处看着他,他一步也不能错。

翌日。雨比昨日的要大些。包龙星很早就出了房门,不是起得早是一夜未眠。包有为见他布了血丝的眼睛及眼周浓重的黑眼圈很是不放心。可他偏要自己去悦来客栈,只撑着一柄油纸伞便离去了。

雨中单薄的背影显得有些孤寂决绝。

小二接过他滴着水的伞后领着他进了一间客房。男人正坐在桌前在等他。桌上放着一个酒壶两只酒杯。男人见他来了,蛇蝎似的目光在他身上打转。包龙星身上还带着潮湿气,鞋底沾了泥巴。不待男人开口,他便摆好了满脸笑意:“小弟昨日突然身体不适,只好今日再来拜访,还望兄台见谅。”他总要搏一搏。

“无碍。”男人盯着包龙星的脸,用玉扳指敲敲桌子,唇角上扬,“包大人,不,不能叫包大人了,瞧我这记性。请坐,请坐。”

包龙星坐在他的对面,虽面带笑意却难掩拘谨之态。男人笑了:“怎么?连坐到我身边的胆子也没有吗?”

“不,只是小弟怕将恶疾传染给兄台”,包龙星低眉顺眼的模样煞是好看,令男人笑意更深。

“我当初多次想赎你,你却百般推脱,还谎称是为你家姐才流落至此。”男人话锋一转,见包龙星身子颤了颤,又接着说到:“却没想到是这个缘由。”

“当日小弟实在是有难言之隐,绝非有意欺瞒,况且在那凤来楼里小弟已是吃尽苦头,再者小弟确是为了替戚秦氏申冤,先皇都已不再追究还命小弟为八府巡按。不过,您的恩德,小弟清楚。小弟这些时日做生意赚了些银两,倒不如……”包龙星语速极快,吐字却清清楚楚。显然他想快点儿脱身。

“你若不知我此行所为何事,你又怎会来?何必多费口舌。”

包龙星一震,果然一张巧嘴到了男人这里根本毫无用武之地。还是这样的结果。

男人别开在他身上的目光转向窗子,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问到:“第几个?”

包龙星没听懂他这没头没脑的话语,摇摇头:“什么?”

男人蓦然将头转向他,两只眼睛发狠地盯着他,似乎是要用目光在他身上挖下一块肉,嗓音沙哑:“我是第几个与你欢好过的男人?”

这个问题把包龙星问愣了,他面色夹杂着几分痛苦,嘴唇泛白,过了半晌,才幽幽开口:“三。”

第一次接客正赶上他神智不清,被人绑了手脚就送到了客人房内。等他清醒过来时,也只能选择接受现实。他是被人打乖了,总不能还没帮人申冤自己先被打死。

男人沉默不语,走到床边,坐下,一副客人姿态。

包龙星脸上一阵红一阵白,他想起了往日,他站起身,缓缓走到男人面前。

“只这一次,放过我。”

男人只说了两字:“除衫。”

包龙星顺从地褪下长褂,像他之前很多次做过的那样,他低垂着眉眼看不出喜悲,他感觉到男人炙热的目光正随着他解开衣扣的手在他身上游走。

里衣,裘裤,通通褪下。

他一丝不挂地站在男人面前,平日里巧舌如簧的人现在却难堪得吐不出半个字。他耳朵红透了,唇紧抿着,整个身子都微微地战栗。

当男人饿虎扑食一般将包龙星按在床上时,他敏锐地捕捉到了身下人眼中一闪而逝的悲哀。

就是这个表情,他怎么舍得放下?不,不可能,他一辈子都别想逃脱。

吸星大法

【古风】恩客

「上」

从夜里起雨就淅淅沥沥地下着,过了晌午,天依旧是暗暗的淡青色,空气闷得厉害,连小虫也收了平时的鸣声。

街上本就没几个人,铺子里的生意就更是差,从早晨到现在还没开张。伙计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不知谁偶尔讲些荤话便引起一阵笑声,随后又陷入安静。约莫是天气缘故,连带着人也懒散起来。

包有为拿着毛笔在账簿上圈圈点点,正咬着笔杆子的时候,一主一仆就踏了进来。伙计们赶紧上前斟茶伺候。

包有为上下打量着两人,眼睛从那主子手中拿着的象牙骨折扇移到拇指上的玉扳指最终盯住了那人腰间的蟠螭玉佩。刻得精细至极,指节鳞片都清晰可见,倒真像活生生的蟠螭挂在腰间。

怕是贵主。

包有为笑呵呵地迎上去:“这...

「上」

从夜里起雨就淅淅沥沥地下着,过了晌午,天依旧是暗暗的淡青色,空气闷得厉害,连小虫也收了平时的鸣声。

街上本就没几个人,铺子里的生意就更是差,从早晨到现在还没开张。伙计们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天。不知谁偶尔讲些荤话便引起一阵笑声,随后又陷入安静。约莫是天气缘故,连带着人也懒散起来。

包有为拿着毛笔在账簿上圈圈点点,正咬着笔杆子的时候,一主一仆就踏了进来。伙计们赶紧上前斟茶伺候。

包有为上下打量着两人,眼睛从那主子手中拿着的象牙骨折扇移到拇指上的玉扳指最终盯住了那人腰间的蟠螭玉佩。刻得精细至极,指节鳞片都清晰可见,倒真像活生生的蟠螭挂在腰间。

怕是贵主。

包有为笑呵呵地迎上去:“这位老爷想要些什么?”

主子模样的人端起茶杯,轻吹一口,没言语。那仆从站到包有为身前挡住自家主子回到:“我们老爷想见这儿的掌柜。”

“诶?您这是……怎么……”包有为心想没买东西就想见掌柜,难道是来找事的?

男人见他心有疑虑,便将茶杯一放,笑了:“放心,我是你们掌柜故人,来这里和别人谈生意,顺路拜访一下。”

听了这话,包有为皱皱眉头在脑中思索,不曾知道十三叔还有这么位故人,但还是先让伙计们好生招待着,转身进了内院。

包龙星这边正用指头逗着孩子。他的日子过得相当快意。莫再提和如烟各生一子,像两人这样共侍一夫还能和谐相处的简直是奇迹。因了这个,坊间还有些传闻,甚至还有男人把他当标牌。

包龙星自己也不记得有位什么故人,看包有为一副着急样子便亲了一口如烟怀中抱着的孩子,眼中的温柔将溢出来了:“我先去看看。”

如烟点点头,温软得看不出昔日的风尘气。实际上她从未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为人妻为人母。她蹭蹭怀里的孩子,喃喃到:“快点长大吧,我的孩子,成为你父亲那样的人。”

包龙星一进铺面就对上了男人带着笑意的眼睛。他霎时脚下一软,怎么会是他!包有为见他面色泛白,两腿发颤问到:“十三叔,你犯羊癫啊?”

“犯你妈个头啦!走啊!”包龙星盯着男人,一把推开要来扶自己的包有为,壮着胆子向前走。

“久违了,包大人。”男人先开了口,把包大人这三个字念得抑扬顿挫,心里补充,样貌还是如此清丽干净,不过好像成熟了几分。有意思。

包龙星脸上勉强挂着笑意:“兄台,别来无恙。不过小弟已不做官,以前的事也就莫再提起。”

两个人对视着都不在出声,仿佛谁说了第一句谁就输了一般。周围的人更是半声都不敢吭。

气氛有些诡异。

雨不知道什么时候停下了,青黛瓦上积聚的水还向下滴着,啪嗒嗒的敲击着青石板铺成的路。

莫再提回来的很是时候。听了情况,她自然地走到包龙星身边喊自家相公为自己介绍来人。

男人的脸色在听到相公二字时沉了沉,开口不善:“我是你相公的恩……”

不待男人说完,包龙星就接过话:“恩人。实不相瞒,在下有一段落难时期,幸得这位兄台相助,在下才得以有今天的日子。”他表情相当真诚,确信在场不知情人士都信任他后,又接着说:“只不过不知兄台姓甚名谁家住何处,才未能及时报答。今日有幸相见,不如先留下吃个便饭。”

“便饭就不必了。”男人一抬手将手中折扇收起,“我现在住在悦来客栈,若是你真的有心报答我,便亲自到客栈来找我。你若是不来……”男人笑笑起身,“往事就人人可知。”

包龙星脸上的笑挂不住了,他蹙眉看着这一主一仆远去的背影,暗暗咬了牙。

真是来了个难缠的主儿。

大伙哪知道发生了什么都茫然地相互看看又摇摇头各自做事去了。

空气里夹带的雨后特有的土腥味随着呼吸钻进包龙星肺里,忽的,他觉得有点恶心。

Ni的放映室
千面如来刘老师,再也难看到这么...

千面如来刘老师,再也难看到这么出神入化的公公了, 9品芝麻官 新龙门客栈 倩女幽魂 笑傲江湖里的角色实在了得。

千面如来刘老师,再也难看到这么出神入化的公公了, 9品芝麻官 新龙门客栈 倩女幽魂 笑傲江湖里的角色实在了得。

LeVentSeLeve-
十年一觉扬州梦赢得青楼薄幸名腰...

十年一觉扬州梦
赢得青楼薄幸名

腰缠十万贯
骑鹤上扬州

十年一觉扬州梦
赢得青楼薄幸名

腰缠十万贯
骑鹤上扬州

我心上的那颗小星星
一张包治所有不开心的图,笑到停...

一张包治所有不开心的图,笑到停不下来😂

一张包治所有不开心的图,笑到停不下来😂

鱼仔青

【喜剧】九品芝麻官.Hail.the.Judge.1994.BD720P.X264.AAC.Cant

http://pan.baidu.com/s/1mgEhsd6

====

只为精品,点击链接加入群【想看电影了】:http://jq.qq.com/?_wv=1027&k=gI6xKF

http://pan.baidu.com/s/1mgEhsd6

====

只为精品,点击链接加入群【想看电影了】:http://jq.qq.com/?_wv=1027&k=gI6xKF

逻辑可口电影
九品芝麻官:又是一部在电视上看...

九品芝麻官:又是一部在电视上看了无数遍乃至每次在电视上看到都会继续看下去的电影,中央六还是为星爷电影的普及做了很大贡献的。这部影片相信不用过多介绍大家都非常熟悉。经典镜头数不胜数,捧红了如花这个名字,让如花变成了形容美女的一大形容词。当然周星驰口吐莲花的狂喷绝对不能漏下,还有很多就不再赘述了。7.8分

九品芝麻官:又是一部在电视上看了无数遍乃至每次在电视上看到都会继续看下去的电影,中央六还是为星爷电影的普及做了很大贡献的。这部影片相信不用过多介绍大家都非常熟悉。经典镜头数不胜数,捧红了如花这个名字,让如花变成了形容美女的一大形容词。当然周星驰口吐莲花的狂喷绝对不能漏下,还有很多就不再赘述了。7.8分

攸叶下的笔记本

《九品芝麻官》真相[转]

----------------------------------------------------------------------------------
有为:别说那么多了,你被判死刑了。
包龙星:死刑?
有为:是呀,他们说你勾引江洋大盗,贩卖军火,推老婆婆下海,还强奸了头母猪。
包龙星:我绝对没有强奸母猪。
有为:他们要诬陷你嘛,你死定了,所以我跟爷爷商量好了,在你临死之前,要为我们包家
留点后,所以找了一个黄花闺女进来和你配种,(众人叫)下次才轮到你们嘛,别说那么多
了,先进去配种嘛,如花,快……
-----------------------------------------...

----------------------------------------------------------------------------------
有为:别说那么多了,你被判死刑了。
包龙星:死刑?
有为:是呀,他们说你勾引江洋大盗,贩卖军火,推老婆婆下海,还强奸了头母猪。
包龙星:我绝对没有强奸母猪。
有为:他们要诬陷你嘛,你死定了,所以我跟爷爷商量好了,在你临死之前,要为我们包家
留点后,所以找了一个黄花闺女进来和你配种,(众人叫)下次才轮到你们嘛,别说那么多
了,先进去配种嘛,如花,快……
-----------------------------------------------------------------------------------

实际上,在包龙星为戚秦氏诉讼失败之后,案子已经结束。所谓后来包龙星的越狱以及之后的大翻盘,实际上都是包龙星上法场前做的一场梦。
      
电影尾声,狗头铡落下,鲜血四溅,那实际上是包龙星的血。
      
案子的真相,一代伟人陈大人已经调查清楚:
      
犯妇戚秦氏,因老公性无能无法行房,遂勾引高官子弟常威,遭到拒绝后又勾引来福并发生不正当关系,后怕事情败露,便下毒毒害戚家十三口人致死。
      
事情曝光后,戚秦氏为求自保,竟然贿赂九品官员包龙星为其脱罪,并活捉一头母猪供包龙星强奸。事成后,包龙星与犯妇串通污蔑常威强暴戚秦氏。
      
事实上,常威当时在戚家门口,在做拿大顶。一个,两个,三个,做到第三个的时候,发狂的通奸犯来福追打常威。
      
包龙星听信谣言将常威抓住后,命令兽医检验,发现常威是处男,根本不存在强奸犯妇的可能,甚至用手指头也不可能。
      
清政府中央高度关注此案,派出陈大人陈厅长审理此案,终于识破包龙星等黑社会份子的诡计,并对受挑唆的百姓进行安抚。53岁的农民王大妈,亲眼目睹黑社会份子包龙星常常强奸母猪的事实。
      
百姓纷纷感慨,被黑社会利用的群众太恐怖,给县城的稳定局面造成极大的冲击,给县城丢了脸,抹了黑。
      
参与用鸡蛋袭击官员,并且抢劫官员内裤的无业游民张某,亲自到县衙忏悔认罪,对自己的行为进行了深刻的检讨,真诚的愿意接受县衙的处分。
      
陈大人通告全县少数参与打砸抢烧县衙门,袭击官员的犯罪份子,早日伏法,不要给亲人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最后,全县百姓饶有兴致的观看了对犯妇戚秦氏和黑社会包龙星的死刑执行直播,并拍手称快,为大清帝国迅速发展赶英超美的长远规划尽心尽力。

截至影片拍摄到一半,全县百姓已经恢复了安静祥和的生活。
      
大清日报记者 梦断世界杯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