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九张机

2624浏览    159参与
尚益欧巴231
醉生梦死又一世九张机
醉生梦死又一世九张机
南京Honey舞蹈
年会舞蹈 九张机古风爵士舞蹈完整版
年会舞蹈 九张机古风爵士舞蹈完整版
黄绛
九张机·七夕 一...

九张机·七夕


        一张机。寻常无复觅相思。当年寂寞伤怀日。南风一曲,蒹葭照水,秋月漫人痴。

        两张机。鹊桥相会在今夕。轻风一样情中系。闲遥梦远,繁星如海,执手泪偷垂。

        三张机。一年纤手一年丝。空明又浸飞花里。微光摇曳,烛心萦绪,和影不分离。...


九张机·七夕


        一张机。寻常无复觅相思。当年寂寞伤怀日。南风一曲,蒹葭照水,秋月漫人痴。

        两张机。鹊桥相会在今夕。轻风一样情中系。闲遥梦远,繁星如海,执手泪偷垂。

        三张机。一年纤手一年丝。空明又浸飞花里。微光摇曳,烛心萦绪,和影不分离。

        四张机。年年春尽未曾归。画堂光影留人醉。温凉如玉,纨罗轻伞,花雨正芳菲。

        五张机。长亭风缓更风急。菱花只对朱颜闭。轻帘绣户,小窗浓睡,不解恨秋思。

        六张机。黯云连在碧城西。夜凉无月成孤倚。萧疏灯烬,深寒旧梦,长记去年时。

        七张机。去年音信待风来。飞云暗渡斜阳外。星含芳树,风随软语,花月对霜开。

        八张机。窗寒幽径翠离披。疏篱黯淡枯丛密。繁华空逝,残笛凄远,回首泪沾衣。

        九张机。一时别梦怨双飞。未眠长夜空垂泪。春花照影,秋槐落蕊,别久不言悲。

        凄凄。将逢秋雨未逢伊。浔阳月落天无迹。光华疏冷,星河澄碧,空对一张机。

        纷飞。那堪风露泣斜晖。轻帘半卷愁难寐。残红消尽,浮生渐远,何日复相随?

城市舞集-原派澜
《九张机》中国风jazz编舞,原来你我的缘分前世早已注定!
《九张机》中国风jazz编舞,原来你我的缘分前世早已注定!
爱上音乐
《九张机》愿化望断涯那一方青石
《九张机》愿化望断涯那一方青石
꧁꫞꯭云玩꫞꧂

五张机

  五张机。芳心密与巧心期。合欢树上枝连理。双头花下,两同心处,一对化生儿。


  蓝忘机休息好了.

  眼睛刚好睁开,舱中板铃响起:"避尘剑尊如面,请往真人处一行,多位阵修同道有事相询."而后再次重复了一遍,蓝忘机把起身板铃上面的红钮一按:"我已知.这就来."

  他到阵枢处时只觉一阵眩晕,再醒过神时只听见守阵处的仕客弟子关切的询问:"剑尊可是昨夜未歇息?"

  他微微点头算是认下了这一猜测,进入真人秘仓.

  一应寒暄不提,真人叫他落座后不久,忽然问他:"你是否知道蓝翼?"

  "是我家中一位辈分极高的姑祖母."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蓝湛说的很大方.

  "原来是旧友后辈."...

  五张机。芳心密与巧心期。合欢树上枝连理。双头花下,两同心处,一对化生儿。


  蓝忘机休息好了.

  眼睛刚好睁开,舱中板铃响起:"避尘剑尊如面,请往真人处一行,多位阵修同道有事相询."而后再次重复了一遍,蓝忘机把起身板铃上面的红钮一按:"我已知.这就来."

  他到阵枢处时只觉一阵眩晕,再醒过神时只听见守阵处的仕客弟子关切的询问:"剑尊可是昨夜未歇息?"

  他微微点头算是认下了这一猜测,进入真人秘仓.

  一应寒暄不提,真人叫他落座后不久,忽然问他:"你是否知道蓝翼?"

  "是我家中一位辈分极高的姑祖母."这没什么不可告人的,蓝湛说的很大方.

  "原来是旧友后辈."真人抚掌微笑,"我的耳孙女雨虹意,同我说你心中有念,所以剑阵中迟了一息,对吗?"

  蓝忘机一呆:"雨虹意是?"

  真人笑得更开心了些:"给你送去祭餐的那个小丫头."

  蓝忘机这才知道自己昨天还想少了些.

  "小孩子而已,不多说她了,蓝翼还有个妹妹,你知道吗?"

  蓝忘机不知道.蓝翼创弦杀术,做蓝氏家主,然而没有找到命定之人,也没有成亲,当然也就没有留下后人,在云深不知处留下的记录也是寥寥.

  "她破界而出后,一直在找妹妹呢,都不知道找过多少个界了.如今后辈中有你,想来该是很高兴的."真人似乎在回忆旧友音容,蓝忘机却吃了一惊:"蓝翼姑祖的妹妹?"

  "一出生就被弄丢了."真人摆开两手,"当年蓝翼同我说,蓝家那时不甚安稳,却叫她妹妹先吃了这亏,被外姓长老以古怪法器掳出本源界,不知去向."

  难怪后来她那样行事,被人说排除异己,手段酷厉.蓝忘机低下头想,要是兄长蓝曦臣有自己都不知道的那位姑祖那样的遭遇,只怕自己也会那般.

  他们没有谈很多,真人就叫他去同阵修们交谈.

  蓝忘机再回舱房,想到蓝翼时,竟然不知道是自己已失鸳侣苦一些,还是姑祖的无尽找寻更苦一些.

  五张机,横纹织就沈郎诗。中心一句无人会, 不言愁恨,不言憔悴,只恁寄相思。

꧁꫞꯭云玩꫞꧂

四张机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四张机,咿哑声里暗颦眉。回梭织朵垂莲子,盘花易绾,愁心难整,脉脉乱如丝。


  蓝忘机动手裁开了宣纸.

  把两首词的前三句都分开摊好晾平,都写到第四条时,他忍不住想起魏无羡还在时,他们请云深不知处蓝氏的一位绣艺大家绣的锦缎绸被.

  那上边绣的两只鸳鸯,都是锦羽彩翼.因为他与魏婴,本就是势均力敌的龙阳道侣.

  他与他,曾如鸳鸯交颈,如双鲤相随.

  而现在,他已经身在黄泉之下,他却破界而出甚至在天外天战斗了.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鸳鸯织就欲双飞。

  可怜...

  四张机。鸳鸯织就欲双飞。可怜未老头先白。 春波碧草,晓寒深处,相对浴红衣。

  四张机,咿哑声里暗颦眉。回梭织朵垂莲子,盘花易绾,愁心难整,脉脉乱如丝。


  蓝忘机动手裁开了宣纸.

  把两首词的前三句都分开摊好晾平,都写到第四条时,他忍不住想起魏无羡还在时,他们请云深不知处蓝氏的一位绣艺大家绣的锦缎绸被.

  那上边绣的两只鸳鸯,都是锦羽彩翼.因为他与魏婴,本就是势均力敌的龙阳道侣.

  他与他,曾如鸳鸯交颈,如双鲤相随.

  而现在,他已经身在黄泉之下,他却破界而出甚至在天外天战斗了.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鸳鸯织就欲双飞。

  可怜未老头先白。

  欲双飞,头先白.

  一滴泪滴在了纸面上,蓝忘机猛然回神,看见字的第一个点被晕开了,他扬起脸后退,仍然喉头哽咽,有谁敲响了舱门.

  雨虹意端着一盘水晶贺团:"避尘剑尊!这是膳房为您备好的祭餐,过于简便,且请食用."

  蓝忘机接过来:"多谢."

  雨虹意很想和他多说两句话,偏偏一下子又什么都没有想出来,急急忙忙一礼:"...我先走了..."

  蓝忘机关上门才想起,膳房都是交由傀儡送的餐食,哪里需要劳动自己所拜山门的掌教直系徒孙呢.

  少女情思,无可指摘.然而他蓝忘机,是不该接下这一盘吃食的,只是现在才说要退,却是太不合理了些.

  蓝忘机把盘子摆到案几上,看见这十六个水晶贺团有的是兔子造型,有的是花朵造型,还有两只是憨态可掬的小鸡造型,忍不住微微一笑,末了又是一叹:小姑娘是花了心思的,只是她却不知道,自己洞府外养的公鸡母鸡雌兔雄兔,池子里栽的莲花池子旁种的玉兰,全是因为那个人啊.

꧁꫞꯭云玩꫞꧂

三张机

  三张机。中心有朵耍花儿。娇红嫩绿春明媚。 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


  蓝忘机第十七剑挥出,看见了第二层剑笼近自己那面飘来一个碎片;  轰然大开的门口,以蓝家二三小辈为首,不断跨越一道深深沟壑涌进来的人群;

  而莫名塌了中间的观音庙里边,兄长抱着哭得跟个孩子一样的敛芳尊;金光瑶的右手还断着,脸上是深深的痛惜;聂怀桑努力地拼合地上散落的碎尸,眼泪没断过线;一把折断了的剑旁,是苏涉死后仍然皱紧了眉的脸;江晚吟拖着金凌躲开了什么;另一个蓝湛背着魏婴从他们侧面冲过去...

  蓝忘机一剑挥出,看见自己的剑光把那叫做云萍的小城分割成两块,一块在自己这层剑笼里边消逝无踪;...

  三张机。中心有朵耍花儿。娇红嫩绿春明媚。 君须早折,一枝浓艳,莫待过芳菲。


  蓝忘机第十七剑挥出,看见了第二层剑笼近自己那面飘来一个碎片;  轰然大开的门口,以蓝家二三小辈为首,不断跨越一道深深沟壑涌进来的人群;

  而莫名塌了中间的观音庙里边,兄长抱着哭得跟个孩子一样的敛芳尊;金光瑶的右手还断着,脸上是深深的痛惜;聂怀桑努力地拼合地上散落的碎尸,眼泪没断过线;一把折断了的剑旁,是苏涉死后仍然皱紧了眉的脸;江晚吟拖着金凌躲开了什么;另一个蓝湛背着魏婴从他们侧面冲过去...

  蓝忘机一剑挥出,看见自己的剑光把那叫做云萍的小城分割成两块,一块在自己这层剑笼里边消逝无踪;另一块飘向第四层剑笼:

  跌坐在地的兄长仍然牢牢抱住了惊呆了的金光瑶;叔父赶到,一个趔趄,黑着脸呵斥双壁;蓝思追蓝景仪欧阳子真围住金凌和他舅舅摔成一团;江晚吟不慎被碰到伤处脸都扭曲了;好几个金家聂家附属的宗主在聂怀桑身边或追问或安慰然后站立不稳...魏婴回抱着蓝湛,不管不顾在场的这许多人,一往无前地吻住了蓝湛——这半个碎片撞上第四层剑笼,亦化成灰粉,湮灭在以太中.


  以剑笼剿灭劫力三天后,五十名剑修回到天舟各自休憩.

  蓝忘机在甲板上回望,五层剑笼不复明亮却也尚未消逝无踪;尤其是越在里边的,越是剑意深重,即便是最外边一层的那二十个面,也是犹有辉光,并不暗淡.

  "漂亮吗?"是守八方中的另一名剑修,无垢剑尊:"这交五剑笼据说是剑仙白冲黎所传,也不知是怎么想出来的,不过用来在太空中对敌,却是再好不过了."

  旁边守阵的弟子一笑:"虽然说是剑阵不错,可也少不了我们阵修;若不定准持阵点,那就不好布阵了."

  正是这话.

  蓝忘机知道,最内层剑笼切一球,球心即劫点;相邻的两层剑笼,内层的外接球要恰好是外层的内切球;而每一层剑笼的各面相交的棱边,才是两方剑意相抗而平衡的安全通道.

  回到舱房,走到书桌边,蓝忘机接着写字:

两张机,行人立马意迟迟。深心未忍轻分付, 回头一笑,花间归去,只恐被花知。

三张机,吴蚕已老燕雏飞。东风宴罢长洲苑, 轻绡催趁,馆娃宫女,要换舞时衣。

  写完提笔,蓝忘机发现写错了,把另一首的续在先前写的下边了.

  他搁了笔,从舷窗看出去,众星虽远,却极其明亮,恰似那人一双眼睛.

꧁꫞꯭云玩꫞꧂

两张机

  两张机。月明人静漏声稀。千丝万缕相萦系。 织成一段,回纹锦字,将去寄呈伊。

  在第二剑落点处,蓝忘机看见了魏无羡.

  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如同铜镜的一片,却反射出那人颜容,还是蓝忘机深深记得的,射日战场上匆匆忙忙,总是苍白的脸,总是缺少血色的唇,和总是带着消不掉的疲惫的眼.

  魏婴.

  蓝忘机无声呢喃.

  十天前,他从师门得知劫力一说,虽然知道劫点所在隔着自己出身的世界十万八千里远,绝不会波及到魏婴长大的云梦,可静夜里,仰望天空,仍然不由自主地想找到自己来的那颗星.

  你知道我突破了吗,魏婴?

  你知道我离开了姑苏,中原,乃至玄正世界吗,魏婴?

  ...

  两张机。月明人静漏声稀。千丝万缕相萦系。 织成一段,回纹锦字,将去寄呈伊。

  在第二剑落点处,蓝忘机看见了魏无羡.

  一个小得不能再小的,如同铜镜的一片,却反射出那人颜容,还是蓝忘机深深记得的,射日战场上匆匆忙忙,总是苍白的脸,总是缺少血色的唇,和总是带着消不掉的疲惫的眼.

  魏婴.

  蓝忘机无声呢喃.

  十天前,他从师门得知劫力一说,虽然知道劫点所在隔着自己出身的世界十万八千里远,绝不会波及到魏婴长大的云梦,可静夜里,仰望天空,仍然不由自主地想找到自己来的那颗星.

  你知道我突破了吗,魏婴?

  你知道我离开了姑苏,中原,乃至玄正世界吗,魏婴?

  倘若躺在云深不知处我墓穴中的你知道我飞升了,你会高兴吗,魏婴?

  若是,你还活着,仍然能在静室中等着阿苑的小孙子给你带两坛天子笑,等我习了风雷传讯之术,便可给你寄信了.

  风雷可为我递音,你若接到,一定会欢喜吧.


  "真人,第三层阵法,不太对."天舟上,守阵的弟子中为首的那位皱着眉回报:"由避尘剑尊镇守的那方,剑光迟滞了一息."

  "守八方者,定心凝神."真人一声递出,空间中都是回响——

  守八方者,定心凝神.

  守八方者,定心凝神.

  ......

  蓝忘机在第五剑恢复了节奏.

  他埋下心中疑窦,逼着自己不要好奇为何看见了魏婴的脸,全心放在斩除劫力上.

  而映着魏婴的脸的镜子的碎片,继续向第四层剑笼飘去,一如其他的碎片那样,撞得更散更碎.

  破碎世界中,无法得到任何音息的魏婴驱使凶尸救下江澄,温情,聂怀桑和蓝曦臣,却只能眼睁睁看着他鞭长莫及,无法挽救的第五个人,蓝忘机,御起避尘对抗地面张大的裂缝中吹上来的罡风失败,落了进去:

  "蓝湛————"

꧁꫞꯭云玩꫞꧂

戒杀生

  魏无羡已然杀疯了.

  此是射日之战最为关键的末战,死的人已经太多太多,不论是敌方或者我方,都迫切希望尽快结束这如同绞肉机一样的战争.

  而绞肉机的核心,没有二选,只有魏无羡一个人.

  他横笛吹彻长夜,万鬼与凶尸如彘突犬奔:红袖招摇,百首摧折;青衣飞舞,千骨支离;白皤挥动,血肉横飞;褐涂大地,筋断脉崩...

  孤魂野鬼长哭惨嚎:"杀我冥顽——修我恶性——杀我冥顽——修我恶性——杀我冥顽——修我恶性——"

  三呼不绝,魏无羡只当是苍蝇嗡嗡嗡,可这战场,总有人的呼喊是他不能忽略的:

  "魏无羡!魏无羡!别吹了!你TM别吹了!"眼看自己这方的修士中有人也变成了凶尸大军的一员...

  魏无羡已然杀疯了.

  此是射日之战最为关键的末战,死的人已经太多太多,不论是敌方或者我方,都迫切希望尽快结束这如同绞肉机一样的战争.

  而绞肉机的核心,没有二选,只有魏无羡一个人.

  他横笛吹彻长夜,万鬼与凶尸如彘突犬奔:红袖招摇,百首摧折;青衣飞舞,千骨支离;白皤挥动,血肉横飞;褐涂大地,筋断脉崩...

  孤魂野鬼长哭惨嚎:"杀我冥顽——修我恶性——杀我冥顽——修我恶性——杀我冥顽——修我恶性——"

  三呼不绝,魏无羡只当是苍蝇嗡嗡嗡,可这战场,总有人的呼喊是他不能忽略的:

  "魏无羡!魏无羡!别吹了!你TM别吹了!"眼看自己这方的修士中有人也变成了凶尸大军的一员,江晚吟在各方异样的眼色中喊得凄厉:"可以了!魏无羡——"

  他的话被突然塌陷的地面打断了.

  世界骤然分崩离析,有湮灭之风不知从何处吹来,带走花,带走草,带走泥土,带走能带走的一切;又把它们都抛下,抛在土地上,抛在湖水上,抛在,裂缝里.

  双方被动停止了战斗.

  还活着的人都想方设法地固定住自己,免得被裂开无数口子的地面拖进不知深度的下面,魏无羡抱住他刚刚站着的山包上离他几丈远的松树,勉强吹出一个怪音,令凶尸下到裂缝中去探看.


  温家也在勉强休整,出了这么大的变故,温若寒出了闭关室,带上徒弟孟瑶下了岐山;

  聂明玦,蓝曦臣,被魏无羡派出的鬼女找到而后被救援上来的江晚吟整合了幸存者后,也决定先停战,看看这个分崩离析的世界究竟是怎么了.

  两方人马找了那天战场外一处完好的地方坐下来谈事.

  死的人太多,两边讲好停战之外,最大的事情就是鼓励人族繁衍,一个温家客卿就开了口:"云梦江氏的魏公子,怕是重中之重啊,万请魏公子,戒,杀,生."

  魏无羡握紧了陈情.

  江晚吟握紧拳头,又慢慢打开,百般不情愿地对魏无羡点了一下头.

  "我,戒."昂着头,魏无羡眼睑血红,终究应下.

  可是没有三天,世界就彻底崩溃了.

꧁꫞꯭云玩꫞꧂

一张机

一张机,采桑陌上试春衣。风晴日暖慵无力, 桃花枝上,啼莺言语,不肯放人归。

  蓝忘机在星河深处写下此句,却深知,他所念的那人,不会归回了.

  金丹破境为元婴,他本以为是自己终于放下了,谁知,这是叫自己能念那人更久更长,更怨更憾.

  他破境升界,带着那人的旧笛子和重新封剑的随便,拜入这中界的一处山门,看着洞府周遭的桃花林子,又想起了那人眼眉.

  山门外的众生,于他而言,俱是陌生人;可是如今供给他修行所需灵食灵丹材料的,也全是这些生人。

  所以,为了众生与此界,他蓝忘机是有责任出战的.

  即便是浩天大劫,作为修行中人,理当砥柱中流,破除此劫赢得新生!

  "天舟...

一张机,采桑陌上试春衣。风晴日暖慵无力, 桃花枝上,啼莺言语,不肯放人归。

  蓝忘机在星河深处写下此句,却深知,他所念的那人,不会归回了.

  金丹破境为元婴,他本以为是自己终于放下了,谁知,这是叫自己能念那人更久更长,更怨更憾.

  他破境升界,带着那人的旧笛子和重新封剑的随便,拜入这中界的一处山门,看着洞府周遭的桃花林子,又想起了那人眼眉.

  山门外的众生,于他而言,俱是陌生人;可是如今供给他修行所需灵食灵丹材料的,也全是这些生人。

  所以,为了众生与此界,他蓝忘机是有责任出战的.

  即便是浩天大劫,作为修行中人,理当砥柱中流,破除此劫赢得新生!

  "天舟已经就位,请诸位剑修同道,绕此界点,斩除劫力,切切不可过于接近,否则恐有倾覆之危.每仗剑除劫三日,一定要退回舟中休憩.请各位先保重自身,再图我界前程."

  为首的阵修布下接应的法阵,给他们让开了道.

  蓝忘机与四十九名剑修走近,修为最高且相当的四名先出阵并到达空间中离界点最近的已经标记好的四处;接着是六名稍微逊色的,到离界点第二近的六处;再是蓝忘机在内的八名剑修,到离界点第三近的八处;稍微弱于蓝忘机等一层的十二名剑修,组成第四层的除劫组,最低也是元婴的最后二十人,组成第五层.

  "四极就!"绕着界点,四面剑光交织成一个正四面体状的笼子;

  "六面齐!"六面剑光在正四面体剑阵笼外形成正六面体状的第二个笼子;

  "八方俱!"蓝忘机应声舞动避尘,剑光与另外七人的一起,封好第二层剑阵外的正八面体状笼子;

  "十二角交!"在他们十八人外,第四个笼子是正十二面体的;

  "二十边定!"最后一个正二十面体的剑光阵成,五层封笼齐全了.

  从界点中涌出的劫力撞上第一层阵笼的剑光,被削弱后接着撞上第二层,第三层,等它过了,蓝忘机与其他七人再次举起剑,从上次的位置再次挥出.

溫蒂🦊👓miao
九张机 - 黄霄雲

奉劝哪个熊不要陪着玩,不小心把自己玩坏了。

奉劝哪个熊不要陪着玩,不小心把自己玩坏了。

溫蒂🦊👓miao
九张机 - 黄霄雲

想要“黄”的人确实很多。“信了你的邪”的,只有黄老邪。

想要“黄”的人确实很多。“信了你的邪”的,只有黄老邪。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