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九条贵利矢

71168浏览    1131参与
究 極 廢 🈚

我是废物,踩点一个小时才剪30秒
车车很帅,但是踩点真的好难😢😢😢

我是废物,踩点一个小时才剪30秒
车车很帅,但是踩点真的好难😢😢😢

飞十三
是认真一点点的摸鱼orz扣不动...

是认真一点点的摸鱼orz扣不动嘞


【小声】还是不要脸的来蹭个tag

是认真一点点的摸鱼orz扣不动嘞


【小声】还是不要脸的来蹭个tag

陌上开花

【来打乙女】

是车车

6岁儿童爱了爱了

ooc致歉

私设你和贵利矢是搭档

我还是好菜

我不配拥有爱情……


  

  (1)

  “我是谁?”poppy一脸紧张的指指自己。

  “poppy。”你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

  “我呢?”永梦站在病床的另一边问道。

  “宝生永梦。”你觉得他们的反应有些奇怪,正打算问时又被打断。

  “爱吃蛋糕的是谁?”

  “镜飞彩。”

  “他爸是?”

  “他。”你指指站在poppy身后的人。

  “那,那你知道自己搭档是谁吗?”poppy问出了一个似乎很关键的问题。

  “我……什么时候有了搭档?”你思考了一下,...

是车车

6岁儿童爱了爱了

ooc致歉

私设你和贵利矢是搭档

我还是好菜

我不配拥有爱情……








  

  (1)

  “我是谁?”poppy一脸紧张的指指自己。

  “poppy。”你几乎是下意识的回答。

  “我呢?”永梦站在病床的另一边问道。

  “宝生永梦。”你觉得他们的反应有些奇怪,正打算问时又被打断。

  “爱吃蛋糕的是谁?”

  “镜飞彩。”

  “他爸是?”

  “他。”你指指站在poppy身后的人。

  “那,那你知道自己搭档是谁吗?”poppy问出了一个似乎很关键的问题。

  “我……什么时候有了搭档?”你思考了一下,自己在大学毕业后没多久就上岗了,搭档?好像领导说过要整个搭档的……不过估计就是开开玩笑吧……诶?为什么poppy好像要尖叫而永梦还捂着她的嘴,我不是游戏病吗?我的压力和我有没有搭档又没关系。

  “那个……这里是CR吧?”你觉得此时的气氛很奇怪,“游戏病和我的搭档有关系吗?”

  “这个……”永梦似乎想说些什么,但随即又把嘴巴闭上,和poppy交换了一个眼神,他们好像在犹豫要不要告诉她。

  “法医,你得了忘爱症,你是有个搭档的,好好回想一下。”镜飞彩不顾永梦和poppy两个人有些诡异的表情就直接说出来了“九条贵利矢,你最不可能忘掉的人。”

  九条贵利矢?你觉得这个名字很熟悉但你始终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

  “总之这段时间你先好好待在CR,我们会尽快切除你的病毒。”永梦和你这么说着,和其他三个人离开了病房。

  (2)

  “情况怎么样?”贵利矢看起来还是像往常一样很散漫的样子。

  “她不记得了,而且似乎是直接将你这个人从她的记忆里挖走了。”镜飞彩坐到桌子前开始吃蛋糕。

  “所谓的忘爱症,其实是一种比较通俗的说法。得了这个病的人会忘掉自己爱着的人,不管多少次想起来都会再度忘记。”poppy身为女孩子还是比较能理解你的“我想她现在应该也很混乱吧?毕竟突然被告知忘掉了她最爱的人什么的。”

  “不过,有一个好处,”永梦开口“她的压力来源似乎是这份找不到归宿的感情,也就是不确定对方是不是爱自己,如果不记得自己爱的人……或许会降低游戏病的发病率。”

  “太天真了,研修医,如果一直爱着一个人但始终不记得这个人的存在,才更有可能导致游戏病爆发。”飞彩吃下一口蛋糕。

  “不愧是小少爷,再怎么也是谈过恋爱的啊。”贵利矢的语气里还是没有很多的在意。

  永梦不知道该说什么:“总之这几天要好好关注她的情绪,先把游戏病治好。”

  (3)

  你第一次见到九条贵利矢时是在第一天任职时,因为找不到路就瞎转悠了一圈,然后就遇到了某个不靠谱的法医先生。

  老实说你一开始也想把对方当成前辈好好尊重,但无奈对方的举动总让你觉得像极了亲戚家小学没毕业的孩子,于是不知不觉就用家长一样的语气和他说话了。

  后来领导把你和他调到一起说是组个搭档优势互补,可你看着眼前人那夏威夷风格的花衬衫总觉得自己上了贼船。

  那天游戏病爆发时人手不够甚至从法医院调人来帮忙。你戏谑的和你的同事说起,你的同事也笑着和你开玩笑,但你们都心知肚明,你们不希望那天再度重演。

  一个又一个生命消失在你们面前,你们甚至没有来得及得知病人的姓氏,就又消失了一个人。

  那天你记得你累到懒得换衣服就直接坐在了台阶上,贵利矢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也坐到了台阶上。

  “你哭了?”

  “我才没有……”

  “撒谎,眼圈还红着呢。”

  “你不也哭了吗?”你反问了一句,对方不做声,你也没那个力气去揣摩对方在想什么。

  “喂!”他突然站起来,对着你,“能救他们的,对吧?”

  “一定能的。”还没等你回答他就又开口了。你抬头,和他对视了几秒。

  其实没有人能肯定,你不理解为什么他会这么确定。又或者,正是因为这话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所以才会听上去这么肯定。

  他的脸上还是一如既往地有些孩子气的笑,他向你伸出一只手:“起来去换个衣服吧?搭档。”

  你握住那只手,从地上站起来,好像是从这一刻开始,你觉得自己喜欢上了他。

  (4)

  雨下得很大,稍不注意就有几滴雨滴落到了你的眼睛里。

  你打着雨伞,看着lazer在你眼前倒下。你直勾勾地看着眼前的一切,如果你现在用同样的眼神去看一个人,那大概那个人会被你吓到。

  “……贵利矢?”你颤抖的从牙缝里挤出这几个字,脑海里空白的被挖去的记忆重新在你的脑中出现,像是一部微电影一样。

  你离现场有一段距离,此刻你很想丢下雨伞冲过去,但你却迈不开脚步,只能愣在原地,看着贵利矢在你的眼前消失。

  你不知道该去哪里,像行尸走肉一样,脑海里只剩下了贵利矢消失时的场景在一遍遍的重复。

  一滴泪悄然滑落,手中的雨伞掉到了地上可你却想不起来去捡。雨和泪混在一起滑进嘴里,你还是大声地哭了出来,忘记了一切,痛痛快快地哭了一场。

  你请了两天假,随后你就像往常一样来上班。你把最痛的全都咽下,像平常一样解剖尸体、写报告,时不时去CR打个卡帮忙照顾那些游戏病患者。

  你没有经过手术,你当然没办法找檀黎斗报仇,你能做的,就是在他们切除病毒后说一句辛苦了和保护自己不被感染。

  (5)

  那天你像平常一样去CR打卡,顺便打扫了一下。你手头多了几个任务,有一段时间没有来了。

  “谢谢你总是帮我们,我们最近都没什么时间做这些。”poppy像往常一样蹦蹦跳跳的,“啊说起来有件事你好像还不知道吧?唔唔……”还没说完就被永梦捂住了嘴。

  “嗯?怎么了吗?”你看着永梦捂着poppy的嘴并跟她说了什么。

  “啊……没事!poppy你看总是麻烦人家不太好所以去帮人家倒杯咖啡啦。”半推半就地带着poppy出去了,并疯狂向飞彩使眼色。

  飞彩不紧不慢地吃完最后一口蛋糕,放下餐刀餐叉:“今天还有手术要做。”然后就出去了。

  此时只剩下了你一个人坐在桌前一脸茫然地喝水。为什么你们刚回来就又出去了?还有飞彩你蛋糕一般不是做完手术吃的嘛!

  “啪嗒”不知道谁突然把灯关掉了,你下意识地站起身掏出手机打算去查看一下,结果一摸口袋……手机没了?!

  你身为法医还是能保持镇定的,眼睛稍微适应一些后,你小心的用手摸索着。

  你觉得自己的身后站着一个人。你不知道对方是什么来头,反正不太可能是发现CR灯灭了来找她的永梦之类的。

  你保持冷静,估算了一下觉得自己应该没法在赤手空拳的情况下把对方放倒,更何况还是在几乎什么都看不到的情况下。那就出其不意,攻其不备。你打定主意,慢慢往后退了一点点,你感觉自己的后背似乎碰到了什么,于是你抬起左脚,狠狠地往后踩。

  踩到的前一秒,你身后的人撑不住了:“诶!等等!先别动手……”

  声音不能再熟悉了,你一怔,随即差一点以为自己在做梦。你不敢回头,默默地把脚放下。

  如果是梦,那就让我不要再醒来。你咬着下唇,泪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还是嘴硬的来一句:“我动的是脚又不是手!”

  “哎,你别哭啊,我回来了你不应该高兴吗?”对方把你转过来,灯没开,你看不清对方的脸,更加笃定这是梦。

  “我……有什么可高兴的!你回来了我的工作就从法医变成保姆了啊你这个六岁儿童!”你冲着他说了一长串话,随后不争气的靠在了对方的胸口“……连六岁儿童都不会走丢这么久……你……走了这么久……哪个保姆愿意带你?!”

  “好了好了,别哭了。我回来了,开心一点嘛,”他任由你把眼泪擦在他的衬衫上,然后在你的额头落下一吻“我不会再离开了……”

  “呜呜……贵利矢,你要是……在现实里……真的回来就好了……”你哭的一抽一抽的,然后就感觉对方掐了一下你的脸颊“啊!好痛啊九条贵利矢!”

  “搞清楚了吗?法医小姐,这可不是什么梦,这是现实哦?”他用手捧着你的脸,在黑暗中,你的眼中只剩下了对方的脸,你能感受到他的呼吸洒在你脸上的感觉,已经真实的不能再真实了。

  “我怎么觉得你好像又长胖了,脸变软了不少嘛。”他用手揉着你的脸颊。

  你拍掉他的手:“才没有呢贵利矢!你知不知道我想你想的饭都吃不下,都瘦了一圈了!”

  “看不出来。嗯……要不我们换个地方聊聊?我好好看看你是不是真的瘦了。”你觉得他笑的像个拐卖儿童的怪叔叔,他的手也开始不老实的往下游走……

  “你们不要在本卡密开发时这么吵好不好?!我的神之创作要是被打断了你们付不起这个责任的……”















小剧场

你:所以说贵利矢你回来就回来,为什么要关灯?

贵利矢:嘛……本来是想吓吓你好看看你害怕的表情,还偷偷拿走了你的手机。谁知道你……

你:……六岁儿童石锤了。

Ficus

p1镜梦p2六岁我的哈批脑洞

p1镜梦p2六岁我的哈批脑洞

日渐秃头的安子

檀九注意!!

赶了个紧急末班车!!!!靠啊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p1是那个医生卡带音效!!太可爱了这俩wwww

p23包含弱智逻辑不清ooc条,注意【【【

最后2p大概是战陨。。吧【


檀九注意!!

赶了个紧急末班车!!!!靠啊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p1是那个医生卡带音效!!太可爱了这俩wwww

p23包含弱智逻辑不清ooc条,注意【【【

最后2p大概是战陨。。吧【


平面直角坐标系

[檀九] To my love.

情人节贺文!!!!!!!!!!刚入坑的孩子快饿死了TT。 

标题我乱打的TT。被亲友催于是迫不得已xxxx。 

是和亲友唠嗑的产物www。OOC注意!!!!! 

没有文笔。我是屑。大约2k字左右。 

是甜到发齁的糖。但别抱太大期望喔—— 

设定虾饺和车车同居x。有kiss因素XD。 

这文真的很短。↓↓ 


晨曦将至,红日升起。隼白云层忽隐...

情人节贺文!!!!!!!!!!刚入坑的孩子快饿死了TT。 

标题我乱打的TT。被亲友催于是迫不得已xxxx。 

是和亲友唠嗑的产物www。OOC注意!!!!! 

没有文笔。我是屑。大约2k字左右。 

是甜到发齁的糖。但别抱太大期望喔—— 

设定虾饺和车车同居x。有kiss因素XD。 

这文真的很短。↓↓ 

 

 

 

 

 

 

 

 

 

 

 

晨曦将至,红日升起。隼白云层忽隐忽现,阳光透过玻璃窗照射到客厅内。简洁的大厅没有多余的摆设,桌上的笔记本电脑显示屏还未关闭。阳台边正有只橘猫惬意地打哈欠,可能是刚睡醒的原因。咂咂舌后便伏在正被阳光照射的猫窝晒起了太阳。 

 

 

 

沙发上的两人正阖目熟睡,九条贵利矢习惯睡在内侧角落,他身后的男子——檀黎斗很自然地将手臂环在胸腹处以给予他怀中人安全感。他们睡的很熟。连猫咪跳上他们所在的沙发也不以耳闻。 

 

 

 

一阵刺耳的提醒铃声打破了室内的短暂宁静。 

 

 

 

九条贵利矢察觉到声响撇撇眉“啧”了声不满地半睁只眼察看周围。 

啊。这太阳光好刺眼。他从檀黎斗的怀里探出个头揉揉眼睑迷迷糊糊打了个哈欠。低头看着自身的衣服感觉有些不对劲。嗯??这不是卡密那家伙的嘛!觉着腰部肌肉有些酸痛遂艰难站起身扒拉被子便揉了揉已经麻木的双腿。尽量不把那家伙吵醒。 

 

 

 

檀黎斗的白衬衫穿在贵利矢身上真的显得很瘦小。完好遮住大腿根部,他的颈部被暧昧吻痕以及牙印遍布。九条贵利矢揉了揉头发把瘫在沙发上的橘猫抱了起来。随便拿了一袋速溶咖啡撕开包装粮粉末倒在马克杯里。冲上热水。 

 

 

 

九条贵利矢住的房子离街区很近。所以一大早就能听见人群的喧哗声以及汽车来回行走引擎声。贵利矢将衣服纽扣扣上几个遂抱着橘猫坐在笔记本电脑前开始查看资料。咖啡还在冒着热气,浓郁可可豆气味充斥鼻腔。边看资料同时也不忘关注檀黎斗的动静,如果醒了自身那就不保了。昨晚明明很累了精力却同白日一样丝毫未减。看着自身似被吃干抹净留下的痕迹心而不甘。将昨晚发生的种种抛之脑后,攥着衣角默默记下这笔账。 

 

 

 

“卡密做的不错嘛。那这件案子可以结下发给上级了。”九条贵利矢看着文件上显示着昨晚推理出来的结论,会心一笑遂很快收回。拿起被子轻轻吹下表面微抿一口,苦味布满味蕾和喉腔顿时苦了个清醒。身子顿了顿便艰难地吞了下去。 

 

 

 

“哇这咖啡好苦。是我拿错速溶咖啡了吗。” 

 

 

 

他尽量收小音量踮着脚去拿炼乳,因为这样可以增加咖啡的甜度而且这种口味还是自己喜欢的。 

正常人怎么能喝的下去苦咖啡这种东西呢,噢。他可不是人。是自称“神樣”的Bugster啊。 

 

 

 

“九条贵利矢。今天怎么这么早就醒了?”檀黎斗挣了只眼看着正坐在桌边看着资料的九条贵利矢。扶着额头打了个哈欠。 

 

 

 

啊。完蛋了。九条贵利矢抬头对上视线怔住了。正抚摸着橘猫的手不由得停了下来,紧张的咽了口唾沫。收回视线慌忙喝了口加了炼乳的咖啡,还是好苦。咳嗽了几声遂整理复杂情绪合上笔记本电脑托腮重新和檀黎斗自然地对上视线。 

 

 

 

“呐,神不打算起床吗。” 

“神不需要别人来提醒起床,但却需要受到神的恩惠的幸运儿来提醒。” 

 

 

 

可恶。这家伙又在说什么。一大早就起来说这样的话,他自己不害臊吗。九条贵利矢听到这样的话不由得脸红心跳一阵心里五味杂陈。把怀里的猫丢给瘫在沙发上的檀黎斗。光着脚丫子走到他面前提着衣领面露凶色看着他。 

 

 

 

“喂,这就是你干的好事吗。我身上的痕迹。” 

“欸——还不知道是谁向神祈求着这样做呢。” 

“???!!!我可没让你这样啊。” 

 

 

 

檀黎斗顺了顺橘猫的背脊毛发,不怀好意地对九条贵利矢笑了笑。勾住他的肩颈往下一压。两人唇齿相附,当然九条贵利矢也被吓了一跳。吻了数十秒后很快就挣扎出来红着脸走进洗漱间去刷牙洗脸然后洗澡。 

 

 

 

“呼呼——。”水流缓缓流下九条贵利矢的脸颚,从上到下。从脸颊到腰部。健康的小麦色肌肤下因为有吻痕和牙印的涉及,会显得十分显眼。他也没想到神也会有如此强大的占有欲。九条贵利矢很喜欢在起床后洗个舒服的热水澡。感觉全身都放松了下来,可以提起精神做这一天该做的事。 

 

 

 

搓了把脸后就关上水闸,用浴巾擦净水分后顺便把头发也擦了擦,瞅见放衣架上多了件和原先自身穿的白衬衫相同的衣服和牛仔七分裤。他想了想便没计较些什么便穿好衣服开始刷牙。 

 

 

 

“啊——洗了个澡果然舒服了很多。况且为什么这些印记去除不了啊。还有这衣服怎么还是你的啊。”顶着半吹干的头发从洗漱间踱步而出。发觉檀黎斗人在厨房泡着咖啡,九条贵利矢也没多想什么。绝对是因为和自己一样拿错了速溶咖啡甜到发齁然后跑到厨房去了。视线集中在桌上的一盒巧克力。满怀好奇地走近前去拿了块放到嘴里尝了下。 

 

 

 

“好吃欸。不过这是谁做的放在这儿。”九条贵利矢咀嚼着巧克力含糊不清地说着,马克杯里的咖啡也不见踪影。九条贵利矢从柜子里拿出橙汁打开咕嘟咕嘟满足的喝了一大口。从巧克力盒子拿出巧克力放在嘴里含着等巧克力慢慢融化。低头看着手机上的讯息顺便把橘猫抱过来顺顺毛。 

 

 

 

檀黎斗端着热腾的咖啡走到客厅,视线在九条贵利矢身上没有离开过一分一毫。谁也没想到,神也会爱着凡人。两人且是两情相愿,虽然这凡人有些口齿伶俐。但这并不妨碍神对他含有的种种爱意。 

 

 

 

他悄无声息地走到九条贵利矢面前,拿着块比较小的巧克力在嘴边含着。九条贵利矢察觉到动静抬起头来就看到檀黎斗的脸。离他很近。很近。 

他似笑非笑地凑近前去试图咬上另一半巧克力。 

檀黎斗像是猜中了一切。扣上了九条贵利矢的后脑勺,两人便吻在了一处。 

 

 

 

这次九条贵利矢很识趣地没有像之前一样顽固挣扎。反而很投入地去配合檀黎斗的动作。檀黎斗找准机会伸舌闯入他口腔撬开贝齿,与其唇舌交缠将他口中每一处都依次扫过,巧克力随之融化甜腻味道布满双方口腔。抬臂继以扣住他后脑予以深吻。顺便不轻不重咬口薄唇后不舍离开牵出些许银丝,舔舔唇很是满意。 

 

 

 

“神在如此神圣的节日附上如此神圣的一吻。” 

“To my love——KUJO KIRIYA.”

水の盒

这个人呐

憋久了就要疯

嘎!!!!!!

这个人呐

憋久了就要疯

嘎!!!!!!

顾池。

是黎贵cp向剪辑……第一次剪多包涵……因为软件不知道发啥疯一搞字幕他就给我自己放大缩小所以没有歌词/草

歌曲是 cops and robbers

以及个人简介说的会做到啦!就是这段时间在搞这个视频没时间/🌿

是黎贵cp向剪辑……第一次剪多包涵……因为软件不知道发啥疯一搞字幕他就给我自己放大缩小所以没有歌词/草

歌曲是 cops and robbers

以及个人简介说的会做到啦!就是这段时间在搞这个视频没时间/🌿

究 極 廢 🈚

杂七杂八杂七杂八
啥都有
大家闲的话可以教我画画,我不介意

杂七杂八杂七杂八
啥都有
大家闲的话可以教我画画,我不介意

冲冲人阿生

准备入假面坑了

哦他们俩都好好

画得太菜还是想打tagx原谅我

准备入假面坑了

哦他们俩都好好

画得太菜还是想打tagx原谅我

究 極 廢 🈚

『九梦』冬天,还有你

※好冷喔🥶来点暖暖的九梦吧~🏍️🚑
※不是什么复杂的故事,仅仅是冬日的小日常💛❤️

远处有个小红点朝着宝生永梦跑来,两个人约好了在医院门口见面。
每天都是这个时间,从同居开始,一直如此。

“抱歉等很久了吗?”
每次下班都能看到恋人什么的,九条贵利矢再爽不过,还能时不时炫耀一下恋人也是医生所以不用担心忙碌引起的感情淡化,两个人都很忙都能互相理解。

“没有,一会没事了吗?”宝生永梦回答。

“嗯,可以直接回去了,但是……”

“家里的零食吃完了。”

宝生永梦总是能如此快速的猜出来九条贵利矢接下来要说的话,打游戏嘴边没有零食可是大灾难,肯定要去买。
一阵冷风吹来,宝生永梦抖了抖缩缩...

※好冷喔🥶来点暖暖的九梦吧~🏍️🚑
※不是什么复杂的故事,仅仅是冬日的小日常💛❤️

远处有个小红点朝着宝生永梦跑来,两个人约好了在医院门口见面。
每天都是这个时间,从同居开始,一直如此。

“抱歉等很久了吗?”
每次下班都能看到恋人什么的,九条贵利矢再爽不过,还能时不时炫耀一下恋人也是医生所以不用担心忙碌引起的感情淡化,两个人都很忙都能互相理解。

“没有,一会没事了吗?”宝生永梦回答。

“嗯,可以直接回去了,但是……”

“家里的零食吃完了。”

宝生永梦总是能如此快速的猜出来九条贵利矢接下来要说的话,打游戏嘴边没有零食可是大灾难,肯定要去买。
一阵冷风吹来,宝生永梦抖了抖缩缩脖子,把手放进口袋,虽然这样还是没什么用依然很冷。

结果又突然被人把手拉出来,九条贵利矢把宝生永梦的双手握在手里。

“呜哇,你的手也太冰了吧,冷的话就没必要站外面等我了吧笨蛋。”
面对这句话,宝生永梦只是笑笑,他很享受现在的时光,被人这样温柔的对待,九条贵利矢也是。

……
他们逛超市的模式与一般情侣不同,通常不都是男女推着一辆购物车,需要什么去拿什么。
但他们是分开扫货,自己要拿什么要买什么都是分开然后在收银台等对方。

“那我去这边。”
“那我是这边。”

过了半个小时,在收银台见面,相视一笑,结账回家。

如果你想问,有什么不同的话,他们大概是,互相买对方的吧?
第一次在超市的时候也是分开买,可却只顾着买对方喜欢吃的,宝生永梦完全不看自己吃的,一直在看九条贵利矢喜欢或者可能会喜欢的,跟对方汇合再去买自己的。
一边的九条贵利矢就在糖果区推着车扫糖,也是完全不看自己喜欢的。

于是打照面的时候都脱口而出:“现在去买我的吧!”
看着对方车里的全是自己喜欢的,只是捂着肚子开始笑。

『从那以后再也不需要自己去买零食了』

……
回到家的第一件事,钻暖炉。
必须要承认的是两个人都很懒,特别是在冬天,有时候买了菜却懒得做菜直接点外卖。
比较有意思的是每次都要上演的拿东西游戏。

“话说…遥控器在电视旁边诶。”
“我的游戏机也在房间。”

离开暖炉太难了,就算是恋人的请求也不可以!!那么就用游戏来决定胜负吧!!

尽管——每次都是宝生永梦输。

“剪刀石头布!”
“剪刀石头布!”

宝生永梦是布,九条贵利矢是石头。
“啊!帕拉德!!!”

对方快速回头的间隙九条贵利矢改成了剪刀,真是狡猾。宝生永梦就算知道是作弊也只能爬出暖炉去拿,谁叫他总是心软呢。

拿回来以后九条贵利矢正在剥桔子,只见他吃了一块,露出享受的表情:“真的很甜啊,永梦你要吃吗?”

钻回暖炉后把脸凑过去张开嘴,结果谁知道九条贵利矢放了两块在他嘴里,宝生永梦一咬开!牙都要酸掉了,只能皱着一张脸捶桌子。
九条贵利矢则是笑得倒在地上了,他自己也被酸到了,可不能自己一个人受罪。

“你总是喜欢开这样的玩笑!”宝生永梦有点气鼓鼓的说着。

旁边的人坐起来,一边剥开另一个橘子一边说道:“我说这个是甜的你会相信吗?”

尽管这样,宝生永梦还是又一次张开嘴。
谁知道九条贵利矢吻了上去,顺带把嘴里的橘子糖送到宝生永梦嘴里,酸甜的味道侵占味蕾,马上把刚才的酸味冲走了。

当事人撑着脸笑着说:“看,没骗你吧。”

冬天的小幸福仅仅就是如此,暖炉,零食,橘子,游戏,还有,你。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