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也许

1572浏览    205参与
末日風火電
在玩企划,顺便玩玩新画法,介绍...

在玩企划,顺便玩玩新画法,介绍一下我新oc:名字是冬,坏女人,疯狂科学家

在玩企划,顺便玩玩新画法,介绍一下我新oc:名字是冬,坏女人,疯狂科学家

落地成雨αz逸

也许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阿雨来了~~~

[图片]


再见






阿雨来了~~~






再见

落地成雨αz逸

也许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阿雨来了~~~












阿雨来了~~~




















pettera0637
也许 - 贵族钢琴轻音乐

《也许》


也许,我的努力像一张废纸

被时光无情粉碎

也许,我的热情像一团火焰

被暴雨瞬间熄灭

也许,我的理想像一只雄鹰,

早已折翅蓝天


我的品行,卑微如涧底的兰花

独自芬芳

也许,生活对我还不够仁慈

爱情,因为背叛

将我抛弃

也许,我的心不够坚强

信仰不够纯粹

也许,我应该远离

喧嚣的尘世

忘却岁月的冷漠

将生命置于痛苦的深渊

然后死去


(子鹤)

《也许》


也许,我的努力像一张废纸

被时光无情粉碎

也许,我的热情像一团火焰

被暴雨瞬间熄灭

也许,我的理想像一只雄鹰,

早已折翅蓝天


我的品行,卑微如涧底的兰花

独自芬芳

也许,生活对我还不够仁慈

爱情,因为背叛

将我抛弃

也许,我的心不够坚强

信仰不够纯粹

也许,我应该远离

喧嚣的尘世

忘却岁月的冷漠

将生命置于痛苦的深渊

然后死去


(子鹤)

1907放映厅—剧本版

安东尼奥已经将要三十六岁,年轻时候的印记在他身上消失不见,唯有幸福留下了持久的痕迹,具体表现为他不再用心刮胡须并且容许赘肉遮盖他肌肉清晰的腹部,光洁如婴儿,柔软如一只懒人沙发。他的幼稚和傻气仍然让他的终生伴侣罗维诺瓦尔加斯叹为观止,甚至被以为无可救药,拒绝跟他一起手拉手出席在公共场合。出席可以,拉手不行。

安东尼奥已经将要三十六岁,年轻时候的印记在他身上消失不见,唯有幸福留下了持久的痕迹,具体表现为他不再用心刮胡须并且容许赘肉遮盖他肌肉清晰的腹部,光洁如婴儿,柔软如一只懒人沙发。他的幼稚和傻气仍然让他的终生伴侣罗维诺瓦尔加斯叹为观止,甚至被以为无可救药,拒绝跟他一起手拉手出席在公共场合。出席可以,拉手不行。

已重置的脑洞
也许 - 亚龙大

突然醒了,耳朵虫,这首歌咬我 😔

就是说,完全就当这张碟除了《似快乐》和《跳舞》都是kk曲阿华词,

我真的能嗑一个,anodize散伙是因为kk迷之需要流浪,于是客观上渣了阿华()

没有理由,就是迷之能理解,有些人需要流浪,流浪是一种本能……而另一些人,需要不流浪,留下是一种本能,但又特别能理解能尊重别人需要流浪。

但如果后者挽留,前者其实可以不走。但挽留了,就不是ta了。不走了,也就不是ta了。一种高尚的爱,我不想去占有你,我只想你是你

甚至都可以不在乎你孤独,只在乎你要 “从模糊面目,再塑造最初的我” 😔


就很嗑这种,高尚的无私的渣

(但...

突然醒了,耳朵虫,这首歌咬我 😔

就是说,完全就当这张碟除了《似快乐》和《跳舞》都是kk曲阿华词,

我真的能嗑一个,anodize散伙是因为kk迷之需要流浪,于是客观上渣了阿华()

没有理由,就是迷之能理解,有些人需要流浪,流浪是一种本能……而另一些人,需要不流浪,留下是一种本能,但又特别能理解能尊重别人需要流浪。

但如果后者挽留,前者其实可以不走。但挽留了,就不是ta了。不走了,也就不是ta了。一种高尚的爱,我不想去占有你,我只想你是你

甚至都可以不在乎你孤独,只在乎你要 “从模糊面目,再塑造最初的我” 😔


就很嗑这种,高尚的无私的渣

(但为什么kk看上去那么人畜无害的一只小猫咪,我却总觉得他适合的设定是渣?因为建筑工地风实在太反差,所以就感觉这个人很神秘?

……emm那不如问,为什么阿华的设定就感觉是迷之,他一定会被渣()就因为声音太性感?因为人类是一种,被渣过才会拥有性感?

而去渣别人的人,就会变得很帅?(?

Full of hope

 嗯……

今天又重新看了一遍 城南旧事  


再次翻开这本书,英子好像就在面前,幼时不知,只是觉得有趣,写的好。如今看来,哪一篇不是散着淡淡忧思。


秀珍生了孩子,孩子被母亲扔了,醒来了,也疯了,她疯了吗?她自己也不知道,一醒来,惦记着小桂子,就被人告知自己疯了,慢慢的,自己也默认了。英子不认为她疯了,为什么呢?


看向未来是睿智,眼看现在是安稳,活在过去是疯子。


只是太在意过去了,那段日子对于她太美好,就留在了过去,秀珍不认为自己是疯子,但她拿不出什么证据,就算了。


秀珍和妞儿死了,也是被别人告知的,死后,被人还要被人冠上...

 嗯……

今天又重新看了一遍 城南旧事  



再次翻开这本书,英子好像就在面前,幼时不知,只是觉得有趣,写的好。如今看来,哪一篇不是散着淡淡忧思。


秀珍生了孩子,孩子被母亲扔了,醒来了,也疯了,她疯了吗?她自己也不知道,一醒来,惦记着小桂子,就被人告知自己疯了,慢慢的,自己也默认了。英子不认为她疯了,为什么呢?


看向未来是睿智,眼看现在是安稳,活在过去是疯子。


只是太在意过去了,那段日子对于她太美好,就留在了过去,秀珍不认为自己是疯子,但她拿不出什么证据,就算了。


秀珍和妞儿死了,也是被别人告知的,死后,被人还要被人冠上“骗子”。


败光了家产,但是希望弟弟接受更好的教育,不得已去偷盗。在毕业典礼上,挺直了腰板,回到草丛时,早已不像此前。他被抓之前,把他奶奶的那串珠子给了英子,相信,这是他唯一是自己的物件了。


他对了吗?  不对

他错了吗?  无错


世上本来就没有绝对的对与错


我分不清疯子,傻子,骗子,贼子


我们看海去




兰姨娘出身贫苦

可家中已有妻室,还有孩子,却不避嫌,反而把人收留在家中,反复暗表好感,我不在那个年代,我不理解,我也不想理解,我不喜这章,但我喜英子做的事,痛快。


宋妈

驴打滚儿,很微妙

觉得,留在这里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当时候,女人必须要生孩子,宋妈最后还是跟着黄板牙儿回去了。一去,再也没回来过




爸爸的花儿落了,

我也不再是小孩子了


也不知道说什么了,真的很好



我已成为当初口中站在台上人,

可台下人不再了


这次他没有起到以身作则的作用,

是他迫不得已的悔棋




也许,你的想法更美些







梧桐

下篇来了


随着比赛的正式开始,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现场也是在热火朝天的开动起来了。


蔡丁和桃桃充当主持人,而天择则是摄影师。


菜丁和桃桃首先来到了北堂墨染的身边,就看见,北堂墨染正在清洗手上的果蔬,每一个蔬菜都洗的及其认真,问道:“墨染,不知道你给大家准备了什么菜肴呢?”


墨染看到蔡丁他们,把手上水擦干,“今天我为大家准备了一到菜,叫做群英荟萃,请大家敬请期待。”墨染对着镜头认真的说到。


“嗯,群英荟萃,听着菜名感觉这是一道大菜了,而且看到墨染选手及其认真的表情,看来是对这道菜及其拿手,今天看来我们可以吃到大餐了, 我们预祝墨染拿到成绩。”蔡丁说...

下篇来了


随着比赛的正式开始,所有人都回到了自己的位子上,现场也是在热火朝天的开动起来了。


蔡丁和桃桃充当主持人,而天择则是摄影师。


菜丁和桃桃首先来到了北堂墨染的身边,就看见,北堂墨染正在清洗手上的果蔬,每一个蔬菜都洗的及其认真,问道:“墨染,不知道你给大家准备了什么菜肴呢?”


墨染看到蔡丁他们,把手上水擦干,“今天我为大家准备了一到菜,叫做群英荟萃,请大家敬请期待。”墨染对着镜头认真的说到。


“嗯,群英荟萃,听着菜名感觉这是一道大菜了,而且看到墨染选手及其认真的表情,看来是对这道菜及其拿手,今天看来我们可以吃到大餐了, 我们预祝墨染拿到成绩。”蔡丁说到。


“那我们就不打扰墨染准备菜肴了,接下来我们看看下一位选手,言冰云准备了什么。”


蔡丁桃桃走到言冰云的跟前,就看到言冰云正拿着菜谱,边上还拿着秤,在量这什么,如果不是知道我们这个是做菜的比赛,还以为自己在看什么科学实验,如果言冰云穿着白大褂,再带着一副眼镜,那样子就更像了,蔡丁和桃桃言冰云的样子,不由得轻声说到:“冰云你在干什么。”


“我在测量调料的重量,以免出现味道的偏差。”言冰云说到。


虽然桃桃和蔡丁感觉不怎么理解,但是下意识没有问下去,因为他们怕打扰到言冰云的“科学实验。”


“那我们不打扰冰云了,接下来我们去看看下一位选手。”一行三人急忙离开了言冰云的位置,连菜品的名字都忘记问了。


三人走到魏无羡的身边都松了一口气,就看见魏无羡正在剁着什么,“羡羡你打算在做什么?”


“我今天打算做一道大菜,桃桃你不是爱吃辣吗?我为了你的口味特意特意做的水煮牛肉。我现在正在剁辣椒。”


桃桃看着桌子上满满的辣椒,不由得咽了咽口水,当然这不是馋的,是被吓的,“羡羡,这些辣椒你都要放进去吗?”


“当然水煮牛肉最重要的就是辣椒,不辣怎么可能。”


“羡羡,我劝你不要怎么做,你要考虑蔡丁和天择的口味是吧!他们俩也是评委。”虽然自己可以吃辣,但是怎么多,明天自己一定会进医院的,自己可不想明天微博热搜上出现“桃桃进医院”。


“是哦,他们俩也是评委,那我到时候放少一点。”魏无羡挠挠头说到。


“羡羡一定要记住辣椒一定要少放。”桃桃叮嘱的。


“放心😊”羡羡笑着说到。


但不知道为什么桃桃看着魏无羡的笑容心里越加没底。


但是根据要求自己不能一直待在选手身边,只能和蔡丁天择一起离开。


等桃桃来到疾冲身边就看见疾冲正在休息了。

“疾冲你已经完成了吗?”蔡丁说到。


“差不多。”


“你做了什么,这么快?”


“烤地瓜啊!这是我最拿手的菜了。”


“烤地瓜。(๑ŐдŐ)b”


“嗯,这烤地瓜啊不仅好吃,而且快速,这是我在野外最喜欢的菜了,而且你们不会真的想吃我做的菜吧😏。”


“我觉得烤地瓜很好,疾冲加油,我们去下一个人哪里了。”


“观众朋友们,经过前面我们重点来到了我们的种子选手,也是我们我们的冠军人选,那就是张小凡。”


“小凡,你今天做了什么啊,我可是期待了好久的。”蔡丁说到。


“我以做鱼为主,剁椒鱼头,松鼠桂鱼,酸菜鱼,还有佛跳墙。”小凡说到


“哇,那我们岂不是可以可以吃到大餐了。小凡你好好弄,我们看好你哦(*˘︶˘*).。.:*♡”


“嗯,好多。”


“终于我们来到了最后一位选手,那就是唐三,这位也是我们的种子选手,唐三你这次为我们准备了什么呢?”


“红烧肉。”


“嗯,我记得你好像从来没有吃过诶,会做吗?”桃桃问道。


“嗯,会的,我这次特意学了。你们就等着吃吧。”


“好的呢👌,看来唐三对于这次及其有信心。那我们就等着唐三你的菜肴了(๑>ڡ<)☆”



“观众朋友们,对于选手的采访我们就到此结束,接下来就是选手的烹饪时间,请大家敬请期待。”


这时空气中传来了及其霸道的味道,所有人都被这个味道呛得只打喷嚏,而且空间里面瞬间浓烟滚滚像是找了火一样。


桃桃蔡丁天择一看到这个情况就瞬间知道了这是谁弄得,魏无羡。


而这时墨染,冰云,疾冲还有唐三都被这个味道呛得受不了,直接跑了出来,半天没有晃过气。


“墨染,小凡呢,还有魏无羡呢?没有跑出来吗?”桃桃问道。


“我不知道,我被这个味道呛得睁不开眼睛,我和冰云两人都是摸着墙出来的。”墨染说到。


“我看到了,小凡跑到魏无羡的身边,去救魏无羡了,我本来是要去的,但是小凡看我不大对劲,就让我赶紧出来 ,自己去了。”唐三说到。


大家看着厨房的浓烟,及其焦急,但是因为这味道大家又进不去。


这时房屋的浓雾直接触发了防火装置,厨房里面直接喷起了水,小凡也带着羡羡跑了出来,两个人直接成了落汤鸡。


“羡羡小凡你们没有什么是吧!”从人焦急的说到 把他们扶到沙发上。


羡羡一边咳嗽一边喘气的说到,“没…没…没什么事。”


边上的小凡也缓过神来说到,“没事了,还好我平时习惯这个味道,一时半会还撑得住。”


“真的吓死我们了。”


“羡羡,你到底做了什么啊?为什么烟会这么大,”蔡丁问道。


“就是我在炒辣椒,炒着炒着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烟雾直接变浓了。对不起(╥ω╥`)  ”魏无羡愧疚的说到。


看着羡羡内疚的表情,桃桃内心还是软了,“这次就算了,但是还是要惩罚,等浓雾散去之后,你要把厨房整理干净,只能你自己一人干,其他人不许帮忙,还有你要帮小凡干一个月的活,听小凡办事。”


“ಥ_ಥ好的”。魏无羡答应到。


“还有一点从今天起静止魏无羡你进厨房。”


“T_T嗯。”魏无羡继续答应。


等到雨水停下,厨房已经是一片狼藉,比赛是不能再比了,最后还是桃桃点了外卖大家才吃了午饭。



你以为这就结束了吗?不,没有,虽然比赛毁了我们还是决出了冠军和,亚军。


最后的胜利者是疾冲和墨染,是的,对的,你没有听错,就是疾冲和墨染,因为魏婴在厨房炸了的时候,虽然机器毁了,但是地瓜在之前已经烤好了,放在机器里面没有被雨淋到。


至于墨染,是因为那到群英荟萃就是蔬菜沙拉,据说是哪位府上的菲菲姑娘特意为墨染想的。在魏婴炸厨房的时候墨染早就做好了,把菜放在评委席上。而这次的厨艺大赛凭借烤地瓜和蔬菜沙拉获得胜利。



———————————

抱歉,本来说是考完试回来写的,后来我跑去看王牌部队去了,然后深深的陷入了野哥,之后过年,懒得就不想写了。ㄟ( θ﹏θ)厂








霖霖

《也许.》

       勿艾特小炸  不要上真人  别做浏览🐶

[图片]


“少爷,刘总让您今天下午3点之前去公司一趟.”吴妈

                      (吴妈:家庭保姆)

“哦...不去”轩

“啊?少爷,您怎么了?心情不好吗?您这样我没法交代呀!...

       勿艾特小炸  不要上真人  别做浏览🐶


“少爷,刘总让您今天下午3点之前去公司一趟.”吴妈

                      (吴妈:家庭保姆)

“哦...不去”轩

“啊?少爷,您怎么了?心情不好吗?您这样我没法交代呀!”吴妈

“没,你原封不动的告诉他就行,如果他怪罪下来,就说是我说的...”轩



吴妈回了声“好”,就转头要下楼。


立刻就发现了在楼梯口的刘耀文

“夫人,怎么了?”文

“不清楚,看样子是心情不太好”吴妈

“嗯,好你下去吧”文


说着刘耀文就往主卧走去


刚走到门口一个枕头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砸到刘耀文脸上

“亚轩,怎么了~”(刘·波浪精·耀·撒娇guan·文)刘耀文可怜巴巴的捡起枕头  

开口说道:“嘤嘤嘤,人家又做错了什么,亚轩不要生气好不好~”(刘·绿茶耀文)

  

宋亚轩听到刘耀文说的话,顿时不知道为何燃起了心中的怒火

“刘耀文,你还有脸回来滚,你快给我滚...”是啊,先最后一句话,几乎都是扯着嗓子喊出来的。

最后一句说的太猛,两手撑着床边,黄豆大小的眼泪砸到地板上“滴答——”

刘耀文看宋亚轩这仗势,顿时慌了神,收起之前的语气

“亚...亚轩,你...你怎么了”文

“装你还给我装,你不是就想要离婚吗?好,结婚证和身份证都在第二个抽屉里,你拿走,我们离婚就是了”轩 

宋亚轩说出这句话时,几乎都是崩溃的...

“亚轩,我...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离婚?”刘耀文听出这句话时,很不解自己什么时候提过离婚?他爱阿轩,还爱的不行

“那好啊,我帮你回忆回忆”轩

“在昨晚的梦里我哭着让你别走,你摔门而出,留下一句我们离婚吧,无论我怎么求你你都像是没听见似的,就这么从我身边离去”轩

“噗嗤”刘耀文听完,笑出了声


走到宋亚轩身边说:“宝贝,梦里都是假的,怎么你相信梦,也不相信你的刘耀文吗?”

“我...谁让梦里的也是你”宋亚轩气鼓鼓的说道

“好了,宝贝不跟你闹了,下午3点来我公司一趟,我先去上班了”文




刘耀文走后,宋亚轩自言自语道

“谁让梦里的也是你,我相信你有错吗?”轩






本篇完


未完待续...(你们最爱的未完待续)





等等,先别走

说一下,如果有错别字, 别介意,揪出来,别让别人看错了

然后呢我也有一点文的经验,然后之前也写过文,先看一下,如果热度高的话,把之前的也写出来

但是呢也是第一次发出来

总之呢,我感觉这一篇的剧情太狗血了我接投稿可以投稿,虽然说我热度不高

意见随便提,我也会去好好的看

(别让我尴尬😥)


无数否定

最后写下标题的时候我在想你会不会回复我

    考虑到你们不会把它看完,我决定在开头说,如果你突然难过的笑了,也许能来告诉我,因为我真的很想听见


长大后,除了明白时间会解决一切,又突然发现,重要的人你能记住她好多事,不重要的人即便留在你身边也让你觉得不以为然。


 就比如我人生到目前为止记住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车牌号是关于她的,

关于她的一句玩笑,

关于我对她的一个称呼。


虽然都是过去式了,但我还是会联想到她给我做的木糠杯,一整盆的冻芒果,粉红色迪士尼公主的滑板等等等等


其实我想,她对我并没有我记忆中的那么好,但这不妨碍我记住她


也许让她停留在我那个懵...

    考虑到你们不会把它看完,我决定在开头说,如果你突然难过的笑了,也许能来告诉我,因为我真的很想听见


长大后,除了明白时间会解决一切,又突然发现,重要的人你能记住她好多事,不重要的人即便留在你身边也让你觉得不以为然。


 就比如我人生到目前为止记住的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车牌号是关于她的,

关于她的一句玩笑,

关于我对她的一个称呼。


虽然都是过去式了,但我还是会联想到她给我做的木糠杯,一整盆的冻芒果,粉红色迪士尼公主的滑板等等等等


其实我想,她对我并没有我记忆中的那么好,但这不妨碍我记住她


也许让她停留在我那个懵懂无知的童年也是个正确的答案,但我还是不怎么愉悦,因为她让我的另一份感情也变得患得患失起来


但我想这是生活的一部分,就算我们还在一起,也会因为我的长大和冷漠变的越来越疏远,


意识到这些东西 我长大了,但还不够大


因为我能意识它们却无法理清它们,


所以我在平静的理智下克制得思索而矛盾着,所以我打下这堆文字,告诉并强调自己,时间会解决一切过去的,未来的,和现在的


你所经历的和你即将经历的都是时间已经帮你解决的事情


这就好像我想写她,现在却想告诉你一些胡言乱语


我想对自己讲一些话,现在好像写成了一篇论证文。

胡言乱语的脑袋疼,看来我也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深情,我现在要做时间给我解决好的事了,比如


把这玩意发出去


AKA喜欢金木怎么办
也许 - 林栗/最后的厂牌

也许外面的世界要比想象中的温柔

也许外面的风很大


厂牌的少年感三部曲《也许》《他跑过雪夜》《OKK!起飞飞!》

也许外面的世界要比想象中的温柔

也许外面的风很大


厂牌的少年感三部曲《也许》《他跑过雪夜》《OKK!起飞飞!》

梧桐

第十二章


唐三一边给人解开藤蔓,一边说着抱歉,当他来到一个人面前的时候,突然就直接在他的眼前消失了。


“鬼啊!”唐三看着这个场景突然大叫起来。


“鬼叫什么啊!那个不就是我的分身,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都自己可以长藤蔓了,我都没说你是鬼呢。”也许拍了拍身上的叶子,对着唐三说到。


众人听到新的声音,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新的朋友出现在了空间里面,只不过大家总感觉他好像哪里与自己有点不同,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也许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说到:“你们好,我叫方天泽,是方式集团的少爷,就读于超星星学园,双子座,能力是分身。”也许说完继续看着大家。...

第十二章



唐三一边给人解开藤蔓,一边说着抱歉,当他来到一个人面前的时候,突然就直接在他的眼前消失了。


“鬼啊!”唐三看着这个场景突然大叫起来。


“鬼叫什么啊!那个不就是我的分身,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你都自己可以长藤蔓了,我都没说你是鬼呢。”也许拍了拍身上的叶子,对着唐三说到。


众人听到新的声音,朝着声音的方向看去,只见一个新的朋友出现在了空间里面,只不过大家总感觉他好像哪里与自己有点不同,但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


也许看到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自己身上,说到:“你们好,我叫方天泽,是方式集团的少爷,就读于超星星学园,双子座,能力是分身。”也许说完继续看着大家。


嗯,因为大家看到刚刚那一幕还没有反应过来了,一时间房间寂静了下来。


“本少爷都介绍完自己了,难道你们不介绍一下自己吗?”



“啊!我叫小凡。”小凡愣了一下回答到。


“那个,我叫唐三,对不起啊!我刚刚只是没有反应过来。”唐三抱歉的说到。


天择白了一眼唐三说到,“你反应真的慢,慢到我刚进空间你就把我绑起来了。一句话都没让我说啊,我眼前就一片漆黑了,你要是反应在快点我现在都不一定在哪里了。”天择继续在边上说着。

“啊!不对,说不定你反应再快一点我真的要变成你口中的鬼了……”


边上人看着天择这火力,直觉告诉他们现在绝对不要靠近他,要不然一定会被他无差别攻击的。其他几个人一步一步的退了出来,两人的边上突然出现了一个真空带。


“桃桃,你这个角色怎么猛的吗?”魏无羡看着天择越说越起劲,而唐三被他说的越来越内疚,整个人都不好了。



“啊……”魏无羡的问题让桃桃都一瞬间的蒙,虽然这个是自己把这个视为自己的黑历史,但是自己当时候演的时候好像没有这个样子吧…应该吧!

“时间太久了,可能吧!”桃桃心虚的说到。


“不过桃桃,你这个人物怎么感觉跟咱们好像有点不一样啊!”疾冲悄悄走到桃桃的耳边说到,眼睛盯着另一边的盛况。


“对啊!”魏无羡也说到 ,“虽然都是桃桃你演的,但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但是说不出来。”魏无羡摸着下巴说到。


“感觉很稚嫩,很青涩。”一旁的北堂墨染说到。


“我知道,我知道,”在一边的蔡丁探出探出头来说到,“看着他身上的校服就知道,桃桃一定演的是青春校园偶像剧,对不对,而且这一定是桃桃演的第一个角色,要不然也不会这么青涩,甚至带点中二。”


桃桃点了点头。


这一边的天择在跟唐三说完一堆条款,唐三答应下来后,转头看向那一堆的人,说到:“你们在说什么。”


所有人急忙转头说到,“没,我们没有说什么。”



天择眯了眯眼,继续说到:“那好,我们继续,并说说这个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后所有人把空间的来历,过程全部都跟唐三和天择说了一遍。


“也就是说我们都是你演的是吗?”天择看着桃桃说到。


桃桃看着天择,害怕天择不可以接受这一切,犹豫的说到,“嗯。”


天择看着他周围一圈的人说到,“我只有一个问题他们的角色是在我之前还是之后。”


“啊?”桃桃没有想到天择第一个问题尽然是这个,但还是回答道,“全部都在你之后。”


天择看着周围各具特点的角色之后,在内心里咆哮,怎么回事,不都是同一个人演的吗?为什么一个个都比我瘦,难不成演我的时候导演要求我这个角色要增肥吗?不过我瘦下来的时候感觉好像更帅了,我要不要去建个身,我得回去找一下那个健身教练更加靠谱,我到时候一定要帅翻他们……天择天马行空的想着。


疾冲看向言冰云,“你说他在想什么,怎么感觉好像都点不对劲。”


冰云白了他一眼,没有说到。


“天择,”桃桃的手不停的在天择的眼前挥着,天择终于回过神来了。


“啊……”


“天择,你没事吧!”


“没事。”天择回答道。


这个时候手机上弹出一条消息,上面写着,“空间人数已达到九人,请所有人直接退出空间,从今日起空间即将升级,二十四小时之后空间升级完毕,届时会有新的功能出现,请大家尽情期待。”



“这个空间是要升级了吗?”小凡说到。


“也不知道到时候会有什么功能。”蔡丁说到。


“到时候就知道,我们先退出空间吧。等他升完级我们在进来就知道了。”北堂墨染说到。


其他人都点了点头,所有人都退了出去。


而今天刚加进空间的唐三没有多想,因为他也来不及想,马上就要比赛了,他要趁着这个机会加紧训练。


而天择一出去就让管家找了一个专业的健身教练,开始了减肥生涯。









吟钟

是夏天炙烤过的月季


的生前(?)影像

是夏天炙烤过的月季





的生前(?)影像

梧桐

小番外


呆桃一回到空间里面就看到所有人都在围着电脑、手机转悠,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自己。呆桃走到也许后面,就看到也许真在p图,而且p的还不是别人,正是也许自己和自己刚刚拍摄完成的时影。


看到这一幕,呆桃忍不住发问:“也许,你在干什么?”


“我在p图啊!”也许说到。


“我知道你在p图,但是你为什么p跟时影的照片啊!”


也许认真的看着呆桃,说到:“我在蹭热度。”


“( ⊙ o ⊙ )啊!”


也许一脸委屈的说到:“我不这么干的话,你的那群虾虾都不记得我了😭,明明我才是你演的第一个角色,按照古代的规矩,我还是你的嫡长子...

小番外


呆桃一回到空间里面就看到所有人都在围着电脑、手机转悠,没有一个人注意到自己。呆桃走到也许后面,就看到也许真在p图,而且p的还不是别人,正是也许自己和自己刚刚拍摄完成的时影。


看到这一幕,呆桃忍不住发问:“也许,你在干什么?”


“我在p图啊!”也许说到。


“我知道你在p图,但是你为什么p跟时影的照片啊!”


也许认真的看着呆桃,说到:“我在蹭热度。”


“( ⊙ o ⊙ )啊!”



也许一脸委屈的说到:“我不这么干的话,你的那群虾虾都不记得我了😭,明明我才是你演的第一个角色,按照古代的规矩,我还是你的嫡长子呢!不能因为我是校园剧他们就不记得我了。(ಥ_ಥ)。”


“也许不委屈啊!虾虾不会不记得你的。我刚刚看到虾虾还在各个评论区说到你了。你看,你的存在感还是很高的。”呆桃安慰着也许。


但是也许听到这一番话,更加不说话了。


这一旁的蔡丁偷偷跟呆桃说到:“那个是也许他自己弄得,也许他自己建立了也许粉丝群,他自己就是群主。”


“( ⊙ o ⊙ )啊!”


呆桃走到也许面前说到:“也许,你不要伤心,虾虾一定会记得你的。”


也许还是不说话。


“也许,你不要不说话啊!你有什么要求我一定会满足你的。”


“真的吗?”也许一脸不确定的看着呆桃。


“真的,我发誓。”呆桃一脸认真的说到。


“你说的,我要你下次别人问到你过往角色的时候,你一定要提到我。”


“那个,这个……。”呆桃心虚的说着。


“你答应我的,身为男人一定要言而有信。”


“好……好吧!”也许看着呆桃答应下来瞬间悲伤的情绪就没了。继续完成自己的p图大业。


“你为什么还要在p?”


“你答应我了,我又没说我不p图。趁着现在时影的热度,我要加紧速度。之后我还要弄顾魏的呢。你去边上走走,不要打扰到我。”


“哦……。”为什么我总感觉好像不大对劲,好像被骗了的感觉。



这个时候呆桃看着唐三在用手机看着什么,呆桃凑上前去,只看见唐三在看着虾虾自己剪辑时影的片段。


“三哥,你在看时影什么。”


唐三严肃的说到:“我在看,我到底给他比差在哪里,为什么他一出来,虾虾就要跟我分手,”唐三看着呆桃,“你说,我哪里比他差了。”


“嗯……嗯,我……我也不知道啊!”呆桃不知所措的回答到。


“为什么,明明我们都长得一样啊!我哪里比不上他了,明明当时我们还在热恋当中,为什么他一出来,虾虾就要跟我分手,还说给我五十亿分手费,谁稀罕,难道我一个活人还比不上一张照片吗?”


“那你这是……。”


“所以我在研究时影,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我到要看看,他到底好在哪里。”说完也不理呆桃,继续看着时影的视频。


“好……那你继续看。”呆桃慢慢退到墨染边上,发现墨染手机里面也是时影和墨染自己的照片。


“墨染,这个照片不会是你p的吧!⊙▽⊙”呆桃一脸震惊的说到。


墨染听到呆桃的话,“当然不是,这是虾虾做的,我看着挺好看的,就保存下来了。”


“吓死了,我还以为你跟也许一样呢。”


“本王不需要,对于在虾虾心中的存在感,本王还是有信心的,”墨染自信的说到。


“为什么,墨染你这么自信。”


墨染盯着呆桃,看着呆桃心里毛毛的,“墨染你这么看着我干什么,我心里有点怕。”


等了好一会儿,墨染说了一句,“你不需要知道。”说完继续看着手中的视频。哼,这么羞耻的原因我才不跟你说呢。


“桃桃,”魏无羡这个时候跑到呆桃身边,呆桃顿时送了一口气。


“这么啦!羡羡。”呆桃疑惑的问着魏无羡。


“为什么这个时影看起来这么有钱,现在大家都说我穷,我哪里穷了,我是有钱的。”魏无羡气愤的说到。


“这个只是剧中设定啊!那个我做不了主的。”


“现在大家都说我买不起酒,要向时影借钱。他不就是穿的白衣飘飘一点吗?现在他不是还没出来了,凭什么说他比我有钱。”


“那个……那个,羡羡不是我想打击你,那个时影确实比你有钱。”


“我不听,不就是钱嘛!我可以的,我一定可以成为有钱的,我要向那群虾虾证明,我有钱。”说着就要走。


“羡羡,你去哪。”


“我要跟那群虾虾舌战群儒,证明我比时影有钱。”


“那……那你加油。”


呆桃看着忙碌的众人,只能无奈的叹了一口气,这未来该怎么办啊!




————————————

我看到过时影跟也许的照片的,但我没有保存,然后找不到了,找的到的同学可以私信我一下吗?我要把时影和也许的照片放上去。拜托了🙏
















思暮亦琑
坠落星空(合声版)(翻自 小星星Aurora) - 也许

我这一次偏离了航道,打破了世俗,与你长相厮守!


我这一次偏离了航道,打破了世俗,与你长相厮守!


姓沈名秋.🚫搬运

《也许》伍

“九华,你知道我想你想到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吗?”


“你现在是我活着的唯一依靠”


尚九熙独自翻着备忘录,最底下的账单记录与日记不值一提,尚九熙都要被自己以前的行为逗笑了,尚九熙独自喃喃着“我好幼稚”


尚九熙反省了好多次,是否是他错了,是否问题出现在他身上,好像也就他这么傻了


周九良因为自己的搭档去拍照,闲着也没事,听说尚九熙回来了特地找了半天不常联系的通讯录,在底下找到了尚九熙


尚九熙也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吓了一跳,他也在想这么多年没联系忽然找他干什么,只能慢慢聊着


周九良在通话中告诉了尚九熙德云社近几年的情况,也想约他出来走走,尚九熙愉快的答应了


城市的喧闹...

“九华,你知道我想你想到吃不下饭睡不着觉吗?”


“你现在是我活着的唯一依靠”


尚九熙独自翻着备忘录,最底下的账单记录与日记不值一提,尚九熙都要被自己以前的行为逗笑了,尚九熙独自喃喃着“我好幼稚”


尚九熙反省了好多次,是否是他错了,是否问题出现在他身上,好像也就他这么傻了


周九良因为自己的搭档去拍照,闲着也没事,听说尚九熙回来了特地找了半天不常联系的通讯录,在底下找到了尚九熙


尚九熙也被突如其来的消息吓了一跳,他也在想这么多年没联系忽然找他干什么,只能慢慢聊着


周九良在通话中告诉了尚九熙德云社近几年的情况,也想约他出来走走,尚九熙愉快的答应了


城市的喧闹掩盖了虚拟


“喂?文博!我到你家了,你下来我就从这个电线杆子旁边呢”周九良打着电话,头探出窗户向外面瞅着。忽然出来一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冲他挥手


周九良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尚九熙“呦呵九良换新车了?”尚九熙逗引着周九良,周九良看着眼前焕然一新的朋友,不自觉的上前拥抱了过去“九熙你回来了”尚九熙被突如其来的拥抱吓了一跳


“九良,我叫尚文博啊”


周九良松开了眼前这个冷漠无情的人“切,你等着绝交吧”嘴上说着,手上给人开着车门在车上两人聊了很久可是最让周九良惊吓的是尚九熙居然得了普可拉提综合征


他曾经去调查时,知道这种病,患有这种的病人极其没有安全感,总感觉自己爱的人要被抢走,要被离开周九良不禁的查了一下附近的病院名单“嘶……文博,你应该回医院,你出事了没人负责任的”周九良手上滑动着病单,眉头一皱,尚九熙看了看旁边的人,好久没有人这么关心他了“那所医院从上海,人生地不熟,我打算就从北京了,你给我商量一家吧”尚九熙说着,随手打了一罐可乐。周九良无奈的给尚九熙商定着医院


 


“九良,他怎么样啊?”尚九熙下了车,给周九良开车门,周九良被这个问题愣住了,现在的何九华是有妻子的,还有一个女儿,而且特别恨尚九熙,因为他的不辞而别


“文博,这事别提了,我们吃东西去吧”尚九熙耐不住周九良的软磨硬泡,毕竟现在他身边就只有周九良这样对他了“下午我们去医院,我跟院长商量好了,你病情不是很严重,去那里治疗几个月就好”一听到几个月尚九熙坐不住了“不行!”尚九熙拍了一下桌子“他还有演出”


“尚文博,他不重要了,乖乖治病昂”周九良安抚着眼前的尚九熙“到时候还你一张”“这不是演出票的问题!是他!”


空气安静了,仿佛世界只有他们两个,尚九熙整理了自己,微笑的答应了他,他现在也不想失去周九良


说好下午去看医院,这两个人一逛就是一天,晚上才去,医院的外表阴森森的,一盏灯也没有亮起来,出来最下面的那层,尚九熙搂着周九良,小步子进去了,医院里面安静的要死,他们两个瑟瑟发抖的进去了,敲了敲那办公室的门,听到里面的回应才敢进去


“谢医生,我是周航”周九良笑呵呵的走上前去“你就是周航,你今天来给谁办手续”尚九熙进来的的时候看着两人深度聊天,也听不懂就出去了。


医院的外面只有猫头鹰的叫声,尚九熙在院子里溜达,看着墙角的草丛里有动静,尚九熙警惕的看了看,忽然冒出来一把拿着刀的男子,尚九熙吓了一跳,那个男的看着尚九熙,尚九熙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直接叫起来开跑


周九良听见了外面的叫声就知道尚九熙遇到了危险直接跑了出去,后面的谢叶也跟了上去,尚九熙已经到了门口,尚九熙抱住了周九良“九良!有人!有人要杀我”尚九熙刚说完那个人直接拿着一把刀冲过来


周九良直接挡在了前面,刀口插进了周九良的胸膛,周九良因为失血过多倒在了前面,尚九熙慌了神,他亲眼看见一个活生生的人倒在了他的面前,谢医生拨打了医院的电话,此事也被报道了媒体,一堆周九良的毒唯骂着尚九熙


尚九熙的手机铃声忽然想了,尚九熙颤颤巍巍的接通了电话,场面一度混乱,人群的嘈杂声响,尚九熙只听见对你面是孟鹤堂,是孟鹤堂在骂他


“孟哥,对不起”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