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也许

429浏览    190参与
Chris' life journal

最近都在听老歌。

属于歌坛的美好日光,大概就是千禧年前各十年了吧,那时代的歌手,要唱功有唱功,要风格有风格,百花齐放。

小时候也欣赏不了林忆莲,,,当年看新闻,她总是能与王菲摆在同等的位置,而且其貌不扬的,很不解。有些歌,也是出了十几二十年后才第一次听,唱功,感情,才都听懂了

最近都在听老歌。

属于歌坛的美好日光,大概就是千禧年前各十年了吧,那时代的歌手,要唱功有唱功,要风格有风格,百花齐放。

小时候也欣赏不了林忆莲,,,当年看新闻,她总是能与王菲摆在同等的位置,而且其貌不扬的,很不解。有些歌,也是出了十几二十年后才第一次听,唱功,感情,才都听懂了

TK凡

「雷安」我是你的王

皇騎

安真傻

嘿嘿嘿

正文

⬇️⬇️⬇️


"您好!"


一個小孩子在雷獅面前。


"從今以後,在下就是保護您的騎士!"


這男孩的笑容天真、可愛,開心的笑着。


"你叫甚麼名字?"


"在下的名字叫安迷修!"


"你就是我的騎士?"


"是的!在下一定會好好保護您的!"


"一直跟着我的那種騎士?"


"嗯!是的!"


"一直保護我的那種騎士?"


"嗯!是的!"


"一起洗...








皇騎

安真傻

嘿嘿嘿

正文

⬇️⬇️⬇️





"您好!"


 

一個小孩子在雷獅面前。


 

"從今以後,在下就是保護您的騎士!"


 

這男孩的笑容天真、可愛,開心的笑着。


 

"你叫甚麼名字?"


 

"在下的名字叫安迷修!"


 

"你就是我的騎士?"


 

"是的!在下一定會好好保護您的!"


 

"一直跟着我的那種騎士?"


 

"嗯!是的!"


 

"一直保護我的那種騎士?"


 

"嗯!是的!"


 

"一起洗澡、睡覺、玩的那種騎士?"


 

"嗯!是⋯唉?"


 

"哇哦~那我們現在睡覺吧~~"


 

"???(怎麼跟師父說的不一樣啊!)"


 

那一年,兩個10歲的男孩,就這樣認識了


 


 

———————————————————


 

12歲。


 

"安~迷~修~~"


 

雷獅在騎士訓練場大喊着。


 

"在下在這,殿下!"


 

在訓練場的中間,安迷修站在那,他沒有穿上衣,流了很多汗,騷年的身體已經開始發育,體型有明顯的改變,比以前那瘦弱的男孩強了很多。


 

"殿下您怎麼過來了?"


 

"找你,陪我去城鎮"


 

"去城鎮幹嘛?"


 

"就逛逛。"


 

"那不行,在下得訓練自己,好以保護您啊。"


 

"都説過不用你保護了。"


 

是的,雷獅沒有做運動、訓練,卻很高大,比安迷修壯,更不用說打架。


 

"趕緊洗澡換衣服跟我出去。"


 

"哦⋯⋯⋯"


 

大街上,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三皇子身上,英俊的樣貌讓女孩們都要為他獻上自己的一切,所有人都恨不得立刻拜他為王。


 

"殿下殿下。"


 

"怎麼?"


 

"您有聽到嗎?他們說您很厲害呢!都希望您成為他們的王!"


 

"那⋯⋯你怎麼想?"


 

"在下也覺得您很適合做我們的王!不過如果您不想,在下也會陪着您,保護您。"


 

雷獅明顯對此回答很不滿。


 

"不需要你的保護。"


 

"啊⋯⋯"


 

"⋯⋯"


 

"在下看上去⋯⋯很弱嗎?"


 

"對,弱弊了。"


 

"⋯這樣啊⋯⋯"


 

安迷修低下頭,有點失落,不過雷獅並沒有注意,只顧着碎碎念。


 

"「我們」的王⋯⋯嘖!"


 

安迷修可不想讓雷獅看到自己傷心的樣子,立馬打起精神,裝不在意的樣子。


 

"殿下,在下去買點麵包,現在這時間麵包才應該都剛出爐,很好吃的!"


 

"隨便你。"


 

果然,麵包店裏的麵包都香噴噴的,熱騰騰的,是剛出爐的。這讓安迷修精神回來了。


 

"殿下您看!"


 

安迷修抱住一袋麵包跑過來。


 

"好香哦~看上去好好吃~"


 

他的眼睛閃閃發光,明明都12了,看上就像一個可愛的小孩子。


 

"嗯⋯⋯"


 

雷獅盯着他。


 

"對⋯看上去是很好吃。"


 

繼續盯着。


 

"吃起來一定又甜又香。" 


 

"??(麵包不甜的啊?)"




 



 
 


酌忆
一生中我们擦肩而过的人不计其数...

一生中我们擦肩而过的人不计其数,

但不一样的是有的人可能像双曲线,

与坐标轴都只能是渐近却没有交点,

而有的人却像一次函数那样无论何时它都有交点……

一生中我们擦肩而过的人不计其数,

但不一样的是有的人可能像双曲线,

与坐标轴都只能是渐近却没有交点,

而有的人却像一次函数那样无论何时它都有交点……

银耳
愿逐月华流照君

愿逐月华流照君

愿逐月华流照君

银耳
花开正好,微风不燥。

花开正好,微风不燥。

花开正好,微风不燥。

长留

也许你听这般的音乐/比那咒骂的人声更美

也许你听这般的音乐/比那咒骂的人声更美

耽美

《也许》

闻一多

也许你真是哭得太累,

也许,也许你要睡一睡,

那么叫夜鹰不要咳嗽,

蛙不要号,蝙蝠不要飞,

不许阳光拨你的眼帘,

不许清风刷上你的眉,

无论谁都不能惊醒你,

撑一伞松荫庇护你睡,

也许你听这蚯蚓翻泥,

听这小草的根须吸水,

也许你听这般的音乐,

比那咒骂的人声更美,

那么你先把眼皮闭紧,

我就让你睡,让你睡,

我把黄土轻轻盖着你,

我叫纸钱儿缓缓的飞。

《也许》是闻一多于1926年秋天写给女儿立瑛的一首葬歌,最早发表在1926年7月2日的《京报副刊》上,出自诗集《死水》,原诗题为《也许(为一个苦命的夭折的少女而作)》。

  ...

《也许》

闻一多

也许你真是哭得太累,

也许,也许你要睡一睡,

那么叫夜鹰不要咳嗽,

蛙不要号,蝙蝠不要飞,

不许阳光拨你的眼帘,

不许清风刷上你的眉,

无论谁都不能惊醒你,

撑一伞松荫庇护你睡,

也许你听这蚯蚓翻泥,

听这小草的根须吸水,

也许你听这般的音乐,

比那咒骂的人声更美,

那么你先把眼皮闭紧,

我就让你睡,让你睡,

我把黄土轻轻盖着你,

我叫纸钱儿缓缓的飞。

《也许》是闻一多于1926年秋天写给女儿立瑛的一首葬歌,最早发表在1926年7月2日的《京报副刊》上,出自诗集《死水》,原诗题为《也许(为一个苦命的夭折的少女而作)》。

       全诗的情境和意象非常具体,体现着构思的智慧、抒情的辩证法,是节制、驾驭、疏导、超越强烈感情题材的艺术范例,它避免了浪漫主义感情淹没美学的倾向,避免了当时流行的滥情主义和感伤主义写作。闻一多也是一个有激烈情感和浪漫主义气质的诗人,但他知道用艺术征服题材,用形式与技巧疏导感情。因此他的诗比同类诗人为“新诗”带来了更多的东西。

我的心是暖暖的

也许 是我们的脚步
本来就相同步伐
默契相通 才会撞出最亮的火花
你在我心里面 永远的住下
永恒 被揭下面纱
也许 是我们的缘分
本来就分毫不差

我的天!!!这歌简直就是他们!!!

也许 是我们的脚步
本来就相同步伐
默契相通 才会撞出最亮的火花
你在我心里面 永远的住下
永恒 被揭下面纱
也许 是我们的缘分
本来就分毫不差

我的天!!!这歌简直就是他们!!!

银耳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诗三百,一言以蔽之,思无邪。

非也
今天也是一個精致優雅的江澄女孩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最近,我家旁新开了一家店。
  这家店装饰新颖,构思巧妙,让人耳目一新,眼前一亮。但对我来说,却似有几分熟悉感觉。
  奇怪的是,这家店一不卖生活用品,二不卖食物衣服。
  这让我真真是疑惑不解。
  不过这个谜在一天前解开了。
  原来,这是一家专门为了漫展而开的店啊。
  店主叫墨香铜臭,她笑语吟吟地招呼着蜂拥而至又不肯离去的客人们。以至于客人们都非常喜欢她。
  但我和别的人不一样,我并不喜欢她,甚至有几分厌恶。
  而且,我总感觉这个名字非常熟悉。
  是错觉吗。
  漫展开始了,没等店主说完旁边兴奋不已的人们就冲了进来。
  我和朋友...

     最近,我家旁新开了一家店。
  这家店装饰新颖,构思巧妙,让人耳目一新,眼前一亮。但对我来说,却似有几分熟悉感觉。
  奇怪的是,这家店一不卖生活用品,二不卖食物衣服。
  这让我真真是疑惑不解。
  不过这个谜在一天前解开了。
  原来,这是一家专门为了漫展而开的店啊。
  店主叫墨香铜臭,她笑语吟吟地招呼着蜂拥而至又不肯离去的客人们。以至于客人们都非常喜欢她。
  但我和别的人不一样,我并不喜欢她,甚至有几分厌恶。
  而且,我总感觉这个名字非常熟悉。
  是错觉吗。
  漫展开始了,没等店主说完旁边兴奋不已的人们就冲了进来。
  我和朋友也缓缓地走进看似干净整洁的店里。
  我本不想来凑热闹,但朋友劝我:“就当陪陪我嘛。”
  无可奈何,便随了她。
  进了店里,本以为装扮如此小巧。那么屋里定大不到哪去,最多是一个厨房那么大。
  谁知料想错误,屋里竟大的很,似我小学时的操场一般。
  真是意外。
  但是这打扮比较小家子气啊。
  正当我疑惑不解时,旁边突然欢呼起来的人可真是把我吓了一跳。
  我忍不住好奇心也随着他们向展台看去。
  站在最中央的明亮展台上的六人分成三组。每组都有一人穿着以红为辅,以黑为主,或倒过来以红为主,以黑为辅不显繁琐的古装。尽显妖邪霸气,一看便知不是什么好人。
  而每组另一人则穿着以白为主又繁琐至极的古装。气质或清冷,或温和。定是人间正道。
  展台前挤满了人,欢呼着什么“含光君!”“老祖羡好帅!”“花三怂大胆点!”“怜怜看我看我!”之类的话。
  朋友看到此场景,目瞪口呆,然后迅速的从她浅蓝色的牛仔裤兜里掏出小巧玲珑的手机把这一幕录了下来。
  她的手机上有一个云朵样式的小挂坠,写着“泽芜”。是了,我的这位朋友平日最喜欢与我念叨什么《魔道祖师》里的泽芜君怎样怎样。而我更是不甘示弱,次次与她提起一个身着紫衣,细眉杏目的人。让她每次都嚷嚷着甘拜下风让我停下。
  不过,那人是谁来着?为何我记忆中毫无迹象?
  在我还想着那人是谁,目光发散的时候,她往这边靠近又挤眉弄眼的跟我说:“回神啦回神啦,你难道不想欢呼两声吗?”
  我愣了一下,然后慌忙摇头,拒绝的话都被她吓得说结巴了。
  开什么玩笑,旁边的人欢呼是因为喜欢,高兴。
  我又不喜欢他们,为何要欢呼。
  不只是不喜欢,甚至是几分……不,不只几分厌恶。
  要说顺眼,也就是第一组吧。
  但也仅仅是顺眼而已。
  我主要就认同一句话。
  “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旁边欢呼声越来越大。但我突然开始难受起来,似是因某个人而难受。便拉着朋友跑到别处去了。
  朋友也没在意,拉着我便去找她心心念念的泽芜君了。
  等找到了,便手舞足蹈要签名要合照去了。
  我也懒的理她,便独自一人随处溜达。
  突然,我在一个黑暗的小角落里看见了一个人。
  一个,我记忆中没有迹象,却非常熟悉的人。
  那人“ 细眉杏目,相貌是一种锐利的俊美,目光沉炽,隐隐带一股攻击之意,看人犹如两道冷电。驻足静立,神色如弦上利箭,蓄势待发,连体态都透着一股傲慢自负。 ”
  看见他,我脑子忽然冒出这样一段话来。
  不过冒出来后就又消失了,我甚至没有时间去思量思量到底为何会这样。
  我不会那些夸人好看的的语句。
  但我就是觉得。
  他真好看。
  “你在看什么。
  ”
  他面色不虞。
  我大惊,思量事情太过,以至于何时走到他面前都不知。
  “你在看什么?”
  他又重复了一遍。
  “
  看你好看。”
  我不经思考便回答出来。
  结果就是,我们俩双双愣了一下。
  我的脸涨的通红,他却好似何事都未曾发生过一般。
  除了耳垂红的不成样子。
  真可爱。我这么觉得。
  “看完了就滚!”他“刻薄的”说。
  “我还没有让你签名呢。”我委屈巴巴的说。
  他又愣了一下,然后抬手,
  揉了揉我的头。
  “还是别签了。”
  他说。
  “为什么,你难道不愿意给我签吗?还是说你很讨厌我?”
  我已经把脸皮扔了。
  他忽然脸涨的通红,急急忙忙的说:“我,我没有。”
  然后他便反应过来自己结巴了。
  导致了他俊俏的脸上红的厉害,因为他白,便更显得红彤彤的。
  在我还未来得及问他为何不愿给我签名时,旁边忽然传来一阵话语声。
  “魔道里那个江宇直是反派,就是来衬托羡羡的!”
  “没错,连秀秀都说写他就是为了让他下跪道歉!”
  两人说完后,旁边附和的人一阵一阵的。
  我听了这些气愤不已,低下了头。手里的拳头也握的紧紧的。
  虽然,我忘记了他的名字,但我知道那个所谓的“江宇直”就是在说他”
  这时,一双手把我的手强硬的掰开,力道虽大,但不失温柔。
  我知道是谁,也没抬头。
  “说的是我,你生什么气。”
  “我乐意!”
  我低着头,咬着牙。眼泪从眼眶中,一滴,一滴的,落在脚下的地板里,消失不见。
  他似是无奈,空出来一只手帮我擦掉眼泪。
  温柔无比。
  真是,一点都不像,他这个人表现出来的样子。
  但是他的内里就是这样的啊。
  过了一会,我情绪平复下来了,但是还是未撒开他的手。
  “你还要抓多久啊。”语气中多了些调笑的意味。虽然很浅,但我还是听出来了。
  “你给我签名,我就撒开。”
  “那你还是抓着吧。”
  “你为什么就不给我签名啊!”我就是想留些和他有关的东西。
  他似乎笑了。
  “我为什么不给你签名 你自己不知道吗?”语罢,他弹了我的脑门一下。
  “我不知道。”
  我虽这样说了,但其实我是知道的。
  他本不该,存在。
  要签名,只能是那个《浩然剑》里的,他來签。
  可是他也不愿意来到这里啊!为什么他就不能给人签名,让人安利,光明正大告白,给予他安慰啊!
  因为他是被拐卖来的。
  《浩然剑》年代久远,所以他也回不去原来的家了。
  想保护他,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样才能让他好过。
  天大地大,容不下一个他。
  但是,
  为什么,偏偏是,
  他。
  “没有为什么。”
  他仰起头。
  “不管我愿不愿意,我终究是‘抄袭’而来的。”
  一双杏目熠熠生辉,如黑夜之中的皓月当空,不是太阳,胜似太阳。
  “这是不能更改的事实。”
  纤细的腰板挺得直直的,不论何时
  “但是,在知道会被人恶意辱骂,鄙视的情况下,你们还坚持喜欢着我。不管是走的,还是留的。”
  不论何地。
  “我真的,也很喜欢你们每一个人。”
  我知道很对不起《浩然剑》和它的作者。
  “但是不行。”
  但是不行
  “你们不能喜欢我。”
  他固执的说
  我们不能不爱你
  我固执的想
  “可是……!”
  “可是什么?”
  我们再也,不能说出口了…
  “你们曾经喜欢过我。”
  “那不一样!”
  说这话的时候,泪水又从我的眼中流出。
  我本不爱哭,却在他面前哭了两次。
  “我都没哭,你哭什么?”
  说着,他又抬手,擦干我的泪。
  “一样,我很知足。下辈子,如果可以,我会给你们每个人做个江氏银铃的。真的!”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就像个怕大人不相信他说的话的小孩子。
  却还相信着我们 。
  “到时间了。”
  “走吧 。”
  “没什么不可以办到。”
  说罢,他渐渐向远处走去,腰板挺得直直的,一直未变。
  他从未跪下,更别说妄图以此祈求老天的原谅。
  “我必须为自己的过错付出代价 。”
  他没有过错  。
  他是可以把老天操翻的人。
  “ 我一人亦可以。”
  他不屑苟延残喘。
  他要是知道我的想法,应该会把我骂走的吧。可我宁愿他骂我。
  他真的实现了
  所谓的 ‘ 明知不可而为之 ’
  但我却宁愿他没有实现。
  “走吧 ,去看看其他人。”说罢,他渐渐向远处走去,腰板挺得直直的,一直未变。
  我着急了,向前跨出一步。
  突然,我掉了下去。
  掉下去前,我大喊。
  “江澄!”
  对啊,其实本来就没有忘记,他的名字。
  我立刻坐了起来,急促的喘着气。
  原来,这只是个梦吗?
  怪不得表面那么小个屋子里面能那么大,怪不得我能见到他……
  我想起来他不经意的笑。
  那个笑明媚无比,充满了孩子气。
  那样的笑,是属于不管何时都有着赤子之心的江澄,我认识的那个江澄江晚吟的。
  我不知道那是不是一个梦。
  忽然 ,我想起了他回头时似乎说了几句句话。
  是什么?
  是……
  “再见。”
  “要开心啊。”
  “你们都很好。”
  “忘了我吧。”
  然后,他笑了。
  笑的那样开心。
  不经意间 我泪流满面。
  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我真做了这样一个梦。日期吗,是在我喜欢wx,还没有喜欢上江澄的时候。
  当然醒来时没有这么详细就是了,不过也差不多。
  我当时还想这是为什么。现在一看便知。
  在去年七月时就没有在产文了。但是我是一直上乐乎的。
  其实就是潜水。
      (然后关注太太发现她关注我的时候兴奋不已然而还是未发博。靠(太太是行走的五花肉!当然现在改名了。然后我也不@了,我认为我不配。))
  在这期间,我看到过澄圈的许多遇到的困难。
  举个例子
  比如说曦澄tag有人发恶心恐怖图片。
  多的数不胜数。
  好不容易曦澄tag进到cp榜里了。一切都变好了。正好放暑假了,所以我每天脑子里都是江澄。
  没有别的。
  今天起来看到这个消息,真的,给了我很大的打击。
  但是我还是爱他。
  我离不开他。
  所以我要陪着他。
  虽然我喜欢他,但是我不否认抄袭。我没法否认。
  抄袭就是抄袭。
  当然有可能晚上会对自己说,你就是抄袭者的帮凶。
  这确实是昧着自己良心,因为这违反了我的三观。这不能算对的。没有办法。我离不开他。
  我知道我不配当他的粉,但我还是想陪着他。
  在这里给《浩然剑》的它的作者说声:“对不起!真的很抱歉!”
  以后发展只打个人tag。有缘再见吧!
  以及最后说一句。操你妈的mxtx。我恨你。
  最后的最后,其实文里有很多伏笔的比如说mx抄袭和这是个梦之类的。你看出来是你聪明,你未看出来说明我写的太差。
      还有,有没有人跟我扩列啊?欢迎私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