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书摘

58977浏览    15475参与
Charing Road 84. bot

家里人毫无察觉,直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桑塔索菲亚·德拉·彼达去后院倒垃圾,忽然发现秃鹫正纷纷从天而降。

——《百年孤独》

家里人毫无察觉,直到第二天上午十一点桑塔索菲亚·德拉·彼达去后院倒垃圾,忽然发现秃鹫正纷纷从天而降。

——《百年孤独》

枫
要逃避痛苦,最常见的,就是躲进...

要逃避痛苦,最常见的,就是躲进未来。在时间的轨道上,人们想象有一条线,超脱了这条线,当前的痛苦便不复存在。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

要逃避痛苦,最常见的,就是躲进未来。在时间的轨道上,人们想象有一条线,超脱了这条线,当前的痛苦便不复存在。

——《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 ​​​

春天不是读书天

书摘

士与中国文化

作者:余英时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3年


总之,儒家基本上是主张文化统一的,即以礼乐的大传统来化民成俗。这个教化的过程是以渐不以剧的。

士与中国文化

作者:余英时

上海人民出版社 2003年


总之,儒家基本上是主张文化统一的,即以礼乐的大传统来化民成俗。这个教化的过程是以渐不以剧的。

枝桠上的毛糰团

读书不是为了雄辩和驳斥,也不是为了轻信和盲从,而是为了思考和权衡。


——弗兰西斯·培根《培根随笔》

读书不是为了雄辩和驳斥,也不是为了轻信和盲从,而是为了思考和权衡。


——弗兰西斯·培根《培根随笔》


建泉爱读书
每天读论语-363#14&mi...

每天读论语-363#14·16
🍈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译文:子路说:“齐桓公杀死了公子纠,公子纠的师傅召忽也殉国了,但是另一师傅管仲却还活着。”接着又说:“管仲不能称为有仁德了吧?”孔子说:“桓公多次与各诸侯国盟会,不用兵力,这都是管仲的力量啊。像他这样就是仁啊,像他这样就是仁啊!”
👍小感悟:
结果是如何,往往不重要,但明显的情况是,所有人看到的只是结果,以结果来评判一个人或一个事。
因为,只看结果,也难以看到本质。
学习透过现象看本质!

每天读论语-363#14·16
🍈子路曰:“桓公杀公子纠,召忽死之,管仲不死。”曰:“未仁乎?”子曰:“桓公九合诸侯,不以兵车,管仲之力也。如其仁,如其仁。”
🍏译文:子路说:“齐桓公杀死了公子纠,公子纠的师傅召忽也殉国了,但是另一师傅管仲却还活着。”接着又说:“管仲不能称为有仁德了吧?”孔子说:“桓公多次与各诸侯国盟会,不用兵力,这都是管仲的力量啊。像他这样就是仁啊,像他这样就是仁啊!”
👍小感悟:
结果是如何,往往不重要,但明显的情况是,所有人看到的只是结果,以结果来评判一个人或一个事。
因为,只看结果,也难以看到本质。
学习透过现象看本质!

日落新世界

早年他离去后,我便再无倚仗。于后在世情中爬滚,心骨磨成铁石,不动声色亦有铮鸣。

无所倚仗的人,行走便如金淬火,眉睫尽是碎玉碎石的冶烈。无所倚仗的人,只有凉血,从无软肋。

早年他离去后,我便再无倚仗。于后在世情中爬滚,心骨磨成铁石,不动声色亦有铮鸣。

无所倚仗的人,行走便如金淬火,眉睫尽是碎玉碎石的冶烈。无所倚仗的人,只有凉血,从无软肋。

墨莉忒

吴雅凌《黑暗中的女人》序言 摘抄

在肃剧舞台上,女人担当主角始于索福克勒斯。原本一群形影暗淡的女人,从埃斯库罗斯的时代走到过渡的路上,满心惊惶地面临一场变革。她们原本信靠旧时代的古老神话,幼从父嫁从夫,安顺敬神,过角落里的人生。现在,她们被要求看清真相,除了自己不信靠他者,享受认知的快乐。她们被要求像男人一样思考和生活。她们几乎都失败了。她们没有能够和欧里庇得斯笔下那些同名姓的姐妹们一起踏进希腊的明朗光照,永远停留在属于她们的黑暗……


渐渐地,所有的经验和思考指向某个深沉的困惑:我们不是明明自诩为欧里庇得斯的女人的后代吗?我们不是昂然走出古远的幽暗浸染在认知之美的光照中吗?蓦然回首,我们看见这些灯火阑珊处的女人,有如影魅...

在肃剧舞台上,女人担当主角始于索福克勒斯。原本一群形影暗淡的女人,从埃斯库罗斯的时代走到过渡的路上,满心惊惶地面临一场变革。她们原本信靠旧时代的古老神话,幼从父嫁从夫,安顺敬神,过角落里的人生。现在,她们被要求看清真相,除了自己不信靠他者,享受认知的快乐。她们被要求像男人一样思考和生活。她们几乎都失败了。她们没有能够和欧里庇得斯笔下那些同名姓的姐妹们一起踏进希腊的明朗光照,永远停留在属于她们的黑暗……


渐渐地,所有的经验和思考指向某个深沉的困惑:我们不是明明自诩为欧里庇得斯的女人的后代吗?我们不是昂然走出古远的幽暗浸染在认知之美的光照中吗?蓦然回首,我们看见这些灯火阑珊处的女人,有如影魅,点缀临在我们身上的灵魂暗夜。


她们名叫安提戈涅,或厄勒克特拉,从雅典城邦的露天剧场悄然走出,在二战期间的巴黎剧院粉墨登场。她们名叫潘多拉,或阿佛洛狄特,从口传诗人在行游路上世代吟唱的神妙人物,摇身为二十一世纪女性现代艺术展的言说代表……还有中世纪晚期第一位以写作谋生的职业女作者,十九世纪末陷入两种爱欲的矛盾挣扎的女雕塑者,以及二十世纪的女思想者、女小说家和女智识人……她们的呼吸和目光触动文学艺术的诸种领域。她们的生命轨迹绕不开创作这一据说让人类最有可能与神接近的行为。她们未必有幸身为人母,却不约而同执着于灵魂爱欲的孕生问题。创作是她们自我完成的过程。在她们身上,女人身份与创作者身份的撕裂比别处更艰难。她们以自身的困境和突破提供了某种示范,帮助我们带着与生俱来的心病尽可能走得更远。


我痴心妄想着这样一些奇妙的时刻降临。卡米耶·克洛代尔与安提戈涅相遇,在从雅典城郊到忒拜的流浪路上,两个衣衫褴褛疲惫不堪的女孩儿一言不语,屏住呼吸看着对方。薇依与尼采相遇,坐在伊凡与阿辽沙坐过的小酒馆屏风后面的老位子上,进行一场卡拉马佐夫兄弟式的交谈。匹桑与缪斯相遇,女神突然现身在中世纪的书斋,犹如当初现身在赫利孔山中牧羊的赫西俄德面前,递给她一枝开花的月桂。杜拉斯与《萨拉邦德》中的玛丽安相遇,在巴赫音乐的慰藉中,一起摆弄记忆深处难以释怀的老照片。桑塔格与卢梭相遇,在她说起战时在萨拉热窝排演《等待戈多》前,至少让他先说起《纳喀索斯》在法兰西剧院首演那晚的故事……


墨莉忒

1927年,24岁的尤瑟纳尔在福楼拜书信集中读到:「从西塞罗到马尔库斯·奥里略这段时期,曾出现一个独特的时刻:彼时,众神已灭,基督未显,唯人独存。」

——《哈德良回忆录》

1927年,24岁的尤瑟纳尔在福楼拜书信集中读到:「从西塞罗到马尔库斯·奥里略这段时期,曾出现一个独特的时刻:彼时,众神已灭,基督未显,唯人独存。」

——《哈德良回忆录》


VanillaJocker

在宏大面前无法预知,

活着和生活哪个更重要?

在宏大面前无法预知,

活着和生活哪个更重要?

柚子冰角

人人都杀戮自己所热爱的东西,正如诗人囚犯所说的。也许这就是惩罚要素。


----安东尼伯吉斯《发条橙》

人人都杀戮自己所热爱的东西,正如诗人囚犯所说的。也许这就是惩罚要素。


----安东尼伯吉斯《发条橙》

枝桠上的毛糰团

“你在平原上走着走着,忽然遇到一堵墙,这墙向上无限高,向下无限深向左无限远,向右无限远,这墙是什么?”

“死亡。”


——刘慈欣《流浪地球》

“你在平原上走着走着,忽然遇到一堵墙,这墙向上无限高,向下无限深向左无限远,向右无限远,这墙是什么?”

“死亡。”


——刘慈欣《流浪地球》


Charing Road 84. bot

他的风采如此摄人心魄,以至于第一次在教堂里看见他,所有人都认定美人儿蕾梅黛丝与他之间已然存在一桩秘密约定,一场紧张的无声对决,一次势不可免的争霸,不仅会以爱情告终,还要加上死亡方能了结。

——《百年孤独》

他的风采如此摄人心魄,以至于第一次在教堂里看见他,所有人都认定美人儿蕾梅黛丝与他之间已然存在一桩秘密约定,一场紧张的无声对决,一次势不可免的争霸,不仅会以爱情告终,还要加上死亡方能了结。

——《百年孤独》

柚子冰角

他们看到我的沮丧模样,都笑个不停,其中一个说:“爱就像年轻的噩梦。”


----安东尼伯吉斯《发条橙》

他们看到我的沮丧模样,都笑个不停,其中一个说:“爱就像年轻的噩梦。”


----安东尼伯吉斯《发条橙》

Charing Road 84. bot

穿上鞋,帮我结束这场狗屁战争。

——《百年孤独》

穿上鞋,帮我结束这场狗屁战争。

——《百年孤独》

枝桠上的毛糰团

有些东西不过很久是不可能理解的,有的东西等到理解了又为时过晚。太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在尚未清楚认识自己的心的情况下选择行动,因而感到迷惘和困惑。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 ​​​

有些东西不过很久是不可能理解的,有的东西等到理解了又为时过晚。太多时候,我们不得不在尚未清楚认识自己的心的情况下选择行动,因而感到迷惘和困惑。


——《世界尽头与冷酷仙境》 ​ ​​​


蕤
和《绿山墙的安妮》一同开始看的...

和《绿山墙的安妮》一同开始看的书📖

故事由三个人构成

一个是七岁的被妈妈遗弃的小女孩米粒·Bird

一个是死了妻子的87岁打字员卡尔

一个是死了丈夫的82岁怪奶奶阿加莎


三个人因米粒寻找母亲之路而结缘

共同踏上帮助米粒找妈妈的路

这一路上,作者用三个人的主观视点和客观阐述为我们展示了他们的故事


失物要招领

失物可以生活在一起


小说透着一股淡淡的忧伤,但更多是温暖,三个完全没有关系的人,因为内心的善良而组合在一起,然后拯救彼此的世界💜

和《绿山墙的安妮》一同开始看的书📖

故事由三个人构成

一个是七岁的被妈妈遗弃的小女孩米粒·Bird

一个是死了妻子的87岁打字员卡尔

一个是死了丈夫的82岁怪奶奶阿加莎


三个人因米粒寻找母亲之路而结缘

共同踏上帮助米粒找妈妈的路

这一路上,作者用三个人的主观视点和客观阐述为我们展示了他们的故事


失物要招领

失物可以生活在一起


小说透着一股淡淡的忧伤,但更多是温暖,三个完全没有关系的人,因为内心的善良而组合在一起,然后拯救彼此的世界💜

枝桠上的毛糰团

不要停止奔跑,不要回顾来路,来路无可眷恋,值得期待的只有前方。

——《马男波杰克》 ​​​

不要停止奔跑,不要回顾来路,来路无可眷恋,值得期待的只有前方。

——《马男波杰克》 ​​​

Charing Road 84. bot

最好的朋友,是刚死去的朋友。

——《百年孤独》

最好的朋友,是刚死去的朋友。

——《百年孤独》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