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书摘

23.4万浏览    29661参与
草月关小兔
今日成就:整理资料,列出大纲...

今日成就:整理资料,列出大纲

专注度:***

心得:手上的资料质量参差不齐,勉强能写。

疫情突然又严重了,庆幸之前自己有拼命收集资料,这段时间刚好可以宅家写起开。立个Flag吧,本周日之前写完Part1,奖励一天休息刷剧。

今日《文史通义》有两段没太看懂,摘抄的一段的主张是“见微知著”。

今日成就:整理资料,列出大纲

专注度:***

心得:手上的资料质量参差不齐,勉强能写。

疫情突然又严重了,庆幸之前自己有拼命收集资料,这段时间刚好可以宅家写起开。立个Flag吧,本周日之前写完Part1,奖励一天休息刷剧。

今日《文史通义》有两段没太看懂,摘抄的一段的主张是“见微知著”。

Charing Road 84. bot

需求是发明之母,而无聊是令人难以理解的蠢事之母。

——珍妮·罗森《高兴死了!!!》

需求是发明之母,而无聊是令人难以理解的蠢事之母。

——珍妮·罗森《高兴死了!!!》

Siobhan

书摘

(标点没打错,原文就这样)

在抵达谁?的极限的时候,这点就变得明确了:思想不再有对象;它经验到最终的对象的缺席。不过,这并不令人悲伤;或者,更确切地说,只是对那种把一个问题错当为另一个问题,在不但不再有答案,也不再有任何问题的地方继续追问什么?的探索来说,它才令人悲伤。要是最终的知识还有对象的形式(即依然以对象的形式出现 ,那才是真正令人悲伤的。确切来说,把我们从万物不可弥补的悲伤中拯救出来的,正是知识的最终对象的缺席。一切可以被放进一种对象化的话语中的最终真理,就算看起来令人满意,也必然是一种厄运,可以说,是我们注定要承受的真理的诅咒。...


(标点没打错,原文就这样)

在抵达谁?的极限的时候,这点就变得明确了:思想不再有对象;它经验到最终的对象的缺席。不过,这并不令人悲伤;或者,更确切地说,只是对那种把一个问题错当为另一个问题,在不但不再有答案,也不再有任何问题的地方继续追问什么?的探索来说,它才令人悲伤。要是最终的知识还有对象的形式(即依然以对象的形式出现 ,那才是真正令人悲伤的。确切来说,把我们从万物不可弥补的悲伤中拯救出来的,正是知识的最终对象的缺席。一切可以被放进一种对象化的话语中的最终真理,就算看起来令人满意,也必然是一种厄运,可以说,是我们注定要承受的真理的诅咒。

                        ——阿甘本  《散文的理念》

轩辕云初
不须攻人恶,何用伐己善。 行之...

不须攻人恶,何用伐己善。

行之则可行,卷之则可卷。

禄厚忧积大,言深虑交浅。

闻兹若念兹,小子当自见。


——寒山子

不须攻人恶,何用伐己善。

行之则可行,卷之则可卷。

禄厚忧积大,言深虑交浅。

闻兹若念兹,小子当自见。



——寒山子

Hamu_

几年前,《世界报》的一名记者采访了一些遭遇过绑架的受害者,他发现的最有趣的一件事是那些一同经历过人质磨难的夫妇有高得出奇的离婚率。出于好奇,他进一步研究了那些离异者做出分手决定的原因。大多数的受访人告诉他,在绑架发生之前他们从未想过离婚。但是,在恐怖事件发生的过程中,“他们的眼睛被擦亮了”,“他们在一束新的光亮中看见了他们的伴侣”。平常的好丈夫“被证明是”自私的人,只顾自己的死活;大胆的生意人表现出令人厌恶的怯懦;而足智多谋的“男子汉”形如土灰,只有为他们即将到来的死亡而哀戚。这个记者自问:这些两面神明显拥有的两面化身中,哪一面是真实的,哪一面又是伪装?他的结论是自己的间题提错了。哪一面...

几年前,《世界报》的一名记者采访了一些遭遇过绑架的受害者,他发现的最有趣的一件事是那些一同经历过人质磨难的夫妇有高得出奇的离婚率。出于好奇,他进一步研究了那些离异者做出分手决定的原因。大多数的受访人告诉他,在绑架发生之前他们从未想过离婚。但是,在恐怖事件发生的过程中,“他们的眼睛被擦亮了”,“他们在一束新的光亮中看见了他们的伴侣”。平常的好丈夫“被证明是”自私的人,只顾自己的死活;大胆的生意人表现出令人厌恶的怯懦;而足智多谋的“男子汉”形如土灰,只有为他们即将到来的死亡而哀戚。这个记者自问:这些两面神明显拥有的两面化身中,哪一面是真实的,哪一面又是伪装?他的结论是自己的间题提错了。哪一面也不比另一面“更真实”。这两面都是受害者所一直具有的品性——它们只是在不同时间和不同环境下显露而已。“好的”一面之所以看起来正常只是因为正常环境使它覆盖于另一面之上。而另一面尽管通常看不见,却总是存在。而这个发现最引人注意的就是,如果不是绑架者的冒险,这“另一面”将可能永远隐藏下去。那些伴侣们将继续沉浸在他们婚姻的幸福之中,自以为了解他们的配偶,并喜欢他们所了解的配偶,而不知道一些不期而至或者异常的情况可能揭示的那些不讨人喜欢的品质。 


大屠杀弥散于我们集体记忆中的那种无言恐怖(它时常让人们产生强烈的愿望,不要去面对那场记忆)就是要令人痛苦地去怀疑大屠杀可能远不仅仅是一次失常,远不仅仅是人类进步的坦途上的一次偏离,远不仅仅是文明社会健康机体的一次癌变;简而言之,大屠杀并不是现代文明和它所代表的一切事物(或者说我们喜欢这样想)的一个对立面。我们猜想(即使我们拒绝承认),大屠杀只是揭露了现代社会的另一面,而这个社会的我们更为熟悉的那一面是非常受我们崇拜的。现在这两面都很好地、协调地依附在同一实体之上。或许我们最害怕的就是,它们不仅是一枚硬币的两面,而且每一面都不能离开另外一面而单独存在。


摘自齐格蒙·鲍曼《现代性与大屠杀》。很可以代一代。

月凉奶脆

“我拿到了一个好吃的可颂面包,想要分享给各位。且不论可颂面包到底好吃不好吃,我想,这种善意的话语,应该,不会有什么过失。”

“我拿到了一个好吃的可颂面包,想要分享给各位。且不论可颂面包到底好吃不好吃,我想,这种善意的话语,应该,不会有什么过失。”

铁塔

《礼物》书摘(第一章)

摘自 莫斯 《礼物古式社会中交换的形式与理由》

第一章 用于交换的礼物与回礼的义务(波利尼西亚)


一、总体的呈献,男方财产与女方财产(萨摩亚)

(“奥拉”和“通家”)

但实际上,萨摩亚人的契约性赠礼制度远远不止于婚姻。子女出生、割礼、患病、少女进入青春期、丧葬仪式、贸易等事件,均会伴有赠礼的发生。

同时,可以确凿地讲,在萨摩亚人的赠礼制度中,也存在着严格意义上的夸富宴的两大基本要素:一是荣誉、威望和财富所赋予的“曼纳”(mana);二是回礼的绝对义务,如不回礼便会导致“曼纳”、权威、法宝以及本身便是权威的财富之源的丧失。

而这个...

摘自 莫斯 《礼物古式社会中交换的形式与理由》

第一章 用于交换的礼物与回礼的义务(波利尼西亚)


一、总体的呈献,男方财产与女方财产(萨摩亚)

(“奥拉”和“通家”)

但实际上,萨摩亚人的契约性赠礼制度远远不止于婚姻。子女出生、割礼、患病、少女进入青春期、丧葬仪式、贸易等事件,均会伴有赠礼的发生。

同时,可以确凿地讲,在萨摩亚人的赠礼制度中,也存在着严格意义上的夸富宴的两大基本要素:一是荣誉、威望和财富所赋予的“曼纳”(mana);二是回礼的绝对义务,如不回礼便会导致“曼纳”、权威、法宝以及本身便是权威的财富之源的丧失。

而这个小孩“是财物交流的渠道,通过他,通家便还会源源不断地从其出生的家庭流向养育他的家庭。另外,对于孩子的父母来说,只要孩子活着,他便始终是他们获得其养父母的外家财产(oloa)的手段”“……这种[由自然的关联所造成的]牺牲系统性地促成了本家与外家财富的交通。”要言之,孩子作为女方财产,是女家与男家交换财产的手段。

(通家)这个词可以泛指一切确切意义上的财产,一切能够使人富裕、有权力、有影响的东西,也指一切可以交换、可以作为补偿物的东西。


二、礼物之灵(毛利人)

对财产—护符的考察使我们得出一个极其重要的发现:至少在理论上,从毛利人的法律和宗教的角度而言,“通家”与个人、氏族和土地息息相关;“通家”是毛利人的“曼纳”的载体,承载着其所具有的巫术力、宗教力和精神之力。……一旦法律,尤其是回报的义务没有被履行,“通家”中便含有这种破坏的力量。

“豪”指的是事物中的灵力(esprit),尤其是丛林及林中猎物的灵力。……我应该把因为你给我的通家而得到的通家还给你。我要是留下了这份taonga,那将是不‘公正的’(tika),这份通家会很糟糕(rawe),会令人难受(kino)。我必须得把它们给你,因为它们是你给我的通家的豪。这份通家如果被我自己留下,它会让我生病,甚至丧命。这就是豪,这就是个人财产的豪、通家的豪、丛林的豪。 

在被接受和被交换的礼物中,导致回礼义务的,是接受者所收到的某种灵活而不凝滞的东西。即使礼物已被送出,这种东西却仍然属于送礼者。……“通家”中活跃着来自其丛林、乡野和土地的“豪”,所以“通家”的确是“本有的”(native)“通家”:因为“豪”始终追随着它的主人。

“通家”以及它的“豪”(它本身有时是某种个体),会依次附着在这些使用者身上,直至他们以宴席或馈赠的方式,各自回报以等值或更高价值的“通家”、财产,抑或劳动与贸易,而这种回报又赋予他们一种相对于原来的赠与人的权威和权力,因为后者已经变成了新一轮赠与关系中的受赠人。这便是在萨摩亚和新西兰的财富、贡品和礼物的义务循环中起支配作用的主要观念。

法律关联,亦即由事物形成的关联,乃是灵魂的关联,因为事物本身即有灵魂,而且出自灵魂。由是观之,馈赠某物给某人,即是呈现某种自我。……接受了某人的某物,就是接受了他的某些精神本质、接受了他的一部分灵魂;……


三、补充议题:给予的义务与接受的义务

而且,给予也是出于迫不得已,是因为受赠者对属于赠与者的东西拥有某种所有权。这种所有权被表述、被设想成一种精神的关联。

只要我们明白,事物之间有一套精神的关联,事物在某种程度上出于灵魂,而个体与群体在某种程度上又都被当作事物来对待,那么,这些紧密纠结在一起的对称而又对立的权利与义务也就不矛盾了。

这些进出来往,便意味着无论在氏族之间、个体之间,还是在品级之间、性别之间和世代之间,都存在着一种既关涉物也关涉人的精神方面的持续交换。

人们相信,相互交换礼物并与“同名者”(name-sakes)和以各种精灵的命名的人交换礼物,能够促使死者、诸神、事物、动物以及自然的种种精灵“对他们慷慨大方”。所以他们说,交换礼物能够带来丰厚的财富。

上述这两种契约与交换——人与人之间、人与神之间的契约与交换——的关系,揭示了献祭理论的一个侧面。如果在某些社会中,人们相互间举行这类契约的和经济的仪式,但人只是某种戴着面具的化身,他们通常具有萨满的性质,或者被他所用来命名的那个同名神灵所附身——其实他们不过只是那些神灵的代表,那么,我们现在就能够透彻地理解其中的献祭了。因为,这种交换和契约不单单涉及人和物,而且还涉及与之或多或少有所关联的神圣的存在。

此种演进十分自然。人们最早与之具有契约关系的一类存在者首先是亡灵和诸神。人们不得不与之订约,而且,就其定义而言,之所以有这二者,就是为了人们能够与之订立契约。的确,它们才是世界上的事物与财富的真正所有者。与它们交换是先务之急,不与它们交换便可能大难临头。但从另一方面来讲,与它们进行交换也是最方便和最有把握的。对牺牲的破坏,目的正就是为了确保这份牺牲能够成为必须回报的献礼。

在两大宗教文本中都保有契约的庄严程式:拉丁文称之为“吾献而君子(do ut des)”,梵文称之为“汝施则我报(dadamise,dehi me)”,这或许不是一种单纯的巧合。


补注:施舍

施舍一方面是礼物和财富的道德观念的结果,另一方面则是献祭观念的结果。慷慨解囊是必须的,因为复仇女神会替穷人和诸神对那些过分幸运和富有的人加以报复,后者应该散掉他们的好运和财富。古老的赠礼道德变成了正义的原则,诸神与神灵们会赞赏人们把给它们的献礼和毁坏的无用的祭品散给穷人与儿童。

一条咸鱼想翻身

【书摘】简·爱

夏洛蒂·勃朗特

【书摘】简·爱

夏洛蒂·勃朗特

轩辕云初
山客心悄悄,常嗟岁序迁。 辛勤...

山客心悄悄,常嗟岁序迁。

辛勤采芝术,搜斥讵成仙。

庭廓云初卷,林明月正圆。

不归何所为,桂树相留连。


——寒山子

山客心悄悄,常嗟岁序迁。

辛勤采芝术,搜斥讵成仙。

庭廓云初卷,林明月正圆。

不归何所为,桂树相留连。



——寒山子

轩辕云初
山中何太冷,自古非今年。 沓嶂...

山中何太冷,自古非今年。

沓嶂恒凝雪,幽林每吐烟。

草生芒种后,叶落立秋前。

此有沈迷客,窥窥不见天。


——寒山子

山中何太冷,自古非今年。

沓嶂恒凝雪,幽林每吐烟。

草生芒种后,叶落立秋前。

此有沈迷客,窥窥不见天。



——寒山子

阿灿

011

她是长头发呀,米莲想,真不该把头发剪了。

011

她是长头发呀,米莲想,真不该把头发剪了。

阿灿

008

她的音线又绵又糯,说一个字像吐一根线,轻轻易易就缠进男人心里。

008

她的音线又绵又糯,说一个字像吐一根线,轻轻易易就缠进男人心里。

阿灿

007

她持续地心悸,并非不堪重负,反而是惶惶然的轻,轻飘飘下一刻就要飞走,在她胸口留下一个空洞。


007

她持续地心悸,并非不堪重负,反而是惶惶然的轻,轻飘飘下一刻就要飞走,在她胸口留下一个空洞。


墨莉忒
一边听瓦列里娅·...

一边听瓦列里娅·库尔努什金娜那版的喀秋莎一边读《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真的好上头……

一边听瓦列里娅·库尔努什金娜那版的喀秋莎一边读《娜塔莎之舞:俄罗斯文化史》真的好上头……

Charing Road 84. bot

见鬼,也许现在就有人认为我们是一些光鲜亮丽的人(愿上帝保佑他们那颗蠢而又蠢的心),而这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我们不应该相信任何一个人的脑子能够准确地衡量别人的价值,更不用说衡量我们自己了。

我们怎么能够期望自己能够正确地评判自己呢?我们知道自己所有的最坏的秘密。我们持有偏见,还过分苛刻,偶尔还充满着羞耻感。所以,如果我说你很有价值、很重要、不可或缺,还很聪明,你只能相信我。

——珍妮·罗森《高兴死了!!!》

见鬼,也许现在就有人认为我们是一些光鲜亮丽的人(愿上帝保佑他们那颗蠢而又蠢的心),而这在很大程度上证明了,我们不应该相信任何一个人的脑子能够准确地衡量别人的价值,更不用说衡量我们自己了。

我们怎么能够期望自己能够正确地评判自己呢?我们知道自己所有的最坏的秘密。我们持有偏见,还过分苛刻,偶尔还充满着羞耻感。所以,如果我说你很有价值、很重要、不可或缺,还很聪明,你只能相信我。

——珍妮·罗森《高兴死了!!!》

勇敢的豌豆射手

书摘

  不知是哪一家别出心裁的商行带头,今年又出现了往年未曾有过的新花样:一条条用崭新的万元大钞结连成的长长彩带,居然代替了红绿彩绸,从雾气弥漫的一座座高楼顶上垂悬下来。有些地方甚至用才出笼的十万元大钞,来代替万元钞票,仿佛有意欢迎即将问世的百万元钞票的出台。也许商人算过帐,钞票比红绿彩绸更便宜些?


——《红岩》

  不知是哪一家别出心裁的商行带头,今年又出现了往年未曾有过的新花样:一条条用崭新的万元大钞结连成的长长彩带,居然代替了红绿彩绸,从雾气弥漫的一座座高楼顶上垂悬下来。有些地方甚至用才出笼的十万元大钞,来代替万元钞票,仿佛有意欢迎即将问世的百万元钞票的出台。也许商人算过帐,钞票比红绿彩绸更便宜些?


——《红岩》

轩辕云初
欲得安身处,寒山可长保。 微风...

欲得安身处,寒山可长保。

微风吹幽松,近听声逾好。

下有斑白人,喃喃读黄老。

十年归不得,忘却来时道。


——寒山子

欲得安身处,寒山可长保。

微风吹幽松,近听声逾好。

下有斑白人,喃喃读黄老。

十年归不得,忘却来时道。



——寒山子

haixiaoben

-享受生命的关键只有两点。开车不按喇叭,以及,不要在意细节。

-太离谱了。

-这世间本就离谱,不是吗?


我去,太帅了。闺蜜从学生时代就给我疯狂安利的《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终于给我看进去了。

-享受生命的关键只有两点。开车不按喇叭,以及,不要在意细节。

-太离谱了。

-这世间本就离谱,不是吗?


我去,太帅了。闺蜜从学生时代就给我疯狂安利的《家鸭与野鸭的投币式寄物柜》,终于给我看进去了。

克利斯金

我数着一切热爱与悲伤 ,我把你也数了进去。

我数着一切热爱与悲伤 ,我把你也数了进去。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