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书议

3916浏览    38参与
再见,My dear

圣巢挽歌 Chapter.1

•Hollow Knight(空洞骑士)设定下的宝石同人。

•私设有,可能会ooc。

•预计长篇。

•cp向,主议书议,前Hollow kinght尤库蕾斯xHollow knight 杰德。关于其他cp描写,后续剧情中会有钻组和帕露。

•部分设定根据游戏设定改编而成,为了推动剧情而有改动。

•由于游戏设定原因,Hollow knight均为无性,后面原因文中会解释。

Chapter.1    长椅上

在远方的荒野里,提到你的名字它们都饱含敬畏与惋惜之情,

没有谁能驯服我们野蛮的灵魂,而你接受了挑战,

在最苍白的注视下,你教授,我们改变,本能得到...

•Hollow Knight(空洞骑士)设定下的宝石同人。

•私设有,可能会ooc。

•预计长篇。

•cp向,主议书议,前Hollow kinght尤库蕾斯xHollow knight 杰德。关于其他cp描写,后续剧情中会有钻组和帕露。

•部分设定根据游戏设定改编而成,为了推动剧情而有改动。

•由于游戏设定原因,Hollow knight均为无性,后面原因文中会解释。



Chapter.1    长椅上

在远方的荒野里,提到你的名字它们都饱含敬畏与惋惜之情,

没有谁能驯服我们野蛮的灵魂,而你接受了挑战,

在最苍白的注视下,你教授,我们改变,本能得到了救赎。

你为虫子和野兽带来了它们做梦也想不到的世界。

                         
   ——出自《圣巢挽歌》由教师莫洛蒙撰写。

在前往世界尽头的小镇德特茅斯的小路上,杰德捡到了一本牛皮纸包裹好的小册子,封皮上有人用虫族特有的语言写下标题,方方正正到每一个字母都是一样大小整齐排列。杰德拿在手中仔细翻转,并且尝试拼读了半天后,只看懂书页内,同样是手写的,大概可以称作是名字一样的代号的字母。

“Euc……”

他只能拼出前面三个字母,这之后杰德放弃了,之后他把书放进了披风的内包里,抖抖身子又继续上路。他才刚刚到这个地方,也不熟悉这里的语言,只能按照破损的路标一步一步往前试探着走。

德特茅斯,这是杰德醒来后脑海里飘进的第一个词语。随后他便从黑暗中走出,寻着光亮,走到根据萤火虫腹部发光原理而制作的路灯下,那里有一个破损的木牌,上面有人用歪歪扭扭的字体写到∶“欢迎来到德特茅斯。”下面还标记了一个向前的箭头,不过他也只认识“德特茅斯”这四个字,于是就跟着路灯往前走。

直到来到一处悬崖,杰德探探头,看着下方是深不见底的黑暗,他选择了径直跃下。重力的作用对他来说没有太大用处,他直接跃下,进行了漫长的下落,最后在临近地面时裹着披风进行了一个后空翻卸掉冲力后稳稳落地。

咚!

他的脚接触到地面时发出这样的响声,不过没有大碍,他早就发现他的身体不会轻易因为这些小事受伤。杰德的黑色皮衣下流出一小部分黑色物质替他修复了伤口,不过杰德却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杰德跳起再跃到离地面较高的平台上,这对他来说不是什么难事。他仿佛天生身手就很好,躲开地上的尖刺和头顶的落石对他来说没有什么难度,在穿过几个长而弯曲的隧道后,他来到了一扇古老的门前。

门前有人用被诅咒的白色光辉记下笔记∶“高等的生灵啊,这些话只说给你听。走过这里你就会进入国王和造物主的领土,跨过这道门槛,遵从我们的法律。见证这最后和唯一的文明——圣巢。”杰德抬头看向延生到很远处才停下的大门。圣巢,一个熟悉的名字,但是杰德却并未在脑海里回忆起来关于这个名字的任何信息。

大门上镂刻着繁琐而奇妙的纹路,因为时间的冲刷,这些纹路的末端已经变得模糊,上面古老的文字也是杰德无法理解,想要推开大门已经不可能,只能打碎眼前的障碍才能继续前进,杰德拔出背上的武器——一把剑状的骨钉。

白色的骨钉上还留有数道裂痕,不过并不妨碍杰德使用他来击倒敌人和障碍物,这把骨钉陪伴杰德走到这里。在杰德第不知道多少次挥砍起骨钉后,大门终于被打碎,他面无表情的看着里面废墟,与其说他没有感到厌烦和疲劳,倒不如说他是不知道这是什么感觉吧。小跑后,杰德又一次跃下悬崖,不过这个悬崖是巨大宫殿残留的断壁,又是一次稳稳地降落后,他终于又看见了光亮。

萤火虫路灯发出蔚蓝色的光亮照亮了前路,杰德小跑过残垣断壁,从四周看得出来这里曾经是辉煌之地,不过他没有顾及这么多,直到看见一个站在小土包样房子前的人影才停下。

“啊,这个小镇已经很久没有人来过了。”

对方也发现了杰德,他的个子比起杰德来说高上许多,尽管声音苍老却仍能感受到他的生命力。杰德没有作答,只是走到了说话人的身边,他想起似乎这样代表尊重他人,尽管他也不知道自己曾经在哪里听过这个说法,但是站在他人面前,用自己的双眼注视对方的脸庞,杰德行了一个向国王敬礼的动作。说话的人是一个脸部已经有许多皱纹的老虫子,他穿着蓝灰色的长袍,双眼也凹陷进脸部,看起来不知道活过了多长的时间,但杰德还是感受到了对方的气息。

“旅行者,你好,我是虫长者,德特茅斯的村长。我恐怕是唯一留下来欢迎你的人了,不过你也看得出来我们小镇现在非常冷清。”虫长者低头看向比他矮小不少的杰德自顾自地说起了话,毕竟他已经很久没有见到生物了,“其他居民都消失了,他们顺着小镇中心那口井一个接一个的跳下去,前往下面的洞穴,我无力阻止他们突如其来的冒险精神。”

“我们的小镇下方曾经有一个宏伟的王国,不过那里已经变成了废墟,但是依然吸引着虫子为了财富、智慧和荣耀不断前去冒险,旅行者你的目的地也是那里吧——那个名为圣巢的国家,只存在于记忆和历史的虫之国度。”虫长者的声音嘶哑又难听,他一边说一边颤抖着,似乎在害怕什么,“不过你要小心,下面有可怕的瘟疫。听说下去的生物会被剥夺原有的记忆,行为举止变得疯狂。”

杰德耐心地听完老人的言语后,鞠了一个躬表示感谢后就转身离去,直到在下一个路灯旁看见了一张长椅。长椅上坐着一个和他装束差不多的人,不过对方的面具已经完全变成V字型,犄角向上如同弯剑一样向上延生,不过左边犄角却早已断裂。

面具代表他们的灵魂强度和身体成长状态,V字型的面具代表对方已经是成年个体。杰德尚且年轻,他的面具还没有变成V字型,只是规规矩矩地沿着他的脸部生长。

“你也要去下面吗?我已经看见过无数人去到下面,但是我却从来没有见过他们回来。”

杰德无视了对方的话语,准备直接走向矿井。

“我劝你最好在这里休息一下。这里的长椅上有适合我们的气息,你可以尝试将部分魂留在这里。”

听到这里杰德停下了,他转身又走回长椅,直挺挺地坐下后,白色的灵魂从他面具的犄角处流出,一个灵魂印记就在这里形成。杰德有些好奇这是什么原理,不过看对方一副已经看惯了的姿态,好像这种行为也是理所应当一样。

“那个……你知道这本书的主人吗?”

杰德一边说一边想起自己之前捡到的东西,他从披风的内包里掏出了之前捡到的书籍。尽管他的声音很小,但坐在长椅另一端的人也捕捉到了他的讯息。

他从蓝灰色披风下伸出自己的手,接过了杰德手里的书。上面的文字对他来说并不难懂,而且这本书的主人就是他。

“谢谢你送还给我,不过这已经是我不需要的东西了。我叫尤库蕾斯,不过你应该早就知道了吧。”尤库蕾斯伸出一根手指在封皮内部指了指手写的字体。

Euc……杰德抓抓后脑勺的头发后才反应过来对方的名字该如何拼写。

“看来你才刚刚来到这里,还不懂这里的语言。记住我的样子,我是尤库蕾斯。”对方将面具“取下”,与其说这种手段叫取下,不如说叫隐藏来得合适,V型面具逐渐消失,尤库蕾斯的真实面貌被露出来,蓝白色异色瞳,一半蓝一半白色的发色,一切都是以只记录在历史和传说里的颜色而构成,属于挽歌里过赞颂的地表世界的颜色。

看见尤库蕾斯取下面具后,他也试着取下了自己面具,比起尤库蕾斯来说,他还尚且年轻,许多技巧还不太娴熟,尝试了几次后他才取下面具。

“果然……沃姆又派你们来了。”尤库蕾斯皱了皱眉头便不再多说,又把面具戴回脸部,他叹息一声后继续说道∶“前面的矿井下去就是你的目的地,注意安全。”

“杰德。”

“杰德是你的名字吗?我知道了。”

杰德默不作声地点点头,没有了面具,光洁的脸庞直接接触着四周的空气。他感到自己有一丝不适,大概是不远处矿井传来的气息让人不舒服。

“快把面具戴回去吧。你不是我,我已经习惯了。”尤库蕾斯似乎对很多人说过同样的话,“我也要走了,再见。”

“等等,请问你也……和我一样吗?”杰德双手捂在脸上,一阵白光从他手掌里溢出又贴合,等他再抬头的时候,对方早已消失不见,杰德愣在了原地。



To be continue.

立早

瞎摸一对议书情头

分别是勾线和不勾线版本

瞎摸一对议书情头

分别是勾线和不勾线版本

常磐津

【宝石之国】歌集(原作向cp短篇合集)

wb上的原作向cp乱炖合集,基本都是无差,和原版本相比会有少许修改和加笔。本想说凑够十篇,但字数有点多,就先发出来。

cp(也不一定是cp)分别是冬夜组,老师+帕帕,露帕,青幽灵,书议。虽然短篇打tag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是为了方便屏蔽,请见谅。

因为本人没有啥忌口所以以后也想尽情尝试各种组合。

可以接受的话,点阅愉快^q^


春雪(冬夜)


  “你为什么总躲着我?”

  冬天的孩子未经允许便踏入洞中。尖尖细细的鞋跟在礁石上敲了敲,细雪便从其上及肩头扑簌簌地下坠——它们本和那身白衣连成整体,被抖落时,仿佛对方的形迹也会因此消失。...


wb上的原作向cp乱炖合集,基本都是无差,和原版本相比会有少许修改和加笔。本想说凑够十篇,但字数有点多,就先发出来。

cp(也不一定是cp)分别是冬夜组,老师+帕帕,露帕,青幽灵,书议。虽然短篇打tag有点不好意思,不过是为了方便屏蔽,请见谅。

因为本人没有啥忌口所以以后也想尽情尝试各种组合。

可以接受的话,点阅愉快^q^


春雪(冬夜)


  “你为什么总躲着我?”

  冬天的孩子未经允许便踏入洞中。尖尖细细的鞋跟在礁石上敲了敲,细雪便从其上及肩头扑簌簌地下坠——它们本和那身白衣连成整体,被抖落时,仿佛对方的形迹也会因此消失。

  “我没有——”辰砂没看安特库琪赛特,只看洞口地面。答案的后半截被吞了下去。它只觉得方才的问法有几分奇怪——对方总该知道自己和谁都不亲密,因此这不构成刻意为之的“躲避”。

  落雪没多久就消融了,让原本就湿润寒冷的洞窟变得愈发湿润寒冷。当然,对于对这方面变化不敏感的宝石们而言,也谈不上什么影响。冬季带来的唯一麻烦就是使它在是否进行巡夜这点上有所踌躇。之于工作,这几乎是它最不喜欢的一段日子——并非因同往日相比过于稀薄的光线使它倦怠,也非寂寥肃杀的风景令它心生愁绪,只因它不希望自己的毒液污染白雪。尽管其他季节仍面临类似问题,但至少它可以选择绕过花儿,却绕不过白雪。就如冬天绕不过安特库琪赛特。它们无所不在。

  安特库琪赛特又向前走了一两步,身形被蒙在铅灰色天空的影子里。

  “你别再来了。”辰砂不打算继续刚才的回答,转而说道。

  “冬天的工作是,”冬巡者用没有起伏的声音陈述,“巡逻、铲雪、处理流冰。处理睡昏头的宝石,和确保同伴们的安危。”

  “月人不会带走我。”

  “这只是你的说法。”公事公办的语调仍在持续,直到提及某个称呼,“如果我没有完成我的工作,会让老师失望。”

  辰砂终于抬起视线,寻找安特库琪赛特的眼睛。记得有谁说过它们有几分相像,无论是额前那绺长长垂落的头发,抑或是独来独往的孤僻姿态。但辰砂不这样认为——发型的事姑且不论,但安特库琪赛特的独来独往——说实话,只是因为对方没有选择。况且比起自己,辰砂甚至觉得它和自己的那位(自诩)同级生倒还相像些。尤其是那双眼睛——提及老师时的眼睛,正如现在这般,简直让人受不了。目光接触的瞬间它便将眼睛别开了。

  “如果你真觉得过意不去,就别一个人留在这儿了。”

  “如果我和它们睡在一起,也许就不止是让你多跑几步路那么简单——况且,我没让你来。”

  “也是。”安特库琪赛特干脆地接受了它多少带有自嘲口吻的说辞,吝于花费唇舌施舍一星半点流于表面的同情。仅这点来说,辰砂并不反感,尽管它认为若是在宝石间进行一个“最差聊天对象”的评选,安特库琪赛特和自己一样逃不过这项殊荣。

  待天色转暗了些,安特库琪赛特便无言地离开了。鞋子在岩石上敲出一串清脆的“哒哒”声。客观而言,对方造访此地的频率并不算高,限定在不下雪的日子(辰砂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同时既不会停留太长时间,也无意聒噪地没话找话。这样一想,对方的到来确实难称得上是一种麻烦。辰砂也不清楚自己为何如此不希望对方来这里——是愧疚感作祟,还是真如对方说的那样,其实它在躲着对方?

  它摇摇头,不再多想。把露琪尔先前送来的毯子丢到一边,准备好进行这一日的巡夜工作。


  此后暴风雪的日子持续了很长一段时间,再见到安特库琪赛特时,辰砂发现它的睫毛比往日柔软了些。于是它当即领悟到,也许这就是这个冬天最后一次见到对方了。它们重复往日的沉默,直到安特库琪赛特难得地出言向它道别。辰砂抿了抿嘴唇。一年时间对它们来说也不过是一眨眼的功夫,况且它根本不希望对方过来。

  “你别再来了。”临走时,对着安特库琪赛特的背影,辰砂刻意将声线抬高了些。

  安特库琪赛特回过头。那日的天空比前些时候要明艳许多,映得对方的发丝如冰凌般透亮。这让辰砂蓦然记起,在它尚未将自己从同伴中孤立出去时,黛亚蒙德曾不厌其烦地向它复述安特库琪赛特诞生时的景象,并对身为那一场面的见证者引以为荣。闪亮的宝石用唱歌般的声音说,它虽是冬天的孩子,却诞生在春天到来的日子里。于是当它在老师的袖摆中睁开双眼时,春天的第一朵落花就飘落在它胸口的位置,漾起层层涟漪。它不清楚这叙述中究竟掺入了多少被无谓的浪漫念头美化的成分,但又觉得那番景象也许未见得真如它所认为的、经历过那位同级生的夸大其辞。

  “冬天见了。”

  如此说着,安特库琪赛特缓缓眨了眨眼,睫羽像要滴落下来。它纵身跃上洞口边的礁石。辰砂抬头看它。那是张仍旧没什么情绪的面孔,春天到来,又在春天逝去。剔透、不锋利,洁白无瑕。

  就像雪一样。

 

柒(老师/帕帕拉恰)


  月亮。岩石。月亮。夜空。月亮。

  沙砾。贝壳。沙砾。马鞍藤。潮湿的沙砾。自然金。沙砾。

  工作台。工作台。莲花刚玉。工作台。工作台。莲花刚玉。工作台。

  云。云。云。天空。黑点。海岸线。蝴蝶。

  红电气石。石榴石。蔷薇石。火石英。红尖晶石。透辉石。日光石。

  红宝石。红宝石。蓝宝石。红宝石。蓝宝石。粉色蓝宝石。无色蓝宝石。

  合成刚玉。合成刚玉。合成刚玉。合成刚玉。合成刚玉。合成刚玉。合成刚玉。

  

荒庭(露帕)


  等春天来时,宝石们就在木箱中留下花儿。连翘。鼠尾草。雏菊。金盏花。天竺葵。仙客来。还未凋谢的圣诞玫瑰。通宵第七日,它忘记处理那些馈赠品,照旧填补起孔洞。馨香碾碎在宝石盖下,就如荒废的花园被顺次上了锁。


白噪音(青幽灵)


  拉碧斯曾说过,把贝壳贴在耳边便能听到海浪的声音。我顺从地照它的话去做。飒飒。飒飒。神秘且遥远,和拉碧斯的声音一样,都是我所痴迷的。随后我把贝壳放下——因着拉碧斯就近在咫尺——满以为拉碧斯接下来会告诉我,我听到的不是什么海浪,随后自顾自地揭露其中奥秘。它总是这样。可它这次却什么都没说,只撩撩头发,让我随它回去。发浪如晴朗夜间掠过我脚踝的、闪烁星光的水花。我猜是拉碧斯终于发觉我太笨了,与其给我启示,倒不如保留一个模糊浪漫的念想。我不知出于何种目的,甩手把那贝壳丢进海里,又在拉碧斯身后亦步亦趋。体内的孩子大声责难我不该把贝壳丢掉。安静,我说。于是它们都不再说话。

  后来我时常去休养所探望拉碧斯的头颅,偶尔会想起贝壳的事。我时常想,拉碧斯会走,是因为我不够聪明。如果它那时思考的是我而非月人,也许就不会离开。带走它的是月人,这我当然知道。可即使月人不带走它,它的心也早就去往月亮了。我捧起拉碧斯的头颅,小心翼翼地贴到耳际,生怕划伤了它。那孩子说我又在干傻事。我明白。举起它的时候一头长发翩然飘落,在半空层层叠叠地散开。飒飒。飒飒。我听到海浪声,却没听到它的。我痴迷的声音消失在我痴迷的声音里。


亲密关系(书议)


  帮大忙了。没有杰德,可真不知该如何是好。搭档初期尤库蕾丝常喜欢这样说。眯着双眼、单手托腮、语调轻快且带着夸奖孩子般的循循善诱,无关事大还是事小。明知是夸大其词,杰德仍多少感到难为情——一板一眼的品性使它常对大部分事情都毫无保留地接收——磕磕巴巴地回答一句“没这种事”。

  最初说这话是在尤库蕾丝带领杰德熟悉周边地貌却遭遇月人后——两人虽是初次配合战斗,却已初步展现出了默契。战斗因老师的助阵在转瞬间便宣告结束,而此前未曾参与战斗的这对搭档却几乎毫发无伤。随后尤库蕾丝同老师提出它和杰德在附近还有些事要办,可能要稍迟些回去。杰德困惑地眨巴眼睛,说今天月人应该不会来了吧。尤库蕾丝只是抿嘴笑,而老师一如既往地紧蹙眉头——但没花多少功夫便下达了许可。老师离去后它们仍在原地驻足,而它的搭档目视远方,似是在等待什么。帮大忙了。还好有杰德在。杰德刚打算叫对方名字时,尤库蕾丝突然这样说,并抬起一只手来。杰德顺着它的指尖看向海平面,上方浮动着小小一截学校的远景。杰德睁大双眼,尤库蕾丝告诉它那叫做海市蜃楼,是送给它小小的优秀的搭档的奖励。

  后来杰德逐渐发现那种夸奖方式正是尤库蕾丝的谈吐风格。了不起。帮大忙了。大家辛苦了。我们不能少了你。可对它——除了一些玩笑话的场合——尤库蕾丝却愈发不常讲最初那些话。杰德先是苦恼对方不再没有了自己就不行,后来又苦恼对方其实从来不是没有了自己就不行。又或者,没了任何一人都不行——对于自己的这位搭档而言,这才是常态。等又过去数百年,尤库蕾丝完全不再对杰德说类似的话,而杰德也不再费心思琢磨。至少,它觉得自己还是对工作尽心了的,也不至于可有可无。

  在春天伊始出了点乱子。冬眠期间,因睡昏头而四处游逛的波尔茨制造了一连串不幸事故——托这年轻王牌的福,最初几日人手严重稀缺,因此身为书记与议长的二人难得前往与学校相距较远的区域进行巡逻。

  它们并肩走在海滨,杰德意识到上次这么做似乎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当天边再度浮现校园梦幻般的蜃景时,怀旧心绪未免也如浪潮般涌上。它感觉自己仍多少有些介怀。尤库。于是杰德低声问道,你还记得那次我们……。声音低下去。尤库蕾丝微微侧头保持缄默,而这等待就似明知故问。半眯的双目正如此刻逐渐被积雨云笼罩的天空,一半晦暗一半蔚蓝。于是它便理解了。

  “那么,你还需要答案吗?“尤库蕾丝问。

  要下雨了,春天的第一场雨。这一日月人不会再来。杰德心里隐约有点盼望听到对方说仍需要自己。可同时又觉得,也许无言才是自己真正需要的答案。


立早

昨天在火车上的七个小时中摸的

动作参考见P2

第一次指绘,不足之处请见谅

昨天在火车上的七个小时中摸的

动作参考见P2

第一次指绘,不足之处请见谅

立早
自己私设的狼崽翠 感觉完全画成...

自己私设的狼崽翠

感觉完全画成小狗了…

瞎写的设定(ó﹏ò。)

算是有议书议成分吧…

自己私设的狼崽翠

感觉完全画成小狗了…

瞎写的设定(ó﹏ò。)

算是有议书议成分吧…

立早

改了个图~

话说21fo了呢,是不是该开个点图啥的(然鹅并不会画什么)

改了个图~

话说21fo了呢,是不是该开个点图啥的(然鹅并不会画什么)

立早
书记狐和议长狼~ 最近被几个大...

书记狐和议长狼~

最近被几个大大关注了有点受宠若惊

书记狐和议长狼~

最近被几个大大关注了有点受宠若惊

The Nostalgic

定制的一张议书的明信片

喜欢议书的朋友可以私信我 免费寄给你们(数量有限噢)

喜欢议书的朋友可以私信我 免费寄给你们(数量有限噢)

合鸟子

心虚,p1放个局部挡一下【等于没挡

纠结了一天多决定还是单独拿出来投稿了

百合行为注意

===


——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心虚,p1放个局部挡一下【等于没挡

纠结了一天多决定还是单独拿出来投稿了

百合行为注意

===


——现在感觉好点了吗?



Acetic Acid

【议书】咖啡与茶

现pa,百合向,小甜饼
ooc突破天际,文笔无敌垃圾
——
呐,你喜欢茶,还是咖啡?
——
时针与分针划过表盘重合在一起,已经午夜了。
她合上电脑,从电源接口拔下手机后随意将自己扔至刚换上新晒过棉被的床,阳光温暖的味道冲进鼻腔,她将柔软中的侧脸埋得更深了些。
手机屏亮着,列出一排字。
「想要喝些什么?茶还是咖啡?」
不久消息栏又弹出新的图片,是深夜依旧营业的咖啡厅。暖黄镶上招牌文字边缘,透明玻璃窗内亮有昏暗灯光,能够给寒风中夜行的归家路人带来一些温暖之感,翡翠她猜尤库蕾丝正裹着前段时间陪她去买的白色围巾,口中哈出热气,用冻红的指尖轻敲屏幕。
翡翠取下发绳,将其轻放在梳妆台上,又重新躺进柔软的棉被,她举起手臂两手堪...

现pa,百合向,小甜饼
ooc突破天际,文笔无敌垃圾
——
呐,你喜欢茶,还是咖啡?
——
时针与分针划过表盘重合在一起,已经午夜了。
她合上电脑,从电源接口拔下手机后随意将自己扔至刚换上新晒过棉被的床,阳光温暖的味道冲进鼻腔,她将柔软中的侧脸埋得更深了些。
手机屏亮着,列出一排字。
「想要喝些什么?茶还是咖啡?」
不久消息栏又弹出新的图片,是深夜依旧营业的咖啡厅。暖黄镶上招牌文字边缘,透明玻璃窗内亮有昏暗灯光,能够给寒风中夜行的归家路人带来一些温暖之感,翡翠她猜尤库蕾丝正裹着前段时间陪她去买的白色围巾,口中哈出热气,用冻红的指尖轻敲屏幕。
翡翠取下发绳,将其轻放在梳妆台上,又重新躺进柔软的棉被,她举起手臂两手堪堪夹住手机,移动拇指,按压键盘发送文字。
「嗯......茶。」
她知道那家咖啡店,但仅仅只是从尤库蕾丝口中听闻而已。那不在她下班回家的必经之路上。房间内并未开灯,手机屏幕发出的光照亮了翡翠整张脸,尤库蕾丝提醒过她晚上要记得开灯。她犹豫了一瞬,手伸向床头的小夜灯开关,轻轻按下。
她伸手抓过放在一边的枕头抱紧,另一只手依旧紧抓着手机。
尤库蕾丝喜爱在空闲时间沏茶或是泡咖啡,橱柜中塞满了咖啡豆与各种茶叶,多数种类翡翠是不认得的。休假时她喜欢捧本书坐在一边,尤库蕾丝在不远处研磨咖啡豆或是煮茶,淡淡的香气溶进空气中扩散至翡翠吸入体内的空气。
偶尔她会猜想,今天会是什么呢?
她们一起挑选了茶具与咖啡杯,前者是翡翠较为中意的白瓷制,金边点缀于其上,外表细致描上精致图案,后者则是简洁的棕黑色外表。
尤库蕾丝更喜欢咖啡,而翡翠更加偏爱于茶。
「房间内有好好打开灯吗,如果在一片黑暗中盯着手机的话对眼睛可不好哦~」
「嗯」翡翠翻过身「有打开夜灯。」
此时正侧躺于柔软大床上的人想那人应该是有露出满意的笑容。
她多次在尤库蕾丝询问喝茶或是咖啡时选择茶这统一答案。她不是讨厌咖啡,只是那琥珀色液体的苦涩并不处于她的能力接受范围之内。
若是别无选择,向其中加入十颗方糖也是不为过的行为吧。
她想。
公寓附近商业街的灯光暗下来了,房间内随着暗下来了。她开始胡思乱想:这路上是否安全呢,路灯是否有好好工作呢。
她知道尤库蕾丝不怕黑,但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中,会不会磕着碰着呢。
尤库蕾丝不太喜欢黑暗。
在一片黑的地方,看不见任何东西,会让人有孤独与无助之感呢。
尤库蕾丝曾经这样说过。
她说她的人生像是走在一片黑暗的野郊小路上,她猜不到哪里要拐弯,猜不到哪里会窜出一条向她吐着舌心子的蛇,她猜不到在哪里会踩滑,更猜不到这条路的尽头会是在哪里会是什么样子。
翡翠听她说后抿抿嘴,咽下最后一小口热茶。
她又说遇见翡翠便像是遇见了提着灯的一起同行的人,她们都不知道那盏灯什么时候会熄灭再次带来黑暗。但有人同行,这便足够了。
翡翠手撑起脸颊,悄悄用手指挡住因害羞而泛起的红润。
尤库蕾丝将其看在眼里,她勾起浅笑,往宽口茶杯中倾倒红亮茶液。
翡翠将怀中的枕头搂得更紧了些,上边还留有尤库蕾丝头发的香气,淡淡的,是她闻不厌的。
隔着门板从玄关传来轻微咔哒开锁的声音,之后高跟鞋与地面相敲击的声音响了几声,紧接着传来了尤库蕾丝温柔的嗓音。
「我回来了~」
翡翠轻轻将被自己抱得皱巴巴的枕头放回原位,丢开手机踩着木制地面出了房间「欢迎回来。」
翡翠接过尤库蕾丝递来的纸杯,还是暖和的。
「味道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呢。」
「是呢,辰砂的手艺可是不容质疑的唷。」
翡翠又咽下小小一口,问:「尤库蕾丝究竟是更喜欢茶,还是咖啡呢?」
被提问之人放下手中保有温度的纸杯,转头朝向翡翠露出浅笑。
「我呀,更喜欢翡翠哦。」
……
翡翠舔舔嘴角,是咖啡的苦香。
——
顺便我两样都很喜欢哦!(谁理你)

野杏灰豆

是稿子!!不可以用❌
p2单独放个背景_(:з」∠)_ 有参考TV

是稿子!!不可以用❌
p2单独放个背景_(:з」∠)_ 有参考TV

限定版moco咸鱼
大概是有关于自己cp观的东西c...

大概是有关于自己cp观的东西
cp杂食真幸福啊www
【占tag歉】

大概是有关于自己cp观的东西
cp杂食真幸福啊www
【占tag歉】

夏名

【寶石/學pa/書議】擦藥

剛開學了有點不在狀態上……姆就這樣吧_(:3(辣雞
是接著上篇的耳洞,擦藥真的好難的我也弄了好久


  翡翠坐在梳妝台前面和鏡中自己的映象僵持了許久,顫抖不已的手指捏著棉花棒戰戰兢兢。

  在那之後她果真去扎了耳洞,不疼是不疼,只是一星期間刺得她兩耳垂癢癢,實在受不了了,於是她向尤庫蕾絲求助。尤庫蕾絲讓她擦藥膏,可當時緊張過度的翡翠在扎完耳洞後整個人僵在那兒一動不動,連舖子老闆叮囑怎樣擦藥都沒給聽進去,事後還是尤庫蕾絲拉著她離開的。


  她聽完尤庫蕾絲教她如何擦藥後,便開始她、耳洞與棉花棒間的三次世界大戰。推耳針是還行,她習慣了;擦藥那就是件大難事了。


  翡翠有點小近視眼,她看不清...

剛開學了有點不在狀態上……姆就這樣吧_(:3(辣雞
是接著上篇的耳洞,擦藥真的好難的我也弄了好久


  翡翠坐在梳妝台前面和鏡中自己的映象僵持了許久,顫抖不已的手指捏著棉花棒戰戰兢兢。

  在那之後她果真去扎了耳洞,不疼是不疼,只是一星期間刺得她兩耳垂癢癢,實在受不了了,於是她向尤庫蕾絲求助。尤庫蕾絲讓她擦藥膏,可當時緊張過度的翡翠在扎完耳洞後整個人僵在那兒一動不動,連舖子老闆叮囑怎樣擦藥都沒給聽進去,事後還是尤庫蕾絲拉著她離開的。


  她聽完尤庫蕾絲教她如何擦藥後,便開始她、耳洞與棉花棒間的三次世界大戰。推耳針是還行,她習慣了;擦藥那就是件大難事了。


  翡翠有點小近視眼,她看不清自己到底該擦哪兒;看清後又偏對不準,十幾分鐘內弄掉了五根之多的棉花棒。


  現在又多掉了一根。


  「噗……需要幫忙嗎,會長?」尤庫蕾絲正巧洗好澡,擦著頭從浴室裡走出來。她看著對著鏡子把一顆整齊的翠髮撓得亂亂並懊惱大叫著的翡翠,把一聲悄咪咪的輕笑藏好在那聲暴吼中,爾後走到翡翠身邊發問。


  「尤庫……我感覺人生好難……」翡翠把額頭抵在桌面上,扁著嘴悶聲嘟嘟嚷嚷。尤庫蕾絲聽了,知道她這是彆扭地在請求幫助,蹲下來向上看著翡翠的一張愁眉苦臉。


  「這麼大人了我沒有一次弄不好自己的事的……」
  「呵呵,當初我擦藥也像妳這樣折騰好久的。」


  只是不像妳這麼久。尤庫蕾絲擦好頭髮後把毛巾擱一邊掛好,抽來一根棉花棒,沾沾藥膏,然後扶正翡翠垂得低低的腦袋。她撥開一只耳邊的髮,推推耳針,小心翼翼地繞著耳針畫圈兒塗抹,前後各一回,另一耳同個步驟。


  翡翠還氣鼓鼓地脹著臉。她感覺有些懊氣、有些丟臉,這麼大人還不會擦藥的,要傳出去了不讓露琪爾笑個一年半載才有鬼。


  她正要轉過頭去,尤庫蕾絲便搶在她前頭先說:「不要說出去。對吧?我知道的哦。」

崎涯

书议【议长喝醉的丑陋面孔(???)】

现代pa
女孩子设定
其实我一直在想尤库蕾斯颜色不一样的头发可能一半是长的一半是种的(???)

“这是酒?好喝吗?”翡翠在超市货架上看见之后坚持拿回了家里,此时正在沙发上,抱着瓶子左看右看,好奇的问尤库蕾斯。
“翡翠,你没喝过,少喝一点试试就……啊!放下别喝了!”尤库蕾斯话说到一半,翡翠已经把一瓶酒都吹了。
“尤库……嗝……蕾斯。”瓶子掉到地上滚去一边,尤库蕾斯一把扶住了翡翠,翡翠甩甩脑袋,抬头眯着眼看她。
“头发好看……”说着,翡翠灼热的双手,一边一下抓住了尤库蕾斯颜色分明的头发。
接着她一翻身,把尤库蕾斯压在沙发上,瞪大了微红的眼睛,手指小心翼翼捏着头发数数。
“翡翠,你干什么啊?”尤库蕾斯没动,抬手...

现代pa
女孩子设定
其实我一直在想尤库蕾斯颜色不一样的头发可能一半是长的一半是种的(???)

“这是酒?好喝吗?”翡翠在超市货架上看见之后坚持拿回了家里,此时正在沙发上,抱着瓶子左看右看,好奇的问尤库蕾斯。
“翡翠,你没喝过,少喝一点试试就……啊!放下别喝了!”尤库蕾斯话说到一半,翡翠已经把一瓶酒都吹了。
“尤库……嗝……蕾斯。”瓶子掉到地上滚去一边,尤库蕾斯一把扶住了翡翠,翡翠甩甩脑袋,抬头眯着眼看她。
“头发好看……”说着,翡翠灼热的双手,一边一下抓住了尤库蕾斯颜色分明的头发。
接着她一翻身,把尤库蕾斯压在沙发上,瞪大了微红的眼睛,手指小心翼翼捏着头发数数。
“翡翠,你干什么啊?”尤库蕾斯没动,抬手扶住醉鬼的身体。
“看看两种颜色是不是一样多……”
“一……二……嗝!”数着数着,她又打了个酒嗝,手里的头发顿时掉了。她看了看空空的手,还有尤库蕾斯数不过来的细发,瘪了瘪嘴,趴在了尤库蕾斯肩上。
“……翡翠,怎么啦?”尤库蕾斯感觉醉鬼不高兴了,拍拍她的背,轻声问。
“数不过来……嗝……”翡翠小声的回答,还在尤库蕾斯脖子上蹭蹭。
尤库蕾斯心跳乱了一拍,翻身让两人的位置互换。却见翡翠微张着嘴,已经睡着了。
“……议长酒品真不好,以后可不能让你喝了。”尤库蕾斯在翡翠嘴角啄了一下。
“头发……别追我……我真数不过来……”翡翠挥了挥手,抱住了尤库蕾斯的脖子。尤库蕾斯叹了口气,把翡翠抱回了房间。

立早

沙雕脑洞

貌似话都没说清

衣锦还乡高材生尤库♂X邻家小妹翡翠♀

没有翡翠出场的书议

ooc有

————————————————————

当正悠哉悠哉地喝着茶享受着下午阳光的尤库他爹看见自己儿子站在自己面前时,差点被一口茶呛死。

“爸,我回来了。”尤库脸上挂着万年不变的儒雅的笑容说道。

“你你你…你不是说你在城里混得不错,领导很重视你吗?”老尤库一边咳嗽一边问道。

“是啊,所以我费了好大劲才让领导把我派到咱们村呢。”

话音未落尤库家祖传的紫砂壶就从空中飞了过来,尤库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一边把玩一边笑着说:“爸,这人不能忘本。我不能一个人在外面过得好了,要和乡亲们一起过上幸福美满阖家欢乐全面...

貌似话都没说清

衣锦还乡高材生尤库♂X邻家小妹翡翠♀

没有翡翠出场的书议

ooc有

————————————————————

当正悠哉悠哉地喝着茶享受着下午阳光的尤库他爹看见自己儿子站在自己面前时,差点被一口茶呛死。

“爸,我回来了。”尤库脸上挂着万年不变的儒雅的笑容说道。

“你你你…你不是说你在城里混得不错,领导很重视你吗?”老尤库一边咳嗽一边问道。

“是啊,所以我费了好大劲才让领导把我派到咱们村呢。”

话音未落尤库家祖传的紫砂壶就从空中飞了过来,尤库眼疾手快一把接住,一边把玩一边笑着说:“爸,这人不能忘本。我不能一个人在外面过得好了,要和乡亲们一起过上幸福美满阖家欢乐全面小康的…”

“别给我扯这些没用的,说重点。”

“翠翠到法定结婚年龄了。”


游离态.

【议书议】议长是矶佬还是宝石人?

tips:1.宝石人属于世川老师,ooc属于我
2.推荐食用BGM:《There!Right There!》3.主cp议书钻石组(其他大概还有)不拆谢谢4.其实就是个填词5.议长书记不分攻受,大概(つ∀`*)
Are you ready?
Let's go!

黛雅(指向议长):看那儿!对就是那儿!
看那白皙的恰到好处的皮肤(?!)
看他迷死人不偿命的身形
看那两米八的大长腿
哦天他是矶佬绝对是
波尔茨:我可没打算去庆祝
所有特征都暗示着他是个直石
那家伙不是矶佬我说不是
全体宝石:这是个被忽视的严重事实
就这么假设
一个做文职的硬度七
自动地彻底地与矶挂钩可以吗?
波尔茨:但你看他绑得一丝不苟的蝴蝶结
黛雅:...

tips:1.宝石人属于世川老师,ooc属于我
2.推荐食用BGM:《There!Right There!》3.主cp议书钻石组(其他大概还有)不拆谢谢4.其实就是个填词5.议长书记不分攻受,大概(つ∀`*)
Are you ready?
Let's go!



黛雅(指向议长):看那儿!对就是那儿!
看那白皙的恰到好处的皮肤(?!)
看他迷死人不偿命的身形
看那两米八的大长腿
哦天他是矶佬绝对是
波尔茨:我可没打算去庆祝
所有特征都暗示着他是个直石
那家伙不是矶佬我说不是
全体宝石:这是个被忽视的严重事实
就这么假设
一个做文职的硬度七
自动地彻底地与矶挂钩可以吗?
波尔茨:但你看他绑得一丝不苟的蝴蝶结
黛雅:看他灰色的及膝丝袜
伊尔洛:这可是个永恒终极悖论!
嘿,我们看到了什么?
黛雅:我们在看什么?
伊尔洛:他是矶佬吗?
黛雅:他一定是!
伊尔洛:还是宝石人?
全体宝石:哦哦哦哦……
(过了一会)矶佬还是宝石人
这还真是难以担保
他是矶佬还是宝石人?(看法斯)
左搂右抱の人生赢家法斯:哎看我干嘛啊?
安特库「emm」:你知道在那迷人的异邦
宝石人们可是以不同的方式被抚养
他们做着古怪的研究(亚历:阿嚏)
还穿着亮闪闪的制服和超级小热裤
全体宝石:矶佬还是宝石人
答案恐怕得画上数周
他们会一边说着:“最讨厌他了”
一边救下他讨厌的人(辰砂:超凶)
矶佬还是宝石人?
真是扑朔迷离
迷之画外音:取决于一天的时辰在座的各位
就亦直亦弯
全体宝石:他是矶佬还是宝石人?
或者……
庸(划掉)名医:那儿!给我看好了!
看他那虚情假意屈尊纡贵的笑
老干部那个不是这个样
不过就是个年长些的宝石人
那家伙不是矶佬,我说绝对不会是!
全体宝石:这是个被忽视的大问题
你怎么去推证
那个披着完好伪装辣透了的家伙——
黛雅:就自然地彻底地
波尔茨:讽刺地长期地
伊尔洛:无意地中肯地
庸(划掉)名医:基因地医学地——
全体宝石:是矶!佬!吗!
完全彻底地矶——
矶矶矶矶——?!
该死!
矶佬还是宝石人?
吉鲁空:如此闲适又有型
全体宝石:他到底是矶佬还是宝石人?
帕哥(秒开机):我觉得他抹了两层白粉呢
蕾特蓓丽露:但你知道人家养石方式和咱不
一样的
从文化上就泾渭分明
这应该不是一种时尚诅咒
全体宝石:那如果他穿着性感小裙裤或者抱
着记录板还情有可原
到底是矶,还是只是异石风情?
我还是破解不了啊!
亚历:他迷人的「emm?!」表情也许还能瞒天过海
但他的颜色完全暴露了!
全体宝石:矶佬还是宝石人?
这真是模棱两可
某议长吹(看什么就是你):但如果他真的
是直石咱周六八点有空
全体宝石:矶佬还是宝石人?
矶佬还是宝石人?
矶佬还是宝——
吉鲁空:且慢!
给我个机会让我拆穿这个家伙!
我有个方法可以试试
伊尔洛:那就看你的啦!
吉鲁空:那么,议长
您坚持通过殴打老师并断手断脚叫醒
老师多久啦?
议长:很多很多年了
吉鲁空:那议长,您的大名是?
议长:Jade
吉鲁空:那你恋人的名字是?
议长:Euclase
全体宝石:Wow!
议长:等等不好意思?我听错了!
你说恋人?!我以为你说搭档!
Euclase是我的搭档!搭档!!
书记:你个混蛋!
你个撒谎的混蛋!
我再也不帮你这家伙瞒着了!
再也不了!
大家!
我有个大事要宣布!
这家伙,既是矶佬!又是宝石人!
两者都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
我说你现在必须结束这深柜状态!
和他谈恋爱的是我不是他(庸医)
不管这家伙说什么
我发誓他从来没对黑丝美腿感过性趣
你是这么矶
百分百纯天然矶
你个浪出火的大!矶!佬!
议长:我是直的!直的!
书记:但是你昨晚可不是啊~
所以恕我直言,我要骄傲地宣布
他是矶佬!
全体宝石:并且也是宝石人!
书记:他是矶佬!
全体宝石:也是宝石人!
书记:他是矶佬!
全体宝石:是宝石人也是矶佬!
议长:好吧我承认我是矶!
全体宝石:万岁!✧*。٩(ˊωˋ*)و✧*。
Thanks for reading~(*╹▽╹*)


夏名

【寶石/學趴/書議】耳洞

連續第三次寫書議了,發現整個腦袋都變成書議腦了
而且寫文的頻率也高了……不過這不表示我會日更,真的(。

  尤庫蕾絲今天別了耳墜。水滴狀的墜飾小小的被藏在她的髮間,耳殼部分也多了幾點小小的珍珠白,像極了她剛出浴時十數滴小水珠自她濕濡成一條條的髮上落下。

  耳墜是同樣款式的,一藍一灰銀,各自閃著不同顏色的光輝。她似是刻意不成對別著,就連顏色也和她頭髮顏色錯了開。

  翡翠很少看見尤庫蕾絲別耳環,少到她幾乎忘記她打過耳洞;一只耳朵還不只一個。可她也沒多問,就是目不轉睛盯著尤庫蕾絲看。

  她記得在她頭一次處理學生會事務遇到難題時去找了尤庫蕾絲請教。當時她還不認為一個會抽菸、有耳洞,還...

連續第三次寫書議了,發現整個腦袋都變成書議腦了
而且寫文的頻率也高了……不過這不表示我會日更,真的(。

  尤庫蕾絲今天別了耳墜。水滴狀的墜飾小小的被藏在她的髮間,耳殼部分也多了幾點小小的珍珠白,像極了她剛出浴時十數滴小水珠自她濕濡成一條條的髮上落下。

  耳墜是同樣款式的,一藍一灰銀,各自閃著不同顏色的光輝。她似是刻意不成對別著,就連顏色也和她頭髮顏色錯了開。

  翡翠很少看見尤庫蕾絲別耳環,少到她幾乎忘記她打過耳洞;一只耳朵還不只一個。可她也沒多問,就是目不轉睛盯著尤庫蕾絲看。

  她記得在她頭一次處理學生會事務遇到難題時去找了尤庫蕾絲請教。當時她還不認為一個會抽菸、有耳洞,還把自己好好一顆頭搞成兩種顏色的「叛逆」女孩會是那個歷任最出類拔萃的學生會長,事實證明她先入為主的第一印象完全錯了。

  她友善、溫柔、聰明、有耐心……對於每個人都是這樣的,有人向其發問從來沒表現過任何不耐煩;卻也從不將他人的問題一手解決,就那麼循循善誘地引導著他人……

  諸如此類的發現令翡翠在那之後後悔曾經把尤庫蕾絲認成不良少女而一度不敢接近她的行徑。她糾結了許久,曾經也想過是否就這麼把這個失禮的小祕密留到畢業當日再跟著帶離學校。

  不過她的良心不允許。之後她找了時間,買了自己最喜歡的可麗餅請尤庫蕾絲吃,再慎重地跟她道了歉。後者倒絲毫不在意,甚至還看穿翡翠為這件事愧疚了好一段時間,反過來向翡翠道歉。最終那份可麗餅是她們在一陣你推我讓之後,兩人分著一塊兒吃的。

  「會長……會長?」
  她的聲音和她的人一樣溫柔。數聲如母親道晚安那般彷彿會讓人睡意漸濃的輕聲呼喚終於把翡翠從走神狀態中拽出。

  「怎麼了呢?妳一直盯著我至少五分鐘了哦。」她看著尤庫蕾絲彎下腰,一手將頰邊垂下的幾綹髮絲撩至耳後,灰與藍的耳墜隨著她的動作在藍與灰的髮間小幅擺盪。

  「……啊不,那個,我只是在想啊。」翡翠撓著臉頰,試圖掩飾她表情透露出那顯而易見的尷尬,以及一瞬間被尤庫蕾絲那一撩給美出的傻。她的眼神閃閃躲躲,一會兒瞅瞅反過來直盯她看的尤庫蕾絲,意識到她正等著自己開口,又很快瞄向別處。「打耳洞……會疼不?」

  尤庫蕾絲把那雙充盈好奇與疑惑的眼瞪大,填塞物也隨之改為驚奇與訝異。十七年來都奉行著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可毀傷的教條的乖女孩兒,這回居然問她打耳洞的事了?這可真比赤道地區下雪還稀奇了。

  「想打了嗎?」她也不問理由,只是就著翡翠那想嘗試又礙於什麼而不敢踏出步的怯懦模樣問道。後者遲疑著點了點頭,然後把頭低下,像是頓時覺得這一時興起的決定過於瘋狂而卻步。

  「……嘛,痛不痛的話,也得看人能受疼的程度呢。」她摸摸耳殼上那一排耳針,別開視線,若有所思。正當翡翠打算因這話開口反悔時,尤庫蕾絲又馬上定睛回她身上,微微一笑。這和接下來的話都使翡翠決意就這麼瘋一次。

  她說:「不過,只要我跟著妳去的話,就不怕疼了吧?」

夏名

【寶石/學趴/書議/百合】幸福肥

就是個亂摸的小段子,冷到不知道在寫什麼ry
被自己弄得沉迷書議,可以的話希望今年至少能把書議的tag撐到50up……果、果然有點難(。

  「會長,辛苦了。」尤庫蕾絲瞇起那雙笑笑的眼,這時她正巧替翡翠整完早些被她草草分類過的文件。翡翠整個人向後仰了,長時間低頭低痠的頸子靠在辦公椅背上,被周遭冷空氣凍得紅撲撲的臉蛋被尤庫蕾絲一雙溫熱的手掌覆上。

  「等等交了報告書後要去吃點什麼嗎?」她看著翡翠原本緊繃繃的臉在她的雙手下化成可愛的鬆懈表情,眉眼間笑意更甚:「車站前新開了間咖啡廳,聽說那兒的草莓蛋糕很棒。」

  翡翠的口味和她這人的特質同樣普通,因此很容易能被猜透。她愛吃草莓蛋糕和水果百...

就是個亂摸的小段子,冷到不知道在寫什麼ry
被自己弄得沉迷書議,可以的話希望今年至少能把書議的tag撐到50up……果、果然有點難(。

  「會長,辛苦了。」尤庫蕾絲瞇起那雙笑笑的眼,這時她正巧替翡翠整完早些被她草草分類過的文件。翡翠整個人向後仰了,長時間低頭低痠的頸子靠在辦公椅背上,被周遭冷空氣凍得紅撲撲的臉蛋被尤庫蕾絲一雙溫熱的手掌覆上。

  「等等交了報告書後要去吃點什麼嗎?」她看著翡翠原本緊繃繃的臉在她的雙手下化成可愛的鬆懈表情,眉眼間笑意更甚:「車站前新開了間咖啡廳,聽說那兒的草莓蛋糕很棒。」

  翡翠的口味和她這人的特質同樣普通,因此很容易能被猜透。她愛吃草莓蛋糕和水果百匯聖代,幾乎女孩子會喜歡的可愛小甜品她都愛,這多半是沒和這個無趣女孩深度接觸過的人所無法發現的可愛之處。

  「真的?」兩道蘊含純粹喜悅的光芒頓時在她眼中一閃而出,翡翠從辦公椅上彈起站好,聽見草莓蛋糕幾乎讓她忘記連著幾小時處理學生會事務的勞累。

  只不過那聲好卻沒說出口,馬上她面又露出難色。尤庫蕾絲看著她低著頭,翠綠色的腦袋一下晃這兒晃那兒的,兩根食指對著戳了許久,似是正猶豫著什麼。

  其實尤庫蕾絲早也發覺了某些異狀,那就是翡翠這陣子都沒把裙頭的釦子扣上。她絕不可能犯忘記扣釦子這種小蠢;加上她臉的輪廓稍稍有了些變動。種種跡象看來,答案已呼之欲出——

  「最近想減肥了嗎?」
  「噓!噓——!」

  果不其然,翡翠那浮誇的花式著急把她打算再藏久些的小秘密都給暴露了。尤庫蕾絲歪著頭,看著翡翠那生怕隔牆有耳的慌張模樣,噗哧一聲笑了。

  對面的翡翠則被這一笑弄得丈二金剛。她張著嘴想反駁什麼,腦袋卻羞得熱到組織不起語言,空舉著兩顆拳頭表示她本打算說些理由。

  最後她放棄了。她像洩了氣的氣球那樣軟趴趴地癱坐回辦公椅上,死死把頭低著,再不肯抬起來了。

  「尤庫……妳說,露琪爾她今天捏著我的腰肉說我胖了,這是不是真的呀?」她的語調中是滿滿的沮喪,使尤庫蕾絲沒看著她的臉也能在腦海中清楚描繪她低落的表情。翡翠一問完話還配合著捏了捏自己小腹,摸到了贅肉,又大大嘆了口氣。

  「怎麼會呢?」尤庫蕾絲收起笑容,板起臉,伸手將翡翠的臉抬起,並提起她向下垂的嘴角:「露琪爾就是愛逗妳了,妳也知道的。而且,我們的會長大人哪會吃胖的?」

  「可是……」
  「真——的沒問題的。喏?」

  她稍微出了力,掐掐翡翠的臉頰肉。後者疼得唔唔抗議幾聲,換來的卻是尤庫蕾絲那一如往常柔和的笑:「看,掐著還是一樣的手感呢。沒胖的。」

  「……這樣嗎。」可我今天被掐的地方是腰。她暗暗在心底說著,卻又沒法不在尤庫蕾絲的鼓勵下提振精神——至少胖是胖在不顯眼的地方,她的腦袋將尤庫蕾絲那番話自動處理成這意味。

  「那我們去吃?……草莓蛋糕?」她的問句在意識到幾分鐘前的自己是多麼失態的羞恥下顯得小心翼翼。尤庫蕾絲咯咯笑了幾聲,點頭應了好,翡翠便握起她還掐在自己頰上的手站起身,並暗自決定這回吃完甜點後就開始減肥。

  「對了,尤庫,那個……」
  「不要把減肥的事說出去。對吧?我知道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