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买买葵

133浏览    3参与
粉点点点点

昨天晚上做到了买买葵变身美少女的怪梦,太怪了(梦里还有贝贝菇的拟人....

昨天晚上做到了买买葵变身美少女的怪梦,太怪了(梦里还有贝贝菇的拟人....

星星星星星

合作愉快。

上排: @苹果核离  

下排:我

最后一张是没有营养的画后感【大雾】

合作愉快。

上排: @苹果核离  

下排:我

最后一张是没有营养的画后感【大雾】

瑰花

我看见一棵向日葵跑过去了

  “就是这里了,呱。”包子青蛙向来听故事的仙子们讲了某个神奇的许愿传说,然后又用他绿绿的爪子一指,“硬币投在这里最好。”

  仙子们开心地手握硬币,虔诚地闭眼许愿,然后把硬币一抛,看自己的愿望躺在清澈见底的溪涧,活水让硬币显得格外闪耀。

  这只肥青蛙喜欢讲故事,对于一只青蛙来说,除了不能飞和绿油油的外表,他觉得自己和仙子们没有什么大差别。

  他不是哲学家也不是青蛙王子,他只理解得了眼前看到的生活。

  “你要听听我的愿望吗?”眼前刚刚扔完硬币的小向日葵转头问大青蛙。这会说话的向日葵就是买买葵了。

  “好呀。”

  “我希望……”买买葵露出他自认为神秘的一个笑容,“再种出一株...

  “就是这里了,呱。”包子青蛙向来听故事的仙子们讲了某个神奇的许愿传说,然后又用他绿绿的爪子一指,“硬币投在这里最好。”

  仙子们开心地手握硬币,虔诚地闭眼许愿,然后把硬币一抛,看自己的愿望躺在清澈见底的溪涧,活水让硬币显得格外闪耀。

  这只肥青蛙喜欢讲故事,对于一只青蛙来说,除了不能飞和绿油油的外表,他觉得自己和仙子们没有什么大差别。

  他不是哲学家也不是青蛙王子,他只理解得了眼前看到的生活。

  “你要听听我的愿望吗?”眼前刚刚扔完硬币的小向日葵转头问大青蛙。这会说话的向日葵就是买买葵了。

  “好呀。”

  “我希望……”买买葵露出他自认为神秘的一个笑容,“再种出一株新品种的花。”

  包子青蛙睁大眼睛愣了几秒,“会是什么呢呱?”

  “是呀,会是什么呢?”向日葵闭上眼睛,陷入了刚才许愿时的虔诚。

  第二天一早。

  “包子青蛙!”

  “呱?”

  买买葵端着一盆花怒气冲冲地跑来美丽湖东,身后跟着一脸小脾气样的梅特墨菲斯。

  “这是……怎么了……”包子青蛙一脸茫然。

  “你看!七色堇!今天刚开花的。”买买葵让包子青蛙近距离观察这株七色堇。“我昨天许的愿,今天实现了。但是这个疯子来了我的店,硬说这株花是我染的!”

  “你为什么来这儿?”包子青蛙问梅特墨菲斯。

  “雪露这个小祖宗已经好几天没回恶德花园了,梅里美怕她玩疯,让我把她逮回去。”梅特墨菲斯耸耸肩,“本来去园艺店只是打探打探消息,凑巧他在四处显摆他的花,还说这是能实现愿望的七色堇。”

  “怎么了!这肯定是花神的祝福才会开出七色堇的,你才是榆木脑袋!”

  “包子青蛙,你来评评理。”梅特墨菲斯反倒闲得无聊,“七种颜色的花瓣会让昆虫觉得眼花,从而不愿去给这种花授粉,那么这种花就无法繁衍后代。再说了,买买葵,你是怎么培育出来的?还要说是花神的祝福吗?”

  “今天睡醒了就开出来的,我昨天许了愿了!”

  “那只是传说而已,都是假的。”

  “呱,别吵。”包子青蛙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不会要拿这盆花去骗人吧?”梅特墨菲斯露出冷嘲热讽的担忧样子。

  “我什么时候骗过人!我买买葵做了那么多年生意,从来都是最公平的!要说骗人,总骗人的人是你吧!”买买葵气得要变成一株红色的向日葵了。

  梅特墨菲斯没有理会买买葵的大叫,他转了一下头,看见露莎仙女正靠在门框上看热闹,露露带着雪露似乎也刚到门口。

  “雪露!”梅特墨菲斯伸手示意雪露过来,“玩了那么多天了也该回去了,课还没上呢。”然后猛地夺过买买葵手里的花盆,扔进了闪着银光的瀑布。

  “哎!”雪露诧异到说不出话来。

  “我们走。”梅特墨菲斯抓住雪露的手腕,拽着她匆忙离去。

  “你干什么呀!”现在到了僻静的一处了,雪露用力想要挣脱梅特墨菲斯的手,“为什么要扔掉买买葵的花盆?你知道这是他非常宝贵的东西!”

  梅特墨菲斯松开手,弯腰抚摸雪露的头,“就像你做的豆丁玩偶,不是给眠妃留下了无尽的痛苦吗?你认为你做的究竟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雪露沉默了,片刻后小声说:“不是这样的……”

  “为什么呢?”

  “我……我做的豆丁塔巴斯可是让西蒙非常高兴呢,他们相处得可愉快了。”

  “但那个与西蒙相处的玩偶是塔巴斯吗?还有你往祈愿树上挂的那个,最后西蒙不还是没有得到想要的人吗?”

  雪露低头不说话,梅特墨菲斯又牵起她的手,“我们走吧。”

  雪露突然甩开他的手,扑闪着翅膀飞走了,除了惊起了几片掉落的叶子以外什么也没留下。

  “雪露!”梅特墨菲斯慌了,这小祖宗又飞哪去了啊,以自己这个速度怎么可能追得上。

  买买葵在梅特把花盆扔进瀑布里的那一瞬间脑子里一片空白,一边是令他崩溃的现实另一边是极力否定这一切的内心,但下一秒,他看见水中冒出一个绿色的影子,绝对不是荷叶,那是一只青蛙啊。紧接着他看清了青蛙的笑容还有被青蛙的一只爪子托在水面以上的只是被打湿了的那盆七色堇——“看!你的花还好好的!”

  买买葵高兴得要哭出来了,包子青蛙似乎比买买葵还要高兴。露莎与露露还有水边几只花精灵都在为他鼓掌,从瀑布迸出的闪亮的水花,碧水中耀眼的波纹,仿佛都在迎接一位伟大的英雄,以至于包子青蛙觉得水声开始像号角声。

  “不管是什么……”露露跟姐姐说,“假的也好,真的也好,都只是买买葵喜欢的东西。”

  “包子青蛙很温柔呢。”露莎看着激动地拥抱在一起的一株向日葵和一只青蛙,“他会去守护身边的人呢。”

  发生在瀑布前的闹剧以美好的结局收场,高傲自负的向日葵拿回了那盆据他自己说是能实现愿望的七色堇。露莎看了看桌上的茶,玻璃壶中颜色澄净,又看了看外面刨土的买买葵,“他在给花换点干土呢。露露,去跟他们两个说,让他们换完土进来喝茶吧。”

  “好呀。”

  等他们忙完进门一起喝茶,茶话会开始了十五分钟后,黛薇薇情绪激动地闯了进来。

  “包子青蛙,我需要你。”

  “呱?”

  “扮一回青蛙王子。”

  “还提青蛙王子!还提青蛙王子!还提青蛙王子!”露莎一边念叨一边抬手打黛薇薇,而黛薇薇却丝毫没有在意自己的话语在某种意义上的不妥,仅是被露莎的玩笑整得措手不及。

  “呱,可以啊。”包子青蛙成了最冷静的了。

  “跟我回选美剧院,如果你很闲的话。我需要灵感。”

  “别那么急,灵感不是急出来的。”露莎按住黛薇薇的肩膀,给黛薇薇倒上一杯茶,“放松。”

  雪露飞到了仙藤树湾,一只黄色的小鸟似乎才刚学会飞,被仙藤树梢的树枝刮伤了翅膀,莽莽撞撞降落了。雪露看着哭泣的小鸟,决定去帮帮它。

  “你能帮我包扎一下伤口吗?”小鸟问雪露。

  “可……可我不会啊……”雪露不知所措地试着把对花仙而言体型很大的小鸟抱起来想带它去找安德鲁,发现抱不动,“你别着急,我给你喊个人来。”

  “梅特墨菲斯——梅特墨菲斯——”

  不知所措寻找雪露的梅特墨菲斯听到了雪露的呼喊声,很快过来了。“帮我抱它去找安德鲁好吗?”

  梅特墨菲斯轻松抱起小鸟,两人飞往仙藤树顶。

  “早上好呀,大魔法师。”雪露推开魔法仙屋的门。

  “早上……好。”安德鲁轻松愉快的声音在看见另一个进来的人时硬生生被压进了喉咙,脸色瞬间转为阴沉。

  “怎么看见我就这副表情啊,我可是很委屈的呢。”安德鲁听见这个欠揍的声音刚想抄东西打人,怀里突然被塞了一只鸟,死沉死沉的重量弄得他一个趔趄差点摔倒,踉踉跄跄好不容易才把鸟放在旁边的凳子上。梅特墨菲斯依旧开心地看着安德鲁滑稽的样子。

  “可以用魔法帮它治疗一下伤口吗?”雪露小心翼翼地问安德鲁。

  “……可以。”

  安德鲁念动咒语,小鸟的伤口很快就消失了。雪露摸着小鸟光滑的羽毛,小鸟也抖了抖身子,转头看看自己的翅膀。

  “谢谢你们。”小鸟扑了扑翅膀,开心地飞走了。

  “你怎么还不走?”安德鲁阴沉地问一脸贱笑的梅特墨菲斯。在从窗口斜射进的晃眼的阳光里人影显得不真切,三个人都是这样。这种光亮把屋内的灰尘都惊起来了,在似乎不该这么明亮、明亮得遮挡视线的光线通道里漫无目的地游走。

  “太久没见,想你了。”梅特墨菲斯说出一句让安德鲁忍不住要动魔法把他轰成梅渣渣的话。

  “滚!”安德鲁的指尖出现电火花一样的紫光,还好梅特墨菲斯识相,立刻打开门和雪露一起出去了。

  “哼……”安德鲁熄灭指尖的火花。心里是有点乱的,可他压制住自己不去想,让所有的心思都投入到水晶球上,就当今天没有来过这个不速之客。

  “我觉得露娜仙女的房子建错了地方。”梅特墨菲斯对雪露说。

  “嗯?”

  “很容易听到爆炸声啊。”

  如果当时没有和他互换命途,这时候魔法仙屋里的大魔法师会是自己吧,那可是古灵仙族的魔法天才的命运呢。

  哎呀想这些做什么。

  “你还记得仙藤树湾那个小怪物吗?”梅特墨菲斯问雪露。

  “记得,那个小毛栗子球。”

  “它……为什么会被关在那里呢?”

  “不知道……不过……总有它的道理吧?”

  包子青蛙拿起一把道具剑,系上了红色披风,头上一顶金色王冠。

  “啊这个感觉太到位了!”黛薇薇往纸上写了几个字。同时选美剧院聚集了刚才茶会里的那几位,都是来凑热闹的。

  “一朵玫瑰需要用刺来保护自己……如果她没有刺,那会怎样?”黛薇薇自言自语一些无关紧要的闲话,自己也不一定能得出答案。

  “如果是没有刺的花,该怎么保护自己呢?”包子青蛙插嘴。

  “我会用铲子。”买买葵说。

  “啊对了,买买葵啊。”黛薇薇把视线投向买买葵,“你一直拿着的那盆花,是我干的。”

  “……”

  全员沉默。

  所以说青蛙王子最后并没有守护好什么宝物,他也从不是英雄,他还是那个讲故事的肥青蛙。

  不,当然不是,他守护了一棵向日葵,一棵独一无二的向日葵,在栽了上万棵向日葵的园中不会再出现一棵会跑会说话的向日葵,即使真的出现,也绝不会是相同的两棵。

  所以,黛薇薇的这句话除了让买买葵失望了以外,并没有引起更多的尴尬。

  “铁皮人到了翡翠城,请求作为国王的大魔法师赐给他一颗心,却不知国王只是个骗子,心也只是用毛线织成的玩具。而铁皮人却对这颗心深信不疑。”

  “白毛你啥时候进来的?”

  “刚刚。”

  “铁皮人从来不知道自己早就拥有这样所谓的心啊。”黛薇薇叹了口气,像幻想乡的皇帝对这个世界发出多愁善感的信号,“也不知道自己早就懂得了自己口中的爱。”

  这个故事说的是谁呢?

  黛薇薇很容易沉浸在她的幻想乡里,记得她有一次喝了点酒,朝着爱德文和安德鲁大喊着“想要什么样的世界我都创造给你们!”

  作为畅销书作家粉红伯爵,一定很幸福吧?

  美食节那阵子安德鲁曾又把他自己制作的七夕巧果拿出来卖,被芬妮看到了。

  “我想要一份七夕巧果。”芬妮的声音十分清楚。

  “好的。”安德鲁正高兴地准备包装,却被突然冲出来的黛薇薇和爱德文连抱带拽地拦住了。

  “你想担上谋杀古灵仙皇族的罪名吗?”黛薇薇生气地吼。

  “芬妮你疯了?”听动静赶来的库库鲁难以置信地看着芬妮。就在刚才,库库鲁和芬妮走散了,但不知道是芬妮故意甩开了他。

  “没什么……”芬妮怔怔地望着安德鲁的摊位,还是跟库库鲁走了。

  没有人会知道芬妮在刚才简直克制不住自己过早向前伸出手臂时的喜悦,这儿摆着的只是近在眼前马上就可以实现的愿望,以及早已经习惯了的现实。

  万一毒性并没有那么强呢?安德鲁哪天可能会再改良它,毒可以小一点,再小一点点。

  就像数星星那样,数着数着像是以为拥有了漫天星河,然后满意地入睡,再迎接新的美好的一天。

  瓶子里的许愿星也可以算做一个小宇宙哦,它们承担的美好绝不亚于头顶上缥缈深奥的大宇宙。

  “呱,买买葵,我们要不要叠许愿星?”出了选美剧院,包子青蛙问买买葵。

  “又不能真的实现愿望,这是你听来的还是编的?”

  “但国王给铁皮人的心也没有用啊。”

  买买葵一时间不好意思地笑了,“我们去探险吧。”

  “去哪儿?”

  “一个好地方。”

  其实就是买买葵的花园,种满了密密麻麻拥挤得要窒息的黄色向日葵,扑面而来一股生葵花子的清香。它的颜色应该已经吸收了全部的阳光,阳光倾斜着倒上去,溢出了向日葵的边缘,也就溢出了买买葵眼里,全部世界的边缘。

  “这真是太壮观了呱。”

  “这么种一大片能让心情变好,这感觉就像在自己建的迷宫里迷了路。”买买葵说。

  “下一批准备种什么?”

  “再种一批黄色向日葵。到时候瓜子可就不少了。”

  你真是永远都向着太阳转呢。

  的确,没有哪一棵会和眼前会动的这棵一样,园中灿烂的成片成片的向日葵里可以轻松找出最灿烂的那棵。这一棵,他呀,喜欢自己本身,喜欢他的花园,喜欢把不完美的自己看得过分完美,他太喜欢这个世界了,甚至与自己建立联系的每一分每一秒都被他美化成完美演绎。

  “过来。”买买葵神神秘秘地挥动小叶子,领包子青蛙来到不起眼的一处,它挖开瓦片下面的土,里面埋着一个封得严严实实的小宝箱。

  它打开宝箱,里面安静地躺着一只金苹果。

  “这是……?”

  “从紫色森林里寻宝,迷路了却找到了这个。”买买葵拿出它,“现在,我要顺应金苹果的意思,我将它抛出去,它会最终回到我手里,承认我是最聪明的向日葵。”

  万一没有回来呢?包子青蛙并没有问出来,买买葵的字典里没有这些概念。

  “我要抛了,抛得远远的,然后我们去找。一——二——三!”

  金苹果在向日葵田的上空划出一道长长的弧线,在弧形的天穹下金色的表皮划出金色的粼粼波光。

  “走吧。”

  然后田内沉寂下来,一起守候着天空湛蓝。

  “雪露你看,金苹果诶。”梅特墨菲斯单手接住朝他砸来的金苹果,“喜欢吗?喜欢就归你了。”

  “好~^-^”

  后知后觉的买买葵直到遇到库库鲁才知道金苹果到了梅特墨菲斯那儿。

  “刚刚我看见雪露拿着金苹果走了,聪明的小向日葵,你能帮我出出主意,怎么从她那里得到金苹果吗?”

  “你为什么也想要它呢?”

  “我……想把它送给芬妮。”

  “雪露现在在哪?”

  “朝那边去了,她和梅特墨菲斯一起,飞得不快。”

  “快走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们怎么了?库库鲁疑惑。

  风从灌木丛间吹过,买买葵站在池边,嗅到沙拉拉作响的风声带过来令人愉悦的湿润的草木香味,再带过来光影摇曳。阳光明亮温柔的上午,把一个初夏完完整整栖落在了茂盛的枝叶间,栖了它的阳光、风声还有斑驳的绿,扑簌扑簌晃动着晶莹透亮的颜色,恣意叫嚣它们正灿烂还有很多未来的青春。

  梅特墨菲斯正和雪露坐在蔽日浓荫里灌木粗壮的枝干上,他在教雪露吹叶笛。

  雪露的叶笛永远吹不响,她恼火地扯枝条上的叶子。梅特墨菲斯又摘下一片,撕成两半,“你再吹吹看。”

  “……噗……”还是不响。

  梅特墨菲斯自己吹了一下,“——嘟——”

  显而易见不是叶片的问题,这样的场景在这之前已经反复出现了很多次,让雪露开始觉得烦躁。

  “这样,再试试。”

  雪露已经试很多遍了,她不愿意再试了,还是扯叶子。

  “雪露别扯了,它们也是活的,和你一样还有未来呢。”

  “再怎么扯也扯不完的。”

  梅特墨菲斯看着驳杂滴翠的树影,自顾自地吹起了叶笛。是呀,怎么挥霍也挥霍不完的,那么丰茂的夏天。

  雪露揉着她扯的叶子,手上沾了揉碎的叶片渗出的绿色的汁,散发出清冷苦涩的气味。那气味很浓,绕过雪露的手,绕满了这个绿色仙境。

  “你……真的要把金苹果颁发给我吗?”雪露问。

  她棕色的眼眸清澈明亮,一如谁从前那样虚假的幸福。

  “是呀,你应该得到它。”

  一阵风吹过,沙啦啦的树叶声响好像都在诘问。

  他记得那个恶灵黑洞般的眼睛。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恶灵小吃货躺在印花屏风后面大面积的浴池里,浴池位于木地板留出的矩形凹坑内,不高于地板,水漫至肩部,他往后一靠,没想到这里的东西还挺有意境的。

  地方挺大,蜿蜒曲折的屏风让他几乎找不清路,他不懂为什么所有的屏风上都是同一个花纹,这样真的很容易迷路哎。

  呼……

  感觉整个身子都酥了。

  嗯?什么声音?

  小吃货警觉地四处看,感觉一定不是听错,像有人进来了发出的轻微声音。

  脚步声越来越近了,尽管光脚踩在原木地板上的声音很轻,但他还是听到了。

  “我猜得出只能是你。”

  “我只是不知道里面有人而已。”

  “谁信!”

  没错,这个人是梅特墨菲斯。他的身上只有裹在腰上的一条浴巾,在水雾和热气的作用下从他皮肤里蒸出了樱花的香气。对,就是从他身上散发的,越来越浓了。

  小吃货还没看清楚他动了这房子里的哪个机关,头顶上密集盘旋而下的樱花瓣就已经让自己措手不及。“这……这是?”

  “樱花。”

  “屏风上那是什么花?”

  “那是黑色紫妍花。”

  “跟这里的气氛不太搭啊。”

  “但是雅加喜欢。”

  “只有这样才能最大程度满足她让这种只有一夜寿命的花永远不败的愿望。”梅特墨菲斯边说边走进池里,向小吃货脸上撩水,“但是不管是印花还是塑料,最后都会褪色老化,因此没有什么是永恒不变的。”

  梅特墨菲斯说出这句话时,又想了一下自己。

  没错,我也会变。

  以至于他露出了得意的笑容,而小吃货只可以把这理解成对突袭成功的喜悦。

  小吃货有些别扭地挪动了一下身子,“这个世界已经变得不成样子了,越来越糟。”

  “但是……你不会变,我也不会变,对吧?”恶灵用确定的神情平静地问,眼神仿佛触及到千万光年外的距离,即他圆圈型的半生,他固执认为自己拥有的幸福。

  梅特墨菲斯愣了一下,“对。”

  他们还是选择相信这个虚假的幸福,像曾经那些吵吵闹闹的花灵一样骄傲自大而固执己见。

  一瞬间他感觉自己的视线也逃不出来了,就像当时的浓荫下,深绿的树叶,明亮的世界,还有他不想看到的眼神,刻意从中逃离却没有成功。

  买买葵顺着枝干跑了上来,本想让雪露归还金苹果却愕然没有开口。

  雪露疑惑地望着买买葵的花盘,怀里搂紧了刚刚得到的至宝。

  “这……这是我们的……”包子青蛙开了口。

  “哦?是吗。”梅特墨菲斯推了一下眼镜,“它可是直挺挺地向我砸过来的呢。”

  显然吸引金苹果的智慧不属于买买葵,它垂头丧气地拽了拽包子青蛙,回身往下走。

  “雪露!”库库鲁拿着一些神叶过来了,他坐到雪露身边,“用这些,买你的金苹果,可以吗?”

  梅特墨菲斯迅速将金苹果从雪露手里抽走,“买买葵,你从哪里拿到的?”

  “紫色森林里。”

  “不如这样,公平起见,把它扔回紫色森林,谁找到就是谁的,你们有意见吗?”

  “没有。”

  “没有。”

  “无论是想讨公主欢心的王子还是聪明的向日葵——都要先到先得哦。雪露,我会把它再赢回来的。”梅特露出骄傲的笑容,似乎已经是凯旋归来的英雄,“金苹果承认的是我。”

  三方人飞入紫色森林上空,“由力气最大的人来抛,从森林上方。都同意吧?”

  “同意。”

  “同意。”

  “那么,开始了——”

  有乌鸦和紫色小树叶被惊起来,哗然之后便恢复了之前的沉寂。

  “应该可以出发了。”从森林入口处开始,雪露率先拽着梅特墨菲斯的袖子走了进去。不甘示弱的小王子和向日葵加快了脚步,很快三方人走着走着便分开了。

  “说不定被蘑菇怪捡走了。”雪露吐着舌头作出猜想,“之后就会是打败怪物获得宝物什么的。”

  “这里有个湖……”买买葵蹲下碰了碰湖水,“不是紫色的……”

  “这是活水湖,你说,会不会掉在湖里呢?”包子青蛙跳进水里,立刻探出头,“我看见了!”

  毕竟库库鲁和梅特墨菲斯也在向同一个方向前进,所以他们从旁边树丛钻出来的时候,买买葵一点也不惊讶。

  包子青蛙以游水的优势沉入水底去抓水草里的金苹果,却发现那并不是水草。树根?他想,很快摇了摇头。不可能,怎么可能困在树根里。是水妖吗?

  等那东西站起来,他们才明白那是一条巨龙。巨龙用爪子拿着金苹果,刚刚是在湖里安享上午的宁静。

  “啊……诶……雪露……打败怪物的英雄还是让给他们吧……”认怂的梅特墨菲斯低头看看雪露,不用他费心,雪露已经拽着他的袖子准备逃跑了。

  “包子青蛙快回来啊啊啊啊啊啊啊——”买买葵惊慌大叫,“你不是青蛙王子不要和巨龙搏斗啊啊啊啊啊啊啊——”

  最后剩下的库库鲁在逃跑前一刻被巨龙一把抓住,“你不能走,古灵仙小王子。”

  “你……你怎么知道我是谁?”

  “带一只胖滴兔来,交换金苹果。”

  “我能知道是为什么吗?”

  巨龙用尾巴拍击水面溅起水花,“在来这里之前我也是一只胖滴兔,雅加想把古灵仙地的我带回去饲养……那是很多年前的事了,我不愿意,我咬了她,然后被诅咒成了巨龙困在这里。她说,破解诅咒变回原样的方法很简单,只需要接触到胖滴兔……”它以缓慢的步调走上地面,“所有来的人里没有人会听我说话,只有你能帮我。你很想要金苹果吧?去吧,王子殿下。”

  “好……好吧。”库库鲁被放在了地上,他用尽量快的速度消失在了巨龙的视线范围内,揣了只胖滴兔就回来了。

  “给你。”库库鲁把胖滴兔递给巨龙,在巨龙的爪子碰到粉色绒毛时它巨大的身体消失了,库库鲁低头看地上,又是一只粉红色的,圆滚滚的胖滴兔,和手里的那只一样。

  库库鲁深吸一口气拿起金苹果。勇者的故事还是让他出了一身冷汗,他放下手里的胖滴兔,坐下用手指挖开泥土胡乱抹到脸上,又在地上打滚直到浑身脏乱。

  这样一个像刚打完架的孩子,带着两只胖滴兔回到了古灵仙地,向所有人宣布:“我打赢了巨龙!得到了巨龙看守的宝物!”

  “芬妮,这个送给你。”库库鲁双手捧着金苹果,将它献给他认为最美丽的女神。

  希望你永远是歌剧院那个温婉端庄的小公主,在永恒的快乐仙境里。

  “天哪,你是怎么打败巨龙的?”

  “我用曼陀罗剑刺向巨龙的肚皮,在它痛苦挣扎时跳到它背上,对着它的脖子一通乱刺……”

  他滔滔不绝地吹嘘自己,身后其中一只胖滴兔则朝他吐了一口口水。

  “呸。”

  他不知道,千年前的古灵先祖,也曾这样捧着金苹果,献给金发的美丽精灵。

  柔荑细手接过古灵王的心意,那精灵抬起脸时,双眸如晴日。

  他说,那夜星辉骀荡。

  雪露当夜做了个梦,小小的幽灵从昏暗的走廊穿过,折过转角隔断,走向了楼外日光。

  他下了台阶,成了梅特墨菲斯的模样。脚下是草地,远处是树林,他冲这个世界露出阳光般的笑容,随后走入了斑驳婆娑的树影。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