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乱三

12847浏览    37参与
葱花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海妖。”


——其实感觉草稿更好看一点(小声

ps:原图居然通不过审核。。。原图在:( ˘•ω•˘ ) 

pps:老福特你满意了吗🙂

“那是我第一次见到传说中的海妖。”


——其实感觉草稿更好看一点(小声

ps:原图居然通不过审核。。。原图在:( ˘•ω•˘ ) 

pps:老福特你满意了吗🙂

葱花

老福特听我谢,再也不怕没新梗了ԅ(¯ㅂ¯ԅ)

老福特听我谢,再也不怕没新梗了ԅ(¯ㅂ¯ԅ)

Zoeandiah
【已结束,感谢购买】饴村乱数中...

【已结束,感谢购买】饴村乱数中心cp同人本《断头台蝴蝶》预售开放⚡️


刊名:断头台蝴蝶

原作:催眠麦克风

成分:饴村乱数x碧棺左马刻

         饴村乱数x山田一郎

         饴村乱数x山田三郎

         碧棺左马刻x饴村乱数

规格:A5

字数:8.5w ↑↓

价格:45元...

【已结束,感谢购买】饴村乱数中心cp同人本《断头台蝴蝶》预售开放⚡️


刊名:断头台蝴蝶

原作:催眠麦克风

成分:饴村乱数x碧棺左马刻

         饴村乱数x山田一郎

         饴村乱数x山田三郎

         碧棺左马刻x饴村乱数

规格:A5

字数:8.5w ↑↓

价格:45元

发货日期:预计2022.8.1


目录:点击下划线可预览该篇

——混合光——

【乱左马】静态蓝 

【乱左马】宏观黄 

【乱左马】变量紫(R) 

【乱左马】温带绿(未公开)

【乱左马】隐性红(R)(未公开)(含两篇番外) 

——淘夜热——

【乱左马+乱一】狭雨 

【乱一+乱左马】一点五时辰个清醒梦(R)(未公开)  

——蛇与肋骨——

【乱三+乱一】蛇与肋骨 



作者:Zoe@Zoeandiah 

校对:一个甜居@一个甜居  

排版:花间@花间间间间|д•´)!! 

封设:bonbonyu@bonbonyu 

葱花

独立AVG游戏《纯情诗班俏恶魔》将于7777年发售,点我就看游戏最新剧透(?

还有几张放不下了,可以点我首页里看😌

独立AVG游戏《纯情诗班俏恶魔》将于7777年发售,点我就看游戏最新剧透(?

还有几张放不下了,可以点我首页里看😌

Zoeandiah

【乱一/乱三】蛇与肋骨

(收录于cp向同人本《断头台蝴蝶》)


当山田三郎偶然闯见了天台上的一次接吻时,他意识到自己失恋了。


他看见他的一哥像初次恋爱的女高中生一般拘束地低下头,笨拙地用嘴唇去触碰另一人的唇瓣,略长的黑色发丝顺着耳廓搭在一只白皙的手上,且随着吻的加深而轻微地颤动着。长兄接吻的对象踮起脚亲昵地揽住他的脖颈,粉混紫的头发同风纠缠不清,将暧昧的气氛恰到好处融进了当日通红的晚霞里,仿若时间静止在了现下的梦幻一幕。


山田三郎怔住了,他下意识捂住嘴让自己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而后挪动了腿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那天山田家的晚餐桌上只有两个人,年龄最小的末子借口太困了将自己锁在...

(收录于cp向同人本《断头台蝴蝶》)


当山田三郎偶然闯见了天台上的一次接吻时,他意识到自己失恋了。

 

他看见他的一哥像初次恋爱的女高中生一般拘束地低下头,笨拙地用嘴唇去触碰另一人的唇瓣,略长的黑色发丝顺着耳廓搭在一只白皙的手上,且随着吻的加深而轻微地颤动着。长兄接吻的对象踮起脚亲昵地揽住他的脖颈,粉混紫的头发同风纠缠不清,将暧昧的气氛恰到好处融进了当日通红的晚霞里,仿若时间静止在了现下的梦幻一幕。

 

山田三郎怔住了,他下意识捂住嘴让自己没有发出一丝一毫的声音,而后挪动了腿头也不回地落荒而逃。那天山田家的晚餐桌上只有两个人,年龄最小的末子借口太困了将自己锁在房间里,戴着耳机把头埋进柔软的枕头闷声不响。期间山田一郎来敲了几次门,皆被拒之门外。就如同山田家的哥哥们想不通幼弟今晚为何如此反常,智商远超同龄人的山田三郎也想不通自己为何会如此烦躁。他甚至想不通自己的立场。

 

且让时间线倒退到一个月前。

起初山田一郎未表现出任何端倪。不过是手机壳上突然贴了几张可爱贴纸、口袋里偶尔多了几颗糖果,而山田一郎本人去涩谷的频率稍微更频繁了一点而已。山田三郎一开始以为万事屋多了一位来自涩谷的长期客户,但后来他注意到的一些现象告诉他事实远远不止如此。

有时候万事屋会在休息日接到一些电话,通常这时山田一郎会立马放下手中的一切事务在五秒内拿起手机,全神贯注地听电话那端的声音,比收到委托还要积极——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山田三郎不止一次地观察到一哥在接电话时嘴角不自觉地上扬,异瞳里流露出只有看着他和二郎时才会露出的温柔目光。这一观察结果让山田三郎大感震惊,于是他瞒着其他人偷偷查到了那位“长期客户”的ins账号,在点开主页照片的下一秒揭开了对方的神秘面纱。

——是Fling Posse的队长。


山田三郎感到心底悬了许久的石头终于稍微放下了点,同时大脑迅速分析出了一条完整的逻辑链,理所当然地把山田一郎的反常行为归结于TDD非同一般的羁绊所致。至少不是一哥突然谈了个不知从哪里冒出来的对象,或是又遇见了哪个足以改变他生活轨迹的陌生人——他略感庆幸地想。早些童年时的经历让山田三郎对亲情的抽离格外敏感且患得患失,而在现下珍贵的稳定生活中,他自知还没准备好山田一郎的生命中出现除了他和二郎外的再一个重要的人。

抱着放松的心态,山田三郎索性刷起了饴村乱数的ins动态。他快速地浏览过一张又一张的图片,从一大堆花里胡哨的贴图中分辨出了某些著名的甜品店与横滨新开放的极地海洋馆。饴村乱数在每一张照片中都展露出了甜美阳光的笑容,换来了留言区一大堆冒着爱心的评论。山田三郎划动着鼠标滚轮一路往下,在翻过某张烟花的照片时倏然生出一种熟悉感,过了两秒他按下鼠标按键退回去仔细打量,认出烟花的图案恰好是山田一郎发过给他看的一版。


这件事他隐约记得。山田三郎打开手机开始翻看聊天记录,回想起曾有天山田一郎接到过来自涩谷的紧急委托,为此万事屋颇为抱歉地推掉了其他客户。那天一哥叮嘱他们自己解决晚饭,且一直拖到天黑透了才回来。山田一郎到家时疲惫不堪,但回来后第一件事是给他和二郎展示了一张他拍的烟花的照片,二郎说这烟花图案怎么这么奇怪,山田一郎回答这是委托人自己设计的烟花。

 

此时此刻,山田三郎的记忆力让他一眼认出那位委托人设计的烟花图案和饴村乱数发上来的这张一模一样,以防万一他特地核对了聊天记录和ins动态的发布时间,确定了之前的委托人就是饴村乱数。

 

原来从那时起就有交集了。

山田三郎点开照片大图,看见饴村乱数穿着法被回过头朝镜头笑,手里还拿着一根苹果糖——现在想来或许是一哥给他拍的照片。山田三郎一面推测着细节一面扫着画面试图找出更多熟悉的地方,他滑动着鼠标将图片局部放大,下一秒单方面和照片中饴村乱数的双眸对上。当山田三郎以冷色调的异瞳凝视湛蓝色的双眼、并将那双蓝眸中绽放的烟花一同尽收眼底时,他觉得心跳倏然漏了一拍。

 

...砰。

 

他恍惚听到烟花在耳边炸开的声音,灿烂的光与火顺着视网膜相映在眼前的电脑屏幕,游水般流淌在饴村乱数的照片上。咫尺外由像素组成的成年男性的笑颜通过互联网钻进他的视觉中枢、又活跃地融进他的每一根血管。多巴胺连同某种冲动毫无预兆地开始酝酿,山田三郎的呼吸不自觉地变得急促,于是他快速将视线从屏幕上挪开,好让自己能够冷静下来。

 

饴村乱数。

 

山田三郎默念这个名字,用舌头反反复复碾过RAMUDA的发音。他感到心脏像莫名其妙从肋骨下跑到了嗓子眼,在脖颈处擂鼓一般兴奋地跳动,肾上腺素糅合着不安与跃跃欲试过量分泌。他装作不在意地瞥了一眼ins界面,手指挪回鼠标轻且快速地按下按键,将这张照片保存在了文件夹最深处。

——只是为了存档万事屋长期顾客的基本信息而已。

山田三郎这般告诉自己,却将饴村乱数的ins网页加入了“经常访问”的收藏夹。自那天起,他比以往更加留意山田万事屋接起的每一通电话,且偶尔关注饴村乱数的行踪。后来的几个月山田一郎在征得弟弟们的同意后有时会邀请万事屋的顾客来楼上做客,平日山田三郎向来是不参与客厅谈话的,他自认寒暄闲聊是自己难得不擅长的领域,大多时候只会把自己关在电脑房里上网。

只是有一次,当某位顾客或朋友一如既往地被邀请到楼上,他的听力在那天格外敏锐地捕捉到门外的熟悉声音,声音的主人操控着塞壬歌谣般蛊惑人心的甜美声线提着一些无理的要求,在下一秒被山田一郎直接却毫无责备之意地驳回。山田三郎隔着门已经猜到了这次的客人是谁,在走出门迎接的时候却仍然装作一副第一次知晓的样子。果不其然,顶着张扬发色的、只在互联网上见过的涩谷人气偶像展露着官方的笑容看向他,山田三郎在那一瞬间宛如被一支箭射中了心脏,他的脸颊不自觉发烫,于是他随口找了个理由落荒而逃、缩回了自己的房间。

饴村乱数不止来了这一次。刚开始几次山田三郎只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装作专心致志捣鼓电脑,持续一阵子后他便已经能做到面不改色到客厅随口接几句话题。只是他从来不会和饴村乱数单独留下,每当山田三郎察觉到独处的可能时便会找理由离开。或许因为他多疑、或是敏感,山田三郎觉得饴村乱数的那双靛蓝色眼眸已然看穿了他的内心。

 

而直到今天,直到山田三郎走到天台目睹了那个世纪之吻前,他一直认为一哥和饴村乱数的关系仅止步于亲密的朋友。

 

山田三郎第一反应是讶异,第二反应是委屈。他觉得自己再也不能直视一哥接起的每一个来自涩谷的电话,甚至山田一郎的每一次出门都像是约会的借口。意气风发的黑发青年总是把心情明明白白写在脸上,本就擅长察言观色的末子更是能察觉到他近日来情绪愈发高涨。为什么不把这件事告诉他和二郎?山田三郎为自己发掘出的秘密感到失落和难过,尽管他不愿意承认的是这些负面情绪的主要来源并不是因为一哥瞒着他们谈恋爱,而是因着某种希冀的破碎。

 

山田三郎给自己心理下的慢性毒药拖慢了时间的流逝,他觉得自己已经变成了一块石头,已经可以无动于衷地坐在客厅里僵硬地观看饴村乱数和山田一郎的每一次对话与接触。最近的一次,是饴村乱数闹着要一郎喂他吃刚洗好的草莓,万人爱慕的偶像干脆直接坐在了青年的大腿上,逾越地蹭着山田一郎的胸口。山田三郎看到这里时已经怔住了,还是山田二郎推搡着他说最后一个草莓要没有了,他才反应过来收回了目光。最后山田一郎终于妥协地亲手从盘子里拿了颗草莓堵住饴村乱数的嘴,山田三郎忍不住瞥了一眼——他就不该看那一眼,他视线刚转过来就刚刚好和饴村乱数探究的目光撞上,后者眼底盛装着过于刻意的天真单纯与浓烈的好奇。山田三郎立刻别过脸看向别处,却仍然如芒在背。来自那双蓝眸的视线使他激动而窒息的同时,他不安地意识到饴村乱数或许已经通过短暂的对视看透了他的全部想法。

 

借此山田三郎说服自己切断了念想。有人做客时他将出房门的次数与时间缩至少之又少,饴村乱数的ins网页被他移出收藏夹,他也不再试图调查一哥与饴村乱数的行踪。当他一次性将文件夹清空时,山田三郎以为他和饴村乱数的交集到此为止了。

——只是世事难料。

 


山田一郎很少会忘记随身携带手机,除非遇到了突发事件——这次的突发事件则是山田家的次子外出逢上暴雨,长子在得知消息的第一时间就匆匆忙忙跑去送伞,末子则被交代留在家里准备晚餐。山田三郎按照固定流程切好肉,却听见属于一郎的手机铃声在不远处的餐桌上响起,他随手捞起手机一看,“饴村乱数”四个大字显示在屏幕上。

山田三郎停住了。

他的手悬在空中好几秒,或者十几秒,电话铃声仍在不厌其烦地作响,催促着谁去接通。鬼使神差地,山田三郎按下了绿色的接听键。

 

“嗨嗨~~这周末有空吗?我要预定你☆”甜腻的声音外放了出来。

“...抱歉,一哥他现在不在。”

“欸——好可惜...不过这个声音,难道是我们可爱的三郎吗?”

山田三郎不否认当他听见自己的名字从扬声器传出来时全身有电流经过一般的感觉,但此刻的当务之急是驱动声带扮演好万事屋员工的身份。

 

“是的。一哥暂时有事不在这里,如果有新委托可以直接告知我,我会转述给他。”

“啊哈、本来想找一郎逛街的☆但既然是三郎接的电话,这项委托干脆就拜托给三郎吧~”

 

山田三郎此时觉得自己的心像是被不轻不重地拽了一下,他一时语塞在原地,张开口既没答应也没拒绝。电话那端的涩谷设计师欢快地咬碎嘴里的糖,干脆利落给山田三郎丢下一句简短的指示。

“那周六早上九点在涩谷商业街见哦,就这样,拜拜☆”

 

电话应声挂断。而这是山田三郎和饴村乱数的第一次单独会面。


谢谢你看到这里!如果可以的话,请一定在评论区留下阅读感受。所有评论我都无比珍视、且非常希望能收到来自他人的反馈,提前感谢!!!

欢迎所有意见与建议。

 

院长柳影

三郎的成长日记【完】


当最后一句歌词唱完,flingposse的三人站上讲台时。三郎开始行动了。

三郎跑到门外一边跑一边打电话

“rio桑,你做完了吗?”

“已经坐上安排的潜水艇了,收尾麻烦你了”

三郎挂断电话,跑到了监控室,现在里面没人

三郎和零远程配合处理好了监控

三郎又向预定地点跑去

“可恶,时间不够了!”三郎看着前方中王区的人

这时,零打来电话

“现在撤退,来这儿吧。我和乱数改了你的计划东西已经到手了”

三郎闻言就立即离开了

“三郎,你的计划比我想象中还要温和”零不紧不慢的说。

“如果一切完美确实可以按你的计划,完美收场。但是一旦出了变故就会来不及。所以,”

零没说完话,就有一个声音从电话了冒出来。

“所以我们做了planB”

乱数高扬...


当最后一句歌词唱完,flingposse的三人站上讲台时。三郎开始行动了。


三郎跑到门外一边跑一边打电话


“rio桑,你做完了吗?”


“已经坐上安排的潜水艇了,收尾麻烦你了”


三郎挂断电话,跑到了监控室,现在里面没人


三郎和零远程配合处理好了监控


三郎又向预定地点跑去


“可恶,时间不够了!”三郎看着前方中王区的人


这时,零打来电话


“现在撤退,来这儿吧。我和乱数改了你的计划东西已经到手了”


三郎闻言就立即离开了


“三郎,你的计划比我想象中还要温和”零不紧不慢的说。


“如果一切完美确实可以按你的计划,完美收场。但是一旦出了变故就会来不及。所以,”


零没说完话,就有一个声音从电话了冒出来。


“所以我们做了planB”

乱数高扬的声音出现。


‘乱数现在挺高兴嘛’三郎听着声音想到
“诶~只要成功了就好”

“嘛,确实。我已经拿到资料了,顺手拿了点糖,一会儿你给乱数送过去。”


三郎拿过糖“OK”


零看着三郎的笑容,伸手摸了两下三郎的头“去吧”


三郎去到了flingposse的休息室


“乱数,糖给你”


三郎看着乱数接过糖

“恭喜获胜”
“啊哈哈,下次会换你们赢的!”


幻太郎和黛丝在旁边聊天,三郎看着乱数的脸


“乱数,你自由了”


三郎说不出自己此时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但是这是个好结局


‘现在乱数自由了’三郎是真实的为乱数而高兴。但就是心里有一块空落着,说不清道不明,乱糟糟的


‘rio桑也救出了长官入间先生也会升职,flingposse的大家更加自由了真的是个好结局。’


三郎已经离开了中王区的地盘回到了池袋


外面太阳高照,天空蓝的过分

‘真是个好结局啊’三郎想着。

同时脑中还映出了这段时间和乱数和同伴的一切。

他和乱数是朋友是可以分享一切的朋友,三郎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那么快就和乱数成为朋友。

‘我现在想见他!’三郎立刻赶去涩谷。


“乱数!”三郎来到乱数的工作室。“我来找你了!”

乱数看着三郎“三亲,怎么了?”

三郎看着乱数的笑脸脱口而出“我是来,”

‘我是来干什么的啊!’

“是来,”三郎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来

“我可能是想你了吧。”

“啊哈哈,三亲”乱数拉住三郎的手“跟我走吗?”
“嗯好”三郎做出了回应

“哈哈!走吧!”

“等等,要去哪啊?”

三郎被乱数拉走了,并且久违的笑了出来。






不知道大家想不想看乱数的视角,乱数做了些什么。想看就评论想看无论过去多久我都会码出来的。



可恶啊刚刚忘记删掉了!

灰白梯子。

一点没有乱数出现的三乱三酱。


p2乱数是一点点小故事。

乱数在中王区里的教育、虽然是假的、但是会不会是有爱意在的呢,有这样的思考。因为他看起来,很为自己是饴村乱数而骄傲。(妈妈落泪)是有一些小故事但是还不能用平板画出来。作为补偿就是给大家看看怪东西(p3)(是黛丝的小熊)

一点没有乱数出现的三乱三酱。


p2乱数是一点点小故事。

乱数在中王区里的教育、虽然是假的、但是会不会是有爱意在的呢,有这样的思考。因为他看起来,很为自己是饴村乱数而骄傲。(妈妈落泪)是有一些小故事但是还不能用平板画出来。作为补偿就是给大家看看怪东西(p3)(是黛丝的小熊)

灰白梯子。
葬礼和不存在的记忆。 “三郎哥...

葬礼和不存在的记忆。

“三郎哥哥——”

葬礼和不存在的记忆。

“三郎哥哥——”

不會挖礦的DJ不是好博士

因為太餓了所以只能再自割大腿肉了(´=ω=`)💤

骨架有描改模板,原模板在P3

因為太餓了所以只能再自割大腿肉了(´=ω=`)💤

骨架有描改模板,原模板在P3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