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乱凪砂

29073浏览    294参与
慕映岚

最近流感比较厉害 梦之咲ob/玲明学院/秀越学院提醒您 出门请戴口罩

最近流感比较厉害 梦之咲ob/玲明学院/秀越学院提醒您 出门请戴口罩

白岩
“虽然我还不知道未来的方向在哪...

“虽然我还不知道未来的方向在哪里,但是如果是我们的话,想走到哪里肯定都没有问题!”

看哭我了

“虽然我还不知道未来的方向在哪里,但是如果是我们的话,想走到哪里肯定都没有问题!”

看哭我了

烨夜

庶民的点心【Eden中心

又是俺,是甘党Eden一起吃点心的故事

【感觉梗和上次的差不多介意的话还请包涵X】

无CP向


【1.凪砂与巧克力馅的鲷鱼烧】


乱凪砂停下脚步,有些出神的望向不远处的看板。

“哦呀阁下,是再一次对什么产生兴趣了吗。”

走在他旁边的七种及时发现了乱的异状,他推了推眼镜似笑非笑的随着乱的角度看了过去:那是一家十分和风的店铺,米色的门帘上印着橘红色的纹样,想必空气中传来的淡淡甜味也是从这家店飘来的。

Eve的两人因为走在前面并没有注意到乱刚刚停下了脚步,幸好七种出声他们才没有走远。巴日和眯了眯眼睛似乎稍微有些生气,像是忘记礼节一般的重重走到乱身边,说着“凪砂君下次你觉...

又是俺,是甘党Eden一起吃点心的故事

【感觉梗和上次的差不多介意的话还请包涵X】

无CP向




【1.凪砂与巧克力馅的鲷鱼烧】



乱凪砂停下脚步,有些出神的望向不远处的看板。

“哦呀阁下,是再一次对什么产生兴趣了吗。”

走在他旁边的七种及时发现了乱的异状,他推了推眼镜似笑非笑的随着乱的角度看了过去:那是一家十分和风的店铺,米色的门帘上印着橘红色的纹样,想必空气中传来的淡淡甜味也是从这家店飘来的。

Eve的两人因为走在前面并没有注意到乱刚刚停下了脚步,幸好七种出声他们才没有走远。巴日和眯了眯眼睛似乎稍微有些生气,像是忘记礼节一般的重重走到乱身边,说着“凪砂君下次你觉得有什么新奇的事记得要叫住我们!要不然下次又走丢了就是坏日和了!”之类的说教,而乱凪砂也刚刚思考完毕,用着粘粘的语气和他道歉。

“诶…凪前辈想吃鲷鱼烧吗?”

涟慢悠悠的走向了Eden其余三人聚集的地方,余光扫到了凪砂所在意的那家店的店名。之所以今天录影后没有安排车辆将他们送回Cospro大厦也只是因为乱觉得天气不错想出门走走,在茨确定了行动路线后四个人为了不引起太大的轰动分别戴上帽子或者口罩走回去开会,嘛虽然他们都觉得茨不会这么轻易的做出这种DK行为,肯定暗地里安排了保镖在旁边侯着。

“嗯…空气里有香甜的味道,有点在意呢。”

乱依旧是那种淡淡的感觉,不过能看见他他对食物产生兴趣已经是十分的罕见了,之前能让乱停下脚步的案例也基本存在于建筑类和植物类,而现在仅凭一个鲷鱼烧就能让“万能的神”停下其尊贵的脚步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

“那要不要买一个尝尝看呢?”

明明是对凪砂提出的意见,纯却看向了茨。

“我觉得,一个鲷鱼烧的话应该没问题吧,就让凪砂君吃一个也没问题吧。”

日和顺着纯的话说了下去,Eve的两个人因为几个鲷鱼烧的问题齐齐看向了眼镜正反着光的七种。





“没想到今天的茨意外的好说话吗,鲷鱼烧之类的就拜托纯君去跑腿了。”

“嘛——因为今天殿下和纯的态度有点强硬呢,刚才我稍微计算了卡路里应该是在范围内的所以是Safe的呢,”

茨将四个人的包放好后,说了“失礼了”之后和凪砂日和一起在店外的长椅上休息了片刻。

“说起来殿下,我不去帮纯的忙真的没问题嘛”

“没事没事,纯君对这种庶民小吃应该是比你熟悉的,就拜托纯君的口味了。”

似乎无视了旁边根明组的小打小闹,凪砂看起来像是心情很好的微笑着用脚轻轻打着拍子。银色的长发在午后的阳光下闪着金灿灿的光辉。

“既然拜托我了你之后就别给我抱怨了哦,おひいさん。”

刚巧涟买好东西提着袋子慢慢的走了过来,将买好的鲷鱼烧一个一个递给了三位各种意义上的“云上之人”后,涟也长舒一口气后也坐上了这条长椅。

“おひいさん和茨的是牛奶蛋糊(1)的,凪前辈是巧克力,我的是最普通的红豆馅,”

涟将鲷鱼的头从袋子里移出来,热呼呼的点心传来面粉与香甜的气味,

“各位请开动吧,我就也不矜持了。”

与此同时鱼头被虎牙狠狠的咬掉了,豆沙混着完整的豆子从松软的外皮中溢出。



Eve那边吵吵闹闹得说着什么“纯君的我也要吃一口。”“おひいさん你能不能不要凑得这么近,你吃一口我的我也要吃一口你的哦。”“哇哦纯君你这个奴隶也这么敢和地位比你高的我这么说哦”之类的。

喜欢布丁的茨也很喜欢牛奶蛋糊的内馅,在两三下解决的带着内馅的部分后一直拿着手机敲敲打打似乎又在计算卡路里的问题。

深棕色的巧克力随着凪砂手指的挤压流了出来,虽然同样是甜蜜的香气但凪砂明显更喜欢这种略带苦味的可可香气。他少见的有些大口的咬了下去,却因为有些过于滚烫的内馅而咽不下去,只能先让热气呼出口腔中再生生的咽下去,还有些温热的内馅从喉头流动到胃袋。


“怎么样凪砂君?还合口味吗。”

Eve的抢夺战明显是日和的胜利,而且吃掉的还是似乎不止一口,纯拿着只剩一半鱼身虽然一脸不爽但似乎因为对回答感兴趣也看向了凪砂。

“阁下要是喜欢的话我这就马上让人去准备机器以后下午茶的点心改成鲷鱼烧。”

茨也等待着凪砂的回答,手机上已经播好了号码就等他一声令下茨直接去告诉手下。


“很有普通高中生的感觉呢…和Eden平时的感觉完全不同呢…”

凪砂咽下了最后的一口鲷鱼烧,发表的评论却并非食物的美味。他的声音一如往日的平静,宛如茨给他的那个人设的乱凪砂是来自另一个世界。

“食物当然是很美味的,但看见大家的笑脸是更让我开心的事。”

银发依旧被阳光所笼罩,散发出灿灿的温柔闪光。





如同普通高中生放学后的点心时间。

做为凪砂来讲,这也是只神明坠落成常人一时的“噩梦”吧。





TBC(?

1)牛奶蛋糊:カスタード是这么翻译吗【我也没吃过抱歉😇

烨夜

闲的没事照一下Eden狩歌背面的词【

分别是单人柄➡️5分➡️4分➡️3分➡️2和1分


刚才听了下Apocalypse到第一次副歌已经出现了几个了嘿【。

闲的没事照一下Eden狩歌背面的词【

分别是单人柄➡️5分➡️4分➡️3分➡️2和1分


刚才听了下Apocalypse到第一次副歌已经出现了几个了嘿【。

竺毓

是一开始努力掩饰紧张巴巴又漏洞百出的纯君呢x

是一开始努力掩饰紧张巴巴又漏洞百出的纯君呢x

白岩
我活着时能见到他们火吗orz(...

我活着时能见到他们火吗orz(为啥我总爱冷cp

我活着时能见到他们火吗orz(为啥我总爱冷cp

衬
你身上有父亲的味道 是猫猫+台...

你身上有父亲的味道


是猫猫+台词梗……睡前快速摸一个(……

你身上有父亲的味道


是猫猫+台词梗……睡前快速摸一个(……

烨夜

凪砂和纯的小秘密【无CP含义

看到日服语音有提到根暗組要一起上节目于是脑了一下

小学生文笔+OOC 没问题的话请⬇️


“哈…凪前辈,这份是您的便当。”

按照茨的吩咐,挑去了当作配菜的奶油意面和炸肉丸、铺上海苔的米饭挖掉一点点,再把自己的便当里的水煮蛋分给他。

Adam对饮食的控制非常的严谨,更确切一点来说是七种茨对饮食的控制非常严谨。平常作为Adam活动的时候都是他一手包办了两个人的伙食,每天不厌其烦的拿着手机计算各种需要的要素,而乱对吃的也没什么挑剔,这倒是省了七种的不少事。


茨还真是事无巨细…每天这么忙还要天天计算蛋白质卡路里…

涟纯不禁在心里咋舌。

是久违的乱凪砂和涟纯两个人的告知,一...

看到日服语音有提到根暗組要一起上节目于是脑了一下

小学生文笔+OOC 没问题的话请⬇️


“哈…凪前辈,这份是您的便当。”

按照茨的吩咐,挑去了当作配菜的奶油意面和炸肉丸、铺上海苔的米饭挖掉一点点,再把自己的便当里的水煮蛋分给他。

Adam对饮食的控制非常的严谨,更确切一点来说是七种茨对饮食的控制非常严谨。平常作为Adam活动的时候都是他一手包办了两个人的伙食,每天不厌其烦的拿着手机计算各种需要的要素,而乱对吃的也没什么挑剔,这倒是省了七种的不少事。


茨还真是事无巨细…每天这么忙还要天天计算蛋白质卡路里…

涟纯不禁在心里咋舌。

是久违的乱凪砂和涟纯两个人的告知,一般来讲只有这两位上的节目会出现在Eden活动的期间——比如今天,七种因为CosPro的原因不得不去开会而巴因为电视剧的拍摄缺席。所以只由他们两位来上这档综艺进行Eden新专辑的告知。

上综艺意味着什么,搞笑艺人MC的无限抛梗、男大姐可能的上下其手和贯穿一整个收录的营业微笑

以及休息室的便当。


在涟纯把完成的便当照照片发给七种之后,后者很不含糊的表示抱歉太麻烦你了纯之后请你吃点心来报答水煮蛋的恩情。

涟回了他一个【いらない】的可爱Stamp之后把盒饭推给了乱凪砂。

非营业状态下的乱十分的安静,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休息室也基本不会讲什么话,一壶茶一本书可以呆上几个小时。

“……谢谢你,纯。”

凪砂接过了涟纯替他掰开的一次性筷子,手掌合十默念“我开动了”之后直接戳进大块的炖土豆里把它夹开,随后取了一小块送入口中。

“啊,那个炖土豆很好吃呢,”

涟纯将挑出来的菜放进了自己的便当里,这让他的午饭变得豪华了不少。

“说起来凪前辈要和味增汤吗,今天居然给了两杯速食的在那里诶,或者再来一杯红茶?”

乱停下筷子,神明所赠的美丽脸庞上有看得出来那么一点点犹豫。

“吃饭的话…应该喝味增汤会比较好吧?要不要问问茨可不可以喝呢?”

“不我觉得可能按他的配比这包不减盐的味增汤可能会盐分摄取超标呢…”

涟纯看了看塑料袋包装背后的能量表,叹了叹气对凪砂表示遗憾。

“是这样吗。”

乱看上去有一点失落,他并不是讨厌红茶或者喜欢味增汤,而且小时候吃的西式餐点也比和食多很多,或许这份失落只是因为从日常生活中了解到【便当应该配味增汤】这样的知识但不能实际运用实际生活。

“唉…那我去给凪前辈再泡一杯红茶吧。”

“嗯辛苦你了,纯”




多…多亏了茨的剧本呢

涟纯旁边的乱从休息室里的一直在看书的安静非营业状态转换到在聚光灯下“哈哈哈哈”甚至连音量都大了几倍的营业状态。被美容师精心打理的长发都比刚才看起来凶了一点。

“ら...啊不漣さん,前几个月Eden似乎输掉了一场比赛的样子诶。”

连那位有名的搞笑艺人都在紧张,喂喂你害怕的这个人刚才在休息室因为一杯味增汤失落诶…

涟纯表面上维持着营业状态的笑容,有礼的回答着Mc因为害怕不敢抛给凪砂的问题。



MC总算是熬过了近况报告的环节,来了剧本下一块的流程。

“听说漣さん喜欢吃草莓呢,于是今天就请到了各个有名的草莓产地的农户们带来他们所种植的草莓。”

七种的企划永远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因为乱的饮食控制带来的食物肯定是要限制的,而刚好涟喜欢的草莓即使是控糖的乱也可以吃上几个不会让观众觉得他们过于“云上之人”,两个男的吃草莓也会让观众觉得可爱,反差萌说不定会让粉丝在SNS爆发式的刷可爱顺便圈一波粉。

“没记错的话…”

在和在场嘉宾道歉说我们先开动了之后,涟拿起了一个草莓,

“茨台本里写要尽量可爱的吃还要把牙咬出来的痕迹尽展示出来来着…”

涟纯有些僵硬的咬下一口,装作无事的歪了歪头展出剩下的半个草莓因为虎牙咬出来的坑坑洼洼的曲线。

凪砂那边也异常的顺利,他用手指稍微理了下前发后才咬下一口,比常人偏白的嘴唇上染上了嫣红的草莓汁液。

Eden的两位偶像吃个草莓引起了现场观众的小声的欢呼。搞笑艺人顺势吐槽了自己的脸与两位的对比引起了全场的哄笑。


“顺便还准备了这个哦。”

MC看了看台本,助手应声推着小推车上台。

台面上摆着的是几个粉红色的蛋卷冰激凌,用精致的塑料展台托了起来。

“掺入了绝品草莓所制成的草莓果酱的冰激凌,来两位请品尝吧。”


哇哦这可是…茨的剧本中没有提到的情况呢

涟纯稍微瞄了一眼旁边的乱,后者看着粉红色的蛋卷轻轻挑了一下眉毛估计也想起了茨对自己的限制。

既然凪前辈不能吃的话就让我自己一个人吃掉这一整个的冰激凌吧♫

涟拿起了在JK中大受欢迎的甜点,轻轻舔了一口,奶香与草莓的甘甜香气回荡在口内。

“啊——是我吃过最好吃的冰激凌呢,草莓与牛奶的香气完全没有抵抗对方而是转换成了一种新的感觉。各位也请用。”

因为刚才已经吃过了水果的草莓,在冰激凌上应该不会费太多时间,注意一下摄影机的机位应该就可以让大家不会留意到乱没有吃。


然而……

凪砂直勾勾的盯着涟手中的蛋卷,火焰色的眼睛似是要融化掉他手中的冰激凌。

“那个……凪前辈,眼神和人设。”

涟用手指遮住嘴,在观众看不见的情况下对着凪砂悄悄说,

乱也像是注意到了,将视线硬生生的掰回正在做食评的常驻嘉宾,只不过气势比起刚才的盛气凌人稍微弱了一点。

“看起来是真的很想吃呢…只不过茨那边…”

涟纯看了看凪砂,被称为神的凪前辈连个冰激凌都不能吃简直太惨了

“现在是最左边的摄影机在拍摄最左边的嘉宾吗…”

那是一位出名的搞笑艺人,接下来应该会拿出他有名的梗跑去更旁边一点和他的搭档甩梗,趁那个时候的话…


“凪前辈。”

乱再一次看向涟纯,只见后者用没拿冰激凌的那只手轻轻对他勾手。

“怎么了嘛,纯。”

凪砂稍稍前倾了身体,靠向了他旁边的纯。

“来,快悄悄舔一口。”

高中生的手掌足够遮住被舔了一半的甜筒,更何况两个人现在只有侧颜面对观众,嘉宾和主持人正期待着那位嘉宾的段子,摄影机也应该在拍特写,不会有人注意到他们两个人的小动作的。

“那我就不客气了。”

凪砂用一只手握住了涟的肩膀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另一只手拿住了蛋卷轻轻的舔了一小口。



“啊———凪前辈吃到了冰激凌真不错呢~味道如何?”

“嗯…非常的好吃呢。”

成功宣传了Eden专辑后,两个人回到了休息室。面对纯的询问,凪砂轻轻的笑了笑,眼中流动着温暖的火焰。

“谢谢你哦,纯。”

“没关系没关系,但记住千万别告诉茨哦,要是他知道了又该对我唠叨了——”

涟对着凪砂做了一个噤声动作,凪砂也轻轻的点头。


“嗯,这是我们两个的小秘密。”



筵

【凪茨】Eternal Flame

人人都知道,乱凪砂是不知名神秘列车的唯一车长兼乘务员。

神秘列车不知从何处来,不知往哪里去,传说的历史如同亘古的歌谣一般古老。有些人觉得是臆想中的故事,也有人信誓旦旦曾经登上过那不可名状的交通工具,见过那里的主人。

有人说:“他白发白衣,看起来天使一般圣洁!”

还有人说:“他一双红瞳,必定如恶魔一样邪恶!”

声称见过那面貌未知的主人的人有男人有女人,有年轻有年老,有的人早已死去,把故事传给自己的子孙。他们对神秘列车的用途各执一词,却都同意列车主人是见之难忘的青年。

“他如此闪闪发光,却又如此令人畏惧!”他们说。

神秘列车静静地在这片土地上奔驰,如果没有意外出现,也许会...



人人都知道,乱凪砂是不知名神秘列车的唯一车长兼乘务员。

神秘列车不知从何处来,不知往哪里去,传说的历史如同亘古的歌谣一般古老。有些人觉得是臆想中的故事,也有人信誓旦旦曾经登上过那不可名状的交通工具,见过那里的主人。

有人说:“他白发白衣,看起来天使一般圣洁!”

还有人说:“他一双红瞳,必定如恶魔一样邪恶!”

声称见过那面貌未知的主人的人有男人有女人,有年轻有年老,有的人早已死去,把故事传给自己的子孙。他们对神秘列车的用途各执一词,却都同意列车主人是见之难忘的青年。

“他如此闪闪发光,却又如此令人畏惧!”他们说。

神秘列车静静地在这片土地上奔驰,如果没有意外出现,也许会一直行驶下去,寻找它的主人找不到的终点。然而终有一天,命运使一个青年造访了神秘列车。

这个青年叫七种茨,他目光像孩童一般天真,言语像糖果一般甜蜜,心思像毒蛇一般狡诈。他一无所有,全部财富即是他本人。他与登上列车的旁人不同,吸引了列车主人的注意。他没有许下任何愿望,却反问冷漠的主人。

“大人,您和您的列车在寻找什么呢?”

微笑的青年如愿以偿得到了注视。冷漠的主人思考片刻,回答了他的问题:“寻找永恒的乐园。”

七种茨沉吟了一会儿,随即喜笑颜开地敲了敲掌心:“大人,这可巧了,我想,我知道应该怎么找到您的目的地……只要您和您的列车跟我走,我就帮您找到永恒的乐园!”

已在列车上孤独寻觅不知多少年月的乱凪砂惊奇地看着他。七种茨精神饱满,意气风发,他有把握骗取一切想得到的事物,这辆列车和它的主人也不例外。

“好。”七种茨听到乱凪砂这样说。

从此以后,神秘列车的传说便渐渐消散,而七种茨身边多了一个神秘的青年。他和他的列车愿为七种茨效劳,七种茨也确实为他找到了他的永恒乐园。

“世上哪有什么永恒之物?”聪明狡诈的青年这样说,“永恒的乐园只在你我心中。”


Noriya
幼乱谁不喜欢呢(?

幼乱谁不喜欢呢(?

幼乱谁不喜欢呢(?

dancing in the rain
新企划,圣诞特辑,元fine再...

新企划,圣诞特辑,元fine再召集!!


…般的企划能梦到就好了(。


最近作业道具是ipad,还在研究procreate,只会粗糙的铺色💢💢连用来画过渡色的笔刷都设置不出来💢💢🥺

新企划,圣诞特辑,元fine再召集!!


…般的企划能梦到就好了(。


最近作业道具是ipad,还在研究procreate,只会粗糙的铺色💢💢连用来画过渡色的笔刷都设置不出来💢💢🥺

鱼尾

当代美颜相机特效【划】
p2是给亲友的

当代美颜相机特效【划】
p2是给亲友的

夜月
是动画总作监的凪日~

是动画总作监的凪日~

是动画总作监的凪日~

第十二律

实在是不会排杂志的板,最后我选择了依靠狗屁不通生成器。

都不重要,ngs很好看就够了。

虽然被我画得很油但爽图不讲究这些

实在是不会排杂志的板,最后我选择了依靠狗屁不通生成器。

都不重要,ngs很好看就够了。

虽然被我画得很油但爽图不讲究这些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