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乱码工作室

2浏览    2参与
糖堆堆里安眠

试色产物别在意质量(喂你

新颜料真的好好看呜呜呜

试色产物别在意质量(喂你

新颜料真的好好看呜呜呜

糖堆堆里安眠

前篇随缘 。遗物

前片随缘,反正我爽了×

#第一人称向注意


我收到他去世的消息,是我们俩分手后的第四天。

  我愣愣的听着警察一字一句的告诉我,他被没刹住车的小轿车撞的血肉模糊。我难以想象那张曾经深爱的脸变得面目全非。

  “请你来取走他最后的遗物。”

  “也许我应该狠狠地把它摔烂在地上,把它当废品卖了,把它扔进垃圾桶里,让它化为灰烬…不,也许我压根就不会把它带回来。”


   我终究还是去把他的遗物带了回来——一部甚至连手机壳都没有的老旧手机。...


前片随缘,反正我爽了×

#第一人称向注意


我收到他去世的消息,是我们俩分手后的第四天。

  我愣愣的听着警察一字一句的告诉我,他被没刹住车的小轿车撞的血肉模糊。我难以想象那张曾经深爱的脸变得面目全非。

  “请你来取走他最后的遗物。”

  “也许我应该狠狠地把它摔烂在地上,把它当废品卖了,把它扔进垃圾桶里,让它化为灰烬…不,也许我压根就不会把它带回来。”

  

   我终究还是去把他的遗物带了回来——一部甚至连手机壳都没有的老旧手机。

  这是看在他是我多年情侣的份上。我默默的想着。

  我最终没舍得拔掉它的手机卡,也没有想象中可能有的恼怒、生气,我所有的,只是淡淡的委屈和孤独。

  真是奇怪。奇怪极了。

  这可一点儿也不像我。

  我看着桌上的合照,默默地把它和那部手机一起锁进了压箱底的抽柜里。

  请将记忆也一起封存吧,永远。

  只要看不见,就不会思念。我以前一直说这样认为的。

  可是我错了,错的离谱,我在自欺欺人。

  即使是人不见了,房间里却已早已满是他的气息 明明是以前一般的物品,无差的位置,却偏生让人读出些落寞来。

  真是疯了。

  “你得适应。”我给自己下了死命令。必须得适应。

  可屋太空,心太空。翻身是冰冷的床铺,醒来是空荡的房间,床头再也没喷香的早餐,耳畔也再没温柔的轻语。这使我整夜整夜的失眠,眼下浮现些乌青。

  我再也忍受了空荡的房间。

  “养只猫也能添些生气。”我喜欢猫,他也很喜欢,我们能在一起,共同的兴趣爱好占一大部分原因。

  怎么又想起他了。我摇了摇头,把回忆驱逐出脑海。

  我洗漱打理,挣扎着想要打开一扇新生活的门。

  我去挑了一只布偶。

  说来也莫名,当店员问我想要什么猫,我迟疑片刻脑子里突然闪过什么,我听见我自己说“…布偶。”我明明是喜欢暹罗猫的。

  太奇怪了。

  我摸着它蓬软的毛,心里也没再费尽心思的想挑了一只布偶的原因,也没给它取个好听的名字,只是悉心的照料它,像是想要把什么东西寄托在它身上一样。

  是什么呢?

  我皱着眉头却无从得知。

  养了猫之后日子倒是好过了几日,但心却越来越空。

  眼下日益加深的青紫,夜起骤醒的呓语,大汗淋漓的噩梦,无不彰显着平静掩饰的孤寂。

  我不得不承认内心空虚的原由本不在此。

  我还是崩溃了。一向以来的坚强在他的离开面前脆弱的不堪一击,我忍不住讲柜门打开,小心翼翼的动作染上些泪意。

  手机有些时日没被使用了,我划拉了好几下才打开了它。不出意外的,我用自己的生日打开了手机,我苦笑着强忍泪水,却在看见通讯录里熟悉的备注时眼泪决堤。

  我摸着它不太光滑的机身,另一手拿起二人合照,颤巍巍的按上那个唯一一个加星号的名字。

  手机很老了,操作很是卡顿。

  我静静的看着号播出去。

  空荡荡的房间里响起悠扬的音乐,本该突兀的铃声在此刻却显得极为理所应当,仿佛本该如此。

  我笑了,笑得越大声,泪水就流的越欢。我深吸了一口气才用自己的手机划开接听“你怎么才记起来给我打电话呀,我可是等了你好久好久啊…”我笑着笑着泪水便糊了脸“我早就原谅你了啊…真的真的、早就不在意了”泪水温热,心也在震颤着,身上却是冰凉的“我真的好难受,好冷好冷,我最近都没有好好吃饭,每天晚上都想你想到失眠,你回来关心我好不好,我一定好好听你的话,”我气越喘越急,双眼也逐渐迷离,我仰躺在沙发上,手臂遮住眼睛,大口大口的喘气,手一下又一下摸着合照上他笑得灿烂的俊颜“你还记得嘛,我啊,多年就是看上了你这张脸,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还得好好感谢你的父母给你生了张好脸,不然啊,你也找不到我这么个宝贝。”我低低的笑着,记忆一旦被解禁,就混杂着涩意海浪似的把我淹没。

  老式手机滑落在地,给我的回忆掺进些沙沙的滤镜。

  毛毛的触感蹭过我的手心,莫名其妙而又理所应当般的,我脱口而出“我养了只猫,是你喜欢的布偶…”说出口之后我也愣了,接着就是想起了之前求而不得的答案。

  他喜欢布偶。

  我把它抱了起来,圈在怀里,绒绒的触感让我有一丝慰籍,“你一定会喜欢它的,它啊…还等着你给它取名儿呢,你回来看看我们父子俩,好不好”我是那么多低声下气,把一身傲骨踩在自己脚底。

  傲骨和那人相比,是远不及。

  “崽儿,给你爸叫两声,说不定它欢喜便回来看你了呢…”许是力气大了些,布偶也从我怀里溜走。

  我身上再无热意。

  我如今孤身一人痛哭,再无人作陪。

  

  长久的哭泣使我失了气力,我软趴趴的倒在沙发上,短发因为泪水,湿乎乎的贴在我的脸上,我迷糊的梦中呓语:

  哪怕不爱我了,也回来再看我一眼好嘛。

  我的媳。

                                                                            END。

  续:

  论如何甜回来(?)

  ——

  朦胧间我听见有人在我耳边轻声低语

  “亲爱的,我一直在这里。

   从此,我将只属于你。”

                                                                        续章完。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