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乾贞治

4698浏览    378参与
人间宇宙

最近画的莲姬&边肝rb边摸的博士和教授ww

(P2可能是线稿巅峰

最近画的莲姬&边肝rb边摸的博士和教授ww

(P2可能是线稿巅峰

lengmenglavender

踊りませんか?眼鏡’s(初回生産完全限定盤)(2007.12.22)(眼鏡’s)

疯狂发单曲的眼镜组。说起来,上一张真夏的眼镜的时候,宣传语还是最后一首?!,结果这次的宣传语就成了关于最终作品的传言四处流传,但是为了回应粉丝的热情,四个月,发行了第四张单曲。这一次三个人要邀请你和他们一起跳舞了。封面的衣服,有J家那味了(不是)。前几天刚看的因某些理由住在火星第五集,工桑还穿了类似的外套,白色的,秒秒钟想让他唱这首。封面的水晶吊灯,仔细看,吊的不是水晶,是眼镜哦。talk6的部分,置鲇同志彻底疯了个够,还玩起了变声,最后的哼唱,都不觉得正经了,只想笑。


发行时间:2007.12.22

定价:¥762+税

O榜销量:7356  最高排名:35名  ...

疯狂发单曲的眼镜组。说起来,上一张真夏的眼镜的时候,宣传语还是最后一首?!,结果这次的宣传语就成了关于最终作品的传言四处流传,但是为了回应粉丝的热情,四个月,发行了第四张单曲。这一次三个人要邀请你和他们一起跳舞了。封面的衣服,有J家那味了(不是)。前几天刚看的因某些理由住在火星第五集,工桑还穿了类似的外套,白色的,秒秒钟想让他唱这首。封面的水晶吊灯,仔细看,吊的不是水晶,是眼镜哦。talk6的部分,置鲇同志彻底疯了个够,还玩起了变声,最后的哼唱,都不觉得正经了,只想笑。


发行时间:2007.12.22

定价:¥762+税

O榜销量:7356  最高排名:35名  在榜周数:5  首周销量:2901


度盘 码:2na1


曲目:

01 踊りませんか?眼鏡’s

02 踊りませんか?眼鏡’s(Original Karaoke)

 

ボーナストラック

03 眼鏡トーク6


歌词页、封底、CD:





歌词:

01 踊りませんか?眼鏡’s

踊りませんか?眼鏡’s

作詞·作曲:木內秀信

編曲:シュリケンチョップ


T:赤く熟れた果実 O:ベルベットのドレスで┃红色成熟的果实 天鹅绒的礼服

I:わざとはずした視線 T:心乱してアモーレ┃故意错开的视线 搅乱思绪的爱情


O:今夜あなたは ためらう程綺麗で┃今晚的你 美丽到令人踟蹰

いつかのkissは 合:夢か幻か真実か?┃曾经的kiss 是梦境还是幻觉还是真实?


合:STEP踏んで あぁ眼鏡's 踊りませんか?┃踩着STEP 啊眼镜's 能和你跳支舞吗?

O:跳ねた髪 揺れる腰 シャンデリアの光きらめいて┃飞跃的发丝 摇摆的腰肢 水晶吊灯光辉璀璨

合:縁なし 黒縁 伊達眼鏡's 踊りませんか?┃无框 黑框 平光眼镜's 能和你跳支舞吗?

I:美しく T:魅せられて 合:それは情熱の 夢┃华美的 令人沉醉的 那就是热情的 梦


O:青くて純な果実 I:熱くむせぶ香りに┃青涩纯洁的果实 炽热扑鼻的香气

T:何処までも墜ちてゆく O:だけど許してたもれ┃无尽地坠落下去 但还是请你原谅


I:リズム合わせた 甘い吐息は媚薬┃合上节拍 甘甜的叹息就像是媚药

冷たく投げた 合:深紅の指先に誘われて┃被冷淡投来的 深红色的指尖诱惑着


合:STEP踏んで あぁ眼鏡's 踊りませんか?┃踩着STEP 啊眼镜's 能和你跳支舞吗?

I:焦らされて 拒まれて 愛してる恋してる そしてまた┃令人焦虑 为人所拒 坠入爱河陷入爱恋 周而复始

合:抜き足さし足 あぁ忍び足 踊りませんか?┃蹑手蹑脚 啊轻盈的舞步 能和你跳支舞吗?

T:美しく O:麗しく それで満たされちゃ ダメ?┃华美的 艳丽的 就这样被满足 不行吗?


T:ラララララ ワルツ まわるまわる華麗に┃啦啦啦啦啦 华尔兹 华丽地不停旋转

ラララ ラビリンス 二人だけの秘めごと┃啦啦啦 错综复杂的 属于我们之间的秘密


合:STEP踏んで あぁ眼鏡's 踊りませんか?┃踩着STEP 啊眼镜's 能和你跳支舞吗?

跳ねた髪 揺れる腰 シャンデリアの光きらめいて┃飞跃的发丝 摇摆的腰肢 水晶吊灯光辉璀璨

縁なし 黒縁 伊達眼鏡's 踊りませんか?┃无框 黑框 平光眼镜's 能和你跳支舞吗?

美しく 魅せられて それは情熱の 夢┃华美的 令人沉醉的 那就是热情的 梦


Cheng

【二創/網王/乾海】《給我好好戴上眼鏡!》

※大學同居設定

※數據收集系列(?

總之我又來欺負小蛇啦,真可愛


海堂薰最近有個煩惱。

說來有點炫耀,他的戀人乾貞治不戴眼鏡時挺好看的。整體來說,乾身高184公分,作為一個男人就足夠加分,皮膚也白皙的讓女生看了很是羨慕;五官深邃立體,身材就不用說了,訓練得要死要活不好才怪。要說他外表最大的缺點,恐怕就是那容易反光的眼鏡,見不著雙眼讓他看起來像個怪人。但一拿下眼鏡,就能見到藏在鏡片後的桃花眼,那深綠色的雙眸。

不過乾很少拿下眼鏡,那幾乎可以算是他的本體。除了洗澡睡覺,還有打球時意外掉落以外,沒什麼時候是見過他取下眼鏡。他自述拿下眼鏡後別人不僅認不出他,更重要的是他也認不出別人。

海堂...

※大學同居設定

※數據收集系列(?

總之我又來欺負小蛇啦,真可愛




海堂薰最近有個煩惱。

說來有點炫耀,他的戀人乾貞治不戴眼鏡時挺好看的。整體來說,乾身高184公分,作為一個男人就足夠加分,皮膚也白皙的讓女生看了很是羨慕;五官深邃立體,身材就不用說了,訓練得要死要活不好才怪。要說他外表最大的缺點,恐怕就是那容易反光的眼鏡,見不著雙眼讓他看起來像個怪人。但一拿下眼鏡,就能見到藏在鏡片後的桃花眼,那深綠色的雙眸。

不過乾很少拿下眼鏡,那幾乎可以算是他的本體。除了洗澡睡覺,還有打球時意外掉落以外,沒什麼時候是見過他取下眼鏡。他自述拿下眼鏡後別人不僅認不出他,更重要的是他也認不出別人。

海堂第一次見到乾的眼睛時,五分震驚四分心動三分你是誰兩分為什麼不是33。

其實說來也沒好看到那麼誇張,青學一堆顏值高的男神,要說乾贏的點大概就在於反差吧,平常看不見眼睛的人,一露眼簡直帥氣得要殺人,跟不二平時瞇著眼有異曲同工之妙。

海堂一般是不常見到,雖然在他們大學同居後是有逐漸增加的趨勢,但算起來也沒幾次,就不提乾連睡覺時也會戴眼罩了,簡直鐵壁防禦。

說是這樣說,他也蠻慶幸乾不露眼,就那個殺傷力海堂可沒把握可以長時間盯著,也沒信心一但近距離看到後還能保持平常心。

所以他能確定,乾前輩一定又在進行奇怪的實驗好收集數據,還是拿自己來當實驗對象。

例如前天早晨,他們有晨跑的習慣,所以鬧鐘五點就響起。先醒來按掉的是乾,以往乾醒來就會馬上戴起眼鏡,毫無可趁之機。但那天海堂被乾搖醒後,睜眼所見的是乾距離他的臉只有五公分,沒戴上眼鏡,雙眼赤裸裸呈現在他眼前,眼尾勾人,看上去幾分驚訝,帶點疑惑。

「海堂?」

他驚得向後猛然一退跌下床。

還有昨晚,乾洗好澡出來到客廳,從後一把攬住海堂,淡淡香氣跟熱息從乾身上散出,還濕著的頭髮也落下幾滴水珠在他鎖骨上。海堂才想像平常一樣,抓著乾掛在頸上的毛巾替他擦乾,然而一轉頭卻對上那雙眸。乾微微傾著頭,下巴抵在海堂肩上,抬眼看他,被水霧糊得泛光的瞳眸看上去有那麼點楚楚可憐。

「海堂?」

隨著心臟一聲重擊,海堂手一滑,牛奶與碎玻璃一同散落在地板。

再來就是今晚,兩個大男人光著身子在床,被子遮了一半,不論是生理心理抑或是氣氛,都已到達門檻邊緣。身下人的小腿被高高抬起,倔強地壓抑喘息聲,就差一步,可他卻死命推著身上人的下巴跟肩膀抵抗。

「薰?」

「……戴上眼鏡,不然就不要進來。」

「為什……」

「叫你戴上就是了!」

乾眨眨眼好似不解,還是順著海堂說的撈起眼鏡戴上,先滅火要緊。

經過這一晚,海堂直覺不能再繼續一聲不吭,否則他遲早會被乾搞出心臟病來。他找了天假日下午,兩人面對面坐著,挺直腰板雙手放大腿上,氣氛靜默好幾分鐘才有了進展。

「為什麼最近要拿下眼鏡?」海堂抬眼看向乾,眼神銳利似蛇。

「因為可以收集到有趣的數據。」乾推了下眼鏡,毫無隱瞞的回答。

「……好玩嗎?」

「你討厭嗎?」

「不要用問句來回覆我!」

海堂要是討厭早就給他一拳了,哪有會因為男友拿下眼鏡太帥到無法直視而討厭的?但就是這樣海堂才困擾。姑且不說乾很會挑時機,總趁他毫無防備的情況下手,讓海堂連心理準備的時間都沒有,只能乖乖落入蜘蛛網。

「海堂,我們是戀人對吧?」乾稍稍傾身,小臂抵在膝蓋上輕鬆下來,對比海堂卻是坐得更直,停頓幾秒才從喉間應了聲嗯。

「我不常摘下眼鏡,一般也不會有人見到,對吧?」

海堂點點頭回應。

「你知道是為什麼嗎?」乾揚起嘴角,這是套路的第一步。

雖然不懂前輩為何問這些答案明瞭的問句,他還是乖乖配合,「因為前輩沒戴眼鏡會看不到。」

「還有一個原因。」乾抬起食指輕敲鏡框,笑意漸深,「鏡片後的乾貞治,是戀人限定。」

「……笨、笨蛋嗎。」

好吧,他懂了。
海堂薰第一次知道原來他能從這位正經八百的前輩口中聽到這種肉麻的話,同時也第一次知道自己會因此敗陣下來。

他臉上泛起的紅暈跟別過頭的反應讓乾心情很好,「所以說,這樣就麻煩了。」

「?」

乾收起笑容,是套路的第二步。

「身為戀人的你,不願意接受這樣的特權不是很奇怪嗎?」乾還是那樣一本正經,「如果有人問你是不是能很常看到我的眼睛,而這答案卻是否定的話,不是會給人一種『你不是他的戀人嗎?』的感覺?」

「那是……」

「打個比喻,就像只告訴你一人的隱藏餐點,對方特別為你準備的,滿心期待你能點上,你卻因為不好意思而不點一樣,不是很讓人寂寞嗎?」

海堂垂下頭,低低一聲唔。

「而且,作為我的戀人,這點小事是該習慣的吧,畢竟以後的日子還很長。」

「但是一下子要我習慣也……」海堂為難地手攅緊衣角,交往五年了,這問題才被拋出來,一時間還真不知該從何下手。

「嗯,我知道。」熟悉的綠色本子被翻開攤在桌上,手指在空白處敲打,「所以我特地擬定一項計畫,照著做的話你肯定能習慣的。」

海堂瞧了一眼,密密麻麻的條列式少說也有十項,多處被拉出箭頭標記備註,特意底線粗框起來的也有,比他的上課筆記還認真。

「……全部都要?」

「不相信我嗎?」

海堂抬眼盯著乾,嘴撅起的弧度跟眉間股起的山丘全全代表他的懷疑。若是以前海堂肯定就單聲應許下來,可是在交往後乾早就多次抓著這點玩弄他單純的心思了。

當然這次也不例外。

「好吧,那第一項是什麼?」海堂放棄抵抗,認命接下任務。

「就目前的距離,盯著我的眼睛五分鐘,當然一開始可以先從眉間看起。」

「眉間?」

「啊,這是一種技巧,不用刻意看眼睛也能讓對方有你在注視他的感覺。」

「我明白了,那先讓……等等等!前輩!」

「怎麼了?」乾停下準備取走眼鏡的手。

「先、先讓我準備一下。」

「……好。」

自家戀人太可愛怎麼辦?在線等挺急的。

海堂反覆做著深呼吸,簡直比他上場比賽要來得緊張。他沒忘記模擬練習,一種在腦中模擬比賽情況的訓練,通常在賽前做,好讓自己提前進入狀況,只是他沒想過會用在這時候。

他想像乾摘下眼鏡後,墨綠色的雙瞳毫無保留呈現出來。都說眼睛是靈魂之窗,表情少了眼睛就只能從眉毛勾起的角度與嘴型去判斷心情,海堂也一直是這麼做。乾高興的時候,聲線會高出幾度,也會笑,很好判斷;乾在思考的時候,會蹙起眉,板著臉沉默不語,諸如此類都好判別,只是海堂有時會好奇,乾在笑的時候是瞇起眼,還是微微睜大眼一臉興奮的樣子。

還有就是,乾朝他淡淡微笑時,是包含多少未說出口的話語。

「準備好了?」海堂點點頭,那抱著必勝決心的神情讓乾有些罪惡感,雖然才一瞬間就被他的收集數據之魂掩蓋過去。

乾雙手扶穩框架緩緩取下,視野糊成一片讓他有些失焦,現在他眼裡只有模糊不清的海堂,瞇了瞇眼才找到眼睛的位置。海堂就不這麼想了,有種從脖頸蔓延開來的熱度都被看穿一般,與其說是乾的神秘隨眼鏡消散,不如說是自身弱點都被那勾人的眼看破。

要海堂形容乾此時的神情,可以說是面無表情。瞳孔上下半弧被眼瞼遮去邊,很平淡自然。
乾前輩在記錄時的表情大概就如此吧,海堂想。

「海堂?」

乾看不清,只好輕輕喚一聲確認他的狀態。海堂能見乾隨著疑問,眉峰提起幾度,瞳孔上弧顯現出來。

原來前輩的表情這麼多啊。

明明是很普通的事情,放在鮮少露眼的乾身上卻是那麼特別。海堂從沒這麼仔細觀察過一個人的表情,意外發現不少以往沒留意過的細節。這樣一想,他好像有點體會乾會如此沉迷於收集資料的原因了。

乾第二次呼喚,海堂才草草回了聲我在看。他沒全程盯著眼,反倒視線在乾的臉上游移,確認乾看不清他才敢這麼大膽。心跳漸漸平復下來,他好像習慣一點了,把這雙眼深深印在腦海。

五分鐘過去,乾戴上眼鏡,還以為能見海堂匆匆別過臉的羞澀,實際反應卻比他預先料想的還平淡。
他有點後悔了,錯過海堂短短幾分鐘的心路歷程。

「怎麼樣?」

「沒怎麼樣。」海堂向後靠上沙發,一副從容得意。

「那麼來進行第二項吧。」在第一項旁邊註記完後,乾闔上筆記本,「在我能看得到的距離互相對視。」

「這難度一下跳太快了吧!」海堂瞬間直起身子反駁。

他曾體驗過乾的近視多麼深,僅僅一把尺的距離。

「確實這是第五項,第二項是保持剛剛的距離聊天。」

「按照順序來啊!」

「但是我看你適應挺快,沒必要非得一項一項來。」乾抬手擺正眼鏡,這句話帶了點小情緒。

「那是……」

那是因為你看不到啊,否則他哪來的勇氣。

「看不清的話對我來說有點虧,同時也不好掌握你的狀況。」雖然換個說法,乾還是表達他的不滿。

「前輩沒想過戴隱形眼鏡嗎?」

要是戴了鐵定受歡迎的吧,客觀來講乾拿下眼鏡後也稱得上是美男子。

「沒有,少了眼鏡我反而不適應,況且也沒那個必要。」乾從小就戴著眼鏡了,連型號也沒換過,「不過,為了完成訓練,嘗試一下也不錯。」

還能收集到體驗戴隱眼的數據,這是重點。

於是他們就真的去一趟眼鏡店買了十個裝的隱形眼鏡回來嘗試,還在店裡磨磨機機一個下午,沒別的,就是乾對隱形眼鏡研究一翻,還把店員煩得半死才做完各種分析後下決定。

乾著實像個來踢館的,讓海堂有點心疼那位店員。



「不行啊……這不符合理論。」

回來跟隱眼奮戰了半小時,網路上的文章跟影片乾都研讀過,還整理出重點技巧,實際初次戴卻怎麼也進不去,嘗試到眼白都浮現出血絲才靠上椅背閉起眼暫緩。

海堂在一旁也學了不少,同時也看不下去,於是自告奮勇:「我幫你戴吧,前輩。」

「嗯……」乾猶豫幾秒,點頭答應了。

意外的是才第一次海堂就戴上去了,理所當然被乾纏住一陣逼問方法,好好記在本子上。

這之後去向日吉深入請教一下吧,乾決定。

視野是清晰了,差在少去熟悉的重量,乾還是會下意識推眼鏡,只不過撲了空。
海堂看在眼裡,偷偷在內心笑他。

「好看嗎?」乾眨了幾下眼。

「你問好看嗎……」

當然是好看的吧,廢話嗎。
海堂點頭。

「比手塚跟不二好看嗎?」乾提起筆準備記錄。

為什麼要問這種女生拿來考驗男朋友的陷阱題。

可惜海堂沒經驗,老實回答了:「不同類型的好看。」

「海堂……」乾輕嘆口氣,「這時要說你最好看才是。」

「我怎麼會知道啊!」海堂炸毛。

幾句來回閒聊算是達成第二項,雖然有大半反應不是因為乾的表情而是乾的話語。

誤差,記下來。

就結果來說,適應效果還不錯。

「那麼第三項,按照平常的相處模式,只不過是無眼鏡版本。」

終於有比較正常的了。
海堂瞥眼看了下時鐘,差不多到晚餐時間,海堂熟練地綁上圍裙,一般都是他來搞定飯菜,乾負責飯後清洗。有時乾會湊過來幫忙備菜,不過調理方面海堂是絕不會讓他碰的,這道理大家都懂。

沒眼鏡遮擋,他才注意到乾對他做的菜好像有不少想法。

海堂不定時會挑戰新菜色,以前經驗是等乾放入口中嚼幾下,坐立難耐地等待他吞進才能得到評語,在這之前完全猜不透,乾表面上平淡,海堂只能依循那幾句心得。可是現在他能先見乾驚訝的小表情,隨後回歸常態再開口,有點可愛。

還有乾喝湯時會垂下眼呼幾口氣吹涼,再來閉上眼品嚐,最後半瞇著眸子,感受味噌湯帶來的平淡幸福。

今天加碼,還見乾輕放湯碗,衝著看愣神的他抬眼一笑。

「收集到新數據了?」

海堂手一抖,筷子落地。

說來微不足道,對海堂來說卻像發現新世界一般。

這就是戀愛吧。



吃完飯乾掌著菜瓜布洗好碗,整齊疊放在烘碗架上後才摸上沙發靠著他的戀人一起看職網比賽。不過他今天興致不在分析球路,也不知從何時開始,比起比賽本身,他對於看比賽的海堂更感興趣。今天更是抓著弱點,幾句逗弄下來兩人打打鬧鬧橫躺在沙發上相擁。當初他們刻意挑了大沙發,乾打直躺在上頭也只有腳踝以下沒支撐。

他拍拍海堂的背順毛,調戲完後抱著安撫的效果出奇得好,他屢試不爽。懷裡的人在幾次掙扎失敗後也靜下來,悶悶埋進他胸膛,任那鼓躁的跳動聲傳入耳膜。

乾習慣了海堂趴在他身上的重量感,有時犯寂寞就會拉著人上沙發充電,一身肌肉的男人理應抱起來觸感不好,乾也這麼覺得,只是漸漸的、好像就這緊實的身軀能填補他時而空落落的心,海堂限定。

「前輩。」海堂含糊一聲。

「嗯?」

「白天的那個,前輩不是認真的吧。」

乾頓了頓,意會海堂是指他一開始設下的套路。
他指尖順進髮絲搓揉,像是在預先討好,「你發現了?」

「太明顯了好嗎!」海堂猛地抬頭,才意會到他又落入乾的陷阱。

碧色眸裡透著暖意,溫柔得能掐出水似的,眉頭平緩成一線,嘴角勾起好看的弧度。隨後齒唇相觸,同是咖哩味的吻,參雜蘋果甜香。

「……前輩還是戴著眼鏡吧。」他又埋回乾的胸脯,臉頰隨著呼吸緩緩起伏。

乾親吻他額前的碎髮,聲線壓得很輕,「不看了?」

「反正要看隨時都可以吧。」

「嗯,你說的對。」

只不過,日後收在抽屜最底層的隱形眼鏡盒就不是這麼想了。


End.

lengmenglavender

真夏の眼鏡’s(初回生産完全限定盤)(2007.08.01)(眼鏡’s)

眼镜组的第三张单曲,看完星星,夏天就该和眼镜们一起去海边啦。我造你们又想起美乃滋了,这个是正常(也没正常到哪里去啊)的版本,木有甜甜。这次的蛇精病talk时间有将近8分钟。3分的时候这俩居然让腿腿笑,腿腿努力emmm了,然后被吐槽可怕了。然后蓝毛葛阁笑,也被吐槽可怕了。你们俩扑克脸!!!所以为什么乾笑就变成耀眼了,耀眼的是眼镜吧!!你们最后眼镜念的都口胡了吧。


发行时间:2007.08.01

定价:¥762+税

O榜销量:7736  最高排名:27名  在榜周数:4  首周销量:4722


度盘  码:652m...

眼镜组的第三张单曲,看完星星,夏天就该和眼镜们一起去海边啦。我造你们又想起美乃滋了,这个是正常(也没正常到哪里去啊)的版本,木有甜甜。这次的蛇精病talk时间有将近8分钟。3分的时候这俩居然让腿腿笑,腿腿努力emmm了,然后被吐槽可怕了。然后蓝毛葛阁笑,也被吐槽可怕了。你们俩扑克脸!!!所以为什么乾笑就变成耀眼了,耀眼的是眼镜吧!!你们最后眼镜念的都口胡了吧。


发行时间:2007.08.01

定价:¥762+税

O榜销量:7736  最高排名:27名  在榜周数:4  首周销量:4722


度盘  码:652m


曲目:

01 真夏の眼鏡’s

02 真夏の眼鏡’s(Original Karaoke)

 

ボーナストラック

03 眼鏡トーク5


歌词页、封底、CD:





歌词:

01 真夏の眼鏡’s

真夏の眼鏡's

作詞·作曲:木內秀信

編曲:シュリケンチョップ


合:真夏の眼鏡's X3 【仲夏的眼镜's X3】


O:夏と言えば!(海!T:スイカ!花火!etc.)ま、そんな感じだよね...【若说到夏天啊!(大海!西瓜!花火!等等)嗯、差不多就是这种感觉呢...】

三人掛けシートに座り 急行シーサイド【坐在三人座的香蕉船上 朝海边疾行】

T:夏い暑いは!(暑い夏だ!)はじける波しぶきっ【盛夏的暑气!(炎热的夏天!)迸出的浪花啊】

短すぎる まるで青春さ 【那样短暂 简直就像青春一样】


I:日焼けが似合わないと 誰かに言われたけど【跟晒黑的肤色一点都不搭 好像被谁这样说过】

眼鏡の跡の気にしない【但别在意晒不均匀眼镜的痕跡】

合:夏だ!(夏だ!)海だ!(海だ!) 乗り込んでいこう!【夏天啊!大海啊!别犹豫出发吧!】


合:真夏の眼鏡's ギンギラギンに輝く太陽【仲夏的眼镜's 炫目耀眼闪亮着的太阳】

サングラスに替えて 小麦色さマーマレイド【换上的太阳眼镜 是如小麦色的橘皮果酱】


I:海と言えば!(スイカ割り!T:水着!O:須磨海岸!etc.)ま、そんな所だよね...【说到海边啊!(劈西瓜!泳衣!须磨海岸!等等)嗯、差不多就是这种地方呢...】

デッキで飲むトロピカルドリンク YES!! ノンアルコール【在躺椅上喝着热带饮料 YES!! 不含酒精】

O:カラフル水着!(プルプルビキニ!) クラクラしちゃうよねっ【五颜六色的泳装!(摇摆比基尼!)真是令人头晕目眩呢】

刺激的な 恋の予感さ【刺激的 恋爱的预感啊】


T:POKER FACE 決めて 濡れた髪かき上げた【用扑克脸一决胜负 将湿了的头发整好】

何気ないそんな仕草で【看似无意的举动】

合:君の!(君の!) ハート!(ハート!) スカットサ~ブ!【你的!心!重炮发~球!】


合:真夏の眼鏡's なまこを踏んでも大丈夫 【仲夏的眼镜 踩到海参也无所谓】

水中眼鏡's  気をつけなよマーメイド 【水中的眼镜's 小心喔美人鱼们】


O:今年の夏休みは、最初で最後 一度だけじゃない 【今年的暑假、并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不只是这次】

合:本気の眼鏡's 火傷するようなサンセット 【认真的眼镜's 有如会晒伤你们的日落】

気をつけなよ、そこのお姉さん 【小心点喔 那边的小姐们】


合:真夏の眼鏡's X3 【仲夏的眼镜's X3】


橘子占卜师

【乾海/论坛体】我怀疑我们部的部长和副部长有一腿

自给自足,自娱自乐的产物

披着桃海的乾海!

真的是乾海!!!虽然我第一开始确实打算写桃海来着😂


1L  楼主

如题,楼主是我们部新来的,具体是哪个部还是打个码吧,在那里呆了一个月,发现我们部长和副部长虽然表面上关系不好,整天斗嘴,但是私下里总是一起练习,也很了解对方。我觉得他们之所以表现得那么讨厌对方是为了掩盖他们有一腿的事实


2L

楼主是怎么知道他们私下一起练习的?


3L  楼主

有一次部活结束后,楼主发现有东西忘在活动室了,就回去找,然后看见他们竟然还在练习,真是太辛苦了


4L

这也太刻苦了吧,做部长太难了,...

自给自足,自娱自乐的产物

披着桃海的乾海!

真的是乾海!!!虽然我第一开始确实打算写桃海来着😂



1L  楼主

如题,楼主是我们部新来的,具体是哪个部还是打个码吧,在那里呆了一个月,发现我们部长和副部长虽然表面上关系不好,整天斗嘴,但是私下里总是一起练习,也很了解对方。我觉得他们之所以表现得那么讨厌对方是为了掩盖他们有一腿的事实


2L

楼主是怎么知道他们私下一起练习的?


3L  楼主

有一次部活结束后,楼主发现有东西忘在活动室了,就回去找,然后看见他们竟然还在练习,真是太辛苦了


4L

这也太刻苦了吧,做部长太难了,还要给别人做榜样


5L

部长,副部长,楼主打这么多字不觉得累吗?取个代称吧


6L  楼主

说的也是哦,那就称部长为K,副部长为M吧


7L

我来了!两个男生谈恋爱,我可以!楼主,K和M帅不帅啊?


8L  楼主

才初三,都还没张开呢,有什么帅不帅的,而且M总是绑着绿色的头巾,我还没见过他不戴头巾的样子呢


9L

绿色头巾?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10L

楼主你的码还不如不打,这跟直接说名字有什么区别


11L

楼主本来就没想着打码吧😂


12L

你们不要这么打击楼主啦😂


13L

宠宠楼主吧,别这么打击他,配合一下


14L

新生表示我是真的不太懂,啥意思?K和M是谁啊?


15L

楼上还是不要知道比较好


16L

要自己发现才有意思


17L

就在一起练习也说明不了什么吧?


18L  楼主

我当然还有其他证据了,楼主离副部长家不远,好几次都看见部长在副部长家门口等副部长,虽然是一脸不耐烦的表情啦


19L

哇,这是什么校园偶像剧剧本


20L

相爱相杀我爱了


21L

我要入坑了,楼主能私信我K和M是谁吗?咱们一起磕糖啊!


22L

就这就入坑了?我和我哥们也是这样啊!我们还等着对方放学回家呢,然而我们都是直男


23L  楼主

当然不是只有这点料了(; ̄д ̄),我之所以今天才发这个帖子是因为K和M要去约会了!!!昨天偷听到的_(:τ」∠)


24L


25L

!!!


26L

真的吗?!!!


27L  楼主

我亲耳听到的,能是假的吗?

K:喂,你别忘了,明天还要去约会

M:知道了,我记着呢,下午3点,学校旁边的奶茶店,你至于这么激动吗?蝮蛇

K:嘶~我哪里激动了?笨蛋!你明天穿的好看点,别给我丢人,还有,别迟到了

M:知道了,知道了


28L

啊啊啊!KM是真的!


29L

为啥不是MK?


30L

楼上太ky了哈,我们都不知道他们是谁,怎么分攻受?


31L

知道是谁的表示也不知道该站谁攻


32L

我想去看他们约会,但是我现在在上补习班😭


33L  楼主

楼主在现场,和我朋友刚来不久,我可以直播哦!是的,喝奶茶只是个借口,嗑cp才是正事(๑•̀ω•́๑)


34L

啊啊啊!楼主加油!就靠你了!


35L

靠你了!楼主


36L

楼主当前线辛苦了!


37L

呼……我好激动,现在2:50了,他们来了吗?


38L  楼主

还没有,不过来了一个戴眼镜的帅哥,就坐在我们斜对面那一桌,现在店里人挺少的,一共就三个人


39L  楼主

来了来了!K和M进来了!


40L

啊啊啊!激动!


41L  楼主

哎?奇怪


42L

???


43L

怎么了?


44L  楼主

他们怎么和戴眼镜的小哥坐在一起了?


45L

难道是因为没有空桌了?


46L

楼上有没有认真读楼啊?人家楼主都说了,奶茶店人不多,肯定还有很多空位啊


47L

那如果是他们俩约会为啥还有第三个人?


48L

楼主你认识那个戴眼镜的吗?


49L  楼主

不认识


50L

他长得啥样啊?你描述一下,说不定我能认识呢


51L   楼主

他戴了一副看不见眼睛的眼镜,应该是眼镜上贴了什么东西吧,头发像刺猬,有点炸,长得还挺高的,目测超过一米八,比K和M高,还挺白的,刚刚听见他点奶茶的声音,是个低音炮,应该是个做事严谨的人,因为他点奶茶说的是加2%的糖,加8%的奶,加冻了13分钟的冰,感觉服务员都快疯了😂还有他好像和店长还挺熟的,坐下来之前还打了个招呼。就这么多了


52L

戴眼镜,刺猬头,数据控,还和KM他们认识,不会是乾前辈吧?


53L

新生表示一脸懵逼,你们说的到底都是谁啊?


54L  楼主

应该是吧,他们打招呼时,K和M叫他乾前辈。话说他到底是谁啊?


55L

楼主连乾都不认识吗?


56L

楼主毕竟是新生啊


57L

乾前辈全名乾贞治,是网球部上一届的正选队员,也担任着军师的角色,是K和M的前辈


58L

楼上的科普一下子把所有人都暴露了😂


59L

没事,我们可以配合一下_(:τ」∠)_


60L

所以不是双人约会了?


61L

肯定不是啦,都三个人了


62L

就他们三个人吗?我还在幻想着四人情侣约会_(:τ」∠)_


63L  楼主

楼主也是这样想的,不过确实只有三个人


64L

好吧,我还期待这么久,写作业去了


65L  楼主

卧槽!!!!!


66L

???怎么了


67L

发生了什么让楼主如此震惊?


68L  楼主

我站错cp了?!!!


69L

啥⊙∀⊙?


70L  楼主

乾和K竟然才是一对?


71L

???


72L

???


73L

???


74L  楼主

打字的手正在颤抖"(º Д º*),他们……他们喂上了!!!


75L

乾K吗?


76L  楼主

啊啊啊啊啊啊!他们擦上了!!!


77L

楼主说完整啊!啥意思?


78L  楼主

他们仨点了一个沙拉和三个提拉米苏,一边吃一边谈,结果乾喂了K一口沙拉!后来K把酱吃到嘴上了,乾还帮他擦了,啊啊啊啊!


79L

卧槽!


80L

卧槽!


81L

如果楼主说的是真的,那乾K才是一对啊!


82L

所以M来是干啥的?


83L

突然心疼M😂


84L

M:明明是三个人的约会,我却不能有姓名


85L

M:突然变成配角


86L  楼主

从我这个角度正好能看清K前辈,当时他害羞的小表情,我都怀疑他还是不是我认识的那个部长了,啊啊啊,我不行了,乾K是真的!


87L

楼主这么快就爬墙了?


88L

这也说明不了什么吧,万一人家没多想呢?万一他们都是直男呢?


89L

你家直男给后辈喂饭?


90L

你家直男给后辈擦嘴?


91L

你们直男都这么会玩吗?🤔


92L

反正就算是和我闺蜜我都没有给她擦过嘴_(:τ」∠)_


93L

反正我只给我男朋友喂过饭_(:τ」∠)_


94L

所以为什么M要来找虐呢?


95L

所以乾和K到底是啥关系呢?误会K和M之后我都不敢轻易嗑cp了


96L  网球球龄三年

终于轮到我出场了,据我所知,K和乾早就在一起了


97L

楼上谁啊?谁知道你发的是真瓜还是假瓜?


98L

就是


99L  网球球龄三年

我可是我们部也就是楼主所在部的正选队员好嘛?而且已经毕业的正选前辈们的比赛我全都在,当然有话语权了


100L  楼主

堀尾前辈?


101L  网球球龄三年

看到了吧?你们楼主都认识我,还得喊我一声前辈呢


102L

好吧


103L

所以乾和K真的早就在一起了?


104L

所以M到底干嘛去了?当电灯泡?


105L  网球球龄三年

我听M前辈说,好像是乾前辈有一部分资料忘记给K和M了,这次趁着有时间就把他们约出来了,因为还有专属于M前辈的资料和练习计划,所以两个人都去了


106L  楼主

应该是这样吧,乾前辈从背包里拿出了几本笔记本,嘴上还一直念叨着什么。三个人都超级认真


107  L

有点心疼M😂吃了这么多狗粮


108L

心疼M+1


109L  楼主

也不用心疼M了,可能是乾前辈请客吧,M又点了5个提拉米苏,2杯奶茶,真羡慕他有个坚强的胃


110L

5个?!!!不腻吗?


111L

胃口真好


112L

M:狗粮哪有提拉米苏好吃?你们继续甜蜜,我有我的甜蜜


113L

楼上真是天才😂


114L  网球球龄三年

M前辈在我们部已经是有名的大胃王了


115L  楼主

哈哈哈,旁边的K在用核善的眼神看着他,仿佛一会就要打起来了


116L

我觉得要不是得在男朋友面前保持形象,说不定就真的打起来了😂

……


129L  楼主

乾和K站起来了,是要走了吗?


130L

应该是吧,等M吃完得等到什么时候?


131L  楼主

啊啊啊!乾和K牵手了!!!


132L

我的天?


133L  楼主

K又脸红了,哈哈哈,真没想到他这么容易害羞


134L

K真的是个小可爱啊,反差萌o(*////▽////*)q


135L  楼主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吧,楼主要回家写作业了。虽然我的cp是假的,但是我收获了更甜的cp!只要我换cp够快就虐不到我(︶.̮︶✽)


136L

不要啊!😭楼主不跟上去看看嘛,我还想看后续


137L  楼主

楼主也想看啊😭可是作业还有很多,明天就要上课了


138L

😭😭😭


139L

有哪位姐妹有空啊?!!!😭






人间宇宙

填这俩的表格填了快一个小时 想了好久 毕竟乾柳的相处模式实在不是几个词就能概括出来的(当然也有我理解不够深的因素在

爱情属于他们 ooc属于我

字不仅丑 博士和教授还都是草稿流(土下座

填这俩的表格填了快一个小时 想了好久 毕竟乾柳的相处模式实在不是几个词就能概括出来的(当然也有我理解不够深的因素在

爱情属于他们 ooc属于我

字不仅丑 博士和教授还都是草稿流(土下座

暮冬扬雪
这个标签……爱奇艺是个明白ap...

这个标签……爱奇艺是个明白app[腐女笑]

emmm……

最后那个新网球王子TV日语版怎么还有个装B的标签……

这个标签……爱奇艺是个明白app[腐女笑]

emmm……

最后那个新网球王子TV日语版怎么还有个装B的标签……

🔼赤耳REx🔼
点图的小乾柳,不算cp当友情向...

点图的小乾柳,不算cp当友情向看就好了

画可爱小男孩真的很快乐!

点图的小乾柳,不算cp当友情向看就好了

画可爱小男孩真的很快乐!

毒舌亲妈型写手duoluoxi

【切柳乾柳】super psycho love 中(三)

修罗场真的有毒.....这章写的过程好几次差点忍不住拉两人

直接去厕所开乾柳车......(绝对不是故意的)

不过乾真的很温柔啊,连我都差点倒戈了(bushi)。

于是本来应该是切柳吵架篇的又被拖了一章,不想写他们吵架啊(哭)

这篇赶快完好写新的坑白柳婚外恋的故事,这篇差点就变成那个风格了.....


     super psycho love 中(二)


    柳一时间呆住了,乾的吻他是没有预料到的,他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乾会在这吻他,在他惊讶之时,乾伸出胳膊把柳的头...

修罗场真的有毒.....这章写的过程好几次差点忍不住拉两人

直接去厕所开乾柳车......(绝对不是故意的)

不过乾真的很温柔啊,连我都差点倒戈了(bushi)。

于是本来应该是切柳吵架篇的又被拖了一章,不想写他们吵架啊(哭)

这篇赶快完好写新的坑白柳婚外恋的故事,这篇差点就变成那个风格了.....




     super psycho love 中(二)




    柳一时间呆住了,乾的吻他是没有预料到的,他大概做梦也没有想到,乾会在这吻他,在他惊讶之时,乾伸出胳膊把柳的头拉到自己胸膛。柳实实在在的听到贞治的心跳声,那声音


  在时刻提醒自己,贞治对自己的真心,简直要动卝摇了柳一直压抑的情感,他简直想不顾一切的遵从了本能的奢望。



   柳想起乾和自己告白的场景,而自己为什么要拒绝呢,是胆怯,是慌乱,不安,那些负卝面情绪阻止柳的渴望;一直以来,陪伴在自己身边的贞治,如同哥卝哥一样的照顾自己,


  包容自己什么地方都想着自己,可是当乾对其他人露卝出笑容时,柳感觉到不快,笑容从莲二脸上消失了,但是幼小的柳不懂得这种心情,那种难过的心情和贞治无微不至对莲二的关


  心,形成了强烈的反差,这样是不行的,这时,小小的莲二明白,绝不能爱上这个男人,因为他想要和乾贞治肩并肩的站在一起。




    两人朋友和挚友的关系就足够了,这便可以超越一切的关系,这样的距离让莲二觉的安心。




    但现在又什么情景呢,两个人分别背着自己的情卝侣,在这里企图偷吃禁果,柳被乾搂在怀里,被他吻过的嘴唇还留有温度,柳到现在才如实感觉到乾对他情感,那样温柔的嘴唇,


   有力的肩膀,还有贞治的味道的。如果能和贞治在一起,如果两人能更早打破这层关系,是不是会有所不同。柳甚至想要贪念这份温柔,这份贞治和自己都隐藏已久的深情。


   不如就这样和贞治这样下去,什么都不想去理会.....




   明明知道不能陷入,身卝体却贪恋这温柔的怀抱,尽管知道必须要趁现在划清关系,明明知道情感这种东西会越陷越深,可此时的柳已经完全不受控卝制了。


    那坠落的感觉,甚至隐藏着一丝快卝感,赤也的样子浮现在柳的脑海里,赤也!!赤也在等着我。




    “不行!!不能这样继续下去了,否认会陷入万卝劫卝不卝复的深渊中!”


    在已经发卝热的头脑中想起一个声音,柳很明白他和贞治再走一步就会坠入地狱了。



    柳像如卝梦卝初卝醒一样,猛的推开了紧抱着自己的乾贞治。



    “对不起,贞治,对不起,我其实一直都好喜欢贞治,可是我不能..”后面的话他说不下去了,为了维持他自己仅存的精神,他只能一次又一次的拒绝贞治的邀请。



    “莲二,如果说我要违背你的意愿也要抱你呢。”



    “贞治...?”



     “如果那时候这样做就好了,不接受莲二的拒绝,动用武力....”



     “不会的,因为贞治永远对我都很温柔....”



     “是啊,就是这该死的温柔,让我失去了你。如果我坚持一下就好了...”




     他们借着酒精,彼此诉说着无法实现的恋情,却只有在乾贞治的面前,柳莲二才是真正的柳莲二,他不需要一直保持冷静端庄的样子,他可以像一个孩子一样随时肆无忌惮的大声笑,


   他不用考虑良多,因为贞治都会为他想到,不管柳想卝做多么离谱的事,贞治也会陪着他做,只要柳喜欢,那就足够了。


   在乾贞治的世界里柳莲二永远是无法代替的,对柳来说贞治也是同样的位置,可是现实就是如此的弄人。


   

    柳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泪水落到乾的手臂上,乾抬手为他擦去眼泪,动作里满是柔情。贞治一直都是这样,比任何人都要爱着柳莲二,如果不是双方已经有了伴侣,如果能时光


   能重新退回到五年卝前,或许一切又会不一样,可是现在已经无法改变了,他们都深知这点。




   夜深了,不知什么时候开始酒吧的环境开始喧闹起来,柳他们来的时候还空着一半的柜台,现在几乎已经坐满了人,乾已经喝了不止四五杯的加冰的威士忌,虽然说加冰的威士忌一般度数不算高,但是一直喝个不停的乾贞治,脸上还是有了一丝的些醉意了。



   

     “是贞治的温柔一直保护着我...但我没办法背叛赤也....”



     “对不起,贞治我.....”



    “只要莲二一开口我就没办法了...”



   

     “果然是不行的吧....哈哈...”在酒吧暗淡的灯光中,一向成熟稳重的乾,此时的表情上看去成了一个撒娇的孩子。

 

    即使是从小和乾熟悉的柳也很少见到乾露卝出这个表情,贞治的脸上布满红晕,几乎时态般的瘫爬在吧台前的桌子上,连带着酒精的影响下,他是真的醉倒了。


    柳只好找服卝务生结账,然后把乾一只手臂架在自己身上,让他靠在自己身上,从乾的裤子口袋里掏出手卝机,找到海堂的号码,告诉海堂乾喝醉的事,没一会,


    海堂急匆匆从一辆车上下来,和柳一起帮忙从酒吧的沙发上把已经烂醉的乾扶到到车上,柳不放心,又掏出一万块递给司机,又交代了些许,然后目送着载着乾和海堂的车离开。

    


    

    总算松了口气,柳在宾馆前打了一辆车,回家时已经快要十二点了。本来还在担心赤也会不会没睡在等他,回到家一看,发现赤也靠坐在大门口的地板上,一动不动。


   柳吓了一跳,马上查看赤也的情况,等接卝触到赤也的脸,才发现他发出匀称的呼吸声,原来赤也一直担心自己,就坐在玄关处等着自己回来。


   

   柳心中一阵感动又心疼一直等他的赤也,他换了鞋打算把睡着的赤也带回房间卧室里,在他抱赤也起身的时候赤也突然醒了,赤也一把抓卝住柳手腕。



   “柳桑,你怎么才回来!我等你等的要困死了。”



   “对不起,赤也,让你久等了,不要在玄关等我,这里会感冒的。”说完柳脱卝下卝身上的大衣披在赤也身上。


    切原嗅到了柳身上的酒味,平常柳即使和同事吃饭也很少喝酒,应该说柳很少在外面喝酒,再加上柳回到家,屋子的日光灯照在柳有些泛红的脸上。



   “柳桑,你喝酒了。”


   “嗯,稍微有些。”


   赤也有些担心的用手圈着柳的腰卝肢,眼睛直勾勾的望着他。



   “怎么?柳桑有心事嘛?”



   “我已经没事了,赤也,有你在就好。”



    莲二紧紧拥卝抱着赤也,希望以此能忘记今卝晚和贞治发生的种种,赤也以为是柳累了,安抚着他顺滑的头发。


    见到赤也后,柳便觉的疲惫感像浴卝室水龙头的水一样从头盖到脚底,勉强撑着简单洗漱了一下就躺床卝上了,赤也和柳并排躺在一张床卝上,赤也转头望着已经睡着的柳,忍不住想去亲他,


   却在黑卝暗中听到了一个让他全身反感的名字。


   

   “贞治....笨卝蛋....”



   这句话如同冷水当头一般,顷刻浇灭了切原所有的热情。


lengmenglavender

キラ★キラ 眼鏡’s(初回生産完全限定盤)(2007.02.14)(眼鏡’s)

情人节不仅有甜甜给你唱军歌(对,这一年的VK是甜甜唱的),还有你们的中老年最爱低音歌谣组合——眼镜's,要和你一起看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官网说,この瞬間!赤・青・黄が輝きを放ちだす!,那么到底谁是红色谁是蓝色谁是黄色啊。talk4的设定是眼镜三人开live,安可前的讨论,木的感情的“眼镜,眼镜,GO!GO!”,结果腿腿巨亢奋的来了句,初中三年级!!!!(喂!!置鲇你收敛点啊,腿腿人设崩了!!)你们仨练和声要笑死人了。所以最后到底为什么突然崩坏成那样了!!!你们确定安可要这么唱吗!!!下一张单曲还要不要发了!!


发行时间:2007.02.14

定价:¥762+税

O榜销量:12023...

情人节不仅有甜甜给你唱军歌(对,这一年的VK是甜甜唱的),还有你们的中老年最爱低音歌谣组合——眼镜's,要和你一起看星星一闪一闪亮晶晶。官网说,この瞬間!赤・青・黄が輝きを放ちだす!,那么到底谁是红色谁是蓝色谁是黄色啊。talk4的设定是眼镜三人开live,安可前的讨论,木的感情的“眼镜,眼镜,GO!GO!”,结果腿腿巨亢奋的来了句,初中三年级!!!!(喂!!置鲇你收敛点啊,腿腿人设崩了!!)你们仨练和声要笑死人了。所以最后到底为什么突然崩坏成那样了!!!你们确定安可要这么唱吗!!!下一张单曲还要不要发了!!


发行时间:2007.02.14

定价:¥762+税

O榜销量:12023  最高排名:22名  在榜周数:4  首周销量:7720


度盘  码:tukc


曲目:

01 キラ★キラ眼鏡’s

02 キラ★キラ眼鏡’s(OriginalKaraoke)

 

ボーナストラック

03 眼鏡トーク4


歌词页、封底、CD:






歌词:

01 キラ★キラ眼鏡’s

キラ★キラ眼鏡’s


作詞·作曲:木内秀信

編曲:竹中文一


I:帰り道 吸い込まれそうな星空に 合:キラ☆キラ【一起回家的路上 在彷彿快被吸入的星空中 闪啊☆闪啊】


O:流れ星かな?瞬き我慢して探した【是流星吧?忍着不眨眼的找寻着】

T:こんな時いつも君を想い出すよ【这种时候总是会想起你呀】


合:どこかで見てるかな?空の色 冬の色 綺麗で...【你也在哪里看着吧?天空的颜色 冬季的颜色 那样美丽】

寒さに潤む瞳で 輝きをます度に切なくて Mm...【被寒气湿润的双眼 每次闪烁都那样难受 Mm...】


T:振り返る あの日の帰り道君の笑顔 合:キラ☆キラ【回首顾盼 那天回家途中你的笑容 闪啊☆闪啊】


合:流れる雲が 形を?に I:変えたこと【浮动的云 变成?的形狀】

O:一番に教えたのは君へのメッセージ【最先告知的 是传給你的简讯】


合:友達に混ざって 見送るよ 手を振るよ やるせなくて...【混在朋友之中 目送你挥着手 闷闷不乐】

手が届きそうだった あの雲と同じように儚くて Mm...【手彷彿能触碰到 和那片云同同样的缥缈 Mm...】


I:君もこの空見てるかな?【你现在也看着这片天空吗?】

T:君もこの空見てるかな?【你现在也看着这片天空吗?】

O:君もこの空見てるかな?【你现在也看着这片天空吗?】


合:受話器から聞こえる 君の声 笑い声 懐かしくて...【从听筒能听到喔 你的声音 笑着的声音 多令人怀念啊】

明日は晴れるから 久しぶりに君に会いに行こうかな Mm...【因为明天会放晴 所以我想就去见久违的你一面吧 Mm...】


I:立ち止まり T:見上げた空には O:流れ星 合:キラ☆キラ 【佇立不去 仰头看着的天空有流星 闪啊☆闪啊】


破木马日常催婚黑年长

【乾柳】Far and far far away

PART1.胜利重要还是自己重要 SIDE:FUJI


我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乾在关东决战之后的某一天突然对海堂冒出这么句话,换来某单细胞生物惊恐且不知所措的表情。

以海堂的情商大抵真的很难理解关东决战两位单打三之间微妙的火花带闪电,我终究还是看不过某人难得正经到严肃的表情,在某条蝮蛇彻底被吓成小蚯蚓之前单独把乾捞了出来。

我想我大概猜得到乾在纠结些什么。

关东决战单打三,青学军师乾贞治对战立海参谋柳莲二。

同属数据网球又是幼驯染,这场对战注定不会因一个单纯的胜负数字轻描淡写地画上句号。

对战表出来的那一刻,我依然看不到乾掩在镜片之后的眼神,却总觉得这个平日危险程...

PART1.胜利重要还是自己重要 SIDE:FUJI


我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很重要的事情。

乾在关东决战之后的某一天突然对海堂冒出这么句话,换来某单细胞生物惊恐且不知所措的表情。

以海堂的情商大抵真的很难理解关东决战两位单打三之间微妙的火花带闪电,我终究还是看不过某人难得正经到严肃的表情,在某条蝮蛇彻底被吓成小蚯蚓之前单独把乾捞了出来。

我想我大概猜得到乾在纠结些什么。

关东决战单打三,青学军师乾贞治对战立海参谋柳莲二。

同属数据网球又是幼驯染,这场对战注定不会因一个单纯的胜负数字轻描淡写地画上句号。

对战表出来的那一刻,我依然看不到乾掩在镜片之后的眼神,却总觉得这个平日危险程度堪比生化武器的男人那天似乎格外安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对面那个看起来很乖的被唤作柳莲二的棕发男生似乎也没什么表情变化,他蹲下身整理鞋带,打出一个十分对称好看的蝴蝶结。

 

“时机成……”

“‘时机成熟了’,你是想这么说吧。”

乾的开口被对方气定神闲地意外打断,男生的声音低沉却意外好听,像是掉在砂石里的玻璃珠。

柳莲二很强,他的数据或许比乾还要更完善,相对于着重数据收集的乾,柳反而更擅长数据的分析和预测,从表面上看这两个人的对战明显是我们这一方不占优势。

然而也正是在这一场比赛里我们意外得知这两个人其实并不仅仅是简单的幼驯染关系,在数据网球这方面柳甚至还是乾的老师。

 

关于教授和博士,四年两个月零十五天的约定。

彼此之间太过熟悉,知悉对方的一切,所有的习惯,动作,甚至呼吸的频率。

乾在困境之下不得已放弃了自己引以为豪的数据网球,左冲右突像是一匹死斗的兽,形象全无地赢下了这场宝贵的单打三。而那个叫柳莲二的男生却是在乾的最后绝杀之后留下了一句话,吐字清晰却意外冷静。

没有恼怒,没有不甘心,甚至听起来更像是一句感叹。

我输了吗。

他定定地看着因为体力透支而格外狼狈的乾,眼神淡漠而沉静。

原来他有一双那么漂亮的暗红色眼睛。

柳莲二转身离去的样子依旧优雅却莫名让人觉得寂寞。

那一天我看到了太多的乾贞治,却都是不是我以往熟悉的样子。

立海大以不败神话而被誉为王者,而作为其中最优秀的三个人之一的柳莲二却在那天爆冷输给了乾。

 

关东决战的大胜无疑对于整个青学来说无疑是令人兴奋的,而我却不知道为什么似乎总能从空气中嗅出丝缕伤感,像是谁弄丢了什么最宝贵的东西。

 

PART2.我不是出于义气才关注你四年两个月零十五天 SIDE:INUI


教授和博士这两个现在想起来格外羞耻的称呼对我而言其实是很重要的东西。

像是不允许外人进入的小世界,那时的我们还站在彼此身边因为这些幼稚的小事乐此不疲。

有些时候我甚至会偶尔错觉,柳莲二,那个有着深棕色发丝和习惯性向下垂着的眼,笑起来很安静的男孩,他就像是我的双生一样。

 

“球技进步了呢,这样下次的比赛也能赢了,教授。”

“是啊,博士。”

“我们以后也一直做搭档吧,两个人一起的话,总有一天一定能走向世界。”

彼时的我大抵还是个理想主义者,总是妄图想要抓住些什么。

那是他第一次看着我陷入不长不短的沉默,眼神躲闪,却突然突然提出要和我1 on 1。

那是一场没有结果的比赛,在5-4的时候被迫中断,那个我曾想要与之一起走向世界的人,也带着这个永远的遗憾从我的人生里不辞而别。

然而重逢总是猝不及防,现在的他就这么活生生地站在我面前,穿着明亮的的黄色运动服迎风而立,身边站着我不认识的人表情云淡风轻。

 

蓝天这东西,再好看看久了也腻歪。

他在球场的另一端默默看着我,流海被风悠悠地往右吹。

心绪很乱。那一刻我甚至在想,发丝扫在眼皮上的时候会不会有点痛。

他比以前长高了许多,原先有着圆润脸颊和女孩子般齐耳发的小鬼已然变成了颀长温润的清秀少年。

他站立的姿势,握拍的角度,双眸微闭的弧度都是那该死的熟悉,自己呼吸的频率似乎也在渐渐向他趋同,一如既往。

我为这样屈从于潜移默化的自己而感到无言以对且无可奈何。

 

其实我从未忘记过那唯一一场与他的对战,在他不在的四年两个月又十五天,我无时无刻不在惦记着那个傍晚,夕阳的颜色,风的方向,空气的味道,他额发被吹起的弧度——他站在我对面紧紧握着球拍,每一次行动都无懈可击如同精密的仪器,认真地想要击败我。他的汗水偶尔也会滴下来,随着接连不断的动势被傍晚的残阳折射出金红色的光线意外灼目。

……

回忆这种东西,一旦陷进去就出不来。

“局数比分是5-4,拿下这局就是我赢了。”

等我反应过来的时候,比分已然又变成了5-4。他的数据网球仍然完美得宛如教科书,我在孤注一掷之下甚至不得不放弃数据流打法却依然举步维艰。他站在我对面的球场上迎风而立,依旧是挺直的脊背和微微颔首的站姿,然而我知道,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会兴奋地唤我一声博士,和我一起在夕阳下傻笑疯跑的小鬼了。

“我要上了,做好觉悟吧,贞治。”

“……”

“和那时…一样…”

是的,没错,同样的对白,同样的比分,和四年两个月零十五天前被迫中断的那场对决一样的比分。

这是自重逢之后我第一次看到他在我面前流露出情绪。他的眼神闪过一瞬间的局促之后陷入了一秒钟的手足无措,而我却在那一刻奇妙地冷静了下来。

“你是故意的?”

“后续应该是从这里开始吧。”

“……不要弄巧成拙了,贞治。”

 

我错觉时间似乎过得很慢很慢,彼此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眼神似乎都被拉长了帧数,我甚至觉得我和他似乎就这样站在球场上,一转眼已经一起路过了好几个世纪。那些点点滴滴的记忆碎片像是走马灯,在眼前形成一个奇妙的循环,微长蘑菇头的小鬼和面前的颀长少年渐渐重合然后一起消失在一抹金红色的残阳里。

那一刻我突然发现,不管此刻的他穿着什么颜色的衣服,身边是否站着我不认识的人,他想要与之并肩作战的对象还是不是当年执着于“教授和博士”的我。

四年两个月零十五天之后的重逢,他还是那个他,温柔冷静的同时又孩子气地好胜。

四年两个月零十五天之后的重逢,那个为了战胜他甚至不惜放弃数据网球的我,还是不是那个我呢。

哨声吹响的那一刻,他站在球场那边看着狼狈的我。

那局比赛,我赢了。

但我在这场战斗里失去的东西,却再也找不回来了。

 

PART3. 后来的后来,我发现自己才是胆小鬼。SIDE:YANAGI


我的字典里,没有破绽。

从小学到现在一直如此。

我自认已经足够冷静,因为,我不想输。

曾几何时,我以为他是和我一样的人。

 

认识他的时候,年纪还很小。

那个时候的他已经略高于我,留着刺刺的黑色短发,皮肤有些病态的白,喜欢站在我身边,兴高采烈地叫我教授。

他说,想像我一样打数据网球。

数据网球是抽象且小众的东西,除我之外会用这种打球方式的人,左右不过一个已经许久不见的亚玖斗哥哥。

所以,看着铁了心要跟我学数据网球的他,偶尔会产生一种不是自己一个人在战斗的错觉。

而我和他之间,也更因此多了一层惺惺相惜的影子。

后来,我和他以双打的身份参加了许多少年赛。彼此都是好胜的人,只不过他更张扬,而我只负责在他身边打出足以让对手丢盔弃甲的漂亮绝杀。

时间久了,就会变成习惯。

或者说,毒瘾。一旦试图脱离便会锥心噬骨,几乎呼吸困难。

我不是什么相信永远的人,但彼时的我在他身边被保护得太好,脑子里偶尔会有个念头,也许就这样两个人一直走向全国,甚至走向世界,也不是不可以。

现在想来其实有些可笑,就算是我,也曾经想要做一个头脑简单,一心只想埋头猛冲的笨蛋啊。

 

搬家是很突然的决定。突然到我还没能想好告别的方式,就已经和他面对面站在了球场的两端。

因为他说,想要和我一直做搭档,然后一起走向世界。

脑子里偶尔的疯狂想法被对方轻描淡写地讲出,又是在不得不说再见的时候,我第一次,在他面前失态了。

“比试一场吧,贞治。就现在。”

 

那是我第一次向他发起1on1挑战。目的是以一场胜负冷静一下自己被愧疚冲昏的头脑,再郑重向他,向过去告别。

然而,天不遂人愿。

那场比赛,没有结果。

而我也没能在那场被硬生生中断的比赛里整理好道别的思绪,在他心无旁骛地讲出那句“这次的决斗,等这次大会结束后继续吧”之后落荒而逃。

第二天,我便与家人一起,悄悄离开了那座与他一起并肩战斗过的小城。

像个逃兵,又像个骗子。

 

然后我以为,那段记忆会永远以遗憾的方式迎来终场,结果却被命运开了一个巨大的玩笑。

四年两个月零十五天之后,我和他又一次以对手的身份站在了球场上。

而且他几乎在我无意之中完全复制了四年两个月零十五天之前的那场比赛,同样的对白,同样的数据网球,同样的5-4,还有那个他不知道的,同样心事重重的我。

背负的东西太多。不仅仅是对往事的歉意,对现在队友的责任,还有对当年那个自己的恨铁不成钢,太多冗杂的思绪纠结在一起,像是缠绕的水草,让我几乎喘不过气来。

然而,我必须赢。

正因为对方是你,才更要用数据网球击败你。

短暂地调整情绪之后,我开始慢慢找回比赛的节奏。

你会输给我,因为你自认太了解我。

四年的时间,你会变,我同样也会。

毕竟,我们谁都不曾止步不前啊。

 

中场休息的时候,他坐在长椅上垂着头看不清表情。

“莲二。”他突然唤我的名。

“既然你已经看穿了我的数据网球。”他缓缓从椅子上站起来,语气没有丝毫波动,“那我就放弃数据。”

我承认,那一刻我慌了。

他看着我的眼神沉静到近乎冷漠,几乎像是一把无声的尖刀。

“从现在开始,我全力以赴。”

 

该怎么样形容那种感觉呢。

当四年前没能说出口的再见以如此血淋淋的方式被重新唤醒,我站在他面前不过一米的地方,我却错觉自己和他之间仿佛间隔着几亿个光年。

有什么东西,悄然断裂。

 

本就没能整理好的心绪终究还是挫败给纷乱的风,我几乎握不住手里的球拍。

那颗小小的黄色球体承载的,早已不仅仅是一场学校间的胜负,而是彼此间的心理战。

谁能先放下过去,把羁绊完全斩断,将对方完全视作自己的敌人,谁便是胜者。

于是那场比赛,我输了。

 

被告知结果的时候,心里平静得可怕。

与其说难过或者不甘心,更多的却是告别往事之后留下的释然。

他向我伸出手,我淡淡握住。

“下次赢的,也许就是莲二你了。”

“就当是...又多了一个数据吧。”

他终于轻轻笑起来,手心的温热一如既往。

 

不过我知道,其实啊,早就不一样了。

没有人会永远原地踏步,心甘情愿身陷囹圄。

不管是他还是我。

四年两个月零十五天。

再见,我的双生。


Cheng

【二創/網王/乾海】《護唇膏》

※OOC可能

※無腦小甜餅


只是想寫寫乾調戲海堂而已<3


入冬後天氣馬上冷起來,隊員們才剛進球場就被冷風打了好幾個巴掌,要不是手塚就在旁邊盯著,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是想繼續窩在社辦取暖的。

「啊啊,冷死了……」桃城冷得縮了縮肩膀,把網球夾在腋下,雙手插著口袋一臉認命的從社辦走出。

「那是你平常太缺少訓練。」早就在球場上準備好的海堂聽到桃城的聲音就莫名一股火,對他的語氣從沒好過。

「哈啊?那是天氣太冷的關係好嗎?」桃城反駁道,還在想怎麼這傢伙都不怕冷,像是意會了什麼,一臉打趣的笑了起來,「倒是你,腹蛇可是變溫動物啊,記得抓緊太陽出來的時候過去曬曬哦。」

「找死...

※OOC可能

※無腦小甜餅


只是想寫寫乾調戲海堂而已<3





入冬後天氣馬上冷起來,隊員們才剛進球場就被冷風打了好幾個巴掌,要不是手塚就在旁邊盯著,不知道會有多少人是想繼續窩在社辦取暖的。

「啊啊,冷死了……」桃城冷得縮了縮肩膀,把網球夾在腋下,雙手插著口袋一臉認命的從社辦走出。

「那是你平常太缺少訓練。」早就在球場上準備好的海堂聽到桃城的聲音就莫名一股火,對他的語氣從沒好過。

「哈啊?那是天氣太冷的關係好嗎?」桃城反駁道,還在想怎麼這傢伙都不怕冷,像是意會了什麼,一臉打趣的笑了起來,「倒是你,腹蛇可是變溫動物啊,記得抓緊太陽出來的時候過去曬曬哦。」

「找死嗎你!再給我說一次!」

「要我說幾遍都行吶,你這腹……」

又要吵起來了。

周圍沒能制住他們的隊員一個個都識相的默默離開現場,好在青學的保母大石就在旁邊,及時阻止他們打起來:「別爭吵了,等等球打一打就暖和了。」

被大石拉開的兩人彼此瞪了對方一眼,同時哼的一聲別過頭往反方向練習去。

乾在一旁倒是鎮定,「這是他們這禮拜第五次吵架了。」他邊這麼說著邊記在本子上。

「乾還是跟平常一樣啊。」不二聽了只是笑笑,接著就和大夥一起先去跑步熱身。


今天的練習內容為了加強各正選們的弱點,主要由乾安排,再加上手塚跟大石的意見製成的訓練表。順帶一提,消耗的體力是平時的兩倍。


每位隊員被要求要好好補充水分,到了換場休息時間,海堂才喘口氣整了整頭巾,順手抹去額上的汗水往長椅走去。下了場他才把專注從網球身上移開,悄咪咪看了眼才剛交往不久的戀人,殊不知卻剛好對上視線,讓海堂驚得一秒低下頭,把頭巾拉下些掩飾尷尬,「嘶……」


要說為什麼的話,就是海堂才剛搞清所謂的戀愛是什麼鬼,也因為這樣害他每次見到乾都是一陣尷尬,不過他卻沒在乾身上看到一點慌亂,讓海堂不是很爽快。


海堂也逃不掉,乾就站在休息區旁邊像在等著他似的,只好摸摸脖子走過去,他現在還沒很習慣要怎麼跟這位交往後的學長相處。接過乾遞來的毛巾跟水壺,才剛喝下水就有股刺痛感從嘴唇上傳來,讓他不禁發出一聲嘶。


抬手摸了摸唇,海堂才發現他的下唇裂開了。

太乾了嗎……海堂這樣想著並伸舌舔了舔,要不是乾知道海堂的個性,還以為是在誘惑自己。海堂嚐了下沒什麼血腥味,大概是不嚴重也沒多加在意,何況習慣後就沒那麼疼了。

不過乾可不會放過這樣的小動作。

「海堂,稍微過來一下。」乾招了招手。

海堂靠過去才想開口問什麼,乾就突然抬起他下巴,低頭湊近他的臉,曖昧的姿勢嚇得海堂又慌又羞的叫出聲,「乾、乾前輩!這裡是球場……唔。」

「嘴唇太乾了。」想去哪了?乾的手指只是按住海堂的唇磨了磨後就放開,不過海堂這反應讓乾很滿意,忍不住想使壞,「在想什麼?」

「你……」得知被戲弄,海堂差點沒爆氣。

「開玩笑的,跟我來社辦一下。」

「?」

到社辦後乾翻了翻書包,從小袋子拿出一小罐護唇膏,轉身再度向海堂招了招手要他過來,海堂見狀反倒警戒起來,誰叫乾剛剛才留下不良記錄。

乾沒說什麼,只是無奈笑笑:「不會害你的。」

「……好吧。」海堂收起懷疑變成一臉不解,慢慢走過去,不知道他的學長又想幹什麼了。免得乾做什麼奇怪的事,海堂先下了馬威:「現在是練習時……」

「噓,別說話。」

乾用濕紙巾擦了下手清潔,手指沾了些膏就往海堂嘴唇塗塗抹抹,「這是護唇膏,你嘴唇太乾所以才會裂開。」

「!」果然這傢伙在計劃些什麼!

海堂根本聽不進,那相對嘴唇要來的冰冷的手指像是要描繪出自己雙唇的形狀一樣,不放過任何一個角落,從指腹傳來癢癢酥酥的感覺讓海堂有些退卻。

乾注意到了,卻是更加欺負。

臉又靠得更近,他刻意壓低音嗓,蠱惑般地挑逗海堂的神經,「嘴巴張開點……」

海堂的腦子亂了,前輩你一定要這樣說話嗎!

「嘶……」撇開視線,海堂下意識緊閉的唇,被乾一說只好又緩緩張開。乾的動作很輕柔,就像是他們第一次接吻一般,害海堂更是想逃開。

「前輩……已經可以了。」海堂求饒。

可以的話乾好想直接親下去啊,乾知道海堂相信自己,也知道單純的他現在在想什麼,看海堂這樣乖順又害羞的樣子真讓人把持不住。

嘛,反正下手的機會還很多。

「嗯,稍微抿一抿。然後這個給你,記得隨時乾了就塗。」乾把小小罐的護唇膏放入海堂手裡,海堂點頭抿了下唇就把它收進口袋,也鬆了口氣。

「回去練習吧。」乾說完就先走了,他可沒把握繼續待著能忍住不對海堂做些什麼,不用看也知道海堂現在連耳根子都紅了。

而海堂則是等到臉上的熱退了些才回去練習。



「阿桃前輩,等等要去吃點什麼再回家嗎?」

練習一結束,不少隊員馬上就竄進社辦換衣取暖,而青學的正選們則是一打球就停不下來,管他冷不冷,身子熱了就什麼都不怕——但還是抵不過肚子的抗議就是了。

小小的社辦裡,九個人都擠在更衣櫃旁,還算是蠻溫暖的。

今天結束的比較早一些,卻感覺比平常累。越前抬眼看了下桃城問道,邊脫下帽子換回制服。天冷加上訓練量大,剛剛走出去的非正選二年級一個個都精疲力盡,桃城還是這麼有精神:「好啊!我肚子快餓扁了。」

「那要吃……」

「當然是漢堡!」似乎沒有反駁餘地。

越前嘆了口氣,就料到會是這回答,暗暗想著每次跟桃城一起吃飯,十次裡面有九次都是吃速食,便無奈小聲地說了句:「我就知道。」

社辦像是被分成兩個空間似的,有人在的一半是暖的,另一半被從門口底下吹進來的風搞得冷冰冰。

「明天好像會更冷,大家要注意保暖喔。」大石還是這麼貼心,語氣溫和給人力量,其實大家都一致認為要注意保暖的是他,誰叫大石每早都是第一個來開門的。

不過正選們還是支持性地一齊回答:「是——」

跟平常沒什麼太大差別,換換衣服閒聊幾句,從天氣談到課業再來網球,不二會講講他的仙人掌開花了沒,河村說說他店裡的事,手塚還是一樣靜靜在旁邊聽著。

除此之外,三年級的前輩也不少關心那少話的後輩。

「海堂——你的嘴唇怎麼了?一閃一閃的耶!」菊丸眨了眨他那大得好看的貓眼,停下扣鈕扣的動作湊近海堂的嘴一瞧,驚得海堂頭往後仰。

其他人也好奇地隨菊丸的話看過去,讓海堂稍微有點不自在。

「嘴、嘴唇?喔……這是護唇膏。」愣了一拍回答才返回常態,海堂都忘記他有塗這東西了。

菊丸聽了又更靠近些,拉高音調:「護唇膏?第一次看你塗耶!」

「啊,那是我給他的,他嘴太乾都裂開了。」乾整了整衣服,知道海堂不擅長應付這場面,聽這話題就順道插一句,「皮膚到冬天也會變得乾燥一些,在洗完手後可以抹點護手霜。」

「嘿——」越前勾起嘴角看了海堂一眼,語氣上揚像是理解什麼似的,讓海堂看了便皺眉回瞪。

「有什麼意見?」海堂一向覺得這一年級臭屁過頭了。

「沒——什麼。」越前轉回了頭,沒少漏聽海堂的那聲嘖。

「你們換好衣服就趕緊回家,我先回去了。」在大家閒聊的時候,手塚早就收拾好像門口走去,依舊那樣一板一眼的語氣,雖然嘴上這樣說,手塚也沒要回去,而是去辦公室找教練討論之後練習賽的事情。

「手塚明天見,那麼我也先走了。」不二隨後也收拾好書包,跟大家點個頭道別。

接著不知道是哪來的默契,一個接一個都開口要回去。

「啊,我也是,今天跟老爸約好要學處理魚刺的方法。」

「這麼說來巧克力的節目快開始了!」

「越前我們也快走吧!我已經餓到可以吃下二十個漢堡了。」

「是、是。」

大家陸陸續續離開,像是刻意留給他們空間似的,只剩乾和海堂還留在社辦。

一陣尷尬。

對海堂來說,跟同社團的學長交往已經夠不好意思了,那學長還像沒事一樣逗弄自己,要是被其他人發現怎麼辦啊!

他可糾結好久了。殊不知,其實大家早就知道,乾也知道,只是沒告訴海堂。

為什麼?因為是有趣的數據啊。

「海堂。」先打破沉默的是乾,語氣就跟平常一樣,「今天別練習太晚,氣溫到九點過後會驟降。」

海堂轉頭一愣,微微的愧疚,在他胡思亂想時,他的學長卻將重點放在訓練。雖說如此,海堂也沒打算就此放過自己。他直起腰板,眼神堅決,「我在房間訓練。」

「嗯……」乾早預料到了,不如說正好在他意料之中,抬手推下眼鏡,從口袋拿出一張紙條亮給海堂看,「那麼今天就著重在肌肉訓練吧。」

還以為會乾會勸阻自己,沒想到已經想好替代方案了。

說好聽點是乾了解海堂的個性與那努力不懈的精神,說難聽點,就是海堂留下的不良紀錄太多了。

點點頭,海堂伸手一撈,卻撲了個空。

「乾前輩?」

海堂抬眼一臉不解,對上的是乾的笑容。乾張開手臂,用那好聽的低音,很輕、很溫柔的喚了聲:「海堂。」

不只海堂,一般人聽到恐怕也要淪陷了。

頓了頓,海堂向後踩一步,他知道他的學長想幹嘛,可他就不坦率。努了努嘴一副為難,視線往下掃了一橫才又抬眼看向乾,認命地走幾步將頭靠上乾的肩膀。

「……好了。」小小聲的,只有兩人能聽見的音量。

海堂沒抱上來,乾便主動環住他的腰際,低下頭湊近他耳旁,「再一下。」

海堂不喜歡。

不喜歡乾刻意用那聲音挑逗自己;

不喜歡在他動心時,乾卻是那樣游刃有餘;

不喜歡在他羞紅臉時,乾卻笑得自然,偶爾帶點壞心。

不喜歡、不喜歡。

……

不討厭。

所以他們交往了,在那天午後,燦陽之下。


睡前洗好澡,海堂擦了擦頭髮回房,一進房門瞥眼看見他放在玻璃桌上的護脣膏,便停下了動作盯著瞧。

像是被磁鐵吸引一般,海堂什麼都沒想就走過去坐上沙發,繼續盯著那小罐護唇膏。

——說起來,他們為什麼交往?

海堂沒想過,僅僅是我喜歡你、你喜歡我,便在一起了。

雖然他也為了搞懂喜歡這個感情煩惱好一陣子,那段日子對海堂來說可是比訓練還辛苦。晚上睡不好、夢裡盡是乾的身影;練習時他所追隨的也不是網球,為此還讓大家擔心了好久海堂是不是哪裡吃錯藥。

當然也沒少被手塚責備,前後加起來差不多被罰跑100圈了。

「嘶……」

閉眼輕吐一口氣,轉開小蓋子抹了點唇膏在指腹,貼上唇時,海堂好看的眉又皺起來了。

不為別的,他想起乾手指的觸感。

像是要抹去似的,他加重力道去塗抹他的唇,卻沒能如願消去那感覺,就跟他忘不了那天在天臺上,乾一傾身就奪去他的初吻一樣。

「嘖。」

都你幹的好事。



又一天的,今天更是冷到不行,風大的要命,像千針一般刺進皮膚,冷得球員們都在哀哀叫。

不過還是有個人不要命的穿著背心短褲。

「好冷——可不可以找個藉口躲進社辦啊。」菊丸雙手抱臂上下搓著,場上不是只有他一個這麼做。

連不二也苦苦笑了下,「那樣可是會被手塚罵的喔,英二。」只要一停下打球,冷風的強勁馬上就會放大好幾百倍。

「那我可不要……啊!是說乾呢?不會是在偷懶吧!」菊丸左看右看,沒見到那眼鏡跟本子,有些憤憤地叫了。

「確實沒看到他呢。」不二看了圈也是沒見到人,正巧海堂走過來,就這麼剛好被捉住了,「海堂,你有看到乾嗎?」

「呃。」突然被點名的海堂愣了一拍,「乾前輩的話,剛剛進去社辦了。」

「我就知道!果然躲去社辦了!」

「怎麼了嗎?」海堂一臉懵的,雖然眼前的菊丸前輩平常情緒就蠻高亢的。

「可以幫我們把乾叫出來嗎?」不二瞇眼笑了笑,海堂總覺得有不好的預感。

「喔、好。」


海堂看兩位前輩隨即捂嘴偷笑,搞不懂他們在計畫些什麼,但既然是前輩的命令也只好乖乖去了,順便海堂也想補一下護唇膏,除了連續幾次喝水蹭掉外,今天也是冷到讓唇裂得更不適。

才剛轉開門,在裡頭的乾一聽到開門聲就馬上抬頭看向來人,還以為是誰來抓自己避風,發現是海堂後便鬆了口氣,「是海堂啊,怎麼了?」

「沒什麼……菊丸前輩跟不二前輩讓我來叫你。」關上門,海堂瞥眼看了下乾手上的動作,果然又在記數據。

「找我嗎?我寫完等等就過去。」雖然不知道有什麼事,乾還是加快手上的速度把方才手塚的數據給記下來。

乾其實不是怕冷才躲進來,只是今天風太大把筆記本吹得一團亂,壓都壓不住才進來寫的。

海堂沒馬上走開,而是站在門口盯著乾瞧,好一會兒沒說話,讓乾疑惑再度將視線投向海堂,「海堂?還有什麼事嗎?」

「不……」海堂下意識脫口,不過他確實是有事的,只是像這樣兩人單獨相處在社辦,會讓他不自覺想起一些事情才愣了神。被乾叫了他才回過神再度開口,「我是來補一下護唇膏的。」

「這樣啊,確實今天很冷,風速大概……」乾邊說著,海堂也邊聽邊去書包拿出乾給他的那小罐唇膏,打開一瞧比當初乾拿給他時矮了一層,看來是有照乾的話去做使用。

正當海堂擦好手準備抹上時,卻被乾叫住停了手。

「前輩?」海堂面對乾大概有一半都是問號的,他一向搞不懂乾在想什麼,只知道照著乾的話做就不會錯。

海堂一愣一愣的,手指都沾上唇膏準備要塗了,前輩又想幹什麼?

「過來一下。」乾把本子跟筆放一旁,笑著對海堂招招手,換來海堂一個皺眉。

是在叫小狗嗎。海堂沒說出口,只是丟了一個無奈的眼神讓乾自行體會。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

最糟糕的是,海堂一轉身正巧從乾背後的窗戶看到菊丸跟不二朝裡頭瞧,被看到了啊!不,其實還不算被看到,畢竟他們還沒做些什麼。

然而在海堂還來不及提醒乾要注意時就被一把拉了過去。

「借我用用。」沒等海堂發話,乾就抓起海堂剛抹上唇膏準備塗的手指往自己的唇上抹。

「乾前輩!?」這個動作害海堂一驚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海堂不敢動,除了被發現以外,手被乾抓著被迫摸上乾的唇,小坨唇膏被均勻抹開在嘴上,海堂還沒這樣碰乾的嘴過,至少沒用手指碰過。

被看著的事一下就被海堂拋開,一想到就是這雙唇把自己搞得上氣不接下氣,海堂的臉都紅透了。

而且從這視角,海堂往下看可以見到乾鏡片後的那雙眼,正看著自己。

果然是故意的。

「可、可以了吧……」話說的支支吾吾,海堂縮縮手抵抗,再下去又要花時間冷靜了。

但乾會就這麼放過海堂嗎?

「嗯,好了。」乾話一說出口,海堂才想放心抽回手,不料才剛這麼想就被乾給拉下去親上,一點反抗的空隙都沒有。

「唔!」

不似平常的點點細吻,而是用磨蹭的,海堂連睜眼都不敢,雙眼和雙唇都閉得死緊,雖然自交往後偶爾也會在沒人的時候親個幾下,但現在是練習時間啊!還是在社辦!要是有人進來怎麼辦!而且有人在看!

海堂並不討厭接吻,也不討厭乾的氣息環繞在他身邊,但他到底對這事還是生澀的,隨便一個挑逗他心就不平靜了。

而乾呢,他只是想瞧瞧自家戀人的反應,好不容易和喜歡的人在一起,即使是一向理性的他,也是會想多碰觸對方的。

等乾鬆口,理所當然的,海堂喘幾口氣馬上就揣著乾的領子罵人了,「我說你!不要在這時候做這種事啊!」

面對海堂的抗議,乾只是一臉淡然說了句:「塗好了。」

「啊?」海堂停下動作,一臉懵逼。

乾指了指海堂的嘴唇,一派輕鬆說道:「幫你塗好了,護唇膏。」

……

比起狡黠的笑,這更讓人來得火大。



在最後出社辦時,隊員們看到的是拿著球拍氣得臉紅的海堂,沒人敢去搭上話,也不敢問剛剛從裡頭傳出像是摔東西的聲響是怎麼來的,除了在偷笑的菊丸和不二。

不過在看到隨後出來臉上印著火辣辣紅印的乾後,全員一致性的閉口不提了。

栀稻君

看王子们花式劝阻亲友串门

最近,大家都尽量少出门串门呀


有ooc


不二周助:

当亲戚进门后,笑眯眯的端正做好

亲戚:不二过年好啊

嗯,过年好……

^_^阿湫!不好意思,最近好像有点感冒还有点发烧,不过不用担心,应该不是肺炎,虽然还有些胸闷气短,没有食欲,但是应该没关系。


           (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就能吓到他们?^_^)


菊丸英二:

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

【啪,开门】

叔叔阿姨,外公外婆,爷...

最近,大家都尽量少出门串门呀


有ooc








不二周助:

当亲戚进门后,笑眯眯的端正做好

亲戚:不二过年好啊

嗯,过年好……

^_^阿湫!不好意思,最近好像有点感冒还有点发烧,不过不用担心,应该不是肺炎,虽然还有些胸闷气短,没有食欲,但是应该没关系。


           (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就能吓到他们?^_^)









菊丸英二:

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我准备好了!

【啪,开门】

叔叔阿姨,外公外婆,爷爷奶奶,舅舅舅妈,疫情期间不要来啊,人传人的话,我们一家这么多人会遭殃的,不要让别人的故事变成我们家的事故!所以快回去吧快回去吧,回去吧回去吧~









手冢国光:

大概是一脸正经的戴着口罩

对不起,今年的家庭聚会还是减少不参加比较好,年年都能过,安全最重要。所以,诸位还是请回吧。












乾贞治:

怎么办?他们已经来了……

那就只有……

酒精就位。

消毒液就位。

口罩就位。

体温计就位。

根据数据看,二大爷不喜欢出门感染可能性0.1%,但我二大奶喜欢出门跳广场舞,必须要把他们扼杀在摇篮里

       

              (我选择今年不收他们的红包【冷漠】)










迹部景吾:

来就来吧,我家这么大,你也找不着我









越前龙马:

他的爸爸率先拒绝了所有亲戚串门。

       (没办法嘛,毕竟我老爸比我还惜命)









海棠熏:

嘶~

我说啊熏啊,明天我就……

嘶!

我就不去了……

嘶~

        (只是不知道拒绝,于是就被意会成威胁,我好难)








完。









是长颈鹿不是乾贞治

1031.

说实话,不光负责人老哥

就连围观群众都感觉镜透真身上出现了一圈淡淡的圣光。

然后负责人老哥很负责的找到了崴脚那哥们的号码布

最后镜透真成功享受到了班级田径大会负责人亲自给他别号码布的殊荣

虽然他并不因此开心。

1032.

镜透真去检录那阵男子1500刚跑完

一之濑源和乾贞治俩人累得嘶哈嘶哈的。

然后镜透真就从这俩人身边过去了。

“你咋在这呢?”一之濑源喘着大气纳闷地问

“你上个月不定的今天演出吗?”一之濑源继续喘着大气纳闷地问。

“那就是我昨天演完了呗?”镜透真一脸开心地答。

其实镜透真明白,作为高二(7)的学生。

最主要的可能还是相声大队编外人员。...

1031.

说实话,不光负责人老哥

就连围观群众都感觉镜透真身上出现了一圈淡淡的圣光。

然后负责人老哥很负责的找到了崴脚那哥们的号码布

最后镜透真成功享受到了班级田径大会负责人亲自给他别号码布的殊荣

虽然他并不因此开心。

1032.

镜透真去检录那阵男子1500刚跑完

一之濑源和乾贞治俩人累得嘶哈嘶哈的。

然后镜透真就从这俩人身边过去了。

“你咋在这呢?”一之濑源喘着大气纳闷地问

“你上个月不定的今天演出吗?”一之濑源继续喘着大气纳闷地问。

“那就是我昨天演完了呗?”镜透真一脸开心地答。

其实镜透真明白,作为高二(7)的学生。

最主要的可能还是相声大队编外人员。

总之他也想参加个集体活动,好让梅姐脸上有光,所以他求着经纪人又重排了时间段。

并且天遂人愿,成功了。

1033.

当天太阳挺大,光坐着不动都能晒冒汗

“算球,还能比我穿着演出服照大灯热。”镜透真活动活动手脚上了弯道 

然后裁判喊了起跑开了枪

高二(6)跟高二(7)的学生都发现4道有个小红毛反应速度跟那几个田径队的大兄弟都有得一拼。

1034.

虽然镜透真爆发力还行,但是还是跑不过那几个专业的。

但是怎么说前八还是有一份,拿不着前三四五六还是能指望一下的。

等到裁判记完了成绩,负责人老哥屁颠屁颠下了楼想跟镜透真庆祝一下

“靠!让我先去趟卫生间!!”镜透真惨嚎一声,脚底板抹了油似的往体育馆狂奔。

可怜的负责人老哥拿着一罐运动饮料泪流满面

高二(7)组看台上面的空罐泪流满面

1035.

“老源你看我牛  逼不!”镜透真方便完之后第一件事就是去高二(6)窜班

“起跑反应挺快,就是后面速度慢慢降下来了。不然我觉得你名次还能更高。”乾贞治一板一眼地说

因为镜透真什么实力他心里也有数。

“哦,牛逼。”一之濑源在看台最上面鼓鼓捣捣不知道翻啥呢

“他看你跑完了就上去了。”乾贞治好心地补充说明道。

然后一之濑源下来了,手里拿了个金罐的可乐

“给你,喝吧。”

小笼包

「假如网球王子们去踢足球」

刚刚结束的一场比赛艰难地0:0战平榜首巴塞罗那,获得宝贵的一分( 联赛赢了积3分,平1分,输0分 )。

然后在之后的某一个没有比赛任务的普通的一天,收到了不二周助选手的“伤情”报告。-_-

助教提醒我,某1号门将体能不足,建议让他休息一段时间。

下一场国王杯第五轮第一回合客场打皇马啊,你们都给我醒一醒!( ̄Д ̄)ノ

好的,第一回合客场0:2输了两个球,第二回合主场3:5,越前帽子戏法难救主,总比分3:7被淘汰。

没有完成赛季初的进入四分之一决赛的目标,还好大爷有良心,表示被皇马击败可以理解。


PS:详细设定说明请查看合集第一集。

「假如网球王子们去踢足球」

刚刚结束的一场比赛艰难地0:0战平榜首巴塞罗那,获得宝贵的一分( 联赛赢了积3分,平1分,输0分 )。

然后在之后的某一个没有比赛任务的普通的一天,收到了不二周助选手的“伤情”报告。-_-

助教提醒我,某1号门将体能不足,建议让他休息一段时间。

下一场国王杯第五轮第一回合客场打皇马啊,你们都给我醒一醒!( ̄Д ̄)ノ

好的,第一回合客场0:2输了两个球,第二回合主场3:5,越前帽子戏法难救主,总比分3:7被淘汰。

没有完成赛季初的进入四分之一决赛的目标,还好大爷有良心,表示被皇马击败可以理解。


PS:详细设定说明请查看合集第一集。
lengmenglavender

Go! Go! 眼鏡’s(2006.01.01)(眼鏡’s)

盼望着盼望着,你们爱的眼镜组合终于正式出道啦。之前蓝毛葛阁的专辑里玩的还不够过瘾,干脆组合出道继续玩了。那么请好好感受眼镜组的真正精髓吧。其实怎么听都觉得非常昭和情歌,毕竟是木内桑搞的事情。我越听越觉得眼镜组很像纯烈,对,就是那个18年和19年都上过红白的中老年最爱澡堂组合(划掉)纯烈。(dbq,我错了)三个低音炮,津田叔已经很低了,结果木内桑低的都快没调了,置鲇反而成了三个里声线最亮的。开头的眼镜事件标了3,1和2分别在蓝毛葛阁04年的两张单曲《

眼鏡をはずす夜》《て~つなご。》里。之后每一个眼镜事件都是三个人(后来变7人)的蛇精病时间。这次的事件3设定是眼镜声优选拔现场,结果唠着唠着腿腿...

盼望着盼望着,你们爱的眼镜组合终于正式出道啦。之前蓝毛葛阁的专辑里玩的还不够过瘾,干脆组合出道继续玩了。那么请好好感受眼镜组的真正精髓吧。其实怎么听都觉得非常昭和情歌,毕竟是木内桑搞的事情。我越听越觉得眼镜组很像纯烈,对,就是那个18年和19年都上过红白的中老年最爱澡堂组合(划掉)纯烈。(dbq,我错了)三个低音炮,津田叔已经很低了,结果木内桑低的都快没调了,置鲇反而成了三个里声线最亮的。开头的眼镜事件标了3,1和2分别在蓝毛葛阁04年的两张单曲《

眼鏡をはずす夜》《て~つなご。》里。之后每一个眼镜事件都是三个人(后来变7人)的蛇精病时间。这次的事件3设定是眼镜声优选拔现场,结果唠着唠着腿腿和乾先走了。


发行时间:2006.01.01

定价:¥762+税

O榜销量:13016  最高排名:19名  在榜周数:6  首周销量:10145


度盘 码:tfme


曲目:

01 眼鏡トーク3

02 Go! Go! 眼鏡’s

03 Go! Go! 眼鏡’s(オリジナル・カラオケ)


歌词页、封底、CD:





歌词:

02 Go! Go! 眼鏡’s

Go!Go!眼鏡's

作詞·作曲:木內秀信

編曲:佐藤アキラ


忍足:眼鏡に恋するなんて(U-FALL IN LOVE)┃喜欢上眼镜男的你

バカな真似はしちゃダメさ(U-FUNNY LOVE)┃可不能做出傻瓜一样的事

不意に走り出した 瞳に涙がキラリ☆tonight!┃突然奔跑起来 眼中泪光闪闪☆tonight!

手塚:本気(マジ)に俺が欲しいなら(U-FALL IN LOVE)┃如果真想拥有我

それはそれでいいけれど(U-FUNNY LOVE)┃虽然你爱怎么做都行

ただの憧れだけで 惚れたら火傷をするぜ┃但如果只被憧憬缩迷惑 小心自己会烫伤


合:本当の俺を感じてみろよ レンズの奥にかくれた┃感觉藏在镜片深处 真正的我吧

最高の笑顔100% 命をかけて守るぜ┃你世界上最完美的笑容 将用我的生命守护


合:眼鏡 眼鏡 眼鏡 眼鏡 参上!

眼鏡 眼鏡 眼鏡 眼鏡 GO! GO!


乾:眼鏡を外した俺と(U-FALL IN LOVE)┃和摘下眼镜的我

すれ違ってもわからない(U-FUNNY LOVE)┃擦肩而过也恍然不止

ちょっと気取った態度 です。ます。他人行儀┃有气质的表现 首先 就是 保持距离


合:単純に俺を信じてみろよ レンズの奥にひそめた┃单纯相信 藏在镜片深处的我吧

運命の出会い感じてみろよ この愛LOVE 無限大┃感觉这就是命运的相遇 爱情LOVE 无限大


合:眼鏡 眼鏡 眼鏡 眼鏡 乾:最強!

合:眼鏡 眼鏡 眼鏡 眼鏡 GO! GO!


忍足:恋の(手塚:眼鏡を) 手塚:焦点を(乾:外して) 乾:二人 合:合わせて┃用爱情的(将眼镜) 焦点(摘下) 我们注视彼此

乾:そして 合:そんな色眼鏡捨てて 素直に世界を見なよ┃然后舍弃有色眼镜 直接看向这世界吧


合:純愛の二人ダテメガネーゼ 夕日に向かって叫ぶ┃戴上无度数眼镜的纯爱情侣 朝着夕阳喊叫

最高の笑顔100% 命をかけて守るぜ┃你世界上最完美的笑容 将用我的生命守护

禁断の眼鏡外した夜は お前を夢見て眠る┃摘下禁断的眼睛的夜晚 我在梦中看见你

運命の出会い感じているぜ この愛LOVE 無限大┃感觉这就是命运的相遇 爱情LOVE 无限大

合:眼鏡 眼鏡 眼鏡 眼鏡 最高!

眼鏡 眼鏡 眼鏡 眼鏡 GO! GO!

ずれる あげる かける はずす GO! GO!┃调下 提上 戴上 摘下 GO! GO!


SoyaJuicer
情人节快乐,万里生日快乐! ?...

情人节快乐,万里生日快乐!


🎁


又是一年情人节,出云万里买了蛋糕,邀请了几位朋友一起在家里开了个小型的生日派对。


“最近真冷啊。”“是呢,据说最近还会下雪。”大家来的时候纷纷这样说。各自按照约定带来了一些食物和饮料,凑成了一桌分享聚会。


“阿桃特意买了麦记的新品套餐让我带来,说算是他和小不点的!”菊丸英二看起来特别开心,给了出云一个拥抱。“好久没见了,小万里!我是作为青学代表来哒,嘻嘻。”


“还有我。”后边是拎着两个纸袋的不二周助。


“哦对了,这两杯是新品的白桃蜜茶哦,不是碳酸饮料!”


万里欣慰地看着依旧记得自己喜好的朋友。


于是这个画面看起来...

情人节快乐,万里生日快乐!


🎁


又是一年情人节,出云万里买了蛋糕,邀请了几位朋友一起在家里开了个小型的生日派对。


“最近真冷啊。”“是呢,据说最近还会下雪。”大家来的时候纷纷这样说。各自按照约定带来了一些食物和饮料,凑成了一桌分享聚会。


“阿桃特意买了麦记的新品套餐让我带来,说算是他和小不点的!”菊丸英二看起来特别开心,给了出云一个拥抱。“好久没见了,小万里!我是作为青学代表来哒,嘻嘻。”


“还有我。”后边是拎着两个纸袋的不二周助。


“哦对了,这两杯是新品的白桃蜜茶哦,不是碳酸饮料!”


万里欣慰地看着依旧记得自己喜好的朋友。


于是这个画面看起来就有点,不像运动员的食谱了。


“我已经不是运动员了,所以没什么关系了吧。”乾贞治如是说,“倒是菊丸你作为演员应该要控制吃快餐的频率。”


“阿乾还是这个样子喵~小万里你得管管他——”


“好好……不过这是真的哦!”


“对了,拍照拍照——”


咔嚓!


于是不二用手机拍了这张照片。










是约稿!画手是“我不是我没有”www



毒舌亲妈型写手duoluoxi

【切柳乾柳】super psycho love 中(二)

本来就是应该写吵架片段,结果乾柳的部分又拖了.....

修罗场真的写的有瘾!!

再次摸胸口,我是坚定的切柳党.....(莫名心虚,怎么办感觉要出事就差些乾柳那啥了(不是))


      上章


【乾柳切柳】 super psycho  love(前男友)


    回到家的赤也表情严肃的吓人,他背对着莲二,声音听上去没有平时的欢快轻卝松的语气,难以置信的沉闷,柳简直不相信那是从他嘴里发出的声音。...


本来就是应该写吵架片段,结果乾柳的部分又拖了.....

修罗场真的写的有瘾!!

再次摸胸口,我是坚定的切柳党.....(莫名心虚,怎么办感觉要出事就差些乾柳那啥了(不是))




      上章


【乾柳切柳】 super psycho  love(前男友)


 

    回到家的赤也表情严肃的吓人,他背对着莲二,声音听上去没有平时的欢快轻卝松的语气,难以置信的沉闷,柳简直不相信那是从他嘴里发出的声音。



    “莲二,请你以后不要在我面前提起你的乾贞治了,我不想听到有关他的事。”



    “....你讨厌贞治?吃饭的时候冷落了你是我的不对,可我和贞治真的很久不见了,自然有很多想说的话。”



    柳没想到赤也会不喜欢贞治,而且还对他有成见,但是贞治并没有说什么话得罪赤也的,本来以聪慧的柳是不会不会察觉到这件事的,但是柳的心被某件事占据了,柳回想饭桌上发生的种种。


   他就算明白缘由他也不能承认,他不敢承认,那是他长久以来一直小心不愿意被自己发现的东西。




   “莲二,你...是真的不知道嘛,是个人都看的出来,你可敬可爱的好朋友乾贞治他喜欢你!!”


   

    “.......不是的,赤也,你误会了,贞治只是我的朋...”


    

    “你还打算自欺欺人到什么时候!!他身边那个海堂也不是傻卝子,他也看的出来!!想想他最后为什么对我说那句话!!”



    “柳莲二!!用你的聪明脑子好好想想!!”



    “他对你的情感那不是发小情谊!那是喜欢!!他就差全世界公开宣布他喜欢你了,还要我多说吗!!”




    是的,切原赤也说的没错,贞治他从心里的确是喜欢柳,柳对他的心情当兄弟,拿他当哥卝哥,柳对贞治情感要比爱情复杂的多,信任他尊敬他,就是不敢有任何欲卝望的恋情,乾贞治曾经


 和柳坦白过,被敏卝感多虑的柳拒绝了,柳一直不敢同捅破这层关系,他怕这样下去他们的关系会变得很微妙。后来爱着柳的乾贞治去了美国,本以为这件就此过去了,谁能敢说乾的回来没有触动


 柳的内心呢,这事连柳自己都不敢保证,到底是乾贞治心底还有一块是为柳而留,还是柳的心里始终放着乾。这份微妙的心情始终占据着柳的内心深处。



       

    柳宁愿那种溢出的情感从来没有过,他永远都只当乾是他朋友,世界上最亲卝密的朋友,柳和乾永远都是彼此生命重要人的,这点无人可比。



    柳望着低头靠在沙发上的赤也,咬了咬颤卝动的下唇,双手紧紧抱住赤也的肩膀。



    “傻卝瓜赤也,我当然知道,可是你才是我的恋人,我的恋人只有你一人。”


   

    “柳桑绝对不能背叛我。”



    “我知道。”



    

    柳当天上完课,准备给赤也买点点心回去,却接到乾贞治电卝话,乾的声音在电卝话里是平静,稳重的,他的声音和平时一样,稳重有磁性,“莲二,我明天会和海堂一起回美国。”


   柳大概没想到乾如此早的动身吧,他居然这么快就要走,离开日本。




   “贞治,干嘛这么急着回去,留下来多待几天不行嘛。”



   “莲二,你的心意我知道,但是我已经决定回去了,海堂也需要我一个明确的答复。这次见你也见了,芝麻豆腐也吃了,加上看到你身边陪伴你的切原君,我就知足了,自己该回去了。”



   “是几点的飞机?既然如此,请一定让我送,我明天可以找卝人替课。”



    “明天上午成田机场10点半。”

 


   “知道了,我还要给海堂带的礼物呢,今天...可能的话,还是能见一面的吧。贞治。”



    “一会6点半,出来一趟好吗?只有我们两个人。”



    柳着重了只有两个人的发音,心恍惚了一下,他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但他清楚如果不见面,以后再见面的机会就少了,他内心对贞治还是充满了不舍,虽然有点对不起赤也,柳从


   心底下定了注意。




    “知道了,准备一下一会打车过去的话,6点半是没问题的。”


    “我等你。一会见。”



    挂断电卝话的柳,给赤也发了条信息,告诉他晚上学术会有饭局,可能晚点回去,让他先吃饭不用等自己。柳提前20分钟到了约定的地点,他知道这样欺卝骗赤也他觉的不对,但是又不能对


  赤也明说是和乾一起吃饭,那样只会让赤也更加误会,他想着如果喝酒的话,至少要准备一些醒酒用的香糖,就算是这样还是会暴卝露他喝酒的事情。于是他提前定了两盒限定蛋糕,让贞治给海堂


  带一盒,带回去给赤也拿一盒。等乾来到他面前,直接拉他去了另一家店,虽然有些疑惑,柳只得跟着去了。那是一家位于涉谷地区的街上中小型酒吧,乾贞治先是要了一杯加冰威士忌,酒保



  小哥一边熟练的调酒一边询问柳要喝什么。




   柳大概看了一下菜单,也同样点了冰威士忌。其实他并不是很想喝酒,但是胸口似乎有什么东西堵着,想要从胸口溢出的闷热感。



   两人先是聊了一些以前的一些事情,乾不停的喝着杯子里的威士忌,好像情绪很高兴的。



   “贞治,我其实希望你能多留些日子的,料理还是家乡的可口,我也想经常和你聚聚。”



   “你能这么说我很高兴,但是那天切原君看我的眼神我就明白了,虽然这话不该由我来说,切原君很吃我的醋,一定很生我的气吧。”



    “才不是,赤也只是见不得我们过于亲卝密了...啊,赤也只是很容易把心情挂在脸上的人,他就是太单纯。”



    “看吧,不止是我,我明白的,从他的饭局上,能看出他是非常喜欢莲二你的。”


 

    “贞治我.....”



    “莲二,你的心意我都明白,自从上次你拒绝我后,我就知道迟早会有这么一天,但是真的把你交到其他的男人手上,对我来说还是很难。”


     似乎是这酒吧的灯光昏暗,也或许是乾明天就要离开柳莲二了,乾终于把想说的话托盘而出。



     “虽然在切原君面前表现的很像回事,其实我根本不想那么说。说起来有些丢脸..我....”


     “贞治....”



     在柳烦恼着如何开口时,冰凉的威士忌的味道扩撒在口卝中,那带着一丝辛辣的凉意,如同他们那说不清的情愫,燃卝烧的身卝体发卝热到两人想要丢掉一切,干脆坠落到没人找的到的禁忌地狱中去。



     他们之间只需要一句话,就足以将彼此燃卝烧殆尽,包括他们坚持的仅存的,一直紧绷的不能越界的精神线。



     他们身心深处都充满着对方的渴望,只要一句话就会毁了所有的一切。



       super psycho love 中(三)

是长颈鹿不是乾贞治

1026.

其实乾贞治真挺想向许安学学跳远咋使劲

然后许安说:“你悠起来就能飞出去了”

然后又蹿出去快两米。

1027.

“对不起,我真不会教这玩意。”后来许安无奈地说

“没事,道理我基本看懂了。”乾贞治好脾气地说

但是能不能做出来是另一码事。

然后俩人继续在操场上,一个长跑一个跳远,各练各直到晚上静园。

1028.

男子1500和女子跳远都在第二天,俩项目同时检录

然后乾贞治和许安一块下的看台,在看台后面检录处遇上了。

“加油。”乾贞治礼貌地拍拍小姑娘肩膀说。

“……加油。”许安费劲巴力踮脚起来拍拍乾贞治肩膀说

旁边一之濑源看得一愣一愣的。

“老许换班之后转性了...

1026.

其实乾贞治真挺想向许安学学跳远咋使劲

然后许安说:“你悠起来就能飞出去了”

然后又蹿出去快两米。

1027.

“对不起,我真不会教这玩意。”后来许安无奈地说

“没事,道理我基本看懂了。”乾贞治好脾气地说

但是能不能做出来是另一码事。

然后俩人继续在操场上,一个长跑一个跳远,各练各直到晚上静园。

1028.

男子1500和女子跳远都在第二天,俩项目同时检录

然后乾贞治和许安一块下的看台,在看台后面检录处遇上了。

“加油。”乾贞治礼貌地拍拍小姑娘肩膀说。

“……加油。”许安费劲巴力踮脚起来拍拍乾贞治肩膀说

旁边一之濑源看得一愣一愣的。

“老许换班之后转性了?”后来许安走远了,一之濑源纳闷地问。

“我不跟你说她这次百分之百报项目,田赛也是项目。”乾贞治气定神闲地说。

“我咋感觉你这开心……”一之濑源继续纳闷地问。

1029.

许安跳得远是远,但是还是整不过那些个专业的

不过24个人取前八也取上了。

“第六名就是3分,不亏了。”负责人老哥开心地说

因为他一开始也寻思许安基本一轮游了。

“哥们你想多了,田赛跟800米似的,总共一轮。”许安毫无形象地坐在马路牙子上说

“不是你咋田赛也瘫?”负责人老哥还没感动完,无语地说

同时特别想念相声大队成员,就算伊藤由加利在许安都能立马跳起来跟她闹。

1030.

其实高二(7)组前一天出了点状况。

准确说就是被软磨硬泡骗去跑短跑那个哥们回家之后踩乒乓球上脚脖子崴了。

“你说寸不寸,就这一下崴了……”大兄弟在班群义愤填膺地说

左边脚脖子比右边粗了一圈。

然后负责人老哥又快把自己挠秃了。

“哥们,要不你顶上吧。”有人好心地支招

“我就算了,人家好不容易跑进决赛了……”负责人老哥无奈地说

“进决赛不是肯定拿分了?”

“这么的吧,你们信得过我我就上。”这时候楼梯口有人说

然后负责人老哥确定了三遍是不是叫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