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了明

11万浏览    546参与
李

【了明】海市蜃楼(甜中带苦虐)

此篇為送給夜哥大人的文wwww,還有因為他介紹我看這動漫,結果一不小心又入了一个新的坑进去了( ´▽` )ノ


故事背景:「恶魔人 Crybaby」最后一集的延伸


設定: 了明关系为要结婚的未婚夫夫(?),全員都還活著(?)


【警告:有剧情透露,OOC/AU,还请小心慎入】


(※考究党慎入)


BGM: EveR ∞ LastinG ∞ NighT---VOCALOIA


明。


现在的我…好像多少能感受到什么了…


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顿时涌上他的心头,他觉得好耐受,真的好耐受…


痛苦的让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

此篇為送給夜哥大人的文wwww,還有因為他介紹我看這動漫,結果一不小心又入了一个新的坑进去了( ´▽` )ノ


故事背景:「恶魔人 Crybaby」最后一集的延伸


設定: 了明关系为要结婚的未婚夫夫(?),全員都還活著(?)


【警告:有剧情透露,OOC/AU,还请小心慎入】


(※考究党慎入)


BGM: EveR ∞ LastinG ∞ NighT---VOCALOIA



明。


现在的我…好像多少能感受到什么了…


一种难以言喻的情感,顿时涌上他的心头,他觉得好耐受,真的好耐受…


痛苦的让他快要喘不过气来了…


这到底是什么?


眼泪不停地从他的眼眶中滑落在明的胸口上,而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对方的身躯渐渐地冰冷起来


他用颤抖的声音,对着身体只剩半截,双眼已经没有色彩的明说:「明…拜托你,告诉我…这到底是什么…?」


一直以来都会帮助他,回应他的人,如今却沉默不已


「…求你也感受我此刻的心情吧…拜托你听我说话啊…明…」


这是他活生生第一次以来,尝受到无助与孤寂感,在他失去他重要之人,明之后


无论他,再怎么呼唤,再怎么用力抱住他,回应他的是「死亡的沉默」…


「拜托你…别抛下我一个人啊…」


求求你…呜…


他抬起头,绝望地看向祂所降下来,对他的「惩罚」


不禁凄凉地笑了


因为這還是他头一次竟然会想感谢祂,他终于能找他的明了


我来找你了,明


即使深知


一切都尚未结束…


“明!!!”,了大喊着明的名字瞬间也睁开双眼,并从洁白的双人加大床上起身,全身冒起冷汗…大口喘息着


也因为他动静太大的关系,导致睡在他身边的人也跟着被吵醒。明揉了揉自己的眼睛,忍不住打起哈欠,“哈呜…怎么了吗?做噩梦了吗?没事的,我的了”,为了安抚对方不安的情绪,他向前环抱住对方


“我…等等,明你怎么会在这里!?!还有这里是?”,他吃惊的看向全身赤裸的对方抱住自己,还有不一样的话说方式,甚至是陌生的卧房,不禁产生许多的疑惑顾虑…


明眯起眼,一脸哀怨,“你好奇怪…这里是我们住的饭店房间,还有,我不在这,是要去哪…不会是因为明天要结婚的关系,结果了你得了婚前恐惧症吧”,他松开原本抱住的手,改成双手抱胸的方式,不满的抱怨道


正当他要反驳对方的话,认为一切都不合理时,忽然间,他的脑海里浮现了大大小小的「记忆」…


像是这个世界是和平幸福的,根本就没有什么所谓的恶魔…而他就只是个普通的美国大学教授,教的东西是社会文化类,并终于在前段日子里头,好不容易跟在一起已久的伴侣明求婚


确实


奇怪的人是他没错


但是那股「奇怪」


是他说不上的点,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他很快就能明白那会是什么了


然而,真的是這樣嗎?


他忍不住伸出手摸摸明的头发,想确认对方是否为真实般,他真的好害怕…害怕再度失去对方,那种撕心裂肺的感受,他再也无法承受了…,“对不起…,我刚刚做了场噩梦,所以才这样,不是有意的”,他露出哀伤的笑容同时,也让看到这一幕的明,瞬间把不满抛到脑后


察觉到对方的焦虑不安,他顺着动作,让对方的手可以抚贴在自己的脸上,语气轻柔的像羽毛般,安抚的说:“我不会问你是做了什么样的噩梦,因为我不想你再度想起它,使你感到痛苦,所以,没事的,有我在,了,睡吧”,他让了枕在自己的大腿上,手覆盖在他的双眼


覆盖在自己眼睛上的手,传递来的温度,让他平静了下来,“嗯…”,睡意也随之侵袭过来,就这样使他入睡了



翌日。


他们的婚礼是办在夏威夷的海难上,设计非常的简约却不失高雅稳重


婚礼用的拱门是由四个木桩撑起,并皆有白色的纱布料与玫瑰做装饰,道路则是铺着洒上花瓣的白色地毯,两侧的来宾座位也因应主题设计,白色长椅上的左右位置都挂着玫瑰花环


现场正播放着轻柔的抒情英文音乐,歌词里诉说着将要结婚的两人,他们向彼此表达各自的誓言,非常的应景与温馨。


此刻,了与婚礼主持人一同正站在拱门那,看向手持满天星捧花的明与被他勾住手的他的父亲一起缓缓地往他们的方向前进,现场的所有人为此都沉住气,专注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甚至还有人看着看着,忍不住偷偷地掉泪感动,像是美树,她的父母,特別是明的母親, 坐在第一排長椅的明的母親,香織,她為了不想讓明發現她在哭,隨即轉身回來,趕緊拿出手帕拭去眼淚,才敢轉頭回去繼續看


当他们终于走到定点时,礼次郎牵起明与了两人的后,才放开自己的手,使他们俩能牵在一块,他露出少见的严肃表情,“明这孩子就交给你了”


了点个头,“请您和香织阿姨放心吧,我会好好地照顾明的”,他说完的同时,与明相视而笑


听到对方的答应,以及了露出来的真挚神情,礼次郎露出放心的笑容,转身走回去妻子旁的位置坐好


牧师在确认现场一切都没问题,且准备就绪后,这才开口说:“不动先生,无论是在面对贫穷,疾病,痛苦,困难,富有,快乐,健康,幸福等状况下,你是否都愿意对飞鸟先生,不离不弃,并用一生一世地去爱护他吗?”


“我愿意”,明直视对方的眼神中,流露出坚定不已的模样,因为这是他所认定的人


牧师点点头,转向了,接着说:“那么,飞鸟先生,无论是在面对贫穷,疾病,痛苦,困难,富有,快乐,健康,幸福等状况下,你是否都愿意对不动先生,不离不弃,并用一生一世地去爱护他吗?”


了露出过往都不曾出现的笑容,看起来十分幸福,接着说:“是的,我愿意,用尽我的一切,而这也是我能为你做的承诺,明”


“现在,我以神的名义,宣布你们正式成为夫夫了,现在你们可以交换戒指了”


  当他们相互为对方戴上完戒指的同时,便拥抱亲吻起来


这一刻是多么的美好与圣洁啊…


却难以言喻的「悲哀」


站在远处静悄悄观察的珍妮暗自心想道,正当他还沉浸在自己的世界时,一阵脚步打扰了他,来的者正是两位大人,亚伯罕与他的妹妹瑰洱


“这样真的好吗,珍妮”,亚伯罕看了眼婚礼,不忍的说,虽然靠他们兄妹俩力量可使梦境变为现实,强大到甚至媲美祂,但是这一切都仍是幻觉…


“也只能这样,亚伯罕大人”


因为这是那位大人所希望的


只要他未察觉意识到「虚假」


那么一切都是「真实的」


不是吗?


FIN


後話


謝謝收看,那麼我們下次見( ´▽` )ノ♡


我就是不喜欢甜文

了明【鸣鲸】

Pegasus-JuggShots

一定要配合歌曲一起品啊啊啊拜托了!!!

了明  【鸣鲸】

  那座崖壁上树立着一座废弃灯塔,在涨潮的时候,崖壁会被淹没到三分之二,大海的水仿佛能触手可及。

  灯塔的年代很久远了,久远到不动明和飞鸟了都把它当成一个探险基地。

  这里很久没有人气了,有的仅仅是远处村落飘起的丝丝炊烟,带着荒凉的意味。

  少年们总是富有挑战未知的勇气,不动明和飞鸟了决定要看一看灯塔的内部,是否跟书上讲的一样,拥有很多按键显示器。

  这对不动明...

Pegasus-JuggShots

一定要配合歌曲一起品啊啊啊拜托了!!!

了明  【鸣鲸】

  那座崖壁上树立着一座废弃灯塔,在涨潮的时候,崖壁会被淹没到三分之二,大海的水仿佛能触手可及。

  灯塔的年代很久远了,久远到不动明和飞鸟了都把它当成一个探险基地。

  这里很久没有人气了,有的仅仅是远处村落飘起的丝丝炊烟,带着荒凉的意味。

  少年们总是富有挑战未知的勇气,不动明和飞鸟了决定要看一看灯塔的内部,是否跟书上讲的一样,拥有很多按键显示器。

  这对不动明诱惑极了。

  涨潮了……海平面渐渐升起来了,灯塔的大门被沉重的巨锁锁住了。

  不动明和飞鸟了被隔绝在灯塔的外部,两个少年仔细观看自己面前这座高大破旧的灯塔,探照灯很久没亮过了,这里不是曾经热闹的港口,它失去了作为灯塔的意义。

  塔身上的墙面掉的斑驳不堪,落了一地的墙皮。

  “了,你说这里还会有人来吗?”不动明观察着这座塔,感受着它经历的年代感。

  飞鸟了盯着前面的海,“我觉得除了你不会有别人来,灯塔里的东西早该坏掉了,我们来的很没有价值,而且我们也进不去。”

  不动明歪着头盯着眼前的发小,“了,那我们等潮退去抓小螃蟹吧!”说着拽着飞鸟了跑到崖壁边上坐下。

  海水慢慢升高,与远处的月亮相交会。

  “了,你说潮水大概还要多久才能退掉啊……”

  夏天的夜,带着海风,浪打击崖壁的声音,一切都那么和谐。

  “潮水至少要到明天早上才能退下去。”飞鸟了让不动明靠在他肩上,目光远远盯着远处那轮弯月,盯着久了,他好像记忆里多了一点东西。

  “我好像不属于这里……”飞鸟了想着,身边不一会传出不动明的鼾声,这家伙睡着了。

  “我究竟是谁?我为什么会有这些记忆?这些记忆真实的可怕,我为什么要那样做。”飞鸟了生出一丝质疑,他怀疑自己是否真实,这个世界是否真实,身边的不动明是否真实。

  不动明作为飞鸟了为数不多的朋友,飞鸟了已经把他划入自己的地盘了,比自己的家人还要近亲,对于不动明,飞鸟了也说不上是一种什么感觉,自己情感缺失,唯一带给他各种心情的只有不动明。

  如果他记忆里的自己曾经的行为是真的,那么飞鸟了不想要这个结果。

  “事情总是来的及……我好像对你跟别人不一样。”目光划过睡着的不动明。

  低头靠近他,不动声色地在不动明的额头轻轻吻了一下。

  远处的月亮也被稀薄的云遮盖住,一切都是那么安静。

  不动明的耳朵除了听到了海浪的声音,还开始泛红,他感觉到,他的了亲了他一下。

  少年人的感情总是很羞于出口,夜色带着海浪翻涌的爱情送走了月亮。

  初日萌生的被光打在不动明和飞鸟了的肩上。

  远处鲸群的低鸣唤醒了不动明,“了,你听,那边是有鲸鱼的哎!”

  “嗯,我听到了,很奇妙,很好听……”

  鲸鱼只有遇到赫兹合适的才能交流,少年遇到的交流者,以后会变成爱人还是敌人……

  至少在这个时间里,谁也不去戳破那些事情,就让他在心里埋葬,让他随着鲸群走远……

🗝有毒乐色🔪
【了明了无差】描改 好像画成O...

【了明了无差】描改 

好像画成OVA1的阿明更合适…… 


我不迫害了哥我对得起我的头像和名字吗(。

【了明了无差】描改 

好像画成OVA1的阿明更合适…… 


我不迫害了哥我对得起我的头像和名字吗(。

🗝有毒乐色🔪

【了明了无差】 

玩梗,勿当真 


原梗在P2

【了明了无差】 

玩梗,勿当真 


原梗在P2

夏の庭

【恶魔人MAD】world.execute(me);

B站 

「如果我是唯一的神明 那你就是我的存在证明」

是了明的world.execute(me);


😓补一下 之前视频传lof因为yhsq被打回来了 乌鸡鲅鱼

B站 

「如果我是唯一的神明 那你就是我的存在证明」

是了明的world.execute(me);


😓补一下 之前视频传lof因为yhsq被打回来了 乌鸡鲅鱼

云雀荒废了一整天

是童言无忌呀

@遠岫 

爽了一小段

想看俺继续


记得小时候和明一起在海边玩沙子。

沙子软软的陷进脚趾头里,我很喜欢那种触感,冰冰凉凉的。

小时候我的玩伴只有明一个人。

我们在那一待就是一整个下午,他的脚裸很细,水珠顺着他的小腿涔涔地滴下来。

我很想念海的拥抱。

浸泡在水里我就能感受清凉。

水浸泡过我的脚裸,淹没过我的膝盖,没过我的脖子,然后是鼻子,再是眼睛。

我沉在海水里,看着他的脚裸,思绪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我觉得我的血液里咕噜咕噜地在涌出小气泡。

然后我们在水里练憋气,看谁憋的比较久,我们玩水,泼对方一身的水。明总是甘拜下风。

我很享受赢了明的感觉。

每当看到夕阳...

@遠岫 

爽了一小段

想看俺继续


记得小时候和明一起在海边玩沙子。

沙子软软的陷进脚趾头里,我很喜欢那种触感,冰冰凉凉的。

小时候我的玩伴只有明一个人。

我们在那一待就是一整个下午,他的脚裸很细,水珠顺着他的小腿涔涔地滴下来。

我很想念海的拥抱。

浸泡在水里我就能感受清凉。

水浸泡过我的脚裸,淹没过我的膝盖,没过我的脖子,然后是鼻子,再是眼睛。

我沉在海水里,看着他的脚裸,思绪不知道飞到了哪里去。我觉得我的血液里咕噜咕噜地在涌出小气泡。

然后我们在水里练憋气,看谁憋的比较久,我们玩水,泼对方一身的水。明总是甘拜下风。

我很享受赢了明的感觉。

每当看到夕阳慢慢落下来,沙子一点点变的昏黄,

我就知道,明又要回家了,很奇怪,我会因为他要回家而失落。


我的心智似乎比同龄人要成熟一些,我不爱和那些小朋友一起玩,我只会欺负她们。

但明是个例外。

当然我不愿意看明受到欺负。

不知道怎么的我会有那种自己的所有物被侵犯了的感觉,明不能被别人欺负,他也只能被我欺负。

但我看到他软乎乎的脸就没了这心思。

我的信则是“一报还一报”,任何对我有威胁的人或者物都应该铲除干净。

但是因为明破了好多次例,我是不是太纵容他的“善良”了呢?


我和明小时候闹腾的事可多了,大多数时候我不太愿意玩这些幼稚的东西,但明总是拉着我一起,我拿他一点办法也没有。

比如小时候,我们会大声对着风扇说话,你一句我一句。

“小了小了,声音有不一样吗?”

“有。”

比如说纸杯话筒,我早就跟他说过这个原理了,他却还是要玩。

“小了!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笨蛋。”

我们会捉了蚂蚁养起来,但明是那种连蚂蚁也不愿意伤害的人,这件事就没有什么乐趣可言了。

比如说我们晚上会偷偷溜出去捉萤火虫,明对什么事物都好奇,总爱问这问那的。

不过萤火虫确实很漂亮。

我们捉了一瓶子的萤火虫,明不忍心看它们挣扎的样子,就全放走了。

萤火虫飞满了半片天,乍一眼看上去以为是星星。

明在黑暗中牵起我冰冷的手,他的手挺暖和的。

“小了,我也想变成萤火虫。”

“嗯,那我们就一起变成萤火虫吧。”


我一向理智的情感像热水一样翻腾了起来。


明,我好像又看到萤火虫那晚的你了,

“小了”“小了”地叫个不停。

你可不可以再叫我一次“小了”呢?

迪亚

你所爱的人高于一切

      上帝曾经告诫众天使,要爱着世界上的一切生物,爱着宇宙里的群星。撒旦却并不了解这一点,因此被逐出了天堂。在从天堂掉下来之后,他独自在世界上走了许久许久,都未能找到自己生存的意义,于是,他便想,万物总有起因,既然神如此憎恨我,那么我也应当憎恨神明。撒旦便抱着这个念头活下去。可在神明第二次杀死他过后,他忘记了这个念头,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人类为了便于互相称呼,总会赋予他人性命,撒旦继承人类的外形,自然也承接了这一特性,他有了新的名字:飞鸟了。
  这个名字有没有什么含义,他自己并不在乎。不动明曾同他说,飞鸟是很好听的姓,代表着梦想...

      上帝曾经告诫众天使,要爱着世界上的一切生物,爱着宇宙里的群星。撒旦却并不了解这一点,因此被逐出了天堂。在从天堂掉下来之后,他独自在世界上走了许久许久,都未能找到自己生存的意义,于是,他便想,万物总有起因,既然神如此憎恨我,那么我也应当憎恨神明。撒旦便抱着这个念头活下去。可在神明第二次杀死他过后,他忘记了这个念头,也忘记了自己的身份。人类为了便于互相称呼,总会赋予他人性命,撒旦继承人类的外形,自然也承接了这一特性,他有了新的名字:飞鸟了。
  这个名字有没有什么含义,他自己并不在乎。不动明曾同他说,飞鸟是很好听的姓,代表着梦想和自由,并且在沙滩上画出了一对鸟的翅膀。飞鸟了坐在他旁边,没有说话,内心却觉得这是荒谬的事情。名字只是人类互相称呼的代号,并没有任何实际的价值。人类灭亡过后,姓名也就没有任何意义,可以被忘却了。但撒旦并不想抛弃飞鸟了这个名字。他用手指轻轻触摸不动明干枯裂开的嘴唇,幻想着这张嘴同自己开口说话的模样。有太多的人类曾和他交谈,称呼他飞鸟教授,飞鸟先生,了,但他们的呼唤并不令人挂念,唯有在不动明口中,这个名字才别具意义。飞鸟了是为了不动明而存在的,如果对方死去,这个名字自然就失去了他原本的价值。为什么不动明要死呢?撒旦把右耳附到那半具尸体的胸口上,兀自思考着。他明明可以存活下来,却选择了死亡,明明可以成为强大,却委身于弱小。撒旦无法理解这一点,强大的吞噬弱小的,这再合理不过的。这个世界是适者生存,而非善者生存。他的不动明,强大而脆弱的不动明,就这样在他的眼前死去。
  撒旦坐起来,又俯下身,去吻不动明的嘴唇。他说,明,看看我,同我说话。又说,你为什么要与我战斗呢?明,我不想你死。可这是不对的,死亡和生存不是想不想的区分,而是能不能的区分。不动明要和他战斗,而又没有他强大,所以葬送了自己的生命,这岂不是世界上最合理的解释吗?撒旦抱住对方的身躯,一点点抚摸那僵硬的肌肉,翅膀微微颤动着。不动明的死是合理的,他却不能接受。于是,撒旦坐在原地,想了很久很久,久到创世纪的洪流从天边落下,淹没了这个偏远的行星,把一切都吞入腹中后,撒旦才缓缓明白过来:他是这里最高等的生物了,却仍有弱点,这个弱点是他人赋予的,是不动明带给他的。这是不动明给他的惩罚,比堕出天堂要沉重得多的惩罚。这个刑罚比拔掉他的翅膀,割下他的头颅,戳瞎他的双眼要更重,比一切伤口都要致命。
  撒旦流下了泪,晶莹的体液湿漉漉的,泡化了他坚不可摧的心,露出千疮百孔的空洞来,无声宣告人类的胜利。

写文太难了卡死我了

【了明】Accomplice(同谋)一

这一次想写一个长篇,是架空向的,人物可能会ooc(因为我是菜鸡)。关键词:屠杀集中营  斯德哥尔摩患者 人口交易。先发一章试个水【后期还会再修改】

正文:

我和所有人一样,一半是同谋,一半是受害者      ...


这一次想写一个长篇,是架空向的,人物可能会ooc(因为我是菜鸡)。关键词:屠杀集中营  斯德哥尔摩患者 人口交易。先发一章试个水【后期还会再修改】

正文:

我和所有人一样,一半是同谋,一半是受害者      

                                                       ——《第二性》

       你见过被抛弃的幼崽吗。他们蜷缩在城市阴暗角落,身上是泥垢与垃圾混合的臭味,他们从不渴望明天,毕竟新的一天并不总是充满希望。它的到来对于普通人来说是碌碌无为,可对于被抛弃的孩子来说,却是随时会降临的死亡。

       不动明并不急着醒来,今天是个雨天,这说明今天的食物更难找了。他知道睁开眼睛后就要面临饥饿。饥饿总是无法停止,即使对他而言每天都一样。

       雨好像停下了,他有些认命的叹了口气。不动明睁开眼睛,看到的却不是破旧的箱子与腐败的苹果残骸,而是一个穿着白衣的少年。少年静静的看着他,眼睛是漂亮的蓝色,不动明有些局促的往身后的墙挤去,想把自己融进墙里,他怕自己身上的泥垢会弄脏少年的衣服。

        少年笑了起来,像是被他的姿态取悦到一样,明媚绽放在他的脸上,“就像是花店里那朵被精心打理的白玫瑰一样好看”不动明心里想,虽然他并没有见过白玫瑰。

       “你不用害怕”少年说道,“你想去幸福村吗?”

        不动明听说过幸福村的存在,在他刚开始流浪时有个比他大一些的孩子告诉过他。在这个世界上有一个属于流浪者的天堂,那里有吃不完的食物,有干净的水。在那里报纸只是用来看的消遣,他们能获得真正温暖的被子。后来这个孩子因为偷面包被打死了,再也没人和他提起这个美妙的存在。

        “我可以去吗?”不动明被自己发出的声音吓了一跳,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喝到干净的水了,嗓子哑的难听,他咬了咬下唇的皮屑,他紧张时就会这样。

       “当然可以,我是来拯救你的”少年微微弯下腰,直视着他的眼睛:“我会带你去那里。”少年并没有问他为什么知道幸福村,只是在话音落下后,少年身后的人便把他拎了起来。

        不动明这时候才发现少年的身后有几个穿着黑色衣服的人,他们看起来高大冷漠,这几年的流浪让不动明有了能察觉到危险的能力,他知道自己在这些人面前像只蚂蚁一样脆弱。他缩缩脖子,身体有些颤抖。

        不动明被男人拎着丢进车里,少年从另一边上车,坐到了离他稍远的地方。车子开始行驶,窗户升腾起雾气,外面的灯光晕染出暧昧的光影。车里太温暖了,不动明有些昏昏欲睡,但是他的肚子不合时宜的叫了起来,他太饿了。咕叽咕叽的声音让他有些害臊,他怕少年会嫌弃他。

        少年没有说话,只是从旁边抓了把糖丢给他,糖果散落在不动明面前,他低下身快速的把糖拢起来。不动明本来想一口气吃下去,可在他看到了少年白皙的手后,不动明决定要一颗一颗的品尝。

        他吞咽下了口水,小心翼翼的的剥开糖纸,把小巧的糖果放进嘴里。有什么东西在舌尖炸开了,甜蜜的味道冲昏了他,“我一定是遇见了神明”不动明想要哭泣,他好像回到了母亲温暖的子宫。

        这个世界有神明存在吗?不动明无法回答这个在脑海中闪过的问题。不过至少对于现在的他来说,少年就是拯救他的神明(少年是第一个给他糖吃的人)。不动明想,他会从现在开始,对“神明”甘之若饴。


写文太难了卡死我了

性爱对于不动明来说是模糊的柔软,

是冰冷枪械与飞鸟了的吻交织出的美妙旋律,

是墙壁后的隐秘。

是哨声响起后的博弈,

是荆棘咀嚼着玫瑰。

性爱就是飞鸟了的温度,

那是刻在他灵魂深处的战栗。


性爱对于不动明来说是模糊的柔软,

是冰冷枪械与飞鸟了的吻交织出的美妙旋律,

是墙壁后的隐秘。

是哨声响起后的博弈,

是荆棘咀嚼着玫瑰。

性爱就是飞鸟了的温度,

那是刻在他灵魂深处的战栗。


写文太难了卡死我了

【了明】When I wake up

        热浪卷起蝉鸣,他们是缠绕着的光影。

        飞鸟了醒来时有些恍惚,记忆定格在瞬息间的消失与长眠不醒。他没想到自己还能醒来,恍惚过后是抑制不住的恐惧,他害怕回到那个没有不动明的世界。

        “你要装睡到什么时候”熟悉的声音在飞鸟了耳边响起,他睁开眼睛,看到了熟悉的房间和放大在他眼前的“梦”——不动明在看着他。飞鸟了感觉眼睛...

        热浪卷起蝉鸣,他们是缠绕着的光影。

        飞鸟了醒来时有些恍惚,记忆定格在瞬息间的消失与长眠不醒。他没想到自己还能醒来,恍惚过后是抑制不住的恐惧,他害怕回到那个没有不动明的世界。

        “你要装睡到什么时候”熟悉的声音在飞鸟了耳边响起,他睁开眼睛,看到了熟悉的房间和放大在他眼前的“梦”——不动明在看着他。飞鸟了感觉眼睛有点酸涩,眼前这一切像是随时会熄灭的美梦,他回到了有不动明的世界。

        不动明有些摸不着头脑,自己的竹马醒来后就直直的看着他,眼眶也渐渐红了起来。他从没见过飞鸟了这个样子,倒是挺稀奇,所以他也没有急着再喊醒自己的竹马,只是看着他。

       飞鸟了眨眨眼睛,虽然他还没有明白发生了什么,可是不动明在这里就够了,这里是有不动明的世界,这里流淌的是有不动明的时间。

       他忍不住坐起身,听着明在旁边有些焦急地说着“你是傻吗,你腿受着伤起来这么快干什么?”飞鸟了抑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他抱住明说着“明,月亮上有兔子,明我接住那根接力棒了”他嘴里念叨着不动明的名字,像是着魔了一样。

        不动明这下子更懵了,自己的竹马醒来之后变得奇奇怪怪,一开始只是发呆的看着自己,现在突然抱着他说一些听不懂的话。不动明安慰着拍了拍竹马的背,虽然有些迷茫现在的情况,可是了的样子让他的心生长出奇怪的感觉,他有些想吻飞鸟了。

        不动明在安息日过后性格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准确来说他像变了一个人,现在的他总是会按照自己的意愿去做。就像他想吻飞鸟了,于是他便吻了。不过后面的发展让不动明有些意料不到,他柔弱的竹马把他按到了床上,明想结束这个奇怪的姿势和这个徒然的吻,可了像野兽一样拥吻着他。

        渐渐的,明觉得自己的肉体在和了交织着,灵魂深处的战栗让他恍惚,他喜欢这种感觉,就像是丰盛美味的晚餐。

        自己和了好像天生就要在一起一样,不动明被自己的想法肉麻到,虽然现在的情况让他不知所措,可是他心里好像充满了爱。

       飞鸟了控制不住自己,他知道对于这一刻的明来说一切都是那么奇怪,他想克制自己停下来,可是他做不到。他满脑子都是明在他怀里无神望着天空的画面,是无论如何也得不到回应的自己,从那时候起飞鸟了的心里就刻满了对不动明的爱,就让他疯下去吧......

        热浪卷起蝉鸣,鱼儿回到了水里。现在的他们,活在彼此的生命里。

(ps:今天比较仓促,本来脑子里有一百种开车方式,但是最近是风口浪尖还是忍了,等过段时间专门搞快乐!!毕竟这对不ghs,天理难容!)


我就是不喜欢甜文

了明向

3.8存档 上 ooc 上部分是感情描写下部分才是车

风头过了我再发下部分

希望喜欢谢谢大家。

    ☞看文点这里哦 
[图片]

3.8存档 上 ooc 上部分是感情描写下部分才是车

风头过了我再发下部分

希望喜欢谢谢大家。

    ☞看文点这里哦 

CA_

火车

OOC见谅!

是小清水,就想写写初恋小故事:-D


火车开的很稳,只是偶有晃动。飞鸟了盯着上铺的床板,看的无聊了,就把书拿出来读。对这书他也不大感兴趣,无非是梅菲斯特对浮士德说些胡话。读到梅菲斯特变葡萄酒那段他就不读了,把书合上,想着小睡一会儿。

飞鸟了本来只订到软卧上铺,幸运的是这个隔间没满,只有两个人,他便理所当然地睡到了下铺。另外一个是个男孩,看着与他年龄相仿。估计是参加学校活动之类,刚发车时还有一个女孩来给他送东西。两人聊天的时候了正在电脑上改论文,不免因此对同隔间的男孩有些反感。

“你在看什么书?”男孩竟向他搭话了,了不想理会,就把封面竖起来给他看。“浮……士…...

OOC见谅!

是小清水,就想写写初恋小故事:-D





火车开的很稳,只是偶有晃动。飞鸟了盯着上铺的床板,看的无聊了,就把书拿出来读。对这书他也不大感兴趣,无非是梅菲斯特对浮士德说些胡话。读到梅菲斯特变葡萄酒那段他就不读了,把书合上,想着小睡一会儿。

飞鸟了本来只订到软卧上铺,幸运的是这个隔间没满,只有两个人,他便理所当然地睡到了下铺。另外一个是个男孩,看着与他年龄相仿。估计是参加学校活动之类,刚发车时还有一个女孩来给他送东西。两人聊天的时候了正在电脑上改论文,不免因此对同隔间的男孩有些反感。

“你在看什么书?”男孩竟向他搭话了,了不想理会,就把封面竖起来给他看。“浮……士……德……”男孩一字一顿地念出书名,“我们老师跟我们讲过这个,但是我还没有读。”了哼了一声。

“我叫不动明,你呢?”

“飞鸟了。”

“飞鸟了?你不会就是那个很厉害的博士吧!”

“是的,”了坐起身,“其实也还好。”

“你看的书真多啊。”不动明去翻那本《浮士德》。

“可以先借给你看。”

“谢谢你。”不动明宝贝似的捧过书,坐下来翻阅。飞鸟了觉得自己没有刚才那么困了,他从床上下来,坐到床边:

“不动明。”

“嗯?”男孩从书里抬起头,冲他粲然一笑,“叫明就可以啦。”

“明,你……应该还在上高中吧?”

“嗯,这次出来也是参加学校的夏令营。本来不想去的,美树姐非缠着要我去。”

“美树?是刚才找你的女孩子吗?”

“是的,我暂时住在她家。对了,美树姐做了饼干给我当晚饭,你要不要尝尝?”

说着不动明便低下头在背包里翻找起来。飞鸟了发现自己的身体不知不觉地向前倾,他往回收了收。不动明从包里掏出一个金属盒,打开来,是满满一盒饼干。他坐到了身边,把饼干盒递给他。这样的过度热情倒是没有让了感到不适,他拿了一块吃。

“好吃吗?”不动明看着他。飞鸟了细细地咀嚼,咽下去之后再说:“还可以。”“就还可以吗?”“挺好吃的。”不动明笑了。

“你长得不像日本人。”

“唔,是混血,但是国籍还是日本的。”

“混血儿啊,好羡慕。”

“有什么好羡慕的。”

“混血儿都长得很漂亮,而且都很聪明。你看你不就是天才博士吗。”

飞鸟了的脸红了。明把饼干盒递过去示意他再吃点,他伸手进去抓饼干吃,不小心碰到明的手指。他立马把手缩回去,过了半天抬头看明,明的眼睛看着前方,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了又去抓饼干吃,他余光里看着明拿好了,自己再去拿。明的肤色偏黑,手指和他人一样,细长,关节的地方凹凸分明。飞鸟了猜他不大干家务,校运会的时候估计也是观众席上的一员。酥松的饼干含在嘴里慢慢化掉,了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心脏突突跳个不停。

“吃完了。”明对着空空的盒子说,“你喜欢吃吗?美树姐那边还有一点,要不要我拿过来?”

“不用了。”飞鸟了说。

明把盒子盖上,回到自己的床位。了张了张嘴想叫他再坐会儿,却没有说出口。

天已经完全黑下来了。两人先后洗漱完,明就躺在床上看了给的书。了打开电脑想接着改论文,删了几个字之后又把电脑关上了。了闭上眼睛,听火车轰隆轰隆响。

“飞鸟博士,你要睡觉了吗?”了立马睁开眼睛,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

“我……没有……还好……无所谓。”

“因为其实我有点困了,”不动明打了个哈欠,“而且快关灯了吧。”

“嗯,那……”

“这本书好难懂,”不动明的眼睛又黑又亮,飞鸟了想到鹿的眼睛,“博士,你读到哪儿了?”

“读了……一点。”

“你是不是有点累了,”不动明似乎察觉到了了的异状,“要不我们明天再聊吧。”

了点了点头。或许是累了,他的头脑昏沉沉的,血往上涌,好像呼吸不过来。

关灯的提示音响了,几秒钟后车厢内一片漆黑。关灯后飞鸟了听见不动明整理被子,躺下。黑暗混淆视听,了好像听见有脚步声,有床板咯吱咯吱声。他感觉身旁好像站了个人,怎么回事,明起床了吗?飞鸟了闭上眼睛不敢动,屏气分辨明的呼吸声,好像就在他耳边似的。他这样躺着,渐渐地有点热。他小心地掀开被子,睁了眼往四周看,没有人站在他旁边。他其实知道的,但还是叹了口气。又想到忘记叫不动明不要叫他“飞鸟博士”了,鹿的眼睛在他面前晃来晃去,思绪乱麻一样缠得他睡不着。他轻轻坐起来打开电脑,幽幽的白光照在他的脸上。他在电脑前看着窗外的天慢慢亮起来,把论文改完了。

飞鸟了把电脑关机收好,发了会儿呆。不动明伸伸懒腰起来,和了道了声早就去洗漱了。快要到站的通知在整个火车上回响。两人都收拾好,等着下车。过道上挤满了人,不动明把书还给了,笑着:“再见,飞鸟博士。”了想告诉他不用叫博士,想把书送给他。但是明倏忽间没了影,真像一只奇异的鹿。

飞鸟了抓着手上的书,封面是一个恶魔一面与博士交谈,一面要把他拉往地狱。他一晃神,把书收起来,走出隔间,走下火车。他到了车站也一直站着,看着另一拨人上车,看着火车门关上,慢吞吞地发动。火车走了,开往虚空,一遍又一遍碾过了的记忆。

吱吱怪

时间跨度很大的图… 倒数第二张动作有参考

时间跨度很大的图… 倒数第二张动作有参考

丧
歌颂绝美爱情 😭😭😭 以...

歌颂绝美爱情 😭😭😭


以前画的忘了传,害

歌颂绝美爱情 😭😭😭


以前画的忘了传,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