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争吵

1371浏览    101参与
milkGou

在我回到栗爽办公室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挺不住了,栗爽看出了我的不对,所以快步上前扶住了我,将我安置在她的工位上,又从她的抽屉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我,并对我说“姐妹,这又是什么原因让你发病。”

“爽子,那个老师是谁。”

“什么老师”

“就是那个被学生救了的老师。”

“哦,她叫艾良,后面的后面的那个工位就是她的。怎么了,你怎么对这件事那么好奇。”

“我是不是就是林梓瑞。”

“你怎么了,瞎说什么,你不叫林瑞吗。”她嬉笑着说。

可我还是捕捉到了疑点,我的大脑一片混乱。她见状安抚着我,我从包里拿出耳机,戴上后,并示意她可以去上课,她知道我需要静静 ,所以她去上课了。在她走后不久,...

在我回到栗爽办公室的那一刻,我就已经挺不住了,栗爽看出了我的不对,所以快步上前扶住了我,将我安置在她的工位上,又从她的抽屉里拿出一瓶矿泉水,递给我,并对我说“姐妹,这又是什么原因让你发病。”

“爽子,那个老师是谁。”

“什么老师”

“就是那个被学生救了的老师。”

“哦,她叫艾良,后面的后面的那个工位就是她的。怎么了,你怎么对这件事那么好奇。”

“我是不是就是林梓瑞。”

“你怎么了,瞎说什么,你不叫林瑞吗。”她嬉笑着说。

可我还是捕捉到了疑点,我的大脑一片混乱。她见状安抚着我,我从包里拿出耳机,戴上后,并示意她可以去上课,她知道我需要静静 ,所以她去上课了。在她走后不久,我就睡着了。


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栗爽在下课后立马就回到了办公室,见我在睡觉,便出去打水了。差不多2分钟左右,海乾和艾良先后进来,见我趴在栗爽的办公桌上睡觉,艾良就拿了她的毯子,搭在了我的身上。


我不知道他们说什么了,但我知道海乾吃醋了,因为在栗爽回来时,我醒了,我听见了海乾对栗爽说“栗老师,要看好自己的男朋友哦,不然容易被别人拐跑。”而栗爽看见了我身上的毛毯,就知道海乾吃醋了,于是她没有回答海乾的话,而是对艾良说“良姐,海主任连女生的醋都吃,以后是不是我们都要远离你了。”

良“别管他,他就是闲的。”

乾“什么,她是个女的。”

爽“对呀!如假包换”

这时我作状,伸了个懒腰,一脸迷茫般看着他们,并说“我是不是该再睡会儿”

爽“瑞瑞,我们在讨论你是男是女这个问题”

我“爽子,你闲的呀!这个屋里,除了这位叔叔不知道,谁不知道本公子是个女的。”

爽“谁让你在这睡着了,良姐好心,怕你着凉給你盖了条毯子,结果乾哥吃醋了。”

我“他要吃我醋的话,十几年前就开始吃了。”

良“所以林瑞,你真的是林梓瑞”

乾“良良,她怎么可能是梓瑞呢!”

我“我不是那个百合,我就是我作家林瑞,演员林瑞”

良“什么是百合,你为什么说梓瑞是百合”

我“那个叫梓瑞的一定喜欢你艾良,其他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也没有想说的,爽子我结婚那天你必须来。还有箱子里的喜糖记得給前辈们分一下,我家小孩快到了,我先去校门口等他。”说完,我收拾了我的东西,随后去了校门口,等小白。

晨雾

我的父亲

我今天和我爸吵架了。


我的父亲和别人的父亲似乎不太一样。


他没什么文化,身上惰性极强,不上进,穷,也不在乎自己生活成什么样子,一直奉行“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理念,从来不会想到我和我妈妈。而作为一个中年男人,他甚至有些不切实际的狂热无脑式爱国。


吵架的起因是谈到了这次疫情,他说“美国人都该死”,我没能控制住情绪和他大声争吵了起来,自始至终我都认为,没有人的生命应该被轻贱。


美国和我们有很大的冲突,美国政客令人厌恶,但这和人民的关系并不大。


这令我想到前两年的一件事,某个人买了一辆日本车,车子在大街上被打砸,他本人被打进了医院,重伤。


我认为狂热的爱国主义...


我今天和我爸吵架了。


我的父亲和别人的父亲似乎不太一样。


他没什么文化,身上惰性极强,不上进,穷,也不在乎自己生活成什么样子,一直奉行“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理念,从来不会想到我和我妈妈。而作为一个中年男人,他甚至有些不切实际的狂热无脑式爱国。


吵架的起因是谈到了这次疫情,他说“美国人都该死”,我没能控制住情绪和他大声争吵了起来,自始至终我都认为,没有人的生命应该被轻贱。


美国和我们有很大的冲突,美国政客令人厌恶,但这和人民的关系并不大。


这令我想到前两年的一件事,某个人买了一辆日本车,车子在大街上被打砸,他本人被打进了医院,重伤。


我认为狂热的爱国主义并不可取,真正的爱国应是尽我们的微薄之力为国家做贡献,为GDP的增长、经济的全面复苏略尽绵薄之力。


而这次吵架并不是开始,以前他就喜欢偷翻我日记,看到什么东西甚至会当做滑稽笑料到处跟别人说,拿到饭桌上大声念出来。


他永远不能体会我当时的心情。


他会经常性不敲门就进我房间,从来不在乎我的隐私权,今天吵完架我回房间,他直接把锁弄坏就进来了。


他会把我妈对我的好说成是拍我的马屁,把我妈妈尽心参与我的学校生活说成是拍老师的马屁。


我并不想多说什么,只是觉得很没有意思。


也不明白当初我妈妈为什么眼睛瞎掉嫁给了他。


他让我对男人、对婚姻都完全失去了信心。


我看着妈妈整天和他争吵,也看着他无所谓的态度和心情不好时就会出现的暴戾。


那双发红鼓起的双眼和恶狠狠抓着我的手臂曾是我挥之不去的噩梦。


而这种负面影响,也许我一生都无法摆脱。


我讨厌他。


我讨厌他。


我讨厌他。


但我不能恨他,因为他是我的父亲。


他怎么会是我的父亲。


再见也不见

争吵

你是你,

我是我。

你汪汪叫两声,

我喵喵回两声。

谁也不懂谁。


最后,

你龇牙咧嘴,

我张牙舞爪。

你毁容破相,

我遍体鳞伤。


你也不必振振有词地同我嚷嚷,

驴子发情的叫声,

都比争吵好听。


你是你,

我是我。

你汪汪叫两声,

我喵喵回两声。

谁也不懂谁。


最后,

你龇牙咧嘴,

我张牙舞爪。

你毁容破相,

我遍体鳞伤。


你也不必振振有词地同我嚷嚷,

驴子发情的叫声,

都比争吵好听。






季子妗

(争吵 )5.16

又写了一次

其实也没什么要说的,就是刚刚家长上来,给骂了一顿。

很难受。

我其实最近不是很喜欢和父母聊天,因为大部分聊的都是学习。

        然后刚刚我妈骂了我。

         因为一些原因(slq),我把被子弄脏了。然后我妈就一直骂我:“你弄得跟住猪栏一样……”反正就是一顿吧啦吧啦。然后我给骂肯定不开心,就说:“我也不想的。”然后我妈还是骂。

就心里很难受,然后她还要说,我妈其实骂人很凶,整天用老家话骂...

又写了一次

其实也没什么要说的,就是刚刚家长上来,给骂了一顿。

很难受。

我其实最近不是很喜欢和父母聊天,因为大部分聊的都是学习。

        然后刚刚我妈骂了我。

         因为一些原因(slq),我把被子弄脏了。然后我妈就一直骂我:“你弄得跟住猪栏一样……”反正就是一顿吧啦吧啦。然后我给骂肯定不开心,就说:“我也不想的。”然后我妈还是骂。

就心里很难受,然后她还要说,我妈其实骂人很凶,整天用老家话骂我婊子,翻译过来是女婊子的意思。感觉给亲妈这样子骂……然后换草席的时候她又说:“这张草席你奶奶不洗卷起来干什么啊。”我就很不能理解:“不卷起来又没地方放?”

“不会洗的啊?”

“你可以自己洗啊。”

“你这张嘴比狗还毒,你以为所有人都像你一样闲啊。”

然后平时我妈其实会拿手打我脸的,虽然不算痛,但是很难受。

她有时候就啪啪啪拍着我的脸:“你看看你自己嘞。”

我越想越受伤,然后眼泪就流出来了。

我妈看到了,也只是说:“你看看你多大了,就知道哭!我那时候,像你这个年纪早就去砍柴了!”

我……

我经常被我爸妈做对比,你看看HW,再看看对面RS姐姐,你嘞!

怎么这次才考怎么几分啊?考这么差,还读什么啊。这句话真的印象深刻,那时候我差点说出不读就不读了。

就难过,难过,难过,感觉家长就这样子吧。

聊天的时候,家长偏偏要扯到学习。

不说话的时候,家长就要你说 。

除了嗯,哦,知道了,还要说什么?

结果家长还要来句:每天都说知道了,你看看你成绩怎么还上不去。怎么努力学习就不肯呢?

这就是想吵架?

我其实自己都不觉得自己有那么差。然后我爸妈就整天说我不如那个不如这个,连第X名都没有。

就难受,哭死,就不停哭,快停下来想到又哭。

我那是候跟我妈说:“你整天这么骂你女儿婊子,猪,狗,我也很难受的。 ”

然后我妈说:“小孩子骂骂又没关系,骂你都是为你好。”

我真的不想说什么了,无法沟通。

累啊




再见也不见

风雪过后,

出现了两张青面獠牙的恶魔的脸,

一个打算吃了那些之间流露出文章的人,

一个打算佯装做那些写文章的人去杀一个无辜的猫儿。

一个叫资本,

一个叫键盘侠。

真正热爱创作的,永远不会对一个陌生而又无辜的人下手。

风雪过后,

出现了两张青面獠牙的恶魔的脸,

一个打算吃了那些之间流露出文章的人,

一个打算佯装做那些写文章的人去杀一个无辜的猫儿。

一个叫资本,

一个叫键盘侠。

真正热爱创作的,永远不会对一个陌生而又无辜的人下手。

青冥

患有希望的绝望者

后来,我跑出去了,被我婶婶追下,我当时有很多种想法,去死,或者一走了之。可我婶婶和我说,她已经经历过爷爷在他身边消失,这已经是无法挽回的后悔了,她不想重演。我有了触动,跟她回了家。

后来我爸我妈消停了,我也就回了我家,但事情没有结束,我爸我妈也一直再吵,这种绝望和恐惧真的可能没有第二个人能够体会到了吧。 

我爸要让我妈承认聊天的是谁,我妈一直不肯承认,我想,或许那天晚上确实没有聊天,再或者我妈一开始没有承认,现在承认那不就是证实了她出轨吗?我相信我妈,即使她和那个人聊天,那也或许是纯粹的聊天,毕竟这几年我爸我妈的沟通少得可怜,我妈就算和那个人聊天,也只会是心情上的一点涟漪,绝不会...

后来,我跑出去了,被我婶婶追下,我当时有很多种想法,去死,或者一走了之。可我婶婶和我说,她已经经历过爷爷在他身边消失,这已经是无法挽回的后悔了,她不想重演。我有了触动,跟她回了家。

后来我爸我妈消停了,我也就回了我家,但事情没有结束,我爸我妈也一直再吵,这种绝望和恐惧真的可能没有第二个人能够体会到了吧。 

我爸要让我妈承认聊天的是谁,我妈一直不肯承认,我想,或许那天晚上确实没有聊天,再或者我妈一开始没有承认,现在承认那不就是证实了她出轨吗?我相信我妈,即使她和那个人聊天,那也或许是纯粹的聊天,毕竟这几年我爸我妈的沟通少得可怜,我妈就算和那个人聊天,也只会是心情上的一点涟漪,绝不会是出轨。

这事也就一直拖着,他们的时而冷战时而热战,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恐惧的深渊。

水水在这

我那正在争吵的父母哦

  我爸是个小六线城市稳定有工作者


 我妈是个三流保险推销员。


他们相识后就仓促的结婚,在几平米的嘈杂街市小房里,那时候就开始吵了。


我妈说我爸对她施加精神压迫,拳打脚踢,开了麻将馆之后更为严重。天天吵架,打架,互骂。


恶俗的语言都是我爸教的。


我爸只是问我:你相信吗?


我没理由说不。


或许吧,小时候粘着妈妈的我被突然转变的父亲吸引,他开始讨好我似的,围着我转。


然鹅,自从我妈做了保险推销员,她开始变得好高骛远。做了几个大老板的单子,便开始向往纸醉金迷的生活。看了几对夫有钱夫妇的日常,便开始要求父亲也如此照做。...


  我爸是个小六线城市稳定有工作者


 我妈是个三流保险推销员。


他们相识后就仓促的结婚,在几平米的嘈杂街市小房里,那时候就开始吵了。


我妈说我爸对她施加精神压迫,拳打脚踢,开了麻将馆之后更为严重。天天吵架,打架,互骂。


恶俗的语言都是我爸教的。


我爸只是问我:你相信吗?


我没理由说不。


或许吧,小时候粘着妈妈的我被突然转变的父亲吸引,他开始讨好我似的,围着我转。


然鹅,自从我妈做了保险推销员,她开始变得好高骛远。做了几个大老板的单子,便开始向往纸醉金迷的生活。看了几对夫有钱夫妇的日常,便开始要求父亲也如此照做。


她希望父亲学车,父亲却说走路更安全,她希望父亲去外地打工赢得老板的青睐,走上人生巅峰,赢得更多的金钱,父亲却赖守在这个小城市里不肯出去。


父亲保守而固执,呆板安于现状。没有大的理想,也不想去拼死拼累。母亲说父亲与他三观不合,为此他们经常吵起来。


待到我现在经济已经成为我家最大的困难。我妈给了自己巨大的压力。她说她害怕早年父亲对他的精神压迫,还是不希望与他同在一屋檐下。


她开始找理由吵架,在短短几个月中能吵数次架。而每次的理由都深深伤害到了我。


她说我上网课影响了他休息睡眠,我将电脑搬到父亲的房间里,她又说电脑不在她房间很不方便,为此吵了起来。


她埋怨我晚上睡觉睡得晚,父亲说可是学生的生活就是如此。


她三番五次怀疑我偷玩手机,并以不实的理由大使嚷嚷。


她烦恼父亲不帮他分担,而一味的剥削。她痛恨父亲要分她的楼房,而不交给她租金。她叫嚣父亲不按他的意愿来做,从年轻时就不奋斗,现在落到如此境地,贫穷而又苦恼。她给自己了很多压力,她觉得这些都是父亲给他的。


她固然觉得父亲一成不变,而父亲又觉得母亲好高骛远,一点也不了解学生的生活,一味的埋怨。


每次当他们声音提高尖锐的程度,突破分贝仪,我那窄小的木门总是挡不住这些风雨,母亲哭诉着父亲对他的抱怨,父亲时而提高低沉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


既已离婚,为什么又不分居呢?


既已不爱,为什么又要在一起呢?


既与对方在一起已经成了利益的一部分,为什么还要互相埋怨呢?


即把对方当成倾诉桶,对对方缓解自己的压力,为什么不能安静的当个倾诉桶争而吵起来呢?


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我这个可悲而可怜,错误百出胆小怕事谎话连篇,一位只是索取,对父母抱有不敬令人生厌的孩子啊。


大概这就是命运吧。



`劳拉´

正在码的Jachary长篇大转折之争吵部分…

放心,我还没产新粮(?)只是码Jachary长篇时那个转折部分 写得我快死了(瘫)

于是我想着 不能只有我一个人难过 就顺手复制…

也算是个两个多月没发文的补偿?

(这算转折部分的预告吗…?不过之后这部分可能还要修一修。

PS:最后反正是HE——我不会让他们死的!!!


——来体验心痛吗?


Part 1:


“Zach,你能…”

“——不!”

突如其来的喊声让Jack吓得不轻。

“Zach,你告诉我…”

“这一切到底怎么了?!”Zach开始不顾一切地吼着。声音充斥着...

放心,我还没产新粮(?)只是码Jachary长篇时那个转折部分 写得我快死了(瘫)

于是我想着 不能只有我一个人难过 就顺手复制…

也算是个两个多月没发文的补偿?

(这算转折部分的预告吗…?不过之后这部分可能还要修一修。

PS:最后反正是HE——我不会让他们死的!!!

 

 

——来体验心痛吗?

 

 

Part 1:

 

“Zach,你能…”

“——不!”

突如其来的喊声让Jack吓得不轻。

“Zach,你告诉我…”

“这一切到底怎么了?!”Zach开始不顾一切地吼着。声音充斥着怒气,但同时又夹杂着颤抖。

Jack一下顿住了。他从未听过Zach的失态。

而现在,Zach在朝他失控地大吼。

“为什么我的房间会越来越冷?为什么屏障会被染成黑色?为什么它的正中会出现我所不理解的痕迹?为什么我一抬头就能看见你的名字?!”

局面超出了Jack的预料。

“Zach,你听我…”

“不!”Zach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控,甚至对此感到慌乱。但他无法控制。他只能任由情绪作乱。

“我不想听你说任何东西!因为你——根本就不了解我现在的感觉。”

Zach吸了吸鼻子。他能听到电话那头传来的微喘。

 

 

 

Part 2:

 

“Zach,我明…”

“你不明白!”愤怒重又占了上风,“你什么都不明白!你知道什么,Jack Avery?啊?你知道什么?”

Jack被他质问得无话可说。

Jack Avery?他什么时候这样叫过自己,还是以这种口气?

“说话啊,你都知道什么?!”

Zach没有得到答案。

 

 

 

Part 3:

 

“不要说这个字!”

(省略部分)

我就要去死,就要出去——”

“Zach!”

“我就要去死!!”

时间在那一刻仿佛放慢了。空气似乎也停止了流动。

(省略部分)

“Zach,我——”

“闭嘴!你别管我!”

“Zach!”

“你别管我!!”“

 

 

 

 

哎。感谢你能看到这里。我保证有的部分 别取关我——

Si逸

我不是从前那个少年,开始有一丝丝改变

#这是一个关于床垫的悲伤故事

#也是我第一次因为一件小事和我爸发生争吵

#就在今天——2020.4.18


不说是争吵

不说是叛逆

不说是成长

说只是一个改变


因为一场雨

在复学的前夕

拿着粘性不好的胶带纸

被你念叨着不会干活

给床垫粘上最后的塑料纸后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是不是觉得麻烦”

“我不想带床垫”

你说下剪刀和胶带

跑到窗口点了一支烟

“你是不是懒得搬七楼?”

“放了床垫……护栏几乎就没有了……怕摔”

“总是不听我的话,是觉得自己长大了翅膀硬了吗”

你从幼儿园怕摔没学成的轮滑

说到中考不听你的话才到了今天

我一言不发没有回嘴

可...

#这是一个关于床垫的悲伤故事

#也是我第一次因为一件小事和我爸发生争吵

#就在今天——2020.4.18


不说是争吵

不说是叛逆

不说是成长

说只是一个改变


因为一场雨

在复学的前夕

拿着粘性不好的胶带纸

被你念叨着不会干活

给床垫粘上最后的塑料纸后

我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你是不是觉得麻烦”

“我不想带床垫”

你说下剪刀和胶带

跑到窗口点了一支烟

“你是不是懒得搬七楼?”

“放了床垫……护栏几乎就没有了……怕摔”

“总是不听我的话,是觉得自己长大了翅膀硬了吗”

你从幼儿园怕摔没学成的轮滑

说到中考不听你的话才到了今天

我一言不发没有回嘴

可还是吵得好凶

心冷了

要是没有这场雨就好了


我总是听你们说

我们对你很开明

我没有什么补习班兴趣班

你们也从来不一味在乎成绩

可这就是你给的自由开明么

“你没有睡过硬板床,你不知道……你爸爸他也是为你好”

“可我不想带”

“那我就把它扔了,明天就扔”

“再留一留吧,要是睡得不舒服还可以带。给女儿个尝试的机会吧”

“你觉得中考高考她有尝试的机会吗?考的不好可以再来一次吗?她就是叛逆!就是要让她没有退路才做的好”

“你有能力就自己做主;要是想让家长帮忙,就不要烦来烦去”

……

“……你大啦,你要自己做主了”

“嗯……”


我不是叛逆

我也不想争吵

我只是想简简单单的发表意见

在那些小事上是真的希望你们可以听一听

突然理解

“从前你逼我喝凉茶,到今后你可能逼我喝豆汁是一件大事”

我没想到这一件简简单单的事的背后

倾注了那么多的爱

那么多的希望

最终我还是准备睡了硬板床

可我是那么的悲伤

混着丝丝的喜悦

我想这就是成长吧


这只是一个改变

没有人知道他的结果是怎样的

希望

不需要任何人再把我逼上绝路

也能把事做得完美

通过自己的努力

去读心仪的专业

拥有自己的选择权

我不是从前那个少年

要开始一次次改变


明天,你好




NICK LEE

不自然的哼唱

    一个人平时很少哼唱,但在某种压力下莫名开始哼唱,说明心中有压力,哼唱就是释放压抑的一种方式~

    当你化解他心中的压力,他的哼唱就停止了~


【blog 时间 2012-08-21 10:35:49】

    一个人平时很少哼唱,但在某种压力下莫名开始哼唱,说明心中有压力,哼唱就是释放压抑的一种方式~

    当你化解他心中的压力,他的哼唱就停止了~


【blog 时间 2012-08-21 10:35:49】

畢菸嵐KK

人间失落

此世界观为虚构,每一个故事都有可能有单独的世界观。

每一个故事都是我的心血。

每一个故事都是我和朋友仔细讨论的结果。

有以下两位:

念兮(她没有LOFTER,我就不@了。)

农棂@农棂 

以及可爱的我

我承认我写的不是特别好,且漏洞百出,且词不达意。

我有认认真真的构思,一字一句地敲到文档当中。

我是真的写不好,但我真的想写好。

每一个案子都体会了社会热点。

每一个人身上都有我的缩影。

每一句话都是我想说的。

每一次都出自真心。

真的每一次。

每一篇文我都用了很长时间去构思,没有人求着你们看,如果你们喜欢,可以在私信找我聊一聊,看完这篇文的感受。

有的...

此世界观为虚构,每一个故事都有可能有单独的世界观。

每一个故事都是我的心血。

每一个故事都是我和朋友仔细讨论的结果。

有以下两位:

念兮(她没有LOFTER,我就不@了。)

农棂@农棂 

以及可爱的我

我承认我写的不是特别好,且漏洞百出,且词不达意。

我有认认真真的构思,一字一句地敲到文档当中。

我是真的写不好,但我真的想写好。

每一个案子都体会了社会热点。

每一个人身上都有我的缩影。

每一句话都是我想说的。

每一次都出自真心。

真的每一次。

每一篇文我都用了很长时间去构思,没有人求着你们看,如果你们喜欢,可以在私信找我聊一聊,看完这篇文的感受。

有的文可能有灵感来源,可能来源于新闻,电影,电视剧,各个方面都有可能,也有可能借用了别人的文的某一个题目,在这里就先道个歉,对不起。

如果有的人冒犯了,那你就不要看,谢谢。


mysterious-people

特殊时期中的生活小事

今天我和妈妈又因为洗手用不用洗手液争吵起来。起因是妈妈外出回家洗手的时候没有用洗手液,我提醒了她,她就开始生气了。她觉得我太事儿,过度紧张。因为她觉得下班回家已经用洗手液洗过一次手,刚刚只是出去了十几分钟,下楼拿个东西而已,回来用清水洗手就足够了。我却认为在新冠病毒如此猖狂,传染性这么强的特殊时期,外出过程中双手仍然可能接触到很多病毒和细菌,洗手液才能清除病毒。她没有用洗手液洗手,我觉得很着急和担心,因为我希望她能远离病毒,保持健康。我的原意是为她好,却不想导致她伤心和生气。也许我该好好和她沟通,了解她生气背后的原因和需求。

今天我和妈妈又因为洗手用不用洗手液争吵起来。起因是妈妈外出回家洗手的时候没有用洗手液,我提醒了她,她就开始生气了。她觉得我太事儿,过度紧张。因为她觉得下班回家已经用洗手液洗过一次手,刚刚只是出去了十几分钟,下楼拿个东西而已,回来用清水洗手就足够了。我却认为在新冠病毒如此猖狂,传染性这么强的特殊时期,外出过程中双手仍然可能接触到很多病毒和细菌,洗手液才能清除病毒。她没有用洗手液洗手,我觉得很着急和担心,因为我希望她能远离病毒,保持健康。我的原意是为她好,却不想导致她伤心和生气。也许我该好好和她沟通,了解她生气背后的原因和需求。

奈亚拉托提普

家庭

人类的情感碰撞,发酵,最后不约而同的腾升出怒火,然后又由静默将它平息,任时间掩盖它燃烧过的痕迹。

但在未来的一天,又会有人撕开层层灰烬,在旧的痕迹上在燃起新的,更为猛烈的大火。

人类的情感碰撞,发酵,最后不约而同的腾升出怒火,然后又由静默将它平息,任时间掩盖它燃烧过的痕迹。

但在未来的一天,又会有人撕开层层灰烬,在旧的痕迹上在燃起新的,更为猛烈的大火。

冬樱巡安

闭嘴

闭上你们的嘴吧!

从我的伊甸园里面滚出去!

你们这些肮脏的鼠辈!


停下!停下!

不要再糟蹋我的果实了!

你们这些恶毒的鼠辈!


离开!离开!

不要把我的园子染的漆黑!

你们这些卑劣的鼠辈!


闭嘴!闭嘴!

不要再把我同化!

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

闭上你们的嘴吧!

从我的伊甸园里面滚出去!

你们这些肮脏的鼠辈!


停下!停下!

不要再糟蹋我的果实了!

你们这些恶毒的鼠辈!


离开!离开!

不要把我的园子染的漆黑!

你们这些卑劣的鼠辈!


闭嘴!闭嘴!

不要再把我同化!

你们这些该死的东西!

华夏二区正式玩家戬维

愤怒是委屈

据理力争未果

像不断听到短促震动声的烦躁。


心疼是酸涩

舌尖上的疼痛

像卡在喉咙里的鱼刺划出一条长长的伤口的。

愤怒是委屈

据理力争未果

像不断听到短促震动声的烦躁。


心疼是酸涩

舌尖上的疼痛

像卡在喉咙里的鱼刺划出一条长长的伤口的。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