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二三郎

84633浏览    693参与
Loan

抱歉占tag

问问妈咪们有什么二三郎👗可以进吗,孩子入坑不久🙏🏻🙏🏻应该会产粮,但经常潜水。麻烦妈咪们了!!

问问妈咪们有什么二三郎👗可以进吗,孩子入坑不久🙏🏻🙏🏻应该会产粮,但经常潜水。麻烦妈咪们了!!

ShiinaLuna

【二三郎】这是个偶像乱入的拉普世界(中)

#书接上回,合集里有(上),这几篇都是催麦side(之后可能会写i7side)


#是声优梗,『梦野幻太郎』=九条天,『饴村乱数』=二阶堂大和,『山田一郎』=狗丸透真


#这篇中陆陆依然只出现在大家的聊天内容里(你废话好多)再来篇下就结束


  


  (一)


  “二阶堂……”


  “九条……”


  他俩故意压低声音交流。


  “你有没有觉得里面这个……”『梦野幻太郎』有些难以置信。


  『饴村乱数』感到了迷茫:“这两个孩子的大哥……不会是……ŹOOĻ的那位leader吧?”


  “……嘶。”『梦野幻太郎』没应他,但看神情估计就是默认了。...

#书接上回,合集里有(上),这几篇都是催麦side(之后可能会写i7side)


#是声优梗,『梦野幻太郎』=九条天,『饴村乱数』=二阶堂大和,『山田一郎』=狗丸透真


#这篇中陆陆依然只出现在大家的聊天内容里(你废话好多)再来篇下就结束


  


  (一)


  “二阶堂……”


  “九条……”


  他俩故意压低声音交流。


  “你有没有觉得里面这个……”『梦野幻太郎』有些难以置信。


  『饴村乱数』感到了迷茫:“这两个孩子的大哥……不会是……ŹOOĻ的那位leader吧?”


  “……嘶。”『梦野幻太郎』没应他,但看神情估计就是默认了。


  两人跟着山田二郎一同进入了万事屋,分别落座于会客室的沙发的左右两侧。山田二郎去拿了点茶叶,准备泡给来访的两位委托人。与此相对应的是,对面正和三郎聊些什么的『山田一郎』面前摆着一瓶经典款可口可乐——一看就知道是弟弟们专门给一郎买的。


  


  (二)


  “可惜了,现在在这里的是狗丸透真。”『梦野幻太郎』看着可乐,面无表情地吐槽了一句。


  “嘛……不过哥哥我果然比起茶叶,还是更想喝菠萝啤酒啊。”『饴村乱数』有几分懒散地靠在沙发上,挑了挑眉。


  下一秒,『山田一郎』相当讶异地看向他俩,停顿了几秒,才缓缓开口:“TRIGGER的九条天……和陆在的团体的队长。”


  是陈述句。三郎想。可我真的好困。


  『梦野幻太郎』皱了皱眉:“你跟陆……七濑桑很熟?”


  居然都被夺舍了……?二郎还有些没反应过来。他的身体比大脑更早下达了指令,自然地坐在了三郎身边,然后把三郎一把揽过来,让他靠在自己肩上。


  “既然如此,接下来就由我来完成梦野和饴村的委托吧,即便你们不是真正的‘梦野’和‘饴村’……”


  “至于大哥,嗯……没有正式委托的话只能麻烦先坐在一边了真的抱歉了……对了,三郎你要和我待着还是自己回房间再睡会?”说到最后一句话时,二郎从和对面两人对视变成了凑近三郎说话,像是情人间的呢喃。


  三郎还是有些迷迷瞪瞪的:“嗯……?笨蛋二郎……在说什么啊,没有我你肯定不行的吧,我当然要看着你防止你败坏一哥名声……真是的二郎的肩膀好硬,靠着一点也不舒服……”三郎声音逐渐弱了下去,仿佛他此刻不是在和周公下棋,而是在和周公抢棋盘。


  “是是是,我没了天才三郎可不行,明明是我这个笨蛋在依赖天才三郎。”二郎颇为无奈,自家弟弟兼恋人嘴硬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明明直说想和自己待在一起就行了。他满含歉意地对着『梦野幻太郎』和『饴村乱数』笑笑,“……让各位看到这副样子真是见笑了。”


  『山田一郎』:有弟弟真是……不过但愿另一个我看见这个场景不会疯掉……


  『梦野幻太郎』:只是这种程度就难以接受了?我以前还……(意识到不对立刻住嘴)


  『饴村乱数』:啊对对对确实没什么大不了的,说起来之前陆陆还给我们讲了他的哥哥以前总会在他难受时用肚子给他当枕头来着,对吧九条?


  『梦野幻太郎』:……我不知道。(生硬)


  『山田一郎』:果然还是很羡慕陆的哥哥啊……拥有一个天使般的弟弟。(情不自禁)


  『饴村乱数』:阿陆确实是天使……所以我团一直以来的宗旨都是往死里宠自家center呢。(笑)


  『梦野幻太郎』:很难不同意。


  山田二郎:“虽然不知道三位在聊天时关于这位‘陆’先生达成了什么共识,不过论可爱三郎偶尔也不会输的。”


  该说不愧是哥哥们吗……?不过偶尔是什么意思嘛笨蛋二郎,还不是为了让一哥,让大家觉得我长大了……三郎一边在心里翻了个白眼,一边又在默默脸红。


  


  (三)


  “诶,居然是偶像吗?!大哥和梦野,说实话蛮难想象大家在舞台上一起开心地载歌载舞的……不过饴村我倒是不意外啦,毕竟大家都早就听闻涩谷一番手的lyric是‘大家的偶像饴村乱数酱’来着。”


  听到最后一句话,二阶堂大和的眼皮子狠狠地跳了跳,他痛苦地用双手捂脸:“哥哥我平时倒也不至于是这个画风……”


  再看一旁的狗丸透真和九条天,一个笑得前仰后合,另一个虽说试图尽力维持“现代天使”人设,但也有些绷不住了。


  “二阶堂大和的敬业精神惟在这方面如此突出——当了设计师还不忘宣传偶像事业。”九条天笑完,还不忘点评。


  “好啦好啦,讲完‘夺舍’的实际情况后,让我们一起找找根源?说不定这样就能找到解决方法从而完成任务呢。”狗丸挠挠头,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有道理诶!”二郎眼神一亮,“让我想想……”


  “唔……首先,问题一:在来到我们这个世界之前,你们都干了什么?”二郎看着他们,问道。

C P 洁 癖

这边没有淡圈只是稿太多没空画

  等有生之年清完稿我一定产很多甜甜卡瓦的粮😭(虽然很菜就是了

  等有生之年清完稿我一定产很多甜甜卡瓦的粮😭(虽然很菜就是了

山田鸭鸭
拜托三次的朋友画的!

拜托三次的朋友画的!

拜托三次的朋友画的!

彻澈澈澈澈
画了(画了) 七夕快乐,几楼撒...

画了(画了)

七夕快乐,几楼撒布99!!


喜欢可爱xql

画了(画了)

七夕快乐,几楼撒布99!!


喜欢可爱xql

池袋骨科医生西撒。

#じろさぶ# 💝 #七夕じろさぶ24h#+2h


01:00

上一棒:今天吃啥好捏

#じろさぶ# 💝 #七夕じろさぶ24h#+2h


01:00

上一棒:今天吃啥好捏

今天吃啥好捏
#七夕じろさぶ24h# +1h...

#七夕じろさぶ24h# +1h

0:00

花开无尽夏,雨落有晴天

上一棒: @逆流Ryuu 

下一棒: @池袋骨科医生西撒。 

#七夕じろさぶ24h# +1h

0:00

花开无尽夏,雨落有晴天

上一棒: @逆流Ryuu 

下一棒: @池袋骨科医生西撒。 

逆流Ryuu

#じろさぶ# 🌟 #七夕じろさぶ24h#

23:00

願い

上一棒:@山田鸭鸭 

下一棒:@今天吃啥好捏 

#じろさぶ# 🌟 #七夕じろさぶ24h#

23:00

願い

上一棒:@山田鸭鸭 

下一棒:@今天吃啥好捏 

C P 洁 癖
  二三郎七夕快乐评论区快把9...

  二三郎七夕快乐评论区快把99打公屏上

  二三郎七夕快乐评论区快把99打公屏上

山田鸭鸭

【じろさぶ】过去

[图片]

#じろさぶ#②③#七夕じろさぶ24h#

22:00


上一棒: @阿里里 

下一棒: @逆流Ryuu 

②③


#じろさぶ#②③#七夕じろさぶ24h#

22:00


上一棒: @阿里里 

下一棒: @逆流Ryuu 

②③

阿里里

情书

 #じろさぶ# 🌟 #七夕じろさぶ24h#

21:00


上一棒:@池袋情书送给谁

下一棒:@山田鸭鸭

  

  

  

  

  


食用BGM:Small Happiness/A Winter Story———麗美


“可我以为我喜欢你,与你无关,与全世界无关。”


喂:


我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自己不太适合说出这样严肃的话来,回忆起十四岁的时候我老和你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嘴,类似于我在你的咖喱上加多了辣椒,再类似于我借了你的dvd只迟了两天还你,再再类似于我只是说“世界上怎么会有低能考出15...

 #じろさぶ# 🌟 #七夕じろさぶ24h#

21:00


上一棒:@池袋情书送给谁

下一棒:@山田鸭鸭

  

  

  

  

  


食用BGM:Small Happiness/A Winter Story———麗美


“可我以为我喜欢你,与你无关,与全世界无关。”





喂:


我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自己不太适合说出这样严肃的话来,回忆起十四岁的时候我老和你因为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吵嘴,类似于我在你的咖喱上加多了辣椒,再类似于我借了你的dvd只迟了两天还你,再再类似于我只是说“世界上怎么会有低能考出15分的卷子”你就大发雷霆和我吵个没完,而如今要我像对待一个许久不见的老友一样提笔写下“展信安好,见字如晤”这类正儿八经的话来,你这数学只考15分的低能怕是也看不懂的吧。我一想到当你读起信来,脸上浮现出你解题时愁眉苦脸的样子就自打没趣。


啧,只是起了个头而已,我竟然开始一点也不期待你的回信,这可都是你的错。







我这里很冷,每天都在下雪,窗外白茫茫一片,是哪里来着,不记得了,只记得地名很长,只比你那部最喜欢的带了一堆奇怪符号的轻小说标题要短一点点。日本那里呢?天气会很热吗?还是很冷呢?你还有踢足球吧,有没有再干满身大汗的踢完球回来不换衣服吹空调结果发了三天烧这样的蠢事呢?不要自作多情,我可没有担心你,只是想让你儿子不要像你一样,变成世界上第二个山田二郎,独一无二的低能只要有一个就足够了———你知道我是在嫌多的意思。


上个星期我去了医院,医生说我忘记的事情越来越多了,都是像没有给壁炉添柴,睡觉前没关窗户,去超市忘了给钱这样的小事。我骗自己是因为年纪大了,可是我分明每日每夜都能见到很久以前的事,久到现在把这些事一个字一个字的拼凑起来,读起来都令人觉得陌生。真是奇怪,明明是在昨天还清晰可见的回忆,第二天醒来便只会在脑海里捕捉到一点画面的影子,比如你到底是在哪个公园给我买了鲷鱼烧,你到底是在哪个森林给我捉的独角仙,如同卡带的收音机,播了上段没下段,就好像是我的大脑要在我彻底把从前的事注销的一干二净前拼命抢救那么一点残存的碎片回来一样。

或许这就是我想给你写信的原因。

我也不知道。




哦,说起来,那天也是一个下雪的天气,算是你人生中最重要的一天,你这低能再蠢应该也忘不掉的吧。

即使已经过去了好几年,可每当我想起你第一次穿西装紧张的把领结揉的乱七八糟,想起你在大庭广众之下结巴到忘记“我愿意”的英文是怎么说时,我就会没忍住夸张的大笑起来,就像当时,忙着起哄喝彩的人群突然安静下来,目光齐刷刷从幸福的新人身上转移,聚焦在放声大笑的我身上,可我似乎控制不住,眼泪被我不停挤到眼角。后来的事记不太清,只记得当时你西装革履的从宣誓台上跳下来到我面前,表情紧张到像是一个要夺婚的新郎。

你问我,你为什么笑。

我擦干眼泪说,喜极而泣,笨蛋。你的表情变得很像千层饼,复杂,喜悦,悲伤,疑惑,好几种情绪层层交叠在一起,难看死了。我想你一定是不知道这个成语是什么意思,当然了,如果你知道,我也不必费劲苦心用这种如此拙劣的理由来狡辩了(不过骗你好像也不需要费尽苦心)。



好冷,我又忘记给壁炉添柴了。

有那么一点写不下去了。







医生告诉我,让我多写点字,能记一点是一点,我问他写什么,他说写点你认识的人,可是认识的人又是什么,一周给我送三次牛奶的小哥,星期四才会上班的爱偷懒的收银员,还是门口偶然嬉笑着跑过的孩童?我还想问他,可他已经不耐烦的打电话问下一个病人。于是,我在闲着无聊的时候会写你的名字,山田二郎,山田二郎,我想着想着,一不小心就会加上一笔,变成我的名字,我恍然大悟,原来两个人坦诚的挨在一起,是不用坐上去往东京的飞机飞上几十个小时就可以做到的事情。欣喜之余,又为之前纠结到底要考哪个高中的自己惋惜,要是早知道这样,我或许就不用挨你那一顿骂了呢?


想的起来吗?就是我初中快毕业,你快升上高三的时候啊。毕业考试的前一天,我睡不着,你就带我到天台看星星,我指着漆黑一片的天空对你说,低能,你知道吗,那颗最大的是天狼星,最亮的是织女星,那颗最小最暗的是谷神星,是太阳系里存在感最低的星球。我又趁机嘲讽你,低能,你以后会是谷神星吗?成为最弱最没有存在感的人。可你难得的没有接我的茬,你只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说,可是就算这样它也在闪闪发光啊,就算没什么存在感,可以照亮那么一点黑夜的话怎么样都行吧。

我彻底无语了,这是我第一次接不上你的话,可即使是那样我也只是强撑面子骂了你是无知的笨蛋。过了许多年我去北极找书上说的宏伟的北斗七星,站在于他人眼中无比璀璨的满天星群下,我却只觉得眼前是千篇一律的眼花缭乱时,我才或多或少蛮不情愿的承认,如果你说的是对的呢?


结果那个夜晚我还是没有睡着,我反复的想织女星,牵牛星,反复的想你牵我时总是温热到出汗的手心,你吻我时那双不敢睁开看我的眼睛,反复的想那些曾经被我抛弃,又不甘沉淀在繁琐岁月中的往事。一直想到我把第一志愿改成你所在的高中,一直到最后,你揪着我的领子质问我为什么要私自做出这样的决定的时候,我也没能思索出个因为所以出来。


嘛,反正我就是这样一个不可爱的小孩。


不过即使是在那之后和你吵了整整一夜,又冷战了三个星期零5天17个小时,我也没有轻易后悔,一哥告诉我男人最重要的就是坚信自己选择的道路。我想我应该是做到了,不然当年你送我上飞机的时候我也不会毅然决然的拉着行李往前走,不管是不是真的很想知道你到底在我身后说了什么,我都没有回过一次头。


其实我大概是知道的,你到底说了什么,只不过有的事情藏在心里比说出来要更好,更何况我们都心知肚明。




好吧,该说不愧是低能吗,即使是隔着几千公里,即使过了几十年,你这个让我无缘无故就冒火的毛病果然不会丢,一是因为现在因为这封信而回忆起来的事物让我真的很想要把那些昂贵的防止记忆衰退的药费全部退回去,二是因为我写到这里才意识到自己本来花了半辈子拼命想忘掉的东西竟然依旧一个不落的留在我的脑子里,比如我竟然还记得下了飞机之后是凌晨四点接到你的电话,我竟然还记得我接通了电话之后我听到的只是刺耳的电流音,我竟然还记得沉默了半晌的我因为太惧怕尴尬,稀罕的拉下面子说“不愧是低能,连我们之间隔着四个小时的时差都忘了吗?”。


虽然回复我的只是永无止尽的忙音而已。



其实我是知道的,我知道那通电话并不是像你说的那样因为信号不好才结束通话的,真想告诉你不必这么急急忙忙的隔天就打电话过来解释,不过如果提早知道那是我们往后为数不多能用三根手指数的来的通话记录的话,我会再多舍得一点话费也说不定呢。



在那之后我就试图让自己忙起来,有尝试去接触社交,不过没多久就放弃了,因为遇到的人要不就戴着面具,要不就两面三刀,我在那之后居然忍不住想,或许这个世界就是因为有像你这样彻头彻尾的单纯的笨蛋才能变得弥足珍贵也说不定呢。


那个时候无缘无故就会想到你的我,和写了这么多关于你的事的我一样,脑子一定是被风吹坏了吧。




我无聊的时候呢,就喜欢坐在院子里的大榕树下,拿一本书捧着,运气好的时候一上午能看完一个章节,有的时候一上午动不了一页,护工小姐问我为什么这么冷的天气要在外面发呆,我答不上来,只说看着外面追逐打闹的孩子,总能不知不觉回忆起一些无关紧要的片段在我眼前一闪而过,可要仔细回想起来抓不到画面的一个影子。她说是吗?又笑了笑说,会不会是您曾经最最珍贵的宝物,只是因为在心底埋藏的太深了,找的时候才会稍稍费一点时间呢?


我深思熟虑,觉得她说的话不无道理。青年的时候经常被你拎出来抱怨我小时候是多么像牛皮糖一样粘你的那些事情,其实我并没有全都不记得,我还想的起来六岁时,因为考了满分被偷了试卷的事情,你拉着急的要哭的说带我拿回来,我还记得卷子右上角被划烂的“100点”和你头上鲜红的血一样刺眼。我被吓得眼泪鼻涕糊一脸差点尿裤子,不敢吭声也动弹不得,只能像个胆小鬼一样眼睁睁看你被拳脚伺候,可就算这样你还是拼命的护住我了。我又突然感慨,人可真是由矛盾产生的,那个时候满身血痕的张开双臂挡在我面前,无论拳头还是棍棒都死不撒手的你,明明就是一个连接吻都不敢睁眼的胆小鬼而已嘛。




我有的时候做梦,梦到我们小时候去的荒川河,我沿着河边一直朝着夕阳的方向跑,河水盛着鲜红的朝霞从我的耳边哗啦啦流走,回忆从我眼中走马灯一样一幕幕闪过,森林里我给你抓的萤火虫,山丘上我拉着你的手一起看的烟花,盛夏里你从我手中抢过的还冒着水汽的可乐罐。实在太快了,我祈求,慢一点,慢一点,即使让我再看一秒也好啊。可是它们顺着河流逆流而下,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其实我有一件事要向你坦白,我撒谎了,说我从来不会后悔是假的,说机场没有回过头也是假的,曾经在书里看到过,人生就是一个不断后悔的过程,我又何尝不是在不停的后悔,要是当时挨打的人是我就好了,要是不是你的弟弟就好了,要是我不叫“山田三郎”就好了,要是我是个正常人就好了。在15岁时脸红着磕磕巴巴的告白,在17岁时别扭又生疏的亲吻,在20岁我任性妄为的远走高飞,这些念头无时无刻不充斥在我脑海中与你有关的每个角落。

我不停的,不停的对自己发问,到底是哪里出错了呢?你是我的哥哥这件事错了吗,还是我身为你的弟弟这件事错了吗,是我喜欢你这件事错了吗,还是这个世俗所追求得平凡的幸福错了吗?


但谁对谁错又有什么用呢?要是这个世界真的能像解奥数题那样简单的话,或许我还是会选择留在池袋安享晚年,留在日本看虽然不起眼但依旧发光发亮的谷神星。可一百公里又怎么样,一千公里又怎么样。无论我今后会在什么地方想起你,西伯利亚零零散散的日落前,阿拉斯加延绵不断的北极光下,我依然会起忆这段波澜不惊的平生,我会记住曾经在池袋里跑过的每一条街道,被风吹到脚下的每一片落叶,我会永远在不经意的某一刻想起你傻里傻气的笑脸,你混合着草腥味儿和汗水味儿的球衣,你在无数个模糊的时刻里面红耳赤着说出的“喜欢”。


即使这样,就算不写这封信,我会不会就已经很满足了呢?






我左思右想,还是觉得自己不太适合说出这样严肃的话来。


                                  














一些无关紧要的写后感:

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写书信体了…好难好难…想象用三郎的口气写真的好难好难…因为从小写信无论给家人朋友都是想哪里写哪里所以擅自对书信体的理解就是通篇下来“情感表达要大于剧情和逻辑”。好吧不编了我就是没写大纲写一半崩溃了摆烂的屑(你)

人物性格太难拿捏了,写成了做作文学真的很抱歉。总之虽然写的很烂,但是能参加活动真的很开心!

(然后就是结尾为啥和开头那句话一样而且没有署名是因为信没被寄出去)




冬野崎由奈_kiyuna

【二三郎】undo

#じろさぶ# 💙💛 #七夕じろさぶ24h#

19:00


大家七夕快乐!!依旧是我流神明趴二三()

这次试着写了点奇怪的双箭头(你)大家可以配合Hitorie演唱同名音乐一起食用!


上一棒:@原点射线 

下一棒:@池袋情书送给谁 


summary:山田二郎做了个梦,关于山田三郎的梦。


“花就是那么开着的。”山田三郎说。

“它乐意长哪儿去就长哪儿去。不长或不开花,不蔓出枝条也是它的心思。我至多只能给它一个生长的机会。”

他手中不停,散下一点点青绿色的光芒。

“它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可不是我想它就乖乖的跟着走了。”...

#じろさぶ# 💙💛 #七夕じろさぶ24h#

19:00


大家七夕快乐!!依旧是我流神明趴二三()

这次试着写了点奇怪的双箭头(你)大家可以配合Hitorie演唱同名音乐一起食用!


上一棒:@原点射线 

下一棒:@池袋情书送给谁 



summary:山田二郎做了个梦,关于山田三郎的梦。



“花就是那么开着的。”山田三郎说。

“它乐意长哪儿去就长哪儿去。不长或不开花,不蔓出枝条也是它的心思。我至多只能给它一个生长的机会。”

他手中不停,散下一点点青绿色的光芒。

“它们都有自己的想法,可不是我想它就乖乖的跟着走了。”他像是没有看到站在他面前的山田二郎一样,自顾自的又走去其它荒芜的土地,撒出像星点一般的光。

那星点的光深入土壤,又有一株小小的苗从光点消失处伸出叶片,慢慢的长的高大——要是一整片荒原都种上它们,山田二郎的膝盖会被草叶埋住。

二郎也只是默不作声的看着,随着三郎手中点点光芒的洒落,荒芜的平原很快就变成了一片青葱的原野。绿意蔓延至天际线,一眼望不到原野的尽头。

二郎望着那片原野,合上了眼睛。

1,2,3。二郎在心中默默数着,然后睁开眼睛。


此时的三郎站在岸边,双眼望向那条长长的河流,那条河闪着粼粼波光,仔细看看还能从其中望见时间的片段和星的光芒。

人们常说“时间流逝如流水”,则那以人们幻想与故事中的河流便会成为这条时间之河。它运载着太阳与月亮,星与孩子们的梦境。流向这世界的遥远天际。

“时间之河,每个四季神都在季节结束后从分支走回源头。”三郎蹲下身,将手深入河水中。那水轻柔的拂过他的手,又奔流向远方,不再回头。

“时间是公平的,也是不公平的,”三郎叹了口气,“或许这才是世界的真相。”那闪着光的河流在他的手上留下星星点点的水珠,它们汇聚在三郎的指尖,被风吹拂过后,又没入绿地之中。

山田二郎回头看向另一方,那伴着星星与银河的月亮在慢慢的把天幕染成黑色。少年略显瘦弱的身体被夜色侵蚀,渐渐消失在看不见的远方。


忽然换了个天地般,山田二郎此时正身处在一处由花朵铺满地面的房间之中。

大理石做了这处房中的柱子,由白桦木做的柜子顶端已经碰到了天花板。陈旧泛黄的书本们在书柜中安眠。等待下一个寻求知识的人来将它们从沉眠中唤醒。

如果是三郎的话,二郎想,他穿行在书与花的海洋中,他应该会去选一本厚厚的,自己完全看不懂的陈书。然后在一处清净的地方慢慢的消耗一个下午。

他喜欢三郎读书时的样子,小少年未脱去稚气的脸颊软乎乎的,像是果子的糯米皮一样,但这糯米皮下是流动而鲜活的生命。三郎在看书的时候是不会施舍给其他地方任何一个眼神的。那种认真的劲头让人看了就心中开心,而不会为他难过。三郎喜欢知识,他知道的。

那个看不到他的三郎正坐在一处书案前,手里是一本厚厚的辞典。三郎的眼睛——尤其是群青色的那一个,像是深邃的湖,倒映出书影,又沉进那湖中。

“Dites-moi, s’il vous plaît, pourquoi je l’aime。

Est-ce l’amour réel? Ou des sentiments sentiments?

Si le vent m’emporte,S’il vous plaît aussi ne pas prendre mon amour

Même si c’est un péché, je suis prêt à le supporter”

三郎口中在念着自己未曾听过的语言。这让二郎起了兴趣,想要学着他讲话的语调,却在学会前先让舌头打了个结。

山田二郎苦恼地挠了挠头,随意的揪起一朵花数了起来。

“一,二,三。”


“un,deux,trois。”

在意识到前口中无意吐出三个似曾相识的音节,山田二郎一愣,开始从记忆中寻找它们的含义。最后只记得不记得哪个时刻三郎抱着厚厚的书籍坐在不知名的某个地方对着他念叨。

“都跟你说了这三个单词的意思快十多遍了吧……”无奈中有些恼怒的,属于三郎的声音响起。简短的音节,三郎翻着书的手指,随着音节而动作的唇。

“一,二,三。”

“un,deux,trois。”

“意思是,一,二,三。”


那种略微酸胀着,舞动着的情绪,在一瞬之间爆发而出,转化为喜悦和泪水,山田二郎跌入了梦境的深渊。

他努力回过头去,像是想要告诉三郎什么。可那记忆如同流水般倒退,三郎的身影开始离他越来越远。二郎努力向前跑,可总是追不上,他终于是支撑不住。即使是神明,身体却无法像大力士一般。

图书馆开始崩塌,石头与陈旧的书本化为梦境中的齑粉。那个一直看不到他的三郎此时回过头来,伸出手来想要拉住他,口中发出的声音被崩裂的声音埋没。

光亮被黑暗吞噬殆尽,再怎么挣扎也不会有希望降临,他就这么坠入深渊,陷入记忆的终点。

“二郎同学?”


“哇!?”二郎被身后突然袭来的声音吓的猝不及防,定睛一看文运神梦野幻太郎正笑吟吟的看着他,一双翠绿的眼睛里面满是戏谑。

“你枕着这块石头做了什么噩梦吗?”梦野直起身子,像是发现了什么极为有趣的东西,“如果可以的话……请告诉我,或许是什么写作的好素材。”

文运神是个很喜欢擅自编造他人故事的说谎者。所作所为包括且不限于和爱神一起编故事骗夏日神;讲鬼故事来吓小孩;或者跑到其他人梦里抽去一点来编织自己的梦网。

一个有些恶劣,但让人讨厌不起来的家伙。


“原来如此,”梦野幻太郎将衣袖放在面前——即使那双弯弯的眼睛已经暴露出了文运神先生此时很开心,“被无法分清的青涩的爱意所困扰的少年……感觉是很好的小说题材呢?”

“这个时候你就别打趣我了吧……”二郎锤了下幻太郎的肩头——以很小的力道,“能不能帮我支个招?比如……那个……嗯……哎呀怎样都行啦反正我想和三郎说上话!!”

好吧,山田二郎为什么枕着石头睡觉的原因开始有头绪了。


最近,七夕祭将要到来,而此时的三郎正在自己的神社内张望。

“哟哟三郎酱!”此时本应该很忙碌的饴村乱数突然出现在三郎背后,吓得他一个措手不及,“跟我一起去我的神社里玩玩怎么样!”

“哈?为什么你说了我就要无条件的跟你去……喂!”三郎正待反驳,却被乱数强扯着去向此时熙熙攘攘的七命神社。女性的欢笑与话语逐渐清晰了起来。花香和甜味争先恐后的往三郎的鼻腔里钻,像是要死死占据住他的这一感觉一样。

三郎皱起眉,轻轻捏了下鼻尖——这表示植物神的心情现在不怎么好。

“嘛嘛,每天都闷在神社里也没什么好玩的啦☆偶尔出来看看小姐姐们不也挺好的吗?”七生天命小郎君此时完全不在意自己的前辈身份,在人群之中转起了圈。新做的羽织上做了特别的工艺,上面的金银色在夏天的太阳下闪闪发光。

那是你自己喜欢看而已,三郎腹诽,七命神社外有一颗长势喜人的树,是乱数软磨硬泡求着三郎给自己栽的。

“那棵树是什么样的都可以吧!?”

“不嘛不嘛!!三郎酱给我栽一个!!一郎你看!!”

最后还是栽了,还是乱数亲自挑的樱花。

现在它的树根深深的扎进了土地,一簇一簇的花开的像是盛放的粉色烟火。伸出的枝条上被少男少女们挂上了一条条缎带,与开的正盛的花儿们照相辉映。风一吹,花瓣与绸缎摩擦的声音就轻轻响了起来。

还挺不错的,三郎抱着手,在不远处看着熙熙攘攘的人群和那棵树。一种莫明的孤单感包裹住了三郎。

“小哥啊?”

一个手里拿着一束缎带的男人拍了拍三郎的肩膀。

“要不要挂一条在树上啊?据说可以保佑家人朋友,或者求个姻缘哦?”

也不知道是为什么,三郎还是买下了一根缎带。

反正,我是为一哥祈福的,又不是……三郎小声的嘀咕着。终究是把那根绣了花的带子绑在了花树上,又合掌,两拍手,闭上眼睛,虔诚的祈祷着。

那颗樱花树一瞬间好像长得更为茂盛,在风中摇曳挥舞着。


“喂!三郎!!”

三郎刚离开树下没两步远,迎面就撞上了二郎。

“笨蛋二郎!!跑那么快干什么!树自己也不会跑!”三郎一如既往地数落着冒失的哥哥,余光却飘到了二郎手里的缎带。

跟自己买下的那根一模一样。

“这不是快七夕了吗,刚才有个大叔送了根缎带给我,说是挂到树上就能保佑什么的……”二郎自顾自的讲着,“难不成你也去挂了吗?真是幼稚的小孩子气啊?”二郎笑嘻嘻的腾出手揉了揉三郎的脑袋。

三郎一把拍开二郎作乱的手,怒气冲冲的一个人离开了。


接着,直到七夕祭前一天的现在,两个人都没能说上话。

“啊——所以我究竟哪里惹到他了!?明明只是揉了下他的脑袋,也没搞乱他发型什么的……”金石神很苦恼,于是想到了问问石头。结果一睡就是一个上午。

“唔姆,”幻太郎做出常见的思考姿势,思考片刻后,戏谑般对二郎说,“或许,他烦恼的原因不是因为你揉了他的脑袋,而是因为……你手上的缎带呢?”


“小生记得以前有个少女,在一日给心上人准备了一个可爱的礼物,却想不到那个人准备了一个和她差不离的礼物。”

“少女胡思乱想,心中难过,于是决定此生不再与心上人相见。”

“但少女浓烈的爱意将她自己折磨的形销骨立,最后还是在一天,少女将心上人约了出来,在一棵树下告诉了心上人她的心思,最后死在了树下。”

“可她的心上人,很早很早就对她有那点点朦胧的心思,最后是一个人怀抱着痛苦而活了下去。”

“嘛,虽然这是小生编出来的一个故事,故事讲完了,二郎君有什么想法吗?”

想法?想法是没有的。

但是,我能改写这个结局吗?


三郎坐在花树下,此时的七命神社前挤满了人,人们的欢笑声源源不断的传到山坡上。传到山田三郎的耳朵里。

“好吵啊……”三郎捂住耳朵,眼泪无知觉般流了下来。

孤独是一种让人难受到想要逃离人群的疾病。在人生鼎沸时症状反应尤其剧烈。它让人感到难过,感到自己像是离群索居般受伤的野兽。让人想要找到家,找到一个可以依靠的人。

可是一哥现在也不在,二郎那个笨蛋……三郎像是畏惧寒冷一般,往花树的方向又退了一些。

反正也没人会来找我。三郎自暴自弃般将头埋进了臂弯。

“喂!三郎!!”

谁啊,声音好大,真吵。

“三郎!!听见了吗!?”

听见了听见了,这么大的声音想不听见都难吧。

“抬头!往天上看!!”

真烦人!知道了!三郎抬头向黑色的夜空中看去。

只见一束烟花飞入夜幕中,消失片刻后又绽放出美丽的花朵。群青和明黄相互交织,飞舞,又转瞬即逝。

真美。还想多看几回啊。

这个时候,山田二郎突然出现了。


“怎么样?今年的烟花好看吧?”

“你怎么……”“哦,刚才饴村告诉我你在这,然后我就过来了,”二郎挠了挠头,有些不好意思,“还是赶上了嘛!”

赶上什么,赶上烟花爆炸吗?

三郎还没等刻薄话话说出口,就被封住了唇。


其实要是仔细回忆那次初吻的话,山田三郎会打0分。时间不对,契机不对,地点也不对……

唯一正确的,恐怕只有接吻的人。

山田二郎身上有点很淡的脂粉味,应该是刚才匆匆从人群中穿过沾到的。但三郎不在乎。他在乎二郎接下来会怎么做。

“这家伙是个笨蛋,连接吻都不会吗。”

三郎主动的伸出了舌,点了点二郎的唇。又搂住二郎,示意他可以接着做。

纠缠,深入,占有,和那与血缘黏着在一起的,不洁的兄弟爱。气息相融的每一刻,都想完全占有对方的情感,是从出生到此后都不会改变的。

那又怎么样呢,可我就是爱他。

爱无需言说,它只在你的心中生根发芽。最后成为那颗参天大树。沉默而安静的永远荫庇着所爱之人。


“你刚才吃了什么,嘴里好甜。”

“啊,饴村给的糖。很甜吗?”

“……很甜。”




“啊,看来是成功了啊?”乱数吃着棒棒糖,往山坡上张望着。

“应该吧?之前就看三郎天天魂不守舍的,我都担心他会不会突然发生什么事。”有栖川帝统叉腰,刚打算大赌特赌一场的夏日神明显很不爽。

幻太郎依旧拿着一本书,拍了拍帝统的肩:“帝统,我这里有一本专为赌徒而写的百胜秘籍,如果你想要的话,报酬就换成这个如何?”

“真的吗!?”

“当然是骗人的。”

“我就知道,可恶。”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