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二创

25848浏览    12916参与
时玖19°

咱回归老福特了。

放三张最近画的图。是凯莉小姐啦。

p3是p2的背景,p2背景是之前单独画的然后导入进去,所以和人物的光影不是很搭。

咱回归老福特了。

放三张最近画的图。是凯莉小姐啦。

p3是p2的背景,p2背景是之前单独画的然后导入进去,所以和人物的光影不是很搭。

苏打是乐色。
诺哥赛高!!!超喜欢她的XD!...

诺哥赛高!!!超喜欢她的XD!!!

诺哥赛高!!!超喜欢她的XD!!!

湫枳
画了啾啾是亲友的生贺图✨

画了啾啾
是亲友的生贺图✨

画了啾啾
是亲友的生贺图✨

木木
醉卧沙场君莫笑 爱了爱了

醉卧沙场君莫笑

爱了爱了

醉卧沙场君莫笑

爱了爱了

羽岫~

是稿

禁用。

我好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是稿

禁用。

我好屑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芯片芯片
大嘎好我想求个估价TTTT

大嘎好我想求个估价TTTT

大嘎好我想求个估价TTTT

有献鱼雁者
旧图三连 其三 滤镜使我质壁分...

旧图三连 其三

滤镜使我质壁分离

点心心的爸爸蟹蟹啦(っ ̯ -。)

旧图三连 其三

滤镜使我质壁分离

点心心的爸爸蟹蟹啦(っ ̯ -。)

苏Da达

(幻金)他的光

我是一个医生,就是一个从治活人到治死人的一个普通医生。

没有任何优点,

唯一有点见识的,可能就是看惯了生死吧。


但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是一个嘈杂的一天,我从容地换上没有生气的白衣,

医院是干净的,但并不干净的。我不是圣人,看多了那些生离死别,好像所谓的爱恨情仇,也就没什么波动了。

一个很爱丈夫的妻子,在丈夫病重时,写下了“停止医救”

一个很孝顺的儿女在父母得绝症时,不管不顾。

当然,他们的修饰词都要打上引号。

都是常态,我也不多说些什么。


今天被推来的病人是一个小孩子,有些瘦弱,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他很白,脸上像是艺妓的浓粉底,没有一丝光彩,...

我是一个医生,就是一个从治活人到治死人的一个普通医生。

没有任何优点,

唯一有点见识的,可能就是看惯了生死吧。



但今天好像有点不一样了。


是一个嘈杂的一天,我从容地换上没有生气的白衣,

医院是干净的,但并不干净的。我不是圣人,看多了那些生离死别,好像所谓的爱恨情仇,也就没什么波动了。

一个很爱丈夫的妻子,在丈夫病重时,写下了“停止医救”

一个很孝顺的儿女在父母得绝症时,不管不顾。

当然,他们的修饰词都要打上引号。

都是常态,我也不多说些什么。


今天被推来的病人是一个小孩子,有些瘦弱,看起来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他很白,脸上像是艺妓的浓粉底,没有一丝光彩,湛蓝的眼睛直直的望着我,死气沉沉又好看的打紧。

“肢体瘫痪。”推着那个男孩轮椅的女护士干巴巴地说,有些嫌恶得看着那个橘黄色头发的男孩。

“嗯。”

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倒映出的他他没有丝毫的伤心,无措,或失望。天青色的眼珠望着我,像是对生命的期待,大概吧,我没心思猜一个死人的想法。

“他就交给我了。”

我淡淡的说着。

那个女护士好像是被我较大的声音吓了一跳,撇了我一眼,骂骂咧咧地走了。

“我叫金。”他微微迷上眼睛,晨风吹过,金发微微颤动着。

——

他叫金,

我看着他没有思想的眼睛,喂了他一口饭。

以至于我为什么要对他那么好,姑且当是入医以后没有作为的愧疚吧。

“大哥哥,你说我能不能活到下雪啊……”

“大概,能吧。”我说了一句善意的谎言,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多么不切实际的诺言。

“是吗?我跟你说,我们那里是南方,冬天都不怎么下雪的……”他看着已经微微枯黄的树叶,眼神有些空洞。又去发呆了…

哦,不对,他的眼神一直都是很空洞的,就像脸笑皮不笑的人偶,一眼望去,不知道是看见了希望,还是绝望。

.

他不挑食。这是我很意外的一点,

医院的饭菜并没有很高的营养成分,他却从来没有怨言。

是啊,住的明明是高级病房却没人来看过他。

我看着已经布满了大大小小针孔的手,默默地又给他换下了一瓶点滴。

我总是消耗着时间和他说话,其实他也在消耗着时间和我交流。

只是我花的是工作时间

他花的是生命倒计时。


“我跟你说,我们那里可好玩了,那里有我的好朋友,格瑞,嘉德罗斯,凯莉……咳…咳。”

他又咳出血来了,我神色有些复杂。对一个素不相识的人心疼,我的心怎么这么脆弱了?。

“那他们最后怎么样了呢?”我看着他向往的眼神,

“他们可开心了,因为姐姐说,他们去了一个遥远的国度,美丽的,广阔世界……”他皱紧眉头,像是回想这什么,“可是我却不能去。”

“没事的,你们会见面的啊…马上…”我终究是不忍心,将他揽入怀中。

是啊,马上就会见面了……

眼镜上出现了一层水雾。

“你说我最后的朋友了。”他靠在我肩膀,在我耳边呓语。

——


“咳咳咳……”

一阵刺耳的声音穿过耳边

这是他第一次按紧急救援按钮。把我吓了一跳,

我看着肌无力的他微微弯着的脊柱,

连挺直腰板的力气都没有了吗,我的心微微一紧。

“你说,我还有那么长的时间吗?”他咳出的血溅在了床单上,是触目惊心的红。

“会好起来的,”我努力挤出来一个微笑,眼泪却不自觉地落下。我笑的一定很丑吧,真是……差劲阿。

“不要哭啊,痛痛飞,伤心飞…咳…”他伸出颤抖的手,想要擦掉我的眼泪,却还是无力地垂下

“什么啊……”我看这 他苍白又活力的脸,

明明,你比我更疼啊.

金,你个,傻子。

——

“还没下雪吗?”他躺在无垢的病床上,身体深深地陷进去。

他还是看着窗外,

又去发呆了……

我顺了顺他柔顺的金发

“马上就会了。”

其实我们都知道没有那一天,却还是去撞了那壁南墙。

时间偷偷溜走,他的金发不知道怎么也变白了。

“是吗?”

“是啊。”

最后一片枯叶掉了下来,像飞舞的尘埃,落定。

——

“我觉得我坚持不了了。”

“会坚持下去的。”我我握着他的手,寒意油然而生。

他微微扯动了嘴角,

“那…我先睡一下……咳咳,你……”

他像睡着了一般闭上眼睛,睫毛微微像飞舞的蝴蝶,从舞动,到谢幕。

——

病人金,已无生命体征,确定死亡。

看着医生签名这几个字

我拿起笔,又放了下来

那个美好的少年就这样消失在世俗纷飞中

......

这是我最后一次这下我的名字——紫堂幻

“金,你真是个傻瓜,连我的名字都不知道。”

泪水模糊了字迹。

——————

我的从医生涯,也就就此结束了…

.

.

一片冰冷的东西飘在了我的鼻尖

“终于,下雪了……”

可惜人已逝去

留我一人在世。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