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二十四节气-清明

300浏览    46参与
似生.

[均立]【青山有思,白鹤忘机|清明】旧故里

       上棒:@霉子树莓 

  下棒@苕溪覆没也 

  3K+  BE警告!!禁止上升人物  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感谢各位老师的支持!

  

  ——三年前——

  

  

  清明节过后,院中的杏树已经到了长果的季节,树上的一颗颗的青果已经压弯了枝头,树下的阴凉儿下有一把摇椅正在’支支’响着,让这把摇椅作响的人正是这府上天才军师”何立”

  

  

  “何立你快看.…孙均提着一壶酒走进院中,看到熟睡的何立便没了声音。...

       上棒:@霉子树莓 

  下棒@苕溪覆没也 

  3K+  BE警告!!禁止上升人物  如有雷同纯属意外  感谢各位老师的支持!

  

  ——三年前——

  

  

  清明节过后,院中的杏树已经到了长果的季节,树上的一颗颗的青果已经压弯了枝头,树下的阴凉儿下有一把摇椅正在’支支’响着,让这把摇椅作响的人正是这府上天才军师”何立”

  

  

  “何立你快看.…孙均提着一壶酒走进院中,看到熟睡的何立便没了声音。孙均何前走去,来到了何的旁边后蹲了下去,看着他脸上那不知未何来的一抹谜淡红,心想’嘶,脸怎么这么小’

  

  

  孙均盯着盯着手鬼使神差的向他的脸摸去。还没有摸到,就听啪”孙均的手被一把扇子打去,何立醒了。“你这是干什么?小子”。何立不解的看着他“啊.……我就是内个什么…哈哈”孙均起身何后退去,尴尬的扣了打手

  

  

  何立看他不再说话便扶袖起身看向他说:“坐。你我我有什么事吗?”。孙均这才想起他还提着一壶酒。孙均把酒放在桌上,向何立那边推了一下,"我母亲托人给我带了一并瓶去年酿的青梅酒,我带来给你尝尝”。

  

  

  何立看着桌上的青梅酒,嘴角勾了勾把扇子打开扇了几下“呦 青梅酒”。宋府上下所有人都知道何立是一个喜好喝酒的人,尤其对那种他没有吃过的酒特别感兴趣……

  

  

  带有酸涩味道的青梅酒被倒入了酒杯中,何立端起酒杯喝入口中,酒的前调是酸涩的而后调是甘甜的。一杯下肚后何立把酒杯放到了桌子上"嗯,好酒。——你怎么不喝啊!”何立问孙均孙均听后愣了愣了拿起酒杯一饮而尽,把空的酒杯向着何立抬了抬,何立嘴角起点了点头。

  

  

  

  青涩的青梅酒让人欲罢不能,院中的两人喝着青梅酒相谈甚欢…

  

  

  

 ——两年前———

  

  大宗城外已是峰火连天,宋府内有内奸出现,府内派出何立,孙均,张大等人揪出府中内奸。

  

  

  “噔噔”府中传出他们四处探寻的脚声。“孙均,把所有嫌人带到审房里,我哪里等你”何立说“好”孙均答

  

  

  后厨,马房,所有可能是内奸的人都被带到了审房里,审房中已经有数十人,但还不够内奸不止一个。

  

  

  “彭”一束烟花在远方绽放。

  

  

  “这是那儿?”孙均转头看句张大,但突然想到了什么孙均迅速转头,快步走去,口中怒骂“他   /妈/   的,是审房。”

  

  

  孙均到了审房门口,踹开门走了进去,屋内的景象让孙均的呼吸瞬间骤停,只见何立右手手臂受伤鲜血流出,双眼闭目身在椅子上,桌前绑着奄奄一息的马夫。孙均不敢呼吸一步一步的向何立走去,他伸手向何立的鼻子伸去,就在快要伸到的时候,何立伸出左手握住了他的手腕,张开了眼睛。

  

  

  孙均像如释重负一般深吸了一气,转头对着张大一行人说让他们把夫带到刑房里。“哎慢着。”何立突然叫停“你打算怎么上刑?”

  

  

  孙均转头对上了何立的眼睛。“水刑”何立听完点了点头。

  

  

  张大一行人走后,整个审房只剩下了何立,孙均二人。

  

  

  何立用那只没有受伤的胳膊去整理他的伤口,正整理着,他头项上突然被阴影覆盖。他抬头疑惑的看向孙均,他发现孙均的眼睛一直看着他的受伤的地方,何立开口”哎,行了,我没那么娇气。”………沉默何立见他不再说话准备起身离开,刚从孙均身边经过向大门方向走去突然何感到有一胖拉力把他拉生,牌何立就投入了一个温爱的怀抱“你这是干什么?快松手。”何立挣扎着,可是孙均抱的太紧了他无法挣脱。

  

  

  屋内安静了一瞬后一直没有开口的孙均开口了”何立,任结束你就和我在一起吗.....?”何立沉默了两秒后深说"孙均你要知道我们是无法在一起的……”"别说了”孙均打断了他的话,孙均把他从怀抱里放了出来,把他手腕上带了很久的红绳摘了下来, 拉起了他的手腕,给他带上之后握了握他的手腕转身出了门,屋内只剩下何立,他盯着那条红绳看了很久。

  

  

  

 ——几天后———

  

  这一天正是清明的前一天,大雨纷纷,树上将要掉落的杏花被大雨提前打落,与地上的泥土混合在一起形成了一种独特的的芳香,房中的何立,孙均等人早已找到那个内奸,现已把他抓获,在军房里服刑审房内传出质问的声音。

  

  

  “张大,你背后的人是谁?是否还有帮助你的人?”何立问张大闭口不张,死活不说,何立见他不说便下令“来人,放水,封口”。两个士兵拿起水桶向张大脸上倒去,水倒在张大的脸上使他无法呼及,他四肢抽搐着,一桶,一桶的倒下何立见他还没有说话的迹象,便让士兵下去停止倒水,怕他死在这里线索中断。

  

  

  

  张大在刑床上大口喘气。“张大,如果你还不招拱的话,我保不齐会干些什么。”何立抬眼看向他……沉默何立见他没说话向外面招了招手,门被推,士兵压着瑶琴走了进来。

  

  

  

  张大抬头看到之后,瞬间开始挣扎“我  /C/  你.   /妈/  ·,你就是一个chusheng,你有本事冲我来。"何立笑了笑“还真有关系”。

  

  

  “你什么意思?”何立不顾张大的喊叫走向瑶琴“姑娘咱俩来谈个条建,1、要不你谈白承认2,要不你用我这把鬼刃自已选一颗捅玛瑙,向张大的胸口捅一刀。”说完何立向她摇了摇手中的刀。

  

  

  

  “瑶琴,你不要说出来!你拿刀杀了我!杀了我!”张大喊叫着“你闭嘴!”摇琴整个人都是颤抖的,大口喘着粗气,像只濒临溺死的动物。

  

  

  

  过了一会儿,摇琴走向何立,拿起他手里的刀。“哎,这就对了,选一颗吧”何立嘴角扬起一抹笑“你背过身"摇琴对何立说何立挑了挑眉“好”何立背过身等待琴做出动作,可时间一点点过去何立还是没有听到鬼刃捅进心脏的声音。

  

  

  

  何立慢慢转身”还没准备……额”琴摇拿刀直直捅进了何立腹部。何立瞪大眼睛看向她,又用手握住刀柄想往外推.“我赌对了”瑶琴大喊,双手颤抖着,手上又加大了力度可一个女子的力量怎能抵过一个成年男子,何立握住她的手腕加大力度往外推,过程中何立的鲜血已经染满了他的衣襟。

  

  

  

  “瑶琴杀!杀!瑶琴!张大喊叫着瑶琴加大手上的力度把何立推到了门上,抵着门把刀狠狠插进他的腹部。

  

  

  

  孙均听到了屋内有打斗的声音,便带着士兵快跑着向刑房跑去。孙均快到刑房的时候,刑房的门在他面前直直倒下,随着倒下的还有两具浑身是血的人。

  

  

  

  当孙均看清楚何立时,他大叫一声何立后冲上前抱住了他,鲜血流到了孙均的身上,何立的嘴动了动发出了细小的声音"你说什么“孙均把耳朵贴到他的嘴边,哽咽到。他听到了那句话“下辈我们如果能在一起...我一定会好好爱你”………

  

  

  

 ——半个月后———

  

  

  何立被刺,张大与瑶琴等人招了所有的东西,秦桧被杀,宋朝稳定了下来,孙均被分配到了南方孙均因立下重功在南方被封为了统领,“孙统领”。

  

  

  

  日子平淡,孙均逐渐适应了何立不在的生活……

  

  

 ——三年后———

  

  

  模糊的画面中和一层在地上。地面早已形成了一滩血,他的鬼刃掉在了他的旁边早已被鲜血侵蚀。

  

  

  孙均惊醒,他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身上铺满了一层细汗。在何立死去的这三年里,他反复的做着这一段梦境。孙均深吸一口,转头看向窗外,发现外面的雨下了一整夜,到现在都没有停。

  

  

  

  孙均下了床,穿好衣服,撑上了油纸伞出了帐篷。“孙统领好”路过的士兵向他问好,孙均向他们点了点头后快步向大门走去。

  

  

  

  雨势没有要小的意思,反而是越下越大,雨滴噼里啪啦的打在油纸伞上……山上的小路很窄,只足够一个人通行。

  

  

  孙均走了很久,雨也慢慢的变小,孙均也到达了他要去的地方。

  

  

  这里有一个坟,这里埋着的不是别人而是何立曾经随身携带的物品“鬼刃和那把扇子” 。何立的尸体早在那天和张大那群人一同烧掉了,尸骨无存。

  

  

  

  孙均收了油纸伞,单腿跪下把坟旁的杂草拔掉又添了些新土盖了上去,做完一切后孙均在坟前呆了好久好久……很久之后孙均起身向山下走去。

  

  

  

  

  孙均没有走他上山时候走的路,而是选择了另外一条小道。这条小道上有很多棵杏树,而现在正是杏树结果的季节,地上掉落了许多花瓣,枝头结出了一颗颗拇指大小的青果,孙均揪下一颗在手里把玩,抬头望向天空,出现了两人谈笑畅饮的画面……

  

  

  

                                                              End.

  

  

  

  

  

  

  

  感谢各位可以看完老师!!也感谢一直支持我的老师们!!!爱你们!!

  

  

  彩蛋是我拍的一棵杏树,还有几句我写的话

冬雪未至

清明【离人终归】

……

这场旧戏,惆怅为题。

……

人间最恨生别离。

……

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山上篁竹在月光下皆成为黑色,身边草丛中虫声繁密如落雨。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有一只草莺啭着它的歌喉,不久之间,这小鸟又好像明白,这是半夜,是不应当这么吵闹的,便忽然闭着那眼睛安睡了。

……

在荒草丛生间,隐隐约约有一处茅屋,一袭身着白衣的身影半卧在屋檐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若凑过去听,隐隐可以发现她薄唇轻启,喃喃一句——

“我看见你了……”

……

我看见你了哦!

笑声清脆如银铃,月光皎洁洒满天地,如雪无声落下。

……

叶赏晚和叶松苑是从小就长大的青梅竹马,可以说是知己。

当学...

……

这场旧戏,惆怅为题。

……

人间最恨生别离。

……

月光如银子,无处不可照及,山上篁竹在月光下皆成为黑色,身边草丛中虫声繁密如落雨。

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有一只草莺啭着它的歌喉,不久之间,这小鸟又好像明白,这是半夜,是不应当这么吵闹的,便忽然闭着那眼睛安睡了。

……

在荒草丛生间,隐隐约约有一处茅屋,一袭身着白衣的身影半卧在屋檐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若凑过去听,隐隐可以发现她薄唇轻启,喃喃一句——

“我看见你了……”

……

我看见你了哦!

笑声清脆如银铃,月光皎洁洒满天地,如雪无声落下。

……

叶赏晚和叶松苑是从小就长大的青梅竹马,可以说是知己。

当学业还不是那么繁重的时候,他们喜欢围着叶家宽敞的后院来来回回奔跑着捉迷藏。

……

叶赏晚在一次游戏中发现了角落一座不起眼的假山。

当她登上山顶时,回望远处,烟霭茫茫,亭台隐隐,脚下山石奔突,松柏连理,无花无草,一色灰褐。

她常常坐在石头上,等待着好朋友在找到她。

她并不觉得等待是一个无趣的事情,只是小小的心里无端生出几分如,奔腾山雾的迷茫和平静。

小孩子从来不在乎这些无端的心绪。她甩甩头,把思虑抛在脑后,继续等待着那句熟悉的清脆叫喊。

……

“嘿!我看见你了!”男孩姿意的略带沙哑的嗓音,冲破眼前薄雾向她袭来。

叶赏晚欣喜地回头,一点也不吃惊,时间刚刚好。

他熟悉的男孩沿着铺满落叶的山路,向她跑来,眼角带着快速奔跑后的一些水汽,以及终于找到人的微微骄傲。

……

那是多么美好的时光啊。

……

一切似乎都是那么顺理成章的,在往后漫长的成长历程中,他们两颗心越走越近,直到紧紧贴合交融在一起,你我不分。

……

嫁衣的颜色鲜艳如血。

他们是亲戚,是不可以在一起的,可是他们分明是荡子与荡妇,都还年轻着呢。

他们是真诚的,对爱不虚伪,对爱恭敬谦卑,只是并不纵容背叛。

这种爱,叫人喜悦,会心一笑。

……

她订婚了。

他们蹉跎太久,会错了花好月圆的好时节,辜负了彼此。

其实都不是本意,只是现实的引力太沉重了,一切飞扬的思想,最后都会翩然坠地。

……

突然,他们没有欲望再等待了。

……

爱的错手,只是个瞬间,

然后黯淡下去,在彼此的眼底看见沉沦。

……

嫁衣被挂在了屋子一角。

即使到了很多年后,硬币翻飞,惊雷炸响,叶松苑也没有再想过爱。

……

这世上有些人,他们的心田只能耕种一次,一次之后,宁愿荒芜,后来的人只能眼睁睁看它荒芜死去。

……

不必叹惜。

昙花一现的惊艳,只要出现一次已经可以。烟花不会让人懂得,它化作的尘埃是怎样的温暖,它宁可留下一地冰冷的幻象,一地破碎。如果你哀伤,你可以为它悼念,但无法改变它的坚持。

……

多年以后的冬日,一切故人早已远去。

清明时节,两鬓有些斑白的叶赏晚斜倚在石上,看着这红日绿松,心中沉静安闲如在涅槃。

心若虚谷,头悬明镜,人山一体。

她借着来来往往的季节相助舍掉了少女倩影,只保留下了一点点小小的情怀。

山与爱,她就只剩下这两样东西了。

……

山路寂寂,阒然无人。

……

酒液晃漾,倒影天光。

微醺的迷蒙视线中,她分明看见他向她走来,满身披着落日的光辉,灿若锦绣得让她几乎流下泪来。

……

真的是老了。

……

“我看见你了……”

……

落日熔金,暮云合璧。

……

人在何处?

【本章完】


控制杆
又是一年清明捏…… ——繁忙阶...

又是一年清明捏……

——繁忙阶段

(つд⊂)

又是一年清明捏……

——繁忙阶段

(つд⊂)

梅心惊

“——云下涛声万树寒,清明前日百花残。”


清明安康!

另:本诗是我昨日写的,今天多云,没下雨,还有蓝天白云~

“——云下涛声万树寒,清明前日百花残。”


清明安康!

另:本诗是我昨日写的,今天多云,没下雨,还有蓝天白云~

ROSE嘉姐

【二十四节气/清明】依依青柳

☆终于开始写二十四节气了!这大概会是一个大工程的开始吧(!)

☆没什么就是觉得星星好看所以多打一个

  

以上,begin↓

  

  

  每一个节气都喜欢人间。

  

  

  人间烟火的喧嚣是灵界内没有的。街上叫卖的小曲儿,来来往往的成水马龙,森严辉煌的城殿,或是烟雨乡村里耕作的三两农夫。尽管是同样的季节,却总能在不同的地方看到不同的光景。

  

  

  二十四个姐妹们也常喜欢聚在一起,说说自己在人间见到的形形色色的人。或是讲讲从哪个阿娘口中听来的散落在民间的故事。每当姐妹们扎堆着嘻嘻哈哈分享趣事时,清明都只是呆在一个僻远的角落独自把玩她手中的柳条。她没有故事可...

☆终于开始写二十四节气了!这大概会是一个大工程的开始吧(!)

☆没什么就是觉得星星好看所以多打一个

  

以上,begin↓

  

  

  每一个节气都喜欢人间。

  

  

  人间烟火的喧嚣是灵界内没有的。街上叫卖的小曲儿,来来往往的成水马龙,森严辉煌的城殿,或是烟雨乡村里耕作的三两农夫。尽管是同样的季节,却总能在不同的地方看到不同的光景。

  

  

  二十四个姐妹们也常喜欢聚在一起,说说自己在人间见到的形形色色的人。或是讲讲从哪个阿娘口中听来的散落在民间的故事。每当姐妹们扎堆着嘻嘻哈哈分享趣事时,清明都只是呆在一个僻远的角落独自把玩她手中的柳条。她没有故事可以分享,也不喜欢和人打交道。人间光景?想来姐妹们也不会对寒食节祭祖的哭声闹声感兴趣。

  

  

  怎么没有故事?谷雨说。她一直都知道的,只是清明不愿说而已。

  

  

  不记得是多久以前的事情了。那个时候,清明还是会把头发挽起来的。黑长的直发缠上褐色的柳木簪子,出落得一副美人的好模样。

  

  

  今年的寒食节好像比往年要冷。她轻飘飘地想着,挑了一个河边种着柳树的村庄,沿着蜿蜿蜒蜒的河流向前走。她不怕冷,对这些也不大在意,只想用这种方式消磨掉这无趣的一天。不同于其他节气姐妹们,她并不喜欢往人间跑,很累;她也不喜欢在节气当天亲临人间这一“规定”。

  

  

  其实也只有清明把这当做规定看,其他节气都把这视作节日。她们会一大早便起身,打理好繁琐的梳妆。各有各的特色,不会有人不喜欢。至于她自己——她扯了扯自己身上雪白的寿衣,发髻也是出门前随手挽起的。这一身要是穿着上了街或进了哪家酒肆,大概会吓到别人或者被当做异类看待吧。不过自己本身与他们而言的确是个“异类”。

  

  

  这个小小的村庄的确挺好看的,几间稀疏的规规矩矩的排列着,几方田埂上的菜芽已经稀稀拉拉地冒了尖。清明看了看人家小院的上方,希望能见着几缕炊烟——雨水常说,傍晚时候在农家的院落里烧饭很是惬意,炊烟会从冒着红光的火炉里袅袅地升腾到天上,越来越薄,直至消散。清明看着院子上方干净的天空,心中了然自己的愿景是落了空。

  

  

  没关系的,她告诉自己。反正年年如此。

  

  

  清明继续向前走着,蓦的看见前方有一个穿着布衣的小女孩在柳树下踮着脚,一手扶着比她还粗的柳树干,另一只手努力地向上伸展,看上去是想这一条柳枝。

  

  

  清明本不喜欢理这种清闲事,但看到眼前的小女孩,却不自觉地走上前去,伸手折了一枝柳条,递到了那小女孩手中。

  

  

  “谢谢!”小女孩欣喜的话语脱口说出,当看到站立在身旁的的清明时,突然就不说话了,只是用一双澄澈的大眼睛眼巴巴的看着她。

  

  

  清明没来由地感到一阵慌张——这一身穿着打扮,是不是吓着她了。早知如此,就该听春分的换一身装束,至少不是身上这件骇人的寿衣。

  

  

  “姐姐长得好漂亮。”小女孩眨巴了一下眼,喃喃地说道。

  

  

  “啊?”清明没反应过来。

  

  

  “啊啊,对不起!”小女孩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干了什么,连忙摆摆手,“我无意冒犯!”

  

  

  “无妨。”清明摇了摇头,注意到了地上长短参差的柳条,“寒食节不随父亲母亲去祭祖,反倒跑来这里折那么多柳条做什么?”


      

   “爹爹娘亲在那里。“小女孩指着不远处两方矮矮的坟墓。清明顺着小女孩的手指看向那一片荒芜,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默不作声地弯下腰把地上的柳条收好捡好。


        

  小女孩毫不在意继续说:“阿娘走得早,我没见过阿娘。但是爹爹每年都会带我来看阿娘。爹爹说这小河边的柳树长得顶好,每年都会折一些柳条编成篮子让我摘些花回家。”


       

  “去年,爹爹走了。所以我想自己编篮子摘花,”小女孩腼腆一笑,继续说,“这样哥哥应该也能高兴些吧。”


        

  清明低头理了理手中的柳条,应该勉强够编成个像样的篮子。

  

  

  “我帮你编吧。”清明就地在柳树根上坐下。



        “唉?”这回变成小女孩没有反应过来了。“姐姐?”


  

  “你叫什么名字?”清明不喜欢复重复说过的话。

  

  

  “我?我叫一一。”小女孩托着脑袋想了想,“我不识字,爹爹也没跟我说过是哪个‘一’,不过哥哥的教书先生写作一二的一。”

  

  

  “依依。”

  

  

  “嗯?”

  

  

  “我可以叫你依依吗,”清明顿了顿,补充道,“杨柳依依的依依。”

  

  

  “杨柳……依依……”小女孩小声的跟着念了一遍,然后灿烂地一笑,“好呀好呀,虽然我不会写,但我喜欢这个名字!”

  

  

  清明放下手中半成的篮子,拉过小女孩稚嫩的手,一笔一划的在依依手中写了一个“依”字。小女孩倒也聪慧,从地上捡了根树枝,在地上划拉了一会,大大概概出了个字形。

  

  

  “是这样吗,姐姐。”小女孩眼睛亮亮的看着清明,把地上歪歪扭扭的字指给清明看。

  

  

  “嗯,依依真聪明。”清明面色柔和,手上一使劲,打了个结,把做好的篮子放在小女孩手心。“姐姐要走了,依依要好好吃饭,才能长高折到柳条。”

  

  

  “姐姐等等!” 小女孩慌慌张张地从竹篓里捞出一个青团,郑重的交到清明手上,想了想,又小心翼翼地开口问:“那,我还有机会见到姐姐吗?”

  

  

  “会有的。”清明咬了一口青团,苦艾的清香萦绕在她鼻头。

  

  

  原来,寒食节是要吃青团的啊。

  

  

  

  

  

  

  

  

  再次见到依依时,她已经长大了不少。她身上穿着淡青色的布衣,半跪在父母亲的坟头前倒着酒茶。

  

  

  当年那个天真活泼的小女孩如今成为了亭亭玉立的窈窕淑女,清明险些没有认出来。“依依。”清明轻轻唤了一声。眼前人已非彼时人,回眸再见故人,一双水灵的杏眼弯起了一个好看的弧度,桃红的眼尾半眯着,倒是引人怜爱。

  

  

  “是姐姐呀。”突如其来的重逢让依依很是欣喜。

  

  

  “你看上去不太开心。”清明直截了当。

  

  

  姑娘脸上的笑僵了僵,随后慢慢消失:“姐姐,我今年十五,准备及笄了。”

  

  

  “是好事,你长大了。”清明折了根柳枝,绕到她身后,“来,我给你绑头发。”

  

  

  “哥哥准备让我嫁到临村去。”她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以后我不能来看爹爹和娘亲了。”

  

  

  “不怕,以后清明的时候,我来替你看他们。”小姑娘柔顺的发丝与柳条一起在清明手中弯弯绕绕,清明将手中的发丝向上一盘,熟练地挽了个发髻,末了,又抬手拔下自己头上的柳木簪子,插入姑娘的青丝间。“很好看。这只簪子,送你了。相信你会到一个好的人家。”

  

  

  “……我还不知道姐姐的名字呢。”小女孩背对着清明,声音有些哽。如今的她早已褪去了当年的稚气,长发盘起,清秀的脸庞倒显出来几分端庄来。

  

  

  “我叫……青茗。”清明在依依手心认认真真的写下自己的名字。

  

  

  “青茗姐姐……”依依嫣然,在心里细细地又把她的名字摹了一遍,真好听。“姐姐对我这么好,依依都不知该如何报答了。”

  

  

  “其实不……这样吧,下次见面,你再给我做青团,好不好?”看着她脸上明媚的颜色,清明不知道该如何拒绝她。

  

  

  “下次……?”

  

  

  “我们会再见面的。”清明笑着拍拍她的肩。

  

  

  

  

  

  

  

  后来,依依离开了小村庄。清明到临村找寻过,回应无非是路人摇摇头表示不知道,或是根本不认识她。她从村头寻到村尾,不得结果,无法,也只好放弃,便依着先前的诺言,年年到坟茔前照看她的父母亲。只是,她始终没见到当年那双澄澈的眼睛。

  

  

  这一晃便又是数十年流逝,知道某年清明在坟旁看到了一个佝偻的背影。她轻手轻脚的靠近,借那只没变的柳木簪子认出了眼前的老妪。

  

  

  “依依。”清明的呼唤经过数十年的漂流终于又回到了依依的耳畔。依依缓缓回过头,对着清明轻轻地笑了。皱纹在她脸上打成一团,曾经柔顺的青丝如今也变得花白。

  

  

  依依拉着清明在杨柳树根上坐下,淙淙的河收住了浪,缓缓淌过她们身边。嫁到临村后,依依随着夫家一同迁到了北方定居,过了一段还算安稳的日子。后来战火纷至,她的丈夫、兄长,甚至是膝下抚育的儿子都相继留在了沙场。她一个柔弱的女子,又是寡妇,难在北方站住脚跟,边索性一路飘零。只是越是颠沛,越是念曾经村庄里这片杨柳依依。漂泊许久,终还是回到了这个小村庄。或许能在这里度过最后这点日子,也还不错。

  

  

  “青茗姐姐真是一点儿也没变呢。”依依静静地坐在那里,笑靥依旧。“不像我,我已经老啦。”

  

  

  清明垂眸,她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姐姐,对不起啊。”依依的头轻轻靠在粗壮的杨柳树干上,望着上方灰蓝色的蒙蒙的天,轻轻合上眼眸,心里泛起一丝无奈,“我已经没有力气给你做青团了。”

  

  

  第二年开春,清明再到旧地时,见到那两方坟茔旁,又新添了一座矮坟。依依在寒食节即将到来的那场倒春寒里,结束了自己的一生。村里几个好心的伙计念着旧情,凑了钱,合着办了场潦草的丧事,也算让她入土为安了。

  

  

  后来,清明又去了几次。小村庄的风景一向好,虽斯人已逝,但有杨柳依旧。春风得意,拂面,扬起青柳依然,年年如此。

  

  

  “再后来,我就没有去过了。”清明说完最后一句话,不惊不忙,像在讲述一个别人的故事,一个无法在她心里掀起波澜的故事。

  

  

  “为什么?”谷雨侧身,对上她的眼。

  

  

  “因为……我已经不记得她长什么样了。”似回答,又似叹息。

  

  

  END

  

  

  

  

紫桐

  超喜欢的节日!!!(别问为什么)

  为我混的冷圈产粮的同时,再混个头像框(涚白了就是为了头像框

  下次再上色(懒)

  超喜欢的节日!!!(别问为什么)

  为我混的冷圈产粮的同时,再混个头像框(涚白了就是为了头像框

  下次再上色(懒)

流浪的耳朵

【二十四节气】清明:桐花


好吧我承认这张偷懒了🤧🤧🤧


【二十四节气】清明:桐花


好吧我承认这张偷懒了🤧🤧🤧


墨染松月
「二十四节气花笺」 清明·春城...

「二十四节气花笺」

  清明·春城无处不飞花


底图:堆糖

笔刷:空心笔刷

「二十四节气花笺」

  清明·春城无处不飞花


底图:堆糖

笔刷:空心笔刷

落日并不代表结束
《波兰球二十四节气单图壁纸——...

《波兰球二十四节气单图壁纸——清明》

清明是一年中的第5个节气,在冬至后的第108天,仲春与暮春相交之时。古人认为此时万物欣欣向荣,天气清澈,景物明晰,所以叫清明。

《波兰球二十四节气单图壁纸——清明》

清明是一年中的第5个节气,在冬至后的第108天,仲春与暮春相交之时。古人认为此时万物欣欣向荣,天气清澈,景物明晰,所以叫清明。

广西民族大学子非鱼汉服社
清明追思,家国永念。 死亡不是...

清明追思,家国永念。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

只要我们记得,他们就不曾离开。


————

出镜:花棽

清明追思,家国永念。

死亡不是生命的终点,遗忘才是。

只要我们记得,他们就不曾离开。


————

出镜:花棽

控制杆
清明落雨,柳下风低,子时有我…...

清明落雨,柳下风低,子时有我……

——守株待兔

​(´-ωก`)

清明落雨,柳下风低,子时有我……

——守株待兔

​(´-ω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