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二哥来了怎么办

6475浏览    55参与
燃薇

AIR(6)

李圣VS杨听风

站在超市门口,李圣有点懵。

他刚才坐在杨听风车上时,心里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开口问杨听风打算去哪里。

他本以为杨听风既然开了车,那可能是打算去远一些的地方,却没想到杨听风将车停在了公寓附近的一家大型超市。

超市里,杨听风推着购物车走在前头,他眼睛扫过货架上的饮料,随手将几瓶可乐扔进了购物车里。

经过牛奶的货架时,他脚步顿了一下,回头问李圣:“你对牛奶过敏吗?”

李圣摇了摇头。  

杨听风抬手从货架上拿下几排纯牛奶,放进购物车里。  

他回头扫了一眼李圣矮他小半个头的身高,声音中带着浅淡的调侃笑意:“没事记得多喝牛奶。”  

李圣:“……”似乎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

李圣VS杨听风

站在超市门口,李圣有点懵。

他刚才坐在杨听风车上时,心里虽然好奇,但并没有开口问杨听风打算去哪里。

他本以为杨听风既然开了车,那可能是打算去远一些的地方,却没想到杨听风将车停在了公寓附近的一家大型超市。

超市里,杨听风推着购物车走在前头,他眼睛扫过货架上的饮料,随手将几瓶可乐扔进了购物车里。

经过牛奶的货架时,他脚步顿了一下,回头问李圣:“你对牛奶过敏吗?”

李圣摇了摇头。  

杨听风抬手从货架上拿下几排纯牛奶,放进购物车里。  

他回头扫了一眼李圣矮他小半个头的身高,声音中带着浅淡的调侃笑意:“没事记得多喝牛奶。”  

李圣:“……”似乎受到了一万点伤害。  

杨听风眼藏笑意,眉梢微挑:“怎么不说话了?”  

李圣:“……嗯,知道了!”  

他悄悄望了一眼躺在购物车里的几排纯牛奶。

他现在才17岁,多喝点牛奶应该还来得及长高吧……  

从李圣脸上看出他此时心里的想法,杨听风忍不住又轻笑了一声。

他抬手用力揉了揉李圣柔软的头发。他以前从来没有觉得有个弟弟是什么好事,现在倒是大大改观了,有个弟弟似乎也挺好玩的?  

李圣被杨听风刚才戏谑的笑声笑得耳尖一片通红。

李圣以前不是很喜欢运动,但看着杨听风走在前面的大长腿,心里突然想将锻炼这件事提上了章程。

杨听风每经过一个货架,便从货架上取下很多零食放进购物车里,俨然一副大采购的架势,购物车没一会就被填满了。

杨听风从货架上取了两包不同口味的薯片下来,他回头看向李圣,“你觉得哪款口味比较好吃?”

李圣看了一眼两包薯片,一款是蜂蜜芥末味,一款是烧烤味。这两款薯片,他以前在学校里看身边同学吃过,当时同学对这两款的评价都挺好的。

看到杨听风推着的购物车已经被填充得满满当当,李圣眼角余光扫了一眼两款薯片的各自价格,“烧烤味可能不错。”而且比蜂蜜芥末味的那款便宜三分之一价格。

杨听风点了点头,然后将两包薯片都丢进了购物车里。

李圣:“……”既然决定两款都要买,怎么还要让他选择啊?

李圣的想法都写在脸上,实在是太好懂了,杨听风看到他无奈的模样,悄然勾了勾唇角。

从超市里出来,李圣和杨听风手中各拎着几大袋东西。

“什么时候走?”  

“今天晚上就走。”李圣说。

杨听风帮着他一起收拾,问道:“这短裤你还要么?”

李圣闻言就看了一眼杨听风手里的黑色短裤。  

“你分得清哪个是你的哪个是我的么?”他问。  

杨听风:“分不清了,都一样。”  

既然分不清,那就有拿错的可能。  

李圣:“哥你要不再穿,放我包里了。”

“都最后一顿饭了,咱们下馆子吧。”杨听风说,“好好吃顿散伙饭。”

他不想再让李圣辛苦了。

把行李都装在车上,风大了,反倒吹的人心里极爽快豪迈。

杨听风:“走,下馆子搓一顿!”

他们就在公寓不远处的一家餐馆一起吃了最后一顿饭。  

李圣看着杨听风发微信的灵活动作,以及屏幕上长长的一排联系人,他眼眸微动,淡声说道:“我加过哥的微信,微信号没错,但是没通过。”

杨听风一愣,疑惑的问:“什么时候?”

“昨晚。”

他眨眨眼,确定自己没听错,又点开通讯录上的新的朋友,便见唯一一个孤零零没有通过的好友申请还在摆放着,空白的头像,微信自带的名字:wxid_x039qd5wedkd12,他递给李圣看,迟疑的问:“这是你?”

李圣完全没觉得有什么问题:“是我。”

杨听风的脸绷的像石头,抿着唇一言不发,胸腔里还是控制不住的发出阵阵颤动,一分钟后全然破功,在李圣冷静的注视下发出惊天动地的爆笑声:“哈哈哈,我还以为是微商用来发广告的什么机器账号。哈哈哈,怎么这么可爱……”

“头像不改也就算了,为什么要用微信账号做昵称,你没有昵称放个本名也行啊!”杨听风笑的肚子疼,像没有骨头的蛇般软软的趴在对方的身上。

杨听风清了清嗓子,调侃:“我弟弟怎么会没有昵称呢,圣圣?咦……圆圆也不错,又可爱又亲昵,怎么样?”

却没想到,李圣拿过手机递到他手里:“想改就改,随哥喜欢。”

杨听风接过手机,下意识的看了一眼,李圣手机微信上空荡荡的没有人气,唯一一个联系人,还是三分钟前刚刚通过好友验证的他。

就好像,注册微信账号,只为他一人。

随着一阵轻快的音乐旋律过后,柔和的女声响起——“天黑请闭眼。”

杨听风随手将包装撕开,咬了一口巧克力,在狼同伴们焦急的催促声“杀谁?杀几?”中, 慢悠悠的点了一下上上个座位的一号,条理有序的安排:“杀1号,我上警悍跳狼,你们俩场外投票,6号站边我,9号倒钩。”

4平民3神职为好人,剩下的3头狼人为敌对势力,好人不知道谁是狼人,三头狼人可以互看身份,但不知好人的底牌。

 所以这种情况下狼人就必须伪装成好人,白天搅乱视线陷害真好人出局,夜晚出门杀掉一个好人。

而好人的任务则是根据每个玩家的发言去盘逻辑,猜狼人,当狼人死绝则好人胜利,平民或神职其中一方死绝则狼人胜利。

所谓悍跳狼,是在众人不知其狼人身份时跳出来说自己是预言家,并鼓励大家PK掉真的预言家,站边自然是伪装成好人站在悍跳狼的队伍里帮着怼人。

倒钩狼操作更骚,他是伪装成好人站队到真预言家的队伍里怼狼同伴,这种谁也看不到旁人底牌的情况下,很难判断出谁是真狼谁是好人。

“好, 没问题。”

“可以。”

随着两声应答,紧随其后的是系统柔和的提示声:“天亮了。”

杨听风手指轻快的点了点楼下4号圆团子的头像,哼笑一声:“没在同一阵线,好极了,刚才带你一局应该知道怎么玩了吧,看看这次自己单干效果怎么样。”

远在天边,近在咫尺的4号玩家当然不会回应他,但是出乎意料的是当上警结果显示出来后,他们两个竟然同在警上,杨听风是狼人准备悍跳,对方不是狼人,那会上警自然是有神职的好人,说不准还是带队的预言家,所有的分析在脑海中一闪而过,杨听风的眼睛顿时亮了。

系统随机到他是第一个发言,杨听风唇角勾起兴味十足的笑意,清了清嗓子,底气十足的开始胡诌:“3号发言,我是全场唯一预言家,在场好人请退水,不退直接标狼打,昨天晚上我查的我下面的4号圆圆同学,很遗憾他是一头狼人,待会第一个出局。”

明明就是一头狼,发言却被他说得有模有样条条是道,在他说完的时候上警竞争的其他人都已经很默契的退水认下了这个预言家,唯独被查杀的四号依旧举着手不为所动,但这种态度在杨听风天花乱坠的发言下已经被默认为是狼人的最后挣扎,谁也不看好他的身份。

直到三号发言完毕,四号圆团子头像的玩家接麦发声,慢条斯理地说:“我是4号,预言家。3号的发言很好,称得上是天花乱坠,在你们已经先入为主的认为他是预言家的时候,我再重复一遍同样的发言只会被看做是拾人牙慧,所以接下来我要挑出三号话语中的漏洞,再谈警徽流。

他说他给后置位发查杀力度大,和狼人发金水博票数的方式不一样,我们同样可以认为这是狼人在这种俗称约定的悍跳方式下故意逆向行为,明明是狼偏要发好人查杀,若被发查杀的是平民不能自证身份,那必然是百口莫辩;若接查杀的人是神职,那更是一举两得,两个神职曝光,剩下两狼隐藏好接下来便是屠神局。”

李圣看了看上面三号的头像,头像上卖萌小人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看起来如此的无辜,和杨听风那一肚子坏水截然相反,若非他身处预言家的身份被对方倒打一耙,说不准还真会被其说服带偏了路。

杨听风听得连连点头,脸上的笑意更深,不可否认李圣完全猜中了他的心思,每一句都说到了点子上,清晰而犀利的点出他接下来的操作,这种思维逻辑之强大简直像是他肚子里的蛔虫。

他仅没有被看穿的恼怒,反而升起几分惺惺相惜的知己感。 

难以想象,李圣还是第二次玩《狼人杀》。

两个预言家对跳不稀奇,但是说的都是这样头头是道,逻辑毫无问题的却罕见的不得了。

听三号的发言没问题,四号身处劣势却不守反攻的操作更是令人眼花缭乱,当两个人陈述完个人观点后场上一度陷入了两难,最后投票时更是出现了五五开的平票局势。

九个人,四人站队三号,四人站队四号,剩下一个倒霉鬼直接掉线了。

两次投票均为平票,最后警徽谁也没拿到直接被撕掉了,再接下来的个人发言环节更是直接分队形,三四号轮流发言完之后,两队的队友们也开始各自为己方的预言家辩护,到最后这已经不是盘逻辑说话的游戏,完全演变成两方的护卫团互殴。

双方各执一词,僵持不下最后由杨听风拍板决定投1毒1,白天流放一个预言家,晚上毒死另一个,两个预言家干脆都不要好了。

随着页面变灰,系统提示“3号被毒死”,杨听风顿时笑瘫在椅子上,一边笑慰问李圣:“预言家开局就被投出局的感想如何?”

李圣:“还不错,哥的算计和我预想的一样。”

杨听风以前看小说,有句形容叫“眼里有千言万语”,他一直都觉得这句话是一种夸张修辞,可是如今他看着李圣,眼里就真的像是有千言万语。

李圣大概不知道要说什么,又不舍这最后一刻独处时光,眼神都是不舍,磨磨唧唧的不肯走。

酒气蔓延开来,蓝莓酒的香气。

气氛急剧升温,杨听风的心跳那么快,他的脸都红了,李圣忽然凑近了看他脸上的红。

杨听风开始以为李圣要亲他,还吓了一大跳,结果发现李圣就只是要看他的脸,他微微侧了一下头,李圣就又追上去了。看着看着,李圣就笑了。

似乎杨听风泛红的脸让他分外满足。

“走吧。”杨听风说。




沙特影视
亲情是多么可贵,它让我远离世界的孤独与痛苦
亲情是多么可贵,它让我远离世界的孤独与痛苦
一大点白

【杨听风×李圣】

李圣看着妈妈每次都只顾着自己的约会,完全没有能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的时间不禁感到难过,想到一年前爸爸二婚家庭的哥哥心里也有了想法。

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爸爸的电话“爸,我想去你那边高考。”

沟通过后得到了父亲的同意后高兴的想着还能再次见到哥哥。

翻出自己的盒子,拿出自己珍藏着与哥哥的照片,高兴的抚摸着照片上哥哥的脸,担忧的感觉随之而来。

哥哥会不会已经不记得我了,哥哥会不会已经忘记我了,好想和哥哥呆在一起。

抱着照片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做好早餐,等到妈妈出现在餐桌上“妈,我要去爸爸哪里准备高考。”

脸上难掩的失落“你也要抛下我吗?”惊慌失措之下不小心抓伤了李圣的手。...

李圣看着妈妈每次都只顾着自己的约会,完全没有能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的时间不禁感到难过,想到一年前爸爸二婚家庭的哥哥心里也有了想法。

犹豫再三还是拨通了爸爸的电话“爸,我想去你那边高考。”

沟通过后得到了父亲的同意后高兴的想着还能再次见到哥哥。

翻出自己的盒子,拿出自己珍藏着与哥哥的照片,高兴的抚摸着照片上哥哥的脸,担忧的感觉随之而来。

哥哥会不会已经不记得我了,哥哥会不会已经忘记我了,好想和哥哥呆在一起。

抱着照片不知不觉的就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做好早餐,等到妈妈出现在餐桌上“妈,我要去爸爸哪里准备高考。”

脸上难掩的失落“你也要抛下我吗?”惊慌失措之下不小心抓伤了李圣的手。

“嘶”丝毫没有退缩的看着妈妈的眼睛“没有妈,我没有抛下你,只是我在这没办法好好读书,不是吗?”安抚的握住她的手。

自知自己平常完全没有尽到一个当母亲的责任,也没好意思在妨碍自己的孩子。

“去吧,他那的孩子要是欺负你,这里还是你的家。”强颜欢笑的吃完早餐去上班。

一边收拾碗筷一边想着妈妈刚刚那副表情,可是又想想自己离开也能不在妨碍妈妈找到自己的爱情。

而自家爸爸这边跟听风听雨的妈妈商量好后却不知道该怎么跟孩子开口。

“这个事,我去跟我孩子说吧,你也不用操心那么多了,你去看看给李圣那孩子转到哪个学校吧,这个事就交给我了。”

“好,谢谢老婆。”高兴的搂着她。

第二天起来给住宿的杨听风打电话。

睡到一半的杨听风听到有人给他打电话恼火的看了看是谁这么不长眼的在没有课的早上给自己打电话,结果看到是自己的母亲大人一下就精神了。

谄媚的问道“妈,有什么事吗,这大早上的给我打电话。”

“有件重要的事要跟你说,反正也快放假了,这几天顺便把些行李带回来。”还是没想好要怎么开口,反正还有几天,再等等吧。

“啊?那行吧。”杨听风好奇到底是什么事需要回家说,可是也没有在问的想法。

没问的结果就是休息回家的时候杨听风也没在得到这回家才能说的信息,杨妈也忘干净了。

放假两天了都还是没等到那所谓的事,实在是等的不耐烦了过去无奈的看着还在工作的妈妈“妈,你是不是忘了点什么。”

“啊?”听到这没头没尾的话,怀疑的想着自己忘了什么。

看到这样子,好吧,忘干净了“妈,你说的要回家跟我说的事是什么事啊?”

好像,还真有什么忘了“啊,儿子,过来,这个事需要你去疏导一下你妹妹,李叔叔家的儿子要过来这边高考,还有一个礼拜就来。”抱歉的观察杨听风的表情。

李圣?要来了!这消息对于杨听风来说确实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啊,好,我知道了,我妹那在想办法吧,我先回房间了。”

雪伊天生是鸽手~

请上天赐我一个李圣一样的哥哥!

长得像郑伟一样帅,是个学霸,做饭好吃,温温柔柔还有点小腹黑,太爱了!

请上天赐我一个李圣一样的哥哥!

长得像郑伟一样帅,是个学霸,做饭好吃,温温柔柔还有点小腹黑,太爱了!

山顶洞人

外星朋友

看了二哥来了怎么办。哭死了,李圣小天使就应该被宠着。


很想让李圣小天使,观看星际精灵,蓝多多 。里面有一个他想要外星朋友。😭在另一个平行时空 


设在李圣哭着想要一个家人。其他人都在歌剧那里。


设蓝豆已经十五岁了。五小只都是哦


杨听风看着李圣一脸期待别的狗男人的样子 。

难受的想打人


不由的使劲,


屏幕上又出现了几个大字 ,


“看完就回去 。”


众人无语中,一点多余的解释都不解释。


屏幕中显示着,<星际精灵,蓝多多 >


蓝多多从空中吊着,左探...

看了二哥来了怎么办。哭死了,李圣小天使就应该被宠着。


很想让李圣小天使,观看星际精灵,蓝多多 。里面有一个他想要外星朋友。😭在另一个平行时空 


设在李圣哭着想要一个家人。其他人都在歌剧那里。


设蓝豆已经十五岁了。五小只都是哦





杨听风看着李圣一脸期待别的狗男人的样子 。

难受的想打人



不由的使劲,



屏幕上又出现了几个大字 ,


“看完就回去 。”


众人无语中,一点多余的解释都不解释。


屏幕中显示着,<星际精灵,蓝多多 >


蓝多多从空中吊着,左探探,右探探。


到处摸索 。还若有所思的样子。


此时,蔡小豆伸个懒腰。坐了起来 。迷迷糊糊中。

“你谁呀”


刚说完,就被蓝多多用的外星力量把记忆消除了。然后直愣愣的又躺回了床上 

蓝多多还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


李圣觉得“李圣”小时候好可爱。好乖。

别乱想。说的是李圣,


蔡军:“这孩子,打扮的跟杀马特一样 。”

蒋丽一边打着蔡军,一边笑。


李圣圆滚滚的眼睛,目不转睛盯着屏幕,特别认真的看。


蓝多多,感觉特别尴尬 。自己的发型....


蔡小豆直捂脸 。


李圣妈妈,看着蔡小豆。就特别怀念小时候的李圣,软糯糯的。好乖的




铃声响起 

一位青春俏丽戴着眼镜的女生,手里拿着资料走进了教室。

“小同学们好 ”

全班异口同声道:“胡老师好”

唯独有一个人没说,还在睡觉。


蒋丽跟蔡军齐刷刷的看着蔡小豆。


“妈,这是以前的我 。我现在不是学习很好吗,也没怎么睡觉了 ”


李圣妈妈越看小时候的蔡小豆像自己的儿子,不免的说


“男孩子吧 ,小时候都调皮 。像我家圣圣也调皮,现在不还是学霸 。”


蒋丽跟蔡军还能说什么呀 ,毕竟自家孩子。现在的成绩确实不差 ,


胡老师“小同学的假期都过的怎么样呀”


全班小同学:“很好!!!”


胡老师“哪个小同学来说一下 ”

又提名了,

“古拉小同学 ”


古拉站起来,特别自信道

“假期里头,我爸爸带我去了迪士尼 ”


全班“哇”一片。


古拉:“特别好玩儿 ”


胡老师点点头。“嗯,不错”又开始提名。“包大雷,小同学呢 ”


包大雷憨憨的笑着说:“我爸带我去天安门玩了 ,特别好玩 。然后回来的路上 ,我爸给我买了俩包子  。三鲜馅的,”


全班哄堂大笑 。


包大雷不以为然 ,“笑什么呀?那包子好吃 ,特别好吃 。”赞赏着那俩包子 


全空间,也想笑 。但是又害怕伤了那孩子的心 。


包大雷想钻缝隙。


胡老师微笑道:“好,也不错。”又继续往下点名 。

点到了蔡小豆 。叫了两声还未叫醒 ,古拉拍了拍蔡小豆。


被叫醒的蔡小豆。大吼一声“干嘛”


胡老师无奈的看着蔡小豆。“你的假期怎么过的呀 ,”


包大雷,看着社死的蔡小豆。好受了不少。


蔡小豆心想,幸好先捂脸了。


(奇怪的脑回路 )


站起的蔡小豆耿直的回道:“我,睡觉呗 ”


胡老师:“还有呢?”


又是一个耿直的发言 :“又睡觉呗”


胡老师只好无奈的笑了笑 。“好吧,做下吧 ”



蔡军帮着儿子打圆场,“儿子,至少没有说谎呀 。”




 





🙏🙏感觉好短小啊 。。





山顶洞人

外星朋友

看了二哥来了怎么办。哭死了,李圣小天使就应该被宠着。


很想让李圣小天使,观看星际精灵,蓝多多 。里面有一个他想要外星朋友。😭在另一个平行时空 


设在李圣哭着想要一个家人。其他人都在歌剧那里。


设蓝豆已经十五岁了。五小只都是哦


李圣说的泣不成声,不知怎么眼睛忽然一黑。

他....又被抛下了?

是梦该醒了。

小声的哭泣


忽然一闪,亮了。


杨听风笑着,握住李圣的手。本来他也有点害怕,当然,就只是那么一点点


刚刚还在听自家弟弟和妹妹表演。突然就黑了,听到有人抽泣。


而且听着声音,像是李圣的。


害,李圣老是整些...

看了二哥来了怎么办。哭死了,李圣小天使就应该被宠着。


很想让李圣小天使,观看星际精灵,蓝多多 。里面有一个他想要外星朋友。😭在另一个平行时空 


设在李圣哭着想要一个家人。其他人都在歌剧那里。


设蓝豆已经十五岁了。五小只都是哦





李圣说的泣不成声,不知怎么眼睛忽然一黑。

他....又被抛下了?

是梦该醒了。

小声的哭泣


忽然一闪,亮了。


杨听风笑着,握住李圣的手。本来他也有点害怕,当然,就只是那么一点点


刚刚还在听自家弟弟和妹妹表演。突然就黑了,听到有人抽泣。


而且听着声音,像是李圣的。


害,李圣老是整些伤感的 ,一看就心灵弱小 。他做为一个哥哥,当然要照顾他了。


李圣感受着杨听风的温度,心里不由的安心。


“圣圣,”,李圣妈妈看见自家儿子满眼都是泪,直接把杨听风推到一边。抱住自家儿子,


杨听风一脸无语......




“啊!!!!!!!!!!”


众人都向发出噪音的人看去 。


“我....,我就轻轻拍了你一下,”杨听雨委屈的看着众人 。


“小豆,你看把人家女孩吓的”尴尬不失的微笑。


蓝多多看着委屈的小豆,把小豆护在身后。“小豆胆子小。他是被拍了才叫的”


蒋丽知道儿子被拍了才叫的,但是毕竟人家小女孩都快哭了。蒋丽摸了摸蔡小豆的脑袋,表示安慰 


“我又不是故意的,你长得很像我二哥。我又不知道你不是他,”



杨听雨父母第一开始看到的时候 ,都有些震惊。一直都在看着蔡小豆,所以连杨听雨失礼的事,抱歉都忘了说了 。



包大雷,古力,古拉。看着远处往这边看的李圣。异口同声“真的好像!!”


李圣妈妈牵着李圣,走向中心。

杨听风紧跟着,跑到杨听雨身边。



杨听雨拉着杨听风的胳膊。嘟着嘴,“哥,二哥怎么感觉跟我们不熟啊 。还有二哥,怎么还穿着....,那天我跟他吵架时候的衣服 。”


虽然李圣,老整些伤感的。但也不至于.......,杨听风也觉得不太对劲 。


李圣一直盯着蔡小豆。盯的让蔡小豆发毛,


李圣盯完蔡小豆又看向蓝多多。


蔡军和蒋丽一脸震惊 。


一阵响动,听着,机械的声音 。空中突然出了一个屏幕  。众人虎躯一震 


会不会有一个外星人 


李圣拿着一个手灯,仰着头照向星空。

“会不会有一个外星人 ,会收到我的信号 ??然后用心电感应跟我说,朋友,找到你了 。 ”


画面一转 ,突然有一个相似蓝多多的人 。被灯光晃的挡眼 ,

“谁在那照我”

被晃的 ,把那个调皮的揪了出来 。


又一个酷似蔡小豆的人,说着蓝多多的名字 。


两人又摆的造型 ,后面又闪了一张。五只小的照片 



李圣期待着看向蓝多多,“你是外星人吗 ,你是接到了我的感应吗 ???”



蓝多多,看着李圣期待的眼神 。太像小豆的,不忍心,,无奈的。只能说是了,



文笔不好 ,真的非常喜欢小豆和圣圣。

人设会崩 !!!!!!!!!!!!!!!!!!!!!!!!!



可以提意见 。



山顶洞人

一个脑洞

我童年男神郑伟。看了二哥来了怎么办。哭死了,李圣小天使就应该被宠着。

很想让李圣小天使,看星际精灵,蓝多多 。里面有一个他想要外星朋友。😭在另一个平行时空 


有人写吗??

想让蔡小豆父母,认做干儿子。


我童年男神郑伟。看了二哥来了怎么办。哭死了,李圣小天使就应该被宠着。

很想让李圣小天使,看星际精灵,蓝多多 。里面有一个他想要外星朋友。😭在另一个平行时空 


有人写吗??

想让蔡小豆父母,认做干儿子。



娱乐有范
胡先煦:我在发育期我可以消化,而你是易胖体质。扎心了
胡先煦:我在发育期我可以消化,而你是易胖体质。扎心了
娱乐有范
自爆当年因为“懂事”而掩藏的苦衷~
自爆当年因为“懂事”而掩藏的苦衷~
半舟绿

【风里听声】Moonlight(上)

 中秋快乐,圆月共赏!


                                               ...

 中秋快乐,圆月共赏!


                                                                       

 01 


杨听风第44次语调毫无起伏地重复“这不合理”的时候,杨听雨还是没忍住起来倒了杯水,困得脚步发虚,差点兜头浇了大哥一脸。 

大哥良心发现,考虑到罪魁祸首本人第二天还要去上不着四六的早自习,高抬贵手放人休息。

 同样有不着四六的早自习的二哥收到了小妹沉痛的眼神。


 “这不合理。” 

第45次。

 他心里记着数,面上不显山不露水地顺着杨听风点头。 


“我辛辛苦苦陪你们排练,杨听雨这个没脑仁儿的居然没把我写在家长名单上!2和3都分不清吗?你也不提醒她,大哥在你们心里还有没有存在感?” 

“就算我脸嫩,也还是在你们告家长书上签字的角色,好歹对我善良一点吧,总不能让我站着听一群高中的小破孩儿歌颂中秋啊!” 


他大概是从小和杨听雨吵架锻炼起来的口条,连讲四个小时不带歇的,李圣等了半晌才抓着他喝水的一个停顿,见缝插针提供补救对策。


 “你可以坐在学生席,哥。”

 “我大三了……”

 “你脸嫩,哥。” 

“我身份证上写着22岁,而你们还没算个人。”

 “你脸嫩,哥。” 


李圣要是拿这张脸出去骗人,不知道会不会有被拆穿的一天。

少年低眉顺眼,玻璃镜片之后的眼睛时不时微微抬起,小心翼翼打量着对面的心思,不带一丝攻击性甚至试探性。


杨听风被他一叠声极其诚挚的“哥”叫得心软,伸手揉了揉他的头。细软的发丝从指缝间滑落,酥酥麻麻撩人心弦。

 “校服拿来。”


 然后刚准备铺开被子休息的李圣就听到了第46声。


 “这不合理,你为什么穿185?” 


没完了。 


                                                                        


02 


杨听雨也不知道他俩昨晚上别扭到几点,早饭时吃一口瞥一眼,瞥一眼吃一口。

 “你这是活该,衣服大了拿来我给改改不就行了,现在倒好,瞧瞧你俩黑眼圈。”

妈妈幸灾乐祸,看着用隔夜茶擦眼睛的两个倒霉鬼。

 虽然到后半夜他们的活动就不只是谆谆教诲了,还有身体力行。 

李圣自讨苦吃,咬着牙受下了。 

甘之如饴。


 “不是尺码问题,是尊严问题!”杨听风举手抗议。 

他很难接受当年那个从垃圾桶边上捡回来的瘦弱少年现在身量几乎与他旗鼓相当,并且因为李圣骨架匀称,几乎显得大了骨架纤小的杨听风一圈。 

明明也有一米八,却总是没什么身为兄长的威严

——大部分时候。


 “废话什么,改不改?”

 “不改!185咋了,我也能穿。” 


那肯定能穿。 

校服嘛,还有不能穿的人吗? 


蓝白相间的廉价衣料总是能让人一瞬间回到少年时代,除了作业和考试还有晚自习时窗外的晚霞,篮球场上哭哭笑笑都很真实的男孩子,手牵着手一起偷看的小姑娘在绿荫下三五成群,视线聊着聊着就无故漂移,推说是蝉鸣太盛,扰人心绪。


 李圣偷偷侧眼看杨听风,前些日子心血来潮染的金发被家长按着剪了,留着半长不短的发型,后颈那块的弧线流畅漂亮,落着些发丝。北方冷得快,他早就衬着薄薄的针织衫,浅杏色,很有秋天的味道。 

杨听风都大三了,没有读研的打算,在小城当地的一座尚可的大学得过且过,像是从来没有考虑过出走。但李圣总觉得杨听风人如其名,如若不是家庭的牵绊,他一定会像风一般远渡而去,漂流到无人能找到的地方野蛮生长。


 那令他心慌。

 却也同样神往。


                                                                      


 03 


不知为何,偏文的李圣最后还是选了理,并且在物化生方面也全面发展,没有像哥哥调侃的那样做个流浪诗人——首先,他不流浪,其次,他只给家人写诗。 


李圣在整队前找了理由溜下楼,杨听风拎着灰色的背包倚在墙上等他,叼着的烟极其刻意,只是为了营造不良少年的氛围,但由于面相柔润乖顺,只像个叼着棒棒糖的叛逆期男孩。 


李圣站在隔间外面接住杨听风随手丢出来的常服,衣料上还带着温度,柔软干净,有着和他一样的海盐薄荷味洗衣液的气息。


 “你们校服走线都歪了,什么做工。”

 杨听风很轻地抱怨,很轻地套上衣服,很轻地推开门,像是怕惊扰了昨日重现的年少时光。


 不受校规束缚的人敞着三颗扣子,不合身的秋装外衣松松垮垮,长袖子遮着手臂,指尖露出来状似无意地勾着袖口边沿。

 他很久不穿校服,于是显得难得局促。 

杨听风把换下来的衣服囫囵塞回包里,没偏头,扔了句“我在门口等你”就出去站着。


 李圣哑然,没来得及说一句话。

 沉默着望了会儿杨听风的背影,进了个隔间。


 出来的时候赶上高一下楼去礼堂,杨听风倚着长廊的栏杆,如织人流从面前涌过,偶尔几个胆子大的和学长打招呼,杨听风全都笑吟吟回应。


 他忙起来以后就瘦下去了,也不知为何,食量未小而体重疯掉,原本模糊圆润的下颌线此时轮廓清晰,晚安拥抱的时候,嶙峋的锁骨总会硌着李圣的眉间。


 “哥。” 

他叫,于是检阅队伍般的人笑着回头,在来往人潮的注视中,极其自然地拉住弟弟,李圣避开了右手,用左手牵起杨听风。

 “我刚问了,杨听雨他们班压轴来着。我俩先逛逛再进去,你老师没意见吧?”


 “没。”


 李圣答得不轻不重,也没想班主任有什么反应,左不过唠叨几句。


 所以杨听风笑意灿烂,勾着他的肩往楼下走,混在学弟学妹里,像一尾入海的鱼。

豆豆妈影视
二哥来了怎么办:故事发生在那个夏天,作为哥哥,只想保护好妹妹
二哥来了怎么办:故事发生在那个夏天,作为哥哥,只想保护好妹妹
影视在此
二哥来了怎么办:杨听风的内心独白,作为哥哥,只想永远守护妹妹
二哥来了怎么办:杨听风的内心独白,作为哥哥,只想永远守护妹妹
凯凯快剪影视
二哥来了怎么办:兄妹之间的打打闹闹,温情瞬间都在这里
二哥来了怎么办:兄妹之间的打打闹闹,温情瞬间都在这里
新野看影视
二哥来了怎么办:胡先煦邓恩熙混剪,哥哥化身宠妹狂魔,太暖心了
二哥来了怎么办:胡先煦邓恩熙混剪,哥哥化身宠妹狂魔,太暖心了
四月影视说
二哥来了怎么办:台词向混剪,家里给予的温馨很治愈
二哥来了怎么办:台词向混剪,家里给予的温馨很治愈
椰椰了影视
二哥来了怎么办:胡先煦个人向,青春活力,这才是青春剧男主角
二哥来了怎么办:胡先煦个人向,青春活力,这才是青春剧男主角
若如传媒
二哥来了怎么办:听风听雨展开新的篇章,会有怎样的结局呢
二哥来了怎么办:听风听雨展开新的篇章,会有怎样的结局呢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