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二少

15754浏览    1099参与
废旧的阁楼

【剑三+家教】君风 第三十四章 逃亡

二少穿越家教

cp纲吉

------------

凌厉的剑气冲天而上,一局破除了花粉构成的迷障的同时,也将纲吉的意识从一片混沌迷茫中捞了出来。


强烈的剑风吹的纲吉一时间竟睁不开眼睛。逐渐神志清明的纲吉感到自己的手臂还着谁的脖颈,隔着布料都能感觉到滚烫的温度,胸前贴着的披风有些湿湿黏黏的。


“叶……双先生?”纲吉迷迷瞪瞪地唤道,一是分不清楚今夕何夕。


叶双听到纲吉虽然迷糊却并不算虚弱的声音,心中高悬的石头终于半落了地,道:“你醒过来了?”


纲吉迷茫地应了一声,中招的记忆慢慢回笼,瞬间闹了个大红脸,挣扎着想把将自己绑在叶...

二少穿越家教

cp纲吉

------------

凌厉的剑气冲天而上,一局破除了花粉构成的迷障的同时,也将纲吉的意识从一片混沌迷茫中捞了出来。

 

强烈的剑风吹的纲吉一时间竟睁不开眼睛。逐渐神志清明的纲吉感到自己的手臂还着谁的脖颈,隔着布料都能感觉到滚烫的温度,胸前贴着的披风有些湿湿黏黏的。

 

“叶……双先生?”纲吉迷迷瞪瞪地唤道,一是分不清楚今夕何夕。

 

叶双听到纲吉虽然迷糊却并不算虚弱的声音,心中高悬的石头终于半落了地,道:“你醒过来了?”

 

纲吉迷茫地应了一声,中招的记忆慢慢回笼,瞬间闹了个大红脸,挣扎着想把将自己绑在叶双身上的带子解开,口中歉疚道:“我……我,对不起叶双先生,我……我……”

 

“嘶……”叶双脸色苍白,似乎还没从刚刚那种万物循环往复,向死而生的经历中缓过劲来,眉头不由抖了抖,咳了两声,将手向后一伸,按住了挣扎的纲吉,他扫了眼躺在地上兀自抖动的落叶,又想到刚刚那些妖人的手段,不由有些心焦。在答应成为纲吉保镖之后,经历的指环战和他曾经历的尸横遍野的守城战确实要仁慈的多,让叶双一时觉得,即使是未来仙境,凭他的能力保住一个少年不成问题。但是现在他不确定了,这个荒岛上他见到的一切,让他意识到,自己果然还差得远,即使以伤换伤,也只能面前保住二人。

 

叶双心中对自己的恼怒,让他不由得冷声道:“……没事,纲吉你别动,我们得赶紧走了。”

 

纲吉被叶双声音中的冷意唬住了,除了第一次在医院见到他的那天,纲吉已经许久没有听过温柔的叶双先生用这样冷厉地语气说话了。纲吉心中懊恼自己又填了乱,立刻僵硬了手脚,假装自己是个背部挂件,顺着叶双按着他的力道,挂在了叶双的背部。

 

叶双感到从本来就没愈合的背部伤口涌出的血液不止浸湿了他背部的衣服,甚至顺着自己的双腿蜿蜒而下,一滴滴地落在了他脚下的土地。大量的失血和高热,还有刚刚经历的精神攻击,让叶双的神智逐渐混沌无暇顾及纲吉陡然的僵硬,心理只剩下一个念头,不管付出什么代价,必须尽快将纲吉送回能够掩盖他们行踪的洞穴。

 

僵硬在叶双背上的纲吉,头搭在叶双的肩膀上,耳畔好像却传来叶双不太清晰的呢喃:“这次……护住他……”

 

纲吉一时有些疑惑,叶双先生从作为他的保镖以来,一共他就只经历过上次的指环战和这次莫名其妙的荒岛求生,而上一次的指环战,叶双先生作为伤还没好全的保镖,实在已经很尽责了。

 

纲吉正要侧耳细听,下一刻,叶双提气而起,一个大轻功向藏身的地方而去。呼呼的风声在纲吉的耳畔响起,吹散了叶双断断续续地喃喃。

 

同一时间,岛上的另一队人马,也收到了莫斯卡传来的监测信息,曾经爆发了一场小型战斗的地点坐标被传到了他们的手中的古老的手提电脑中。

 

被像供奉的佛像一样,电脑被恭敬地摆放在这个基地中唯一整洁的桌子上。硕大地红色“发现”二字伴随着刺耳的警报声。基地里的五个人的视线被瞬间吸引,然后四个人的目光立刻转向坐在中间的人。

 

“呵,钱来了。”中间坐着的头发略有花白的中年男子,吐掉口中不知道哪里找来的草,兴奋地笑道。他脸上的疤痕显得他恶意满满,十分狰狞。

 

天色已暗,星星和月亮逐渐爬上了天幕。

 

远在大洋另一端的日本。

 

一位带着红色护目镜,宝石蓝色的中长发不太柔顺的铺在肩上,看不清楚面孔的女性在森林中摸索前进着。浅色的破旧斗篷紧紧裹在她身上,手上的护甲在她的走动中从斗篷中若隐若现。

 

拉尔·米尔齐仔细地辨别着森林中数目的种类和生长方向,是不是抬头计算着星星的轨迹来确定自己的位置。

 

“这里吗……?”拉尔看着身边丝毫不像有基地入口的地方,不由欣赏道:“彭格列十代,不愧是为彭格列带来第二次繁荣的一代。”

 

随即,她点燃了之前由家族内部的人转交给她的特制戒指。戒指上,摇晃的火焰和周围的环境渐渐开始呼应,拉尔眼看着眼前的森林荡起波浪,森林中栖息的动物却没有丝毫察觉。树上盘绕的蛇,仿佛看不到拉尔一般,肆无忌惮地大快朵颐。

 

燃烧着靛色火焰的门在拉尔眼前出现。

 

“Ciao~拉尔,你终于来了。”

 

熟悉又陌生的声音令拉尔眼眶一热,口中已经溢出一声哼笑,道:“reborn……”

 

口中的惯常的调侃还没说出口,眼前出现的其他二人却令她话语一顿,是认识的脸。却比她所知的更加青涩稚嫩,她不用细看就能看到贴在他们脸上的创口贴和包在身上的纱布,鼻尖充斥着的转治淤青和轻伤的药味。拉尔一瞬间就看出来这两人身上的伤并非敌人所为,丝毫没有伤及要害的地位。

 

这时,穿着滑稽保护服的reborn走到拉尔面前,说道:“你来的正好。先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十年前的岚之守护者——狱寺隼人,雨之守护者——山本武。还有十年前的晴之守护者和雷之守护者在基地里面准备给你接风。”

 

拉尔没答话,她的目光再一次略过两个呲牙咧嘴,明显没有被严酷的战斗锤炼过的年轻面庞,说实在的,这一刻,拉尔有一瞬间觉得,可能彭格列真的完了。

------

首先对不起,坑了四个月😭没什么借口,就是自己能力不足,坑了这么久,对不起。

感谢还愿意等我,甚至给我发来私信的小伙伴,你让我重新拥有动力。谢谢你。

时隔很久,自我感觉没bug,但是不是很确定,如果发现有,请告诉我!

再次感谢还对我这个脑洞感兴趣的人!谢谢你们的等待!我还是会继续写的!

SoM冷晗眉

儒风二小姐她不香吗

(极其敷衍的画完了x)

儒风二小姐她不香吗

(极其敷衍的画完了x)

唐衍尘

【策藏/藏策】双向暗恋。

叶岚有着两把剑,可他从来不用,问了他也只是岔开话题。李倾言问了一次之后没得到答案,也就作了罢,但他前些日子听了某些话心里堵的很。

——“你说那把剑啊?是他父亲为他亲手打造的。”

——“好像是说,让他用这双剑来保护自己的爱人。”

嚯,保护爱人…

李倾言知道叶岚的过去,他的母亲为了保护他的父亲被人一刀子戳了心脏,直接死在了他父亲面前,只留下了襁褓中的小少爷。

所以,这话也可能是真的吧。

李倾言沉默了,他曾经觉得自己能够捂热叶岚的这颗心,但是现在想来还是遥不可及。

叶岚是个少爷出身,也有个少爷命,但他偏偏非要自个儿出来闯荡,他浑身上下没有任何跋扈的味道,只有着玩世不恭,将流氓二字展现的...

叶岚有着两把剑,可他从来不用,问了他也只是岔开话题。李倾言问了一次之后没得到答案,也就作了罢,但他前些日子听了某些话心里堵的很。

——“你说那把剑啊?是他父亲为他亲手打造的。”

——“好像是说,让他用这双剑来保护自己的爱人。”

嚯,保护爱人…

李倾言知道叶岚的过去,他的母亲为了保护他的父亲被人一刀子戳了心脏,直接死在了他父亲面前,只留下了襁褓中的小少爷。

所以,这话也可能是真的吧。

李倾言沉默了,他曾经觉得自己能够捂热叶岚的这颗心,但是现在想来还是遥不可及。

叶岚是个少爷出身,也有个少爷命,但他偏偏非要自个儿出来闯荡,他浑身上下没有任何跋扈的味道,只有着玩世不恭,将流氓二字展现的淋漓尽致。

叶岚这人吧,自己创了个什么商铺,名声也挺大的,外边人见了他都会称呼他一声叶少,那逢场作戏的水平令人望尘莫及。

再说这李倾言呢,直来直去的,没少得罪人,但仅凭他是叶少爷身边的人也没多少人敢来找他的麻烦,就算有,事后也被人收拾了一顿,敢动叶岚的人也不掂量掂量自个儿几斤几两。

俩人打小一起长大,一个随着父亲入了天策府,一个入了藏剑山庄,李倾言身上多多少少有了些伤疤,也有一刀就在心窝子边上,起初他还藏着掖着不让叶少爷看,结果叶少爷挑了挑眉把人按在床上扒光了上身。

——“呦呵,没少受伤啊?”

——“脑袋别裤腰上的滋味好受吗?”

叶岚这性子,加上自己所拥有的本钱,外貌一等一,事业有成,没少有姑娘贴上来,李倾言经常隔老远就能闻到他身上那些胭脂水粉的味儿,嫌弃的要死。

就算嫌弃的要死他能怎么办?那可是自己喜欢的人儿。

李倾言这次是告了假回来的,他这火急火燎往回跑想要确认些什么,还没等进门又闻到了劣质的胭脂味儿,那屋里有美娇娘的娇嗔,又有清倌弹奏的靡靡之音,好家伙,自己不在的这些日子他叶岚玩得挺开?

李倾言心里凉了半截,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再说那屋里的叶岚,察觉到那人提前回来后也收起了玩闹的心。前一秒还在与人谈笑风生,后一秒“咔嚓”一声直接将那美娇娘的下巴卸了,唤人将其带入地牢,直追着李倾言去了。

李倾言已经喝了两坛子了,幸得他在喝之前付了银两,就算怎么个喝法也没人管。其实这李倾言在军中可是千杯不醉的,但若是一个人想醉,即便是喝上一口也会醉。

叶岚来的时候只见李倾言趴在了桌上,旁边横七竖八地放着酒坛子,闻着那人身上的酒味嘴上嫌弃的要死,一手在桌上放了些银钱,一手把人扶起来搭在自个儿肩膀上往回走。

——“喂,李倾言,你要是吐了小爷一身,小爷直接把你扔那臭水沟里。”

叶岚瞧见李倾言此时看起来乖顺极了,平日里倔的要死的人如今蔫巴巴地靠着自己,他伸手戳了一下李倾言的脸蛋,搂着人的腰一路走了回去,待将人放在床上前只听那人嘟哝了一句。

——“叶岚…你不懂…”

叶岚怎会不懂,他懂得很,只是不想这样占了人家的便宜。他见人喝醉了也没说些什么,拿着温热的布巾给人擦了擦脸便离开了。

其实在路上的时候李倾言就醒了,他嗅着叶岚身上淡淡的香味儿满足极了,这是他们第一次这样心平气和的近距离接触,也可能是最后一次了。

隔日一早,李倾言招呼都没打一声便离开了,叶岚知道后也没说什么,只当他是闹了脾气。

又过了几日,叶岚也不见李倾言差人给自己带消息,心里头突突直跳,这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不安。

叶岚抄起家伙快马加鞭赶向了前线,快到前线的路上他瞧见了不少尸体,心里的不安更浓了,果然…

“您说李将军?他昨日里带着一部分将士去营救被狼牙军抓做人质的百姓了…到现在…未归…。”

叶岚脑袋里那根名为理智的弦断了。

他从来没想去干涉李倾言的选择,他想去打仗,他便在后方等他回来,他为自个儿忍气吞声,那他便帮他打回来…可现在…

叶岚同人道了声谢便飞奔出了城,脑子里都是李倾言的一举一动,他生气了,他没想到李倾言这混球气性这么大,居然意气用事!

距离李倾言出发已经一天两夜了,叶岚已是三日未好好休息,将他能想到的李倾言会藏起来的地方翻了个遍,终于在一个山洞里找到了这人。

叶岚是杀了一条血路进来的,待他进来的时候李倾言警惕了起来,却在瞧见那人是谁之后便放下了那杆子枪,没说些什么。

叶岚气不打一出来,但见人衣物上的血新鲜的很,过去一把将人的里衣扯碎扔在了一边,摸出身上的伤药往人身上蹭,见人嘴角抽了抽嘴上却不饶人。

——“知道疼了?知道了还敢吗?”

叶岚也没指望他能说些什么,给人胡乱擦了药之后便把自个儿的外衫脱下来披在人身上,摸出了腰间的佩剑。

——“走吧,今儿个小爷我舍命陪君子。”

李倾言眼眶通红,张了张嘴声音有些发颤。

——“叶岚。”

——“今儿个我们可能没法活着出去了…你怎么…”

——“我心悦你。”

叶岚闻言心尖颤了颤,张了张口还未说出那句话,只听见脚步声逼近了。

是了,他闯进来的时候惊动了狼牙军,发现这里是迟早的事。

两个人面对数名狼牙军,结果可想而知。

李倾言瞧见那两把剑似乎是明白了什么,顿时生龙活虎了起来,与叶岚一同冲了出去。

明枪易挡暗箭难防。羽箭破空而来,叶岚瞧见后一把将身边的李倾言推了出去,李倾言一个踉跄身上便挨了一刀子,他反手给敌人一枪后回头便瞧见了自己终身难忘的一幕——叶岚来不及脱身,硬生生吃了这箭。

叶岚瞧着李倾言笑了笑,一把将那箭拔了出来,转身继续杀敌,俩人不知道坚持了多久,援军终于到了。

——“先救他,他的胳膊不能…”

李倾言哑着嗓子刚对人吼出来便被叶岚一个手刀劈了个不省人事,拿出伤药整个撒在人身上,还未进行下一步叶岚便撑不住倒下了。


叶岚醒过来的时候李倾言整趴在他床边睡觉,约摸着是自己动作大了,李倾言蹭的一下坐了起来,他瞧着叶岚半晌蹦不出一个字儿。

在叶岚昏迷的这些天里,李倾言抱着他那两把剑坐在床边端详了几天,他听医师说那箭上有毒,叶岚撑了那么久中毒已深,他生怕叶岚一个撑不住就…

所幸对方可能觉得自个儿这条命不值钱,用的毒也不是顶级的,过了七天之后叶岚便醒了过来。

叶岚醒了之后便收到了李倾言无微不至的照顾,他怕是忘了自己也是个伤患。

——“我也是。”

李倾言听到这突如其来的话愣住了,叶岚觉着他约摸着是伤了脑子。

——“回应。”

李倾言这才听懂了,傻兮兮地又让人重复了几遍,叶岚也就顺着他变着花样说了几遍。

俩人的关系便这般定了下来,等伤好的差不多后,李倾言继续在前线做着他的将军,叶岚留在京里做着他的少爷,时不时去探望李倾言,带着各种伤药零嘴一股脑塞过去。

打那之后,士兵们发现将军受伤的频率降低了,或许,这便是有了牵挂吧。


一个不敢说,一个不愿说,俩人能凑到一起也是不易。

星榭
庆贺新春!祝大家暴富与平安!

庆贺新春!祝大家暴富与平安!

庆贺新春!祝大家暴富与平安!

芊筆芯
【劍三/塗鴉】 好久沒畫自己喜...

【劍三/塗鴉】

好久沒畫自己喜歡的閒圖了T_T
劍三這次有幾個門派的校服都蠻優質,會挑一些來畫


#覺得紓壓


【劍三/塗鴉】

好久沒畫自己喜歡的閒圖了T_T
劍三這次有幾個門派的校服都蠻優質,會挑一些來畫


#覺得紓壓



翩舞悠然

【剑网三】没有男朋友 还那么嚣张

https://b23.tv/av84365262

二少有💰可以嚣张,大家说说看,伞娘单身,凭什么嚣张

https://b23.tv/av84365262

【剑网三】没有男朋友 还那么嚣张

https://b23.tv/av84365262

二少有💰可以嚣张,大家说说看,伞娘单身,凭什么嚣张

https://b23.tv/av84365262

小8相公

【剑三 有间医馆】第一个故事

第一个故事:若有来生,许我一世长安


长安还是那个长安,还是大唐的国都,只是战争结束后,却不同于往日的繁华的感觉。如今以是玄宗回到大明宫的第三个年头,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太平。

开始我以为,回不去的是过去,后来我才明白,回不去的是自己。

自安史之乱平定后,我独自返回长安,租了间门面开了个医馆为生。战争已经结束,但人们还是需要医者来抚平伤痛。

说到长安,我还真是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女人,也叫长安。那是发生在安史之乱快结束时的故事:

安史之乱开始时,我进了天策军成为一名军医。每日都有很多天策的战士死去,医者仁心,我虽然心痛但却没时间为他们吊唁,因为有更多的伤员等着我去救。

终于,...

第一个故事:若有来生,许我一世长安



长安还是那个长安,还是大唐的国都,只是战争结束后,却不同于往日的繁华的感觉。如今以是玄宗回到大明宫的第三个年头,一切似乎又回到了以前的太平。

开始我以为,回不去的是过去,后来我才明白,回不去的是自己。

自安史之乱平定后,我独自返回长安,租了间门面开了个医馆为生。战争已经结束,但人们还是需要医者来抚平伤痛。

说到长安,我还真是想起了一个人,一个女人,也叫长安。那是发生在安史之乱快结束时的故事:

安史之乱开始时,我进了天策军成为一名军医。每日都有很多天策的战士死去,医者仁心,我虽然心痛但却没时间为他们吊唁,因为有更多的伤员等着我去救。

终于,前方传来捷报,安禄山被其子安庆绪所杀,叛军节节退败。我所在的这支部队负责掩护玄宗回京。

这天,我救治完最后一个伤员,刚准备稍作休息,突然一个人急匆匆的闯进我的营帐,来人是名身背金蛇重剑的男子,面容俊俏不凡,只是一身白袍上染满血污。男子怀中抱着一名身穿战甲奄奄一息的女子。那女子我认得,她叫常安,是天策府李承恩将军麾下的先锋,也是李将军的末徒。

那男子见到我,急道“军医,快救救她,她还有口气!”

“莫慌,快把她放下来!”

她身上伤口大小共七十二处,致命伤口有二十多处。若是普通人估计早就活不到现在,而她一名女子却挺到了现在,我不禁好奇到底是什么力量让她顶着剧痛也要活下去。

替她处理了伤口,她依旧昏睡着。

“军医,她怎么还没醒?”男子着急的问我。

“常将军的伤非常重……醒过来估计要一段时间……”

男子眼中闪过一道希望“她会醒过来对么?”

“会的,一定会的。”我只得安慰他这么说。至于这女将军能不能醒过来完全是听天由命了。

看那男子的打扮好像是藏剑山庄的少爷,却怎会跑到这沙场上来?

“恕我冒昧,”我问道“公子可是姓叶?”

男子点头道“在下叶穆杰,家父叶蒙。”

“那叶公子怎会出现在这战场之上。”

叶穆杰坐在常安榻前,缓缓开口道“军医,你可愿听我讲个故事。”

那一年,她跟着李承恩将军来拜访藏剑山庄。在天策众人中,叶穆杰一眼就看到了李将军身后那名英姿飒爽的军娘,此时的常安只有十七岁,却已经是一副巾帼不让须眉是气质。

李将军和叶庄主每日在一起讨论的事情自是叶穆杰听不懂也不愿意听的,他便偷偷溜出去。

这天,在山庄的一处景物旁,他看到了常安。此时正逢江南春季,桃花盛开,她一身南皇铠甲,马尾高束站在桃花下别有一番景致。

那个时候的叶穆杰还是个翩翩的风流公子,欲上前调戏一番,没想却被常安撂倒在地。

“这么凶小心嫁不出去!”

换来的却是少女的一声冷哼“本将军自从入了天策就没想过嫁人!”

当天常安被李将军叫到楼外楼训斥了一番“逆徒!竟敢打伤叶公子!还不道歉!”

倒是叶庄主劝道“李将军,是小侄不对在先。小将军并无过错。再者说,小辈间切磋武艺实属正常。”

“既然庄主这么说,常安听令!从明日起,你便和穆杰公子一道切磋武学!”

此后的一月内,两个年轻人便每日在山庄中“研习”武学。累了,两人便席地而坐。

“你叫什么名字?”

“常安。”

“哈?长安?我是问你名字,没有问你你家住哪。”

“我就叫常安。姓常,名安,全名叫常安。听懂了吗?二货。”

“哈哈哈,竟然用地名起名字,还真是奇怪。”

后来,叶穆杰才知道常安的父母也是天策的军人,常安出生时母亲难产而死,同年,其父战死。李承恩将军可怜她,便收她为徒,带回天策府抚养,取名安,意为永保天下平安。

二人时而泛舟西湖,他发现,她安静时是这么美,就犹如这片安静的湖水般。她喜欢听他讲一些文人雅士的故事。这时,仿佛她也是名普通的少女。

 

常安临回天策的前一天,他带着她去了灵隐寺。

“常安,你许了什么愿望?”佛前,他问她。

她淡淡道“愿佛祖保佑我大唐太平安康。”

“那……”他问道“女孩子都向往能有一段美满的姻缘,你呢?”

“我天策军人,理应以国为家。”她答道“你呢?你的愿望又是什么?”

“我……愿守我心爱女子一世长安。”

“大伯,侄儿想要帮山庄分忧。”

“哦?侄儿想要做什么?”对于这个侄子,叶英甚是疼爱。

“侄儿想要接掌为天策府打造兵器的差事。”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有理由经常跑去天策。

她会带着他去牧场上骑马唱歌,带他去演武场任他被师兄们“调戏”。有时,两人也会安静的坐在凌烟阁顶看夕阳,听她讲那些名将的故事。

小辈的心意,李承恩将军和叶庄主自然明了。终于,叶英庄主亲自去天策提亲。天策和藏剑所有人在内都认为这是一段美满姻缘,必定传为佳话。

李承恩将军看着爱徒,道“常安,你的意见是?”

“我拒绝。”出乎所有人的意料,她拒绝的不带一丝犹豫。

朱剑秋军师打圆场道“各位,常安年纪尚小,此时不宜谈论谈婚论嫁之事。”

事后,他问她“你难道一点都不喜欢我么?”

“喜欢,”她毫不遮掩。

“那又为什么……”

“我是军人,马革裹尸是我的宿命。过的是刀尖上的生活,有一天没一天的日子。不知道哪一天,我就会为国捐躯。但我无怨无悔,因为我是天策的人。而你不一样,你是叶家的希望,应该娶一名贤惠的女子相伴一生。倘若我应允了这门亲事,便是我太自私了。”

“那我便等你,等到你不再是军人那天。”

“下辈子吧。”她望着夕阳说道。

安史之乱爆发了,天策府倾其之力,势要保卫大唐山河。

出征前夕,他们坐在凌烟阁顶说了很多

“我……我要走了……”

“我等你。”

“我是说……我不一定会活着回来……”

“那我陪着你一起去。”

“不行!”她打断道“你不能去!”

“那你答应我一定要活着回来。”

“好,我答应你。一定会活着回来。”

“常安……”

“嗯?”

“等你回来,让我许你一世长安可好。”

“好。”

虽说她保证了她会活着回来,但他还是不放心。便回到山庄取了金蛇剑,准备随她一起上沙场。可不想却被父亲叶蒙关到了地牢中,不许他去。他在地牢中一关几年,外界的事情他一概不知。他怨过父亲胆小,但他被藏剑弟子从地牢中放出来之时才知道,当年父亲把他关起来后,便率领自己门下弟子亲赴沙场,此时,山庄里挂着缟素。

他在父亲的灵位前跪了一夜,便毅然决然的背起金蛇。

从江南出发,一路上尽是生灵涂炭,景象惨不忍睹。他一路打听,得知常安奉命保护玄宗,算是比较安全的,心也渐渐放宽。

常安的最后命令是率领一支部队引开叛军的视线,从而保证玄宗赢得更多的时间等待援军到来。

那日,他好不容易追上常安的部队,到时却早已是尸横遍野,地上的尸体有天策的,也有叛军的。有些尸体已经发僵,这片空地安静的可怕,仿佛不像刚刚结束了一场惨烈的战争。

“常安!”他便喊便翻着尸体寻找。

而回答他的只有乌鸦的叫声。

但他坚信她一定还活着。她说过“君子言而信。”

当他在众多尸体中找到她时,她虽身受重伤,但仍有一息尚存。

“太好了!你还活着!”他抱起她“走,我们去找大夫。”

常安醒过来是在三天后的一个下午,叶穆杰高兴的拉着我说“军医!你看!她醒了!”

常安脸上挤出一丝笑容“二货,我说过我会活着回来。”

“感觉怎么样?”叶穆杰坐在榻前问道。

“嗯……你先出去,我要和军医探讨探讨病情。”她眨着眼睛说道。

“可是……”

“哎呀好了!”她柳眉倒竖“皮又痒了是不是?等本将军好了非要揍你一顿不可!”

等到叶穆杰出账后,她转过头,淡淡的问我“军医,我还有多久可以活?”

“别想了,将军好好养病吧。”

“不……我自己的身体我自己清楚的很……只是我还有些话要和他说。”

“那……在下叫叶公子进来。”

其实那些话,叶穆杰在帐外听得一清二楚。

“二货,带我走吧”

“去哪里?”

“天策。”

“好。”

“等我们到了天策,我就让师父为我们主婚,好不好?”

“好。”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常安。

安史之乱结束后,我偶然在长安见到了叶穆杰。

后来我听说,他们在前往天策的途中,常安便去世了。

“今生,我没有守住诺言。”

“没关系,我等你下辈子。”

“若有来生,我愿为普通女子,你可愿许我一世长安?”

“我叶穆杰愿守常安世世长安。”

翩舞悠然

【剑网三】没有男朋友还那么嚣张

https://b23.tv/av83908403

自制搞笑视频,算二创吧

【剑网三】没有男朋友还那么嚣张

https://b23.tv/av83908403

自制搞笑视频,算二创吧

鲤衣ぺ

有无靓仔和漂亮姐姐找我约个厚涂头像qwq

有无靓仔和漂亮姐姐找我约个厚涂头像qwq

示风西今天有点想熬夜
🐔今日二少做了什么🐔 我正...

🐔今日二少做了什么🐔

我正在看着你看着你目不转睛~

🐔今日二少做了什么🐔

我正在看着你看着你目不转睛~

/

#二少在想些什么#
上色就开始暴躁。。。
每天反省自己为什么这么菜

#二少在想些什么#
上色就开始暴躁。。。
每天反省自己为什么这么菜

腿毛逢考必过
最近的单 约稿加QQ 1901...

最近的单

约稿加QQ  

1901780275

详谈

最近的单

约稿加QQ  

1901780275

详谈

示风西今天有点想熬夜
今日二少! 卡一个进度!会有细...

今日二少!

卡一个进度!会有细化!

考完辽!

今日二少!

卡一个进度!会有细化!

考完辽!

示风西今天有点想熬夜
🐔今日二少做了什么🐔 是参...

🐔今日二少做了什么🐔

是参加会试的叽!

(因为明后天期末所以咕咕了一阵子)(庄花保佑我考过哇!!!


🐔今日二少做了什么🐔

是参加会试的叽!

(因为明后天期末所以咕咕了一阵子)(庄花保佑我考过哇!!!


示风西今天有点想熬夜

🐔今日二少做了什么🐔

今日二少扬州要饭(是小动图 !)

各位侠士救救这位被渣男骗财骗人的可怜小叽吧←其实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被迫卖艺

路人丐帮:?抢我饭碗?

🐔今日二少做了什么🐔

今日二少扬州要饭(是小动图 !)

各位侠士救救这位被渣男骗财骗人的可怜小叽吧←其实是真心话大冒险输了被迫卖艺

路人丐帮:?抢我饭碗?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