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二毛

6070浏览    314参与
HX(不定时诈尸上线)

二毛


愿你永保笑容◝(●˙꒳˙●)◜

二毛


愿你永保笑容◝(●˙꒳˙●)◜

琵琶普

死去多年的老大哥突然攻击我5

鹰酱此时很崩溃

因为一大一小两只毛熊正大大咧咧地在他面前瓶吹伏特加

而把这两个祸害带过来的毛家姐弟正一脸事不关己地看热闹态度…

好™一副兄友弟恭的和谐姿态

md他从兔子那高价买来的桃木钉去哪了!!?


那年的冷战,毛熊输了,他长眠于严冬的白桦林,西伯利亚的冻土之下…

但是鹰酱就真的赢了吗?


就连鹰酱也自知,自己将再无法打败毛熊了

活人他可以用炮火武力威慑,可以制裁抹黑,可以用其至亲至爱,所在乎的一切作要挟…

可是死人呢?

如同一件本有瑕疵的原石,镀了一层厚厚的,夺目的玉,他形象自死去那一瞬定格,被那些记住他的人藏于心间,不断修饰,打磨直至完美,最终谁会在乎那块...

鹰酱此时很崩溃

因为一大一小两只毛熊正大大咧咧地在他面前瓶吹伏特加

而把这两个祸害带过来的毛家姐弟正一脸事不关己地看热闹态度…

好™一副兄友弟恭的和谐姿态

md他从兔子那高价买来的桃木钉去哪了!!?




那年的冷战,毛熊输了,他长眠于严冬的白桦林,西伯利亚的冻土之下…

但是鹰酱就真的赢了吗?


就连鹰酱也自知,自己将再无法打败毛熊了

活人他可以用炮火武力威慑,可以制裁抹黑,可以用其至亲至爱,所在乎的一切作要挟…

可是死人呢?

如同一件本有瑕疵的原石,镀了一层厚厚的,夺目的玉,他形象自死去那一瞬定格,被那些记住他的人藏于心间,不断修饰,打磨直至完美,最终谁会在乎那块原石本来的模样?无论他本身有多不堪,只会一顾赞美那外面无暇的华而不实的被别人镀上的白玉…


就算他怎么修改历史,明眼人永远记得住真相,就像脚盆鸡就算再怎么否认,最终也只能自欺欺人,瞒瞒自家的鸡崽子

被害的兔子摆在那里,他百口莫辩的


他所做的一切努力与针对都能因一句“他已经死了”而如付东流,他只能等…等世人忘记他,令其第二次,也永远的死去…


冷战的初始确实是因为利益的角逐,但又何尝没有双方本身的性格与经历的不同?


鹰酱自诞生就生活于美洲这一块风水宝地,自在而逍遥,约翰为了更好的掌控这个殖民地根本不会逼迫他去努力,去飞翔

毛熊却被迫与恶劣的自然条件相对抗,又要承受父亲沙熊过多的可怕关注,无止境的追杀与压力逼迫他过早成熟,造就了他刚直的严肃的杀伐果断的性格,去反抗沙熊,去照顾,保护自己的弟弟妹妹,去为了人民的期许而征战,而同龄时期的鹰酱却还在肆意游戏


鹰酱就算一辈子不飞翔,也无非是永远做一个不被人在意但胜在安乐的殖民地,可毛熊若不做高飞的鸟,便永远无法逃离沙熊残暴的压迫与死亡的威胁


毛熊是由于生活所迫

鹰酱的飞翔,则是因为其自负的同时也足够自卑,他的身边有太多强大夺目的存在,他不愿一辈子蒙尘,渴望被关注,渴望自由

渴望不再做他人手中随时可弃的筹码,渴望那个日不落的兄长能正视他,多给他几个眼神,而不是视他为一件廉价的商品,一个只有在本土战争时才能被记起的提款机…

于是鹰酱闹独立,以不自量力,硬生生闯入那些强国的视线

所有能被关注的事,所有能夺人目光的事他都干,无所不用其极

而战争…则是最好的跳板,能让他永远被铭记,登上山巅的跳板

于是米国的历史,只有几年没打仗


历史造就了他们,而他们改变了历史…

毛熊看不惯鹰酱对资源的挥霍与掠夺,好像一切都是理所当然,身在福中不知福,不知天高地厚的自傲姿态

鹰酱也反感这个一出世就能夺取他人全部关注,有着令人羡慕的深厚的亲情羁绊,明明比自己小却总摆出一副长辈的样子教训人的斯拉夫雪熊

毛熊变了吗?苏修不过是那红色巨人在成长过程中不可避免投射下的阴影,亦是他不愿被人所察觉的阴暗面…所有人都有,只是他曾经的光辉太灿烂,将那瑕疵衬得不断放大,格外明显

仅此而已…



谁错了呢?历史没有对错的…



就像某只已死的毛子诈尸两次还搞分身来吓老子就是最好的证据!!!

老子搞单挑!毛子不讲武德说大小毛熊是一体,单挑毛熊一起上?!

nm兔子那订的棺材怎么还不到?老子要撑不住了!


这是鹰酱被两只毛熊的酒瓶子一起砸头的感想


(全文未完待续,1286字)


Dragon

第一次发(。・ω・。)ノ♡

手绘

不是多悦目

我这手绘中有铅笔涂色的才代表果

谢谢观看

第一次发(。・ω・。)ノ♡

手绘

不是多悦目

我这手绘中有铅笔涂色的才代表果

谢谢观看

猫与狗

《天地为棋,棋子先行,承让了,五千年的文明》

最近的新闻,我要气炸了,触犯我们的底线是吧?8月,我倒要看看,你搞什么幺蛾子!!!

《天地为棋,棋子先行,承让了,五千年的文明》

最近的新闻,我要气炸了,触犯我们的底线是吧?8月,我倒要看看,你搞什么幺蛾子!!!

荧光垃圾桶

听歌的时候看见评论区的一个梗

觉得好笑遂画之

听歌的时候看见评论区的一个梗

觉得好笑遂画之

present艾
和平演变-初期 苏家三小只...

和平演变-初期

苏家三小只


那时候她们都是苏维埃的小姑娘。



和平演变-初期

苏家三小只


那时候她们都是苏维埃的小姑娘。

毕远之

二毛家的快递,是免费的薯片哦


૧(●´৺`●)૭૧(●´৺`●)૭

二毛家的快递,是免费的薯片哦


૧(●´৺`●)૭૧(●´৺`●)૭

琵琶普

终末轮回7

(毛家亲情,文章不中二,有一点长,但请务必耐心看完)

“姐…大毛”

!?

大毛猛地转过身,迷雾中,隐隐约约浮现一个身影

模糊…但她很快辨别出,是二毛

那斥责几乎要夺口而出“你为什么在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但最终,一切的一切在喉咙口生生绕了个圈,咽了回去,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她早已陌生的弟弟

眼前的他不是伪装出的亲人…

大毛笃定,她意外地坚持这个看法

纵使在那份陌生的记忆里…她心软,明明已胜券在握却依旧未对自己的弟弟痛下杀手,而二毛却用刀刺穿了她的腹腔…


“快闪开!”

可下一瞬,眼前人便猛地发力前扑,她一时未察,来不及闪避,被巨大的冲撞力狠狠扑倒在...

(毛家亲情,文章不中二,有一点长,但请务必耐心看完)

“姐…大毛”

!?

大毛猛地转过身,迷雾中,隐隐约约浮现一个身影

模糊…但她很快辨别出,是二毛

那斥责几乎要夺口而出“你为什么在这里?”“这不是你该来的地方”,但最终,一切的一切在喉咙口生生绕了个圈,咽了回去,她什么都没有说,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她早已陌生的弟弟

眼前的他不是伪装出的亲人…

大毛笃定,她意外地坚持这个看法

纵使在那份陌生的记忆里…她心软,明明已胜券在握却依旧未对自己的弟弟痛下杀手,而二毛却用刀刺穿了她的腹腔…


“快闪开!”

可下一瞬,眼前人便猛地发力前扑,她一时未察,来不及闪避,被巨大的冲撞力狠狠扑倒在地

随即,在自己上方不到一米处,一根利刺穿透而过,失去目标后又消散原地

冷汗几乎一下浸湿了背部的衣物

好险!那个高度若以自己身高计算的话,就算幸运未能刺穿要害,也能让自己失血过多,暂时失去战斗能力!


“刚刚那个…是什么东西?”

二毛在危险消除后立马从大毛身上弹起,那双淡棕眸子里已满是是惊惧之色,甚至顾不上嘲讽自己这位姐姐反应的迟钝,熊耳不安地抖动几下,一副誓要打破沙锅问到底的样子

“你…可以暂时称它为怪物的一部分,类似于能够自主捕杀,吸收猎物营养的骨骼或牙齿”

大毛拨弄着耳朵上的通讯耳机,该死!还是没法联络地心!

语毕,便是沉默,随为姐弟的两名国家意识体已有太久没有与对方非争吵的对话了,以至于现在只剩下无尽的尴尬和窘迫…

良久,大毛长舒一口气,尽量平和地开口

“你怎么会来?按常理,你应该在地心以家属的身份关注三毛的情况,再不济,也是在北/约那里”

“何必上来?”

你我相看两生厌…又何必徒增你的烦恼与不痛快


“你来为何我不能来?三毛那家伙自有医疗队照看…”

反正我呆在那也只会被嫌弃碍事…

二毛撇过头,语气如往日般不善,像只竖满了刺的刺猬,他正暗自懊恼着自己刚刚察觉危险就下意识朝大毛扑上去的行为

“我自己能做好决定,不劳您费心说教!”


又是这样…每次交谈都会在这种拔刃张弩的气氛之下演变成争执…

可现在哪是吵架的时候?

大毛皱了皱眉,并未再继续这个话题,否则以她的暴脾气…之后会发生摁着自己这臭弟弟的头在地上打的事情也不足为奇…


!!!

“二毛!!!”

正这么想着,地底突然窜出的触手栓住了二毛的右脚,不计一切地自脚踝处蔓延侵蚀着

怎么会!这次竟没有震动!

尽管大毛已立马眼疾手快地举刀砍断了触手,但断裂处往上却是融入了二毛的身体,要想根除,眼下便只有砍断那条被触手缠绕的右腿!

可这又怎么可能做到?让她砍断自己亲弟弟的腿?

二毛的脸色刹那间变为苍白,毛孔处散发出缕缕黑烟!下一瞬整个人已是失去神志,朝她发起攻击!

这是…寄生?!


“大毛…能听见…吗?”

通讯耳机突然断断续续地发声

“兔子!”

大毛在躲避攻击之余,惊喜地回复着

“马上…回…来!”

“可二毛…”

“必须…至少保…下一个”

兔子的话语带着焦急与不容拒绝的命令的口吻

“二毛…只能…放弃”

“外面…危…”


“我不会这么做的…”

“我是没的选…但并不意味着…我会再次为了国家利益牺牲掉家人!”

“我已经失去过至亲了…”

“所以…至少这次,兔子…”


“让我只为了自己选一次”


大毛主动掐断了通讯,她抬起头,看向自己的弟弟


剩下的,等我带着我的弟弟回来后…你再去骂我吧



如果…我还能回来的话…


二毛转瞬间已是飞扑上来,背部凭空伸出多条触手,那双黯淡的眸子在空中与她对视

“来…”

她松开一直紧握的刀,长刀落地,发出不甘的回响,大毛伸出手,朝着自己那失去神志的弟弟张开双臂

“过来…”

她轻声道,仿佛只是孩童间的玩闹而非生死相搏的战场

二毛的身形顿了顿,那黑烟散了一瞬,仿佛在迟疑

“你不是要寄生吗?我显然比这只小熊仔更合适吧,所以,到我这来…”

大毛笑着,用似只是在询问今天吃什么的语气轻言

“寄生我…”

下一瞬,那黑烟似是下定决心,整个脱出,随即,一种阴冷诡异的灼烧感便席卷而来,誓要将她吞并

………

再睁眼,入目便是墨黑…

没有方向,没有终止,纯粹而又极致

只有悠悠的远处,传来若有若无的低鸣…

鬼使神差地,她踏步去寻觅那道声音的源头

可却在半途被人阻挡…

而那个人…

是她自己


冷漠,淡泊,一切以人民利益为先

那是她本该有的样子

亦或是说那是所有国家意识体都必须成为的样子…

不在乎亲情,友情,爱情…甚至不在乎自己

“停下”

那个“她”说

“不要再往前了!”

“为了人民,作为一个国家,你该停下!”

“她”命令

“可为了我自己,作为一个姐姐,我该前进”

她回应


“那是你的职责!”


“而这,是我的选择”


“我或许永远也成为不了一个合格的国家意识体”

“因为在职责和情感面前,我的内心告诉自己,我会选择后者”


“这是我的坚持,永不动摇”


“若是…他回不来呢?”


那声音带上了迟疑


“那我作为姐姐,就拉他一把,带他回家”


语毕,“她”消散,而她前行


黑雾溃散又重聚,再度挡住她的去路,那远方的呜咽声渐响


是毛熊


他沉默不语地看着她


“未来的蓝星必是赤旗的世界”


她轻言


“很抱歉我无法带着你的梦想前行…”


红色的巨熊已消逝在了他最钟爱的白桦林


“我也不知道,在另一个世界真正的你是否能听到我说的这番话”


“但无论怎样,谢谢你”


“谢谢你之前点醒了我,不管那个你是否是虚假的幻影,亦或是源自我缥缈的回忆”


“可无论怎样,请为我骄傲吧,大哥”


“你的妹妹成长了”


“她从不是你劣质的复制品”


“她知道自己真正想要什么,也终于有勇气,知晓该如何抉择”


斯拉夫赤色的雪熊终于有了动作,抬起手似想像幼年般抚摸自己妹妹的头,但最终只是重重拍上她的肩


“大步前行吧”


那双赤红的眸子含笑,闪着炙热的光…


随即,那身形逐渐透明,归于平静


他消散,而她向前奔行


那是一只金属巨笼,里面是两只小熊

一只强忍泪花,一目血泪横流,一只遍体鳞伤,尖牙被生生拔去…



她继续前进,劈开笼门,无视被灼伤划烂的双臂,轻拥两只幼熊…


“别怕…我带你们回家”


一只顺从的点头,在她的怀抱中化为流光,一只却是摇头,那布满淤青与伤痕的小手轻拽着她,望向未知的远方,眼里带着恐惧


她并未斥责,并未逼迫…只是蹲下,将他抱起,靠在自己的肩头,哄着

“安心睡吧…剩下的,一切有我…”


泪水浸湿了她的衣襟,疲惫的小熊合上了双眸


她站起身,却并未离去,看向身后逐渐涌现的迷雾

“你在这里吧…”

“虽然看不见,但我感受得到”

“那些熟悉却又不属于我的回忆,还有时不时在我内心浮现的声音…其实都是你吧”

“多谢了,来自经历了更多不幸与伤痛的我的提醒”


“但剩下的路,还是由我自己走吧”

“放心,我不会重蹈覆辙的”


大毛看向逐渐变得明朗的四周,回首,与那雾气对视


“因为未来的世界属于世界的人民,而国家…也终将能成为自己”


迷雾中,熟悉的身影浮现,浑身血污,却面带释然

“谢谢”

那个她轻言,

“我永不后悔坚持下去,因为在这个世界,我终于看见了希望”

“谢谢你,这个世界的我”

那个她慢慢消散,泪珠顺着逐渐虚幻的脸庞流下

“这个时空,这个世界,这个未来…”

“我喜欢!”


伴随着最后一句话落下,久违的光明…来了…




“唔”

强光之下,二毛慢慢睁开眼

“ !!!”

他一下瞪大眼睛,不可置信地捏了下自己

好痛!

不是做梦?!

“醒了?”

大毛察觉到背上的动静,停下了脚步,颇好笑地问到

“!?那些黑雾呢?”

我就睡了一觉的功夫发生了什么(*≧m≦*)

“当然是消散了”

“那我们这是去哪?”

大毛并未答复,反问道

“你想去哪?”

“我?我…”

对方支支吾吾了好久,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她这才止了逗弄的心思,认真询求他的意见


“跟我回家好不好?当然,前提是你愿意”

“……”

“有想法的话就说出来,我尊重你的选择”

“…嗯”

“我们回家…”




“姐姐…”


(全文未完待续,3095字,大毛篇完,后有彩蛋)


上一话传送门:

https://zhangyue62945.lofter.com/post/7474d0ac_2b609e072 


沐穆本沐

摸摸大毛,又是想s了鹰酱的一天

摸摸大毛,又是想s了鹰酱的一天

夏花

致伊芙琳

“我以我脚下的这片土地,以我的人民发誓,我会用我的一生护卫中/国的领土,主权与尊严。只要中/国尚存,只要中华民族尚有人在,就不会忘记中/国所遭受的苦难与浩劫源自何方,就不会忘记那些用尸骨残骸换来的和平。就一定会有人代替千千万万的中华人民来完成中/国的复兴。

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意识体魏华,就永远会对那些像百年前的我一样拼了命的要从深渊里挣脱出来的人们施以援手,无论是谁,无论肤色,信仰,性别,语言,只要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富足尊严,我不遗余力。我永不遗忘那些为了中国死去的,牺牲的,革/命者,教育家,文学家,学生,农民,工人,妓/女,商贩或军人。尸山血海砌成的珠宝玉翠更是剜心。...

“我以我脚下的这片土地,以我的人民发誓,我会用我的一生护卫中/国的领土,主权与尊严。只要中/国尚存,只要中华民族尚有人在,就不会忘记中/国所遭受的苦难与浩劫源自何方,就不会忘记那些用尸骨残骸换来的和平。就一定会有人代替千千万万的中华人民来完成中/国的复兴。

我,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意识体魏华,就永远会对那些像百年前的我一样拼了命的要从深渊里挣脱出来的人们施以援手,无论是谁,无论肤色,信仰,性别,语言,只要为了国/家和人/民的富足尊严,我不遗余力。我永不遗忘那些为了中国死去的,牺牲的,革/命者,教育家,文学家,学生,农民,工人,妓/女,商贩或军人。尸山血海砌成的珠宝玉翠更是剜心。我敬重那些为了活着而活着的,为了家人朋友而活着的……以及为了国家而活下去的人们。

我发誓,我所遭受的一切永远不会再次发生,我亦然永不言弃。”

节选自兔子魏华在俄乌战争时期送与二毛伊芙琳的信件—《致伊芙琳》


什么是南京,那是一座被屠杀了的千年古城,那是三十万冤死的魂灵未曾阖眼的南京。如今,他们竟都忘记了吗。

卡瑞兹
没有板子,磨个草稿,什么时候摸...

没有板子,磨个草稿,什么时候摸到板子了什么时候画(理直气壮地拖)

没有板子,磨个草稿,什么时候摸到板子了什么时候画(理直气壮地拖)

4444
平板到了,火速摸了 是二毛,无...

平板到了,火速摸了

是二毛,无关时政

平板到了,火速摸了

是二毛,无关时政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