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二花

5412浏览    199参与
梦雨

【璧花】二花花小可爱生气啦

·小甜饼emmm好像ooc了

·花花生气啦连城璧你还不来好好哄一哄!

·连城璧讲笑话注意

·感谢观看

——————————————————

年关将至,无垢山庄庄主连城璧近期应酬极多,每天不是要等到子时才回来,就是一身酒气醉醺醺地回家。


花无谢对此极为不满,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好好和连城璧正常对话过了。


连城璧早出晚归,要么就是回来时他已经撑不住睡下了,要么就是迷迷糊糊回到家两句话之后就把他按在床上胡乱一通亲,然后他想说点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而且第二天还要腰疼。


于是我们...

·小甜饼emmm好像ooc了

·花花生气啦连城璧你还不来好好哄一哄!

·连城璧讲笑话注意

·感谢观看

——————————————————

年关将至,无垢山庄庄主连城璧近期应酬极多,每天不是要等到子时才回来,就是一身酒气醉醺醺地回家。

 

花无谢对此极为不满,他觉得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好好和连城璧正常对话过了。

 

连城璧早出晚归,要么就是回来时他已经撑不住睡下了,要么就是迷迷糊糊回到家两句话之后就把他按在床上胡乱一通亲,然后他想说点什么也说不出来了……而且第二天还要腰疼。

 

于是我们花家二少爷奋起反抗,一气之下不回去了。

 

不过他倒也没有因此就跑回花家,他就是气不过,如果连城璧找到他把他哄回去,他也乐在其中,毕竟也没多大点事,没必要闹得爹娘跟着操心。

 

但是闹他肯定是要和连城璧闹一闹的。

 

所以他在距离无垢山庄不远的地方找了家客栈打算凑合一下,反正他认定了连城璧肯定不会留他一个人在外面。

 

事实证明,我们二少爷还是很机智的。

 

由于他离开山庄的事情没有告诉任何人,也没有留下任何字条,所以一到傍晚时分,山庄的仆人们发现庄主夫人(咳)还没有回来,第一时间派人禀告了连城璧。

 

连城璧此刻正被拉到酒楼应酬,听到这个消息之后,端起一半的酒也不喝了,一众宾客也不陪了,皱着眉连招呼都没打就掀开帘子离开了酒楼。

 

在无垢山庄众人一通地毯式搜索之后,在客栈里面发现了刚刚落脚不久的花无谢。

 

一开始还没搜到客栈的时候一直不见花无谢踪影,连城璧脸色越来越黑,手里的割鹿刀也越拿越紧,随着一声“二少爷在这儿!”才微微缓和,悬着的心总算落了地。

 

他急冲冲地进屋,又在冲进去一瞬间强迫自己看起来不至于那么急躁,深吸了好几口气才挥退了旁人,自己轻轻关上门走了进去。

 

刚刚客栈一通骚乱的时候花无谢就已经知道肯定是连城璧带人来了,他非常冷静地吹熄了蜡烛,装作睡熟的样子等着人找进来。

 

嘴角疯狂上扬。

 

连城璧进来的时候他还保持着侧躺着的姿势对着里墙,一动不动地竖起耳朵听那边的动静。

 

连城璧虽然不说,但他也知道这些天下来花无谢不开心,本来想着等这阵忙完了好好陪陪他跟他赔罪,倒是没想到他家二花先爆发了。

 

嗯,真可爱。

 

连城璧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借着如水的月光隐隐约约看见侧躺着的身影,低低笑了一声。

 

“无谢?睡着了?”虽然知道这位小祖宗现在一定醒着,连城璧还是温声发问。

 

花无谢不理他。

 

“无谢,我来了,跟我回去好不好?”

 

花无谢不理他。

 

“无谢……跟我回家吧……”

 

花无谢还是不理他。

 

他走到床边轻轻碰了碰花无谢,花无谢猛地一动,离他又远了点。

 

连城璧无奈道:“无谢……”

 

花无谢捂耳朵。

 

“无谢……别闹了好不好……跟我回家。”

 

本来花无谢还老老实实地躺在床上只是不理他,心想着一会儿差不多了就挑明然后跟他回家,但他这话一出,二少爷直接瞬间炸毛:“谁跟你闹了,别吵我睡觉。”

 

连城璧一愣,心说完了完了,祖宗真生气了,怎么哄怎么哄啊……

 

“无谢……无谢……花花?宝贝儿?我错了,我来跟你赔罪了,你理理我好不好?”

 

花无谢轻哼一声,却默默挪了回去。

 

连城璧重新燃起了蜡烛,走到他面前,花无谢立刻闭眼,辛苦憋笑。

 

“那我讲个笑话给你听,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花无谢依旧沉默,连城璧全当他默认。

 

无垢山庄庄主连城璧第一次为了讨好别人给人家讲笑话,而且还是前不久应酬的时候从别人那里听来的,业务不太熟练,讲起来也比较磕磕绊绊不太好意思,于是他微微侧身,神情显得很不自然。

 

“说……说啊,有一个外乡人,来到了一个四川馆子里面……”

 

花无谢无声地叹了口气,怀疑这人不是在讲笑话,好像下一秒就要上断头台了。

 

“他……他跟老板说,老板,给我来一份鱼香茄子。老板说好,端来了一份鱼香茄子……他……他就看着鱼香茄子说,老板,你这鱼香茄子里边怎么没有鱼啊?那……那老板说……鱼香茄子里面本来就没有鱼啊,那男的又问,说没有鱼的话怎么能叫鱼香茄子呢?”

 

讲到这儿,连城璧微微顿了顿,悄咪咪地侧过头看了一眼花无谢,烛火昏暗,他看不太清花无谢的表情,微微有些不安。

 

花无谢则是满心的无语,心说这人讲笑话就跟背书似的,好不好笑都不好笑了。

 

连城璧淹了下口水,继续道:“老板急了,老板说难道……虎皮尖椒里就一定要有虎皮吗?难道……老婆饼里就一定要有一个老婆吗?难道夫妻肺片……”

 

他又顿了顿,再次心虚地看向花无谢,突然双手一击,发出“咔”的一声响,愣是把快被他讲睡着了的花无谢吓得一个激灵。

 

随后他继续一本正经地道出最后一句:“就一定要杀一对夫妻吗?”

 

???

 

花无谢:“……”

 

连城璧忐忑且无辜地面向花无谢,眨巴眨巴眼睛等着他说话。

 

花无谢算是怕了他了,终于开口:“连城璧你会不会讲笑话?你讲的是笑话吗,你讲的是个鬼故事吧!”

 

连城璧继续无辜地看着他。

 

“诶算了算了,”花无谢挥了挥手,“不跟你计较了,不过连城璧,以后你要是再天天应酬不搭理我,我还会跟你闹的。”

 

花无谢一脸傲娇。

 

连城璧看他不生气了,瞬间放下心来,低低地笑了一声。

 

“还有,你不适合讲笑话。”

 

连城璧:“……”

 

“你不喜欢听的话我就不讲了,只要你不生气,要我干什么都行。”

 

花无谢也乐了,眼角微微上挑,露出了藏不住的笑意,连城璧直接看愣了,家也不回了,压着花无谢就吻了上去。

 

“唔……”花无谢被他这一下吓得不轻,似乎想说点什么,却直接被一个吻给堵了回去,含糊不清中隐隐约约可以听出,他喊的是……

 

连城璧!你个混蛋!

 

连城璧边吻他边笑,从唇角吻到眉眼,吻到脸颊,温柔的让人想要溺死在他的眉目中,他的亲吻里。

 

花无谢也安分下来,勾着他的脖子轻轻回应。

 

不知哪里来的一阵风微微拂过,烛火轻轻晃动,仔细一看,那蜡烛竟是红的。

 

两人缠在一起的身子被烛火映了一点在墙上,颇似新婚之夜烛影摇红的缱绻旖旎与温柔。

 

倒是少了摇曳的红幔帐。花无谢如是想。

 

……明天他又要腰疼了。他又想。

 

——END——


哎呀呀我们二花实在是太可爱啦

二花:我才不二!连城璧!不许让他们叫我二花!

连城璧:割鹿刀警告,劝你们想好了再说。


我用来混更的小甜饼@琉月听雪今天是要给你比心心的一天❤❤❤

甜……吗???



独立寒秋

仅剩不到4小时!!!!B 站投票最后4小时!!!

包子们,我们的票一直在被吞!但是前赴后继,我们一定要继续加油^0^~

最好组队!可以加群,和包子们一起加油!只剩不到4小时了。群里都是包子很友善的!!!!

[图片]

包子们,我们的票一直在被吞!但是前赴后继,我们一定要继续加油^0^~

最好组队!可以加群,和包子们一起加油!只剩不到4小时了。群里都是包子很友善的!!!!

独立寒秋

包子们加油!为了他包子绝不认输

          尽管咱家没资本撑腰,尽管一次次的被撤热搜,尽管总是有人无限打压,但是,我们会怕吗!!!!朱一龙的包子绝不认输!!!

          人机大战算什么!我们包子就是要和机器硬刚!就是要和那些资本硬刚!!!!!

         我们有一个那么优秀的哥哥,难道舍得让他受欺负!...


          尽管咱家没资本撑腰,尽管一次次的被撤热搜,尽管总是有人无限打压,但是,我们会怕吗!!!!朱一龙的包子绝不认输!!!

          人机大战算什么!我们包子就是要和机器硬刚!就是要和那些资本硬刚!!!!!

         我们有一个那么优秀的哥哥,难道舍得让他受欺负!

          总有人说:你们做这些又没什么用,你们太傻了。但是,如果我们什么都不做,那下次若是再有人问:朱一龙的粉丝在哪里?难道还要回馈给哥哥一片鸦雀无声吗!若是以后哥哥出席活动,还像以前那样,连个领路的人都没有,自己默默走向一个小角落,根本没人关注!

         是他,让我们懂得挥手的意义。他很珍惜我们,我们包子与哥哥之间不是单向的输出,而是双向的关怀!

          你看他,有多少次环望四周的时候红了眼眶!你看他,哪一次没留给包子们最真诚的微笑!

          千山万重,不离不弃,为了理想。

          资本面前,包子们不要怕!!!!只要努力给哥哥最好的就是了!!

         让我们和哥哥一起未来可期!和哥哥一起好好生活!

         

         最后B 站投票只剩半天!大家加油!^0^~

         


           

独立寒秋

快看看啊兄弟们!你哥的演技赛道竟然被超了!

[图片]
[图片]哥哥,说自己是普通好看,对颜值这方面咱们自家人明白就好,但演技!演技!演技这方面,咱们大哥怎么样大家都清楚!B 站投票!B 站投票只剩今天一天了!说好的给他最好的!!!!

 https://weibointl.api.weibo.cn/share/113541553.html?weibo_id=4460316836674694兄弟看这里


哥哥,说自己是普通好看,对颜值这方面咱们自家人明白就好,但演技!演技!演技这方面,咱们大哥怎么样大家都清楚!B 站投票!B 站投票只剩今天一天了!说好的给他最好的!!!!

 https://weibointl.api.weibo.cn/share/113541553.html?weibo_id=4460316836674694兄弟看这里

独立寒秋

B 站投票!龙哥被超了!速去!

给哥哥最好的,票数差距不是很大!只要加油还有可能的!!!!加油加油加油^0^~

给哥哥最好的,票数差距不是很大!只要加油还有可能的!!!!加油加油加油^0^~

结城由纪
be版,二花出征。请忽略二花的...

be版,二花出征。请忽略二花的双下巴。

be版,二花出征。请忽略二花的双下巴。

Boxy.

丸子身上的味道是那种轻轻的,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点才能闻到的香气。像妈妈手洗过,又刚刚在晴天下晒干的衣服,掺杂着肥皂、洗衣液、护理剂和柔顺剂的味道,散发出好闻的清香。


教室没人的时候,仓子就会留丸子在身边,双手环上她的脖颈,头倚在她柔软的胸上。丸子总会有些害羞。她害羞的时候话都不会好好说,红晕蹭着脸颊飞上耳畔。她总是摸摸仓子的双马尾,然后轻声问:今天怎么了呀?


仓子就故意在她怀里小幅度摇摇头,蹭得丸子身体有些微微燥热。


没什么,仓子说。人总会有低落的时候。


那……我能帮你什么呀?丸子低下头问。


不该管的事情就不要管,丑女。不过,仓子深吸了一口气,我很喜欢你的味道。...

丸子身上的味道是那种轻轻的,靠近一点,再靠近一点点才能闻到的香气。像妈妈手洗过,又刚刚在晴天下晒干的衣服,掺杂着肥皂、洗衣液、护理剂和柔顺剂的味道,散发出好闻的清香。


教室没人的时候,仓子就会留丸子在身边,双手环上她的脖颈,头倚在她柔软的胸上。丸子总会有些害羞。她害羞的时候话都不会好好说,红晕蹭着脸颊飞上耳畔。她总是摸摸仓子的双马尾,然后轻声问:今天怎么了呀?


仓子就故意在她怀里小幅度摇摇头,蹭得丸子身体有些微微燥热。


没什么,仓子说。人总会有低落的时候。


那……我能帮你什么呀?丸子低下头问。


不该管的事情就不要管,丑女。不过,仓子深吸了一口气,我很喜欢你的味道。所以,什么都别说了,让我再这样靠你一会吧。


丸子就轻轻应了一声好。她慢慢地抚着她的背,铃声响过,窗外是一片夕阳落霞。


独立寒秋

祝世界上最可爱的小二花同学生日快乐!小二花是小甜甜不接受反驳

祝世界上最可爱的小二花同学生日快乐!小二花是小甜甜不接受反驳

渔

[二人花]春袖

30代作家丸,20代模特仓。

-


丸山认识大仓,是在冬天刚刚开始的时候。酒席上的艺人们觥筹交错,丸山坐在角落里,看着桌子那头的大仓——身材高大,面容姣好,言语举止间无时不刻不透露着刚刚迈进这个圈子的生涩和谨慎。他看他不停地给前辈倒酒,前辈喝一口他就喝两口,前辈喝半杯他就喝一杯,到头来前辈还清醒着,自己却醉得不成样子了。那时丸山也已微醺,意识却仍促使自己赶些从角落中跳出来,忙用着稍许笨拙的模仿,将席间的注意力从时刻都有可能出丑的大仓身上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去。此趟临出门前,他本是反复叮嘱过自己,谨言慎行,千万不可以出风头的。

在座的各位,多半是业界的大人物——就算没有那么的显赫,也是挥手间...

30代作家丸,20代模特仓。

-


丸山认识大仓,是在冬天刚刚开始的时候。酒席上的艺人们觥筹交错,丸山坐在角落里,看着桌子那头的大仓——身材高大,面容姣好,言语举止间无时不刻不透露着刚刚迈进这个圈子的生涩和谨慎。他看他不停地给前辈倒酒,前辈喝一口他就喝两口,前辈喝半杯他就喝一杯,到头来前辈还清醒着,自己却醉得不成样子了。那时丸山也已微醺,意识却仍促使自己赶些从角落中跳出来,忙用着稍许笨拙的模仿,将席间的注意力从时刻都有可能出丑的大仓身上转移到了自己身上去。此趟临出门前,他本是反复叮嘱过自己,谨言慎行,千万不可以出风头的。

在座的各位,多半是业界的大人物——就算没有那么的显赫,也是挥手间就能救丸山一命的角色。他年少时漫才出道,大火的时候拍过几部电视剧,成了综艺的常驻嘉宾,后来又开始钻研文学创作,一度写出过名震一时的佳作。可如今繁复的经历中再没有一项能够让他此时窘迫的生活稍有些起色了。丸山久违地参加次昔日艺能界朋友们的酒会,来之前心中还惴惴地想着,此行或许会成为自己人生的转折点也说不定。毕竟自己的人生,已经在不经意间发生过太多次的转折了。

可上天并没有饶过他的意思。还投下了大仓这颗炸弹。丸山的同理心和一点点侥幸的心理加之在一起,胜过了他脆弱的决心。在将援手伸向大仓的那一刻他就意识到了,自己触碰的是红色的禁果,打开的是潘多拉的匣子。酒会进行到后半段时,已经烂醉的大仓凑了过来,说,我没钱了,也没处去了。丸山瞬间觉得惺惺相惜,却又即刻发觉好像不大对劲:“可是,我……”

“我没地方去了。”大仓含糊着重复了一遍,随后便被一身的酒气淹没,一头栽倒在了一旁的桌子上。

末班车的时间早就过去了,丸山是没钱打车的。凌晨一点钟,他裹着长风衣,扛着比自己还高出几分的大仓,晃晃悠悠地走在冬日凛冽的东京街头。深夜的东京被霓虹灯高调闪烁着的五颜六色的光包裹着,全然是一副比白日里还要精神的样子,可丸山却昏昏欲睡,任凭冷风狂暴地拍打在他的脸上也再没发让他变得更加清醒。他把厚厚的羽绒服批在大仓身上,想了想,虽然自己是过气了,但对方该算是个刚崭露头角的明星吧,这样走在街上让人看了总归还是不太好的,便又把羽绒服的帽子严严实实地扣在了他的头上。此刻大仓昏迷不醒,头埋在丸山的脖颈里,皮肤热热的;大仓羽绒服帽子上的绒毛扫在他的脸上,又弄得丸山痒痒的。他背上出了很多汗。这样想来,自己竟然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与什么人亲密接触了。

他一阶一阶地走上楼梯。户外楼梯上的积雪被扫到了两遍,金属冻得嘎吱嘎吱地响。艰难地掏出钥匙打开门,蹬掉鞋子后摸着黑把大仓甩到了自己的床上,才打开床头的台灯。冰冷的蓝白色灯光把六畳的房间照得通亮。他从大仓的身下小心翼翼地抽出自己的睡衣来换上,给大仓披上被子后,径直爬到的上铺的位置——那本是丸山前女友的床位,虽然先前对方在的时候,总爱赖在下铺,和自己挤一张一米二的小床。但那都无所谓了,她早就走了。这间小房子自几年前到刚刚,都长久地,长久地只有丸山一个人在住。

他闭上眼睛,在翻天覆地的黑里,听到下铺的年轻人小声地嘟囔着听不清的话。空调嗡嗡地吐着暖风,丸山在梦的边缘彷徨时想着,没给他脱掉外衣,半夜该是会被热醒吧。

大仓不是个省心的孩子。从二话不说就被带到别人家来,且没有要走的意思时,丸山就看了个大概。而不同于他先前想象的是,这样无家可归又收入微薄的大仓的身上,并未展现出一丝困窘,或可怜的样子。有工作时他会一大早出门,夜里才回来;没工作时他也会出去转转。他对丸山说,我上公司去了,便就带上门走了,直至下午才回来。有时大仓回来时,会拎些超市最后一小时的打折熟食,丸山问他哪来的钱,大仓不以为意地说,去单位总归会有钱,不知道能做什么的话就一直做点啥,总会有收入。于是丸山觉得他还是太年轻了,毕竟自己什么都做过,打出道来辗转了这么多年,最后还是落到了捉襟见肘的境地。有时他会想凭借过来人的身份,告诫大仓些什么,可看到对方一副二十出头初生牛犊的样子,话到嘴边就又被咽回了肚子里。可这话一吞不要紧,反过来却倒是先被大仓说教了。

“丸,你的小说,什么时候才能写出来?”

“诶……?”他一惊,“啊,那个,我也……”

“啊!那不就是写不出来了吗。”

他忙否定,可却连否认的话都没有说死的勇气。心里想着,这人还真是不留情面。又明知对方意不在此。

他不明白大仓是何时于他建立了熟人关系。即便他身周从未筑上墙,也少有人踏入的隐形的私人领域的隔膜,遇见大仓后反倒薄得像层糖衣,阳光照进来,一晒就化了。

“丸心中纠葛的事情太多了。”某天夜里熄了灯后,下铺的大仓这样说道,“琐碎的事情太多,就会化作悲伤。本身是不必要这样的。”

他一时语塞,想迅速地讲出些机灵话,将空气中沉重的气氛吹散。脑子却像从未有过的那样迟钝,一时话梗塞在喉。

却又听大仓说:“丸的小说,我还挺期待的。”

“嗯?真的吗?”

“嗯。真的。”

“这样啊。那我会努力的。”

“丸。”

“嗯?”

“等小说大红,改编电影的时候,记得叫我去演男主角哦。”

“你不是模特吗!”

“模特演员不分家的嘛。”

“再说你连看都没看过——”

“——我懂的。”

“嗯?”

“丸的小说,一定是好小说。看丸就能够明白个大概了。这样的角色,我一定可以的。”

“诶……”

“可以还是不可以嘛!”

“好。一定。”


他在等一个春天。并非修辞,而是真正意义上的春天。他为小说中的主角们安排了一幕春日的戏,且务必要是山花烂漫纯色熟透了,到赏花时节城内万人空巷才可。小时他在家乡见过这样的场景,落在金阁上的雪还未完全褪去,绯红的樱却已涌上了清水寺的苑头。彼时岚山的翠竹还是越冬的深色,游人却已经渐渐多了起来——每年开了春不久后的家乡,总是这样;头些年里,他也目睹过东京的春。代代木公园早早便铺满了野餐垫,荒川水涨,中城的霓虹亮了,连同目黑川的河面上,也有小船徐徐漂过——头些年里,这一切他都见过,只是随着时间流逝而淡忘了,到再需要提笔时,竟全然写不出一个字。春像是在遥远的彼岸,这些年的春都是,今年的春亦会是。每年,他都这样翘首期盼着一个等不来的春,便就如此,过了一年又一年。

可住久了的房间就像是沼泽,连同他的思绪一起吞并着他,到最后连推开窗户都要费些力气。那些无缘无故消失的春,在窗外兀自明媚着,像是高调地昭告着他的失败,轻快地来,然后笑嘻嘻地溜走。丸山抓不住,也就越来越抓不住。时光不等人的,他知道这一点。二十岁的成就拿到三十岁来看尚且都会显得微薄了些,更何况是迈进三十岁后还未有所成就的自己。他留下纤细的交际网,然后从世间痛快地消失了。可在漫长的岁月中,构成网的那些线——女友、搭档、等等——都在不经意间蹦断,使得他距离世间的距离更远了些。丸山自觉手无缚鸡之力,他拉不住,更系不上,久而久之也就任由线的那头的人去了,不过是平日里又多了个自怨自艾的夜罢了。

他蛀生在这样的长夜里,拖着身后残败的丝四处游走,有时他闭眼能看到光,可多半时候,闭眼的黑也如睁眼时一样。

大仓抓住了他拖在地上的网,在他的身后用力地一扯,他顺势回过头去,光就照进了眼里。

二十出头的年轻人的明媚是清澈的。


冬天进行地很快,自十一月入冬来,天气骤冷。十二月初,天又敷下了一层寒霜,晴日亦变得冰冷。丸山的小屋里渐渐有些禁不住寒了,他小心翼翼地使用着空调,盘算着电费撑过这个冬天该是刚好。几次,他还通过各种奇怪的梦境梦到这件事。丸山对日常开度的担忧,远比他想象的要严重一点,甚至是说,要不是大仓,他或许已经把空调停了,一个人加床被子,靠着隔壁透来的热气便熬过这个冬。他是担心大仓的——不光是身体上的担忧,更是大仓总是一副不食人间的自信坦荡的模样,让丸山揣摩不到他对艰苦生活的承受能力。“毕竟他是个模特啊,”丸山这样想着,“又是张帅脸,带来的衣服还都是大牌。”

这种担忧实际上是全然没有必要的,大仓笑嘻嘻地同丸山住在一起,便已经能够给出肯定的答案了。只是丸山想不透罢了。

他还在做着那些梦,梦里被琐事纠葛着,或空旷无一物。后来他经历了一场寒冷的梦,直到冻得丸山醒来,他才缓缓意识到,不是梦。空调还在嗡嗡地吐着微弱的暖风,丸山后知后觉道,在这个夜里,新雪降下来了。

大仓睡得还熟,不知怎么的,那一夜当丸山发现这点后,顿时有喜悦流淌过全身。他想着明早一定要装作拉开窗帘才刚知道下了雪的样子,惊喜地摇醒大仓。随后他又被自己的这一个想法吓了一跳,他已经好久都没有如此激情澎湃过了。

结果是他打消了这个念头,却在第二天被下铺的大仓摇醒。“丸!丸!”他激动地低声叫着,“下雪了!快起来!”

他紧紧地闭着眼睛,想在久违的美梦中多停留一会。


一起过圣诞节是大仓提出的。当这个建议被说出时,丸山还稍稍迟疑了一下,想到对方是艺能界的新星,和自己这样过气儿的艺人待在一起被看到难免被说三道四。可新星本星的大仓却一副盛情邀约的样子,晚上靠在床头,用食指划着手机屏幕找着评分高的饭店。丸山差点儿都忘了自己当初是多么钟情于美食了,沉睡的爱好时隔多年被大仓唤醒之后,自己反倒也就没了拒绝的理由。他任大仓划着手机,自己坐在旁边的电脑前打着字。丸山最近的小说写得很顺利,就如快速进行着的冬一样,丸山小说里盛开的春也在迅速地逼近。

平安夜的当日,丸山一大早就起床了。大仓工作去了,如往常一样,他一人在家。丸山翻箱倒柜地找出了自己当初参加活动时穿的套装,忙不迭换上——年轻时的衣服,如今已经变得过分贴合身体了。稍一耽搁,他随即又想到,若被认出来怕有不妥,对大仓也不好,又把衣服换下来,找了一套同样有些年月没有穿过的套头毛衣和风衣。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挺拔利索到不敢相认。这一恍间他仿佛是看到了一个成熟又成功的壮年的丸山,又瞬间觉得悲怆起来。他木讷着,迟迟才把这样的想法从脑子中赶走。然后他打开了短信的编辑界面:

“工作结束了么?我去找你么?”

很快收到了回复:

“嗯。来车站吧~!”

大仓和丸山并排坐在晃晃悠悠的公交车上,大仓在左,丸山在右。窗外是飞驰而过的傍晚时分的东京,天在降雪,地上积不起雪。

窗户紧闭,车内开着暖风,暖烘烘的。

他想起自己身边的位置,曾被不同的人坐过。可人来了又走,无论是谁,总是先他一步拉响停车的铃铛,潇洒地起身消失在雪地里,自己则一直静默地坐在大雪中行驶的巴士上,在茫茫白色中缄默地行进。最初是他的搭档,是贫乏时挤在一间房里分享一杯汽酒的友人,他们在街角讲着无人听的段子,在回家路上吹扯着膨胀而绚丽又不切实际的梦想,却大红大紫后分道扬镳。

“然后呢?”大仓问。

富起来后买了车——不是先前夸下海口的颜色夸张的保时捷,而是不可避免的、所谓“成功人士装低调”的黑色轿车,却总归是不再坐公交车了。

“——不过想想也是,名人出行哪有乘公交车的,少说也得打个的吧。大仓,你可真奇怪。”

“哪有!”对方笑了,然后问道,“然后呢?”

“最后实在没钱了,就把车拿去折现了。刚开始重新要坐公交车的时候,还很紧张,生怕被人认出来。坐了几趟后才发现,原来那样的’丸山隆平’,已经彻底从人们的记忆中宣告退出了——然后才想明白了,可不就是嘛,因为被忘掉了,所以才不会再有工作。所谓红极一时也不过如此,我不就是……这样么?”

“前女友是在后来认识的,”苦笑道,“闲下来了,反倒有机会谈女朋友。但到底还是没有办法把’结婚’说出口,至此无论她再爱我……”

他的音量逐渐放低,大仓没有搭茬,巴士的轮胎轱辘辘地滚着。

丸山深吸了一口气,然后慢慢地说道:“小忠,我是真心希望你好。留下也好,离开也罢……千万不要像我一样,落到这样的境地。”

大仓在巴士里昏暗的灯光下静静地看着他,使得丸山的目光一时间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搁置。他小心翼翼地看向窗外,雪又落了一片,随后,他听到大仓轻轻地说:

“丸,不要讲这样的话。”


他们连吃了三家店,最后撑得饱饱的走在东京被霓虹充斥的夜色里。大仓穿着厚厚的羽绒服,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像只越冬的熊。丸山偏头看过去,想起了村上春树那句知名的比喻。雪轻盈地落在他的肩上,在城市灯光的照映下变得晶莹明亮,他反倒觉得,春似乎又近了些。

广场上的钢琴自动地播放着卡农的圣诞歌,大仓和丸山走近后,音乐停了下来。大仓感叹了一声,径直走过去坐下,把右手从袖口中探出来,落在白键上。

“我记不清了,但是……”

他这样说着,波回的旋律从指尖流淌出来。《献给爱丽丝》的乐声渗进了积雪里,丸山想到了小时候,母亲化妆盒上的八音盒里旋转的小人。

人渐渐围了上来,有些人掏出手机录像,丸山自觉地向后退了两步,腰上猛然撞上了什么。

是圣诞树下的木质许愿箱。

他看了看箱子,又看了看钢琴前的大仓,然后从旁边的袋子里抽出一张信纸,借着圣诞树上悬挂的彩球的微光,一字一句一笔一画地写道:

“祝大仓忠义前途似锦、早日飞黄腾达。”

他想了想,又加上了一句:

“祝他永远健康、幸福、快乐。”


快要到正月了,丸心想。他听到春叩响了他心中被寒冬封锁的大门。


春也不负所望,新年过后刚足一个月,天气中便就渐渐有了回暖的趋势。丸山慢慢养成了早起的习惯,每天去信箱里拿信的人也从大仓渐渐变成了丸山。晨光从窗帘缝里照进来,丸山坐在窗边,大仓还在一旁的下铺瞌睡。丸山借着光亮看着手中刚收到的物业通知单,想着再不出两个月,天气就该允许他把空调停掉了。家乡要比东京更暖和些,估么着再过上两个月,故园便就该埋没在绯红色的樱海中了吧。他是一定要回去一次的,不光是小说的取材,更是为了带大仓去见一次——他打心底里觉得,这样的景色,是应该被铭记的。

丸山创作的活力,正随着春的到来而徐徐苏醒。大仓亦是如此,仿佛那冬日的愿望灵验了一般,丸山觉得,自己在电视上看到大仓的频率愈发的高了起来。他不再是每天去公司点到,而是常有头一日晚归,第二天一觉睡到下午的情况。凭借丸山昔日混迹演艺圈的经验,他明白,大仓去的这是夜间的直播电台和番组,正所谓合格艺人的第一步,兼成名前的踏板。

他同时也清楚着这意味着什么:总有一天——在娱乐周刊的记者的黑色小轿车停到自家马路对面之前的某一天——大仓会离开这里。永远地、彻底地离开,再也不会回来。随后媒体上露面抛投的人中多了一位大仓忠义,而大仓的生活中则会抹去一位名为丸山隆平的过气艺人,不知名的小作家。

他看着日历,等待着四月,亦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平安神宫的樱花啊,请你生长得再快些吧,让春来得再早些,赶在小忠的自由离去之前,那样我们或许还能够一起坐一次新干线,乘一路公交车。

而那一天的到来,还是比丸山苦苦请求的要早了太多。清晨,他醒来时,发现下铺少了大仓象征着熟睡中的均匀的呼吸声。他一时不知如何动弹,更不知到该讲什么话。他的心坠坠的,仿佛时刻都会沉下。他试探地张口道:

“小忠?”

下铺的人立刻回应道:“丸。”

空气中凝聚霎时间分崩瓦解,如洪水一般铺天盖地涌向丸山。脑中的嗡嗡声突然停下后,是漫无边际的一片死寂。他知道分离有时,曾想认真和他告个别。在一个大仓还在沉睡的早晨,丸山蹑手蹑脚地取出了压箱底的和纸和钢笔,轻轻地写下了“落英缤纷尤堪怜,暗将春色袖中藏”(1)的字样,想在离别之时交与大仓,让他好好保存。而如今他闭上眼,平安神宫的樱花只开满了眼前。

只听大仓说道:“丸,你好好听我说……”


丸山认识大仓,是在冬天刚刚开始的时候。如今,春迟迟到了。


-

(1)引用自《细雪》谷崎润一郎


KRYSHKG_同人耳饰存档

108 二人の花・丸山隆平&大仓忠义・印象衍生

 客单展示。


耳钉=代表色,透明果粒比较活泼。金属件是丸山圆形大仓方形,形状取“君が君らしく居てくれた时に 僕は僕らしく居られたかなぁ?”的歌词感想,活出相近不相同的形状、也是林林总总的日常小事(小方块和小圆形)培养出的默契。

二花所以用了应援色的花朵,为了应合“咲いた花びら舞い落ちた 僕の掌するりぬけ”的歌词各切掉了一瓣花瓣、下连橙绿双色的珠子。

花->珠子->花苞是“「サヨナラ」と告げて散った花びら 今は小さなつぼみとなって”的含义。另外花苞也是两个人的颜色。


主体的花苞配件拆了s.h.e.'s.的蒲.公.英.的.来.信....

 客单展示。


耳钉=代表色,透明果粒比较活泼。金属件是丸山圆形大仓方形,形状取“君が君らしく居てくれた时に 僕は僕らしく居られたかなぁ?”的歌词感想,活出相近不相同的形状、也是林林总总的日常小事(小方块和小圆形)培养出的默契。

二花所以用了应援色的花朵,为了应合“咲いた花びら舞い落ちた 僕の掌するりぬけ”的歌词各切掉了一瓣花瓣、下连橙绿双色的珠子。

花->珠子->花苞是“「サヨナラ」と告げて散った花びら 今は小さなつぼみとなって”的含义。另外花苞也是两个人的颜色。






主体的花苞配件拆了s.h.e.'s.的蒲.公.英.的.来.信.(检索规避),这是馀料利用起来的重生(?)版。应需求改成纯色耳夹,小幽灵的脸迷之像笑起来的丸山,附一点打打闹闹的气氛。跟幽灵对应另一边用了恶魔尾巴。





一样利用馀料中的耳钉,加上两朵花的超・日常版。




整体是耳夹款,耳钉贴片一併做了备用。神仙CP做得很开心~


榎本295
二花好。🔒了。

二花好。🔒了。

二花好。🔒了。

悲伤青蛙冷星
再过一会儿,我需要在歌单上看到...

再过一会儿,我需要在歌单上看到二人花的名字_(꒪ཀ꒪」∠)_

再过一会儿,我需要在歌单上看到二人花的名字_(꒪ཀ꒪」∠)_

向往光
突然翻到以前摸鱼画的一张图,好...

突然翻到以前摸鱼画的一张图,
好像是二花吧(≧∇≦)/
拢龙的眼睛真的好好看(*/∇\*)

突然翻到以前摸鱼画的一张图,
好像是二花吧(≧∇≦)/
拢龙的眼睛真的好好看(*/∇\*)

乐观锣

二人花 | 钻石糖

大仓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潮流总是来得悄无声息,不知道从哪天开始,珍珠奶茶的甜腻就弥散开在整个日本。

学校对面开了家网红牌子的店,丸山放学后随着大批同学一起,有样学样,拍照打卡。始料未及,照片放到sns上评论却都跑了偏。

“哇,后面的小哥池面!”

“maru有这么好看的朋友都不介绍给我们的。”

一句一句已经足够让丸山无言以对,划到最新的评论,更是让他干笑都笑不出来。

“男朋友吧,是男朋友吧!”

丸山把照片点开,不难发现大家所说的那个人,就在他身后,嘴唇抿出一个小小的笑容,在画面的边缘,比着小树叉。双手拇指在屏幕上一拉,放大了男孩子的脸,在丸山随手选的sns自...

大仓 お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潮流总是来得悄无声息,不知道从哪天开始,珍珠奶茶的甜腻就弥散开在整个日本。

学校对面开了家网红牌子的店,丸山放学后随着大批同学一起,有样学样,拍照打卡。始料未及,照片放到sns上评论却都跑了偏。

“哇,后面的小哥池面!”

“maru有这么好看的朋友都不介绍给我们的。”

一句一句已经足够让丸山无言以对,划到最新的评论,更是让他干笑都笑不出来。

“男朋友吧,是男朋友吧!”

丸山把照片点开,不难发现大家所说的那个人,就在他身后,嘴唇抿出一个小小的笑容,在画面的边缘,比着小树叉。双手拇指在屏幕上一拉,放大了男孩子的脸,在丸山随手选的sns自带粉嫩嫩的少女滤镜当中,甜美得不像话。这样倒是不会为手里那一大杯加了珍珠又加了布丁的奶茶委屈了,看照片的人,第一眼被他吸过去也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丸山想。

只是。

他到底是谁啊!

依据校服判断,是隔壁再隔壁的学生,除此之外,丸山不知道他任何信息,他有那么一刻怀疑自己是不是在什么事故中丧失了一部分记忆,但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这么帅气的一张小歪脸,身体总该记得的,是第一次见面没错了。

大仓单单隔了两天就又坐着公车来探寻几个街区外的奶茶店了。他坐在窗边,戳着和奶茶一起买的鸡蛋仔的时候,也难免责备自己的行动有点过分疯狂了,可在这里一人置于陌生人之中,喝这么少女的饮料一定是比在自家学校附近,被认识的朋友注视着排队点单要自在一些的。

何况,这杯甜甜的小糖水的确叫人上瘾啊!

无无聊戳几下鸡蛋仔,大仓就迫不及待咬下一口,结果刚出炉的小点心还带着让人受不了的热气,他的嘴一下子就被焊住了,好巧不巧这时候还有人拍了他的肩膀。

转过头,撞上一张鬼脸。

鸡蛋仔还热在嘴里,大仓估计自己的表情也十分诡异,对面的人悻悻放松了面部肌肉,掏出手机,打开相册:“不记得我了吗?”

怎么会不记得呢。

第一次来喝奶茶的时候看到了疑似同龄的男生自拍,专注但又很不会找角度的卖力样子实在过于可爱,大仓往他取景器里探个脑袋的动作几乎是下意识的,而饶是姿势都摆好,也没被人家发现。

大仓倒也乐得把自己留进他的手机,毕竟靠近他都是身体的自然反应。

有的没的回忆了一堆,大仓也恰好错过了丸山“所以你怎么这么自来熟就跟我一起自拍”的一系列吐槽,回过神的时候只捡到一句:“你学校明明不算近,干嘛大老远过来呢…有,要追的女生吗?”

没法出声,大仓只能机械性地摇头。

“嘛,不要害羞嘛。”丸山说话的语调十分俏皮,嘴巴张张合合,在句尾定格成脸上一个明亮的笑。双颊上天赐的酒窝加深,大仓有了鸡蛋仔自己在嘴里融化开的甜蜜错觉。

大仓无比心急想要嚼碎嘴里的食物,却又为维护一个体面形象不好意思大动作。

结果就是被丸山的同学们抢了先。

“yoo还说不认识呢!”

丸山大摆着手小跑去同旁人解释,也是巧奶茶的号也叫到了他,大仓瞬间被遗忘在了一边。

丸山出店门的时候才又想起看那男生一眼,在阳光底下握着饮料杯,帅气地如同画板上的正统男明星。

“那么,下次见喽。”离开之前这么说。

大仓啜一口奶茶,怎么就擅自确认了会有下一场见面呢。

再见面就是几天后的事情,大仓风风火火就冲到排在队伍里的丸山后面,本来是想吓唬他一下,但是准备拍在后背的手还没挥下去,就先被丸山惊到了。

他正端着自己的平板,和同学分享自己画的少女漫,大仓难以言喻丸山会画画还画得很不错的新发现多叫人欢喜,但很快,他又觉出了一点不对劲。

画面上的人有张和自己相似的脸,只不过在在安安静静的弹钢琴,白框里的人设写得就更直接了:沉默温柔贵公子。大仓正看得心里不是滋味,丸山就似乎是感受到了笼罩在周身突然变沉的空气,转过头来,认出后面的人,元气满满挥挥手。

“Hi!”

大仓不知道怎么回答,他其实本性咋咋呼呼,他也想要咋咋呼呼,像丸山那一群总是和他闹着的同学一样,但那一刻,他脑子里想的是之前和学妹在学校活动时拍的微电影,自己演的三无霸总角色,于是没有任何回话,他只抿了嘴,点了头。

逢场作戏,投其所好。

“哦对了,我叫丸山隆平,之前好像还没问你的名字。”丸山边把平板放进包里边问。

大仓拉过对方的手,吐字清晰地念了自己的名字,边念手指还在丸山手心划出了汉字。

被拉着手的丸山一阵心跳加速,他还能看见自己指尖在颤抖,这个人,怎么可以比在自己幻想出的漫画情节里还要王子。

算是一个开始,两人也就熟起来了,虽然各怀鬼胎碰在一起都话不多,只是坐在一起喝喝奶茶,说上一句天气真好。

这几天大仓放学没有过来,丸山到底心有些痒痒,回家的时候骑车兜了圈,故意去大仓学校门口转一圈。

还真让人看到了,那人的校服比平常穿得更加放荡不羁,领带也没好好系,和哥们勾肩搭背,吵闹得火热,兴致high了,还模仿了一发龙切尔。

像是自行车突然被拔了气门芯,丸山蹬着踏板的腿突然觉得吃力起来,心也一样,泄了气。

原来他是这样的他,为什么在自己这里偏是笑都不肯笑呢。

而后的一阵,还是偶尔在学校门口的奶茶店遇见,俩个人依旧不多话,似乎什么都没变,但大仓还是能觉出来氛围不太一样了。

那天果然是他呢,在自己模仿龙切尔的时候,街边的那个人。果然不喜欢这样的自己吧。


FIN


你们什么时候也一起去喝珍珠奶茶哦

二两桃花够不够

假装花好月元,其实二花是受

第五章:成亲啦

    热闹了一天,终于安静下来了。白天聒噪的人群终于散去。齐衡终于可以好好看看自己爱人了。

    房间烛火通明,花无谢坐在床边打着瞌睡,满屋的红绸映的花无谢的脸红扑扑的。(为什么在大喜之夜我们二花还能打瞌睡?你试试昨晚没睡好,今天要早起,然后还喝了一个时辰的酒,看你打不打瞌睡)

    齐衡刚走到床边,花无谢便醒了。

    花无谢虽然醒了,但是不是自然醒的,平时就惹人怜爱的双眼,现在更是眼泪汪汪的,看的齐衡...

第五章:成亲啦

    热闹了一天,终于安静下来了。白天聒噪的人群终于散去。齐衡终于可以好好看看自己爱人了。

    房间烛火通明,花无谢坐在床边打着瞌睡,满屋的红绸映的花无谢的脸红扑扑的。(为什么在大喜之夜我们二花还能打瞌睡?你试试昨晚没睡好,今天要早起,然后还喝了一个时辰的酒,看你打不打瞌睡)

    齐衡刚走到床边,花无谢便醒了。

    花无谢虽然醒了,但是不是自然醒的,平时就惹人怜爱的双眼,现在更是眼泪汪汪的,看的齐衡心里软成一片。花无谢望着齐衡说:元若哥哥,我今天这身可好看?

    齐衡眼睛盯着花无谢的脸,根本无心看他穿了什么,齐衡心心念念的就是想脱了这个小祖宗身上穿的碍事的东西(衣服OS:我不配拥有姓名么?)

    齐衡点了点头:好看,你穿什么都好看。

    窗边烛火被微风吹的轻轻摇晃,纱幔的影子印在花无谢脸上。因为晚上的喜宴二人本就多喝了些酒,两人都有点飘飘然了。齐衡与花无谢走到拿起桌上的合卺酒,一饮而尽。

    -------------------

    以下是学步车的分区。

    -------------------

   戳这个

   还有这个也可以

二两桃花够不够

雪花微信日常
论二花日常把自己当风筝放和小雪到底找不找得到重点。

两个微信都是我自己的,就自己自娱自乐,大概以后每天都会不定时更zyl48的微信小日常。
每周不定时更《假装花好月元,其实二花是受》或者《今天也是有甜甜的巍生素的一天》
小雪微信头像指路微博@喜滋滋的貓餅呀
二花微信头像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收的,图又没有水印,所以不知道是哪个太太修的。

雪花微信日常
论二花日常把自己当风筝放和小雪到底找不找得到重点。

两个微信都是我自己的,就自己自娱自乐,大概以后每天都会不定时更zyl48的微信小日常。
每周不定时更《假装花好月元,其实二花是受》或者《今天也是有甜甜的巍生素的一天》
小雪微信头像指路微博@喜滋滋的貓餅呀
二花微信头像因为不知道是什么时候收的,图又没有水印,所以不知道是哪个太太修的。

二两桃花够不够

假装花好月元,其实二花是受

第四章:有了圣旨还要三书六娉

       圣旨一下,齐衡与花无谢要成亲的消息就跟长了腿似的全城皆知,京城中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花家,巴不得花家干些什么违抗圣旨的事情。可是万万没想到,花家竟坦然接受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干出任何事情。

      别有用心的人开始慌了,整天几个谋士都在讨论花家是不是在憋着什么大招。结果,一直到齐衡和郡主娘娘带着聘礼去花家,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才闭上自己的嘴。

       自皇上赐婚以来,齐衡已经有...

第四章:有了圣旨还要三书六娉

       圣旨一下,齐衡与花无谢要成亲的消息就跟长了腿似的全城皆知,京城中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盯着花家,巴不得花家干些什么违抗圣旨的事情。可是万万没想到,花家竟坦然接受了这件事情。从头到尾都没有干出任何事情。

      别有用心的人开始慌了,整天几个谋士都在讨论花家是不是在憋着什么大招。结果,一直到齐衡和郡主娘娘带着聘礼去花家,这些乱七八糟的人才闭上自己的嘴。

       自皇上赐婚以来,齐衡已经有三日未曾见到无谢了,本来二人因着之前的战事,就已是一年未见,现如今好不容易战事完毕,二人不过才相聚两日便又要被分开,齐衡心里苦啊。

       正当齐衡坐在书房唉声叹气,情绪低落时,郡主娘娘来了。

       郡主娘娘对齐衡说道:皇上为你选的亲事,你可满意?齐衡到:皇上指的,儿子自然满意。郡主娘娘又道:我看就算皇上不指,明年你怕是还是要求陛下赐婚吧。

       齐衡嘴角上扬着说:母亲果然聪慧过人,儿子以为....

       以为什么?以为为娘的看不出儿子心里想的什么?好了,快去换身好看的衣裳,跟娘出去。

       齐衡有点不解:出门便出门,换衣裳作甚?儿子觉得这身甚好。

       郡主娘娘笑了笑说:你就打算穿这身衣裳去见无谢?皇上刚刚赐了婚,你便这样不重视人家?去见人家,连身好看 的衣裳都不肯换?

       齐衡一听是去见无谢,瞬间便有了精神,一遍向郡主娘娘行礼,一遍喊着不为:不为,把我那件胸口是牡丹的那件衣裳拿过来。

        这边不为一边拿着衣服,一边嘟囔:不就是无谢少爷夸过一次你那衣裳好看嘛,回回都让我拿这件,也不怕无谢少爷说你没换衣裳。

       更衣完毕,齐衡便跟着郡主娘娘去了花府。

       齐衡因着心里想着无谢,直到快到了,齐衡才发现这次他们到花府不仅仅是坐了马车,马车后边还带着一队马车。

       齐衡转身对不为说:带着这么多东西干嘛?不为回到:少爷真是心大,郡主娘娘说了,虽然皇上赐婚了,但是三书六聘一样都不能少,少爷您是娶走了人家花家的宝贝,不是您嫁过去。所以该有的礼节一样都不能少。

        听着不为的话齐衡心里觉得自己有点对不起自己的小可爱了,因为最近太兴奋,所以这些竟然都忽略了,不过,幸好,现在还不晚。

       于是一队人马就这样浩浩荡荡的进了花府。


作者有话说:下章二花和哼哼就要成亲啦(小声bb成亲就要洞房了鸭)小可爱们有想点的梗(姿势)么?话说开车好难。不过如果点了,我尽量满足。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