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于波

4055浏览    94参与
隔壁老邓

【逍遥侯→解连环←连城璧】混乱兄弟情(脑洞)

[图片]

  路人甲:连少主,这你弟啊?

  连城璧:我哥脑子不好使,大家多多担待,嘿嘿……

  路人乙:连少主,你哥把我果树摘突了……

  连城璧:对不起,连某赔你十倍。

  路人丙:连少主,你哥把我鱼塘吃光了……

  连城璧:得罪了,我家赔块地给你行不行?

  路人丁:连少主……

  连城璧:我哥玩坏你家什么了?

  路人丁:不是……你哥被逍遥侯抓走了,而且……你哥还管逍遥侯叫哥……

  连城璧:???



  路人甲:连少主,这你弟啊?

  连城璧:我哥脑子不好使,大家多多担待,嘿嘿……

  路人乙:连少主,你哥把我果树摘突了……

  连城璧:对不起,连某赔你十倍。

  路人丙:连少主,你哥把我鱼塘吃光了……

  连城璧:得罪了,我家赔块地给你行不行?

  路人丁:连少主……

  连城璧:我哥玩坏你家什么了?

  路人丁:不是……你哥被逍遥侯抓走了,而且……你哥还管逍遥侯叫哥……

  连城璧:???


今夜无人入眠

童年,心中的白月光,听着歌,总有种想落泪的冲动(*꒦ິ⌓꒦ີ),第一次在电视上看的时候,特别喜欢,也认识了蔡少芬(女神),于波,陈法蓉,杨俊毅,张晋……豆豆和童博,天雪和童战,里面的cp都特别虐,越听越想哭,心里很遗憾,周易好可惜,明明电视剧那么好看,就是造型[1f602]。然后后来在网上看到第二部,才知道原来出了第二部,然后更想哭了,周易是fff团团员吗?战雪现实中也be了。主题曲的歌词真虐ಠ╭╮ಠ

童年,心中的白月光,听着歌,总有种想落泪的冲动(*꒦ິ⌓꒦ີ),第一次在电视上看的时候,特别喜欢,也认识了蔡少芬(女神),于波,陈法蓉,杨俊毅,张晋……豆豆和童博,天雪和童战,里面的cp都特别虐,越听越想哭,心里很遗憾,周易好可惜,明明电视剧那么好看,就是造型[1f602]。然后后来在网上看到第二部,才知道原来出了第二部,然后更想哭了,周易是fff团团员吗?战雪现实中也be了。主题曲的歌词真虐ಠ╭╮ಠ

映月凝霜雪

19版倚天墙头出场集数

杨逍:4/5/12/17-31/35/41-43/45/50

这版杨逍真的好帅啊,要不是他,我真的没动力看这版倚天,磨磨唧唧的。

B站链接:

https://space.bilibili.com/41295377/video?tid=0&page=3&keyword=&order=pubdate

24.1之后up主缺集数: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9288160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9284094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


杨逍:4/5/12/17-31/35/41-43/45/50

这版杨逍真的好帅啊,要不是他,我真的没动力看这版倚天,磨磨唧唧的。

B站链接:

https://space.bilibili.com/41295377/video?tid=0&page=3&keyword=&order=pubdate

24.1之后up主缺集数: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9288160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9284094

https://www.bilibili.com/video/av49304970(有2P)

看完后接原up主的26.1


或:https://space.bilibili.com/35418786/video?tid=0&page=2&keyword=&order=pubdate




阳顶天:19/20/35

我童年男神!还好我没错过你!!

有酒温亦欢

【明教三人组 | 阳顶天x杨逍x范遥】同归mv

“相逢相知本无意,乱世最难相许...”

B站链接:见评论,请求素质三连~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
护我明教,死而无悔。

明教之所以被所谓江湖正派认之为异教,大致是因为其行事异于常人。但明教三人组身上的大义、骨气和忠诚是在太令人动容了,所以我真的很想看明教成长史啊呜呜呜!!!

还是没抵住逍遥二仙和阳教主的美颜暴击,撸了个短小的明教三人组!
PS.林雨申的古装素材真的太少啦只有杨逍这一个角色!
PPS.于波实在是太帅了!所以阳顶天就算只有几分钟戏份也要带他玩!惊鸿一瞥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叭!

“相逢相知本无意,乱世最难相许...”

B站链接:见评论,请求素质三连~

焚我残躯,熊熊圣火
护我明教,死而无悔。

明教之所以被所谓江湖正派认之为异教,大致是因为其行事异于常人。但明教三人组身上的大义、骨气和忠诚是在太令人动容了,所以我真的很想看明教成长史啊呜呜呜!!!

还是没抵住逍遥二仙和阳教主的美颜暴击,撸了个短小的明教三人组!
PS.林雨申的古装素材真的太少啦只有杨逍这一个角色!
PPS.于波实在是太帅了!所以阳顶天就算只有几分钟戏份也要带他玩!惊鸿一瞥大概就是这个感觉叭!

我是锋行天下

【重生之双璧拯救计划】连城璧x连城璧丨于波x朱一龙丨双璧传说 UP主: 叶氏由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340876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I0AhFyYQIEVzEiNGOkYGeginfoc&ts=1550134835996我去,真的厉害了,还能这么脑洞

【重生之双璧拯救计划】连城璧x连城璧丨于波x朱一龙丨双璧传说 UP主: 叶氏由之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43408769?share_medium=android&share_source=more&bbid=I0AhFyYQIEVzEiNGOkYGeginfoc&ts=1550134835996我去,真的厉害了,还能这么脑洞


泠溯

【03版慎入】脑洞

如果当时和萧十一郎留下同款伤疤,经历各种感情的是连城璧……

我不管,沈璧君莫得参与进去,耶。

断臂修炼邪功,想来是很疼的。

如果当时和萧十一郎留下同款伤疤,经历各种感情的是连城璧……

我不管,沈璧君莫得参与进去,耶。

断臂修炼邪功,想来是很疼的。


christine

【把酒旭莲】相依【二】

第二章

   翌日

   熹微的晨光透过窗户斜斜的照射在床上睡得正香甜的两人。

   仿佛感受到眼前的一丝光亮,余火莲想要伸手遮住,却发现自己的手正被人握着。立马睁开双眼,陡然间见到一张放大了好几倍的脸。什么也没多想,直接弹坐而起一脚将身旁之人踢了出去。

    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的方旭也顿时清醒。起身揉了揉,不解又委屈的看向火莲。“火莲,你干嘛踢我?”说着边向着床榻走去,心里暗叹火莲居然有起床气。

   而此时的余火莲正瞪...

第二章

   翌日

   熹微的晨光透过窗户斜斜的照射在床上睡得正香甜的两人。

   仿佛感受到眼前的一丝光亮,余火莲想要伸手遮住,却发现自己的手正被人握着。立马睁开双眼,陡然间见到一张放大了好几倍的脸。什么也没多想,直接弹坐而起一脚将身旁之人踢了出去。

    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的方旭也顿时清醒。起身揉了揉,不解又委屈的看向火莲。“火莲,你干嘛踢我?”说着边向着床榻走去,心里暗叹火莲居然有起床气。

   而此时的余火莲正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上半身赤裸的人向自己靠近,低头一看发现自己的衣服也不翼而飞。“你……不准过来!!”

   一声怒吼,下意识的方旭停住了脚步。委屈快要变成哀怨了,他正要说什么,忽听远处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两人皆是一惊。方旭不顾火莲的挣扎,硬是将他按回床上往里推,自己也迅速翻身上去坐好,然后将被子掀开盖住了两人。

   房门被一股大力推开,一个人影冲了进来“方兄,出什么事了?!”神情紧张的四处张望。

   方旭面向门口,淡定的笑着“没事,我刚一不小心掉地上了,你回去吧,我想再睡会儿。”说完便顺势躺下了。来人是方旭在无间道一起共事的好友徐良,与他平级都是护法。

   听到方旭的回答,他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不肯离开,狐疑的又问了一句“真的没事?”这下方旭略感无奈了,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不会看情况。

   突然灵机一动,方旭转身抬手揽在了靠里边的余火莲的腰上,不再理会他。火莲一怔,却也没动。

   ……良久的静默,徐良还愣愣的站在门口。“这个呆子!!”两人心里暗骂。

   方旭放在火莲腰间的手,开始不安分起来。一圈一圈来回摩挲着,轻轻的捏了捏。恩,光滑有弹性,这手感真好,就是比起自己还略显单薄了些。又将手缓缓上移,摸到了昨晚自己贴上的纱布,得知伤口并未裂开。微微咬了咬牙,方旭翻身压在了火莲上方,双手支撑在两侧,正好挡住火莲的脸。

  “你还不走?!”冲着门口大声喊到。被吓得一激灵,徐良头脑清醒过来。“走,走……方兄你好好歇息……我马上走”“把门带上!”

“好,好...” 

   见到徐良关门离开,方旭这才长舒一口气。回头正对上火莲涨的通红的面容。

   近在咫尺的距离,看着对方的眉眼,想着刚刚触手的温暖和细腻,方旭只觉得身体里有什么地方烧着了一般。不由自主咽了一口唾沫“火莲……我...”

   余火莲一直在忍,从方旭将他推回床上,他就一直忍着。感到腰间有只不规矩的手,他也是不停告诉自己不能动手,可他没想到他居然翻身压住了他。

   好不容易等到那个白目退了出去,却直直对上方旭的双眼。心跳骤然加速,望着这双眼睛越来越近,一时间余火莲竟有些不知所措。

   直到他感觉有什么东西正顶着自己,终于忍无可忍,手上发力一把推开方旭。毫无防备的方旭又一次和地板来了个亲密接触。趁这当口,余火莲立刻坐起,一把拿过放在床头边的衣服套在了身上。随后下了床,四处翻找着什么。

   此时从地上爬起来的方旭,也随意套了件衣服,看着面无表情的火莲小心的开口“火莲,你要找什么,我帮你找啊……”

 “我的枪呢?或者毒药也可以!”

 “...你要这些干什么...”

 “拿枪捅死你,或者用毒药也行,你选一个吧!”

 “火莲,你,你在跟我开玩笑吧”

 “你说呢?” 火莲转身面对方旭一本正经的说道。

 “火莲……”方旭哭丧着脸“那个…我这不也是迫不得已嘛…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想看看你伤好了没,真的!”方旭一脸真诚,心里却暗自庆幸还好昨晚回来的时候把枪收好了。

   见火莲不理自己,方旭只好又道“昨晚你受伤了,我一时情急就直接带你回了城郊的客栈,也就是我现在的住处。现在想来委实不妥。我是个被通缉的人,这里鱼龙混杂,而你是开封府的侍卫,很多人都认识你,万一被人发现就不好了。”

   这话倒是说的在理,余火莲终于停下寻找。“我的枪到底在哪儿?”

“火莲,你……”

“你不把枪给我,我怎么走?”余火莲受不了方旭这万分纠结的表情,无奈道。

“哦……”方旭打开一旁的箱子,按了里侧的机关,底层的木板弹了开。露出一柄三截式拼接的长枪。

 火莲拿起了枪。将它指向方旭“你听着,下次要是再敢这样,我绝不轻饶!”方旭看着离自己不到一寸距离的枪头,赶紧说道:“不,不会了!下次除非你允许,否则我肯定不在外人面前摸你,抱你。额,还有趁你不知道的时候亲你。” 

“你说什么?!”余火莲觉得自己快抓狂了,正要发作,门外又响起了脚步声。只好恨恨的又补了一句“下次再找你算账!”说完便跳窗飞一般的离去了。

 另一头,方旭已然看到进门之人,是冷清。冷清进来后扫了一眼四周,“方兄一大早的好生有兴致,这动静附近的大伙都听到了。”语气中不无嘲讽。

“冷兄说笑了,这里好歹也是无间道分舵的一处秘密据点,我想隔音效果还是不错的。可能是冷兄耳力太好的缘故。不过打扰到你,真是抱歉,可是有事找我?”

“是啊,否则我也不是那么不识趣的人。你的心上人可是离开了?”

“已经走远了。”

“好,边关那边传来消息,说是附近突然多出几个异族打扮的男子,行为诡异。既不入城,也不离开,天天在那转悠,肯定是有什么阴谋。需要我们派人手过去调查,而且指明你也得去。”

“是吗?我知道了,给我时间准备一下,我明天动身。”虽然怀疑冷清的话,方旭还是先答应了下来。

“话我通知到了,在下告辞。”冷清见达到目的,便不再停留。只是当他向门口走去时,无意中瞥到椅子前方有一个金色的流苏锦囊,脚步稍稍顿住,继而大踏步的离开。

当天在分舵,大伙执行完任务后,都在给方旭道别。酒桌上,时不时的有人调侃方旭的心上人。方旭郁闷不知消息是谁走漏的,冷清?还是徐良?应该是冷清吧,以自己对徐良的了解,徐良不会做这种事。

所有人脸上都挂着笑容,只有徐良和冷清。前者坐在位子上,眼睛时不时的看着方旭,仿佛要把他看出朵花来。而冷清则坐在一旁,从怀里拿出一只同样的流苏锦囊,只不过是黄色的。他一眼认出那个金色锦囊,因为这是他十五岁生日时,自己送给他的。冷清不自觉的用力,攥紧了手中的锦囊,心里一直在默念着一个名字:余火莲。

christine

【把酒旭莲】相依

嗯..说好的不写文,结果脑洞一时爽,写了个短篇╭(′▽`)╯

文笔不好,请多担待。

旭莲-相依

       夜色如水。

     本该是寂静的只有虫鸣鸟叫声的树林中,此刻却响起了一阵兵器相接之声。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只见一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俊朗男子手握一柄长剑不停的刺向对面的白衣男子,嘴里吐出满是愤慨的问句。

      ...

嗯..说好的不写文,结果脑洞一时爽,写了个短篇╭(′▽`)╯

文笔不好,请多担待。

旭莲-相依

       夜色如水。

     本该是寂静的只有虫鸣鸟叫声的树林中,此刻却响起了一阵兵器相接之声。

     "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只见一个身穿黑色夜行衣的俊朗男子手握一柄长剑不停的刺向对面的白衣男子,嘴里吐出满是愤慨的问句。

      然而白衣男子什么都没说,只是用枪格挡着对方的攻击。"说啊!你为什么要杀了小柏?!"她不过是个手无寸铁的姑娘,你居然下的了手!是我看错你了吗,余火莲……

     细细观察着余火莲脸上的表情,却发现他一如既往的冷漠,仿佛没有丝毫愧疚。你当真,如此狠心!

     迟迟得不到回应,黑衣男子出招越发猛力。突然,长剑没入余火莲的左肩下方,而对方的枪停在了他的身侧。  

    "你!"  黑衣男子显然被惊到"你为什么不躲?"

     "方旭,李柏的死我无话可说,这一剑,算我还你的。如果,还不够的话……"余火莲边说边伸手握住剑身,又往前推进了几分。

     鲜血瞬间将白衣侵染了一片。方旭已然松开了手,连续后退数步方才站定。"你什么意思?你以为...这样就能换回小柏的一条命,我就会原谅你吗?"   

    "我为什么要你的原谅?你心里也很清楚,李柏如果落在王佑的手里,那还不如死在我手上!"

    说要未等方旭反应,余火莲拔出长剑手按着伤口转身决绝离去。   

    方旭望着渐渐远去的背影,思绪百转千回。看到地上蜿蜒着斑斑血迹,心里没来由的一阵抽痛。

    余火莲只想快些离开,他不敢回头看方旭。对不起...可是爹的命令不能违抗。我知道现在的你一定很痛苦,既然我无法减轻你的痛,那就让我陪着你一起吧……

    就在方旭刚转过身,突的听到后方有响动。他回头只见余火莲已倒在地上,行动快于思考 "火莲!" 方旭立马奔至余火莲身边。

    发现对方脸色苍白,伤口上不停的有血渗出,包括手掌心,刺痛了他的眼。再顾不得其他,方旭一把抱起余火莲冲向自己的住处。 

    将人轻柔的放到床上,小心翼翼的揭开衣服。饶是动作再轻,还是疼得床上的人双眉紧蹙,嘴里发出一声闷哼。

    待清洗完伤口,上药包扎后,发现余火莲呼吸逐渐平稳,才终于放下心来,也在一旁小睡了会儿。

    方旭睡得很浅,所以在听到细小的声音时便清醒了过来。只见床上的人额上不断冒冷汗,身子微微颤抖着。  

    方旭急了,连忙查看了一番,握住余火莲的手腕时,感到他体内异常的波动,才惊觉他早已中了毒,本身就已较虚弱。该死,是谁下的毒。"我去拿药!" 方旭说完便四处翻找。

   好不容易找到了药,他连忙塞进了余火莲的口中,又喂了一口水,却被余火莲的一阵咳嗽而全部吐出。

  "火莲!"方旭见状,一时间不知所措,脑子一片空白,只知道要把药喂进去。于是,他把药放进自己嘴里和着水,凑到余火莲面前。捏着两颊使他张开了嘴,两唇相接,水流进了余火莲口中,方旭马上用舌将药一顶一并送入。

   总算逼得他把药吞了进去。方旭起身,望着余火莲逐渐舒展的眉头,心下稍安又随之叹息。"火莲……我该拿你怎么办?”

   伸手轻抚他清逸的面容,就这样静静的看着,仿佛时间停留在此刻。   

    突然一双手握住了他,"方旭...对不起..."方旭一震,听得余火莲低声呢喃,只是人并未清醒。"对不起...我,从来没想伤害你..." 

   方旭一愣,心又一次被抽痛。"傻瓜,是我伤害了你……其实你承受的痛苦远远多过于我……"他抬起另一只手紧紧回握住对方。  

   "冷...好冷..."余火莲继续低喃。方旭知晓定是药力发作,只要捱过去就好了。

   于是下定决心,褪去自己的衣衫,接着又脱了余火莲的。上了塌,躺在他身侧,然后拉过被子盖在了两人身上。    

   方旭慢慢靠近余火莲,尽量不碰到对方的伤口。伸手将他揽进自己怀中,肌肤相贴,传递着彼此的温度。

   渐渐的,余火莲不再觉得寒冷,因为有个温暖的物体正靠着自己,便又往前瑟缩了一下,将头也一同凑了去。方旭见状轻笑了一声,看着近在咫尺的脸庞,又印下深深的一吻。

   未过多久,两人皆沉沉睡去,睡得如此心安。

桃雨花

童心童战童博,忽略掉隐修吧

童心童战童博,忽略掉隐修吧

桃雨花

乾傅之心说

第十四章  不是后来的后来
         傅恒去后入了皇帝陵的陪葬园寝,永琏永琮都在那里。
         傅恒去世那年,乾隆遇到了一个人,善保,真像啊,面貌上。后来发现也是个机敏的人,乾隆提拔了他,总透过他看什么。
        永琰很是讨厌善保,和讨厌福康安一样。他跟自己额娘有一点像,皇阿玛对他太好了。当然好不过福康安,但福康安是傅恒的儿子,傅恒是皇后...

第十四章  不是后来的后来
         傅恒去后入了皇帝陵的陪葬园寝,永琏永琮都在那里。
         傅恒去世那年,乾隆遇到了一个人,善保,真像啊,面貌上。后来发现也是个机敏的人,乾隆提拔了他,总透过他看什么。
        永琰很是讨厌善保,和讨厌福康安一样。他跟自己额娘有一点像,皇阿玛对他太好了。当然好不过福康安,但福康安是傅恒的儿子,傅恒是皇后的弟弟,据说额娘有点像皇后。
       福康安看善保不爽,虽然你和我爹有一点像,但是太贪财了吧,品行比不上我阿玛。
       永琰最终被密定为太子。令皇贵妃一直是皇贵妃。皇后的位置空着,留给谁呢,想给的人不可能也不在了,空着也好。乾隆有事无事对着书桌上那方白色的手帕走神,纵使长得再像,魏佳氏还是善保,品德也不如皇后不如你呀。看着福康安的成长,乾隆觉得这是最像傅恒的一个孩子,各个方面。
       福康安没料到善保的弟弟和自己不打不相识,竟做了知交好友。善保没料到福康安的弟弟与自己关系也不错。不过这并不妨碍两人朝堂互坑。
       永琰嫉妒福康安,也不得不承认福康安的确有将才。
        最终,乾隆和永琰都没料到福康安走的那么早,也恩准他入了陪葬园寝,与傅恒相邻。嘉庆登基后,和珅的好日子也到了头。魏佳氏也追封了皇后。
        与傅恒几分相像的,最终只剩了嘉庆一个人。

桃雨花

乾傅之心说

第十三章  傅恒之死 
         乾隆与傅恒谈起继承人的事宜,感慨:“遗憾之事永琏永琮早逝,不然荣登大典的定是他们。”乾隆也不知道自己怎的,和傅恒私下不处理政事的时候,就喜欢喝酒,喝醉了,也不知道自己真醉还是假醉:“傅恒你儿子各个优秀,我呢,只有永琰还入眼,但比起福康安差远了。福康安怎么不是我儿子呢。”傅恒言道:“永琰不是挺好的”。永琰刚好路过听到了皇阿玛对自己的评价,对福康安愤恨之极,连带着傅恒最小的儿子也被记上了。
      ...

第十三章  傅恒之死 
         乾隆与傅恒谈起继承人的事宜,感慨:“遗憾之事永琏永琮早逝,不然荣登大典的定是他们。”乾隆也不知道自己怎的,和傅恒私下不处理政事的时候,就喜欢喝酒,喝醉了,也不知道自己真醉还是假醉:“傅恒你儿子各个优秀,我呢,只有永琰还入眼,但比起福康安差远了。福康安怎么不是我儿子呢。”傅恒言道:“永琰不是挺好的”。永琰刚好路过听到了皇阿玛对自己的评价,对福康安愤恨之极,连带着傅恒最小的儿子也被记上了。
        乾隆三十四年,傅恒受命督师缅甸。十一月份,老官屯一带众将士水土不服,传染病在军中大肆流行,傅恒这次没有躲过去。继之前金川一战紧急命傅恒回来,这次乾隆更慌了,急召傅恒回京。世间的傅恒只有一个啊。金川带回了胜利的消息,完整的傅恒。缅甸这次输赢都好,无所谓,后悔了,后悔让傅恒去缅甸了。
        乾隆三十五年,傅恒回到了朝中,病情一直未得到缓解。乾隆日日祈求,傅恒也只撑了半年。
傅恒临去时,乾隆屏退了所有人。“春和,你有没有知晓元寿心悦你?”乾隆捧着傅恒的手,泪坠入傅恒的手心。乾隆终于问了出来,声音都是抖的,若不问,就永远没有答案了。“我知晓”。乾隆咧开了嘴,想笑又笑不出来,本该高兴的。“那你有没有知晓元寿很后悔,后悔让你去缅甸?”屋子里空荡荡的,没有人回应。色彩消失掉了,生命中那抹一直在的浓艳色彩不见了,没有光了。
        一个人了,什么都不剩了。
       乾隆看着掌心至今仍爱的人的手,曾擦过汗,执过伞,记忆都停留在最初。救过命,朝堂是与我一起的,战场上,我放他一个人去了,怎么就一直让他一个人去了。写信让他回来的,打不下就不打,傅恒只有一个呀,怎么就不听话呢。早点回来,早一点回来,或者不该让你去的,不该的。
        永琏走了,永琮走了,英琦走了,傅恒不在了,我在意的,都走了。

桃雨花

乾傅之心说

第十一章 福康安
        皇后去世后,乾隆盛夏喝起了苦丁茶,以前嫌弃苦,现在倒也不苦了。帝王之家平民百姓,人生百味都是要尝的,尝着尝着习惯了,有什么苦呢,也没什么,都要过来的。
        五年后,傅恒三子福康安降生,三个孩子里福康安最像傅恒,乾隆很是喜爱,又想起了早逝的永琮,照例抱进宫中亲自抚养,人生又有了劲头。傅恒都习惯了皇上抱自家孩子去养,瓜尔佳氏以前可以央求皇后,皇后在时没起多大用。如今不在,更无法了。
    ...

第十一章 福康安
        皇后去世后,乾隆盛夏喝起了苦丁茶,以前嫌弃苦,现在倒也不苦了。帝王之家平民百姓,人生百味都是要尝的,尝着尝着习惯了,有什么苦呢,也没什么,都要过来的。
        五年后,傅恒三子福康安降生,三个孩子里福康安最像傅恒,乾隆很是喜爱,又想起了早逝的永琮,照例抱进宫中亲自抚养,人生又有了劲头。傅恒都习惯了皇上抱自家孩子去养,瓜尔佳氏以前可以央求皇后,皇后在时没起多大用。如今不在,更无法了。
        傅恒对于三天两头被叫去协助处理政事习以为常,有时顺便去看孩子。夜宿皇宫处理事务两人也总是能谈到天亮。
        瓜尔佳氏好不容易得以进宫看小儿子,福康安很少见到自己额娘,罕见地有些怕生,扭捏了半天叫了额娘。瓜尔佳氏的眼睛瞬间就红了。福康安和瓜尔佳氏见面,很高兴又不愿意表现出来。乾隆一来,倒是放得很开,孩子该有的本性都显露出来,不再拘谨。
       乾隆离开的时候,瓜尔佳氏犹豫了半天,最终跟了上去。乾隆早就发现了,“你为何跟着朕”。瓜尔佳氏跪倒在地,又想起了多年前傅恒中毒醒来后自己明明第一次去看他,他却说自己来了很多天,还有那枚遗落床边的明黄玉佩。终于鼓足了勇气,递了玉佩,“多年前,奴婢捡了一个玉佩,敢问此物是皇上的吗?”乾隆脸色阴晴不定,最终归于平静。“不是朕的,是傅恒的”。是初遇想赠与春和却没有赠的玉佩啊。“奴婢有一事相求。”“何事?”“奴婢想将小儿带回家中。”“福康安这孩子与朕极为投缘”。瓜尔佳氏忍了又忍,终是说了出来:“奴婢三个儿子,皇上带回宫中养了三个,求皇上留一个给奴婢。”乾隆脸色沉了沉,“日后傅恒的孩子朕不会再再到宫中,但这福康安,朕甚喜爱。”傅恒不见自己夫人,找了过来,见到眼前场景,直觉不好,乾隆发怒的前兆。撩袍跪到瓜尔佳氏前面,“奴才管教无方,请皇上治罪”。乾隆见他们夫妻情深,生生压了怒火下来,“春和何罪之有?”大步离去。
      傅恒站了起来,扶起瓜尔佳氏,瓜尔佳氏浑身是汗,手心在抖,傅恒什么都没问,握住了瓜尔佳氏的手。

桃雨花

乾傅之心说

第十章 决心
       痛失爱子爱妻,乾隆初始有些克制。数日不去上朝,沉湎旧事。太后责备,傅恒来劝。
“我应该阻止东巡的,姐姐东巡前说了很多话,她几乎没有这样过”。傅恒情绪也不是很好。
       傅恒被乾隆拉着喝酒,不让乾隆喝,乾隆便让傅恒替他喝。傅恒喝多了,对乾隆没有太多防备心,该说不该说都说了。提及永琏之死,傅恒想入官场,乾隆心里也很痛苦,他有缘无分的孩子。断断续续,东一句西一句,乾隆拼凑出了富察皇后去世的罪魁祸首,正是自己和自己的额娘。永琏的去世,东巡,科举案耳边犹响...

第十章 决心
       痛失爱子爱妻,乾隆初始有些克制。数日不去上朝,沉湎旧事。太后责备,傅恒来劝。
“我应该阻止东巡的,姐姐东巡前说了很多话,她几乎没有这样过”。傅恒情绪也不是很好。
       傅恒被乾隆拉着喝酒,不让乾隆喝,乾隆便让傅恒替他喝。傅恒喝多了,对乾隆没有太多防备心,该说不该说都说了。提及永琏之死,傅恒想入官场,乾隆心里也很痛苦,他有缘无分的孩子。断断续续,东一句西一句,乾隆拼凑出了富察皇后去世的罪魁祸首,正是自己和自己的额娘。永琏的去世,东巡,科举案耳边犹响的踢出朝堂,肃清朝纲。他能怎么样呢,即使想也不能。他的皇后更不能怎么样了。春和呢,太后也要铲除他吗,一切可能不利于爱新觉罗的东西,即使一丁点可能也不行吗?没了富察皇后,没了永琏永琮,富察家就没有荣宠了吗?朕偏要给,给傅恒独一无二的荣宠。
          富察皇后的葬礼上,永璜永璋不够悲伤,乾隆断了他们继承大统的可能。除了永琏永琮谁能入他的眼呢。

桃雨花

乾傅之心说


第九章 皇后去世
          朝中,川陕总督张广泗,大学士讷亲前往金川平叛,先后失利。纵使傅恒私下求情,两人仍先后被处死。人人自危,无人再敢请缨。乾隆大怒,整个大清竟无一人可用。傅恒大殿之上主动请命,乾隆不愿却也无可奈何,幸傅恒有勇有谋,将士开始的不接纳也为傅恒的与军民同甘共苦所感化,最终为其作战指挥与谋略所折服。乾隆做好了战败的打算前线带来的是捷报。与此同时,傅恒次子福隆安降生,同乾隆十一年,富察氏与乾隆第二个皇子永琮降生,可喜可贺。福隆安与兄长一样,被乾隆接入宫中。这是乾隆再高兴不过的一年。金川...


第九章 皇后去世
          朝中,川陕总督张广泗,大学士讷亲前往金川平叛,先后失利。纵使傅恒私下求情,两人仍先后被处死。人人自危,无人再敢请缨。乾隆大怒,整个大清竟无一人可用。傅恒大殿之上主动请命,乾隆不愿却也无可奈何,幸傅恒有勇有谋,将士开始的不接纳也为傅恒的与军民同甘共苦所感化,最终为其作战指挥与谋略所折服。乾隆做好了战败的打算前线带来的是捷报。与此同时,傅恒次子福隆安降生,同乾隆十一年,富察氏与乾隆第二个皇子永琮降生,可喜可贺。福隆安与兄长一样,被乾隆接入宫中。这是乾隆再高兴不过的一年。金川大捷,傅恒的军事才能得到充分肯定,乾隆感慨:“得春和我之幸也,知我者莫若春和”。
           乾隆十二年,富察氏的女儿固伦和敬公主嫁往科尔沁。平凡的一年即将过去,大年三十永琮因天花过世,两岁不到。乾隆第二个密定为继承人的皇子去世。接下来的一年也没有人安稳下来。
           乾隆十三年,富察皇后因皇子离世伤心过度,卧病在床。傅恒多次入宫陪伴,提及不愿提的过往,两个皇子均年幼离世,四个孩子唯一长大的是公主,背后没什么人动手脚是不可能的。富察皇后难得动了气,责令傅恒不要插手后宫之事,姐姐并非后宫一手遮天之人,有些事不能查,查不得。永琏我没有想到,永琮不怪别人,我自己没有尽到额娘的责任,没有照顾好他。“春和,姐姐不是一个好额娘。”富察皇后趴在弟弟身上哭得肝肠寸断,嫁入宫中以来,她唯一的依仗就是皇帝,有些事情皇帝都管不了。富察家太过鼎盛,一个中宫皇后,一个肱骨之臣,再一个太子,也难怪有人担心爱新觉罗家的江山归属,谁都不能说,这个孩子也保不住,她真的撑不下去了。富察皇后哭够了,揩去眼泪,清了清嗓子,笑着对傅恒说:“小十,伴君如伴虎,为人要低调。”“春和知道”。“小十,之前科举案姐姐没帮上忙,还怪你,是姐姐的错”。“是春和处事不严,与姐姐无关。”“好好对瓜尔佳氏。”傅恒没有多想。富察氏疲了,让傅恒下去。傅恒走前,富察皇后又叫住了他:‘“皇上是明君,小十你要是良臣。”’“谨遵姐姐教导”。
             乾隆见皇后郁郁寡欢,为解皇后忧愁,决定东巡。皇后心情开朗了一些,然而东巡当日,除了帝后,太后也在。富察氏上了船之后就不怎么出来了。名为散心,富察氏的心结却越来越重了,整个人憔悴了下去。乾隆不解何因,很是烦闷。归程路上,太后去劝慰了皇后。
          未及宫中,富察皇后于东巡归途撒手人寰,手中紧握着乾隆登基后送她的凤凰绒花,陪着她下了葬。

桃雨花

乾傅之心说

第八章  令嫔 
           瓜尔佳氏来了之后,乾隆便日日去皇后宫中,每七天带绿豆汤过去,吩咐皇后喝,日后春和来了也招呼他,你不是说春和夏天也喝吗?皇后终于明白了什么,亦无法装聋作哑。找傅恒,自家弟弟正卧在床上,好与未好是个未知数,何况瓜尔佳氏日日在身边。
          乾隆心情不太好,去看傅恒,瓜尔佳氏在,傅恒渐渐好转,目能视物,乾隆说不清是喜是悲。转去皇后那里,宫里没...

第八章  令嫔 
           瓜尔佳氏来了之后,乾隆便日日去皇后宫中,每七天带绿豆汤过去,吩咐皇后喝,日后春和来了也招呼他,你不是说春和夏天也喝吗?皇后终于明白了什么,亦无法装聋作哑。找傅恒,自家弟弟正卧在床上,好与未好是个未知数,何况瓜尔佳氏日日在身边。
          乾隆心情不太好,去看傅恒,瓜尔佳氏在,傅恒渐渐好转,目能视物,乾隆说不清是喜是悲。转去皇后那里,宫里没有人,纯妃请皇后过去。乾隆一个人在皇后宫里独酌。小玉先回来了,吓了一跳,给皇上行礼。乾隆瞧了瞧她,皇后的宫女,性子被养的跟皇后像,眉眼跟傅恒像,却没傅恒好的宫女。“起来吧”。小玉起身站在一旁。乾隆一杯一杯喝,渐渐有了醉意。小玉大着胆子上前,”“万岁爷,不能再喝了”。乾隆猛地攥住小玉的手腕,小玉也不敢挣。喝酒误事,情关难过,乾隆不清醒,小玉很清醒,只是不知道透过自己看的是谁。那一声情动时的富察,之后没有再出口的,是谁,大家都以为的,还是暗地里维护的?小玉确定皇上开始是醉的,后来是醉是醒谁知道呢。帝王心,不可测,猜了不可说。
           皇后回来时,便送了小玉给皇上。“臣妾这里出去的人,皇上看上了是她的福分,皇上若亏待她,便是让宫中众人看臣妾的笑话”。
           乾隆十年,傅恒进入军机处,小玉抬旗,魏佳氏小玉,同年晋升为令嫔。

桃雨花

乾傅之心说


  第七章 情愫
         乾隆忙着彻查凶手。照顾傅恒最多的是小玉,小玉看着傅恒的脸出神,果然和皇后娘娘长得好像。据说自己眼睛像傅恒,如今离得近了,傅恒确实闭着眼睛的,真是可惜。
         两日后,傅恒头脑昏沉地醒来,看不清身前人影,模模糊糊一片。小玉忙扶起他,“傅大人”。傅恒神志还未清醒,只觉得口干舌燥,习惯性地要绿豆汤,瓜尔佳氏不在,要不就知道傅恒要什么了。小玉凑近听了几次,才发现是绿豆汤,真不愧是姐弟,娘娘喝...


  第七章 情愫
         乾隆忙着彻查凶手。照顾傅恒最多的是小玉,小玉看着傅恒的脸出神,果然和皇后娘娘长得好像。据说自己眼睛像傅恒,如今离得近了,傅恒确实闭着眼睛的,真是可惜。
         两日后,傅恒头脑昏沉地醒来,看不清身前人影,模模糊糊一片。小玉忙扶起他,“傅大人”。傅恒神志还未清醒,只觉得口干舌燥,习惯性地要绿豆汤,瓜尔佳氏不在,要不就知道傅恒要什么了。小玉凑近听了几次,才发现是绿豆汤,真不愧是姐弟,娘娘喝的最多的也是绿豆汤呢,每次都如获至宝,一滴不剩。后来娘娘把她当心腹无意说漏是皇上亲自选材煮的。觉得娘娘很幸福,皇上是值得依托的人呢。不过明明娘娘喜欢的是百合汤,陛下怎么只煮绿豆汤呢。
         小玉出去吩咐宫人煮绿豆汤,回来时不由在殿门口停住了脚步,躲到了一边。乾隆不知道什么时候来的,傅恒看不太清人,以为是小玉。此刻,乾隆正端着绿豆汤,手微微有些抖。他选材了这么多年,哪里的绿豆最好,汤里加什么最好,水放多少,理论上他一清二楚。实际动手却是第一遭。他知道瓜尔佳氏的绿豆汤做的得傅恒的心,皇后曾提过傅恒觉得好吃的绿豆汤就只有当年那个摊子,傅恒自己做的,还有瓜尔佳氏。他不知道自己有几分,与瓜尔佳氏哪个好。
          小玉在门外,大夏天一盆凉水透心凉,原来,绿豆汤一直以来都是为一个人准备的。屋内倒是其乐融融,傅恒脑子此刻不太灵光,身体知觉都有点问题,还没有彻底好。喝了绿豆汤,也辨不出味道,不知道怎么想的以为瓜尔佳氏来了。小玉早早走了,她有点乱,皇后知道还是不知道这件事呢,傅大人自己呢。
           傅恒喝完绿豆汤就睡下了,他还是精神不济。刺客和背后主使都查出来处死了,乾隆在这件事上格外关注,差点伤的就是自己,伤了傅恒也要付出九族的代价。傅恒连着数日把乾隆当瓜尔佳氏叫夫人,拉着手絮絮叨叨说家事,每日一碗绿豆汤他也不腻。乾隆竟诡异地一声不吭,也不怎么让奴才来照顾,两人之间甚是平和。皇后召瓜尔佳氏入宫,瓜尔佳氏在家中努力调养好身体,请求入宫照料傅恒,宫中却无消息传来,日日担忧。

桃雨花

乾傅之心说

第六章  救驾
         傅恒与瓜尔佳氏的长子被乾隆带进宫里养着,乾隆着实羡慕傅恒,自己最喜欢的就是与富察氏的孩子,至今只有和敬一个公主在,不得不感慨。
        傅恒进宫去看长子,瓜尔佳氏想念孩子,又不敢经常过来。傅恒在御花园找到了长子,乾隆在考他兵法。傅恒静静站在一边等,眼尖的孩子一眼看到阿玛,转头朝傅恒扑了过来,傅恒搂住孩子,‘“皇上见笑了”。乾隆摆摆手,“人之常情,春和也长时间没来看他了”。“皇上说的是”。
 ...

第六章  救驾
         傅恒与瓜尔佳氏的长子被乾隆带进宫里养着,乾隆着实羡慕傅恒,自己最喜欢的就是与富察氏的孩子,至今只有和敬一个公主在,不得不感慨。
        傅恒进宫去看长子,瓜尔佳氏想念孩子,又不敢经常过来。傅恒在御花园找到了长子,乾隆在考他兵法。傅恒静静站在一边等,眼尖的孩子一眼看到阿玛,转头朝傅恒扑了过来,傅恒搂住孩子,‘“皇上见笑了”。乾隆摆摆手,“人之常情,春和也长时间没来看他了”。“皇上说的是”。
         长子在前面蹦跳走着,许久没见阿玛了,他很开心。傅恒跟着乾隆后面默默走着。“春和”,“奴才在”,乾隆没有纠正傅恒的称呼,登基之后,春和便再也没有称过我了。“春和,再过些时日,我便让你们父子团聚,他也大了”。傅恒恭敬答道:“皇上愿意留,是孩子的福分,什么时候回都不重要。只要皇上喜欢。”乾隆站定了,“我喜欢吗,沉吟了一会,内心有些触动我想要富察家的孩子”。傅恒没有言语。乾隆自顾自言:“流着我与富察家血脉的孩子”。“皇上与姐姐来日方长”,傅恒难的放柔了语气,宽慰乾隆,‘’“英琦和春和甚得我心,来日方长也是,我与富察家有缘”。傅恒想起姐姐的孩子,心里也不是滋味,永琏,那个聪慧的孩子,大家都满怀期待等着他成长,可是……还好和敬还在,帝后还年轻。
          天欲晚,凉风过。盛夏的热微微舒缓。君臣沉思的时候,再发现利箭破空而来已晚,目标自是对着乾隆而来,傅恒欲拉皇上,又眼见前面的长子躲避不及,也无法,直觉对不起孩子。乾隆却出乎意料抱过了长子,躲箭已来不及,傅恒反应过来时,只有胸口一痛,自己不知何时挡了过去,一股麻痹感随之扩散,有毒。“抓刺客”,宫中顿时乱了起来,“叫太医”,乾隆很是惊恐,眼睛赤红。傅恒唇色发紫,双眼紧闭躺在乾隆怀中,人事不知。
         富察皇后赶了过来,失了仪态。匆忙赶来的瓜尔佳氏抱着怀里的长子,眼睛肿肿的。情况紧急,不得耽误,傅恒被搬到皇帝寝宫,没人敢说什么。瓜尔佳氏被安排到偏殿陪住。
        傅恒体内的余毒控制住后,皇后提议搬到皇后那里照料,被驳回,于理不合。最终在乾隆居所附近的偏殿安顿下来。皇后派了深得她心的小玉过去照料。瓜尔佳氏一边忙着丈夫,一边忙着儿子,有些过于操劳,中了暑,被迫先行回家调养。

桃雨花

乾傅之心说

第五章 登基
         雍正去世,弘历登基。富察氏也成了皇后,富察氏后来诞下的皇子永琏已被密定为未来大统继承人。然而乾隆三年,永琏偶感风寒而去。傅恒与永琏关系十分好,永琏十分喜欢这个小舅舅,乾隆曾说日后不如傅恒来做永琏的太傅好了。被富察氏和傅恒拒绝,已经是舅舅了,自然会尽心力去教他,何必要那些虚名累身。此话未过多久,永琏便去了,最伤痛的莫过于富察氏和乾隆。永琏去后,富察氏与傅恒曾有过密谈,之前未曾留意官场的傅恒初次对官场表示兴趣,春和也想保护姐姐的孩子呢。
     ...

第五章 登基
         雍正去世,弘历登基。富察氏也成了皇后,富察氏后来诞下的皇子永琏已被密定为未来大统继承人。然而乾隆三年,永琏偶感风寒而去。傅恒与永琏关系十分好,永琏十分喜欢这个小舅舅,乾隆曾说日后不如傅恒来做永琏的太傅好了。被富察氏和傅恒拒绝,已经是舅舅了,自然会尽心力去教他,何必要那些虚名累身。此话未过多久,永琏便去了,最伤痛的莫过于富察氏和乾隆。永琏去后,富察氏与傅恒曾有过密谈,之前未曾留意官场的傅恒初次对官场表示兴趣,春和也想保护姐姐的孩子呢。
        乾隆五年,傅恒任职蓝翎侍卫,在宫中当差。乾隆是希望他可以在宫中走动,富察氏也是如此,毕竟她想见家人也不是一件易事。傅恒得到了特许,可以自由出入后宫。
        数年来,傅恒与瓜尔佳氏感情渐深,顺理成章走到了一起。众人也觉得般配,瓜尔佳氏也是皇亲国戚,满洲第一美人,傅恒也是年轻有为,为人低调。宫中皇后的近身侍女到了年纪放出宫外,又提了新的宫女小玉,听说是个汉人包衣的女儿。皇后对其极为亲近,态度不似对奴仆,而是妹妹。看看小玉的相貌就知晓原因了,竟意外地眼睛像傅恒。长得像贵人,自是冒犯,但相由天生,说不定是福分。小玉因着这份相貌入了皇后眼,此后更是身份尊贵。傅恒见过小玉几面,有一种不舒服的感觉,亲人与自己相像是理所当然,外人与自己相似算是有缘,本应一见如故,傅恒却生不出这种感觉,隐隐有些排斥。

桃雨花

乾傅之心说

第四章   喜丧
       傅恒想见姐姐,弘历差人带他进了宫。姐弟两人叙旧,傅恒出来时遇见了弘历,“如春和所言,你姐姐果然很是喜爱绒花,弘历低头在傅恒耳畔说道:“不枉你从扬州帮我带来”。“姐姐喜欢就好,多亏王爷有心”。傅恒答完便走,他实在不便在后宫久留,即使来看望姐姐。
       富察氏有了身孕之后,弘历对她更是倍加爱惜,傅恒也进宫成了弘历的伴读。天有不测风云。一日,傅恒正要去看望姐姐,富察氏离临盆的日子还剩不远。却听闻宫人说住所走水了。傅恒冲入火场,...

第四章   喜丧
       傅恒想见姐姐,弘历差人带他进了宫。姐弟两人叙旧,傅恒出来时遇见了弘历,“如春和所言,你姐姐果然很是喜爱绒花,弘历低头在傅恒耳畔说道:“不枉你从扬州帮我带来”。“姐姐喜欢就好,多亏王爷有心”。傅恒答完便走,他实在不便在后宫久留,即使来看望姐姐。
       富察氏有了身孕之后,弘历对她更是倍加爱惜,傅恒也进宫成了弘历的伴读。天有不测风云。一日,傅恒正要去看望姐姐,富察氏离临盆的日子还剩不远。却听闻宫人说住所走水了。傅恒冲入火场,救出了姐姐,富察氏的状况很不好,傅恒命人赶紧找太医和弘历来。
火场中仍有人喊救命,却没有人敢上前救人,最重要的福晋出来了,就是万幸保住了项上人头。傅恒嘱咐宫人照顾好姐姐,又冲进了火场,别人也拦不住。
     弘历赶来的时候,傅恒抱着火场中的人刚出来,弘历来不及责备傅恒不知死活,傅恒怀中的女子被护地好好的,下了地。傅恒刚松了口气,感到眼前一黑,被弘历接了满怀。眼见傅恒晕了过去,弘历还来不及喊太医,一旁的太医就喊:“福晋要临盆了”。弘历松手也不是不松也不是,眼见富察氏那边情况危急。被从火场中救出的女子柔声开了口:“王爷,奴婢来照顾他,福晋需要您”。弘历护着富察氏回偏殿生产,无意间回头却看见那女子举着手帕擦着傅恒脸上的污渍,傅恒静静地靠在女子怀中。弘历回头,那女子被熏黑了的脸上一双灵动的眼睛,应是有几分姿色。弘历被富察氏的痛呼唤回了心神,祈祷他与富察氏的孩子平安,他对这个孩子寄予了无限期望。瓜尔佳氏擦着傅恒的脸,望着他如同天神一样的面容,等待着太医到来,火场中看到他那一刻起,就知道这就是我一生的良人呢,非他不可了。瓜尔佳氏笑得梦幻。
        富察氏的孩子生了下来,是个小公主,由于娘胎受了惊吓,一年多就去世了。富察氏在床上病了好多天,以泪洗面,弘历很是伤心。傅恒昏迷后醒来,第一件事便是自己姐姐和孩子的安危,听到孩子平安降生,心里的大石落了地。然而短短一年,过完一岁诞辰还未多久,没有迎来人生第二个春季便去了。寒冬腊月,冬里来冬里去,一个令人难过的寒冬。瓜尔佳氏陪着傅恒,火场之后,瓜尔佳氏常常探听他的消息,偶尔央家人路边偶见傅恒。所幸瓜尔佳氏的家人对傅恒评价也高,默许了瓜尔佳氏对傅恒的照顾,毕竟傅恒救了瓜尔佳氏一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