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于谦

16.2万浏览    4518参与
九如呀

梨落堂前客(二十八)

最近是鸽鸽鸽鸽鸽鸽鸽鸽……🐦

嘿嘿嘿,鸽子🐦使我快乐~

来评论区撒鸽子粮咯~

————————————————————————

孟鹤堂是冯照洋去接的,于谦虽然没有露面,但早早的就回了府等着,白慧明特地吩咐了小厨房多做几道他爱吃的菜。于思洋眼巴巴的扒在门框上等孟鹤堂回来,左麽麽拿了虎头娃娃哄他玩,“少公爷,我们进去等好不好?”

“不好,我要在这等哥哥!”于思洋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外。

白慧明见左麽麽拿他没办法,笑笑,“随他吧,念了好些日子了,这会儿总算把鹤堂盼回来了,可是叫不动了呢。”

左麽麽玩笑道,“可不是,按说冯少爷该跟少公爷更亲才是,这会儿子看,倒是鹤堂像是他亲哥哥似的。”......

最近是鸽鸽鸽鸽鸽鸽鸽鸽……🐦

嘿嘿嘿,鸽子🐦使我快乐~

来评论区撒鸽子粮咯~

————————————————————————

孟鹤堂是冯照洋去接的,于谦虽然没有露面,但早早的就回了府等着,白慧明特地吩咐了小厨房多做几道他爱吃的菜。于思洋眼巴巴的扒在门框上等孟鹤堂回来,左麽麽拿了虎头娃娃哄他玩,“少公爷,我们进去等好不好?”

“不好,我要在这等哥哥!”于思洋目不转睛的盯着门外。

白慧明见左麽麽拿他没办法,笑笑,“随他吧,念了好些日子了,这会儿总算把鹤堂盼回来了,可是叫不动了呢。”

左麽麽玩笑道,“可不是,按说冯少爷该跟少公爷更亲才是,这会儿子看,倒是鹤堂像是他亲哥哥似的。”

车马轮的声音压过青砖地面,两人正玩笑着,于思洋就兴奋的跳了起来,顾不上身后麽麽的阻拦就冲了出去,“哥哥!”

孟鹤堂一把接住像他飞奔而来的小人,抱在怀里亲昵,“少公爷,您怎么好像瘦了?”

“天天想你,想得不吃不喝的,能不瘦吗?”左麽麽好些日子没见他,也怪想的。

孟鹤堂先行向众人行礼,而后言道,“宫里真没意思,束手束脚的,一点乐趣都没有!”

“束手束脚,我看也没束住你的手脚。”于谦人未到声先到,缓缓走了过来。

他虽未陪在孟鹤堂身边,可每日里一桩桩一件件他都清楚的很。在宫里还不安生,于谦想想就拧住了人的耳朵,“还敢往内宫跑,亏得是运气好,一点儿都不知道收敛。”

话里是责备,眼里却是担心。孟鹤堂吐了吐舌头,小声抱怨,“国公爷,怎么什么都知道?”

一桌小宴为他接风洗尘,几个人互相夹菜说笑,于谦享受着膝下承欢的喜悦,眼角的皱纹都在笑颜中展开,握着白慧明的手,许久未有的轻松,似乎所有的担子都在这一刻放下了。

这是孟鹤堂头回见到阎家人。在马场,他正学着打马球,浩浩荡荡的来了一行人,为首的长者看着跟于谦年岁相仿,紫色绸缎长袍内衬也是水云缎的紫色料子,他记得于谦也有一件这个料子做的长袍,左麽麽说这料子十分金贵,是从苏杭一带特地送来的,那胸前的麒麟神兽是用金丝线绣上去的,腰带处的和田玉中间的镶嵌了鸽子蛋大小的红宝石。银灰的山羊胡子被修整的十分整齐,深邃的眼廓上的尨眉,眉尾过目,眉峰上扬看起来显得眉宇飞扬,不怒自威。

“国公爷,兴致不错。”他先行开口,虽在笑,却让孟鹤堂浑身不舒服。

于谦回道,“阎清大人今儿也是兴致高昂啊。” 

阎清扫了眼孟鹤堂,看年纪怎么也不会是冯照洋,应该是于思洋身边的贴身小厮。阎清闲话家常般道,“承蒙圣恩,阎家回了京中,事务繁杂,昨日谢过皇上才算是安心,今儿才得闲出来转转。”

于谦笑笑,“皇上看重阎家,日后怕是阎大人难以得闲了。”

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孟鹤堂的马遛了两圈了还在聊,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多年好友重逢,正叙话家常呢。马儿轻声嘶鸣,仿佛是累了,孟鹤堂拍了拍它的马脖子,立马就安静了,突然想起了许久未见的乘风。

自从冯照洋去了军营,乘风也跟着去了,人要训练马也要训练。孟鹤堂仰头轻叹,也不知道乘风吃的饱不饱有没有给人洗澡擦身子。正走神,听得他们谈起了周九良,孟鹤堂下了马,跑到跟前奉茶,竖起了耳朵来听闲话。

茶盏里的毛尖奇香除了本身的清香还有清甜的味道,不需要品,就靠鼻子闻就能闻出来。阎清先端了茶杯,解释道,“茶不难得,难的是炒制的手法,世间绝无其二。品一口唇齿留香一日,用此茶熏衣最是绝佳。”

于谦轻抿,果然是唇齿留香不同俗物,笑道,“还是阎大人会过日子,这般好的茶竟然舍得熏衣。”

阎清颇为得意,头也跟着高昂了起来,摆手道,“这味道过于清甜,小女儿家用用倒是无妨,我一把年纪了还用,像什么话?”

孟鹤堂提鼻子闻了闻,阎清身上的味道确实不同,像是茉莉的花香又像是别的什么茶。

于谦见孟鹤堂一脸疑惑,隐忍发笑,言道,“要说熏衣品茶,阎家称二谁敢说一?”

天下阎家的称号本就是赞许他们制衣烹茶的本事,茶园满山,沁人心脾,即便是从了政,也无人敢于之一争。

 “祖宗留下的基业也被嚯嚯的差不多了,哪里还敢说二争一。”阎清又提起了周九良,“老国公时就得先帝倚重,听闻还留下过密旨,现在于公子就要入宫与九皇子一块读书了,看来皇上也是倚重国公爷多于旁人啊。”

马儿喘着粗气从面前跑过,于谦心中咯噔了一下,表面却为展露分毫,淡淡道,“哪有什么密旨,都是无稽之谈,不过是说书摊上为了多挣几个书钱胡编乱造的话罢了,阎大人就不要与我说笑了。”

说完便自顾自的哈哈大笑起来。阎清语气倒是认真,“便是空穴来风,捕风捉影也要有风有影。”

于谦依旧是玩笑的模样,“听完阎大人的话,我恨不得现在就回去好好的翻箱倒柜一番,看看我爹有没有给我留下个免死金牌什么的,也好叫我逍遥快活,不必每日上朝这么辛苦!”

两人对视一笑,“哈哈哈哈!”

“你我大人都觉得上朝辛苦,可怜那九皇子小小年纪就每日跟着皇上上朝。小小的孩子未必都听得懂,眼皮子都睁不开。”阎清心疼道,“前几日还被皇上狠狠地训斥了。”

于谦也听了些,“说是训的厉害,几日下不来床。”

“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九皇子虽小可未来不可言,你我都明白。”阎清沉了沉声音,“听闻国舅因您夫人与您有些不睦,不知是真是假?”

“您这些话都是听谁说的,怎的我都不知?就算他们相识,我夫人温柔好客,有几个朋友也属正常。”茶汤清凉却召见于谦渐渐冰冷的眸子,多年前的事也有人拿出来做文章,难不成真觉得他好欺负?

果不其然于谦的软肋就是他的夫人和孩子,原是到了说一句都会动怒的地方,阎清心中暗喜,面上忙道,“国公爷恕罪,是我冒犯了夫人。”

“阎大人严重了,不过几句没影的话,谈不上冒犯。”

阎清不动声色的观察的着于谦的神情,转了话题,“这些日子太忙,月底我备了宴,请了许多老朋友来,届时小女娉婷也会出席,国公爷跟冯公子可一定要赏脸。”

这逼婚都逼到这份上了,于谦也没法推脱,续了杯茶于他,好言道,“照洋年轻,一心都在建功立业上,疏忽了亲事,阎大人切莫责怪。”

阎清也不推脱他的面子,饮了茶道,“好男儿本该志在四方,若是一味备懒无用,我还舍不得我这宝贝闺女呢!坊间有些流言,想必也都是嫉妒之言,你我二府结为亲家又是皇上指婚,多少人艳羡想要捣乱,我自然不会往心里去,你说是不是,亲家?”

一声亲家,算是结结实实把于谦架了起来。

“自然是。”

孟鹤堂嘟了嘟嘴,别提多不喜欢这个阎大人了,明明说的都是好话,就是听着让人不舒服。想想冯少爷要喊这样的人做岳父,就忍不住在心里替他叫屈。

夜凉如水,孟鹤堂坐在石阶上抬头看着清冷的月亮,小小的人儿竟也是思绪满天飞。淡黄色的月光泛着白光,他从腰间拿出燕子泥哨,跟送给周九良的相差无几,随意吹起了小曲,原是做皇子也有这么多无奈,所以他才总是愁眉不展吧。

想想他们不久就要见面了,孟鹤堂忍不住勾起了嘴角,眼前的月亮都变成那罐送他的蜂蜜的样子,甜甜的。








秦小堂

离家出走(下)+目无尊长

这件事情孟鹤堂越想越不对,虽然是习武之人,但也不会轻易动手。孟鹤堂想着去出门找找林筱忆,谁想到林筱忆已经坐上了赵志明的车去吃饭了


孟鹤堂也想到了林筱忆是和赵志明走了就给赵志明打了电话

孟鹤堂:赵志明,我...我徒弟在你那吗?

赵志明:在呢

孟鹤堂:你能不能把她给我送回来

赵志明:我听说你冤枉了小曦,还声称要打她,有这回事吗?

孟鹤堂:有,但是我现在搞清了事情真相了,是我错了,小曦回来我给她道歉,还可以让她随便惩罚我

林筱忆:孟爸,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原谅你了

孟鹤堂:好好好,你什么时候回来?

林筱忆:现在到了

孟鹤堂挂断了电话连忙去给林筱忆开门

孟鹤堂开门看见了林筱忆...

这件事情孟鹤堂越想越不对,虽然是习武之人,但也不会轻易动手。孟鹤堂想着去出门找找林筱忆,谁想到林筱忆已经坐上了赵志明的车去吃饭了


孟鹤堂也想到了林筱忆是和赵志明走了就给赵志明打了电话

孟鹤堂:赵志明,我...我徒弟在你那吗?

赵志明:在呢

孟鹤堂:你能不能把她给我送回来

赵志明:我听说你冤枉了小曦,还声称要打她,有这回事吗?

孟鹤堂:有,但是我现在搞清了事情真相了,是我错了,小曦回来我给她道歉,还可以让她随便惩罚我

林筱忆:孟爸,看在你这么诚恳的份上原谅你了

孟鹤堂:好好好,你什么时候回来?

林筱忆:现在到了

孟鹤堂挂断了电话连忙去给林筱忆开门

孟鹤堂开门看见了林筱忆和赵志明

赵志明:你下次要是再这样就别逼我动手

孟鹤堂:肯定不会,二姨家小孩已经发微信给小曦道歉了

赵志明:这还差不多,我走了

林筱忆:拜拜明哥

赵志明:嗯

林筱忆和孟鹤堂进了家门

孟鹤堂:小曦,刚刚是孟爸的错,我不应该没搞清楚原因就这么骂你,我...我满足你一切需求

林筱忆:我想去干爷爷家看看

孟鹤堂:啊?好

孟鹤堂开车带着林筱忆一路飞奔到了于谦家中

到了于谦家后

林筱忆:干爷爷,我想死您了

于谦:好孩子,一会干爷爷给做饭吃

孟鹤堂:干爹,干妈呢?

于谦:没在家

林筱忆:干爷爷,还是您好,我师父在家总是冤枉我,在外面还向着别人家孩子

孟鹤堂听到这话心中感到不妙

于谦:孟鹤堂!你怎么回事儿?和我来书房一趟

孟鹤堂跟着于谦到了书房

孟鹤堂很自觉的跪了下来

于谦:少爷,说说吧,最近犯什么事了?

孟鹤堂:就刚才林筱忆和您说的那个

于谦:还有呢?你可不可以我不知道你目无尊长的那个样子

孟鹤堂也是不敢隐瞒于谦,全都交代了出来

孟鹤堂:干爹,我...我父亲节回家看父母,却因为工作的事儿就很不顺心,然后到了家里把气都撒在了父母身上,还顶撞了父母

于谦:就这一件事我就能把你打的半残,看你一直不来找我,以为您想让我去家里找你呢

孟鹤堂:没有,干爹

于谦:回家好好跟父母道个歉吧,该罚罚,50

孟鹤堂:啊?干爹,25行吗

于谦:75

孟鹤堂:别,干爹

于谦,:50,赶紧趴着

于谦可一点没收力,直到打了将近40下后,孟鹤堂晕倒了,这可把于谦吓坏了,赶紧给孟鹤堂报出了书房

林筱忆:干爷爷,师父咋被打成这样,不就这点事儿吗?

于谦:还因为目无尊长挨了一顿

林筱忆:目无尊长?

于谦:和他父母

林筱忆:干爷爷,这打了多少啊?

于谦:50

林筱忆:我去给我师父上药去了

林筱忆给孟鹤堂上完药孟鹤堂也醒了

于谦:醒了?

孟鹤堂:嗯

于谦:赶紧给父母打电话道歉

孟鹤堂给父母打了电话

孟鹤堂:爸妈

孟爸:你妈没在家,买菜去了,小子什么事啊?

孟鹤堂:爸,我不应该和您耍小性子,把气撒在您身上,我错了

孟爸:没事,我早就不在乎了

孟鹤堂:您等我妈回来和我妈说一声

孟爸:好

于谦:行了,我不留你了,家没饭了,回家吧

孟鹤堂:好



Drapple

郭家小姐☾一☽

“哇啊~”一声婴儿的啼叫响彻云霄

“爸爸,妹妹又哭了!”一个小胖墩奔向一个30出头的男人

“诶哟,别哭了云云,爸爸来啦。”

这个白白胖胖的小姑娘见到男人,眼泪立马停止往下掉。

“诶嘿嘿~”

小丫头甜甜得露出一个无耻无齿的笑容

与此同时,一个面目清秀的女人急匆匆地奔进了院子

“云云怎么了?我在胡同口就听她哭”

“没事儿,就是我闺女太想我啦。”

“少自恋啊。肯定是饿了,我早上还没给她喂奶呢!”

“云云见到我都笑了!”

“那是以为她爸能给她吃的,没想到她爹这么不靠谱!”

“行行行,你最大,不跟你争!”


正在美滋滋的喝奶的小胖丫姓郭,名为奇云

那个男人(她的爸爸)叫做郭...

“哇啊~”一声婴儿的啼叫响彻云霄

“爸爸,妹妹又哭了!”一个小胖墩奔向一个30出头的男人

“诶哟,别哭了云云,爸爸来啦。”

这个白白胖胖的小姑娘见到男人,眼泪立马停止往下掉。

“诶嘿嘿~”

小丫头甜甜得露出一个无耻无齿的笑容

与此同时,一个面目清秀的女人急匆匆地奔进了院子

“云云怎么了?我在胡同口就听她哭”

“没事儿,就是我闺女太想我啦。”

“少自恋啊。肯定是饿了,我早上还没给她喂奶呢!”

“云云见到我都笑了!”

“那是以为她爸能给她吃的,没想到她爹这么不靠谱!”

“行行行,你最大,不跟你争!”


正在美滋滋的喝奶的小胖丫姓郭,名为奇云

那个男人(她的爸爸)叫做郭德纲,

而那个面目清秀的女人(她的妈妈)叫王惠

还有一个戏份很少的小胖墩,那是她的哥哥,名为郭奇林

云云还有一个没出场的舅舅他叫张磊,

他是一个相声演员,他还会唱太平歌词、评剧、京韵大鼓……

可他嗓子倒了仓……他觉得自己……是个累赘……他觉得自己给姐姐、姐夫添了麻烦

他走了……

前两天还在给云云唱小曲儿的舅舅,就这样消失在了大家的视野……


小王说历史
明英宗复位以后的神操作,杀死忠臣于谦,平反了太监王振
明英宗复位以后的神操作,杀死忠臣于谦,平反了太监王振
Drapple

郭家小姐

“如果郭家有个小姑娘,那一定会被保护的很好吧”

“如果郭家有个小姑娘,那一定会被保护的很好吧”

于安

北京十年爱情故事(五十八)今昔之别

五十八



  “哈哈哈!成,那就定了。到时候地方你们点,咱好好喝一杯!”于谦一拍大腿,“说好了,丫要再跑可不行!”

  刘颖嘿嘿一乐,算是把这茬打了回去。于谦悠闲地叠着两只手放在脑后枕着,翘起来二郎腿,念叨着:“咱呐,可是好些年没在一块儿好好喝一顿了……”


  有一说一,光论《卖布头》这一场,刘颖的水平还算不赖,起码在于谦看来,这人的能耐和十年以前依旧不分上下。打心里说,他是顶怀念过去的。虽说走穴的日子苦,让台下的观众赶下来不止一回两回,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从心里乐呵。哪怕是现在回忆起来,于谦还能记着刘颖跟他拼酒,让他喝到桌子底下的样子。那时候他俩搭档,穿西装、打领带...

五十八



  “哈哈哈!成,那就定了。到时候地方你们点,咱好好喝一杯!”于谦一拍大腿,“说好了,丫要再跑可不行!”

  刘颖嘿嘿一乐,算是把这茬打了回去。于谦悠闲地叠着两只手放在脑后枕着,翘起来二郎腿,念叨着:“咱呐,可是好些年没在一块儿好好喝一顿了……”

 

  有一说一,光论《卖布头》这一场,刘颖的水平还算不赖,起码在于谦看来,这人的能耐和十年以前依旧不分上下。打心里说,他是顶怀念过去的。虽说走穴的日子苦,让台下的观众赶下来不止一回两回,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从心里乐呵。哪怕是现在回忆起来,于谦还能记着刘颖跟他拼酒,让他喝到桌子底下的样子。那时候他俩搭档,穿西装、打领带,对着麦克风指点江山、激昂文字,刘颖嗓子好,唱起来独有一番韵味。这种味道一直延续到十年以后的今天,他穿着大褂站在于谦的身边。

  “吆喝有几种。”

  “怎么个几种?”

  “一种吆喝就为是兜揽生意,走到您门口吧,他这么一吆喝,卖的什么东西,多少钱。您坐在屋里就知道了,您要是需要,您就出去买去。”

  “这吆喝的什么呀?”

  “卖柿子的。吆喝的好听!”

  “那这样,您给学学?”

  于谦的话点到这里,他看了眼刘颖,那人的侧脸滚下了一滴汗。于谦的嘴巴微微张着,他有点紧张又有点期待。

  “高桩来柿子来诶,诶不涩的咧,涩了又管换来诶呀。”

  刘颖这一声吆喝的够味儿,台下的观众挺欣喜,都跟着排起了巴掌。于谦捧了一句好,也跟着竖大拇指。紧接着,刘颖又吆喝了几种别的,换了一个满堂彩。于谦看着台下突然一阵恍惚,他总觉得,如果今天身边站的是郭德纲,效果应该会更好……

  从刘颖开嗓到两人说完,于谦的潜意识里一直在思念着郭德纲。所以,当下台的时候于谦才意识到,今天这场演出进行的十分顺利,甚至顺利的有些异常。观众太热情了,一段说完掌声还不停,刘颖甚至拉着于谦返了个场。

  这个阔别了舞台十年的逗哏清场了一段《白蛇传》,只有几句,唱的不算标致,台下却依旧沸沸扬扬。

  于谦走下二道门,他仔细回忆了一下观众的反应,觉得很奇怪。这让他想起了刘颖走之前的最后一场演出。

  那天天气不好,电视台下了大雨。外边雨声噼噼啪啪,像是要把青石砖打漏。刘颖和于谦在这样的氛围下上了台。也是活该不顺,两人说到一半就顶不住台下喊叫,给晾在了台上。

  “要不是下雨,谁听你们这婆婆妈妈的玩意,早他妈回家去了。说相声的,哪儿他妈有一个好东西?”底下一个中年汉子趁着台上说话的间隙高叫起来。

  这一句话惹得屋里的气氛剑拔弩张,台上的演员都明白,今天这事儿要是处理不好,可就是头号的演出事故。

  虽说不是第一回碰见这架势,刘颖还是让这汉子噎了个心脏怦怦跳,话都说不利索了。整间场子都静下来,于谦好整以暇上前一步道:“老天爷开眼,知道咱哥俩要断顿了特意下场雨让咱吃饭。爷们儿,倒是可怜你了,天一下雨你就回不去家,你是没钱买伞呢还是没钱打车呀?要我说你上来跟我们一块儿说相声吧,老天爷保佑咱,起码饿不死。你也不用感激我们,到时候带我们回家见见嫂子,万事都好说。”

  台下带头起哄的汉子一下噤了声,让于谦怼了一个大红脸,这时候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刘颖面露感激之色,他垫了一句:“可不是吗,嫂子可好客,先头走那个女的就是嫂子吧,大哥有先见之明,让嫂子给咱回家备饭去了。”

  “兄弟,等下后台见,回家看嫂子去!”

  “吁——”

  两人一唱一和,场上观众又喧闹起来。那个挑事的汉子猫着腰,灰溜溜的跑走了。

  那场演出,要不是于谦反应快,他跟刘颖就要让人赶下场了。可靠这么维持,哪里是长久之计呢?于谦明白,要是说相声真能养家糊口,刘颖也不至于背井离乡。

  可今天这架势,当真是和当年不一样了。他们这群年轻的说相声的,还没遭遇过这样轰轰烈烈的待遇。不过这同样的地界,天桥乐茶园倒是门可罗雀。而他们这儿,观众不仅坐满了剧场,还在台下叫好呢。

 

  演出圆满告罄,下了台李金斗信守约定,再也没和于谦提以后的事。就仿佛真和提前说好的一样,只搭这一次,让刘颖过过瘾。这样一来,倒是搅得于谦不再安宁了。他本以为李金斗会再找他说后续的事,甚至为此想好了推辞,可直到广州演出结束,李金斗都再没有提过。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单说那天下了场,已经是晚上六点。于谦走出万胜剧场,天上还是乌突突的,空气却比下午要凉爽了许多。于谦站在街对面,踮起脚瞭望天桥乐,这才看见了那新挂上的檀木牌匾。看见那牌子,于谦心里咯噔一下,突然空落落的。不多时,从窄巷里走出一高一矮两个人,于谦定睛一看,认出来那是郭德纲和张文顺。两人并排而行,出了巷子一转身,向前门方向走了。

  于谦方一瞧出那两人便慌忙躲闪。他心里不安,知道自己拙劣的谎言肯定露馅了。他打电话给郭德纲想给向他解释,可那人好似什么都没发生似的,根本不把话头往这上引,甚至叮嘱自己注意身体。

  天已经全黑了下来,窗外的柳枝随风摇摆,屋里开着窗户,夏夜的凉风灌进屋子里,却让于谦更加焦躁。他放下手机,点燃了一根烟。猩红的烟头在黑夜里正无力地颤抖。

 

  跟老爷子吃这一顿饭,让郭德纲心里舒坦了不少。老爷子劝和不劝分,好好安慰了他一番。张文顺的意思是,两个人有话要说开,不能在心里憋着。可郭德纲不这么想,他有自己的算盘。不过无论如何,当下都不是考虑这个问题的时候。先好好演完广州,才是王道。

  第一次外包演出的郭德纲有些慌乱,从到家他就开始收拾出发用的东西。这时候,他正站在自己那间狭小的屋子里,对着铺了满床的长袍马褂发呆。挑拣半天,拎出了两条大褂一件马褂,把这些装好就如释重负一样摔倒在床上。他趴了一会儿,出门演出这种事儿又让他心急又让他激动,手里拿着手机,脑子开始胡思乱想,想着想着他就给于谦编辑一条短信。

  “哥,你带什么颜色的大褂?”

  这几个字刚打出来,郭德纲就后悔了。他心里对于谦依旧有气,而且这一问好像自己多上赶着要跟他穿一样的似的。想到这,他又全部删掉了。

  郭德纲抬起头来,他透过半地下室的那扇小窗户看见了墨蓝色的天空和亮白色的星斗,在寂静的夜里,他又听见了沙沙的树叶声和悦耳的蝉鸣。他盯着小窗口看了半天,又瞥了一眼自己的手机和收拾好的衣服,轻轻叹了一口气。

 

  说是去广州,可郭德纲打心里放不下这片摊子,向李菁、徐德亮一遍一遍叮嘱。那天晚上分账的时候,郭德纲自掏腰包多给了徐德亮一半的钱。他跟徐德亮说:“德亮,这几天园子就交给你了,你多费心。”徐德亮一副受宠若惊的表情,甚至有些慌张的接下郭德纲钱,他的心率陡然加快,心脏像是要跳出来了。

  李菁看到了这一幕,他皱了皱眉毛,没有说什么,直到晚上回了家才给郭德纲发去了一条短信。

  “放心出去,家里没事儿。”

 

  临走前一天傍晚,于谦打了一辆出租车,牵着小边牧到了师父家。这一趟一走五六天,小狗单放在楼里,得把他家给拆了。于谦手里拽着狗绳,那小家伙蹦蹦跳跳的,一个劲儿往前跑,一时竟分不清是人遛狗还是狗遛人。夕阳绚烂而深沉,于谦乐呵呵的让狗拉着跑,踩着金灿灿的霞光拐进了石富宽家的巷口。他还未踏进门槛,只听着屋里传来一阵熟悉的男声。

  “小石,我说你怎么能答应了老李让谦儿给刘颖捧啊,再说,你还看不出来吗,老李这就是要把谦儿从德纲身边抢走啊!”


小慕说历史
历史上的于谦是怎样一个人?他的经历与《大明风华》中有何不同?
历史上的于谦是怎样一个人?他的经历与《大明风华》中有何不同?
小明说历史
历史上的徐有贞是怎样一个人?害死于谦,但并非罪大恶极
历史上的徐有贞是怎样一个人?害死于谦,但并非罪大恶极
切糕沾白糖

【谦堂】父亲节

本想在父亲节当天发出的,由于种种原因(好吧,我承认我又懒了)没发出来,拖到现在终于写完了,跟所有的父亲们道一声迟到的父亲节快乐!


OOC,莫要上升正主哦!


眼看父亲节就要临近,孟鹤堂是一点儿也没想起来,更别说给师父干爹准备礼物了,直到父亲节当天,接到岳哥去玫瑰园的邀约,才想起来父亲节到了。没提前准备礼物,也只好顺路买了墩饽饽和豌豆黄去了师父家,直到日落西山也没想起来自家干爹和亲爹也要过父亲节的事情,可怜二位老父亲还在眼巴巴盼着儿子回家,哪怕一个问候也成啊。


孟孟这几日一直纳闷为什么干爹总是对自己爱答不理的,想去家里蹭个饭还总是把自己往师父家推,终于在跟师父闲聊天时随口提了......


本想在父亲节当天发出的,由于种种原因(好吧,我承认我又懒了)没发出来,拖到现在终于写完了,跟所有的父亲们道一声迟到的父亲节快乐!


OOC,莫要上升正主哦!


眼看父亲节就要临近,孟鹤堂是一点儿也没想起来,更别说给师父干爹准备礼物了,直到父亲节当天,接到岳哥去玫瑰园的邀约,才想起来父亲节到了。没提前准备礼物,也只好顺路买了墩饽饽和豌豆黄去了师父家,直到日落西山也没想起来自家干爹和亲爹也要过父亲节的事情,可怜二位老父亲还在眼巴巴盼着儿子回家,哪怕一个问候也成啊。


孟孟这几日一直纳闷为什么干爹总是对自己爱答不理的,想去家里蹭个饭还总是把自己往师父家推,终于在跟师父闲聊天时随口提了一句,师父一个扇子楔过来,才明白过来,原来干爹这是吃醋了。


忙不迭的给师父道别,买了两瓶好酒马不停蹄的赶往干爹家,进门没有想象中的热情迎接,看到的是一个不冷不热的干爹,也不恼,嘴角挂了一个大大的笑容,把酒随手往桌上一放,来至干爹腿边蹲坐下来,讨好般的给干爹捶腿。


“干爹~”


“我不是你爹”


“干爹~我这不是来了么,您就原谅我吧”


“原来你还记得的我这糟老头子呢,我以为孟大少爷早把我忘了。”


“干爹,看您说的哪儿话,我怎能把您忘了呢”


“哼!”


于老师显然余气未消,只留下这一个字便背手朝书房走去,留下孟孟原地颇有些无奈,干爹越来越像个小孩儿了,忙跟上干爹的步伐,规规矩矩的敲了三下房门,未得到回应,小心翼翼的开门探进个脑袋,讨好的朝干爹笑了笑


“我进来喽,干爹”


书房对自己来说虽不是什么好地方,但干爹在生着自己的气,也没有不哄的道理,虽然有可能会被打一顿,但只要干爹的气能消,自己倒也认了。依然没有得到于老师的回应,孟孟看干爹沏茶的动作,赶忙上前两步接过


“干爹,放着我来”


得到的依旧是一个白眼和一声冷哼,孟孟在心里叹了口气,能怎么办,自己做的孽慢慢还呗,这沏茶的手艺还是干爹手把手教出来的,熟练的一套动作完成后,躬身给干爹奉了茶,于老师并未着急接过,就这么冷着人,好一会儿才在人手里接过抿了一口


“凉了!”


孟孟一头黑线,也只敢在心里腹诽,可不凉了吗,这都多长时间了,自己腰都快受不了了。手上的动作却也没停,面上更不敢显露出什么,重新换了杯茶更加恭敬的递给干爹


“热了”


孟孟更加无奈,得!再换一杯吧,如此往复折腾了七八次,于老师这才放过了快要哭了的孟孟。孟鹤堂见干爹终于不再挑理,终于松了口气,蹲坐在干爹腿边,抱着人撒娇


“干爹,儿子真的知错了,您就原谅我好不好”


“那你告诉我错哪了?”


“我…我不该把您给忘了…”


“再想想,你是只把我给忘了吗?”


“我…”


孟孟实在不知还有什么把柄在干爹手里攥着,支支吾吾说不出个所以然,最后实在没办法了,把心一横,直接跪落在于老师脚边,把最近犯的错误细细道来


“我不该不好好吃饭,不该不练功,不该熬夜玩儿游戏,不该做事不认真,还丢三落四的,还不尊重…父母…”


于老师听完内心直呼好家伙,本来只是听孟父偶然提起过孟仔状态不大好,在家发脾气撅的老两口哑口无言,没想到这小兔崽子净犯下这么多的错,悠悠开口


“哦?我竟不知道我儿子这么能干呢?还有什么事做不出来的?其他的先放一边,先说说怎么不尊重父母的”


孟孟此时也在后悔,原来干爹不知道啊,得!自己全交代了,只得把自己近段时间如何心情不好,如何不在状态事无巨细的一一跟干爹说明。只是这如何顶撞父母的事情却是一笔带过。


“不会回话?谁教你的规矩!自己掌嘴!”


“干爹?”


孟孟吓得眼泪都快下来了,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看着于老师,小心的捏了于老师衣摆,糯糯求饶


“我错了,干爹,我说还不成吗?”


得到了干爹的默许,跪直了身子,便一五一十的道来,其实孟孟心里早就已经后悔顶撞父母了,只是碍于面子,一直未去道歉,于老师看儿子的样子,便知人已经知错,也没多跟人废话,在花瓶中抽出藤条边擦拭边悠悠开口


“既然知错那便要受罚,自己搬了圆凳站上去!”


听得吩咐,孟孟心里便明白了几分,怕是要打小腿了,现在正值夏季,自己这短裤的装扮正好省去了褪裤的麻烦,虽然害怕,但也乖乖照做,在凳子上站定,等待惩罚。于老师见人站好,心下却不甚满意,用藤条点点人小腿,让人顺着力道往后站,后脚跟悬空,这才满意了几分。


看人站定,举起藤条毫无章法的往人腿上招呼,约莫三十下过后,孟孟腿上早已布满了横七竖八的愣子,有的地方也早已破皮


“干爹~我知道错了,您饶了我吧”


孟孟现在这姿势着实难受,努力控制着身体不让自己摔倒,又要咬牙忍受着藤条落下,未知的惩罚是最让人害怕的,干爹没有规定数量,孟孟只能靠意志力忍着


“就不尊重父母这条,就该让你三天下不来床”


边说边又往人腿上落下十记藤条


“回去好好跟父母道个歉,道理我也不必多说,你这都明白,今儿我就不留你了”


跟干爹道别后,强忍着疼痛开车回家,父母都早已休息,不忍再打扰父母,屈膝跪在父母卧室门前,颇有些自罚的意味。直到天刚蒙蒙亮时,看着门推到一半满脸心疼和震惊的父亲,眼泪一下涌了出来,强忍着不适和疲惫膝行至父亲身前,深深的磕了个头


“爸妈,对不起,小辉错了”


顺着父亲的力道站起身来,抱住父母痛哭流涕。


谢谢您包容我的一切,谢谢您容忍我的小脾气,谢谢您给了小辉一个温暖的家。我以后也会成为谁的父亲,为自己的孩子遮风挡雨,成为他心中的那棵参天大树。


作者碎碎念:

为人父母后才知道带孩子有多么的不容易,也许我没资格说这话,我不是一个合格的母亲,对孩子们放任自流,对于孩子们的教育很佛系,不想要强求孩子们去怎么样,我不知道这样做对不对,我只希望我的孩子们健康快乐就好!


浅浅(票务)
易烊千玺已到山西 接TO签 普...

易烊千玺已到山西

接TO签 普签

易烊千玺新影电‬‎《江满‬‎红》

明天太‬‎原县古‬‎城开机

易烊千玺,沈腾,于和伟‬‎,张译,雷‬佳音,于谦,岳‬‎云鹏等

易烊千玺已到山西

接TO签 普签

易烊千玺新影电‬‎《江满‬‎红》

明天太‬‎原县古‬‎城开机

易烊千玺,沈腾,于和伟‬‎,张译,雷‬佳音,于谦,岳‬‎云鹏等

悦悦追⭐
明天就是《江满‬‎红》正式开机...

明天就是《江满‬‎红》正式开机录制了友友们

之前接过的参演艺人约签你们可以跟我核对一下了

​再发一下名单叭 

易烊千玺 、沈腾 于和伟‬‎、雷佳音、于谦、岳‬‎云鹏

​最后一天各自接一个艺人约签

明天就是《江满‬‎红》正式开机录制了友友们

之前接过的参演艺人约签你们可以跟我核对一下了

​再发一下名单叭 

易烊千玺 、沈腾 于和伟‬‎、雷佳音、于谦、岳‬‎云鹏

​最后一天各自接一个艺人约签

是糖糖呀

[谦堂]满堂花醉三千客(7)

        于老王爷发现堂堂喜欢自己的玉佩,一直抓着都不撒手,大手一挥,让管家去库里把家里上好的玉摆件儿,玉坠儿,玉如意,玉屏峰,能想到的都一股脑儿的给小孟堂拿来。小孩儿的屋子里,基本上摆设儿都换成了玉器。连着吃饭的筷子碗勺子都连夜打成玉的。玉匠收到上好的玉料,听着要制成碗筷,抚摸着玉料都甚是心疼,皇家也甚少用如此好的玉料做碗筷,这样好的玉料都是给娘娘们做镯子饰品的。


 然而,不几天之后,就发现堂堂屋子里的一对儿玉象,一只没了鼻子,一只拦腰截断……玉坠子更是不知道被孩子扔丢了几个。孩子是见什...

        于老王爷发现堂堂喜欢自己的玉佩,一直抓着都不撒手,大手一挥,让管家去库里把家里上好的玉摆件儿,玉坠儿,玉如意,玉屏峰,能想到的都一股脑儿的给小孟堂拿来。小孩儿的屋子里,基本上摆设儿都换成了玉器。连着吃饭的筷子碗勺子都连夜打成玉的。玉匠收到上好的玉料,听着要制成碗筷,抚摸着玉料都甚是心疼,皇家也甚少用如此好的玉料做碗筷,这样好的玉料都是给娘娘们做镯子饰品的。



 然而,不几天之后,就发现堂堂屋子里的一对儿玉象,一只没了鼻子,一只拦腰截断……玉坠子更是不知道被孩子扔丢了几个。孩子是见什么都好奇用嘴巴尝一尝,不好吃就被孩子扔到一边儿,玉象就是被孩子推到了地上,碎的不成样子。碗筷还好,孩子小基本上不自己吃饭,但也因为喂的不想吃了推走打碎了两只碗。只嘱咐了碎了就赶快用红布包了埋起来,别让碎的边角割破了孩子。却是在后来又有一天,白慧明抱着小堂堂在床上玩儿,小堂堂用嘴含着白慧明戴的翡翠观音坠儿,小孩儿小嘴一使劲儿,就把玉坠子咬成了两节儿。吓得白慧明赶紧把小孩儿的嘴掰开取出了半块儿玉坠,又好好检查了没有碎玉留在孩子嘴里。赶紧喊了仆人把屋里的玉器收走,这咬碎了割破了嘴可了不得,又把屋子里易碎的瓷器也都收走了。孩子这么大的时候,正是什么都爱抓爱咬的年纪。



 晚上于谦回家,听说了白天的事儿,抱起小孩儿,笑的合不拢嘴,拍着小孩儿的小屁屁说:“小东西,是长大了,都重了,力气还挺大,还能把玉咬碎呢,让我看看长牙了么。“小孩儿在于谦的怀里,也咯咯的笑着看着于谦,眉眼弯弯,好看极了。“媳妇儿!他长牙了!你快看!嘿嘿,长了好几颗呢!你看!”看着自己的郎君欢喜的像个孩子,白慧明点点头。



 于谦抱着小孩儿,给小孩儿亲自喂了糊糊,可于谦哪儿有经验啊,吃的小孩儿留的满脸满身都是糊糊,笨手笨脚的于谦嘿嘿地笑着看着王妃,王妃看着孩子的小样儿,看着是吃饱了,给孩子擦干净,又换了干净衣服,又抱给于谦,于谦快速扒拉几口饭,接过小堂堂,抱着小孩儿温柔地给小孩儿讲着幼学琼林,绘声绘色地给孩子讲解着里面的故事。小孟堂听得入神,于谦讲的口渴,端起茶杯喝了口水,小孩儿正听在兴头上,咿咿呀呀地喊着,突然蹦出了“爹爹“的声音,激动的于谦也顾不上手里的茶杯,放在桌子上洒了一桌子的水。抱着孩子:“小堂堂,再叫一遍,爹爹”孩子奶声奶气的“哋爹”乐的于谦在孩子的笑脸上亲了又亲,蹭的孩子满脸的口水。



 题外话:我实在不想改变正文的走向,也没忍心从正文写这个情节,然后就写了个虐虐的番外。正文到后期会有一两个小虐点,但大部分是无脑小甜文。这个大虐我就写在番外了,然后孩子也能稍微快点儿长大,哈哈。1000+字彩蛋,后期想做付费彩蛋。大家理智找虐~玻璃渣里找糖了。彩蛋里还有我带入小孟堂的一个网红小孩儿的神颜。

佩佩票务

电影《满江红》开机

6月26日 山西太原古‬‎城

主演:易烊千玺 沈腾 于和伟‬‎ 张译 雷佳音 于谦 岳云鹏等

🈶开机名额/探班名额 需要私

​🉑对接自选图to签/亲签

电影《满江红》开机

6月26日 山西太原古‬‎城

主演:易烊千玺 沈腾 于和伟‬‎ 张译 雷佳音 于谦 岳云鹏等

🈶开机名额/探班名额 需要私

​🉑对接自选图to签/亲签

悦悦追⭐
26号新电影安排录制《满江红》...

26号新电影安排录制《满江红》来啦

太原古县正式开机接几个艺人约签

参与录制主演有 易烊千玺,沈腾

于和伟、张译、雷佳音、于谦、岳云鹏等等

26号新电影安排录制《满江红》来啦

太原古县正式开机接几个艺人约签

参与录制主演有 易烊千玺,沈腾

于和伟、张译、雷佳音、于谦、岳云鹏等等

君颜

德云社的哑巴小师妹(三)

“萧萧,大爷问你一个问题。”

听到于谦要问自己一个问题,原本和张云雷孟鹤堂玩的开心的郭语茉瞬间坐好,张云雷和孟鹤堂亦是如此。

“咳咳咳……萧萧啊,大爷问你,你是喜欢爸爸呢还是大爷我啊?”

“……”

张云雷和孟鹤堂相对视一眼,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合着,您这么严肃就是问萧萧这个问题啊?

坐在张云雷腿上的郭语茉,低头思考了一会儿,随后抬头看着于谦,手里着比划“萧萧都喜欢”。

于谦不开心的看着她,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我在给你一次机会,你好好回答。”

郭语茉抬头看看小舅舅,又看看旁边小孟哥哥,最后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郭德纲。

“我说谦儿哥,你这可有点难为我们萧萧了。”

郭语茉从张...

“萧萧,大爷问你一个问题。”

听到于谦要问自己一个问题,原本和张云雷孟鹤堂玩的开心的郭语茉瞬间坐好,张云雷和孟鹤堂亦是如此。

“咳咳咳……萧萧啊,大爷问你,你是喜欢爸爸呢还是大爷我啊?”

“……”

张云雷和孟鹤堂相对视一眼,在心里默默的翻了个白眼。合着,您这么严肃就是问萧萧这个问题啊?

坐在张云雷腿上的郭语茉,低头思考了一会儿,随后抬头看着于谦,手里着比划“萧萧都喜欢”。

于谦不开心的看着她,这不是他想要的答案。

“我在给你一次机会,你好好回答。”

郭语茉抬头看看小舅舅,又看看旁边小孟哥哥,最后把求助的目光投向郭德纲。

“我说谦儿哥,你这可有点难为我们萧萧了。”

郭语茉从张云雷怀里出来,跑到于谦面前,张开双手朝他要抱抱。于谦抱着她做到沙发上,孟鹤堂和张云雷见此连忙起身,给于谦腾出一个位置来。见于谦不开心,郭语茉朝于谦的脸颊上亲了一口,见于谦眉开眼笑,郭语茉也开心的笑了笑。

老不要脸!

郭德纲心中暗骂到。

演出结束,郭德纲抱着睡着的郭羽茉走出了后台,后台门口聚集了不少粉丝,为了不让宝贝闺女儿被吵醒,也为了不让宝贝闺女儿出现在大众视线,他把自己外套脱下来盖在了郭语茉的身上。

郭德纲一手抱着郭语茉,一手应付着粉丝递来的照片给人签名。

饶是保护的再好,可还是被人拍到了。

好不容易坐到车上,郭语茉醒了。她揉了揉惺忪的睡眼,郭德纲摸了摸她的头,宠溺道。

“醒了?”

郭语茉点了点头,她转头看见车外聚集好不多人,还有拿着相机拍照,“卡擦卡擦”相机按下快门的声音让郭语茉皱了皱眉,不是她不喜欢,而是拿着相机拍照的人太多了,声音错错落落的。郭德纲把手放在郭语茉的两只耳朵上,帮她隔断外面的杂音。

“走吧。”郭德纲冲着驾驶座的栾云平说道。

栾云平点了点头。

—————————————————

“萧萧,让哥哥抱抱~”

回到家后,郭德纲把郭语茉放下来。郭麒麟张开双手,把自家妹妹抱在怀里,笑得开心。

在德云社里,郭语茉最喜欢的就是小舅舅张云雷和小孟哥哥了,还有郭麒麟。

如果没有发生那件事就好了……

等熙华回家

每日一句

[图片]

[图片]


“人说知己难寻,我一遇就遇了大半辈子”——郭德纲

“人说入对难成,我一搭就搭了往后余生”——于谦




“人说知己难寻,我一遇就遇了大半辈子”——郭德纲

“人说入对难成,我一搭就搭了往后余生”——于谦


撒野的心没那么磅礴

《满江红》接约签~

新安排!

易烊千玺 新电影安排录制《满江红》

26号在太原古县正式开机

参与录制主演有 易烊千玺,沈腾

于和伟、张译、雷佳音、于谦、岳云鹏等等

新安排!

易烊千玺 新电影安排录制《满江红》

26号在太原古县正式开机

参与录制主演有 易烊千玺,沈腾

于和伟、张译、雷佳音、于谦、岳云鹏等等

只须君映剪辑
老师·好:面对坏学生挑衅,老师耐心教导循循善诱,终解决危机
老师·好:面对坏学生挑衅,老师耐心教导循循善诱,终解决危机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