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

75浏览    45参与
BATMAN.冰白

去往那座塔

#故事灵感来源于新海诚短篇漫画《塔之彼端》,是动漫电影《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的前身。

#故事性较弱。


        “那,我走了啊。” 

        “外面下得挺大,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到地铁口?”她从卧室里出来,朝客厅里扫了一眼。餐桌上放着一袋刚买的脐橙。她拿出来一两个橙子,想了想又放了回去,将一整袋提了过来:“拿到学校吃吧。” ...


#故事灵感来源于新海诚短篇漫画《塔之彼端》,是动漫电影《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的前身。

#故事性较弱。


        “那,我走了啊。” 

        “外面下得挺大,要不要我开车送你到地铁口?”她从卧室里出来,朝客厅里扫了一眼。餐桌上放着一袋刚买的脐橙。她拿出来一两个橙子,想了想又放了回去,将一整袋提了过来:“拿到学校吃吧。” 

         我摇摇头:“装不下。” 她自顾自地绕到我背后,拉开书包将橙子放了进去。这时我忽然想起书包里还装着那些东西,然而她面不改色,嘴里还是絮絮叨叨:“你都是准高三了,学习什么的好歹上点儿心,多余的事不要去想……到最后,不都是白搭吗?”

         “哦。”我答应着,从门槛里跳了出去,顺手带上了门。她的脸在门后闪了一下,欲言又止的样子。想来那些事或多或少她都知道了,可既然心照不宣就能让生活正常进行下去,又何必认真非要点破。 

        楼梯间的窗户没有关,冷风混合着密密的雨声灌了进来。电梯迟迟未到,我走到楼梯间,雨水带来遥远方向的气息,眼前的色彩加深,在这个时候本该散步乘凉的人一个都不见了,就像是……

         门忽然被打开,我扭过头,她蹲在地上穿着鞋,我们的目光碰在一起。 “果然还没走,我送送你吧。”她朝我晃了晃手中的钥匙。

         我坐在后座上剥橙子,撕下一瓣给她,她歪头咬住,我也吃下一瓣。因为不是季节,略微酸涩的味道和脐橙特有的香气在口腔里弥漫开来。 “无论想抓住谁,想过上怎么样的生活,自己总得优秀点,是吧琼?” “你自己要努力啊,还有一年,好好学习还是很有希望的。” 她喋喋不休地说着,似乎那瓣橙子让她分泌了更多的口水去说教。我不置可否,只当她在自言自语,雨滴壮烈地摔碎在玻璃上,“砰砰”的闷响,溅开一团团水痕,窗外的车水马龙在水痕中模糊成一片杂色。 “用卑微的态度……” 

        “我到了!”我匆忙打断她的话,没有打伞,拽着书包逃也似地下车,和这场雨骤然亲密接触。我从后备箱里拖出旅行箱,躲到了公交车的站牌背面面,看着她驱车离开,才长长地吁出一口气。 

        雨水好大—— 每逢雨天,心情就会变得很低落。从小身体就不算强健,刮风下雨时总免不了打针吃药。往昔的记忆情绪像黑白默片一样循环播放,虚弱感和无可排遣的忧郁从天而降。 

        天空蓝的发白,大片大片的墨迹洇在上面,墨迹镶着灿烂的金边。 在低头的那个瞬间,我看到了矗立在远方的塔,正在太阳雨中闪闪发亮。 

        我以为夏季的雨总是毫无耐心,可这场瓢泼大雨丝毫没有停歇的意愿。 

        我以为自己早早地就能抵达那座塔,但时至今日我才开始向它前进。 

        我认为我们能相互靠近着一起走下去,然而誓言也好,愿望也好,都是粉饰的纸壳,甚至经不起一场雨的骤临,就立刻塌成嘲弄的笑话。 

        翘掉了周日的晚自习,做出这个决定不能说毫无顾虑。回来神来,地铁站已经和高塔一样在雨帘中朦朦胧胧,于是心里很快就释然了。我就是想去那座塔,这个心愿绝对与任何人无关。压抑着自己的情绪那么久,任性一下也没什么关系吧。

         这是一片新建好不久的城区,有一条足够三辆车同向而行的宽敞大路,路旁是照料得生机盎然的绿化带,盛开的月季在枝头摇摇欲坠,花朵不断溢出晶莹的水分,好像要一口气吐出所有的心愿。楼与楼间隔很宽,也许正因此城市显得冷清。举目望去,深蓝色的玻璃幕墙,以及层次不一的绿意是眼前仅有的色彩。

         路向南一直伸展,塔还在前方。阳光从云堆间洒落。塔像是太阳在地面上倾泻的一条光柱。我穿越重重的城市森林,将要去拜访这位隐者朋友。

         很早就想去那座塔看看,无数次我举目遥望,塔在城际线中遗世独立,好像神话中通天的巴别塔,在云层间若隐若现。上高中后我搬家了,一眼便相中了现在的房间,因为透过玻璃又可以看见那座塔。在这座城市里我度过了小学,初中,一直走到了现在。不出意料,我也会考上这里的大学,再到婚丧嫁娶。彼时无话不谈的密友逐渐陌路,消磨过无数周末的小书店也不知何时人去楼空,只有塔依然在视线里站得笔直。我围绕着塔兜兜转转,生活便多了一份安心,仿佛远远地有人牵挂。

         眼前是全然陌生的景色,这种新鲜感让我稍稍振奋。世界在雨水的冲刷下焕然一新,夕阳又为它镀上火焰似的光华。雨势小了很多,竟能听到鸟儿的鸣声。周围仍然是烟雨朦胧的样子。

        已经走了好久,衬衫被汗水浸得发沉,刘海紧紧地贴着额头,浑身上下都黏糊糊的,好像刚从泥潭里爬出来。 一路上我独自前行,看着这座城市华灯初上。早在路灯汇成两条光河之前,高楼上就亮起了一盏盏暖灯。我想,在那些光明里,一定有很多人正为这个假期而喜悦。他们会一家人坐在电视前共进晚餐,饭菜的热气中蒸腾着欢笑;他们会给远方的人煲一个长长的电话粥,往来的声音里充满了甜馨和依恋;他们会……他们会…… 

        可这一切的快乐都与我无关。 我拼命地抑制住鼻腔中的酸楚。塔尖闪烁着红色的信号灯。不,塔还在看着我,尽管我们依旧遥不可及。 雨水不知何时停止了,我收起雨伞。口袋里的手机从刚才就响个不停,索性把它扔进了书包。指间还触到了什么东西,是学生卡。借助昏暗的灯光,我打量着照片上的女孩,进入校门需要刷卡,她收不到进校的消息,老师相必也发现了逃学的我。他们现在是什么心情,事后我该如何向他们解释,这些事我都不再顾及了。 

        我讨厌照片上的自己在闪光灯下摆出那副漠然的的样子。就像明明还在枝间泛绿的脐橙,却被摘了下来,有了成熟的外表。 卡片坚硬的棱角搁着手心,我用力攥紧它。其实到了现在,心里还残存着可以称得上奢侈的希望,倒也不尽然是希望,只是没理由的相信。我不喜欢痴人说梦,可要是连自我安慰的权力都失去的话,是不是太残忍了些。尽管一遍遍地灰心,但我还在记忆的迷宫深处徒然等着他领我出去。他避而不答的态度也成了我逃避的借口,仿佛喝杯热水润润泪眼,躺床上睡一觉就能在第二天若无其事的恢复到从前的关系——而今天不过是做了个噩梦。知道了他的态度又能如何呢?我还会去追问,追问我们一步步走向崩坏的原因,去试着让自己改变,去迎合。好像在挽留这件事上,努力就真的能有什么结果。 

        我在饭店里买了一份盖浇饭,准备到塔下再吃,肚子早已经饥肠辘辘。 

        我经过了一条河,在浩浩荡荡流向远方的河水中,我看到了塔的倒影。 夜幕中的塔有着流畅优雅的轮廓,我贪婪地捕捉着每一处细节。我和塔近在咫尺,好像故人久别重逢。它的高耸和雄伟震撼着我。酸楚的小腿和委屈的心情,都显得不怎么重要了。 

        我站在高塔脚下仰望。 从小我就读了各种的书,想象过无数种美好的存在方式,理所当然地认为自己终有一天会到达遥远的地方。可走着走着,它们一一失色,想要什么,想成为什么,心有眷恋却不能明晰,只有茫茫然寻找的念头经久不散。不,也许我知道,现在,我只想…… 

        总之,我到了这座塔。这将会是远行的第一步,以后一定还会奔赴更缥缈的远方。那时,我就能明白自己真正的期待吧。

        盖浇饭已经冷了,我用勺子小口的吃着。虽然没买饮料是个遗憾,但是至少有橙子,而且饭菜出人意料的美味。这里很安静,不远处潺潺的流水与夜风呢喃私语。周围四下无人,弥漫着水的气息和叶子的清香。

          我从书包里掏出手机,上面有一连串未接电话。任性到这里就够了吧,我到达了塔,从这里汲取了力量,以后即使一个人走下去也没有关系。 

         天空又涌起了密云,我估算着时间,这个时候还赶得上末班车,应该能在禁校前回到学校。我会向妈妈打个电话报平安,我会向老师承认错误……我也会微笑的面对他。

          我塞上白色的入耳式耳机,打开移动数据。前奏响起时,冷不丁他的消息一条条跳了出来。带着情绪的文字,跳跃又凌乱。他说:“一刀两断就是一刀两断,一哭二闹三上吊,试问谁受得了这样的事!” 

         他说:“忍无可忍又避无可避,你到底还想怎么样!” 

         他说:“原因就是我是个人渣,符合你的期待了吧?无意义的消息发了那么多条,发泄过不久完了吗?你到底还想这个样子下去多久啊!!!” 

        腹部一阵痉挛,胸口止不住地抽搐。我拼命地忍了又忍,终于恨恨地把手机摔了出去,在地上滚了很远后它依旧亮着屏幕,然后一寸寸的暗了下去。为什么,为什么我到达塔后,还会这么难过,仿佛整个世界都在拒绝我,这一切都糟糕透了。 哪里……我哪里有什么一哭二闹三上吊,在你眼里我不一直都是不悲不喜的人偶吗?凭什么我连伤心的资格都要被剥夺。我发去的一条条质问,狠话过后虚弱的妥协,你从来缄默无声,我等到的竟然是这样烦躁的指责。她也好,老师也好,你也好,总是一副成熟又洞悉世事人心的样子。可这一路上也是我肚独自走来的,我只是,只是想抵达什么地方,塔,远方,某人的内心深处。想得到爱,想要爱,这一切又有什么错。

         雨声由稀而密,大滴大滴地砸在我身上,雨水也从眼中簌簌垂落。我到达了塔,可塔并不能保护我。衬衫和褶裙都湿透了,好冷,像是有一整条河的水倾泻到我身上。我终于嚎啕大哭,想像野兽一样嘶叫,泪水止也止不住。 

        也是这样一个滂沱的雨夜,我将自己反锁在卧室,用耳机屏蔽门外他们的争吵,一动不动地凝望着远处的塔。 他就是在那个时候鲁莽地告白 ,我鬼使神差地答应了。从此一脚陷进了泥潭,多了比塔更想要抵达的地方。 

        那天他对我说:“”你可以把我当做启明星,虽然现在还是颗黯淡的六等星……”多么中二的话啊。可再之后,他说了什么,又做了什么,都一点一点地蚀刻在了我的世界里。保存着聊天记录的手机淋了雨,书包中记录心情的日纪,他退回的我们间的信件,都被夏夜的骤雨打湿。

        湿漉漉的我蜷成一团靠在塔身,目光沿着高塔一直向上,雨水劈头盖脸地打下来。 我只看见黑色的云。

絮絮叨叨疯癫中

Day17 没有看懂但不明觉厉 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

☁️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

画质狂魔新海诚作品,可能我看的时候关注点有点偏?还是没有搞明白世界观设定。由于是剧场动画,一上来没法马上搞明白世界观。

我觉得厉害的是画面做的太美我不断的暂停截图作电脑桌面。有机会的话想要找来再看一遍。有的情景不断让我想到我以前做过的梦,很有既视感?也很有末日感。似乎这个世界上一个人都没有。可能就是美到极端了吧。

☁️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

画质狂魔新海诚作品,可能我看的时候关注点有点偏?还是没有搞明白世界观设定。由于是剧场动画,一上来没法马上搞明白世界观。

我觉得厉害的是画面做的太美我不断的暂停截图作电脑桌面。有机会的话想要找来再看一遍。有的情景不断让我想到我以前做过的梦,很有既视感?也很有末日感。似乎这个世界上一个人都没有。可能就是美到极端了吧。

栗

看到君名,就想顺便补补旧作了www
「图源p站,侵删致歉」

看到君名,就想顺便补补旧作了www
「图源p站,侵删致歉」

熬夜会秃头

      新海诚的动画,每一部画面都非常美。内容也非常深入人心。《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让我印象深刻的台词是最多的。面对现实的很多无奈,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中做了岁月的奴隶,忘记了最初的梦想,最初的信仰,所以生活变得越来越空虚寂寞,不知道自己在忙碌什么,在追求什么。

 就算好不容易到了房间,紧闭大门

简直就像身体的骨头刺穿皮肤那样

感到剧烈的疼痛

不知何时

我被这种东西塞满了···


住着3000万以上的人的城市里,想想的话

想要见面的人,想要说话的人,对我来说一个都没...

      新海诚的动画,每一部画面都非常美。内容也非常深入人心。《云之彼端,约定的地方》让我印象深刻的台词是最多的。面对现实的很多无奈,很多人在不知不觉中做了岁月的奴隶,忘记了最初的梦想,最初的信仰,所以生活变得越来越空虚寂寞,不知道自己在忙碌什么,在追求什么。

 就算好不容易到了房间,紧闭大门

简直就像身体的骨头刺穿皮肤那样

感到剧烈的疼痛

不知何时

我被这种东西塞满了···


住着3000万以上的人的城市里,想想的话

想要见面的人,想要说话的人,对我来说一个都没有

就好像在又深又冷的水中一直窒息的样子

那个样子每一天

只有我,一个人留在这个世界

这样的感觉


每次都是同样的梦

在一个人都没有的空空如也的宇宙里

只有我一个人的梦

在那个梦里,我的全部

指尖,脸颊,指甲,脚,甚至连发梢都感觉到了强烈的,寂寞的疼痛

三个人在一起的那个充满温暖的世界

那个时候好像是梦里

但是关于那个时候的回忆也许能让我,哪怕是隐约的连接现实

我是这么想的


 一直一直在找你

一直有预感

会失去什么的预感

世界本来应该是美丽的

却感到只有我远离了那里


但是我在那个时候

认为看到了佐由理站在这闪耀的世界的中心一样

啊 是啊

现在最重要的事是什么

好像已经明白了


两个人在一起久了,就象左手和右手,即使不再相爱也会选择相守,因为放弃这么多年的时光需要很大的勇气。也许生命中会出现你爱的人,但那终归是过客,你还是会牵着你的左手或者右手一直走下。幸福有时候真的与爱情无关。


在距今已经很久远的那一天,我们就约定好了重逢。 
我知道,我会找到你。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