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云南

78169浏览    34941参与
九局下半两出局

云南 1945


云南某机场,少年劳工正从C-47运输机上卸下从驼峰航线空运而来的输油管道,史迪威公路重新竣工后,这条公路铺设的输油管道是中国最重要的抗日血脉。


云南 1945


云南某机场,少年劳工正从C-47运输机上卸下从驼峰航线空运而来的输油管道,史迪威公路重新竣工后,这条公路铺设的输油管道是中国最重要的抗日血脉。


好吃的老徐
老徐家宴,用云南野生牛肝菌招待朋友,土鸡筒骨鲜菌锅
老徐家宴,用云南野生牛肝菌招待朋友,土鸡筒骨鲜菌锅
游久传说君
吃蘑菇就能见小人儿?地道的云南人体验
吃蘑菇就能见小人儿?地道的云南人体验
纤毛虫

人是被环境塑造出来的。口味是这样,性情亦然。山野中自由长大的人不会由衷喜爱无论多么高耸华丽的水泥森林和污浊的沟河湖池。茂盛的林野、清澈的泉水和纯净的天空,才给人回家的亲切、愉快与轻松。

人是被环境塑造出来的。口味是这样,性情亦然。山野中自由长大的人不会由衷喜爱无论多么高耸华丽的水泥森林和污浊的沟河湖池。茂盛的林野、清澈的泉水和纯净的天空,才给人回家的亲切、愉快与轻松。

孙东
纤毛虫

石门峡是哀牢山东麓的一条深沟。丰富的山泉汇聚于此,湿润的小气候造就了密林和充满苔藓、蕨等各类植物的小生态。如果没有步道,很难想象能轻松进入这里。

石门峡是哀牢山东麓的一条深沟。丰富的山泉汇聚于此,湿润的小气候造就了密林和充满苔藓、蕨等各类植物的小生态。如果没有步道,很难想象能轻松进入这里。

西席离

【全球高考三】清理篇

预警:本文有角色键政情节,非严肃


(一)


  “所以,”王齐钰【山东】说。


  “我要成为漂亮国人民的小姑子了吗?”她问。


   王冀明【河北】:“……”


    王冀明说:“和咱不一样,漂亮国是把国家化身阿尔弗雷德当他们儿子看。”


   王齐钰:“那你整这出干哈子?”(四川话)


   王冀明:“你行你上!”(天津口音)


    另外两个视...

预警:本文有角色键政情节,非严肃


(一)


  “所以,”王齐钰【山东】说。


  “我要成为漂亮国人民的小姑子了吗?”她问。


   王冀明【河北】:“……”


    王冀明说:“和咱不一样,漂亮国是把国家化身阿尔弗雷德当他们儿子看。”


   王齐钰:“那你整这出干哈子?”(四川话)


   王冀明:“你行你上!”(天津口音)


    另外两个视频窗口的王津民【天津】和王川珩【四川】扶着额头,听着这俩你一句我一句,一句比一句不当人,不禁深深感慨“互狗组”这个名字的精髓。


   这场对话发生在晚宴之后,老管家来捉人之前。


   还没来得及与自己革命情谊深厚的互狗对象瞎扯几句,王冀明就先打了个哈欠。


   王滇甄【云南】进会议的时候就是看到的这一幕,年轻姑娘大惊失色:“现在才几点?你这模样也不像是中蛊的样呀。”


   “应该是那个酒,有催眠作用,”王冀明掐了掐自己的眉头,努力让自己清醒一点,“还好没让你来这里,这里的瘟疫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瘟疫,是一出魔法制造的人为灾难。”


    “需要魔法书吗?柯克兰的书现在在我这里。”王齐钰仔细观察了几眼,确定王冀明并没有出现病理上的状态,才开始关心他的进度。


    “这么紧张吗?”王冀明愣了愣,“你开辟这个考场,不是为了让国家化身尽可能长时间地吸引系统的监督,方便你们做点儿小动作吗?”


   “进度是一回事……”


    王齐钰的话音,在看到王冀明身后王耀走进来的时候戛然而止。


    王耀笑着冲几个孩子打了声招呼,而视频会议里,姗姗来迟的王苏婉【江苏】在看完了回放之后,向王耀发出了当下最关键的问题:


   “王老师,阿冀……他今晚喝了几杯?”


    王耀实诚道:“四be……”


     王耀的“i”音还没发出来,王冀明已经一头栽到了桌子上,发出的清脆的声音让人一时间不知道该感慨王冀明的头骨坚硬,还是城堡的桌子坚硬。


    王耀:“……”


    其他王家考生:“……”


    王齐钰:“四杯白的?”


   王耀扶起王冀明的头,心疼地在红肿的地方一边吹气,一边轻轻揉搓,看得其他王家考生一阵眼红。


   “红的。”王耀说。


   他开始犯愁,因为——


  王冀明其实走错了屋子,这里是伊万和阿尔弗雷德的房间。


   “我都说莫让他来,我来不好嘛?”王川珩愤慨不平道,“他武力值再高,几杯倒喽,就这么放心咱爹爹在狼窝窝里!”


   他倒不是对王冀明本人有什么意见,主要是他也想被王耀吹吹。


   “不是啤的就不算太丢人,”一开始就着力推荐王冀明来的王齐钰懒散道:“爹,你不用太小心,王冀明他皮厚实得很。”


    这两人目的不一样,但最终表达的意思还是一样的——


    爹,把那个狗东西的头放下,让我来


    王川珩转头呲王齐钰:“都是你喽,你就是看他最听你话,你才让他来的撒。”


    王齐钰笑道:“你要是最听我的话,我也让你来。”


   当然,也是王冀明这次的表现实在是太不让人省心了,考生中已经有人对王齐钰的选择表示了不满。


    王耀其实知道,自家考生中已经分成了两派,但他们多理性冷酷,哪怕内在理念有所不同,对外的决策终究还是统一的。


   关于这个延续了几千年的问题,中国化身看得挺开,这些孩子家庭环境,受到的教育理念都不一样,想的不一样太正常,只要心是一条心,最终劲儿往一出使就可以。


   好不容易屏蔽了系统,说到底,他们这场视频会议最终还是要搁置争议,共同解决问题的。


   而在王耀来之前,他们其实已经投票得出了最终的决案。


   好不容易多跟爹呆了一会儿,也不得不忍痛结束了:


    “爹,在您争取的半天时间里,我们已经与漂亮国,俄联邦的多数考生取得了联系,并达成了一定的共识,”说到这里,阿尔弗雷德和伊万也走了进来,王苏婉笑着向他们打了声招呼。


   “等等,亚蒂跟弗朗家里的呢?”阿尔弗雷德忍不住问道。


   被他问到的王苏婉面色有点儿复杂,王沪申【上海】接过了回答的任务。


    他摇了摇手中的骨扇,面上挂起了标准礼节性的笑容:


    “琼斯先生,请您放心。”


   “他们的考生被邀请过来共襄盛举,已经感到与有荣焉。”①


    阿尔弗雷德:“……”


   高情商:共襄盛举,与有荣焉


   低情商: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能不能就不要整盟友那一套了


    “我们决定再开一个副本,让这两个副本进行一个拼接,其中引起会引起巨大的连锁效应,能够震碎系统的第二道防线。”


   “但是请放心,我们绝对会保证美国先生和俄罗斯先生的人……国身无恙。”


   “什么时候要取决于具体情况,请务必与我们保持密切联系,不要耍小手段,再重复一遍,不要耍小手段,不要耍小手段,重要的问题说三遍,说的就是您,布拉金斯基先生。”王齐钰重重地咬在了最后几个字上。


   伊万上次对她使的吐真咒让她历历在目。

……………………

   尽管关于“为什么要揍阿列克谢,而不能用你们那边儿儒家的温和待人”这个问题,山东人的回答让俄罗斯先生差点儿破防


——宁宰臣以礼,治乱邦以法


  对待知书达理的,当然可以温良恭谦让;对付没文化的野蛮人,就只能用鞭子


  伊万愤怒道:“他接受了高等教育!”


(俄罗斯高等教育的比例很高)


   “这里的文化,并不是指学历,”王齐钰被东正的吐真咒控制,木着一张脸说话:“历史经验本身就是一种摸不到的政治资源。”


   “贪得无厌和穷兵黩武,迟早是要亡国的。”②


    这种看似倚老卖老的,来自于古老东方的,某种居高临下的凝视,让欧洲大陆的孤儿怒不可遏。


    莫说伊万面色铁青,王小姑娘更是脸都绿了,她压根儿就没有系统地学习过俄国历史,仅有的一点儿也不过是为了与阿列克谢相处临时恶补,以上只是她现阶段一些自己的幼稚想法,不全面也并非客观,非常短浅而且不成熟,被迫在这种时候说出来,不仅伤了俄罗斯先生的心,连她自己都觉得格外丢脸。


   好在此时,王姑娘的良心发挥了作用,她内心又一真实的想法暂时熄灭了将要燃烧起来的火苗:


    “在历史问题上,不能以成败论英雄。”


   “历史总会有价值判断的,哪怕委婉隐晦。”


………………


后来,埃马纽埃尔·波诺弗瓦问她:


在同安德烈·伊利亚·布拉金斯基决裂之后,你还是不更改自己的看法吗?


王齐钰眼神闪烁,沉默良久,最后垂下眼看城墙下熙熙攘攘的人群,才开口回答:


“是的。”


“一个真正的统治者要考虑的是国家与人民的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匹夫之勇是没有意义的,教条也没有意义。但审时审度,不等于不要原则。”


在说这些话的时候,王齐钰的语气像往常一样平静,毫无波澜,但在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埃马纽埃尔却听出了一股子决绝的意味。


……………………

话说回来——


   伊万目前和王耀正处在战略互信的阶段,为此,他对于王家考生的大局观还是有信心的,而阿尔弗雷德要求要见他家考生史蒂夫·琼斯一面也并不奇怪。


  王齐钰迟疑了一下。


   这一下她只是在思考:唯美国先生这样要求,那是不是把阿列克谢和史蒂夫一起喊来比较妥当。


   但让本来就对她印象不是很好的阿尔弗雷德一下子就阴谋论了:“你把史蒂夫怎么样了?我就知道你不怀好意,你个阴险狡诈的巴拉巴拉……”


   王齐钰:“……”


   王齐钰看着阿尔弗雷德不气反笑,她按手,在王耀皱着眉头开口之前,温声道:“琼斯先生,请您放心,看在飞虎队的面子上,我不会对史蒂夫·琼斯先生做什么。”


   阿尔弗雷德瞪着眼睛说:“……王耀,她真的不是伊利亚的种儿吗?”


  瞧这丑陋的嘴脸,简直跟当年苏/维/埃对他说“跪下,我给你自由”一模一样。


   王耀:“……不是。”


   如果不是小姑娘在这里,他肯定要质问一下阿尔,被当做笑话的“王齐钰是他和伊万的私生子”的网络传言,是不是十有八九是漂亮国做的。

……

  利用王齐钰的通话机会与自家意识体分别通过话的俄罗斯考生阿列克谢·布拉基斯基和漂亮国考生史蒂夫·琼斯在挂断电话后,对视了一眼,不由自主尴尬了起来。


   一边用着王家考生的通话机会,一边谋划将来怎么从王家考生那里抢夺【搞死系统的胜利果实】。


  “当然,让他们全部死里边最好的。”漂亮国意识体大大咧咧的声音犹绕耳畔。


   史蒂夫·琼斯就算再怎么自大,但终究暂时还没有自家国会“带着中国产的KN95口罩商量着怎么制裁中国”的厚脸皮。


   而且此时与王齐钰相处良久,对他来说,王齐钰已经不仅仅是书面上扁平的“Chinese”一词。


   此时王齐钰正站在客厅的落地窗边等他们。


   王耀来的时候气候已经到了山东所处的温带的秋季,送走王耀之时,气温骤然下降,昨夜下了一夜的雪,清晨起来便是一片银装素裹,落地窗外面便一片白茫茫,映得屋内亮堂堂的。


   王齐钰专注地看着雪,似乎并没有察觉他们的到来,窗户开了一点小缝,待史蒂夫和阿列克谢踏进卧厅客厅时,一股冷风便直往衣衫单薄的两人脖子里钻。


  史蒂夫立刻打了个喷嚏。


  这一下惊醒了沉浸在自己思维中的王齐钰,她连忙关上窗户转过身来冲他们露出了一个歉意的笑容。


   王齐钰看起来穿得和他们差不多,但身上是随着方舱一起被送过来西/藏特供军服,十分的轻薄保暖,更别说她还披着花了不少积分从另一个考场里带出来的白色狐裘,难怪敢开着窗。


   王耀送过来的方舱本来就是专门用在西/藏军区的,为此方舱的供暖措施相当之完善,只站在那里热气从脚底便源源不断往上涌。


  因此,王齐钰关了窗之后,便把狐裘脱下来挂在了一边,问道:“你们打算什么时候开副本?”


(二)换副本


接上回 


   下落的过程长得出乎意料。


    寒风自下而上,万箭齐发,吹得吹得阿尔弗雷德皮肤生痛。


    许久之后,速度骤然一降。他砸进一团软垫里,落地瞬间敏捷地做了缓冲。


    他站直身体定睛一看,发现自己正站在一摞海绵垫旁,海绵垫套了深绿色的布罩,刚刚接住他的就是这些东西。


    不远处是个沙坑,再远一些是塑胶跑道和茵茵草坪。


    这是一片操场。


    夕阳沉落,学生三五成群,笑语遍布。


    细索一声,旁边的软垫又是一响,还没等阿尔弗雷德转头,伊万一个侧身,从软垫上撑跳下来。


    王耀被王冀明牢牢实实护在怀里,快落在软垫的前一秒,王冀明一个翻转,自己垫在了王耀身下。


    然后他闷哼了一声,下定决心要找王西西【江西】和王宁宓【宁夏】报仇,质问她们为什么要在红色和黑三角文里把王耀写得没二两肉,伊万和阿尔轻轻松松就能举高高的那种。


   王耀开始心虚。


   王齐钰不仅做饭好吃得很,而且换着花样给王耀做,还总是怕他吃不饱,零嘴不仅时时刻刻备着,那几天时不时给他开小灶,而且荒岛在他来之后开始降温,王耀就……


   “我是不是有点儿重?”


   不得不说,红色组cp粉此时的高傲尽显。


   “爹,您那不是有点儿重,”王冀明往王耀的腰腹摸了一把,实诚道。


   两人爬起来的时候,一旁默默等待的另外两人不承认自己有点儿酸。


   “对了,琼斯先生,您刚刚扔的燃烧弹,跟朝鲜战场夜里怕我们志愿军揍您,往亚瑟·柯克兰先生的头上扔的是同一批吗?”王冀明看着阿尔弗雷德,冷不丁地问了一句。


   当初因为这个事儿,亚瑟差点儿跟他闹翻了,这话把阿尔弗雷德堵得够呛,怎么也没想明白自己怎么得罪了王冀明。


    还好这时系统的声音响了起来



【本场副本科目:政治


涉及考点:哲学(唯物与唯心主义)


    现发布任务如下:


   请考生恰当清理所有主观臆造之物。】



   很少有考场一开始就明确考试任务,更多的考场是像他们观看的国际考场一样,需要考生自己一点一点摸索。


   “那王鲁的科目是什么?”王耀这才意识到王齐钰的考场不仅没有明确考题,连科目都没有。


  “史蒂夫·琼斯一开始就知道考题,按他的那句话,最初应该是体育,”王冀明在休息处也看了那场考试,指的是史蒂夫对王齐钰说得第一句话。


   难怪史蒂夫·琼斯会问王齐钰体力如何。


   王齐钰回答“美中不足”这个足球梗则是在告诉史蒂夫,他们两个综合能力半斤八两,事实也是如此。


    王冀明话音刚落,整个教学区响起了下课铃,几位体育老师在操场不同地方吹起哨子。


   姑娘们说笑着三三两两往各处集合,篮球场上男生意犹未尽地又投了一次篮,这才运着球往场外走。


    “你们来了!”一个声音远远传来,一个穿着咖色套裙的中年女人冲他们招了招手,快步走过来。


    “你们是来帮忙的吧?”女人说:“我这里的政教处主任,我姓肖,这几位是我们的优秀青年教师。”

   

  优秀教师眼下都有有两片青黑,眼圈快掉到嘴角了,站在一起,视觉效果非常刺激。


    肖主任也知道形象如此,解释道:“不好意思,他们最近饱受困扰,没怎么睡觉,实在身心疲惫。”


    “什么困扰?”伊万问。


    肖主任说:“是这样,最近学校……不太干净,前阵子学生之间流行起一种游戏,很多小孩喜欢玩那种……就是类似能许愿或者招鬼的。追求刺激或者纯属好奇,也有比谁胆子大的。”


    “哦,略有耳闻。”阿尔弗雷德缓过气,嘀咕了一句:“早知道带本田菊来了。”


   好像日/本意识体是他的一个专属玩应儿。


   “所以他们招了个什么?”


    其中一个老师很崩溃:“我不知道那是个什么东西,按照学生的说法是什么造梦的?还是抓梦的?总之就是跟梦有关。它本身并不是什么重点,重点是它的功能。”


    “对,最要命的是那个功能。”肖主任这下打开了话匣子,“说是能让人梦想成真。”


    “哇哦。”由于建国之后不许成精,自己的那些考场带魔幻色彩的又都是西方背景,难怪王冀明感兴趣。


    “在这之前我也不信,但现在看,真的有。”肖主任觉得这个青年看上去比学生还想尝试。


    她连忙摆手说:“那么多学生乱许愿,现在整个学校都赔进去了,人人都能梦想成真。”


   “刚开始两天好像还行,一来玩的学生少,信的也少,做的又是美梦,考试成绩还真有提高。但怎么可能人人都做美梦呢?总有那么几个没睡好做噩梦的,那真是要了亲命了。”


    “我那天值夜班,住在宿舍区……”一开始说话的郑老师双手抹脸,把自己搓变了形:“我天,你是不知道那一晚上我是怎么过来的。窗子有个上吊的人影,被子睡一半都是血,门外还有个不知是什么的玩意儿在挠。”


    学生噩梦里的东西也成了真,在宿舍区走街串巷。


    那晚上也不知道访问了多少户,第二天上课的时候,一半学生都吊着黑眼圈,比鬼还像鬼。


    肖主任说:“不止医务室,老师办公室都是学生。我们这所学校是寄宿制,全员寄宿制,学生一个月才回家一趟,我们就好比他们的父母。孩子被吓坏了,可不得找我们么?”


    那天有一大群学生被吓到。


    “别说学生了,就我!”郑老师说:“我那天晚上都一个接一个地做噩梦,从小到大看的恐怖片全想起来了。”


    这样一来,恶性循环。


    一晚比一晚恐怖。


    “最近外面封路,学校也没法放假。”主任又说:“况且谁也不知道放回去这种情况还会不会继续,万一再把学生家里弄得乌烟瘴气,一传十十传百,那就太可怕了。”


    不远处,学生们被各个体育老师带着往教学区走,脸色却是不太好,但总体还算青春洋溢。


    肖主任说:“小孩嘛,总有点没心没肺的。白天打打岔,就能吃能跑。那些东西白天也不出来,所以乍一看还挺平和的。等到了晚上你们再看……校长既然请了二位来,应该有他的道理。你们一定会帮忙的对不对?“


     唯物唯心、主观臆造?


    王冀明感叹说:“我感觉它侮辱了我的考研政治。”


    系统是上辈子被挂在路灯上当龙须糖吗?这么能扯。


    伊万问肖主任:“学校一共多少人?”


    “现在是……唔寒假补课期间,人不是很多。”肖主任说:“高一不在,只有高二高三,一千出头吧。”


    一千个学生,一千只鬼。


    肖主任说:“校长让我们全力配合你们,先给你们安排一下住处吧。”


    她伸手招了一个学生过来:“章鸣,过来。”


    “这两位是校长请来的客人,晚上在宿舍住一晚,就六层你旁边那个空房间。”


    肖主任指着这四人说:“这位是甲乙丙丁老师。”


    看起来最年轻的老师连忙说:“我不是丁老师啊!”


    肖主任带人去给他们拿生活用品了,章鸣领着他们往宿舍走。


    路上,王冀明跟王耀咬耳朵:“苏姐姐说,公爵的那个考场就咱们四个人的关系不太方便过,这两个考场也不是简简单单跟拼图一样拼一起。”


    伊万和阿尔弗雷德听力好,明显王冀明小声说话是懒得跟npc解释。


    “怎么个不方便法儿?”阿尔冒出来一股子京腔。


     四个大男人,还有他这个“zz正确”小能手,厕所都能男女一个,能有什么不方便的?


    “我也不太清楚,毕竟那个公爵的考场咱们只开了一个地图,不过……”王冀明思想接受不了这么‘正确’,转移了话题:


   “听主任老师的话,那个公爵考场,应该会因为我们做梦出现。”


    此话一出,他和王耀都有点儿歉意地看了前面的小孩子一眼。


    王耀问他:“孩子,你做噩梦么?”


  “做啊!”小孩子章鸣是个活泼的性格,可能是真的心大,语气表情好像觉得撞鬼也是一件很了不得的事情。


    本着做调研的心理,伊万说:“哦?什么样的噩梦?”


    小孩子一摆手说:“大场面!”


    四人:“……”


    一千个学生,一千个大场面加上他们的上一个考场……



PS:

①取自沈逸老师关于五国核协议的与英法两国的看法,因为沈逸老师在上海,所以这句话是让上海考生说的



②这只是作者赋予角色的键政想法,完全不严谨,全是主观,如果大家觉得她说的不对,那就是她说的就不对啦。


王齐钰等人开的副本跟王耀的副本不是同一个副本哦。






花儿爱编织
只有云南的多肉可以这么任性了吧
只有云南的多肉可以这么任性了吧
有钱有钰
94. 这个产自云南西双版纳的拇指玉米 是古老而稀有的品种
94. 这个产自云南西双版纳的拇指玉米 是古老而稀有的品种
指阿指
当我在家的时 耳旁的风不止两三...

当我在家的时  耳旁的风不止两三次在我耳边吹拂

当我在家的时  耳旁的风不止两三次在我耳边吹拂

九局下半两出局
云南 1944 这座横跨怒江的...

云南 1944


这座横跨怒江的木板吊桥,看似简陋摇摇晃晃吱吱嘎嘎,但不但可以行军,还可以过美军吉普呢!


云南 1944


这座横跨怒江的木板吊桥,看似简陋摇摇晃晃吱吱嘎嘎,但不但可以行军,还可以过美军吉普呢!


探秘历史
1989年云南一位82岁老人自杀,一查才知:他就是潜逃
1989年云南一位82岁老人自杀,一查才知:他就是潜逃
探秘历史
2004年一美国老兵来到云南,对这个中国女人单膝下跪
2004年一美国老兵来到云南,对这个中国女人单膝下跪
吃货小辣椒
云南爆火的霸王茶姬你喝到了吗?
云南爆火的霸王茶姬你喝到了吗?
郑州逛吃
不用去云南也能吃到正宗的烤豆腐
不用去云南也能吃到正宗的烤豆腐
郑州逛吃
不用去云南,也能吃到正宗的云南菜
不用去云南,也能吃到正宗的云南菜
成都吃喝玩乐
找到了一家超级正宗的云南小店!!不是很大众的餐馆
找到了一家超级正宗的云南小店!!不是很大众的餐馆
道说历史
云南曾有一惺匪传闻生前留有三百箱金条
云南曾有一惺匪传闻生前留有三百箱金条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