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云彩

4734浏览    3594参与
Moonquakes

我想你了 不是随便说说的那种想 是在刚刚那个瞬间想跑着去见你的那种想

我想你了 不是随便说说的那种想 是在刚刚那个瞬间想跑着去见你的那种想

冬素初一

我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就这样吧,我真是太懒了

我也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就这样吧,我真是太懒了

爱抠脚的叶大叔

清明时节【提前发文】

——————第三人称视角—————


“小哥,胖子。”吴邪坐在沙发上,喝着茶,说了一句。张起灵抬头看着他,胖子停下了剥橘子的手。“晚上做点好的吧,潘子他们过来,好好招待招待。”“那必须的,说吧,怎么弄。”胖子放下橘子,抽了张纸巾擦擦手。“老样子,鸡鸭鱼肉,烟酒茶。”吴邪说。“行,那买什么我和小哥可就看着买了啊,家里饮料什么的也没了,明天俩大姑娘来,不能光喝酒啊。”胖子和小哥站起来,穿好外套,去集市了。吴邪在家里把该归整的东西归整归整,打扫打扫卫生。


  买的东西比较多,两个人人回来的也就慢一点。人还没进门呢,胖子的声音就传过来了:“天真,麻...

——————第三人称视角—————


“小哥,胖子。”吴邪坐在沙发上,喝着茶,说了一句。张起灵抬头看着他,胖子停下了剥橘子的手。“晚上做点好的吧,潘子他们过来,好好招待招待。”“那必须的,说吧,怎么弄。”胖子放下橘子,抽了张纸巾擦擦手。“老样子,鸡鸭鱼肉,烟酒茶。”吴邪说。“行,那买什么我和小哥可就看着买了啊,家里饮料什么的也没了,明天俩大姑娘来,不能光喝酒啊。”胖子和小哥站起来,穿好外套,去集市了。吴邪在家里把该归整的东西归整归整,打扫打扫卫生。

  

  买的东西比较多,两个人人回来的也就慢一点。人还没进门呢,胖子的声音就传过来了:“天真,麻溜来帮忙把东西拿进去。”“来了。”吴邪起身走到屋外,帮着忙把东西拿到屋里。


  买的还真不少,鸡鸭鱼肉都买了,是不是差点什么东西?“小哥,是不是……”吴邪话还没说完,张起灵从另一个袋子里掏出两条烟,递给吴邪。转身拿着鸡,鱼,就出去了,其实吧,杀鸡这活,还是张起灵利索,三下五除二,就收拾好了。吴邪从他手里接过来,笑着拍了拍放到了桌上。


“小天真,那几个红色袋子里是水果,姑娘不都爱吃水果吗,买了芒果,葡萄,草莓,荔枝,西瓜,你待会洗洗该削的削,该扒皮的扒皮,弄好了切块放盘子里吧,再放上几根牙签。”胖子从厨房探出头来,说完就接着去忙了,哼着小曲“你是我天边最美的云彩,让我用心把你留下来,留下来。”吴邪剥水果的功夫,张起灵拎着鸡,鱼,去厨房了。“小哥。”吴邪吃了个荔枝,含糊不清的喊道。张起灵走到厨房门口看着吴邪,还没等他说话,“天真,你丫是不是又偷吃!”“这都被你发现了啊。”吴邪吐掉核,回了一句。“小哥,那条鱼糖醋吧,做个糖醋鱼,甜的。”“嗯。”张起灵点点头。其实小哥做饭做的不错,只是有胖子在,一般做饭的重任都会交给胖子。


等仨人忙活完已经快七点了,他们三个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桌上摆着瓜子,花生,水果,茶,糖。胖子正和吴邪因为这人是好是坏而争的不分上下时,外面喇叭响了,估计是他们四个来了。仨人站起来,他们四个也正好进院子门。


“SupreWu,好久不见。”阿宁朝着仨人挥挥手。“好久不见,阿宁。”


“吴老板,张小哥,胖老板。”云彩笑着给他们三个打了声招呼,“嗯。”张起灵点点头。“云彩妹子,来了。”胖子张开手臂和云彩抱了抱。吴邪看到胖子的眼睛湿润了。


“小三爷。”潘子走过来,抱了抱吴邪。又转头给胖子和小哥打了招呼。几个人有说有笑的进了屋。


“你们那边往这来怎么样,好来吗?”吴邪问。几个人坐在沙发上,聊着天。“挺好走的,这路比以前好走多了,以前这个点出门,都得限制人数,限制外出的时间,现在不用了,我们只要在今天晚上十二点之前回去就行。”潘子说。


看着时间快要八点了,胖子回到厨房把要炒的菜抄了。弄完后几个人坐在桌旁,阿宁他们几个本想帮忙的,让吴邪拦了下来“诶,胖子你们还不知道吗,有他在厨房,没问题。”等胖子出来,几个人准备开饭。吴邪打开酒,给几个人倒上,阿宁本来也想喝酒,刚想让吴邪倒一杯,面前的杯子就被胖子拿走了,给她倒上了果汁“你和云彩妹子啊,喝果汁吧,大晚上回去,虽然说有潘子在,但也不安全。”“嗯,好,谢了。”“谢谢胖哥。”


“潘子,这一年过得怎么样。”吴邪喝了口酒,说到。潘子笑着挠了挠头,“今年娶了个媳妇儿。”胖子眼都瞪大了一圈“我靠,大潘,你这不仗义啊,娶媳妇儿都不叫哥几个,罚酒啊,必须罚酒。”潘子和几个人碰了杯。“怎么没一起过来玩玩。”吴邪问。“她说我们这么久不见,让我和你们好好聊聊天,叙叙旧,她今天回娘家吃饭了。”“啧,下次你可得带过来。”“得,下次,我一定带她来。”


“阿宁呢,怎么样?”吴邪加了块鱼肉放到碗里,身边的小哥正吃着菜。“我还是老样子。”阿宁回道。“看你体重保持的不错啊,看着也没长肉,也没瘦的。”“当然,我可是有天天锻炼的。”


“死胖子,嘛呢。”吴邪说了一句。几个人都转头看着胖子,他正给云彩挑着鱼刺,看看云彩的碗,里面的鱼肉已经有小半碗了。云彩拿起杯子喝了口饮料。“你懂什么小天真,这鱼刺这么多,卡喉咙怎么办。”胖子说话,连头都没抬一下。“见色忘友啊,小哥,咱俩在胖子心里的地位又没了,难受啊。”吴邪看着天花板,叹了口气。张起灵拍拍吴邪的肩膀,大概,早就习惯了。“吃饭都堵不上你的嘴。”胖子说了一句。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吃完饭几个人有叙叙旧,潘子抬头看了看表,十一点半。他们从座位上站起来,“小三爷,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嗯。”吴邪点点头,“你等会。”他把桌上的烟拿过来,给潘子,“给你准备了两条烟,拿着。”潘子本想拒绝,“潘子,不许拒绝啊。”“行,谢谢小三爷,潘子我就拿着了。”吴邪拍拍他的肩膀。“小哥,水果,牛奶装好了吗?”“嗯。”张起灵从厨房走出来,手里拎着两个袋子,里面都装了水果喝牛奶,递给了阿宁和云彩。“谢谢。”“谢谢。”

三个人把他们送出院子外面,“小三爷,再见。”“再见,吴邪。”“再见,胖哥,吴老板,张小哥。”三个人打了招呼。“回去路上注意安全,明年记得回家来吃饭。”“行,走了啊,小三爷。”“走吧。”吴邪笑了笑

看着渐行渐远的车,吴邪红了眼眶,他深吸了一口气,拍拍小哥和胖子,“走吧,回屋。”胖子擦了擦眼泪,三个人转身回了屋子。

潘子的袋子里,吴邪偷偷给他放了一个大红包,备注:新婚快乐。

苍山负雪

头七

头七


  少女走后的第七天,一直静悄悄的广西巴乃上空,突然间绽放了场极其绚烂的烟火。

  一朵接着一朵,映亮了夜空,一瞬间,整片天空都好像亮如白昼。


  胖子就一个人,坐在山岗上,身边放着酒和几支仙女棒。


  “阿妹,你觉得这烟花怎么样啊?”


  他抓起酒瓶子,又不要命似的灌了两口。辛辣的酒水沾湿了胸前褶皱的衣服。


  伴着这场盛世的烟火,胖子在醉眼朦胧中 看见美丽聪慧的瑶族少女就站在眼前,那绣着精致花纹的衣角在烟火下微微扬起,趁...

头七


  少女走后的第七天,一直静悄悄的广西巴乃上空,突然间绽放了场极其绚烂的烟火。

  一朵接着一朵,映亮了夜空,一瞬间,整片天空都好像亮如白昼。


  胖子就一个人,坐在山岗上,身边放着酒和几支仙女棒。


  “阿妹,你觉得这烟花怎么样啊?”



  他抓起酒瓶子,又不要命似的灌了两口。辛辣的酒水沾湿了胸前褶皱的衣服。


  伴着这场盛世的烟火,胖子在醉眼朦胧中 看见美丽聪慧的瑶族少女就站在眼前,那绣着精致花纹的衣角在烟火下微微扬起,趁着那张含笑的面孔生生惊艳了人间。


  “阿妹……”

  他抛了酒瓶,跌跌撞撞地向前跑了几步。少女却一舞已毕,身形随着最后一枚烟火的落幕而消失。


  万籁俱寂。


  胖子最终还是扑了个空。


  一向笑嘻嘻没心没肺的人终于累了,反过身又抄起自己落在地上的酒瓶子坐了回去。


  就着月光,伸手从兜里摸出了打火机。

  仙女棒“呲拉”一声被点燃,在寂静的四周里独自美丽。


  “阿妹,过了头七就不要回来啦……”

  下辈子找个好人家就嫁了吧。


  他举起仙女棒,对着月亮看了半晌。

  他也许是被这光刺痛了眼睛,泪水止不住的就往外流。

  泪眼模糊里,瑶族少女一蹦一跳的就走远了。绣着花的衣角上下翻飞,像花蝴蝶一样。


  终于,连仙女棒都燃烧殆尽,明月也被乌云严严实实的挡住。

  空无一人的山岗上,胖子低着头,小声嘟囔了一句:


  我是真的喜欢她,没有开过玩笑。


【长白山天团-文作部-苍山负雪】

  

九号繁星🌟

白云升远岫,摇曳入晴空.

白云升远岫,摇曳入晴空.

一只春虫虫阿

愚人节快乐

      今儿盗墓笔记死去的一帮人在另一边看着活着的那些人。阿宁看着吴邪又被小满哥翻了白眼,突然说道:“你说咱们今天要是回去,有人信吗?”

      “没有,宁姐姐,今天那边儿可愚人节。”云彩托着下巴,指着要出门遛狗的胖子说道,“他们肯定都当是玩笑话。”

      潘子抽完了最后一口烟,这烟还是去年他祭日的时候吴邪烧给他的,还是他的老口味。他揉了揉眼睛,开口慢慢说道:“会的。只要是我们,什么时候他们都当不成...

      今儿盗墓笔记死去的一帮人在另一边看着活着的那些人。阿宁看着吴邪又被小满哥翻了白眼,突然说道:“你说咱们今天要是回去,有人信吗?”

      “没有,宁姐姐,今天那边儿可愚人节。”云彩托着下巴,指着要出门遛狗的胖子说道,“他们肯定都当是玩笑话。”

      潘子抽完了最后一口烟,这烟还是去年他祭日的时候吴邪烧给他的,还是他的老口味。他揉了揉眼睛,开口慢慢说道:“会的。只要是我们,什么时候他们都当不成假的。”

      阿宁闻言吹了声口哨,站起身来拍拍手,笑着说道:“那走吧,咱们回去跟他们说句真正的愚人节快乐去。”


山风酉卒

两张风景图,家乡的晚霞,调了色的,拿来做了两张简易封面,取图前请阅读合集简介,谢谢

两张风景图,家乡的晚霞,调了色的,拿来做了两张简易封面,取图前请阅读合集简介,谢谢

羽炽
想把漫天云彩都偷下来送给你。

想把漫天云彩都偷下来送给你。

想把漫天云彩都偷下来送给你。

Mr.Zheng

当云彩有了生命~~~

当云彩有了生命~~~

知秋叶敲棋

黎簇寻亲记㈥

         脑洞产物,与现实不符处见谅。今天的我是一个木有感情的更文机器。


广西巴乃,十万大山,遮天蔽日的树成群结队的围着黎簇现在待的湖转了一圈,黎小爷现在是体会到了地理课本上说的广西的景象。闲得无聊,他现在又操起老本行打起了水漂。身旁吴邪他二叔吴二白的手下伙计正站在他不远处盯着他,他家的其它伙计正在扎营。

黎簇现在很郁闷,碰到谁不好偏偏碰到了秦始皇发烧友吴家二爷。这位可是连吴邪那个蛇精病都不敢糊弄的,自己那套说辞在没碰到吴邪之前是万万不能拿出来的。对了,黎簇心中暗笑,这段往事他们就提了大概...

         脑洞产物,与现实不符处见谅。今天的我是一个木有感情的更文机器。


广西巴乃,十万大山,遮天蔽日的树成群结队的围着黎簇现在待的湖转了一圈,黎小爷现在是体会到了地理课本上说的广西的景象。闲得无聊,他现在又操起老本行打起了水漂。身旁吴邪他二叔吴二白的手下伙计正站在他不远处盯着他,他家的其它伙计正在扎营。

黎簇现在很郁闷,碰到谁不好偏偏碰到了秦始皇发烧友吴家二爷。这位可是连吴邪那个蛇精病都不敢糊弄的,自己那套说辞在没碰到吴邪之前是万万不能拿出来的。对了,黎簇心中暗笑,这段往事他们就提了大概,自己不知道具体情况。吴邪那个蛇精病现在还是个小天真哈。哈哈哈,现在能看到吴邪那货以前究竟是什么样子了。

还有云彩,黎簇扭头一看,云彩正被绑得严严实实的放在了吴二爷旁边,应该是不会死了。黎簇扭过头看着这静静的湖水,不过,他们为什么现在还没出来,明明胖爷说得很顺利的。

后来又等了将近两个多小时,天色昏暗,吴二白的营地里都亮了灯,一直等在湖边的黎簇都要睡过去了,忽然,一声重物出水声将黎簇惊醒,黎簇一把掀起外套,见是拖着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吴邪,他不要命地往湖里冲,“等着”,不知道何时站在他身旁的吴二白一把拦住了他,“别冲动,我还有事要问你。”

经过一阵的忙乱,他们把三人送到了医院,应黎簇的要求,吴二白虽然奇怪但还是一直带着云彩。三人中虽然张小哥和王胖子伤势较重,但是他们的身体素质比现在还是个文弱书生的吴邪好多了。黎簇在窗外看着这两人自从醒来就一直围在还处于昏迷的吴邪床边,一时之间黎簇也不用担心这边的情况。

“来吧小兄弟,咱们聊聊。”

“好的二爷。”黎簇最后看了铁三角一眼,接着跟着吴二白去了旁边的一间空房。

两人谈了很久,具体内容黎簇不方便透露,但是两人出来以后,吴二白一脸慈祥的看着黎簇进了吴邪的病房,搞得想去旁边屋里看云彩的胖子都要奇怪这个孩子是不是和他老吴家有什么亲戚关系了。

黎簇轻轻的关上了门,对于黎簇的到来,张起灵依旧是面色淡然,他的眼中现在只有吴邪。这是个十几岁的少年,眼神清澈淡然。虽然还没完全定型,但也算得上是相貌清俊。

吴邪总觉得这孩子看起来眼熟,但是一想起来他还拉着小哥,红了脸正纠结到底要不要放开,这个孩子原本还疑惑的表情瞬间变了,他大眼睛里眼里瞬时含满泪水,看得吴邪心中只觉得愧疚,结果这孩子却开口叫了他一声“爸。”

啥?吴邪一时没反应过来,“小弟弟,你说什么?”黎簇委屈巴巴道:“爸,我妈看这样子失忆了,你不能不认我啊,老吴家不能没有后人啊。你让我太爷爷九泉之下都不能安心啊。”


黎簇看着现在仍是一脸淡定的张起灵,好,这是你逼我的,让你不离我,他噘着嘴说:“妈,你快劝劝我爸,我是你们爱情的结晶啊。”

“……”,什么东西裂开了,哦,原来是节操啊。活了几十年仍然是冰清玉洁清白之身的吴邪恍恍惚惚想,小哥弄不清楚这件事是不会离开的,这算不算的上是一件好事呢?





表情包侵权删。今日的天真无邪又被安排了一个大儿子呢。👌

云彩没死,放心,一定给胖爷个家。吃了这么多狗粮了,是时候该发些了。

不定时更新中,依旧是求评论的一天。





知秋叶敲棋

黎簇寻亲记㈤

         出发!目标四姑娘山!从百度找到一张图,侵权删。
[图片]


还是个正太身体的黎小爷正睡的迷迷糊糊,忽然感觉脸上好湿,有什么粗糙的东西正在舔他的脸,这倒是一下子把他给弄醒了。

他猛的睁开眼,一张奇像吴邪的大脸正直勾勾盯着他,黎簇一惊,还以为是吴邪真来抓自己了,看着周围的摆设,嗯?这是在火车上吗?

吴老狗将趴在黎簇身上的三寸钉抱了起来,面带慈祥的笑着说:“乖乖重孙子,你可是醒了。怎么样,睡的舒服吗?”

“太爷爷,我们这是在哪啊?我娘呢?”

“你大太爷爷领着你去逛逛,去四姑娘山。张族...

         出发!目标四姑娘山!从百度找到一张图,侵权删。


还是个正太身体的黎小爷正睡的迷迷糊糊,忽然感觉脸上好湿,有什么粗糙的东西正在舔他的脸,这倒是一下子把他给弄醒了。

他猛的睁开眼,一张奇像吴邪的大脸正直勾勾盯着他,黎簇一惊,还以为是吴邪真来抓自己了,看着周围的摆设,嗯?这是在火车上吗?

吴老狗将趴在黎簇身上的三寸钉抱了起来,面带慈祥的笑着说:“乖乖重孙子,你可是醒了。怎么样,睡的舒服吗?”

“太爷爷,我们这是在哪啊?我娘呢?”

“你大太爷爷领着你去逛逛,去四姑娘山。张族长在佛爷那商量事情,一会就来看你。”

“哦”,黎簇心想,想必这就是吴邪和汪家人都说过的史上最大的盗墓行动了,这次九门倒是伤了不少人啊……狗五爷算是九门里比较好相处的,不如直接和他说吧。

“太爷爷,您真的信我吗?”黎簇试探问。

素来被称为“笑面佛”的狗五爷抚摸着三寸钉油光水滑的皮毛淡淡道:“孩子,我无法确实你是否是我老吴家的孩子,但是你看,三寸钉和吴家的狗都很喜欢你,你身上还有吸食过费洛蒙的印迹,再加上吴邪……”,吴老狗叹了口气,“我散尽家财洗白家底,入赘到杭州,现在有三个孩子,我虽然希望他们能平安喜乐不再接触这一行做个平凡人就好,但是不行啊,我给我那没出生的长孙取名叫吴邪,就是希望他能脱离出去,这个名字现在只是我在心里自己想的,你又是从哪里得知的呢?你既然是从未来而来,想必你与吴邪颇有渊源。”

黎簇心想,可不是吗,“吴邪算是我的师傅,他把我领进了这一行。”

“哦,师傅师傅,那当然可以称的上是爹了。孩子,看起来你倒是对他与众不同。”

“……”

吴老狗笑了,“你也不是这么恨他啊。”

“吴邪一脚把我踢到了他的计划里,我以前什么也不知道,只是他的棋子,我身边的那些人都是他计划中的一部分,但是他让我明白了一些事,见到了一些人,增长了一些阅历,他教给我东西,我感谢他,但是他把我当做棋子,我又怎么会不恨他呢?”

“嗯,我明白了。我不能要求你原谅他,你这个孩子虽然看起来不像个乖孩子,但是你很善良,你们都不容易啊,太爷爷很满意。”

“对了”,吴老狗岔开话题,“为什么你姓吴呢?我虽然知道张族长能长生,但是,难道说……”

“……”,黎簇心想,这可是您问的,别怪我,吴邪,我对不起你了,“太爷爷,我不是要上户口吗,但是张族长没有身份证,他是个黑户,只能让我跟着吴邪姓。户主是吴邪,所以我就改口叫他爹,叫他娘了。至于小毛这个名字,这是我太奶奶取的。太爷爷别激动,您都能取一穷二白三省这样的名字,我这名字倒也不算奇怪了吧。”

吴老狗大受打击,一路上连着三寸钉都蔫了不少,齐八爷捏捏三寸钉的耳朵,嘿,都不咬人了呢,我再捏,嘿,摸摸狗头,怪不得五爷喜欢狗呢,撸狗可太舒服了。

“老八”,就在三寸钉反应过来刚想一口咬到齐八爷手上时,张大佛爷及时出现制止了齐八爷的“作死”行动,“你这是干什么,伤了手怎么办?”

眼看大佛爷要生气,齐八爷连忙认错,两人拉拉扯扯间进了旁边一间车厢,不知要做什么“深入交流”。

张起灵穿过好几个车厢终于找到了正被霍家一帮女人围着的黎簇。由于之前的经历,黎簇对霍家这些女人心有余悸,可是正是他僵着脸故作一脸严肃的样子激起了霍家女人的天性,结果,鸭梨同学就被困在这出不来了。

“张家族长来了,快让开。”扑克脸的张起灵抱起黎簇就往回走,两张一样大小的严肃脸放在一起有多么大的吸引力,霍家女人们收到了会心一击。“这孩子的爹娘真的好幸福啊”,“哪家姑娘以后能嫁给这位张小哥啊。”

一路上张起灵都跟着黎簇怕他被哪家给“诱拐”了去,在经历了一些列民国时期交通工具的体验后,晕头转向的黎小爷终于踏上了坚实的土地,齐八爷一直靠在张大佛爷身上,没人敢打扰。一直想凑近狗五爷的霍当家一直被红二爷和解九爷挡住,一直没找到机会,其它几门也带着人手陆续赶来了。

四姑娘山海拔不低,条件实在是不太好,因此来这的都是精挑细选出来的高手,但饶是九门加在一起的人数也是挺能唬人的。

黎簇看着周围那些跃跃欲试的人心中叹息,后世将这次行动记录的多么惨烈,原本就分散的九门在此之后可以称的上是一蹶不振,原本以为自己看了记录能静下心来以旁观者的角度看待这事,但是自己早已身在其中又何能自拔。

“想什么呢?”齐九爷坐在他身边道,“小孩子要多笑笑,不要这样愁苦,不然长不高的。”

“八爷爷,您明明知道这次会……,为什么还要来啊?”

一向是嬉皮笑脸的齐铁嘴此时难得正经道:“因为我们是九门,这是我们必须要做到事。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虽然蠢,但是佛爷让我明白了人活一辈子,要是不与这命运争上一争,就白活这一辈子了。”

“可是……”

“傻孩子,你以为我们不知道吗?别担心了,我们老了,以后还是要靠年轻人,但是该为你们做的还是要做的。”

作为在场的唯一一个小孩子,又是张族长的“儿子”,黎簇被放到了营地里和后勤人员一起等着进去的人的消息。四姑娘山有山有水,风景极佳,但是他现在没有什么心情来赏景,只能以打水漂缓解自己烦躁的情绪。

但很快,一具具的尸体被抬了出来,黎簇看着那些原本鲜活的生命此时已没了生机,他紧紧攥住拳头,虽然是和他不一样的身体,但是与他极为相似。愤怒与茫然充斥他的心,他像把我送到这到底是为了什么,难道是为了什么帛书?长生?终极吗?

不远处,张起灵背着他的武器静静地站在湖远望,皑皑白雪覆盖下的四姑娘山好像是在嘲笑这些人类的胆大包天,黎簇想过去问问他,到底什么是长生,什么是终极,你们想干嘛?可是,一阵冰凉湿冷的感觉传来,黎簇再也无力支撑自己的身体,一阵眩晕之中,他只模模糊糊听到了绝望的吼声,黎簇在丧失意识之前竟然还想,这具身体还是太嫩了,还吸食不了费罗蒙,承受不起蛇咬啊。

“醒了醒了,他醒了。”黎簇再次睁开眼睛时却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竹板床上,一个瑶族女子正准备给他灌水,由于太急,黎簇差点没被呛着。他渐渐清醒过来,看着自己的双手,不错,倒是比民国那时候长大了一些,四处打量这间昏暗的屋子,实在分辨不清这到底是什么地方。只能从那个女人身上下手了。

“姐姐,你生的可真美。”

“小弟弟,你可真会说话。”那女子回眸一笑,带着些大山深处瑶寨女子的生动与明媚。

“那姐姐你叫什么?”

“小弟弟,我叫云彩,莫客气,看你生的俊不想让你死了才救你的。”

“云彩,云彩,真是个好名字。什么?”由于这个名字一直是那位胖爷的痛,没人敢提,黎簇这才反应过来,“你说你叫云彩?!最近是不是有外乡人来过?”

“是啊,他们现在在湖那,怎么了小弟弟?哎,哎!你去哪啊?”




没错,黎簇同学又穿越了,好,现在来征集一下意见,云彩要死吗?










Migooo秋
今天你看夕阳了吗? 旧图混更

今天你看夕阳了吗?

旧图混更

今天你看夕阳了吗?

旧图混更

迷失梧桐山
💜 のんびり休暇 春天了...

 💜 のんびり休暇


春天了 🍵🍃

 💜 のんびり休暇


春天了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