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云梯

279浏览    13参与
无用良品

墨子与孔子立场相反

■ 墨子年代考

《韩非子·显学》开篇第一句话:「世之显学,儒、墨是也。儒之所至,孔丘也;墨之所至,墨翟也。」


一直到韩非的时代,战国末年,公元前3世纪中叶,离孔子去世超过两百年了,儒家和墨家仍然被视为两大显学。


然而再过一百年左右,到了汉朝,司马迁在《史记》中,特别提高孔子的地位,写《孔子世家》来记录孔子生平和言论,另外有一卷《孔子弟子列传》,一卷《孟子荀卿列传》。相对地,司马迁没有为墨子立传,整本《史记》只有在《孟子荀卿列传》后面附了一句话:「盖墨翟,宋之大夫,善守御,为节用。或曰并孔子时,或曰在其后。」总共二十四个字,如此而已。


曾经和儒家并列为显学超过百...

■ 墨子年代考

《韩非子·显学》开篇第一句话:「世之显学,儒、墨是也。儒之所至,孔丘也;墨之所至,墨翟也。」


一直到韩非的时代,战国末年,公元前3世纪中叶,离孔子去世超过两百年了,儒家和墨家仍然被视为两大显学。


然而再过一百年左右,到了汉朝,司马迁在《史记》中,特别提高孔子的地位,写《孔子世家》来记录孔子生平和言论,另外有一卷《孔子弟子列传》,一卷《孟子荀卿列传》。相对地,司马迁没有为墨子立传,整本《史记》只有在《孟子荀卿列传》后面附了一句话:「盖墨翟,宋之大夫,善守御,为节用。或曰并孔子时,或曰在其后。」总共二十四个字,如此而已。


曾经和儒家并列为显学超过百年的墨家,到《史记》里,却几乎不存在了,还是为了说明孟子强烈反对杨、墨的主张,才得以有这么一小段的补充说明。司马迁的父亲司马谈(在司马迁之前担任过汉代的太史)曾经研究过诸子学,还留有综论诸子思想的《论六家要旨》,但连司马迁都对墨子没了兴趣。从韩非的时代,到司马迁的时代,孔子的地位和墨子的地位,明显有了一上一下的戏剧性变化。


墨子地位急遽下降,影响所及,关于他的各种信息资料也就被忽略了。极有可能,司马迁不曾读过《墨子》,连墨子的年代他都没有确切的把握,只能说有人主张和孔子同时,也有人认为晚于孔子。汉朝之后,墨子及墨家长期处于中国思想的边缘地带,关于墨子生平的史料也就愈发涣散支离了。


我们今天只能利用《墨子》书中的内容,尽量还原墨子的时代背景。《墨子》书中有《公输》一篇,说:「公输盘为楚造云梯之械,成,将以攻宋。子墨子闻之,起于齐,行十日十夜而至于郢,见公输盘。」


公输盘又叫公输般,鲁人,所以也有人主张就是鲁班。公输盘是个精巧的工匠,为楚国造了可以用来攻城的云梯。这也就是我们今天消防云梯名称的来源。云梯,顾名思义,形容梯之高,简直能够登到云里去。有了云梯,军队就可以方便攻入别人的城里了。云梯造成之后,即将被楚国拿去攻打宋国。墨子听到这个消息,连忙从齐国赶往楚国,费十天十夜抵达楚国国都郢,见到了公输盘。


墨子先用道理说服了公输盘,让公输盘同意不应该攻打宋国。然而公输盘没有办法阻止楚国出兵,于是墨子又去见了楚王,告诉楚王攻打宋国“必伤义而不得”,既不符合正义道理,而且也打不赢。楚王回应:“你说得很好,但是公输盘已经帮我造好云梯了,一定可以把宋拿下来。”


「于是见公输盘。子墨子解带为城,以牒为械,公输盘九设攻城之机变,子墨子九距之。公输盘之攻械尽,子墨子守圉有余。」


于是墨子在楚王面前再会公输盘,解下衣带代表城墙,用筷子代表攻城的云梯,公输盘反复多次用云梯进攻,都被墨子挡了下来。公输盘使用云梯的方法穷尽了,墨子防御的手段还没用完。


「公输盘诎,而曰:“吾知所以距子矣,吾不言。”子墨子亦曰:“吾知子之所以距我,吾不言。”楚王问其故,子墨子曰:“公输子之意,不过欲杀臣。杀臣,宋莫能守,可攻也。然臣之弟子禽滑厘等三百人,已持臣守圉之器,在宋城上而待楚寇矣。虽杀臣,不能绝也。”楚王曰:“善哉,吾请无攻宋矣。”」


公输盘不得不屈服,然而他补了一句话说:“我知道有什么办法对付你,只是我现在不讲。”墨子也回应他:“我知道你要用什么办法对付我,但我现在也不讲。”这两个人都不讲,一旁的楚王可急了。他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墨子才解释:“公输先生想的,其实不是什么了不起的办法,不过就是把我杀了,以为这样宋就无法抵抗楚的进攻了。然而我的弟子禽滑厘等三百多人,已经带着我设计的防御器械,在宋的城墙上等待楚去侵犯了。杀了我,无法消灭宋的防御力量。”听到这里,楚王也认输了:“真厉害啊,我决定不攻打宋了。”


这是个精彩的好故事,《战国策》、《吕氏春秋》和《说苑》里都有转载。同时这个故事提供了我们判定墨子时代的重要线索。公输盘曾经出现在其他东周文献里,搜集这些史料,我们可以大致考订公输盘的年代,再用公输盘的年代来推断墨子的年代。


另外一条线索,是《墨子·鲁问》中关于“墨子见齐大王”记录。齐大王是齐太公田和,田和从世卿以至篡齐,这是东周时的大事,有很多相关记载,可以有更明确的时代年份供参考。


靠这些材料,经过反复考索,墨子应该生于公元前480年左右,在公元前400年左右去世。也就是说,他比孔子稍晚,孔子去世前后,墨子诞生。


■ 来自庶民社会

关于墨子究竟姓甚名谁,也不是很清楚,历来有许多不同说法。比对史料,看起来较可信的,是他姓墨名翟。但“墨”字也有可能是他的称号,来自他曾经受过墨刑,脸上留有因罪而刺青的永久痕迹。会受墨刑惩罚的人,当然不太可能是贵族阶层,作为下层平民,他们本来就没有固定的姓、氏,于是被冠以墨字作为称号,甚至进而以墨为姓。


《史记》说墨翟是“宋之大夫”,但在东周的文献中,我们找不到任何证据显示墨翟具备大夫贵族身份,也无法确认他是宋国人。前面所引《墨子》书中的内容,虽然说墨子特别跑到楚去阻止楚军伐宋,然而兼爱、非攻是墨子的核心主张,他鼓吹大家将别人的家视为自己家,将别国看作自己的国,而且精研防御之术,又是他落实非攻理想的手段,考虑这样的背景,我们实在无法只凭这条记录就认定他是宋国人。


春秋开始有了人口迁徙流动的现象,到战国更加普遍。战国时各国之间的竞争焦点之一,就是争取甚至抢夺人口。没有足够的人口,就不可能有充足的生产劳动力,也无法有上战场的兵力。原来的封建秩序对于贵族的牵制规范力量,大于平民,封建秩序动摇瓦解过程中,平民也就比贵族更早脱离旧有的社会纽带。


春秋时,显然已经有了国籍身份流动的下民,卿大夫有封地有官职,所以有明确的国籍。仅在孔子及其弟子中,就有很多出生在此国,却到彼国任职服务的例子。不具备贵族身份的下民,在动乱中从这国迁到那国,他们没有太多身份牵绊,也没有必要一定保留、主张原有的国籍。


史料上无法确认墨子的出身所属,和他非贵族的背景是相符合的。他应该是春秋战国之际社会流动的产物,没有传统的贵族身份,却在动乱中学得了知识与技能,借由他的知识技能,往上流动穿梭游走于各国贵族统治阶层间。他到过鲁、宋、齐、楚、卫等诸国,然而没有任何一国可以被确证为他的出生地。


《左传·鲁庄公十年》中有曹刿的故事。曹刿请见。其乡人曰:「肉食者谋之,又何间焉?”刿曰:“肉食者鄙,未能远谋。」


为了准备和齐人打仗的事,曹刿请见鲁庄公。曹刿是个什么样的人?后面这两句话为我们解释了。他同乡里的人劝他不要去,理由是:“打仗是有地位的人的事,你去跟人家搅和什么?”“肉食者”在当时原本并没有轻蔑、贬抑的意思,是用来指称大夫以上,有身份有地位,可以不用到七老八十就有资格吃肉的贵族。从这句话我们了解,曹刿甚至连大夫都不是,顶多是个士,地位很低,乡人才会用这种话讽刺他,说他哪有那样的地位去管这种大事!


曹刿没地位,却有自信。所以他说:“那些高高在上的人,眼光短浅,看近不看远,能有什么用!”也是经他这么一说,经《左传》这样记载,“肉食者鄙”才在后来变为成语,我们今天才会看到“肉食者”就觉得带有贬意。


曹刿没有大夫的地位,却如此看不起大夫,这不是原来封建秩序的规矩。还有,他连大夫的地位都没有,却主动去求见国君,国君竟然也见了,这也是破坏封建秩序的醒目现象。我们在这里看到了春秋时期突破阶级壁垒,以能力取才的新倾向。


墨子比曹刿更进一步,他的游说服务对象不仅限于一国,而是到处走到处去。他和孔子一样周游列国,但他周游列国的目的、立场,和孔子恰恰相反。孔子要帮助各国国君恢复封建礼仪秩序,墨子却主张各国国君应该远离封建习惯,改采新信仰、新做法。


■ 乱源就是封建

墨子明显对封建体制抱有敌意并持批判态度。面对同样的时代困局,他和孔子提出的因应之道,却截然不同。孔子崇尚西周,致力挖掘周文化的底蕴精神,期待借由恢复这份人文价值精神,来解救时局。墨子却从来不属于封建贵族阶层,对孔子念兹在兹的西周文化,并无切身浸淫,更无感情,因而从外在于这套封建秩序的角度,察觉到封建秩序内在的缺点才是动乱的根源。对墨子来说,只有更激进地扬弃封建秩序,才能平息动乱。


封建秩序建立在“亲亲”的架构上,依照亲属关系远近来决定人与人之间的相处之义,墨子就提出了与此彻底相反的兼爱,每个人爱人如己,爱邻人如同爱家人。封建秩序借由丧葬礼仪来确认、强化代与代之间的上下传承关系,墨子就主张节葬,打破对于丧葬的重视。封建秩序利用音乐宴饮来强化彼此关系互动,墨子就要求非乐,视音乐为奢侈浪费。


出于这种反封建、反周文化的立场,墨子心目中的历史榜样,当然不会是孔子最崇敬的周公,或文王武王,而是特别标举出的夏禹。一方面,夏的时代早于周,距离想象中的古代盛世更近;另一方面,夏禹最重要的功绩是治水,是劳动,是三过家门而不入的刻苦精神。


《庄子·天下》如此描述墨家:「不侈于后世,不靡于万物,不晖于度数,以绳墨自矫,而备世之急,古之道术有在于是者,墨翟、禽滑厘闻其风而说之。」


不教后世奢侈,不浪费万物,不受既有礼仪法度眩惑,以严格的规范不断自我矫正,来救助世间的急难。古代有强调这方面的主张,墨翟、禽滑厘听到了就喜爱信服。


「墨子称道曰:“昔者禹之湮洪水,决江河,而通四夷九州也。名川三百,支川三千,小者无数。禹亲自操橐耜而九杂天下之川;腓无胈,胫无毛,沐甚雨,栉疾风,置万国。禹大圣也,而行劳天下也如此。”使后世之墨者多以裘、褐为衣,以跂、跷为服,日夜不休,以自苦为极。曰:“不能如此,非禹之道也,不足谓墨。”」


墨子将他的理想推源到禹,盛赞从前禹为了治洪水,掘开了长江黄河,让水路能将四境边远地带和中原九州彼此贯通。主要河川三百条,次要支流三千条,更小的不计其数。禹亲自操持着畚箕锄头,反复汇合疏通天下河流,劳苦到大腿无肉,小腿无毛,淋着大雨,顶着大风,开辟出众多可以居住的土地。禹是个大圣人,都还为了天下人而如此辛苦。


因而后来的墨者大都用最原始最粗的原料做衣服,配上木屐草鞋,日夜不停工作,以受苦为最高价值。他们说:如果不劳动受苦,就不算遵行禹的原则,不配称为墨者。


墨子援引夏禹来压过周文化,这是春秋开始的崇古潮流的另一个明显例证。司马谈的《论六家要旨》中则如此描述墨家:「墨者亦尚尧舜道,言其德行曰:“堂高三尺,土阶三等,茅茨不翦,采椽不刮;食土簋,啜土刑,粝粱之食,藜藿之羹;夏日葛衣,冬日鹿裘。其送死,桐棺三寸,举音不尽其哀。教丧礼,必以此为万民之率。”」


说他们也崇尚尧舜之道,只是他们对尧舜美德的描述,都专注在他们节俭的方面:房屋只盖三尺高,地基也只有三阶,屋顶以茅覆盖,不加修剪,梁柱也直接采用木头,不加削刮。盛饭的簋和盛羹的刑,都是用陶土简单烧成的。吃的是粗米,喝的是野菜羹。夏天穿麻布衣,冬天披鹿皮。人死了,只用三寸厚的木棺,也没有繁复哀戚的丧礼。他们将这种简朴的丧礼当作万民的模范。


照司马谈的说法,墨者除了夏禹,还引用尧舜作为他们的权威。但他们看重尧舜的,不是圣君贤王的成就,而是因为尧舜比夏禹还更古远,理论上生活更加古朴,没有任何周人所重视的礼仪与装饰,符合墨家节俭的主张。


我们在这里隐约看到了春秋时期各家各派对历史诠释的争夺。儒家也推崇尧舜,为了和儒家抗衡,墨家不是去否定尧舜,而是用自己的价值立场,重建了一套适合他们自己使用的尧舜形象。这种以不同历史诠释来进行自我理念的宣扬竞争,到了战国更加普遍,为了现实需要,大家纷纷往上往前堆叠各种历史说法,造成了中国古史上复杂纷乱的现象。


成于战国后期的《庄子·天下》和成于汉初的《论六家要旨》,都还保留、凸显了墨家主张和周代封建文化之间的紧张对立关系。

A文韬

【芒种丨最好的生活是忙而不茫】

“五月石榴红似火”,疯狂绽放的石榴花恰好赶上了芒种时节,一边是金黄的麦地丰收,一边是意味着生活红红火火的好兆头,这个将美好愈演愈烈的夏天,不正是我们最期待的吗?

芒种一词,始于《周礼》:“泽草所生,种之芒种。”东汉郑玄释义曰:”泽草之所生,其地可种芒种,芒种,稻麦也。“芒种时节,正是收麦养稻之时。

说至收麦的农忙之景,白居易的《观刈麦》一诗则最形象不过: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
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
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

然而,如今麦地里已不再是频频攒动的人头,更多的是代替人工割麦的收割机。这着实高效不少,但隐隐之间,似乎...

【芒种丨最好的生活是忙而不茫】

“五月石榴红似火”,疯狂绽放的石榴花恰好赶上了芒种时节,一边是金黄的麦地丰收,一边是意味着生活红红火火的好兆头,这个将美好愈演愈烈的夏天,不正是我们最期待的吗?

芒种一词,始于《周礼》:“泽草所生,种之芒种。”东汉郑玄释义曰:”泽草之所生,其地可种芒种,芒种,稻麦也。“芒种时节,正是收麦养稻之时。

说至收麦的农忙之景,白居易的《观刈麦》一诗则最形象不过:

田家少闲月,五月人倍忙。
夜来南风起,小麦覆陇黄。
妇姑荷箪食,童稚携壶浆。
相随饷田去,丁壮在南冈。

然而,如今麦地里已不再是频频攒动的人头,更多的是代替人工割麦的收割机。这着实高效不少,但隐隐之间,似乎觉得又少了点什么。

兴许是少了些淳朴的气息在里面吧。在工业化还没普及的年代,一家老少在空旷的麦地上挥汗如雨,没有机器轰鸣声的干扰,他们可以弓着腰,在麦地里聊天说话,汗洒黄土,却能滋润心田。

农历五月,"石榴花发街欲焚,蟠枝屈朵皆崩云",怒放的石榴花,如炽热燃焰,百态娇媚,羡煞百花。

明末清初的文学家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写道:

“榴之性又复喜高而直上,就其枝柯之可傍,而又借为天际真人者从而楼之,是榴之花,即吾倚栏守户之人也。”

也许在文人的世界里,花之性情才会被看得如此之重,如这一“倚栏守户之人”,似有无尽的侬侬细语在诉说。倒是在普通人家的后院里,则将石榴花开,视为好运福来,那颗粒饱满的石榴籽,则寓意“多子多福”。

古时的芒种当日,素有饯花神的习俗。

芒种近农历五月间,此时百花开始凋零,民间爱花百姓便饯送花神归位,以表对花的感激之情,期盼来年相会。

《红楼梦》第二十七回便有提及:

“那些女孩子们,或用花瓣柳枝编成轿马的,或用绩锦纱罗叠成干旄旌幢的,都用彩线系了。每一颗树上,每一枝花上,都系了这些物事。满园里绣带飘飘,花枝招展,更兼这些人打扮得桃羞杏让,燕妒莺惭,一时也道不尽。”

如今此习俗虽已不存,但爱花之兴却不曾减退,爱花人士也日渐增多。花可象征七情美好,亦可比附匆匆人生,既有盛开之喜,就必有凋落之愁,但这是人之常态,又有多少人能突破这一常情,学范学士那样,打心底里呼出“不以物喜、不以己悲”的壮语。

说起夏日的雨,可不比情意绵绵、踌躇娇羞的春秋雨,它来则兴致勃勃、气势滂沱,去则心满意足、艳阳高照,全无半点阴霾。

这刚性十足、弹性丰满的雨,煞是塑造了夏日的豪爽意味。

看东坡《飓风赋》的“野马之决骤”,那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架子潇洒逼人,大有庄子的“野马也,尘埃也,生物之以息相吹也”的意境。

古代文人对夏雨的描写,也多半是如此,如“鼓千尺之涛澜”、“吞泥沙于一卷”的刚烈,亦如“黑云压城城欲摧”、“雨弹光鞭欲杀人”的怒逼,以上雨之云云,难免太阳刚正气。相反,余光中先生在《听听那冷雨》里的雨则是“湿漉漉的灵魂”,如此,又难免太有呻吟幽怨之嫌。

最有意境的,当属孟子的“油然作云,沛然下雨”,这“油然”亦“悠然”,骄阳似火中,湿气自然悠然地上升,因为洁净,聚成的云娇白无比;这“沛然”即是充沛,悠然集聚得多了,云腴情欢,自然也就要云雨。

如此云雨,换成佛教之说,则另有一番趣味。据说佛祖说法时,诸天降众花,满空而下。这意境可延展为,佛祖撒开天雨众花,漫天飘飞成浅红色,万物滋润皆成觉悟。

夏雨交欢,风雷缠绵,一阵滔天滚地后,雨云似徽墨染宣纸,眷恋不舍地往四处洇开,天边的霓虹变为绯红,大地青天之间,三两鸟啾清脆、五六踏步跫音皆成回声,与那喧嚣对比,雨后残阳如血,夏天就变得荦荦壮丽。

如此,夏天又岂能不是人一生中最怀恋的季节?

芒种后经旬无日不雨偶得长句
(宋)陆游
芒种初过雨及时,
纱厨睡起角巾欹。
痴云不散常遮塔,
野水无声自入池。
绿树晚凉鸠语闹,
画梁昼寂燕归迟。
闲身自喜浑无事,
衣覆熏笼独诵诗。

时雨
(宋)陆游
时雨及芒种,四野皆插秧。
家家麦饭美,处处菱歌长。
老我成惰农,永日付竹床。
衰发短不栉,爱此一雨凉。
庭木集奇声,架藤发幽香。
莺衣湿不去,劝我持一觞。
即今幸无事,际海皆农桑;
野老固不穷,击壤歌虞唐。

题张十一旅舍三咏·榴花
(唐)韩愈
五月榴花照眼明,
枝间时见子初成。
可怜此地无车马,
颠倒苍台落绛英。

北固晚眺
(唐)窦常
水国芒种后,梅天风雨凉。
露蚕开晚簇,江燕绕危樯。
山趾北来固,潮头西去长。
年年此登眺,人事几销亡。

龙华山寺寓居十首
(宋)王之望
水乡经月雨,潮海暮春天。
芒种嗟无日,来牟失有年。
人多蓬菜色,村或断炊烟。
谁谓山中乐,忧来百虑煎。

Asuka_Evangelion
怕到三分之一就要腿断了

怕到三分之一就要腿断了

怕到三分之一就要腿断了


Mr Tse
广州的天有时也挺蓝的

广州的天有时也挺蓝的

广州的天有时也挺蓝的

海凝

律、绝四首

七律。泰山

岱宗千仞昔曾临,梦里山东几度寻。只手摩天层石上,团身问底碧波心。

流云梯纵迷南北,飞瀑帘垂分古今。半世沧桑何足论,且将诗酒醉松阴。

五律。西塞

四十性犹烈,闲居不识愁。长思西塞远,相约暮春游。

风生沙漫漫,日落笛悠悠。夜阑观火盛,把盏语无休。

七绝。致新乡刘、尚二兄

帘前雪闹新春近,耳际依稀旧岁钟。犹记中原归故里,飞车送我过千重。

五绝。母亲

岁末新飞雪,小台茶一杯。年年当此际,千里有儿回。

七律。泰山

岱宗千仞昔曾临,梦里山东几度寻。只手摩天层石上,团身问底碧波心。

流云梯纵迷南北,飞瀑帘垂分古今。半世沧桑何足论,且将诗酒醉松阴。

五律。西塞

四十性犹烈,闲居不识愁。长思西塞远,相约暮春游。

风生沙漫漫,日落笛悠悠。夜阑观火盛,把盏语无休。

七绝。致新乡刘、尚二兄

帘前雪闹新春近,耳际依稀旧岁钟。犹记中原归故里,飞车送我过千重。

五绝。母亲

岁末新飞雪,小台茶一杯。年年当此际,千里有儿回。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