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云纲

58.6万浏览    3569参与
ツナ🐟

Day33


今日は山本の試合を見に行きました。本当にかっこいい!さすが山本!

大勝利!!!


ps: 2枚目は混乱したスケッチですXD


“今天去看了山本的比赛。真的是太帅啦!真不愧是山本!

大胜利!


ps:第二张是一个很混乱的草稿。”

Day33


今日は山本の試合を見に行きました。本当にかっこいい!さすが山本!

大勝利!!!


ps: 2枚目は混乱したスケッチですXD



“今天去看了山本的比赛。真的是太帅啦!真不愧是山本!

大胜利!


ps:第二张是一个很混乱的草稿。”

未言之鱼

【ALL27】扭蛋里有个哥哥!45(完结)

有一天,泽田纲吉得到了一部扭蛋机,然后他转出了三个便宜哥哥。

全员10年后,白纲,云纲,骸纲戏份比较多。

部分设定参考《哥哥扭蛋》

ooc


45.


在泽田纲吉使用指环的力量的同时,这个精神世界也在逐渐崩塌,所处的白色空间被撕开一个大口,通往不知何处的黑暗,地面震动着,空间的碎片像碎屑一样掉落下来。


终于,这关住泽田纲吉的鸟笼,被他自己的力量打破。


“恭喜你,纲吉君,你赢了呢。”空间的破裂也没有动摇白兰施施然的态度,仿佛像是欣赏这难得的景致一般,白发男人的眼睛注视着空间的缺口说道:“按照DU局,我会让出这个世界。”


之前的记忆和在精神世界里的记忆混合到了一起,...

有一天,泽田纲吉得到了一部扭蛋机,然后他转出了三个便宜哥哥。

全员10年后,白纲,云纲,骸纲戏份比较多。

部分设定参考《哥哥扭蛋》

ooc


45.


在泽田纲吉使用指环的力量的同时,这个精神世界也在逐渐崩塌,所处的白色空间被撕开一个大口,通往不知何处的黑暗,地面震动着,空间的碎片像碎屑一样掉落下来。


终于,这关住泽田纲吉的鸟笼,被他自己的力量打破。


“恭喜你,纲吉君,你赢了呢。”空间的破裂也没有动摇白兰施施然的态度,仿佛像是欣赏这难得的景致一般,白发男人的眼睛注视着空间的缺口说道:“按照DU局,我会让出这个世界。”


之前的记忆和在精神世界里的记忆混合到了一起,纲吉现在还不能很好的整理出来,他也说不出对面前的白兰是什么态度,之前现实的自己必然是恨他的,因为这男人的独断专行很多人丧失了性命,可在这个世界里,这个男人却是捉摸不透的,他有引导过他,就宛如手把手的告诉他哪里存在着打破鸟笼的钥匙,“白兰......你要去哪里?”


“嗯?纲吉君,你在意我吗?”白兰笑了笑,“那你靠近一点,我就告诉你哦!”


“纲吉!”声音从不远处传来,纲吉回头,同样恢复记忆的云雀紧盯着白兰道:“不要相信他。”


六道骸:“死白毛肯定又在打什么鬼主意!”


“啊啊......我还是这么不被大家信任呢。”白兰似乎觉得无奈的摊了摊手,“嘛,也是,纲吉君你不是我喜欢的那个人了,所以我也不建议你这么做哦。”


“你.......”纲吉迟疑道,这话从白兰嘴里说出来很是奇怪。


“在这个精神世界里能和诸位相处一阵,也算是很特别的经历了,我想下次的话,应该就没有问题了。”白兰道,“我会去别的平行空间,找到属于我自己的泽田纲吉,给那个小纲吉染上我自己的颜色哦!”


“......”


六道骸嗤笑一声,“KUFUFUFU.......果然是没药救的家伙,在妄想和现实之间的缝隙中苦苦追寻,你还真是可怜啊,白兰。”


“呵呵,连自己的心意都不能表达出来的骸君,有什么资格说我呢。”白兰面不改色心不跳,“说起来在精神世界里的骸君还真是好笑呢。以为纲吉君对自己爱的不可自拔,可事实上,那都是你的自我.......”


白兰话说到一半,被六道骸打断了,“KUFU......这可真是胡言乱语!给我死在这里吧!白兰!”


本就碎裂的地面空间,猛地窜起几道灼热的火柱,可白兰在被火焰烧灼之前,身影却已经消失,“这可是我创造出来的世界哦,和骸君你们不同,我可是能随时退出来的。那么,永别了,各位。”


六道骸不甘心地握着三叉戟道:“嘁,这家伙......”


“骸,白兰说的话是?”还没等他放下心,纲吉在他的身后问道。


“啊啊,那个......”六道骸慌乱地打起马虎眼,伸手随便指着一个方向道,“我们差不多要出去了,到外头再说!”


话音刚落,随着空间彻底的崩坏,泽田纲吉的面前迎来了一道白光。






感受到沉重的眼皮缓缓地睁开,泽田纲吉微眯起眼睛,他所在的房间开着灯,许久没有看到光亮的他,一时间有些刺激。


稍微过了一会,他的眼睛适应了这样的亮度,开始大量所处的房间。


这个房间跟白兰的总部装修品味一模一样,都是彻底的白,他是在密鲁菲奥雷吗?


他的手上被插着一根透明的细管,应该输送维持休眠时的营养液,在纲吉想试着挪动身子走下床的时候,房间外传来一阵脚步声。


听起来像是有很多人一起跑了过来,紧接着下一秒,房间的门被人打开。


“十代目!!!”来人的声音都饱含着激动,他站在门口,眼睛一眨也不眨地呆呆地看着纲吉,生怕眨一下眼就看不到纲吉了一般。


“隼......人。”纲吉听到自己努力的发出声音道。


狱寺隼人更激动了,“十代目!!!十代目!!!”


“狱寺,我知道你很高兴,但是能不能别挡着门口?我们也要见阿纲啊!”可还没等狱寺再多说几句,后面的守护者不满了。


“是啊是啊!章鱼头快让开!”


“你们这群家伙!”狱寺条件反射的要给他们一人一个眼刀,但一想到今天是纲吉醒来的日子,便好脾气的让到一旁,对纲吉道:“十代目......太好了,您回来了。”


“嗯......”守护者全员都进到房间来,包括气色不太好的六道骸和云雀恭弥,他们比纲吉休眠的时间少上几天,但还是打起精神来看纲吉了。


“纲吉!太好了!白兰那家伙发来消息说你和六道骸,云雀恭弥在这里,我们就赶快过来了!”


“BOSS!!!我们好想你!”


“大家......”纲吉看着床前的守护者们,每个人的眼里都湿漉漉的饱含着水光,“抱歉......我......回来晚了。”


“不不不!”大家一众的摇头道。


山本武道:“阿纲,你和六道骸,云雀恭弥不在的时候,我们有很好的看家,我们一直相信着,你们一定会有回来的一天。”


“辛苦你们了,一切都结束了。”纲吉到这里,已经可以流畅的说话了,他看向站在一旁的男人,“里包恩,我回来了。”


他的老师拉了拉帽子,嘴角上扬的幅度应该是在笑着,“欢迎回来,纲吉。”




彭格列BOSS泽田纲吉以及其守护者六道骸,云雀恭弥在对外神隐了半年之后,又重新在公众的面前露面了。


与此相对应的是一手遮天的密鲁菲奥雷家族的垮台,最根本原因是其BOSS白兰·杰索的消失,他究竟去往哪里,无人可知。


彭格列家族又坐回顶流家族的宝座,一切都在彭格列首领泽田纲吉的规划下,逐渐变好。在人民口中赞不绝口,丰神俊朗的十代目首领,此时却在自家的守护者门前被发了难。


“那个.....草壁先生,恭弥他为什么不见我啊?”泽田纲吉不太能理解的说道,“我手上有件工作要交给他,但是最近都没见到他,打电话也不接。”


草壁哲矢为难地笑了笑,“其实......恭先生他是生气了。”


“诶?”为什么?


草壁哲矢站在门外,他轻轻地回头看了一下,然后转头低声道:“我想,应该是泽田先生之前......你说你会回来的,结果被白兰扣住的事情。”


“啊......那个情况我其实也是逼不得已啊。”纲吉也同样低声回道:“为了大家......”


“是的,这我也知道。不过恭先生他.......”


“那让我隔着门,说两句行吗?”


草壁哲矢无声地做了个请的动作,随后走远了。


“恭弥,对不起,我食言了,没人独自回来。”纲吉站在日式的庭院里,他看着那扇被封闭的推拉门,“可我很谢谢你来救我。”


“我知道,风纪财团的人对你非常重要的,所以当你抛下一切来救我,甚至可能永远也醒不来的风险,我真的很感动。”泽田纲吉道,“但是你放心,以后绝对不会出现这样的状况了,所以......”


他小心的问道:“门能.......开开吗?”


过了一会,门内回话道:“走......”


见云雀恭弥理他了,泽田纲吉高兴道:“恭弥!”


“这是惩罚,泽田纲吉。”云雀恭弥不给他面子,“就算你知道错了,也一样。”


泽田纲吉默默地叹了口气,“好吧......恭弥,那我们过几天见。”





从云雀恭弥那边吃了个闭门羹,首领大人觉得自己脸灰灰的。


云雀这态度算是很少见了,他也知道对方想表达什么。


想想之前的日子,在他还没开窍的时候,云雀和骸一见面,每月结算的维修清单那可是一打一打的送来。


现在从物质冲击转变为精神冲击了。


泽田纲吉走回自己的首领办公室,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他的办公室门口。


“骸,怎么了吗?”


六道骸没想到泽田纲吉不在办公室里,有些不自然地说道,“没什么,路过而已。”


男人说是路过,但却没有走的意思,纲吉在心里笑道,还是这么不坦率啊。


“那个......骸,我们说两句吧。”


六道骸挑眉道,“说什么?”


关于白兰之前说的事情,自从回来后,两人还没有聊过,先前说好之后再谈的人,如今还当做不知道的反问道。


纲吉有些沮丧的低头道:“那个啊,我回来也有一段时间了,现在看看,没有我在的彭格列也能被打理这么好,其实家族也并不是完全需要我也行。”


“......”六道骸沉默了一会,然后试图的安慰道,“你必须要在这里,如果你不在这里的话,我也不会留了。”


纲吉抬起头,“啊......所以......”


“我喜欢你,泽田纲吉。”六道骸飞快地说了这一句后,迅速地转头,纲吉看见他害羞的耳朵都变红了,“狡猾的彭格列,你就是想听这句是吧!”


“嗯,太好了,这次的骸没有对我掩饰。”泽田纲吉移步到他的面前,拉住那双修长的手,他看着六道骸的眼睛道,“这次不是误会了哦,我也喜欢你,骸。”





约过几天,狱寺隼人前来首领办公室。


“十代目,我们已经彻底的搜查了一遍,还是没有白兰的踪影。”狱寺把报告交给了纲吉,“不过有报告说,在密鲁菲奥雷的一座私人的地下研究所里,有未知的高科技机器,经过查证可能是跟时空传送有关的......”


“是吗,看来他真的是去找属于他的泽田纲吉了。”


狱寺隼人疑惑道:“属于他的泽田纲吉?”


泽田纲吉:“嗯,没事,白兰可能不在这个世界了吧。今后,就是我们自己的生活了,一起努力吧,隼人。”


“好的!十代目!”


彭格列十代目继续看向手里文件,思绪却飘向远方。


那是在白兰说出DU局之后的对话,


“这样虚假环境创造出来的我,这样的我......你真的会快乐吗?”泽田纲吉道,“你说你爱我,但是你完全不知道,我要的平和日常是我自己得来的——真正的日常,并不是这样的假货。”


白兰反问道:“那纲吉君,你认为的爱是什么呢?”


“我认为的爱......不是这样的占有,而是共同的同一战线,是互相扶持,俩个人互相喜欢的两情相悦。”


白兰像是困扰的想了想,“稍微有些难懂呢,可如果是这样做的话,纲吉君就会喜欢我吗?”


纲吉苦笑了一下,“可能吧......不过已经晚了。”


“嗯,我知道的哟,不过,这个DU局还是会继续的。”白兰微笑道,这次的他仿佛是找到内心孤寂的解药方子,“让我稍微试一下吧,纲吉君,你所谓的......同一战线的感觉。”



END.



后记,总算,这个长达5年的坑,被我填完了!!!!!!给我自己撒花!!!


非常感谢看到这里的各位!!!感谢陪伴!!!


之后可能会再更个番外吧


然后之后要填的坑就是,

【ALL27】关于所有人都要跟我结婚这件事


【白纲】天降反派大BOSS


其中【白纲】天降反派大BOSS,ALL27汤底,白兰去另一个世界找到纲吉的事情啦,那个世界纲吉真的是超级懵的。最开初是被吓的,反派BOSS倒追人也很反派哈哈哈!



ツナ🐟
Day32 雲雀さんは今日半袖...

Day32


雲雀さんは今日半袖のシャツに着替えた。


“云雀学长今天换上了短袖的衬衫。”

Day32


雲雀さんは今日半袖のシャツに着替えた。


“云雀学长今天换上了短袖的衬衫。”

ツナ🐟
Day31 母は新しい浴衣を買...

Day31


母は新しい浴衣を買った。彼女はとても気に入っていて、今年の夏に花火を見て祭りに行く時に着る予定だ。一緒に帰宅する途中に満開のとても美しいアジサイを見て、お母さんに絵を描いてあげました。


ps:葉は長い時間描いた!


“妈妈买了一件新的浴衣,她十分喜欢,准备今年夏天去看烟火,逛庙会的时候穿。我们一起回家的路上看到了盛开的非常美丽的绣球花,于是就给妈妈画了一张画。”


“ps:叶子真的画了好久啊!”

Day31


母は新しい浴衣を買った。彼女はとても気に入っていて、今年の夏に花火を見て祭りに行く時に着る予定だ。一緒に帰宅する途中に満開のとても美しいアジサイを見て、お母さんに絵を描いてあげました。


ps:葉は長い時間描いた!



“妈妈买了一件新的浴衣,她十分喜欢,准备今年夏天去看烟火,逛庙会的时候穿。我们一起回家的路上看到了盛开的非常美丽的绣球花,于是就给妈妈画了一张画。”


“ps:叶子真的画了好久啊!”

Garal
双A设定 感觉超级好玩 后续随...

双A设定 感觉超级好玩

后续随缘吧 太难了

双A设定 感觉超级好玩

后续随缘吧 太难了

未言之鱼

【ALL27】扭蛋里有个哥哥!44(主暗黑夹心,白纲)

有一天,泽田纲吉得到了一部扭蛋机,然后他转出了三个便宜哥哥。

全员10年后,白纲,云纲,骸纲戏份比较多。

部分设定参考《哥哥扭蛋》

ooc


44.


彭格列家族BOSS泽田纲吉去密鲁菲奥雷总部一夜未归,负责送他的家族成员也没有回来,第二天一早,在彭格列众人都坐不住的情况下,密鲁菲奥雷发来了一通视频通话。


在里包恩的示意下,视频通话接通,引入眼帘的第一幅画面就是他们的BOSS——泽田纲吉。


棕发青年此时闭上了眼,平躺在一张床上,双手安稳地放在身侧,他的周围撒满了粉色玫瑰的花瓣,仿佛青年置身在一片花海之中,映衬着青年脸色的白皙和脆弱。


画面很美,美到不自然。...

有一天,泽田纲吉得到了一部扭蛋机,然后他转出了三个便宜哥哥。

全员10年后,白纲,云纲,骸纲戏份比较多。

部分设定参考《哥哥扭蛋》

ooc



44.


彭格列家族BOSS泽田纲吉去密鲁菲奥雷总部一夜未归,负责送他的家族成员也没有回来,第二天一早,在彭格列众人都坐不住的情况下,密鲁菲奥雷发来了一通视频通话。


在里包恩的示意下,视频通话接通,引入眼帘的第一幅画面就是他们的BOSS——泽田纲吉。


棕发青年此时闭上了眼,平躺在一张床上,双手安稳地放在身侧,他的周围撒满了粉色玫瑰的花瓣,仿佛青年置身在一片花海之中,映衬着青年脸色的白皙和脆弱。


画面很美,美到不自然。


泽田纲吉并不是会被轻易摆布的人,而他这样毫无知觉的躺在那里,其原因只有一点......


“白兰!!!你把十代目怎么了!!!”狱寺隼人瞪大眼睛冲到屏幕前,内心的怒火熊熊燃起,他的视线片刻不离屏幕中的泽田纲吉,“十代目他!!!”


“很吵呢,彭格列的忠犬君。”白兰杰索单手捂住了耳朵,然后当着众人的面前,摸了摸泽田纲吉的光滑的脸颊,在守护者们一众要杀了他的目光下,似乎心情很好的说道:“纲吉君的状态很好哦,只不过暂时醒不过来了呢。这种状况应该叫......假死状态吧~”


“你这垃圾!我要杀了你!”


白兰收起面对纲吉的笑意,居高临下的淡漠道:“可以啊,只要你做的到的话。”


白发男子看人的眼神如同看着蝼蚁一般,他早就自喻自己是这个世界的神,“嘛,我视频过来也不全是为了向你们炫耀纲吉君在我的手上,手下败将君们。纲吉君和我正进行一场DU局,现在的他正在DU局里的世界进行着美梦呢。”


里包恩:“美梦?”


“纲吉君他啊,一直都在为彭格列操劳。”


白兰的手指轻抚着泽田纲吉的眼睛,下面有着一丝青黑,这公然的调戏,看的众人怒火中烧。


“以我们密鲁菲奥雷的最新科技,采取正在休眠的纲吉君的记忆印象,创造了一个世界。在这个精神世界里,纲吉君只作为一个普通的泽田纲吉过着幸福的平和日常。除非他意识到自己的力量,他才可以从这个世界脱离出来。”


“不过单单就我和纲吉君作为玩家稍微无趣了点,我不是很喜欢压倒性的胜利。”白兰收回手,“所以,手下败将君们,我可以让你们之间的两位来参加这个游戏哦!”


“进入了游戏同样会忘记一切的记忆,包括和纲吉君的事。嘛......搞不好会和纲吉君一起沉沦在那个世界也说不定,怎么样?敢不敢再加注一把呢?”


“......”


里包恩思虑了一番道:“白兰,你这么做是想进一步削弱彭格列的力量吗?”


“这话可说的太狂妄了呢,里包恩君。”白兰嘴角上扬勾起一丝讽刺,“纲吉君在的时候都没打过我,纲吉君不在的你们就是一盘散沙,没有家族BOSS的彭格列,先别被其他虎视眈眈的小家族给围攻,到后来连招牌都保不住啊。”



“......”


“嘛,你们就慢慢想好了,给你们一天时间考虑,过期不候哦!”


说完,白兰单方面切断了视频通话。




而守护者这边又陷入了一阵沉默,从昨天到现在他们有过很多的预想和期待,期待是自己的首领能推开大门,带着一如既往地笑颜,温暖地对他们说,我回来了。


然而,现实则是他们预想中最坏的情况,泽田纲吉落在了白兰的手里,而且还没有意识。


这时,有人打破了这份沉默:“谁需要他的保护了?自以为是的白痴,结果还不是败在了别人的手里。”


狱寺隼人:“六道骸!十代目是为了我们才去跟白兰会面的!你竟然这样说十代目,果然你.......”


“哼,我有说错吗?他以为自己是什么圣人,白兰又是什么好人,就这样的自投罗网,愚蠢至极!”


他六道骸何时要他泽田纲吉牺牲自己来救他!他宁愿战死沙场也不愿意用泽田纲吉换他的一时安宁。


狱寺隼人掏出武器,理智逐渐崩弦,“你这样的人根本算不上是十代目的守护者!”


六道骸召出三叉戟,“那当然,我可从没说过要跟你们一路......”


“喂!你们!现在可不是吵架的时候啊!”


“够了!要内讧到什么时候!”眼看二人要动手之时,里包恩厉声道:“就这样一直吵下去,蠢纲能回来吗!”


狱寺隼人楞了一下,里包恩的怒颜使他理智逐渐回笼,“里包恩先生,实在抱歉,我太生气了......失礼了。”


六道骸也顿了顿,消散了三叉戟,“......”


是了,他也知道事到如今说这些,都是没有用的。


他只是后悔。


泽田纲吉是在自己和家族的天平上选择了家族,而他六道骸,就应该把这样的泽田纲吉绑起来,不让他去选择,就算被他记恨也好,今后不理他也好。


没有泽田纲吉的家族,在他的眼里就没有留存的必要了。


争吵过后,少女低下头的啜泣声显得格外明显,“BOSS.......”


库洛姆想着在花床上的泽田纲吉,她在那一瞬间觉得泽田纲吉离她很远很远,远的她都够不着。


“纲吉......”外表成熟,但还有小孩子一面的蓝波也跟着哭了出来。


泽田纲吉从来没有离开过彭格列,他身处后方,一直是大家的中心,可现在,中心被抽离了。


“你们不要哭了,弄得我也极限的想哭!!不行!男儿有泪不轻弹!我......不能哭!”


“好了!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都是多大的人!蠢纲又不是回不来了!别都弄得再也见不到他一样。”里包恩再次说道,“全都打起精神来,关于白兰的提议,你们怎么看?”


狱寺隼人:“是!里包恩先生,请务必派我前去!”


山本武:“里包恩,我也是!”


“你们的心还真是大啊,万一这又是白兰的陷阱怎么办?”里包恩难得叹了口气,“况且纲吉不在,这一去又不知道何时才能回来......你们是纲吉的左右手,没了你们怎么打理家族事务,真的要被白兰那家伙说中了,变成一盘散沙吗。”


“我看不透白兰的心思,如果是陷阱,去的人必须有及时能脱身出来的实力。假如白兰没有耍诈,我们也要做好这俩人长期不在的准备。”


狱寺隼人欲言又止,“可是......里包恩桑......”


“我去吧。”


库洛姆抬起头:“骸大人......”


“六道骸......你......”


“那个什么精神世界的,我去的把握会大一点。”六道骸言之凿凿,“我不在的情况,其他的事情就交给我可爱的库洛姆吧。我会把泽田纲吉带回来的。”


“我也去。”即六道骸之后,又有一人走了出来。


“云雀恭弥?”


“要能及时脱身出来的能力。”云雀恭弥复述了一遍里包恩的话,他的手触及银拐,想起了那人那天的约定,心里有了一阵刺痛,他皱了下眉头,“如果是陷阱,我会把密鲁菲奥雷的人全部咬杀。”


“.......”里包恩看了看他们,最后道:“纲吉,就拜托你们了。”


TBC.


之前的故事讲完啦。


小佐佐佐佐

++CP26首发++ @Comicup魔都囧猫娘 

家教新SET来啦!

①家教27中心第三弹·樱花告白

——收录了落书3和4的内容!

②幼稚园1827立牌

③云雀5.5生日set

④六道骸6.9生日set


7月3日20点开始,详情见图&评

转chou  2位 送以上新set奖品自选一套 抽奖微博点我


PS.另外家教27第二弹(纲吉与兔兔)也补了一些。


++CP26首发++ @Comicup魔都囧猫娘 

家教新SET来啦!

①家教27中心第三弹·樱花告白

——收录了落书3和4的内容!

②幼稚园1827立牌

③云雀5.5生日set

④六道骸6.9生日set

 

7月3日20点开始,详情见图&评

转chou  2位 送以上新set奖品自选一套 抽奖微博点我

 

PS.另外家教27第二弹(纲吉与兔兔)也补了一些。


C司思

【1827】十年火箭炮又双叒叕坏了6

10年后的云雀恭弥,霸道任性目中无人的性格更加严重了。


“今天的约会被你打扰了,你现在要赔我约会,沢田纲吉。”

成熟版云雀恭弥面无表情地拎住纲吉的后衣领,不容置疑地把人带走,防止这只兔子被逼急了就逃跑。

然而他有一点想多了,这个沢田纲吉和他熟悉的沢田纲吉有点不同。

年方十五的沢田纲吉听到十年后的云雀前辈正在约会,整个人被这句话的巨大信息量震撼到呆愣了。

云雀前辈居然在约会约会约会……这个人居然真的会谈恋爱吗?他的爱人不是并盛吗?不不不冷静点沢田纲吉,说不定云雀前辈口中的约会只不过是巡逻并盛而已……

云雀恭弥哼了一声,“看来十年前的你胆子依然很大啊。”

“对不起!!”沢田...

10年后的云雀恭弥,霸道任性目中无人的性格更加严重了。


“今天的约会被你打扰了,你现在要赔我约会,沢田纲吉。”

成熟版云雀恭弥面无表情地拎住纲吉的后衣领,不容置疑地把人带走,防止这只兔子被逼急了就逃跑。

然而他有一点想多了,这个沢田纲吉和他熟悉的沢田纲吉有点不同。

年方十五的沢田纲吉听到十年后的云雀前辈正在约会,整个人被这句话的巨大信息量震撼到呆愣了。

云雀前辈居然在约会约会约会……这个人居然真的会谈恋爱吗?他的爱人不是并盛吗?不不不冷静点沢田纲吉,说不定云雀前辈口中的约会只不过是巡逻并盛而已……

云雀恭弥哼了一声,“看来十年前的你胆子依然很大啊。”

“对不起!!”沢田纲吉光速求饶。

“不是在巡逻。”

“是的是的我明白,不是巡逻。”

“在跟你约会。”

“嗯嗯嗯是在跟我……嗯???!”

云雀恭弥回头,垂眸看着青涩得有点陌生的恋人,莫名的违和感使他忍不住伸出手撩拨了一下纲吉的头发。

克制又矜持。

“十年后的你是我的。”


然后云雀恭弥回来了。

十年后的云雀恭弥撩完就跑,渣男典范。

接着沢田纲吉在迷之羞涩的情绪驱使下,满脸通红地跑了,并躲了云雀恭弥一个月。

然后被不耐烦的云雀恭弥堵在教室里。

目前当事人双方情绪暂时稳定。


渣男典范十年后云雀恭弥笼罩在烟雾之中。不久,有人笑着对他说:“欢迎回来,恭弥。”

十年后的沢田纲吉笑眯眯地对他说:“还是十年前的你比较可爱一点,要是能多呆一会就好了。”

云雀恭弥挑眉,径直把人抱在怀里,不由分说地吻住这个人的嘴,用身体感受沢田纲吉的存在。

这个才是……

沢田纲吉顺从地环住云雀的脖颈,调皮的手指摩挲着短短的发尾,进一步加深这个温情脉脉的吻。

……

终于把人放开的云雀恭弥额头抵着纲吉,说出自己回到十年前的违和感:“找一趟白兰吧,十年前的你和我印象中的记忆有点不一样。”

纲吉笑道:“我已经跟他说了,应该快到吧。”

话刚落音,白兰那标志性甜腻腻的声音轻飘飘地传来,“你们太过分了,把我叫过来先撒我一脸狗粮。”


科目二挂了QAQ,日更攒人品。





君夜枫卿

【1827】猫 和 老 鼠

[图片]

哦……我都快忘了这篇了,既然这样就不要脸地和火火联动一下吧(你他妈)

截图之后用手机自带的图像调整对比度到最高就可以,接下来的会扫吧,不用我教吧x

听说有人调了也扫不出来,那就多调几次对比度加个黑白滤镜啥的,总有办法的,调不出来那就时也命也,实在想看就私聊我吧(啥)

打开之后就是我的支付宝收款二维码

如果这都能和谐的话那就没办法了,我估计也活不了几天了,下个号见(?)

哦……我都快忘了这篇了,既然这样就不要脸地和火火联动一下吧(你他妈)

截图之后用手机自带的图像调整对比度到最高就可以,接下来的会扫吧,不用我教吧x

听说有人调了也扫不出来,那就多调几次对比度加个黑白滤镜啥的,总有办法的,调不出来那就时也命也,实在想看就私聊我吧(啥)

打开之后就是我的支付宝收款二维码

如果这都能和谐的话那就没办法了,我估计也活不了几天了,下个号见(?)

ツナ🐟
Day30 昼休みに天台へご飯...

Day30


昼休みに天台へご飯を食べに行ったら、雲雀さんが見えた。私が一人で来たのを見たのか、彼は私をちらりと見ただけで、何も言わなかった。


私はぽかんとしていた。彼は風の中に座って,まるで今にも消散しそうである。


そんな静かさ。


気がつくと、私は逃げるように謝って去っていった。


でも、本当はこのまま離れたくないんだから……どういうわけか、妙に淡い悲しみがある。


“午休的时候去天台吃饭,在那里遇到了云雀学长。可能是因为看见是我一个人来的,他只是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


我愣在了原地。他就坐在那里,坐在风中,我觉得他好像马上就要消散在空中一样。...


Day30


昼休みに天台へご飯を食べに行ったら、雲雀さんが見えた。私が一人で来たのを見たのか、彼は私をちらりと見ただけで、何も言わなかった。


私はぽかんとしていた。彼は風の中に座って,まるで今にも消散しそうである。


そんな静かさ。


気がつくと、私は逃げるように謝って去っていった。


でも、本当はこのまま離れたくないんだから……どういうわけか、妙に淡い悲しみがある。



“午休的时候去天台吃饭,在那里遇到了云雀学长。可能是因为看见是我一个人来的,他只是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


我愣在了原地。他就坐在那里,坐在风中,我觉得他好像马上就要消散在空中一样。


那样的安静。


回过神以后,我好像落荒而逃一般道歉离开了。


可我其实真的并不想这样的啊……不知道为什么,莫名有种淡淡的悲伤。”


梅卡咩
六月最后一张 变小的纲吉 要,...

六月最后一张


变小的纲吉

要,要掉下去了!

六月最后一张


变小的纲吉

要,要掉下去了!

ツナ🐟
Day29 昼休みの時、女の子...

Day29


昼休みの時、女の子たちが最近好きな人に人形を作って自分の気持ちを表現するのが流行っていると話しているのを見た。


彼女たちの作った人形はかわいいですね。私も……でもやっぱり恥ずかしいからやめたほうがいい!Σ(|||▽||| )


しかし、本当に機会があれば……うわっ!気づかないうちに人形を描いてしまった……なによ!


“午间休息的时候看到女孩子们聊天说最近流行给喜欢的人做小玩偶来表达自己的心意。她们做的娃娃都好可爱啊。我也想要做一个……”


“但果然还是太害羞了,还是不要了比较好!但如果真的有机会的话……呜哇!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就已经画了娃娃的样...

Day29


昼休みの時、女の子たちが最近好きな人に人形を作って自分の気持ちを表現するのが流行っていると話しているのを見た。


彼女たちの作った人形はかわいいですね。私も……でもやっぱり恥ずかしいからやめたほうがいい!Σ(|||▽||| )


しかし、本当に機会があれば……うわっ!気づかないうちに人形を描いてしまった……なによ!



“午间休息的时候看到女孩子们聊天说最近流行给喜欢的人做小玩偶来表达自己的心意。她们做的娃娃都好可爱啊。我也想要做一个……”


“但果然还是太害羞了,还是不要了比较好!但如果真的有机会的话……呜哇!脑子还没反应过来手就已经画了娃娃的样子……什么啦!”

ツナ🐟
Day28 私にできるわけがな...

Day28


私にできるわけがないそんな考えがあるのか!本当に最低……ディーノさんがあんなに熱心に教えてくれたのに…


この絵は昨日の晩からずっと描いて今までやっと完成して、口には言えませんが、しかし本当に申し訳ありません、ディーノさん!


“我怎么能有那样的想法啊!我真的是太差劲了。迪诺先生那么用心地教我……

这张画从昨天晚上一直画到现在才完成,虽然无法说出口,但是真的很抱歉,迪诺先生!”


Day28


私にできるわけがないそんな考えがあるのか!本当に最低……ディーノさんがあんなに熱心に教えてくれたのに…


この絵は昨日の晩からずっと描いて今までやっと完成して、口には言えませんが、しかし本当に申し訳ありません、ディーノさん!


“我怎么能有那样的想法啊!我真的是太差劲了。迪诺先生那么用心地教我……

这张画从昨天晚上一直画到现在才完成,虽然无法说出口,但是真的很抱歉,迪诺先生!”



午火火
画稿中偷空摸摸~ 是几个月前的...

画稿中偷空摸摸~

是几个月前的草!是猫咪云雀和耗子纲吉!

根据徵苼太太的文得到的灵感,虽然没什么关系_(:з」∠)_

本来想画电耗子的!但是还是橙色的火焰好看呀~

画稿中偷空摸摸~

是几个月前的草!是猫咪云雀和耗子纲吉!

根据徵苼太太的文得到的灵感,虽然没什么关系_(:з」∠)_

本来想画电耗子的!但是还是橙色的火焰好看呀~

肉馒菌
等待成为熟知的你 27穿越回过...

等待成为熟知的你


27穿越回过去,认1.8为儿子的故事(bushi)

(是个校服梗)

这里27已经15+

即便是云雀恭弥还是有只是个柔弱孩子的时候

等待成为熟知的你


27穿越回过去,认1.8为儿子的故事(bushi)

(是个校服梗)

这里27已经15+

即便是云雀恭弥还是有只是个柔弱孩子的时候

ツナ🐟
Day27 今日ディーノさんが...

Day27


今日ディーノさんが学校に来たのを見たとき、こんなことが起こるとわかった。分かっていたのに。でも本当に見た時、どうして私の心はこんなに苦しいの?今日はまずい絵を描いた。でも私は長いこと考えて写真を撮り、発表した。


申し訳ありません……


“今天看到迪诺先生来学校的时候,我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明明知道。但真的看到的时候,为什么我的心这样的酸涩呢?今天画的很糟糕。但我想了很久还是拍了照,发布了。十分抱歉……”

Day27


今日ディーノさんが学校に来たのを見たとき、こんなことが起こるとわかった。分かっていたのに。でも本当に見た時、どうして私の心はこんなに苦しいの?今日はまずい絵を描いた。でも私は長いこと考えて写真を撮り、発表した。


申し訳ありません……



“今天看到迪诺先生来学校的时候,我就知道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明明知道。但真的看到的时候,为什么我的心这样的酸涩呢?今天画的很糟糕。但我想了很久还是拍了照,发布了。十分抱歉……”

ツナ🐟
Day26 今日ディーノさんが...

Day26


今日ディーノさんが私の家に来ました。Rebornさんによると、ディーノさんはこの間休暇を取っているので、私の家に住んで私の英語の家庭教師をしている。


ロマーリオさんも一緒に来たが、夜は近くのホテルに泊まることになっていた。なんだか嫌な予感がする……


“今天迪诺先生来我家了。Reborn说,迪诺先生这段时间休假,所以会住在我家做我的英语家庭教师。”


“罗马里奥先生也一起来了,但他晚上的时候会住在不远处的旅馆里。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啊……”

Day26


今日ディーノさんが私の家に来ました。Rebornさんによると、ディーノさんはこの間休暇を取っているので、私の家に住んで私の英語の家庭教師をしている。


ロマーリオさんも一緒に来たが、夜は近くのホテルに泊まることになっていた。なんだか嫌な予感がする……



“今天迪诺先生来我家了。Reborn说,迪诺先生这段时间休假,所以会住在我家做我的英语家庭教师。”


“罗马里奥先生也一起来了,但他晚上的时候会住在不远处的旅馆里。总觉得有不好的预感啊……”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