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云贵

12687浏览    140参与
历史剧
傅友德西征巴蜀,北征大漠,南平云贵,功勋背后是注定悲惨的收尾
傅友德西征巴蜀,北征大漠,南平云贵,功勋背后是注定悲惨的收尾
QIN丶洛雪

一些奇奇怪怪的脑洞6

黑龙江:

今天是520

@辽宁@吉林 么么鸡


辽宁:

爱你们,亲爱的


吉林:

骚不过骚不过…


福建:

东北大三角是吧


黑龙江:

可是我们骚不过西南大三角(痛惜


吉林:

这有什么好痛惜的啊喂


北京:

[微信红包]


贵州:

啊这,我只有0.52元


北京:

[微信红包(专属)]

@贵州 黔黔子快领


贵州:

辣么好的嘛


北京:

那可不,毕竟黔黔子在疫情期间是最安全的


云南:

慕了

[微信红包(专属)]


贵州:

!!!200


怒江:


云南:

亲爱的,出来看电影呗......

黑龙江:

今天是520

@辽宁@吉林 么么鸡


辽宁:

爱你们,亲爱的


吉林:

骚不过骚不过…


福建:

东北大三角是吧


黑龙江:

可是我们骚不过西南大三角(痛惜


吉林:

这有什么好痛惜的啊喂


北京:

[微信红包]


贵州:

啊这,我只有0.52元


北京:

[微信红包(专属)]

@贵州 黔黔子快领


贵州:

辣么好的嘛


北京:

那可不,毕竟黔黔子在疫情期间是最安全的


云南:

慕了

[微信红包(专属)]


贵州:

!!!200


怒江:


云南:

亲爱的,出来看电影呗(扭捏)


贵州:

马上出门qwq


昆明:

@远离云南(贵阳)

小筑,我来陪你过520吖


远离云南(贵阳):



我不要,你是危险人物


昆明:

嘤嘤嘤


上海:

@北京

么么🐔亲爱的


北京:

么么


西藏:

yue~🐶情侣


天津:

@西藏 你不是还有新疆嘛


西藏:

他睡着了呜呜呜


山东:

可是现在才早上9点诶


西藏:

可他昨天5点才睡诶


贵州:

哦~懂的都懂


云南:

我好像知道了什么


远离云南(贵阳):

你们不是看电影去了嘛@贵州


贵州:

电影还没开始,我们在抓娃娃

[图片:滇在抓娃娃]


贵阳:

 ,,,🐶男男


昆明:

筑筑子么么🐔你还有我


贵阳:

蒜了吧,大可不必

为瓷🇨🇳左和英🇬🇧右人沏茶[   ⃒⃘⃤]

【省城多cp】《记我们的故事》上

cp预警:京沪‖川渝‖津皖‖云贵‖


‖流水账‖大面积无差迫害‖黔黔受伤最严重的世界‖个人私设‖京沪开板板车‖不严谨文笔云云‖均不拆逆‖生草剧情‖随笔‖


PS:是省城设,但每位意识体之间不一定互相认识。就比如一个城市的意识体知道另一个城市,但不一定见过其意识体。


     ⚠️私设没有疫情!!!(垃圾文笔)


[图片]

[图片]


我天,怎么这么多礼物,彩蛋是真的很屑!慎投啊!我丢!还请各位小可爱多把礼物留给真正厉害的老师!


cp预警:京沪‖川渝‖津皖‖云贵‖


‖流水账‖大面积无差迫害‖黔黔受伤最严重的世界‖个人私设‖京沪开板板车‖不严谨文笔云云‖均不拆逆‖生草剧情‖随笔‖


PS:是省城设,但每位意识体之间不一定互相认识。就比如一个城市的意识体知道另一个城市,但不一定见过其意识体。


     ⚠️私设没有疫情!!!(垃圾文笔)






我天,怎么这么多礼物,彩蛋是真的很屑!慎投啊!我丢!还请各位小可爱多把礼物留给真正厉害的老师!


吱哇绪hlc
昆/ 明 准 静 止 锋 玩梗...

昆/ 明 准 静 止 锋

玩梗

怪图倒是摸得挺快

昆/ 明 准 静 止 锋

玩梗

怪图倒是摸得挺快

爱历史
两次在死亡边缘却被皇帝放过贪官,云贵总督李侍尧贪污营私案
两次在死亡边缘却被皇帝放过贪官,云贵总督李侍尧贪污营私案
蔷薇杀手

我们不是兄弟吗?

娱乐向,主云贵/川渝 ,少量粤桂粤出没,注意避雷。感谢藏有情出场。注意事项:这里的贵州简称是“黔(qian)”


1.小雨,粘。


一个绵绵细雨的早晨,天气似乎还没到可以开风扇的地步。绿化带里沾满了晶莹剔透的“珍珠”,抖那么两下,就好似叶子真的哭了一样,大颗大颗眼泪往下掉。


这种粘稠的天气在贵州已经不少见了,毕竟西南地区,按道理,理应是夏季炎热多雨。尽管夏季还没到,正处于春夏交替的日子,但是多雨依旧多雨....不开玩笑的说,如果要在种花家搞一个雨季天数排行榜,黔一定是稳稳前三的。


隔壁的云就相对好一点,没有那么多雨,可也不少。气候宜人,一年四季如春,空气好,绿...

娱乐向,主云贵/川渝 ,少量粤桂粤出没,注意避雷。感谢藏有情出场。注意事项:这里的贵州简称是“黔(qian)”



1.小雨,粘。


一个绵绵细雨的早晨,天气似乎还没到可以开风扇的地步。绿化带里沾满了晶莹剔透的“珍珠”,抖那么两下,就好似叶子真的哭了一样,大颗大颗眼泪往下掉。


这种粘稠的天气在贵州已经不少见了,毕竟西南地区,按道理,理应是夏季炎热多雨。尽管夏季还没到,正处于春夏交替的日子,但是多雨依旧多雨....不开玩笑的说,如果要在种花家搞一个雨季天数排行榜,黔一定是稳稳前三的。


隔壁的云就相对好一点,没有那么多雨,可也不少。气候宜人,一年四季如春,空气好,绿化多,加上显著的喀斯特地貌,颇有一番特点。


他一脚踩进水坑,溅起的水花弄湿了他的裤腿。穿梭在稀稀疏疏的人群,奔跑在淅淅沥沥的雨里。电话不应期的响起,电话的主人却一副手忙脚乱的样子,半天才把它掏出。


“喂?”


“下午有个会议,你记得到”


“不是说延迟吗?”


“不知道,反正说是要开”


“靠”


“?”


电话那头,在一句语气词说完后,就没了声。云和疑惑,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听见通话界面里的雨水声,吵闹声,还有时不时传来的黔的声音。


“喂,你还在吗?”


没有回答。


“喂?黔?你听得见吗?”


依然如此。


“你怎么了?听得见我说话吗?”


“好,你说,我刚刚出了点小事故。”


云终于听见电话那头逐渐增大的响应,本来心想问问怎么了,可又想到这好像不在内容范畴之内。只好把挂在嘴边的疑问尽数吞回肚子里。


“嗯.....时间下午三点半。”


“哪?”


“我家。”


“哦。”


随着报告完毕,剩下那挂断声,黔把手机又重新塞回口袋里。真该死,刚刚不知哪来的石头狠狠地绊了一跤。现在他就和个完美的loser一样躲在便利店门前的屋檐下,脸上倒是没有挂彩,手机爆屏了,但在钢化膜的保护下问题不大,膝盖上....还没挽起裤子就差不多知道严重程度了。血配合着雨水在黔的裤子上蔓延开了来,仿佛一朵盛开的牡丹。黔没有时间想那么多了,看了看伤口,动了动腿,痛是痛了点,但可以走路就行。


他看着天气,雨渐渐大了起来。再不走可就回不去了。他“啧”了一声,胡乱爪巴爪巴湿润的黑发,便冲了出去。


还是低估了这个小伤口。没跑多远,又一脚滑,狠狠地摔在地上。黔想用手把自己撑起来,奈何疼痛让他被迫卸力。他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再抱怨这个天气有多么不令人顺心,躺在地上的姿势看起来滑稽极了,像一只脱水挣扎的鱼。


地上的人撑了撑地,死命咬住牙后槽,用着几乎没有的力让自己起来。他成功了,不过也跑不动了,只能如一个卡住的齿轮,僵硬的往前走。雨水顺着黑发流淌进在脸颊上,右眼被下垂的头发挡住扎得生疼。他就那么一拐一瘸地在大雨中走回了酒店,假设来瓶茅台,那就会是一个刚失恋浑欲不振的毛小子。


2.酒店人员也被这副景象惊到了。一个连脸都看不清的男人一身狼狈从大雨中迟缓走来,换做谁都会认为这是一个要闹事的疯子。是的,他们想把他赶出去,后来是黔把房卡给他们看他们才没把他赶出去。


黔就那么狼狈的上了电梯,好在没人,黔家人也不会想到自己的省现在有那么难堪。


这期间有雨水滴在地上和电梯向上运动的声音,再无其他。门开了,黔拖着疲惫的身子走到房门前。骨节已经发白的手指掏出钥匙,有点费力打开了门。


“真见鬼了,今天怎么这么倒霉”这是今天的“幸运星”回到房间的第一句话。他拿出手机看了看时间。


“2.35.....云说多少点来着”


他回忆着隔壁兄弟说的话。


“好像是3.30....糟糕时间不多了!”


发现问题严重性后的黔立马跑去浴室,快速清理自己。在10几分钟后,火速出来跑到客厅,翻出医药箱,药瓶名字都没对清楚就胡乱往伤口上喷。


“嘶——怎痛呢?”


他被痛的发颤。


“这什么药啊?靠,这好像不是消炎的....”顿时拿药的人慌了手脚,回去重新翻了翻药箱,好像没有他要的消炎药,又抬头看了看“2.58”真的要没时间了。


一发狠起来,干脆不涂了,大伤算不上,小伤死不了,直接抽起绷带,缠绕几圈,带个结,搞定。去卧室潦草找了套正经的衣服,就匆匆跑下楼。


3.“3.20了,怎么还不到啊”坐在地铁上的黔心急如焚。在看见下一站“昆明”的时候他忍不住的热泪,不过也没有那么多时间感慨,开门第一时间飞了出去,拦下一辆出租车,坐也没坐好就开始报地名。


“师傅,快点快点,我没时间了。”他递一张纸条给师傅,前排的人花了几秒钟看完地点后,立马踩了油门。


“你这口音听着不像本地人啊。”


“师傅你能快点吗?”


“来旅游的吗?”


“不是,麻烦师傅你快点。”


“我们昆明就属气候最好,一年四季如春呐!”


“....师傅!”


“好啦,好啦,这不快到了吗?过完这个红绿灯,你看见那个大厦了没有,就那。”




“师傅你不用开那么前了,这里停就好。”


“可是,离大厦还有一点路....。”


“没关系!钱我打你了,祝你生意兴隆。”


说完只剩下“砰”的关门声,车子就安静了下来。


“现在的年轻人,真有活力啊。”


4.一下车的黔,就火急火燎的冲向大厦,仿佛他根本没有摔过这些伤。


“要命...”黔加快脚步穿梭在楼道里,径直奔向触手可得的大门。


“你终于来啦!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别那么说嘛渝...可能黔有事呢。”


“25分钟,这可不像你的风格。”云看了一眼手表对着刚进来的人说。


“抱歉各位,我来晚了。”


“好了好了人来了就好,快坐吧黔,刚好差不多要讲重点部分了。”川在一旁打圆场。


黔走上前绕开云,在他旁边的旁边入座。


这场会议,是对于云贵川藏渝西南地区而开的会议,主要针对人口流动和gdp起伏展开。


“那么接下来开始吧,首先云你先说吧。”川化身团队领导员开口。


“我家人口流动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多是小数据,至于gdp嘛....还是老样子,中规中矩,不上不下。还有那个帮扶政策,我家是被沪帮扶,对了黔你家是谁帮扶来着?”


“我?呃嗯.....粤,对,粤...”被唤了名字的人先是愣了3秒,磕磕巴巴地组织了半天语言才说出来。


“别老分神,你今天很不正常。”


面对对头人的质问,黔有点不知所措,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或是说他没有把这个问题放在他要回答的计划里,脑子总是先叩击的。屋内十目相对,空气里只有沉默。


“咳...跑题了各位,我们今天讲的可不是这些,有什么私人问题等开完会再问清楚好吗?亲爱的。”听见川那么说云也识趣的把目光放回来,投在资料上。


“这话能从你嘴里说出来,不可思议,哈哈不过你那句‘亲爱的’属实把我恶心到了。”川听见旁边的人小声讽击着。


“把嘴闭上吧渝,我可不想在这里和你打起来。”天府之国冷冽的目光像是要把渝吞入腹中一般,那红瞳中闪烁着一股不容驳回的力量,“那我们继续,黔你开始。”


“嗯....我家的流动人口....是挺严重的,不过大多是粤扶助的珠江三角洲产业,他们是被安排到那工作了,gdp的话,也是跟、以前一样,中游。”


“ok,接下来藏你说吧。”


“我家还有流动人口这一说吗?gdp的话也是跟云黔一样的变化,帮扶是....”


“嘶——”


“????”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大家不约而同地看向声音的源头,发现大家都在看自己的黔,马上调整了一下坐姿,“呃....我不小心碰到桌腿了,抱歉抱歉,你们继续”他以一种战战兢兢的语气言道。可大家还是没有继续,而是把目光继续停留在黔身上,“欸?看我干嘛,继续呀?”


黔真的感觉老天都在和他作对,天时地利人和,没一个支持他的。刚刚又不小心走神结果倒好,膝盖撞到桌子了,本就没清理好的伤口疼得要命,痛到腿抖成筛子。奈何是在开会,不然他不敢保证他不会叫出来。


云有些不悦了,这家伙从黔迟到开始就莫名的烦躁,在加上黔这家伙一来就有意无意的避免能和云发生的一切,现在又莫名其妙地说什么撞到腿了?!拜托这桌子又不是钛合金做的,至于抖成这样吗??他看向黔的眼神越来越犀利,就像要真的看出什么所以然。


“帮扶是苏,嗯对。”


“好,苏,嗯下一个,渝。”


在川藏的配合下才没有让火苗继续燃烧,可火药味还是在会议室蔓延开来。“妈/的,老子就想开个会,怎么比登天还难!???”川在心里暗骂。


“我??,”渝笑到,“我还用说吗?我怎么样你不最清楚了吗?”说完不忘捅了捅川的肩膀。


川看了一眼表“行,那今天的会议就开到这样吧,6点了,大家也早点回去吧。”


“走,我们去吃火锅!!”渝立马抱住了川的胳膊。


“你小子,真行啊。”


川和渝就那么勾肩搭背的离开了这个战场,身后剩下的三人也陆陆续续地收拾东西。


“欸,小黔你没事吧,”藏开口。


“当然没事了,哈哈。”


“我看你老是心不在焉,身体不舒服的话要去医院,别累着自己,毕竟身体最重要嘛,好啦不说了,我要回去了,拜拜。”藏最后朝云黔挥挥手,也离开了会议室。


完蛋,现在室内就剩两个始作俑者了。黔当然想赶紧收拾好赶紧离开,可那个膝盖是真的痛得要死,起来都是个问题。但云在他又不敢表现的很虚弱,只能等他走了才敢起来。


他对面的人一言不发,一沓一沓地把资料塞回包里。3分钟后,他收拾完了,却没有走的意思。


“呃....你不走吗?”


“走去哪?这就是我家。”


“我的意思是,你不回你的酒....”


   !


“店”还没说出口,云这家伙居然走向前,把黔的裤子挽起,露出绷带也遮不住的伤口。而后者则是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见那人蹲下从口袋里拿出消毒剂,摇了三两下,往鲜红处喷。


“嘶——你干嘛!”


“现在知道疼了吧,还不把你的绷带扯下来。”


黔自知理亏便不再说什么,乖乖地把绷带小心的扯下来。这回伤口完全接触到消毒剂,白色的脓随之流下来。


云皱着眉看着这副景象,心里五味杂陈。


“怎么没把你的腿疼烂。”


黔欲想开口驳回些什么,但貌似无力反驳,在几分钟过后才慢慢吞吞的吐出4个字“说什么呢。”


云继续往伤口上喷药,仔细的检查伤势。


“干嘛不喷了?”


“如果你想早点截肢的,你大可以试试。”


“切、”


“你哪来的消毒剂?”


“我耳朵没聋,你早上那么大的摔跤声。”


“哦~精心准备呀”


听到这句,云的脸上不觉有点羞涩,耳根通红起来。在等待药剂渗入时,云认真看了看这个明明只在隔壁但又感觉陌生的省意识体。那人脸红扑扑的,咬着嘴唇,又怕担心,扯着嘴角硬生生挤出一个不太好看的笑回应对方的担心。说回来,他们真的好久好久没有这样闲下来,仔细看着对方的脸了。上次那么看好像还是在....上次..。云被自己滑稽的言论整笑了。


“笑什么呢!?”


“没什么。”


“什么没什么!?”


“嘶、靠,你别那么快喷啊!”


“这都堵不住你的嘴。”云叹笑着。


“你的眼睛真好看。”


话题突然跳到另一个纬度,黔有点没缓过来“?伤口和我的眼睛有什么关系吗?”


“没,只是单纯觉得。”


“那我真谢谢了。”


“下次别逞强了,疼就说,别老跟个哑巴一样。”


“这和你没关系吧。”


“我们不是兄弟吗?”


“....”


是啊他们是兄弟,古代是、近代是、抗战是、改革开放也是、现在依然是....。但不知什么时候起他们从无话不谈到无话可谈,电话内容永远都是关于政治、发展、军事。从前那个活泼开朗的黔,那个冲动猛撞的云,都因为时代的打磨变得稳沉、冷漠,也许这是最有用的变化,但绝对不是最好的变化。


黔弯下腰,使他离云的距离只有一个拳头。他们四目相对,暧昧的眼神,心跳地加快,气氛逐渐加温。黔舔了嘴让唇没有那么干燥,在光的作用下显得亮锃锃的,他咧开嘴笑了笑。


“你?”



“!”


“现在不是了。”



  



 end.




后续



火锅店:


“你看见没,今天云那个眼神”渝调笑道。

“看见了,你说这俩没什么我不信”川拿起酒杯一饮而尽,少有的八卦时间。

“这俩不在一起,我是狗好吧。还有他俩估计是最后走的,你说会发生....”

“闭嘴,吃你的。”川一把按住渝的头。

“去你的,你找死啊!欸?你在玩什么呢”渝看着川开始把玩手机。

“关摄像头。”




晚上9.00:


广西的天气一直是个谜,没到夏天可真的热,桂拉了拉衣服,好让风吹进来。

“谁啊?”

“黔。”桂看了一眼消息推送,又把手机放了回去。

“发的什么,那么多消息。”粤问。

“我没听,估计是他和云的事。”

“他俩在一起了?”

“估计是。不说了嗦粉嗦粉。”

“现在的小孩玩得真野。”

“确实。”




稍安勿躁

【520贺文】这个星期不一样(上)

校园文,想着是省市人今天5月20号就甭发刀了

520四千字全糖—

CP:鲁辽 云贵 苏浙 川渝 粤桂 黑吉 京冀

七对,七天,每个里面夹杂其他CP的大乱炖

设定:大学,成年了

鲁辽:谁比谁骚(下午➕第四天)

云贵:漫长追夫(第二天)

苏浙:神圣的爱情不容侵犯(第六天)

川渝:甜蜜小夫妻(最后一天)

粤桂:八卦的学霸俩(第一天)

黑吉:老夫老妻(第三天)

京冀:办公室恋情(第五天)

纯属流水账!!每天都是不同的事有很少联系


下午

那是一个下午,因为某些原因,所有人放假七天

全校欢呼

苏,浙,鲁三个人坐...

校园文,想着是省市人今天5月20号就甭发刀了

520四千字全糖—

CP:鲁辽 云贵 苏浙 川渝 粤桂 黑吉 京冀

七对,七天,每个里面夹杂其他CP的大乱炖

设定:大学,成年了

鲁辽:谁比谁骚(下午➕第四天)

云贵:漫长追夫(第二天)

苏浙:神圣的爱情不容侵犯(第六天)

川渝:甜蜜小夫妻(最后一天)

粤桂:八卦的学霸俩(第一天)

黑吉:老夫老妻(第三天)

京冀:办公室恋情(第五天)

纯属流水账!!每天都是不同的事有很少联系


下午

那是一个下午,因为某些原因,所有人放假七天

全校欢呼

苏,浙,鲁三个人坐在教室,埋头写着笔记和作业

突然浙靠在苏肩膀上

“阿江,这个是不是不太对—”

“嗯?”江苏的看着浙江

“我给你讲讲……”

鲁听着他们两个时不时还亲热亲热,自己简直要发毛

md,不是说一起卷吗

鲁感觉这个夫妻恩爱的地方他是一刻都不想待下去

“我走了”

“慢走不送”

我靠,他俩故意的吧

鲁一个人走在操场上,因为都是住宿生,操场上很多人

“阿川,隔壁开了火锅店,陪我去尝尝呗”

“好,你想吃什么”

“全辣”

鲁感觉自己又受到了侮辱

电话响了,屏幕上显示备注“阿辽”的电话打了过来

鲁接了电话

“喂?辽宁?找我什么事吗”

“是我是我,出来碰两杯啊?”

“还有谁啊?黑龙江他们去不去”

“没有别人哦,就咱们两个——”

“行,我先收拾一下,老地方见”

鲁挂断电话,快步向宿舍楼走去


鲁看见了辽,他坐在酒桌前,低头看着菜单

“唉?你来了?”辽抬头看着鲁

“嗯”鲁找了个地方直接坐了下来

“喝点啤的?”“昂”

东北人爱喝酒是公认的,鲁也挺能喝的,只不过辽宁先醉了

然后鲁把他拖到了酒店,开了间房

后来辽就短片了,抱着鲁的脖子

“啊…鲁哥,你知不知道我喜欢你……我喜欢你很久了,和你同桌三年我喜欢了你两年半左右…”辽靠在鲁的肩膀上,死死的搂住鲁肩膀“黑吉他们TMD整天撒我狗粮…嗯…”

鲁静静的听着他说乱七八糟的情话

“好了阿辽,我喜欢了你三年,我还以为我是那个单相思的”鲁笑了笑

“那,我们用行动证明吧~”鲁贴着他耳朵说

(自主规制手动屏蔽)


放假第一天

第二天早上六点辽被狂轰滥炸的电话吵醒了

都是黑吉和内蒙的电话

内蒙古打的比较少,就打了7个

黑龙江打了16个,吉林打了20个

辽宁随手拨打给了黑龙江

“TMD昨晚你跑哪去了我靠我们找了你几个小时,你现在在哪,我们去接你—”

“对…”辽声音沙哑低沉的说“我现在在哪…”

“????”这一套把黑龙江整不会了

“等一下……”辽似乎发现了什么不对劲的

“鲁……?”辽宁揉揉眼睛,看着旁边躺着的人

鲁醒了

“嗯?怎么了阿辽?”

“昨晚我……短片了?”

“嗯,你对我说了好多情话”

黑龙江听着他们两个谈情说爱,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老弟(对吉的称呼),帮我挂下电话—”


粤和桂大早上就起床了,在校操场看见京和冀两个老师

“阿冀,今天咱们去外面吃早饭吧”

“嗯,吃包子可以吗”

“好好好—”

津站在离两个人半臂左右的距离

“啊对对对,你俩吃包子我就跟去,反正我狗粮吃饱了”

津像个大冤种

津看见了粤桂两个人

津觉得救星来了

“粤,桂,你们两个起得这么早啊?”

“啊哈哈哈哈哈……”

“一起吃个早饭吧,沪已经到了—”

面对津老师的热情,两个人答应了

五个人到了小店

六个人坐在早餐桌前

“呦,您怎么来了?”京对沪说

“我来关您什么事”沪笑着回答

空气都凝固了

“啊,沪,京,你们两个注意点,粤桂两个人还在呢”津白眼翻到天上去了,这话多多少少带点阴阳怪气

“阿冀,你看他”京挽着冀的胳膊

“?你在所有人面前高冷的样子呢?”

粤和桂只感觉自己要尬死了,一群老师,找我们两个学生介是揍嘛

还好这时候菜上了

“阿冀,饿了吧,快吃吧,我付钱”

“呵,狗情侣”沪翻了个白眼,但是还是动筷子了

京请的饭不吃白不吃

“阿桂吃点,来”粤把吃的放进辽的盘子里

“嗯,来,你也吃”

当事人津:🤡,我找他们两个一起去吃饭是怕京冀两个人秀恩爱,感情你们两个比京冀更会

当事人沪:谢谢,吃不下了


桂和粤两个人吃完饭先走了,桂说中午有事要去隔壁一趟

“这一天天事情真多”


此时已是下午

粤正在给桂打电话

“桂,吃了吗?”

“阿粤啊,吃了,我们事情处理完了,我今天就回去,我现在车上,马上就到”

“嗯好,你在哪,我去接你”

“公交车站,学校门口的那个”

“嗯嗯”

在公交车站上看见了贵,他是来接云南的

粤就和贵弹了起来

“苏浙两个人你知道吧”

“阿,你说苏浙啊,他们两个够卷的,那小情侣俩要卷就算了还一起卷,上次我和桂去奶茶店看见他们两个在那个角落的桌子上写作业,而且还边喝边写,卷死了,江苏和浙江两个人真的是”粤吐槽者说

“川渝呢?重庆和四川那两个”

“奥,他们啊,他们是最近谈上的,甜蜜夫妻俩,整天往火锅店跑,还点全辣,真不知道胃是不是钢铁胃”

“哇,粤哥,你知道的好多,那你了解云哥吗,他不爱说话”

“云南啊,那货就是假高冷,你知道最近很火的我是云南的吧,难道你还看不出来吗,而且这个啊,你对他细心一点,就一点,他就容易沦陷,不信你试试”

“阿粤!!!”桂在远处喊

“桂来了,先不聊了昂”“嗯”

云桂两个人是一车的,云南也走过来了

“贵,你来接我吗?”

“嗯,快走吧,学校对面新开了家店,咱们去尝尝”


“桂,你知道云南和贵州吧”

“知道啊,他们两个有戏,云南的性格都知道,贵很明显就是他的菜”

“确实,贵刚刚问我云南的事,看起来真爱无疑了”

两个人谈着八卦,笑着看着对方

下一秒,便在天黑的夕阳下拥吻


放假第二天

清晨已到,贵从床上起来下楼买早饭

去了云南宿舍

“云,我来啦”贵的声音从门外响起,格外温柔

“呦,云南,你小情人给你送饭来了—”西藏笑着调侃

“全宿舍就你单身,你不思考一下吗”四川话中有话

暗示啊!!(宿舍是西藏广西四川和云南

粤桂,川渝,云贵

云南已经把门打开了

“阿云,你的早饭——”

“谢…谢谢,进来坐坐吧”

“阿云,一起吃吗?”

“嗯,好”

贵直接坐在了云的桌子前,云也拽了个凳子坐下

“咦,你俩继续,我去找渝了”

“等等,川,我去找粤一起吧!”

“咦,这个宿舍我待不下去了,我去找青(青海)吐槽去”

宿舍就剩下云贵两个人了

“嗯……云,我换了一家,好吃吗”

“嗯,挺好吃的,下次可以少买点”

贵吃完就准备走了,云南突然开窍

“贵,不再待会吗”云终于还是说了

“好啊!”贵兴奋的奔回来

他们明明双向奔赴,可是云不会表达爱意

从头到尾,好像只有贵付出了

“云 你没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额”

说得出来吗,说不出来

可是人就在眼前

“有……”

?废话啊!!(着急)

贵的心里干着急

“什么话?”

“那个,我…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从第一次你给我送饭开始……”

话还没说完,贵直接扑倒云的身上

“为什么不早点说啊害我暗恋你那么久”

开心吗,开心吧

中午的时候云和贵准备收拾收拾

“阿湘,待会我和阿云出去,你说我穿点啥子好啊”

“你这北方口音都憋出来了,你穿的正式点不就行了”/来自湖南吐槽

“那不行,第一次和对象一起出去吃饭,不得正式点啊”

md,废话,你再秀

“呵,你自己找吧,我出去了,找鄂和赣去不理你了”

呵,狗情侣

(未完待续,肝不下去)

没有的tag先不打

QIN丶洛雪

www

就是说,我的奇奇怪怪的脑洞2和3都挂了QAQ 

有需要的可以私信加qq 或者微信私发

就是说,我的奇奇怪怪的脑洞2和3都挂了QAQ 

有需要的可以私信加qq 或者微信私发

QIN丶洛雪

一些奇奇怪怪的脑洞5

雷人

不喜勿喷


远离云南(贵阳):

黔爹贴贴( •̀∀•́ )


昆明:

黔爹别啊,你是我亲爹!


贵州:


昆明:

筑啊,没有你我该怎么活啊筑啊


云南:

(回复昆明)

???孝死我了


昆明:

爹啊


北京:

@上海  快来看sb 


上海:

来了来了(搬小板凳


——私聊——

昆明:爹,你一定不忍心看你大儿子孤寡一辈子对吧

云南:我忍心

昆明:…爹

云南:好吧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一次,就一次,你可要把握住哦

昆明:嗯


——群聊——

云南:

@贵州@重庆......

雷人

不喜勿喷


远离云南(贵阳):

黔爹贴贴( •̀∀•́ )


昆明:

黔爹别啊,你是我亲爹!


贵州:


昆明:

筑啊,没有你我该怎么活啊筑啊


云南:

(回复昆明)

???孝死我了


昆明:

爹啊



北京:

@上海  快来看sb 


上海:

来了来了(搬小板凳


——私聊——

昆明:爹,你一定不忍心看你大儿子孤寡一辈子对吧

云南:我忍心

昆明:…爹

云南:好吧好吧,我就勉为其难帮你一次,就一次,你可要把握住哦

昆明:嗯


——群聊——

云南:

@贵州@重庆@四川 晚上出来吃饭吧


贵州:

你又要搞什么


重庆:

@贵州 黔黔子一起去嘛,谁能拒绝白嫖呢


贵州:

这倒是




云南:

既然大家都要来,那我先出门了哈


四川:

你搞什么幺蛾子, tm现在才两点过


成都:

我好像知道了些什么…


遵义:

随他们去吧…


乌鲁木齐:

救命,我的cp 怎么这么甜


广州:

前排围观


齐齐哈尔:

怎么了


乌鲁木齐:

我和滇哥他们去聚餐,狠狠的磕了一把糖

(视频)


乌鲁木齐:

救命,怎么这么甜www


成都:

确实w


新疆:

话说黔黔子不是走哪都把小筑揣到哪儿的嘛,今天怎么没有看到小筑


贵州:

今天小筑怕滇家那个春,所以没去,虽然春也不在


贵州:

好像有哪里不对


贵州:

wc上套了@远离云南 你没事吧


远离云南(贵阳):




云南:

@贵州

我们应该冷静一点,都是为了孩子们的性福生活嘛


贵州:

@云南




贵州:

@云南 给爷爬

@昆明 你也是


昆明:

@贵州 爹,天地良心,我真的没对小筑做什么啊,我只是请他看了场电影而已


贵州:

暂时信你一次



Ps :彩蛋是视频内容

QIN丶洛雪

一些奇奇怪怪的脑洞4

昆明:

!!老婆救我@远离云南


远离云南(贵阳):

……打他加我一个


上海:

好耶(bushi


云南:

(喝茶


昆明:

爹,爹救我啊


云南:

(继续喝茶


隔了一会儿。。。


昆明:

居然没有人来打我诶(狂喜


北京:

您就作吧


广州:

芜湖,春会不会被自己蠢哭呢


芜湖:

高冷,勿cue


武汉:

(引用广州)会的吧…


云南:

(喝茶


昆明:

(呆)你们在说什么,我为什么看不懂……


遵义:

哦,瞧瞧这个可怜的傻孩子


安顺:

(噗的一声笑出来)


昆明:

???


贵州:......

昆明:

!!老婆救我@远离云南


远离云南(贵阳):

……打他加我一个


上海:

好耶(bushi


云南:

(喝茶


昆明:

爹,爹救我啊


云南:

(继续喝茶


隔了一会儿。。。


昆明:

居然没有人来打我诶(狂喜


北京:

您就作吧


广州:

芜湖,春会不会被自己蠢哭呢


芜湖:

高冷,勿cue


武汉:

(引用广州)会的吧…


云南:

(喝茶


昆明:

(呆)你们在说什么,我为什么看不懂……


遵义:

哦,瞧瞧这个可怜的傻孩子


安顺:

(噗的一声笑出来)


昆明:

???


贵州:

你以后再见得到小筑劳资不姓黔

T

世界倒计时(4)

咳咳,拖久了,久等了,幼儿园文笔,注意!

写的太乱,从第一章看比较好

注“”←是对话    []←内心独白   ()←预防大家不知道这是谁说的话,在说话的后边为不明显的人,加上去的,好让大家分辨

~~~~~~~我是分界线~~~~~~~~~


四人就这样走到一个屋檐边避雨,“这天儿真是晦气,明明刚刚还是晴的,奇了个怪了。”(秦)

“乖乖,这雨下的真大。”(豫)“这到应该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一会儿怎么回去?”王鲁边说边整理手中已经湿漉漉的外套,顺手拧了下水

屋檐边的雨已经从刚才的小雨下成了倾盆大雨,奇怪的是雨中...

咳咳,拖久了,久等了,幼儿园文笔,注意!

写的太乱,从第一章看比较好

注“”←是对话    []←内心独白   ()←预防大家不知道这是谁说的话,在说话的后边为不明显的人,加上去的,好让大家分辨

~~~~~~~我是分界线~~~~~~~~~



四人就这样走到一个屋檐边避雨,“这天儿真是晦气,明明刚刚还是晴的,奇了个怪了。”(秦)

“乖乖,这雨下的真大。”(豫)“这到应该不是问题,问题是我们一会儿怎么回去?”王鲁边说边整理手中已经湿漉漉的外套,顺手拧了下水

屋檐边的雨已经从刚才的小雨下成了倾盆大雨,奇怪的是雨中仿佛出现了人影,但天气因为下雨变得昏暗,看不清人影,看不清那人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那人面正对着王晋,手中不知拿的什么东西。

“woc,那边是不是有个人?”(晋)“嗯?”闻声王秦转过头,仿佛正对着那人的眼睛,愣了一下“……”(秦)听见后边没有动静的王豫回头看看两人,还没开口,就见王晋指向那边的人影“有…有人…”“嗯?”(豫)[Woc,这不是兔子吧?这不是我们的兔子吧?]


王鲁回头看着荒神的王晋,愣住的王秦和一脸茫然的王豫,又看到那个不知道拿的什么东西的人影,二话没说,顺手抄起武器往人影那边扔,速度快,没有一点预兆。

如果不是天气的原因,或许王鲁应该可以刺中那人的心脏,可惜只打掉了那人手中的物品,(别看王鲁人家年纪大,身手却好的不得了)在人影捡起那物品之前拿到了那不知名的东西,人影见状不妙,走了。


随着人影的离开,天气慢慢晴了“这是个什么东西?”(鲁)回过神来的王秦,看着王鲁手中的不知名的方块“这东西拿在手上真没问题吗?”“啊?!”(鲁)说是迟,那是快,王鲁顺手给他掉了“我晓得吧,这东西还是先拿回去给当家的看看,说不定有什么发现。”“但现在重要的是应该怎么给他拿回去。”(晋)


正当几人思考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一个声音“王豫,王鲁,接着!”“嗯?”(豫)王豫顺手一接,是个盒子。只见说话那人气喘吁吁的解释道“装进去,在没发现的东西的用途之前,先收着。”

王皖累的气喘吁吁,[果然体力这活,还是交给沪比较好。]礼貌:你王沪吗?


这个盒子是长三角和京津冀带回来的不知名的方块,做的盒子,但不知名的东西尚未检查出来什么坏作用,也可能是因为科技不够先进。至于为什么让皖去跑路?因为王沪,王京,王苏和王浙,在研究这方块的用途,而津冀,在规划城市该怎么清理那些倒塌的楼房,即便兔子们在防空洞内,也不能放任那些楼房不管。自然而然的就落到了皖的头上。

“总之先放本部去吧,这里也不好解释。”王皖看着将东西放进盒子里的四人说到。“行”(豫)


云贵川渝那边


“我们到底在这转什么?没有明确的路程,没有提示,也没告诉我们什么东西,到这网还断了,怎么找?”(渝)边说边踢走脚下的石子,显得愈发烦躁。

天气不算晴朗,甚至有一点雾,但没有下雨或者下雪,不过天气显得很湿润,很潮湿,脚下的泥路黏糊糊的,从城市的水泥路走到乡下的泥路,自然有些不适应,但上边铺了几块石头,插杂着一些小石子,他们走在石头上,显得格外小心,但却有封不住的躁动。

城市没有,现在乡下也找遍了,依旧没有找到任何线索,经过一下午的折磨,手机也没有电量了,现在他们只能靠自己了。“都找遍了,还是没有,会在哪儿呢?”(贵)“会不会在自然保护圈?”(川)“好像也不是不会”(滇)“那就走!”(渝)“慢点儿!”(滇)


一路小跑,到了自然保护圈门口,因为出发事件,动物也肯定都转移的地方,以前曹杂的地方都没有了,安静的能听见风声,水流声和树叶被风吹的沙沙声,安静的渗人。

“不太对,太不对了”王川看着眼前似有生机但又似无的自然保护圈内心不禁打了个寒颤,“不,之前不是这样的,明明…植物都好好的,为什么这么渗人”“真是活见鬼了。”(渝)

‘唦唦,唦唦’声音明显不对,更像是有人经过,可是兔子们已经被疏散开,都在防空洞内,为何还会有人?

“谁在哪?!”王黔摆好战斗状态,只见那人影扔出来一个东西,接着一个又一个的东西掉了下来,“!王黔!快闪开!”王滇看着王黔已经来不及躲了,并直接扑了上去,将祂压在身下。

只见那些扔下来的东西,砰的一声,爆炸了,被压在身下的王黔没多大的伤,但王滇就不一样了,虽然扑开了,但爆炸伤害的威力依旧很大,周围的植物也随着爆炸声消失殆尽了“王黔!王滇!你们没事儿吧?!”王渝显得格外焦急,王川命中黑人,黑人身上被命中的地方,燃起了熊熊火焰,见状不妙,黑人想跑,但没机会了,只见王川一个响指,从小火到大火,直至蔓延全身,烈火的灼烧感席卷而来,黑人也消失了,但掉落的东西可以证明,它还会再回来的,与以往不同的是这个东西是白色的方块,王川带着手套,就那个白色的方块捡起来,去看看他队友的伤势。

那小东西看着不大,杀伤力倒是不小,周围的土地上,原本的植物,没有一点生机,显得格外死气沉沉,周围的建筑没有被炸到的很幸运,但被炸到的建筑像一开始的大楼一样,变成了废墟,这个自然保护区不算很大,但这也带来了不小的伤害,而王滇背后已经是血肉模糊,站起来也不利索,王黔,王渝,两人掺扶着他起来,王川用那些还没有被炸掉的医疗箱里拿了一些绷带,天,暂时给他缠上。


回到基地内,王耀看到伤势如此重的王滇不知所措“你们这是怎么弄的?为什么会上这么重!”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王川给他讲了事情的来龙去脉,转头看向自己的队友病床上接受治疗,好在只是皮外伤。


~~~~~~~~我是分界线~~~~~~~~


不喜左拐 勿喷

真的,你们想看什么cp,你们跟我说,我真的会更!

我或许有轻微的洁癖,但问题真的不大

我有在考虑把我想的设子给画出来,当然有些设子都不需要我自己动,我就爱上了别的大大的设子



春枝秋雨

一些短打

突然想到的一些东西

句子通顺就行了,爱咋咋滴(摆烂)


——粤闽——

“今天中午吃啥?”

“福建人。”

“别开玩笑……”

“错了嘛。我今天从我姐那带回来一些菌子,她说是云南送的,我做好了你尝尝。”

“味道确实不错,你说我给桂姐还有滇姐送点什么东西好呢?”


两个小时后

“好多小蛇,还有花……小蛇,你们是来找我玩的吗?”

“怎么回事,闽你怎么了?”

“我没事,我只是看见他们都来找我玩,我好开心,小蛇……”

粤连忙打电话给自家姐姐。


“姐,怎么回事,为什么闽吃了这个菌子就变得神志不清的。”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我这边在过三月三歌节呢,好热闹啊,你要带闽过...

突然想到的一些东西

句子通顺就行了,爱咋咋滴(摆烂)




——粤闽——

“今天中午吃啥?”

“福建人。”

“别开玩笑……”

“错了嘛。我今天从我姐那带回来一些菌子,她说是云南送的,我做好了你尝尝。”

“味道确实不错,你说我给桂姐还有滇姐送点什么东西好呢?”


两个小时后

“好多小蛇,还有花……小蛇,你们是来找我玩的吗?”

“怎么回事,闽你怎么了?”

“我没事,我只是看见他们都来找我玩,我好开心,小蛇……”

粤连忙打电话给自家姐姐。


“姐,怎么回事,为什么闽吃了这个菌子就变得神志不清的。”

“你说什么我听不清,我这边在过三月三歌节呢,好热闹啊,你要带闽过来玩吗?”

粤恍惚着挂了电话。

完了,又疯一个。



——秦晋——

“我要修路!我要坐地铁!”

“那你修呗。”

(秦的凝视)

“我怎么修?你给我修?一年修一条地铁怎么样”

“不要,你那地方百米一个墓。”

“你还知道!”



——苏皖——

“我不想吃臭鳜鱼……”

“行啊,你把你糖醋排骨和其他菜糖放少点我就不做。”

“那不行。”

“那就吃臭鳜鱼!”

“阿皖~”

“这招没用。”

“阿皖~”

“明天你下厨,不要再多放糖了!”

苏:qwq



——京津——

“京哥”

“我在工作,马上就好了,待会聊。”

“哦 好”


“京爷”

“在工作,待会聊。”


“华京”

“工作”


“小津,我忙好了,你今天想去哪里,我带你出去玩。”

“抱歉啊,我还有工作,下次吧。”



——云贵——

“小黔,你看我这身衣服好不好看?”

“好看的,滇姐穿什么都好看。”

“就你会说话。”


“小黔,明天一起出去玩吧,是去你家还是我家呢?”

“去桂家吧,给她个小惊喜。”

“听你的,我给她带点菌子当礼物。”


“完了完了,小黔你说桂怎么就中毒了。”

“你不会没告诉她菌子的食用方法吧?”

“没有啊,我告诉她了。我想起来了,那天好像是粤下的厨。”

“漂亮。”


“救命啊,粤非说是我们给他姐下了毒,要来追杀我们。”

“不至于吧……?”

“小黔你先跑,我殿后。”

“笨蛋”贵拽起云的手就往云贵高原跑“当然要一起跑了,我们谁也不能丢下谁。”


粤:你们给我站住







————————————

粤是因为闽被毒了,才这么生气

云贵:危!


稍安勿躁

土 味 情 话

CP顺序: 京冀  鲁辽  黑吉  苏浙  粤桂  川渝 云贵


温馨组:京冀

“早上好阿冀”京揉了揉眼睛,衣服松散的挂在身上,有缕阳光照在了他身上。

“醒了?早上好”冀笑着回复他

“你们两个别腻歪了,都不知道和我打声招呼”津抱怨的说

“阿冀,我前天去辽家种地了”

“唉?你去那种地干嘛?种的什么地啊?”

“对你的死心塌地—”

冀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摸摸京的头

“哈哈哈哈哈,嗯,这地种的挺好的”

津:🤡?

“下次我还种—”“好好好”


撩回去:鲁辽...

CP顺序: 京冀  鲁辽  黑吉  苏浙  粤桂  川渝 云贵


温馨组:京冀

“早上好阿冀”京揉了揉眼睛,衣服松散的挂在身上,有缕阳光照在了他身上。

“醒了?早上好”冀笑着回复他

“你们两个别腻歪了,都不知道和我打声招呼”津抱怨的说

“阿冀,我前天去辽家种地了”

“唉?你去那种地干嘛?种的什么地啊?”

“对你的死心塌地—”

冀愣了一下,然后笑了,摸摸京的头

“哈哈哈哈哈,嗯,这地种的挺好的”

津:🤡?

“下次我还种—”“好好好”


撩回去:鲁辽

“阿辽”鲁看着辽

“嗯?”辽回头看着他

“我昨天去海边钓鱼了”

“是吗,钓的什么鱼?”

“爱你,至死不渝”鲁的脸有些发烫

辽愣了一下

“嗯,我也爱你”辽抬起鲁微微低着的头

“我会在每个有意义的时刻,远隔山海与你共存”

鲁羞涩的很,看着辽

“这人好骚……”鲁心里想着


靠队友带飞:黑吉

吉看着内蒙古,内蒙古看着吉

“说吧,吉,你要干啥”

“如果待会黑来了,要找我,你就告诉他我一会回去”吉一脸严肃

“你俩又吵架了?”内蒙古皱着眉

“……”

突然门响了,是门,不是门铃

好吧,东北人不喜欢按门铃

“黑龙江来了”内蒙古嘟囔两句

“谁啊?”“我,黑龙江”

好吧,真是他

“吉林就在我这,”内蒙古跑去开门“你自己想办法”

“我错了我错了”黑龙江冲进去抱住吉林

“滚…”

“好了不气了昂—”

“别像哄小孩子一样哄我!”

“我错了我错了,原谅我吧”

“……”沉默了

“这两天我吃了碗面”

“是吗?什么面?”

“想见你一面…”

“哈哈哈哈,黑龙江,你太油了吧”内蒙古做戏一样笑了

“嗯……”吉在憋笑

“我们走吧”“好吧”吉答应了

两个人走后,内蒙古如释重负

“真是的带不动带不动”


我们暂时在异地:苏浙

江苏有事出差了,去了上海。但是浙江很关心江苏,每天都要和江苏视频通话

于是聊天记录就被视频通话占满了

突然有一天江苏发了一条消息

                    10:28

苏:在吗小浙

浙:在哦,怎么了

苏:我昨晚在沪这边买了点梨

浙:好吃吗?什么梨?

苏:当然好吃,是我对你不离不弃啊

浙:哈哈哈哈好,等你回来咱们一起吃


钢铁直男:粤桂

那天晚上粤刚回来,发现桂在办公

“我昨晚看了部小说”粤放下手中的包走到桂旁边搂住他脖子“你猜猜是什么小说,很甜”

“你还看小说?什么啊”

“爱你爱到没法说”

“唉?这是什么小说我怎么没听说过…”

“……”

“唉等等……”(刚反应过来)“我也爱你”

“原来你还能反应过来”


奶茶  川渝

“刚吃完火锅,咱买杯奶茶呗”川凑近靠在渝身上

“啊,行,话说你个男人为啥突然要喝奶茶”渝说着把他拉到奶茶店

呵,口是心非

“来两杯奶茶,一杯全糖一杯少糖”渝对着奶茶店老板说

“你喝少糖啊?”“对”

过了一会奶茶出来了

“你知道我为什么吃少糖吗”

“为什么?”

“因为你在我心里就够甜了~”

“唉?”渝反应过来自己被套路了,但是还是往四川那靠了靠

“是吗”


羞涩大男孩:云贵

(因为私设云南不爱说话,所以本次由贵州亲自出演)

“阿云”贵坐在他桌子旁

“嗯?”

“你刚刚听没听见什么声音”

“没…”

“我对你心动的声音那么大,你听不见吗”

“呃……”云一顿,转头凑过去

“听见了,很好听”


写不动了……

柠伦☆_☆

喜欢女孩子们贴贴❤️❤️❤️


纯cp向,但是无差,这个是送给朋友,朋友想吃的,她是超级喜欢这两个贴贴的❤️『疫情期间 禁止贴贴💢』


云的衣服是彝族的,贵的衣服是苗族的,因为想到这两个省份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两个民族,民族服饰有些错误,还请求指出(私信指出错误),背景来源于网络,如果雷到你,请立即退出,屏蔽,谢谢配合🙏

喜欢女孩子们贴贴❤️❤️❤️


纯cp向,但是无差,这个是送给朋友,朋友想吃的,她是超级喜欢这两个贴贴的❤️『疫情期间 禁止贴贴💢』


云的衣服是彝族的,贵的衣服是苗族的,因为想到这两个省份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这两个民族,民族服饰有些错误,还请求指出(私信指出错误),背景来源于网络,如果雷到你,请立即退出,屏蔽,谢谢配合🙏

梧桐与月

西南组的日常

手痒,想写段子了,但非常短

会有一点点城拟

cp:川渝,云贵

文笔很拉,慎入

——————————————————

1.

渝家里有一整面墙的茅台,某次川看见了。

川: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

渝:……我说我是跟小遵(遵义,贵C)打游戏赢来的你信吗?

川:一天天净坑人小孩是吧,你这要让阿黔知道了他不得捶死你?我不会替你瞒着的,你哥我是个正直的人。

渝:我亲爱的欧尼酱,你就忍心看着你的好弟弟被捶死吗(星星眼)

川:唉……你哥我肯定不忍心啊,就这个数(一脸不忍地伸出五根手指)

渝:五瓶?

川:咱俩五五开,行吧?

渝:……行(咬牙切齿)


这件事本来瞒得好好的,结...

手痒,想写段子了,但非常短

会有一点点城拟

cp:川渝,云贵

文笔很拉,慎入

——————————————————

1.

渝家里有一整面墙的茅台,某次川看见了。

川:你……什么时候这么有钱了?

渝:……我说我是跟小遵(遵义,贵C)打游戏赢来的你信吗?

川:一天天净坑人小孩是吧,你这要让阿黔知道了他不得捶死你?我不会替你瞒着的,你哥我是个正直的人。

渝:我亲爱的欧尼酱,你就忍心看着你的好弟弟被捶死吗(星星眼)

川:唉……你哥我肯定不忍心啊,就这个数(一脸不忍地伸出五根手指)

渝:五瓶?

川:咱俩五五开,行吧?

渝:……行(咬牙切齿)



这件事本来瞒得好好的,结果川某次喝醉酒,给说出来了。

渝:......

黔:......

滇:哦豁(看戏)



最后的结局是:

川渝被迫跟着云贵和被拉来的粤吃鸳鸯锅(粤:?你们怎么说服他们的?),外加听了一整天的滇桂黔三个男高音唱了一整天山歌(桂: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唱山歌真的很开心的诶。)

据说听完后他们两个去了趟医院。

川、渝:实在是......太恶毒了......

在水里扑腾的白狼卡茨

[云贵]重蹈覆辙

是云贵,

诶嘿,没想到把我又回来创人了。

: D

——————————

  “抱歉父亲,我没能拦住他,你快逃...吧”安顺托着鲜血淋漓的手臂冲来,栽倒在黔的面前。

  “虹?你...”黔立马上去想扶起安顺,却被安顺一把拍开。

  “别管我了,你自己先赶紧逃吧!”

  没来得及给黔动身的时间,前门被暴力的砸开了。遍体鳞伤的贵阳被丢在面前。

  “两个选择。”

  冲进来的省提着血淋淋的刀走了进来,还不忘踹挡到他路的贵阳一脚。

  “你来亲自杀了他们,”然后他有手轻轻的在黔脖子上抹了一笔“还是他们动手杀你?”

  “......”

  奄奄一息的筑吃力的抬起一点头...

是云贵,

诶嘿,没想到把我又回来创人了。

: D

——————————

  “抱歉父亲,我没能拦住他,你快逃...吧”安顺托着鲜血淋漓的手臂冲来,栽倒在黔的面前。

  “虹?你...”黔立马上去想扶起安顺,却被安顺一把拍开。

  “别管我了,你自己先赶紧逃吧!”

  没来得及给黔动身的时间,前门被暴力的砸开了。遍体鳞伤的贵阳被丢在面前。

  “两个选择。”

  冲进来的省提着血淋淋的刀走了进来,还不忘踹挡到他路的贵阳一脚。

  “你来亲自杀了他们,”然后他有手轻轻的在黔脖子上抹了一笔“还是他们动手杀你?”

  “......”

  奄奄一息的筑吃力的抬起一点头,看着黔,那被污血漫过的眼里,已读不出任何的情感......

  “别!”

  黔从床上惊起,试图平复自己的呼吸时,窗外的霓虹灯光透过了窗帘照了进来,房间虽仍然昏暗,却十分让人安心。

  还是...会想起来吗......

  半夜惊醒的黔扶着昏昏沉沉的头,试图不再去想那些痛苦的回忆。

  “怎么了?突然坐起来,吓死人了。”

  滇不满的看了黔一眼,翻过身去。

  或许是,许久没有听见黔躺下的动静,滇又转过身来,看见的,却是望着自己受伤旧伤发呆的黔。

  “你怎么了?”

  黔摇了摇头,勉强挤出一个微笑:“没,没什么...做了一个噩梦罢了。”

  背后露空的背突然传来暖意,是滇将一部分被子盖在了他的身后。

  “放松,我对过去深表抱歉,”滇轻轻的

  抚摸黔的肩膀,黔却突然浑身一震,滇愣了愣,黔的脸上闪过一丝挣扎。

  "别怕,我会让你知道,你现在不会再孤单,你还有我......”

  黔的双拳紧握,最终慢慢的放松,黔缓缓闭上双眼,将头靠在滇的胸膛上。

  “好啦,不要难过了,”滇伸出右手轻轻擦拭掉黔脸上的泪水,“我们现在需要做的,就是不要重蹈覆辙,好吗?”

  “嗯......”

韫朝

【西南】那点琐事

关于云贵川渝西南四省的日常段子,人文背景短打


玩老梗还是快乐的,轻松沙雕人设崩塌(捶


有云贵/川渝cp含量

__________


1.吵个锤子

         川渝唯一一次谁都没让步的吵架,是针对“火锅到底吃哪家”这一问题。

        贵州听他们打口水仗望天:有啷子区别……

        俩个吵得难分难舍,差点要...

关于云贵川渝西南四省的日常段子,人文背景短打


玩老梗还是快乐的,轻松沙雕人设崩塌(捶


有云贵/川渝cp含量

__________


1.吵个锤子

         川渝唯一一次谁都没让步的吵架,是针对“火锅到底吃哪家”这一问题。

        贵州听他们打口水仗望天:有啷子区别……

        俩个吵得难分难舍,差点要为各自信念做流血牺牲。饿了半天的云南忍无可忍地一拍桌子:

        “服务员,下菌汤!”



2.勇士也

        某日云南突发奇想,悄咪咪摸进早被贵州废掉的蛊室里。贵州发觉后一脸惊吓地把人拽出来。

        “不怕招脏东西么?!”

        “……好奇嘛,”云南回想着炸蜂蛹的味道,问,“你养的虫有能下锅的不?”

        贵州满头问号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3.只是想蹭酒

        四川借口自家没好酒,去黔家蹭茅台,不是一次两次了。

        重庆对此嗤之以鼻。

        重庆在川家喝老窖郎酒剑南春水井坊喝到醉,不是一次两次了。

        “你个仙人板板的没得酒喝!”



4.情

        重庆和巫峡对面湖北时有往来,算半个熟人。

       自楚地奇闻频出以来,四川明显察觉重庆往巫峡跑的次数多了。他心里稀奇,问重庆他们都聊什么。

        重庆意味深长看他一眼,莫名笑了。

       ”兄弟情。“



5.簪花

        四川偶得一件饰品,看着熟悉,就在和云贵摆龙门阵时拿来问:”我说黔啊,这个是你家苗饰吧,但怎么没见你戴过这种?“

       ”哪种?哦,银花啊,那个一般是——“

       云南抢话:”怎个没戴?我就见过。“

       ——姑娘出嫁才戴。贵州及时把后半句吞了,还给了云南一拐。



6.骂人艺术

       夏天一到重庆脾气就特别爆,基本是个炮仗,谁碰炸谁。

       而夏天同样热同样不是软性子的四川除了和他吵,只有扶额的份儿:“我讲你这性子要不得!”

       “劳资跟你学到起,啥子意见?”

       “我意见大咯,你总不能天天挨着我唱Rap。”



7.猴会耍人之后

       据说,贵州很乐意拿一座黔灵山的泼猴换四川一只熊猫,或者云南一只孔雀。

       四川:“你得问问成都那孩子他天天抱着当猫养都不给我碰的……”

       云南:“真的是我没孔雀花里胡哨婀娜多姿吗猴子你也别送了我跟你走吧……”

       贵州:“……我只想,把那群泼猴打发走。”

       “花果山”贵阳:“…………”



8.词意

       云南和贵州曾有对歌习惯,不过一般都是借歌互骂。

       但,有次贵州在山这边唱“来囊俏的纳苏”,且,山那边居然回了句“上姑娘房的布笼哈”。

       “哈子意思……哎呦!”

       听不懂内涵的重庆被四川恨铁不成钢地敲眉心:“自个查查少数民族婚俗!”



9.该骂

       某一次西南空军演习,轰鸣声太大,重庆有些不自在,演习过后差点没挨四川打清醒。

       四川回来一路上都阴着脸骂:“你他妈都直辖多少年了能不能争点气?下次再让老子看见那种眼神老子打断你腿!脊梁骨挺直了!……自家机子都上天了,哪个还来欺你。心里没点哈数,你说你该不该骂!……”

       重庆闷声闷气走在前头,竟没还嘴。








月听风吟.〈中考暂退〉

省拟向——[全员向]军训校规十条

[图片]

[图片]

三编

再试一下……

三编

再试一下……

这样不撞名

京:MD早知道把津带来了

P2摸鱼

P3东三省到南方

南方大蟑螂真不是吹

又大又会飞,艹

P4黑:就TM是你小子把我弟上了是吧

鲁:哥!我都叫你哥了!别打了!


京:MD早知道把津带来了

P2摸鱼

P3东三省到南方

南方大蟑螂真不是吹

又大又会飞,艹

P4黑:就TM是你小子把我弟上了是吧

鲁:哥!我都叫你哥了!别打了!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