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云雀恭弥

64.1万浏览    9792参与
午火火
实验新画法!!!不勾线无脑冲完...

实验新画法!!!不勾线无脑冲完就是爽呐,虽然完成度一个拉跨但是我爽完了嘛!

是周边那套赛博,在雨夜里独自一人漫步在这样空旷的城市中,大概会觉得孤独吧?但无论如何,那个人总在自己身后不是吗?

-

-

-

-

顺便在这里宣一下827的结婚24h预告,因为我没有能做结婚日宣图的旧图诶,总之这里先说下,主平台为老福特,其余平台随意,依然是之前用来宣5.5生贺活动的老群,想要一起玩的老师翻我前面的宣传图进就行!


实验新画法!!!不勾线无脑冲完就是爽呐,虽然完成度一个拉跨但是我爽完了嘛!

是周边那套赛博,在雨夜里独自一人漫步在这样空旷的城市中,大概会觉得孤独吧?但无论如何,那个人总在自己身后不是吗?

-

-

-

-

顺便在这里宣一下827的结婚24h预告,因为我没有能做结婚日宣图的旧图诶,总之这里先说下,主平台为老福特,其余平台随意,依然是之前用来宣5.5生贺活动的老群,想要一起玩的老师翻我前面的宣传图进就行!



米粒管不住手
xp七宫格 感觉我的杏匹好明显...

xp七宫格


感觉我的杏匹好明显🤣🤣🤣

xp七宫格


感觉我的杏匹好明显🤣🤣🤣

Jyuuichi

填色第二张

我发现太太没勾手 

and我自己手残画不来

还是存个档

填色第二张

我发现太太没勾手 

and我自己手残画不来

还是存个档

言言若若@在写了在写了
笑的越开心,打的越凶残。 (要...

笑的越开心,打的越凶残。

(要不是有VG怕不是到最后都只有这一身。然而VG也是改版制服。)

笑的越开心,打的越凶残。

(要不是有VG怕不是到最后都只有这一身。然而VG也是改版制服。)

白禾

【云狱】琴房( 5 )

“诶?”狱寺的瞳孔放大,嘴半张着,一副听了什么不可思议事件般的样子。


面对宕机的狱寺隼人,云雀对上他祖母绿色的眼睛,又面不改色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有男朋友支持你的社团日活动不好吗?”


山本和阿纲听到了云雀刚才的话,直接凑了上来,“哇,狱寺,你背着我和纲悄悄跟云雀学长谈恋爱了呀!嘛,真不够意思,都不告诉我们!”

“狱寺君不告诉我们肯定是有理由的啦,没关系哦~”阿纲拍了拍山本武,然后一脸真诚地说道:“狱寺君,祝福你和云雀学长!你们一定要幸福呢!”


狱寺的脸已经红透了,活像一只蒸熟的虾。

“闭嘴啦棒球笨蛋!不是你想的那样!”

“十代目,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是你理解的那样......


“诶?”狱寺的瞳孔放大,嘴半张着,一副听了什么不可思议事件般的样子。


面对宕机的狱寺隼人,云雀对上他祖母绿色的眼睛,又面不改色地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有男朋友支持你的社团日活动不好吗?”


山本和阿纲听到了云雀刚才的话,直接凑了上来,“哇,狱寺,你背着我和纲悄悄跟云雀学长谈恋爱了呀!嘛,真不够意思,都不告诉我们!”

“狱寺君不告诉我们肯定是有理由的啦,没关系哦~”阿纲拍了拍山本武,然后一脸真诚地说道:“狱寺君,祝福你和云雀学长!你们一定要幸福呢!”


狱寺的脸已经红透了,活像一只蒸熟的虾。

“闭嘴啦棒球笨蛋!不是你想的那样!”

“十代目,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是你理解的那样!你听我解释啊!我和云雀那家伙没关系!”


云雀一把揽过狱寺的肩膀,把他带到一边,用肢体语言证明着自己的男朋友身份。“今天放学后来风纪接待室,有话跟你说。”


“有话快说!我才不去!放学我要和十代目一起回家!”狱寺恶狠狠地回应着,不过云雀并没有听他说完,就转身离开了,独留狱寺在原地气急败坏。


云雀恭弥独自坐在接待室的窗边,目光一直紧紧跟随着那个银发草食动物。

不得不说,狱寺隼人这次的打扮很符合风纪的规格。


今天,狱寺把衬衫扎进了裤子,也打了校服领带,没有戴什么琐碎的饰品。(因为昨天都被云雀没收干净了)对男生来说稍长的头发有被好好拢在脑后,衬衣平整,鞋子光洁。云雀隐约能听到他招揽客人的清亮声音,即使远远看去,也能感觉到狱寺祖母绿色的眼睛里流转着波光,令人移不开视线。


上高中以来,狱寺身上的痞气收敛了不少,他总是站得很挺拔,像一棵顽强的小草,单薄的身躯里饱含着强大的生命力,常常迸发出惊人的能量。看到他灵动的样子,云雀就觉得这个世界上好像没有什么能够打倒他。


云雀恭弥撑着脑袋向狱寺所在的方向注视了许久,他承认,狱寺是个有趣的草食动物,很合他的口味。不只是信息素的关系,狱寺是alpha、beta还是omega都无所谓,性别不重要,只要是他就好了。


云雀对并盛对一切了如指掌,他一直知道狱寺喜欢去那个旧琴房,易感期那天,云雀只是本能的想去那个琴房待着罢了。只是没想到能那么巧的在那个微妙的时间点遇到狱寺,亲密的事情也就那么顺其自然的发生了,况且狱寺也看起来很享受的样子。


或许,一切都是天意、是命中注定。

秋秋

【人情组】5918

  虽然是5918向,但有微量的all向

   ooc预警

  狱寺一直在为年少时被云雀的脸欺骗而后悔着,毕竟谁会想到长着好学生脸的云雀打架那么厉害啊!


    再后来他们一同成为守护者后狱寺还是看云雀不顺眼,因为他发现只要云雀在场,十代目大人看向云雀时的目光总是比自己多好几个点!而且从种种行为就可以看出十代目十分在意云雀!!


 对于一直以十代目左右手著称的狱寺隼人来说像恰了柠檬一样(好酸)于是狱寺每次碰到云雀都忍不住用各种无脑行为向云雀挑战【决斗吧,以十代目......

  虽然是5918向,但有微量的all向

   ooc预警

  狱寺一直在为年少时被云雀的脸欺骗而后悔着,毕竟谁会想到长着好学生脸的云雀打架那么厉害啊!


    再后来他们一同成为守护者后狱寺还是看云雀不顺眼,因为他发现只要云雀在场,十代目大人看向云雀时的目光总是比自己多好几个点!而且从种种行为就可以看出十代目十分在意云雀!!


 对于一直以十代目左右手著称的狱寺隼人来说像恰了柠檬一样(好酸)于是狱寺每次碰到云雀都忍不住用各种无脑行为向云雀挑战【决斗吧,以十代目左右手之名!】

 云雀从不会放弃送上门的战斗,于是每次都会欣然接受,虽然种种迹象都表明他们关系并!不!好!

 但是实际上他们的关系却诡异的还可以,毕竟这么多年的人情债可不是说笑的,总是你欠我人情,我还你人情,然后我又欠你人情,你又还我人情,等等都够他们还一辈子了

 据狱寺统计,他们之间的人情就像先有鸡还是先有蛋这个问题一样,永远找不到答案,也永远看不到终点

 其实长大后的狱寺蛮羡慕云雀的,他总是活的那么潇洒自在,如浮云一般不受拘束,不会为任何事停留,从小到大都没有变的也只有他了

 所以狱寺发现自己喜欢上云雀时虽然惊讶却不是那么意外,但当他仔细观察云雀的身边后发现,整个彭格列喜欢云雀的人甚至可以列个队,他发现自己不先下手为强的话一定会被某些“友好”的队友捷足先登!

  于是在某一个他们一起做任务的时候狱寺忽然开口【喂,我欠你的人情可能永远也还不清了】

 而云雀在战斗时百忙之中回了一个【哈?】

 狱寺红着脸,扭过头大声的说【我是说,我欠你的人情永远也还不清,我用一辈子还吧】狱寺的声音太大以致所有人都听清了

 全场寂静

ps:各位有什么喜欢的委员长右向cp都可以说说呀,我尽量写出来,无论多离谱都可以,杂食党无所畏惧!

博多豚骨拉面

【云一】世界上的另一个我 10

云雀恭弥X一平

BG!BG!BG!BG!


到了家,一平如往常一样先给云雀准备了晚餐,她在开车回来的路上就已经远程预约了热水,这样的便利也可以让她少做件事情。给云雀把餐食准备好,她便起身去把今天晾晒的衣服拿回云雀的浴室,没有云雀的允许她是不能擅自进入云雀的卧室的,之前云雀住院也只是去旁边的衣帽间拿过一些换洗衣服。


确认好热水,将干净的睡衣和内衣放在衣架上,春天还没到来,所以家里的地暖依旧开着,室温并不会很冷。她做完这些琐碎的事情便返回会客厅,云雀依旧在慢条斯理地吃着她做的红枣核桃酪,她发现云雀意外地并不讨厌甜食。


等云雀吃完饭,把工作汇报完就可以回基地休息了,她没...

云雀恭弥X一平

BG!BG!BG!BG!



到了家,一平如往常一样先给云雀准备了晚餐,她在开车回来的路上就已经远程预约了热水,这样的便利也可以让她少做件事情。给云雀把餐食准备好,她便起身去把今天晾晒的衣服拿回云雀的浴室,没有云雀的允许她是不能擅自进入云雀的卧室的,之前云雀住院也只是去旁边的衣帽间拿过一些换洗衣服。



确认好热水,将干净的睡衣和内衣放在衣架上,春天还没到来,所以家里的地暖依旧开着,室温并不会很冷。她做完这些琐碎的事情便返回会客厅,云雀依旧在慢条斯理地吃着她做的红枣核桃酪,她发现云雀意外地并不讨厌甜食。



等云雀吃完饭,把工作汇报完就可以回基地休息了,她没有自己固定的住房,如今在云雀财团工作就更不打算买房子,直接住在了基地里。她坐在庭院的回廊上等云雀回话,这时耳机里传来有人拜访的通知,而且此人很熟悉这里,她接通了电话询问是谁,竟然是迪诺。



哎呀,看来今天要加时啊。



“云雀先生,迪诺先生来拜访您。”



云雀终于一碗吃完,把碗放到矮几上而后掏出手帕擦嘴,一边果断地拒绝了。



“他说有急事找您。”



“他最好是有。”



一平得了准许去给迪诺开门,无论是十年前还是十年后,迪诺先生一如既往地阳光外放,有着典型的意大利男人的特性,爱搞浪漫,他来拜访还带了一瓶上好的清酒,得亏还长了心眼没有准备洋酒,云雀恭弥最不喜欢喝洋酒。



“啊咧,一平呢?”



“我就是啊。”一平失笑,这位并不是外人,到家的时候她就把粘在脖子上的变声器拿掉了。



声音确实是一平的声音,但是这乔装打扮倒真的是把迪诺迷惑住了。迪诺围着她转了一圈,一脸疑惑。



“这装扮真不错啊,有空教教我呗。人皮面具闷着多难受,还是拿掉吧。”



“摘了有点狼狈,还是别揭掉了。”



“取下来吧,这里又没有外人。”



一平拗不过,只好把脸上的人皮揭掉,露出里面的真面目。长发披散下来,她不好意思地朝迪诺笑了笑,让他看了笑话真是不好意思。



迪诺若有所思地盯着一平看,一平疑惑,问是不是脸上还粘了碎屑。结果迪诺捏着下巴问了一句。



“云雀真是暴殄天物啊。”



“?什么?”



“没什么,见到小猫咪有些心生怜爱而已。”



一平不置可否,随意打哈哈糊弄了过去,反正对于迪诺这样浪子的花言巧语她是早就不敏感了。意大利男人夸奖女人的话术比他们吃的披萨还多,碧洋琪教过她很多男人讨好女人的手段,那花样之多简直堪比爱情宝典。这世界浑浊不明陷阱重重,可不能随随便便让人骗了真心。不仅会赔上自己,甚至会被人利用,连累家族。



早在迪诺二十几岁的时候就因为十年炮筒见过十五岁的一平,彼时他对那身着一袭绣着靛蓝色龙纹的旗袍女孩颇有印象,只一面便记住了这个麻花辫的小姑娘,即便他是个外国人也很难说一平不是美的,要知道那时一平才15岁而已。或许是被一平的外表欺骗,总以为一平和那些阿纲身边的女孩一样是需要保护的对象,纤细而清纯。



只是后来他的记忆更多的是她身处战场保护别人的画面,里包恩也从没把她当做需要保护的对象,一直都是作为一个需要培养的战士去严格要求她。现在想来也觉得有道理,作为彩虹之子中最强二人风的徒弟,还躲在后面需要被保护实在是太给师父丢脸了。



作为战力的一份子她的性格不像拉尔那样刚烈,倒像是清风明月,虽然这样的形容并不适合他们的身份,不过她的师父不就是这样有反差感的人嘛。中国古话所讲有其父必有其女大概是这样的道理吧,不显山不露水,在你放松警惕的时候死死咬住你的弱点给以致命一击。



前两年他还听说一平是要离开彭格列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现在竟在云雀麾下做事,成为了门外顾问的一员。恭弥和一平啊,还真是奇妙的搭配。



一平不知迪诺在心里嘀咕她,将他带到会客厅拉开移门,云雀正在喂云豆吃饭,见迪诺来了也没有任何动作要欢迎这位不速之客,按着云雀的性格没把他打出去就很给面子了。



“恭弥~我来看你咯~还带了你最爱喝的酒哦。”迪诺笑得一脸狗腿,饶是一平也忍俊不住,这世上还能有人敢用这种轻佻的语气和云雀说话而不被胖揍的估计只有迪诺先生。



“你最好是有要紧的事情找我,跳马。”云雀的声音冷冰冰的,可对面是迪诺,早就对他那副德行了如指掌免疫无伤了。



一平见云雀并没有真说不喝酒就拿来了软垫和酒具,迪诺观察着他们俩之间的互动,一平小声问云雀斟这么多够吗,云雀亦是轻声回答。一平起身的时候,他瞥了一眼还提醒她脖子上有人皮面具的残屑。迪诺玩味的表情被云雀捕捉到后被狠狠瞪了一眼。迪诺突然有点明白里包恩为什么要把一平安排到云雀身边,他这个老师啊,真是。



她退出房间的时候云豆也跟着她出去了,看来是没吃饱,云雀把食盘递给一平,一平心领神会地接过。



全场最惨就是她自己,一天没吃饭,云豆都比她先吃饭。以前训练的时候有上顿没下顿也不是没有过,但是今天她异常地饿,肚子都咕咕叫了,若不是还顾及形象,她甚至要问云豆借点才好。



“一平。”



“是。”听云雀叫自己,她又拉开纸门问他有什么吩咐。



“不用在这里等,先去吃饭吧。”



“这样好吗?”



“去吧去吧小一平,我和云雀还有事情要谈,一时半会结束不了。”



“好,那我先失陪了。”



迪诺自己还没喝上一口,就听云雀叫一平,心想该不会真要叫一平送客吧,结果却是叫一平去吃饭。迪诺简直是不可置信,那家伙居然会怜香惜玉。见一平皱眉,一向擅长见风使舵的迪诺立马附和,劝一平去吃饭。



其实迪诺来也不为别的,还是生意上的事情,欧洲那边的局势不太稳定,意大利周边的国家动荡,最近也不知道是哪路的人又做起了人口fan卖的事情,要知道这可是在彭格列的眼皮子底下。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这个事情里面有你感兴趣的内容。”



迪诺留下了文件就走了,一平将他送走以后便看见云雀站在回廊上闭目养神,应该是在醒酒。手里还捏着那份加百罗涅的文件,一平总感觉他是在等自己。



“云雀先生,需要给您准备醒酒茶吗?”



“不用,把这个拿回去看。然后订两张回意大利的机票。”



“两张?”



“你也去。”云雀睁开眼睛,把文件交到一平手里,一平翻看草草扫了两眼。



“困了,你也回去休息吧。”云雀打了呵欠,云豆从庭院的枝头飞到云雀头顶,也对一平道了晚安。



“云雀先生,晚安。”



“嗯。”






















冬日幽靈

越画越像凯特啊我不干啦

越画越像凯特啊我不干啦

Sixily

521

懒得画了(摆

为什么我会忘了山本武啊焯

521

懒得画了(摆

为什么我会忘了山本武啊焯

鸽子咕咕皮卡离🐦

【口腔溃疡】

沢田纲吉嘴巴痛有学长亲亲耶——好幸福啊纲吉!


因为时间不够从520变成了521


画这个内容其实是因为自己的嘴已经破了一个多星期了,在回家的时候感觉到一阵刺痛,然后就想着:让沢田纲吉也一起痛吧!

于是就有了这个产物 希望能喜欢


想要评论和心心!哼哼啊啊啊啊——

【口腔溃疡】

沢田纲吉嘴巴痛有学长亲亲耶——好幸福啊纲吉!


因为时间不够从520变成了521



画这个内容其实是因为自己的嘴已经破了一个多星期了,在回家的时候感觉到一阵刺痛,然后就想着:让沢田纲吉也一起痛吧!

于是就有了这个产物 希望能喜欢


想要评论和心心!哼哼啊啊啊啊——

青羽沐笛

安利一部罕见的18018漫画

如果有时间想做个汉化,但最近实在忙,就仅作安利~

漫画是英翻~没什么生僻的词所以读起来挺轻松的。作者是Nana Yu,这位平常画的是1827(1802718),也很香,不过这篇只有18018啦,嗯……或许再加一点点阿诺德。

名字没翻成英语所以不知道是什么(?在MRM,会科学上网的可以搜这个标题:[MAD DRIVER/ NANAHARA Yuu] Asa na Yuu na,实测了一下谷歌就能搜到。如果你知道这个网站可以直接复制这串神秘代码:mad-driver-nanahara-yuu-asa-na-yuu-na-katekyo-hitman-reborn-dj-eng/#

然后贴一张......

如果有时间想做个汉化,但最近实在忙,就仅作安利~

漫画是英翻~没什么生僻的词所以读起来挺轻松的。作者是Nana Yu,这位平常画的是1827(1802718),也很香,不过这篇只有18018啦,嗯……或许再加一点点阿诺德。

名字没翻成英语所以不知道是什么(?在MRM,会科学上网的可以搜这个标题:[MAD DRIVER/ NANAHARA Yuu] Asa na Yuu na,实测了一下谷歌就能搜到。如果你知道这个网站可以直接复制这串神秘代码:mad-driver-nanahara-yuu-asa-na-yuu-na-katekyo-hitman-reborn-dj-eng/#

然后贴一张图。


以及另一本1827本HtH中的180独白……谢谢孩子已经嗑昏过去了!


祝大家看得愉快~

一条坚强的老墨鱼
——愚蠢至极的约会和衣服。 —...

——愚蠢至极的约会和衣服。

——我特意买的同款!

——蠢。


突然跳回陈年老坑。

吃迪云最少也是十年前了,摸鱼纪念一下w

——愚蠢至极的约会和衣服。

——我特意买的同款!

——蠢。


突然跳回陈年老坑。

吃迪云最少也是十年前了,摸鱼纪念一下w

午火火
520没咕咕!!好耶!!虽说是...

520没咕咕!!好耶!!
虽说是520但是画了吸血鬼和狼人,诶训狗狗,真好啊,坏坏的吸血鬼肯定会把小狗狗训的叫他抬手就会乖乖抬手的吧嘻! 

520没咕咕!!好耶!!
虽说是520但是画了吸血鬼和狼人,诶训狗狗,真好啊,坏坏的吸血鬼肯定会把小狗狗训的叫他抬手就会乖乖抬手的吧嘻! 

总攻の馆长
祝云纲夫夫520节日快乐!

祝云纲夫夫520节日快乐!

祝云纲夫夫520节日快乐!

書中旅人

宣宣棉花娃娃

【贩售中】吸吸雀

属性:云雀恭弥

身高:20cm

vd:九个在逃虾饺

是怪物使纲中的吸血鬼云雀哦~

宣宣棉花娃娃

【贩售中】吸吸雀

属性:云雀恭弥

身高:20cm

vd:九个在逃虾饺

是怪物使纲中的吸血鬼云雀哦~

是夏日绵绵町
DAY20@色彩班长 素材参考...

DAY20@色彩班长  素材参考:睿瑶爸爸

1827520快乐!💗 幼驯染赛高💕

DAY20@色彩班长  素材参考:睿瑶爸爸

1827520快乐!💗 幼驯染赛高💕

念卿

【综乙女】Morning Kiss.

糖度超标乙女向文创注意!破烂婴儿🚗注意!!

  


包含人物:云雀恭弥【家教】

  亚瑟•柯克兰【黑塔利亚】

  利贝利奥【被虐的诺艾尔】

  奥斯卡•德雷斯【被虐的诺艾尔】 

  白起【恋与制作人】

  


祝各位520快乐🥰

  

以上OK?Go↓


————  

    

  [云雀恭弥]

  

  

  被他起床穿衣的动作弄醒后,你迷迷糊糊间拉住云雀的衣角,指腹点了点嘴唇。

  “噢?你这是在向我索吻吗?”

  云雀恭弥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只有你知道这个家伙下一秒可能就会抽出拐子来教训一下胆敢对他下令的人。

  然而接踵而来唇上柔软的触......

糖度超标乙女向文创注意!破烂婴儿🚗注意!!

  


包含人物:云雀恭弥【家教】

  亚瑟•柯克兰【黑塔利亚】

  利贝利奥【被虐的诺艾尔】

  奥斯卡•德雷斯【被虐的诺艾尔】 

  白起【恋与制作人】

  


祝各位520快乐🥰

  

以上OK?Go↓


————  

    

  [云雀恭弥]

  

  

  被他起床穿衣的动作弄醒后,你迷迷糊糊间拉住云雀的衣角,指腹点了点嘴唇。

  “噢?你这是在向我索吻吗?”

  云雀恭弥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只有你知道这个家伙下一秒可能就会抽出拐子来教训一下胆敢对他下令的人。

  然而接踵而来唇上柔软的触感抹消了心中所有的不安。

  “这是今天的特别例外,小动物。”

  他眼含笑意地揉了揉你的头。

  

  

  

  [亚瑟•柯克兰]

  “柯克兰先生,我想您也不愿意只是耽于做梦就忍心让您最爱的培根煎蛋冷掉吧?”

  “唔……再给我两分钟就好……”

  金发的绅士迷蒙间伸出一直手臂拉住了你,那被挤压成团的脸蛋看上去分外可爱,你情不自禁地俯下身子在他的额头、眼睑、鼻尖、脸颊……一下又一下,落下轻轻的吻。

  “小姐,扰人清梦可不是淑女的行为啊。”

  宛如被吻唤醒的睡美人一般,亚瑟徐徐睁开了他那双深邃的祖母绿眼瞳,嘴角勾起一抹无奈的微笑。

  “那就罚我再吻一个吧。”说着你就毫不犹豫地啄了一下他的唇。

  “咳,大清早的不要对男人做这么过激的行为啊,笨蛋小姐!”

  啊,炸毛了,明明其实自己也很享受的说。

  

  

  [利贝利奥•斯托拉达]

  

  

  “少尉,我想您该起床了。”

  你实在有点想不通,这家伙是怎么在士兵们出操声震天的情况下还能安然睡着。

  “……。”躺在床上置若罔闻的利贝利奥翻了个身,又想无视你的叫醒服务。

  “真是没办法呀,既然如此,今天早上您的那份甜甜圈我也只好笑纳了,感激不尽。”

  你假装转过身,准备离开房间。

  “等等……。”

  刚刚还躺在床上的少年像是被“甜甜圈”三个字瞬间激醒了,立马跳下床。

  “这是外套……啊,衔徽也别忘了带上。”你微微笑了一下,回过头马上帮他准备好了繁琐的军服。

  “甜甜圈我回头会给您送过去,总部的例会快开始了。”

  “那种东西怎么样都好吧……”

  利贝利奥自然地揽过你的腰,凑到你面前轻轻嗅了嗅,随后吻了吻你的嘴角。

  “作为扰我清梦的补偿,我们扯平了。”

  “早上是喝了可可吧,很甜啊。”

  “……奥利奥,都说了别在OCT内部突然对我耍流氓!”

  你捂住了自己红透的脸,那个使坏得逞的利贝利奥,则在一旁笑意不减地看着你。

 

  

  

  [奥斯卡•德雷斯]

  

  

  “做了什么梦,笑的那么开心。”

  迷迷糊糊地把意识从刚刚的美梦里拉回来,闻到身旁的人身上淡淡的沐浴露香,你便知道奥斯卡又去晨跑了。

  “奥斯卡猜猜~”

  你揽住他的脖颈顺势让他靠在了床头,脑袋凑到他颈窝处蹭呀蹭,未完全擦干的金发上水珠还滴了几颗在脸上,凉凉的很舒服。

  “我……猜不到。”

  “真是的,奥斯卡是个笨蛋——”

  你有些气鼓鼓的撅起小嘴,可又被他身上的香气吸引舍不得撒手,于是干脆在他肩头不轻不重地咬了一下作为惩罚。

  他有些无奈地捏了捏你的脸,轻轻开口:

  “坏女孩,昨天晚上还嫌咬得不够多吗?”

  “////……你在说什么呀!!”突如其来的车速让你有些语无伦次。

  “不逗你了。”

  说罢,奥斯卡微微笑了一下,捧起你的脸在你的唇下落下一个虔诚又深情的吻。

  “给你的补偿。”

  

  

  

  [白起]

  

  

  “已经早上了么……”

  通宵肝策划案的你顶着个熊猫眼看了看窗外即将泛白的天空,以静音模式奖励了自己一个舒适的懒腰后,你轻手轻脚地关上电脑溜回了房间。

  蹑手蹑脚地打开房门,里边一片静谧,你不禁松了口气。

  若是半夜偷偷起来写策划案被白起发现的话,那可不就是随随便便向他撒撒娇就能应付过去的事了。

  正当你掀开被子的一角准备溜进白起怀里时,昏黄的台灯突然被人点亮了——

  “大制作人,加班结束了?”

  完蛋。

  这个词还没来得及说出口,就被白起一把抓住手臂拉了下去,像只海星一样趴在他的身上。

  “白起,你听我狡辩……啊不是解释!!”

  “那好吧,犯人小姐,坦白从宽,抗拒从严。”

  他坏心眼地挠了挠你腰上的痒痒肉,你憋不住笑了出来。

  “哈……哈哈,好痒——白警官动用私刑犯规了!”

  “哦,那你打算贿赂我一下吗?”

  解读了白起琥珀色的眸子里流动着的光芒后,你会意地低下头,轻轻吻在了他的额头处。

  “早安吻算数吗,警官大人?”

  谁知须臾间,白起竟扶着你的身体一个转身,两人的方位瞬间颠倒,他以绝对占有者的地位圈占着你的所有。

  “算数,但是远远不够。”

  说罢,一个更加深长绵柔的亲吻在二人唇舌间交织起来。

  “你可要好好补偿我后半夜空缺的时光。”

  

  

  

  

  

  END。

  


       俗话说的好,为众产粮者不可使其冻毙于无赞无评论(喂喂!)


  想要赞赞和评论(委屈巴巴)😢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