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互攻

22.2万浏览    4372参与
Ringo

『0062』

在景妄言的照料下,景逸洲不到一周就完全康复,并开始理直气壮地索要之前写在纸上的奖励。


某鱼第三天中午就开始罢工,瘫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道:“累了,让我休息一天。”


“可以,你休息你的,我吃我的。”


景逸洲微笑里的坏都要洋溢出来,狼爪子捧起景妄言的手就要亲下去,然而对方把手迅速抽出,“你都连续折腾两天了。”


景逸洲视线上浮到半空,“不知道之前是谁连续折腾了五天。”


“我好歹每天只折腾一次,可你两天就折腾掉了一个正字。”


“还不是因为我难得吃到一回。”景逸洲再捧起景妄言白净的手,啪叽一下亲上去,“男朋友,说话不能不算话,还有三个正字呢。”


景...

『0062』

在景妄言的照料下,景逸洲不到一周就完全康复,并开始理直气壮地索要之前写在纸上的奖励。


某鱼第三天中午就开始罢工,瘫坐在餐桌旁的椅子上道:“累了,让我休息一天。”


“可以,你休息你的,我吃我的。”


景逸洲微笑里的坏都要洋溢出来,狼爪子捧起景妄言的手就要亲下去,然而对方把手迅速抽出,“你都连续折腾两天了。”


景逸洲视线上浮到半空,“不知道之前是谁连续折腾了五天。”


“我好歹每天只折腾一次,可你两天就折腾掉了一个正字。”


“还不是因为我难得吃到一回。”景逸洲再捧起景妄言白净的手,啪叽一下亲上去,“男朋友,说话不能不算话,还有三个正字呢。”


景妄言轻哼一声,“可以,不过你要小心,我其实比你更容易感冒,要是把我给折腾病了,我之后就翻倍吃回来。”


景逸洲:……某条血养的锦鲤说话就是恶毒。


“放你的心吧,我可比你温柔多了,不会把你折腾病的。”


景逸洲双手撑在景妄言坐着的椅子边缘,额头轻轻撞了下景妄言的额。


赤红的眼瞳狡猾地眨了下,瞬间把眼下人泛红的双颊录入记忆。


软肉相贴,贝齿轻划。纽扣松解,风衣滑落。

非e
是巨蟹和双子的性转 不过他俩并...

是巨蟹和双子的性转

不过他俩并不是cp

没事,把他俩的cp再凑一起就好了,嗯,稀有的俩个bg又变成gl了,真好。

感觉自己花的时间越来越久了...心累啊。

(而且没有长进呜呜)

是巨蟹和双子的性转

不过他俩并不是cp

没事,把他俩的cp再凑一起就好了,嗯,稀有的俩个bg又变成gl了,真好。

感觉自己花的时间越来越久了...心累啊。

(而且没有长进呜呜)

言陌

关于磕马拉克xE前辈的邪教cp这档事

我打算写一篇E前辈和马拉克的文,讲讲道格之前,E前辈遇见马拉克发生的那点事儿。因为悲咏之歌里他俩是副cp,总得产点粮,搞点磕头。


这对cp看似邪门,实则大有磕头——霸道占有欲强西装恶魔x高智精明红发美女兼在逃小娇妻。

马拉克从见到E前辈开始就一直追捕她,但同时又非常欣赏E的聪明睿智和才能,所以不忍杀她,甚至想占有她、同化她,让她彻底屈服于自己;而E知道马拉克欣赏自己不忍开杀,于是变本加厉的惹怒他、触碰他的底线,并且非常享受看马拉克恼怒的样子。两人结下了梁子,就像马拉克和比尔斯一样,他们俩是冤家,但不同于马拉克和比尔斯的是——马拉克欣赏E,想得到E;而E喜欢调戏马拉克。她逃,他追,他们都...

我打算写一篇E前辈和马拉克的文,讲讲道格之前,E前辈遇见马拉克发生的那点事儿。因为悲咏之歌里他俩是副cp,总得产点粮,搞点磕头。


这对cp看似邪门,实则大有磕头——霸道占有欲强西装恶魔x高智精明红发美女兼在逃小娇妻。

马拉克从见到E前辈开始就一直追捕她,但同时又非常欣赏E的聪明睿智和才能,所以不忍杀她,甚至想占有她、同化她,让她彻底屈服于自己;而E知道马拉克欣赏自己不忍开杀,于是变本加厉的惹怒他、触碰他的底线,并且非常享受看马拉克恼怒的样子。两人结下了梁子,就像马拉克和比尔斯一样,他们俩是冤家,但不同于马拉克和比尔斯的是——马拉克欣赏E,想得到E;而E喜欢调戏马拉克。她逃,他追,他们都插翅难飞!所以这对cp既可以是bg,又可以是gb,又可以是互攻强强夫妇!


它不香么?!谁懂!!


E前辈的纸条里提到与马拉克见面是在Joy Joy Land(欢乐帮那关),马拉克对E前辈做了点事儿,让E想起了一些记忆。剧情大致从这里入手。


【不知道观众老爷是否想看这种文,如果点赞过8就开坑!



陌秋

第九章 危机

他们从城堡出发一路向东,在密布八眼蜘蛛的山谷旁经过,狩猎了三只体硕大的个体。

把蜘蛛塞进开拓了空间的背包,就转向南北方向,一直沿着山脊走。

在半山腰上,向东远眺,能看见另一道小山峰后的霍格莫德村。村中温暖昏黄的灯光与天上清冷的星光,交相辉映。

随着他们往南深入更茂密的树林,山脊和树冠逐渐遮蔽了村落和夜空,只剩下透过层层树叶的微弱月光。

在这禁林深处,宝贝有很多,两个眼光毒辣的人都是紧着价值较高的捡,实在没有时间弄的就做了记号,等以后再来。

当西弗勒斯发现云浅第三次无视了一旁的浆果,忍不住伸手指了指。

“你没发现那边那株东西吗?”

“?”云浅转头去看。

那是一种乳白色的小树莓,熟...

他们从城堡出发一路向东,在密布八眼蜘蛛的山谷旁经过,狩猎了三只体硕大的个体。

把蜘蛛塞进开拓了空间的背包,就转向南北方向,一直沿着山脊走。

在半山腰上,向东远眺,能看见另一道小山峰后的霍格莫德村。村中温暖昏黄的灯光与天上清冷的星光,交相辉映。

随着他们往南深入更茂密的树林,山脊和树冠逐渐遮蔽了村落和夜空,只剩下透过层层树叶的微弱月光。

在这禁林深处,宝贝有很多,两个眼光毒辣的人都是紧着价值较高的捡,实在没有时间弄的就做了记号,等以后再来。

当西弗勒斯发现云浅第三次无视了一旁的浆果,忍不住伸手指了指。

“你没发现那边那株东西吗?”

“?”云浅转头去看。

那是一种乳白色的小树莓,熟透的甜如蜜糖,轻轻一咬就会爆浆。

“它没什么药用价值。”云浅低下头,继续挖掘其他材料。

“……”西弗勒斯不着痕迹地挪过来,观察着云浅的气色。

为了行动方便,云浅用一根黑色绸缎将长发束在了脑后,一双黑眼睛专注地看着手下植株。白净的脸庞,即便是到了这种黑沉沉的环境中,也还是那么惹眼。

虽然看不出云浅哪里不适,但对比之前来禁林时,这人随手摘野果吃的行为,西弗勒斯还是有点不放心。

“罢了,要是真的不舒服,我给他配一杯健胃养胃的也费不了什么时间。”西弗勒斯想罢,注意力又回到了云浅的操作上。

一双指尖修长的手,动作灵巧轻柔。没有草药大师的水平,是不可能那样摆弄药材的。

“你那边都弄好了?”云浅突然抬起头,看向西弗勒斯刚才挖草药的地方。

“!”西弗勒斯直起腰背,躲开那颗撞过来的脑袋,但云浅的侧脸离他还是太近,只差一点点就要碰到他的胸口了。

“……”云浅也发现了他们尴尬的姿势,抬眼与西弗勒斯对视。

“又要……又要抱过来了?!”在夜色的掩饰下,西弗勒斯的脸颊莫名一热。

然而这次,在他想出缓解尴尬的对策前,云浅就起身退开了。

“还有最后一段路,我们走吧。”

他忙着把药材往背包里放,徒留西弗勒斯还僵硬地保持着姿势。

“他……没有趁机靠过来。”西弗勒斯心里的疑惑越来越强烈。

好像自从自己与泰坦魔芋见过面,云浅就没那么黏糊了。除了保持着那种莫名的热情,举止却变得有分寸,不再夹带着威胁和为难。

这明明是好事,他却作怪似的,感觉不太适应。

十几分钟后,他们遇上了一段坑坑洼洼的路。

云浅的手伸过来一把拉住了西弗勒斯。动作自然而然。

“……”

西弗勒斯盯着那两只牵在一起的手,浑身又是另一种不自在。


到了地方,云浅终于松开手。

在一颗大柳树的后方,是一面宁静的月形湖泊,湖畔和浅滩里都长满了浅绿色的水草,在月亮映照下,反射着温和的光芒。

月华草能中和魔药之间的相斥药性,能使魔药更稳定,提高成功率。光是看着它们,西弗勒斯就拟出了好几份值得一试的药方。

到了采摘的最佳时间,随着轻盈的马蹄声和悠扬的嘶鸣,十几抹银白的影子从密林深处跃了出来。月光在它们的身躯和鬃毛上流转,头颅高昂,尖锐的长角闪烁着光辉。先云浅和西弗勒斯一步,占据了湖泊。

“独角兽……”云浅蹙眉看着它们。

等到独角兽停下撒欢的步伐,纷纷低下头吃草,云浅拍了拍西弗勒斯的肩膀:“去和那些独角兽相处一会儿,能拿到多少魔药材料就拿多少。”

“你不去?”

“哈……为了我们两个人的安全着想,我还是留守后方比较好。”云浅的视线撇开了几秒,然后冲他弯成戏谑的月牙形,“其实特意跑过来‘看独角兽吃月华草’也挺有意思的。”

“……该死的!”

禁林里的高品质月华草,一年中最好的采收时间,还是在有人保驾护航的情况下。这种机会有生之年的难得,因为一个人的摆烂而错过也太可惜了。

一番心理斗争后,西弗勒斯壮着胆子走出隐蔽处。

果然,立马有许多独角兽群抬起头防备他。有几头还跺起蹄子作为警告,仿佛下一秒就要冲过来用角戳穿他。

西弗勒斯下意识回头看去。云浅的身影却消失不见了。

西弗勒斯睁大了双眼,死死盯着那处阴影。

难道云浅今晚的目的……就是为了找个僻静的地方……把他弄死?!可为什么会是今天??不是说好了,需要他搞定泰坦魔芋的吗?!

“咴咴咴!”

西弗勒斯气息一乱,最高大的那头独角兽就发出了警告,挡在了另一头年幼的独角兽前面。

西弗勒斯立即凝神,一边与它们对视,一边将刚刚被云浅牵过的,还残留着对方热度的手,隐入袖中去触碰魔杖……

在即将施放大范围杀伤的咒语前,西弗勒斯忽然察觉到了一个“陷阱”。

云浅与自己练习魔咒好几回了,肯定知道自己不会死在独角兽的围攻下,但突围,一定会伤及独角兽,到时候被邓布利多兴师问罪,自己就隐藏不下去了。

或许……这才是云浅的计划。是为了让他暴露所有底牌?真是阴险至极!!

西弗勒斯最后看了一眼那片树林,强忍下了抽出魔杖的欲望。

如果独角兽真如书中所写,能辨别对方的威胁性,那他尽量放松心态,把注意力转移到地上的月华草上就能化险为夷。

正巧他的脚边就有几棵颜色很淡的。几乎只有叶脉是绿色,在草药店里,属于有市无价。

西弗勒斯做了几个深呼吸,放空大脑,小心翼翼地弯曲背脊,蹲下来采摘。

才摘到第二株。

神经紧绷的脑海里,又浮现出了云浅今天的那些异样。

吃得少了。也不爱笑,不爱闹了。整个人都有点闷闷的。

西弗勒斯自认没惹到他。但谁知道呢,万一是黑魔王下达的命令,云浅是会照办的。

只是……真的很遗憾。毕竟相处了那么久。毕竟云浅拉着他探索的地方那么多……毕竟云浅给的拥抱那么炙热……

想着那些意外而来的点点滴滴,西弗勒斯逐渐平静了下来。即便是到了现在,他也回想不出云浅以前对自己有过恶意。

他对自己的洞察能力很有信心。“没有”就是“没有”。

西弗勒斯边回忆边将选中的月华草装好,打算等到月光明亮的夜晚,将它们放到月下照一照,促进月华草的功效后再使用。

十几分钟后,一个马鼻子凑到了西弗勒斯身边,喷了一个鼻息。

忘乎所以的西弗勒斯重新抬起头。发现自己已在不知不觉间走进了独角兽群之间。

独角兽们已经安静了下来。有些已经重新开始吃草,有些则围过来,用又大又灵动的眼睛观察着他。

“咴!”那头最为高大威猛的独角兽靠得最近,它长嘶一声,把其他挤过来的成员轰走,然后伸长脖子抢走了西弗勒斯手中的那株月华草。

西弗勒斯背脊一僵。他从没有与独角兽(除了死的)这么近距离相处过。

在独角兽嗅闻装月华草的口袋时,西弗勒斯伸手摸了摸它的颈部。独角兽受用地眯起了眼睛。

摸着摸着,西弗勒斯的手掌心里就多了几根独角兽鬃毛。

“咴。”独角兽看到后,短促地叫了一声,冲西弗勒斯的脸打了个响鼻,喷些唾沫星子,然后昂起高傲的头颅迈步走开。其他独角兽尾随着它,一起离开了湖泊。

月亮被渐渐浓重的夜雾遮挡。宝贵的采摘时间过去了。

“你做得很好,西弗。”云浅从那片阴影中走了出来。

西弗勒斯仿佛被当头一棒。

不是想要杀他?

但这人刚才明明已经不在原地了!云浅把他扔给了独角兽,他是再三确认过的!除非……但怎么可能?!

“喂?被独角兽吓傻了?”云浅笑着轻轻敲了一下西弗勒斯的额头。看起来心情变好了很多。

“……”西弗勒斯收起心思,把手中的独角兽鬃毛递过去。

云浅接过来,挑了三根毛色最亮的:“其他的你留着。”

西弗勒斯依言收好,跟着云浅朝城堡的方向走去。

一路上,他时不时看向前面带路的人。

能在他眼皮子底下玩消失的人,比能打败他的人还少,云浅做出这一举动却连“刻意”都算不上。

要在大战来临前抹杀云浅,比自己之前想得还要困难,那种微小的几率……让西弗勒斯不得不考虑云浅的来历,是不是和自己一样。

其实……云浅也是从未来回到这里来的?

非e

果然,女孩子好画多了...

水瓶座和天秤座的oc!

初三时候想的,到现在才动笔。

基本上就是禁欲系抖S与控制狂白切黑的相爱相杀啦...

果然,女孩子好画多了...

水瓶座和天秤座的oc!

初三时候想的,到现在才动笔。

基本上就是禁欲系抖S与控制狂白切黑的相爱相杀啦...

凤离

傲娇呜呜怪太子爷x猛男人妻

  太子爷很不开心,因为他看他的上铺很不顺眼!那个就长得高了点,身材壮了点的中央空调怎么就受这么多女生追捧了呢!?是我不够有钱还是不够帅!这群女生,有眼无珠!

   但太子爷的上铺很开心,因为他觉得太子爷很有趣。看起来屑的不行,实际上,笑死了,这都上大学了,连个被子都不会套。

   太子爷就是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主,但考上大学后家里人给够一年零花钱,把太子爷丢在校门口就不管了。太子爷第一次住宿,第一次没有人鞍前马后的献殷勤,上了大学,谁还给他这个“无依无靠”的做小马仔啊。万般无奈,只能冷着张脸,别扭得很:“喂 ...

  太子爷很不开心,因为他看他的上铺很不顺眼!那个就长得高了点,身材壮了点的中央空调怎么就受这么多女生追捧了呢!?是我不够有钱还是不够帅!这群女生,有眼无珠!

   但太子爷的上铺很开心,因为他觉得太子爷很有趣。看起来屑的不行,实际上,笑死了,这都上大学了,连个被子都不会套。

   太子爷就是个含着金钥匙出生的主,但考上大学后家里人给够一年零花钱,把太子爷丢在校门口就不管了。太子爷第一次住宿,第一次没有人鞍前马后的献殷勤,上了大学,谁还给他这个“无依无靠”的做小马仔啊。万般无奈,只能冷着张脸,别扭得很:“喂 那个,上铺,到饭点了,去吃饭吗?”太子爷是个路痴,在超市里看着指路牌都能迷路的那种。

   上铺有点想笑,但是要照顾太子爷的面子,拿起外套穿上:“那刚好啊,我没吃呢,一起去饭堂吃吧吧。”

   太子爷暗爽,╯^╰哼,算你识相。

   太子爷的生活技能树没一处点亮,连鞋带都不会扎。都是上铺蹲在一旁给太子爷系鞋带,太子爷看着低头的上铺,他有点燥热,脸红耳赤的,一定是空调没开。

   有天太子爷的衬衫扣子蹦掉了一个,太子爷黑着脸刚想扔,上铺一把夺走衬衫:“干嘛呀,扣子掉了缝回来不就好了吗?”

   太子爷:“那你给我缝。”

   上铺摇头笑了笑,认命的拿出针线缝扣子。

  太子爷目不转睛地看着上铺高大威猛的背影,他正专心致志的穿针引线呢,做着些女孩子家的事,还是给他做的。太子爷脸有点红,突然觉得上铺也没这么讨厌嘛。

   太子爷被上铺细致入微的整日照顾,觉得上铺长的高大威猛阳光帅气,看起来就很有安全感!

   有天太子爷约上铺去喝酒,喝的东倒西歪,扒拉着上铺不放:“喂,当我的老婆呗,我以后都你好!”太子爷说这话时,脸红脖子粗,也不知道是喝醉还是害羞。

  上铺把太子爷抗在肩上,拍了一把太子爷的屁股:“好啊,那我们现在就去开房。”

  “走!开房!我要用两盒!!”

  然后太子爷压着上铺做了一个晚上,结束时太子爷把脸埋在上铺健硕的胸肌里,一脸满足的抱着上铺睡着了。

    上铺看着做梦都在笑的太子爷,这感觉也不赖嘛~~~

  

   大学毕业后两人见完家长就火速同居,在小洋楼里过着太子爷主内,上铺主外的甜蜜生活。

  有天,太子爷跟他朋友出去喝酒🍶,回来时已经是半夜了。

  上铺扶着喝的东倒西歪的太子爷。太子爷知道是上铺,就把头埋上铺的肩里,忍不住呜呜的哭了,一边哭一边吸鼻涕:“呜呜呜呜呜,你都不理我了,你好冷淡......”

“没有不理你,准备到家了。”

“呜呜!我,我听别人说,说你不止跟我上过床!!呜呜呜呜呜.....”

“你听谁说的?!”

“你哄那么大声干嘛!!呜呜呜呜呜 你肯定是跟别人睡过!!”

太子爷很伤心,他垫起脚,凑近上铺的脸,“你盯着我的眼睛!说!!是我厉害还是别人差劲!!!!”

上铺看着眼圈红红的太子爷:“这个嘛,得试一下才知道。”


然后,上铺把太子爷上了。

第二天太子爷醒来,摊在床上,看着上铺背后的抓痕:我老婆真棒~~

严严严严守

袋子里有片星云/预告

“把喜欢的都装进我袋子里。”

                                    —严浩翔《Y》

-文严文 he

-竹马之交 “媳妇”就要从小养起

-abo青春校园文 互攻 ...

“把喜欢的都装进我袋子里。”

                                    —严浩翔《Y》

-文严文 he

-竹马之交 “媳妇”就要从小养起

-abo青春校园文 互攻 双A

-含私设 ooc警告 

-内混有女配角:李菲

-信息素:【待解锁】


“我想成为一片星云,你需要光的时候,我就凝聚成星。”

笨蛋耀文,要是什么时候我不需要你了呢?”

“别担心,我会重新化作尘埃,永远在你身边游离。”

山霁

稳定三角 Part1

少女的足陷入了柔软的地毯中,足弓微张,紧绷的弧度像受惊的猫。

身上的红痕似荆棘缠绕,密密绵绵。

她的每步都颤颤的,腰身却挺得笔直,伴随着细微的声响,忽地跌落在地毯上。

这下便连人也陷了进去,地毯上染了一抹暗色。


这该怎么办是好呢?少女粉俏的鼻尖莹莹的水光浸润着,眼角逼出泪来,双手像是上品的血脂玉。

可少女晶莹水润犹如小鹿一般纯洁无辜的眼眸中,却藏着这样的想法:阿清会什么时候回来呢,看到我弄脏了他的地毯他一定会很恼火吧,但想想他会因此作出的一些可爱的举动就好让人兴奋啊。


内室里弥漫着情色的气息丝毫不能影响大门外的清风朗朗。

少年步行至门前。

白色的运动鞋,绿色的草坪,蓝蓝...

少女的足陷入了柔软的地毯中,足弓微张,紧绷的弧度像受惊的猫。

身上的红痕似荆棘缠绕,密密绵绵。

她的每步都颤颤的,腰身却挺得笔直,伴随着细微的声响,忽地跌落在地毯上。

这下便连人也陷了进去,地毯上染了一抹暗色。


这该怎么办是好呢?少女粉俏的鼻尖莹莹的水光浸润着,眼角逼出泪来,双手像是上品的血脂玉。

可少女晶莹水润犹如小鹿一般纯洁无辜的眼眸中,却藏着这样的想法:阿清会什么时候回来呢,看到我弄脏了他的地毯他一定会很恼火吧,但想想他会因此作出的一些可爱的举动就好让人兴奋啊。


内室里弥漫着情色的气息丝毫不能影响大门外的清风朗朗。

少年步行至门前。

白色的运动鞋,绿色的草坪,蓝蓝的天。一切生机蓬勃着,是阳光底下奋发生长的味道—如果忽略这栋别墅的内室里满身红粉的少女。

“回家了。”他心中喃喃念到。

少年开了门,用从未有过的郑重走进了这栋房子。他甚至忘了换鞋,白色的运动鞋将洁白的地毯踩上一层淡灰的拂尘。

行至了内室门口的少年收敛起了所有的情绪,佯装成少女最喜欢他的模样—假装成熟镇定实际慌慌张张的小可爱。耳朵却是真的红了。

他又开了门,虹膜验证的那种。

内室里的少女察觉到了什么,刻意表现出了少年最喜欢她的模样—羞涩内敛的邻家女孩。尽管少女作为少年的姐姐,比少年要大一岁多呢。

少女将手臂环住了双腿,乌黑柔顺的长发铺在脸上,伴随着潮水般的生理性痉挛,怯弱地望了少年一眼。她没有吭声,眼周却瞬间红透了。

她知道少年阿清会喜欢她这副模样的。他的脚步乱了呢,少女隐秘地欣赏起少年此时难得一见的可爱模样。

“阿晴。”他温温柔柔的叫到,“你有没有乖乖在这里等我呢。”

少女阿晴没说话,紧抿着的嘴唇泛出了白,淡淡的晕染开。隐忍地点了点头,脸上的红晕更甚,手指不安地抓了抓身下的地毯。

阿清笑了,眉眼弯弯,包容地将少女从地毯上抱了起来。他看见了地毯上那抹暗色。

“阿晴不是乖宝宝呢,会撒谎了。”阿清安抚性的摸了摸阿晴的发,“没事的,惩罚很快就会过去的。”

阿晴哭了,阿清笑着吻去了她脸上的泪水,安抚着:“别怕。”丝毫不知道阿晴是兴奋哭的。

……

阿清紧紧地揽着累的睡着的阿晴睡去。



ps:咕咕鸡,不排雷,xp奇怪且小众,入坑需谨慎。但一定会更完,嗯。新手试水,这篇全免,都会放到老福特上面。

回礼不看不影响剧情,是修文的删减部分,可能会在后文出现。

沧海珠泪

第十五章 加百列

(一)

        周围的结界终于还是破裂了。然而,屏障消失后,映入尤里眼帘的却并不是原来那处昏暗狭窄的房间,而是,一望无际的星辰。

        荒野的天空是如此澄澈,显得繁星好像靠得很近,伸手就能触碰到一样。

        尤里卡微微一怔,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


(一)

        周围的结界终于还是破裂了。然而,屏障消失后,映入尤里眼帘的却并不是原来那处昏暗狭窄的房间,而是,一望无际的星辰。

        荒野的天空是如此澄澈,显得繁星好像靠得很近,伸手就能触碰到一样。

        尤里卡微微一怔,不过很快反应了过来。

        “这是……你用Watcher制造的虚拟空间?”

        毕竟,现实中,乌索克早已看不到这样的夜色了,无论在哪一个区。

        “你不是一直都挺喜欢星空?”萨拉菲纳淡淡道,“在这里,你也会暂时感受不到药效带来的痛苦。”

        刹那间,尤里看穿了萨拉的用意。萨拉将她们二人暂时束缚在虚拟空间,一方面是为了拖住尤里,避免她攻击卡普兰等人;另一方面,在这个空间内,即使不得不跟尤里交战,也不会对现实的她造成伤害。

        尤里只觉喉咙仿佛被什么哽住了一般,微微苦笑,眼眸低沉。“我有我必须承受这种痛苦的理由……像我这样的人,是没有资格解脱的,”她缓缓道,“你也一样,不是么?”

(二)

        “萨拉?”

        见到萨拉消失在了尤里的结界内,维塔利心中一紧。

        不管怎么说,他还是稍微有点在意那个闷葫芦的。

        “别轻举妄动,那道屏障无法强行闯入。”卡普兰制止了他。

        对于萨拉的实力,卡普兰比其他人都更有数;况且,她知道,尤里再怎么样也不会想置萨拉于死地。

        “她会自行解决状况的,”卡普兰道,“现在必须先找到阿尔雅的下落。”

        正说着,她忽然觉察到异样的动静,猛然将维塔利按倒在地。

        “趴下!”

        话音刚落,就听见窗户被子弹击碎的声音。

        看着面前冒着硝烟的弹坑,众人明白了自己的处境。

        “你们先走,”卡普兰朝窗外看了一眼,道,“那个人交给我。”

        维塔利跟埃利达尔虽然都难免有些担忧她,可是这里毕竟只有她最清楚如何应对狙击型Watcher,何况现在已没有时间犹豫。因此,他们并没有多言,遵从了指令带着安东尼娜撤离。卡普兰随即从窗户翻越而下,身影掩埋在黑暗中。

(三)

        在禁区是看不到天空的,所以无论白天还是夜晚,只要远离了有灯光的区域,就是黑茫茫的一片。

        虽然周围是这样的昏暗,但狙击手借助自己的Watcher,还是可以将远处的目标看得一清二楚。她在驾驶舱内默默地瞄准,将要开枪之时却发觉了身后的异样,立刻操控机身闪避。

        刹那之后,一束强光落在了她刚才的位置;顷刻间,整座桥梁随着一声巨响坍塌。

        她的机体悬在半空中,毫不犹豫地朝那一道闪光飞来的方向发出一击。

        远处的卡普兰及时躲开了这次进攻,不过也感到很意外。按方位来说,那个女人的视角根本不可能发现她,更别说避开她的射击,除非……对方的Watcher也同样可以探查子弹并预测弹道。

        可是能够这样做的机体,除了她的“路西法,”就只有一台。

        念及此,卡普兰的瞳孔骤然紧缩。

        ……

       “他曾经也驾驶过Watcher,不过在他死后就落到军方手中了,”沙悠昔日的同伴对卡普兰说道,“他给那台Watcher起的代号,叫‘加百列。’”

       卡普兰低头不语。“加百列”其实是一种白色的玫瑰;在他们的故乡第12区,这种蔷薇的寓意是——“未曾远离。”

        ……

        卡普兰出神不过片刻,驾驶舱内就发出了警告:预测出对方的弹道将穿过她此刻的位置;她连忙闪避。敌人的火力如疾风骤雨一般袭来。“路西法”将预测出的对方的弹道都可视化之后,竟然宛如一张光束织成的巨网,将她围困其中。

        “不愧是最先进的型号……”卡普兰不禁暗叹。虽然它单次射击的破坏力、射程、准度都不及“路西法,”可是它的连射能力跟速度着实到了可怕的地步。

        卡普兰飞速地闪避着,同时尽力把握一切机会进攻。她不能像敌人一样随意的连射,必须谨慎使用每一发弹药;因为三十发之后,“路西法”的火力就会耗尽。目标一直以极高的速度灵活移动,但卡普兰还是断续地射中了数发。若是普通的Watcher,被击中一次就足已报废;然而“加百列”号有着最强的防御系统,除了局部有损毁之外,它仍没有失去战斗能力。

        两人就这样一直僵持。不知不觉,卡普兰只剩下了最后一发弹药,敌人的体力也明显已经濒临极限。

        “最后的机会了……”她心道。

        随即,只见她骤然向对方抛出几个环状的物体,在半空连成一道弧线。她屏息凝神,扣下扳机,枪弹正正穿过每个环状物体的中部,撞击之后引发了一连串剧烈的爆破。如此大范围的攻击,“加百列”终究还是来不及躲闪,被埋没在火光与烟雾中。而卡普兰虽然离爆破点有较远的距离,但也被震出了驾驶舱外。

        那声巨响散去后,她缓缓从地上爬起,注视着面前的滚滚黑烟,感觉周围彻底陷入了沉寂;系统也没有再绘制出新的弹道。

        似乎一切都结束了。

        正当卡普兰准备松一口气,却看见那个女人竟从黑烟之中蹒跚地走出。

        她的装甲终于彻底丧失了移动的能力,迫使她也不得不离开驾驶舱,可是她本人居然在装甲的缓冲之下并未重伤。

        卡普兰顿时一愣。没有想到,“加百列”的防御性能,甚至远远超乎了自己的想象。

        “你的火力,已经耗尽了吧,”那个那女人冷笑着,抬起了手中的枪,“游戏结束了,女士。”

        她指尖触碰到扳机那一刻,卡普兰眸宇一沉。

        随即,伴随子弹出膛的声音,卡普兰按下手腕上的控制器的一个按钮,耗尽所有能量开启了强度最大的屏障。

        那屏障只能维持一瞬间;不过,当它与飞来的子弹短暂地相碰后,便完全扭转了其轨迹。须臾,子弹反而穿过了开枪之人的躯体。

        看着敌人的终于倒在血泊中,卡普兰捂着隐隐作痛的胸口,一步一步,最终走到了那具尸身旁,卸下了她的枪和控制器。轻触这些属于“加百列”号的部件,总让卡普兰想起这台机体原本的驾驶者。

        “许久不见,沙悠。”她流露出一丝怅然而恍惚的浅笑。

        另一边……

        一台深紫色的Watcher将炮火轰向阿尔雅的帕那刻亚号。躲开所有攻击并不困难,但考虑到身后几百英尺就是平民聚居的区域,阿尔雅并未闪避,用机体挡下了炮火。尽管有装甲的缓冲,但剧烈的冲击波还是让她五脏六腑都险些被震碎,吐出一口鲜血。

        “你如今还真是狼狈啊——索科洛夫小姐,”深紫色Watcher内的男人冷冷地看着她,念出了她原本的姓氏,“总统先生曾经如此欣赏你,可你却为了一个游民,背叛你的家人、你的同志。”

        那个男子提及了她的家族、她的亲人,可阿尔雅的内心没有被激起任何波澜,只是微微蹙额,一边竭力抵挡对方不断的攻势,一边道:“那种糜烂虚伪的生活,我早已厌烦疲倦;唯一能让我好过一些的人,还要被你们永久驱逐到禁区……所以我做出了我的选择。”

        男子面色一沉,不再言语。

        这片区域住宅密集,阿尔雅要避免平民的伤亡,就不像那个男人可以放开手脚战斗。而且,此时没有队友能与她配合。也不知道支撑了多久,她感到自己越来越处于被动,意识由于体力的过度消耗也逐渐模糊。她眼前一片漆黑,只觉得身体在一阵阵热浪的冲击之中来回震荡。

        “到我了吗?”随着机体向后倾倒,她心中默念。

        经过漫长的一刹那,她却忽然感到某个人扶住了自己。

        “还好,赶上了。”

        耳畔响起一个温柔而熟悉的声音。

Ringo

『0061』

景逸洲的母亲这晚买了些药材回家,熬出的药汤色深浑浊,景逸洲尝了一口,被苦得吐了吐舌头,“怎么这么苦啊?”


景妄言:“良药苦口利于病,好好按时按量吃完,才能快点好起来。”


景逸洲偏头看白纸,一面已经写满了食物名称,一面写着“景妄言”三个字,还画了两个正字。


“……我现在不是很有动力了,感觉想吃的基本都写了。”


“那可怎么办啊?”景妄言叹息,眉眼却染上笑意,“你要早点好,我才能早点再吃到你啊。”


景逸洲:“……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喝不下。”


“那,这个方法怎样?”


景妄言夺过汤碗,含了一口,再贴上景逸洲的唇。


唇齿相贴,药液淌入,熟悉的...

『0061』

景逸洲的母亲这晚买了些药材回家,熬出的药汤色深浑浊,景逸洲尝了一口,被苦得吐了吐舌头,“怎么这么苦啊?”


景妄言:“良药苦口利于病,好好按时按量吃完,才能快点好起来。”


景逸洲偏头看白纸,一面已经写满了食物名称,一面写着“景妄言”三个字,还画了两个正字。


“……我现在不是很有动力了,感觉想吃的基本都写了。”


“那可怎么办啊?”景妄言叹息,眉眼却染上笑意,“你要早点好,我才能早点再吃到你啊。”


景逸洲:“……就算你这么说,我也喝不下。”


“那,这个方法怎样?”


景妄言夺过汤碗,含了一口,再贴上景逸洲的唇。


唇齿相贴,药液淌入,熟悉的软裹挟着极致的苦,格外刺激。


松口瞬间,景逸洲赶忙抢回汤碗,“我喝,我喝,你不要再动口了!”


景妄言笑而不语,只舔了舔自己唇上的残液,轻轻“嘶”了一声。


是有够苦的。


不过,在某个方面,也算是甜吧。

Ringo

『0060』

景妄言自由骑行一小时二十五分事件的第二天,景逸洲感冒了。


景逸洲边捧着纸巾擤鼻涕,边埋怨景妄言:“都怪你,骑得那么快那么久。”


“好了好了,都答应你以后不会载着你还骑那么厉害了。我也让家里人把我自己的自行车送来了,下次你可以自己骑。


“作为补偿,你先吃这碗粥吧,我亲自为你熬的。”


景妄言端着一碗清淡的蔬菜粥,坐到他身边,“需要我喂你吗?”


“……不至于,我自己来吧。”


景逸洲接过碗,低头看,白瓷碗内的粥米粒粒莹白,几类切碎了的蔬菜搅在其中,腾腾热气在温暖的室内难以散去。


景逸洲舀起一勺粥,吹一吹,送到唇边,试探着碰触,感到温度合适,才把...

『0060』

景妄言自由骑行一小时二十五分事件的第二天,景逸洲感冒了。


景逸洲边捧着纸巾擤鼻涕,边埋怨景妄言:“都怪你,骑得那么快那么久。”


“好了好了,都答应你以后不会载着你还骑那么厉害了。我也让家里人把我自己的自行车送来了,下次你可以自己骑。


“作为补偿,你先吃这碗粥吧,我亲自为你熬的。”


景妄言端着一碗清淡的蔬菜粥,坐到他身边,“需要我喂你吗?”


“……不至于,我自己来吧。”


景逸洲接过碗,低头看,白瓷碗内的粥米粒粒莹白,几类切碎了的蔬菜搅在其中,腾腾热气在温暖的室内难以散去。


景逸洲舀起一勺粥,吹一吹,送到唇边,试探着碰触,感到温度合适,才把粥整勺咽下。


蔬菜粥的味道太淡,在口腔中几乎是转瞬即逝,景逸洲略显失望。


景妄言:“都说是清淡的了,你生着病,想吃好吃的,就尽快好起来吧。”


景逸洲又咽下一口粥,“那等我感冒好了,你亲自给我做?”


“可以啊,你想吃什么?”


景逸洲摸摸下巴,词一个接一个蹦出口来:“栗子蛋糕,香芋奶茶,韭菜盒子,烤鸡,寿司……”


景妄言喊了停,给他取来纸笔,“太多了,你自己写个清单吧,不过,每写一个,你就要吃一口粥。”


景逸洲眨眨眼,“男朋友,你怎么这么狡诈啊?”


“什么狡诈?我这是聪明。你要是不想这样的话,我直接把纸笔收走了。”


景妄言说着,作势要带着纸笔起身离开,马上被景逸洲揽住按好。


景逸洲从他手里拿走纸笔,唇抿着微笑,“那你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只要我想吃,你都要给。”


景妄言闻言,稍稍思索才道:“只要你想吃的不太离谱的话……应该可以。”


“那……”


景逸洲给自己咕咚咕咚灌下一大口粥,随后在纸上刷刷刷写下几个字,亮给景妄言看,“这个行不行?”


只见白纸上,由水性笔写下的笔画清晰,龙飞凤舞,组成“景妄言”三个大字。


景妄言:……就知道这家伙不安好心。


“行啊。”


淡淡的话音被干脆地甩开,面孔之间的距离被骤然拉近。


景逸洲呼吸一滞,柔软的舌尖也就在这一瞬迅速掠过他的唇角,劫走其上白软的米粒。


眼前深绿的眼瞳稍眯,温和里读不清究竟是掺进了几分坏。


“只要你病好后吃得下,就尽管来尝一尝。”

闲逛的酱油君

【玉梦x敏若】之剧照之掌门抢亲

由于素材原因,只能熊掌门抢亲柳敏敏了。这一次换敏敏凤冠霞披,周姐姐准备素手裂红裳了。别样的“偏要勉强”掌门和“问心有愧”敏敏。

------

最近很多人嗑白衣师尊和她的俏徒弟,po主还是“偏要勉强”嗑敏若🤣🤣🤣因为真的太香了

【玉梦x敏若】之剧照之掌门抢亲

由于素材原因,只能熊掌门抢亲柳敏敏了。这一次换敏敏凤冠霞披,周姐姐准备素手裂红裳了。别样的“偏要勉强”掌门和“问心有愧”敏敏。

------

最近很多人嗑白衣师尊和她的俏徒弟,po主还是“偏要勉强”嗑敏若🤣🤣🤣因为真的太香了

炫炫xxxxxxx-
谁懂我? 明明啥也没有,图源水...

谁懂我?


明明啥也没有,图源水印(正文在pl)


记得看彩蛋

谁懂我?


明明啥也没有,图源水印(正文在pl)


记得看彩蛋

沫雅君

山河令衍生【温柔骨】第三十七,三十八集

不要关音乐看视频!

关于温柔骨的配角其实每个人都有很多戏份,但是大部分人只想看主角,那我就加快进度砍配角戏份了。

师兄是从12岁开始为四季山庄为朝廷做事的,温温可没有做任务

可以看温柔骨前传蝶恋花 @偏度 (顺便催她更新)

关于四季山庄有前传,是叶白衣晋王他们老一辈的故事,我后期剧情展开再剪。 感谢@wellfilteredness 和我讨论剧情(*^_^*)


山河令衍生【温柔骨】第三十七,三十八集

不要关音乐看视频!

关于温柔骨的配角其实每个人都有很多戏份,但是大部分人只想看主角,那我就加快进度砍配角戏份了。

师兄是从12岁开始为四季山庄为朝廷做事的,温温可没有做任务

可以看温柔骨前传蝶恋花 @偏度 (顺便催她更新)

关于四季山庄有前传,是叶白衣晋王他们老一辈的故事,我后期剧情展开再剪。 感谢@wellfilteredness 和我讨论剧情(*^_^*)



Ringo

『0059』

聊了许久,披萨终于凉了些许。


景逸洲这次抢了先戴上塑料手套,切出两片披萨,一片递给对面的景妄言,一片送入自己口中。


他先从料最少的外圈咬下,香脆的滋味随着一下一下的咀嚼破碎、杂糅。


再往里咬,咬到杂蔬和牛肉,西红柿、洋葱和牛肉独特的味道都在口腔中漫开。


景逸洲:“你感觉怎么样?”


景妄言:“有点酸,我不喜欢这种酸味,可能是因为西红柿、洋葱和奶酪。”


“那下次在家自制披萨的时候,把这些都替换掉。”


“你还想自己做啊?”


“不行吗?”


“行啊,你想做就做,”景妄言眯眼笑着,又露出坏心眼来,刻意压低的声线像电流,迅速蹿过景逸洲还没...

『0059』

聊了许久,披萨终于凉了些许。


景逸洲这次抢了先戴上塑料手套,切出两片披萨,一片递给对面的景妄言,一片送入自己口中。


他先从料最少的外圈咬下,香脆的滋味随着一下一下的咀嚼破碎、杂糅。


再往里咬,咬到杂蔬和牛肉,西红柿、洋葱和牛肉独特的味道都在口腔中漫开。


景逸洲:“你感觉怎么样?”


景妄言:“有点酸,我不喜欢这种酸味,可能是因为西红柿、洋葱和奶酪。”


“那下次在家自制披萨的时候,把这些都替换掉。”


“你还想自己做啊?”


“不行吗?”


“行啊,你想做就做,”景妄言眯眼笑着,又露出坏心眼来,刻意压低的声线像电流,迅速蹿过景逸洲还没反应过来的大脑,“想做就做。”


景逸洲:……这家伙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对劲点。

Ringo

『0058』

两人终于彻底结束长达约一小时二十五分钟的自由骑行,抵达的目的地是景妄言事先说好想要尝试的披萨店。


今日正是这就披萨店的会员日,景逸洲又持有这家店的会员卡,理所当然地享受了买一送一的优惠,顺便点了两杯奶茶。


等到两份披萨端上桌,景妄言戴上塑料手套,右手端铲子,左手捏披萨片,然而没两秒钟就收手。


“它还太烫了,我打算让它先冷静冷静。”


景逸洲盯他,“你原来也会觉得太烫?平时喝热水微烫都没事,吃饭菜也能咽得下烫的。”


景妄言淡淡脱出手套,放平小臂镇静道:“它们和披萨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


景妄言垂眸看那披萨,脆黄的边缘,混杂在一起...

『0058』

两人终于彻底结束长达约一小时二十五分钟的自由骑行,抵达的目的地是景妄言事先说好想要尝试的披萨店。


今日正是这就披萨店的会员日,景逸洲又持有这家店的会员卡,理所当然地享受了买一送一的优惠,顺便点了两杯奶茶。


等到两份披萨端上桌,景妄言戴上塑料手套,右手端铲子,左手捏披萨片,然而没两秒钟就收手。


“它还太烫了,我打算让它先冷静冷静。”


景逸洲盯他,“你原来也会觉得太烫?平时喝热水微烫都没事,吃饭菜也能咽得下烫的。”


景妄言淡淡脱出手套,放平小臂镇静道:“它们和披萨是不一样的。”


“有什么不一样?”


景妄言垂眸看那披萨,脆黄的边缘,混杂在一起,煎烤得微黑的的牛肉、洋葱、西红柿和青瓜……


“我其实不是很喜欢披萨。”


景逸洲疑惑,“那你还说要来试一试?”


“我就吃过一次披萨,说不上讨厌,也绝对不能说喜欢。”


景妄言说着,托腮看他,翠绿的瞳中沉着平静深邃的海,不时泛起微妙的光。


“但是,认识你之后,我就想多体验一些事情,很久没体验的也好,从未体验过的也好。


“我想,或许我能因为你,对这个世界多一些喜欢。”


景逸洲眨眼两下,伸手捏捏他的脸蛋,“男朋友,不要总说这些会让我觉得你为我背负了很多的话。”


“但我是认真的啊。”景妄言握住他的手,眼底的海轻轻泛起波浪,“景逸洲,我到底是该跟你分担,还是该自己一个人承受呢?”

Ringo

『0057』

终于抵达目的地时,景逸洲一看时间,距离他们离开体育馆已经过去约一小时二十五分。


他把手机上的时间亮给景妄言,“你看看现在多少点了,你骑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景妄言瞥了那时间一眼,靠着自行车轻轻喘气,笑靥依然温和,“这不是还是回来了吗?骑车的也不是你,没必要这么气吧?”


“任性成这样,而且也没提前跟我说好,我怎么不气?”


景逸洲冷着脸,低头看向景妄言的双腿,犹豫着要不要伸手揉一揉,选择先在嘴上关照:“腿怎么样?骑这么久这么快,不觉得腿酸?”


“我练得又不少,这一小时不算什么,骑到后半程就没事了,现在反而还没刚开始时累。”


景妄言仰头,对上行道...

『0057』

终于抵达目的地时,景逸洲一看时间,距离他们离开体育馆已经过去约一小时二十五分。


他把手机上的时间亮给景妄言,“你看看现在多少点了,你骑了差不多一个半小时!”


景妄言瞥了那时间一眼,靠着自行车轻轻喘气,笑靥依然温和,“这不是还是回来了吗?骑车的也不是你,没必要这么气吧?”


“任性成这样,而且也没提前跟我说好,我怎么不气?”


景逸洲冷着脸,低头看向景妄言的双腿,犹豫着要不要伸手揉一揉,选择先在嘴上关照:“腿怎么样?骑这么久这么快,不觉得腿酸?”


“我练得又不少,这一小时不算什么,骑到后半程就没事了,现在反而还没刚开始时累。”


景妄言仰头,对上行道树茂密的树叶和昏暗的天空,脸上的笑意淡淡。


傍晚的风吹得他衣角猎猎,漆黑的身线在树影里把淡淡的忧郁围困。


不知为何,景逸洲从这一幕中读出来一种苦涩的怀念,像深夜加少了糖的咖啡,在夜风里迅速冷下去。

風生水起

不馴 (蓮華x太史殷,強強互攻)

【蓮史】蓮花血鴨x太史五龍羹,強強互攻,王見王,兩個都不妥協。

蓮華和湯圓是父子設定(私心)將軍特別照顧同為宋朝的小孩子!

將軍在我心裡是總攻,太史也是總攻,怎麼辦呢,只能各上一次了!

[图片]

[图片]
一言不合直接幹架!( R18 中間一段車會傳wb )


將軍和不周山的主人結下梁子,空桑的大夥兒不知起因,卻能感受到近來兩人會面時,不尋常的肅殺氣氛。一個桀敖兇殘,一個高傲冰冷,平素互不往來,到底是怎麼結仇的,其他人撓破了腦袋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少主為此苦惱許久,分別去問,只得到了兩句話:「多管閒事。」以及「自不量力。」到底是在說他還是說當事人阿,一頭霧水的少主猜想,或...

【蓮史】蓮花血鴨x太史五龍羹,強強互攻,王見王,兩個都不妥協。

蓮華和湯圓是父子設定(私心)將軍特別照顧同為宋朝的小孩子!

將軍在我心裡是總攻,太史也是總攻,怎麼辦呢,只能各上一次了!



一言不合直接幹架!( R18 中間一段車會傳wb )


將軍和不周山的主人結下梁子,空桑的大夥兒不知起因,卻能感受到近來兩人會面時,不尋常的肅殺氣氛。一個桀敖兇殘,一個高傲冰冷,平素互不往來,到底是怎麼結仇的,其他人撓破了腦袋也想不出個所以然。

少主為此苦惱許久,分別去問,只得到了兩句話:「多管閒事。」以及「自不量力。」到底是在說他還是說當事人阿,一頭霧水的少主猜想,或許是他們去瀛洲探索時有了過節,少主尋尋覓覓,後來在小湯圓那兒問出了答案。


「在瀛洲的路途,我和元宵掉進陷阱裡面,蓮華為了救我們出來,遭到山裡的野獸攻擊,好恐怖阿。」湯圓說著還心有餘悸。「太史殷哥哥的閃電擊退了那群野獸,但爹爹很不高興的樣子。」


將軍冷酷,卻對空桑的小孩子很好。少主拼湊了一番,推敲出結論。原來將軍認為他可獨自解決獸群,即使受點傷亦無礙,根本不必太史殷相助,萬一閃電誤傷孩子,那才不可收拾。這樣做不但更加危險,也是瞧不起他。


「今天早上,我帶著元宵一起去找太史殷哥哥,向他謝謝,他說沒關係。都、都是因為我,希望他和爹爹不要吵架了……」湯圓說著,圓滾滾的眼睛泛起一層水霧,少主忙著安慰他,說沒事,他們不會吵架的。


少主把這事問了樂於助人的吉利蝦,喜愛牽姻緣的他十分熱情地幫忙想辦法,只不過熱忱似乎用錯了方向。

「這是多麼讓人心頭激盪的開端阿,打是情、罵是愛,他們現在的爭執,正是為了日後的和樂相處,做一個戲劇性的鋪陳!我迫不及待想知道他們會怎麼發展下去了!需不需要我去牽線呢?」

吉利蝦頭上的呆毛興奮地豎了起來,他大概又想亂點鴛鴦譜了。「要不然我去找他們唱首歌吧,或是做道喜慶的蝦球送給他們,不如把他們當面約出來跳舞怎麼樣?我這就去找四喜安排上一曲!」

雖然凡事問吉利蝦只會得到戀愛泡泡沖昏頭的回答,少主仍感謝他的樂觀。由此他心生一計,不如再送這兩人去探索吧,有什麼誤會解開來就好。要是說不清楚,指不定打一架就解決了。左右就他們兩個人,也不必擔心波及其他食魂。空桑的建築和資產,也承受不起他們暴衝的攻擊了,負債累累的少主頭痛地想著。


蓮華和太史殷這端頗為不滿,然而拒絕顯得低頭示弱,傲骨如他們,自然應下了挑戰。一路上,蓮華和太史殷無話可說,探索的任務難度不高,對他們等級的御來說易如反掌,卻必須待滿足夠的時長,才能為少主帶來助益。瀛洲日夜變化莫測,他們將就著在一處靜謐的林邊落腳,準備過夜。


百無聊賴之餘,太史殷對著蓮華開口道:「那兩個孩子今晨向我道謝了,挺乖。」與男人一點也不像,後半句話他懶得點破。

蓮華冷哼一聲:「要是那天出什麼差池,親自找上門的就是我了。」


「如此做法對他們無益,護得了一時,又護得了他們一輩子嗎?」太史殷語帶譏誚,「況且,汝自身難保。」

蓮華聽過的謾罵多不勝其數,怪異的是,他能察覺太史殷並非惡言相向,僅是不近人情的冷漠,卻不能減低他的怒火。

「這話,對我的槍下亡魂說去吧。」他嘲諷道。

「兵家云:『傷敵一千,自損八百。』」太史殷無意激怒他,語中帶刺不過本性罷了。「連那兩個孩子都明白需要保護自己的道理,你一介武將,豈能不知?」


「爾自滿清化靈而來,拿什麼歷史教訓我?」看他矜傲自恃,蓮華更是不以為然。

「活得更久,不等同於看事透徹。」太史殷久居高位,尋常言語聽來亦像告誡或命令,不容忤逆。「想必這並非首次,你說要守護什麼事情或者誰。」


偏偏這話刺中將軍痛處,他有些按捺不住情緒了。


空桑的祥和安樂,對歷經山河破碎的食魂而言,或許過於安逸。男人好戰嗜殺,太史殷見過。平日裡的冷靜克制是刻意築起的高牆,一旦土崩瓦解,就會釋放兇猛的惡獸。

馴服猛獸是他的能力,他崇尚力量,依恃著難以撼動的權柄。他也欣賞強者,萬物皆可為棋,若無法逃離操控,則毋須同情。


「成王敗寇,世間至理。弱者的結局,只有被吞噬。」他的聲音低沉至極,像是個不祥的警告,但蓮華不會放在眼裡。

「若是再挑釁我,我會讓你付出代價的。」猩紅的雙眸鎖定著他,閃爍著壓抑的火焰。向來只有他能掌握主控權,眼前的男人確實挑起了他的興趣,充其量卻是個獵物,不足以讓他與之同謀。

「你?」太史殷冷冷地開口,「你可以試試。」


語句剛落,黑影瞬間逼近太史殷,鋒利的刀刃直攻他喉嚨。太史殷抽出配劍回擊,長槍與寶劍如靈蛇般竄動,刀影疾速交錯,金屬刺耳的碰撞伴隨著零星火花。

他沒使出全力,太史殷接他數招之後想道,蓮華攻過來的速度很快,卻僅是在轉移注意力,交鋒即錯開,轉而攻向另一方。且戰且走,距離步步拉近,等他有些不耐煩想速戰速決時,蓮華揪住了他衣領,抓著他整個人撞向後方的山壁。


太史殷以雷電為陣,素來敵人近不了身,更避之如洪水猛獸,何須他親自出手。他正欲諷刺,肉身相搏對他們的身分來說實在過於荒謬,話還未出口,嘴竟被那人咬住,如同被捕獲的獵物。震驚、難堪、羞辱,從來無人敢對他這般無禮,遑論放肆。


凶狠的雷電劈向身上壓著他不放的男人,衣袍燒得劈啪作響,焚風颳得髮絲翻飛,蓮華臉上多了數道血痕,表情猙獰,想必承受著痛苦,卻笑著對太史殷說:「這點程度,我還不放在眼裡。」

「你想試試嗎,痛到骨子裡的滋味?」蓮華低啞著嗓音,覆在太史殷耳邊,宛如鬼魅般陰沉的威脅,卻挾帶著曖昧不明的撩撥。

不論獵與被獵,他們都是掠奪者。

太史殷終究收回雷電,恐怕他的法力將方圓百里夷為平地,體內的男人也不會善罷甘休。

……

他才意識到周身的暴戾之氣緩和下來。腿間深處淌出了黏稠的液體,還有猩紅的血。


囂張的男人在他身體掠奪殆盡,卻流露一副平靜的神色,甚至是難得一見的脆弱。他瞧著這個瘋子,俊美的容貌猶如生於駭人血海中,盛放的灼灼紅蓮。太史殷的異樣心情只出現了一瞬,旋即翻過身將蓮華壓在身下,抓過刀鋒蜿蜒的配劍抵著他脖頸。利刃在男人脖子劃開一痕狹長的傷口,他割得不深,卻緩緩推進。血流得洶湧,比他所受流得更多。


男人笑得瘋狂又肆意,毫不在乎。「讓我看看,你的本事吧,不周山之主。」他的聲音聽來竟有幾分讚賞和興奮。


……

「我可沒你豢養的野獸溫馴。」蓮華趁勢將他翻身,騎著那物一上一下顛弄。久經沙場的壯碩身軀在他身上馳騁,胸膛劇烈起伏著。

「 一向只有猛獸,入得了我的眼。」太史殷喜怒不顯地睨了他一瞥,換得將軍張揚的笑聲。

……


他們酣戰數回,難分勝負,在彼此身體發洩爆發的本能。


太史殷駕馭過無數強大的猛獸,見過各界生靈伏首臣服。淪落的神明、凡人、百獸,皆畏懼可能施加其身的囚籠、痛苦,還有性命的威脅。至今,他從未遇過一個直面危險無懼色,甚至主動挑開死亡序幕的人,食魂亦是如此。

這樣的人,面對破滅的江山,失去守護的事物,只會更加癲狂。所以蓮華總是固執地將自己逼入絕境,他寧可生命消殞,也不放棄戰至最後一刻。地府早已敞開大門迎接他,故人也在奈何橋的另一端等待他。他求之不得,又有何懼?


他們自瀛洲返回空桑的旅途,儘管少有交流,卻不再劍拔弩張。後來他們還碰過幾次,太史殷問蓮華,為何當初找自己麻煩。


「你欣賞強者,我亦如此。」蓮華回得乾脆俐落。「我不必擔憂傷了你,你也毋須顧及我的死活。空桑的日子甚好,卻也靜如止水,好久沒有戰個痛快了。」他最後的語氣像一聲喟嘆。


「你奉陪嗎,太史殷?」



FIN



小劇場:蓮華回空桑時,迎面接住了飛奔而至的小湯圓。看著蓮華的傷口,小孩有點想哭,把臉埋在他的頸窩。小湯圓的能力是治療,他抱著蓮華,片刻時間,蓮華身上的傷已癒合得差不多了。

湯圓看到走來的太史殷,探出頭來跟他打招呼。蓮華笑得惡劣,對他說:「要不要讓湯圓給你治治,太史殷?」

「大哥哥也受傷了嗎?」湯圓緊張地問。

「只怕是傷到了難以開口的地方吧。」蓮華又唯恐不亂地說道。

「無礙,毋須在意。」太史殷答得簡短,陰沉地瞥了一眼還在壞笑的男人。

「如果大哥哥需要幫忙的話,我可以幫你!屠蘇哥哥,或是餃子爺爺,他們都很懂得醫治!」湯圓熱心地說。

「嗯,我會的。」

太史殷離開後,湯圓又問蓮華:「爹爹怎麼受傷了?遇到上次的野獸了嗎?」小孩看起來還是很擔心。蓮華摸摸他的頭,說道:「沒事了,只是小傷罷了。」


還挺疼,不過值得。



墨炽

他与他同行

温柔清冷队长×阳光善良主舞


马嘉祺丁程鑫同人文


[图片]

为爱发电,自割腿肉。


       马嘉祺,出生在河南郑州,殷实的家境给了他很好的物质条件去学习唱歌和各项乐器,在加上他自身的天赋与努力,从小就经常出现在各个音乐综艺和电视里,并且出演了《快乐星球》第五季,在参加了“美少年学社”这个综艺节目后他收到了时代峰峻的邀请,遇见了丁程鑫。


第一章 ...


温柔清冷队长×阳光善良主舞


马嘉祺丁程鑫同人文



为爱发电,自割腿肉。




       马嘉祺,出生在河南郑州,殷实的家境给了他很好的物质条件去学习唱歌和各项乐器,在加上他自身的天赋与努力,从小就经常出现在各个音乐综艺和电视里,并且出演了《快乐星球》第五季,在参加了“美少年学社”这个综艺节目后他收到了时代峰峻的邀请,遇见了丁程鑫。






第一章 

  

       马嘉祺在收到时代峰峻的邀请后其实很纠结,他到底该不该加入TF家族,他其实已经规划好了自己以后的生活,他会去唱美声,会有一个很好的导师带他,他以后的路不会难走。但是马嘉祺还是不想按部就班的生活下去 ,他想在自己的人生旅途中挑战自己,看到不一样的观景。于是他同意了李飞的邀请,离开了郑州,去往了那个将改变他一生的地方——重庆。


       到了南滨路长江国际十八楼,马嘉祺紧张的搓了搓手指头,他有点紧张。


       马嘉祺不是没见过大场面的人,小时候参演的电视剧和综艺也不少,他大体上知道娱乐圈是怎么样的,就算是号称内娱乌托邦的时代峰峻想必也不会太单纯吧,他猜想。


       但马嘉祺还是同意李飞的邀请,成为了未公开的练习生,在长江国际十八楼接受一系列的训练。他所决定走的路,会一直坚持下去的。


       马嘉祺是有些舞蹈功底在身上的,因为变声期要保护嗓子,他进入了一家舞社练习舞蹈,不说多么多么好,该有的底子是有的 。所以在十八楼的这段日子里,马嘉祺会更多的练习唱歌。


        这天,马嘉祺在练习歌曲《刚刚好》,正唱到高潮时,注意到了门口有动静。他走过去看看,是一个男孩站在那里,马嘉祺知道他是丁程鑫,在上楼前他就知道了他,很好看的一个男孩子。

    “你好,我叫马嘉祺,是新来的练习生。”

    “你好,我叫丁程鑫,打扰到你了吗?。”

    “没事。”

   “你唱歌很好听。”

      马嘉祺愣了愣,有点害羞,“谢谢。”丁程鑫继续笑着说“以后我们可以经常在一起练习。”

      “好啊,以后请多指教。”


       这是马嘉祺第一次遇到丁程鑫,在教室转角,他明媚的笑容和善意的关心让他感到亲近和温暖。他意识到可能这十八楼和他想的有些不一样吧。

  

       于是在陆续遇见了几位常在十八楼的未来伙伴后,马嘉祺以练习生的身份公开了。很多人对这位空降的外地练习生表示质疑,因为他太不像屠夫的养成系了,除了外型,这位叫马嘉祺的小朋友好像什么都会,很让人没有养成感。


       于是马嘉祺人气很是低迷,其实也没什么,马嘉祺有预料到这种结果 但他还是有些小失落。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