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五月天

25万浏览    15431参与
墨妤琋

陈信宏!你个北七!!2️⃣ (微冠莎)

大概,会努力把它更完吧…… 
 
正文: 
“陈信宏,你把窗子打开。” 
温尚翊坐在副驾驶上,皱着眉头闭上眼,发号施令。 
陈信宏从善如流地打开窗子,借着红绿灯的间隙侧头看了看他,“怎么喽?还不舒服啊?” 
温尚翊往窗子的方向靠了靠,“想吐。” 
“去医院吧。” 
“不用了,回家吧,睡一觉可能就好了。” 
---住所--- 
“阿信,你想吃什么?” 
打开家门,温尚翊晃了晃脑袋,踢下鞋子走去厨房。 
“我来做吧。”陈信宏看着自家恋人惨白的脸色,说。 
“行吧,你做好...

大概,会努力把它更完吧…… 
 
正文: 
“陈信宏,你把窗子打开。” 
温尚翊坐在副驾驶上,皱着眉头闭上眼,发号施令。 
陈信宏从善如流地打开窗子,借着红绿灯的间隙侧头看了看他,“怎么喽?还不舒服啊?” 
温尚翊往窗子的方向靠了靠,“想吐。” 
“去医院吧。” 
“不用了,回家吧,睡一觉可能就好了。” 
---住所--- 
“阿信,你想吃什么?” 
打开家门,温尚翊晃了晃脑袋,踢下鞋子走去厨房。 
“我来做吧。”陈信宏看着自家恋人惨白的脸色,说。 
“行吧,你做好了叫我,我去睡一会。”温尚翊也不勉强,走去卧室。 
---半小时后---(我也不知道下个面条,为什么要半小时???) 
“阿翊,吃饭了。” 
陈信宏推开卧室的门,摇了摇床上的人。 
“哦,好。”温尚翊费力地睁开眼睛,慢慢爬起来,出了卧室,走向餐桌。 
刚刚捧起碗,温尚翊便撇了撇嘴,皱起眉头。 
“怎么了?” 
察觉到自家恋人的不对劲,陈信宏放下碗,一脸紧张的看着他。 
“没……” 
‘事’字还没有说出口,温尚翊便丢下筷子扔下碗,捂着嘴匆匆跑去卫生间。 
陈信宏也自然而然地跟过去。 
“喂,阿翊,明天去趟医院吧。” 
温尚翊吐干净了,洗了洗脸,冲他点点头,走出卫生间。 
“你还吃吗?”陈信宏跟在他后面,“我再帮你做点别的?” 
温尚翊摇摇头,“不吃了,我累了,先睡了。” 
“去吧,我一会儿过来。” 
---分切线--- 
“阿小……” 
“陈阿信!你大半夜不睡觉要爆肝哦!!” 
电话那头因为被吵了觉的女孩大声地冲陈信宏吼道,“您也不看看现在几点了?!!” 
“好嘛,小小,回头请你吃饭。” 
“这还差不多,说吧,大晚上的什么事?” 
顾小小揉了揉头发,说。 
“我明天去你那一趟。” 
“你该不会真的爆肝了吧?” 
“不是我啦。”陈信宏冲顾小小解释道,“是阿翊啦,他有点不舒服。” 
“干!怪兽不舒服?陈信宏你怎么照顾我男神的!!” 
顾小小在电话那头暴走,“怎么回事?” 
“不清楚,吐了两次了,晚饭也没吃,我明天带他去你那看看。” 
“行。”顾小小点点头,“我把早上的问诊全部推掉,你带他过来。” 
“好,谢了。” 
“跟我谈什么谢谢。” 
女孩笑了 
“把我们家老大照顾好才是正经事……” 
 
TBC

墨妤琋

陈信宏!你个北七!!1️⃣

话说前面: 
学生党,缓更莫催(音乐渣渣,很多地方有不对,请见谅) 
有生子,私设,慎入 
全球同性可婚可育!!(私设脑洞) 
小小【顾小小】:阿信的青梅竹马,但只是纯纯的兄弟情,是XS的粉丝头子。 
 
正文: 
“这一段的和弦……” 
话还没说完,说话的人便捂着嘴,惨白着脸,皱了皱眉头。 
冠佑放下鼓棒,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怪兽,没事吧?” 
温尚翊摇摇头,放下手,重新拿起吉他,“没事,接着来……” 
“好。” 
过了一会儿,当整首歌到达高潮的时候,温尚翊忽然一把扔下吉他...

话说前面: 
学生党,缓更莫催(音乐渣渣,很多地方有不对,请见谅) 
有生子,私设,慎入 
全球同性可婚可育!!(私设脑洞) 
小小【顾小小】:阿信的青梅竹马,但只是纯纯的兄弟情,是XS的粉丝头子。 
 
正文: 
“这一段的和弦……” 
话还没说完,说话的人便捂着嘴,惨白着脸,皱了皱眉头。 
冠佑放下鼓棒,担忧地看了他一眼,“怪兽,没事吧?” 
温尚翊摇摇头,放下手,重新拿起吉他,“没事,接着来……” 
“好。” 
过了一会儿,当整首歌到达高潮的时候,温尚翊忽然一把扔下吉他,捂着嘴跑去卫生间。 
陈信宏见状,摘下耳机,也跟着跑了过去。 
“呕_咳咳_” 
温尚翊趴在马桶上,呕出几口酸水。 
陈信宏蹲在他旁边,拍了拍他的背,“好些了?” 
温尚翊抬起头看了他一眼,白着脸点点头。 
玛莎他们不知何时,也一起到了卫生间的门口。 
“喂,怪兽,你怎么啦?”玛莎皱着眉头,看着他。 
石头接着搭腔,“要不要去医院啊?” 
温尚翊站起身,洗了把脸,摇摇头,“没事,大概吃坏肚子了,接着练吧。” 
“不练了。”陈信宏也站起来,揽住他的肩,“今天先到这吧,明天再说。” 
“不用的。”温尚翊抬眼看着他。 
玛莎默默地同冠佑对视了一眼,“怪兽,阿信他心疼了,你就听他的吧,脸白成那样,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再练。” 
温尚翊看着他们坚持的样子,无奈的点点头。 
“那行,我们先走了啊,石头,你别让狗狗来接你了,我们顺路把你送回去。” 
玛莎拎起包,抓着刘冠佑的手对石头说。 
“好。” 
 
TBC

四仰八叉隨地躺

纯手工制作的绘本 一个学期终于做完了 🌹

纯手工制作的绘本 一个学期终于做完了 🌹

墨妤琋

倒流

ps:怪兽结婚的时间是私设,请勿当真!!! 
xs/sx 无差 
 
正文: 
 
“喂,阿翊!你醒醒啊!” 
温尚翊在推搡中渐渐清醒,映入眼帘的,是蔡昇晏的脸。 
“什么嘛,”玛莎翻了个白眼,“你怎么在婚礼前都能睡着啊?” 
“婚礼?什么婚礼?!” 
金属男士温尚翊,在线懵逼 
玛莎愣了一下,把手点到他的额头,“你不会是傻了吧?你自己的婚礼啊!” 
什么东西嘛?林北的婚礼?!林北不是结过婚了嘛?!林北老婆呢?!林北现在在哪里? 
在一番强烈的心理风暴中,温尚翊下意...

ps:怪兽结婚的时间是私设,请勿当真!!! 
xs/sx 无差 
 
正文: 
 
“喂,阿翊!你醒醒啊!” 
温尚翊在推搡中渐渐清醒,映入眼帘的,是蔡昇晏的脸。 
“什么嘛,”玛莎翻了个白眼,“你怎么在婚礼前都能睡着啊?” 
“婚礼?什么婚礼?!” 
金属男士温尚翊,在线懵逼 
玛莎愣了一下,把手点到他的额头,“你不会是傻了吧?你自己的婚礼啊!” 
什么东西嘛?林北的婚礼?!林北不是结过婚了嘛?!林北老婆呢?!林北现在在哪里? 
在一番强烈的心理风暴中,温尚翊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左手无名指。 
没有戒指?!!林北在做梦嘛?!林北又要重回伤心往事?? 
温尚翊记得那场婚礼 
那场婚礼上,他的死党好友兼乐团主唱兼他的前男友——陈信宏,是婚礼的伴郎。 
他记得同新娘交换戒指的时候,他的主唱大人哭了, 
一点点眼泪含在眼眶里,让人心疼。 
他想去抱抱他,可他不能,他忍住了。 
因为,他们分手了, 
在社会的压力下, 
分手了。 
不会吧?林北不要啊!林北会忍不住的!! 
“喂!你又跑哪去啦?”玛莎没好气的揪着他的耳朵,吼道。 
“啊?”温尚翊回过神,“蔡昇晏,今天是几号?” 
“16年1月4号啦!是你结婚欸,你今天怎么了? 
“没,没事。”温尚翊感到一阵旋晕。 
是这个日期,没错 
16年1月4号,是他举行婚礼的日期 
“你们......都来啦......”温尚翊强笑了一下,问玛莎。 
玛莎又开始翻起了白眼,“团长大人结婚欸,再说,你和阿信风风雨雨这么多年都挺过来了,终于要成正果了,我们能不来嘛?” 
“什么?阿信?!他人在哪里?!!” 
温尚翊抓住重点 
“怎么?你把自己的新郎官都弄丢了?” 
“他在哪呢?!!” 
玛莎想了一会儿,“应该在和司仪对流程吧,你也真是,这明明是你的工作,你居然跑到这来睡觉……” 
“玛莎”温尚翊打断他的话,“我去找他,你去帮我接待吧………” 
婚礼最基本的流程,他还是记得的 
“喂!你……” 
不等玛莎把话说完,温尚翊转身就溜。 
靠北!林北没有听错吧?!阿信?!林北不是在做梦吧?! 
———场地——— 
“阿信!” 
温尚翊老远就看见了那个无比熟悉的背影 
那个背影转过身,温柔地笑了笑, 
“阿翊,这里。” 
温尚翊跑过去,牵起陈信宏的手。 
“你刚才跑哪里去了?” 
“睡觉。” 
“好吧。”陈信宏宠溺地摇摇头,替他理了理衣领,“我们去迎宾吧。” 
“不用了,林北已经让蔡昇晏他们去了,我们去舞台看看吧!” 
温尚翊不得不承认,他有点迫不及待了 
“好。” 
陈信宏反手握住他的手,走去舞台。 
———舞台——— 
“要不要我们先排练一下?”陈信宏看了看四周,半开玩笑道。 
“好吼!” 
温尚翊笑了 
“那我们先给你们当主持人好了吼?”玛莎带着冠佑和石头,走上舞台。 
“不是让你们去帮迎宾了嘛?怎么过来了吼?” 
温尚翊瞪了瞪三个破坏了自己‘二人世界’的兄弟。 
“有你们家里人吼,我们就过来喽。”玛莎挤挤眼睛,把两人拉到舞台中间,兴冲冲道:“来来来,我来主持!” 
陈信宏冲温尚翊笑了笑,说:“好。” 
“来,开始了吼!”玛莎接过话筒,清了清喉咙,“陈信宏先生,你是否愿意同面前的温尚翊先生结为夫夫,不论未来贫穷还是......” 
“好。” 
“不是这样啦!”玛莎跺了跺脚,”你要等我讲完啦!还有,你要说,‘我愿意’!” 
“好吧。”陈信宏同温尚翊露出牙齿,“我愿意。” 
“你太欺负人了!”玛莎咬着牙皱了皱眉头,“你们平常演唱会上不给我面子就算了,现在还!” 
说着,他转换了目标,“温尚翊先生,你是否愿意同陈……” 
“我愿意!” 
又是一阵旋晕感 
在昏过去之前,温尚翊听到了陈信宏的笑声和玛莎气急败坏地吼声,“你们两个!我不想认识你们了!” 
———分界线——— 
再一次醒过来,是在自己家里。 
温尚翊睁开眼睛,环顾了房间的格局,最终,在床头的戒指上停下了自光。 
是自己平常戴的那枚 
“果然只是场梦啊......” 
温尚翊苦笑了一下,准备起床。 
这时,门开了。 
门外的男人走进房间,“阿翊,起床了吼!” 
“阿信?!” 
温尚翊又惊又喜,赶忙爬起来。 
“快点起来了吼!九点了哦!今天人一定超多的,我们要早点去啦……” 
陈信宏一边说着,一边在衣柜里翻找起来,“今天就穿白衫吧,我知道你喜欢穿吊衫啦,但拜托今天将就一下吧......” 
温尚翊坐在床上待机重启了半天,脑子里依然是一团浆糊,他木木地开口,“阿信,我们……去哪里啊?” 
“领本啊,昨天不是说好了嘛……”陈信宏皱着眉头翻找着外套,”今天挺冷的,你加件外套吧,这件怎么样?要不这件?你快点起来啦,把证件再查一下,别去了发现有什么没带。欸?要不你穿这件吧,我就穿那件蓝色的……” 
“阿信......”温尚翊把起床后所有的信息在脑海里过了一遍,上下动了动喉结,“今天几号?” 
“5月25号啊,怎么了?”陈信宏埋在衣服堆里,头也不抬,“回来把柜子收一收,太乱了!” 
“2019年?” 
“对啊.......” 
听到日期,温尚翊瞬间不淡定了,他一把抓过戒指跳下床,冲到衣柜前,抓住陈信宏的手。 
2019年的5月25号,是中国台湾宣布同性恋合法的第二天,根据早上主唱大人给自己所有的信息…… 
温尚翊动用起高中时代学习理科的智商 
那是不是代表,陈信宏的手上…… 
温尚翊抓着陈信宏的手,低下头 
果不其然,一枚和他相同款式的银戒戴在他家主唱的无名指上。 
相传,那是离心脏最近的位置 
“阿翊”陈信宏停下翻找,捏捏他的脸,“你怎么了?” 
“没,没事啦!”温尚翊咬咬牙,把情不自禁的跟泪逼了回去,扬起一个大大的笑险,“阿信,你去查一下证件吧,我来找衣服吼!” 
“啊?”陈信宏愣了一下,“哦,好,你快点昂。” 
“恩!" 
等陈信宏出去了,温尚翊戴上那枚所谓的婚戒,平复了心情,走到床边,拿起手机。 
屏保是两人的合照 
温尚翊弯着眼眸笑了笑,打开微信。 
好吧,微信炸了 
温尚翊果断忽略了圈内其它好友的消息,打开了五个人的“工作群” 
【玛莎:@怪兽@黄色海绵 我干!你们不至于昨天半夜发微博和ins吧?我的私信都快疯了,全在心疼我!我有什么好心疼的?!! 
冠佑:什么时候领证哦?我们去讨洒喝哦。 
石头:你们办仪式吗?要不要我们去帮忙?】 
温尚翊笑得越发灿烂 
【先不用了,今天去领证啦!回头喊你们吃饭哦!】 
回完消息,团长大人用平生最快的速度换好衣服,拿着手机,出了房门。 
“阿信!” 
陈信宏放下两人的户口本,回过头,“怎么了,阿翊?” 
“过来拍照发微信啦!” 
“昨天不是发过微博了嘛?都知道了。” 
虽然嘴上这么说着,陈信宏却依然听话地走过去, 
“怎么拍?” 
“这样吼......“ 
温尚翊抓过他的左手,走到窗边,借着清晨的阳光,拍下二人牵手的照片 
【林北要结婚了吼!】 
温尚翊编辑好消息,发出去,一条评论紧接而至: 
【A阿信:一辈子】 
温尚翊看着不远处坐在沙发上低头刷手机的陈信宏,笑出了五月的暖阳。 
幸或不幸,老天终究给了他重新来过的机会 
 
 
【作者有话说: 
依然是小学生(垃圾),文笔幼稚死了吼!!不过欢迎评论哦💙 
写这篇文章的目的,纯粹是为了弥补【星】(详情请看我第一篇xs)的遗憾,也是作为一个五迷和【XS】cp粉YY的心愿 
嘿嘿,为了这篇文章的结尾【要不要在一起】,我都快和姐妹掐起来了!不过事实证明,还是我强大一点,哈哈哈×N 
“少不更事偏要虐,老来就爱傻白甜” 
这大概是对我现在状态的最好写照 
别的不唠了,我爱月份团!!! 
最后: 
请勿上升蒸煮!!! 
请勿上升蒸煮!!! 
请勿上升蒸煮!!!

Soso的隕石坑
抱歉占tag!收集意見(⁎⁍̴...

抱歉占tag!收集意見(⁎⁍̴̛ᴗ⁍̴̛⁎)

大家好~我是Soso

一直以來,我都在instagram 寫五月天同人文

除了“心中無別人”之外

我還有一個長篇-“有你是我最美好的時光”

內容包括【信獸】、【冠莎】

但是內容有可能會被檢舉

因為有開車的情節

不知道大家有什麼想法?

想不想看這個系列?

抱歉占tag!收集意見(⁎⁍̴̛ᴗ⁍̴̛⁎)

大家好~我是Soso

一直以來,我都在instagram 寫五月天同人文

除了“心中無別人”之外

我還有一個長篇-“有你是我最美好的時光”

內容包括【信獸】、【冠莎】

但是內容有可能會被檢舉

因為有開車的情節

不知道大家有什麼想法?

想不想看這個系列?

Soso的隕石坑

【信獸】牙關

//牙關//

「陳信宏先生夫人 闔府統請」

「我哪裡來的夫人…現在就我一個廢人…」

打開紅色信封,裏面出現了一個熟悉的名字,旁邊還有一個陌生的女性名字。陳信宏隨手把信封往空中一揮,整個人軟攤在沙發,熟悉的名字讓他想起過往,那個早以為忘記的回憶,他實在是不敢面對。輕輕閉上眼睛,希望美夢可以帶他離開現實。

蔡昇晏約會回家,第一眼便看到他親愛的學長兼室友在沙發上不醒人事,旁邊還有一個信封。「那該不會是遺信吧!」蔡昇晏立馬把袋子扔掉,然後一下子跳到沙發上,試圖叫醒陳信宏,結果對方被其大動作弄醒了。「 啊…我剛進門就看到你『死掉』…」「我沒事…吧…」陳信宏拿...

//牙關//

「陳信宏先生夫人 闔府統請」

「我哪裡來的夫人…現在就我一個廢人…」

打開紅色信封,裏面出現了一個熟悉的名字,旁邊還有一個陌生的女性名字。陳信宏隨手把信封往空中一揮,整個人軟攤在沙發,熟悉的名字讓他想起過往,那個早以為忘記的回憶,他實在是不敢面對。輕輕閉上眼睛,希望美夢可以帶他離開現實。

蔡昇晏約會回家,第一眼便看到他親愛的學長兼室友在沙發上不醒人事,旁邊還有一個信封。「那該不會是遺信吧!」蔡昇晏立馬把袋子扔掉,然後一下子跳到沙發上,試圖叫醒陳信宏,結果對方被其大動作弄醒了。「 啊…我剛進門就看到你『死掉』…」「我沒事…吧…」陳信宏拿起紅信封遞給蔡昇晏,對方展開請帖,果然被上面熟悉的名字嚇到了。「呃學長他…」「他要結婚了,陪我去吧。」陳信宏轉身走回房間,剩下蔡昇晏一人不知所措地留在客廳。

「歡迎各位來到溫尚翊先生和…」蔡昇晏實在是搞不明白他的兩位學長,一人無聲無息地離開,另一人苦苦地等待對方,而且還拉著自己參加那人的婚宴。「恭喜啊!祝你們白頭到老、早生貴子…」溫尚翊拉著短髮俏麗的新娘向來賓一一敬酒,此時已經離他們越來越近。陳信宏臉上掛著笑容,讓蔡昇晏和臨時被拉來的劉冠佑、石錦航心裏不是味兒,他們幾人是唯三知道陳信宏和溫尚翊曾經有關係的人,桌上的其他舊同學、朋友一概不知情。新郎新娘終於來到了他們的桌子,大家都站起來,準備敬酒。「嗨…恭喜啊…」溫尚翊尷尬地向陳信宏笑了笑,但始終都不敢正眼看對方。陳信宏正要舉杯祝賀,蔡昇晏卻搶先伸出手和溫尚翊乾杯,希望可以讓這情景不要這麼殘忍。

一對新人離開後,蔡昇晏感受到自己的手被緊緊抓著,但他不介意,只希望好朋友可以好過一點。「啵」不知怎的,陳信宏隨手拿起桌上的啤酒,直接打開灌進嘴裏,平常滴酒不沾的他嚇到了其他人,連反應快的蔡昇晏也來不及阻止。轉眼間他已經乾了一罐啤酒,正當要拿起第二罐啤酒時,蔡昇晏牢牢抓住他的手。「你夠了!」不知道是不是因為酒精的關係,陳信宏好像變得飄飄然,心裏也變得舒服。「今天是我們老同學結婚的大日子嘛,我只喝一罐怎夠意思呢?來!大家喝!」語畢他又拿起啤酒灌起來。「對啦,今天是這麼開心的大日子,大家一起喝!」石錦航順勢站起來,向在座各位老同學、老朋友敬酒,只希望場面不要變得尷尬。

·

「你不阻止我嗎…」陳信宏臉上有一絲微紅,說話的語氣也是軟軟的。「看你這樣好像好過點…我不忍心看到你繼續心碎下去…有什麼事我都在你這邊。」蔡昇晏上前給了他一個擁抱,暖暖的。

·

「阿信!」正準備打開車門的時候,突然聽到一把熟悉的聲音。「我愛你。」溫尚翊臉上沒有了剛才婚禮上的喜悅,剩下的只是滿滿的悔疚。「回去吧!讓人家女生等多不好啊 !」關上車門,車子緩緩駛走。

·

「如果你愛過我,你不會就這樣走。」

·

end.

-----------------------------------

大年初三 赤口

祝大家新年快樂

赤口就留在家裏不要出門

留在家裏對國家也是一種貢獻

祝大家身體健康🎈

蘋果詩

羅密歐與茱麗葉 / 番外

一.


倪頤還是沒有成為相信音樂之一。

無論陳信宏花費多少力氣去說服她,她就是不願意與他簽約。


「我才不要一個這麼龜毛的人當我老闆!」

對,她才不管其他股東們。


「你意思是你不想跟我一起工作嗎?」

「公私分明好嗎陳先生?」


明明一切都準備就緒。

他與公司談好了,開給她的Offer也不差。


但每次只要他想把合約悄悄遞到她身旁。

她眼角瞄到了他的行動,就會裝作若無其事的,馬上離開現場。


「阿頤…!」

叫也叫不住,她跑路真的滿快的。


但其實,當然陳信宏也很清楚。

倪頤只是不想被外人說她靠關係。


無論只是公司裡的人,或者再想遠...


一.


倪頤還是沒有成為相信音樂之一。

無論陳信宏花費多少力氣去說服她,她就是不願意與他簽約。


「我才不要一個這麼龜毛的人當我老闆!」

對,她才不管其他股東們。


「你意思是你不想跟我一起工作嗎?」

「公私分明好嗎陳先生?」



明明一切都準備就緒。

他與公司談好了,開給她的Offer也不差。


但每次只要他想把合約悄悄遞到她身旁。

她眼角瞄到了他的行動,就會裝作若無其事的,馬上離開現場。


「阿頤…!」

叫也叫不住,她跑路真的滿快的。




但其實,當然陳信宏也很清楚。

倪頤只是不想被外人說她靠關係。


無論只是公司裡的人,或者再想遠一點。

也許他們有天終將公諸於世呢?



每次想到這,陳信宏就制止不住那上揚的嘴角。

她的反抗也看起來沒那麼難接受了。




而倪頤,其實也某程度上妥協了。


她不是他們家的藝人,單純是一個自由的音樂人。

她堅持,專輯將由她本人籌備。


用集資的方式,從頭到尾只允許她團員的幫忙。

而陳信宏,不得以任何方式,包括人脈,設備或金錢。


而音樂之外的,比如說宣傳和活動。

她爭論不過他的固執,畢竟他是專業的。


那些就交由他公司的團隊去協助她獲得更多曝光率。

但還是被禁止提到相信音樂或必應創造的名字就是了。




對了。

其實陳信宏還是偷偷辦了幾個帳戶,參與了她的集資。


將一筆大資金分開幾個名字捐出,她就不會發現了吧?

嘿嘿。







二.


陳信宏正式將倪頤介紹了給他的團員們認識。


「哦,然後呢?」

他只獲得了如此冷淡的反應。


於是他也顧不得倪頤就在身旁,與他們鬥起了嘴。

「欸!就這樣而已?」


「啊就你每天都對著手機笑得像發…現春天那樣,是要怎麼不察覺。」


話說到嘴邊,才驚覺好像不該嚇到人家女生。

但,氣勢就整個弱了。


「阿頤我們別理這群人渣。」

所以陳信宏就有機可乘,以一個贏家的姿態牽著倪頤的手離開。


由始至終都沒能開口的倪頤,只好尷尬的笑著回頭,向他們揮著手。




倒是當倪頤將陳信宏介紹給她的團員時。

「這位是,平常跟我們一起玩傳說的朋友。」


她轉頭瞄了眼他。

「嗯…現在不只是朋友啦。」


她團員們的下巴簡直都到緊貼在地板上了。

那個他們在遊戲中瘋狂指責的人,竟然是五月天主唱?


現在還告訴他們,他是阿頤的男朋友?

一時之間也太難接受了。


困難到,連自我介紹都忘記了。

「呃…有人在家嗎?」


倪頤想打破這凝結的氣氛,而陳信宏從口袋裡拿出了手機。

「要打一局嗎?」


「好啊!」

然後團員們自然的跟著他的帶領,乖巧的打起了傳說。

嗯,僅限遊戲開始前啦。


「謝謝carry噢!」

陳信宏倒是玩得很開心。







三.


音樂系情侶日常之一:




倪頤在她的新歌裡,編了一段需要頗多技巧的吉他Solo。

於是編完了,迎來的就是不斷的練習。


「吼,我是傻子嗎到底為什麼要這樣折磨自己啊!」

當練了一段時間後,心累還身累的倪頤總會這樣說。


而陳信宏就會摸摸她的頭。

「你就是啊。」


惹得她又生氣又沮喪。



所以,陳信宏偷偷去請教了兩位吉他手。

他們也許有些小秘訣可以傳授給她。


「欸,你自己是不會彈吉他嗎?」

但當然,要先接受一番嘲笑。


「吉他是你們專長不是嗎。」

「教學妹也是你專長之一啊。」

「這你們比我更有經驗吧?」

「啊她人又不在這。」


嗯,這就是為什麼他不願意把倪頤帶來學吉他。




經歷幾輪轟炸後,陳信宏終於得到了些專業意見。

總算可以回家和他的阿頤一起練習了。


在倪頤再次準備練琴前,他先開了口。

「這次,我跟你一起練吧!」


換來了她的感動。

是個好開始。


而在她刷了幾下弦,停在她總會遇上的難關後。

他放下了自己的吉他,走到了她的身後。


他從後環抱起她與吉他,扶上了她的雙手。

「看好囉,這裡這樣按。」


用上了團中兩位吉他手最精選的秘訣,教導著倪頤。

而她,則在因為他極近貼近的距離而晃神中。


回過神來,剛好遇他四目交接。

「小呆瓜,專心點啦,琴還練不練了?」


呆滯的她點了點頭。

他笑了笑,忍辱負重換來這些情報,果然值得。


然而在她專心聽完課後,她的程度突飛猛進。

本來說好一起練,結果陳信宏還在實踐那些秘訣,倪頤已經練得七七八八了。


「欸阿信!你教我的真的很有用欸!」


現在沮喪的人換成他了。

雖然他也得到了倪頤獎勵的吻。




結論是,她的吉他彈得比他好。

他寧願承認是他自己只顧愛情忘了練琴。


早知如此,他該秘密練完再教她的。









四.


音樂系情侶日常之二:




陳信宏和倪頤,誰的音域比較廣?


一位樂團主唱,一位自彈自唱歌手。

當他們談起戀愛,在家無聊時最愛的活動,是私人演唱會。


呃……

說是演唱會,其實比較像在KTV包廂裡開著兩人Party。


放下舞台專用設備,他們像個平凡人一樣。

拿著藍芽麥克風,站在家客廳中央隨著電視播出的音樂高聲歌唱。


但是,不唱五月天,也不唱她的歌。





直到倪頤的突發其想。

「我們誰的音域比較廣啊?」


作為一位女歌手,她的歌比普遍的低音。

作為一位男歌手,五月天的歌公認難唱。


「只有一個真相!」

「你柯南喔?」


他意料之外的反應讓她笑成一團,然後把整個話題都忘記了。

根本沒想過他是認真的。




幾天後,陳信宏把倪頤帶到了大雞腿。

走進了錄音室,為自己,也為她戴上了耳機。


「幹嘛?要錄音嗎?」

「你不是好奇嗎?」

「你也太認真了吧?」

「有關你的事我一向很認真啊。」


可惡,倪頤又被撩到了。



於是他們一起在錄音室裡,輪流唱著對方的歌。

倪頤的歌對陳信宏當然輕而易舉。


「那我要唱哪一首?」

「崩壞吧。」


她馬上換上不可置信的表情。

「欸!不公平啦!」


「那洋蔥?還是夜訪吸血鬼?」

倪頤作勢要拿掉耳機,「我不玩了啦。」


然後當然又是上演一場陳信宏安撫著從沒真正生氣的倪頤,晃著她的手要她留下來的戲碼。



誰妥協了?

唱倪頤的偶像,蘇打綠的歌最公平。


結論是,誰的歌唱能力比較強有什麼關係?

也不影響他們的感情。



最後贏家可能是毫不相關的青峰。

輸家嘛……大概是其他要用錄音室的人。



「誰准你把錄音室當KTV在玩的?嘔心死了陳信宏!」






五.




陳信宏其實有點想公開。

對,這把年紀了,他才突然想在陽光下與倪頤約會。


或許是被團員影響,又或者是心態終於改變。

就說遇見她後有一種,重新回到少男的他了吧。


當然,他還是必需保護她。

但,心中就是有個聲音,想大聲的炫耀,他身旁有她的陪伴了。




「阿頤,你說,如果我們被發現了,會怎麼樣?」

「嗯…現在這個時間點嗎?」

「在你想的任何時間。」


她歪了歪頭,順勢靠在他的肩上。

「雖然還是會傷心,但私心的想,大概也會有很多人為你高興的吧。」


他抓出她話裡的不對勁。

「那你呢?」


她扭了扭頭,尋找著更舒服的位置。

「不知道欸,看我到時候的位置在哪裡吧。」


但當然,她希望那時候的她,起碼站在一個別人提起名字會知道她的地位。

為的,是阻擋別人覺得他紓尊降貴的想法。


她還保有一絲自私。

而他更要保護她的自私。


「阿頤,你會想公開嗎?」

「我會支持你的每一個決定。」



對象是陳信宏,一個如此優秀的人,當然想。

只是不是現在。



所以,陳信宏要更努力。

讓她的名字被更多人認識,用盡私心和機會,推廣她的音樂。


因為她也是那麼優秀啊。

在他眼中的她,就是最好的。


而他要讓全世界的人都認同他。




直到倪頤對自己有信心前,他會為她築起最堅固的防禦罩。

在哪之前,讓是當起羅密歐與茱麗葉吧。


其實,輪到他想公開,而身邊的她才是反對的那方,還滿有趣的。

小心一點不就好了嘛。


「阿頤,我們去約會吧!」


「哪裡?」

「隔壁巷口的奶茶店。」

「好啊!你要請我喝喔!」


「你要一百杯也買給你。」

「才不要!會胖死啦!」

「我養你嘛。」


她揚起了笑,牽起了他的手。

「走啦!很想現在就喝得到欸。」






---------------------

是在完結篇裡答應大家的番外!

之後再有的話應該也會是這種形式~


祝各位新年快樂 身體健康

來自第六年沒有過年沒有放假 在外獨自一人的小可憐

但!

好消息是再過兩個月就終於能結束為期六年的半個地球外獨自生活啦!

真的等不及要畢業了啊啊啊~


我真的沒想到開了很久的車還沒到站

但阿頤番外倒是幾天寫完了

我最愛的還是小迷妹好嗎(淚)

(但可能是我本人最近⋯冷淡)

最近是指近幾個月所以才寫那麼久都寫不完

玩笑還認真自行判斷(???)


然後啊

為了唱歌對決那段我還特地去搜尋五月天最難唱的歌XD

畢竟我也很久沒去KTV了都忘了哪首歌最難唱⋯(嘆)


送給大家幾塊小甜餅拼在一起的大蛋糕

希望大家一切安好。

日曜日

是你

爱你让我变得更强

为你战斗永不投降

是你

爱你让我变得更强

为你战斗永不投降

廖帮成

生活是最好的“老师

生活从来不会招招手说,“小子过来我们讲讲道理”,生活只会一个大嘴巴把你打在地上后说,“傻逼,学着点。”

生活从来不会招招手说,“小子过来我们讲讲道理”,生活只会一个大嘴巴把你打在地上后说,“傻逼,学着点。”

南墙

阿信竟和我的钱包…有些神似

阿信竟和我的钱包…有些神似

廖帮成

知识的意义

只有当局势不明朗,没有人告诉你该怎么办,而错误的判断又会导致一些不良的后果时,你要是能因为有知识而敢于拿一个主意,这才算是真有知识。

只有当局势不明朗,没有人告诉你该怎么办,而错误的判断又会导致一些不良的后果时,你要是能因为有知识而敢于拿一个主意,这才算是真有知识。

_小角落

此刻第一个想起的词就是 温柔

谢谢你的温柔

原来你不是不关心 只是真的在忙呀

此刻第一个想起的词就是 温柔

谢谢你的温柔

原来你不是不关心 只是真的在忙呀

MDF溫柔星空

新年快樂

小倆口打情罵俏什麼的

看多少次我都甘願~


整集就是:

冠莎一直閃

其他人一直開黃腔


其他什麼都沒有了XD

新年快樂

小倆口打情罵俏什麼的

看多少次我都甘願~


整集就是:

冠莎一直閃

其他人一直開黃腔


其他什麼都沒有了XD

你唱歌我在聽

呈祥献rat

👍🏻

陈信宏真有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怪兽吐槽真的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陈信宏越来越像个活宝了(?)

无耻出汁A香菜·莎!当然是活宝本人了!

怪兽石爸一出口就是限制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请问吉他有几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到打鸣并且迅速把我爸赶出了电脑屏幕前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爱香菜派速速来定哥哥处集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新的一年又有五月天的垃圾话陪伴就很爽!

新年快乐!!!!!鼠来宝!!!!!健康平安幸福财富门票都属于你啦!!


#小吐槽一下 明明我们有提认真的问题啦是你们工作伙伴不会选诶...

呈祥献rat

👍🏻

陈信宏真有你的哈哈哈哈哈哈哈被怪兽吐槽真的太可爱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陈信宏越来越像个活宝了(?)

无耻出汁A香菜·莎!当然是活宝本人了!

怪兽石爸一出口就是限制级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请问吉他有几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笑到打鸣并且迅速把我爸赶出了电脑屏幕前哈哈哈哈哈哈哈!

不爱香菜派速速来定哥哥处集合!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新的一年又有五月天的垃圾话陪伴就很爽!

新年快乐!!!!!鼠来宝!!!!!健康平安幸福财富门票都属于你啦!!


#小吐槽一下 明明我们有提认真的问题啦是你们工作伙伴不会选诶(委屈

#是很需要那种热度吗🙄

E121°.4';N31°.2'

新年 2020

写在睡着之前 大年夜

        其实也就是过年 下一场大雨 才让看到这么清净的街道和路面积水中的红绿灯

        今年没有跟依依一起过年 她年底工作太辛苦 过年正好能让她休息休息 不过估计也是在家加班(苦笑) 一场肺炎风波可能会影响我们整个上半年的计划 只能希望能快点结束...


写在睡着之前 大年夜

        其实也就是过年 下一场大雨 才让看到这么清净的街道和路面积水中的红绿灯

        今年没有跟依依一起过年 她年底工作太辛苦 过年正好能让她休息休息 不过估计也是在家加班(苦笑) 一场肺炎风波可能会影响我们整个上半年的计划 只能希望能快点结束

       我回从2019年11月中旬回桂林做甜点工作室 再到成都进修 平安夜前赶回桂林已是半夜 休息几个小时后开始忙碌圣诞节 至此 元旦跨年 春节年货 基本没有完完整整一天休息过 喊过累 但是没有因为累而不开心 这都是我喜欢做的事 所以 过年我也没有休息 出供皮儿家咖啡馆的甜点 照常接着生日蛋糕 不过做马卡龙真是让我无法自拔 另外 手绘蛋糕 糖牌 糖霜 也在日渐精进 每当被人夸 或者被人问起运营情况 我都会低着头笑着说其实我觉得不太好 现实情况也许不是如此 可能是因为我定的每月目标比较高的缘故 总不能一直被依依拉着走吧 我也要好好努力跟上她的脚步甚至带着她走啊~ 

        渐渐觉得时间不够用 每天每天都想做好多好多的事情 这样充实的感觉 能让我觉得我在活着

        做工作室这段时间 承蒙大家的关照 本地的 外地的 大家都找我订货 我真的很开心 也很知足 你们都是我的宝藏

        期间 我也送了很多人蛋糕 送了皮儿店里logo的小狮子蛋糕 送了一家宠物店店招logo的蛋糕 送了又至园师父的小人仔3D立体蛋糕 送了小陈姐LABUBU的浮雕蛋糕 送了彭老师Snoopy蛋糕 送了77和小麋鹿圣诞许愿球 送了Amy妹妹圣诞许愿环蛋糕 送了又至园全体马卡龙 送了小卉马卡龙  送了……etc 

       我不知道别人在背后会说我什么 我也不在乎 说我人傻钱多也好 说我别的什么也好 但我只想说 我很感激能有大家在身边 谢谢皮儿不时对我的开解和我喝咖啡忘付钱的赊账 谢谢一家宠物店能跟我很愉快的交流 谢谢又至园师父能一直给我建议和相互学习 谢谢小陈姐给我的糖 谢谢彭老师一直这么喜欢我 还介绍了张校长订我的蛋糕让我有种追星成功的感觉 谢谢77一直以来忍受我脾气的合作和相处 小麋鹿能好好成长 希望Amy妹妹能成为一名好老师 无论什么时候妹妹都是妹妹 也希望小卉在音乐上更加厉害

很多很多的感谢和希望 我只想说 我不傻 我也没那么多钱 我会送蛋糕和甜点 是希望你们能在乎 是希望你们能开开心心 是生活本来就这么苦了希望能给你们一点甜 是希望你们能像我在乎你们一样在乎我

        这段时间对依依的陪伴少了 她一个人很辛苦 所以会换着法的哄她开心 隔着1200多公里给她点奶茶 点羊肉串 做好吃的快递给她 买她喜欢的爱豆周边 跟她一起抢AB6IX演唱会的票 也努力在支持着她的规划和爱好 其实相互去了解对方的喜好 并支持对方去做 这样的发展 我认为挺健康的 嗯

        给依依发完新年红包 她继续鞭策我明年要更大的 我给妈妈外婆一起发了 然后就很困了 靠在床头写了这些 一看竟然也有快1300字 大文豪是我没错了 

        新的一年 希望能好好搬砖 希望别秃 希望能有更多时间能好好陪我的依 希望我们规划的那些未完成的事能达成 希望能学习更多厉害的手法 也希望身体健康吧 能喝小酒偶尔抽个烟 嗯 这样

       新年快乐

       晚安

P.s

我工作室在桂林 叫【依甜】说了很多次了 在桂林!以后除了做产品也会做授课的 

还有!过年不放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