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五次金枪

10466浏览    30参与
鲨鱼

嗯最近实在没时间画,但我的
Cp一定要过情人节,图在第二页。

嗯最近实在没时间画,但我的
Cp一定要过情人节,图在第二页。

酱爆丸子头

【金五枪】在玩游戏时也要好好听别人说话

我爱大狗,日狗使我快乐

🔞OOC警告

王与爱犬的恋爱日记 

我爱大狗,日狗使我快乐

🔞OOC警告

王与爱犬的恋爱日记 

风摇枫

【Fate/闪汪】真名

真名

CP:吉尔伽美什(Archer)x库·丘林(Lancer)

备注:FGO背景,FSN、FHA提及。私设及捏造有。 


“居然胆敢召唤本王,你的好运气也就——”

“英雄王金闪闪金皮卡吉尔伽美什什什什啊——哇!”

居然敢打断王发言。阴沉着脸的英雄王抱臂踏出召唤阵,眯眼看向被王之宝库的剑矢钉在墙上的少年——准确地说,是被钉在墙上的魔术协会法袍挂住了他。粉发的少女——多半是个从者——拽住少年的胳膊,努力试着把他拔下来,还不停“前辈!前辈?!”地大叫。

聒噪至极,现世体验极差,要不把这什么破地方整个拆了吧。

“你要是把他打死了,自己也得死。”...

真名

CP:吉尔伽美什(Archer)x库·丘林(Lancer)

备注:FGO背景,FSN、FHA提及。私设及捏造有。 






“居然胆敢召唤本王,你的好运气也就——”

“英雄王金闪闪金皮卡吉尔伽美什什什什啊——哇!”

居然敢打断王发言。阴沉着脸的英雄王抱臂踏出召唤阵,眯眼看向被王之宝库的剑矢钉在墙上的少年——准确地说,是被钉在墙上的魔术协会法袍挂住了他。粉发的少女——多半是个从者——拽住少年的胳膊,努力试着把他拔下来,还不停“前辈!前辈?!”地大叫。

聒噪至极,现世体验极差,要不把这什么破地方整个拆了吧。

“你要是把他打死了,自己也得死。”

吉尔伽美什闻声望去,看到了拿双剑的红色Archer。

现在就拆!

“……文明已经灭绝了,这里是独立于时间之外的研究所,而他是最后的人类御主。”

哦?

何等糟糕。何等新鲜。

吉尔伽美什挑了挑眉,朝少年望去。

“若杂种打断我说话的理由足够充分,本王考虑不把你两条腿都打断。”

“我……就是太激动了……”少年瑟瑟发抖。

……完全没经大脑的耿直发言啊。卫宫看着英雄王戏谑起来的神色替御主捏了把汗,但在他感觉到气流而扭头时全身的冷汗都凝固了——

“小心!”

干将莫邪直接被来者震开,卫宫大脑一阵嗡鸣。

他猛地转身,正看到卡滞在吉尔伽美什胸口前的、被天之锁绞住的死棘之枪。

魔枪上血红的光华,从持枪者的眼眸一直漾进英雄王的眸子。

那是玫瑰濒临凋零的深红色。

“这算是狗扑向进门的主人的方式吗?”吉尔伽美什看着熟悉的面孔开口嘲讽。但异常之处那样鲜明、无法忽略——对方着装坚硬怪异,全身的怪刺像某种深海巨兽,不祥的气息如同暴雨淋落,不应存在的巨大兽尾近乎狰狞,爆溢出一种暴力的美感。

他的怪力甚至要震断天之锁,冰冷的竖瞳对嘲讽和侮辱毫无反应。

……这不是他熟悉的那个。

那条狗洗碗洗到一半,会透过教会里的厨房黏满油烟的窗户,看着吉尔伽美什专注于游戏的侧颜发呆。当吉尔伽美什或者言峰绮礼看过去时,他会挤出毕生的嫌恶回敬,然后低头继续洗碗。每一次、每一次,他们要是叫他狗,他都会炸毛抗议。他永远活力四射、朝气蓬勃,从不负光之子之名,死都不会死得安静

然而,眼前的Lancer眼里,连一丝一毫称得上兴奋的情绪都没有。那眸中的红色,只是一汪平静地埋葬了无数尸骨的血池。

吉尔伽美什眸中的玩味和不屑逐渐褪去。

王不会被任何人冒犯。

那对红眸里,怒意、战意和杀意挑了上来,像是沸腾的葡萄酒。

“放了他。”

Lancer的目光寒冷而锋利,像长满荆棘的寒铁枪直直插进人的眼睛。

“放了我的Master。”

 

咕哒抬手以令咒发令的几秒钟间,库·丘林和吉尔伽美什就已经把召唤室拆了个底朝天,钢筋水泥哗啦啦从头顶上掉——还好玛修的盾牌足够大。用令咒强制拉开两人以后,卫宫直接把库·丘林拉了出去谈心;而咕哒和玛修至少在吉尔伽美什面前说了三个小时的好话,才把这位祖宗哄得稍微高兴一点。

“对拯救文明如此荒唐而宏伟的使命而言,只剩一划令咒还真是极其可悲啊。”

最后,吉尔伽美什不带半点同情地如此道。

“啊,反正……这个东西,一天回复一划的。”

……嗯?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

会议室里,红色的Archer如此陈述。

“简而言之,Master太想要狂王了——因为听说战斗力高得离谱。所以成天在召唤阵前哭喊祈祷,甚至一度摇着我的衣领要我复制圣晶石。”卫宫朝咕哒投去一个“那种事怎么做得到”的眼神,“所以库·丘林——Lancer那个——就私自潜入了仓库,吞了一个还没净化完的圣杯……”

“完全是他的作风啊,无论身在什么阵营都忠诚得像疯狗一样。”

吉尔伽美什的发言毫不留情,咕哒以一副毁灭了人理的表情趴在了桌上。

“总之,Master希望你能够帮忙想想办法,让库·丘林把圣杯吐出来。”

这样么。

英雄王煞有介事地点了点头,瞥了一眼房间外的黑红色影子,手持盾牌的少女正努力和他有一搭没一搭地交谈。

“给他灌几碗激辛麻婆豆腐如何?一定能奏效。像杂种你这种一看就是幸运E的御主,肯定抽出了大量这样的三星礼装吧!”

Master瘫到了地板上。

“那样绝对会毁灭世界的吧!”咕哒哭丧着脸摇旗呐喊。

“或者本王直接把那条狗杀了,你重新召唤一条正常的就是。”

“王,我求你不要。”

吉尔伽美什傲慢地把手臂搭在椅背上:“真是愚蠢得连当本王池子里的淤泥都不配的杂种。你不是正好得到了所求么。你梦寐以求的,一骑当先、万人莫匹的强大战士。为何又想要原来的那只杂种犬?”

“……”

少年从地上爬了起来。他湛蓝的眼睛盯着桌面,又看向英雄王。

“因为……比起天下无双却冰冷无情的战士,还是更想要阳光一样的大哥哥吧。”少年羞愧地笑了笑,“绝对不是说不喜欢前者!如果是召唤出那位Berserker,我一定会尊重他的意志且视他如生命。但是,我的那位Lancer,他而今的样子,不过是为了我的愿望而强加给自己的……

“Lancer的库·丘林,就应该是光啊。”

哈。

吉尔伽美什抿着一丝笑,撑起下颚。

 

“所以关本王屁事?”

“你们曾经在好些个平行世界共事过,你应该很熟悉他吧。”

“就时间和效率而言,你也不赖啊,Faker?”

“……但只有你打得过他。”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

红色Archer情不自禁觉得他真的跟金色Archer相性极差,能不能把那个臭屁英雄王的手再砍断一次啊。





TBC

-鹤晴-
来了!是五次金枪的不恩爱cp问...

来了!是五次金枪的不恩爱cp问卷!


其实大部分是我自己的判断x

其实冷战和道歉我本来想写都是被麻婆逼的 想想这样好像太谐了就没写x

来了!是五次金枪的不恩爱cp问卷!


其实大部分是我自己的判断x

其实冷战和道歉我本来想写都是被麻婆逼的 想想这样好像太谐了就没写x

夜墨絕
其实有些已经严重离题,不过没关...

其实有些已经严重离题,不过没关系(被打

有强烈的教会组,些许的士枪、弓枪、言枪

晚上来写十一到十五题,我还有机长茶x空少汪的还没写完_(:3 」∠)_

其实有些已经严重离题,不过没关系(被打

有强烈的教会组,些许的士枪、弓枪、言枪

晚上来写十一到十五题,我还有机长茶x空少汪的还没写完_(:3 」∠)_

酱爆丸子头

【金五枪/五次金枪】霸道闪闪带你领略承包的魅力

15年的清水文,真的是连肉渣都没有,然而还是被屏蔽了,和15年的相比修改了一点内容

🚫确认过眼神,是ooc的王🤓
💓点击查看王与爱犬的恋爱日记 

就算我死了,被钉在棺材里了,也要在墓里,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金💘枪(指吉尔伽美什和库丘林)一生推!!!他们是最好的,不接受反驳!!!”💛💙

15年的清水文,真的是连肉渣都没有,然而还是被屏蔽了,和15年的相比修改了一点内容

🚫确认过眼神,是ooc的王🤓
💓点击查看王与爱犬的恋爱日记 

就算我死了,被钉在棺材里了,也要在墓里,用这腐朽的声带喊出:“金💘枪(指吉尔伽美什和库丘林)一生推!!!他们是最好的,不接受反驳!!!”💛💙

漆酚

Distance

bgm:椎名林檎-君ノ瞳ニ恋シテル


吉尔伽美什×库丘林

库丘林漫不经心地划着手机屏幕,好不容易才找到和吉尔伽美什的那条会话,时间是一个月前,像是从积压已久的杂物箱里翻出了尘封的钥匙——不过对象是吉尔伽美什的话,那把钥匙对库丘林来说就只是用来开廉价饼干铁盒的程度。他不慌不忙地点了支烟,烟草是他的挚友,这位英灵在无聊的二次人生里总是借由它来放松;屏幕底部躺着一句或真或假的“下个月你就能见到本王了”,而今天正是上次吉尔伽美什王(仿佛是随口)定好的日期。库丘林从床上起身用力扯开窗帘,时间正值八月正中,清晨七点的阳光染了温度,照亮六平米的狭窄房间里漂浮着的几点烟灰。他不禁想着,如此宜人的...

bgm:椎名林檎-君ノ瞳ニ恋シテル


吉尔伽美什×库丘林




库丘林漫不经心地划着手机屏幕,好不容易才找到和吉尔伽美什的那条会话,时间是一个月前,像是从积压已久的杂物箱里翻出了尘封的钥匙——不过对象是吉尔伽美什的话,那把钥匙对库丘林来说就只是用来开廉价饼干铁盒的程度。他不慌不忙地点了支烟,烟草是他的挚友,这位英灵在无聊的二次人生里总是借由它来放松;屏幕底部躺着一句或真或假的“下个月你就能见到本王了”,而今天正是上次吉尔伽美什王(仿佛是随口)定好的日期。库丘林从床上起身用力扯开窗帘,时间正值八月正中,清晨七点的阳光染了温度,照亮六平米的狭窄房间里漂浮着的几点烟灰。他不禁想着,如此宜人的好天气,怎么就撞上了某个千岁问题儿童大驾光临的倒霉日子?
“需要接机服务吗,国王大人?”
他稍微斟酌了一下词句,敲出这样的字眼发送后便将手机扔回衣袋里,打着哈欠走去照顾阳台上的花。或许是当初在教会做苦工养成了习惯,就算是安稳定居小型公寓的现今,库丘林依旧和盆栽植物关系良好,毕竟不管怎么说,这些花簇光从姿态上就招人喜爱,和出钱购买它们的某位暴发户完全不是一个水准。
“乖乖在家呆着吧,你只需尽好宠物狗的职责便可。”
他一手端起盛满水的水壶一手确认吉尔伽美什的回复,不出所料,短短两句话里狂妄和自傲丝毫不减,光看文字就能让库丘林清晰回想起一个月前那张飞扬跋扈的面孔,似血的眼睛在昏暗的照明下更加暧昧,笑容愉快,嘴角沾着些许绛红的酒液——将方才亲吻留下的唾液混杂在一起。
“你还是别回来了。”他想了想,果断给出最坚决最完美的回击。
“这不是你能决定的,狗。”
随后发来的便是一张意义不明的自拍。库丘林实在是搞不懂吉尔伽美什到底是想把行程时间告诉自己还是单纯想表现他的英俊,金发男人戴着墨镜露出的自信笑脸被不协调地塞在照片角落,手中的机票正好挡住上扬的嘴角,最糟糕的是镜头还对焦在他脖子上的那条新项链上,设计的品味不必多言,也不知道是有意为之还是他真的不会自拍。库丘林嗤之以鼻,想都没想就直接锁了屏幕,继续专心浇他的花。这位古代王虽然已经基本习惯了现代人的交流和出行方式,本质上却还是个我行我素的慢心王,从不把自己的失误当失误,这或许也是他在库丘林眼前的这个世界里确实活着的某种证明。
和吉尔伽美什两个人的秘密出逃已经持续了多久了——库丘林心里完全没有数,对享受新人生的旧时代英雄们来说,时间的流逝颇有往原始河流里洒下几枚沙砾的虚幻感。说是出逃,实际上称作隐居也不差,总之借酒精和肉体关系把那些鲜血淋漓的过往短暂地洗去,在仇恨的死灰复燃前维持现状,等待某一方率先打破这份虚伪的和平。曾经以血肉厮杀的死敌大摇大摆地骑着机车离开冬木市,全程不谈圣杯战争只谈未来生活,安定得说是新婚也不为过。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如何达成了共识,说不定仅仅是出于英雄的好奇心:没错,这不是出逃也不是隐居,只是一场冒险。
他们随便找了间公寓住下,房间在二楼,得劳烦金贵的王每天用自己的脚多爬几段阶梯。吉尔伽美什自然要批判这庶民的居所既狭窄又穷酸,但实际上他已经基本适应了人世,就算不屑也依然能在这里活得顺风顺水。脱离战争的日子过得平淡无奇,吵架口角从未上升到大打出手,库丘林都有些惊讶自己竟然能和吉尔伽美什活着睡在同一屋檐下,过去他们俩关系恶劣到甚至共处一个空间不到五分钟就会出现尸体。不过上个月吉尔伽美什没有任何前兆地一个人离开了日本,出发前别说留字条——他还没贴心到那地步——库丘林对他的旅途甚至没听说过半个字,就莫名其妙地面对了早晨发觉整个公寓房间里怎么也找不到某颗金发脑袋的神秘事实。他本以为王只是心血来潮去周边远了个足,懒得打他电话也省下一份交谈的心力,然而在从楼下带回了两份午餐便当后依旧找不到吉尔伽美什的人影,库丘林这才意识到自己太小看他了。
“王一时兴起想要旅行,有必要向狗一一报告吗?”
要不是库丘林早已习惯了他的目中无人,恐怕这段原本就远远在爱情之下的虚假关系便会彻底终结,蓝色英灵就算露宿街头也绝对不会再靠近这位王半步。他强压住在嘴边喷薄欲出的脏话,耐着性子试图让自己的回复看起来温和一些,反复修改最终发出去的内容是:“你他妈没事跑去爱尔兰干什么?”
“本王有很多想要知道的事情。”
吉尔伽美什的回复让库丘林愣了愣,原本下一秒就要被他的左手捏断的免洗筷勉强捡回了性命。
“你还打算回来吗?不想回来的话我就把你的东西打包扔了。”
“不要急躁,下个月你就能见到本王了。感到荣幸吧。”
他一去就是一个月,并且从来没联系过库丘林,手机信息栏像刚清扫过落叶的柏油路面,光溜溜到令人觉得爽快的地步。库丘林觉得无所谓,少了吉尔伽美什他倒多份清静,反正他的同居人既不会帮忙跑腿又从不遵守做饭和清洁的时间表,最在行的事便是玩游戏时和他斗无意义的嘴,美其名曰英雄王今日的消遣。至于身体上的问题他自己能解决,他又不是真的成了没有吉尔伽美什就活不下去的狗。独居生活比他想的还要轻松,从现世起就持续遭遇不幸的英雄难得享受一次彻头彻尾的自由,连下楼扔垃圾时嘴里都哼着小曲,仿佛今天的晴空格外的蓝似的欢快。
不过就算是英灵,一个人独处时思绪依旧会变得复杂。库丘林时常蜷在饭桌前思考,联系着他们两人的到底是什么?乍一看似乎强烈到连过去的仇恶都能一笔勾销,却又脆弱到连下一秒会不会被对方干净撇下不管都是未知数,说不定当一方还在沉迷于被褥间的缠绵时,另一方就已经抓住间隙用剑或枪刺穿了他的身体,原因仅仅是某种难以预料的利益冲突,或大或小,或被逼无奈或出于恶意。这种瞬间翻脸的事情明明每时每刻都可能在他和吉尔伽美什之间发生,库丘林想,他们至今为止的和平生活还真是个奇迹。
继续想下去也不是办法,库丘林用力摇了摇头,揽过毛巾胡乱抹干脸上的水。他踱到客厅,挂钟正好指到上午八点,门外的暑热虽然骇人,但并不影响这位英灵外出闲逛顺便了解现代生活的兴致——更何况那位垃圾王总算愿意回来见他一面(虽然不知道下次消失又是什么时候),还是稍微便宜他一次买点食材回来吧。他这么想着开门下楼去,早晨的第一缕风带来远处人工海的淡淡腥咸味;双脚刚踩到地面上,手机突然在口袋里震动起来。库丘林本以为是吉尔伽美什又发了信息,随手划亮屏幕,却在看到通话的标志后有些错愕。不知为何,他突然有种相当不好的预感。
“你飞机换时间了?”接通的一瞬间库丘林忙不迭地问,仿佛在竭尽全力抹杀吉尔伽美什先开口的机会。
“你指什么?杂种狗又在胡言乱语了吗?”
“……”
一个月没听过吉尔伽美什的声音,库丘林心中还小小感慨了一瞬,但很快他意识到对方与生俱来的臭屁并没有在爱尔兰得到任何削减,再表达思念也只是自取其辱。那些事姑且不论,库丘林越想越觉得不对劲。虽然吉尔伽美什一个小时前的拙劣自拍把亮点全献给了项链,但库丘林还是勉强看清了那张机票上印出的数字,如果计算好两国时差的话,确实应当是日本时间七点半起飞才对——
“给我等等,你那趟航班不是已经起飞了吗?”
“本王什么时候说过要回来了?”
“………………”
那条尘封了一个月的信息突然蹦进库丘林的脑海里:吉尔伽美什当初发来的消息的仅仅是“下个月你就能见到本王了”。王的约定不负责任地给出时间,见面方式和地点一概不提,还很巧妙(或者说奸诈)地躲开了和“回”或“归”等任何有关联的词语。该说他在制定计划时完美无缺还是他脑子有问题——总之库丘林只觉得太阳穴一阵发烧,青筋跳到快要崩断;要是吉尔伽美什现在就站在他面前,那么他就要正式宣布这场同居游戏推向终局,原因是他只想隔空把这位金发王的脑袋拧下来,连着游刃有余的面部表情一块儿扔进垃圾堆。
“老子就知道你说的话没一句是……”
“顺带一提,本王大发慈悲给你订好了机票,现在就赶紧过来见本王。起飞时间是上午九点。”
“你有病吧?!”库丘林的情绪彻底失控,怒吼着破口大骂,“突然来一出什么莫名其妙的?要买也别买九点的啊,你以为老子赶得上吗!”
吉尔伽美什一连串仿佛是理所当然的违规出牌让库丘林的大脑濒临爆炸边缘,玩文字游戏不说,还又一次完全无视他的想法蛮横横行霸道,更何况库丘林想都不用想就知道,吉尔伽美什订机票一定是花的他的钱。他本以为此时吉尔伽美什最擅长的狂笑和揶揄就即将穿透耳膜,对方却安静得出奇,这让库丘林甚至有些恍惚。
“本王现在在你战死的地方。”
电话那头,吉尔伽美什难得的平淡声音传过来。
“这个月里本王把能想到的地方都去过了。并没有什么了不起的,就算没有你在,本王也能轻松理解——理解你在这世上曾经活过的证明。”
“——”
“不过,只有这个地方是非得有你在不可的。”
“本王的宝物就只差你一个了,库丘林。”
他就不慌不忙地说着,语气是完全不似平日的慵懒和轻松,传递着和那高傲形象完全不符的清冷温度。库丘林彻底呆滞在公寓楼下,赶去上班的车辆在靠近城区的马路上飞驰,鸣笛噪音惹人焦躁,他却一点也听不到。隐约捕捉到电话那头传来汩汩的水声,被电波转换后有些刺耳,但光是想象他的眼前就清晰地描摹出那条河,湍急的水流漫过巨石,那上面爬满了苔藓,将英雄赴死时吐出的鲜血一并拍打下痕迹。很异常却又很自然的,他对脑海里回想起的血和疼痛异常平静,简直就像那不是自己的经历,而是仅仅在画框外观摩某幅油画一般;或许是干英灵这一行让他对死亡已经熟络了的缘故——又或许,是受了其他什么不可名状的东西的触动。
此时的爱尔兰还正值午夜,库丘林能想象出那位金发的王一个人伫立在河水边的模样。四周一片寂静,就连河堤上的栎木和野草都噤了声,只有那人不紧不慢的话语能够成功传达。他此时的表情有些难以猜测,但库丘林唯一能够确定的是吉尔伽美什正向前伸出手。是在感受夜风的律动也好,用指尖描摹夜幕里几亿年前的星光也好,总之像是要抓住什么东西似的,将整片景色透过指缝映入双眼之中。
“现在过来吧。不需要带任何东西,本王指名的只是你。”

库丘林用尽全力地咬紧了牙齿,嘎嘣嘎嘣,以自虐般的程度宣泄着情绪。随后他大步冲到马路边,随手拦下一辆计程车,开关车门的动作粗暴到像是不良分子打劫。
“去机场。”
他一边系安全带一边简短地这么说道,司机像是看出了这男人的匆忙狼狈似的,默契地踩下油门,引擎轰鸣着将小型车辆急速推进出去。要是赶不上,他就随便找个隐蔽的地方武装化,然后依附着高建筑物不断跳跃抄捷径到目的地去;原本这也是枪兵的本职。总之,这是他和吉尔伽美什共同出逃后最清晰明了、也是他认为最正确的一个愿望——是一次绝对,绝对不想错过的会面。

-fin-

后记:
写这篇的原因是作者看到b萌闪汪对阵突然兴奋(并不在意结果只是想看他们当对手),然而摸出来的东西和对战并没有什么关系还很烂,但是现世安定if的闪汪也总算是写过一次了,自我满足over(笑)感谢你的阅读【

漆酚

It's consuming me.

补档2

夏至日汪酱生日给他写的很痛的闪枪三轮车(一点也不像生贺)突然就被屏蔽了ry

标题是歌名 全文按歌词写的 请配合歌词食用

闪枪

补档2

夏至日汪酱生日给他写的很痛的闪枪三轮车(一点也不像生贺)突然就被屏蔽了ry

标题是歌名 全文按歌词写的 请配合歌词食用

闪枪

灰一
145x2达成!!!!其实羁绊...

145x2达成!!!!
其实羁绊很早就满了,但是卡材料——没错,卡材料了。(´;ω;`)咸鱼之痛!但是终于在FA联动的时候完成了两个三十!!!!
有关于这两位……
在日常的时候一个前排,一个压阵。闪闪作为我家的自充大光炮而言,永远没办法下班,以至于明明满了绊但是周回还是闪闪天天见……特别是针对有难度的周回,打起来也十分快!高难则是日常上班。基本上是进入了过劳的阶段了……咕哒不睡他就不睡。
汪酱则是压阵,毕竟闪闪常年——慢心王!属性。(´-ω-`)一个不小心就被暴击下去了!大家都倒下的时候,只有汪酱一个人在苦苦支撑到胜利为止……每次打高难即将翻车都能看到他伤痕累累却战斗到最后一刻...

145x2达成!!!!
其实羁绊很早就满了,但是卡材料——没错,卡材料了。(´;ω;`)咸鱼之痛!但是终于在FA联动的时候完成了两个三十!!!!
有关于这两位……
在日常的时候一个前排,一个压阵。闪闪作为我家的自充大光炮而言,永远没办法下班,以至于明明满了绊但是周回还是闪闪天天见……特别是针对有难度的周回,打起来也十分快!高难则是日常上班。基本上是进入了过劳的阶段了……咕哒不睡他就不睡。
汪酱则是压阵,毕竟闪闪常年——慢心王!属性。(´-ω-`)一个不小心就被暴击下去了!大家都倒下的时候,只有汪酱一个人在苦苦支撑到胜利为止……每次打高难即将翻车都能看到他伤痕累累却战斗到最后一刻获得胜利的姿态!汪酱真是太好了呢!
(=´∀`)人(´∀`=)最喜欢这两个人打高难互补得状态,日服145x2达成!开始肝国服。(。ì _ í。)!

灰一

五次金枪!(´;ω;`)厨力突放一下?

五次金枪!(´;ω;`)厨力突放一下?

Sharktopus-执叁
半夜发个摸鱼 五次金枪【兔女郎...

半夜发个摸鱼 五次金枪【兔女郎狗】
【诸君我喜欢兔女郎狗.jpg】
【点图没画完还在摸鱼真是对不住了……】

半夜发个摸鱼 五次金枪【兔女郎狗】
【诸君我喜欢兔女郎狗.jpg】
【点图没画完还在摸鱼真是对不住了……】

灰一
⁄(⁄ ⁄ ⁄ω⁄ ⁄ ⁄)⁄...

⁄(⁄ ⁄ ⁄ω⁄ ⁄ ⁄)⁄心心心!超棒哦!!!!

⁄(⁄ ⁄ ⁄ω⁄ ⁄ ⁄)⁄心心心!超棒哦!!!!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