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五歌

25173浏览    717参与
落辰的小号嗷

就是某天突如其来的灵感

我想搞天使pa

很草的草稿

服装元素会再改进,有没有人能给点建议www

最后1p是oc,bug很多但不想改的那种

就是某天突如其来的灵感

我想搞天使pa

很草的草稿

服装元素会再改进,有没有人能给点建议www

最后1p是oc,bug很多但不想改的那种

雾海水晶
凌晨失眠的摸鱼 可能会有错误,...

凌晨失眠的摸鱼

可能会有错误,佛系一下吧。

凌晨失眠的摸鱼

可能会有错误,佛系一下吧。

Kola

p2谁教教我,哇啊啊一晚上都没想出来(中途画了个画)

p2谁教教我,哇啊啊一晚上都没想出来(中途画了个画)

士多啤梨

满足自己想要画帽子的心/ 快乐


第一次搞、有很多不好、轻喷orz

(后两p附赠沙雕小脑洞)

满足自己想要画帽子的心/ 快乐


第一次搞、有很多不好、轻喷orz

(后两p附赠沙雕小脑洞)

淇苒_

MC妹子团的七仙女都画完啦

我jio得我的手指头废了

MC妹子团的七仙女都画完啦

我jio得我的手指头废了

奶泡儿儿

为4周年画的图

来,张嘴,恰刀

为4周年画的图

来,张嘴,恰刀

淇苒_
我终于知道五歌头发紫色的原因了...

我终于知道五歌头发紫色的原因了,

沾了水的紫菜真的是紫色的吖!

世界未解之谜真的解开了!

我终于知道五歌头发紫色的原因了,

沾了水的紫菜真的是紫色的吖!

世界未解之谜真的解开了!

林壑清老涩批了

[五橙]非清水【惩罚】

好哥哥,别屏蔽我

无三观。私设如山,严重ooc,主仆play,放置paly。

不雷走传送门


对了,没写完,是临时的深夜产物。以后可能会补

要是等不及可以来私信或者评论催更


 上高速


好哥哥,别屏蔽我

无三观。私设如山,严重ooc,主仆play,放置paly。

不雷走传送门


对了,没写完,是临时的深夜产物。以后可能会补

要是等不及可以来私信或者评论催更


 上高速


薄荷味的顾洛

【糖】

*关于侦探社五人组的事

*是日常

*张嘴,吃糖

*文章短小,食用快乐


1L(楼主)


今天聊聊关于侦探社的五人组呗


2L


lz想聊些啥啊,我都有(专门搜集侦探社情况的检测兵)


3L


ls good我想要个全份,你看行吗?


4L


我也想www


5L


歪了歪了,等lz码字


6L(楼主)


来了来了,虽然标题是那么说,但我还是想聊侦探社社长w(过激岷吹)


7L


啊啊啊啊啊,我也!!!(此人已疯)


8L


社长嘛?是不是就那个微笑温柔到能令人窒息的籽岷?


9L


是啊,是老师和同学眼...

*关于侦探社五人组的事

*是日常

*张嘴,吃糖

*文章短小,食用快乐



1L(楼主)


今天聊聊关于侦探社的五人组呗


2L


lz想聊些啥啊,我都有(专门搜集侦探社情况的检测兵)


3L


ls good我想要个全份,你看行吗?


4L


我也想www


5L


歪了歪了,等lz码字


6L(楼主)


来了来了,虽然标题是那么说,但我还是想聊侦探社社长w(过激岷吹)


7L


啊啊啊啊啊,我也!!!(此人已疯)


8L


社长嘛?是不是就那个微笑温柔到能令人窒息的籽岷?


9L


是啊,是老师和同学眼里的好学生,以及公认的校草之一


10L


校草?我只听说炎黄学长是其中之一诶


11L


10l一看就新来的,炎黄学长的确是,但比起籽岷学长来说,籽岷学长更适合男女通吃,毕竟除了那颜值,还有周围随时都有薄荷的清香味


12L


是的,不过炎黄学长受女性欢迎呢,不愧是aplahe嘛,比起那个籽岷学长就没说过自己是omage还是beta


13L(楼主)


籽岷:“??我招你惹你了,我就不能是aphale吗?”


14L


hhhhh嗝

籽岷:我tm裂开来


15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绝了


16L


ls闭嘴,你吵我眼睛了www


17L


不过籽岷学长的确不像是aphale,毕竟从外表上看,籽岷学长整样都是下面那个(捂脸)


18L


ls姐妹有点意思,我也那么觉得


19L


咳咳,那么撇去籽岷学长和炎黄学长不说,其他三个女生呢?


20L


五歌歌是aphale(确信)

21L(楼主)


橙子上omage(确信)


22L


粉鱼是beta(确信)


23L


ls一堆堆啥玩意,我比较相信20l的


24L


哦豁,好巧我也是,如果五歌不是aphale,那么我自倒立吃面


25L


ls好狠一女的

不在lx有没有更狠的(滑稽)


26L


如果五歌不是aphale

我吃泡面没有调料包

吃火锅只能吃火锅底料

老师抽人只抽我


27L


lsnb,比起那个橙子学姐比较偏向beta(个人感觉)

28L

哦——整的不错(指27l)

但打脸了

【图片.jpg】


29L


我*这什么情况,当面亲亲??


30L


哦,我的关注点在后面调情的炎岷俩人


31L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我也


32L


粉奶奶:我活的好悲伤,我在雨中吹鱼(?)


33L


ls秀!太秀了!


34L


炎岷女孩突然焦急,头上青筋暴起

“什么调情?谈恋爱的人不能叫调情,这叫…叫戏耍”之后便说了一堆很难懂的话什么“美好”

什么“妙处”引人无不至笑


35L


ls惊现孔子乙的后人www


36L


34是什么天秀之才www


37L


就没人看到五橙发糖吗?——话说炎岷那对社长好可爱我想——


38L


ls思想真危险,不过我也是www


39L


炎黄:只要我不死,尔等终究是妾


40L


可以,这很炎黄www


41L


新来的喜欢炎黄学长的学妹突然懵逼


42L


害,那个学妹你别想了,炎黄学长和籽岷学长早公开了,我们只能默默磕了


43L


摸摸学妹,我在他们公开之后的复杂心情和你一样www


44L


啊——橙子好可爱——

又是吃货又是学霸——

简直是梦中的情人啊——


45L


确认过,是激情橙吹www


46L


五歌:剑花乱舞警告⚠️


47L


其实……我喜欢粉奶奶(⑉• •⑉)


48L


楼上我也!粉奶奶超萌!


49L


哇呜,一堆魔鬼,话说楼歪了不打算管管吗?


50L(楼主)


当然,我刚刚找科普君要了些图片

诶嘿

【图片.jpg】

【图片.jpg】

【图片.jpg】

快来快乐唠嗑


51L


我好了!!!【土拨鼠尖叫】


52L


天啊,籽岷学长秀气的脸上有一丝红雾晕染上,则炎黄学长还调皮的眨了眨眼睛,以及手的位置大声的宣誓主权,几乎无人不被如此神仙的爱情感动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好激动!


53L


楼上惊现语文课代表??


54L



55L



56L


草?


57L


打断复读,以及我爱楼上劳斯的文笔,made社长羞涩的脸是什么品种的天使啊啊啊啊


58L


五橙好甜!!!【靓女哭泣】

——————先到这

树挂Pinesong
画欧皇吸欧气 话说少北和与山虽...

画欧皇吸欧气

话说少北和与山虽然不是MC实况主但是他们的MC视频真的很好玩

画欧皇吸欧气

话说少北和与山虽然不是MC实况主但是他们的MC视频真的很好玩

牛奶巧克力

是正在逛街的三个妹子~

对不起我是渣渣灰,我把她们画丑了。就画了两个小时中间就重画了好几次。有意见拜托请提一下吧。

是正在逛街的三个妹子~

对不起我是渣渣灰,我把她们画丑了。就画了两个小时中间就重画了好几次。有意见拜托请提一下吧。

Kola
这副画还有一半,那个人是……

这副画还有一半,那个人是……

这副画还有一半,那个人是……

柚灵~

《轮回,救赎,堕落》

———————————————————

  少年接过瓶子直接咕噜咕噜的往嘴里灌,差点把水撒了一身,侦探社的三位等少年把情绪稳定下来才开口问。


 “那个,现在请把你所知道的事情都复述一遍吧。”粉鱼看准时机立刻向少年问去,天真的少女面孔顿时添了几分严肃。


  炎黄不耐烦的靠在墙上“好了,别磨磨唧唧的赶紧说吧。”


  少年呼出来了一口气 ,缓缓的张开了嘴


“这件事情发生在前天晚上,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和室友道晚安然后睡觉我,但是到了半夜十一点多的时候,我因为口渴醒来却发现室友已经不见了!因为我们住的...

———————————————————

  少年接过瓶子直接咕噜咕噜的往嘴里灌,差点把水撒了一身,侦探社的三位等少年把情绪稳定下来才开口问。


 “那个,现在请把你所知道的事情都复述一遍吧。”粉鱼看准时机立刻向少年问去,天真的少女面孔顿时添了几分严肃。


  炎黄不耐烦的靠在墙上“好了,别磨磨唧唧的赶紧说吧。”


  少年呼出来了一口气 ,缓缓的张开了嘴


“这件事情发生在前天晚上,那天我像往常一样和室友道晚安然后睡觉我,但是到了半夜十一点多的时候,我因为口渴醒来却发现室友已经不见了!因为我们住的是北校舍,且都是两人一间,空间比较都小再加上舍管很厉害,所以都不敢违反宿舍管理。但是室友却在这个时间段出去了,我以为他会被舍管抓住,但是直到第二天他都没出现过!”


因为太过于激动的原因委托人描述完事件后,呼呼直喘。


等到少年说完后周围便是一片死寂,现在似乎就连针掉到地上也能听到很清晰的声音。


“这件事情的确很古怪,但我记得每个楼层的舍管都只有一个吧,就算再怎么厉害也会看不过来吧,估计只是逃出学校去玩了吧”炎黄先开始发言他把手抵在下巴上,好像是已经很认真的思考了这个问题才得出来了结论。


“这样说的话好像也有道理,的确一个人可看不过来,这么多人,更何况这个舍管只是个普通人并不会使用魔法”粉鱼合上了整个宿舍人员的资料,把它抱在胸前,灵巧的蓝色眸子在眼眶里一转,顺势把自己的想法讲了出来。“但是炎黄很明显的遗漏了一个东西。”


五歌走到走廊的角落“如果是使用监控的话,就能做到吧,不管是什么人,这些监控应该都能很清楚的拍了下来才对。”尾音未落她就举起手指了指头上的摄像头。“而且学园四周都有很高的围栏,想出去要么是走大门要么是破坏围栏,我在来之前已经仔细检查过了围栏并没有被破坏,而保安大叔也没看见任何人出去过所以炎黄的结论不成立。”


“那么现在唯一的线索就只有监控了吧”粉鱼看向三人最后把目光转向委托人“可以带我们去见见舍管吗?”


“可以是可以但是…”少年沉思似乎在犹豫什么,他极力的把头向下低似乎在害怕着什么。


炎黄离开墙面对委托人道:“喂!小子能不能一下子把话说完整啊!这样断断续续的让我们怎么帮你啊”


“好,好吧我想说的是…我们已经一整天都没见到舍管了,所以可能见不到她。”委托人小声地接着话,紧张使他的脸越发通红。


“既然这样的话,我们就先去监控室看看好了。”粉鱼转过身向大家提议。


“也只能这样了”炎黄向前仰大步,迈向前“你们几个快点跟上啊。”


空冥凌渡

牢中少女

幽暗的房间中只有一个铺设着铁栅栏的窗户,稀少的月光透进其中,映射着少女略微有点苍白的脸色。

那是怎样的脸蛋呢?说柔美,那脸色与眼神却显得如此的凌冽,说妖艳,那青莲一般纯净幽香的气质却令人心安,说冰冷,但此时透过铁窗的眼神却是那般温柔。

薄唇微张,喃喃的念着同一个字眼,像是斟酌,又像是欣赏,但同时又夹杂着对爱人的喜爱,以及失去的痛苦。时不时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却转瞬即逝,转而又变得冰冷。

如一尊神魔,喜怒无常,性格怪癖。

她抬起骨节分明的手,那太过细,也太过纤长,抚了抚略微冰冷的枷锁,紧皱着眉头,却又悄然松开,情绪如同头向湖面的石子,引起波澜后,又转而平静。

抿了抿已经开裂的薄唇,吞下...

幽暗的房间中只有一个铺设着铁栅栏的窗户,稀少的月光透进其中,映射着少女略微有点苍白的脸色。

那是怎样的脸蛋呢?说柔美,那脸色与眼神却显得如此的凌冽,说妖艳,那青莲一般纯净幽香的气质却令人心安,说冰冷,但此时透过铁窗的眼神却是那般温柔。

薄唇微张,喃喃的念着同一个字眼,像是斟酌,又像是欣赏,但同时又夹杂着对爱人的喜爱,以及失去的痛苦。时不时露出一个温和的微笑,却转瞬即逝,转而又变得冰冷。

如一尊神魔,喜怒无常,性格怪癖。

她抬起骨节分明的手,那太过细,也太过纤长,抚了抚略微冰冷的枷锁,紧皱着眉头,却又悄然松开,情绪如同头向湖面的石子,引起波澜后,又转而平静。

抿了抿已经开裂的薄唇,吞下一口唾沫,润滑一下早已干涩无比的喉咙。

但自始自终,那眼神从未离开过那一轮金灿灿的明月,她微笑着,笑得如此凄美,笑得如此悲哀,像是讽刺,又像是自嘲。

那名抚琴的女子,像是知晓什么似的,只是看着那一轮明月,轻笑出声,声音清脆,声音甜蜜,但此时却染上一抹哀伤,微勾起唇角,不过显得额外的僵硬,仿佛能透过明月看到另一头的她,她心中突然一疼,话语像是从喉咙中硬生生的挤出一般“哪有什么岁月静好?只是有人为你负重而行。”言罢,又抚过琴弦,琴微震,琴弦断…

 (在此我要解释一点事情,嗯,这个是群里的点文,之前的大部分也是,文章字数不会太多,主要是短篇,所以一般情况下都是500字。)

隔隔壁的问号

方块学园大陆线

大陆线,问号主视角,伪全员

按主剧情走,全文可以看做问号的日记

ooc归我

细品


我坐在窗边,听着班里的女生聊八卦,话题基本是下周的社团比拼。

我没有参加社团,但是我会尽可能的关注所有比赛,尤其是有关于侦探社的。

我翻阅前几天借来的历史书,发现侦探社以前就存在过。可惜,只开了两年就强行终止了,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多存在一段时间。


“创造与破坏是相对立的。”

老师的语气很平静,甚至很枯燥,乏味。

这些知识我刚开学就背得滚瓜烂熟,也只有我的同学还带着期待的眼神聆听故事。

呵,无聊。


我再一次借阅了这本书。

老师的那句话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仿佛是一个没有完...

大陆线,问号主视角,伪全员

按主剧情走,全文可以看做问号的日记

ooc归我

细品



我坐在窗边,听着班里的女生聊八卦,话题基本是下周的社团比拼。

我没有参加社团,但是我会尽可能的关注所有比赛,尤其是有关于侦探社的。

我翻阅前几天借来的历史书,发现侦探社以前就存在过。可惜,只开了两年就强行终止了,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多存在一段时间。



“创造与破坏是相对立的。”

老师的语气很平静,甚至很枯燥,乏味。

这些知识我刚开学就背得滚瓜烂熟,也只有我的同学还带着期待的眼神聆听故事。

呵,无聊。



我再一次借阅了这本书。

老师的那句话在脑海中挥之不去,仿佛是一个没有完成的任务,我必须找到它。



我坐在围棋社擂台的旁边,籽岷学长站在中间同四个人一起下棋。不得不说,籽岷学长是真的厉害,无论是什么情况,看一眼便迅速落子,且从不反悔,倒是那帮对决的人一脸忧愁。

“籽岷赢!侦探社积分榜加十分!”裁判吹响口哨,大喊。

籽岷走向等待已久的伙伴们,脸上露出舒心的笑容。

我粗略地看了一眼棋势,籽岷的每一步下的都很巧妙,同时也给自己留了后路。

也真是厉害了。



学校里出现了大量怪物,我执起铁剑随室友来到学校后花园,这里是老师疏忽的地方,大批怪物在这里低吟,嘶吼。

“看来有事做了。”室友召唤出法杖。

“是啊。”我冲上前去,三下五除二地解决一批僵尸。

十五分钟后,我才听到断断续续的脚步声。

“同学!快离开!”



今天早上,鸡排老师重点表扬了侦探社全体成员守护了方块学园的安全。

我开始真正关注侦探社。

不过我讨厌五歌,因为每一次跟踪的时候她总是第一个发现我,把我揪出来。

但再怎么看都是我的错。我愤愤地想,暗自握紧拳头。

我躲在大树后,注视着炎岷二人修补学校门口。



我独自去了一趟侦探社活动室,幸运的是,没有人在。

书架上摆了很多书,但恐怕只有橙子学姐一人会看。

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我找到一本快烂的书,封面用烫金写着一行字——方块大陆秘史。

这不是橙子学姐随身携带的吗?怎么会在这儿?

我再三确认附近没有人,好奇地打开了书本,上面密密麻麻记着很多远古文字。

我并不精通,只能翻译出大概意思。

正当我打算在看一遍时,书散发出耀眼的光芒,最后消失不见。

恐怕是橙子学姐需要用了吧。



我心中警铃大作,站在三楼的窗边看着女神雕像旁的躁动。学校人员包围了两个穿着奇怪衣服的人,而且炎黄学长不在人群中。

奇怪了,侦探社向来都是集体行动,缺一不可。

我打开窗,掏出弓,对准那个头发像火焰般的人。



籽岷学长因为昏迷入院。

听到这个消息我没有反应过来,只是呆呆地愣在那里。

“是真的,问号。”室友叹了口气。

我的思绪异常混乱,昨天看到籽岷学长倒地,还以为是因为过度紧张,没想到……

我的心思不在面前的考卷上,而是思考昨天遗留下的种种疑惑,直到同桌暗自踢了我一脚。

“答案选A。”

“下次不许分心了,问号同学。”鸡排不满地说。



听说那个黑乎乎的人叫JOKER,那个我瞄准的人叫FLAME,都是紫罗兰高度危险的人。

当时的侦探社只有四人。

四人……

四人!

对,侦探社少了一人!如果没有记错,是炎黄学长!

我像一个疯子狂奔到图书馆,橙子学姐在那里看书。

“橙子学姐打扰了!我是一级三班的问号,前几天天炎黄学长,是不是……”

听到“炎黄学长”四个字,橙子不满地皱起眉头。

“学……学姐?”

“你是怎么知道的?”

“那天我在三楼。”

橙子摇了摇头,长叹一口气:“他走了,他回来了。”

“他?”

“这件事你不应该过多插手,问号,如果我没有记错,五分钟后是历史课。”

橙子学姐把我打发走了。



我抽空去医务室看籽岷学长。

听室友说他的各项身体检测都没有问题,可就是昏迷不醒。

也真是奇怪了。

平时有关医疗救助的书我没少看,按道理说不会这么昏迷不醒。

难道是……



“喂,你确定要把这本书看完吗?”

室友坐在床上看我翻阅新借的书。

“一周时间,答案就能揭晓。”

“好吧好吧,我拦不住你,但你别忘了还有假期活动!”

“知道了知道了!”



炎黄学长失踪,籽岷学长昏迷,三位学姐已经启程去游学了。

我坐在图书馆里,梳理最近的信息。

我总感觉我遗漏了什么,却又感觉什么也没有。

我干脆去找校长。

方校长笑吟吟地看着我诉说自己的困惑,但为什么这个笑在我看来就那么恶心呢?

我克制住反胃的感觉,逼迫自己以一种平静的语气去叙说。

“问号,你没有必要这样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抱歉,我是个情绪化的人,我太容易失控了……”

“是吗?”校长仔细端详着我的神情,“你很冷静——至少在我看来。”

“重点不是这个!校长,您难道真的放任侦探社的学姐自己对抗紫罗兰吗?校长,您难道不出手相救吗?纵然她们很厉害,但终究是……”

“嘘……问号。”校长把他的食指贴在嘴唇上,“我可没有说不救她们,只是时机未到。”

“可是校长您也得做些什么吧?她们不能送死吧!”

“孩子,你不需要担心,自会有人去救她们。这是成长历程上的一个小小的挑战,只有靠自己克服才是最优解,也是不辜负自己。”

“校长!我……”

“问号,你很聪明,所以要明白,对不对?”

“是……校长。”

方校长慈祥地看着我,递给我一颗水果糖。

“我知道你很担心她们,但是帮忙也不能这么帮。”

我剥开水果糖,送入口中。

细细品味校长的话,我还是感到难以置信。

不可置否的是,我需要依靠书籍来补全我的知识了。



籽岷学长醒了。

我朝着医务室的方向看去。

我摄手摄脚地走到医务室门口,偷听他们的对话,心中激动万分。

籽岷的脸十分苍白,长时间躺在床上导致他的体力很差。

我看到希望在他的眼底燃烧。

侦探社社长,正式回归!



我鼻子一酸,回到图书馆。

我站在侦探社活动室门口,闭上眼,感受不再冰冷的气息。

粉鱼学姐和橙子学姐也回归了。

我不知道应该怎么表达自己内心的喜悦,只是在女神像前祈祷了一夜。

我不舍得他们走,明明已经相聚,为何又要各奔东西?

女神,如果可以的话快让战争平息吧。

我想看到他们聚在一起,过着平常人的生活。



暴风雨前的宁静。

我又去找校长了。

我不明白为什么校长还那么淡定,明明大战即将来临,怎么还一副目中无人的清高样!我恼火地想着。

“权衡一下,你会获得答案的。”

“这就是您对问题敷衍了事的回答吗?”

“不……只是我想告诉你一件事,你的愿望恐怕永远不会实现了。”

“什么?”

“仅此而已。”

因为气愤,我浑身颤抖。

“问号,我做不到所有。”

“不,不……”

我硬生生将眼泪逼回眼中。

“想哭的话就哭出来吧。”

“您为什么不做些什么?你为什么不尝试去改变结局!校长!您到底在做什么!您就是这样保护您的学生吗?”

“不……”

“告诉我,这不是真的?好吗?这不是真的……”

还未等到回答,我便快步离开了校长室。



为什么……究竟是为什么……

我坐在台阶上,心烦意乱。

籽岷学长永远都不知道,我和校长也一直瞒着他。

我选择逃避现实。

女神啊,就让我最后放肆一下吧。

女神,请求您,最后帮助他吧……

皎洁的月光下,是一个女生最卑微的祈求。



“问号,你真的不要紧吗?”室友担忧地看着我。

“没事,真的没事。”我扭过头,不想让自己过于失态。

“问号,正如老师的评价,你是一个聪明的女孩,你很懂事,也会为了他人而奉献自我。”

“问号,我敬佩你。”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脑海中浮现出曾经美好的时光。



“校长,方块大陆秘史第二百八十一页,那个象征‘平衡’的人,究竟是……”

“你竟然调查到这里了?”校长显得很惊讶。

“我只想要答案。”

“答案是——他。”

“他?校长,您又糊弄我?”我气愤地说。

“当然没有。”

大战在黄昏降临。

我会留在这个黄昏吗?

很美,真的很美,美到让人心碎,让人绝望。

我不知道他们的心情是怎样的,或许是愤怒吧。

也或者是解脱。

我很想单独见一面五歌,向她亲自道歉。



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或许,我真的留在这个黄昏了吧。

校园里尸横遍野,空气里弥漫着厚重的血腥味。视线模糊,再也无法举起武器了。

黄昏很美,还有晚霞,你也是。

胜利,终于来临了啊。

我缓缓闭上了眼。



当我再次醒来,我发现我躺在医务室里。

“你醒啦。”浅浅老师立马凑过来,“你真是个幸运的孩子。”

“室友……我的室友还好吗?她……”

“很好……”浅浅老师强颜欢笑。

如果能忽略那句“在另一个世界”。



宿舍里空无一人。

她留在那个永恒的黄昏。

我有点精神恍惚。



“籽岷学长,方便单独做一个问答吗?”

“当然。”

籽岷微微一笑,示意我进来慢慢叙说。

“‘创造与破坏是相对立的’ ,这句话我并不认同,万物之间都应该有平衡,而不是一味地依靠‘创造与破坏’。”我慢慢说,同时观察籽岷神情变化。

“很有趣的问题。”籽岷挠了挠下巴。

“如果真的是这样,我相信那人将会是平衡。”

“我不希望他存在。”

我愣了一下。

“我更希望女神自己调节,而不是依靠外界帮助。”

“为什么这么说?”

“他会很累。”

“岁月会磨平他的棱角,带走他的特点。”

阳光照在籽岷的脸上,很好看。

我调整一下脖子上的围巾。

“谢谢,我先走了。”

“等等!”

“什么事?”

“我听说你的室友嗯……死于大战……”

我苦笑着。

“我很抱歉,这种事情还连累你们……真的很抱歉,我希望能得到你们的饶恕……”

“籽岷,她从未后悔。”



她从未后悔。



我也是。



侦探社的学生出发去起源岛了,而我也孤身一人踏上了游学之旅。

我坐在矿车上,沿途的风景我没有在意,反而在思考临走前籽岷学长的笑容和五歌学姐的交谈。

说不清的希望与绝望,两者并存,我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含义,似乎只是对一些事的怀恋。

“很高兴遇见你,问号。”籽岷略鞠一躬,表示感谢,而我也被弄得摸不着头脑,只有疯狂摆手推脱。

“很优秀,但还是差了点。”五歌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可没有怪过你!”

“真的?”

“那当然了。”五歌爽朗地笑着,随后向我告别。

值得怀念。



我回到那个熟悉的宿舍。

冰冷的空气,失去了以往的欢声笑语,留下一片寂静。

我试图掩盖室友留下的气息,最终却是无意义的徒劳。

对不起,我的室友。

我这样想。



此次游学我在中心城买了很多历史书,为的就是调查过去的事情。

东君老师知道很多事情,其中就包括我正在寻找的。

可惜她不告诉我。



方块大陆迎来的久违的晴天。

我将雨衣放在背包里,继续我的游学之旅 

我回到了学校。



校园生活接近尾声,我也要告别同学和老师了。一路走来有太多的遗憾,但我很满足了。

侦探社的人马上也要回来了,我打算最后见他们一面。

奇怪,籽岷学长呢?

为什么籽岷学长不在?他们难道不是一起回来的?可是其他人都在!

炎黄学长看上去很高兴,癫狂地笑着。

粉鱼学姐一脸不悦。



我匆匆离开,一头扎进书的海洋。

但我看不下去,心很慌,还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籽岷学长,他出事了!

“籽岷学长不可能不跟他们回来,不可能!”我气愤地反驳同桌的话。

“这由不得你。”同桌翻了翻白眼写自己的报告。

我真想现在杀了他。

我往侦探社活动室走去,只有五歌学姐和橙子学姐在活动室。



“问号?最近过得还好吗?”橙子看见我非常开心。

“还好。”

“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五歌学姐红色的眸子里透出令人恐惧的冷酷。

“有关于,籽岷学长。”

五歌和橙子顿时黑脸。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学妹,请不要无理取闹。”橙子挥挥手,示意我离开。

“可是……”

“问号!”

强大的气压下,我被迫离开了活动室。



我申请成为学校的历史老师。

校长对我的申请感到惊讶,他以为我会去高山国骑士团的。

“我尊重你的选择。”

校长还是坦然地接受现实。

“另外,校长,籽岷学长为什么不见了?”

校长对笑容顿时变得僵硬,我知道,这其中一定有故事,而且刚才,我已经说出来部分真相。

“我想你最好去学习一会儿。”

果然,校长在刻意掩埋这件事。

我死死盯着校长,没有离开的意思。

“你会知道的。”校长轻声说,“你知道的信息远超同龄人,不妨自己猜一下?”

“我现在只想知道真相!”

“你跟他一样,打破砂锅问到底。”

为什么校长极力掩盖事情真相?为什么?难道真相就这么不受待见?

“有些事我不能说。”

我自知无趣,悻悻离开。



“当初你问过籽岷同学一个问题,那就是问题的答案。”



我当老师六年了,追寻这个问题也有九年了。

侦探社的人成家立业,而籽岷却一直不知所云。

我打算拜访居住在中心城的学者橙子,作为那本书的拥有者,她必定知道真相。



一个蓝发男子为我开门。

“我是问号,是方块学园现任历史老师。”

“懒货,让她进来吧。”橙子温和的声音响起,懒货不屑地看了我一眼,侧身离开。

“橙子,最近还好吗?”

“很好,怎么了?”

“还是那件事。”

橙子沉默了,我知道,我戳到了她的痛处。

“‘创造和破坏是相对立的’,那么中间必有平衡来维持。”

“那么,谁奉献自我,成为平衡?”



预言之子。



似乎是最优解。



我终于找到我一直渴求的答案了,但总感觉很失望。



大战早已平息,生活还在继续。

我一个人,寂寞地活了下去。

所以,籽岷,回不来了?

我站在海边,向起源岛的方向眺望。







淇苒_

帮忙给
@仙酱团子的线稿上色O(∩_∩)O

这个人画画又好,写文又好,简直是一个超级全能的小可爱!

帮忙给
@仙酱团子的线稿上色O(∩_∩)O

这个人画画又好,写文又好,简直是一个超级全能的小可爱!

落辰的小号嗷
我流阴险狡诈五歌歌 刺客五歌必...

我流阴险狡诈五歌歌

刺客五歌必须阴险狡诈

我流阴险狡诈五歌歌

刺客五歌必须阴险狡诈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