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亚兰

17706浏览    279参与
麻鮕
半夜看太多日韓街頭食物影片的後...

半夜看太多日韓街頭食物影片的後果。。。自己也想吃啦_(:3 」∠)_

半夜看太多日韓街頭食物影片的後果。。。自己也想吃啦_(:3 」∠)_

🚧立入禁止🚫

来打相关
p4是刚进【】准备搞挂件
【抱歉我刚刚才发现打错了我擦】

来打相关
p4是刚进【】准备搞挂件
【抱歉我刚刚才发现打错了我擦】

北海

亚兰英雄传观后感

第一章

人类世界的天空真蓝呀,其实里面的一些景还是挺好看的

小时候的文婆好可爱,哦我死了

所以说,小王子想要引导这个世界的初衷是将这个世界从毁灭中拯救咯

原来小王子那么早就见过章鱼烧了呀,西园寺好过分,不让我家小王子吃章鱼烧,还故意吊他胃口

小王子拿着花音的眼魂,说要毁了她的时候,我感觉我没法磕亚花了

亚兰和贾贝尔荡秋千好可爱呀

贾贝尔第一次见章鱼烧的反应和小王子一样呀,小王子你还好意思说他文盲,明明你第一次见的时候也这样

虽然嘴上说是对我们不需要的东西,但还是好想吃章鱼烧的小王子

小王子是把遥美认成文婆了吧,他一直都没有忘记文婆吧

小王子被遥美踹了,有...

亚兰英雄传观后感

第一章

人类世界的天空真蓝呀,其实里面的一些景还是挺好看的

小时候的文婆好可爱,哦我死了

所以说,小王子想要引导这个世界的初衷是将这个世界从毁灭中拯救咯

原来小王子那么早就见过章鱼烧了呀,西园寺好过分,不让我家小王子吃章鱼烧,还故意吊他胃口

小王子拿着花音的眼魂,说要毁了她的时候,我感觉我没法磕亚花了

亚兰和贾贝尔荡秋千好可爱呀

贾贝尔第一次见章鱼烧的反应和小王子一样呀,小王子你还好意思说他文盲,明明你第一次见的时候也这样

虽然嘴上说是对我们不需要的东西,但还是好想吃章鱼烧的小王子

小王子是把遥美认成文婆了吧,他一直都没有忘记文婆吧

小王子被遥美踹了,有点惨

第二章

小王子手好看耶

小王子的自说自话好吓人呀

人偶游戏这个形容挺贴切呀

“别玷污这美丽的世界”小王子真的很爱这个美丽的世界呀,也有感知美丽的心呀

“思念呐,只是单方面的就没有意义了,这种只不过是把自己的理念强加于他人啊”

“人可不是说救就能救的,只能让他本人去做些什么,我们能做的就是帮他一把”

文婆说的话其实真挺有道理的

第三章

个人也是有价值的

“不是只有朝气蓬勃才是人生,如果总是伤心欲绝的话就好好吃一顿吧”

“真的比第一次见的时候表情好多倍了呢”文婆果然一开始就认出小王子了呀

御成带亚兰理解人类呀,骰子完全没意义呀,可是各个时期的小王子都很帅呀

那个不可思议的青年就是你呀

“是这样啊,人类会上年纪的啊”爆哭

人类当然会老,会死呀

“是啊,残存在记忆中,连接思念”

第四章

感觉时间线让我有点乱

小王子竟然在眼魔世界卖章鱼烧呀,好神奇,而且他穿的是文婆同款吧,好像遥美之前也穿过

小王子真的很喜欢人类世界的天空呀,画的全是天空

亚兰还是回来这个世界了呀,突然很希望自己有一天也可以对他说:“亚兰,回家吧”

花音那时候是和亚兰在一起了吗?总觉得哪里怪怪的








月卫二

亚兰脑洞

原稿头痛中……转换一下心情,来个原典创作向的圣剑使x剑鞘的脑洞,是亚兰,亚瑟是男是女还没想好,不过我觉得没啥区别……


持有精灵加护的剑鞘比锋利无匹的圣剑本身更为珍贵,梅林和薇薇安都是这么说的。但是年轻的圣剑使还没能真正重视这一点。他遗失了自己的剑鞘,失去加护,因此在某次战斗中受了重伤濒死。

他的骑士把他从战场上救出来,亚瑟意识模糊,隐约记得火光、阴影、覆盖在嘴唇上的水滴和人体内部的热度。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伤势痊愈了大半,兰斯洛特蹲在山洞的入口处专心致志捣弄着早餐。

骑士过来喂他吃东西,充满歉意,他弄的水果泥比高文还要不如。亚瑟盯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他总觉得兰...

原稿头痛中……转换一下心情,来个原典创作向的圣剑使x剑鞘的脑洞,是亚兰,亚瑟是男是女还没想好,不过我觉得没啥区别……

 

持有精灵加护的剑鞘比锋利无匹的圣剑本身更为珍贵,梅林和薇薇安都是这么说的。但是年轻的圣剑使还没能真正重视这一点。他遗失了自己的剑鞘,失去加护,因此在某次战斗中受了重伤濒死。

他的骑士把他从战场上救出来,亚瑟意识模糊,隐约记得火光、阴影、覆盖在嘴唇上的水滴和人体内部的热度。他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的伤势痊愈了大半,兰斯洛特蹲在山洞的入口处专心致志捣弄着早餐。

骑士过来喂他吃东西,充满歉意,他弄的水果泥比高文还要不如。亚瑟盯着他,不知道是不是心理原因,他总觉得兰斯洛特变得沉默且温顺了许多。

你怎么做的?

我也是剑鞘,您忘了吗。

备用的。亚瑟想起来了。去湖中取剑的时候薇薇安极力向他推销过自己的儿子。制造剑鞘比打造圣剑更难,因此我们在试着培养他。兰斯洛特是尚未成熟的剑鞘,目前虽然还不能使用,但您如果将他带在身边,建立紧密的连结,经过长时间的磨合,他一定会比死物好用得多。

亚瑟把兰斯洛特从湖中带出来,封他为骑士,然后就完全忘记了剑鞘这回事。青年,那时候还是个男孩,他过于年轻和活泼奔放,个头修长四肢有力,像是豹子一样作战勇敢,怎么看也不像是具有温柔包容的治愈属性。现在他长大了,个子比亚瑟更高,也更强壮——好吧,看上去更不像受了。

亚瑟心情复杂。

然后呢?他挑选了一会措辞问道。建立了连结之后,你……我们会有什么变化吗?

他并没觉得现在自己一个念头就可以随意的使用兰斯洛特的身体,就像圣剑召唤他的剑鞘那样。兰斯洛特低下头去。打磨、磨合、上油、保养。差不多吧,就像您平时爱护您的剑鞘那样。

但一把剑是无法拔出他自己的,剑鞘也不能自己将他的剑包容进去。兰斯洛特停顿了一下,脸上泛起明显的红色。这种力量只能为您使用,只能由您来使用。如果您腐朽了、生锈了、折断了,或是忘记了我。我会干涸锈死。

那就是我们必须战斗到死的意思吗。亚瑟问。

是的。

同生共死?

是的。

凯旋而归的路上兰斯洛特一直沉默,离亚瑟的距离也比平时远得多。亚瑟觉得很怪,心情也越发烦闷。并不是我强迫你这样做的。他想。如果兰斯洛特不愿意的话,比起这样别扭的从身体到灵魂的绑定他更愿意和他做一对自由独立并肩作战的挚友。但这次是你自愿的啊,甚至是你主动的。为什么还要用这样的态度对待我呢。

听从梅林的建议,他得定期去给兰斯洛特做保养。两个人沉默地在黑暗中完成了肉体的结合之后兰斯洛特转过身去背对着他蜷成一团入睡。亚瑟觉得很尴尬、无趣、和挫败。而且他是有家室的人,于是离开了骑士的房间回到自己的寝室去过夜。

结果第二天兰斯洛特就告了病,第三天和第四天也是。到周末安息日的时候亚瑟终于受不了了,冲进骑士的房间里去把正在吃零食的兰斯洛特从被窝里拎出来。你到底在想什么?!如果不喜欢的话一开始就不要在一起啊!他冲着兰斯洛特大声吼叫,完全没有平时的风度。过分年轻的骑士还是一如既往地受不得委屈,顿时就红了眼睛。

就是会害怕啊!他大声地不顾矜持和上下尊卑地吼回去。我已经不再是我了。我从身体到心到灵魂都是完全属于你的!就这样还不许我害怕、难过、感觉恐慌吗!

但那也是你自己愿意的吧。亚瑟紧盯着他的眼睛。那是你主动的吧,是你一直以来希望的吧。

就算这样……兰斯洛特的声音没底气地弱了弱,那跟突然变成真的也不一样啊!

这样就好。亚瑟悄悄松了一口气。然后走到他面前,居高临下,强硬地把坐在地上的兰斯洛特的脸掰起来。

骑士的脸红到了耳根,在地上不安分地扭来扭去,但还是没有反抗。

既然这样。亚瑟宣布。既然你还没有做好准备,那就由我来负责调整和磨合我们俩的关系吧。我会让你好好成为我的剑鞘的。

哦。兰斯洛特觉得非常无力、羞耻,他真的有点害怕,但是这对被掌控的恐惧本身又充满了温暖、幸福和安定感。他低不可闻地嗯了一声。

kura白熊
前两天突发的脑洞,就当摸鱼了...

前两天突发的脑洞,就当摸鱼了

各位嘴下留情我知道我很菜(我哪儿敢说话.jpg)

前两天突发的脑洞,就当摸鱼了

各位嘴下留情我知道我很菜(我哪儿敢说话.jpg)

詩島剛太甜啦

新衣服有被可爱到
被剧里穿着出来那幕击中了
打架的时候还会露出肚肚 不过我很菜画不出来

新衣服有被可爱到
被剧里穿着出来那幕击中了
打架的时候还会露出肚肚 不过我很菜画不出来

葉茶茶茶

是小公主(你)
我真的越来越不要脸了
2p上色完反而觉得没有铺色时好看
我干脆放草稿了———

是小公主(你)
我真的越来越不要脸了
2p上色完反而觉得没有铺色时好看
我干脆放草稿了———

渣A

【亚尊】角色缺如

之前写的一点车尾气,试一试链接

R向,后续咕咕了下面没有了(。)

正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450718

之前写的一点车尾气,试一试链接

R向,后续咕咕了下面没有了(。)

正文: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21450718

渣A

【亚尊】问答

问答

格林给失眠的小王子讲了一个童话故事。

(外传后时间线,小尊没有能够复活的世界线。)

短打)

距离天空寺尊击败被眼魔神控制的伟大之眼已经过去了有些时间。
即使经历了一系列风波,眼魔世界在亚兰的治理下也还是平稳发展。重建的工作并不轻松,社会秩序和城市建筑都需要非常大的改变。亚兰在这些工作上可以说是尽心尽力,最近已经好几天没怎么睡一个好觉了。
但亚兰仍然感到幸福。和从前的日子不一样,人民能够有机会见到蓝天绿地,呼吸到清新的空气。而这还要感谢那个叫做天空寺尊的少年。
亚兰睁着眼睛,简洁的居室里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有床头柜上放着几枚眼魂和几张照片。他直直的望着天花板,好像要望破这层阻碍直达天...

问答

格林给失眠的小王子讲了一个童话故事。

(外传后时间线,小尊没有能够复活的世界线。)

短打)

距离天空寺尊击败被眼魔神控制的伟大之眼已经过去了有些时间。
即使经历了一系列风波,眼魔世界在亚兰的治理下也还是平稳发展。重建的工作并不轻松,社会秩序和城市建筑都需要非常大的改变。亚兰在这些工作上可以说是尽心尽力,最近已经好几天没怎么睡一个好觉了。
但亚兰仍然感到幸福。和从前的日子不一样,人民能够有机会见到蓝天绿地,呼吸到清新的空气。而这还要感谢那个叫做天空寺尊的少年。
亚兰睁着眼睛,简洁的居室里没有多余的装饰,只有床头柜上放着几枚眼魂和几张照片。他直直的望着天花板,好像要望破这层阻碍直达天空。今天也很疲惫,也还是不能平稳入睡。
“格林先生,可以给我讲个故事吗?”他轻声呼唤格林眼魂。床头的绿色眼魂闪了闪,发出温柔的光芒飘到亚兰面前。
——啊,说起来我以前也是不会和眼魂这样沟通的。亚兰心想,在天空寺尊出现之前他对眼魂不屑一顾,只当是武器和工具强硬地使用,从来没有想过也能有和眼魂中的伟人灵魂交心的一天。
格林兄弟的眼魂点了点头,缓缓开口:
“童话能给人宽慰,格林童话也曾是许多孩子的睡前读物呢。而今天,我想讲述由另一个同样伟大的人类作家安徒生写作的童话,故事的名字叫《海的女儿》。”

于是格林从大海的波澜,讲到小美人鱼的憧憬,讲到终于到十五岁时小美人鱼和王子的相遇,讲到她托起王子上岸却只能躲在岩石边,讲到美丽的邻国公主发现了王子救助了王子。而小美人鱼苦于和王子相见只能去找海底巫婆,用自己美妙的声音换来双腿,每一步都向走在刀尖上疼痛。
亚兰觉得人类的作家真是富有想象力,曲折的故事把他带入了一个放松的状态,他觉得他也许就能入睡了。

而格林继续讲述着,讲到小美人鱼与王子度过了快活的时光,可惜王子与邻国公主要结婚了,而在他们结婚的第二天小美人鱼就要化作海平面上的泡沫。小美人鱼的姐姐们向巫婆求来了刀让小美人鱼用王子的心脏换取活下去的机会,但她扔掉了刀,在天边第一缕阳光下化为泡沫。
“这就是人类的童话故事吗?”亚兰喃喃道。他没能成功入眠,反而心像被什么东西揪住了,让他的思绪也变得纷乱起来。

天空寺尊对于他来说也许也是只小美人鱼,拼尽全力将他从惊涛骇浪的大海中捞上岸,与他一同度过难忘的快乐时光。只是即使没有巫婆,他也注定会在99天后化为泡沫消失在某一缕晨光之中。 ​

为什么我总是想到他,
明明一点也不像他。我和他的故事之间没有这么多无意义的迫害与曲折的误会,唯有一点遗憾,如今在心底扩散开来压的人喘不过气。

“格林先生,我有三个问题,如果可以的话能一一回答我吗?”

“第一个问题,小美人鱼为什么要救王子,要不惜代价接近他,又为什么最后牺牲生命也不愿意杀死王子?”

格林说,这是爱,是奉献,是小美人鱼纯粹的灵魂。小美人鱼爱王子,所以她忍不住会思念,忍不住会接近,忍不住会包容,忍不住做让王子开心的事情。而她单纯善良,不忍心伤害他人,即使自己迎接死亡。她所追求的不过是喜欢的人一切都好,自己的幸福是排在第二位的。
亚兰咽了咽口水,揪心带来的紧张感让他回想起自己刚和尊相遇时的所见所闻,那时他们充满着矛盾,唯有彼时他尚且不懂的人类间的互相关心深深刺痛着他。其实这不过是人间小小的爱,只是没有想到这份小小的爱原来需要如此大的代价。

“第二个问题,王子会难过吗?”

格林说,王子会难过。虽然他并不知道拯救了他的是这只可怜的小美人鱼,但他仍然感谢她的陪伴,享受与她相处的快乐,只是在最后小美人鱼消失后,他会后悔为什么没有能够多让她待在自己身边,给她更好的衣裳和更美味的点心,带她多看看人世间的风景。如果没有邻国的公主,王子本就应该爱她。
亚兰懂得这个简单的道理,所谓失去才懂得珍贵。在天空寺尊最后的几天里他们忙碌着打败亚兰的兄长,忙碌着解决全世界的危机,大家都很忙,没有那么多时间能停下来快乐。他也有想过,有没有什么办法让尊留下来,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帮忙,最后也只是尊在一次又一次保护着自己。如果可以再来一次的话,亚兰心想,我能不能为他画一幅画呢,哪怕传达不了心意,哪怕只能留给自己做纪念。

“第三个问题,小美人鱼死了吗?”

格林说,小美人鱼确实死了,但她的灵魂与她的海底姐妹们不同,她乘坐着玫瑰色的云块,与天空中的孩子们一同,到达更远的地方,在不为人知的时候悄悄为孩子们洒下金色的梦。虽然现在还不完全,但她终有一日能够升上天堂,成为不灭的灵魂。海的女儿最终成了天空的女儿。
此时眼魔世界的天空迎来了朝阳,在伟大之眼的统治下不曾有过的朝阳,一片金色从地平线奔驰向无边的大地。亚兰的眼眶因为盛满了泪水一片模糊,他仿佛能看见只在人类世界才有的,他们曾并肩走过的碧蓝大海。浪涛回响,海潮如歌,宛如摇篮曲,金色的阳光洒在海平面上,升起了彩色的泡沫。

小王子闭上了眼。他感到仿佛有人在轻吻他的额头,试去他的泪水。浅寐之中,他渴望迎来爱的梦境。

渣A

【亚尊亚】Hug

Hug

 

他与生俱来的想要理解感受和共情眼前的人,哪怕是人类的罪犯、作乱的眼魔或者是与他完全相反立场的整个眼魔世界。而当你取得他的共情与爱之后,对他造成伤害简直轻而易举。

 

 

 

阿迪尔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天空寺尊知道,这是个目前已经融合了眼魔神们的力量,全面掌握了眼魔世界大局,甚至还想要影响整个人类世界、控制一切,创造出真正“完美的世界”的男人

他是亚兰的哥哥,是大帝的爱子;但他驱逐了亚兰,手刃了大帝。

他看起来是个冷峻又疯狂的篡位君王,哪怕面对至亲都没有一丝犹豫地动手。他似乎又有极其庞大的野心,一手牢牢抓住两个世界的命脉。...

Hug

 

他与生俱来的想要理解感受和共情眼前的人,哪怕是人类的罪犯、作乱的眼魔或者是与他完全相反立场的整个眼魔世界。而当你取得他的共情与爱之后,对他造成伤害简直轻而易举。

 

 

 

阿迪尔是个什么样的人呢?

天空寺尊知道,这是个目前已经融合了眼魔神们的力量,全面掌握了眼魔世界大局,甚至还想要影响整个人类世界、控制一切,创造出真正“完美的世界”的男人

他是亚兰的哥哥,是大帝的爱子;但他驱逐了亚兰,手刃了大帝。

他看起来是个冷峻又疯狂的篡位君王,哪怕面对至亲都没有一丝犹豫地动手。他似乎又有极其庞大的野心,一手牢牢抓住两个世界的命脉。

尊在数次的交手中感觉得到,这是一个尤其危险的对手,他现在已经造成的,还有未来将要造成的伤害是毁灭性的。必须阻止他,尊这样想。

 

如果是像眼魔神那样,没有感情的无机质非人的存在,我当然可以毫不犹豫的消灭他。

 

但并不是这样的。

 

他也只是个人类,至少曾经是。四通八达的广袤记忆之海中,应接不暇的碎片里曾有这么一片,暖色调的霞光映染着整片天空,模糊的人影隐约可见面容柔和的女性对着玩耍的少年少女露出充满爱意的微笑。孩童的奔跑洋溢着单纯的快乐,微风足以吹起他们的衣摆和裙摆,卷起他们银铃般的笑声。

 

人是可以互相理解的,人与人的心是可以连接的。即使经历数百年的没有身体的眼魔生活,内心也一定残存着最原初的善意和爱。也许再努力一点,也许让阿迪尔回想起曾经的,与家人一同度过的回忆,也许让他体会到人类世界的美好,就能够与他的心连接。亚兰就是——

 

啊,是的呢,亚兰也是,曾经也迷茫于父亲“完美世界”的理想里,但最后终于也体会到了人类才能拥有的感情,和我们成为了珍贵的同伴。

是的。亚兰的话,说不定可以让我更多的了解阿迪尔的想法。

灯火通明的天空寺大殿里天然的寂静,夏季的夜晚万物都渐渐陷入沉睡,但天空寺尊仍然在奔波。殿外的月色明亮澄澈,没有一丝云翳。尊动身前往殿外,他知道亚兰一定在那里。

 

 

亚兰坐在大殿的阶梯上一动不动,甚至连目光所至的方向都不曾改变,就这样如一尊雕像一般眺望着稍远处的树林。连微风都几乎感觉不到的宁静夜晚,树枝和影子连摇曳都无法做到,一如往常本分的直立着。偶尔还能听见的是一两声鸟啼,与白天清脆的鸣唳也不同,更多的是低沉的咕咕声。月光的纱幔有那么几丝倾泻下来,随着时间蜗牛般蠕动着。

然而就是这么呆滞的景象,小王子仍然看得很入迷。眼魔世界不曾有过这样的生气,即使是黑黝黝的夜晚平凡的一角,也是独一无二的风景。

来到人类世界之后亚兰体会到了前所未有的生存压力,也体会到了不曾有过的心动。蓝天白云,青草绿树,司空见惯的场景都是美丽的,令人陶醉的。虽然吃饭休息很麻烦,但是更无法替代的还是生活中的一草一木。能清楚地感受到生命的一点一滴,就连呼吸也是人生的意义啊。

因此在大天空寺寄居的日子亚兰最喜欢的事情就是殿外发呆。尊当然知道这一点。

“亚兰!”

一阵小跑过来的金发青年有些急切地打着招呼,把亚兰从对着夜景放空的思绪中拉回了现实。

“尊?晚上好。嗯?出了什么事吗?”

“啊,总之不好意思打扰你了,有一点急事呢——”金发青年略带歉意地解释着,走近了亚兰所在的阶梯。

略微地喘气之后,尊在亚兰身旁坐了下来,长舒一口气,稍微在脑海里整理了一下怎么开口,对着亚兰提出了他的疑惑:

“那个……亚兰印象里,阿迪尔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亚兰的神情逐渐由疑惑,转变为沉思,过了十几秒之后又渐渐转变为迷茫。

“他是……我的亲生哥哥,是尊敬的兄长——”

有些费力地吐出这几个字后,亚兰还想继续多说些什么,但是数百年不做人的记忆长河里,很难搜索到关于兄长的,更多私人的印象。在亚兰的脑海中,兄长似乎有些不苟言笑,并不常和自己来往,偶尔的相会也更多的是国家之事。眼魔世界,每个人更多地像是齿轮一样各自在岗位上不停歇,即使是亲兄弟,“感情”也是很多余的,麻烦之物。

再次努力搜索了一会,亚兰终于还是放弃了。

“抱歉呐,尊,兄长的事情我也……我也不是很了解他。眼魔世界里的人们不像人类这样,我只知道我应该尊敬他,但是更具体的感觉,我也不是很明白。”

 

月亮仍然高悬在一览无云的夜空之中,除了如水的月光还是月光,足够明亮足够美丽却缺少温度,抓不住也逃不脱,有时也会给人沉闷的感觉。

 

尊在一旁托着下巴很认真地等待亚兰说完。他信赖着成为伙伴的亚兰,因为亚兰已经能够理解生命的珍贵和生活的美好。眼魔世界的小王子在人类世界却也不得不像一个婴孩一样从头学起如何生存,但亚兰足够坚强。他有着不同于有着丰富经验的人类一般的单纯,甚至有着比许多人都要澄净的心。

亚兰好像叹了一口气,对自己的回答也不太满意。好吧,这大概是意料之中的回答,毕竟眼魔世界的生活实在是太不一样了。但是尊并不准备放弃,

“一时想不起来没关系的,亚兰。嗯……除了已经建成的眼魔世界中的生活之外,亚兰应该也有小时候和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一起度过的日子吧,家人之间肯定是有着相互连接的心的,那个时候应该有着快乐的回忆吧?具体一点的话,有没有什么印象很深的,话语、动作或者是……身体接触呢?”

“身体……接触?”

 

亚兰对这个词语感到惊奇,又十分感兴趣。长时间的眼魔生活几乎不需要什么身体接触,而人类从出生开始每天都要接触不同的事物,就比如必须得一手端着章鱼烧盒子才能一只手叉起来章鱼烧放进嘴巴里。虽然很麻烦,但是也是很有趣的活动,人类的身体感觉相比眼魔世界可真是很好玩。

但是身体接触和亲人之间的感情有什么关系?

“嗯,身体接触也是家人之间表达感情的一种方式。举个例子的话,拥抱就是。”

现在变成亚兰很认真的听着尊的讲述,随着尊的比划,亚兰再次陷入回忆。的确有那么一段他们家人还没有转变成眼魔世界的形态生存,而是肉身的状态,但是这段回忆实在太过久远,只留下模糊不清的片段,如同婴儿时期的爬行一样没有留下多少感触,更不提思考了。

但亚兰努力地回想身体接触的感觉,他相信着尊教给他的一切感受,并从中感到心灵的慰藉。尊如果说家人的感情是美好的,那就应该是很美好的。自己与兄长、父母与兄长之间,应该曾经是有着这样的联系的。

他略微转过头,直直的看向尊,眼里投射出不同于之前迷茫的眼神而是更加明亮的光彩,这让尊有了更多信心——现在的亚兰,果然应该是能够理解的!

亚兰眼中的信任和兴趣足够浓烈,尊也愈发心情高昂了起来,顺利成章地想到:也许应该让亚兰感受一下拥抱是什么感觉,这样能够帮助他回忆起曾经的家人,说不定就可以理解阿迪尔——

 

“亚兰,稍微过来一点……我现在就拥抱你,这样实际行动下,你就可以更直接地体会身体接触带来的感情了不是吗!”

亚兰像是电灯泡的开关接上,脑海中有了“叮”一下的,灵感乍现恍然大悟的声音。

“嗯,你说得对,尊。现在拥抱我试试吧。”

 

尊转过整个上半身。面对这样率真的亚兰,尊不自觉地露出放松的笑容。

稍稍深呼吸,张开手臂,双手环绕亚兰,尊很认真地将自己上半身完全包围住对方,脑袋则靠在对方的颈窝处,自己的头发耷拉在亚兰露出的脖颈上,弄得亚兰有些痒。

“亚兰可以一边听我说一边用身体感觉。“

确认亚兰也已经接受了这个姿势,做好准备,尊开始准备讲解。

”拥抱的时候呢,因为人类的身体是有温度的,然后拥抱使两个人的距离非常非常近,这样子两个人都可以感受到彼此的温度,身体的温度会稍微升高一点。而且,拥抱一般是和……和很喜欢……的人,嗯就是像家人……所以这种很亲近的接触不会不舒服啦,应该会是很放松很熟悉的感觉。然后身体还会有重量,所以接触的地方会……额,会有触感……”

这种描述是什么呀太羞耻了!!!越来越往奇怪的方向去了!!!

因为脑袋隐藏在颈窝中,尊已经通红的脸和因为太过不好意思而闭上的眼睛都不会被亚兰看到。明明是为了很正直的,教导的目的,为什么变成这样了!明明从小到大也没有抱过谁这!么!长!时!间!害羞得想要钻到地底下去干脆一口气逃到眼魔世界谁都不会发现的地方算啦!

这个姿势,尊也看不到亚兰在想什么。这个孩子肯定什么都不懂,大概在单纯的,用身体学习感觉吧。对着这么单纯的亚兰做出这种事情,更让尊感到难为情了。

 

也不知道具体过了多久,尊一个激灵才想起来抱得太久应该松手了。手忙脚乱慌慌张张地松开手臂,藏起自己通红的脸色,深呼吸只剩下故作淡定的正直脸,尊鼓起勇气抬头正面应对上似乎在思考的亚兰的双眼,发问检查自己的“亲身教导”成果:

“嗯……所以亚兰,能感受到是什么感觉了吗?能想起什么吗?”

亚兰没有出声。

亚兰的双眼正对着尊,眼里的困惑让尊心情有些不安。

 

“尊,好像……并没有你描述的感觉。”

尊的身体僵在阶梯上。

“拥抱的时候,你的身体没有温度,好像也没有重量,触感也……”

亚兰说这些话的时候小心翼翼,他不确定自己是不是搞错了什么,还是自己的感觉太愚钝,或者是拥抱的姿势不对?但是抱着尊的身体,他只感到一片虚无,整个拥抱的时间里他都在无比用心的全力去感受,然而仍然一无所获,但肯定不是因为尊说错了,应该是自己有哪里不对,一定是——

 

“啊啊不好意思亚兰,我忘了自己是幽灵啦……嘿嘿,”

尊努力绽出一个看起来很轻松的笑容,努力看起来像是平常开玩笑一样漫不经心。

是啊,我并不是人类。

努力描述的感觉甚至也不是我现在亲身的感受,因为幽灵也无法感觉这样的温度和触感。

只是自己思绪碎片构建起来的,空虚的妄想罢了,就连喜欢的,愉快的感情也是。

我能够看到他人的思念,也能连接亿万人的情感,能够化为灵体进入他人的脑海中探寻记忆,能够感受到数以万计的心灵。
我能够做到很多事情了。
但是,现在的我,到底又算是怎样的存在呢?

最亲近的人无法感受我。

连自己的情感也,像是变成虚无的微风,逐渐消散。

 

 

面对尊的尴尬笑容,亚兰有些不知所措。他慌忙想要解释,却只瞥见尊黯淡的侧颜。

亚兰突然觉得心像被刺了一下。

不仅是刺了一下的刺痛而已,而是像在心脏灌注了汹涌的毒药,随着血脉在四肢百骸里泛出酸楚。

 

 

天空寺尊有一个小小的,小小的愿望。

“作为人生活,可以作为人爱人,也可以作为人被爱。”

しせつ

平成来打们的爱情公寓(二十八)/喜欢的食物各种各样

#原梗指路→AV61458940

#ooc有bug有文笔差警告

#本篇ankh+兽爷+亚兰主场注意

#预警完毕,准备进入公寓。。。。。


————————————————————


“不好意思,请给我一份章鱼烧”

“不好意思,请给我一份章鱼烧”

话音刚落,两个人同时愣住,互相看看对方,再一齐低头看看只剩下一份的章鱼烧。

……这个就很尴尬了呢。

摊主也是一脸不知所措,左右看看两人,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不如两位各出一半?”

话音落下,两人同时眼睛一亮。

“好主意!”

“好主意!”

于是当ankh买完冰棍,一回头发现自己迷路,正打算去找映司的时候,看见了两个人蹲在台阶上,一人一根竹签,分享他们一起端着的一份...

#原梗指路→AV61458940

#ooc有bug有文笔差警告

#本篇ankh+兽爷+亚兰主场注意

#预警完毕,准备进入公寓。。。。。


————————————————————


“不好意思,请给我一份章鱼烧”

“不好意思,请给我一份章鱼烧”

话音刚落,两个人同时愣住,互相看看对方,再一齐低头看看只剩下一份的章鱼烧。

……这个就很尴尬了呢。

摊主也是一脸不知所措,左右看看两人,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不如两位各出一半?”

话音落下,两人同时眼睛一亮。

“好主意!”

“好主意!”

于是当ankh买完冰棍,一回头发现自己迷路,正打算去找映司的时候,看见了两个人蹲在台阶上,一人一根竹签,分享他们一起端着的一份章鱼烧。

ankh眯起眼睛,仔细看看,觉得以自己的视力和聪明的脑瓜子,还不至于认错人。

左边那个青年,貌似是叫……亚兰?来着的,之前来过公寓一次。

ankh舔一口冰棍,在内心感叹一句“果然本大爷的记忆力还是那么的好”,然后抬脚往那边走去,打算去问问看对方有没有看见映司。

等他走近,就听到了两个人的对话。

“果然还是章鱼烧好吃啊~”亚兰眯起眼睛一脸幸福,“为什么会有这么好吃的食物呢?”

“就是啊”另一人说着,往他那半边挤上某种酱料,“再配上蛋黄酱,真的是天堂啊~”

亚兰看他挤了超级多,好奇地问道:“你很喜欢吃蛋黄酱?”

“对啊”那人一脸淡然,“因为很好吃啊”然后一口吃下一颗章鱼烧,也是一脸幸福地眯起眼睛。

“你不会……吃什么都要配蛋黄酱吧?”

“对啊”

“还真是喜欢啊……虽然换成章鱼烧的话,我也想什么都配着吃呢”

“对吧?”

“好吃到完全吃不腻啊~”

“对的啊~”

ankh立马转身就想走人,反正自己根本不认识这两人。

“说起来,那边的小鸟酱,你看着这边是有什么事吗?”

ankh停下脚步,回头看向说话的那人,眼底红光一闪,与对方对视良久,忽然笑了,抬脚走过去,站在对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对方。

“……有趣”

——确实很有趣,喜欢吃冰棍的鸟(划掉)凤凰,和喜欢吃蛋黄酱的奇美拉,到底谁比较奇怪一点,真是说不明白。

亚兰看到两个人忽然互相盯着对方,中间仿佛冒出火花,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能左右看看,感觉自己劝阻不能,干脆继续吃章鱼烧。

仁藤攻介站起身,试图减少对方身高的压制——不过他发现就算站起来貌似也比不过,但他还是挑衅地笑笑,说:“那要不要来比比?”

ankh三下五除二把手中冰棍啃完,随手扔进垃圾桶,拍了拍手掌,也笑了。

“可以啊”

【Round 1】

“明显是蛋黄酱比较好吧?”仁藤仰起头,“什么都可以配,三餐都可以吃,使用的范围很广啊”

“不,是冰棍比较好”ankh双手抱臂,“蛋黄酱那么腻,怎么可能吃那么多?冰棍冰冰凉凉的,又清爽又能补充水分,明显比较大众化一些啊”

两人一齐扭头:“你选哪边?”

已经去买了第二盒章鱼烧的亚兰抬头,举起了手中的章鱼烧:“……我选章鱼烧”

【Round 2】

“大众化是一方面,可是冰棍吃多了是会肚子痛的哦?”仁藤往前一步。

ankh也不甘示弱:“蛋黄酱虽然可以开胃,但是热量太大了吧?你这么想肥吗?”

两人一齐扭头:“你选哪边?!”

被无辜躺枪的路人弱弱举手:“我喜欢吃蔬菜……营养丰富对身体好,而且明显大家每天都要吃的吧?”说到这,对方开始掏衣服口袋。

“啊,对了……我家是种植蔬菜的,自家种的纯天然无污染,个头大水多超甜的哦,要不要来尝试一下?”

突然旁边猛的窜出一名男子,从背后扯着衣领把人拖走。

“啊啊啊冰川桑!!”那人还在不停挣扎,“这可是难得的推销机会啊啊啊!!”

“……闭嘴”

【Round 3】

“冰棍制作起来可不方便呢”仁藤悄咪咪踮起脚,“不仅占用的地方多,而且要的时间也很长吧?相当麻烦啊~”

“呵,彼此彼此”ankh冷笑一声,“蛋黄酱的制作工序也少不到哪里去呢,而且要求似乎很高的样子?”

两人一齐扭头:“你选哪边?!!”

拎着袋子路过的青年转头,冷漠脸举起了手中的袋子:“太天真了,甜食才是王道!”

“……飞彩?怎么了?”

青年立马扭头就走:“来了小姬”

【Round 4】

“果然蛋黄酱才是王道啊”仁藤举起写着“俺专用”的蛋黄酱,“还可以随身带着”

ankh眉头一皱,正打算抬手,忽然想起刚刚的冰棍已经被他吃掉了。

两人沉默着对视了一会,一齐扭头:“你选哪边?!!!”

天道总司一手拎着大袋子,一手拿着手机,闻言转头,镇静地说道:“我个人比较喜欢鲭鱼”

说到这,他顿了一下。

“还有,ankh,映司在找你”

ankh:“……切”

“那这么看来……是我的胜利了吧?”仁藤晃晃手上的蛋黄酱,笑得欠揍。

ankh干咳两声,面无表情地扭头。

——那没办法,毕竟铲屎官比较重要。

忽然身后传来肉体倒地的闷响,他回过头,看见刚刚还在炫耀的某人,此时正仰天躺在地上,双眼紧闭一动不动。

ankh立马让开位置,看着周围一群人都围上去,无声地叹口气,摇了摇头。

这年头居然还能有把自己饿昏的奇美拉,真是神奇。


——


小剧场:

后来仁藤被帮忙送去了医务室,但是一问才知道,原来大家都不认识他。


————————————————————

TBC

咕了好久。。。因为一直没有灵感,现在这一版写出来了也很烂很尬,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了。。。写到头昏脑涨,甚至跑去翻了蛋黄酱的百度百科(?)

然后我第一次知道,原来蛋黄酱还有开胃的功能。。。

结果其他几个人只是出来漏了个脸。。。我错了我的锅我对不起大家

其实原本灵感来自一个“橘前辈的辛味增泡面广告”的动画,这是一个要素过多过于生草的动画,相当推荐大家去观看www

下一篇是“青春就是汗水”www(然后又不知道鸽到什么时候去)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我会继续加油努力的www


葉茶茶茶
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jpg是...

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jpg
是点图
想画出很淡但是很清晰的感觉
我搞冷cp搞的情真意切

和想象的完全不一样. jpg
是点图
想画出很淡但是很清晰的感觉
我搞冷cp搞的情真意切

剩疏月

我怎么可以只有变身器,我还有眼魂啊!三藏!

我怎么可以只有变身器,我还有眼魂啊!三藏!

剩疏月

哪个少女能不爱假面骑士能不爱亚兰,拥有变身器的快乐真的无与伦比

哪个少女能不爱假面骑士能不爱亚兰,拥有变身器的快乐真的无与伦比

葉茶茶茶

今天的儿童画
是章鱼烧小王子
缩小观看效果最佳(画的太小了)

画的时候突然意识到!
为什么!!!
没人肯听我安利看鬼仔!!!!
尊尊那么可爱真实dk又天使,喊makodo尼酱时超软超可爱!妹控尼酱皮衣好苏,妹妹也超好看又可爱。小王子一家都是大美人军装多好嗑啊…总而言之————
只要你看ghost我们就是朋友. jpg

今天的儿童画
是章鱼烧小王子
缩小观看效果最佳(画的太小了)

画的时候突然意识到!
为什么!!!
没人肯听我安利看鬼仔!!!!
尊尊那么可爱真实dk又天使,喊makodo尼酱时超软超可爱!妹控尼酱皮衣好苏,妹妹也超好看又可爱。小王子一家都是大美人军装多好嗑啊…总而言之————
只要你看ghost我们就是朋友. jpg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