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亚夏

4622浏览    183参与
酆(feng)都散仙

【托夏】陪你下地狱

严重ooc警告,脑子混乱时的产物

恶魔老爷&天使少爷

小学生文笔

——————⊙_⊙——————

蓝发的清秀少年坐在花园里的喷泉边低头不语,周围开满了各种美丽的鲜花,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与安详,当然,前提是要忽略少年长在背后的洁白翅膀,如果非要对这个少年有所称呼,那必定是天使无疑。

“嗒——嗒”

从远处传来富有节奏的脚步声,原本低头发呆的天使咽了咽口水,眼里是显而易见的慌张。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天使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逐渐变得坚定,他深吸一口气,看向脚步声传来的地方——

只见一个笑容满面的金发少年踏着舞步向他走来,头上的犄角和背后的蝙蝠翼暴露了他是恶魔的事实。

“夏尔~”恶...

严重ooc警告,脑子混乱时的产物

恶魔老爷&天使少爷

小学生文笔

——————⊙_⊙——————

蓝发的清秀少年坐在花园里的喷泉边低头不语,周围开满了各种美丽的鲜花,一切都显得那么宁静与安详,当然,前提是要忽略少年长在背后的洁白翅膀,如果非要对这个少年有所称呼,那必定是天使无疑。

“嗒——嗒”

从远处传来富有节奏的脚步声,原本低头发呆的天使咽了咽口水,眼里是显而易见的慌张。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天使像是想到了什么,眼神逐渐变得坚定,他深吸一口气,看向脚步声传来的地方——

只见一个笑容满面的金发少年踏着舞步向他走来,头上的犄角和背后的蝙蝠翼暴露了他是恶魔的事实。

“夏尔~”恶魔一个箭步就窜到了夏尔身边,摸了摸夏尔身后的翅膀。

夏尔打了个激灵,往旁边一躲,羞恼地叫道:

“阿洛伊斯!说了多少遍不要再摸我的翅膀了!”

“哎呀,一不小心忘了。我们都认识怎么多年了,难道连翅膀都不可以摸吗?”阿洛伊斯放下手,像个没事人一样坐到夏尔身边。

“当然,不可以……”那是只有情侣之间才能做的事情。夏尔没有说出后面半句话。

所幸阿洛伊斯并没有在意,他只是饶有心趣的看着满脸通红的夏尔,悠悠抛出另一个话题:

“说起来,今天是我的生日哎!夏尔是不是该送我一些礼物呢?”

没错,夏尔和阿洛伊斯很早就认识了,虽然种族不同,但他们的关系一直很不错,自然也记得对方的生日。 “当然!”夏尔想到了自己准备多时的“礼物”,紧张地挠了挠手心。

“那礼物呢?”阿洛伊斯猛地靠近夏尔,脸上挂上笑容。

“你,你先离我远点,我拿一下礼物。”夏尔强作镇定,对阿洛伊斯挤出一个笑容。

夏尔从口袋中拿出一个信封,把它交到阿洛伊斯手中。

“这是什么啊?”阿洛伊斯摆弄着信封,好奇地问道。

“你自己看看不就知道了。”夏尔低头不去看阿洛伊斯,不想让阿洛伊斯看见他的表情。

夏尔听到信封被打开的声音,他已经想象到自己被拒绝的样子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夏尔始终低着头,不去看阿洛伊斯。

“夏尔。”

像是等待审判的犯人,夏尔开始害怕了,他甚至不想听到答案。

“唔,现在才告白是不是有些迟了,我还以为我们早已是情侣,不是吗?”

阿洛伊斯含笑的声音传入夏尔的耳中,他猛地抬头,眼睛发亮:

“你,你不是在开玩笑?”

“不是哦,需要证明吗?”阿洛伊斯舔了舔嘴唇。

“不需要!”

“可是你看起来很需要哦!”

“才……唔……”

—————— →_→——————

好吧我又烂尾了,难受,看来得练练了

这篇文删了又写,写了又删,花了很长时间结果又写成这个样子,我怕是不能活(っ╥╯﹏╰╥c)

雾岛浮川✨
我饿死了,这对好冷。所以cp名...

我饿死了,这对好冷。
所以cp名到底该叫啥。

我饿死了,这对好冷。
所以cp名到底该叫啥。

莫欺少年穷.

红白玫瑰(一)吸血皇族设定

啊,先谢谢一个人,我都快忘记这个坑了,n多个月前的稿,请见谅,可能会有一些雷同❤️❤️❤️

阿洛伊斯就是亚洛斯啦


     阿洛伊斯揽过夏尔,蜻蜓点水般地在他额前留下一吻。

     此时的夏尔身体被咬得不成样儿,可阿洛伊斯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阿洛伊斯舔了舔自己水润细腻的上唇,毫不留情地咬了上去。

     尖牙刺入夏尔白嫩一看就没受过苦的贵族皮肉,一点一点吸取着血兽血液中的灵气。

     “...

啊,先谢谢一个人,我都快忘记这个坑了,n多个月前的稿,请见谅,可能会有一些雷同❤️❤️❤️

阿洛伊斯就是亚洛斯啦







     阿洛伊斯揽过夏尔,蜻蜓点水般地在他额前留下一吻。

     此时的夏尔身体被咬得不成样儿,可阿洛伊斯却没有丝毫停下来的意思。

     阿洛伊斯舔了舔自己水润细腻的上唇,毫不留情地咬了上去。

     尖牙刺入夏尔白嫩一看就没受过苦的贵族皮肉,一点一点吸取着血兽血液中的灵气。

     “夏夏,你只能是我的。”

     天真无邪的湛蓝色双眼无辜地看着夏尔,却殊不知这眼底的狡猾,贪婪,恶毒,以及无尽的渴求,做作,黑暗,这才是真正的阿洛伊斯·罗兰蒂斯。

     “是的,老爷。”夏尔闭着眼睛轻声回应。

     阿洛伊斯进餐完毕,他放开了恶魔血兽夏尔,目送他飞回自己的牢笼之中。

     “父皇!”阿洛伊斯回过神冲王座上的男人甜甜一笑,欢快地跑上副座,一副规规矩矩的模样。

     “罗兰,你大可不必这样做作。”魔兽之王希尼亚尔无奈地揉了把宝贝儿子的小脑袋,叹了口气。

     “所以说,父皇您是答应我和夏尔·凡多姆海恩的婚事了吗?!”

     希尼亚尔嘴角抽搐了一下。

     “果然,我应该找母后玩。”阿洛伊斯嘟起他那红得快出血的嘴唇,小脸上的不满占据了三分之一。

     “父皇,我带夏夏来血族,可不只是希望他当我的猎物而已,我想占有他!拥有他!”

     见希尼亚尔仍沉默不语,阿洛伊斯跺了下脚,闷闷不乐地招来高脚杯,倒了杯红酒,自顾自地喝起来。

     阿洛伊斯与生俱来的媚态就完全不符合男孩子的特性,从人间回到血族,更是妖冶的一发不可收拾,连希尼亚尔都察觉出自己的手下对儿子图谋不轨,可他有什么办法,难道去责怪阿洛伊斯吗?他可舍不得。

     而在阿洛伊斯看来,对于他这个亲生父皇,他一点概念也没有,他唯一保留的,就只有人间的记忆。命运捉弄他很开心是吧,先是马肯,再到托兰西,最后又是罗兰蒂斯;从怨恨,到羞辱,最后是背叛。从头到尾,他不过是想当一个被人宠被人爱无忧无虑的孩子,平平凡凡快快乐乐地度过一生,这有什么错吗?

     一只美丽的蓝色蝴蝶被禁锢在蜘蛛的网里,到后来才发现,其实就是自己。

     而夏尔就是他阿洛伊斯活在这里唯一的理由,从刚开始看到柔弱的他躺在箱子里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经爱上了他。

     腹黑却不邪恶,傲娇却不做作,善良却不温柔,幼稚却不胡闹,严肃却又可爱。这就是阿洛伊斯对夏尔的评价。

     跟他这种虚伪阴暗的人就是不一样。

     虽然有些霸道,玩世不恭,却带给人一种阳光可爱的气质。可他并没有表面看起来的那么坚强。他真怕有一天,那层面具会被人摘下,露出那个脆弱的他。

莫欺少年穷.

这下皮得够呛,我亚夏啊

这下皮得够呛,我亚夏啊

阿猎栖于木星之洞

耕耘Resende(四篇垃圾车/片段)

深夜垃圾大放送,真·垃圾,看到任何不适请快速离开。一定要看文前警告哦!!


1. Florent Pagny(Voice2导师)/Nuno。灵魂穿越梗,早【咳】泄攻警告。戳>>心愿的价格

2. Solalnuno, Ivy(雷老师的狗狗)/Nuno。兽X警告。戳>>狗狗大作战

3. Solalnuno, Hugo Morhain/Nuno。亲子饭,父子同那啥警告。戳>>亲子饭

4. 雷索超短。没心x拯救欲爆棚cp。戳>>拿啥拯救你我滴爱人


↑其实放在一个东西里了,分成不同的chapter,所以有兴趣的话在ao3...

深夜垃圾大放送,真·垃圾,看到任何不适请快速离开。一定要看文前警告哦!!


1. Florent Pagny(Voice2导师)/Nuno。灵魂穿越梗,早【咳】泄攻警告。戳>>心愿的价格

2. Solalnuno, Ivy(雷老师的狗狗)/Nuno。兽X警告。戳>>狗狗大作战

3. Solalnuno, Hugo Morhain/Nuno。亲子饭,父子同那啥警告。戳>>亲子饭

4. 雷索超短。没心x拯救欲爆棚cp。戳>>拿啥拯救你我滴爱人


↑其实放在一个东西里了,分成不同的chapter,所以有兴趣的话在ao3点下一章就行

幻想·鸭鸭

前方大批狗粮

避雷就不打了【?】

是亚当夏娃相关P图

郎才女貌天生登对天仙下凡

好了我想不出来了总之这一对超级好求求你们吃这对!!!!!!!!

官方不发结婚照我发【?】

婚礼进行曲走起,请两位当场结婚

前方大批狗粮

避雷就不打了【?】

是亚当夏娃相关P图

郎才女貌天生登对天仙下凡

好了我想不出来了总之这一对超级好求求你们吃这对!!!!!!!!

官方不发结婚照我发【?】

婚礼进行曲走起,请两位当场结婚

阿猎栖于木星之洞

液体收集(索雷)

Solus Morhain x Nuno

因为Solal不是这个性格所以借了《亚夏》里的索爹来= =

警告

--犬妖雷,Daddy Kink

--OOC,中途感到不适请随时点击右上角的X

正文请戳>>这里


Solus Morhain x Nuno

因为Solal不是这个性格所以借了《亚夏》里的索爹来= =

警告

--犬妖雷,Daddy Kink

--OOC,中途感到不适请随时点击右上角的X

正文请戳>>这里


淇奥
搞蛇蛇!!!!【尖叫就 被捉住...

搞蛇蛇!!!!【尖叫
就 被捉住的蛇仔 被拍下来

搞蛇蛇!!!!【尖叫
就 被捉住的蛇仔 被拍下来

阿猎栖于木星之洞

Who's Your Daddy? (索雷,红雷,索雷)

Daddy kink


Solal Morhain x Nuno Resende

Christophe Hérault x Nuno Resende

Solus Lohim x Nuno Resende


一个“叫你玩火”的故事


请走>>这里

Daddy kink


Solal Morhain x Nuno Resende

Christophe Hérault x Nuno Resende

Solus Lohim x Nuno Resende


一个“叫你玩火”的故事


请走>>这里

莫欺少年穷.

没有题目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夏尔正在整理一些资料,一个扎着金色双马尾的女孩突然闯进他的办公室,一头扑进他怀里。
        “利兹?”
        “是我啦,夏夏,好久没见你,我想死你了!”
        “亚洛斯?你怎么来了!”夏尔虽然语气波澜不惊,但内心还是有些欣喜的。
   ...

        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夏尔正在整理一些资料,一个扎着金色双马尾的女孩突然闯进他的办公室,一头扑进他怀里。
        “利兹?”
        “是我啦,夏夏,好久没见你,我想死你了!”
        “亚洛斯?你怎么来了!”夏尔虽然语气波澜不惊,但内心还是有些欣喜的。
        赛巴斯蒂安早已高高兴兴地跑去和克劳德谈情说爱了。(←你在说什么屁话)
        “你老是不理我,我就上门找你嘛!”亚洛斯还带上了点委屈的语气,“没有夏夏,生活都无聊了TAT。”
        夏尔嘴角抽了下:“亚洛斯,你先起来。”
        亚洛斯乖乖站到一边,夏尔叹了口气,道:“最近有些走不开,所以……”
        亚洛斯邪邪一笑:“你打算怎么补偿我。”
         “你想怎么样?”
         亚洛斯一把搂过夏尔,贴上他的嘴唇,灵活地翘开他的皓齿,与他舌吻交接。
         “把你给我就够了 ”

路人甲呀路人甲

【亚夏】标题被作者君吃了

【00】

夏尔•凡多姆海威,二十周岁,身高一米七三,体重93,相貌清秀,喜欢甜品,对猫过敏,经营着一家玩具公司,恋人是一只大型金毛犬。

【01】

“小矮子,托兰西大人又想你了”亚洛斯对着电话说。

“这已经是你今天下午打得第十个电话了,托兰西先生。”夏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毕竟这里是公司,身为董事长的他还是要维护一下自己在员工心目中的形象的。

“可是小矮子,托兰西大人想你了。”

“再过一个多小时我就回来了,还有”他顿了顿“别总叫我矮子”

“好的,矮子”

“……”去他。妈的形象!

夏尔“啪”的一下挂掉了电话。

【02】

奶金色头发的少年在沙发上侧躺着,长长的睫毛微...

【00】

夏尔•凡多姆海威,二十周岁,身高一米七三,体重93,相貌清秀,喜欢甜品,对猫过敏,经营着一家玩具公司,恋人是一只大型金毛犬。

【01】

“小矮子,托兰西大人又想你了”亚洛斯对着电话说。

“这已经是你今天下午打得第十个电话了,托兰西先生。”夏尔努力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平静一些,毕竟这里是公司,身为董事长的他还是要维护一下自己在员工心目中的形象的。

“可是小矮子,托兰西大人想你了。”

“再过一个多小时我就回来了,还有”他顿了顿“别总叫我矮子”

“好的,矮子”

“……”去他。妈的形象!

夏尔“啪”的一下挂掉了电话。

【02】

奶金色头发的少年在沙发上侧躺着,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嘴角上扬,不时的发出几声轻笑,似乎是梦见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这样是会感冒的啊,真是的,还真是不懂得照顾自己。”夏尔叹了口气,准备把少年抱回房间,但在衡量了两个人的体型及身高之后,很快放弃了这个想法。

果然还是找被子给他盖上吧。

一只纤细的手拽住了夏尔的衣服下摆。

“亚洛斯?”

“……别走”

看着自家恋人毫无防备的睡颜,仿佛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击中了一下。睡着了还是挺可爱的嘛,这个人。

不自觉的放轻了说话的声音:”恩,我在。”

“……夏尔”

“怎么了?”

“放弃吧。”

“?????”

“你是不可能反攻的,别……别反抗了……乖乖从了我吧还是。”

“!”

夏尔•凡多姆海威,二十周岁,身高一米七三,体重93,相貌清秀,喜欢甜品,对猫过敏,经营着一家玩具公司,恋人是一只大型金毛犬。

他现在正在考虑要不要把恋人一周的炸鱼薯条取消掉。








世界上最好的F大人

黑执事亚夏亚片段


整理自己的备忘录才发现自己以前还写过这种东西…
如今看起来也是个蛮有趣的脑洞
是个在abo世界观下的双A故事
亚洛斯大概就是属于那种虽然是个强A但我伪装成O的人…
夏尔是个耿直无比的A boy…
黑执事是个十万年前的老番啦,但还是想把这个片段放出来,因为感觉蛮有趣的
以上。

--------

就是因为那好色子爵总是沾花惹草才会留下这种弱点吧…
这么腹诽着,夏尔轻轻敲了敲房门,说了声“失礼了”,便走了进去。

扑鼻而来的是麝香的气息。狭窄的空间中灯光昏暗,夏尔只能勉强看清坐在床沿的金发少女清秀的脸庞。
这气味,果然是omega吗。
夏尔暗暗想着,继续向她走近。
少女有着一双勾人魂魄的藏蓝色眼眸,...


整理自己的备忘录才发现自己以前还写过这种东西…
如今看起来也是个蛮有趣的脑洞
是个在abo世界观下的双A故事
亚洛斯大概就是属于那种虽然是个强A但我伪装成O的人…
夏尔是个耿直无比的A boy…
黑执事是个十万年前的老番啦,但还是想把这个片段放出来,因为感觉蛮有趣的
以上。


--------

就是因为那好色子爵总是沾花惹草才会留下这种弱点吧…
这么腹诽着,夏尔轻轻敲了敲房门,说了声“失礼了”,便走了进去。

扑鼻而来的是麝香的气息。狭窄的空间中灯光昏暗,夏尔只能勉强看清坐在床沿的金发少女清秀的脸庞。
这气味,果然是omega吗。
夏尔暗暗想着,继续向她走近。
少女有着一双勾人魂魄的藏蓝色眼眸,嘴唇轻佻地勾起。黑丝绒的吊带裙衬得她肤白胜雪。
的确是多罗伊特会喜欢的类型。

“终于来了,子爵大人。”
她袅袅地走过来,离夏尔只有一厘米不到的距离。自己的手被她拉起,十指相扣。向来不与女孩子有过多接触的夏尔自然皱着眉红了脸。身后房门被反锁的声音却又不合时宜地使他警戒起来。
从一开始夏尔就不理解为什么女王大人会选择他来完成这个任务。且不说“蜘蛛”已经在暗中开始保护伯爵了,这样的情况明显会影响自己作为Alpha的理智与判断力。
可恶。
“既然你来了,我们就开始吧,呐?”
少女说着,怜爱地捧起夏尔的脸颊。无论如何现在要想办法拖时间,以塞巴斯蒂安的能力来说只要再拖十分钟就足够了。十分钟。夏尔不耐烦地暗暗想到,面容上却仍淡漠而情迷地望着她。

“你…看起来很美味嘛…”眼前的少女忽然压低了声线,眼眸的颜色也暗了几分,猝不及防地将夏尔的双手压过头顶,吮吸起他的嘴唇。
蓦然间,夏尔的脑中只剩下一片空白,只能感受到少女柔软的身躯包裹着自己,灵活的嘴唇在他的嘴中搅动。他呆愣了许久才警惕地意识到抑制他的那双手有着超出普通女孩的怪力,便挣扎起来。一阵蓝紫色的光闪过他的眼眸后,夏尔将女孩推开了。

“你究竟是什么人?”夏尔抹了抹嘴,皱着眉盯着她说到。
“我是你叫来服侍你的女仆啊,你忘了吗?”少女露出无辜的表情,却只维持了几秒钟,
“不过话说回来…什么嘛,原来是个小鬼,真扫兴啊。”少女走近夏尔,调笑地单手托起他的下巴,审视着他。
“你这家伙也没比我大多少吧…”夏尔皱着眉厌恶地偏过头去,“果然我不适合做这个工作,塞巴斯…”
“嘘。”在夏尔正准备召唤塞巴斯蒂安时,少女伸出一根手指挡在了他嘴唇边,
“…果然,出错了呢…番犬大人?”随着一声轻笑,属于omega的特殊体香在两人之间狭小的空间内翻滚起来。
“你…”夏尔警惕地后退了一步。自己什么时候暴露的?
“但是没关系,这样也很有趣。来陪我玩吧,夏尔。”少女咬着他的耳朵轻轻说道,
“第一次见面得给你留下个好印象才行…毕竟以后还会再合作的吧?”



裴戌
*弥赛亚为王In nomine...

*弥赛亚为王
"In nomine Patris, et Filii, et Spiritus Sancti. Amen."

造物主将一切赐予世间代替他的施为者,使他以子、父、圣灵之名洗礼他的门徒。
教堂烛光长明。笼罩圣光的十字架下伏着虔诚的信徒,红衣主教低眉以挚诚之心吟唱赞歌。唱诗班的孩子早早受到神学教育,主的圣名将永存心间。

我沐浴着天神恩赐的光辉在此降下福音。我们兴建教堂,剖开赤诚的心脏向我主赎罪,请求暂得宽慰。愿我们所经历的一切苦难,终成为灵魂步入天堂的阶梯。愿圣子、圣父、圣灵洗礼我们灵魂的污浊,使它拥有追随我主的无限荣光。阿门。

我拥有金黄的发,碧蓝的眼。
我是光...

*弥赛亚为王
"In nomine Patris, et Filii, et Spiritus Sancti. Amen."

造物主将一切赐予世间代替他的施为者,使他以子、父、圣灵之名洗礼他的门徒。
教堂烛光长明。笼罩圣光的十字架下伏着虔诚的信徒,红衣主教低眉以挚诚之心吟唱赞歌。唱诗班的孩子早早受到神学教育,主的圣名将永存心间。

我沐浴着天神恩赐的光辉在此降下福音。我们兴建教堂,剖开赤诚的心脏向我主赎罪,请求暂得宽慰。愿我们所经历的一切苦难,终成为灵魂步入天堂的阶梯。愿圣子、圣父、圣灵洗礼我们灵魂的污浊,使它拥有追随我主的无限荣光。阿门。

我拥有金黄的发,碧蓝的眼。
我是光,是火,是神圣。
我是被供奉的圣子,是父神手中的利剑,是信徒心中的福祉。我聆听祷告,像聆听下界哭诉的祈求。我以悲悯的心保佑他,祝福他,拥抱他。

他们以为这是神圣的殿堂,可笑至极。
这只是场下流的游戏,于我,一名优秀的欺诈师。上帝未必会听到他们的祈祷,但必能听到夺位者的讥笑。真正的圣子被当做不详化身打上烙印,这片土地早已被神灵抛弃。
我享有着应当属于他的一切,然后占有他,撕裂他,毁灭他。

黑色的暗幕自天边席卷而来,伴随乌鸦飞起时卜嗦的声响。这不是神罚,是撒旦自深渊爬出的狞笑。
神圣的救主看遍人性阴暗,比起拯救更愿将其毁灭。于是他化身潘多拉的魔盒,与之缔结契约的恶魔重现于世。
哪怕倾尽所有,从安乐窝扯入污泥沼,也很有看头不是吗?
自甘堕落的弥赛亚,你肃穆的神情,是否昭示着你被所见所闻全然颠覆的思想?
堕落吧,让这愚蠢的世人知道你的厉害。而不论你做了什么,也只是更加深了他们的信念。
——我是无助的圣子,你是不详的化身。

来吧,杀了我,像你无数日夜里的咆哮一般。
弥赛亚,我灭世的王。

裴戌
#12.14. 生日快乐,幼犬...

#12.14.
生日快乐,幼犬。

I just gotta get you up the cage
我想要帮你挣脱束缚
On my young, lovers rage
化为恋人的怒火
Gonna need a spark to ignite
用烈焰将一切化作灰烬

  “熄灭它, Claude. ”

  眉头紧锁将视线从跳跃烛光上移开,因紧张而抿起的唇线显得刻薄又虚伪。抬眼注意到执事无表情的面孔,金色瞳仁中倒映的火光转瞬泯灭。仿佛意识到他没有出口的讽刺,上身后仰疲倦阖目呢喃补充。

“我讨厌火, Claude. 在这一天,我应该讨厌它。”

  它能摧毁一切。无论是破...

#12.14.
生日快乐,幼犬。

I just gotta get you up the cage
我想要帮你挣脱束缚
On my young, lovers rage
化为恋人的怒火
Gonna need a spark to ignite
用烈焰将一切化作灰烬

  “熄灭它, Claude. ”

  眉头紧锁将视线从跳跃烛光上移开,因紧张而抿起的唇线显得刻薄又虚伪。抬眼注意到执事无表情的面孔,金色瞳仁中倒映的火光转瞬泯灭。仿佛意识到他没有出口的讽刺,上身后仰疲倦阖目呢喃补充。

“我讨厌火, Claude. 在这一天,我应该讨厌它。”

  它能摧毁一切。无论是破旧肮脏的村庄,还是庄严华美的古堡。乌鸦的羽翼散发出焦枯味道让人目眩,蜘蛛的节肢在火焰里爆出清脆声响。
  那只挣扎在烈火与黑羽焦糊味道中的猎犬,我为他感到可悲。

  面前的书桌上摆放着并不重要的文件,是经过尽职执事仔细整理的,以自己微薄能力可以完成的工作。视线不做过多停留,直起腰将五指按上桌面。烛火熄灭后只有日光勉强照亮昏暗的房间,摊开的羊皮纸上还不着一字。
  一份生日祝福会同礼物一起送到,但无论祝福还是礼物,都暂且没有准备。这将是我最失败的一次殷勤。
 

  “ Claude. 你说他会愿意接受一束玫瑰吗?”

  过于苦恼索性不再思考,随口一问却得到执事颔首以示的肯定答复。奇异目光将他上下打量片刻确认并非玩笑,扯平唇角指尖转动钢笔不置可否。
  那么…一束红玫瑰。用它们簇拥一朵白蔷薇如何?尽管这听起来有些小气。

  “ Claude. 你能把 Trancy 家的玫瑰园搬过去吗?”
  “…如果您执意如此。”
 

  算了吧,那应该不是很容易收藏。
  官方程式的语言会显得虚以委蛇,即使可能有所冒犯也毫不犹豫地使用了更加亲昵的称呼。笔尖划下 "Dear Ciel " ,练习许久的花体在此刻堪堪派上用场。

  “把我用箱子装起来吧,就像我初次见到的他一样。上帝不会为我作证我有多么苦恼。该死。”

  所以,当你打开这份礼物的时候,可不要过度惊喜而失手摔了他。
  我可是易碎品。

为心上人的礼物苦恼到神志不清的Mr.Trancy.

图源作者枢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