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亚巴顿

258浏览    11参与
悲伤炸鱼
投稿画的亚巴顿グッ!(๑•̀...

投稿画的亚巴顿グッ!(๑•̀ㅂ•́)و✧
审核过了希望大家能投我一票qwqqq

投稿画的亚巴顿グッ!(๑•̀ㅂ•́)و✧
审核过了希望大家能投我一票qwqqq

冥途同归

Fallen(Az×Ap)(一篇短文)

艾泽瑞尔×亚巴顿

接纳者与被接纳者

ooc,私设

圣经向


圣诞节快乐!

从寒假拖到暑假,在拖到现在,我觉得我很彳亍|ω・)

随后要失踪一段时间去准备春考啦!


放下了那金色的号角,丢弃了所有的桂冠,亚巴顿头也不回地跳下了创世山。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走得这么果断,大概是不想留有任何遗憾吧。


拉撒路已经睡着了好一会儿,亚巴顿合上圣经,走了出去。

小男孩一直央求自己给他讲睡前故事,看着对方满是期待的目光,亚巴顿觉得拒绝的可能性早已变为零,便无奈地接过书本,朗读了起来。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会回忆起那么久远的记忆。

他曾无数次告诫自己,将那些尘封的记忆扔进大脑的垃圾桶就可以了,可是神不允许他这么...

艾泽瑞尔×亚巴顿

接纳者与被接纳者

ooc,私设

圣经向


圣诞节快乐!

从寒假拖到暑假,在拖到现在,我觉得我很彳亍|ω・)

随后要失踪一段时间去准备春考啦!


放下了那金色的号角,丢弃了所有的桂冠,亚巴顿头也不回地跳下了创世山。

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走得这么果断,大概是不想留有任何遗憾吧。


拉撒路已经睡着了好一会儿,亚巴顿合上圣经,走了出去。

小男孩一直央求自己给他讲睡前故事,看着对方满是期待的目光,亚巴顿觉得拒绝的可能性早已变为零,便无奈地接过书本,朗读了起来。

可是他没想到,自己会回忆起那么久远的记忆。

他曾无数次告诫自己,将那些尘封的记忆扔进大脑的垃圾桶就可以了,可是神不允许他这么做——这就是对他的惩罚:只有记得自己曾经无上的荣耀,面对现实的黑暗,痛苦才会愈发深重。

亚巴顿叹了一口气,站了起来,走下了楼。

这个时间点,孩子们都已经睡了,该隐和犹大在房间里吵吵嚷嚷着明天的行程,伊甸应该被两位女士喊去陪着她们逛夜市了。

他转进厨房,想为自己煮一杯咖啡,好度过这漫长的夜晚。

“难得啊,这么晚都没睡觉。”刚走进厨房,一个懒洋洋的声音就传入耳中。

亚巴顿没有理睬对方,而是煮起了开水,并从壁橱中取出咖啡豆。

“诶?不开心吗?”对方对于自己的不予理睬显得有些惊讶。

“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些过去的事罢了。”亚巴顿转身顺势靠在桌边,看着面前衣衫不整、一脸坏笑的恶魔。

艾泽瑞尔,和自己同为地狱七君主之一,也曾经与自己同为七大天使的一个男人。

亚巴顿不得不承认这样的介绍过于苍白,但这却是最为精准简洁的说明。

“哪件事?”艾泽瑞尔丝毫没有顾及对方的脸色,继续追问。

亚巴顿一言不发地坐到了餐桌旁,火焰微微跳动着,在昏暗的房间里显得有些刺眼,他明白对面的恶魔那不依不饶的性格,于是开口道:“我堕天的事。”

“噢,我能明白。”艾泽瑞尔出乎意料地响应了一声,“看着天堂的门在我们眼前关上,烈火熊熊燃烧着我们的身体,我们一直下坠,直到地狱。”

亚巴顿扬起头,火焰明亮地让他的眼睛有些受不了,他对着天花板眨了眨眼,一些湿润的液体在他眼角形成。

“你哭什么。”艾泽瑞尔好死不死地问了一句。

“火光刺眼。”

但艾泽瑞尔的那席话,让他想到了刚到达地狱时的情形。

一无所有的自身,寸草不生的环境,以及那些恶魔的排挤,他有什么呢?

撒旦看着伤痕累累的自己,连同情的表情都懒得露出来,将七君主的权杖扔在了面前,示意自己有所作为。

但他却逃离了地狱,来到了这个名为以撒的男孩的世界里,带着男孩逃出了黑暗,最终在这栋简朴的小房子里住了下来——和所有人一起。

相比于自己这个地狱的“逃离者”,艾泽瑞尔却显得更加入乡随俗——每天在暴食那混吃混喝,没事干就和懒惰一起躺倒睡觉。

所以当亚巴顿在迷宫里见到他时,是极为惊讶的。

“只是因为每天胡吃海喝被嫌弃了,就被撒旦扔过来了。”他毫不在意的说。


水壶发出声响,示意亚巴顿水快要烧开了。

“在以撒的世界里,你害怕过吗?”亚巴顿看向对方。

艾泽瑞尔从桌上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细长的香烟,叼在嘴上,他打了一个响指,烟燃烧了起来,在空气中散发出烟草独特的香气。

他吸了一口,将烟雾缓缓吐出,眼神略显迷茫地看着窗外。

亚巴顿觉得对方应该是不会回答了,便站起来,准备研磨咖啡豆,他却在这时听到艾泽瑞尔发出一声轻笑:“在堕天的时候我都没害怕,我为什么要害怕那些肉球似的垃圾呢。”

话题突然陷入了僵局,亚巴顿一声不吭地磨着咖啡豆,而艾泽瑞尔在享受他的尼古丁。

许久,艾泽瑞尔打破了平静:“如果给你一个机会,你会回到天堂吗?”

亚巴顿歪了歪头:“可能会,可能不会。”

“我想你当初走得那么坚决,以为你一定不想回去了呢。”

“人是会变的。”

“可是现在的你,在两边都受到了排挤。”艾泽瑞尔弹了弹香烟,“你无处可逃了。”

亚巴顿抬起眼帘,洁白的瓷砖上映射着他与艾泽瑞尔模糊的倒影,他看不清恶魔此时脸上的表情,不过他也懒得去理睬对方的表情。

“那你呢?你有想过会去吗?”他反问道。

“没有。从来没有,未来也不会有。”恶魔掐灭了烟,“我不像你,地狱,可自由了。我是死亡天使,地狱才是我的归宿。”

“但那不是我的。”亚巴顿嗫嚅着,轻轻地弹了弹滤网,深深地吸了口气,“我不属于任何一个地方,我只是一个局外人。”

艾泽瑞尔发出一声轻笑,他掐灭了烟,但垂下眼帘的那一刻,他眼中的轻蔑却转换为了失落。他站起来走到亚巴顿身后,他知道对方并不知道自己此时的表情,但如果他看到,亚巴顿绝不相信自己眼前的恶魔竟会流露出同情的神色:“你还有我。”

“你说什么?”

“你,还有我们。”艾泽瑞尔改口道。他顿了顿,接着说下去:“那个时候,是你一人走到了地狱,但是现在,是我们一起走出了迷宫——你不是一个人,你还有我,还有以撒他们,不是吗?”


以撒拉着莫大拉,他们拿着刚买的水果递到自己手里。拉撒路捧着受伤的小鸟,哭着希望自己能治好它。犹大将新买的书籍堆在自己的桌上,邀请自己一起讨论。


“我们在这儿呢。我们都在。你怎么可能,没有去处呢?”艾泽瑞尔从身后抱住了亚巴顿,但立刻松开了手,跑出了厨房。

亚巴顿还没来得及捕捉到对方的一丝背影,他便消失在了走廊尽头。

如果不是自己身上那带有尼古丁的温存,亚巴顿绝不会认为刚才的恶魔对自己做了如此温柔的举动。

亚巴顿端着咖啡踱步到了窗台前,天际依然阴沉,但却有明月高照。

“这可真是,出乎意料啊。”

亚巴顿抿了一口咖啡,苦涩的味道在口中散开,他慢慢地喝完了杯中的液体,将杯子放进了水斗。走廊另一头传来了开门声,随即是莉莉丝的高跟鞋声和夏娃的埋怨。

“接下来的路,可以一起走吧?”晶莹的泪水顺着脸颊掉落,但他嘴角勾起了一个弧度。

“看来,我应该是找到了,找到了可以容忍我的地方。”


赛普
亚巴顿君。总觉得是个很适合眼镜...

亚巴顿君。总觉得是个很适合眼镜的角色。

亚巴顿君。总觉得是个很适合眼镜的角色。

RedStone

p1闺密(划)互殴组 亚巴顿的七窍都是通的(超越常人的通(

p2爸爸(划)拉撒路的作战会议

p3像反派一样的犹大  台词是Kill them all

p4亚巴顿

p5一个预告 全员集合 右侧脸画到爽爆

p1闺密(划)互殴组 亚巴顿的七窍都是通的(超越常人的通(

p2爸爸(划)拉撒路的作战会议

p3像反派一样的犹大  台词是Kill them all

p4亚巴顿

p5一个预告 全员集合 右侧脸画到爽爆

RedStone

p1-2分类奇怪的三人组×2
p3恶魔组的帅哥×2
p4-5恶魔组?日常 →莉莉丝是恶魔之母

莉莉丝太可爱了想捏她手手(你

p1-2分类奇怪的三人组×2
p3恶魔组的帅哥×2
p4-5恶魔组?日常 →莉莉丝是恶魔之母

莉莉丝太可爱了想捏她手手(你

RedStone

p1-2犹大之影neta 感觉帅的不行 甩犹大本人十几条街(你
p3-4谋财害命坑钥匙 乞丐组(♀)
p5如果阿萨谢尔能说服亚巴顿跳槽到恶魔这边的话
p6该隐
p7夏娃
p8夫人总说错名字梗 可怜拉撒路哈哈哈哈哈

p1-2犹大之影neta 感觉帅的不行 甩犹大本人十几条街(你
p3-4谋财害命坑钥匙 乞丐组(♀)
p5如果阿萨谢尔能说服亚巴顿跳槽到恶魔这边的话
p6该隐
p7夏娃
p8夫人总说错名字梗 可怜拉撒路哈哈哈哈哈

RedStone
是闺蜜组(划)互殴组abatt...

是闺蜜组(划)互殴组
abatton&azazel

两个人大概是曾经共事过的同事然后一个跳槽了一个降职了←这种感觉

是四格漫画计划的五分之一
还有四篇 出场的人有犹大,普通的那个撒旦桑(不是mega的那个)和敌手

食物链是:
敌手↘
           →犹大↘
撒旦↗              →阿萨谢尔
     ...

是闺蜜组(划)互殴组
abatton&azazel

两个人大概是曾经共事过的同事然后一个跳槽了一个降职了←这种感觉

是四格漫画计划的五分之一
还有四篇 出场的人有犹大,普通的那个撒旦桑(不是mega的那个)和敌手

食物链是:
敌手↘
           →犹大↘
撒旦↗              →阿萨谢尔
           亚巴顿↗

阿萨谢尔非常可怜(虽然是我造成的(笑

RedStone
是亚巴顿(亚波伦 我流亚巴顿就...

是亚巴顿(亚波伦

我流亚巴顿
就是要黑红金配色 死亡天使不穿白衣服(无理

右手其实是void但是忘了怎么画(找理由

是亚巴顿(亚波伦

我流亚巴顿
就是要黑红金配色 死亡天使不穿白衣服(无理

右手其实是void但是忘了怎么画(找理由

蛋妃是個荷包蛋
好糊啊…以后还是直接在电脑上加...

好糊啊…以后还是直接在电脑上加字吧

好糊啊…以后还是直接在电脑上加字吧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