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亚当

12.9万浏览    1571参与
椰蓉饼

你吗.........蜡笔笔刷真的那么好用吗.........

你吗.........蜡笔笔刷真的那么好用吗.........

無罪釋放
從圖書館回來的亞當遇到不知道在...

從圖書館回來的亞當遇到不知道在打甚麼壞主意的弟弟


之後可能會上色吧......最近在學

從圖書館回來的亞當遇到不知道在打甚麼壞主意的弟弟


之後可能會上色吧......最近在學

冒险嘉解说
亚当找夏娃:这游戏还挺好玩的
亚当找夏娃:这游戏还挺好玩的
舱老师谈游戏
亚当寻找夏娃:竟然会有这么沙雕的游戏?
亚当寻找夏娃:竟然会有这么沙雕的游戏?
饮马江湖

我,高维俯视者,打钱(2)

是遭了最初的半疯二五仔

活在记忆里的远太

以及有一点点屑的亚当&相比之下人性充沛的真造


004


他看到那些虚幻的真实的生命浩浩荡荡地踏上了曾经被冰雪覆盖的伟大国土,他看到那位似乎什么都明白的未来的造物主惊愕地忍不住伸手去捉那些即使在历史里都已然沉寂的钢铁的魂灵。


他从很久很久以前与这个世界第一个友人相遇的故事里睁开眼。


手里托着已经没有了热气的冰冷冷的茶杯。


“…我暂时想要出去逛逛。”


他把白瓷搁在桌面上,夜香草的芬芳灌进了鼻腔。


目睹了一切发生却也无能为力的高维俯...

是遭了最初的半疯二五仔

活在记忆里的远太

以及有一点点屑的亚当&相比之下人性充沛的真造



004

 

他看到那些虚幻的真实的生命浩浩荡荡地踏上了曾经被冰雪覆盖的伟大国土,他看到那位似乎什么都明白的未来的造物主惊愕地忍不住伸手去捉那些即使在历史里都已然沉寂的钢铁的魂灵。

 

他从很久很久以前与这个世界第一个友人相遇的故事里睁开眼。

 

手里托着已经没有了热气的冰冷冷的茶杯。

 

“…我暂时想要出去逛逛。”

 

他把白瓷搁在桌面上,夜香草的芬芳灌进了鼻腔。

 

目睹了一切发生却也无能为力的高维俯视者垂下了眼眸,冻结的玻璃似的水面倒映出一双金色的非人的瞳孔。

 

黑夜女神沉默地看着这被力量本身所阻拦的克制的不完全的神性外溢,没有反对也没有赞同。

 

青年看上去也早有预料,他苦笑了一声摇了摇头,眉眼间的那线阴鸷暴戾的血色却渐渐地被蒸发凝固的情感稀释。

 

即使在“隐秘”“安眠”“寂静”的国度,南宸也能听到最初无孔不入的呓语。

 

祂睡着了。

 

祂醒来了。

 

祂说:

 

——我饿了。

 

于是那被禁锢的赤光封锁的种满月季的小院便不堪重负地颤抖起来。囊括了整个宇宙的非凡的权柄和象征像密布着荆棘的柔软的臂膀,黏腻地缠绕着捆缚着,温柔地撕扯着爬满了裂隙的颤巍巍的让“南宸”之所以是“他”的本我、自我、超我的认知,仔细地践踏着那些珍贵的、无用的、紧紧抓住的、猝然流逝的记忆和情感。

 

然后突兀地,风响了起来。

 

从几乎听不清到震彻云霄。它送来了阳光普照的午后激昂的舒缓的旋律,明快悠扬的异国的曲调被全知全能者编织成了祛除污浊的良药,于是那延伸的溅散的阴晦便像触及了天敌似地陡然缩转。

 

“嘿,宸,我弹的怎么样?”

 

青年隐约听到了那早在预兆还未浮出水面的时候研究员不带一点杂质的张扬的自信,手风琴宏大而辉煌的声响伴随着沙哑的清澈的笑意,每一个音符都被仔仔细细地誊抄在铭刻于根源的观测日志永不衰朽的书页上,于设定好条件的外界的刺激下在此刻本能地开始流淌,奏响了与当日一般无二的恢弘的乐章。

 

还是同一个听众。

 

空荡荡的舞台上却没有了演奏者的身形。

 

——于是他闭上了眼,开始鼓掌。

 

在覆盖了天穹的辉光之下,一位穿着简朴的白色长袍,留着几乎遮住了下半张脸的淡金胡须,有着一双清澈如同孩子的浅色眼眸的和煦内敛的中年人静静地停止了在大陆上的行走,站立着握住了白银的十字架。

 

“你醒了。”

 

祂说。

 

而也在同一刻,那阴影帷幕背后倒吊的巨人,那冷漠无情的混沌的眼睛在永恒的蒙昧里挣扎着探出了一线短暂的清醒。

 

他看到昔日的友人在啃噬骨髓的愧疚中陷入最初的泥沼举步维艰,他听到故国的歌谣时隔数万个朝升暮落在陌生的土地上挥动翅膀。

 

在无止境的膨胀和收缩里堕落的身躯倾听到了来自彼方的呼唤,于是隔着漫长的泛黄的时光,一个负面的极端的疯狂的灵魂违背本能地向这个倒错的浑浊的世界扬起了一个笑。

 

那是纯然的欢喜。

 

“下午好,南宸。”

 

于是这份沉甸甸的祝福漂洋过海,从圣所升入了星空,最后在隐秘的注视下停栖在了那对闪烁不定的金色的眼瞳。

 

就像过去寻常的每一次顿足。

 

超越序列的熹微的人性在不期然的偶遇和擦肩而过的问候里植下了根系。

 

他被牵引着醒来:

 

“Добрый день, Игорь, сегодня на улице хорошая погода”

 

(下午好,伊戈尔,今天外面天气不错)

 

南宸睁开了眼睛。


掬了一捧窗外金灿灿的阳光,小心翼翼地将其中蕴含的非凡意味剥离,只留下澄澈的不朽的温热,然后撷一缕茶水浅淡的甜香,将世俗的欢乐包裹成小小的喜悦,送回了被闪电照耀着的离弃的国度。

 

然后他就听不到任何回应了。

 

无意义的呓语充塞了链接的频道。

 

“…你的人性恢复了很多。”

 

刚刚出手隐秘了整个交流的过程屏蔽了其他神灵感知的女士嗓音轻柔而带着安抚的意味。

 

“…谢谢。”

 

依旧维持着笑意的青年顿了一下才做出了回应,他使劲地眨了一下眼,像是要把那些莫名其妙涌现的湿润的液体咽下,转头看向窗外圣赛琳娜教堂哥特式的高耸的钟塔。

 

有羽翼丰润的白鸽欢叫着收拢翅膀,指引着他把目光落在那个正笑着的被源堡熏入味的周身缠绕着灰雾有着书卷气的“孩子”身上:

 

“小占卜家…阿曼妮你下注了?”

 

所有的日光都被牢牢地锁在了小屋的外面,黑夜女神也非常善解人意地跟着转移了话题。她同样侧首注视着这个曾经与自己共赏一轮银白皎月的老乡,隐在面纱背后的眉眼微微舒展。

 

“嗯。”

 

她点了点头,没有解释什么缘由。

 

“那我可要好好看看。”

 

听到这信心满满(?)的肯定,南宸眼底便也流露出一点真切的好奇,他很快收敛了之前那一丝外泄的情绪,感慨着伸出手,像普通人类一样在突兀出现的便利贴上工工整整地记下了待办的日程。

 

无限墨水的锐利的笔尖划过细腻的粗砺的表面发出沙沙的声响。

 

然后时间也差不多了,那位从繁芜的事项里挤出余裕的女士轻轻地提起裙摆欠身一礼,绯色的红月与墨色的天和地一道被橡皮擦抹去。她回到了自己的神国,独自一人孤身支撑起黑夜的遗民结束了那场无人缺席的老友的接风宴,理性地等待着新的会议的开始。

 

白昼重新回到了真实的外沿。

 

她听到了雷霆和风暴轰鸣靠近的声响,那双朦胧秀美的眼瞳看向“隐秘”消散后大剌剌地矗立在灵界真实与虚幻的夹层里的三层楼房。

 

她仿佛看到了无数张陡然变化的在惊愕与震怖间徘徊的脸庞。

 

那是曾经与造物主并立的隐匿的光辉,那是凌驾于所有维度的俯瞰万物的眼瞳。

 


歌坛月影
【极致体验】亚当のlivehouse-惊艳男高
【极致体验】亚当のlivehouse-惊艳男高
史莱姆块

那些队长不在基地的日子……

沙雕友情向,非cp向。

那些队长不在基地的日子……

沙雕友情向,非cp向。

国家栋梁
“挚友!” “他是这么称呼你的...

“挚友!”

“他是这么称呼你的吧⭐️”


if线如果阿尼姆斯变成了挚友

ooc归我


“挚友!”

“他是这么称呼你的吧⭐️”



if线如果阿尼姆斯变成了挚友

ooc归我


石柿是石柿

“我再也不放开你了,甜心”


关于

我真的很喜欢这对

但是没有人产粮

而我又不会画画

不会人体

不会构图

不会背景

不会上色

这件事

虽然亚当迷一样的来了又迷一样的走了,父母爱情虽然出现的少但是真的很戳我呜呜呜呜

所以这对叫什么(痴呆 前世组?

“我再也不放开你了,甜心”




关于

我真的很喜欢这对

但是没有人产粮

而我又不会画画

不会人体

不会构图

不会背景

不会上色

这件事

虽然亚当迷一样的来了又迷一样的走了,父母爱情虽然出现的少但是真的很戳我呜呜呜呜

所以这对叫什么(痴呆 前世组?

中国好兔子

《骷髅奶爸》里面亚当和莉莉好般配

我知道这是一个冷的不能再冷的圈了,但真的有点香,呜呜呜

《骷髅奶爸》里面亚当和莉莉好般配

我知道这是一个冷的不能再冷的圈了,但真的有点香,呜呜呜

Yoru
接委托不该雨露均沾的,还没到6...

接委托不该雨露均沾的,还没到6级好感度,先看看云天老哥的解解馋了。

好感6了,然而还是看到缇米朵这小妮子还是在讲偶像板鸭。

话说最好笑的是图中的这句话,这是板鸭之前第一个好感任务(带cg的)中给亚当发的那个如何战斗的文件,结果就是教他如何做游戏的,草。

没想到好感任务是发生在好感剧情这么后面了。

然而我回去看了一眼那个好感任务,我怎么都没想明白,板鸭在那个支线的谈吐举止,前言后语,跟给亚当这个文件有啥联系。

有无阅读理解能力比较强的老哥解读一下

接委托不该雨露均沾的,还没到6级好感度,先看看云天老哥的解解馋了。

好感6了,然而还是看到缇米朵这小妮子还是在讲偶像板鸭。

话说最好笑的是图中的这句话,这是板鸭之前第一个好感任务(带cg的)中给亚当发的那个如何战斗的文件,结果就是教他如何做游戏的,草。

没想到好感任务是发生在好感剧情这么后面了。

然而我回去看了一眼那个好感任务,我怎么都没想明白,板鸭在那个支线的谈吐举止,前言后语,跟给亚当这个文件有啥联系。

有无阅读理解能力比较强的老哥解读一下

史莱姆块

把生命燃尽的战士啊,我不知道你心中是否有某种哀伤。

后面几个是带文字或阴影的版本。

把生命燃尽的战士啊,我不知道你心中是否有某种哀伤。

后面几个是带文字或阴影的版本。

史莱姆块
哈哈哈哈哈哈你见哪个正经内敛的...

哈哈哈哈哈哈你见哪个正经内敛的男生形容自己是匹孤狼。

我一度怀疑他就是个中二boy.

哈哈哈哈哈哈你见哪个正经内敛的男生形容自己是匹孤狼。

我一度怀疑他就是个中二boy.

游音音

【宣】占tag致歉!!亚当 乌洛琉斯 阿蒙 门 安提哥努斯 梅迪奇毛绒串串镭射挂件

克莱恩万圣paro吧唧挂件立牌

预售时间1/15-2/15

tb一千零一页愚者圣典

【宣】占tag致歉!!亚当 乌洛琉斯 阿蒙 门 安提哥努斯 梅迪奇毛绒串串镭射挂件

克莱恩万圣paro吧唧挂件立牌

预售时间1/15-2/15

tb一千零一页愚者圣典

有糖

诡秘人读古埃及人文史的生草读后感文学(x)

       *白银城喜逢丰收年


  *就是说,怪想法层出不穷


  


  0.


  起因是这样的。


  昨个家里收拾杂物,翻到本儿被俺家儿童狠狠嫌弃的儿童书,大家长就驾轻就熟把书递给我,配以正经脸,眨眼:


  “给你分享本儿好书,有深度。”


  我彼时正安详放空大脑悠哉喝茶消磨时间,睁眼儿一看——


  是本儿非常精装的人文地理历史类豪华八开纸儿童图文书。


  全称叫《我要去埃及:走进法老的国度》。


  从整体到局部都充斥着一种‘我,很贵且枯燥’气息。


  ……...

       *白银城喜逢丰收年


  *就是说,怪想法层出不穷


  


  0.


  起因是这样的。


  昨个家里收拾杂物,翻到本儿被俺家儿童狠狠嫌弃的儿童书,大家长就驾轻就熟把书递给我,配以正经脸,眨眼:


  “给你分享本儿好书,有深度。”


  我彼时正安详放空大脑悠哉喝茶消磨时间,睁眼儿一看——


  是本儿非常精装的人文地理历史类豪华八开纸儿童图文书。


  全称叫《我要去埃及:走进法老的国度》。


  从整体到局部都充斥着一种‘我,很贵且枯燥’气息。


  ……不过说来惭愧,因为诡秘的缘故,咱对古埃及神话阿蒙神有一种难以言表的、看咱家好大儿的爱屋及乌,连带着对埃及史抱有一种很幼稚但也很快乐的寻宝心态。


  于是我就兴致盎然,非常安详地敷了面膜泡了茶,拿起书慢慢磨时间了。


  结果。


  就是说,


  咱真的很能代(x)


  下面中括号【】内附得就是其中几段原文。



  1.造物主和混沌海、原初概念同时出现是非常合理的.jpg



  【古埃及人认为,天地形成之初是一片巨大的海洋。创世神从原初之水中诞生,创造了其他的神和人类。


  诸神和法老负责维护大自然的法则,让人类得以和谐共处。


  然而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因为神也像人类一样有着种种缺点。】


  


  这段取自书中[诸神的世界]篇,咱读着,脑袋先自动翻译出了个‘混沌海’‘造物主’,又顺滑衔接‘原初在我体内苏醒了’,就莫名地感觉自己挖到宝然后笑点极低极低地一下子乐不可支……


  紧接着又有些让人感叹,把‘法老’一词等价替换成‘皇帝’这样的概念,就是遥远岁月里那个众神、帝国、贵族家族并存的辉煌时代,人类和谐共处从来不易,在底层规则为疯狂、扭曲、混乱的诡秘世界更是想必很会让当权者头秃的吧ww


  ‘然而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因为神也像人类一样有着种种缺点。’——


  与其忍受别人的缺点,图铎默默举起了拳头,决定先下手为强,让祂那一窝子问题大臣忍受祂的缺点大家快快乐乐核平相处(?)


  


  【按照古埃及的传说,从原初之水中升起的太阳神会驻足于方尖碑上。


  后来,方尖碑散落到世界各地。】



  这一段摘选自[壮观的建筑]部分,描写得很有那种神话史诗的宏大感受,那位远古太阳神是否也曾驻足于亵渎石板前,金色的阳光在石板上闪耀着威仪的光芒?



  

  【神庙总是建造在山上,它象征着创世时从原初之水中升起的原初之丘。】



  啊,原初,阴魂不散的原初。(棒读)(摇头叹息)


  



  

  2.凡是沾着阿蒙两个字的,多少都是个青史留名的奇葩



  【阿肯那顿(阿蒙诺菲斯四世或阿蒙霍特普四世):古埃及第十八王朝的国王,他建立了新首都埃赫塔顿,还剥夺了祭司阶层的权利。】



  某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红祭司表示,阿蒙你礼貌吗?


  


  【在法老阿肯那顿(阿蒙诺菲斯四世)和王后纳芙蒂蒂统治期间,古埃及以及他的神明世界陷入了混乱。法老夫妇不顾臣民的不满建立了新的都城,推崇太阳神阿顿为国家的最高神。阿肯那顿去世后,古埃及人毁掉了所有纪念他的物品,恢复了原本的信仰】


  【古埃及的神庙规模庞大,其中最大的是法老阿蒙诺菲斯三世的陵庙。它长达500米,可惜如今只保留下来两座巨像】


  分别摘自[诸神的世界]和[壮观的建筑]部分,笑得我不行,阿蒙三世建了个规模最大的陵庙结果留到后世的就剩两石像;阿蒙四世反清复明(x),结果前脚嗝屁后脚就被臣民嫌弃直呼达咩,连夜恢复了原本信仰。


  看出来祂是真爱太阳神阿爹了。(摇头)


  看着就像祂某时候玩心起了,拿着一整个国度,搭了台重现旧时时光的舞台。等祂意兴阑珊了退场,就看着一夕之间,那些旧日痕迹什么都不剩下。


  这么一想,倒是给我整得心酸兮兮的。(虽然但是,阿蒙内神话生物可能心里其实没啥波动x)


  


  3.小红,我的一款XP窗口。(低语)


  【神灵或者代表神灵的塑像居于神庙深处的神殿里,祭司们负责为诸神提供馔食、装饰身体和涂圣膏。】


  【宗教在古埃及占据着非常重要的地位,它主宰了人们的日常生活……神庙有着严格的戒律,但祭司们可以结婚生子,可以把职务传给自己的儿子。只有最高祭司即大祭司是由法老任命的……保持洁净是祭司的至高信条。他们必须白天沐浴两次,晚上沐浴两次,每两天彻底清除一次体毛。祭司只能穿亚麻的衣服,高级祭司在庆典活动中披豹皮。】


  

  别的咱就不说了!咱就是缓缓竖起拇指……什么保持洁净是祭司的至高信条啊,什么宗教主宰日常生活啊,什么祭司为神灵涂抹圣膏装饰身体啊……只要想代,什么都能代,你说是吧梅迪奇(x)。



  


  【战争之神……象征着豪迈与骄傲。】



  小红,我命中注定的小红——(落泪)(擤鼻涕)


  迫害归迫害,心动也是真心动,无法拒绝火焰般熊熊燃烧的美丽残魂55555


  


  4.一些第四纪垃圾野史



  【新王国时期,古埃及法老不再把陵庙陵墓造成金字塔的样子,因为盗墓者很快便会盗走墓中陪葬的大量珍宝。】



  某知名偷盗者天使之王在一次采访中说道:谁说这是我干的?谣传,完全的谣传!——分身做事关我本体嘛事儿!

  



  【有些陵墓逃过了盗墓者的洗劫,例如,1922年发现了法老图坦卡蒙的陵墓。考古学家还挖掘出动物的墓地——一只狗,六只猴子,三只鸭子和一只朱鹭。】


 

  (清喉咙)好,那么我来给大家翻译一下:


  “……某年发现了图铎的陵墓,考古学家还挖掘出动物的墓地——一条腊肉,六只白眼圈儿乌鸦,三个密偶和一条星之虫。”  


  缓缓鼓掌。


  


  


  ————————————————————————————————


  #仅仅是一点点快乐的无责任联想哈,历史咱还是分得开的严肃对待的。通过这次兴起而至的浅薄阅读,古埃及文明给我留下很多新印象。包括早在公元前14世纪就已经比较成熟的性别相对平等,对比同期的许多文明而言,它都相对平等得让人惊叹。这个时期的古埃及文明颇具理想化色彩,这可能与它两侧沙漠、北边临海、南边儿尼罗河水流湍急不适宜航行的封闭环境有关?长期以来没有遭遇侵略战争,甚至没有一支像样的军队,专注发展农业和手工业提高生活质量,娱乐众多,而且信仰崇拜导致对死亡也没有那种天然恐惧……在喜克索人入侵前,感觉真是个与世隔绝的理想乡。以及最后一位女王克娄巴特拉七世的一辈子真是干大事业的主角剧本,其经历之离奇与辉煌叫人一边地铁老人看手机一边打出666,读之难忘……


  #只是记录下来给自己以后看看,一点儿不带脑子的快乐儿童书读后感,主要是为了记录此时安详悠闲的好心情。

         完结已经许久,诡秘很多设定也快忘干净了,不过真正让人收获的部分想必也是存在于潜移默化中,言中或有许多错漏,诚恳欢迎知识科普或纠正,不过主要是看得快乐就好23333评论区快乐玩耍!


麻麻麻花椒

你们 啧啧啧 大家懂得都懂

你们 啧啧啧 大家懂得都懂

阿商爱磕糖

【造红】存在谬误

  主是全知全能的。

  所有的化身都是主。

  亚当不是全知全能的。

  但是,没有证据显示,亚当存在。

  

  没见过的城墙。

  梅迪奇来到了一处陌生的所在,举目眺望远方。

  祂看见了寸草不生的土地,铁灰色的浓烟,极端同质化的建筑,还有莫名反应的巨大能量。

  另外两张嘴罕见的安静。

  恶灵惊讶地发现,即使这样陌生的土地上,也有生命存在。

  非凡者的敏锐感官发挥作用,祂瞥见身着宽大白袍的人影在银白的建筑中往来穿梭,不时交换意见。

  风声敬业地把他们的对话送进梅迪奇的耳朵。

  “进地下去。”

  “最后一批。”

  听不太清,没听说过的语言。梅迪奇很...

  主是全知全能的。

  所有的化身都是主。

  亚当不是全知全能的。

  但是,没有证据显示,亚当存在。

  

  没见过的城墙。

  梅迪奇来到了一处陌生的所在,举目眺望远方。

  祂看见了寸草不生的土地,铁灰色的浓烟,极端同质化的建筑,还有莫名反应的巨大能量。

  另外两张嘴罕见的安静。

  恶灵惊讶地发现,即使这样陌生的土地上,也有生命存在。

  非凡者的敏锐感官发挥作用,祂瞥见身着宽大白袍的人影在银白的建筑中往来穿梭,不时交换意见。

  风声敬业地把他们的对话送进梅迪奇的耳朵。

  “进地下去。”

  “最后一批。”

  听不太清,没听说过的语言。梅迪奇很快判断出这个事实。祂不理解的是,为什么祂明明没开启心灵沟通。却隐约能明白对方的意思。

  “4 号反应堆。”

  “不,▇▇▇▇阁下,您,您不能开启那个实验。”

  “为什么不行?弗拉基米尔,把我的记录拿过来。”

  “这会毁掉……”

  “结果总不会比现在更糟。”

  金发蓝眼的领导者把手从兜里拿出来一支卷烟,像是想点上,但还是很快收了回去。

  他似乎作出了什么决定,率先走进银色的建筑物下面,腋下夹着一叠写满了字的纸。

  “现在,向下挖掘。”

  梅迪奇的目光在那个人身上停留片刻后离去。

  陌生的,纯粹的,奇特的人类。

  人类不该出现在祂的梦里——前提是这和灵性直觉无关。

  祂眼里最后的场景,是倒塌的都市,腐朽的会议大厅,和逐渐步入深渊的人影。

  喔,现在已经要变成废墟了。

  

  祂从混沌中再一次睁开清澈的金色双眼。

  长剑从被污染的天使胸膛贯穿而过,鲜红灼热的血溅在身前,险些沾上祂的长袍。

  图铎正从猎物头顶取下带着铁锈和血污的王冠。征服者的憎恶近乎化为实质,身体却插着剑,时刻经历着流血,腐烂和消亡。

  陵寝的大门缓缓合拢。

  亚当面无表情地看着这一切。

  作家的记忆力很好。

  祂自然记得这个场景——梅迪奇之死。

  这是四皇之战的开端,本纪元的重要事件之一,是由祂亲手推动的时代潮流。第四纪该有个红祭司,很遗憾,被灾祸之城污染的天使现在不会有资格染指这王座,这是合理的安排。

  然而,让这个场景重现是不合理的。亚当不该看见这一幕,至少在这个时间点不应该。早已尘埃落定的事实,有什么在意的必要?

  神话生物下意识对自己使用了精神分析,结论是一切正常。

  祂不相信有人能将空想家困于自己的梦境,诡秘也不行。序列之上对序列 0 的干扰没那么容易,而且祂应该还在沉睡……

  祂思考着序列之上的问题,不再对命定的牺牲品投以注视。

  现在,祂只是个观众。

  

  梅迪奇握紧了手中的长剑。殷红的血珠从剑尖滴落,和祂伤口淌下的血混合在一起,在地上形成刺目的血泊。

  祂再过另一个千年也不会忘记这个时候。

  背叛之宴。

  背叛主,分食主,夺取主的特性,窃取主的权柄……多么可憎,多么可怜,多么可悲。

  造物主的陨落。

  用再多的词汇来描述这次日陨,在大灾变本身面前都会显得苍白无力。毫无疑问,它的意义太过重大和深远,以至于整个纪元都以这一事件命名。

  天空中的太阳落下了,并再不曾在第二天升起。

  最纯粹的光,已经不存在了。

  第二块亵渎石板诞生。

  整个世界因此改变。

  尽管受到场景的触动,然而,梅迪奇并未因早已知晓和经历过的事实动摇分毫。祂只是冷静地矗立在侧,让故事顺着时间的轨道逐渐揭幕。

  已经发生的历史,即使再度经历,那也不过是场第一人称的戏剧,还没历史投影来得有威胁性。现在,梅迪奇更关心的反而是其他事情。

  把那个人类和这个场景先后放置的用意是什么?阴谋家的智谋串联起事件,在思索中近乎隐约抓住了那处灵感。

  然而,没有证据前,祂不会信。

  

  这是不合理的。造物主亚当摩挲着十字架。

  梅迪奇再次消亡。祂曾经最忠诚的天使在祂面前死去,一次又一次。

  亚当没有破译出这个阴谋的始作俑者。如果阿蒙本体还在这里而不是星空,祂或许能帮上不少忙。但假设,就是假设罢了。

  梅迪奇为什么还在祈祷?

  “创造一切的主,全知全能的神……”

  被污染的天使,已经几乎没有救赎的价值了。

  “阴影帷幕后的主宰”

  看啊,祂甚至分不清自己应当呼唤的是哪个存在——

  “所有生灵的堕落自性”

  疯狂的人性真的有必要效忠到这种程度?

  亚当摇了摇头。祂比梅迪奇更了解祂的人性。

  那个疯子不会回应的。

  

  逃亡,这词汇理应和战争之神绝缘。但在那一刻,它切实地发生了。

  灰黑的天空布满阴云。星空的屏障无人看守,永远高悬天空的太阳化作帷幕背后的阴影。

  并非没有品尝过败北的滋味,然而,这一次,梅迪奇的愤怒和憎恶格外真实,

  祂浑身浴血。新晋神灵的,同僚的,部下的,还有祂自己的。风暴,纯白和那条背叛之龙仍在因为聚合效应互相争斗,给了主,祂和大蛇脱身的机会。

  大陆在祂们身后崩毁。造物主的陨落,真神和天使之王彼此交战的余波几乎彻底毁灭了这片土地。

  乌洛琉斯被迫提前重启。客观上看,梅迪奇此刻的样子很是滑稽:祂身前环抱着一个漆黑的婴儿,背上背着另一个银发的,足下是尸山血海和不住发射的火焰长枪。

  再次亲历这一场景,梅迪奇甚至有心情冷笑出声。不知道祂的主什么时候才能收割那些背叛者的性命,重新让光辉遍布这片土地?

  得收拢信徒,讨伐伪神,宣扬主新的尊名……

  无论如何,还得离开这个鬼地方。

  

  祂不会回应的。

  真实造物主很少有清醒的时候。不过,当祂最忠诚的红天使呼唤尊名,祂的确听见了,并混乱却坚持做出了这样的判断。

  不属于人类的呓语响起,祈祷的乌洛琉斯难得张开蛇类的竖瞳,又很快闭上眼睛,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梅迪奇会死,这是命运。

  倒吊着的神被钉在十字架上,继续流血和说话。梅迪奇,我的天使,你必将经历……但你不会死去,你必将与我重逢,直到末日降临前的那一天,我们才有机会,世界才有未来。

  祂的呓语表达的类似的意思,尽管传达出的内容相较于话语本身的信息量大约是万分之一。祂疯了,可祂还是个人,像个人,自我认知里算个人。即便如此,祂的人性依旧默许了神性的谋杀。无人知晓祂是否感到一丝愧疚,凡人怎么能揣测神?祂只是断断续续地重复着那句话……

  “要有光。”

  

  “要有光。”亚当握紧了十字架,来到神弃之地,一点点走向真实造物主的居所。这是祂们之间的事情。无论祂们有多少差异各种分歧,只有在这一点上,祂们是一致的:

  为了让那位存在归来,可以放弃部分的自我。

  亚当走进去,造物主亚当走出神弃之地的圣所,跨进无光的地下坟墓。祂清楚,这就是最后了。

  

  梅迪奇和亚当面对面注视着对方。

  神发出了一声叹息。

  祂们一句话都没有说。

  梅迪奇神情复杂地垂下头颅。祂避开神的视线,仿佛过去的战斗和背叛从未存在,仿佛两千年在地下坟墓里的融合与挣扎只是一场幻梦,是火焰焚尽一切后撒落的黑灰,而灰烬的尽头仍有余温。

  祂融合了主,神性和人性合而为一,祂的目光依旧悲悯,注视着世上所有伟大或渺小的生命……包括梅迪奇自己。

  即使祂尚未取回祂的权柄与荣光,祂还是来到这里,呼唤祂最忠诚的天使回归。

  梅迪奇闭上眼睛,放任主把十字架放在祂的肩膀上。

  

  End.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