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亚瑟•柯克兰

61.1万浏览    29632参与
裂骨

【联五】您的玛丽苏对象已到账(1)

写一个轻松一点的短篇吧

迫害一下老王哈哈哈哈哈哈


————————


summary:某一天早上,王耀发现自己多了很多奇怪的身份,身边还总会出现奇怪的人。

而联五其他人也如此……


2022年,新的一年,新的心情。

王耀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和上司为了春节和冬奥会的事情做准备。

然而,今天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在他去找上司的路上,碰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漂亮女士。

她自称是上司的助理,叫做晏云儿,来带王耀去会议室。

然而王耀从来没听说过她。上司身边有什么人一般都会告诉他,而这位女士王耀从未见过。

但他打算静观其变,看起来这位可疑人士暂时还不清楚他是意识体。

会议...

写一个轻松一点的短篇吧

迫害一下老王哈哈哈哈哈哈


————————


summary:某一天早上,王耀发现自己多了很多奇怪的身份,身边还总会出现奇怪的人。

而联五其他人也如此……





2022年,新的一年,新的心情。

王耀这段时间也一直在和上司为了春节和冬奥会的事情做准备。

然而,今天似乎有些不太一样。

在他去找上司的路上,碰到了一个穿着西装的漂亮女士。

她自称是上司的助理,叫做晏云儿,来带王耀去会议室。

然而王耀从来没听说过她。上司身边有什么人一般都会告诉他,而这位女士王耀从未见过。

但他打算静观其变,看起来这位可疑人士暂时还不清楚他是意识体。

会议室并不远,王耀一会儿就到了。他什么都没说,只是先观察上司看到晏云儿的反应,结果发现大家似乎都对她很熟悉。

王耀:不对劲,这很不对劲。到底是他的记忆出问题了,还是这个世界出问题了?

总而言之,王耀没找到合适的时间和上司谈谈。

在这场会议结束之后,他本来打算去找王京问问最近有没有发生什么奇怪的事情,却被晏云儿挽住了胳膊。

对,当着上司的面,在众目睽睽之下十分亲昵地挽住了他的胳膊。

上司看到后十分和蔼地拍了拍王耀的肩膀,像长辈一样语重心长地说道:“小王啊,等这段时间忙完了,我给你批假,好好陪陪女朋友。”

王耀:???上司你在说什么?我哪儿来的女朋友?

但他决定顺着上司的话说下去,“当然,谢谢您。”

不就是演戏吗,谁怕谁啊!

一旁的晏云儿露出了一个和工作时完全不一样的娇羞笑容,在和上司道别后拉着王耀离开了。

“耀,其实不用在意我的。反正我们现在也经常工作在一起不是吗?”

王耀看着一脸幸福的女生,露出了职业笑容:“你是我的女朋友,我当然在意你了。”

看看谁演得过谁咯。

他感觉到自己的胳膊又被晏云儿挽紧了一些,随后听到她说:“那你之前答应过我的,今天陪我去母校看看,可不能食言啊。”

王耀点头答应,但随后他就看到晏云儿拿出了大约十英寸的细长棍状物。

哦,不就是西方魔杖吗,他见过。

在一声英文魔咒中,王耀突然感到一阵身体被拉扯的感觉。他很快做出防御,却发现自己转眼间到了别处。

眼前是巨大的城堡,周身有许多穿着长袍的小孩子。

好家伙,霍格沃茨呀。

然而此时王耀的第一反应是……

淦啊!来之前没和亚瑟说过,他不会以为自己打过来了吧!



众所周知,意识体到达另一个国家的时候,如果对方不知道,可以将此行为视为宣战或者侵略。

亚瑟·柯克兰自然感觉到了王耀到了霍格沃茨,但他自己此时也分身乏术。

就在今天早上,他刚和女王见完面,就有一个十六七岁的女孩儿跑到女王身边说了些什么。

之后女王就用慈爱的目光看了看女孩儿,又看了看亚瑟。

最后说了一句让亚瑟两千多年来最无语的一句话:

“亚瑟侯爵,伊薇公主很喜欢你,都有些等不及成年就想和你在一起了。我建议你们先订婚,之后我会将你的爵位升为公爵。毕竟不能委屈了我们家伊薇不是吗?”

亚瑟,亚瑟还能说什么呢。他差点捏碎了手中精致的茶杯,但还是顺着女王的话说了下去。

他倒要看看这个所谓的伊薇公主到底要干什么!

于是他现在就被迫成为了伊薇公主的未婚夫,并且还被缠了一上午。

亚瑟:谢谢,虽然我是一个绅士,但我对女孩儿的闺房心思真的不感兴趣。拜托不要再拿我当情绪倾泻树洞了好吗?



而身为亚瑟的死对头,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先生现在很愤怒。

他今天本来在自己的私人画室里画着画,却被一个不长眼的男人泼了颜料。

弗朗西斯很生气,但看着对方大概还是个大学生,又是自家孩子,勉强忍住了火气。

“这位先生,弄脏了别人的画应该道个歉吧?”

弗朗西斯笑着,但明眼人都能看出他很生气。

谁知道那个学生一下子哭了出来,用哭腔说道:“弗朗,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呜呜呜呜呜呜。我会注意的,你不要不要我。”

说着,还抱住了弗朗西斯想要亲吻他。还好弗朗西斯即时逃开了,要不然他就要被(毁了自己画的)仇人亲了。

弗朗西斯:“抱歉这位先生,我真的不认识你。”

男生还在哭,“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原谅我吧弗朗,今天晚上你想对我怎么样都行。”

弗朗西斯大受震撼,他只想把这个毁了自己画的神经病丢出去。



美国,华盛顿。

阿尔弗雷德·F·琼斯。

美利坚合众国国家意识体,今天摇身一变成了CNN的王牌记者。

此时他正在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的左侧,看着别人采访。

这个发言人是一位非常有攻击性的女性,她的回答言简意赅,就是时不时会朝阿尔弗雷德抛两个媚眼。

虽然,她长得很漂亮。

但是,阿尔弗雷德不认识她。他确信美国的政府机构里从来没有这个人。

以及他怀疑不用明天,今天就能在网络上看到《惊!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竟和CNN记者眉来眼去!政府究竟操控了我们多少?》诸如此类的标题。

阿尔弗雷德:但是hero真的没有和她眉来眼去。



俄罗斯,克格勃。

伊万·布拉金斯基先生出于无聊去了克格勃的训练基地和自家孩子训练了一会儿,结果他就发现自己成了这里的教官。

还多了一个在美国卧底的女朋友,据说现在成了美国国务院的发言人。

虽说他对于自家孩子这么出色很高兴,但这个所谓的女朋友还是过于离谱了一些哦。



TBC

法叔,一个拿了渣攻贱受剧本的男人。

岁满Summer(逆家远离我球球了)

终于画完了!!!


感谢美图秀秀救我狗命原相机拍的手绘真的和💩一样,滤镜真的yyds


彩蛋是只课堂上摸的潦草耀咪×


剧情是个很早之前的梗了,应该看的出来吧(?)


然后就是感谢各位妈咪的小红心小蓝手!要不是潦草的过程图都有热度,我也不可能这么快画完orz


终于画完了!!!


感谢美图秀秀救我狗命原相机拍的手绘真的和💩一样,滤镜真的yyds


彩蛋是只课堂上摸的潦草耀咪×


剧情是个很早之前的梗了,应该看的出来吧(?)



然后就是感谢各位妈咪的小红心小蓝手!要不是潦草的过程图都有热度,我也不可能这么快画完orz



insane(长期线下绘图中)

联五

都是新衣服,只不过其他人的还没细致画好

联五

都是新衣服,只不过其他人的还没细致画好

insane(长期线下绘图中)

渣画手又来发图了


是我留黑桃国kqj和明星阿尔


我的画技还是太过稚嫩了,怎么都掌握不出原作的感觉,于是就只能用我自己比较轻松的方式画了,求轻喷QAQ

渣画手又来发图了


是我留黑桃国kqj和明星阿尔


我的画技还是太过稚嫩了,怎么都掌握不出原作的感觉,于是就只能用我自己比较轻松的方式画了,求轻喷QAQ

Mr.A嘛也不是
阿尔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小心变...

阿尔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小心变成狗勾咬你哦(

阿尔生气了,后果很严重,小心变成狗勾咬你哦(

KALU-碎骨
恶党少年 这样 (本就画布开小...

恶党少年


这样


(本就画布开小了,画质又一压再压,将就看吧)

恶党少年


这样


(本就画布开小了,画质又一压再压,将就看吧)

丞丞

【米英】与君诉

大概就是阿尔和亚瑟两个人内心告白以诗的形式表达

第一首是米对英第二首是英对米

我尽力了———真的好爱味音痴


[挑战]

那天

你穿着米字,被雨水浸透的军衣

带着哭红的眼角

你走来

向我咒骂

向我捶打

向我哭诉

你问我为什么要离开

或许自由真的很令人向往

因为那时的我可以堂堂正正

以国家的名义去拥抱你


亚瑟

我一直很喜欢你那双祖母绿的眼睛

就算被泪水所淹也令人心动

因为你

我爱上了雨水淅沥的伦敦——那是你的心情

总那么忧郁

我爱上了光芒万丈的星条——那是你一般的存在

总拥有希望

我爱上了…你


他们说

我们的爱足以填平整个大西洋

——阿...

大概就是阿尔和亚瑟两个人内心告白以诗的形式表达

第一首是米对英第二首是英对米

我尽力了———真的好爱味音痴


[挑战]

那天

你穿着米字,被雨水浸透的军衣

带着哭红的眼角

你走来

向我咒骂

向我捶打

向我哭诉

你问我为什么要离开

或许自由真的很令人向往

因为那时的我可以堂堂正正

以国家的名义去拥抱你


亚瑟

我一直很喜欢你那双祖母绿的眼睛

就算被泪水所淹也令人心动

因为你

我爱上了雨水淅沥的伦敦——那是你的心情

总那么忧郁

我爱上了光芒万丈的星条——那是你一般的存在

总拥有希望

我爱上了…你


他们说

我们的爱足以填平整个大西洋

——阿尔弗雷德.琼斯


[独战]

从初遇起便一直喜欢着

在旷野中奔跑的少年

总充满那么令人向往的自由与活力

自由…吗?


被你掀翻的红茶

被你惹起的大雨

被我挑掉的枪剑

混蛋…

我怎么可能开枪啊


你和我说

你向往自由

你和我说

你想拥抱我


你深邃的

如湖畔般直透人心的蓝眼

也很好看


“那我就叫你哥哥好啦!”

“英/国!”

“柯克兰…先生。”

“亚瑟~”

“英/吉/利…啾?”


真的是

好吧,我承认

我还是爱你

——亚瑟.柯克兰

柠檬甘草糖

是英伦兄弟(*•̀ᴗ•́*)و ̑̑

以上

是英伦兄弟(*•̀ᴗ•́*)و ̑̑

以上

勿言(关前看置顶)

刷视频的时候突然看到的,忍不住代了一下|・ω・`)

刷视频的时候突然看到的,忍不住代了一下|・ω・`)

无花果骑士
我去!!!!我来了painte...

我去!!!!我来了painter!!!!虽然不能直接用手画出线条缓急真的好痛苦…我试着用橡皮扣了一下粗细但是累死了…第一次献给苛刻男,你真的好辣,我好菜

我去!!!!我来了painter!!!!虽然不能直接用手画出线条缓急真的好痛苦…我试着用橡皮扣了一下粗细但是累死了…第一次献给苛刻男,你真的好辣,我好菜

冰糖雪璃
咱就是说我其实细节都抠的差不多...

咱就是说我其实细节都抠的差不多了然后有人告诉我这个姿势不对

图中是某不愿透露姓名指导者给我擦了错的地方之后我正在试图重画

笑死根本不会

海英大人衣服好难画(所以说真的有人看得出来是海英吗)

是私设的知更鸟英sir

咱就是说我其实细节都抠的差不多了然后有人告诉我这个姿势不对

图中是某不愿透露姓名指导者给我擦了错的地方之后我正在试图重画

笑死根本不会

海英大人衣服好难画(所以说真的有人看得出来是海英吗)

是私设的知更鸟英sir

修秋勾

这里是好茶组文章

主要是我今天喝了芝士奶盖红茶,那味道挺好,肯定不是英sir平时爱喝的那种味道啦。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们共用一把伞了。


说起来也奇怪我为什么会给教坏嘉龙的人共用一把伞,当时情况绝对不是自己可以主宰的,倾盆大雨,看着他没有伞默默站在联合国会议楼门外。于心不忍是真的,只能说是自己心软了。


“喂,亚瑟我们可以一起共用一把伞”我这样怯怯的说着,看出来他不喜欢这样天气,即使表情很平静看着雨落下,“那也共用到你车就可以”


经过我这样说他好像同意了,虽然脸还是不悦,甚至说着:“麻烦了,王耀,我可不会因为这个不计较上次事情”。


关于上次嘲笑他司康...

这里是好茶组文章

主要是我今天喝了芝士奶盖红茶,那味道挺好,肯定不是英sir平时爱喝的那种味道啦。





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晚我们共用一把伞了。


说起来也奇怪我为什么会给教坏嘉龙的人共用一把伞,当时情况绝对不是自己可以主宰的,倾盆大雨,看着他没有伞默默站在联合国会议楼门外。于心不忍是真的,只能说是自己心软了。


“喂,亚瑟我们可以一起共用一把伞”我这样怯怯的说着,看出来他不喜欢这样天气,即使表情很平静看着雨落下,“那也共用到你车就可以”


经过我这样说他好像同意了,虽然脸还是不悦,甚至说着:“麻烦了,王耀,我可不会因为这个不计较上次事情”。


关于上次嘲笑他司康,说实话是真的不好吃,阿尔弗雷德都嫌弃食物,我也经过上次试吃,成功腹泻。但是他这样说话好像闹别扭的孩子,我也是见过世面的人不会和故意闹别扭的孩子计较,于是温和笑的说:“我对上次还是有点愧疚的,你肯定会原谅的”


“不想,下次我还是要和你比厨艺”他信誓旦旦的说着。


说到这里我还是没有管理好自己表情笑了,很大声,看见他微妙表情,我立即收住说:“加油,下次会有进步”


随后说着说着,到了停车场,他自己一个人进入停车场,我就在外面停留一会,直到消失在自己视线才离开。


约好比试厨艺的时间是一次野炊,他倒是带来了很多英式,我当然不会少带自己的锅,方便随时随地做菜,那场比试我知道我会赢,我还是不怕死的吃了黑了的司康,其他人都是吃了就倒下,自己也要倒下,意识最后清醒一点看见了一个落寞的表情,隐约听见一句话:“切,又失败了,阿尔弗雷德混蛋,你怎么可以这样说”


“Hero,觉得没有汉堡包好吃”


再次醒来时候已经是傍晚了,在帐篷里醒来,不远处还有火光,应该是生了火缘故。出了帐篷,看见其他四人围着火光而坐。


“小耀,坐这里,我特地给你留的,这个英国佬也在旁边,你如果做在这里就好啦”


按照这形式是这样的,伊万更想跟阿尔弗雷德互怼,不然不会坐一起。自己这样确信着,看着旁边的人没有抗拒,就靠近坐了位置。


看着他的侧脸想起以前嘉龙因为赌约要住他这里一段时间,想想就挺可惜的。教成像他一样的人,太有自己想法的人。当然想这些不重要,只是他会不会生气于又没比赢厨艺而讨厌自己呢……


谁知道呢……


好像被看出来,还是别过脸去吧,然后就听见一句话“你们自己玩吧……我该做时间到了”


这人很有自己一套规矩,很按时的去做。于是就离开这里,去往他的帐篷去。一群年轻人自己玩累了就就地而睡。自己当然不学他们,独自离开这位置。


今晚又是睡不着的一夜,有凉风吹来,有一丝凉爽之意。


到帐篷的后面有一个人,在月光的照亮下是一个熟悉的身影。我拍他肩膀,对方好像吓了一跳,立即脱口来个“FUCK YOU”


我笑着说抱歉的话,他脸色也平静下来。他看着我说:“你为什么会在这里”声音不大,可以隐隐约约听见。


“啊,我睡不着”我是这样说。


“白天的事你忘记吧,我是在不自量力”


“不是,你进步了”


“不信”


“真……”


在这样简短对话后又陷入沉默。


为了打破这样对平静,他开口说话了。


“你喜欢喝绿茶”


“对啊,有醇厚的香味”


“我还是喜欢红茶是味道”


“都不试试其他”


“不愿意”


“真是个不了解风情的人,这样会缺少别人陪伴”


他好像有点触动,又说:“当然不会,我会有人陪我说话,比如精灵小姐”


“好啊,反正我也看不见她”


“你是不会魔法的麻瓜”


“你会?”


“当然”


在此事件后,我被迫知道魔法,我其实更熟仙术,虽然是可以骗过迷信的人。大多是相信科学。



以前写的好茶文章,没有明确占位。看完挺草的呜呜呜,当时真的是心血来潮(●´∀`●)



当我已经饿死
rww出图后就闪电开画了

rww出图后就闪电开画了

rww出图后就闪电开画了

沈翾的日常自闭✅

莫名其妙(2)

*普设

*all耀

5.

亚瑟听完了路得维希的原话转述,考虑到多一个人也热闹些,毕竟王耀还小,应该也不会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多大的影响。

亚瑟介绍道,除了高级软件工程师阿尔弗雷德,原租客还有弗朗西斯·波诺瓦尔——一个长发美食家和年轻的白毛音乐家伊万·布拉金斯基。

我这是捅了一个大佬窝吧。王耀想着。

6.

亚瑟把所有人聚在一起,大家都坐在茶几边。

阿尔弗雷德率先打破了僵持。

“粗眉毛,这怎么弄的像开集会似的。”

亚瑟白了他一眼。

“是这样的,我们现在迎来了一个新的租客,就是坐在你们旁边的这位。他因为某些原因搬过来。

王耀尴尬的打了个招呼。

“我是...

*普设

*all耀

5.

亚瑟听完了路得维希的原话转述,考虑到多一个人也热闹些,毕竟王耀还小,应该也不会对他们的生活造成多大的影响。

亚瑟介绍道,除了高级软件工程师阿尔弗雷德,原租客还有弗朗西斯·波诺瓦尔——一个长发美食家和年轻的白毛音乐家伊万·布拉金斯基。

我这是捅了一个大佬窝吧。王耀想着。

6.

亚瑟把所有人聚在一起,大家都坐在茶几边。

阿尔弗雷德率先打破了僵持。

“粗眉毛,这怎么弄的像开集会似的。”

亚瑟白了他一眼。

“是这样的,我们现在迎来了一个新的租客,就是坐在你们旁边的这位。他因为某些原因搬过来。

王耀尴尬的打了个招呼。

“我是王耀。”

弗朗西斯大爷似的躺在沙发上,揉了揉惺忪的睡眼,仔细端详着王耀。

不得不说,王耀长的确实俊朗。鼻梁要比同样的亚洲人高挺,丹凤眼,十分秀气。仔细看,眼瞳是棕色的,但是不知为何是闪着些金光。

黑色的长发束的很高,光看背影那确实是一个女生。

弗朗西斯的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亚瑟轻咳几声,才把弗朗西斯从幻想的世界拉回来。

一根大水管倚在伊万的腿上。

“万尼亚对耀表示欢迎~”

“幸会哈哈哈……”

7.

落日的余晖不偏不倚的洒在了苍厚的大地上,将地上所有的一切都晕染成了红色。

“哥哥今天晚上吃什么好呢?肥阿尔,要不一起点个外卖?”

弗朗西斯从他的房间里走出来,喊着阿尔。

王耀倍感震惊。

堂堂美食家居然沦落到吃外卖??!

不行,我要拯救他们。

“你们可以等半个小时再点外卖吗?”

“嗯。”

【您的王耀已开启厨房属性】

他在厨房找到了一只大口炒锅,锅底积了很多灰,看上去好久没用了。他将炖锅洗干净,并放在开水里消毒。

但最让王耀难办的其实是食材的来源。

他跑上了二楼,敲了敲亚瑟的门。

“亚瑟先生,我能进来吗?”

王耀不知道,亚瑟此时正端着一杯红茶,坐在电脑桌旁,看着电子屏幕里今日的股票。

因为习惯了阿尔的粗暴叫床,他一时没反应过来。

正当他还在迷茫是谁会这么礼貌的敲门时,王耀又叩了一下门,

“亚瑟先生?”

不知道为什么,他莫名觉得这个声音很戳自己。戳哪?他不知道。

他想起来了,这个声音应该是今天刚来的租客的。是王耀的。

“啊啊啊啊啊啊柯克兰你在想什么,他是个孩子!”

亚瑟在内心挣扎了一会,起身去开门。

“当然。”

“亚瑟先生,这里有食材吗?”

“食材??什么食材?”

柯克兰后退了几步。

王耀内心迷惑。

“就是吃的,生的,没熟的。”

王耀一边说着还一边用手比划着。

亚瑟恍然大悟。

“有,在厨房里。上面的柜子里有一盒粉,具体是什么我不清楚。冰箱里有一些牛肉和葱。反正我也不会做,你拿去也无妨。”

王耀笑着说谢谢,一边说一边跑下去了。

亚瑟不解,他不知道为什么这个12岁的孩子要找他要食材。于是他关起房门也跟了下去。

王耀get:

【牛肉】x1

【不知名粉丝】x1

8.

“亚瑟要进厨房了!”

随着阿尔的一声惨叫,伊万从房间里冲出,弗朗西斯从沙发上跳起,直扑快要踏进厨房门的亚瑟。

“为了大家的生命安全,万尼亚是不会让你踏进厨房一步的!”

“本hero可是要拯救世界的男人!怎么会死在你手上!”

王耀戴着耳机,全然不知厨房外的这一幕。

他先把粉丝浸温水泡软,葱切碎,牛肉切片。

起灶,锅内洒油预热。三分钟后转大火,下肉片。

牛肉的油被高温逼了出来,肉油和花生油在厨房滋滋做响,为这个闲置许久的厨房增添了几分热闹。

这个时候再把粉条放入锅内翻炒,翻炒的过程中还下适量的酱油。

最后放半碗水,下葱花,均匀翻炒。

门外的三个人都愣住了,亚瑟没想到的是自己一分钱没花好像是请了个厨师来。

王耀把刚出锅的炒牛河端上那同样闲置了许久的餐桌。摆上几双筷子。

他拭去了额上的汗水,笑容格外明朗。

“不嫌弃的话就吃吧。”

专业人士弗朗西斯第一个坐到了餐桌前,且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去拿了个碗。

“嗯,粉条很有韧性,牛肉的味道均匀散布,酱油的调味也恰到好处。牛肉有点焦,但是外酥里嫩。”

听到弗朗西斯这么一说,阿尔和伊万也拿起筷子夹了点。

感觉和弗朗西斯描述的……差了点……

毕竟这种人间美味用话语是很难描述出其精华的。

9.

月又是缺的了。

但是他知道什么时候会圆回来。

刚上初一的王耀毕竟还是学过地理的。

他坐在床上,握着那块铁牌。泪水划了过他的脸庞。

房间里唯一的光源是他的台灯。恍惚的,无助的。

或许没有人会知道他哭过,这个夜里,谁又会来关注他呢?以前没有,现在,也不会有罢。

他不知道,他也不希望知道。

就让这个夜快点过去吧。就当什么也没发生过。

反正第二天,一切都会恢复原样的。

他永远会把笑容留给别人。

他不知道的是,他的房间被吹开了一条缝。

伊万端着一杯热牛奶在屋内来回踱步,试图寻找着乐曲的写作灵感。看着窗外荒凉的景色,他不住的叹了口气。

好巧不巧,伊万经过了王耀的房门。

从里面透出了一束有点昏暗的灯光。

伊万好奇的往里瞅,看到了王耀抱着自己的膝盖不知道在干什么。可能是因为搞艺术的缘故,他的悲欢和他人是共通的。此时,他觉得王耀是无助的。

他叩了叩门。

王耀没有想过,会有人在这个时候来找他。

他用力的擦去了脸上的泪水,笑着开了门。

脸上的泪痕出卖了他。

“小耀你怎么哭了?是有什么心事吗?”

外面的伊万随王耀走进了房间,关上了门。

这个时候王耀才发现这个男人是真的高,比他高出了不止一个头。

“没……没什么。”

毕竟也是孩子,他的心情没有被压抑住。

豆大的泪珠止不住的沿着脸侧向下流。

“小耀你怎么了?万尼亚很担心小耀……”

“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嗯。”

“从前有一户人家,一家三口都很幸福。父母亲都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孩子也很健康。可是偏偏有人要打破这户人家的美好。孩子的父母亲在孩子回家时被孩子发现暴毙而亡。这个孩子从此失去了家。但是凶手并不希望这个孩子报警,于是他留下了字条,让孩子不要报警。孩子的父母含冤而死。”

王耀说完后默不作声,伊万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过了一会,伊万开口了。

“这个孩子现在是想家了吗?”

两人再次僵持。

几片落叶沙沙的响,月光的皎洁在王耀眼里也变得浑浊了起来。

万尼亚再次打破僵局,

“小耀快睡觉吧,睡太晚了就长不高了~”

“我……睡不着……”

“那万尼亚陪你睡?”

“……不用了,谢谢你伊万先生……”

伊万把盛满牛奶的杯子放在了王耀手中。

“喝了再睡吧。”

王耀什么也没说。

等伊万走后,泪水又止不住的开始流。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