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亚瑟柯克兰

270.9万浏览    31371参与
乐知秋
  完了,不会画表情成忧郁人设...

  完了,不会画表情成忧郁人设了,help,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崩溃

  完了,不会画表情成忧郁人设了,help,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好崩溃

云锦团子
❤有条件的话请去蓝鸟支持太太❤...

❤有条件的话请去蓝鸟支持太太❤
未授权渣翻,侵删,禁止二次转载
作者:pino❁⃘*.゚
原网址:见微博
能看见替身的亚瑟・柯克兰

(柯南×黑塔利亚 crossover) 

❤有条件的话请去蓝鸟支持太太❤
未授权渣翻,侵删,禁止二次转载
作者:pino❁⃘*.゚
原网址:见微博
能看见替身的亚瑟・柯克兰

(柯南×黑塔利亚 crossover) 

您好您的米团外卖到了
  人体画的有问题对不起我有罪...

  人体画的有问题对不起我有罪下次会改的(目移

  可以在评论区点图(给建议也行

  

  人体画的有问题对不起我有罪下次会改的(目移

  可以在评论区点图(给建议也行

  

sublimation
一下午脑子里全是baka (无...

一下午脑子里全是baka

(无cp向)

一下午脑子里全是baka

(无cp向)

抚生生

【米英】替身 二十三

*国设


*有亚瑟与mob的感情线

*阿尔弗雷德会有点惨

*最终结局是米英he

~~~~~~~~~~~~~~~~~~~~~~~~~~~~~~~~~~~~~~~~~~


阿尔弗雷德哭的嗓子都哑了,这才停下来。他坐在地上,眼泪流完了,才看见亚瑟是光着脚的,又想起来夜里冷,哭腔还没消去,就先急忙地担心亚瑟感冒。亚瑟看他哭完了,也不管他说什么,拽起阿尔弗雷德就往客厅走。阿尔弗雷德被拽的一瘸一拐的跟上。


亚瑟让阿尔弗雷德在沙发上坐下来,自己去了厨房。阿尔弗雷德坐在沙发上努力发挥他聪明地小脑瓜,思考自己应该如何做,怎样才能破局。他在哭喊地时候说不知道怎么办,也是真的...

*国设



*有亚瑟与mob的感情线

*阿尔弗雷德会有点惨

*最终结局是米英he

~~~~~~~~~~~~~~~~~~~~~~~~~~~~~~~~~~~~~~~~~~



阿尔弗雷德哭的嗓子都哑了,这才停下来。他坐在地上,眼泪流完了,才看见亚瑟是光着脚的,又想起来夜里冷,哭腔还没消去,就先急忙地担心亚瑟感冒。亚瑟看他哭完了,也不管他说什么,拽起阿尔弗雷德就往客厅走。阿尔弗雷德被拽的一瘸一拐的跟上。

 

亚瑟让阿尔弗雷德在沙发上坐下来,自己去了厨房。阿尔弗雷德坐在沙发上努力发挥他聪明地小脑瓜,思考自己应该如何做,怎样才能破局。他在哭喊地时候说不知道怎么办,也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做了,他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亚瑟带给他很多第一次,这次的第一次他却希望不要出现才好。

 

带亚瑟去看医生?可是他估计不会去。那不去看医生,只吃药呢?不对,不看医生怎么知道应该吃什么药,再说亚瑟估计也不会吃。那怎么办?我在他身边他会开心吗?照顾他好像会被说烦……,那难道就让他一个人待着?可是一个人又做出伤害自己的行为怎么办,我还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做……,我知道吗?我留在这里阻止他,他心情会变变差吧,可是我不该阻止他吗?我必须阻止……

 

还没想出个结论,亚瑟就带着红茶出来了,还切了个苹果。亚瑟把东西放在茶几上,示意阿尔弗雷德喝下去。

 

“你哭了那么久,喝点茶润润嗓子。”

“谢谢。”,阿尔弗雷德乖巧的像是小时候一样,他现在也没勇气做些什么,害怕万一刺激到亚瑟就不好了。

“你眼睛有不舒服的地方吗?要不要滴点眼药水?”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我。是我担心你……,你,”,不知道怎么说下去,‘你没事吧?’,废话,‘你还好吗’,也是废话,阿尔弗雷德停顿下来。

“我没事啊。”

“可是!”,阿尔弗雷德听到亚瑟的‘我没事’已经快要成为心理阴影了,激动的想要反驳,“你受了那么多伤,你都没有包扎好……”

“啊,是我自己做的,我有分寸。”

 

虽然一眼就看得出来是自伤,但是亚瑟这样轻描淡写的说出来,阿尔弗雷德心里仿佛被榨汁机疯狂旋转切割一样疼。亚瑟不爱惜自己,阿尔弗雷德想到这里就又快哭出来了。亚瑟这时给阿尔弗雷德嘴里塞了片苹果,水果的甜味压住了眼泪,阿尔弗雷德咽了下去。

 

“可是那些伤口那么深,流了那么多血,这么疼…”,还没说完,亚瑟就插嘴。

“不深,流的血也不多,一点也不疼,真的。”

“一点也,不疼?”,阿尔弗雷德像机器人一样复述。

“对,不疼。”

“不疼。”

 

“你在说什么?那些伤口我看了都疼……”,阿尔弗雷德想要大声反驳,但是说到一半就沉默了下来,“……你这样多久了?”

“不知道啊,我记不清了。”

“…今天星期几?”

“星期几来着的……我忘了,反正也不重要啊。”

“不重要。”,阿尔弗雷德嘴里反复念叨,“不重要。”

“总之,我这里没什么需要你担忧的事情,你快些回去吧,还有工作呢。”

“工作,那你就不需要工作吗?”

“我的工作没你重要,超大国先生。”,亚瑟居然还笑着调侃了一下。

 

“……你真的觉得自己没问题?”,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的笑容,他没有意识到自己仿佛不在这世界上吗?好像下一秒就要离去。看着阿尔弗雷德的时候也没在看他,看任何东西的时候都没在看它。一点也不疼……,真的不疼吗?疼有问题,不疼也有问题,本身这个举动就代表了问题。

 

可是亚瑟的眼神诉说着他是认真的,他说的都是真话,认为他没有问题需要担忧需要解决,他看他自己的伤口仿佛在看一件艺术品,眼里带着怜惜与珍爱。这个事实让阿尔弗雷德毛骨悚然,仿佛自己置身于深海之中。这些都是真话,真话……

 

阿尔弗雷德机械性地叉起一块苹果,咀嚼,吞咽,仿佛这个动作能让心里升起地不安也随着苹果咽下去。

 

“你吃完苹果就去睡觉吧,我去联系你的秘书,明天一早让他来接你。”

“……不。”

“你说什么?”,阿尔弗雷德地声音太小了,亚瑟没听见。

“我说我不走,我要留下来。”

“你留下来干嘛?”

“照顾你。”

“我不需要照顾,我说了很多次我没事。”

“我不要你觉得,我要我觉得。”

“阿尔弗雷德,乖一点,我一个人会更开心,你不是想让我开心吗?”

“你那不是真正地开心……(小声),再说你一个人都不好好吃饭,我给你做,家务也我来干。我还能给你拿外卖,拿棒棒糖,我很有用的。”,阿尔弗雷德努力的展示他的用处。

“阿尔弗雷德。”,亚瑟看着他,“我不希望你在我家里,你明白吗?”

“我长得跟弗莱迪一样。”

“你快点回去。”

“我不管,Hero认定你现在不能一个人,不接受反对意见!你推不走我了,我就像一个牛皮糖你扔不掉我的!你没那么大的力气!”

 

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固执的样子(真少见,固执一般是形容亚瑟的),叹了口气,拿起水果刀对准自己的脖子。阿尔弗雷德脑子一炸,慌张极了,想把刀抢过来,但是亚瑟没给他这个机会。

 

“你再动我就砍下去。”

“我不动,我不动,你别伤害自己。”,阿尔弗雷德举起双手,投降的样子说到,他整个人竟然变成战场上的状态了,一触即发,目光注视着猎物(水果刀)。

“虽然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么在意这件事,但是阿尔,你忘了我的教导吗?不要把自己的弱点显露出来,不然就会变成现在的场面。”,亚瑟依然平静如水,好像任何东西都影响不了他,“你要是一意孤行要留下来,我现在就立即划下去。”

 

阿尔弗雷德沉默地思考对策。他对于谈判很是熟悉,但是亚瑟是敌人的场景很少,没事,他有几世纪的经验,他一定可以找到方法,他必须找到方法。冷汗从阿尔弗雷德的额头上滑下去。

 

“你要是想留下来可以阻止我更多次的发生这件事,眼下的一次和未来的多次比你选择未来的话,那你就错了。”,亚瑟好像看穿了阿尔弗雷德在想什么,“我要是想做,我总能想到办法的,就算你把所有刀具扔出去我也会找到办法的。”

 

对,没错,帝国执着他最明白了,只要有一个目标,没有人能阻止他走到那里。亚瑟如此,他也是这样的。

 

“你留下来我心情更差,说不定比你不在的时候伤口还要多。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在意在我身上的伤口,但是啊,阿尔,”,亚瑟的表情仿佛回到了在新大陆上教导阿尔弗雷德的时候,“这场谈判你是没有胜机的,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什么?”,阿尔弗雷德重复道。

 

“因为你在意,而我不在意,你明白吗?你在意的东西太多,而我在意的东西太少,你说,一个什么都不在意的人,你要拿出什么筹码让他心动呢?”

 

他们僵持了很久,但是阿尔弗雷德知道,在亚瑟拿到水果刀的那一瞬间,他就已经输了。…不对,这不是谈判,这明明不是谈判,没有输赢的,他只是希望亚瑟的生活环境更好一些,不要连拖鞋都不穿,吃的更多一些,睡得更踏实一点。明明不是谈判,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阿尔弗雷德试图以情动人,但是失败了。以谈判的技巧走不通,以情也走不通,没有路可以走了,没有了……。就如同亚瑟所说的那样,他现在在意的太少了,就连以前他最会心软的阿尔弗雷德的眼泪都击破不了亚瑟的防御,那还有什么呢?

 

等等。阿尔弗雷德没有办法,那另一个人呢?

 

“你让我留下来,我代替弗莱迪爱你好不好?你跟我说他是什么样的,我努力学,我演技很好的,你看见我的脸也开心啊…”,虽然成为别人的替身是很侮辱人的事情,但是现在阿尔弗雷德没有别的筹码了。

 

亚瑟看着阿尔弗雷德的眼睛,阿尔弗雷德就如同等在死神的审判一样等亚瑟的回答,不管是答应还是拒绝,都会让他的心变成尘埃。然后亚瑟突然笑了。

 

“你为什么会觉得你能变成他?真是好笑。我早就学到了我的教训了,一个人不可能变成另一个人,外表再相似,内里却完全不同。弗莱迪的灵魂高尚且纯洁,没有人能比得上他,任何试图模仿他的行为只会变成小丑。就算是高配手办也只是个玩具,真正的人永远回不来了。”

 

亚瑟说着这段话,心里没有一丝波动。他很满意,自己已经能将弗莱迪之死这么简单的说出来了,说明自己在向前走,是不是?弗莱迪看见这样的自己,也会开心的,对吧。他会为我骄傲吗?

 

“不过嘛,你有一句话说的倒是对,我看见你这张脸确实会开心,手办也有其价值,最终还是时间问题。”

“时间?”,阿尔弗雷德已经无法思考了。

“你在我眼前晃的太多,阿尔弗雷德的一面就会出来,我还是希望能从你身上看见弗莱迪的影子以此慰藉的,你少来点便是了。玩具玩太多次,就要坏了,不是吗?”

 

阿尔弗雷德看着亚瑟的笑容,第一次感受到他的残忍无情,原来他可以做到这等地步,难道独立后的那段日子还不是极限吗?我以为当时已经是我们关系的最低点,原来你那时候还是顾及着我的吗?

 

“从今天开始,你就正式是我的手办了,你开心吗,阿尔弗雷德?”

 

对着亚瑟仿佛是纯真的孩子一样说出的这句话,绝望从脊椎扩散开来。


重名也懒得改
“午后“ 本来是要画系列插图的...

“午后“

本来是要画系列插图的..........

结果感觉这张图没什么故事就悲惨地沦为了摸鱼.......!

或者说是画一半懒了。只要我滤镜够厚你们就看不出来我偷懒啦哈哈

私心加个tag。

“午后“

本来是要画系列插图的..........

结果感觉这张图没什么故事就悲惨地沦为了摸鱼.......!

或者说是画一半懒了。只要我滤镜够厚你们就看不出来我偷懒啦哈哈

私心加个tag。

染夜夜
“呀?你打算带我去哪里呢?”

“呀?你打算带我去哪里呢?”

“呀?你打算带我去哪里呢?”

烂柠檬

柯四爷讨了个媳妇儿

*是英独,一点点点米乌,建立在大家能看懂名字的前提下

*武侠pa?可以这么理解吗?

*很怪,快跑


“阿福?阿福?”

阿福没理他。

“阿福?阿福?”他又叫了一阵子。

阿福还不理他,不知道在外面忙什么呢。

柯四爷本想自己出去找他的小厮阿福,可一想自己可是柯家的小少爷,多少得摆着点谱,还是坐在原地等了等。可左等右等一炷香了阿福还没动静!于是耐着性子跑出去。

“小爷刚刚叫你呢!怎么不回答啊!”

阿福头也不抬:“忙着吃葡萄呢。”

“别、别以为戴了副西洋的镜片子就长多大能耐!你还是我跟班呢!”

于是这时候阿福终于肯看看眼前这位主了——“你快活够了?”

柯四爷抹了把脸上被亲的......

*是英独,一点点点米乌,建立在大家能看懂名字的前提下

*武侠pa?可以这么理解吗?

*很怪,快跑



“阿福?阿福?”

阿福没理他。

“阿福?阿福?”他又叫了一阵子。

阿福还不理他,不知道在外面忙什么呢。

柯四爷本想自己出去找他的小厮阿福,可一想自己可是柯家的小少爷,多少得摆着点谱,还是坐在原地等了等。可左等右等一炷香了阿福还没动静!于是耐着性子跑出去。

“小爷刚刚叫你呢!怎么不回答啊!”

阿福头也不抬:“忙着吃葡萄呢。”

“别、别以为戴了副西洋的镜片子就长多大能耐!你还是我跟班呢!”

于是这时候阿福终于肯看看眼前这位主了——“你快活够了?”

柯四爷抹了把脸上被亲的被蹭的脂粉:“……根本没快活。”

从那地方出来,阿福就跟在柯四爷后面听他嘟囔新来的姑娘小伙都不行,一股子脂粉气,往他身上一靠就好哥哥好相公地叫。

“怎么着,还得管你叫大哥才满意吗?你要跟他们结义啊。。”

“不是这个问题!是——”四爷气得跳脚,“——是他们全都细胳膊细腿小鸡仔儿样,小爷玩儿够了,来点新类型的嘛!”

细胳膊细腿小鸡仔,可不跟你差不多,阿福翻了个白眼:“城里人都喜欢这号,你要找壮实的,得往乡下跑。”

柯四爷想了想,觉得有道理,他见过阿福的相好,多少是个丰满的乡下姑娘。

“你下个月是不是要回乡省亲啊?”

“对啊,顺便成亲了。”

“——欸,那我要是随份子……”四爷搓搓手,“你能不能把我也捎带去。”

阿福皱着眉头看他:“你最好——你最好别是想霍霍我们村里的姑娘小伙。”

 

 

阿福没了爹娘后七岁就进柯府,算是从小跟到大,柯家上上下下把他当自己人,要结婚了自然随了不少礼。

“你要跟去?”大少爷问。

“我要跟去。”四少爷仰着头。

“你跟着干嘛去,去了浪费人家粮食。”

“那是——那是我小厮!我得显示一下我的诚意啊!”柯四爷拍拍胸脯,“也给咱柯家搁他们乡长长脸!”

你不给咱柯家丢脸都算好了,大少爷懒得搭理他。

随礼行李还有个不顶用的柯家小少爷,阿福回乡硬是带了个小车队。一路上他的嘴啊是堵都堵不住,骑着马也不觉得颠得慌。

“冬妮儿是不是又漂亮了?”

“半年没见,不知道。”

“她妹妹是不是也该嫁人了?”

“你问这个做什么。”

“冬妮儿是不是还有个弟弟?”

“你想法是不是有点多——”

“当然你要是把冬妮儿让给我也不是——”

阿福本来想往柯四爷马肚子上踹一脚了,突然听着周围有点别的动静,环顾四周,是到了荒郊野地里了。以前都是他和几个旅伴搭伴儿走,没多少盘缠也不会有人劫道,可现在有了不少东西就不一定——

好嘛,前面窜出来不少人,真碰见土匪了?

头领蒙着面,一身粗布,拿着明晃晃的大砍刀,扯着嗓子喊:“干嘛呢哥儿几个!”

阿福下马:“回乡要结婚呢。”

头领凑过来看看阿福,仔细打量了一下:“我们——”

还没说完就被旁边的柯四爷打断了:“妈呀!你们要劫财吗?”

“那个——”

“还要劫色?”他突然抱紧自己。

阿福觉得脑壳疼。

“劫财……劫财的话请放我们走吧!我是柯家的四少爷,回来我让府上多送些金银过来!”

“其实——”

“如果劫色的话……”柯四爷看了一眼阿福,长叹一口气,“欸,没想到我江南第一美男竟是这般遭遇……放阿福走!我愿意代替他受苦……”他翻身下马,拍了拍阿福的肩膀,“替我照顾好冬妮儿啊,要对她好,回头生七八个小孩儿,第一个儿子就取我的名……”

阿福刚想说些什么,头领先受不了了,他一把扯下蒙面的布,嚷嚷着这都什么事儿,“本来说是不劫娶亲送葬的,结果怎么摊上这么个货!”

“……那、那就是说您要放我们走啦?”阿福凑过去问。

“可那家伙!”头领指着柯四爷,“他恶心到人了!今天老子就破例——兄弟们!把他们劫了!”

再一扭头,旁边刚刚还大义凌然的柯四爷彻底愣了,两眼一翻腿一伸,昏死过去。

 

 

柯四爷醒过来的时候,觉得脖子窝得疼,颠着颠着更疼了,醒过来发现自己在马上。

“……你醒了?”声音低沉,震动从紧贴着自己背部的胸膛传来。他一扭头,看到了个个子高高五官坚毅正直的男子。

“——你谁啊。”

“陆大侠。”阿福骑着另一匹马在旁边,“多亏了陆大侠路过出手相助救了咱们一命,要不然我也别成亲了,红事儿直接白事儿办,四爷我谢谢你。”

“那能怪我吗?我是想救咱们的命啊!我也不想冬妮儿还没结婚就守寡,当然如果让我续弦也不是不行——”

阿福一鞭子差点抽过来,还好被陆大侠制止。

“你别贫了,再贫我可拦不住了。”陆大侠的声音再次响起来,柯四爷听着听着还觉得挺好听,他向后一仰——妈呀软软的弹弹的不会是——他伸手一摸——

“……柯公子,请自重。”瞥他一眼,脸黑了,生气起来好像也挺好看,再捏捏。

“大侠,把他扔了吧,就当是刚刚被土匪噶了。”

听见阿福这么煽风点火,柯四爷马上抱着陆大侠一只胳膊开始哭,一把鼻涕一把泪,饶命啊大侠我只是缺爱渴望一个温暖的怀抱你看看从小到大陪在我身边的阿福都对我这样更何况我刚刚还死里逃生在你这里我体会到了久违的心安请别把我扔下呜啊啊啊啊啊啊啊——

一张小猫脸马上哭得湿漉漉,翠红楼里大姐姐们心疼小姑娘们爱的,再冰冷的小倌也得哄几句。一向正直刻板的陆大侠哪见过这阵仗,马上停下马手足无措地用空下来的胳膊摸摸柯四爷的背:“我……我不会的,师兄们教我行走江湖当义气为重,既然帮了你,就肯定不会——”话还没说完就又被狠狠捏了几把,“——肯定不会再害你……”

“那大侠就直接把我们护送到麦乡算啦!阿福要成亲呢,顺便请你吃席当谢礼。”

阿福冲陆大侠做口型:快跑。然而陆大侠一个不还没说出来呢柯四爷瞧见了又揪着他的衣襟哭起来了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大侠啊起码让我好好报答你啊要不然我会愧疚一辈子你忍心让我一直良心难安吗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陆大侠只好答应下来,好好好,我答应你……把原本要去欧镇捉人的事放下了,心里想他这是救了个什么祖宗。

去麦乡的路上有时候没找着住宿的地方,三个人就就地住宿了。阿福倚在树旁,眼睁睁看着柯四爷说着大侠啊我一介书生(书生个屁,读的书不一定有阿福多)没野宿过,在外面怕冷,厚着脸皮要往陆大侠身上贴。陆大侠估计也是个刚出来走江湖的人,当然也不排除确实不太会拒绝人,只能皱着眉头答应下来。于是柯四爷就成功地枕在陆大侠的身上睡觉——阿福睡前都不敢喝太多水,生怕起夜的时候瞅见什么脏眼睛的事情——反正知道柯四爷不是什么正经人就是了。

千挨万挨终于到了麦乡,村口站着他仅剩的亲人——当村里教书先生的他哥——还有他要娶的新娘子冬妮儿一家。翻身下马先跟他哥寒暄了几句,就把冬妮儿搂在怀里。冬妮儿软绵绵的,香喷喷的,抱在怀里像晒过的棉花和甜甜的白面馍。刚想说句妹子哥想你就听见身后煞风景的声音。

“阿福,也不介绍一下!”

于是阿福扭过头给了他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哥,这是柯家四少爷柯思崖,那是——”

“这是我未来媳妇儿,陆——”

“……我什么时候成你媳妇儿了?”陆大侠扭头。

柯四爷马上拽着陆大侠的袖子,那个眼泪说出来就出来:“……阿福都讨老婆了呀,我这做主人的跟着来还打光棍儿,多丢脸……大侠就帮帮我吧……”

阿福他哥马书生没听清:“陆……陆什么?”

陆大侠觉得太阳穴直抽抽,看了眼柯四爷,小猫要嘬奶似的盯着他,看了眼阿福,看着绝望死了,于是一咬牙一跺脚:“陆维德,是……柯家……柯家四少爷的未来媳妇儿……”

马书生一听,连忙拍手:“哎呀,既然都要成亲了,如果柯少爷不嫌弃,咱们两家一起办怎么样——”

“好!”没等陆维德和阿福反应过来柯四爷就答应下来了!去翠红楼里找莺莺亲嘴儿找鸯鸯抱抱都没这么积极——阿福叹了口气——算啦算啦,起码老柯家不会霍霍他们麦乡的好姑娘俊后生了……陆大侠,多有得罪,辛苦辛苦,求您普渡一下苍生好啦……

 

 

认识还没六七天,就把自己折进去了——这算什么!瓦下是热火朝天的成亲现场,陆维德偷跑到屋顶上吹风。

要是回山门了一说——出门半个月成人家媳妇儿了——不得把师父气背过去了!更何况……更何况连师父交代的任务还没完成呢!

这是他第一次出山,师父要他去欧镇把采花大盗捉来……叫风一吹享受难得的清净,陆维德一想——嚯,柯思崖和阿福似乎正是从欧镇来的!虽说他没去到欧镇,可他其实心里有点想法了——一路上柯思崖对他……呃……动手动脚的,同时打着布家三姐弟的主意,听阿福说以前在欧镇的时候晚上常常行迹诡异——啊!难道柯思崖就是采花大盗!仔细想想,他有一张好脸,说话油嘴滑舌,能骗不少姑娘小伙,晚上有时候鬼鬼祟祟,有些动作连陆维德也发现不了——他果真有嫌疑!既然是这样——陆维德突然听到些细碎的声音,一扭头发现柯思崖竟也上来了!什么时候!果真有武功的!绝对是他了!

月光下柯思崖穿着一身红袍:“阿福都入洞房了,我才发现找不着你了。”

“……我只是一时答应下来帮你哄人撑场面,又不是真的要跟你好。”

仔细瞅瞅,柯思崖长得真的不错。陆维德心里常管那张脸叫猫脸,真话!毕竟有神的大眼睛,翘鼻子,唧唧歪歪往人身上一靠,就像只小猫。虽然柯思崖的手总是不老实,但陆维德真不愿意了他的手也停的下来,一缩脖子一撇嘴,上别的地方去了。阿福也说过这个“完蛋玩意儿”(阿福原话)也不是一无是处,柯家的布帛生意是他管的,陆维德也见过他和村里的小孩子玩儿,跑过来跑过去,和阿福面子上像主仆却像兄弟一般——

像是个……

像是个好人呢……

也只是像……!他可是、他可是采花大盗!他还记得师父说采花大盗叫“无崖”呢!“思崖”、“无崖”,跑不了的!陆维德看着柯思崖,心情复杂。

“行走江湖当义气为重,这是你说的,只要你替我演过今晚就好,行吗?”柯思崖坐过来,“就呆在一个屋子里,我什么都不做,就像在林子里一样,就单纯搂着睡……”

陆维德刚想反驳,话到嘴边又咽了下去,最后思来想去开了口:“那你得应我一件事。”

“娘子说什么我都应——”嬉皮笑脸的看见陆维德的脸黑又吞了回去。

“过几天我要你跟我回山门——见见人之类的,”夜长梦多,把他捉回去交差再说——“还有,不许管我叫娘子……”

 

 

跟阿福道别了,柯思崖跟着陆维德要走。

“——怎么不牵马啊?肯定离山门不远吧?你出山门的时候是怎么走的?”

“用轻功啊。”陆维德回答,“……你不会轻功?”

“我是普通人啊!又不练功,怎么会轻功啊……”

那你那天上屋顶动作怎么那么轻,编吧,陆维德想。但拗不过柯思崖死缠烂打,还是牵着那两匹从柯府骑来的两匹马走了。一路上的风景多是柯思崖没见过的——他多在欧镇附近走动,没走过多远的远门呢!他左看右看东瞧西瞧,陆维德生怕他从马上掉下来或者把自己脖子拧断。

“怎么,心疼相公呐?”

怎么不摔死你——啊!陆维德留意到,原来只要和柯思崖呆久了,阿福嘴上的毛病他也会有。

“陆娘子放心,为夫会好好爱惜身体的!不会让你守寡的——”

“说到这个,”陆维德突然打岔,“什么时候我们和离?”

“……啊?”柯思崖愣了一下。

“和离,怎么了?”

“——我们才刚成亲三天。”

“……三天够久了吧。”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才三天!三天!我连嘴都没亲上!屁股都没摸到!连和媳妇儿睡觉都没有睡觉!就和离……!”柯思崖要闹了!“什么都没有呢还!”

“你——”陆维德马上看了看四周,还好是没人的林子里!“瞎喊什么呢……!起码、起码……”他脑子一抽,“起码和你睡觉了……”

“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意思!”柯思崖继续喊!

陆维德脸红得要熟透了。

“——总之!要和离……要和离……最起码得让我吃嘴里一口肉嘛……”柯思崖的声音越来越小。

“……你果真只是在乎肉欲罢了。”过了一会,陆维德冷静下来,却见柯思崖一夹马肚走到前面,远远的,恍恍惚惚地,像是听到了什么声音。

“……你要是把心给我,也不是不行……”

 

 

有时候两个人骑马,有时候牵着马慢慢走,后者明显是速度慢很多,但离山门越近陆维德就越想牵着马走。出太阳的时候他和柯思崖晒太阳,阴天的时候他和柯思崖看云。柯家的少爷没走过多远的路,脚上磨了泡,但不跟陆维德说,视线对上的时候冲他笑笑。

“你怎么不吭气,你说了我们就歇歇。”

“那不显得我没用了嘛……细胳膊细腿小鸡子一样。”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

柯思崖呲牙咧嘴要说点啥,想了想塞了回去,又冲他笑。

陆维德不喜欢这样,他要是还像刚见面那会儿耍流氓动手动脚的话他还能正大光明地脸黑,可如今柯思崖不是柯四爷了,慢慢讲理了,陆维德就不好意思给他摆脸子了——不行,他可是采花大盗呢!说不定就是用这手段骗了各种各样的人……

不过,也有可能他变好了呢?……改邪归正了呢?陆维德一抬眼,柯思崖坐在他旁边,无聊地拔野草玩儿。

他不知道师父要怎么处置采花大盗,送交官府领悬赏?还是就地正法?谁都没跟他说。如果——他是说如果的话,如果柯思崖有悔改的心思,柯思崖也有活着的可能——陆维德深吸一口气,也许他可以……他可以陪着他赎罪之类的……不是说他对所谓的“相公”有什么想法,他只是觉得柯思崖也许有那么一丁点可能去选择一条更好的路。离山门越来越近了,迎接柯思崖的又会是什么呢?

“翠红楼……”

“什么!”柯思崖突然叫起来。

“你——”

“我当然不会去了!再也不回去了!莺莺鸯鸯桃红小杏儿翠官谁谁我都不找了我就陪着你我现在娶媳妇儿了嘛……”他凑过来靠在陆维德身上,“媳妇儿好,比谁都好,不仅长得好看武功高强还爱行侠仗义,比瘦瘦巴巴的强,咱这身板能生好几个——”还没说完就被锤了脑袋。

“……笨蛋,胡说八道。”陆维德骂他。还是……还是得把你送回去,要不然这张嘴要害多少人……

 

 

“什么?”

“怎么了?”陆维积回话。

“……哥,你再说一遍?”

陆维积挠了挠头:“采花大盗已经被我捉到了呀,你不信?”

陆维德还是一脸愣。

于是他的好大哥就往院子里一指:“诺,搁那儿赎罪呢,偷采了师母养的花,所以重新把花种上。”

所以真就……真就字面意思上的“采花大盗”啊!文盲!文盲!陆维德火一下子就上来了跑到师父卧房里就急,要不是柯思崖拦住了他早就大不敬了!

“你们说话就不能说得清楚一点……!害得我……”

“哎呀别急呀!”柯思崖抱住陆维德的腰,“气大伤身、气大伤身……反正也没出什么大事儿,不至于生这么大的气。”

陆维德捏着柯思崖的领子提溜起来:“……至于得很!”

“跟我有什么关系嘛……!”

“你现在告诉我——全部如实招来!”

“好好好,你问什么我都说,我都说……”柯思崖举手,“不过先把我放下来吧,脖子好勒……!”

“首先,最开始你一路上为什么要对我动手……”陆维德一扭头看到旁边的陆维积,“为什么离我很近。”

“你救了我,我亲近你!”柯思崖义正言辞。

“其次,你为什么同时惦记着布家三姐弟。”

“开玩笑嘛!开玩笑的。你也知道,逗逗阿福很好玩嘛……”柯思崖有点愧疚的样子。

“第三,阿福说你在欧镇的时候一到晚上就行为诡谲,你做什么去了!”

“去……”柯思崖想说,“……别问这个行吗……?”

“你果真——”果真有问题!“快点回答。”

“我——”柯思崖缩了脖子,“我偷跑去翠红楼了嘛。去找红缨……我以后都不去了!绝对不去!”柯思崖一把抓住陆维德的手臂,“有了媳妇儿的男人要顾家,我一定改掉以前的恶习,请你相信我——”

看陆维积皱眉的样子陆维德马上扒拉开柯思崖的手,嘟囔着你改毛病和我有什么关系,最后又问:“那……那天晚上,你上屋顶找我,怎么动作那么轻?”

“啊,你说咱俩成亲那天晚上——”柯思崖声音超级大,超级响,所有人都听得见,“旁边有梯子,我爬梯子老快了——”

“柯思崖。”没说完陆维德就抓住他的手。

“……怎么了?”他有点没反应过来。

“和不和离什么事儿我们可能之后要谈,但现在我得带你走。”

“——私奔吗?什么情况?”

现在不是私不私奔的问题了,现在是活不活命的问题,陆维积已经开始拔剑了,陆维德抓着柯思崖一个轻功就跑。柯思崖好像恐高,搂着陆维德好媳妇儿好娘子地叫吵得后者耳朵嗡嗡响,但陆维德这么长时间来心里第一次感到轻松了——还好还好他不是采花大盗……啊!还好什么!

他这么想着,可还是没忍住笑出来。

吉兔Qeh

眉毛子邀请你成为马猴烧酒

第一次用老福鸽💦

大概是亚瑟真心话大冒险玩输了于是拍照片

眉毛子邀请你成为马猴烧酒

第一次用老福鸽💦

大概是亚瑟真心话大冒险玩输了于是拍照片

毒小薬
  小姐姐我想起来我lof了(...

  小姐姐我想起来我lof了(哭……)

  小姐姐我想起来我lof了(哭……)

三色糯米团

我的手机告诉我现在凌晨三点了,但谁管这些

感觉拍出来的好糊,看得难受

(私心打了米英的标签)

我的手机告诉我现在凌晨三点了,但谁管这些

感觉拍出来的好糊,看得难受

(私心打了米英的标签)

50%OFF
缓慢画点图中 ┗┃・■・┃┛

缓慢画点图中

┗┃・■・┃┛

缓慢画点图中

┗┃・■・┃┛

shikann
随手摸摸感觉有点可爱 所以想出...

随手摸摸感觉有点可爱

所以想出点同人谷w

可以蹲蹲

人多起来会建群!

随手摸摸感觉有点可爱

所以想出点同人谷w

可以蹲蹲

人多起来会建群!

算沝

  我泥,我泥

  哎呀好雷呀大家凑合吃吧TT

  

  我泥,我泥

  哎呀好雷呀大家凑合吃吧TT

  

青山

【英西】海怪怎么样?

  突然想看海怪英×人类西,,人类西乘的船被海怪英制造的海难打翻,,然后海怪英抓住了西西🥺🥺🥺🥺好多chu手之类的🥺🥺🥺🥺(想看所以搞了点)(至于为什么抓西西…也许海怪见色起意呢🥺)(什)

然后就直接开始写了呃呃呃🥺🥺🥺🥺

(戳手)🥺

OOC!

可以↓ 

  

  🥺🥺🥺🥺写着玩玩

  突然想看海怪英×人类西,,人类西乘的船被海怪英制造的海难打翻,,然后海怪英抓住了西西🥺🥺🥺🥺好多chu手之类的🥺🥺🥺🥺(想看所以搞了点)(至于为什么抓西西…也许海怪见色起意呢🥺)(什)

然后就直接开始写了呃呃呃🥺🥺🥺🥺

(戳手)🥺

OOC!

可以↓ 

  

  🥺🥺🥺🥺写着玩玩

歧路亡羊
  我记得参考了某位老师的本子

  我记得参考了某位老师的本子

  我记得参考了某位老师的本子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