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亚索

88390浏览    1157参与
樂.

【亚易】泛滥成灾(一发完)

亚索一生中从未见过雨。更准确的说,是从未见过冰凉又透明,由水组成的雨。但当他浑身被血液浸透,握剑的指尖不可避免地开始颤抖时,总会想起那一场贯穿他一生、连绵不绝的“倾盆大雨”。

他难以在想起那次偶然又短暂的相遇时,克制住不陷入谵妄。亚索自始至终也不知晓那人究竟是何身份,也不曾窥过他的真容——亦或是他没有真容——只是清晰记得他每句话后若有若无的回声,仿佛永远飘荡在某个孤独的山谷中。亚索在那几个短暂的夜中注视他时,空气中的灰尘都有那么几秒凝滞过。那是一张怎样的脸?不,并不是脸,但漂亮的令人生出畏惧感,仿佛百年前一颗流星残留的火焰遗落在了他身上,散出微凉的奇妙冷意...



  

亚索一生中从未见过雨。更准确的说,是从未见过冰凉又透明,由水组成的雨。但当他浑身被血液浸透,握剑的指尖不可避免地开始颤抖时,总会想起那一场贯穿他一生、连绵不绝的“倾盆大雨”。

他难以在想起那次偶然又短暂的相遇时,克制住不陷入谵妄。亚索自始至终也不知晓那人究竟是何身份,也不曾窥过他的真容——亦或是他没有真容——只是清晰记得他每句话后若有若无的回声,仿佛永远飘荡在某个孤独的山谷中。亚索在那几个短暂的夜中注视他时,空气中的灰尘都有那么几秒凝滞过。那是一张怎样的脸?不,并不是脸,但漂亮的令人生出畏惧感,仿佛百年前一颗流星残留的火焰遗落在了他身上,散出微凉的奇妙冷意,就像冰冷的玻璃在他周身流动。

初次相遇,也是最后一次相遇时,他就这么悄无声息地漂浮在宇宙中,亚索几乎要以为他是个发亮的太空垃圾。一切都将结束时,亚索也没后悔过自己当初动念将他救回来,尽管这个影子实实在在地追随了他一生,睡梦中也不曾停下脚步。

他身上的伤口触目惊心到令人过目不忘,即使那并不像人类也搬回溢满鲜红的血液与粘稠的血小板,而是一道道惨淡的白色,割裂他的皮肉,从那星空一般的表皮下流出琥珀色的神秘液体。亚索甚至无法确定他是否仍然活着。他既没有呼吸的起伏,也没有温度,简直就像一条死去多时的鱼。面对这些伤口时亚索难得手足无措,就像一个刚上战场的新手,他很真切的希望这个人——或许能够称之为人——别就这么死了。也就是这时,这位身份神秘的来客毫无征兆的开口,往后亚索的一生都会将这声音牢记于心。

“万分感谢,”他说,尾调中含有隐约的回音,“但您什么都不用做。”

亚索着实被他吓了一跳,帮下不知作何反应,指得轻轻往后退去,甚至没敢开口说什么。这位客人更是什么都没说,他平静的出奇,没显露出任何因伤口而痛苦的痕迹,也毫不好奇亚索的身份。接下来的几小时中,他都在庄严的正坐,仿佛一尊了无生气的雕塑。

从他的身姿看来,勉强可以说是人类。亚索坐在不远处时悄悄打量过他的肩线与相比起男性(根据声音,他姑且认为他是男性)过于纤细的腰肢,可他周身充盈的能量难以不让人怀疑他确乎不属于这个世界。这片土地上从未有过如此纯粹的力量强大到足以称之为毁灭。即使它的主人行事风格如此优雅温和,毫无杀意。

“指引着我的,令我凡事皆可知。”他总这么说,在亚索为他接近全知全能的思想惊叹时。亚索其实从未真正理解过这句话的含义,只是隐约想过开口问起这位客人心中神秘的指引者,而后者似乎有所察觉,他毫无波澜的声音几乎要融化静那天的星空里。

“我不被允许凡人交谈此层面以下的事。”他说。

 

亚索曾与他谈起那场降临在一个充满厄运的城镇的倾盆大雨,连绵不绝的下了许多年,令空气潮湿到仿佛能滴下水来,家中地面湿润,仿佛会生出珊瑚。人们如同夜半的梦游人,浑浑噩噩的与水藻共存。女人们因为永不停歇的雨而愁云密布,男人们则无所事事,整日观看牛至上滴落的水珠,任由家中的玫瑰花舟少女图精美的金边生锈,却毫无斗志,在疲倦中思念着情妇美洲豹一般的眼眸。

“怕是故意骇人听闻,我从未见过雨。”亚索说。

亚索这才抬头,把视线从书上挪开,犹如刚从一场长久的梦中清醒过来,指尖仍然搭在那本古老的、散发着蛀虫气息的书页上。他坐在附近,一言未发,星空般的皮肤好像又在缓缓流动,只是侧过脸,好似在用余光看着亚索。亚索徒劳的从那颗血红的流星中寻找最微小的波动,却一无所获。他微不可闻的叹了口气,合上书,看见窗外宇宙陌生的蓝紫色:那是一潭千年来从未流动过的死水。

最后当亚索望见那道犹如被生生撕开的时空间隙,终于明白这颗遥不可及的流星只能属于那个他从未见过也不曾设想过的陌生宇宙,否则就谁的也不是时,才更迟缓的意识到,存在于自己肌肤之下,就坐落在心脏邻侧的那场暴雨,不知不觉早已泛滥成灾了。他咬住舌尖,没发出任何声音,而那位他从不知晓其姓名的客人临行前最后回望了一眼,动作轻缓的抬起指尖,竟唤来了一场星空间的倾盆大雨。亚索来不及诧异,抬手触摸那雨,却发觉那并非由水组成,仅仅是转瞬即逝,粘稠的琥珀色液体罢了。亚索闭上眼,没去看那身影消失在行星中,只觉得似是一滴落在了自己眼睛上。他在这宇宙间留下了最后一句话,“这是为你而下的雨。”

 

亚索一生从未见过雨,也从未拥有过他的晨星。


  


-💫…

不爱吃车仔面
樂.

三次亚索给易递碳酸饮料,一次易接受了。(2)

过了挺长一段时间易才把对亚索凶巴巴的初始印象修改过来,不是因为亚索发生了什么质的改变,只是他更多时候看起来比较像没断奶的狼崽子。

这并非空穴来风,在这之前亚索仍然每天板着脸(队友习以为常),仿佛和所有东西都有世仇,好看的眉眼总是紧皱,看上去唯一感兴趣的是自己房间里的那台碟机。顺带一说公司特地为这支当红的队伍准备了一套不小的“员工宿舍”,在艾欧尼亚靠南部,基本没人找得到。出于职务原因,公司留了一间给易(可恶的是,那就在亚索房间的正对面),但易显着没有经常来住。偶尔有那么几次,他甚至从未听到过亚索那边有什么动静,仿佛房间里空无一人。当艾克从恼火的向易抱怨,说亚索老在他自己那块...


 

过了挺长一段时间易才把对亚索凶巴巴的初始印象修改过来,不是因为亚索发生了什么质的改变,只是他更多时候看起来比较像没断奶的狼崽子。

这并非空穴来风,在这之前亚索仍然每天板着脸(队友习以为常),仿佛和所有东西都有世仇,好看的眉眼总是紧皱,看上去唯一感兴趣的是自己房间里的那台碟机。顺带一说公司特地为这支当红的队伍准备了一套不小的“员工宿舍”,在艾欧尼亚靠南部,基本没人找得到。出于职务原因,公司留了一间给易(可恶的是,那就在亚索房间的正对面),但易显着没有经常来住。偶尔有那么几次,他甚至从未听到过亚索那边有什么动静,仿佛房间里空无一人。当艾克从恼火的向易抱怨,说亚索老在他自己那块地盘里用碟机搞得惊天动地,毫无公德心。至于为何易从未听见过,恐怕只有亚索自己知道。

总之,在那个看上去不太妙的星期六下午,易走进亚索房间被空调冷到一哆嗦,发觉他并未开灯时,关系的转机正悄然来到。

其实那本应该是一场正常的行程沟通,也是易从车上那次有些尴尬的交流后,第一次独自与亚索交谈——易根本找不到这种机会,还一度以为亚索比较讨厌自己——他看见那个大男孩在室内仍然戴着口罩,忍不住轻轻笑出声音,正好也引来了亚索的注意。亚索转过头,不再通过巨大的落地窗往外看。易觉得亚索的眼睛在阴影中有些发亮,稍微弯腰去看这只坐在柔软地毯上的独狼。

“在看什么?”

亚索突然开始反应迟钝,梗了一下没回答出声,只好有点呆的又往外看去,易循着它的眼神,在只剩了条缝的窗帘外看到艾克守的门框被阿卡丽一个暴扣进球,赛娜和奇亚娜在树荫下谈论路易威登的新款上衣,易第一次见到这个女孩的时候便发觉她有超乎常人的时尚天赋,世界风潮与她想象的分毫不差。他总觉得亚索有点不高兴,就不再居高临下的看他,转而与他一起盘腿坐好。

“怎么不和他们一起?”易耐心的询问,亚索显而易见的委屈了起来,“新曲。写不出来。”他说这话时尾调弱到几乎听不见,声音又也轻又难过。亚索看向易,眉梢都无精打采的塌下来。易生出一种奇怪的错觉,眼前这个看上去像头危险猛兽的男孩,其实是只摔了跤会嗷呜的小狼崽。他这时才有胆量,在这只小狼委屈的注视下环顾他的房间,不出意料的发现台式电脑上惨淡的亮着废弃音轨,桌面上叠着成堆的草纸,用杂乱无章的字符填满。亚索还在消沉,易叹了口气,掌心轻轻覆盖上他的手背,动作自然又流畅(亚索微不可见地睁大了眼睛,易仍然没发现)仿佛没意识到自己在做什么似的——他的确没意识到,习惯使然——亚索根本没敢动,即使他发现自己挺喜欢这样。

“你的音乐不应该杂乱无章,像一堆草稿纸一样,是不是?”易的语气温和,亚索有点傻的点头(易开始笑)。

“那就让它像风一样。”像你一样。易把那句话咽回去,他相信这个极具天赋——从他第一次听单曲时就有所察觉——的男孩能听懂他的意思,即使他现在看起来有点愣。

亚索的确在发愣,因为他觉得易笑起来太好看了。他见过太多的笑容,从年少时还在瓦罗兰的某个小酒吧里当常驻DJ开始。有时不怀好意,像条野狗;有时令人飘飘然,好似狐狸。自从他的兄长去世后,再没人如此纯粹的对他笑过。他觉得易就像一头温和又毫无攻击性的鹿。

他听懂了易的意思,于是忍不住回应易无意识的动作。亚索反过手,轻轻扣住了易的手腕。易这才反应过来。男孩的体温几乎能把他烫伤,但他却发现自己没有任何躲的想法,所以他放任了亚索有些越距的动作,听着亚索明知故问:“你有听过那首歌的纯音乐吗?”

“我听过的,”他说,同时把窗帘拉开了一点,“你的能力早就超过你的想象了。所以,先相信自己,再来尝试,好吗?”

亚索真的讲不出话来了,他看见易的眼睛在透进房间的阳光中闪出竹子一般的色泽,沉稳又温柔。他就这样直勾勾的看着易,直到易不解地询问,才惊觉自己的失态。

亚索不好意思地摸摸鼻尖,躲开了易诚恳的目光,扯开话题却有些含糊其辞:“嗯…你喝饮料吗?冰箱里还有一些。”易皱起眉头(亚索紧张的加大了手上的力度,易捏捏他的手指以示安抚),想到了那种诡异的荧光绿,感觉冷汗直冒。他说不用了,亚索当即失落地垂下脑袋,他忍不住笑出声音来。

“好了,这次只是来通知行程的。下个星期五你们在巴黎有一场公演,做好准备。”

易站起身不着痕迹的让亚索松开手,出门时回头对他笑,做了个加油的口型。

亚索出神地叮嘱被易贷上的门,感觉有什么东西悄悄萌生。他回过头,发现塞娜和琪亚娜停下了讨论,用诡异又兴奋的眼神看他(阿卡丽远远地朝这边看,艾克不知为何找不见人影)。他咬咬后槽牙,用力把窗帘拉上了。

至于他那未完成的曲子在发布后一举斩获钻石单曲,一时再次名声大噪,那都是后话了。


 

-🍃


奶左也是左(死目)

MMMMmmm

以前没发过的 没水印的可以用^~^

以前没发过的 没水印的可以用^~^

莫名被扣上一个个帽子
【2020.6.14】 教党费...

【2020.6.14】

教党费✓

祝亚易百年好合!我会爱你们一辈子。

(最爱的CP)

【2020.6.14】

教党费✓

祝亚易百年好合!我会爱你们一辈子。

(最爱的CP)

樂.

三次亚索给易递碳酸饮料,一次易接受了。

夏天几乎成为年轻人的代名词了——那大概和运动,汗珠,汽水,露天场的电子音乐节相关,片刻不离——但亚索并没那么喜欢夏天,并不是说划去汽水和音乐节,出于一些不可避免的原因,他在活动上总是最大汗淋漓的那个(艾克坚决反对这一说法)。公司要求他们在巡演中演唱那首《巨人》时保持和mv中同样的装束——可那见鬼的是在快入秋时拍的,亚索宁愿穿阿卡丽的无袖装,也再也不想动自己那套演出服了。公司在一些可恶的地方总是出人意料的体贴——那个高到能遮脸的内衬单衣是加绒的。所以他很难在刚结束一次正夏燥热难耐的夜晚举办的巡演后还能热爱夏天。


亚索感觉自己的指尖都在冒出热气,像一条暴晒过后奄奄一息的金鱼。队友们很不幸...


夏天几乎成为年轻人的代名词了——那大概和运动,汗珠,汽水,露天场的电子音乐节相关,片刻不离——但亚索并没那么喜欢夏天,并不是说划去汽水和音乐节,出于一些不可避免的原因,他在活动上总是最大汗淋漓的那个(艾克坚决反对这一说法)。公司要求他们在巡演中演唱那首《巨人》时保持和mv中同样的装束——可那见鬼的是在快入秋时拍的,亚索宁愿穿阿卡丽的无袖装,也再也不想动自己那套演出服了。公司在一些可恶的地方总是出人意料的体贴——那个高到能遮脸的内衬单衣是加绒的。所以他很难在刚结束一次正夏燥热难耐的夜晚举办的巡演后还能热爱夏天。


亚索感觉自己的指尖都在冒出热气,像一条暴晒过后奄奄一息的金鱼。队友们很不幸的没能逃脱粉丝追击,此时停在湖旁的房车里只有亚索一人,他终于能褪下不透风的高领了。这是他的毛病(反正阿卡丽说是“毛病”),特别非常极其不愿意把脸给外人看,因此在没有活动的日子里,队员一起训练时,他也总会带着纯黑的防尘口罩,同时口袋里也备着一两个以防万一(他现在还忘不了赛娜在漫长的六个月相处后终于第一次看见他真容时见鬼的表情)。曾经就险些出过事故——一些粉丝过于狂热,尖锐的指甲把口罩刮破了半边。此事在趋势上至少挂了三天,其他粉丝愤怒无比,而亚索只是庆幸没被人拍到正脸。关于他的小毛病,公司连夜捏了个高冷人设,凭添一份神秘感,而亚索自己知道,这更多并不出自人设,也不出自他真的高冷——他只是不想露脸,又恰巧因为害怕冷场而拒绝说话(绝对不是高冷哑巴)。然而粉丝们意外的很吃这一套,所以他最经常干的就是被他们的尖叫震到耳鸣。他也不是没听见粉丝因为找不见他而失望至极的叹息,可他就是拔腿跑了——也许因为太热,谁知道呢?但他没来得及继续独自吹吹空调风,因为半掩着的车门被轻敲了两下后便打开了,而他没有拉上领子。


门外站着一个他没见过的男人——最初亚索以为他是个私生或者其他什么令人毛骨悚然的变态粉丝,然而他看起来却像是个只对茶道或古籍感兴趣的中年人。“…啊,您是亚索吗?”男人倒是先开口了,亚索只感觉声音好听,与他平常听惯了的年轻歌手大有不同,“我是新的经纪人,飞机晚点了,又和你们的行程有冲突,所以只好贸然找过来。”他说这话时嘴角还在轻轻上扬,声音低沉而缓慢,翠绿的眼睛仿佛在闪,“您的朋友们不在这里吗?“亚索感觉有点晕,便竭力维持一副冷漠的样子,成果显然不错。


“……嗯。因为粉丝。”他简短的解释,为自己的处事不惊喝彩,“马上就到,你先坐。”


易可以发誓,他以为“高冷”什么的只是亚索的人设——因为现在的公司都很喜欢搞那一套——结果这个看起来还没二十岁的男孩,真的对他爱答不理?易下意识的抿唇:亚索甚至都懒得问他的名字。他感觉自己的社交技巧在这位寡言的DJ身上毫无用武之地,只好不自然的整理好袖口,紧紧张张的在亚索身边的空位上坐好,心里已经默默下了结论:他真如粉丝说的一样不近人情,不食人间烟火(易真不知道这有什么好喜欢的,莫非粉丝人均是受虐狂?)。易感到很不自在,他的职业生涯中鲜少有对人束手无策,更何况年轻人。“我认为,”在一阵沉默后,他仍然选择主动出击,尽力扬起一个最完美的微笑,“如果我不告诉您名字的话,那是极其不礼貌的。您可以叫我易。”


他说这话时还在笑,眼角弯起的弧度让亚索有点愣——他太久没见过如此纯粹的浅绿色——一时没能接上话来,只是快速的嗯一声,侧过头去又把领子拉上了。于是,易再一次感到不自在,以及挫败。起初他并不觉得这只叫真实伤害的小队里会有什么棘手的年轻人(顶多是拽而已,但他已经开始考虑辞职了)——现在这种观念被彻底打破了。


亚索偷偷打量正在笔记本电脑上查阅什么东西的易,于是发现他的手指白皙又修长,指甲修剪的圆润。亚索吸吸鼻子,忍不住摸摸自己指腹上的茧。他萌生出一种想和易说话的欲望,又觉得没话好讲,想来想去毅然决然的冒着被阿卡丽毒打的风险,从座位角落那个皱巴巴的小塑料袋里摸出一瓶还沾着冰凉水珠的激浪(怕是粉丝送的,公司从来不允许阿卡丽动这些东西),递过去的时候却一言不发。易轻轻抬头,将滑落的发丝重新别在耳后(亚索小声吸气,他没听见),在看到那种诡异的荧光绿时忍不住梗了一下,果然还是理解不了年轻人的兴趣。易对上亚索的眼睛,那里看不出一丝波澜,在刚上车的时候他就注意到了这双吸收人的眼睛:眼角上挑,眉梢的棱角明朗又尖锐,像只离群的狼。他开口拒绝,声音一如既往的柔软,亚索沉默了一下(易感到紧张),又一言不发的把手收了回去。


——他连手都没抬!亚索在心里委屈。——他生气了吗?易更加紧张了。


 

-🌪..

山茶不是茶

【索狸】CG混剪

光锥之内,皆是命运 


丢个地址🙏🙏🙏剪的很开心

光锥之内,皆是命运 


丢个地址🙏🙏🙏剪的很开心

寒浅
这张小小英雄是吸色画的 用的比...

这张小小英雄是吸色画的  用的比较护眼的绿色背景,拿来当壁纸刚刚好

这张小小英雄是吸色画的  用的比较护眼的绿色背景,拿来当壁纸刚刚好

亓懿没有歧义

一个突然的亚索和儿童劫产物。

亚索×儿童劫。

是一只小劫梦到了自己成长历程的故事。
以及我为什么总有考试之前写东西的习惯。

1.
亚索躺在草丛里吹笛的时候,突然听见呼啸而过的风。
他几乎是本能的坐起身来,却只透过绿油油的叶尖,见到个一闪而过的小黑影。

一闪而过,然后啪叽拍在了地上。

他迅速收好笛子揣进腰带,蹲下身朝地上的小东西伸出宽厚的手掌去。「需要帮忙吗。」
那小家伙只拍拍黑色忍者服上的灰土站起来,冷冷瞟他一眼。「最强的忍者才不需要。」

「就你?」亚索不可置信的笑起来。
「变强也是需要时间的。」劫只在片刻就亮出闪闪发亮的手里剑,不过尚小的手只够拿住一个,扬起下巴一脸轻蔑。「不信就来比试一下。」

亚索自离开故土后很少再笑,却被他逗得...

亚索×儿童劫。

是一只小劫梦到了自己成长历程的故事。
以及我为什么总有考试之前写东西的习惯。


1.
亚索躺在草丛里吹笛的时候,突然听见呼啸而过的风。
他几乎是本能的坐起身来,却只透过绿油油的叶尖,见到个一闪而过的小黑影。

一闪而过,然后啪叽拍在了地上。

他迅速收好笛子揣进腰带,蹲下身朝地上的小东西伸出宽厚的手掌去。「需要帮忙吗。」
那小家伙只拍拍黑色忍者服上的灰土站起来,冷冷瞟他一眼。「最强的忍者才不需要。」

「就你?」亚索不可置信的笑起来。
「变强也是需要时间的。」劫只在片刻就亮出闪闪发亮的手里剑,不过尚小的手只够拿住一个,扬起下巴一脸轻蔑。「不信就来比试一下。」

亚索自离开故土后很少再笑,却被他逗得扬起嘴角。「怎么比?我从不欺负小孩。」
小劫打量了他腰间利剑和比自己高大不少的身形,借着挽挽袖子的动作熟练藏回手里剑。
「猜拳啊。」

3,2,1。
亚索出布的瞬间,一道暗影倏地自他身侧掠过,他另只手扶上剑柄猛一回头,只见那黑影在他身后招招手消散了。
等他无奈转过头来,迎接他的是剪刀。

「——是我赢了。」
他面前的影子也随着兴奋的话音落下而散去,环顾四周,小家伙早不见了踪影。

亚索摇摇头,坐回去继续吹他的笛。


2.
亚索正练着剑,突然听到背后有硬物破空袭来的声音。
迅捷转身利落剑劈。三枚失了冲劲儿的手里剑无力坠落撞出丁零脆响。

他大概也能把来人猜个八九分,果然撞上一身黑衣的劫,不知何时戴起了面罩,只露出一双惊讶又不乏赞叹的眼睛。
「只有这种程度?」眨眼间他运剑带起凛冽风,逼上小家伙儿颈侧削下围巾一角。「偷袭可不好。」

劫收敛了多余的表情,只是看着他暗暗发力,循着成影绕开剑锋直奔他身后去。
却在闪过亚索的一瞬间被抓住了命运的红围巾,扑腾两下让他硬拽了回来。

然后郁闷的听着一路嘲讽,被扔回了自家防御塔底下。

3.
「我记仇。」
劫的声音从身后传过来,带着面罩之下的闷闷回音。
亚索看也没看,只是对着夕阳自顾晃他的酒葫芦。「事不过三。小家伙。」

「你会死的。」冰冷的声音透过盔甲,影分身附着的危险黑色雾气蔓延开来。「我才是最后的赢家。」

利刃朝着亚索刺去的时候,一个从未见过的黑色盒子在他面前骤然打开,里面传出般若的尖笑。
劫猛然惊醒。

亚索正坐在他身旁吹着悠扬的曲子。
劫揉揉眼睛坐起身来,透过比他还高的草丛往外看了看。

「我迟早会打败你的。」

「我等着。」


                      亓懿。
 

嬷嬷不是馍馍

关于我领养少主这件事(第三或第四棒

开篇避雷,男少主有名字叫伊瑜

设定是自家的oc领养了莫得在空桑记忆的男少主并瞒天过海。

oc叫酥蔓枝,两字简介,大睿智,因为某种原因现在的身体年龄和少主一样大,所以比起领养关系,两人相处起来更贴近姐弟也有可能是兄妹?(女少主觉得很淦)

以上!正文开始!


1

酥蔓枝现在觉得很淦。

于是她面色凝重的盯着伊瑜,皱着眉头蹲在沙发上思索,由于过于严肃,她甚至忘了把只穿了一半的鞋子穿好。

她是真没想到,空桑那群食魂会这么快找到伊瑜的踪迹并开始暗搓搓的行动,想把她可可爱爱的伊瑜小正太抓回空桑继续做一个社畜?(bushi)

她还记得鹤倦尘在把伊瑜带给她之前千叮咛万嘱咐最好别带少主出去耍了,...

开篇避雷,男少主有名字叫伊瑜

设定是自家的oc领养了莫得在空桑记忆的男少主并瞒天过海。

oc叫酥蔓枝,两字简介,大睿智,因为某种原因现在的身体年龄和少主一样大,所以比起领养关系,两人相处起来更贴近姐弟也有可能是兄妹?(女少主觉得很淦)

以上!正文开始!


1

酥蔓枝现在觉得很淦。

于是她面色凝重的盯着伊瑜,皱着眉头蹲在沙发上思索,由于过于严肃,她甚至忘了把只穿了一半的鞋子穿好。

她是真没想到,空桑那群食魂会这么快找到伊瑜的踪迹并开始暗搓搓的行动,想把她可可爱爱的伊瑜小正太抓回空桑继续做一个社畜?(bushi)

她还记得鹤倦尘在把伊瑜带给她之前千叮咛万嘱咐最好别带少主出去耍了,伊瑜似乎已经察觉到什么了。

所以为什么我们明明才是为了阻止伊瑜回空桑继续做社畜的正义的伙伴却看起来更向是偷偷拐了伊瑜小可爱回家并窝藏起来的坏蛋啊喂!


2

不过话虽如此,该阻止还得阻止,酥蔓枝一遍感叹着坚守正义真是困难啊困难啊,一边故作潇洒的走进书房准备拉着伊瑜去撸啊撸甜蜜双排并让他见识一下自己几千场的快乐风男有多快乐。

当然如果她忽略她因为没把鞋子穿好而啪叽一下从沙发跌倒了地上并惹得伊瑜发出了哈哈哈哈哈哈嗝的憨憨笑声的话,那她确实是很潇洒很甜蜜的。

哈?你问为什么要去玩撸啊撸?难道你在排位里哈撒给的时候还会考虑是不是有几个长得浓眉大眼的大小伙子在暗处悄咪咪跟踪你,你的领养家长还对着你的疑惑含糊其辞?

如果有,一定是因为你还没有0-666-0。


3

排位-确定-亚索-锁定

酥蔓枝笑呵呵的看着伊瑜见到她秒选亚索后猛然变黑的小脸蛋,抿了一口营养快线,欠揍的看着他在开局后在酥蔓枝开局升E的风男身后缓缓打出一个问号❓(有内味了

酥蔓枝正在中路和对面阿狸E来E去,感受快乐时,突然发现自家皇子ID:麻婆豆腐。或许,是特殊的缘分,她在看到这个ID的一瞬间就发自内心的觉得这肯定是那些菜男人之一。

酥蔓枝觉得十分难🔝


4

原本她确信这个麻婆豆腐一定是有预谋有计划的和她们进了同一局,但他一直中规中矩的打野抓人,上中下三路雨露均沾,也就渐渐放松了警惕。

但自从她的E终于到达6级后,一切都变的不可言说起来。

酥蔓枝在单杀了对面暴走萝莉并在公屏兴奋的敲下:我,最快乐!后刚准备回家买个装补口状态,就看到一个熟悉的曼妙多姿的身影想他奔跑而来,啊!是你!小法!

讲个笑话,我最快乐🙂


5

酥蔓枝拼死拼活把对面小法大致残血,刚准备E几下做做挣扎送出人头,就看见麻婆豆腐从中路带着伊瑜的光辉冲了出来!

等一下!我还行!她带着风男的信念冲向小法,准备中野辅联动带走小法,然后就看见,麻婆豆腐带着伊瑜路过了你的身边?就,就这么路过了???

你默默从房里探出头看向隔壁房间的伊瑜,他还在和麻婆豆腐甜蜜公屏聊天?甚至完全没发现你因为他们的路过而怒送人头。

谢邀,人在泉水,感觉良好,死亡如风,常伴吾身。


6

酥蔓枝安慰自己这件事可能只是个意外,复活后默默E往无前。

然后她就发现,她E进人群,麻婆豆腐在帮伊瑜抓人,她抱头鼠窜,麻婆豆腐在帮伊瑜吞线,她突进切C,麻婆豆腐在帮伊瑜打坦克?打坦克???

我不应该在车里,我应该在车底。

带着辅助去切坦克这真的是我妹想到的。


7

行吧,我看你这个菜男人怕不是想拿泡妹子的手法把伊瑜骗回空桑做社畜,呵,男人,你以为伊瑜那么好骗?

酥蔓枝看着随着水晶爆炸而逐渐灰暗的界面,第一次觉得快乐风男也无法抚平她的悲伤。

等她平复好心情,准备去隔壁房间告诉伊瑜少去找麻婆豆腐,这个不正经的男人一看就是心怀不轨想泡他,就发现两个人已经开了下一把了!?
讲个鬼故事,伊瑜一点都不好骗。







以上!正文结束!莫得小剧场因为我脑袋空空了,不准备再荼毒你们的眼睛了,可恶为什么我这么垃圾(痛哭流涕)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