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亚茨拉斐尔

1358浏览    171参与
吾友的小号
画了中年(?)直短发(?)的小...

画了中年(?)直短发(?)的小天使

好兆头太上头了

老蛇快来!

画了中年(?)直短发(?)的小天使

好兆头太上头了

老蛇快来!

哥谭起司
看完小说脑内衍生的亚茨拉斐尔。...

看完小说脑内衍生的亚茨拉斐尔。服装直接用了辛老师剧版的。

看完小说脑内衍生的亚茨拉斐尔。服装直接用了辛老师剧版的。

不知道。
  1. 翻譯授權證明。

其他漫畫: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yeomk2

校對:@部古鸟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按讚、留言一聲。

其他漫畫: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yeomk2

校對:@部古鸟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按讚、留言一聲。

不知道。

《好預兆》第三集的閃電攻擊場景漫畫化。

原文網址:

原作者的Tumblr:https://mizgnomer.tumblr.com/

本人只負責轉載,喜歡這系列作品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Tumblr按讚、留言一聲。

《好預兆》第三集的閃電攻擊場景漫畫化。

原文網址:

原作者的Tumblr:https://mizgnomer.tumblr.com/

本人只負責轉載,喜歡這系列作品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Tumblr按讚、留言一聲。

.

买的非常便宜的练妆头试图搞兆√

买的非常便宜的练妆头试图搞兆√

.
是选择了女性形态的亚茨√

是选择了女性形态的亚茨√

是选择了女性形态的亚茨√

花酒

剪了个好兆头的视频,2分12秒

时间是伊甸园到书店着火

以后会再剪一个末日之战的,估计时间就没这么长了

我为了卡2分11秒的主题曲真的剪了好——————长时间

(╥ω╥`)  (求夸)

但是我还是忽略了主题曲最后几秒没有音乐_(:з」∠)_

第一次剪视频有哪里需要改进的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呀

(BTW:有人知道为什么手机录屏录不上手机自己的声音嘛)

剪了个好兆头的视频,2分12秒

时间是伊甸园到书店着火

以后会再剪一个末日之战的,估计时间就没这么长了

我为了卡2分11秒的主题曲真的剪了好——————长时间

(╥ω╥`)  (求夸)

但是我还是忽略了主题曲最后几秒没有音乐_(:з」∠)_

第一次剪视频有哪里需要改进的可以在评论里告诉我呀

(BTW:有人知道为什么手机录屏录不上手机自己的声音嘛)

不知道。
  1. 翻譯授權證明。

其他漫畫:

原作者:Ereki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Ma2_Ereki

原作者的Tumblr:https://ma2ereki.tumblr.com/

友情協力:箏子病房

校對: @部古鸟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Tumblr按讚、留言一聲。

其他漫畫:

原作者:Ereki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Ma2_Ereki

原作者的Tumblr:https://ma2ereki.tumblr.com/

友情協力:箏子病房

校對: @部古鸟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Tumblr按讚、留言一聲。

花酒

“我决定了,一会儿我爸出来我先让他揍你俩理由是你俩秀恩爱还把我夹中间。”

“我决定了,一会儿我爸出来我先让他揍你俩理由是你俩秀恩爱还把我夹中间。”

仿佛若有光

【CA】路过你的冰淇淋店为什么不想让我进去呢?

塔德菲尔德开了一家新的冷饮店,亚当对此表示十分开心。所以,开业的第一天,亚茨拉斐尔先生的店里就冲进了四个孩子。 

“我要一个草莓冰淇淋!上面加花生和奶油的那种!”佩珀一进门就大喊。 

温斯顿紧随其后:“我要一个巧克力奶油的!” 

亚当看着自己的小伙伴一个个饿虎扑食的样子有些无奈——这些镇上别的冰淇淋店没有么?他来这家店可是要吃点新鲜的东西! 

于是他站在柜台前敲了敲:“你们这里都有什么?” 

柜台里那个长了一头白色卷发的胖子递给他饮品单:“上面都是当季的新品哦,看看您想吃什么?” 

他回身从冰淇淋机里接了两个大冰淇...



塔德菲尔德开了一家新的冷饮店,亚当对此表示十分开心。所以,开业的第一天,亚茨拉斐尔先生的店里就冲进了四个孩子。 

“我要一个草莓冰淇淋!上面加花生和奶油的那种!”佩珀一进门就大喊。 

温斯顿紧随其后:“我要一个巧克力奶油的!” 

亚当看着自己的小伙伴一个个饿虎扑食的样子有些无奈——这些镇上别的冰淇淋店没有么?他来这家店可是要吃点新鲜的东西! 

于是他站在柜台前敲了敲:“你们这里都有什么?” 

柜台里那个长了一头白色卷发的胖子递给他饮品单:“上面都是当季的新品哦,看看您想吃什么?” 

他回身从冰淇淋机里接了两个大冰淇淋,上面撒了厚厚的花生碎和核桃碎,然后淋上美味的黄油——“黄油可比奶油更健康哦。” 

佩珀和温斯顿开心极了——又大,又美味的冰淇淋! 

哇!比他们吃过的所有冰淇淋都好吃!温斯顿满意地舔着一圈又一圈,脸上弄上了一大堆,还沾到了眼镜上。 

亚当看着饮品单眼睛慢慢瞪大了——天哪!他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薄荷口味的冰激凌……当初谁说美国有28种口味的冰淇淋,还脱出了草莓香草巧克力的无聊组合—— 

“先生,你是从美国来的吗?” 

亚茨拉斐尔疑惑了一下,心想我这口音也不像美国啊?但是他很温和地回答说不是。 

“我之前在伦敦,开一家……呃,店。”他不太好说自己曾经是个旧书店老板,毕竟那个身份他做的可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 

“哇,那你太厉害了,居然还会做薄荷味的冰淇淋。我要一个!”温斯顿佩珀布赖恩齐齐看过来瞪大了眼睛,“真的吗我也要!”迟迟没有点单的布赖恩终于等到机会下手了。而温斯顿手里的巧克力冰淇淋直接滴到了手腕上——“嘿!”他刚刚发现,急忙去擦,结果沾脏了袖口,“上帝啊!” 

亚茨看了小男孩一眼,偷偷打了个响指。 

温斯顿很高兴袖子又干净了:“嘿,难不成上帝听到了我的祷告?” 

亚当嗤之以鼻:“根本就没有上帝,这一定是外星人干的。” 

佩珀拿着自己的草莓冰淇淋,目光里透出一股怀疑——“我不相信薄荷冰淇淋会好吃。” 

“一定会的!”亚当说。 

“不会的!”佩珀争辩。 

布赖恩不喜欢听他们争吵,又没有冰淇淋可吃,无聊地往街上看,结果看到个不得了的东西—— 

“等等,你们看!”他往街角指,“那是辆古董宾利吧,我以为这样的车都应该呆在博物馆里。” 

亚茨拉斐尔听见古董宾利这样的字眼就有点儿警觉,他一边从冰淇淋机里接冰淇淋,一边往外瞅了一眼—— 

好吧那个车子除了克劳利不会再有别人拥有了。 

孩子们的注意力迅速被宾利车吸引走了——“我只在我老爸的汽车杂志上见过这样的车子。”布赖恩很有见地地说。 

佩珀不喜欢车子,尽管她是个挺像男孩的女孩,毕竟还是个女孩子嘛——“既然你们都不愿意讨论冰淇淋的口味了,那我是不是可以认为你们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立场?” 

男孩子们激烈地小声争论开那辆车的人会是谁,毕竟镇上从来没有见过这辆车,所以几乎可以确定是个外地人——他来这里做什么? 

孩子的好奇心是没有尽头的。但是亚茨拉斐尔并不希望他们对车子保持过高的关注。 

“嘿,你们的两个薄荷冰淇淋!”他说。亚当没有理他,车子里出来一个穿了一身黑色还在这阴天戴墨镜的男人,他们开始猜测他来这里做什么。 

克劳利站在街口,往另一个方向看过去,亚茨拉斐尔只能看到他的背影。 

他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亚茨突然庆幸自己并没有安个过于引人注目的招牌,也许旁边的两家食品店的大招牌可以挡住他门上“亚茨拉斐尔先生的冰淇淋店”这几个字。 

克劳利四处张望,亚茨拉斐尔紧张地在柜台里捏自己的手指,佩珀则对男孩们翻了个大大的白眼—— 

“给我吧先生。”她把冰淇淋怼到男孩们手里。 

“我相信他是一种外星人,或者从西藏来的——英国不可能把车子保存的这么好。”亚当正说着话,下意识地咬了一口冰淇淋。 

“啊——”亚当猛地抽了一口气,薄荷冰淇淋的后劲够足,从头到脚的清凉感觉把他穿了个透心凉。 

但是好吃是真的。 

布赖恩也咬了一口:“哇!”他大喊一声。 

亚茨拉斐尔惊恐地看到克劳利往这边望来,他挥挥手把孩子们往外赶。 

小伙伴们一窝蜂地往外走,亚当还不忘:“先生我们还没有给钱!” 

“开业的第一批顾客,享受免单!” 

“哇!”孩子们兴奋地大叫,亚当喊的最大声:“谢谢你,亚茨拉斐尔先生!你的冰淇淋很好吃!” 

完,了。亚茨拉斐尔绝望地想。 

上帝知道他为什么要躲到塔德菲尔德来,克劳利那个傻瓜跟他闹了别扭,他赌气跑出来就是不想被他找到。 

克劳利从冰淇淋店门口路过。 

亚茨拉斐尔躲在柜台后面,好险好险,他没看到! 

下一秒克劳利就站在柜台前。 

“嗨。” 

亚茨拉斐尔吓了个不轻。 

“想不到你还喜欢冰淇淋。”克劳利说,这镇子上的孩子真是可怜,吃个薄荷冰淇淋就震惊成这个样子。 

“克,克劳利。”亚茨故作镇定的说,“我记得我说过我们不要再说话的来着。” 

“哦,亚茨拉斐尔,你还不知道我吗,都是一时间昏了头,我真的不是那么想的。” 

“事实上我是来道歉的,我的天使。”他看了看小小的冰淇淋店,低声下气地说,“甜食……也没什么不可以吃的。” 

从可丽饼开始,亚茨拉斐尔对甜食的爱好就一发不可收拾,但是谁能想到天堂配发的身体扛得住人类的各种疾病,偏偏对蛀牙束手无策,奇迹也是无济于事,亚茨拉斐尔牙疼的直哼哼,可还是对甜食爱不释口。克劳利努力地想管管他,结果就给亚茨好心当了驴肝肺。 

“我去跟一个有名的牙医学了一手治牙的本事。”克劳利说。 

“什么?你,你去学习?” 

“嗯。”对一个恶魔来说,承认给一个牙医做学生好像有点丢脸。 

“天哪!”亚茨拉斐尔惊呆了,“那我,可以继续吃了吗?”他眼里显出欣喜的神情。 

“不要吃太多啦,毕竟你的身体都用了6000年了。”克劳利嘟囔一句,“……所以你愿意跟我回去了吗?”他突然反应过来。 

亚茨拉斐尔别别扭扭地说:“我想不行,我在格拉斯哥还有个任务……说不定我得……完成了再回伦敦……” 

“那不如一起?”克劳利说,“我也要去格拉斯哥呢!” 

“那我们做的都要抵消了。”亚茨拉斐尔顿时泄下气来。 

“我们还可以什么也不做,只在格拉斯哥逛一逛。”克劳利说。 

“好主意!” 

 

亚当兴奋地把冰淇淋店宣传给他认识的所有人,结果—— 

“扬家里那个叫亚当的小子呢?哪有什么冰淇淋店!” 

我没说谎啊……亚当委屈巴巴地想,嘴里好像还留着薄荷冰淇淋的味道。


END

不知道。
  1. 翻譯授權證明。

其他漫畫:

原作者:Ereki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Ma2_Ereki

原作者的Tumblr:https://ma2ereki.tumblr.com/

校對:@Caster-Kanon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Tumblr按讚、留言一聲。

其他漫畫:

原作者:Ereki

原作者的推特:https://twitter.com/Ma2_Ereki

原作者的Tumblr:https://ma2ereki.tumblr.com/

校對:@Caster-Kanon

本人只負責翻譯,喜歡的話,請記得去原作者的推特、Tumblr按讚、留言一聲。

仿佛若有光

【Good Omens】西西里的美丽老蛇

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AU。

双性转,闺蜜友情向,无差。雷者勿入。

清水。

片尾有彩蛋。


云霞过滤了傍晚的阳光,慢慢在天空上铺排出女神淡青色的裙摆,不过轻轻糅杂了几缕金丝银线。褪去暑热的风拂过海面和码头,带着一点点咸味摇动橄榄树的枝叶。于是橄榄的清香中也沾染了几分海的壮阔。 

这正是那位人尽皆知的美人来院中纳凉的时刻。一群自诩成年人的半大少年急急地蹬着自行车闯过街巷,跌跌撞撞的车轮在余热尚未散尽的青石板路上发出恼人的噪音,伴随着他们的大呼小叫,西西里日暮时分的宁静被尽数打破。不过在透过树篱和石墙的缝隙看到那位美丽的女神时,任何的声音对这幅画...

电影《西西里的美丽传说》AU。

双性转,闺蜜友情向,无差。雷者勿入。

清水。

片尾有彩蛋。

 

 

云霞过滤了傍晚的阳光,慢慢在天空上铺排出女神淡青色的裙摆,不过轻轻糅杂了几缕金丝银线。褪去暑热的风拂过海面和码头,带着一点点咸味摇动橄榄树的枝叶。于是橄榄的清香中也沾染了几分海的壮阔。 

这正是那位人尽皆知的美人来院中纳凉的时刻。一群自诩成年人的半大少年急急地蹬着自行车闯过街巷,跌跌撞撞的车轮在余热尚未散尽的青石板路上发出恼人的噪音,伴随着他们的大呼小叫,西西里日暮时分的宁静被尽数打破。不过在透过树篱和石墙的缝隙看到那位美丽的女神时,任何的声音对这幅画面来讲都是一种亵渎。玛莲娜·克劳利夫人慵懒地倚在一条看上去颇有年头的藤椅上读书,黑色的蕾丝睡裙外面松松垮垮地穿着一件同色的罩衫,她美丽的黑色长发在脑后挽成一个松松的发髻,几缕逃离束缚的发从额角垂下,轻柔地拂过耳畔,衬得肤色愈发洁白。只怪西西里的太阳太过炽烈,不然男孩们就会知道什么叫做肤白胜雪。 

这样一位远近闻名的美人手畔的木桌上亭亭地立着一杯红茶,克劳利夫人的纤指捏住镶金的白瓷杯把轻嘬一口——说起来这套茶具还是他们夫妻在不列颠度蜜月时买的呢——克劳利夫人又在不经意间被勾动了情思,目光投向了幽幽的远方,思念着她那在前线的丈夫。 

以偷窥美女为乐的男孩们怎么可能懂得她这些小心思,他们只敢躲在克劳利夫人看不到的地方窃窃私语,激烈地讨论对克劳利夫人抬起手臂时所勾勒出曲线的肖想。假如你不小心撞破了这样一个现场,也许会惊奇,这些还应该只是孩子的家伙怎么会懂得那么多污言秽语。 

 

人们根本不爱美丽,美丽是不被原谅的。 

尽管在西西里男人们的口里,克劳利夫人也许是一位“值得尊重的军人家眷”,可在背地里早不知道意淫着操了她多少遍。美丽也没法在女人那里得到原谅。有丈夫的年轻少妇们会在自家男人的目光落在克劳利身上时暗暗咬紧后槽牙,带着孩子出门的女人会偷偷指着她说别学那个女人的风骚,在母亲的明示暗示中长大的女孩子也会在看见她时皱起眉头。 

克劳利夫人是整座镇子的美丽名片,是人们的骄傲,这话不假。但是所有人都知道她总有一天会传出遗臭万年的风流韵事——为什么?上帝说有些事情是不可言喻的。 

曾经的美女海伦带来了特洛伊的灾难,现在克劳利夫人就是海伦在西西里人心中的化身。 

可是克劳利本人对此似乎毫不在意,也许她知道一点镇上人对她的议论吧,不过她不是很想受到流言蜚语的影响。要是人家说你是什么你就是了,那活着还有什么意义?克劳利在成分复杂的目光里坚定地做着自己,本来就挺直的腰杆挺得更加笔直,走在街道上,菜场中。 

 

西西里唯一的一家旧书店有点不同凡响。刚过三十的亚茨拉斐尔夫人在丈夫早逝后独力撑起了整个书店的生意,经过多年的打拼她不仅在西西里站稳了脚跟,还几乎垄断了整个地区的旧书产业,现在她手里掌握的部分收藏甚至令大英博物馆眼红。由于父亲是学校里拉丁文教师,克劳利夫人多次替腿脚不灵便的他来店挑选书籍。风姿绰约的克劳利夫人一出现就能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因为丈夫长期在前线作战,克劳利家的经济状况显得有些拮据。克劳利想求一份工作,可是镇上竟没有一家愿意雇佣她做文员。至于此中原因人人都心知肚明——丈夫手下有如此美丽的员工,几个老板娘能够安然入睡? 

直到克劳利求职到亚茨拉斐尔夫人的旧书店。 

也许是因为不担心克劳利夫人会对自己入土多年的丈夫产生威胁,以及对她人生态度的欣赏和拉丁文学的修养,亚茨二话不说地雇佣了她,在自己店里做整理工作。 

所以克劳利夫人现在是个有工作的花瓶了?镇上的人都这么说。可是私下里议论是一回事,当着本人的面说出来还附送大段辱骂就是另一回事了。 

这让性情刚烈爱打抱不平的亚茨拉斐尔夫人愤怒地拔出了拳头,把那个下三滥的家伙赶出了书店。 

“这没关系,亲爱的。他们只不过是出于对你那美丽容貌的妒忌罢了。”那日打烊后亚茨安慰着克劳利,“来杯可可怎么样?说真的,没必要把他们放在心上。” 

“这些道理我也明白,可是容貌是我与生俱来的。因为这个受到这些待遇,真是不公。” 

这段友谊出乎了所有西西里人的预料。丈夫不在家的时候,亚茨拉斐尔夫人就是克劳利夫人的精神支柱。事实上,亚茨拉斐尔夫人并不像表面上看起来的那么温柔,一次两个妇人在闹市上发表了对克劳利夫人的几句尖酸评论,亚茨拉斐尔夫人气的丢了手里的小包,给那两个女人一人来了一拳。然后愤怒地撤销了对她们丈夫店铺的投资。 

西西里岛上的人偶尔也会关心一下电台广播,听听里面对战争和局势会怎么说。墨索里尼的政府自然是竭力隐藏每一场失败,放大每一场胜利。听上去捷报频传的辉煌不过是一层破烂的华美衣袍,透过易碎的表层,下面是千疮百孔。西西里人虽然听广播,但并不代表他们会轻易相信里面的每一个字——没错,看看桌子上越来越少的面包和奶酪,什么都比不过这些真实。 

不过克劳利夫人坚信她的丈夫能在战后活着回来见她,她们还有那么多年的光景可活。“彼此扶持,相互陪伴”,结婚时留下的誓言她不会忘记。 

但是噩耗不会因为一个女人的真挚愿望而停止它的脚步,该来的总是会来。行政长官在全镇人参加的大会上宣布了这个消息,在他身后半步站着的克劳利夫人一身黑色衣裙,包裹住头发的黑色纱巾被风鼓起。她低垂着头一脸的哀戚,狭长的眼尾有一滴泪虚挂在睫毛上摇摇欲坠。 

她看上去简直就是拉斐尔笔下为死去耶稣哭泣的圣母。 

亚茨拉斐尔夫人经历过爱人离世的伤痛,所以她眼尖的发觉了异样,并在克劳利夫人摇摇欲坠的时候冲上了讲演台—— 

“让我把她带回去,她不该承受这样的折磨。”可不是,怎能让一个美艳的新寡妇人在众人面前啜泣呢?她的美应当秘而不宣。 

两个女人相互扶持的身影渐行渐远,引着那些礼帽下的视线走入街巷尽头的烟尘。 

 

“克劳利夫人,你就在我这里住下吧,不要回去了。”亚茨拉斐尔夫人给了她一杯掺水的白兰地。 

“我以为你会给我可可,毕竟你那么爱它。”克劳利虚弱地举举杯子以示感谢,“但是我不回去,镇上的人也许会说闲话的。” 

“你经历了这样可怕的事情,来一杯酒水也不过分。再说,你以为你回到家里镇上的人就不会说闲话吗?至少在这里,有我陪着你。我还算有点能力,会尽力护你周全,不为流言蜚语所伤。” 

克劳利夫人的眼眶又泛起了红色。她点了点头。 

 

战争愈发激烈,电台里似乎再难以出现什么与胜利沾边的消息,西西里人的餐桌上鲜见什么能填饱肚子的东西。一些地方传来革命和起义的消息,风愈刮愈烈。直到德国人接管了西西里。 

战时人们最关心的是什么?食物?性命?能不能见到明天的太阳?反正在这个人人危在旦夕的时候没几个人去关心文化和教育,亚茨拉斐尔夫人的旧书店陷入了严重的危机,濒于破产的边缘。 

不过德国人的到来给了她一次机会—— 

“《艾格尼丝·风子的精良准确预言书》?”亚茨拉斐尔夫人带着一脸的震惊重复了一遍,“没有,没有,这本书很多年以前就失传了——据我所知。” 

“既然如此夫人,恕我无法保护这个女人了。”腰板笔直的纳粹军官眼睛里闪着冷酷的光,他挥挥手,两个士兵扭住了一脸惊愕的克劳利夫人——“您也许是出于好心收留了她,可您不知道吧,她多次把自己出卖给一个镇上的律师。”他在亚茨拉斐尔夫人耳边轻轻说。 

克劳利拼命叫喊着否认,却被捂住了嘴只能呜呜地发声。 

什么……亚茨拉斐尔眼前一黑,险些倒在地上。克劳利夫人拼命挣脱禁锢却无济于事——“等等!就算,就算她那样,也不过是道德问题,再说你们有什么证据证明她做过!”她甚至都没发现自己的嗓子喊得破了音,毫无理智地冲过去跟士兵抢夺着克劳利,但是被狠狠的推搡到了地上—— 

军官轻飘飘地看了地上的女人一眼:“因为那个所谓的律师是个苏联间谍,这在几天前的一次抓捕行动中人赃并获。而她,”他拿下巴高傲地点向克劳利的方向,“给苏联传了许多情报,我们都证据确凿。” 

他们带着克劳利离开了书店,女人瞪着双眼却了无神采的样子刻在了亚茨拉斐尔心里。 

“当然,您还是有机会救她的。只要您送来元首要的那本书——我们知道您可以找到它,毕竟就连大英博物馆都羡慕您的珍藏呢。”德国人堆砌着一脸令亚茨拉斐尔恶心的假笑,他甚至在走之前跟她脱帽致敬,尽管现在一腔怒火的亚茨拉斐尔只想把他送去见撒旦。 

亚茨送走了魔鬼后关上了店门,瘫坐在地上泣不成声。 

当美丽呆在神坛上高高在上时,人们会仰望她敬重她而绝不敢亵渎她。但当女人跌落神坛后,人人都可以来唾弃她亵渎她作践她——难道你会将飘入泥潭的雪花当成什么掌上明珠?  

玛莲娜•克劳利无疑就遭遇到了这种命运。德国人把她从书店里抓走后便把她扔进敞篷卡车,胸口挂上“通奸犯”和“间谍”的牌子,一路上招摇过市。刚从市场出来的女人纷纷嘲笑唾骂,从篮子里摸出鸡蛋和蔬菜水果投掷在她头上。 

克劳利努力低下头逃避那些侮辱,但仍然无济于事——肮脏的咒骂一点不漏地传进她的耳朵。 

她被送进了德军军营。 

 

亚茨拉斐尔听见这个消息恶心的要死,任何人拿脚趾头都能想明白德国人这样做不过是个圈套。而现在,他们达到目的了。 

亚茨拉斐尔没有办法,除非——她能搞到那本书——艾格尼丝•风子的预言书。 

可这是不可能的,那本书早在很久之前就失传了啊! 

亚茨拉斐尔跪倒在耶稣像前。 

 

闭门多日的旧书店响起了久违的敲门声,一个男孩努力推推门,但是里面没有人回应。他带着一个包裹翻进了窗—— 

“是谁!”被惊醒的亚茨拉斐尔愤怒地喊,但是没发出多少声音——这样的时候,怎么还会有窃贼闯入? 

男孩发现了倒在耶稣像前的妇人,丢下手里的包裹就奔过去扶起她。亚茨拉斐尔不知睡了多久,或许她根本就是昏过去的。脱水让她整个人都乏力的不行,嘴唇干裂,口腔燥热,泛着血腥的味道——男孩把她扶到椅子上,端来了水壶。 

大口大口地喝完水后,亚茨拉斐尔缓过来许多。男孩看看她欲言又止,只是把手里的包裹放在桌子上—— 

“求您一定要救她。” 

然后男孩便走了。 

亚茨拉斐尔打开包裹,她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手指颤抖—— 

《艾格尼丝•风子的精良准确预言书》 

然而亚茨拉斐尔看出来了,这本书是假的。 

当然做工的确很好,几乎以假乱真,但它与传说中成书的年代不符——尽管只是一点小小的不同。可是,一本预言书,谁知道它里面的话有多少真多少假? 

况且,又有谁见过它的真面目? 

亚茨拉斐尔决定放手一搏—— 

 

当她带着书走到德军军营门口时,一位军官客客气气地接待了她。她坐在会客室豪华的桌子旁边,把书放在上面,一只手搭在上面压着它,清清嗓子开口—— 

“我要见玛莲娜•克劳利夫人。” 

军官干硬地挥了挥手。 

一会儿,一个年轻的女人被人带进来了,她看见桌旁的亚茨拉斐尔差点尖叫出来—— 

亚茨拉斐尔几乎是在一夜间苍老了十岁,克劳利差点没认出她来。而在亚茨拉斐尔转头的一霎那间,克劳利放声大哭。 

亚茨拉斐尔也惊呆了,因为克劳利也变了太多。她原来乌黑油亮的长发剪到了肩膀,染成了魅惑的姜红色,画着夸张的妆容。穿了一条短短的包臀裙,走路能看到洁白的大腿内侧。 

最可怕的是,那种坚强的光芒从克劳利的眼睛中消失了,于是眼睛也失去了宝石般的光华。 

亚茨拉斐尔努力在记忆里搜寻挚友从前的样子,记忆纷至沓来又分崩离析,随之而来的则是潮水般的沉痛与哀凄。 

她看起来像那些平庸的,卖弄色相的女人一样。 

但是不论被摧残成什么样子,她还是玛莲娜•克劳利。只要她是玛莲娜•克劳利,那她就是亚茨拉斐尔为之而来的目的。 

“我相信元首是守信用的。我把你们要求的东西带来了,是不是就是说,克劳利夫人应该被释放?” 

 

她拉着克劳利的手走出军营,阳光毒辣,四下空旷。 

“我们要马上离开西西里。”亚茨拉斐尔说。 

克劳利点点头,眼里失魂落魄。 

亚茨拉斐尔决定去英国,那个亚瑟王开创的王国,就算战争再怎么激烈怎么残酷,至少他们还没有践踏大不列颠的领土。 

但是她们谁也没能走出西西里。 

 

暗杀发生在她们准备登船的那个夜晚。亚茨拉斐尔收拾好东西,带着克劳利赶往码头。夜色是最好的掩护,就算德国人发现书是假的,要追捕她们也要先去家里,而她们就选择在克劳利离开军营的当夜离开西西里。 

但是枪声在码头上响起。 

原来她们一直都被人跟踪,元首不会容忍一个知道预言书下落的人活在世上。 

听到枪声的一瞬间克劳利仿佛找回了她失掉的三魂六魄,抓着亚茨拉斐尔一路狂奔,躲闪着身后的子弹。 

尘土飞扬。 

最后血花依然盛放。 

西西里的美神陨落在大海旁。亚茨拉斐尔跪倒在她身旁捧着她美丽的脸,她突然醒悟——克劳利的眼里从未失去那光彩。现在浮尘抹去,生命流逝,那双眼睛更加明亮——她把所有的力气都放在双眼里了,想再看一看她的挚友。 

“亚茨拉斐尔,我从来没告诉你,有你,真好。”亚茨拉斐尔哽咽,泪痕在脸上纵横捭阖。 

“……我要死了,能叫一声,我的名字吗?” 

“玛莲娜,玛莲娜……”亚茨拉斐尔喊,喊的声声带血。她叫过她的夫姓,称呼过她夫人,但从来没有叫过她的名字,直到此时。 

玛莲娜•克劳利满意地闭上了眼睛。把西西里岛的漫天星光锁在长长的睫毛下。 

又一粒子弹飞来,亚茨拉斐尔倒在挚友的尸体上。 

西西里的美神终究是带着她的守护天使一起离开了。 

 

 

八十年后,伦敦。 

“啊,所以就这么个故事把你感动的死去活来?”一个有着金色瞳孔的瘦高男人大大咧咧地坐在古董沙发上,手里拿着个酒瓶大喝一口。 

“很巧合,她们的姓氏与我们的名字一样。”一个胖乎乎的男人擦着眼泪说,“要是有一天,我们也遇上这样的事情,我一定也愿意为了你尽我所能。” 

“……好吧,虽然希望不会有这么一天到来。但很巧的是,我们想法一致。”瘦高男人说。 

“那么,干杯?”他摇摇手里的酒杯。 

“干杯!” 

 

END 

 


花酒
见到亚茨拉斐尔立刻破涕为笑 (...

见到亚茨拉斐尔立刻破涕为笑

(救救不会用手机画画又没有扫描仪的孩子8)

见到亚茨拉斐尔立刻破涕为笑

(救救不会用手机画画又没有扫描仪的孩子8)

象牙塔

华尔兹的步伐

今天是亚当的生日,亚茨拉斐尔被邀请了,或者说和亚当有关系的天使恶魔人类都被邀请了,两个垃圾上司加百列和别西卜一边吵一边进了场地,哈斯塔苦着一张脸在灌酒,米迦勒拿着笔记本在考察人类建筑形式。建筑场地由猎物人牛顿·帕西法他有钱的妻子安娜丝玛·仪祁友情提供。

而我们快乐的小古董书商亚茨拉斐尔在休息室里和他的挚友热爱摇滚的恶魔克劳利一起讨论如何避免跳舞的惨剧。

“要我说,你现在不是个正统的天使了,也许你的舞蹈天赋也有了改变呢!”在克劳利这么说完后,亚茨拉斐尔的确开始学习起来舞蹈,然而天使的天赋真的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克劳利的脚不知道被踩了多少遍,才让亚茨拉斐尔学会...

今天是亚当的生日,亚茨拉斐尔被邀请了,或者说和亚当有关系的天使恶魔人类都被邀请了,两个垃圾上司加百列和别西卜一边吵一边进了场地,哈斯塔苦着一张脸在灌酒,米迦勒拿着笔记本在考察人类建筑形式。建筑场地由猎物人牛顿·帕西法他有钱的妻子安娜丝玛·仪祁友情提供。

而我们快乐的小古董书商亚茨拉斐尔在休息室里和他的挚友热爱摇滚的恶魔克劳利一起讨论如何避免跳舞的惨剧。

“要我说,你现在不是个正统的天使了,也许你的舞蹈天赋也有了改变呢!”在克劳利这么说完后,亚茨拉斐尔的确开始学习起来舞蹈,然而天使的天赋真的不是一朝一夕就可以改变的,克劳利的脚不知道被踩了多少遍,才让亚茨拉斐尔学会了一支舞,还是女步。

所以,亚茨拉斐尔退缩了,“也许,我可以给他们表演个魔术什么的。”

“哦,我的撒旦呐,天使你得正视问题,变成女的还是维持男身跳舞,而且你的魔术比你的舞蹈还要像是灾难”克劳利捂着脸打破了亚茨拉斐尔的自欺欺人。

“克劳利,那我该怎么办?”亚茨拉斐尔的难过到头上的光圈都变暗了。

“算了算了,跟我一起跳舞吧,大不了在加层幻术。”克劳利这么说着,心里想着,脚要完蛋了。

“先练习一下吧!”克劳利将亚茨拉斐尔从沙发上拉起来,挽住了他的腰,手也轻轻的搭在他的手上。

“左边”克劳利打了个响指,轻声提醒亚茨拉斐尔,音乐凭空出现,是一首天使从未听过的曲子,轻盈又温柔。

“这首曲子,我怎么没听过?”亚茨拉斐尔一边注意脚下,一边问。

“我觉得这首曲子很适合你。”克劳利朝着天使眨眼睛,语气里的得意一点也不掩饰。

“是你作的曲子吗?真好听。”

如愿以偿的听到天使夸奖他的话,克劳利的尾巴都要翘起来了,“嗯哼。”他是如此得意,以致亚茨拉斐尔都忍不住露出笑容。

空荡荡的休息室里,只有天使与恶魔在舞蹈中衣物摩擦的声音与小声说话的声音,音乐流淌在这一片天地中且无人打扰。

最后的最后,亚茨拉斐尔并没有跳舞,因为在跳舞方面,恶魔一方要求要听劲爆的电子舞曲,而天使一方要求听洗涤心灵的圣歌,两方谁也不肯妥协,在两方矛盾升级前,恶魔之子亚当决定大家一起听儿歌好了。

亚茨拉斐尔和克劳利坐在沙发上,一起快乐的看戏,因为上次的灭世计划的失败,天堂和地狱最后决定将克劳利和亚茨拉斐尔这两个不怕圣水不怕地狱火的家伙派去当亚当的人间监护者。所以,他们两个名正言顺的住在一起,偶尔行个善/做个恶就行。

世界如此和平,可喜可贺。

象牙塔

神的小羊羔什么的真的(//∇//)有点想写啊啊啊啊
[图片]克劳利如果是山羊的话,也很有意思,

一群天天吵架的山羊和绵羊里,出现了两个特殊的家伙( ー̀εー́ )不错哦!

反正山羊是恶魔的代表。

上帝家的羊圈~( ̄▽ ̄~)~

神的小羊羔什么的真的(//∇//)有点想写啊啊啊啊
克劳利如果是山羊的话,也很有意思,

一群天天吵架的山羊和绵羊里,出现了两个特殊的家伙( ー̀εー́ )不错哦!

反正山羊是恶魔的代表。

上帝家的羊圈~( ̄▽ ̄~)~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