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京剧猫oc

12.4万浏览    997参与
鼓瑟吹笙♪

逗猫棒

后面三张旧图混更。

亲妈起名:江隋奕(随意。。)

逗猫棒

后面三张旧图混更。

亲妈起名:江隋奕(随意。。)

超级吃面人
没有画完但是滤镜好好看哦

没有画完但是滤镜好好看哦

没有画完但是滤镜好好看哦

沉声的悲泣
@一迢里鱼 和我一起设计(我提...

@一迢里鱼 和我一起设计(我提供两个初设,迢里来融合)的oc

判宗的(后来不在门派了)

经营一家店铺(很会坑人的老板)没有员工,只有老板

偶尔调戏一下苟荀(我自设)

@一迢里鱼 和我一起设计(我提供两个初设,迢里来融合)的oc

判宗的(后来不在门派了)

经营一家店铺(很会坑人的老板)没有员工,只有老板

偶尔调戏一下苟荀(我自设)

Raaaaaain

在接搞,大头10块半身20,亲友(现在混成亲友也不是不行)价格减一半,可以小砍~砍一两块不成问题

约稿加v/q~:

13263193051/192445308

在接搞,大头10块半身20,亲友(现在混成亲友也不是不行)价格减一半,可以小砍~砍一两块不成问题

约稿加v/q~:

13263193051/192445308

不是147
啊大家好,我不会画画呢然后这是...

啊大家好,我不会画画呢然后这是我的娃儿,自认为很可爱,眼宗的,想为他定个性别和名字,大家帮忙想想办法钵钵鸡

啊大家好,我不会画画呢然后这是我的娃儿,自认为很可爱,眼宗的,想为他定个性别和名字,大家帮忙想想办法钵钵鸡

桐
尽最大努力在画了…我的崽乾川

尽最大努力在画了…我的崽乾川

尽最大努力在画了…我的崽乾川

大罩子

第六折,迷案(3)

细草空林,丝丝冷雨挽风片。瘦小孤魂,伴个人儿便。

寂寞泉台,今夜呼君遍。朦胧见,鬼灯一线,露出桃花面。

――黄仲则

后山……

那确实是一条猫腿,从草丛里伸出来的,但周围没有血迹。

无情随手捡起一个长树枝,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戳了戳那条腿,没有动静。

无情扔开树枝,扒开草丛,是一具尸体。

他面部狰狞,发白,翻着白眼,嘴巴张的很大,四肢扭曲,旁边是一个破灯笼和竹筐,竹筐里只有半筐草。

“我认得他!”是其中一个随从的惊呼,他是个法医,“他是他们村最有名的郎中,名叫梧台。”

无情一惊,脑中忽然呈现出那夜枭首的猫头。闪现出各种杀人手段。

“烛龙,你与他留下,护他周全,”无情想了想,下令...

细草空林,丝丝冷雨挽风片。瘦小孤魂,伴个人儿便。

寂寞泉台,今夜呼君遍。朦胧见,鬼灯一线,露出桃花面。

――黄仲则

后山……

那确实是一条猫腿,从草丛里伸出来的,但周围没有血迹。

无情随手捡起一个长树枝,小心翼翼地走过去,戳了戳那条腿,没有动静。

无情扔开树枝,扒开草丛,是一具尸体。

他面部狰狞,发白,翻着白眼,嘴巴张的很大,四肢扭曲,旁边是一个破灯笼和竹筐,竹筐里只有半筐草。

“我认得他!”是其中一个随从的惊呼,他是个法医,“他是他们村最有名的郎中,名叫梧台。”

无情一惊,脑中忽然呈现出那夜枭首的猫头。闪现出各种杀人手段。

“烛龙,你与他留下,护他周全,”无情想了想,下令道,“你们检查出死因就沿刚才的血迹到幽山山涧追上我们,要快。”

烛龙应下来,与法医留在这里,无情等人向密林走去。

密林的地势变得险峻,几人步履瞒珊,血迹越来越淡,线索也将没了,无情抖抖耳朵,这里的湿气让他很不舒服。

“喂。”叫嚣的是一只刀疤眼的猫,“你们是哪个寨子的?”

无情盯着刀疤眼,没说话,倒是一旁年轻的侍卫性子急躁,开口反驳:“甚么寨子,宗宫要员办理事务,耽误事儿了你可担当不起!”

“住口。”无情发话,侍从立刻乖乖低头禁声。

刀疤眼十分不屑,道:“呦,你还宗宫要员?敢不敢跟老子比划比划?!”

“不必,阁下之威武牢记在心,只是鄙人想请阁下帮一个忙,”无情低头拱手,一副顺承的模样,“鄙人想问,前夜此村后山的小道,阁下可否见到一只背着柴火的猫?”

“呔!管你那……”刀疤眼话还没说完,脖子上的判官令让他噤了声。

“这个忙,帮还是不帮。”

好个先礼后兵,刑天若是在了,定夸个老奸巨猾。

“我……看见过……”刀疤眼一看便是欺软怕硬,“当时,他背着柴火,我本想劫他钱财,却怎料他与一个猫头争斗起来……”

“继续。”见他不说话,无情的判官令更加致命起来。

“剩下的,我不敢说……”

判宗宗宫……

宋华对于老樵夫的话已经整理完毕,就在他准备离开时,一个斗篷猫迅速从门口闪过,引起了他的注意。

宋华迅速收好文件,快步跟上那个身影。“它”回头看了一眼,像是偷东西被发现了一样,加速逃走,宋华见一时难以追上,两三步跳上房脊,全力加速,抄了个近道。

拐角暗处,他见了那猫的真容。

“王忠?!”宋华心里一惊,老宗主的忠臣啊,好歹也是一代官臣,大白天的戴什么斗篷。

王忠回头看了一眼,快步离开了。宋华本想在追,但回身一看,远处一个面目狰狞猫头正看着自己,再看王忠,转瞬即逝。

难不成,这案子还能跟王忠有关?

宋华想反过来捉住猫头,但忽然听得“嗖”的一声让他本能后撤一躲,然后就是紧接着一阵刺痛传遍全身,定睛一看,一个利箭射在了自己的小腿肚子上,鲜血直流,但凡射箭人准亿点,命就没了。宋华抬眼一看,一个斗篷猫手指间几缕韵丝放出,迅速接近自己,宋华暗叫不好,但腿部的剧痛让他不敢有大动作。

这时,几名侍卫从远处走来,斗篷猫应声消失。

“遁匿之术。”王忠从暗处走来,目光犀利。

“王大人?”宋华一惊。

“怕是念宗来的,希望审讯官大人尽快告知宗主,以免夜长梦多。”

宋华盯着王忠看了一会儿,双眼一眯,转身一瘸一拐地离开。


秦邈想喝旺仔牛奶
京剧猫自设哈哈哈 第一次画这种...

京剧猫自设哈哈哈

第一次画这种亚子的有点烂


判宗的妹妹呀

京剧猫自设哈哈哈

第一次画这种亚子的有点烂


判宗的妹妹呀

斯帕斯基

自家京剧猫oc小故事(1-1-4)

放假回家有几天了,该发发存稿了,这个期末把人折腾得够呛,定风波第一部分第四节,也是最后一节,9500字,貌似有点多了啊

4.

    第二天早上,步宗货船抵达身宗港。

    黎明起得早,收拾好了行李站在甲板上看风景,她已经能看到猫来猫往的身宗港码头了,货船向着码头靠近,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码头等待,正是鸾音。

    “来这么早啊。”黎明笑了笑,看向在码头等待的鸾音。海风吹起了鸾音浅灰色的长发,她左蓝右绿的异色瞳半眯着,望着货船的方向,似乎很享受这一阵海风。“估...

放假回家有几天了,该发发存稿了,这个期末把人折腾得够呛,定风波第一部分第四节,也是最后一节,9500字,貌似有点多了啊

4.

    第二天早上,步宗货船抵达身宗港。

    黎明起得早,收拾好了行李站在甲板上看风景,她已经能看到猫来猫往的身宗港码头了,货船向着码头靠近,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在码头等待,正是鸾音。

    “来这么早啊。”黎明笑了笑,看向在码头等待的鸾音。海风吹起了鸾音浅灰色的长发,她左蓝右绿的异色瞳半眯着,望着货船的方向,似乎很享受这一阵海风。“估计是来接这一批机器的吧,难得有事情能阻止她赖床啊。”黎明朝着她的方向挥了挥手。

    鸾音在码头上等载着机器的货船靠岸,她已经看见要等的船了,令她更惊喜的是,船上还搭了一只她想见的猫。“黎明?她也在船上吗?她也要来身宗?”鸾音眯着眼睛,吹着海风,看着黎明站在货船甲板上朝她挥手,她也微微一笑,挥了挥手作为回应。

    货船靠岸,鸾音开始跟步宗的船员清点机器,机器清点完毕,她开始在码头的猫群里面寻找黎明的身影。“她去哪了,刚才忙着清点货物,没来得及找她,她来身宗干啥呢?不会也是外调吧。”鸾音四下里没看到黎明的身影,有点失落。

    “找什么呢?”一个熟悉的声音从背后传来,鸾音转过身去,正看见黎明微笑着看她。“吓我一跳,我还以为你走丢了。”鸾音嘟囔着。“怎么可能,我好歹也是判宗的判官,怎么会在这里走丢。”黎明笑了笑,“好久不见啊鸾音,抱歉最近有点忙,没空接通讯,快过来让姐姐抱抱。”

    “嗯,要抱抱。”鸾音扑到黎明怀里,脑袋靠在黎明的肩膀上。“好舒服,抱着手感软软的,太治愈了。”黎明心里乐开了花。“你怎么也来了?”耳边传来鸾音柔软的声音。“跟你一样,外派。”黎明回答到。“看来这一年,我们可以经常见面了吧,以前难得见你一次。”鸾音开心地说。   

    “是啊,这让我对这一年,还算有期待吧,因为有你在。”黎明揉了揉鸾音的头发,“话说,这一批机器都是你们手宗寄过来的?”黎明对这些机器好奇了起来。“是的,要在这里现造一些法器,还有一些是维修用的组件。”鸾音说着。

    “那这些全都要搬回住处吗?”黎明看了看这一堆机器,再看了看在机器堆面前显得很娇弱的鸾音,“你一只猫搬得动吗?要不要再请搬运工?”“这个嘛,倒没有这么麻烦,我靠韵力能把它们拖回去,就是有点累,姐姐你要是能帮我搭把手,那就挺好了。”鸾音不以为意地说。

    “好啊,不过,用韵力干这种事情,不觉得浪费嘛?”黎明松开了鸾音,走到装机器的车子前,准备用韵力拉车。“还好吧,反正韵力用了也会恢复,存着不用又不会增加修为,还不如用了呢,省事嘛。”鸾音笑了笑,也走到车前,用“链接”控制板车。

    两只猫一起拉,自然省事,很快就把机器拉进了手宗联络站的小院。把机器卸下来放好之后,鸾音就把黎明拉到小屋里面坐下,倒了两杯茶。“抱歉啊,没做早饭,招待不周,喝口茶将就一下吧。”鸾音端了一杯茶给黎明,自己也抿了一口杯子里的茶。

    “没事没事,话说,这就是你们手宗的联络站吧,装修得挺不错啊。”黎明接过茶喝了一口,说道。“其实吧,也就比我在手宗的宿舍多了个客厅,然后带了个小院,毕竟你也知道,身宗内城,寸土寸金,能腾出一条街给其他宗门拿来当联络站已经很不错了。”鸾音摇了摇头,“话说,你们判宗的联络站是在对面嘛?我来的时候看见那门上的封印式样,是判宗的来着。”

    “我看看?”黎明放下杯子,走出手宗联络站,在对门的判宗封印前仔细端详,鸾音也跟了出来。“还真是,这个封印,起了锁的作用。”黎明有点惊喜。“锁?那就意味着应该有一把钥匙。”鸾音提醒到。

    “钥匙,钥匙,宗主没给我钥匙啊,难道是这个?”黎明把银月令牌掏了出来。“估计是,这驻外判官专用的银月令牌,应该有解开这个门锁封印的权限。”鸾音说道。“破解封印啊,我看看。”黎明对令牌注入韵力,开始操作,“找到了。”银月令牌释放了一道韵光,解除了门上的封印。

    “对了,这令牌应该不只能解码,好像还能导航,也能当武器用,威力很强的,虽然比不了神器,但是比一般的法器强很多了,算是量产法器里面很高级的了。”鸾音看着令牌,开始解说银月令牌的功能。

    “哇哦,鸾音你知道得这么多啊。”黎明露出了惊艳的目光,毕竟这令牌有些功能她自己都还没玩明白。“怎么说呢,民间有言,天下之工,莫出手宗,虽然说得夸张了一点,但是十二宗使用的绝大部分法器确实都出自于手宗,手宗自然有这些法器的数据,银月令牌是相当经典的一款判宗法器了,我还是看过相关介绍的。”鸾音一边说,一边自信地摇了摇尾巴,“不过,还是先进联络站看看吧。”

    “咳咳,咳咳。”一推开门,两猫就被灰尘给呛得直咳嗽。“我去,这?这?”鸾音好不容易睁开眼,就被联络点内的现状惊得说话磕磕巴巴。

    “不是吧,这...”黎明看了也一时语塞。“房子都塌了半边了,根本没法住啊。”鸾音看了这房子的状况,无奈摇头,耳朵也耷拉了下来,“而且,这还得我来主持维修,不对,这已经不能叫维修了,应该叫重建。”

    “这究竟是封印了多久啊。”黎明一脸黑线。“这得看你们判宗多久没在这里驻扎了,而且当年猫土大战,身宗,可能就帮你们重新修了个墙,至于这个封印,我觉得不是以前的,倒像是你们宗主留下的,他老人家在几年前不是来过身宗嘛。”鸾音无奈地说。

    “这房子要重建大概得小半年,而且最近这几个月,有别的优先级更高的任务,这个只能往后排排...”鸾音开始了计算。黎明感觉自己被兜头浇了一盆冷水,才有了一点期待的火花又被浇灭了,她算了算自己的经费,住店的钱没有额外给,还得去要求加经费,但是要求加经费会不会影响成绩评定还得另说。

    “那个,姐姐,要不将就一下?这几个月住我那里?如果你不介意跟我挤一张床的话。”鸾音拉了拉黎明的手,悄悄地说,似乎是看出来了黎明的情绪不太好。听到这话,黎明顿时有一种自己从水里被捞上岸的感觉。“现在只有这样了,谢谢你,鸾音。”黎明低声说。“没事,这样或许还有趣一点嘛,那么从现在起,我们就是室友咯。”一听到她同意,鸾音的心里就暗暗高兴,和喜欢的猫住在一起,简直不要太开心。

    鸾音看了看天,提议道:“话说这都快中午了吧,到饭点了,找个地方吃饭怎么样?”“行啊,去哪家?”黎明也来了兴致。“我想想啊,身宗宗学院那食堂,凭咱们俩的通行证,绝对是能进去的,但是他们家食堂清汤寡水,一周都见不到两次肉食。”鸾音一提起宗学院那食堂就直摇头,“关键是还说这是为了保持身材。”

    “嘶,身宗弟子都是这么练出来的嘛?”黎明也倒吸一口凉气。“所以说我建议,咱们去外城那家海鲜面馆吃吧。”鸾音说,“我请客,给姐姐你接风。”“这,不好吧,一来就让你破费,我住在你那里已经很麻烦你了。”黎明有点过意不去。“没事,多只猫还热闹一点的,其实吧,要是我会做饭的话,我就亲手做一桌招待你了。”一提到做饭,鸾音无奈地摇头,“也就能泡个面炒个蛋炒饭的水平,实在是不好拿出来说。”

    “原来你也不会做饭啊。”黎明笑了,“我也是,只会吃,做饭就很勉强了。”“走吧,我们去吃午饭。”鸾音挽着黎明的手,带着她往面馆的方向走去。

    吃完午饭,回到住处,俩猫窝在客厅的沙发上,互相靠着聊天。

    “鸾音啊,你来身宗有好几天了吧?你觉得现在的身宗跟以前比如何?”黎明问道。“这个嘛,”鸾音想了想,“整体上,最大的变化就是普通猫民经过安检可以进入外城了吧,但是内城,还是进不了。

    “然后是治安,有一说一,身宗的治安状况最近不怎么好,内城还行,外城将就,但是码头区,就不敢恭维了,恶性事件频发,身宗的京剧猫,也没有多少愿意降尊纡贵去码头区维持治安的,他们宁愿去海上巡逻,要是让他们去码头值班,那可以说是基本上没有积极性。而且近来,身宗码头区的一些事件有京剧猫的参与,那些京剧猫已经抛弃身为京剧猫的荣誉感了,现在就是打架斗殴的混混。

    “哦,对了,现在身宗的宗主,就是那位强得离谱的墨兰前辈,她最近离宗远游,说是去访友,现在把宗务交给了她的长女墨紫,亦称宗主,行宗主之权。”

    “代理宗主墨紫?这位可是个狠角色,当年练了身宗禁术水无相,又在战争中代行宗主权柄,舍身封印混沌兽,然后在决战前破封而出,将混沌兽融合,在决战场上杀出了赫赫威名。但是这几年一直深居简出,最多跟她的妹妹,就是星罗班的那位小青,见一见面。

    “有传言说她是因为融合混沌兽操之过急受了伤,不得不静养,也有传言说她是因为功力不稳定,在试图稳固修为,据说她本猫性格有点,难以相处。”黎明说道。

    鸾音接着黎明的话头往下说:“这个啊,她之前召见过我,就是为了托我制造一批法器,她,怎么说呢,看上去也就比我们年长几岁,至于实力,相信我,至少在现在,你绝对不会想跟她交手的,什么融合混沌兽受伤都是瞎说,我能感受得出来,她很强,强得恐怖,只不过她平时把那股混沌和韵力融合的气息收敛起来罢了。

    “她似乎,更多的是觉得寂寞,而她排解寂寞的方式似乎是练功,反正她之前召见我的时候,就问过我要不要和她走两招,她太闲了,还说身宗没几只猫敢跟她交手,想看看外宗有没有敢跟她走两招的。

    “当时我就感受到了她身上散发的那股恐怖的威压,虽然只有一个瞬间,但是那种感觉,真的,相信我,你绝对不想和她过招的。什么身受重伤,都是那些嘴碎的看客在胡扯。

    “不过后一种,功力不稳定的说法,我觉得有一定真实性,她确实一直想找猫过招,但机会不多罢了,我觉得这就是为了稳固功力。也正是因为功力不稳定,所以说,跟她过招,她可能做不到‘点到为止’,万一她一个失误,或者说兴致来了控制不住,那我估计就得躺着了。”

    “这么恐怖?”黎明倒吸一口凉气,她知道,鸾音一向谨慎,不会托大,她这么说了,那就基本上八九不离十了。“嗯,差不多就是这样,”鸾音点了点头,“今天早上起得早,现在有点困了,我可以靠着你睡会儿嘛?”“可以的,正好我也睡个午觉。”黎明摸了摸鸾音的头,调整了一下姿势,让她能靠得舒服些,自己也眯上了眼睛,开始打个盹儿。

    约摸过了两个小时,下午三点左右,一阵敲门声把黎明从小憩中惊醒,她睡得本来也不死,这一敲门立刻把她吵醒了。黎明侧过头,看了看靠着她肩膀的鸾音睡得正香,便轻轻把她放在沙发上躺好,自己去开门。

    她推开门一看,是身宗四大护卫之一,主要负责宗宫管理的花落雨。“嗯?是判宗的黎明小姐吧,既然您也在这里,那就省得我再跑一趟了。墨紫宗主要召见您和鸾音小姐,请两位准备一下,由我带二位进宫。”花落雨微微一笑,对黎明说。

    “好的,我们这就准备。”黎明进了客厅,看见还在沙发上午睡的鸾音。“鸾音,起床了。”黎明轻轻拍了拍鸾音的肩膀。“唔,怎么了?到晚上了嘛?”鸾音睁开眼睛,迷迷糊糊地说。

    “墨紫宗主要召见我们,宗宫的主管花落雨现在在门外等候呢,让我们准备一下,她好带我们进宫,别睡了,有正事呢。”黎明把鸾音从沙发上慢慢拉了起来。“啥?”被拉起来的鸾音睡意少了一大半,“我知道了。”

    她赶忙拍了拍衣服,理了理头发,照着镜子看了看,还算得体。“好了,咱们走吧。”说完便和黎明一起,在花落雨的带领下进入宗宫。

    “前面就是宗宫的正殿了,宗主要和二位单独谈谈,在下就不跟随了。”花落雨把她们送到殿门,便退下了。“走得真快啊。”黎明见花落雨离开之后,对鸾音说。“身宗嘛,正常,其实花姐姐猫挺不错的,上次进宫也是她带的我,让我省了很多麻烦。”鸾音说,“我们进去吧。”

    大殿之内,除了坐在宗主席位上的墨紫,就没有其他的身宗京剧猫,不管是官员还是护卫,都没有出现,办公桌上也没有一封文件,背后的屏风上,绘着一只代表着身宗墨家的冰蓝色蝴蝶,背景是海浪与混沌。

    墨紫坐在正中,一眼望过去,就像她背后真的有一双冰蓝的蝶翼。“欢迎二位。”她开口了,“鸾音妹妹,我们是第二次见面吧?”“是,承蒙宗主大人挂怀。”鸾音回答到。

    “上次我说走两招,点到为止,你拒绝了我,这一次,你还要拒绝吗?”墨紫话锋一转,又提起了比斗。不管是鸾音还是黎明,都感受到了墨紫身上散发的若有实质的威压,当然只露出来一瞬间就收敛了回去。

    “宗主大人,我真的认为自己没有这个资格与实力来当您的对手。”鸾音认真地说。

    “不行!你们一个个都这么说,我有这么可怕吗?还是说你们都不给我这个面子?不管怎么说,你今天必须答应!”墨紫厉声说到。

    “宗主大人,您看要不这样,我愿意代替鸾音,和您比斗。”一旁的黎明突然开口。“黎明?不要。”鸾音低声说,但是已经晚了。“哦?有意思,这样吧,你们两个一起上,接我一招,接住了,我们再接着谈。”墨紫笑了起来。

    “好。”黎明面无表情,答应了墨紫的要求。

    “那么,要来了!”墨紫微微一笑,一只冰蓝色的蝴蝶从背后出现,缓缓升到头顶,不断变大,几乎和她背后的屏风等大。蝴蝶栩栩如生,每一个细节都是如此精致,简直像是一件艺术品。如水一般的身宗韵力构成了蝴蝶轻盈的身型,而浓郁的紫色混沌构成了蝴蝶翅膀的脉络。

    “这就是混沌和韵力融合之后,放出来的技能吗?”黎明看着这只诡异的蝴蝶缓缓扇动翅膀向她们飞来,暗自吃惊,再看看鸾音,面色也是同样凝重。“落雷!”鸾音率先起手,用了一个手宗的中档技能试探。

    鸾音心里其实很没底,作为手宗的弟子,没有带武器,那么技能选择会少很多,有些依靠武器的技能会大打折扣,所以她只好选择用落雷起手试探。雷光准确地劈中了蝴蝶,但是效果似乎并不理想,蝴蝶并没有丝毫溃散的迹象,电流在蝴蝶表面噼里啪啦乱响。

    蝴蝶挥了挥翅膀,振散了落雷,继续飞过来,鸾音受到的压迫感越来越强。“激光炮!”她的韵力熊熊燃烧,一道光束从她掌心发出,直直向蝴蝶射去,蝴蝶振翅,消耗着她韵力的能量射流。光束熄灭,水雾散开,蝴蝶的光芒略微黯淡了一些,但是仍然轻轻拍打着翅膀飞了过来。

    “执!”一块执字令化作锁链,束缚着蝴蝶的双翼,并且用韵力消磨着蝴蝶骨架中的混沌。但是束缚只维持了一瞬,锁链寸寸崩裂,蝴蝶继续振翅飞来。“怎样才能接下?要是这只蝴蝶飞到她们面前,那可真的只能躺着了。”鸾音不禁冒起了冷汗。

    “没办法了,既然打不掉,就接。”鸾音心一横,亮出了唱之韵,撑起了一道绿色的韵力护罩,把她们护在罩内。“严!”四块严字令被黎明甩出,护持在鸾音构筑的护罩上,绿色的护罩镀上了一层白光。

    “能接住嘛?”黎明心里没底。“我心里没底。”鸾音也是一样。

    蝴蝶到了,在护罩上方轻轻振翅,浩瀚如海的身宗韵力融合着混沌,不疾不徐地削弱着护罩的强度。四块严字令吱吱作响,绿色的护盾开始闪烁。

    “断罪之火!”黎明掐诀,一团小小的火苗从指尖飞出。这一点火不是打宗弟子炽烈的红色火焰,而是安静燃烧的苍白色火焰,但这苍白的火焰同样拥有足以焚尽混沌的温度。

    断罪之火落到了蝴蝶身上,开始剧烈燃烧,水雾四散,苍白的火焰拔除着蝴蝶脉络中的混沌,火焰烧尽之时,混沌也随之退散。水雾消失,失去了混沌骨架的蝴蝶身型开始闪烁起来。

    “有效!”黎明心中一喜,一转眼就看到鸾音会意的一笑。蝴蝶在失去混沌后,开始重新塑形,一只纯粹由身宗韵力构成的蝴蝶在重组。“震荡音频!”鸾音右手手腕上戴着的小铃铛突然叮当乱响,一阵阵音浪在韵力的引导下冲击着正在塑形的蝴蝶,“不会让你这么容易重组的,就是现在,黎明,放大招。”

    说完,鸾音收回唱之韵,银色的手之韵再度亮起。“激光炮!”刺眼的银白色光束再次发出,向蝴蝶射去。“斩!”一块斩字令被黎明掷出,一道白色刀光带着恐怖的杀气,借着激光炮的掩护,直直斩向蝴蝶。

    大厅里再次弥漫起了水雾,伴随着高阶技能碰撞之后的巨响。响声结束之后,就是诡异的寂静。一阵掌声从宗主席位出传来,打破了寂静,正是墨紫。“不错嘛,你们两个小妹妹有点本事,算你们通过了,之前这么推脱,真打起来,还是蛮不错的嘛,可以,可以!”墨紫笑得很张狂。

    “承蒙宗主不吝赐教,但请问这‘通过’是何意?”黎明表情凝重。

    墨紫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你们应该是接了各自宗主的指示,要求配合我身宗捉拿那一员流窜的魔将吧,此魔将代号灰风,当年虽然没有跻身黯的十二殇之列,却也非常难缠。

    “论本事,也就那么回事,但是他很能藏,平时经常以傀儡露面,真身基本上不出现,也正是由于这个习惯,当年没有抓住他,让他跑了。

    “除了炼制傀儡,他还试图复刻当年墨邪的研究成果,如果你们接触到身宗暗地里交易的兴奋剂的话,那就是这家伙折腾出来的半成品。

    “论技术,他比墨邪这个骗子差远了!但是由于他在身宗流窜,导致身宗治安下降,抓住他,让身宗恢复稳定,那就是大功一件,我妈妈会高兴,你们的宗主也会高兴,这样,大家都开心。

    “不过,要是抓不住,大家面子上都过不去,你们应该知道事情的严重性。所以说,我设计了这个测试,看看你们有没有资格跟我合作。

    “现在,你们通过了,放心,会给你们打个高分的,不过你,鸾音,一开始就没打算接我的测试,为什么不按我写的戏文来?我又不会吃了你们,我自有分寸。

    “还有你,黎明,主动替她承担,我一开始也没问你啊?又一个不按写好的戏文演的,不过我喜欢,我可不是墨邪,我更喜欢,跳出戏文的家伙,总之,恭喜你们,合格了!”

    “谢宗主。”鸾音和黎明齐声说。

    “好,那么接下来,鸾音,手宗的机器今天应该到了吧?”墨紫问到。“嗯,今天早上刚接到。”鸾音点了点头,说道。“那么,我需要你做一十八架天罗地网,材料这几天之内就会拨给你。”墨紫开始安排起了任务。

    “黎明,到抓捕的时候,你来当前锋。”墨紫再次做出了安排,“等我的调查队把兴奋剂的生产工厂找到,配合这十八架天罗地网,让他插翅也飞不出这身宗。另外,你们两个如果有机会,也可以试着打探打探,不过我不指望你们能出什么突破性成果,毕竟你们两只外宗猫还是很扎眼的。”

    “明白!”两猫一边说,一边对墨紫行礼。

    “好了,就这么着吧,散会。”墨紫甩了甩水袖,表示送客。

    “告辞。”鸾音和黎明出了殿门。

    “二位请留步。”花落雨的声音传来,她带着两名宫女在外等候,一见她们出来,就迎了上来,“宗主之前有过吩咐,为二位安排晚餐,所以请移步偏殿,用过晚餐再出宗宫也不迟。”

“那就有劳花姐姐带路了,还请替我们向宗主道谢。”鸾音对花落雨说。

     花落雨在前面带路,鸾音和黎明走在后面。

     “难得的机会啊,身宗的宫宴,有的吃了。”鸾音凑到黎明耳边悄悄说道。““哦?”黎明耳朵一动,来了兴致。“我之前有过耳闻,身宗的宗宫宴席,菜品用料可是很讲究的哦,我来身宗这么些天了,都没有蹭到过一次,这次算是有口福了。”鸾音有点开心。

    “你猜猜,宗主为什么赐宴?”黎明神秘地笑了笑。“因为我们通过了她的‘测试’吧?”鸾音也笑了笑,“而且我觉得,这次晚餐可能也是测试的一部分吧,不过,管他这么多,先吃了再说,身宗的宫宴啊,很难得的。”“所以你还是把重点放在吃上面嘛?”黎明一脸无奈。“没办法嘛,今天这么折腾,我有点累了,而且确实也饿啊。”鸾音不依不饶。

    “二位,偏殿到了。”花落雨把她们领进去,在桌前坐下。“二位稍等,菜马上就上好。”花落雨拍了拍手,身上亮起了浅蓝色的身之韵,一只只由水和韵力构成的水母,出现在殿内,围绕着花落雨列队,然后在花落雨的指挥下飘出殿门,再顶着晚宴的珍馐佳肴进殿。

    “好厉害,她对韵力造物的控制力好强,指挥这些水母对她来说就是如臂使指一般自然。”黎明暗暗咂舌,悄悄对鸾音说。

    “那是,这可是身宗四大护卫之一的花落雨,准宗主级的强者,在身宗也算是高手了,宫女们都叫她花大人,咱们是外宗派驻的,算使节,所以才叫她姐姐,她最擅长的就是使用这些韵力水母。”鸾音也悄悄说道,“而且她的打扮也像水母,你看她带的大帽子,质感就跟水母的伞盖一样,而且帽子垂下来的帘子也像水母的触手,那个不仅仅是装饰品,能强化她对韵力水母的控制能力哦。”

    花落雨似乎听见了她们的悄悄话,但是并不介意,微微一笑,说道:“两位,菜已上齐,请慢用。”“嗯,谢谢花姐姐,也替我们感谢宗主大人招待,另外,花姐姐要跟我们一起吃嘛?”鸾音对花落雨说。“不必,这是宗主吩咐,专为你们准备的,身宗规矩分明,我作为宗宫的主管,更不可逾矩。”花落雨说道。

    身宗为海岛,海产丰富,身宗宫宴,更是用最上等的海鲜,鸾音和黎明看着这一桌子的海鲜,再联想了一下他们之前在内外城餐馆看到的价格,不禁觉得今天晚上真是饱了口福。“怎么样,我说身宗的宫宴很棒吧。”鸾音咽下一个虾球,喝了一口鱼汤,对黎明说。

    “确实,简直是大饱口福。”黎明一边拆着一只螃蟹,一边点了点头,“这几天在海上漂着啃干粮,直到今天中午才吃上了点正经东西,然后今晚这一顿,真的,太快乐了。”

    食毕,一只只水母再次飘起,将桌子收拾好,就像上面从来没有放过菜一样。“看来二位吃得很尽兴嘛。”花落雨看了一眼盘子,笑着说。“嗯嗯,非常尽兴,谢宗主大人赐宴。”两猫异口同声地回答。

    “那就好,还有,宗主大人交代的事情,不可马虎,材料会尽快拨过来的,拨到之后,还请不要拖延。”花落雨看向了鸾音。“嗯,我明白,一定不负所托。”鸾音毫不犹豫。“那就好,二位随我来吧,我带二位出宗宫。”花落雨转身,带着她们出了宗宫。

    回到住处之后,鸾音就往沙发上一躺。黎明走到她跟前,摇了摇她的肩膀:“起来啦,这才走几步路就躺在这了,像啥嘛。”“唔,很累诶,今天那场比试,累死我了,韵力消耗挺大的好吧。”鸾音嘟囔着不想起来。“有点晚了,早点去洗个澡,床上躺着不是更舒服嘛。”黎明不依不饶。

    “你先洗嘛,让我休息一下,你洗完出来我再去。”鸾音说着,翻了个身。“那好吧,我先去洗了,真拿你没办法。”黎明无奈地摇摇头,打算去洗澡。“哦,对了,你带洗漱用品和睡衣没?”鸾音突然问道。“洗漱用品我倒是带了,睡衣嘛,我本来打算到这边来买的,结果今天没买成。”黎明想了想说。“那要不就穿我的吧,我有多的,放柜子里面呢,尺码啥的,应该问题不大,反正睡衣很宽松。”鸾音说着。

    “那,谢了,真是麻烦你了。”黎明有点不好意思,脸也有点红,只不过窝在沙发里面的鸾音看不见。“没事,我们是室友嘛,互相照顾是应该的,今天还多亏了你在宗宫帮我解围。”鸾音说道。

    一段时间之后,迷迷糊糊的鸾音被洗完出来的黎明从沙发上摇起来。“起来啦,我洗完了,你也快去吧。”黎明轻轻摇了摇鸾音。“嗯,好,话说姐姐身上好香啊,是沐浴露嘛?”鸾音从沙发上爬了起来。

    “应该是吧,你也赶快去把自己洗香点,然后床上躺着去,洗完出来记得用韵力把头发烘干,没烘干就睡觉,第二天会头疼的。”黎明笑着催鸾音。“好,我马上去,等我先拿个衣服。”鸾音收拾了一下衣服,也去洗澡了,黎明则往沙发上一坐,开始看茶几上堆着的书,想挑一本合适的看看,打发下睡前时间。

    “《身宗史》?算了,之前背书就够头大了,换一本,这,《唱宗功法基础》,没啥兴趣,这个是啥?《机械制图》,这是手宗的教材吧,她不看小说啥的嘛?”黎明看了茶几上那一堆书,有点纳闷,“这本应该是了吧,《战地风云》。”

    “她居然喜欢看战争类的小说嘛,跟她平时温柔的气质差别好大。”黎明一边翻着书页,一边自言自语。“嗯?姐姐在看什么?”洗完澡的鸾音一边用韵力烘干头发一边走到茶几这边来,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沐浴露味道。

    “你桌上的书,我等你等得无聊,就随便挑一本看看。”黎明说着,把书合拢放了回去,“没想到鸾音你居然喜欢看这些,跟你气质差别挺大的。”鸾音脸有点红,揉着头发说:“是..是嘛?小爱好而已,这也就是小说,不是正经军事学著作,看着玩的嘛。”

    “好啦,我没有笑你,只是好奇而已,别脸红嘛,不过你害羞的样子还挺可爱的,嘿嘿。”黎明从沙发上站起来,把鸾音一把抱起来,向卧室走去。“姐姐你干嘛...我能自己走过去。”被抱起来的鸾音有点不适应。“刚才谁喊累躺在沙发上不想起来的来着。”黎明笑着把鸾音放到了床上,自己也躺了上去,把被子扯来盖好。

    本来这床一只猫睡挺宽,但是两只猫睡,就有一点挤了。“好像有点挤,将就一下吧,如果姐姐不嫌弃我的话。”鸾音躺在床内侧说。“怎么可能嫌弃你,你这么可爱,我还得感谢你给我个睡的地方。”黎明说着,“明天几点起?”“八点的闹钟吧。”鸾音说,“我关灯了哦,今天好累,晚安姐姐。”

    “晚安。”黎明调好了闹钟,也睡下了。

桔狼.Anson

为了避免重就先发一下文字吧()

这里是我京剧猫oc(以后再画,先发一下文字)

—————————————————————

姓名:荇秋

性别:女

相貌:白毛(从发尾开始往上渐变粉,颜色越来越浅,异瞳,(我的角度)左蓝右红,左眼角有泪痣

宗:眼宗,西门妹妹(非亲血缘)

武器:冰凌剑

韵力:紫色,会制造幻境(西门教的),可控制冰,闭上眼就会冷静下来,听力极其灵敏,可以利用听力来作战(指闭着眼打)会用符咒。(因为是西门的妹妹所以很受眼宗人们喜爱)

技能(啥啊):小招:冰清玉洁(带点杀伤力的奶)   大招:冰封

cp/梦角:武崧

身世:父母自幼双亡(在与黯的对抗中)然后被西门收养(因为...

这里是我京剧猫oc(以后再画,先发一下文字)

—————————————————————

姓名:荇秋

性别:女

相貌:白毛(从发尾开始往上渐变粉,颜色越来越浅,异瞳,(我的角度)左蓝右红,左眼角有泪痣

宗:眼宗,西门妹妹(非亲血缘)

武器:冰凌剑

韵力:紫色,会制造幻境(西门教的),可控制冰,闭上眼就会冷静下来,听力极其灵敏,可以利用听力来作战(指闭着眼打)会用符咒。(因为是西门的妹妹所以很受眼宗人们喜爱)

技能(啥啊):小招:冰清玉洁(带点杀伤力的奶)   大招:冰封

cp/梦角:武崧

身世:父母自幼双亡(在与黯的对抗中)然后被西门收养(因为父母和西门是好朋友)在西门被混沌侵蚀后逃出宗宫,并被唐明师父捡到(那时大概4岁左右)并不知道自己还有一个弟弟(叫秋华/小满,被西门抚养长大,并被混沌侵蚀,在宗宫大战时属于西门那边,后来同西门被净化)


可能会发文或图


有瑕疵在补充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