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7321浏览    113万参与
安菌是只鸽子🕊️
做网上作业时的小摸鱼

做网上作业时的小摸鱼

做网上作业时的小摸鱼

吃口烤兔压压惊

六一的时候画的啦,p2是指绘描的。。。是我家幼年直辖市组。

幼年直辖市组赛高!!!!!

六一的时候画的啦,p2是指绘描的。。。是我家幼年直辖市组。

幼年直辖市组赛高!!!!!

咸鱼皮

【京冀】偏执狂6

 他从来就不会被任何人埋葬。


✘文笔奇差

✘人物设定可能冲突

✘逻辑错乱


以上都ok的话,祝食用愉快(´∀`)♡


————


 “我...好想再见见冀哥啊。”​


  不知不觉中王京​已经松开了揽住王津的手,一个人瘫坐在床边低声道。


  他还是好喜欢他的冀哥,喜欢他的笑容,喜欢他的直爽,喜欢他为自己打点好的生活,却唯独无法喜欢他所注视之物。


  每次看到王冀的背影,王京都有种时光回溯的错觉,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身批战袍,义无反顾一走就是多年...


 他从来就不会被任何人埋葬。



✘文笔奇差

✘人物设定可能冲突

✘逻辑错乱



以上都ok的话,祝食用愉快(´∀`)♡




————



 “我...好想再见见冀哥啊。”​


  不知不觉中王京​已经松开了揽住王津的手,一个人瘫坐在床边低声道。


  他还是好喜欢他的冀哥,喜欢他的笑容,喜欢他的直爽,喜欢他为自己打点好的生活,却唯独无法喜欢他所注视之物。


  每次看到王冀的背影,王京都有种时光回溯的错觉,仿佛看到了当年那个身批战袍,义无反顾一走就是多年的将军。


  正因如此,被永远抛下的恐惧愈发强烈,逐渐占据了他的内心,吞噬了他的理智。


  直到回过神来才发现,他做出了太多无法挽回的事情。


  “津,早在没有你的时候,我好像就喜欢上他了。”


  王津深吸一口气,抬头注视着王京。


  “我自开蒙以来,第一次分清情爱之时,我就知道我喜欢的是王冀,这一点,是永远不会变的。”


  “在我的世界里,他就是最初的一切。但那时他的一切,却不是我。越发膨胀的极度和占有欲让我对他做出了很多难以置信的事情。”


  “是我,一点点的埋葬了过去的他,遮蔽了他的光芒,蚕食了他的一切。”


  “这些都是我...”


  “不对,不是这样的,王京。”


  嗯?王京疑惑的看向了面前打断他的王津,他不明白自己到底搞错了什么。


  王津看着面前疑惑的王京,忍不住抬起了手,对着王京的额头猛的一弹。


  “嘶”


  “王京,你说的我都明白,我的喜欢我也不会去质疑。但是王京,你仔细看看冀哥,看看他骨子里深埋着的东西。你觉得,他真的有被你变成那么不堪的样子吗。”


  “冀哥他,从来就不会被任何人埋葬啊。”


  王京愣住了,‘冀哥他,从来就不会被任何人埋葬。’就好像一个发了狠的巴掌,打在他的脸上。


  这么多年了,王冀好像变了很多,但却又好像一直没有变过。

  

  王冀骨子里深埋着的..到底是什么。


  王京狠劲的揉了揉头。他想不起来,被他忽略的东西。


  “是...”


  “是坚毅和温柔啊,王京。”


  ...王晋,怎么会在这里。突如其来的话让京津猛的看向门口。


  见到京津看向了他,王晋抽出了本来环着的手,笑着向面前两个孩子打招呼摇了摇手


  “我说的..没错吧。”


  “晋哥!”


  王津一脸惊喜的从椅子上跳起来,趁着王晋打招呼的手没有收回,上前强行来了一个击掌。


  王晋扬起嘴角,宠溺的揉了揉王津的头。继而转头看向王京。


  “王京,你好好想想,王冀他真的在意你给的那点伤害吗。”


  那点伤害...王京暗自咬牙,这是在说,无论他对王冀做出什么,王冀眼中从来就不会有他的意思吗...


  “王京,我是说,王冀他已经爱你爱到根本不会在意自己的地步了,你明白吗。”


  “....那他为什么要走,为什么不接受我,为什么要让我..和傻子一样,追了他那么多年。”


  王京强行压抑住发抖的尾音,双拳也默默攥紧

  “我从公元前七世纪,就喜欢王冀了。”


  “可多年来,我得到的不过是他的一次次逃避。现在你告诉我他爱我...”


  王京感觉自己的视线被什么东西糊住了,他不停的眨眼,以祈求那个东西不要流出




  “不...京,我爱你,我只是..恨透了我自己。”


  又是那双熟悉的手,那双牵着他走过漫长岁月的手,此刻就平稳的搭在了他的眼前。


  王京一愣,不可置信的抬起右手,却又仿佛恐惧着什么似的不敢落在那人的手背上。


  “我是一个不称职的哥哥,竟然喜欢上了自己弟弟”


  “我害怕这样的我会拖累你,但是抱歉,我忽略了你的想法。”


  “直到现在我都认为这段感情不该存在,但是我却无法阻止他继续发展下去。”


  “京,我到底该拿你怎么办。”


  王冀慢慢将额头抵在王京的发窝处。他真的是爱惨了这个孩子,不忍心他受到一点伤害,他会尽力为他清除一切阻碍,包括来源于自己的感情。


  可事到如今,连他也不清楚,到底该怎么做了。


  “哥,你真的不恨我吗..我做的那些事...我”


   王京的眼泪终于还是没忍住,淌过王冀的指尖,顺着脸颊留下。


  王冀感受着王京情绪的波动,不由得靠近了他一些。


  果然,这个孩子还是他的京,没有变化。


  “小京,你不必为我感到愧疚,我哪是那么容易被改变的。”


  “可是...”


  “小京,你还记得我当初告诉过你什么吗。”


  打断了王京的话语,王冀缓缓露出一个微笑


  


“真正的巨人,即使被掏空心脏,也还是巨人。”



  

  “那么小京,告诉我吧,我到底怎么做,才能结束这一切。


  我已经....不想你再难过了。”




————



  有生之年系列终于(இωஇ )


  一句冀哥他从来就不会被任何人埋葬,解开了王京心口最深的愧疚,给了他再度靠近王冀的勇气。


  一句我从公元前七世纪就开始喜欢他了,打破了王冀心底对于自己的厌恶与羞愧,让王冀得以有时间放下偏执再去正视王京,与他这段感情。


  王冀是一个坚强的人,他从不会被外界强行改变,能够改变他的只有他自己,无论是为了大局还是别的什么。


  既坚强又温柔,就是王冀多年来一直未被改变的东西,这两点在下一章会有体现。


  偏见是一场迷惑人心的烟雾,在放下偏执之时,他们会看到所爱之人的身影与千年前那场初遇,竟是无限重合。


  啊啊啊我终于更了,拖得我自己都不好意思了,不过放心我绝对不会坑的(*`▽´*)


  唉质量越来越垃圾了,还全是错字(我自己爪巴


  这周大概会有一个配图是关于这张的...大概


  对了再得得一句那个七时间是燕国建都蓟的时间(可能你们比我清楚吧...


  最后为各位坚持追文的宝贝比个小心心,感谢你们还在(´∀`)♡





安于现状的终焉

。啊这。

哎呀。就。想写点新东西。(猫猫祟祟


我混圈的保质期是一年。就以淡圈人的身份写写ooc文学吧(这人还没搞够


还是京冀,但不打省拟tag了,看不看的到随缘

这次的脑洞是这样的:


冀哥没了(什

是再也忍不住的压抑和绝望使然,对自家城市的愧疚使然,对京的感情自我厌恶。

于是产生了强烈的,“想要消失”的念头。


一般来讲,只有被撤销的省份,意识体才会彻底消失。所以他没死,最多算个假死。


那些产生了强烈自暴自弃情感的省份,会被强迫抹掉身为意识体时期的记忆。做普通的人。


当然这个也不是一直做人,如果其他省份想挽回他的感情足够强烈,需要待在那个人的身边,引导他恢复记忆。...

哎呀。就。想写点新东西。(猫猫祟祟


我混圈的保质期是一年。就以淡圈人的身份写写ooc文学吧(这人还没搞够


还是京冀,但不打省拟tag了,看不看的到随缘

这次的脑洞是这样的:


冀哥没了(什

是再也忍不住的压抑和绝望使然,对自家城市的愧疚使然,对京的感情自我厌恶。

于是产生了强烈的,“想要消失”的念头。


一般来讲,只有被撤销的省份,意识体才会彻底消失。所以他没死,最多算个假死。


那些产生了强烈自暴自弃情感的省份,会被强迫抹掉身为意识体时期的记忆。做普通的人。


当然这个也不是一直做人,如果其他省份想挽回他的感情足够强烈,需要待在那个人的身边,引导他恢复记忆。

成功的话人会重新做回意识体。失败的话……


那就那两个人都没了吧。(无情


总之是个京放下一切勇敢追爱的狗血烂俗文学。


本文中京京不渣,就是怂了点。(会不怂的

所以其实冀失忆他正好可以肆无忌惮的表达自己的心意还不害怕表白完兄弟都当不成了


本文人物个人情感重于意识体情感,所以你会看到


真实兄控京京和津津


丢了自己个儿工作也要让冀哥回来的拽京京


在失忆人类冀哥面前拼命装乖的可爱京京



以及


要一命换一命的疯狂京京。


这种东西真的会有人想看吗?真的会有人想看吗?真的会有人想看吗?真的会有人想看吗?(泪了。


想看的话麻烦评个论(小声)如果有人想看我下周二考完试就会开始写。(



🌻林家大少李天爱🍦

公园年票来打卡🤗北海公园

公园年票来打卡🤗北海公园

笙泠

【帝魔】花吐症

【涵设,京沪bg花吐症】 

【迫害京爷】 


王京是在起床后发现不对头的。 

喉咙处传来一丝丝的瘙痒感,这种感觉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了,意识体是不会轻易生病的,他喝了口水,却没能缓解,仿佛喉咙里是有什么异物存在,稍稍咳了两声,一朵小小的白玉兰落入掌心。 

花吐症。 

王京稍加思索,最后将花一瓣瓣撕下扔进了垃圾桶中,见着那筒,竟是想起了王沪前段时间见着他就会问的一句话。 

“xx是什么垃圾?” 

花瓣是湿垃圾。 


当他到达会议室的时候,时间还早着,偌大的会议室中仅有一人趴...

【涵设,京沪bg花吐症】 

【迫害京爷】 

 

王京是在起床后发现不对头的。 

喉咙处传来一丝丝的瘙痒感,这种感觉他已经很长时间没有过了,意识体是不会轻易生病的,他喝了口水,却没能缓解,仿佛喉咙里是有什么异物存在,稍稍咳了两声,一朵小小的白玉兰落入掌心。 

花吐症。 

王京稍加思索,最后将花一瓣瓣撕下扔进了垃圾桶中,见着那筒,竟是想起了王沪前段时间见着他就会问的一句话。 

“xx是什么垃圾?” 

花瓣是湿垃圾。 

 

当他到达会议室的时候,时间还早着,偌大的会议室中仅有一人趴在会议的长桌上,他坐到椅子上,王沪看上去是睡着了,头发散在了桌上,身边的一份文件堆得让人都看不见她人了,王京喉咙处感到一丝瘙痒,咳了一声,一朵白玉兰再次落进掌心。 

他有些心虚地瞧了眼睡着的王沪,将花放入裤子兜里,花瓣又软又湿,再抬了头,发现王沪已经醒来了。 

“您醒了。”王京耸耸肩,寻思了王沪大抵没看见他吐出的那朵花儿,假装什么都发生。 

“您昨儿怎么,睡晚了?” 

王沪随意地拢了拢头发,将桌上的包拿起来,回着:“昨天晚上和巴/黎的人开了会,事情复杂了些,就很晚才睡了。” 

王沪匆匆将手提包拿起离开了会议室,王京在桌上用手指画了个圈,王沪定是去补妆了,顶着刚刚睡醒的脸和他说话大概已是阿沪的极限了。 

王京又咳了一声,纯白的花儿带着丝丝红色。 

王京微愣,最后拿出口罩带上。 

 

王津觉得今天的哥有些奇怪。 

要说平日,他在会上喋喋不休说了那么久王京估计早就直接怼上来了,可今儿呢,这人沉默地待了那么久,他嘴皮子都干了可那人啥都没说就是戴着口罩坐着,反倒是王沪王渝等不及了来怼了。 

王京咳了一声,三人一下子沉默了,偏头看着王京。 

“侬还好吗?” 

口罩挡住了花朵的下坠,王京不敢动口,生怕那花儿顺着空隙掉下去。 

王京点了点头。 

这怎么看都不对劲。 

王津拿起手机手指划了划,最后总结了说。 

“这,北/京今儿可太平了。” 

王京又点了头,站起身子朝着门口跑走了。 

王渝有些莫名其妙,看了眼表,才八点半,从窗户那里探了头看向东方。 

今儿太阳是从东边升起的啊。 

王京进了厕所,将一直衔着的花朵摘下丢进了垃圾桶中,又顺带着咳出了另一朵花。 

……得,还是花骨朵儿呢。 

花骨朵上带着丝丝的血迹,喉咙已从瘙痒感转变成刺痛感,茎上微微的倒刺刮了血肉。 

吞咽也有点难受了。 

 

这场会议因为王京的全程不说话而不欢而散,王津勾住王渝的脖子笑着说待会儿一块去吃午饭,王沪和他被落在最后,王沪慢慢地整理着资料,将他们一张一张放进包中,王京看着她的一举一动,王沪将最后的拉链拉上,看着眼前的人稍稍挑了眉。 

“待会儿一块走?”她有些莫名其妙,提议说。 

“可以。” 

王京的声音似乎有些嘶哑,就像是喉咙被什么东西刮得受了伤。 

“侬还好吧。”走了几步,王沪转过头,轻声问了身后一直沉默着的王京,王京微微低了头,正好和王沪对视。 

“没什么,就是一些小病。” 

不出意外的,他看见了王沪的眉头皱了起来。 

“那这是个人原因……还是地区原因?” 

“我想是个人原因。”王京咳了两声,有些紧张地捂住口罩,看到王沪欲言的样子,补充说,“放心吧,老爷没事儿。” 

王沪稍稍放心地点了点头,车钥匙打开了门,稍稍弯了弯身,进了车中。 

“坐。” 

王京听从了,他家的助理不知怎么的就跑远了,打电话对方还说是要给北/京大人买午餐。 

王京咳了一下,庆幸没有花咳出来。 

只是他这个样子,真的能吃午饭吗。 

“侬要去哪?”王沪抚弄着方向盘,王京被突然提及,有一些慌乱,喉咙处传来被哽住的感觉,咳了两声,一朵白玉兰被咳了出来。 

若无其事地转了头,伸出手指将花朵拨弄下来,娇嫩的花被塞入口袋中,余光瞥见王沪正看着他,稍稍咳了一声,但愿对方没发现。 

“侬怎么了?”王沪随口问了一句,将额前的碎发拢到耳后,“声音听上去就像是喉咙受伤了,侬还好吗?” 

王京点点头,不言。 

王沪轻轻啧了一声,车子开始发动,王京微抬头,看着窗外掠过的城市景象。 

车在斑马线前面停下,王京摸了摸下巴,突然开了口。 

“阿沪。” 

“怎么了?”王沪恶狠狠将手臂砸在方向盘上,放在身边的手机屏幕亮着,表示现在已是中午十二点了。 

“咱……要不谈个恋爱吧。” 

王沪懵了。 

她转过头,上下看了好几眼王京,轻轻嘟哝了一句,最后一把扯下王京的口罩。 

“是北/京啊,侬是刚从宛平南路六百号回来啦?” 

王京呸了一声。 

“我是认真的,您呐。” 

王沪轻哼一声,手臂重重拍了一下方向盘。 

“下去。” 

“您这就不够意思了……” 

“下去。”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王京推开车门,关上车门前,王沪还特意补了一句。 

“如果侬没去过的话,我建议你去宛平南路六百号看看。” 

要去您自个儿去呗,王京在心底暗自骂着,对方早已驱车跑远,拿出兜儿里的手机,打开瞧了瞧,再看眼路牌。 

朝北走会有一家餐馆。 

等等自己是不是忘了谁? 

王京看着手机,陷入沉思。 

刚刚要打电话给谁来着? 

 

王津抿了口茶,看着眼前邀请他来家的王京,可对方不慌不忙,还拿起一串儿樱桃递给了王津。 

“您找我干什么呢?就来帮您消灭这些水果?”王津将那串樱桃吞下肚去,将头上的带子松了松,又紧了紧,再松了松,又紧了紧。 

王京挑眉:“您可别动您头上那渤/海了,我找您来,就问您件事儿,怎么向女孩子表白?” 

王津刚喝了口茶水,被这句话惊得差些把水吐出来,这好不容易吞了下去,却被水呛着,咳了好几下。 

“您别激动。”王京拍着对方的背,安慰着,王津却反而咳得更猛烈了。 

“不是……咳咳,哥,您拱白菜了?” 

哪有这么说的。 

王京将手里的扇子收紧,王津觉着身边的气氛凝重了点。 

“先不说这个,京哥,您的喉咙怎么回事儿?” 

王京喉咙又传来刺痛感,咳了两声,在王津的诧异目光下,一朵白玉兰落在了王京的掌心。 

“这回明白了吧。”王京嘶哑着说,“这玩意儿是会死人的。” 

王津彻底明白了,接过那朵白玉兰靠在沙发背上,转着手里那朵花。 

“白玉兰?不会是……” 

见对方点了点头,王津不得噗嗤一下笑了。 

“没想到啊,哥您居然也有一天会沉湎于温柔乡。” 

温柔乡? 

王京又想起中午那把自己赶下车的王沪了。 

“别贫了,说说怎么办吧。” 

王津耸耸肩:“能怎么办,直接上呗。哥,您再不行动,这玩意儿可是会死人的,你死了没什么关系,咱死了还会新诞生一个意识体,但我可受不了被您叫哥。” 

“狗嘴里吐不出象牙。”王京轻哼一声,“就不能说点实际的?” 

“我不告诉您了吗,直接上去告白。”王津啧了一声,“您平时挺果决的,怎么这会儿不行了?” 

要是直接表白就行了还用得着来找你?王京暗自吐槽,寻思着在这个几百年的单身狗面前没什么好说的了,打发着对方,反倒是王津一脸喜悦。 

得了,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他再一次给王沪打了电话。 

“找我什么事?”另一边的王沪听起来似乎很忙,语气快速又急切。 

“我中午和您说的话,您考虑了吗?” 

另一边声音停顿了许久,久到让王京差点以为自己这里断了线。 

“侬嗓子还好吗?” 

“啊?” 

对方接着解释说:“天/津和我说过了,是我干的吗?” 

什么是你干的这明明是我自己的问题干嘛把这责任推到自己身上。 

等等王津说的?好啊你个嘴碎的。 

王京愤愤想着。 

对方没有等到回答,又继续说:“我刚开始还以为是佛/山或者东/莞的。” 

王京沉默了很久。 

良久,久到让王沪以为自己这里断线了,王京才继续说话。 

“您认真的?如果只是为了帮我就大可不必。” 

“当然是正经的。” 

遂又补充了一句。 

“就像是侬中午那样正经。” 

 

傍晚时候是会面时间。 

仅仅一天的时间,他的病症在不断恶化,也不知道是得罪了哪位神仙,王京想着,对着洗手台狠狠咳着,白色的花被撕成一片片的,王京看着它们被冲下去,喉咙很痛,只能发出非常低哑的声音,让他自己都怀疑别人能不能听懂自己的话。 

“我来了。”王沪十指交叉,看着眼前仍旧带着口罩的王京。 

王京只点了点头。 

“我答应你。”王沪说着,把包放在身旁的椅子上。 

王沪还想说什么,唇却是被一温润的东西堵住了。 

就像是在沙漠中快要渴死的旅人看见了一瓶水,在王沪感觉自己快被窒息而死的时候,王京终于松开了。 

王沪面色潮红,还喘着气,感觉喉咙处仿佛有什么异物,咳了一声,一朵软嫩的白玉兰落入掌心。 

“侬别想利用完我就溜啊。”这还是老娘初吻呢,王沪心里补充着。 

“您也是。”


【写完滚去复习了】

北城
之前的拍的太糊就藏起来了,描了...

之前的拍的太糊就藏起来了,描了线再重新发。是京的表情包。

之前的拍的太糊就藏起来了,描了线再重新发。是京的表情包。

鲤上

枷锁

省拟初尝试

燕冀老妈子+美强惨

本来想写cp察冀来着

结果似乎变成了察↔冀←京←津


“豫哥这话,是指察哈尔吗?”平京端着杯撇去浮着的茶沫子,没喝,又放下了,右手中指推了推眼镜。

这个名字已经许久未提了,转眼间察哈尔省已经撤了近七十载,察哈尔的名字在华北是个禁忌,因为燕冀听不得。

老套的白月光故事。平京心里叹口气,察哈尔是燕冀的白月光,其实说是白月光也不准,察哈尔的地位并没有那么高,只是故人已逝,空留他人伤悲罢了。

“冀,看我!”

“我要死了,我知道。”

“我把心脏给你了。”

三句话拴住了燕冀的心,张垣并入了河北,那是昔年察哈尔的省会。

“家兄的确心中郁结,不过...

省拟初尝试

燕冀老妈子+美强惨

本来想写cp察冀来着

结果似乎变成了察↔冀←京←津




“豫哥这话,是指察哈尔吗?”平京端着杯撇去浮着的茶沫子,没喝,又放下了,右手中指推了推眼镜。

这个名字已经许久未提了,转眼间察哈尔省已经撤了近七十载,察哈尔的名字在华北是个禁忌,因为燕冀听不得。

老套的白月光故事。平京心里叹口气,察哈尔是燕冀的白月光,其实说是白月光也不准,察哈尔的地位并没有那么高,只是故人已逝,空留他人伤悲罢了。

“冀,看我!”

“我要死了,我知道。”

“我把心脏给你了。”

三句话拴住了燕冀的心,张垣并入了河北,那是昔年察哈尔的省会。

“家兄的确心中郁结,不过并无大碍。”平京笑着和大哥中豫说着,“大哥不必担忧。”

中豫摇摇头:“你冀哥什么样子,你比我这个当大哥的都清楚。”京现在是家里的牵头羊,只是中豫也不怵他,毕竟论起来,他是文明的发祥地,自然值得当一声大哥,“算了,你们京津冀的事自己来吧,这些年你也知道,冀为了你们两个……也过的不好。”语罢,也不多说起身离开了京的住处。

平京跨坐在窗台上,“出来吧津卫,您都搁那儿多久了。”

津卫推开虚掩的门,侧身进来又把门关上,“京哥,您下来吧甭在窗台上待着,这要是冀哥看见了又得念叨。”

“……嗯。”

平京一撑跳下来,窗外的火烧云悠悠飘过,风有些大了。

燕冀当年是大将,老早就能打敢打的人,也横又倔,从当年逐鹿之战开始,战争、反抗和护卫就落在他肩膀上,到现在冀是有不少古战场遗址,可惜连年的也没好好保护,当年没意识等有了也破坏得七七八八的了。

周分封燕王立,护卫镇守戍边,又后来版图大了,燕冀护着的小弟弟成了心脏,燕冀从戍边大将变成了护城将军,那时他的心脏都叫保定,保定保定保都安定,是天然的护城河天生的护城墙。

“别怕,哥哥在呢。”那时候他的身影如此高大,再后来他身上的伤疤如此骇人。

津卫随意坐下,自顾自地说道:“我也懒得搭理您,都这样了,您也明白。您是政治经济文化中心,我只想搞自己的小买卖,咱们都起来了。”翻起个扣住的茶杯,倒上杯茶,“呦呵,你这茶比我的香多了。冀哥,近来……好做又不好做。”

平京关上了窗户,望着太阳从云里露出脸来,不说话。

“京津冀一体化,冀哥家的GDP排名反而下去了。”其后的话津卫没再说了,不是别的省发展太快,是被自己两人绑了,束手束脚的,“京哥,这几天咱哥他……”

“我知道,”京打断了津的话,叹口气,“冀哥,最近情况不太好。”

津卫喝了口茶,茶已经凉了,一片茶叶混进了杯内随着水波起起伏伏。

“十二月还早。”那是察哈尔离开的时间,津卫也没想到察哈尔会离开,热河就在内蒙待的好好的,谁想到察哈尔离去了呢?

“五月了,你大概还不知道吧。”平京叹口气,“那时候你被困在城内,38年察哈尔受了重伤,虽然我们是不会死的,但冀哥一直觉得那是自己的错误,你也知道冀哥的性格,什么事都往自己身上揽。”

津卫当然知道燕冀那性格,察哈尔年龄本来就小,燕冀多年没带过孩子了难免看得仔细,这本来没什么事,只是燕冀喜欢把什么都往自己身上揽,坏的哥哥扛着,好的给弟弟保着,九六年抗洪时冀哥怎么说的?“一保京津,二保铁路,三保油田,最后保自己”。看这几年又怎么说?“宁可牺牲GDP,也要确保北京的蓝天白云”。什么都掏给弟弟妹妹,苦果子只能给自己尝着。

堂堂一员大将就成了圣母心泛滥又没什么存在感的省份。

“战场上哪有不受伤的。”津卫叹口气,他不想回忆起那段岁月,那年他被伪军看着,不敢轻举妄动,他也怕那群丧天良的动自家的孩子,“咱哥,唉……”

平京的手搭在窗子上握成了拳,天色暗了下来。

“燕冀是本该尽显风头的大将,现在却实在容易忽略了。”津卫站起身来走到了平京身后,拉拉对方的衣袖,“冀哥他,心里会不平衡吗?”

“你不了解他吗?”平京转过身,“石家庄成了省会多少年了,他到现在还不肯过去,反而还在保定住着。”

保定被称为北京的南大门。

“混着烟火气,隐在市井街头的将。”津卫低下头,他和平京都曾经被燕冀捧在心尖上,当过心脏,那年自己拉着燕冀大哥的衣角,懵懵懂懂地问,“大哥你为什么不去看大典啊?”。

“我得守着心脏的大门。”那时的燕冀穿着一身新做的军装,可津卫却看到了曾经那个披着战甲执剑而立的青年,“将士守国门。”

将士守国门,君王死社稷。

燕冀是将。

察哈尔省的离去让他们始料未及,燕冀亲眼看着那个没过几天好日子的小弟弟消失在自己眼前,“我把心脏都给你了。”

察哈尔年龄比自己和津卫都小得多,却长得挺高,是骑马的好手,那年夕阳下英姿飒爽的少年身影映在平京脑海里挥之不去,少年笑得一脸灿烂见牙不见眼,从马上翻下来,大大咧咧地叫自己一声“京哥”,别说是生死之交的燕冀,就连自己也忘不了他。

京陷入回忆里又下意识坐到了窗台上。那时候自己也是坐在高高的窗台上望着骑马的燕冀,燕冀后边跟着那个带着稚气的孩子,就这样看着,被冀发现后免不了叨叨。说他老做危险的事,没个都城的样子。

那个孩子,脸上染着血污,扛着三八大杆咬下一口喇嗓子的粗面饼,“我就算死在这儿也不能再让他们前进一步!”

故人的容颜笑貌让燕冀怀念,他拎着酒推开京家的门,一边盘算起繁华的都市里这样建筑现在的价格。自从GDP跌出前十,他又开始养出来看见东西就算价格的习惯,市井烟火气积攒得越来越重。

抬眼就看见平京这货不老老实实待着坐在窗台上,这臭小子怎么还这样!燕冀琢磨着,老妈子劲头上来了,“京你下来!多大人了?”

“哥?”哦吼,完蛋。



啊啊啊啊啊我好喜欢察的设定

我每次都会把喜欢的搞没

哭唧唧

蓑笠翁

乐呵乐呵就成了(如果可以的话)

(我其实只是一个无辜的小垃圾)

乐呵乐呵就成了(如果可以的话)

(我其实只是一个无辜的小垃圾)

前世固然

快开学了我不想考试( )

p1是朋友家的私设渝

p2是京京...带了假发的(?)

p3是因为脸太丑于是被我截掉(?)的锦衣卫津

快开学了我不想考试( )

p1是朋友家的私设渝

p2是京京...带了假发的(?)

p3是因为脸太丑于是被我截掉(?)的锦衣卫津

辛勤的芹菜(期末暂弧 7月初回归(*•̀ᴗ•́*)و ̑̑
又是沉迷内销的一天_(:::з...

又是沉迷内销的一天_(:::з」∠)_!!!@海河的水我的泪qwq 


(祥云有参考素材orz

又是沉迷内销的一天_(:::з」∠)_!!!@海河的水我的泪qwq 


(祥云有参考素材orz

咸鱼皮

宰相京&将军冀


我流京冀(冀京???)


  线稿狂魔(上色废)又来丢人了(இωஇ )

  其实大家要是不介意完全可以直接拿图来练习上色啊(不我在说什么


  今天也是咸鱼的一天呢(瘫)

宰相京&将军冀


我流京冀(冀京???)



  线稿狂魔(上色废)又来丢人了(இωஇ )

  其实大家要是不介意完全可以直接拿图来练习上色啊(不我在说什么


  今天也是咸鱼的一天呢(瘫)

笙泠

记忆错乱

【一时的脑洞,也懒得写长篇了,就存在这里吧。】 


王京不知自己是从何时开始记忆错乱的。 

或许是最近事情太多,自己太过忙碌的结果。 

王冀将手搭在他身上,叹着气说那是心病。 

王京转头问着:“河/北,热/河最近怎么样了?” 

王冀的手那一刻有了停顿,一瞬间竟不会组织语言,许久才答道:“你忘了么,热/河他早在六十五年前就消失了。” 

王京扶额,道着最近实在是糊涂了,这病得赶快去找人治。

【一时的脑洞,也懒得写长篇了,就存在这里吧。】 

 

王京不知自己是从何时开始记忆错乱的。 

或许是最近事情太多,自己太过忙碌的结果。 

王冀将手搭在他身上,叹着气说那是心病。 

王京转头问着:“河/北,热/河最近怎么样了?” 

王冀的手那一刻有了停顿,一瞬间竟不会组织语言,许久才答道:“你忘了么,热/河他早在六十五年前就消失了。” 

王京扶额,道着最近实在是糊涂了,这病得赶快去找人治。

辛勤的芹菜(期末暂弧 7月初回归(*•̀ᴗ•́*)و ̑̑
@独月. 小伙伴点的戏装京爷—...

@独月. 小伙伴点的戏装京爷——୧( ⁼̴̶̤̀ω⁼̴̶̤́ )૭

@独月. 小伙伴点的戏装京爷——୧( ⁼̴̶̤̀ω⁼̴̶̤́ )૭

白饺子
是壁纸…… 嘤嘤嘤…… 真的是...

是壁纸……

嘤嘤嘤……

真的是最后一发了……

是壁纸……

嘤嘤嘤……

真的是最后一发了……

白饺子

吵架

嘤嘤嘤……

今天的最后一篇……

走评论

嘤嘤嘤……

今天的最后一篇……

走评论

白饺子

喝醉【R】

嘤嘤嘤……

走评论……

详细请看上篇……

嘤嘤嘤……

走评论……

详细请看上篇……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