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FTER for ipad —— 让兴趣,更有趣

点击下载 关闭

LOFTER-网易轻博

6956浏览    113万参与
榜单数据更新于2020-05-25 20:51
辛勤的芹菜(期末暂弧 7月初回归(*•̀ᴗ•́*)و ̑̑
@独月. 小伙伴点的戏装京爷—...

@独月. 小伙伴点的戏装京爷——୧( ⁼̴̶̤̀ω⁼̴̶̤́ )૭

@独月. 小伙伴点的戏装京爷——୧( ⁼̴̶̤̀ω⁼̴̶̤́ )૭

往生

想到一个很老的沙雕段子(。)

江苏:他们叫我苏苏,好听!
湖北:他们叫我楚楚,也好听!
台湾:他们叫我湾湾,也好听!
冀哥:你们聊,我先走了!

湖北:他们叫我楚女,好听!
江苏:他们叫我苏女,也好听!
湖南:他们叫我湘女,也好听!
冀姐:你们怕不是个癔症?

新疆:我六百上清华。
西藏:我五百上北大。
冀哥:我TM……

长三角:北京balabala
珠三角:发展balabala——
冀:……
天津:为什么冀哥老不说话?
山东:为什么冀哥老不说话?

我知道湖北北叫鄂,xyg

想到一个很老的沙雕段子(。)

江苏:他们叫我苏苏,好听!
湖北:他们叫我楚楚,也好听!
台湾:他们叫我湾湾,也好听!
冀哥:你们聊,我先走了!

湖北:他们叫我楚女,好听!
江苏:他们叫我苏女,也好听!
湖南:他们叫我湘女,也好听!
冀姐:你们怕不是个癔症?

新疆:我六百上清华。
西藏:我五百上北大。
冀哥:我TM……

长三角:北京balabala
珠三角:发展balabala——
冀:……
天津:为什么冀哥老不说话?
山东:为什么冀哥老不说话?



我知道湖北北叫鄂,xyg

往生

撤销河北省

“您呐。您这样的哥哥,有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都留给我,危险的地方死活不让我去,遇上麻烦默默帮我解决,把我娇惯到犯上,都心甘情愿。 

赵十年春,你与秦豫坐谈天下之势。我只得侍坐一旁,做你顺从的弟弟。言辞来往间,你犟生生地掷出一句,身为城池,身负国恩,理应如同神坛的牺牲,汤镬亦极乐也。 

当时我听了之后,冷汗淋淋,唯恐在这背后,暗藏着你甚至秦豫二人的杀机。后来我才知道,你说的牺牲,是指的你。你本是这样温柔至极的人,甚至还闲情雅致地写什么太平花赋,害得我不小心在庭院中栽种了这些亡国的植物,它们的香气在你死后日日萦绕身侧。” 


哥哥的笑声明快而爽...


“您呐。您这样的哥哥,有好吃的,自己舍不得吃都留给我,危险的地方死活不让我去,遇上麻烦默默帮我解决,把我娇惯到犯上,都心甘情愿。 

赵十年春,你与秦豫坐谈天下之势。我只得侍坐一旁,做你顺从的弟弟。言辞来往间,你犟生生地掷出一句,身为城池,身负国恩,理应如同神坛的牺牲,汤镬亦极乐也。 

当时我听了之后,冷汗淋淋,唯恐在这背后,暗藏着你甚至秦豫二人的杀机。后来我才知道,你说的牺牲,是指的你。你本是这样温柔至极的人,甚至还闲情雅致地写什么太平花赋,害得我不小心在庭院中栽种了这些亡国的植物,它们的香气在你死后日日萦绕身侧。” 

 

哥哥的笑声明快而爽利,是发自内心的欢喜。津说了什么俏皮话,哥哥往往是笑得站立不稳,泪花出来。 

哥哥的眼神清明而光耀,深黑如同夜幕的漳河。最使燕京印象深刻的,是流转如同层层黑水,眼波一挑,把人的心也勾了上去。 

燕冀近年来常常怀旧,喜欢追忆过去的事。他有些不大爱回家,闲着没事沿着太行山转转,去早就荒废的园林里走走。 

他甚至于冀北高原寻了一处平房,暂住下来。路势难走,车辆不便,要差不多一个钟头的工夫,那时人去的也少。燕京抽空去看望他,他便说,明天请秦豫二位哥哥,还有周边的邻居们都来做客吧。燕京听了之后,有些为难。燕冀看了看他,很诚恳地说:“不能认路罢?我教你,从南走到北,在三岔路口中拐,在第二个路口向东拐,走上几里地,向西拐,向北一出溜,我在那里等着你。” 

于是众省慎慎地走着,回头又望了一眼路口。这样纵横多岔,若不是燕冀告诉地那样清楚,恐怕是要迷路的。 

燕冀亲自做了一桌北菜,得意地说:“好久不做了,来尝尝!”围着桌子坐满了人。众人一声喧哗,并不缩头,看着粉红蒸气散尽了,都叫一声好。推杯换盏,秦雍酒下了肚,说着些讥刺讽人的话。燕冀只笑,只听,为他一杯杯续酒。他们都能喝酒,酒瓶就摆在旁边。秦雍说大雁塔怎么样,陇西人怎么样,在西北经过的时候,西北女人见了男人追她,她会如何如何。大家都乱闹了起来,彼此分散在房间,劝着酒,说着一些家里的话。燕京感到背上寒凉,心想哥哥的衣服是不够的,转身却看到燕冀坐在长椅上,阖着眼睛,倚在洛豫怀里,贴着脸,很亲密地说着什么。许久悠长的呼吸着,大约是浅眠了。 

旁人看了,也许是觉得是冀哥喝多了酒吧! 

洛豫搂着他,说:“阿冀一直有肺病,身体是不如从前了。”这话是悄悄讲的,大家都没有听见。 

过了十点,竟然落了春雨,夜已深了。洛豫劝他早点休息,并决计要走。燕冀一定要陪他行一段路不可。原来燕冀雇了车辆,站在车门旁,伸出手去,几乎是碰到了他的脸:“明天来,记得给我带花。”

洛豫记得车行出很长的路了,燕冀还站在那里,车行过拐弯的岔口了,燕冀一直站在那里。

燕冀回了房,看见燕京坐在屋里向外看,和他的视线对上,又若无其事地转过脸去。

燕冀用脚带上门,随口说:“不愿走?反正十点,车子已没有,那就在这儿住一会儿。”

燕京一起身,步步逼过来,将他抵在门板上。他近年来从不发脾气,但好将眼睛往下一掠看人。燕冀只得挣开,沉默了一会,又用手指点着他脖颈,轻轻地道:“对不起。”

燕京仍瞥着他:“你对不起我什么?”

燕冀笑道:“不知道,但是道歉总是对的。”话虽如此,他的指尖已经贴上了他的手:“京,告诉我,我哪里做错了?”

哥哥与他说情话时,从来不用家乡话,温温雅雅的,多么好听!他回心转意了,觉得自己简直是在无理取闹。便将那只手握起来,一个劲儿地亲吻。

燕冀只好揽住他,低低地开口:“多大个人了还没正形。”

“哥。”

他这样说着,然后狠狠地吻了上去。

那天晚上燕京抱着哥哥,看着他睡了好久,夜色和袖角像水一样在他的指尖流淌。他俯下身,专注于啃啮他的锁骨。燕冀缓缓睁开眼,自始至终未发一言,只是在触及到某个点时发出了一声痛楚的闷哼。他侧过头,喃喃地说:“明天,陪我去山上。”

“山上?是想去踏青吗?”

“嗯。”燕冀答应一声,又趴在他耳边道:“平京——意下如何呀?就多半天,我知道你最近不忙,不许拒绝我。”

“时间还长,明天我有时间陪你呆着。”

“就从现在开始吧。”

“……好。”

第二天燕京醒过来看见哥哥就在他边上。歪着头看他。“小京早啊。我给你熬的粥。”燕京心想哥哥怎么换着花样叫他。回答道:“那就尽快上路吧。”

燕冀其实不像往常那样精神,在车上伏在他肩上休息。胸部有规律地一起一落,眼睛闭着,两只手环在他腰间。沉沉静静地。燕京小声道:“这有都证实,公交车的中间是最安全的。您呐,就在车上好好睡一觉,等到下车,我再叫您。”

“是吗?”燕冀睁一睁眼睛,“我睡不着……嗳,真让人忍不住想起滏阳那孩子,做过一道地理题,问他春夏去草原天路应该从哪个入口进。答案是清早要从桦皮岭进,日出东北,从那个地方往西走,不会遭遇逆光——”

燕京哑然,随即失声一笑。

冼衡的年纪已经不小了,但燕冀提起他来,还是“那孩子”“那孩子”地叫。

“怎么说,都得把他往你家大学送。”

“分高怕什么,他是凭真才实干考进来的。”

他看过很多人的成绩,但冼衡是其中最精通此道的高手。

口外的“坝上”是一溜大山。山上是一片平地。坝下是初春,一上坝还是寒冬。越过另一片山头,冀北高原在浅碟般的积雪下微微晃动着身体。

通透的雪的春日,散发出一种微弱的,然而分明地辨得出是新草的味。一个多月前,雪一定堆了五六寸厚。

燕冀和燕京携着手,穿行过山道,踏过碎冰,侧身穿过那些狭窄的渠坳。积雪在微微的阳光下随风飘动闪着光。他只走着,走走停停,以至于前路不明。燕京道:“哥哥,您是想到哪里去?”

于是燕冀加快了脚步,沿着山道爬上去:“小京——这边!”坡又陡,待燕京跟上去,燕冀已经稳稳当当坐在顶上,嗅着手中的一捧陈雪。是一种令人安心的味道。

“怎么了,哥哥?”

燕冀微笑。“在我身边坐下,小京。”

燕京坐在那一层薄薄积雪上。“你来这里,就是为了看风景呀。”

燕冀不置可否:“嘘。别说话,你看山底下,夺白。夺好看!”

燕京转到他身后,亲他的侧颊。他含笑道:“这样说来,我还要赠你礼物。”

“这可稀罕。”燕冀也站起身,笑得如同融化的春水,“莫不是赤金链白玉环?”

“近觑不见,远望,就是山下高铁。”燕京带一丝媚上的语气,“这条铁路通往哥哥家。”

燕冀定定望着他,笑而不语。

“不相信?”

“我信。”

“嗳,大家都不容易,我挣钱也比您容易点儿,就希望能为您继续做好事吧!”

“这样吧,爷们儿!”燕冀还笑着,话儿也柔和,手儿也利落,捧起他的脸,“我的东西还不是你的?这东西,你拿着,别客气,用旧了,我帮你修!”

“哥哥是嫌弃了?”

“怎么会!您是红星,我得护着你。”燕冀用软话挑逗他说,“你英明神武,却就少这条铁路了。我今后,再也用不着了。”

他久久地凝视着燕京的脸。他们两个人,站在旷远的天空下。他眼神里浓烈的爱意,让燕京招架不住。

“不过我怀疑。”他话锋一转,眼底又渐渐冷下来:“你真的会杀了我吗,京?”


(预警:人不是京杀的。可以理解为某人放暗箭。)


那一把长刀从空中击来,直穿心脏的时候,燕京听见哥哥微弱的喘息声。哥哥左手揽住他的腰,右手缓缓地垂下去。燕京颤抖着,他的手贴上了刀柄。他听见哥哥说,京,我死了之后,你是全世界……

哥哥闭上眼睛的几分钟,几秒钟,他被那种味道环绕包围在天空下。山坝上覆盖着绵软雪白的云团。哥哥动了一下嘴唇,他知道是要叫他的名字,血腥聚拢过来,淹没了他。

没有鲜血。

——但其实是没有鲜血的,他的血,早在日复一日的消磨中活活榨干了。

“哥,你为什么要离开我……”

他的脸上没有痛苦,蒙上了一层温柔的笑,嘴角微微地扬起,他可能听不见燕京说话。

他含泪亲吻着燕冀的额头:“可我呢?我就没人管了吗?”

他所熟悉的世界和信仰就在那一瞬间彻底崩塌。

可是他后退一步,看见长城饮马,河梁携手,看见银袍长枪的先行官满心满心的真情,长江风起,河水倒流。高亢而直迫云天,带他来到一切刚刚开始的地方——

那么长。那么长。

他很小很小的时候,燕冀不是个脾气很好的人。他好喝酒,好骂人。他打仗,一直到两颊绯红,双眼出火,一气之下就杀了好多人。燕京跟着哥哥,常常看到羽箭插在臂上,刀剑砍在身上。他隐隐约约觉得,疼的是他自己。

第一次领兵出师未捷,被敌国拦在了山麓。退兵后,众位兄长都批他一顿,唯有哥哥冷眼瞧着。他心中不安,俯身请罪。

哥哥大怒:“咋?仗着你们打仗好,欺负小娃娃不会打?行拦,小孩,我带你练兵法起,号,还委屈,别理他们!”

哥哥很少笑,唯独对他不吝笑容。

那时他就想,终有一日,他会成为神州大陆最耀眼的首都,他会让周围的土地沐浴光芒,他会成为哥哥的骄傲,让哥哥成为富饶的乐土,乐土的诸侯。他会让哥哥在阳光下欣慰温暖地微笑,永远。

那是他用一生去追求守护的,只留给他的笑容。

这么多年过去了,他所深深怀念的,无非是哥哥的笑容,浅浅的一笑,温柔的微笑,满心满肺的极上温柔,坚毅平和没有悲伤,他伸开双臂的样子一如当年。

可是哥哥,我是你的什么?我值得你这样守护我吗?

“呵……我是你的月亮,你是我的心脏。人没了月亮,没有大碍,可人如果没了心脏,一定会死。我燕赵,没本事,却很惜命。所以你永远也别想离开我。”

他拥有燕赵大地上永恒的月亮,他拥有冀州平原上永恒的月亮,他拥有哥哥独一无二的温柔,以及在无数腥风血雨下同生死,共患难,无数次救过他命的那份恩情。

何以为报。

 

今天是他的头七,是他回来的唯一机会。

他一个人跪在坟前,喃喃道:“我来陪你了。”

哥哥被暗杀于三月,他的故交都知道了。洛豫从他怀里接过哥哥的尸体,依照他的遗愿,就地埋在高原上。苏淮抚摸他的衣裳,他还带来了玉蕊檀心梅,梅上的雪水茶。那些气味顷刻间就消逝地无影无踪了。又留下盐泪的味道,悲伤的味道。碑上刻的是“九州之首”,唯独这一点,他们没有依照燕冀的意愿。

人生在一世,总会想起以前的事。还是几十年前,燕冀握住他的手,认真地告诉他:“你是这世上最充满生机的首都。”

他想起这句话,像被戳到痛处似的狠狠瑟缩了一下,苦笑道:“不,我不是。”

“哥哥,我怎么可能不爱你?”

他在这片土地上,努力地寻找燕冀的影子。当他看清楚时,才发现哥哥身上满是伤痕,离他是越来越远。他被人用刀架在脖子上,他被逼交出兵权。

他终于明白以前忽略他的时候,哥哥的心有多么疼。

“那不一样!”他的眼泪又汩汩流下来。

“无论是津还是沪,无论是宁还是杭,都不及哥哥千分之一!”

“——我最爱的只有哥哥!”

没有人听。

心如死灰的人是最悲哀的。

以前那样美好的日子啊,不知过了几百年,他还是北平,及第花纷纷扬扬,月季鲜艳如血,和平的日子永远没有尽头,哥哥亲吻他的额头。

他以为——他能离开哥哥吗?他能掌控哥哥吗?就算冀州作古,但处处是他的影子,仍然会出现在他眼前,比如头七的梦里。

你把他害成什么样了。他深刻地自责。你够狠。

他累了,倚在碑上缓缓地喘息。看着暗暗渐合的天空,他突然想起几句词曲,有些不达意。“堂上谋臣尊俎,边头将士干戈。天时地利与人和,燕可伐欤?曰可。”

哥哥知道会有这么一天吗?以至于,非如此不可?

他可以相信哥哥的忠诚却唯独不能相信自己,他宁愿相信这方土地没了冀依然可以屹立不倒,所以注定成为了千秋路上的基石。而属于燕赵的,明亮奇异的时代,挣扎到消亡的那一刻,悄然而止。千年都不曾邂逅过幸运。

他木然,胸口如同有一团东西被攥得发疼。原本是没有心的人了。

可是跟哥哥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冀到底受过多少伤,他才无限追悔地发现,他不清楚。时间太久了,太多太多,他也没有机会再铭记了。他以怨报答救命恩人,乃至哥哥沦为臣仆,是远远地看着他和别人在一起,也只能痛苦沉默的朝臣。最后一寸寸离去,又一天天地被遗忘。

“哥,我们的好日子才刚开头,你怎么就走了呢。你看看你的省会,还有新区,他们,都很幸福啊,哥哥你不高兴吗……为什么不回我的话……”

这人残忍,毫不留念地走了,还把他们紧贴的肌肤撕个血肉模糊。那离去的手指的触感,还停留在他的手心里,唯有影子平静地看着他,说,你总是这样不乖。

而哥哥已经把自己逼死了。

他想流泪,可是哥哥说,不要伤心。

他想说惜别的话,可是哥哥说,不要舍不得。

可我们用什么送冀回家?

用至死不渝的爱情,用刎颈不改的忠诚,乃至于伤筋动骨、脱胎换骨的命运,他怎会死亡……他想要活着,他想要弟弟们慢慢成长,看着他们跟随爱的指引,到达向往的地方,理解他存活千年的因由。

他会活下去,他会重新回来,在头七顺着山崖走一遭,在太平花默默绽放的时候。这世上的一切都属于最繁华的城池,但除了繁华,还有他的人民们所牵挂的一切。

燕京知道,哥哥的最大的愿望,是让他好好活下去。

自此以后,他眼中的燕冀眉眼如墨洗涤,他嗅到的燕冀袖角纯美的气息,都深入骨髓,以至于永远失去哥哥后,他还能思念起那令人心悸的淳香。

稚穗◇(小菜鸡也想要评论)

耀京沪皖的秘密

emmmm算了半夜想出来的吧......看了很多省拟文自己也想写。
 带春燕玩哦!
 因为历史有点不熟悉所以有的地方会出错,还请见谅,当然能指出就更好了。
 最后会发说明。
 可以了吗?
 走吧。


王耀:
 ⒈明明是五千岁的老人家却不被承认很是苦恼。
 ⒉虽然身体的柔韧性不如以前了但是武力值还是很高的,比如说他曾经拆了自己家的房子......
 ⒊随身携带着中华锅,不常拿出来。
 ⒋更多的事拿中华锅做两件事:一是炒菜用,二是用来打王春燕。
 ⒌年轻的时候也有中二的时期。
 ⒍中二那时候比阿尔还严重,导...

emmmm算了半夜想出来的吧......看了很多省拟文自己也想写。
 带春燕玩哦!
 因为历史有点不熟悉所以有的地方会出错,还请见谅,当然能指出就更好了。
 最后会发说明。
 可以了吗?
 走吧。


王耀:
 ⒈明明是五千岁的老人家却不被承认很是苦恼。
 ⒉虽然身体的柔韧性不如以前了但是武力值还是很高的,比如说他曾经拆了自己家的房子......
 ⒊随身携带着中华锅,不常拿出来。
 ⒋更多的事拿中华锅做两件事:一是炒菜用,二是用来打王春燕。
 ⒌年轻的时候也有中二的时期。
 ⒍中二那时候比阿尔还严重,导致王春燕那时候非常想打死他。
 ⒎年龄五千岁的仙人起初的一千岁是婴儿期和幼儿期......(很久是不是......)
 ⒏在一千岁里几乎天天和王春燕在炎帝黄帝神农氏后面蹦哒。
 ⒐生长速度算慢的了。
 ⒑常常为自己的身高担心。
 11.很关心王春燕的身体,你有个爱吃百虫宴的妹妹试试......
 12.关于雾霾的事由于忙碌一直没注意,所以对王京很愧疚。
 13.对于王皖的性格很苦恼。
 14.近代史是唯一提起来会让他神情有变化的历史。
 15.会在鞋子里垫增高鞋垫。
 16.常常会想起以前的事,算是念旧吧。
 17.鸦//片//战//争那些年是怨恨亚瑟的,后来就不恨了,毕竟都过去了嘛,但是还记着在。
 18.亲眼看着圆//明//园被亚瑟和弗朗西斯洗劫后消失,之后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抑郁。
 19.发誓要保护好妹妹。
 21.是个很好很好的兄长。
 22.想念过天竺,古罗马和古巴比伦他们。
 23.最喜欢的朝代是唐朝——因为是最繁荣的时候嘛!
 24.最敬佩的帝王是武则天,武则天登基时惊艳的模样他想是一辈子都忘不掉了。
 25.对清朝后期实行的“禁海令”和“闭关锁国”的政策无奈愤怒过,但只是徒劳。——毕竟他又不是帝王。
 26.俄//国当年割了150万平方千米的土地是王耀的长发。
 27.经常和王春燕拌嘴,但之后两人都被逗笑了。
 28.谁说老人家没有暗恋对象的?只是去世了而已.......
 29.“毕竟是老了,不知道哪天就会消亡阿鲁......”当王耀在自己一袭青丝里找到一根白发时这样说。
 30.王耀热爱中//国里的每一位人民,热爱着他的弟弟妹妹们。
 『愿我有生之年,得见您君临天下。』

王京:
 ⒈每到秋冬天变冷的时间就会咳嗽,据说是肺出了毛病。
 ⒉懂事又成熟,王耀很放心他。
 ⒊每次咳嗽王耀看见对他的抱歉时都会安慰大哥。
 ⒋因为王春燕一年365天都不知道在干什么基本王京是见不到王春燕多少次的。
 ⒌长得和王耀很像,可能因为是首都的原因吧。
 ⒍为自己家的空气质量的问题而担心。
 ⒎王京曾经也是长发,但是鸦//片//战//争后就毫不犹豫地剪去了。
 ⒏在特殊的日子里会穿上以前的衣服在故宫圆明园和颐和园里走走。
 ⒐会唱戏,在戏里通常喜欢饰演旦。穿起戏服来很漂亮。
 ⒑曾经华盛顿看到王京穿戏服的时候茶杯都惊掉了。
 11.戏腔一流。
 12.和王皖在戏这一方面聊得很来,大概是因为都是唱戏的吧......
 13.长发的时候很惊艳。
 14.第一次看到颐和园的时候愣了一下,王京那时候瞬间就想到了圆明园。
 15.在圆明园消失之后拿着一枚玉——那是圆明园第一次见到王京时送他的。
 16.经常拿着玉在圆明园遗址一坐就是一整天。
 17.曾经看到颐和园以为是圆明园,以为圆明园回来了......
 18.会穿着清服在故宫里慢慢走着,下雨天会撑着把伞,回忆着与圆明园故宫那时候的时光。
 19.对纽约总是寄信来很苦恼,上次回了他一句:“纽约先生,小沪虽然很年轻,但是也比你大,注意一下好吗?”
 20.上次王沪不小心扒了他的衣服,被追了八条街。
 21.对王沪喊他“大宝贝”不习惯,后来就习惯了。
 22.很护着冀津沪三个家伙。
 23.华盛顿给他寄了很多信,结果都被扔进了抽屉里。
 24.对王耀经常让他代他去开会很无奈。
 25.每次去代替王耀开会都要戴假发......
 26.骨子里蕴藏的尊贵的古都气质从未消失。
 27.会一个人唱戏唱接近一整天,有时嗓子沙哑了还不知道。
 28.王京一般很少生气。
 29.王京很想圆明园,对颐和园的照顾不输当时对圆明园的照顾。
 30.永远都会尊敬大哥大姐,爱着家人们。
 『我永远都爱着你们,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还是未来。』

王沪:
 ⒈其实以前只是个小渔村。
 ⒉是小渔村的时候很幼小,营养还不良。
 ⒊之后身体才跟上营养的。
 ⒋放心比王耀高。
 ⒌总是古灵精怪的样子,明明是男孩子还兼职经济中心。
 ⒍很爱笑。
 ⒎曾经寄了套女式汉服给王京,被王京打得可惨了。
 ⒏对王春燕的印象不深。
 ⒐之前开玩笑叫王京“大宝贝”,结果被反叫了“小甜心”......而且当事人好像还习惯了?
 ⒑以前是长发的,后来一剪刀剪了,因为变得繁华的原因又长回来了。
 11.头发及腰,不能和王耀一起睡觉,一是王沪睡觉不安稳,二是两人头发都太长了啊......
 12.小时候睡觉会踹人。
 13.王京对他小时候睡觉踹人的习惯深有感受。
 14.真的非常喜欢甜食。
 15.胃口偏小。
 16.喜欢站在东方明珠上面低着头透过透明的地板看下面。
 17.为自己家的交通担心。
 18.家里面白天没什么好看的,到晚上那叫一个美轮美奂。
 19.上海的夜景曾经迷住了纽约那个家伙,纽约扬言要留下来,结果被王沪一脚踹上飞机了。
 20.在被亚瑟被迫开放成为通商口岸的那段日子是王沪最难熬的日子。
 21.最珍视的是自己的发带。
 22.发带好久了都没有坏或脏,不知道为什么。有没有换过。
 23.发带是王京送他的。
 24.以前有个护身符,是热河给他的——但是热河不在了......
 25.以前因为熬夜看书然后开会的时候差点当场睡着。
 26.事后被上司批了一顿。
 27.华盛顿寄的信差点被他撕了,后来因为他私自回了一句:“你再敢来骚扰京爷就废了你哦。”然后王京好几个月都没有收到华盛顿的信了。
 28.很乐观,但是有时候会悲观到无极限。
 29.口非心是有一点啦!
 30.很爱大家呢!非常非常爱!
 『不管我是繁华还是贫穷,我永远是王家人!』

王皖:
 ⒈对唱戏莫名有一种执念。
 ⒉对唱戏的喜爱非同一般,比王京还喜欢。
 ⒊顺便警告一声哦,在皖姐唱戏的时候最好不要打扰,否则你会完蛋的......
 ⒋和王京在唱戏这一方面聊得来。
 ⒌最喜欢黄梅戏了。
 ⒍年龄很小,才几百岁。
 ⒎虽然才几百岁,但是却是个温柔大姐姐的形象呢!
 ⒏没有人惹她的话一般都是浅浅地笑着的。
 ⒐惹了的下场?据说上次本田菊上司家的房子坏了。
 ⒑好像对所有人都是一样的态度,比如都是笑着的。
 11.很听话。
 12.笔墨纸砚书画很在行。
 13.王皖家的宣纸很好用。
 14.对所有人都是不冷不热。
 15.右眼因为高度散光而戴着单镜片。
 16.王皖戴单镜片帅呆。
 17.之前单镜片被王苏擅自拿去之后坏了,然后一脸微笑地让王苏赔了她钱。
 18.发带束起青丝,据说发带是王耀给她的。
 19.很喜欢王沪那种性格,是她向往的模样。
 20.安慰人也超厉害。
 21.经常穿着古装,比如说儒服,汉服什么的。
 22.不喜欢清朝的服饰。
 23.会穿着儒服出去,到王苏王浙家浪。
 24.跑步的时候发带会滑落,然后头发会缠住她自己。
 25.穿着汉服跑步令人惊叹。
 26.目睹过王耀穿女式汉服的样子,她说:“国色倾国而倾城者,须是大哥是。”
 27.之前看到过王春燕,王春燕身边还跟着西施的亡魂。
 28.什么对所有人都一样,什么只会笑,什么没有感情,只是王皖不擅长表达感情罢了。
 29.几乎家里人都叫她“小皖儿”。
 30,皖,意为完美的白色。王皖愿与家人们一起度过福与苦——尽管不擅长表达。
 『不管是戏里戏外,我所说的,皆为心话。』

唔,因为对历史还有点不熟,所以有的地方不知道是不是对的,见谅。
 这篇就当是国庆的文吧!因为我有毫子懒......
 第一次写有不对望指出,我会改掉的(๑•̀ㅂ•́)و✧

海河的水我的泪(如何在一周补完一学期的课)

京/津/冀/晋/豫/蒙

(都是男孩子)


突然有一个神奇的脑洞,想以省拟漫画的形式来记录生活(中的沙雕),如果六城来学院养老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呐?

画风初定是这样,p2是画风突变场景中的q版x(怎么有一种演员定妆照的即视感x)

这里设定京津/豫晋/蒙黑(黑是以网友身份出现,嗯,是因为还没有想好人设图)老冀呐,设定为全程吐槽恰狗粮xxx

京有一种老大爷养老的感觉,也会尝试一下有意思的事情,津比较懒一些,有些事情不会参与进去去争(和外地舍友们接触深有体会天津人是真的佛和懒x)。老冀这里设定稳重。老晋看似正经但也会出其不意整出一些什么,阿豫也被带坏了。(x)蒙呐,感觉是很憨(*⁰▿⁰*)...

京/津/冀/晋/豫/蒙

(都是男孩子)


突然有一个神奇的脑洞,想以省拟漫画的形式来记录生活(中的沙雕),如果六城来学院养老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呐?

画风初定是这样,p2是画风突变场景中的q版x(怎么有一种演员定妆照的即视感x)

这里设定京津/豫晋/蒙黑(黑是以网友身份出现,嗯,是因为还没有想好人设图)老冀呐,设定为全程吐槽恰狗粮xxx

京有一种老大爷养老的感觉,也会尝试一下有意思的事情,津比较懒一些,有些事情不会参与进去去争(和外地舍友们接触深有体会天津人是真的佛和懒x)。老冀这里设定稳重。老晋看似正经但也会出其不意整出一些什么,阿豫也被带坏了。(x)蒙呐,感觉是很憨(*⁰▿⁰*)

(为初期设定,后面也许会修改/1.0)



海河的水我的泪(如何在一周补完一学期的课)

是六城的出场哇,p1无文字儿的在最后一页(也并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京津表情包(插座儿X2)十一路是腿儿过来的意思

是六城的出场哇,p1无文字儿的在最后一页(也并没有什么好玩的地方)

京津表情包(插座儿X2)十一路是腿儿过来的意思

海河的水我的泪(如何在一周补完一学期的课)

一个神奇的脑洞,算是完善一下某些设定(?

那些年王津不知道的王京黑历史

那些年王蒙不知道的王京啥时候私藏的黑历史

那些年王京王津王蒙不知道的王冀的黑历史

那些年王京王津王蒙王冀不知道的王晋王豫的黑历史

(禁止套娃!!!xxx

(并不是xxx

一个神奇的脑洞,算是完善一下某些设定(?

那些年王津不知道的王京黑历史

那些年王蒙不知道的王京啥时候私藏的黑历史

那些年王京王津王蒙不知道的王冀的黑历史

那些年王京王津王蒙王冀不知道的王晋王豫的黑历史

(禁止套娃!!!xxx

(并不是xxx

蒋云霄
@沅止 给小朋友做的沪京 这一...

@沅止 

给小朋友做的沪京

这一对真的很香

444粉庆祝。

为什么我庆祝的点那么奇怪,上回是419还被小姑娘私信了。


@沅止 

给小朋友做的沪京

这一对真的很香

444粉庆祝。

为什么我庆祝的点那么奇怪,上回是419还被小姑娘私信了。


◆洛策

【省拟】哥哥们的失踪?(1)

食用须知:

#非校园设,大概是涵仔设定,真·全员向,人太多所以不打很多tag了

#除豫、宁、湘、台、云、苏以外都是男孩

#有极个别私设

#亲情向

#不喜勿喷

——————————————

早上8:01


津:有人吗——

京:有人见冀了吗——

津:???帝都桑你怎么还抢台词呢?

粤:哟,两兄弟大早上就找哥哥?

津:粤哥我甚至能想象出你此时的表情。

闽:所以你们找冀干嘛?

京:今天八点京津冀会议,他没来。

陇:可我估摸着这才8:03啊你们也太着急了吧,干啥呢

津:不是!今天早上就没看见冀哥!早饭还是帝都桑亲手——

宁:京做饭了?!

津:点的外卖。...

食用须知:

#非校园设,大概是涵仔设定,真·全员向,人太多所以不打很多tag了

#除豫、宁、湘、台、云、苏以外都是男孩

#有极个别私设

#亲情向

#不喜勿喷

——————————————

早上8:01


津:有人吗——

京:有人见冀了吗——

津:???帝都桑你怎么还抢台词呢?

粤:哟,两兄弟大早上就找哥哥?

津:粤哥我甚至能想象出你此时的表情。

闽:所以你们找冀干嘛?

京:今天八点京津冀会议,他没来。

陇:可我估摸着这才8:03啊你们也太着急了吧,干啥呢

津:不是!今天早上就没看见冀哥!早饭还是帝都桑亲手——

宁:京做饭了?!

津:点的外卖。

宁:……

宁:这说话说一半,打字还能打一半?

京:不要纠结这个好吗。能四处看看有没有迷失在灯火阑珊处的冀?怎么打电话也不接。

沪:别说电话了,消息也不见显示的,估计手机死机了吧。

津:那就解释通……

津:???沪哥,冀哥手机在你那儿?

沪:对啊。

京:他手机怎么在你那儿?

鲁:难道说——

闽:天哪,鲁你一直窥屏?突然说话的……

鲁:怎么,我说话还得先给你们打个预防针?什么“鲁要说话了,快避开,别吓着”?

闽:……当我什么也没说,你继续,继续

京:所以,沪,冀在你那儿?

沪:没有啊。

津:那手机怎么……

沪:哦,我从黄/浦/江捞出来的。别说冀的手机了,什么鄂的、川的、辽的、桂的……我都有

鲁:所以……你集齐了手机……打算,就地焚烧?

沪:不至于,我本来想回收利用的,不过好像不能用了

渝:泡水里了还能用你常识不会也被黄/浦/江冲走了吧

闽:万一防水呢?

京:等等,粤那家伙呢?

粤:兄弟们!

湘:你属曹操啊!

粤:我哥不见了!

粤:我刚刚去他那儿都没影的

皖:看完上面的话之后感觉在意料之中呢……渝你看看川在不在。

渝:……啧,没有。

皖:那就是了,东三那儿呢?

黑:哥们!我辽哥没了!

皖:果然

黑:我辽哥没了啊,他没了没了……

吉:好了黑,知道你辽哥没

吉:……

吉:咱辽哥没了?!

苏:反应莫名迟钝。

京:沪,你有谁的手机,都说说。

沪:哦,冀的,鄂的,川的,辽的,桂的,浙的,蒙的,没了。

苏:失踪人口名单?

湘:既然在黄/浦/江捡的……等等,我有种不好的预感。

琼:我们不会想一块儿去了吧……

赣:怎么了?

琼:杀人灭口抛尸大海……

湘:有理有据一气呵成毫无破绽

赣:这么黑暗真的好吗?!

京:反对!绝对不可能!

琼:为什么?

粤:你想想桂,身体多么强壮

京:你想想冀,手段多么凶狠

黑:你想想辽,速度多么迅速

渝:你想想川……脸谱多么中二

皖:画风突然变了

津:冀哥凶狠吗?我怎么不知道

京:额……你不用知道

藏:呦呼!我终于找到信号了!

新:感情你一直在找信号?

藏:废话,不找信号怎么发消息

新:你直接来我家不就好了

藏:哎呀怎么那么麻烦,对了汇报一下,青也不在

粤:指不定在哪儿睡觉呢

藏:没有啊,我和西西把他家翻遍了也没找到

粤:西西?

贵:西/宁。

云:所以现在是八个人失踪,而且青可能还有手机?

晋:看样子是的。

秦:天哪,晋你醒了啊

晋:额,早就醒了……

京:所以现在怎么办?

沪:凉拌,反正我很忙,不参与了,一会儿我把手机给苏,你们看着办吧

苏:喂!你浙哥也不见了唉!

沪:so?

苏:……你是不是亲的!

沪:不是。

沪:(≖_≖ )

渝:六亲不认现场

云:心疼浙三秒

京:沪,开门

沪:???

湘:这放在言情小说里明明很浪漫的场景,为什么现在感觉毛骨悚然……

苏:京你来干什么?

京:当然是看看我们的沪,老,爷,有,多,忙,喽。

津:沪哥你完了,真的

豫:小津没去?

津:我都不知道帝都桑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去(:зゝ∠)

皖:现场报道,京进去了

苏:进哪儿了??

皖:想什么呢,进沪的房间了。

京:是啊,现在他躲在厕所了

沪:起开,我只是正好上厕所而已!

京:那你不介意我进去洗个手吧

沪:介意!

秦:帝都魔都都吃错药了?

粤:他们根本没吃药好吗

吉:现在不来个人分析一下他们到底在哪里?

琼:这种事情交给鲁好了

鲁:???

琼:去吧,皮卡鲁!

鲁:我去你个大葱茄子!

晋:好了,大家先别吵。首先,八个人失踪,大概位置应该在沪那里。其次,他们都是哥哥,发现了没有?

湘:……还真是。

晋:所以,请弟弟妹妹们好好想想自己哥哥最近有没有奇怪的地方。

津:冀哥很正常啊

渝:不用提了,他们几个都很正常,不然肯定吵的人人皆知。

晋:那你们呢?

粤:什么我们?

晋:就是你们有没有做什么对不起哥哥的事呢?

苏:我严重怀疑晋是来找素材的

豫:晋才不是那种人好吗。

豫:……

豫:莫名安静。我震慑力这么大?

晋:所以说他们怎么都不说话了。

皖:是啊,隔壁吵吵声也没有了。


早上11:12

陇:天哪,真的是好安静啊,怎么了?

贵:在这种事上莫名……心疼哥哥们。

粤:京,你先说。

京:少来,爷和小津这么好怎么可能会做对不起冀的事。

闽:说实话,也许你们的诞生就很对不起冀……

京:闽子你什么意思?!

闽:我什么也没说。

津:帝都桑……qwq我好担心冀哥……

京:……

京:烦死了这个笨哥哥!爷去找他!

粤:OK,京打头了,那我跟上好了。最近……

粤:最近没做什么啊……

赣:也许是长期积累下来的?毕竟哪个哥哥会因为一件事闹脾气啊。

渝:川。

赣:额……

沪:我要给你们这些旁观者说明一下,在刚刚沉默的时间里,那几个人全来我家了!

贵:这是报应啊

黑:再说了你就没从厕所出来过。

豫:所以,京,津,黑,吉,藏,新,渝,湘,粤都在沪你那里喽?

秦:半个中华都快欢聚一堂了。

陇:其实现在分开找也不成问题吧。

宁:我甚至连地图和每个人的搜索区域都画好了。

藏:真的?发来瞧瞧。

宁:【图片】

沪:不得不说这地图……有点抽象。

宁:能看清不就是了

晋:那你们加油找吧,我们剩下的人为你们准备饭,祝凯旋归来w

贵:那我和云现在赶去沪家等剩下几位好了。还有晋,那个w是?

晋:哦,是微笑的意思哦,微笑w

云:可爱!

豫:我建议你们几个找哥哥的人单独建个群,方便联系。我们剩下都去沪家准备饭。

沪:我家是个聚宝盆吗,怎么都来……

秦:可不是嘛,魔都哦w

沪:你这微笑有点像奸笑……

粤:OK,我已经拉人进群了,那么这个群肯定冷了,不过也让你们剩下的老人清静清静

闽:你说谁是老人?

琼:爱谴责人士表示强烈谴责!我还过儿童节呢!

粤:溜了溜了——

赣:这个从早上热闹到中午的群终于可以安静了。

皖:可喜可贺

秦:可喜可贺


——tbc——


三江源国家公园巡山队队长
发个京娘。 前前后后磨了三个月...

发个京娘。

前前后后磨了三个月出头,从樱花未开到月季已落的季节,外头的花换了好几轮了,北京城也在四季轮转中,顺着时间之流,向未来走去。

没什么好说的,只想说,无论我爬墙到何处,我都对北京赤忱如旧。毕竟这是我除了家乡以外待的最久的地方了。

这幅画灵感来源是京剧的服饰,但是魔改得看不出来了,所有装饰都是自己编的,画面不够细节来凑就完事了。

最后谢谢大家容忍我无数次的混更,还给我点赞给我评论,比个心!

发个京娘。

前前后后磨了三个月出头,从樱花未开到月季已落的季节,外头的花换了好几轮了,北京城也在四季轮转中,顺着时间之流,向未来走去。

没什么好说的,只想说,无论我爬墙到何处,我都对北京赤忱如旧。毕竟这是我除了家乡以外待的最久的地方了。

这幅画灵感来源是京剧的服饰,但是魔改得看不出来了,所有装饰都是自己编的,画面不够细节来凑就完事了。

最后谢谢大家容忍我无数次的混更,还给我点赞给我评论,比个心!

海河的水我的泪(如何在一周补完一学期的课)

p1京津

p2豫晋

感觉把豫晋画的这气场下一秒就要干架似的x


p1京津

p2豫晋

感觉把豫晋画的这气场下一秒就要干架似的x


卓卓子
算是文案?论煎饼的内包物(不是...

算是文案?论煎饼的内包物(不是)

其实我是想画的但是我生性咕咕(被打


是 @折埜厌  太太提供的梗,让我魔改了一点点(抱头)


含京津冀鲁豫,全员亲情向


ooc注意


不过是我流所以是不是ooc好像也是我说了算来着(挠头)


不带方言和口音,楞说的话就只带点京片子吧(我的锅)

算是文案?论煎饼的内包物(不是)

其实我是想画的但是我生性咕咕(被打


是 @折埜厌  太太提供的梗,让我魔改了一点点(抱头)


含京津冀鲁豫,全员亲情向


ooc注意


不过是我流所以是不是ooc好像也是我说了算来着(挠头)


不带方言和口音,楞说的话就只带点京片子吧(我的锅)

◆洛策

好久没摸京津冀了,尤其是小津

于是愉快地画了卡通画一般的条漫【?】

╰(:з╰∠)_


补充:我画出后续了嗷!【迷之激动】


这里放一下自家京津冀的设定好了【是自己刚入圈时的印象,若有雷同,不胜荣幸纯属巧合】:

京头发上有一撮比其他颜色要淡,是圆/明/园,眼睛是黄的,里面红色是代表中/共。教科书般的傲娇+别扭,工作起来很认真。莫名喜欢和沪、粤互怼【合集第三篇就是╮(‵▽′)╭】

津头发设定是卷毛,但是没有呆毛。是个话痨,特喜欢粘着冀说相声,因为和京一起说会被打

冀的头发没有小揪揪。性格有点奇怪,概括说是个双标【看合集前两个就知道了】,弟控。


另外我吃冀京津【小...

好久没摸京津冀了,尤其是小津

于是愉快地画了卡通画一般的条漫【?】

╰(:з╰∠)_


补充:我画出后续了嗷!【迷之激动】


这里放一下自家京津冀的设定好了【是自己刚入圈时的印象,若有雷同,不胜荣幸纯属巧合】:

京头发上有一撮比其他颜色要淡,是圆/明/园,眼睛是黄的,里面红色是代表中/共。教科书般的傲娇+别扭,工作起来很认真。莫名喜欢和沪、粤互怼【合集第三篇就是╮(‵▽′)╭】

津头发设定是卷毛,但是没有呆毛。是个话痨,特喜欢粘着冀说相声,因为和京一起说会被打

冀的头发没有小揪揪。性格有点奇怪,概括说是个双标【看合集前两个就知道了】,弟控。




另外我吃冀京津【小声bb】冀津京我也可啊!【来自找到同党的迷之自信】

海河的水我的泪(如何在一周补完一学期的课)
算是补充一下设定(?)/乱世中...

算是补充一下设定(?)/乱世中的津津是有围巾的,那是京爷送给津的。

要照顾好自己。x

咱这算是发糖叭!!(´・ω・`)

算是补充一下设定(?)/乱世中的津津是有围巾的,那是京爷送给津的。

要照顾好自己。x

咱这算是发糖叭!!(´・ω・`)

四漆又屑又咕

我又来了

p1是粤桂(我写晚安是因为是昨晚画的)

千万不要垫两个枕头睡觉,会落枕。

p2是幼京,衣服不对是因为我根本不会画(怂)

p3是我亲崽柳州(大概是战争时期的_(:з」∠)_)

p4是桂林漓姐姐,可爱的靓女

我又来了

p1是粤桂(我写晚安是因为是昨晚画的)

千万不要垫两个枕头睡觉,会落枕。

p2是幼京,衣服不对是因为我根本不会画(怂)

p3是我亲崽柳州(大概是战争时期的_(:з」∠)_)

p4是桂林漓姐姐,可爱的靓女

海河的水我的泪(如何在一周补完一学期的课)
是京津的刀,这笔有他自己的想法...

是京津的刀,这笔有他自己的想法x

(画的与这次病情无关,猜猜笔想表达什么xx

是京津的刀,这笔有他自己的想法x

(画的与这次病情无关,猜猜笔想表达什么xx

G.W

改了一个内容,京应该是五朝帝都,虽然当时查的是八朝,但是我按照春秋那时候不是朝代,把八朝改成五朝

感觉哪里不对就在评论区提出即可

希望明年如果我还在,我能给津发河图

改了一个内容,京应该是五朝帝都,虽然当时查的是八朝,但是我按照春秋那时候不是朝代,把八朝改成五朝

感觉哪里不对就在评论区提出即可

希望明年如果我还在,我能给津发河图

卓卓子

是沙雕摸鱼√


鲁:我还当什么先生我好委屈

是沙雕摸鱼√


鲁:我还当什么先生我好委屈

染烛未灭

“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的话。”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如此后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因为他照了人类,连我都在内。”

——这大概也是我为什么要用“火”这个意象为自己命名的原因之一咯。

“遇见深林,可以辟成平地的,遇见旷野,可以栽种树木的,遇见沙漠,可以开掘井泉的。”

“愿中国青年都摆脱冷气,只是向上走,不必听自暴自弃者的话。”

“有一分热,发一分光,就令萤火一般,也可以在黑暗里发一点光,不必等候炬火。”

“如此后竟没有炬火,我便是唯一的光。”

“倘若有了炬火,出了太阳,我们自然心悦诚服的消失。不但毫无不平,而且还要随喜赞美这炬火或太阳;因为他照了人类,连我都在内。”

——这大概也是我为什么要用“火”这个意象为自己命名的原因之一咯。

◆洛策

中华学校

·
来自拳击部的“问候”(一)

【不喜勿喷】


现在看感觉是黑历史【捂脸】

顺便说一下没有看后续的可能觉得冀被鲁救了(什),但其实……

其实是冀反击后整个拳击部进医院了回去路上遇见鲁了就成这样了

我知道这很双标但这就是我家冀的性子╰(:з╰∠)_

中华学校

·
来自拳击部的“问候”(一)

【不喜勿喷】



现在看感觉是黑历史【捂脸】

顺便说一下没有看后续的可能觉得冀被鲁救了(什),但其实……

其实是冀反击后整个拳击部进医院了回去路上遇见鲁了就成这样了

我知道这很双标但这就是我家冀的性子╰(:з╰∠)_

LOFTER

让兴趣,更有趣

简单随性的记录
丰富多彩的内容
让生活更加充实

下载移动端
关注最新消息